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打了个豁嗨

「她的柔弱的双臂伏下了
       又轻轻地挣扎着,抬起了脖颈
 钢琴流尽了最后的露滴,再也没有声音了
         天鹅死了」

📷:酥饼

出镜:咸鱼

后期:土豆



「她的柔弱的双臂伏下了
       又轻轻地挣扎着,抬起了脖颈
 钢琴流尽了最后的露滴,再也没有声音了
         天鹅死了」

📷:酥饼

出镜:咸鱼

后期:土豆



小纯妖

《囚2》

出镜:徐冰吟

lofter好像只能一次发10张?

《囚2》

出镜:徐冰吟

lofter好像只能一次发10张?

愿安然

《意境》


原创 2017-11-24 安然 愿安然



黑色颗粒 莲花 清泉 雨水 火焰 大海 虹光

我们的灵魂中本来具有一切的深邃与明净。

庆山在《月童度河》里的一句话,这些意象在她每篇文字里都隐约跳跃而出。

宇宙 星辰 天文台 望远镜 时空 密码 传说 达芬奇 光影 自然 森林 山河 原野 雪山 大海 江湖 旅行 探险 文学 摄影 绘画 朴海镇 遥远的光与希望 远古国度的歌声 罗盘 海盗船 杰克船长 三毛 自由

数不过来还有多少属于自己喜欢的事物。


写作和呼吸一样,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不管现在想做什么,只要在做这件事,就认真完成。偶尔心里一片虚无,像...


原创 2017-11-24 安然 愿安然



黑色颗粒 莲花 清泉 雨水 火焰 大海 虹光

我们的灵魂中本来具有一切的深邃与明净。

庆山在《月童度河》里的一句话,这些意象在她每篇文字里都隐约跳跃而出。

宇宙 星辰 天文台 望远镜 时空 密码 传说 达芬奇 光影 自然 森林 山河 原野 雪山 大海 江湖 旅行 探险 文学 摄影 绘画 朴海镇 遥远的光与希望 远古国度的歌声 罗盘 海盗船 杰克船长 三毛 自由

数不过来还有多少属于自己喜欢的事物。


写作和呼吸一样,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不管现在想做什么,只要在做这件事,就认真完成。偶尔心里一片虚无,像站在冬天的无边无际的牧场上。

李海鹏说:如果文学是一座雪山,多少人曾眺望着雪线幻想功名。我却想那是我的栖身之所。在朝你曾怀着至深的恐惧与生暮死之间,你说,骄傲写下了每个字,而不介意它是否不朽后世。在我眼见的一切事物当中,没有比这更风雅、更激动人心的了。


文学对我而言,不是什么信仰,抑或追求,它仅仅是一种依赖于阅读书籍和文字表达的习惯。一点点沉淀、而又充实,抚顺着年少浮躁的内心。更往时间的深处走,愈加素简和单纯,净是比静更深层次的境界。在我生命中最为重要或说关乎一生命运的,天文、地理、文学、艺术。仿佛不值一提,但它的分量在我心中,不是任何事物所能及的。

当然在物质的基础上我需要安然无恙,包括吃好睡好心态好,眼睛牙齿身体好,其次才是天文地理文学艺术。再说别的事物,仿佛自己不需要什么了。如果不是迫于住房紧张的压力,我对未来赚钱的追求仅限于能够吃好和旅行。

看书可以从图书馆借,汲取所需的知识后再不需要实物的载体;看电影看风景,花钱之外也不需要任何实物;没有买包和化妆品任何小东西的需求;所需之物不再需要的时候随即转赠他人;除了文字摄影绘画作品需要虚拟实体的形式留存,极少购置什么东西了。并非省钱,而是让自己活在一种唯有本我和物质循环的轻松方式里。

繁琐的东西会让我感到疲惫,得失常在,没有特别值得我惦记的物质,而依赖于精神的超脱。


庆山说:

“真正懂得万事万物的因果,才能内心明亮,知道自己如何宿舍自己的思想、行为和语言。”

“尽量不买东西,除非必要。惜物惜福。”

“当心能够平衡和完整时,人只需少而珍贵的东西。不会无故囤积,也不会失去内心的安全感。”

“现在没有什么特别喜爱的东西。一些礼物是朋友送的,又分送给不同的需要的人。不想占有,浅尝辄止。尽量良性循环、环保、物有所用。分享,而不是取悦。重要的是学会关心和爱惜别人。”

“想有一间空荡荡的铺满榻榻米的房间。简单素净,一处佛龛,喝茶的小木桌。角落里的白瓷瓶,插应季花枝。窗明几净,看得见屋外四季更替。”


如果费尽心思留住物质上的欲望,不如停下脚步留下生命中美好的细节,永恒留存的均化为文学艺术的形式。譬如冈仁波齐的星空,原来生命中不止是失恋三十三天,还有七十七天。关于赵汉唐《七十七天》电影的感想,没有过多情节的文艺片,能有的,只有行走远方的情怀了吧。想去羌塘看看,想去远离城市的地方过上一段时间,那是关于地理的梦想。从小爱看国家地理,梦想抵达书页里我曾梦寐以求的地方。


庆山说:

“他说,我经常会去祖坟看看,那里有我的位置。我知道自己死后会在哪里。我说,我呢,还真不知道死后会在哪里。把骨灰带去撒在喜马拉雅山周边任何一条雪山融化的河流里也可以。不丹、印度、西藏,都可以。或者撒在山里,比如长满野兰花的背阴的山谷。如同童年时外公带我去挖兰花的,那种极为僻远而幽深的远离人世的山谷。

有人说,如果人能够知道在生命里有某种很美的东西,某种不死的东西,他才能够在死亡的时候放松。除非接受死亡,否则他所保持的只是一半,只是一部分。当同时接受了死亡,才会变得平衡。

一切就都被接受。白天和晚上,夏天和冬天,光和黑暗,全部都被接受。人会变得镇静、完整。

那天,看完一部关于珠峰的纪录片,对他说,有生之年,你可以爬上珠峰吗。他说,可以。对他开玩笑,说,那么日后就在雪山顶上把我的骨灰撒了吧。他认真地说,可以。

你的人生没有人可以重复。我的人生也只有我过的了,没有好不好。每个人的生活穿行在一条暗河里,你经历着写出它,而我还在跋涉。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会一直以为没有暗河。写作的你是另一个人,或许是更好的你。我会慢慢等你的故事。”


安然这个名字是源于韩寒,多年前看《长安乱》,我喜欢女主喜乐,结局里喜乐逝世,米豆出现,韩寒讲,这个名字和喜乐一样,都是愿景。

那时我想,最大的愿景不过安然无恙,那就叫安然吧,无论何地也署名安然,极大地保护了本来名字的隐私。本名是父母给予的,安然是我给自己的名字,一生的愿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