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留香手游

1.5亿浏览    81546参与
抠手画脚乌鸦

【邱蔡】/主播有只猫(番外)

不说了,不是车,各位还是请走评论链接吧,被pb到怕

不说了,不是车,各位还是请走评论链接吧,被pb到怕


旧友jiujiu
#华山男弟子#dbq画得叔了?...

#华山男弟子#
dbq画得叔了😂

#华山男弟子#
dbq画得叔了😂

京

暗沧(七)

暗香(顾缘君)×沧海(萧月明)

        晴雪节到了,顾缘君带着萧月明来到华山堆雪人。

        顾缘君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他会遇到自己的“老熟人”。

        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是顾缘君见到他们,却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更何况,其中有一个,是门派里的师兄。

        ...

暗香(顾缘君)×沧海(萧月明)

        晴雪节到了,顾缘君带着萧月明来到华山堆雪人。

        顾缘君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他会遇到自己的“老熟人”。

        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是顾缘君见到他们,却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更何况,其中有一个,是门派里的师兄。

         人群中,顾缘君还看到了一个镇玄武当弟子。是他,他还是那样,一点也没变。

        萧月明见顾缘君神情不对,赶紧拉住他的手,对他说:“华山太冷了!我不想堆雪人了,我们回浮洲岛吧。”

         这样也好。但是顾缘君并没有带萧月明回到浮洲岛,他们回到了顾缘君在天风坪的家。

         顾缘君今晚喝酒了。他就像那晚在月诸楼一样,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吹风。这酒,和当初与方思明月下共饮时的酒,是同一种的。那时,难受的是方思明,方思明的身边还有个自己。

         现在却只有这一坛坛的烧刀子陪着自己,呵,人生就是这么可笑。

         重回故地的感觉,对萧月明来说,感觉并不太好,毕竟自己的姐姐也是身亡于此的。

       就在顾缘君正要再次干完一坛酒的时候,萧月明及时拦下了他。

       “别喝了,你醉了。”

       “月明。” 这是顾缘君第一次这么叫她,也是顾缘君第一次用这种,无比认真且炽烈的眼神盯着她,萧月明一时间一些不知所措。

       “我......我在啊......唔!”顾缘君突然用食指压上了萧月明的樱唇。

       后者对她笑着说:“月明真好看。”

        哎~干.....干嘛突然说这种!明明这种时候才更好下手,为姐姐报仇的。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是下不去手?!

         萧月明想起自己在屋子下面看到的顾缘君,那样的他,脆弱,不堪一击。褪去霜兰校服的顾缘君,一身燕衔枝坐在月光下,酒灌入喉,一坛接着一坛......

        萧月明不知道顾缘君和那个武当弟子发生过什么,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眼眶微红,因为害怕受伤,便不让自己再说话的顾缘君,怎么也恨不起来。

       姐姐,对不起。萧月明抵上顾缘君的额头,她说别怕,我在呢。

长风谢知月
[风袋]此间无间 试试这样行不...

[风袋]此间无间

试试这样行不行

[风袋]此间无间

试试这样行不行

安囚
问一下 高级江湖礼物开出低级秘...

问一下
高级江湖礼物开出低级秘籍碎片
和打40级盗墓贼出的天工奇石
那个概率更低
打盗墓出的天工忘记截图了😂

问一下
高级江湖礼物开出低级秘籍碎片
和打40级盗墓贼出的天工奇石
那个概率更低
打盗墓出的天工忘记截图了😂

朔方

风声鹤唳


华山:秋无憾
武当:夏居然

(小长篇,慢慢更)

(一)
“还钱,别装死。”
小道长抬脚拿靴尖踢了踢横尸脚下的华山弟子腰窝,眼睫低垂难辨神色,语气却与邱居新如出一辙。
躺倒的华山弟子枕臂大醉,只觉腰上似被什么钝物顶弄,靴尖微微挑起的一头抵上襟带戳蹭,无端生出几分绵软的痒意。恰逢酒后得意遭催债,心中懊恼却一身懒骨不愿动弹,半掀了眼皮望去,只觑见个清瘦轮廓,身形单薄,想来也不过十六七。
躺正头闭眼冷笑一声,单腿屈膝高高搭上一只脚腕。仿佛还觉得不够,又颇为嚣张的抖了那么两下,悠悠笑道:“没钱,不还,能奈我何?”
话刚出口还未说完,那小道长剑匣陡然裂开,几柄飞剑携灿灿金芒恰将两人圈于一处,兀自兜转不休。华山弟子...


