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孟霖

72081浏览    2124参与
她不是主角

君子-20

君子合集链接:                    十一 

                        十二  ...

君子合集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

杨孟霖篇

之前就说过会以四个人的视角轮流写:杨孟霖→施柏宇→范少勋→卢彦泽

目前就按照这样的顺序写

………………………………………………………………………………………………

黄金剧本《君子》

杨孟霖饰演张子正

范少勋饰演陈君杰

有妇之夫和绝症患者的爱情故事

戏外

杨孟霖和施柏宇由前度变成同公司前后辈兼邻居

范少勋和卢彦泽因杨孟霖神助攻再次相遇

杨孟霖和卢彦泽是室友

欢欢和芦笋汁是好姐妹

Sarah是杨孟霖的经纪人

方同锡是《君子》的导演

 

杨孟霖生病了,

施柏宇哈哈哈哈哈哈有机会了。

…………………………………………………… 

因为发烧差点晕倒在医院,没有什么比在医院拍戏晕倒更幸福的事情了。起码楼下就可以挂号看门诊了。

杨孟霖这么想着,表情却无法露出开心的表情。他这么想着逗自己开心。

他戴着口罩,穿了一件厚外套还是觉得冷。他坐在门诊的等候厅等叫号,Sarah帮他去和剧组沟通能否休息2天。

Sarah出马再难沟通的广告商、剧组都会服服帖帖,他很庆幸Sarah只做他一人的经纪人,公司前两年想让Sarah再带一位艺人,Sarah拒绝后就再没有人提前这件事。他时常在想如果Sarah以后需要器官移植他肯定毫不犹豫捐给她。

“好了。”Sarah提着LV大号手袋走了过来,从袋子里取出熟悉的保温壶。“剧组同意休息3天,范少勋同意将他自己的戏份提前拍。”边说边将保温壶盖旋转开,然后往保温壶盖倒出热水递给杨孟霖。

“……”杨孟霖点点头,喉咙痛不想说话。

“还有多少号才到你?”她问。

杨孟霖将挂号纸从口袋里掏出递给她。

“还有十号很快了。”她从手袋里掏出红外线探热器,在杨孟霖额头测温。“38.9度。”

杨孟霖点点头。

“多喝热水。”她督促。

杨孟霖将口罩拉到下巴,怕烫小心翼翼喝了口热水。

“你要不要回家住两天?”Sarah让他回他爸家住。

杨孟霖摇摇头。

“我问了彦泽,他后天回来。”Sarah说。

肯定是Sarah偷偷告诉卢彦泽的,明明前几天聊Line的时候他不打算那么快回来。他在心里又默默感谢了一次Sarah的贴心和卢彦泽的义气。

看完病取完药,Sarah开车送他回家。

他在车的后座迷迷糊糊睡着了,隐约听见Sarah有喊他但是他太累了,眼睛睁不开。

然后他好像有听到Sarah打电话给谁。

“孟霖,孟霖。”好熟悉的声音。

接着有人扯着他的手臂将他背起来,宽大的双手托着他怕他滑下来。

他勉强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背着他,电梯镜子里看到了施柏宇和他自己……

然后又闭上眼睛。

“18层到了。”

 

施柏宇背着他走出电梯,Sarah输入他家的密码。

“他房间在哪里?”施柏宇轻声问。

“右手边最里面那间。”Sarah回答。

施柏宇小心蹲下来让杨孟霖坐在床上,然后扶着他用自己胸膛让他靠着,脱掉他的厚外套用手托着头轻轻让他躺下。

盖好被子,不放心用手探了下他额头的温度。

杨孟霖虽然闭上眼但是能感受到施柏宇还没离开他的房间,还坐在他的床边。

“孟霖……”

杨孟霖心惊莫非被施柏宇发现自己装睡吗?

“没想到你还留着那件红色外套。”

“好巧,我也留着那条红色运动裤。”

 ……施柏宇。

不要这样好吗?

不要逼他想起以前的事情。

“派派。”Sarah走到房间门口。“我下去买粥,麻烦你帮忙再照顾一下。”

“Sarah姐,我来煮吧。孟霖不喜欢外面的白粥调味料太多。”施柏宇起身将房间门关上。

杨孟霖睁开眼盯着那件红色外套盯了好一会儿,起床将外套取下扔进衣柜的最里面。

转身漠然地看着房间门的方向,他不会爱施柏宇的。

他确定。

 

“孟霖,起来吃点粥。”Sarah开门叫醒杨孟霖。

见杨孟霖睡得迷迷糊糊,用探热器又测了一下体温。

“还是38度9,你起来吃点东西,就吃点退烧药。”Sarah说完走出房间。

“……”

“哎呀,你这是干嘛?!”Sarah刚准备将施柏宇刚煮好的白粥舀到碗里,毫无血色的杨孟霖走出房间进厨房将那一锅热腾腾的白粥倒进水槽里。

Sarah见状拦也拦不住,“你这是何苦?”

