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梧桐

12.1万浏览    1002参与
蓝桥

落叶

刚刚回复完朋友一条消息,他回复说,你才回我哦,打爆你的头。


其实要不是刷到他pyq,根本忘记回他wx,因为在刚看到的时候就点掉了,根本不记得,当时在跟ym吃饭。现在想想,大概是真的喜欢ym吧,心思全在他身上,居然把人家消息忽略的如此彻底。


有点开心。


很久没有认真喜欢过一个人。ym真的很对胃口,他是有些奇葩,但是喜欢的那种奇葩,有些强迫症的舒爽。他的一些表述,正中我心。


晚上8点多吃完热腾腾的一顿寿喜锅,出门发现下雨了,而他习惯带伞,实际上我也有这个习惯——不管去哪,晴雨,都要带把伞和润唇膏。为了跟他共撑一把伞,悄咪咪地说,啊,我没带伞。嘻嘻。下雨天,南京的梧桐满地落叶

刚刚回复完朋友一条消息,他回复说,你才回我哦,打爆你的头。


其实要不是刷到他pyq,根本忘记回他wx,因为在刚看到的时候就点掉了,根本不记得,当时在跟ym吃饭。现在想想,大概是真的喜欢ym吧,心思全在他身上,居然把人家消息忽略的如此彻底。


有点开心。


很久没有认真喜欢过一个人。ym真的很对胃口,他是有些奇葩,但是喜欢的那种奇葩,有些强迫症的舒爽。他的一些表述,正中我心。


晚上8点多吃完热腾腾的一顿寿喜锅,出门发现下雨了,而他习惯带伞,实际上我也有这个习惯——不管去哪,晴雨,都要带把伞和润唇膏。为了跟他共撑一把伞,悄咪咪地说,啊,我没带伞。嘻嘻。下雨天,南京的梧桐满地落叶,地上的水坑倒映着过往的行人。我和ym不急不慢地走向地铁站,大概20min路程。我想,好久没这么称心如意过,人生还求什么呢?周日的晚上和喜欢的人吃一顿日料,共撑一把伞,走在我在喜爱的秋雨夜,一起坐地铁回家……足够我高兴一周了吧。即使对他来说,并不是个什么特别的夜晚,那又怎么样,我自己已经很满足了。


ym真的是个很有包容心的人,脾气很好,很温柔,说话也很耐心,很为别人着想。唯一的缺点就是太会与人保持距离感了!(也许是因为对我没感觉吧😂)不过想想我自己,也不愿与别人距离过近,不管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某种程度上,我也特别理解他。


anyway,记录一下这个有意义的夜晚,很开心😊,很满足😊,明天又是周一!要开始好好规划一下明年啦,为了追赶上ym!能够与他势均力敌!

杜小鑫
wish you a happ...

wish you a happy autumn ~

wish you a happy autumn ~

十二月茉

梧桐叶 🍁⑧

/沿用电视剧人设,感情线几乎全部重组/

/我看过三部曲,但是不会写电竞场面,所以沿用电视剧中的极客设定/

/如果你敢骂我,我就敢假装没看见/


🍁🍁🍁🍁🍁🍁🍁🍁🍁🍁🍁🍁🍁🍁🍁🍁🍁🍁


“下面有请我们最可爱的鱿鱼大大上台,为大家带来本次发售的新专辑的主打歌曲《霜糖》!”


台下掌声渐响。佟年深吸一口气,踏着伴奏的第一个音符登上了临时舞台。温柔的前奏中,她微笑着向台下望去,台下已围上了里三圈外三圈的观众。靠近舞台的观众们有不少是从很早之前就一直支持着她的熟悉面庞,都整齐地举着不同时间发售的清一色深红的应援物,随着音乐的节拍微微晃动着。


◤那思恋凝结...

/沿用电视剧人设,感情线几乎全部重组/

/我看过三部曲,但是不会写电竞场面,所以沿用电视剧中的极客设定/

/如果你敢骂我,我就敢假装没看见/


🍁🍁🍁🍁🍁🍁🍁🍁🍁🍁🍁🍁🍁🍁🍁🍁🍁🍁


“下面有请我们最可爱的鱿鱼大大上台,为大家带来本次发售的新专辑的主打歌曲《霜糖》!”


台下掌声渐响。佟年深吸一口气,踏着伴奏的第一个音符登上了临时舞台。温柔的前奏中,她微笑着向台下望去,台下已围上了里三圈外三圈的观众。靠近舞台的观众们有不少是从很早之前就一直支持着她的熟悉面庞,都整齐地举着不同时间发售的清一色深红的应援物,随着音乐的节拍微微晃动着。


◤那思恋凝结成眉间微霜

    飞扬起满目碎糖          ◢


🍁🍁🍁🍁🍁🍁🍁🍁🍁🍁🍁🍁🍁🍁🍁🍁🍁🍁


一首歌的时间很短,最后一个音符随着佟年的颔首落下。


“非常感谢我们鱿鱼大大带来的《霜糖》!请问我们的鱿小鱼,这次的新歌想给歌迷们传达些什么呢?”


“这次的新歌表达的是对所爱之人微甜又微凉的思念,希望大家能在心中留住这样清淡绵长的美好感情,也希望大家能与思念之人甜甜蜜蜜。”佟年说着说着,开心得笑出了小酒窝。


“那我们的小鱿鱼有没有和思念着的人甜甜蜜蜜呀!”主持人调皮地打趣道。


佟年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总是戴着黑色鸭舌帽的身影。


“现在还是微凉的薄霜呢。”


🍁🍁🍁🍁🍁🍁🍁🍁🍁🍁🍁🍁🍁🍁🍁🍁🍁🍁


“KK战队的队长DT已经攻破了对手的第二道防线!”解说激动地大喊着。“另一边SP战队的ALL加固了第三道防线,Inin也攻破了KK战队的第二道防线!”


