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留香

60.2万浏览    16698参与
一步错步步错

我的爱卑微而不堪

身为一名华山弟子,必须做到,面对武当要死不还钱,要堂堂正正,坚决守住底线,不然武当大猪蹄子有机可乘,可我这个江湖新秀,撑都没撑到1天,就被武当的居居拐走了,我对不起华山_| ̄|○咳咳咳,我给他咋认识的呢,跟你们唠一下嗑。

我是个萌新,不懂卡机,那等级压都没有压,直接咻咻咻的往上窜,我的师傅是个武当,他是在看到我129了才联系我让我压级我听了师傅的话,知道自己这个修为多半是废了,感到非常难过,就对师傅这个居居(发火)???多半是在撒娇,之后,我师傅就成了我情缘了,没错,从那次我知道要压级的时候,我,就成功拐走了师傅做情缘,给华山长脸吧,嘿嘿嘿,当时相处的真是甜蜜蜜啊……但好景不长。

他退了一段时间的...

身为一名华山弟子,必须做到,面对武当要死不还钱,要堂堂正正,坚决守住底线,不然武当大猪蹄子有机可乘,可我这个江湖新秀,撑都没撑到1天,就被武当的居居拐走了,我对不起华山_| ̄|○咳咳咳,我给他咋认识的呢,跟你们唠一下嗑。

我是个萌新,不懂卡机,那等级压都没有压,直接咻咻咻的往上窜,我的师傅是个武当,他是在看到我129了才联系我让我压级我听了师傅的话,知道自己这个修为多半是废了,感到非常难过,就对师傅这个居居(发火)???多半是在撒娇,之后,我师傅就成了我情缘了,没错,从那次我知道要压级的时候,我,就成功拐走了师傅做情缘,给华山长脸吧,嘿嘿嘿,当时相处的真是甜蜜蜜啊……但好景不长。

他退了一段时间的游,我等着他回来,他回来了,走前还蛮好的,回来后,我们就解除了绑定情缘了,真好,我甚至那天想开红砍他,但我舍不得,我没有问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他不要我了,也许就是腻了吧,情缘不做可以做师徒啊,他这么对我说,我当时就想,这个武当怕不是石乐志,情缘都做不了了,还想让我继续当他徒弟……好吧,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我不想让我跟他变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喜欢看着他,甚至想抱抱他,昨天,我当着我情缘的面,抱了他,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我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我想抱抱他”他还笑我当着情缘的面抱他会不会被砍,我说“你是我师傅,她知道……就让我抱一下,就一下好吗?”我怕不是疯了,我现在面对他,我感觉我好卑微,我还想他回来抱抱我,现在,我只想让他陪着我,仅此而已,但这也是奢望,我对不起我现在的情缘,但我会陪着她,陪她到退游,而师傅,我现在都不敢叫你昵称了,你注意到了吗……


su
和师妹的合影啊(其实是npc呜...

和师妹的合影啊(其实是npc呜呜呜呜没有感情的酷姐不配拥有爱情)

和师妹的合影啊(其实是npc呜呜呜呜没有感情的酷姐不配拥有爱情)

闲庭晚凉

今天打悬赏突然进来一个大和尚,说自己太无聊了来打工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一口狗粮呢,然后人超级好的!!!云梦小姐姐也是,没有次数了还陪我打完最后一把麻衣(=^▽^=)

然后大和尚还跟我去打了我的薛家和侠士哈哈哈

今天打悬赏突然进来一个大和尚,说自己太无聊了来打工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一口狗粮呢,然后人超级好的!!!云梦小姐姐也是,没有次数了还陪我打完最后一把麻衣(=^▽^=)

然后大和尚还跟我去打了我的薛家和侠士哈哈哈

柃歌o_o

真好 沉迷游戏无心更新
我永远记得今天的五云萝暴力扔灯虾条
放两个靓丽女儿

真好 沉迷游戏无心更新
我永远记得今天的五云萝暴力扔灯虾条
放两个靓丽女儿

七月廿七
百八十年前的截图,好像是刚出入...

百八十年前的截图,好像是刚出入梦的时候。还是想发一下存个图
(表白叔叔和短总!)

当时短总喊入梦扣1并且开了一个15人团,然后就有了以下对话

入梦=睡觉

百八十年前的截图,好像是刚出入梦的时候。还是想发一下存个图
(表白叔叔和短总!)