华山:秋无憾
武当:夏居然

(小长篇,慢慢更)

(一)
“还钱,别装死。”
小道长抬脚拿靴尖踢了踢横尸脚下的华山弟子腰窝,眼睫低垂难辨神色,语气却与邱居新如出一辙。
躺倒的华山弟子枕臂大醉,只觉腰上似被什么钝物顶弄,靴尖微微挑起的一头抵上襟带戳蹭,无端生出几分绵软的痒意。恰逢酒后得意遭催债,心中懊恼却一身懒骨不愿动弹,半掀了眼皮望去,只觑见个清瘦轮廓,身形单薄,想来也不过十六七。
躺正头闭眼冷笑一声,单腿屈膝高高搭上一只脚腕。仿佛还觉得不够,又颇为嚣张的抖了那么两下,悠悠笑道:“没钱,不还,能奈我何?”
话刚出口还未说完,那小道长剑匣陡然裂开,几柄飞剑携灿灿金芒恰将两人圈于一处,兀自兜转不休。华山弟子何等机敏,剑未动而人先行,眉峰一凛踏风而起跃至空中,俯头却见小道长并竖两指引着飞旋的那簇剑刃摇头晃脑的,不过一循便“咔”得一声收回匣中。
诱敌之计,卑鄙。
周身真气涌动,霜天急雨蓄势待发,偏偏此时心念一动——此人一身同尘袍,虽背着个金闪闪的剑匣子,却分明是个刚入门的小道士。这一招下去他若不加躲避,剑雨急催,怕不是要出了人命,华山与武当积怨已久,万不可再出事端。思及此处断没有再打下去的道理,遂急急收势落地,谁曾想,不过一念之间,底下那道长忽抚胸一颤如受重创,立时双目紧闭倒地不起。
华山犹疑片刻,正欲俯身探探鼻息,折腰之际惊见一道白光劈面直斩而来,侧身闪避不及已被死死钉在原地,双目眩眩,脑内嗡鸣不休。破空一声鹤唳,耳畔衣风猎猎作响。待堪堪稳住身形,抬眉只望见仿若墨迹点就的鹤影同人一并淡入云波。
——竟连那小道士什么模样都没看清。
“秋师兄?诶?真的是秋师兄啊!”
“哇活的秋师兄??快来看快来看啊!!”
“我的天哪!有生之年竟得见秋师兄真颜,我对师兄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啊!!!秋师兄长得真他妈好看啊!!”
忽然冒出的华山弟子将秋无憾围了个严实,方才那点被鹤亮翅支配的不悦顿时淡却无踪。作为华山派双榜之首,两尊雕像在执剑堂立了半月有余,要说没人认识那才叫奇怪。面对热情似火的师弟师妹,秋无憾能做的也不过是抱剑微笑,摆出一副“完全不慌,小场面”的表情接受或真或假的敬慕与吹捧。实则内心早已万马奔腾,恨不能直接奔上金顶,抱着夏居然的雕像大腿嚎啕一场。
夏居然,居字辈里少见的御剑奇才,入门不过月余便已一跃成为武当剑之巅,并稳居榜首半年之久无人能出其右。他成名之时,秋无憾还是个整天只知道出入玲珑坊、专点蔡居诚喝酒唱曲儿的傻子,什么萃玉源石水晶,但凡手里有点值钱东西,都巴巴地跑去送了。本以为送得多了,蔡居诚的态度多少能缓和缓和,好歹他也算半个金主。可武当臭道士自小养就的骄矜性子,纵然是拿金银珠宝堆成个坟头把他给活埋了,也别想碰上一分一毫。日子久了,眼看着仅有的几颗石头也都送了个干净,蔡居诚仍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才渐渐死了心。
华山虽已没落多年,到底还是名门正派,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不至于养不活一个混吃等死的秋无憾。这样挥金如土过了三个月,一个春风不甚暖人的黄昏,日暮绯云薄卷,红纱帐般挂满山头。平时相好的几个师兄弟商定了今晚换上破烂衣衫去金顶乞讨,脱去一身衣饰佩剑,连箫都撂在了家里,一出山门迎面便碰上了前来讨债的武当弟子。
偏偏秋无憾刚在蔡居诚身上白砸了那么多钱,一腔怒气无处发泄,陡然间看见这么多臭道士,恨的牙根儿直痒。为首的那位好巧不巧,穿了身跟蔡居诚一样的镇玄套,神情冷漠,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
同行的华山师兄弟原先还谈笑风生,一看清来人顿时都敛了笑意窃窃私语,因他们皆在身后,秋无憾也只隐约听得“夏居然”“剑之巅”这样的字眼儿。确切说了什么他倒不甚在意,此时只想拔剑活剐了堵上山门的这几个臭道士,可手一扶上腰这才想起,剑箫护腕全都卸了个干净。
身着镇玄套的那位微微抬起下颌,冷蔑一笑:“华山没人了么,打发你们几个出来?”
说话间,不待这几个华山弟子捡起家伙便见一招扫六合打来。血色雾嶂凝做的八卦图自脚下御气成剑,耸出丈二气刃贯顶直穿,幻四象道道罡风擦眉而过直削发鬓,耳侧只闻剑啸风吟,目之所及皆是殷红残影裹卷墨白两色剑气跃掠不休。为首之人负手御剑气定神闲,起收招式风流隽逸,看似漫不经心却剑无虚发,直打得这几人毫无还手之力。修为较高的华山师兄正欲开盾,才一挥臂但听“锵锵锵”几声,竟恰被三道飞剑钉住身形,再也动弹不得。