“SP战队的小米对KK战队的第三道防线发起猛攻,Grunt守住了!”“DT,DR在干什么!他这是直接越过第三道防线从偷袭SP战队家后门偷袭!”“SP战队的Inin一人防守,其他四人全部转为进攻,是想强拿下这局!DT能赶上他们的速度吗?”


随着电脑屏幕瞬间爆出的满屏乱码,吴白闭上双眼,长吐一口气。再给他四秒,他就能把Inin最后的挣扎彻底击溃。但是KK战队这最后四秒的防线建设不力正是他们与SP战队的差距所在。


🍁🍁🍁🍁🍁🍁🍁🍁🍁🍁🍁🍁🍁🍁🍁🍁🍁🍁


存活确认🙌

这次更新几乎没有情感线👋


魏南汐
超级大的梧桐叶子

超级大的梧桐叶子

超级大的梧桐叶子

娜娜小奶球

梧桐要如何秀恩爱?

刷梧桐视频,成全,虐向,弹幕里一条-想象不出梧桐该怎么秀恩爱

梧桐比官配好磕多了(小声bb)

怎么可能想不出如何秀恩爱

想不出我来帮你想😏

----

介绍女朋友

    

97早上起床之后在俱乐部乱转,瞄一眼玻璃窗外面,吓得自己轮滑鞋没刹住差点栽下去

“快快快快快!别睡了起床了!冷场王有料了!”

“他能有什么料啊别吵我困死了”是grunt头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声音

“队长?什么料什么料”倒是demo八卦心起来了,大冷天衣服也没穿好就跟着97跑到玻璃窗那边围观。

   

大年初六早上,因为下雪的缘故出...

刷梧桐视频,成全,虐向,弹幕里一条-想象不出梧桐该怎么秀恩爱

梧桐比官配好磕多了(小声bb)

怎么可能想不出如何秀恩爱

想不出我来帮你想😏

----

介绍女朋友

    

97早上起床之后在俱乐部乱转,瞄一眼玻璃窗外面,吓得自己轮滑鞋没刹住差点栽下去

“快快快快快!别睡了起床了!冷场王有料了!”

“他能有什么料啊别吵我困死了”是grunt头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声音

“队长?什么料什么料”倒是demo八卦心起来了,大冷天衣服也没穿好就跟着97跑到玻璃窗那边围观。

   

大年初六早上,因为下雪的缘故出摊的早点都少了许多。吴白一个人绕了远去买了豆浆紫米粥咖啡还有面包三明治煎饼果子。手里拎着一大堆,站在k&k的楼下,笑着看到不远处一个粉嫩的团子小跑过来。

“慢点,也不怕摔了”清冷的声音里面带了一丝笑意

“我我我应该没迟到吧”

“没有。”吴白想伸手拍拍她的头,结果发现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只好作罢。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多买了些”对面这个头顶刚过自己肩膀的小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两只手满满当当的吴白,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

     

楼上这三个虽然听不到两人聊天的内容,但是飘来的一大堆粉红泡泡,还是能看得见的。

“哇塞!队长有女朋友了?”

“妈呀这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不敢相信”

“DT都有女朋友了我连喜欢的人都没有”

“妹子好萌啊”

三个人聊的欢快,完全没注意两个人已经进来了,且他们谈论的男主角正抬头盯着他们三个看。

    

“起床了也不好好穿衣服洗漱吃饭训练就知道瞎聊?看来是太闲了”韩商言碰巧打开门就看到三只鬼鬼祟祟不知道干嘛,起床气正好有地方发了。

“........”禁言的三只

      

韩商言低头

呦,还真和大年三十那姑娘谈恋爱了?

耸耸肩,又回自己房间了。

       

佟年的早餐吃的有点紧张。

虽然有吴白在她旁边,她眼睛看到哪个他就打开哪个的包装放到自己跟前,还会体贴地跟她说慢点吃别噎着。

但是,谁能告诉她对面这一群看热闹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哦,还有那个年夜饭让自家表姐下不来台的大叔也在。为什么表兄弟脾气也能差这么多啊,虽然是挺帅的(没有吴白帅)

       

“咳,介绍一下,我们俱乐部的小队员。”吴白扫了对面一群人一眼,开口对着佟年说。

看着这个塞的嘴巴鼓鼓的小仓鼠艰难的点点头之后,转过头来对着这一群八卦小男生:“佟年,我女朋友。”

     

---------

请自行代入day总小白的清冷声音和霸总脸

然后

这或许是个没后续也或许是个有后续的梧桐邪教篇

没错在这个首页都是梳头发糖的姐妹里我就是要独树一帜😎

木鱼石心

临摹练习,梧桐叶,前几天画的线稿,今天上的色

临摹练习,梧桐叶,前几天画的线稿,今天上的色

新用户丫
恭喜百年好合cp荣耀登榜!表白...

恭喜百年好合cp荣耀登榜!表白双学霸吴白&佟年~~~好开心,我萌的cp在b站和lofter都有了姓名!🌹🌷🌻🌺

恭喜百年好合cp荣耀登榜!表白双学霸吴白&佟年~~~好开心,我萌的cp在b站和lofter都有了姓名!🌹🌷🌻🌺

四个豆巍安

【吴白×佟年】好久不见 03

猝不及防的补文!