当时短总喊入梦扣1并且开了一个15人团,然后就有了以下对话

入梦=睡觉

见青山

《卿本佳人》(十八)【楚留香x蔡居诚】【冷圈】

《卿本佳人》(十八)


蔡居诚闭上眼睛,他的眼睛涨的发疼,滚热烫人,还有红红的血丝没有褪尽。他疲惫的躺在船板上,心头涌上一股足矣淹没一切的无力感,世界向来偏爱弱者,他就偏不肯示弱,用伤疤换取愚人垂怜。蔡居诚努力沉下心,脑海里一支饱沾了墨的笔凭空成画,正是一个半阴半阳的太极。


太极生两仪,四象运衡玑。


但脑海里的太极尚未成形,船突然笃的一顿,蔡居诚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楚留香正拿着竹篙低头看他:“带你看看你的新房子。”


蔡居诚没答话,他第一次从那么低的视角看河畔的青草,那些青草的根须细弱的可怜,又倔强的扎入泥土,拼命汲取水分,争夺阳光。


人非草木,人亦是草木。


楚留...

《卿本佳人》(十八)


蔡居诚闭上眼睛,他的眼睛涨的发疼,滚热烫人,还有红红的血丝没有褪尽。他疲惫的躺在船板上,心头涌上一股足矣淹没一切的无力感,世界向来偏爱弱者,他就偏不肯示弱,用伤疤换取愚人垂怜。蔡居诚努力沉下心,脑海里一支饱沾了墨的笔凭空成画,正是一个半阴半阳的太极。


太极生两仪,四象运衡玑。


但脑海里的太极尚未成形,船突然笃的一顿,蔡居诚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楚留香正拿着竹篙低头看他:“带你看看你的新房子。”


蔡居诚没答话,他第一次从那么低的视角看河畔的青草,那些青草的根须细弱的可怜,又倔强的扎入泥土,拼命汲取水分,争夺阳光。


人非草木,人亦是草木。


楚留香将蔡居诚抱起来,钻进这间小屋里,小屋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一张椅,侧屋有一座很小的灶台。这件屋子过于烟火气,让蔡居诚恍如隔世,楚留香将他放在床上:“这屋子是胡铁花,他现在不在金陵,你先住着。”


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


蔡居诚听说过这个人,但是他没有说话,只在心里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有些羡慕。羡慕这种侠盗式的,纯粹的友谊。


这种友情好像不会被人言所动,蔡居诚躺在床上,床很硬,好像床的主人不需要多余的温度。蔡居诚扭过头,窗纸因为陈旧而显得外界一片模糊,清晨的阳光尚未到刺眼的程度,甚至带着点儿寒露的冷意,它透过窗外树木的枝叶斑驳的洒在屋内,缓缓渗入蔡居诚好似被废弃的关节里。


蔡居诚闭上眼睛都能看到白亮的日光,他听见楚留香在一边忙碌,有鸽子咕咕的叫声和扑打翅膀的声音,他懒得去看,楚留香又回来了。


楚留香将他往床里推了推,强行挤上了床,这本是一张单薄的单人床,被迫承受了两个人的体重,发出吱呀的声响。蔡居诚的身体立即绷紧了,楚留香的体温投过衣服的布料传过来,让蔡居诚很不习惯。楚留香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我要睡觉。”


这位大爷昨晚昏睡一夜,可怜他夜不成眠。


楚留香大概还是善的。


蔡居诚没想到楚留香居然真的在他旁边睡着了,他听见身边的呼吸渐渐平稳,有些难以置信的侧过头去看,楚留香平躺在他身边,初晨的太阳零零碎碎的洒在他身上,很有点岁月静好的意味,活生生构造出一幅太平景象。


蔡居诚当然不会相信,他往床里侧挪动了一下,贴上了冰冷的墙壁,这个动作有些费力,但没有什么其他的感受。五脏六腑之前无休止的疼痛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蔡居诚竟然有些不习惯,总觉得那种疼痛会在他不设防的时候再度席卷而来,将他狠狠的,彻底摧垮。


就像是他波折的半生,命运总在他还逍遥时给他致命一击。


蔡居诚刚刚将自己的胳膊离开楚留香的身体,楚留香就翻了个身,面朝着蔡居诚,一条胳膊搭在了他身上。


蔡居诚呼吸立刻就滞了,他朽木一般僵直的躺着。身上的重量勾起他在床笫见不堪的痛苦回忆,蔡居诚面上青一阵白一阵,那根脆弱的神经几乎要崩断。楚留香的样子很像是在装睡,蔡居诚打定了主意,不肯让楚留香看他笑话。