“我不要他煮的东西……”杨孟霖沙哑的声音吃力说道。

“好好好……我下楼买给你。你喝点热水,等我。”病人最大,Sarah无奈摇摇头离开杨孟霖的家。

她在等电梯的时候,刚好碰到施柏宇,看样子是准备外出。

“孟霖,怎么样了?”施柏宇问。

“唉……他倒掉了你煮的白粥。”Sarah如实回答。

“……没事。”施柏宇神情有些黯淡。

“最近他拍戏压力有些大,不要怪他。他不是故意的。”Sarah安慰道。

“我知道。”施柏宇点点头。

“放心,我知道孟霖还是对你有感觉的,有必要时我会帮你的。”Sarah说道。

“谢谢Sarah姐。”

 

Tbc.

 

苹果

【宇霖】种草莓 下

施柏宇收拾好后窝在沙发打起了游戏,眼睛还时不时的往浴室飘去,直到一局游戏结束,也没见杨孟霖出来,施柏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手机敲了敲浴室的门


“孟霖,你在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们要迟到了哦”​


“哦哦,好,马上出来”​


十分钟后……


“好了,可以走了”杨孟霖喊了喊正在喝水的施柏宇


“噗……咳咳……”施柏宇看到杨孟霖这一身装备猝不及防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干嘛啦”杨孟霖对于施柏宇的反应不悦的皱了皱眉


“孟霖,你是想把自己热死吗?”


上身穿了一件自己的蓝色条纹立领衬衫,下身黑色牛仔裤,还故意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系上,完美的遮盖了自己修长的脖颈,要说这身搭配...


施柏宇收拾好后窝在沙发打起了游戏,眼睛还时不时的往浴室飘去,直到一局游戏结束,也没见杨孟霖出来,施柏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手机敲了敲浴室的门


“孟霖,你在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们要迟到了哦”​


“哦哦,好,马上出来”​


十分钟后……


“好了,可以走了”杨孟霖喊了喊正在喝水的施柏宇


“噗……咳咳……”施柏宇看到杨孟霖这一身装备猝不及防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干嘛啦”杨孟霖对于施柏宇的反应不悦的皱了皱眉


“孟霖,你是想把自己热死吗?”


上身穿了一件自己的蓝色条纹立领衬衫,下身黑色牛仔裤,还故意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系上,完美的遮盖了自己修长的脖颈,要说这身搭配也挑不出毛病,但是现在是大夏天哎,天气闷热,这个时候穿成这样就非常有问题了,反观施柏宇,一身白t和运动短裤,少年感十足,这一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还不是怪你,要不然我至于大夏天穿成这样?”杨孟霖可不想等会成为让彦泽他们谈论的话题,说完狠狠瞪了一眼始作俑者,竟然还敢问


“嘿嘿,孟霖,我们不是扯平了嘛”施柏宇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上前抱住杨孟霖的胳膊摇摇晃晃的企图蒙混过关


不提还好,一提杨孟霖更来气


“干,你不要告诉我你就这样出去?”杨孟霖看了一眼对脖子上印记毫无遮挡的施柏宇


“那当然喽!这可是孟霖留下的爱的印记哦!”施柏宇说这话的时候杨孟霖都有了想拍死他的冲动


杨孟霖忽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圈套,原本还想着让施柏宇感受一下顶着草莓印出门的苦恼,却忘了施柏宇这家伙恨不得想向全世界宣告他俩的关系,时时刻刻都想秀,他才不需要遮遮掩掩


“施柏宇,说,你是不是故意套路我的”杨孟霖严肃的盯着施柏宇,他要揭穿施柏宇大灰狼的真面目


“怎么会啦,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套路你呢?”说着整个人又把面前的人抱了个满怀,趁杨孟霖不注意偷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不得不说施柏宇的撒娇功力真的是日渐增长,偏偏某人还就吃这一套


“最好是吼,但是你能不能放开我,热死了”杨孟霖只想甩开快要粘在自己身上的大型人形挂件


“不要,孟霖热的话那我给你降温好了”说完装模作样的用手使劲扇风


“放手啦,还要不要出门啦!”


“晚一会也没关系,彦泽他们会理解的”


“干……”


杨孟霖内心OS: 苍了个天,这是找了个什么男朋友啊!




***


卢彦泽家


两人刚进门众人就齐刷刷的瞄向了施柏宇脖子上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草莓印


卢彦泽:啧啧啧……


谢毅宏:杨孟霖你至于这么饥渴吗


许少瑜:眼睛都被闪瞎了哎!


杨孟霖:…………


施柏宇:哎呀,你们不要闹他啦,他都害羞了

说着还伸手把杨孟霖搂向自己


众人:我们饱了……


杨孟霖的脸此时此刻就像煮熟的鸭子一样,又羞又恼,然后给了施柏宇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


施柏宇倒是大大方方迎上杨孟霖投来的恶狠狠的眼神,回给他一个二哈似的笑容


嘿嘿,小白兔再怎么生气也是一只气急败坏的兔子而已,而施柏宇自然有各种方法让眼前这个小白兔乖乖上钩



毛茸茸烦恼

history第四弹

不可以商用❌
当头像要和我说✔

history2越界
副cp:文武cp(王振武×王振文)

history第四弹

不可以商用❌
当头像要和我说✔

history2越界
副cp:文武cp(王振武×王振文)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十一)

之后施柏宇换了一下酒吧的菜单,加上了当时给杨孟霖的‘灵感’,还有特调:‘雨林’。

但是一旦有客人问起来,‘雨林’就一直在售罄状态。

施柏宇和杨孟霖还是在时差下偶尔打电话。

杨孟霖:“你看,我今天到了威尼斯哦。”

施柏宇:“嗯挺好的,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好重啊。”

杨孟霖听到施柏宇那么说,凑到镜头前面,委屈巴巴的说:“国外的饭菜真的都不好吃,我还有点认床,这样隔一段时间换个地方当然睡不好啊。”

“乖啦,等你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施柏宇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摸他头,然后想起来他们已经分开大半年了,突然就有点没来由地难过。

视频一边的杨孟霖也看出来了他的失落:“好啦,别不开心...