03

         令山凭着自己过人的手速抢到了五张连号的票,连着林茵的票一起买了,本来还抢了另外几张,打算分给韩商言和原索罗战队的人,结果小米和亚亚约好了一起出去,韩商言打算和王浩他们聚一下,于是只好退票,到最后去的人只有kk一队的人加上林茵和丁宁七个人。

         七点一到,林茵自动上楼去叫丁宁,——之前佟年把丁宁哄睡着了,自己不去叫他,难道还要指望吴白屈尊去叫吗?毕竟吴白和丁宁不是一个队伍的人,...

猝不及防的补文!

03

         令山凭着自己过人的手速抢到了五张连号的票,连着林茵的票一起买了,本来还抢了另外几张,打算分给韩商言和原索罗战队的人,结果小米和亚亚约好了一起出去,韩商言打算和王浩他们聚一下,于是只好退票,到最后去的人只有kk一队的人加上林茵和丁宁七个人。

         七点一到,林茵自动上楼去叫丁宁,——之前佟年把丁宁哄睡着了,自己不去叫他,难道还要指望吴白屈尊去叫吗?毕竟吴白和丁宁不是一个队伍的人,还是隔着一层。

        其实吴白挺想去叫丁宁的,——自从他知道丁宁是佟年的表弟之后,他看丁宁的眼神就有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慈爱,虽然不明显,——见林茵自动自发的动了,吴白惋惜了一下失去了刷好感度的机会,没有动作。

         林茵上去的时候,丁宁已经醒了,一边打电话一边换衣服,没有穿sp的队服,而是穿了一件浅黄色的毛衣和深色风衣,有点小帅。

        “囡囡,我醒了,嗯,我知道,你怎么把牌子给吴白不给我?”丁宁脸上有点不满,又有点稚气,“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总不能丢在路上不见了吧?干嘛要找他照顾我?”看到林茵上来,丁宁罕见地笑着和他打招呼。

      林茵一愣,丁宁可从来没这么笑过。

        丁宁没管他发不发呆,对电话里说,“我队友来找我了,我们这就出发了,你好好准备 嗯,待会见。”

        林茵反省了一下自己,快走几步跟上了丁宁往外走的脚步。

         谁都没想到,沉寂三年的鱿小鱼会在国风之夜毫无预兆的复出,更没想到一向以软萌为特色的她有朝一日会和圈内有名的攻音大神合作唱《长生诀》。

         参加活动的粉丝都快疯了,听到消息看却不了现场只能看直播的粉丝也炸翻了,尖叫声一刻都没断过,直播间的弹幕发的差点卡死。

        毕竟是有百万粉丝的人,又消失了三年,一有消息,可不是得翻天了。

        吴白被丁宁拉着坐在前排的VIP席位,两手空空的立在不停亮起的闪光灯的背景里,对比旁边一位仁兄又叫又拍的动作,极其突兀,丁宁倒是一脸的若无其事,甚至还有闲心找人要了个手幅,在佟年唱歌的时候应个援。

        吴白僵着脸坐了好一会儿,看着台上有些夸张的表演服装目光呆滞,他身边一个老哥看不过去了,拿手肘捣了他一下。

        吴白哪有和陌生人这么亲近的接触过,下意识就一抖。

         那位仁兄还对他挤眉弄眼,“小伙子头一遭参加活动吧?运气真好,这就赶上鱿鱼殿下复出转型了,我粉了鱿鱼殿下这么久了可还没有过这么好的运气,每次不是抢不到好座位就是干脆抢不到票,人生所有运气都攒到这次活动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这么好的手气,唉!”

        看鱿小鱼还没出来,一脸胡子拉碴的老哥干脆和吴白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当然了,是剃头匠的热火朝天。

        “我从鱿鱼殿下出道就粉她了,鱿鱼殿下超级赞!我最爱鱿鱼殿下了!”

        吴白估计这辈子都没经历过如此羞耻的对话,愣愣点点头,没什么话可说,只好保持沉默。

        “诶小伙子,你看你参加这么有意义的活动,不多拍几张怎么可以?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运气呢!”

       吴白抿了抿唇,继续沉默。

        那位仁兄见吴白一张帅脸不搭理人,也没了意思,自己高高兴兴地挥着主办方送的纪念品,兴高采烈的拍照,那纪念品是个粉色的小鱿鱼,还是他专门找人换过来的。

        佟年上场了。

         吴白默默掏出被握得汗湿的手机,仔仔细细的调到专业,开始调焦对光。

         旁边的仁兄突然嚎了一嗓子“嗷!!!鱿鱼殿下我爱你!”

         吴白吓得一激灵,手机差点甩出去。他默默把手机抓紧,然后对着佟年仔仔细细的拍了几张单人照,心满意足的开始盯着佟年看。

         仁兄越来越激动了,手肘已经打到他的肋骨不知道几次了,嘴里还在尖叫“鱿鱼殿下我爱你!”

        吴白心里有些不满,悄悄地瞪了他一眼。

         我等了那么久才等来的小姑娘,是你能这么不矜持的表白的吗?

