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留香

138.9万浏览    22532参与
一碗老酸奶

一梦江湖成男捏脸,为了崽崽的脸我可是费了老命,肝了不知道多久,还好成品很不错,亲我家崽崽一口~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此乃霁风月

一梦江湖成男捏脸,为了崽崽的脸我可是费了老命,肝了不知道多久,还好成品很不错,亲我家崽崽一口~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此乃霁风月

醉氿斋——老板温峦

「楚/方/南」醉酒



·少侠攻

·酒是好东西,少侠来一坛?

【楚留香】

你是个比胡铁花还贪的酒鬼。

喝起来便是醉里千杯少,纵是楚留香酒量不错,到这时也醉了。

白衣盗帅倚在桌上,微微皱着眉。

满屋的酒味只是闻着就让人醉了。

你放下刚刚见底的酒坛,一抹嘴角豪气,这才非常他早已醉倒了。

“香帅?香帅?”

回答你的是他无意识的低吟。

虽说不是绕梁之音,但也足够挠人心弦。

也许是酒气的醺腾,你只感下腹一阵燥热。

到时间以醉酒作借口,他也怪罪不了了吧?

你起身将他扛起,扔在了床上。

【方思明】

方思明微微向后躺,却难耐的皱了皱眉。

墙壁冰凉而坚硬,与你的胸膛比起来...



·少侠攻


·酒是好东西,少侠来一坛?


【楚留香】


你是个比胡铁花还贪的酒鬼。


喝起来便是醉里千杯少,纵是楚留香酒量不错,到这时也醉了。


白衣盗帅倚在桌上,微微皱着眉。


满屋的酒味只是闻着就让人醉了。


你放下刚刚见底的酒坛,一抹嘴角豪气,这才非常他早已醉倒了。


“香帅?香帅?”


回答你的是他无意识的低吟。


虽说不是绕梁之音,但也足够挠人心弦。


也许是酒气的醺腾,你只感下腹一阵燥热。


到时间以醉酒作借口,他也怪罪不了了吧?


你起身将他扛起,扔在了床上。


【方思明】


方思明微微向后躺,却难耐的皱了皱眉。


墙壁冰凉而坚硬,与你的胸膛比起来,可差太多了。


“你……过来。”


低低的呢喃声,你并未听清。


“你说什么?”


“你,过来。”


那张诱人的唇瓣吐出香甜的酒气。


你只感觉脑子发热,这才愣在原地。


方思明见你并无动作,有些不高兴。


猿臂舒展,揪着你的衣领就送上一个带着啃咬的吻。


方思明瑰丽的金色眸子含着浑浊笑意。


“这是惩罚。”


【南无生】


“墩墩墩墩嗝。”


南无生看着越离越远的你,有些疑惑。


“你离那么远干什么?”


“我怕你喝醉了把我摁倒地上摩擦。”


“愚蠢至极!”

青少年魔法師
何事有解惑,堪堪聽因果,不交神...

何事有解惑,堪堪聽因果,不交神佛來渡我。

何事有解惑,堪堪聽因果,不交神佛來渡我。

我好想吃复读机

【原楚】月入樊笼(下)

 @问山于泽 老师的捆绑放置!

很无聊无趣,一点也不色气……

一梦江湖设定,很扯地解释了为什么风雷岛是蝙蝠岛(?),少侠为什么知道风雷岛是蝙蝠岛。



楚留香走上来时,便发现这交椅上根本没有人。


——或许现在可以说有他这个人了。


椅侧所暗藏机关的传声扩音装置就近一听实在有些洪亮过头,震得他耳膜生疼。楚留香试探性地触及一下,便被震得指尖发麻,不得不收回手来。


暗自忖度了片刻,他合了手上折扇,眼神在一片黑暗中状若毫无目标地游移了片刻,转身坐上那把...

 @问山于泽 老师的捆绑放置!

很无聊无趣,一点也不色气……

一梦江湖设定,很扯地解释了为什么风雷岛是蝙蝠岛(?),少侠为什么知道风雷岛是蝙蝠岛。

 

 
 

楚留香走上来时,便发现这交椅上根本没有人。

 
 

——或许现在可以说有他这个人了。

 
 

椅侧所暗藏机关的传声扩音装置就近一听实在有些洪亮过头,震得他耳膜生疼。楚留香试探性地触及一下,便被震得指尖发麻,不得不收回手来。

 
 

暗自忖度了片刻,他合了手上折扇,眼神在一片黑暗中状若毫无目标地游移了片刻,转身坐上那把交椅。

 
 

“楚香帅。”与介绍下一件拍卖品的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响起的,是丁枫与平日无异的清冷嗓音:“既有公子吩咐,小人便冒犯了。”

 
 

由于相隔实在有些过远,交谈时人人皆需提气相应,而今普通声调的对话于拍卖的嘈杂比起来实在细若蚊呐,反而显得极为隐蔽了。

 
 

“各为其主,楚某现在既然是蝙蝠公子买下之物,阁下也不必出此言。”楚留香眯了眯眼睛,任由对方端上一个触感温润的玉盘,“这是……”