这一战来的快去得也急,不过一回合,秋无憾等人已是伏地不动不做任何挣扎,武当这几位臭道士留了句“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挥手几个起落驾鹤走了。
山头那几抹薄红胭云还正悠悠荡荡尚未坠破,血雾似的气嶂便已沉沉散尽。高亚男遥遥听见打斗声,自执剑堂一路轻功赶来,抄起长剑敲打这几人脑壳:“你们几个好大的本事,在家门口叫人打得这般体面。”
年纪尚小的师弟抱头躲闪,大声辩解道:“大师姐这怪不得我们!那可是武当剑之巅!一个鹤亮翅我们就爬不起来了只能被摁着打啊!”
听到这,高亚男再一看他们几人的衣裳,心中明白了个大概,反倒扶剑大笑赶着他们回砺剑堂磨剑:“我一早说过今日门派会武华山闭门不出,叫武当自个儿守到天亮。你们充耳不闻私自下山碰上了夏居然,总算长了教训。砺剑堂还有几十把剑要磨,每人二十把,磨不完不许回来。”
秋无憾平常看着吊儿郎当不着调,对大师姐却是言听计从,几人正叮了咣啷磨着剑,他冷不丁问了句:“穿得跟蔡居诚似的那个捂裆,就是他们的剑之巅?”
“唔……是……是吧。”
“什么叫是吧?”秋无憾捡起手边剑鞘捅了捅搭腔的小师弟,又凑近了低声问,“到底是不是啊?叫什么?夏居然?”
自那日起,秋无憾便立志终有一日要把夏居然这厮摁在地上打,打得他喊爹为止。
——这志向到后来几经辗转与初衷略有出入,却是后话了。
秋无憾早年间流连点香阁,武学荒废太久,哪怕是日练夜练也还是勉强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再加上个性骄傲放不下身段低头向同门请教,于提修一道上走了不少弯路。那时候别说特技,连秘籍该用什么都不甚了解,只记得刚入门时,约摸得了本苦禅,再后便是钢刃和苗家刀法。若在往日,他是断不肯耐着性子参悟秘籍的,可一想到武当臭道士刷刷两下便将他们几人打趴下,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夏居然荣登武当修为榜首,成为首席大弟子时,秋无憾的修为只堪堪挣扎到八千。金顶两侧雕像皆已换作夏居然,而华山执剑堂前也几经更替,最终定型为一名叫“严无伤”的师兄。
坊间传言,严无伤与夏居然是结义兄弟,同云梦武之极单白薇亦是好友。雕像初成之日,秋无憾深夜不寐,偷偷跑到执剑堂前瞻仰大师兄。华山夜间月色犹绝,借着这点幽蓝月光,伸手抚上雕像衣袍,却听身后有人轻咳了一声,慌忙把手揣回衣袖。稍一侧身,只见来人一身忘尘袍,白纱覆面,高冠岌岌——是个武当。
他面色不善地打量这人一眼,抱臂问道:“你们武当是不是快不行了,大晚上的不睡觉都要跑来追债?”
“羡慕么?”
“什么?”秋无憾被这仨字问的一懵,原本日思夜想的一肚子刻薄话便生生噎在喉间,半分也吐不出。
那人负手走到严无伤雕像前,抬手捻上一片袍角,微微仰头难辨喜怒,缓缓道:“华山武之极,这雕像,谁不想要呢?”
秋无憾冷笑一声,握着他的腕子将他那一只手从雕像上挪开:“兄弟快醒醒,你就算想要,也得先脱了这一身衣裳,拜入我华山门下。”
那人像是笑了一声,面纱跟着微微漾动:“只怕华山养不起我。”
秋无憾就势倚靠着雕像,横眉冷对,霎时觉得武当弟子不光长了张欠操的脸,还特么长了个欠操的嘴,我呸。
“拜我为师,不出三月,这雕像就是你了。”
“不拜,滚。”
那人似是听见了什么笑话,向前两步几欲贴上他的身子,一双瑞凤眸不掩讥诮:“严无伤曾说你,根骨奇佳,必有一日可代其重振华山,如今看来,严无伤当真愚不可及。”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
“华山上下不思进取者比比皆是,就连严无伤这厮都能叫‘武之极’,可见华山无人。”
“唧唧歪歪跟他妈暗香男弟子一样!”秋无憾侧身跳开,“唰”得一抖长剑,“能动手就别动口!”
“有趣。”
这二字刚一出口,余音尚在,秋无憾犹未看清他使了什么招式,便被击出丈许远,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啐口血沫,骂了句什么“甘霖娘的”,正欲冲回去,便听见那人幽幽说道:“在下,夏居然。”
秋无憾立时膝下一软,吼道:“师父!”