        正好一曲终了,主持人上台和大神还有佟年走台本,吴白看着她在灯光下显得光彩照人的脸庞,一时有些失神。

        佟年回后台以后,吴白本想调出图片再调一下光,丁宁冷不防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幽幽地道:“囡囡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我们去后台接她。”

         吴白不可置否,点了点头。

         吴白身边的仁兄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们一眼,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佟年临时改了和丁宁一起的酒店,也就是说,她和sp还有kk在同一个酒店的同一层,其实还有那么一点尴尬。

         丁宁和吴白在后台陪她,顺便等玩嗨了的令山他们。

         “囡囡,房间在哪?我帮你送行李。”

        也许是习惯了,佟年没什么戒心,跟丁宁说了房间号。

        “我行李先放你那里,我去卸个妆。”

         更衣室里并没有人,佟年奇怪的歪了歪头,暗笑自己太敏感,把心头涌出的不安甩开,快速卸了妆。

         佟年斜后方的隔间窗帘微微动了动。

          回到酒店,丁宁依着之前和吴白说好的,拿着佟年的行李先上去了,——吴白想和佟年聊聊。

         令山他们挤眉弄眼一番,嘻嘻哈哈地打闹着上了楼。

         “其实还是觉得问一下比较安心,”吴白眨眨眼,背靠在墙上,没敢对上佟年的视线,“这三年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你……你还好吗?”

          佟年开朗一笑,不紧不慢的回忆。

         “应该……还算不错吧。刚分手的时候,也有一段时间浑浑噩噩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之后因为要忙项目的事情,不得不在b市和s市之间奔波,忙多了,就忘了。后来因为教授推荐,就去了m国学习,换了手机换了微信,然后一直都在忙。”

         她倚在半高的栏杆上,眼神有些空茫。

         吴白默默点了点头,低着头听她讲。

        “再之后为了申请专利的事情,去了一趟r国,教授帮我申请了名额,我就一直待在r国跟进实验,也没什么心思想其他的什么私事了。一直到去年年底,实验正式结束,正好又赶上丁宁……我就回了国,每天除了开导他,就是在全国各地跑,收集资料,调试设备什么的,然后就是前段时间,定下来留校,就和项总签了合约,一直在准备复出的事情。”

         “蓝莓和孙亚亚都说没有你的消息,我有点担心。”

         “其实和她们还是有定期联系的,只是专门叮嘱了不让她们说出去,会定期给她们写信,和教授也有邮件交流,手机号码……国内除了家里人和亚亚,也就只有你有了。”

         佟年在栏杆上拍了拍,转身学着他靠在栏杆上,偏头对吴白笑。

        “你呢?这几年怎么样?听亚亚说你们,战绩斐然。”

       “还好吧,”吴白也学着她歪头,“大家都在进步。”

        “蝉联了四届的世界冠军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招人恨啊?”

         吴白抬手拍了拍她的头顶打断了她的调笑。

         “走吧,送你回去。”

         一路无话。

        “进去吧。”

        佟年站在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吴白一直揣在兜里的左手,轻声道:“手腕一直保持一个动作的话,容易肌腱劳损,训练结束之后,记得热敷一下。”

         “好。”吴白对她笑,乖乖巧巧的 有点小奶狗的样子。

        他对佟年挥了挥手,“晚安。”

        “晚安。”

四个豆巍安

【吴白×佟年】好久不见 02

         佟年花了半个小时安抚好丁宁,把他安置在房间里休息以后又接了个主办方的电话,这才空出时间和三年前的熟人打招呼。

        “solo哥 艾情姐,丁宁让你们担心了。这个赛季我会全程跟进照顾他,赛季之后我会安排他复学完成博二的学业,顺便调整一下状态。他最近状态一直调整不过来,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

       “理应如此。”solo赞同的点点头,“自从年前出事之后...

         佟年花了半个小时安抚好丁宁,把他安置在房间里休息以后又接了个主办方的电话,这才空出时间和三年前的熟人打招呼。

        “solo哥 艾情姐,丁宁让你们担心了。这个赛季我会全程跟进照顾他,赛季之后我会安排他复学完成博二的学业,顺便调整一下状态。他最近状态一直调整不过来,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

       “理应如此。”solo赞同的点点头,“自从年前出事之后他一直很不安,也只有你能照顾好他了。”

        艾情皱了皱眉:“我才发现,他是不是有自罪的倾向?今天的状态……”

        佟年慌忙摆了摆手,“没没没,丁宁只是不那么自信了,他最近压力应该过大了才会这样的,他没那么严重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solo瞄了一眼休息室里的队员,选择终止话题,“佟年,好不容易你回来了,什么时候来家里做个客吧,我和艾情结婚你也没到,小艾一直很想你,这么久没见,该好好聚一聚。”

        佟年抿嘴笑了笑,依稀有些三年前开朗的影子,更多的是三年时间里沉淀下来的知性和温和,“到时候再说吧,看丁宁有没有时间,我跟他一起。”

         solo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识趣地没有再提,倒是艾情饶有兴致的和她聊天。

         “佟年,这三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你去哪了啊?”

          “都在国外进修呢,一年待在m国学理论,两年待在r国的实验室里,年前为了处理丁宁的事情提前回国了,前段时间刚完成毕业答辩。”

        吴白走过来,正好听到这几句。他顿了顿,偏头看了一眼在sp休息室里不停磕糖的韩商言。

         “一个月之前才定下来留校,办好了手续,跟项总商量了一下,打算在今晚的国风之夜宣布复出的,只是……”

         “要留在国内不走了吗?”吴白冷不丁的问道。

佟年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过身去,看到身后的人是吴白,下意识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意识到什么又沉默了一下,犹豫着把手收了回来,点了点头。

         吴白垂眸盯着她的发顶,叹了口气,开口说:“佟年,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吴白。”

        “今晚有活动要参加吗?”

       “嗯。”

       “我可以去看嘛?”

       “嗯……嗯?”