 
 

“难道堂堂蝙蝠公子,还会怕楚某跑了吗?”楚留香收了触及到绳索纤细触感的指尖,偏了偏头笑道。

 
 

丁枫公事公办般淡然开口道:“公子的确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但他亦言,香帅如此高绝之人,自然还是要有备无患好些。”

 
 

“这是从西域传来的绳索,以当地特有树汁麻草所制,会随被缚之人体型而变,极难逃脱。倘若是锁链之流,纵是千年寒铁,香帅缩骨之下便能视若无物了吧。”

 
 

丝毫未发出半点脚步声,这整座隐匿着无尽黑暗与秘密的蝙蝠岛的主人便已飘然落至台上。

 
 

丁枫即刻恭敬垂首:“公子。”

 
 

楚留香扬了扬下颌,循着声音的来向抬眉轻笑:“楚某是该称你为蝙蝠公子,还是原公子呢?”

 
 

“香帅自便就是。”少年对他猜出自己的身份毫无诧异之色——这点只能从他依旧平稳带笑的柔和声音中听出。

 
 

“在下早就说过,倘若香帅愿和原某合作,何愁不能称霸江湖并立云巅——也不必至现在的境地。”原随云状若极惋惜般轻叹道,声调温文得如并不在谈论残暴恐怖的威胁一般,“我方才本几乎想要弄瞎香帅的一双眼睛的。”

 
 

“那公子现在还想要我的眼睛吗?”楚留香毫不在意一般仰了仰首望向极近的声音源头,笑道。

 
 

原随云慢条斯理地笑了笑,道:“现在香帅既是属于我的东西,那原某自不会如此暴殄天物。……不过,我倒的确还有些别的想要的。”

 
 

“比如……香帅的整个人。”他的语声轻柔得如同呵气,温润甜腻地落在楚留香耳边——与此同时,他带着冰凉锐意的指尖也轻点在楚留香的后颈上。

 
 

楚留香略顿了顿,缓缓笑道,“那这绳子,要楚某自己来,还是丁先生代劳?”

 
 

“那样未免太看轻香帅了些,况且……我还有些其他的礼物要送给香帅。”原随云温雅道,“原某自当亲力亲为。丁枫,退下吧。”

 
 

“是。”丁枫恭敬道,躬身行了一礼,便转身退下。

 

接下来请→密码:yc

燕来.

萝莉和成女的3.0数据,一只2r直接拿走,接受定制,定制收半价定金,捏不出来全额退款。

萝莉和成女的3.0数据,一只2r直接拿走,接受定制,定制收半价定金,捏不出来全额退款。

解无渎

往后翻,是4张(其实是2张……)!
发现数错日期假多一天的狂欢!
送给我可爱的群友们!不@了

往后翻,是4张(其实是2张……)!
发现数错日期假多一天的狂欢!
送给我可爱的群友们!不@了

艌韶青尢。

楚方胡蔡原南萧 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人物ooc

真ooc

慎入

1.

想当年你年芳二八,村里一枝花。

提亲的人多到踏破了你家的门。

2.

那些日子,年代过于久远。

现在回想起来,你只能记得提亲那天天气很好。

人很多。

你害羞的像只鹌鹑。

然后……

就没然后了。

3.

胡铁花跟你青梅竹马。

他对那天的盛况记得非常清楚。

4.

他的小青梅原本羞得扭成一个麻花。

直到她看到被踏破的门槛。

5.

那些提亲的人是被她用砍刀追着跑出去的。

6.

胡铁花仍记得那一天整个村都回荡着她嗷嗷嗷的怒骂声。

荡气回肠。

响彻云霄。

7.

二十几了。

老大不小了。

催婚没办法。

8.

你:...

人物ooc

真ooc

慎入

1.

想当年你年芳二八,村里一枝花。

提亲的人多到踏破了你家的门。

2.

那些日子,年代过于久远。

现在回想起来,你只能记得提亲那天天气很好。

人很多。

你害羞的像只鹌鹑。

然后……

就没然后了。

3.

胡铁花跟你青梅竹马。

他对那天的盛况记得非常清楚。

4.

他的小青梅原本羞得扭成一个麻花。

直到她看到被踏破的门槛。

5.

那些提亲的人是被她用砍刀追着跑出去的。

6.

胡铁花仍记得那一天整个村都回荡着她嗷嗷嗷的怒骂声。

荡气回肠。

响彻云霄。

7.

二十几了。

老大不小了。

催婚没办法。

8.

你:胡铁花,你我兄弟一场,帮个忙。

胡铁花:你讲。

你:做我的男人。

胡铁花:你做梦。

你(掏出刀)(阴恻恻笑了几声):再给你一次机会。

胡铁花(一抖)(露出八齿微笑):都听您的。

9.

你牵着胡铁花。

就像左手牵右手。

现在你的左手右手十指相扣,放在案几上。

放在你家老头面前。

你:我的个亲爹,别逼我相亲了,我有对象了。

老头(笑眯眯地摸了摸不存在的胡须):为爹怎么知道你你不是合着胡铁花一起骗我?