蔡居诚轻轻的又向墙贴紧了一点儿。


蔡居诚想将楚留香的手从自己身上扯下来,最好剁烂了喂给路边的野狗。他尝试着将手从被子里抽出来,这个简单的动作已经耗费了很多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体力,还没等他的手碰上楚留香的胳膊,楚留香忽然用力的将他搂抱在怀里,脸埋在他颈窝,一呼一吸都在他脖颈的皮肤上。


楚留香睡着了,自然忘了嫌人脏。


蔡居诚皮肤上随着他的呼吸起了一阵阵小疙瘩,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眼里只有这间小屋柴木的屋顶。


他想起自己那屋角落里有些漏水,雨天时常落下几滴混浊的雨水,他还没来得及让人去补。


那些人总避着他,他寻不着人,又不肯屈尊降贵自己去干这等粗活。于是一拖再拖,那一角已悄悄生出一片青苔,顽强的靠着几滴雨水活着。


*我不是草莓味的了

*我是黑手党味的

*更文杀我

*嘤嘤嘤

*好饿

*所以下一章我要码舌尖上的楚留香


鱼玄裳

路上偶遇华山弟弟~╮(‵▽′)╭

路上偶遇华山弟弟~╮(‵▽′)╭

鱼玄裳

路上偶遇一个华山弟弟hhhh有点天然呆

路上偶遇一个华山弟弟hhhh有点天然呆

一步错步步错

来找我玩鸭 反正是照骗😏😏@

来找我玩鸭 反正是照骗😏😏@

苏虞【字逐岚】

【楚留香乙女】一个有点刀的练笔

☆大概就是弥留期的最后的话吧...


☆刀刀预警,ooc预警,注意避雷。


——


死生不离。


楚留香ver.


“楚某这一生,救过不少人,海上救过,陆上也救过....”


“其中便有夫人...那时的夫人...当真是比传闻...还好看了千万倍。”


“当时...为夫说要同你饮遍金陵城...哪知夫人先去一步...”


“为夫这便...这便来寻夫人啦...小友...不...夫人莫要怪罪为夫...”


“为夫这些年...当真是心也要死了...再有一会便能与夫人相见,也是....心生欢喜。”


“...等我。”


——【那一缕残香,随微风而去,追向他心中明...

☆大概就是弥留期的最后的话吧...


☆刀刀预警,ooc预警,注意避雷。


——



死生不离。





楚留香ver.


“楚某这一生,救过不少人,海上救过,陆上也救过....”


“其中便有夫人...那时的夫人...当真是比传闻...还好看了千万倍。”


“当时...为夫说要同你饮遍金陵城...哪知夫人先去一步...”


“为夫这便...这便来寻夫人啦...小友...不...夫人莫要怪罪为夫...”


“为夫这些年...当真是心也要死了...再有一会便能与夫人相见,也是....心生欢喜。”


“...等我。”


——【那一缕残香,随微风而去,追向他心中明月。】








萧疏寒ver.


“想必此时...贫道已然弥留之际...心中大半,却还是夫人。”


“夫人去了以后...贫道...每每入梦,都是茫茫雾霭之中的夫人残影。”


“夫人每每入梦而来...皆是忧心不已...前日...夫人哭了...贫道想伸手揽她...却直截醒来...”


“这些年..贫道焚尽所有高香...念遍所有法经...夫人终是未能露笑颜....”


“夫人哭得伤心...贫道心中亦疼痛不已...”


“夫人莫哭....疏寒,这便来了...”


——【羽化成仙,魂散红尘,只为心中挚爱。】








瑾霖

啊云萝真可爱(⁄ ⁄•⁄ω⁄•⁄ ⁄)开始重新养女儿(`・ω・´)

啊云萝真可爱(⁄ ⁄•⁄ω⁄•⁄ ⁄)开始重新养女儿(`・ω・´)

Teresa哲

买不起房子 只能去参观好友的房子了 还挺好看的 还可以沐浴嘛

买不起房子 只能去参观好友的房子了 还挺好看的 还可以沐浴嘛

大饭团

楚留香[F4x你(5)]

————

天气这么冷怎么还没有云梦来给我抱抱

————

[当他中了春·天里那个百花开·药]

暗香(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你快走...(“可是、可是暗香你看起来很难受啊...”)你在这的话...我更难受(扯了扯面巾)好热...(“暗香我...我帮帮你吧?”)你...!(认命般将你扑倒并褪下自己的衣物)你可别后悔...