       迷茫的表情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半点不差。

       “kk提前出线了,今晚可以放松一下,而且,你不是担心double吗?我在场内可以帮你照顾他,你也放心。”吴白破天荒说了这么多话,心里有些紧张。

       艾情把吴白的表现都看在眼里,了然一笑,和solo对视一眼,两个人悄悄溜了。

        “哦……”说的也是。佟年想想,好像说的挺对的,就点了点头,从大袖里翻出两张工作证交给吴白,“本来是想找小米哥的,亚亚到广州了,我一直打扰他们好像不太好,那就麻烦你了。地点在城西的区体育馆,离这不是很远,八点开始,你记得叫醒丁……double,别让他一个人。”

          吴白接过工作证,看到上面印着的“随行家属”挑了挑眉毛,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

         迟疑了很久,吴白又出声问道,“你和double……”

         “大嫂!不是,佟年!我们也想去,不能只让队长去啊,多偏心啊?”令山和沈哲唯恐天下不乱,趴在玻璃门上唱双簧,戴风没说话,眼巴巴的看着她。

        佟年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吴白,慢半拍的和几个人打招呼,“嗨大家,好久不见。”

        不等令山和沈哲回话,吴白站到佟年身边,凉凉的瞥了一眼,对佟年说:“你一会儿应该还要彩排,我送你过去。”

         “啊?好,谢谢你啊吴白 给你添麻烦了。”

         “让他们自己排票,别惯着。”

         “哦……”佟年看了看两人的腿和步伐,突然问道:“你刚刚问什么?”

         “没什么。”

          佟年和吴白并排走,迟疑了一下,说:“丁宁……就是double,算是我表弟,之前一直住在苏州,出了点事情,就……”

         “为什么是算是?”

         “嗯……我小姨,是他的继母。”

         “哦。”

         送到门口,吴白看了一眼手机,“车马上就到了,佟年,你……不去见见……”

         “没什么好见的,这么长时间了,我早看开了。”佟年笑了笑,“人生里会有很多次一见钟情,我总不能每次都为此搞得头破血流吧。”

         “车来了,我走了吴白。”

         “等一下,别动。”吴白拉住她,抬起手,“不要眨眼。”

         修长的手指划过佟年的眼睑,有些痒痒。

         “有睫毛掉下来了,小心刺眼。”

         佟年没有动,抬着头看了他好久。

       “怎么?”

       “没,没什么。”佟年摇摇头,小动作跟以前一样,“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消息。”吴白动手拉开了车后门,看着她坐进去,叮嘱道。

        “我……换号码了,微信也换了,所以……”

        “那加个好友吧,不然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过去,也方便联系。”

        “好……”

        “路上小心。”吴白习惯性的抬手,跟佟年挥手道别。

           “嗯,晚点见,吴白再见。”

          小傻子,连挥手的幅度,说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一样,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变了?

        吴白沉着眼神,看着出租车缓缓驶离,等看不见了才回到酒店


一只小狗会飞天啾

百年好合 突然更新的小甜饼

  接近凌晨,吴白几乎崩溃的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看着因醉酒而兴奋的佟年拽着一只狗满屋子乱跑,眼神却是一刻也不敢挪开,时刻提防着怕佟年摔了,门窗都被他锁的死死的,实在是害怕佟年跑出去他便抓不见影。

  吴白此刻除了后悔想不出更多的情绪,为什么要让佟年喝酒,两罐罐低度果酒就让佟年撒欢到现在。从国外比赛回来韩商言办了一场庆功宴,他便把佟年一起带去,可他只是去了个洗手间的功夫demo这个蠢东西就给佟年喝了酒。

  而本来蹦蹦跳跳的佟年突然跳到床边跪坐下看着吴白,狗趁此机会钻进了卧室的洗手间里,吴白也顿感不妙坐直身体。醉酒的佟年歪着头看着对面发型有些凌乱的人手指晃了晃“我…我认识...

  接近凌晨,吴白几乎崩溃的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看着因醉酒而兴奋的佟年拽着一只狗满屋子乱跑,眼神却是一刻也不敢挪开,时刻提防着怕佟年摔了,门窗都被他锁的死死的,实在是害怕佟年跑出去他便抓不见影。

  吴白此刻除了后悔想不出更多的情绪,为什么要让佟年喝酒,两罐罐低度果酒就让佟年撒欢到现在。从国外比赛回来韩商言办了一场庆功宴,他便把佟年一起带去,可他只是去了个洗手间的功夫demo这个蠢东西就给佟年喝了酒。

  而本来蹦蹦跳跳的佟年突然跳到床边跪坐下看着吴白,狗趁此机会钻进了卧室的洗手间里,吴白也顿感不妙坐直身体。醉酒的佟年歪着头看着对面发型有些凌乱的人手指晃了晃“我…我认识你,你是我老公。”

  吴白僵硬的点点头“对,我是。”

  佟年嘿嘿的傻笑着“那你过来,过来给我亲一口。”

  吴白也勾勾手指看了一眼桌上的蜂蜜水“你先过来,把这个喝了。”

  “那是什么?”佟年一边问一边悄悄的往床边挪一挪,似乎对那杯水有点好奇,丝毫不记得刚才她为了不喝那杯水和狗蹲在飘窗上二十分钟的事了。

  吴白敲敲杯子若有所思“嗯~是佟年快乐水,喝了可以亲我一口,也可以抱一下,要不要喝?”