你(面无表情):您要怎么证明。

老头(继续笑眯眯):让他当面表白。

你(深吸一口气)(死鱼眼)(对着胡铁花):照办。

胡铁花(留下一滴汗):臣妾做不到啊。

你:……

10.

不知是迫于你的淫威,还是因为过于自暴自弃。

胡铁花最终深深叹了口气。

他默默扣紧你与他交缠的手指,迎着你无甚波澜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 我爱你。”

最后他这么说。

11.

你听见他坚定而又缱绻的话语,你有些死机。

最后回过神来的你猛然睁大双眼。

我的个亲爹诶。

这小伙子演技不错啊。

12.

听说隔壁村的绿萝姑娘捡了一个人回来。

……应该是眼前这个?

13.

肤白,貌美,大长腿。

你有些呆滞,而那男人仅是瞥了你一眼。

越过了你。

14.

你(依旧呆滞)(愣愣转身)(突然回神):诶诶诶,小娘子你等等。

方思明(脚步微顿):……

你(见方思明停住脚步眼睛一亮)(方思明继续走)(你有些急)

:诶!!!

你(灵鸡一动)(突然大喊)


方思明(握拳)(将要儒雅随和口吐芬芳)(他转身):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又又又呆滞)(突然脸色爆红)(捂住脸):……

方思明(心中暗想)(面沉如水):不过又是一个被他无双美貌迷惑的普通人。

靓仔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你(鼓起勇气)(悄悄露出几个指缝):大哥……

你(吞吞吐吐):你裤子没系好。

方思明(一呆)(低头)(面色爆红):……

你:……

你与他:(四目相对)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15.

方思明被逐出万圣阁了。

天高地阔。

但竟无他容身之处。

最后他叩响了一扇门。

16.

一扇在他空白脑中唯一能想到的去处。

一扇他不知道最终会不会打开的门。

17.

你打开门。

有惊喜。

18.

方思明跟你说明来意。

他很紧张。

但他的紧张逐渐在你越渐嚣张的笑容中变质。

19.

脑袋被扣在案几上的你挣扎着给方思明竖了个手指。

20.

屋内还没来得及点灯。

一轮圆月映于纱窗。

方思明借得微弱月光寻得那人眼中明亮。

“ 留下来啊。”

她这么说。

“ 我还缺个苦力。”

她笑嘻嘻的。

方思明抬了抬手,想要将嬉皮笑脸的她,再次扣在案几上。

但他手掌落下。

最终轻轻地揉了揉那人的脑袋。

21.

“ 好啊。”

方思明最后挑了挑眉。

“ 但你得付我工钱。”

你:淦。

22.

好啊。

留下来给你当苦力。

最好是一分钱都别给我。

然后……

用我一辈子。

23.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你竟然被打劫了。

24.

这几个人长得凶神恶煞。

你看看你的小身板……

现在投降还来的及吗?

25.

强盗(走上前)(想要包围你):别挣扎了,把钱交出来。

你(表面慌得一批):好说好说,只是各位大哥知道我是谁么?

强盗(面面相觑):谁啊?

你(睁眼说瞎话):楚留香他相好。

强盗(凶恶):楚留香是那个?老子不认识。

你(震惊)(同情加悲悯):各位大哥从那个旮旯子出来的?楚留香啊!就是那个公子伴花失美,公子踏月留香的那个楚留香啊!

强盗(出汗)(不想听你说话):赶紧交钱。

你(面无表情)(嗷嗷嗷叫):楚留香!!!!救命啊!!!!

强盗(紧张)(警惕):……咋没人?你框我们?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深吸一口气。

楚留香!!!!

26.

被楚留香抱在怀里并被迫听着他笑声的你。

淦。

27.

楚留香好久没这么畅快地笑过了。

他的胸腔跟着颤动。

于是靠在他胸膛的你感觉你的脸要麻了。

28.

你今天心情有些不好。

于是说话有些暴躁。

29.

原随云听见声音,他问。

“ 你在干嘛?”

你(满脸暴躁):干你。

原随云(微愣)(勾唇一笑):你请便。

30.

好不容易爬上蔡居诚窗户的你。

敲了敲他的窗户。

31.

“ 蔡居诚。”

你喊他。

他端坐,一动不动。

“ 蔡居诚。”

你又喊。

他终于看了你一眼。

“ 何事。”

你眼睛一亮:偷个情。

蔡居诚终于起身向你走来。

32.

蔡居诚俯身,墨发落于你的前额。

你看到蔡居诚冲你冷笑一声。

“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

“ 那就不能怪我了。”

青山撞入怀❤️

当你和他们有了孩子(楚/蔡/方×少侠)

有些ooc
·少侠性别女

·头一次写一梦江湖相关的东西,文笔不好请见谅

楚留香

江湖传闻,大名鼎鼎的香帅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各路侠士纷纷来给你们道喜。

你很开心,便打算等女儿大些以后将你们的本领教给她。

后来你发现,女儿比自己当年还喜欢对她父亲撒娇,而香帅似乎也挺享受的。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嘛,理解理解~》

蔡居诚

你和蔡居诚在梁妈妈的支持下成亲了,后来你们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团子。

小团子想象随爹,性格也是。

你看着小团子第十一次在挨骂时和你顶嘴后,你决定让他长长记性

——————《爹爹娘亲我错了QAQ别把我关门外啊》...