之后施柏宇换了一下酒吧的菜单,加上了当时给杨孟霖的‘灵感’,还有特调:‘雨林’。

但是一旦有客人问起来,‘雨林’就一直在售罄状态。

施柏宇和杨孟霖还是在时差下偶尔打电话。

杨孟霖:“你看,我今天到了威尼斯哦。”

施柏宇:“嗯挺好的,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好重啊。”

杨孟霖听到施柏宇那么说,凑到镜头前面,委屈巴巴的说:“国外的饭菜真的都不好吃,我还有点认床,这样隔一段时间换个地方当然睡不好啊。”

“乖啦,等你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施柏宇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摸他头,然后想起来他们已经分开大半年了,突然就有点没来由地难过。

视频一边的杨孟霖也看出来了他的失落:“好啦,别不开心了,我一定能准时回来的。”

“嗯好,那到时候告诉我航班号什么的我去接你啊。”

“孟霖,出发了。”那头有个女生的声音。

“哦哦好。”杨孟霖回答完就和视频那头的施柏宇说,“我要过去啦,等我回来哦。”说完就挂了,施柏宇甚至没来得及问那边是谁。

之后的几天,施柏宇都沉浸在思考电话那头的那个女生是谁,他不好问,担心杨孟霖觉得他在怀疑他,又是真的担心。

转眼春去秋来,然后就到了冬天。

看着玻璃上凝结的冰花,施柏宇不由得想到他们也是在冬天才确认关系的。这都过去眼看着过去一年了,但是其实有大半年他们都算异国,这异国的时差还一直在变来变去。

期间施柏宇也照常和杨孟霖父亲往来,偶尔去他父亲那里吃饭,倒是杨孟霖父亲之后也没去过他们那边的房子了。这次过年,施柏宇也按照对长辈的习俗大年三十上门拜年了。

“施老板,这几天酒的味道有点不对啊。”看着施柏宇心不在焉的表情赵超调侃道。

“啊?真的吗?那我重新给你调一杯。”说着施柏宇就准备重新调一杯。

“诶,不用,他和你开玩笑呢。”张莫苏赶紧说,说着还拍了赵超一下。

“酒的味道挺正常,但是你这几天心不在焉是真的,怎么了?和...那个...杨孟霖?分手了?”有段时间没见杨孟霖,赵超一时半会在他名字那边还卡了一下。

“他出差了,大概还有两个半月就回来了。”施柏宇白了他一眼开始擦杯子。

张莫苏算了算时间:“两个半月?他这出差去多久啊?”

“一年。”说到时间,施柏宇又有点泄气了。

“那真的挺久的,之后他回来了打算怎么办。”

施柏宇想了想:“我想和他结婚。”

“哇哦..”赵超惊叹一声,“有魄力。”

“你别插嘴。”张莫苏示意施柏宇接着说。

“我想和他结婚,我爸妈和他爸爸那边都不反对,我也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哪怕我养着他都够。我和他原本租的房子因为房东之前想要出手,我就直接给买下来了,我觉得我们真的没什么问题了。”施柏宇叹了一口气,“但愿是真的没什么问题了吧。”

“这怎么说?”张莫苏问。

“其实之前我和他视频,然后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他之后也没解释我也不好接着问,然后......”施柏宇把这几天的心不在焉的理由说了出来。

“就这事?”赵超问,

“什么叫就这事,我真的很担心好吧。我不在他身边那么久,他身边又出现一个人来照顾他,那难免会不会有点其他....”

张莫苏笑了:“我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我建议你要是相信他呢就等他从国外回来再问,还担心呢就下次视频直接问。也见过杨孟霖几次,他看上去就是那种认准一个人不放手的那种。也别太担心了。”

施柏宇沉默地擦了一会杯子:“谢谢啊。”

 

(雨林这个梗:谐音“宇霖”和霖字上下部,我觉得不管怎么说都挺有意义的,下章应该完结,我尽量尽快多写一点再发,可能有番外。

再次感谢你们不弃,晚安❤️)

烟花渡口

昨天才被朋友又问起要不要一起收养狗狗,日常看到可爱🐶想要拥有的两个人,一直下不了决定…
我喜欢上孟霖之后我有告诉她,孟霖的欢欢喜喜都是收养的,她就对孟霖萌生好感,我们都觉得爱护小动物的人一定也是热爱生活的人,而且一定也是一个温暖的人。
就真的觉得孟霖是一个美好的人,而且他的笑容也很疗愈,温柔如他,值得最好的!