【未完待续……】
【ps.没有刻意diss哪个门派,修为相差悬殊,打不过很正常,不要引战_(:з」∠)_】

NiCr
全脸是绝对不会给人看的!

全脸是绝对不会给人看的!

全脸是绝对不会给人看的!

容与

【华武】靡不有初 壹

清早来开篇沙雕文

BG…是华武。


小学生文笔。ooc我的。

…**是什么自己脑补吧…

奸商设定。

分割线——————


清早柳凌扛个包裹踱步到昨天看上的摊位,发现被卖花的小丫头捷足先登了。那丫头穿的破破烂烂让人看得心生怜悯,柳凌不这么觉得。相反自己洗的发白的碎空衫里面不知道缝了多少针,腰包的钱少的可怜。


思量半晌她弯下腰伸手捡了一块白色的鹅卵石。随意擦了擦在那丫头跟前蹲下。小丫头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的年龄,估计是不懂生意怎么做。见有人来买花有点腼腆,揪着衣袖不知所措。


“来枝这个…叫什么什么花的…”柳凌对花不感兴趣,掏出了几个铜板递过去。面上毫无波澜心里肉疼得打紧。


“谢、谢谢...

清早来开篇沙雕文

BG…是华武。


小学生文笔。ooc我的。

…**是什么自己脑补吧…

奸商设定。

分割线——————


清早柳凌扛个包裹踱步到昨天看上的摊位,发现被卖花的小丫头捷足先登了。那丫头穿的破破烂烂让人看得心生怜悯,柳凌不这么觉得。相反自己洗的发白的碎空衫里面不知道缝了多少针,腰包的钱少的可怜。


思量半晌她弯下腰伸手捡了一块白色的鹅卵石。随意擦了擦在那丫头跟前蹲下。小丫头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的年龄,估计是不懂生意怎么做。见有人来买花有点腼腆,揪着衣袖不知所措。