有些ooc
·少侠性别女

·头一次写一梦江湖相关的东西,文笔不好请见谅

楚留香

江湖传闻,大名鼎鼎的香帅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各路侠士纷纷来给你们道喜。

你很开心,便打算等女儿大些以后将你们的本领教给她。

后来你发现,女儿比自己当年还喜欢对她父亲撒娇,而香帅似乎也挺享受的。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嘛,理解理解~》

蔡居诚

你和蔡居诚在梁妈妈的支持下成亲了,后来你们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团子。

小团子想象随爹,性格也是。

你看着小团子第十一次在挨骂时和你顶嘴后,你决定让他长长记性

——————《爹爹娘亲我错了QAQ别把我关门外啊》

方思明

你收养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一事被他知道了

他想要看看这个孩子,便约了你带孩子出来

小团子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好奇,方思明弯下身子,轻轻捏了捏小团子的脸,然后拿出之前带来的蜜饯,放在小团子手上。

“吃吧。”

——《“谢谢爹爹”》

醉氿斋——老板温峦

「楚/方/南」怀病



·少侠攻

·评论、私聊支持点梗

·不过尽量简单点,太深奥的不会写(小声)

·老板打工赚钱养员工.jpg

·求扩列,企鹅号:742043530

【楚留香】

近日天气阴冷,城中人多感风寒。

这病来的突然,连着不少武林之人都中了招。

其中便包括楚留香。

你得知此事时,已是日落月升,但还是打着马寻到岸边。

巨大的帆船安立在水面上,犹如沉睡中的洪荒猛兽。

自你与他相伴以来,轻功便练得极好。

脚步踏上木板,不发出一丝声响。

不远处有洁白光亮,竟然不输天上那轮残月。

——那是盗帅的战利品之一,夜明珠。

你...



·少侠攻


·评论、私聊支持点梗


·不过尽量简单点,太深奥的不会写(小声)


·老板打工赚钱养员工.jpg


·求扩列,企鹅号:742043530


【楚留香】


近日天气阴冷,城中人多感风寒。


这病来的突然,连着不少武林之人都中了招。


其中便包括楚留香。


你得知此事时,已是日落月升,但还是打着马寻到岸边。


巨大的帆船安立在水面上,犹如沉睡中的洪荒猛兽。


自你与他相伴以来,轻功便练得极好。


脚步踏上木板,不发出一丝声响。


不远处有洁白光亮,竟然不输天上那轮残月。


——那是盗帅的战利品之一,夜明珠。


你抬脚踏出莲步开放,向那虚掩着的门走去。


“香帅?”


出于礼貌,你伸手叩了叩木门。


并无回应。


你皱着眉推开门,却看到那白衣男子正半躺在塌上。


蓝眸含笑。


薄而锋利的唇轻启。


“小友,你来了。”


【方思明】


古时魏晋有美人患病,只因一眼得名家赞叹道:


“如岩下电。”


你看着入睡的方思明,感悟颇深。


寻常人吧,得了病,无非是面黄肌瘦。


而真正的美人,即便生病也是美得不似凡间物。


方思明这几日患了风寒,留在你的住处受你照顾,这会儿刚刚睡着。


白得雪都惭愧的肌肤因体热而染了淡淡的红。


艳丽的唇瓣微张,气息滚烫。


你心道这万圣阁少阁主媚妖转世的名头当真不是白叫的。


这人要是放在那个男子以白、阴柔为美的魏晋时期,怕是连那潘安也要成了糙汉农民。


心跳不自觉加速,如打鼓一般的敲击耳膜。


就像是受了诱惑,你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想要亲吻那两瓣嫣红。


不行啊,会被讨厌的吧?


没了这人,还能活得下去吗?


这么想着,你有了退意。


未料那人突然睁开一对瑰丽的金色眸子。


伸出纤细的手,揪着你的衣领,送上一吻。


“真是磨蹭。”


【南无生】


“风寒不过微末小病,有何好担心的?”


“掌门,擦擦鼻涕。”


“愚不可及!”

艌韶青尢。

楚留香×逆水寒 恍然大梦

人物ooc

真ooc

雷,慎入

自带全员一见钟情

1.

华山的高师姐在胡铁花醉酒后,得了一个娶她的誓言。

后来啊。

她追了胡铁花三年。

无疾而终。

2.

有高亚男作为前车之鉴。

你早该知道胡铁花是个怎样的人。

本就不该流露出对他的喜爱的。

他会逃的远远的。

3.

可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能掩藏的。

就如你。

只要你一对上他那双又圆又亮的眼睛,你便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笑意。

4.

胡铁花本来很喜欢到你这处喝酒的。

你这分明也不是酒馆。

你总想这么吐槽他,但每逢看到他的笑脸,你也只能由着他了。

谁教你喜欢他呢。

即使他不修边幅,即...

