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留香

44.2万浏览    13382参与
彼岸花

【捏脸】天德脸
存一个随手乱捏的奇奇怪怪的捏脸🤔
拿走扣个1(不会有人的_(:з」∠)_
顺便大号月明天籁(疯狂暗示@@

#楚留香手游#定制你的江湖生涯!复制本条数据,打开捏脸界面即可自动拥有这张盛世美颜。当前数据仅新版捏脸有效哦!(b・w・)bd(・w・d)

【捏脸】天德脸
存一个随手乱捏的奇奇怪怪的捏脸🤔
拿走扣个1(不会有人的_(:з」∠)_
顺便大号月明天籁(疯狂暗示@@

#楚留香手游#定制你的江湖生涯!复制本条数据,打开捏脸界面即可自动拥有这张盛世美颜。当前数据仅新版捏脸有效哦!(b・w・)bd(・w・d)

夏不逢冬
后来玩了个云梦,单机好久,突然...

后来玩了个云梦,单机好久,突然有了个武当情缘。回想怎么进展的那么快,原因:两个都是戏精,戏太多。

后来玩了个云梦,单机好久,突然有了个武当情缘。回想怎么进展的那么快,原因:两个都是戏精,戏太多。

夏不逢冬

很早二月份画的。但是我们现在应该都a游好几个月了。我只会拍照,不会玩游戏。本来打算画一系列我的小白生活,但是只画了一篇没画下去了,唉。表白姐姐❤

很早二月份画的。但是我们现在应该都a游好几个月了。我只会拍照,不会玩游戏。本来打算画一系列我的小白生活,但是只画了一篇没画下去了,唉。表白姐姐❤

异志鸿鹄。
有没有单身靓丽华仔扩扩我!我是...

有没有单身靓丽华仔扩扩我!
我是一个孤苦伶仃的武当弟子,皮气可能不是很好希望你不要嫌弃...可以陪你肝游戏但我很弱,哭哭
配图是自己的号...

有没有单身靓丽华仔扩扩我!
我是一个孤苦伶仃的武当弟子,皮气可能不是很好希望你不要嫌弃...可以陪你肝游戏但我很弱,哭哭
配图是自己的号...

一木有枝

枕雪居超好看了嘤嘤嘤,回家的感觉[华仔感叹]
两棵樱花一棵我的一个师弟的
最感谢我家小道长了帮我登号蹲地皮,超爱你der @Monap

枕雪居超好看了嘤嘤嘤,回家的感觉[华仔感叹]
两棵樱花一棵我的一个师弟的
最感谢我家小道长了帮我登号蹲地皮,超爱你der @Monap

柠大姐牌柠檬茶!

我!炖!我!自!己!

我!炖!我!自!己!

暴躁小峥
千里万里,朝你奔走。

千里万里,朝你奔走。

千里万里,朝你奔走。

百夜晓衣
恩爱,就是用来秀的🙃😗😗

恩爱,就是用来秀的🙃😗😗

恩爱,就是用来秀的🙃😗😗

姒笺

突然发现92fo了

为了感谢小可爱们fo我

满99fo就开车【剧情·香】

话说你们想吃什么cp什么类型什么背景的车呢

可以留言告诉我!我尽量挑我擅长的满足你们嘻嘻嘻

原创私设古代现代都可以!

留言吧留言(⺣◡⺣)♡

突然发现92fo了

为了感谢小可爱们fo我

满99fo就开车【剧情·香】

话说你们想吃什么cp什么类型什么背景的车呢

可以留言告诉我!我尽量挑我擅长的满足你们嘻嘻嘻

原创私设古代现代都可以!

留言吧留言(⺣◡⺣)♡

柠檬子
自己和自家道长的七夕河图/迟到...

自己和自家道长的七夕河图/迟到很久
顺便想问问小可爱们觉得哪个场景适合做这个背景qwq
(顺便同区求扩列呀w)

自己和自家道长的七夕河图/迟到很久
顺便想问问小可爱们觉得哪个场景适合做这个背景qwq
(顺便同区求扩列呀w)

君卿辞

mmp
又被屏蔽了。
不重发。

顺便求各位点梗让我写波50粉的点文啊。

mmp
又被屏蔽了。
不重发。

顺便求各位点梗让我写波50粉的点文啊。

skeer

我刚玩楚留香时捏的脸 P1234
现在重新捡起楚留香捏的脸P56
为什么感觉越捏越奇怪了......

我刚玩楚留香时捏的脸 P1234
现在重新捡起楚留香捏的脸P56
为什么感觉越捏越奇怪了......