(事后你扶着腰满口说着我后悔了)

——

华山(抱着你蹭来蹭去)媳妇我难受...媳妇媳妇...(“华山你别乱动了啊...”)媳妇帮帮我好不好...(抓着你的手摸上某处)(“!!华山你!”)媳妇...(低头在你的耳边吹了口热气,语调低沉)帮我...就一次好不好...好不好....

————

天气这么冷怎么还没有云梦来给我抱抱

————

[当他中了春·天里那个百花开·药]

暗香(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你快走...(“可是、可是暗香你看起来很难受啊...”)你在这的话...我更难受(扯了扯面巾)好热...(“暗香我...我帮帮你吧?”)你...!(认命般将你扑倒并褪下自己的衣物)你可别后悔...

(事后你扶着腰满口说着我后悔了)

——

华山(抱着你蹭来蹭去)媳妇我难受...媳妇媳妇...(“华山你别乱动了啊...”)媳妇帮帮我好不好...(抓着你的手摸上某处)(“!!华山你!”)媳妇...(低头在你的耳边吹了口热气,语调低沉)帮我...就一次好不好...好不好...(“...那、那就一次!没有下次了!”)(笑着吻了吻你的额头)我媳妇最好了!

(“华山!!”你浑身酸软地瘫在床上,“明明说好就一次的你做什么!”听闻你的话后,华山倒是心情大好地翻过身来替你揉了揉腰:“对啊,但我说的是 你帮我那什么一次,而不是说你和我只做一次啊。”)

——

武当(有些烦躁地扯下了自己的道冠,任由墨发倾泻开来)(“道长?你怎么了?诶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没事...(“真的?你不要紧吧?”)真的...(喘着粗气直到有些克制不住)贫道去洗个冷水澡...(“道长你...”)别担心...(虽然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但还是伸出手来摸了摸你的头)我会没事的...

——

少林(闭上眼念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师你...真的不要紧吗?”)贫僧无妨...倒是女施主快些回去吧,不然天就要黑了(“我、我不要紧的!大师...”)听话!快点回去!(双目通红,双手似在颤抖)回去...!不然...(顿了顿)总之快点回去...贫僧...去外面冷静一下...


————

[当你调戏他]

(你:你是哪家的公子啊,生的模样好生俊俏,快过来给我亲一口!)

暗香(挑了挑眉):你又在闹什么?(“我没闹啊,哎呀别说这个了,快过来给我亲一口!赶紧的!”)(有些羞涩地靠近你)咳...(拉下了面巾)其实想亲我的话,随时都可以的

——

华山(十分爽快地跑到你身边并在你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给你亲!(“!!不是说你给我亲吗为什么你要亲我!”)嗯?那可能是我弄错了吧(笑)那我让你亲回来?(一把揽住你的腰肢带入怀中)来吧,亲哪里都可以

——

武当(瞥了你一眼)嗯?(“道、道长,能不能给我亲一口?”)嗯(伸出手指挑起你的下巴)来吧。但贫道觉得,姑娘看起来更可口、更让人想一吻芳泽呢

——

少林(有些语无伦次)女、女施主...这...(“噗大和尚你的脸好红啊...”)......(“大和尚...?”)女施主请克制一下自己...贫僧...(声音逐渐变轻)受不得这种挑逗

————

求红心求蓝手

顺便求梗

感谢!


咸鱼之大

【翻车系列】当他看到你在网上的言论——楚留香篇

我终于更这个了。
前篇见合集

“香帅不愧是神偷,轻易的偷走了我的心!”
“香帅你带打火机,不对,带火柴没得!我要点燃你的心!”
“楚留香你离我远一点!不然小心我立马爱上你!”

你现在无比无比无比的羞耻。
天啊为什么你要在平台上写土味情话啊啊啊啊啊!就算是单纯的prprpr也比说土味情话好吧!!!!
我杀我自己。
作为友人的花痴对象看到了自己在平台上发表的对他的土味情话表白怎么办?在线等超急得。
你闭眼等死,你现在的心情差不多就是被父亲发现了自己偷偷写给男孩子的情书一样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父亲,不要。

“小友”浏览完你的土味情话,楚留香却分外平静,尽管你觉得他此时的平静更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安静。
“小友也知...

我终于更这个了。
前篇见合集

“香帅不愧是神偷,轻易的偷走了我的心!”
“香帅你带打火机,不对,带火柴没得!我要点燃你的心!”
“楚留香你离我远一点!不然小心我立马爱上你!”