  佟年犹犹豫豫的走过去吴白鼓励的招招手一边把杯子递过去,而在佟年尝试着喝了一口之后才惊喜的把蜂蜜水全部喝掉,喝掉之后便乖巧的把杯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期期艾艾的看着吴白,吴白便也盯着她。可半晌后佟年发现这个人看着她一动也不动的,委委屈屈的开口“我、我都喝了,你怎么还不亲我一口。”

  吴白故作惊诧的反问“可是,不应该是你亲我一口吗?”

  佟年转着眼睛反应了一会“那、那好吧,我就只只亲你一口哦。”说着弯腰吧唧在吴白嘴上亲了一口,然后便捂着脸站在一旁傻笑,吴白见佟年比刚才老实了不少估么着也快困了“年年想不想睡觉?”

  摇摇头

  “年年想不想上床躺一会?”

  摇摇头

  “年年……”吴白的话说一半便被佟年扑在身下,佟年扯着吴白的衬衫领子,使劲的拽力气大的拽掉了一颗扣子,扣子弹在地毯上便没了声响。

  佟年扭着身子扯开吴白的扣子凑到他下巴前“这扣子…是我系的,嘻嘻,叫你不老实。”

  “嘶,佟年!”吴白的一排扣子都被佟年扯开了露出一排腹肌,佟年的手不老实的在上面摸来摸去,吴白隐忍的昂起头,难耐的溢出几声呻吟。

  眼见着要失控,吴白发现身上的佟年没了动作,才发现她扯着自己衬衫的边睡着了。

  吴白无奈的把佟年抱起来送到床上用被子包起来,去厕所把狗拎出卧室,低头看到自己在叫嚣的某个器官,大概…只能右手为伴了。


给我南瓜吃呀~

此次去南京,从美龄宫带回来了两片梧桐叶。
见证了蒋介石 宋美龄的爱情故事,期许我也可以遇见一个人,愿为我种满梧桐树~❤️

此次去南京,从美龄宫带回来了两片梧桐叶。
见证了蒋介石 宋美龄的爱情故事,期许我也可以遇见一个人,愿为我种满梧桐树~❤️

四个豆巍安

【吴白×佟年】荣耀 01

        “这次我们邀请了上届ACM大赛的冠亚军队伍的队长,有请他们他们来为大家介绍一下acm大赛。”

         佟年坐在教授身边,看见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有些冷淡的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有些好奇地问教授:“教授,他不是不怎么接受采访吗?当年赢了冠军说获奖感言都只是寥寥几句,您怎么把他叫来的?”

         教授特别骄傲:“他表哥是我小师弟,是吴白的顶头上司...

        “这次我们邀请了上届ACM大赛的冠亚军队伍的队长,有请他们他们来为大家介绍一下acm大赛。”

         佟年坐在教授身边,看见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有些冷淡的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有些好奇地问教授:“教授,他不是不怎么接受采访吗?当年赢了冠军说获奖感言都只是寥寥几句,您怎么把他叫来的?”

         教授特别骄傲:“他表哥是我小师弟,是吴白的顶头上司,我直接找的小师弟,他跟吴白说了以后,吴白才来的。”

         “哦,这样啊。”

         “佟年!”同寝的好友亚亚叫她,“该你上场了。”

         “好!”


         访谈会结束之后,吴白被教授叫住,聊了两句,佟年和孙亚亚因为有项目要和教授讨论,等在外面。

         “年年,你知道ctf嘛?”

         佟年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ctf,网络安全技术大赛,吴白是这个圈子里目前最厉害的!他世界排名第一啊!超厉害的啊啊啊啊!”

         “而且他超级好看!他是gun神的表弟你知道吗?当年的gun神简直了!那简直是一个时代的代表。现在的DT在重现当年gun神的荣耀啊啊啊啊!我真的太幸福了居然可以看到未来的神话啊啊啊年年我太幸福了!”

          孙亚亚抱着佟年的胳膊又叫又跳跟小疯子一样,佟年有些无奈,只能不停点头。

         吴白走过来,正好站在生无可恋的佟年身后,孙亚亚和他的视线对上,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摇佟年的胳膊。

         “佟年。”吴白说,“我记得你,你是我最后的对手,你很厉害。”

         佟年一惊,猛地转过头,小揪揪的发尾扫过吴白的胸膛,刺刺的。

         吴白克制的闭了闭眼。

         “谢谢,你也很厉害,听亚亚说你在ctf圈世界排名第一,连跨两界成绩还这么好,超厉害的。”

         吴白低头抿着唇克制的笑了笑,“这次acm是你带队是吧?”

         佟年捣蒜似的点头。

         “正好我在休赛季,没太多事情,就答应教授来做指导,加个微信吧,方便联系,训练安排记得告诉我。”

          佟年愣了愣,怀疑的转头和孙亚亚对了个眼神。

          ‘什么情况?你不是说他是大神,很高冷吗?’

         ‘管他呢,加微信啊!人都在面前了害怕骗人吗?’

          佟年歪着头有些不敢置信,一向假高冷的孙亚亚居然这么激动?不过想想也是,她也没说错。于是佟年带着一脸茫然打开了微信的二维码。吴白加了好友,仗着个子高佟年看不到手机屏幕,把昵称改成了“小亚军”。

        “常联系。”

        “哦,好。”

         吴白和佟年回了挥手道别,转身后看着微信置顶的粉色头像,舌尖顶了顶腮帮,心满意足的笑了。


四个豆巍安

【吴白×佟年】好久不见 01

        佟年和韩商言正式分手的第三年,kk再次在多普勒半决赛和sp狭路相逢,而佟年刚刚完成博士生毕业答辩,拿到了博士学位,顺便办完了留校的手续。

         广州,多普勒半决赛赛场。 

         “double的失误直接导致sptwo的防线被大幅攻陷,一连失去了五个节点!”