昨天才被朋友又问起要不要一起收养狗狗,日常看到可爱🐶想要拥有的两个人,一直下不了决定…
我喜欢上孟霖之后我有告诉她,孟霖的欢欢喜喜都是收养的,她就对孟霖萌生好感,我们都觉得爱护小动物的人一定也是热爱生活的人,而且一定也是一个温暖的人。
就真的觉得孟霖是一个美好的人,而且他的笑容也很疗愈,温柔如他,值得最好的!

烟花渡口
如果快乐太难,那我祝你想哭就哭...

如果快乐太难,那我祝你想哭就哭…

图片©孟霖ins限动

如果快乐太难,那我祝你想哭就哭…

图片©孟霖ins限动

冰山我的爱

施柏宇视角番外

  第一人称预警,OOC预警

——————————————

  大家好,我是施柏宇,最近我发现老有人在偷偷摸摸的看我,没错,就是偷偷的看,每当我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迅速把头扭开,假装在欣赏风景,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连男生都加入到偷看队伍中是怎么回事啊,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又有两个男生在偷偷的看我,边看还边议论着什么,我刚想过去问问清楚,没想到那两个人见到我走过去,立马离开了,有本事偷看,你有本事别跑啊。

        我无奈只好先回教室,没想到刚走到教室门口,大家就全都看向我,吓的我虎躯一震,没想到他们立刻又扭头各干各的事情,...

  第一人称预警,OOC预警

——————————————

  大家好,我是施柏宇,最近我发现老有人在偷偷摸摸的看我,没错,就是偷偷的看,每当我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迅速把头扭开,假装在欣赏风景,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连男生都加入到偷看队伍中是怎么回事啊,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又有两个男生在偷偷的看我,边看还边议论着什么,我刚想过去问问清楚,没想到那两个人见到我走过去,立马离开了,有本事偷看,你有本事别跑啊。

        我无奈只好先回教室,没想到刚走到教室门口,大家就全都看向我,吓的我虎躯一震,没想到他们立刻又扭头各干各的事情,我真是一头雾水。

        在学校里受了一周的注目礼后,回到家又发现我老妹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我被她的眼神看得直发毛,问她 :“你看什么?”她笑道:“没看出来啊,施柏宇,你个母胎单身居然还是个渣渣,难怪你单身,看来群众的眼光果然是雪亮的。” 我生气地说道“你说谁是渣渣呢,我渣谁了,你给我说清楚。”她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光:“你自己想去,你渣了谁自己心里没数吗,活该你单身。”我咋这么想揍她呢,不行,我要控制住我自己,不能冲动,我可不想再被她虐了。我才不相信她的话,她十句里面有九句都是假话。

        于是等我周一回学校的时候,发现大家不但用奇怪的眼光看我,而且见到我就快步离开,让我很是郁闷。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就发现宿舍有人在铺床,原来是新室友,我秉持着是室友就要互相帮助的信念,主动去帮新舍友铺床,新舍友叫杨孟霖,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子,嗯,大概和我一样帅吧,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但是我发现杨孟霖有时候会很害羞,就像现在,我帮他把面前的餐具擦干净,他都会微微脸红,真是好可爱啊。

       然后我就发现之前一直盯着我看的人也在盯着杨孟霖看,这怎么能行呢,你打扰我可以,怎么可以打扰到我可爱的室友,于是我就走过去和她们协商,让他们别再盯着杨孟霖看了,她们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于是我和室友的第一次聚餐吃得非常开心。

      渣攻的那个帖子还是杨孟霖先看到的,我看了之后只想喊冤,我可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人,怎么可能是渣,到底是谁发了这个诋毁我清白的帖子。我要和他决斗,没想到杨孟霖看到这个帖子后,非但没嫌弃我,还帮助我纠正行为,啊,室友真是个可爱的天使,我好爱他啊。

       于是在杨孟霖的帮助下,我慢慢地纠正行为,后来他还帮我查出了发帖人,还和我一起去谈判,最后顺利的删了那个帖子。真是的,室友怎么可以这么好。

           然后我就发现我好像喜欢上杨孟霖了,于是我策划了一次浪漫的温泉告白,但是又被那个可恶的施柏柔给破坏了,看着一抽屉套子,我欲哭无泪,想打死施柏柔的心都有了。在温泉里告白的时候,我想过,要是他不答应我的告白,我就亲到他答应,所幸他也是喜欢我的,于是那一天我们正式在一起了。虽然我们很辛福,但是我始终都不明白,论坛里的人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渣的,而且还是个攻???


  


苹果

【宇霖】种草莓

“啊啊啊……施柏宇,你死定了……”

一大清早就从浴室传来杨孟霖愤怒的吼声


施柏宇也成功被杨孟霖​的这一声吼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脸迷茫,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杨孟霖带着满脸的怒火站在床脚直盯着自己


“孟霖,你怎么了哦”​施柏宇抬起头一脸无辜


“你还问我怎么了,看你干的好事”​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胸口上留下的吻痕,明明说好不能在身上留下痕迹,结果施柏宇那家伙倒好,给他种了一身的草莓,这下遮都遮不住了,这要怎么出门啊


“嘿嘿,我忍不住嘛,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施柏宇坐在床沿伸手搂住杨孟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腰部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是杨孟霖独有的味...