“来枝这个…叫什么什么花的…”柳凌对花不感兴趣,掏出了几个铜板递过去。面上毫无波澜心里肉疼得打紧。


“谢、谢谢大姐姐,这是芍药哦。”小姑娘开心地递过去一枝修剪整齐的花,小心地收好钱后咧着嘴笑。


“尚且年幼…为什么要出来做生意呢?”柳凌开始跟她扯起了家常。


“我…我看我娘辛苦的打紧…就想帮帮我娘…”


“是吗…那看来金陵确实是个赚钱的好地方…我这有块玉准备卖点钱,你我有缘。可否告知何处有典当行?”柳凌握着鹅卵石把玩着,抬头望见那丫头盯着自己手里的鹅卵石咽口水道:“典当行我不知…但是我知道哪里有首饰店收玉的…”


破绽百出的谎话骗她这种小丫头足矣,心底偷笑上当了,装出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拉着她的手把鹅卵石放在她手心。


“我信得过姑娘,小小年纪就有胆量出来经商。劳烦你…”


她自然没见过什么玉也分辨不出真假,只是听她吹嘘都有知道价格不菲。小丫头当机立断接过点了点头道:“大姐姐帮我看看摊子,我…去去就来。”


柳凌笑了笑:“多谢。”


去去就来就是不会再来了。


柳凌心知肚明,干脆盘腿席地而坐,摊开包裹中的灵芝——这是下山前谷潇潇托她卖的,说是上交一半的钱另一半她自己收着。她也懒得叫卖,把剑拿出来用白布擦拭消磨时间。


华山大雪天长出来的灵芝品相好,过路的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也有人蹲下来问价。片刻后已经卖掉了大半,银两赚的她嘴巴都笑歪了。刚准备心满意足地收摊,眼前突然多了一截鹤羽般的袖子和白衣。


柳凌顺着袖子往上看…衣着鹤羽,头戴道冠。天下也只有武当弟子是这幅守寡的打扮。用守寡好像不太好,毕竟…武当都是男人。


“华山弟子么…灵芝还卖吗?”


这说的什么废话…柳凌撑着下巴道:“我这灵芝比不得正规药堂,也就只能卖卖普通百姓了。怕是入不了道长的眼。”她卖的价格可比药堂高的多。柳凌那三寸不烂之舌把这灵芝吹的天花乱坠,把那些人骗的晕头转向最后只得掏钱买账。


“那你卖什么?”那道长蹲下来问她。


柳凌在华山待了多年,自小跟着谷潇潇师姐。修为和剑法一般般,珠算和经商上却是炉火纯青。在华山变着花样赶跑那些讨债的道长,从小就没少见过仙风道骨的武当弟子,千篇一律张嘴就是福生无量天尊。她跟着几个师兄去打发讨债的长年都看的审美疲劳了。


眼前的道长生了张极为清俊的脸,却没有那仙风道骨的气质,甚至第一眼看上去有点…凶。不细看发现不了他左眉有一道很淡的疤,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刺眼,用碎发遮挡着还是露出了一点。


“这花我卖,五十个铜板一朵。”她伸出手里的芍药花。


“…你**卖这么贵摆个**的摊啊?不会做生意就让开。”


“…”柳凌一愣,看着那张依然好看的脸…算是明白为什么没有那仙风道骨的气质了…


F_霜黧_F

太可爱了吧,奶当是什么稀世珍宝

太可爱了吧,奶当是什么稀世珍宝

阿斯莫斯

打算换脸了,一直用的clx初版捏脸也是第一个捏的脸,还是有一..舍不得😂新捏的脸眼睛大大的没有原来禁欲了(:3_ヽ)_这个捏脸的鼻子和眼睛比例掌控对我而言真的不友好,(以及新的捏脸系统朱砂痣好丑啊嘤(朱砂痣其实是本体

打算换脸了,一直用的clx初版捏脸也是第一个捏的脸,还是有一..舍不得😂新捏的脸眼睛大大的没有原来禁欲了(:3_ヽ)_这个捏脸的鼻子和眼睛比例掌控对我而言真的不友好,(以及新的捏脸系统朱砂痣好丑啊嘤(朱砂痣其实是本体