      ...

        佟年和韩商言正式分手的第三年,kk再次在多普勒半决赛和sp狭路相逢,而佟年刚刚完成博士生毕业答辩,拿到了博士学位,顺便办完了留校的手续。

         广州,多普勒半决赛赛场。 

         “double的失误直接导致sptwo的防线被大幅攻陷,一连失去了五个节点!”

        “nice!double以一己之力挽回局面,强势攻防,在短短数秒内翻盘,让我们恭喜sptwo取得本次胜利!”

       kk和sp的成员都在台下看着,说实话,solo脸上更多的是凝重而不是欢喜,他极度担心丁宁(double)的状态,就连不怎么熟悉的吴白都能看出来,丁宁的状态很不好,他在不安,在烦躁。

         王浩和艾情反应极快,比赛一结束立刻领着sp的成员往酒店走,kk今天没有比赛,只是来观赛的,见状也一起动身。

        一上车,丁宁的状态就开始恶化,开始抑制不住的发抖,而且表情越来越不安、焦躁,完全听不进别人说话。sptwo的领队是林茵,他和丁宁关系比较好,见他这个样子,当机立断翻出丁宁的手机打开拨号界面递给他,丁宁抖着手指拨出去一个电话。

        “囡囡,你能不能来酒店一趟?我……”

        “我马上过来,丁宁,你乖乖待在房里,听话!”一个吴白十分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有些模糊失真,吴白愣了愣,转头往窗外看去,有些失神。他已经有三年没见过佟年了,连她的动态都停更了,他一直在回忆她在的时候的样子,现在连听见一个陌生人的通话都觉得像她了。

         “囡囡,我……”

          “我知道,丁宁,我知道,我看着你呢,我都知道。”女孩焦急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夹杂着狂奔带起的风声,“丁宁,你别怕,我马上过来,我已经打上车了,马上就到,你在酒店不要到处走,在休息室等我,好不好?”

        “嗯……”

        司机在林茵的不断催促下飞速冲回了酒店,王浩和艾情来不及解释原因,匆匆领着丁宁去了kk的休息室,——他们甚至不敢让丁宁看到和比赛有关的东西,sp的休息室里还有很多资料没有收拾,只让个人守着,以丁宁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接触那些东西。

         “solo,那小孩儿怎么回事?”韩商言正好从挪威回国观赛,也看到了丁宁的表现,“能力是不错,可这心理素质,未免也太差了点吧?”

         “事出有因,double的压力太大了才会这样,让他缓缓吧,而且他很快就要调到预备役休长假了,等他调养好了再回来。”王浩抬手揉揉太阳穴,有些颓废,示意sptwo的成员也避出去,只留下林茵陪在double身边,kk一队的成员也在休息室,看着两个大男孩儿缩在角落里,给里给气的,有些尴尬。

         “double受了些刺激,本来打算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就休赛,今天的状况纯属意外,他有些失控了。”艾情安慰地拍了拍王浩的肩膀,王浩也有些焦虑,领着艾情和韩商言去了sp的休息室。

         sp和kk的休息室是斜对门,王浩坐在门边,方便他观察丁宁的状况。

         米邵飞给亚亚发了个消息,看到亚亚的回复,愣了愣,踟蹰半晌,还是选择了听亚亚的话,没有说话。

         这边,国风之夜现场,佟年和负责人说了一声,带着妆就冲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身上穿的还是主办方要求的浅灰色大袖汉服。她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酒店,您快一点儿,我赶时间!”

        师傅二话不说一脚油门下去,车一下就蹿了出去。

         出租车一路压着最高限速飞驰,稳稳停在了酒店门口。

         “谢谢师傅!”一路过来,佟年已经急得满头是汗,手忙脚乱付了钱跑进酒店。

         demo正好出来透气,看见一个穿汉服的女孩儿像风一样跑过去,头上的发饰叮当作响,侧脸眼熟得让他险些叫出来,想和她打个招呼却发现人已经跑没影儿了,他一时脑热,连滚带爬冲回休息室,激动的手舞足蹈,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我刚才好好好好像看到大嫂……不对,看到佟年了!”

         “什么?”令山和沈哲极度兴奋,一下子跳了起来,吴白脑袋一蒙,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从另一边跑过来一个女孩儿粗暴的“哐”一声推开了sp休息室的门。

         “丁宁!”佟年喘着粗气冲进sp的休息室,却没看到丁宁,心里一慌,错眼看到站在门边的米邵飞,眼睛一亮,跟见了救星似的,“小米哥,看没看到double?”

         米邵飞一愣,下意识指了指斜对面kk的休息室,佟年立马一阵风似的卷了出去,看都没看见沙发上的韩商言。

         “老韩,刚才那个,真的是佟年吗?”米邵飞后知后觉的瞪大了眼睛,表情十分夸张,“虽然亚亚跟我说过了,但是我还是很惊讶,佟年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她不是喜欢鲜亮的颜色吗?”

         韩商言点点头,神色有些莫名,“她头发长长了。”

         吴白看了一眼激动的不能自已的三个人,还没说话就见丁宁抖着胳膊往外走,表情甚至有些仓皇。

         吴白皱了皱眉,站起来看着他。

         丁宁手刚搭在门把手上,一个娇小的灰色身影就从外面把门拉开了,顺势把一个踉跄的丁宁揽在怀里,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丁宁搂住她的腰,头埋进她的肩膀,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弱势下来。

         “囡囡……”

         “没事了没事了,丁宁,我来了,没事了。”女孩一手抚背,一手胡噜着大男孩儿的后脑勺,偏头蹭了蹭他的脸颊,露出了一张kk极其熟悉的脸。

         吴白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

         “大嫂?!不是,佟年!”