“啊啊啊……施柏宇,你死定了……”

一大清早就从浴室传来杨孟霖愤怒的吼声


施柏宇也成功被杨孟霖​的这一声吼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脸迷茫,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杨孟霖带着满脸的怒火站在床脚直盯着自己


“孟霖,你怎么了哦”​施柏宇抬起头一脸无辜


“你还问我怎么了,看你干的好事”​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胸口上留下的吻痕,明明说好不能在身上留下痕迹,结果施柏宇那家伙倒好,给他种了一身的草莓,这下遮都遮不住了,这要怎么出门啊


“嘿嘿,我忍不住嘛,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施柏宇坐在床沿伸手搂住杨孟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腰部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是杨孟霖独有的味道,嘿嘿,孟霖好香哦


“你少来,别碰我,”杨孟霖还在气头上,一把推开施柏宇


“对不起嘛,孟霖,我下次一定注意”施柏宇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杨孟霖,企图蒙混过关


杨孟霖看着自己小狮子这幅模样,竟然心软了起来,但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呐喊


“杨孟霖,不要再被施柏宇小奶狗的样子迷惑了,每次做错事都来这套,明明就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施柏宇看着杨孟霖楞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摇头一会皱眉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关键他现在就只穿了一件浴袍,露出的皮肤上都映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施柏宇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施柏宇趁杨孟霖发愣的瞬间起身向前,把杨孟霖抱了个满怀,低声再杨孟霖耳边说


“孟霖,我错了嘛,别生气了好不好”


杨孟霖的思绪瞬间被打断,但还是冷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这次才不要轻易原谅他


施柏宇见他还是绷着脸,又继续说


“要不你也在我身上种点草莓,这样就扯平了”


杨孟霖听到这句话脑子一热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也要让施柏宇尝尝他的苦恼,但却没看到他的小狮子说话时眼睛里闪过的一抹精光


“这可是你说的哦”说完一把把施柏宇推到了床上,然后坐在他的腰上


“来吧”施柏宇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实则心里憋笑到要爆炸,他巴不得杨孟霖给他种草莓呢,能让杨孟霖主动一次可不容易


杨孟霖也没有犹豫,直接埋头咬上了施柏宇的喉结,故意用牙齿磨了两下


“嘶……”施柏宇没想到杨孟霖直接咬了上来,倒吸了一口气


杨孟霖也没管施柏宇的反映,专心自己种草莓的大事,狠狠地在施柏宇喉结上吸了一口


然后抬起头只顾着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嘿嘿,那么明显的印记,我看你等下怎么出门,却没意识到自己还在施柏宇身上,更没注意到施柏宇已经通红的眼睛和额上暴起的青筋


“咳咳……杨孟霖,你再不起来,恐怕这一个星期你都别想出门了”施柏宇哑着声音说


“嗯?什么鬼……”正当杨孟霖想着施柏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下身传来的温度惊的杨孟霖慌乱的从施柏宇身上跳了下来,这才明白施柏宇是什么意思,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那个,咱们扯平了,等会儿……还要去彦泽家聚餐呢,你赶紧收拾”磕磕巴巴的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冲进了卫生间


施柏宇靠在床头看着杨孟霖落跑的方向无奈的笑了笑,这家伙总是撩人不自知,点了火却不灭火,只能拿起换洗衣服去客厅的浴室自己降温了


唉,自己养的小祖宗,只能宠着呗


摁太阳穴轮刮眼眶
孟霖太可爱了!涂的不像是我菜!

孟霖太可爱了!
涂的不像是我菜!

孟霖太可爱了!
涂的不像是我菜!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下)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下)

Marianne

【文武cp】当文武cp开始《慢慢走》
我爱的歌和我爱的cp
第一次尝试剪辑
我实在太喜欢杨孟霖的眼睛了

【文武cp】当文武cp开始《慢慢走》
我爱的歌和我爱的cp
第一次尝试剪辑
我实在太喜欢杨孟霖的眼睛了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

(上)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

(上)

她不是主角

冷(短)

他早早入睡,未到九点已经熟睡。

冷空气正如天气预报所告知,晚上已经降温了五六度。施柏宇看了看Iwatch已经十点半了,不知道杨孟霖回家没有。

平常多问两句都像炸毛的猫,整天强调不要把他当成小心呵护的对象。

施柏宇疑惑地想,爱他才会特别呵护吧。但没有继续与杨孟霖争辩下去,回了句【好吧】就将这个话题结束了。

回到家凌晨十二点,施柏宇发现家里非常安静,欢欢喜喜今天送去宠物医院做检查,厅里电视也没开,全屋只有房间走廊灯亮着。施柏宇放下书包,换上拖鞋走到卧室门口,借由走廊灯看见杨孟霖在睡觉。

确认杨孟霖在家,施柏宇舒了口气。转身,进了浴室。

杨孟霖转身伸手摸另一半的床冰凉睁开眼,他听见浴室有...