白樱洛月

今天打完侠士一条发现包里刚刚好三个天工,站在麻衣里我无聊的整理包裹,突然想打特技,想要个醍醐但总感觉自己一定能出行云(蜜汁自信),看了下地图一眼就瞄中了天机营,站原大佬和楚大佬的面前,我不由得有点紧张,眼睛一直盯着系统喇叭
『原随云,楚留香保佑我出蓝特技!!!』
系统喇叭没看见自己名字,心情突然轻松,果然没什么好东西,一点开装备
『!!!我的妈,一下就出行云了。。。。我不可能这么欧,不行打个白特技冷静一下。』
去帮群里炫耀了一圈之后,点开商店,我毫不犹豫的进了奇珍异宝那一栏买了3个沉香,然后返回去打特技
『???我的天工呢?我不是才买了三个吗?』
显然我激动的智商掉线了。。。
一进背包才发现自己买了三个沉香...

今天打完侠士一条发现包里刚刚好三个天工,站在麻衣里我无聊的整理包裹,突然想打特技,想要个醍醐但总感觉自己一定能出行云(蜜汁自信),看了下地图一眼就瞄中了天机营,站原大佬和楚大佬的面前,我不由得有点紧张,眼睛一直盯着系统喇叭
『原随云,楚留香保佑我出蓝特技!!!』
系统喇叭没看见自己名字,心情突然轻松,果然没什么好东西,一点开装备
『!!!我的妈,一下就出行云了。。。。我不可能这么欧,不行打个白特技冷静一下。』
去帮群里炫耀了一圈之后,点开商店,我毫不犹豫的进了奇珍异宝那一栏买了3个沉香,然后返回去打特技
『???我的天工呢?我不是才买了三个吗?』
显然我激动的智商掉线了。。。
一进背包才发现自己买了三个沉香,又点开商店买了三个天工(已经穷了。。)
『(蹦!)醍醐????不行我再试试』
御内。。。。
这一瞬间我怀疑游戏是不是bug了,毕竟我已经连着快两个月没出什么东西了

狸不晓

@子苟苟苟苟茍 是狗儿dalao画滴美丽女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好看了求求你们关注她 我爱她一辈叽

@子苟苟苟苟茍 是狗儿dalao画滴美丽女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好看了求求你们关注她 我爱她一辈叽

晦朔璃灯

【楚/原/方/兰×你】深渊之手

大太刀预警(并不)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这是插在心尖尖上的一把刀不谢
是的我是刀具厂老板
ooc致歉,我不是要故意渣各位男神的
喝感冒灵时忽然有一个沙雕脑洞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标题就是乱取的

“如果你在攀爬之时看见深渊上有一只手,一定要小心。”
“因为你不知道他是打算拉你一把,还是把你重新送回去。”

【楚留香】
你听说楚留香和张洁洁和离了。
楚留香在金陵茶馆找到你,草率的一顿酒互诉衷肠后,三媒六聘的娶了你过门。
没有高朋满座,只有胡铁花和张三几个来了。
没有十里红妆,唯一能让你惊叹的是那一对龙凤花烛。
圆房之时,楚留香喝的大醉。
你从未见过他如此颓废的模样。
你甚至从未见过他喝醉。
他一把掀了你的盖头,连交杯酒都不喝...

大太刀预警(并不)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这是插在心尖尖上的一把刀不谢
是的我是刀具厂老板
ooc致歉,我不是要故意渣各位男神的
喝感冒灵时忽然有一个沙雕脑洞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标题就是乱取的

“如果你在攀爬之时看见深渊上有一只手,一定要小心。”
“因为你不知道他是打算拉你一把,还是把你重新送回去。”

【楚留香】
你听说楚留香和张洁洁和离了。
楚留香在金陵茶馆找到你,草率的一顿酒互诉衷肠后,三媒六聘的娶了你过门。
没有高朋满座,只有胡铁花和张三几个来了。
没有十里红妆,唯一能让你惊叹的是那一对龙凤花烛。
圆房之时,楚留香喝的大醉。
你从未见过他如此颓废的模样。
你甚至从未见过他喝醉。
他一把掀了你的盖头,连交杯酒都不喝,就欺身上来吻你。
颠鸾倒凤之时,你听见他带着醉意在你耳边说:

“你的身体,和洁洁一样软……”