人物ooc

真ooc

雷,慎入

自带全员一见钟情

1.

华山的高师姐在胡铁花醉酒后,得了一个娶她的誓言。

后来啊。

她追了胡铁花三年。

无疾而终。

2.

有高亚男作为前车之鉴。

你早该知道胡铁花是个怎样的人。

本就不该流露出对他的喜爱的。

他会逃的远远的。

3.

可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能掩藏的。

就如你。

只要你一对上他那双又圆又亮的眼睛,你便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笑意。

4.

胡铁花本来很喜欢到你这处喝酒的。

你这分明也不是酒馆。

你总想这么吐槽他,但每逢看到他的笑脸,你也只能由着他了。

谁教你喜欢他呢。

即使他不修边幅,即使他满脸胡渣。

即使……

他并不喜欢你。

5.

后来胡铁花就不怎么来了。

源于那日你的酒后吐真言,源于那日他偏生分外清醒。

清醒到把你的一字一句听得清楚。

6.

今天是花灯节。

你一个人守着空店,总是有点凄凉。

悠悠叹了口气。

你落下门锁。

7.

这蝴蝶形状的花灯很好看。

可你不会猜灯谜。

于是这灯也就与你无缘。

你再最后细细看了它一眼,终于收回目光。

8.

你在快要离去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由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

你们就隔着灯河,隔着人海。

遥遥相望。

9.

胡铁花平日里看着粗心,甚至有些愚笨。

但你知道他的脑子灵得很。

对他来说迷题很简单。

那蝴蝶花灯现在也在你手中。

10.

你真的非常开心,满腔欢喜快要溢出来。

胡铁花见那只堪堪到他胸膛的姑娘笑弯了眼,灯火映着她满脸的喜气。

她不似平日,笑得浅淡。

于是胡铁花突然发现她也是有梨涡的。

11.

那两泓梨涡似盛了陈年美酒。

嗜酒如命的胡铁花不知为何,喉中有些渴。

12.

这个突然出现的姑娘,姓林。

近日与胡铁花相识。

她一眼就相中了你手中的花灯。

13.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在一片沉默中,胡铁花突然出声。

“ 给她吧。”

你猛然收紧手,将视线投向胡铁花。

他却没看你。

14.

你沉默着将手中的灯递出。

林姑娘接过。

下一刻,在林姑娘的惊呼中,花灯却是自燃。

15.

林姑娘掩藏在胡铁花身后,害怕地扯着他的衣袖。

于是胡铁花就和你面对面的站着。

16.

胡铁花看见对面的姑娘面上依旧带笑,梨涡却是不再。

她第一次这么看着他。

微含冷意。

姑娘的语气平静,像是陈述一个事实。

“ 我的东西……谁都抢不走。”

17.

似有火光在她眼中跃动,融化了一层浮冰,露出底下更加幽深的冰凉。

姑娘静静地看着他,忽而不带什么情绪的弯了弯眼。

“ 那些夺得走的……”

“ 是我不要了。”

18.

姑娘话音刚落。

那花灯便只余灰烬。

19.

胡铁花被她最后无甚情绪的一眼钉在原地。

他的每一寸肌肉都猛然紧绷,危险的警告响彻在他耳际。

可就在几刻地平息后,胡铁花突然控制不住地大笑出声。

很危险。

可他心动了。

20.

胡铁花拎着酒。

他来到当初经常来的地方。

却是。

人去楼空。

21.

“ 你可当真狠心。”

原随云坐在软垫上,翻动书籍,漫不经心地道。

那原是挑开车帘随意眺望的姑娘此时放下手,将视线投向原随云。

“ 怎么,怕了?”

原随云见不得她神情,却也能听出她的戏谑。

于是他也就弯了弯唇角。

“ 怎会。”

“ 你当真狠心。”

“原某也当真喜欢的紧。 ”

22.

楚留香叩响大门时,未曾想开门的是个姑娘。

也未成想。

她此刻衣衫不整。

23.

面前的姑娘懒洋洋地倚在门框上,眯着眼随意瞧了他两眼。

然后,打了个哈切。

她慢悠悠地回身,背对着他招了招手。

“ 进来吧。”

24.

跟招呼小狗似的。

跟在你身后的楚留香饶有兴味地摇了摇折扇。

可真有意思。

25.

事实证明一个男人最好不要有过多的好奇心。

尤其是对一个女人。

当你有了探究她的想法。

你就该做好彻底完蛋的准备。

26.

医人者难自医。

这话对苏蓉蓉同样适用。

在寻遍名医,仍未治好苏蓉蓉的病后。

楚留香选择另辟蹊径。

于是找到了你。

27.

你的规矩他知道。

一手交物一手救人。

28.

楚留香端坐,看着对面的姑娘给她自己添了杯水。

一杯茶下肚,她似是清醒了些。

于是楚留香开口。

“ 楚某是来请姑娘救人的。”

“ 姑娘的规矩楚某略有耳闻。”

“ 请姑娘开价。”

楚留香话音刚落,就见对面的人抬眼。

“ 你觉得该如何?”