他早早入睡,未到九点已经熟睡。

冷空气正如天气预报所告知,晚上已经降温了五六度。施柏宇看了看Iwatch已经十点半了,不知道杨孟霖回家没有。

平常多问两句都像炸毛的猫,整天强调不要把他当成小心呵护的对象。

施柏宇疑惑地想,爱他才会特别呵护吧。但没有继续与杨孟霖争辩下去,回了句【好吧】就将这个话题结束了。

回到家凌晨十二点,施柏宇发现家里非常安静,欢欢喜喜今天送去宠物医院做检查,厅里电视也没开,全屋只有房间走廊灯亮着。施柏宇放下书包,换上拖鞋走到卧室门口,借由走廊灯看见杨孟霖在睡觉。

确认杨孟霖在家,施柏宇舒了口气。转身,进了浴室。

杨孟霖转身伸手摸另一半的床冰凉睁开眼,他听见浴室有洗澡的声音,转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天气转凉,睡一觉口干。

杨孟霖没有开床头灯,直接走出卧室走到饭厅在饮水机倒水喝。拿着马克杯没有想太多,他直径打开客厅一侧的玻璃推拉门,走到阳台观赏着夜色。

 施柏宇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走到卧室旁边的衣物间穿上睡衣。换季的睡衣杨孟霖不声不响地会准备好,基本上都不用他管。他正准备走到客厅看篮球赛,就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阳台。

“我靠!”施柏宇吓了一跳,还以为家里有小偷。他洗澡的时候杨孟霖应该是醒了。

今晚冷空气来袭那么大风还在阳台吹风不冷吗?施柏宇心想杨孟霖这个白痴。

在衣帽间随意拿了红色Adidas运动外套,推开玻璃门,将外套搭在他肩上。

“不冷吗?”施柏宇问。

“还好。”杨孟霖拎着喝完水的马克杯。

施柏宇白了一眼杨孟霖,“走啦。”说完拉着他的手回到客厅。

“今天怎么那么晚回来?”杨孟霖问。

“工作聚餐。” 施柏宇将杨孟霖的马克杯放回饭厅。

“哦哦。”杨孟霖点点头直径回卧室。

施柏宇被杨孟霖吓了一跳,也没心思看篮球赛了。他检查了一遍门窗锁好关上,也回了卧室。

杨孟霖躺在床上查看信息,红色Adidas外套挂在门旁的衣帽架。

施柏宇也躺在床上。

“明天降温,记得别感冒。”施柏宇嘱咐。

“哦,好。”杨孟霖看着手机点点头。

施柏宇查看手机回复几个重要信息,打着哈欠将手机调静音放在床头柜充电。

杨孟霖也觉得困了,他将手机递给施柏宇。“帮我充电。”

“好。”

两部手机并排充着电,“手表要充吗?”

“要。”杨孟霖将枕头旁的Iwatch也递给施柏宇。

两支手表也并排充着电。

杨孟霖将被子踢了踢找到自己舒服的姿势,他侧身紧挨着施柏宇,闻着熟悉的味道,闭上了眼睛。

其实,

刚刚在阳台上还挺冷的。

 

End.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十)

施柏宇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那我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施柏宇,比杨孟霖小几岁,目前在经营一家小酒吧。不是很大,之前也都是自一个人在打理。在认识孟霖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现在搬到和孟霖一起住还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杨孟霖父亲喝了口茶:“你用不着帮那臭小子说话,哪里是互相照顾,估计就是你照顾他。那说说,你了解杨孟霖什么?”

“他是在出版社上班,有些节日会加班加点,自己本身写小说这方面很不错所以现在得到机会去做的更好。偏爱甜食,有点挑食,但是做的好吃的也是乐意吃的。胃不是很好,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施柏宇说了很多。

杨孟霖父亲沉默地喝着茶,听完,看了眼时间:“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施柏宇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那我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施柏宇,比杨孟霖小几岁,目前在经营一家小酒吧。不是很大,之前也都是自一个人在打理。在认识孟霖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现在搬到和孟霖一起住还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杨孟霖父亲喝了口茶:“你用不着帮那臭小子说话,哪里是互相照顾,估计就是你照顾他。那说说,你了解杨孟霖什么?”

“他是在出版社上班,有些节日会加班加点,自己本身写小说这方面很不错所以现在得到机会去做的更好。偏爱甜食,有点挑食,但是做的好吃的也是乐意吃的。胃不是很好,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施柏宇说了很多。

杨孟霖父亲沉默地喝着茶,听完,看了眼时间:“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施柏宇一懵,自觉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啊,怎么就被‘送客’了。

回到家里施柏宇思来想去很久都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隔天就收到了杨孟霖父亲的信息:我下周三晚上过来一趟。

那大概没什么问题了,施柏宇回复:好的,住的地方就是杨孟霖之前租的房子(地址)。

不知道杨孟霖的父亲和他喜欢吃的是不是一样的,但是两人的话就按照平时给杨孟霖准备的差不多应该就行了。

到了酒吧,有不少熟客问施柏宇关于杨孟霖的事情:“诶,施老板,你男朋友好几天没来了啊。”

“他出差了。”提到杨孟霖,施柏宇有点无力。

看了一眼时间,施柏宇把外面的牌子翻成打烊,然后开始收拾。

“施老板怎么回事?最近隔三岔五地提前关门,生意不做了?”有客人调侃道。

施柏宇一边收拾一边说:“这不趁他不在,上赶着要讨好岳父啊。”

“哟,岳父?”另外一个客人凑上前,“这意思是见了家长了?”

“那是不是也要准备结婚了?”