【原随云】
你被关在黑暗潮湿的地牢许久,已经不知晨昏,不知何日。
一道灯光晃来,你紧闭着眼,下意识的护住小腹。
金灵芝跟在随从后面,端着一碗散发着腥气的浓黑汤药。
“喝了它。公子的孩子,你不配有。”
你跪着向后退去,金灵芝步步紧逼,直到把你逼在角落。
“不……我不喝……我要见随云!”你挣扎着想要推开金灵芝,却被一个人捉住。
那双手曾经在你身上流连无数次,你浑身一震,随后滚下眼泪来:“随云……你救救我,救救你的孩子……”
金灵芝一脚踹开你:“拿开你的脏手!不喝是吧?来人,给我灌下去!”
你被人扯起来,强硬的掰开嘴。那碗药将要灌下去时,你听见原随云终于开口:“慢。”
你惊喜的看着他,眼里全是激动:“随云,我就知道,你还念着……”

“她怕苦,先给她颗糖。”

你瞪大了眼睛,绝望的看着那个背影。原来,所有人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是了,他眼瞎,他看不见你眼中的哀求。
山盟海誓,全是虚妄。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你深陷其中,挣不开洪流……
你没有破口大骂,只是痴痴的笑了,乖顺的含下一块糖。
尽管只有我入戏,我也陪你演完这一场。

“不好意思,我和你的旧情,只值那一颗糖。”

【方思明】
“对不起。”
你被一只手贯穿心脏,剧痛让你跌倒在地,你缩成一团,看着方思明正在往下滴血的那只手。
“为什么……”你想问他,为什么绿萝受伤,你方思明便要你爪牙一只手;而你呢,那个所谓的“一生知己”却惨死于他手下。
可是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不算什么。
“对不起,天下有无数蠢货,可我只有一个义父。”
你怔愣一瞬,无声的仰天大笑,鲜血源源不断的从你口里流出。
你用恶毒的眼神诅咒他,方思明,你既如此善恶不分,我便祝你孤家寡人,无人可依,一世孤寂!
方思明漠然的看着你眼中让你目眦欲裂的狠意,那种平日能够让你心疼十日的眼神如今掀不起丝毫波澜。
你听见他声音中的冷硬,带着阴煞至极的寒气凝住你的血。
“我在神龙帮救你一命,你今天还给我好不好?”

【南无生/兰花】
“你还没看明白吗,我的孩子?你只是一把会说话的刀而已。”
你眼神已经失去了光彩,大雨把你身上的血迹冲刷的干干净净。
南无生见惯了一般,撑着伞飘然离开。

“人为鱼肉,我持刀俎。”

——————————
感觉南无生的最草率了……
各位男神其实我是爱你们的。
喝感冒灵想到打胎梗,然而懒得码一个完整的故事,因此码了个刀具四件套
其实这是我认为的男神正确打开方式。(除了南无生。他的脑洞来自《默读》里的范思远。暗香口号有更改)

池胖



        七月七当是个祭拜故人的好时节,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各地都不约而同的飘起了雨来。


我在华山找到了他。他就在那站着,呆呆的往前看。过路的行人都避开他,莫名心疼。
‘是华无痴,华师叔么。这是你的一个故人让我给你的,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归人未至,食言了。’
我也没问他过的好不好,但我觉得我应该给他。道人,我又自作主张了,对不起。
‘故人’他沙哑的声音慢慢回味这两个字,泪水涌了出来,砸到了笛子上。
‘你丢下我一个人,只留了一封信。你还俗了记得么。一封信丢下我离开了。你成全了你的道,那我呢。你把我置于何地。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我...



        七月七当是个祭拜故人的好时节,天地白茫茫的一片,各地都不约而同的飘起了雨来。


我在华山找到了他。他就在那站着,呆呆的往前看。过路的行人都避开他,莫名心疼。
‘是华无痴,华师叔么。这是你的一个故人让我给你的,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归人未至,食言了。’
我也没问他过的好不好,但我觉得我应该给他。道人,我又自作主张了,对不起。
‘故人’他沙哑的声音慢慢回味这两个字,泪水涌了出来,砸到了笛子上。
‘你丢下我一个人,只留了一封信。你还俗了记得么。一封信丢下我离开了。你成全了你的道,那我呢。你把我置于何地。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想过么。我每天都站在华山最高的屋脊上往远处望去,那里仿佛能看到武当,看到每天在布置课业的你。真的我每天都能看到你,每天。我、我、、、’华无痴反复的说着那句话,呆滞看着笛子,仿佛能看到道人。
渐渐的我看到笛子化出了人形抱住华无痴,似乎在喃喃说,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黄乐,黄乐,是你么。我好像看到你了’华无痴痴痴的说。‘是我,是我。我再也不离、、’道人还未说完,就消失了,笛子多了几条碎纹,细细的。