她漫不经心地问。

楚留香摸不准她是什么心思。

他略加思考,终是一笑。

“楚某愚钝。 ”

“ 我不需要金玉珠宝,稀世奇珍……”

楚留香听见对面的人这么说,于是他又道。

“ 那姑娘想要什么?”

“ 楚某必为姑娘寻来。”

29.

姑娘抬手轻轻挑动灯芯上的绒。

昏黄的烛光印在窗上,落在她的眼中。

楚留香见那人眼中有着跃动的亮光。

温暖而明亮。

她就这么看着他,忽而勾唇一笑。

她冷淡却又带着某种缱绻的声音落入楚留香的耳中。

他听见她说。

“我想要你。”

30.

烛光倏忽泯灭。

一如楚留香那突如其来而又无法抑制的心跳。

31.

楚留香心下微动,面上却是不显。

他桃花眼中盛满笑意,端的是一派风流。

“ 好啊。”

32.

方思明在二楼。

那个姑娘在一楼。

于是他只要微微垂眸,就能看见她。

33.

方思明见她虽然面色温和,眼中却并无多少笑意。

倒是她身侧的楚留香。

方思明确信怕是连楚留香自己,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神情是如何的温柔。

34.

酒楼里的人,多多少少总会把注意力投向那两人。

金童玉女。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方思明也是这么想过。

但更多的是……

他觉得楚留香实在过于碍眼。

35.

盗帅楚留香。

轻功绝顶。

武功也是深不可测。

叫他去取那东西,最好不过。

36.

方应看进入府中,绕过回廊。

在院中见得一人的背影。

37.

“ 侯门重地,无关者不得擅自入内。”

方应看斜靠在圆柱上,看着那人转身。

斗篷之下,是一张熟悉的脸。

“ 方小侯爷,别来无恙。”

那人的墨发自落下的斗篷中倾泻而出,落于肩上,垂于腰间。

方应看看着对方温和的神情,忽也勾了勾唇角。

“ 好久不见。”

38.

方应看听着你的话,原是落在你双眼上的视线,不知怎么就逐渐向下。

直至落于唇瓣。

久久未移。

39.

眼前之人的唇好像向来没有血色。

如此寡淡。

方应看却是莫名被吸引。

40.

他早已记不得你讲了什么。

方应看只是记得。

红色很好看。

你的唇瓣很软。

白夜临界

之前漏发的地板(地毯)照

之前漏发的地板(地毯)照

千花落风流

求图

好像是武华吧总之就是华山被日的图,是一个表格,那啥的尺寸(好像是15cm 17cm 19cm 21cm 23cm)和华山的反应,我记得最后一张图太太直接画了一个魂飞了,然后15cm的那个华山是欲求不满

好像是武华吧总之就是华山被日的图,是一个表格,那啥的尺寸(好像是15cm 17cm 19cm 21cm 23cm)和华山的反应,我记得最后一张图太太直接画了一个魂飞了,然后15cm的那个华山是欲求不满


风城
我太喜欢扛刀小萝莉了我上辈子就...

我太喜欢扛刀小萝莉了
我上辈子就是我闺女的刀

我太喜欢扛刀小萝莉了
我上辈子就是我闺女的刀

七濉.

      『妖怪最能俘获人心。』

      『妖怪最能俘获人心。』

不锦

《江湖》

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就先叫江湖吧
千盏灯剧情向
师父和小师叔当然是华武大法好了
这个江湖里,我们不停的离别,不停的相遇
今天柒柒对我说,
人最怕什么?最怕一个人成为习惯
江湖一梦,我也经历了无数的离别,只愿那个江湖,一切都好

文:
1.1

     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江湖。

1.2

     我曾以为江湖就是一人、一马、一剑、一天涯。

      后来我才发现,江湖,它包容了多少情仇爱恨,花开花落。

2.1

  ...

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就先叫江湖吧
千盏灯剧情向
师父和小师叔当然是华武大法好了
这个江湖里,我们不停的离别,不停的相遇
今天柒柒对我说,
人最怕什么?最怕一个人成为习惯
江湖一梦,我也经历了无数的离别,只愿那个江湖,一切都好

文:
1.1

     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江湖。

1.2

     我曾以为江湖就是一人、一马、一剑、一天涯。

      后来我才发现,江湖,它包容了多少情仇爱恨,花开花落。

2.1

      我叫木苒,许多人叫我木头。

      最开始叫我木头的是我是敬爱的师父他老人家,老人家在某天骂我榆木脑袋的时候不小心加上了一句“你个木头”。

       小师叔在一旁添油加醋到“小苒啊,你在不好好练功,你师父非得气的把你的苒改成头了。”

      于是师父他老人家受到了启发,再后来三土也开始这样叫我,还有第一次与香帅饮酒时香帅满脸笑意挥着扇子对我说“木头姑娘,你这名字起的好生雅致...”