施柏宇想了想,如果就这样顺利发展到孟霖回来,结婚的确可以考虑提上日程。

酒吧不大,一些客人听到了他们的聊天,喝完酒没多待就都走了。

施柏宇买好菜之后顺路去他平时买茶叶的那家店买了一罐绿茶。

回到家里就开始做饭,饭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杨孟霖父亲来了。

“伯父你来了。请进。”门口已经放上了一双新的拖鞋。

杨孟霖父亲进门看了一圈,然后指了指主卧:“不介意我去看看吧?”

“不介意,伯父您随意,我先去做饭了。”

杨孟霖父亲看了一圈,心里也有点数,房间干干净净,一些东西看得出来不是杨孟霖的,但是放在一起也一点都不违和。

看着在厨房里熟练做饭的施柏宇,他说:“我上次来杨孟霖这里还是挺早之前的,来过一次他的狗窝就不想来第二次了。现在倒是收拾的挺干净的。”

施柏宇没好意思说,其实他第一次来杨孟霖这里,也不是一点点的乱。

吃饭的时候,杨孟霖父亲问了句:“这个菜杨孟霖不吃的啊?”

“他是有一点点挑食,伯父可以尝一下,这样炒的话他还是挺喜欢的。”

杨孟霖父亲吃了一口,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吃完一顿饭,施柏宇收拾好就泡了一壶茶,拿到客厅。

“这茶不错。”杨孟霖父亲品了一口。

“我带了一罐绿茶给伯父,等下您走的时候我给您。”

杨孟霖父亲没接话,沉默了一会才有开口:“我一个男人把杨孟霖拉扯大,有些地方总归是不如有一个妈在的。我总想着杨孟霖也该到年纪娶妻生子了,有个家庭了人也能成熟点也能有个人照顾她,也催过他几次。哪知道他过年就回来和我说他找了个男朋友。”

说着杨孟霖父亲又喝了一口茶。

“伯父您放心,我一定能照顾好他的。”施柏宇说。

“见了你没几次,但是看下来,你是真的把孟霖放在心上的,这样也挺好,当父母的也就希望他以后能过的幸福一点,”杨孟霖父亲看着施柏宇,“你家里对孟霖有什么意见吗?”

“我从我父母那边挺早就经济独立了,我父母自己本身收入和身体也完全没问题。我也是过年和家里说的,他们也是希望我过的好,如果以后和孟霖能有以后,再进一步也是可以的。”然后施柏宇有点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伯父的意思是...”

“等那小子回来再说这件事吧,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谢谢伯父,我一定会对孟霖好的。”施柏宇笑的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杨孟霖父亲看着施柏宇的傻笑也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样也挺好,只要他以后能一直幸福,谁和他在一起都一样。

 

(最近忙着考试什么的,绝对不是游戏打多了忘记更新,真的。 抱歉 不过这个的确很快完结了..)

烟花渡口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总会有一个陌生人
让你牵肠挂肚

御子

你的味道12 最終完結篇

琢磨了很久,還是打算完結。

祝看得愉快。

-----

    “你下一節有課嗎?”楊孟霖瞥了眼卓上的課表,確認沒課才滿懷期待的望向施柏宇。

        而後者微微搖了搖頭“沒課,但我要到王教練那兒幫忙訓練新生。”楊孟霖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後才像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你認識謝毅宏嗎?”

        施柏宇帶著疑問的點頭“認識,但不熟。”聞言,楊孟霖開心地將人拉到身邊,小聲的交代一些事。

  ...

琢磨了很久,還是打算完結。

祝看得愉快。

-----

    “你下一節有課嗎?”楊孟霖瞥了眼卓上的課表,確認沒課才滿懷期待的望向施柏宇。

        而後者微微搖了搖頭“沒課,但我要到王教練那兒幫忙訓練新生。”楊孟霖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後才像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你認識謝毅宏嗎?”

        施柏宇帶著疑問的點頭“認識,但不熟。”聞言,楊孟霖開心地將人拉到身邊,小聲的交代一些事。

        施柏宇從一開始有點好笑的眼神,到後來變成驚訝,最後又化為平靜,笑著答應他。

        看到手錶上告訴他下一節課即將到來,施柏宇才匆匆忙忙的離開辦公室,往體育場跑去,而盧彥澤也剛好回到辦公室。

        “怎麼了?有找到人嗎?”盧彥澤扯了個微笑,應了聲有。“找到了幹嘛這樣垂頭喪氣?”

        “少勳他……自從昨天我拒絕他後,他就不怎麼理我了,就連和我說話都顯得生疏。”聽到某人像是抱怨般的口吻,楊孟霖笑道“你不就應該希望這樣嗎?還有,你拒絕他什麼?”