你现在无比无比无比的羞耻。
天啊为什么你要在平台上写土味情话啊啊啊啊啊!就算是单纯的prprpr也比说土味情话好吧!!!!
我杀我自己。
作为友人的花痴对象看到了自己在平台上发表的对他的土味情话表白怎么办?在线等超急得。
你闭眼等死,你现在的心情差不多就是被父亲发现了自己偷偷写给男孩子的情书一样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父亲,不要。

“小友”浏览完你的土味情话,楚留香却分外平静,尽管你觉得他此时的平静更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安静。
“小友也知道,楚某窃物,向来有借有还。”楚留香看着你“只是最近楚某窃得一物,却万分不想归还了,小友你说如何是好?”
?这个话题是怎么跳跃的?不应该指责你在网上肆意yy他吗?还是说香帅经常被yy已经习以为常了还是……
不管你在胡思乱想,楚留香直接凑近挑起你的下巴说的明了“楚某窃得小友芳心却不欲归还,为表歉意,回赠小友一颗楚某的赤忱真心可好?”

楚京聿

懒得要授权就原创了,试图蹲曲师,其实有没有都行,因为我莫得钱(小声)词渣勿喷——

《阙题》

(因为取名废还词穷,就,阙题了🌝)

词:娅寒

提灯上高楼,有东风盈满袖

灯火映眼眸,这江湖多离愁

【云梦】

昨夜桃花,落满肩头

酩酊杯中酒

引蝶入梦,世人荒谬

医者何所求

一枕华胥,济世悬壶

梦醒已千秋

【华山】

龙潭濯剑,寒意浸透

侠义满腔,知己我有

何必为金玉筹谋

他日庭前烹茶煮酒

落得雪满头

是否也算白首

【沧海】

十洲望不尽千顷碧流

江河远孤舟

一生与心魔争斗

偏爱快意恩仇

任凭他人笑我执拗

【少林】

菩提无树,心念万物

惹多少烦忧

至情至性,生死拂袖

不问去或留

地狱不空,法杖灼手

誓不把金身修

【武当】

瑶台枕雪,凭栏摘月

大道无极,混沌相生

浮名都作土一抔

池生春草白云访幽

山河披锦绣,可否与你从头

【暗香】

是刃端锋芒见血封喉

千里取敌首

月下尘...

《阙题》

(因为取名废还词穷,就,阙题了🌝)

词:娅寒

提灯上高楼,有东风盈满袖

灯火映眼眸,这江湖多离愁

【云梦】

昨夜桃花,落满肩头

酩酊杯中酒

引蝶入梦,世人荒谬

医者何所求

一枕华胥,济世悬壶

梦醒已千秋

【华山】

龙潭濯剑,寒意浸透

侠义满腔,知己我有

何必为金玉筹谋

他日庭前烹茶煮酒

落得雪满头

是否也算白首

【沧海】

十洲望不尽千顷碧流

江河远孤舟

一生与心魔争斗

偏爱快意恩仇

任凭他人笑我执拗

【少林】

菩提无树,心念万物

惹多少烦忧

至情至性,生死拂袖

不问去或留

地狱不空,法杖灼手

誓不把金身修

【武当】

瑶台枕雪,凭栏摘月

大道无极,混沌相生

浮名都作土一抔

池生春草白云访幽

山河披锦绣,可否与你从头

【暗香】

是刃端锋芒见血封喉

千里取敌首

月下尘曲径通幽

归去兮冷香透

暗香疏影至死方休


一颗道长
【走,喝酒去】【你请客?】【。...

【走,喝酒去】
【你请客?】
【。。。走嫖道长去】
【走走走】

【走,喝酒去】
【你请客?】
【。。。走嫖道长去】
【走走走】

宋海生

岁寒不再来[四][邱蔡]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走前在城门口吃了碗面。邱居新觉得那简直是自己这辈子吃到最美味的面,而下次满怀期待的再去时也没有当初那种感觉和滋味了。

或许本来就是普通的面,只不过那天心境有些奇特而已。

中途路过一个极开阔的街道,有排艳艳的楼院,旁边站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在那打闹。邱居新抬头顺着看过去,门后是精致的角楼,因为装饰细小又精致,看上去有些紧密的俗气。琴乐略高扬地从里面传出来。女人声音高细,两边叫卖和来往的人流拢在一起,声音乱麻麻的,显得琴声也有点刻薄。