2.2

         三土是我捡来的。

         某天采药的时候我发现地上有一只倒在土里的大头。再一看,还是个活的,我把她带了回去,她醒来后,她说她叫垚垚。刚好小师叔最近近在研究沧海的招式,便收她做了徒弟。

         三土哪里都好就是脑子不好使。据说沧海之前购入过一批牛乳来喂养新捡来的幼儿,由于云梦的牛乳都拿去给云梦新来的小师妹了,沧海使只得像他处求购。

         一段时日后"三牛牛乳 ”卖假奶的消息穿出,望兮掌门发现她们所购入的正是“三牛牛乳”,直到这批小沧海步入江湖之后,望兮掌门却惊讶的发现,虽然那些小沧海头又小脑袋瓜子也不灵,却在江湖湖上混的都格外好。

            我严置怀疑三土就是喝这个长大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去问了三土。

       三土用恨不得杀了我的表情回复了我 “你才是喝三牛长大的,你全家都是喝三土长大的。”

       等等.....我全家都是喝...三土长大的?三士的脑袋瓜子却实不太灵光,将来可怎么嫁人啊!

2.3.

       师父他老人家出华山,而华山众多师训中的条便是”穷也要勇的一身正气。”

        于是某一天,当师父走在街上时,被一个路过的武当拦住了。

       那个武当,也就是我的小师叔。也许是门派里的师兄告诉过他,要是没钱花了,就去找华山讨债,却又忘记了告折他,华山的人一个比一个暴力。

        那天小师叔刚好被偷了盘缠,就拦下了过路的武当。

       结果就是小师叔被一顿臭骂, 还被华山扛到了不归谷,一顿毒打。毕竟,谁都知道,华山和武当的恩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能是华山一时冲动打的太狠,觉得人家武当也没干啥事就被自己揍的一直哭,突然就良心发现了一次,就给小武当带到了客栈。得知了小武当丢了盘缠,就让小武当和他起接悬赏赚钱。

         时间久了,两人发现十分投缘,便给拜了兄弟,从此鲜衣怒马,共闯江湖。

3:1

        师父外出游历已一年有余,前几日小师

叔也有事外出了。

        我和三土蜗居在一家小客栈中,整门吃了睡睡了吃甚是无聊。三土提议,不如去江南玩。

        赶的早不如赶的巧,临行前收到香帅来信,约我们芳菲林一叙。

        四月初, 芳菲林的桃花格外茂盛,大朵大朵的桃花随风徐徐飘落,不少江湖眷侣都来此觉花对诗。

         就在我看着远处的风景与两两的成行的行人时,一抹粉色的衣角划过了我的视野,与大片大片桃花倒是显得相得益彰。

        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小师叔,也就是三土的师父,天天穿的比我们两个少女还要粉嫩。不过鉴于我所结识到的武当并没有有几个正经的,便早已习惯了武当派的这种作风。

       小师叔看到了我便对我使劲挥手,我却是一个恍惚。小师叔走之前说他去干大事了,难不成,就是带了个姑娘来看桃花?

       “徒弟,木头,你们可算来了。”

        我仔细看了眼小师叔旁边的的姑娘,原来是蓉蓉姐。那他们应该是和香帅一起来的吧。

        我和蓉蓉姐互相寒暄了几句,蓉蓉姐给我说,公子托我转告你,江湖最近要有大动作了。

        我愣在原地

4.1

        塞北的梅花开了。

        我坐在梅花下,品一盏清茶。

        有些事了经过去了太久太久,也可能是那止事情太过于又难以提起,所以被封存在心中,以至于当我对他讲起的时候,才显得如此平静。

       一个关我三土、师父、小师叔的故事。

       一个关于江湖的故事。

      他掂起茶,笑着看向我,眉眼深远如星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七年前的江湖,可不太平。”

      七年。七年。

      原来我了经那么久没有见到过他们了。

      那些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今他们还好吗?

4.2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七年前,江湖经历了一场大乱,那一次,连香帅都束手无策。

       香帅说,祸起于庙堂。老皇帝病重,太子和秦王争夺储君之位,从而牵扯到了江湖。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冷王座,却要脚踩半个江湖,人人都道太子仁德而秦王残暴,我却不这样看,他既能放秦王肆意残害江湖,又怎担得起贤德之名,不过只是借秦王之手,做了他想做的事。。

         香帅说,小友,你尚且年少,不懂得其中利弊。

          其实也没什么,江湖和庙堂,本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至于什么时候爆发,不过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是好巧不巧让我赶上了。

4.3

         我再一次见到师父时,是在秦王府,而他,站在秦王的一侧。

         他呆呆的看着我,满眼的辛酸、无奈。

         我记得小时候背古文的时候,我曾问过他,何为江湖,何为庙堂,那是的他对我说“庙堂,不过功利二字,至于江湖,就要靠你自己去悟了!”

          我以为,他会永远属于江湖,未曾想,一年前他只身离开时,便抛下了整个江湖,抛下了我,抛下了小师叔。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回到小时候,去质问他,到底什么是江湖,什么是江湖?我至今记得他说起庙堂时那种蔑视的眼神,可是如今,我再也看不懂了。

        我的头越来越昏,意识逐渐消散,残存的意识下,我看到他的眼角划过了泪水。

4.3

       醒来后,发现我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所幸,伙食不错。

       师父曾来看过我一次,我问他:“师父,江湖....是什么?”