        “佟年真是你啊?”

        佟年顾不上叙旧,一门心思都扑在丁宁身上。

        “丁宁,听我说,丁宁!你特别厉害,真的,今天的表现棒呆了,特别棒!真的!”

        “丁宁,double,你特别好,特别厉害,今天的炫技超酷,你拿下优胜了,超棒的,真的。”

         佟年把丁宁的脸捧着,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你是今天最棒的!我从不骗你的,你要相信我,嗯?”

         吴白刚雀跃起来的心一下子down到谷底。

         丁宁以一种倦鸟归巢的姿势窝在佟年怀里,努力平复翻腾的情绪。佟年拥着他跪坐在地上柔声安慰,丁宁呜咽一声,悄无声息的哭了起来,眼泪很快打湿了佟年的肩膀。

         佟年抱着他,温柔的抚着他瘦削的脊背,眨了眨眼睛,眨去了眼里泛起的湿意。


素素Joy.[写甜不写虐]

粉红色的恋爱【吴白X佟年】



吴白X佟年||百年好合cp||梧桐cp


*这篇没结束哈 今天来不及码了 明天会重新编辑这章 会通知大家的 好久不见💕️


25.


天还蒙蒙亮,佟年就睁开了眼睛。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摸到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没想到才七点。唉。”佟年重重叹了口气,又躺了回去。这是这段时间来佟年第一次一个人睡,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怎么也消散不去,原本打算再睡一觉的佟年哪里睡的着,一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有些累了便停下来,一手放在另一个空着的枕头上,脑海中都是那挥散不去的少年的身影。


“叮咚”特别设置的提示音响起。佟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自己只给了两个人设置了特别提醒,一个是亚亚...



吴白X佟年||百年好合cp||梧桐cp


*这篇没结束哈 今天来不及码了 明天会重新编辑这章 会通知大家的 好久不见💕️






25.


天还蒙蒙亮,佟年就睁开了眼睛。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摸到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没想到才七点。唉。”佟年重重叹了口气,又躺了回去。这是这段时间来佟年第一次一个人睡,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怎么也消散不去,原本打算再睡一觉的佟年哪里睡的着,一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有些累了便停下来,一手放在另一个空着的枕头上,脑海中都是那挥散不去的少年的身影。


“叮咚”特别设置的提示音响起。佟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自己只给了两个人设置了特别提醒,一个是亚亚,一个是吴白。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是吴白给自己发的微信。


DT:年年,醒了吗?


DT:你要是醒了的话,就下来。


原本一边看着消息一边傻笑的佟年一下子愣住了。下来?干什么?吴白在楼下?爸妈会不会发现?发现了怎么办?


佟年的大脑顿时因慌乱而成了一团浆糊。


不敢再多想,佟年只是简单地套了个外套就下了楼。


佟年急匆匆地赶到后门,这次她倒是谨慎了些,一个小脑袋先伸出门外,四周看了看,没有人。佟年有些疑惑,蹑手蹑脚地溜了出来,再次环顾四周,真的没有人。佟年正奇怪着呢,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佟年立马转头,身后的少年正笑着注视着自己。佟年立马软了,扑到吴白的怀中,问道:“你怎么来了?”声音软软绵绵的,像是奶油蛋糕上撒了层薄薄的椰丝,张嘴咬开,一股浓郁的奶香弥漫开来,不腻,是恰到好处的甜。吴白的嘴角勾起,说:“当然是想你啦。”佟年一听,心中更有些感动,小脑袋在吴白怀中蹭蹭,怎么也舍不得离开。


“咦?”佟年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吴白,“你不是说今天要接我走吗?”吴白笑了,抬手刮了下佟年的小鼻子,说:“你该不会一个晚上都在想这个吧?”佟年瞪了他一眼,说:“我们说好了的。”吴白忍不住用手将佟年的脸一掐,说:“答应你的事,我哪次没有做到?”佟年认真地想了想,摇头说:“还真没有。”吴白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对嘛,你要相信你男朋友。”佟年心中跟吃了蜜一样甜,抬头亲了下吴白。佟年本以为吴白会高兴地笑起来,可是他却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佟年问道:“你怎么啦?”吴白双眼直盯着佟年的后侧,表情有些奇怪,像是尴尬,又像是心虚,佟年还是没有get到吴白想表达的意思,直到身后传来一阵相当刻意的咳嗽声,佟年被吓了一大跳,扭头看向身后,“爸?”佟爸爸瞪了佟年一眼,却又低下头看向summer:“summer啊,你姐姐现在有出息啦。”佟年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身边的吴白率先开口:“叔叔早。”即便佟爸爸再怎么不高兴搭理吴白,可人家先开口打招呼了,不理人家也不太好,也只好开口:“早。”语罢又瞪了佟年一眼,佟爸爸笑呵呵地问道:“小白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啊?”吴白笑笑,说:“昨天晚上没睡好,我想了一个晚上,是因为想年年了,所以就来看看她。”佟年一听,顿时一种甜甜的感觉涌上心头,恨不得立刻扑在吴白怀中蹭一蹭他。佟爸爸嘴角一抽,一种自家闺女长大了的心酸涌上心头,良久,才开口:“你们如果今天要出去玩的话我也不拦着你们了,早点回来就行。”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