        想到某人並不知道昨天的事,盧彥澤將昨天的事簡單的敘述。“你不喜歡他嗎?你看起來明明就很在意他。”楊孟霖似笑非笑的說,他今天這樣子,不就是擔心嗎?“你可別說今天的舉動只是個老師在關心學生,我不信。”

        盧彥澤搖頭“不可能,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聞言,倒是勾起了楊孟霖的好奇心,直忙著問是誰。

        盧彥澤雙頰通紅,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沒說。楊孟霖不滿地翻了白眼,但還是沒追問下去。

        天人交戰了一下,盧彥澤才說道“我……喜歡你啊。”聽到某人微小的聲音,楊孟霖原本要喝水的動作僵在半空中,隨後才一臉尷尬地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麼?我和你講是我的決定,不用道歉。”語畢,盧彥澤反倒鬆了口氣,原本漲紅的雙頰也微微平復。

        “范少勳也不錯啊,人帥又高,考慮一下?”楊孟霖本就不是會在這種事上留心的人,驚訝過後也就變回原先的態度,笑著說。

        盧彥澤只是微低著頭,沒發話。

        楊孟霖看一眼他的課表,將人拉出辦公室“走,吃飯去。”

        楊孟霖直接把人帶到家裡去,將人按在椅子上,做飯去了。

        “難得我有機會吃到楊大爺做的飯啊。”看人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盧彥澤也鬆了口氣,沒有繼續在這件事上糾結,還不忘糗他兩句。

        “還不是為了我最好的朋友,還不謝謝我。”盧彥澤聞言,不但沒有反嗆,竟然還發自內心的道了謝。

        謝謝他在那不知道能不能算告白的告白之後,還能一如往常的對待自己,謝謝他為了自己還特地下廚……

        雖然當不成戀人,但是能當一輩子的朋友。

        一輩子最要好的朋友。

        “唉,我開玩笑的呢,認真幹嘛?”楊孟霖被他這一謝反倒尷尬了起來,兩人之間的氣氛少了以往的輕浮,多了點真誠,這份情誼對兩人來說都是世界上得來不易的緣分。

        盧彥澤看了看時鐘“也才十點多而已,那麼早做飯你是要多早吃?”

        “沒差,我做飯也要一點時間。”兩人就這樣待著,一個做飯一個滑手機。

       

        晚上,楊孟霖回到了施柏宇家,但才剛開門,臉色就變得鐵青。

        施父施母兩人並沒有在家,但施柏宇的房門關著,裡面還傳來陣陣哀求聲,而這聲音……

        是施柏宇!

        這次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雖然家裡已經亂的翻箱倒櫃,但房間以外並沒有任何人,看來是計畫好的了。

        “操!我之前都不知道你是個omega, 在瞞啊!老子今日就操死你!”聽到裡面傳來男人的怒吼,楊孟霖感到心中一緊,趕緊衝進房間,一把將壓著施柏宇的人拉開,揍了他一拳。

        “凎!你又是誰,幹嘛破壞我的事!”說著說著,兩人扭打了起來,雙方誰也不讓,沒多久,兩人身上都掛了彩。

        最後還是楊孟霖技高一籌,將人給趕跑了。

        “凎……我今天是走什麼運,之前也沒看過那小子,上次一個教授,今天他媽到底又是誰!”不理會那人逃出時還掛在嘴邊的呢喃,他趕緊走向躺在床上的施柏宇。

        那人在牆角瑟瑟發抖著,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脖子上那青紫的吻痕,更讓楊孟霖不忍直視。

        “柏宇……讓我幫你清理傷口好嗎?”楊孟霖也不敢輕易碰他,只好柔聲問道。

        不說還好,一說施柏宇眼眶都犯淚了,一股腦兒的將所有委屈和恐懼發洩出來。

        楊孟霖輕輕拍他的背,看眼前人似乎沒有反抗的樣子,才又將人拉進了懷裡安慰著。

        “剛發生的時候,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待人平靜些後,楊孟霖才問。

        “我手機不在身上,放在教室忘了拿。”施柏宇回答。

        “我幫你清理吧。”語畢,楊孟霖直接將人一把抱起,走向浴室,而施柏宇也沒有反抗,任憑他用公主抱的方法抱著。

        到了浴室,他彷彿要把什麼東西清掉似的,水都還沒熱他就湊過去拿著海綿猛搓,尤其是身上有痕跡的地方,還是楊孟霖看不下去,一把奪走他手上的海綿。

        “你這樣搓,皮膚會被你錯破的。”楊孟霖重新將人按在小椅子上,幫他清洗,看到身後的某處還安然無恙,楊孟霖原本擔心的心情才放下了一點。

        才剛洗完澡,楊孟霖就拉著施柏宇整理行李,和施母交代一聲後,將人帶到自己家裡面。

        經過那一件事後,施柏宇因為發情期影響本就沒什麼胃口,這樣一鬧他連吃營養劑的心情也沒了,拿著藥配著水喝就直接去睡了。

        雖然明白這樣對身體不好,但楊孟霖也沒有阻止,回到房間陪著他。

        施柏宇緊緊的抱住身旁的人,此時施柏宇就像一只驚恐的小鳥,瑟縮在楊孟霖懷裡。

        “沒事的。”楊孟霖的手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背。剛才洗澡的時候心中只有滿滿的厭惡,一直到現在,躺在床上,施柏宇才感到滿天的恐懼襲捲而來。

        “我會保護你的。”

        “永遠?”

        “嗯,永遠。”

        這一刻,不必任何言語,楊孟霖的安慰、施柏宇的依賴,雙方都確切的感受到。

-----

選擇在這裡完結,是相信兩人會為了保護彼此而更加努力,也是讓宇霖的的美好停在這一刻。

(好啦主要是墮落的糖不多,這本就不怎麼想虐了,不然搞得我自己像個壞人一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