        他闭眼仰头,说:“江湖...那是一场梦。”

4.4

        许多人已经不记得安定侯叶家了。

        老侯爷叶阳可谓是骁勇善战,二十三岁便官拜天下兵马大元帅,皇帝更是将自己最宠爱的妹妹永尚公主下嫁到了候府,一时风光无限。

        可是手握兵权,就如同是站到了悬崖的最顶峰。

         没有人知道,老侯爷是否谋反,但是圣旨写的明明白白。

          皇帝下旨,安定侯谋反,除永尚公主外,安定侯府满门抄斩。永尚公主没有想到自己最敬爱的哥哥会对自己下手,对这个国家最大的功臣下手,她拼死护住了年仅十二岁的世子,让侍女带他趁乱逃走。

           那个孩子叫叶歧,他是我的师父。

           师父给我讲这个故事时,十分平静。直到他离开,我还一直愣在那里,他说只有这样,才能洗清叶家的冤屈,告慰他的父亲和母亲。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逃了出去。

           那之后,我隐去了姓名,独自一人浪荡江湖。

4.5

            三土,师父,小师叔,我没有去找过他们。但是我听人提起过,叶歧与太子联合,将秦党羽一网打尽,但是同样江湖也变了样。从前的大势力大都改名换姓,一些江湖上的大人物也都埋名隐居。

        我收到一个自称清崖的人的来信,赴约后,原来是香帅。

        他对我说,叶歧一直在找我。

        那些回忆炸开似的,翻涌上我的脑海。

        “你若是不想回去,那就不要回去了”

         “先别说我了,说说你,清崖是怎么回事。”我努力岔开话题,不去触碰那些回忆。

        “临渊峙崖,两袖清风。既是纪念我们父子相遇之地,也是他对我的美好期许。”

        “尚在襁褓中的我被抛在悬崖下,是父亲捡到了我,并将我抚养长大成人,对于他的再造之恩,我一直刻在心里,不敢忘记,父亲教导我哪怕身含冤百死,亦要心存侠念,留香人间。父亲的养育之恩无以为报,也只能以此二字纪念他的侠义与恩情,也从此提白己,不要忘记为父亲含冤昭雪。而清崖,亦是父亲为我取的字,可自那年之后....这世上再无一人这样唤过我。”

      “世间风云 ,瞬息万变,聚散离合,天意难测,每个被裹挟在这纷纭中,各有名的苦衷,可我并不想与小友谈论这些哀戚的事情,我只希望小友能够笑着大步向前。”

        我笑着,饮下那杯酒。

        “小友,后会有期。”

4.6

        是啊,世间风云,瞬息万变

        江湖的纷纭中,我们各有各的苦衷,各有各的无奈。我早就白这个道理,只是每每想起,都会忍不住的不停擅抖。

         我何曾不想回去找他们?只是我早已不知该如何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如何像从前那般无拘无束的面对他们。

4.7

          我这个人,一向爱瞎想。

          我曾经想过如果三土、师父、小师叔都不在了,我会怎么力呢?

         结果后来的我真的只身一人。

         这七年来我也认识过许多人,也听他们无数的离合悲欢、思怨情仇。

         这一次,也换我,说出自己的故事了。

5.1

          我在酒馆中饮酒,看故事。

          随手抽了一卷故事,只是看了一眼,我便顺酒劲大哭了起来。第一行那的那些熟悉的字迹刺痛了我,把我拽向了记忆的深渊。

5.2

        木头,我好想你。

        这过年我过的很好,你不要担心了,我一直 在找你,可是我知道,你一直躲着我们。偌大的江湖,找一个不想被发现的人,真的很难。

         可我还是在找你,我怕你忘了我。

在我晕倒在城外的荒野中时,是你把我带了回去。这些年我常常想,我昏倒在那里,是不是就是为了遇见你呢?可是有一次你问我三土,你相信缘分吗?我说,我不相信,你想啊,如果我们的遇见都是老天注定好的,那该有多难过。

         你失踪后,我与香帅一同前往塞北铸剑,可是当我铸成那把剑后,江湖亦然如此,风波翻涌,再之后,香帅他们换了名字,退隐了江湖。

         香帅走前我问他,知不知道你在哪里。

          他笑着对我说“有缘自会重逢,小友,我们后会有期。”

5.3

         新雪初停, 恰逢上元节。

         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金陵,车水马龙,灯火葳蕤。

         上元灯会,和之前一样繁华的景象。

         我走在金陵城的街道巷尾,熟悉而又陌生。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近乡情怯”这四个字。

          我看到三生树下,良人的同心锁在风中摇曳,奏出叮叮当当的乐曲。

          我看到夫于庙中,多少师徒,如当年一样,祭拜庙门口的孔像,眼中充满了对江湖的向往。

         我看到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旧景,他们站在一起看着我。我分不清他们是在笑,还是在哭。

        “小友,我们好久不见。”

       

献给那些曾路过我的江湖中的你们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