蔡居诚也会弹琴,他想。他见蔡居诚弹过两次,他虽然不太懂乐器,但是他弹得很流畅也很好听,都是背地里躲着人弹的,如果当众让他表演什么节目他就...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走前在城门口吃了碗面。邱居新觉得那简直是自己这辈子吃到最美味的面,而下次满怀期待的再去时也没有当初那种感觉和滋味了。

或许本来就是普通的面,只不过那天心境有些奇特而已。

中途路过一个极开阔的街道,有排艳艳的楼院,旁边站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在那打闹。邱居新抬头顺着看过去,门后是精致的角楼,因为装饰细小又精致,看上去有些紧密的俗气。琴乐略高扬地从里面传出来。女人声音高细,两边叫卖和来往的人流拢在一起,声音乱麻麻的,显得琴声也有点刻薄。

蔡居诚也会弹琴,他想。他见蔡居诚弹过两次,他虽然不太懂乐器,但是他弹得很流畅也很好听,都是背地里躲着人弹的,如果当众让他表演什么节目他就会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其实是脸皮太薄,不太好意思,他总会为这样的小事而难为情,但是自己从不承认。他想到这觉得有些好笑。蔡居诚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可如果他们生活在一起,那肯定是他去当承担责任大的一方。

“看这么入神。”他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蔡居诚。蔡居诚轻笑一声,“你要是感兴趣,我们进去转转?”

脂粉香很重,他在有些香客身上闻到过类似的味道,这里居然这么浓郁,好像是一朵巨大的花的内部。

“不用了……刚走神了。”

“在想什么?”

武当树很多,一到入冬叶子半落不落地堆在一起,黄黄红红,像是快烧烬的火。邱居新那天上完早课,先生留人轮流来背,他第一个背完,刚出来后被冷风吹得有些睁不开眼,后来睁开了,视线片刻虚化在山林间,很快又收拢起来。耳边缭绕着琴音,道观里总会有师兄练琴养性,曲目明明也没什么不同,但他就是觉得有些地方不一样。他顺着走过去,到院门前又留了步,顿了顿,才从墙后望过去,是蔡居诚,原来太阳光不是金色,而是彩色的,在蔡居诚脸上亮闪闪地掠去。他又转回去,半身靠在墙上,听了一会儿,才静静地走了。他那时为什么要躲?他现在也没有明白,如果让这时的他过去,他还是会站在墙根下迈不出那一步。这么多年了,过了和没过一样,他觉得自己和蔡居诚之间隐隐有什么联系一般,逐渐被岁月拓宽,界限也越来越模糊。

“喂。”蔡居诚对他总是走神也习惯了。师父以前说总走神的人会比较聪明,原话怎么样他也忘了。或许这也是聪明的一种表现?蔡居诚感觉心里有点像被尖头梳子不知轻重地梳过。邱居新天赋太出众了,他有时觉得自己在他旁边也要被他的光芒盖去般。他从来都要去没有表现过什么,但他这种也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就是很强烈。

雪面被来回地踩,挤压下去,干干地贴在地面上,无数条被拍扁的蜈蚣。

他像给针刺了一下。他又开口道“就在这吧。吃面怎么样?”

太阳正立在头顶,早上出来时还有大片的朝霞,红红紫紫,面皮一样盖着,现在只有白迷迷荡漾开。如同无数个被忽略的日子。他掀开帐帘走进去,热气铺卷而来,烘烘散开。

“我刚才想……”邱居新冷不丁冒出半句话,接下来怎么说,说他弹得比她们更好吗?那他不就知道自己偷听他弹琴了。蔡居诚等了等见他没有下文了,就点了份面,问他要什么,邱居新胡乱选了一个,两个人找了座位坐下,蔡居诚才接着问,“想什么?”

他本来想说没什么。但是鬼使神差地说“岁寒天快来了,你多穿点。”

“怎么突然说这个。”蔡居诚有些惊讶,但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这关心关心得有些莫名其妙。

邱居新又说,“刚看到裁缝铺,想到这一季冬装还没定。”

蔡居诚顺着他的思路想了想,大概理解了。面被送上来了,冉冉冒着白气。邱居新看着他,觉得自己心漏跳一拍。他端起茶杯,淡黄茶水上倒影上的脸慢慢放大又缩小。从寒冷的外面突然到了温暖的室内,皮肤有些发胀发痒,这胀痒迅速向全身蔓延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