华无痴告诉我,说他是一个顶懦弱无能的人。黄乐来华山讨债时,他因为紧张没有表达自己心意,说成了比武。黄乐回武当的时候他最后一个知道,黄乐死的时候他不在他身边,就连黄乐的尸体他都不敢去领。他说站在华山最高的屋脊上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我也去了,只是能看到无边无际的白色。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这是我听华无痴说过最后一句话。从那以后他就只说这句话了。我也只能在屋脊上看到过他。

空银子

【楚留香】天地化舟 武破江湖

  武当,金顶。
  “破,欢迎欢迎,你拜别少林,云游沧海,终究还是来了我这问鼎江湖的武当派。”武立于掌门身旁。面带微笑地注视着破,眼神中闪烁着欲望的微光。
  “破,见过你师兄,武。”萧疏寒转过身,“有什么事情,问问你师兄就行了,我还得去处理一下去华山旅游的行程。”
  “是,掌门。”破微微躬身。
  “武,你这不厚道啊,你我兄弟相称,现在骑到我头上了,”破有点不高兴,“嗯?你这笑又是什么意思!”
  骑在你头上...骑你身上倒是可以考虑。
  武剑眸一笑,转身走去:“破,风尘仆仆,不如先去沐身,好让我去给你准备准备食寝。”
 ...

  武当,金顶。
  “破,欢迎欢迎,你拜别少林,云游沧海,终究还是来了我这问鼎江湖的武当派。”武立于掌门身旁。面带微笑地注视着破,眼神中闪烁着欲望的微光。
  “破,见过你师兄,武。”萧疏寒转过身,“有什么事情,问问你师兄就行了,我还得去处理一下去华山旅游的行程。”
  “是,掌门。”破微微躬身。
  “武,你这不厚道啊,你我兄弟相称,现在骑到我头上了,”破有点不高兴,“嗯?你这笑又是什么意思!”
  骑在你头上...骑你身上倒是可以考虑。
  武剑眸一笑,转身走去:“破,风尘仆仆,不如先去沐身,好让我去给你准备准备食寝。”
  也罢,先去洗个澡,这一身海味还是有点令人不快。破颔首,跟了上去。
  水声潺潺,破躺在浴池里的竹床上,健硕的肌肉在水面的交界处若隐若现,在少林苦修的时光让这古铜色的肌肉上留下了不少浅浅的伤疤。
  雾气笼罩,破捏了捏身上的腱子肉,感叹着当年少林的辉煌,在黄昏与师弟们的比武。
  “娘们才弄些花里胡哨的玩意。”破长吁。
  有人!破从水中起身,面对着雾气中的来人。
  “破,还在享受呐!”武只穿了条亵裤,走到水边停下。
  “这武的条件这么好,哪有不享受的道理。”破轻笑,打量着武。
  虽说武出自武当,但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白净的皮肤加上八块腹肌,也是人间难见的美男子。
  等等,武...
  破被武抓住一条胳膊,猝不及防地被反剪在背后,武将下巴挂在破的左肩上,用力下压,只见破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破,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疤?”白净的手指划在破伤疤留下的痕迹上,指甲甚至按出了一道红印。
  “武,你想做什么!我怎么动不了了!”破极力想抽出手臂,脱离武的控制。但是他发现内力被封,无法施展。
  “我不会伤害你的,破,我只是...完成你入门的仪式而已。”武勾了勾破的下巴,嘴角轻微地上钩。
  “啊...嗯啊...武,住手!”破脸红到了耳根,他被武按在竹床上,双手反剪,趴着,而武正在突破他的后庭。
  “破,好好享受吧,你会爱上的。”武一边手指往里摸索着,一边按压着破的臀肌。雾气腾腾,掩盖着他的笑容,而破的声音在这一方天地回响,却无人能听见。
   “我要进去咯,小破~”武笑着,贴住破的后背,双手勾住破的肩膀,身子一点一点地往上送,听着破的嘶吼,他快意地笑着。
   半个时辰后,武当太和桥。
    “师兄,你看见破了吗?”一名武当弟子迎面跑向武,急切切地问道,“我忘了告诉他,修习武当宗学后会有一个时辰不能动用内力的。”
   “放心,师弟,破很好,不用担心。”武打发走了师弟,抬眼看向窗子,嘴角顿时笑了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