Thomas Xerxes

论道长如何捕捉暗香·伍

说实话,道长特别性感,各种意义上的。

暗香决定努力升修后就不常在汤池蹲桶了,天天不着家跟着野队到处跑,很久之后暗香才想起来问自己为什么不跟着道长那现成的一条。道长也不揪着暗香,只是安安静静守着汤池那个桶,这让暗香一直有种道长情缘其实是个桶的错觉。
道长说这桶于他来说很特别,就是在这里捡到只奶猫。既然奶猫出去玩儿了,那就在这等他回家。暗香挺感动但完全不想弄清楚道长在说什么玩意儿。
嗯,不清楚。
"乖,喵一声就让你射,屁股翘高点让老公摸摸尾巴。"
清楚了。

那天暗香刚从长白山回来就收着道长组队的消息,还以为道长被人打了,火急火燎的一键跟随抽刀就要上,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道长提...

说实话,道长特别性感,各种意义上的。

暗香决定努力升修后就不常在汤池蹲桶了,天天不着家跟着野队到处跑,很久之后暗香才想起来问自己为什么不跟着道长那现成的一条。道长也不揪着暗香,只是安安静静守着汤池那个桶,这让暗香一直有种道长情缘其实是个桶的错觉。
道长说这桶于他来说很特别,就是在这里捡到只奶猫。既然奶猫出去玩儿了,那就在这等他回家。暗香挺感动但完全不想弄清楚道长在说什么玩意儿。
嗯,不清楚。
"乖,喵一声就让你射,屁股翘高点让老公摸摸尾巴。"
清楚了。

那天暗香刚从长白山回来就收着道长组队的消息,还以为道长被人打了,火急火燎的一键跟随抽刀就要上,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道长提上了马。
恭喜道长二次喜提暗香/bu
"下雪了,想让你看看。"
"还以为你被人打了.....冷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有雪可白头。"
暗香瞅着雪直发愣,半晌才往道长袍子里使劲儿缩了缩。
".....好看。"

白川且奈

[少暗少]今天的少林也在灭门边缘疯狂试探。04

·阔别已久的更新,前文请戳主页。超链接不会弄,正在摸索中。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华山之剑,亦至情至性。


每一位华山弟子都曾经跳进冰冷的龙渊里捡回属于自己的那把惊鸿剑,在漫天飘渺的大雪里喝下一大碗热腾腾的胡辣汤。被足料的胡椒辣得泪眼模糊还不肯放下那只破陶碗,非得混着自己的眼泪整碗囫囵个吞下去才觉得舒服。长风驿的蛋羹要搭最烈的烧刀子,剑钝了缺了口,拿坚冰磨一磨,华岳三峰就带了挫人的锐气。


二钱浊酒浇铸千斤风骨,华山之剑,冷彻,执剑之人,炽热。华山有着最是重情重义的江湖儿女,他们满怀热血,仗剑踏歌,力争重现华山当年荣光。华山上下...

·阔别已久的更新,前文请戳主页。超链接不会弄,正在摸索中。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华山之剑,亦至情至性。

 

每一位华山弟子都曾经跳进冰冷的龙渊里捡回属于自己的那把惊鸿剑,在漫天飘渺的大雪里喝下一大碗热腾腾的胡辣汤。被足料的胡椒辣得泪眼模糊还不肯放下那只破陶碗,非得混着自己的眼泪整碗囫囵个吞下去才觉得舒服。长风驿的蛋羹要搭最烈的烧刀子,剑钝了缺了口,拿坚冰磨一磨,华岳三峰就带了挫人的锐气。

 

二钱浊酒浇铸千斤风骨,华山之剑,冷彻,执剑之人,炽热。华山有着最是重情重义的江湖儿女,他们满怀热血,仗剑踏歌,力争重现华山当年荣光。华山上下节衣缩食只为重振门派威风,洗脱明月上的浮尘,濯剑映寒星,满身洒脱是疏朗清风,入世就要求个千古风流。

 

静庵的风刺骨寒凉,华山双眼赤红,缓步走到掩着嘴脸色发白的师妹面前,看着神情冷清的枯梅——也许现在应该叫她任慕思。

 

一句轻狂成就谁的顽固到无可救药,滚烫沸油没过手掌时的狠戾决绝是她年少时的独一份执拗痴妄。也许来自黑暗的龃龉是盛放她厚重心思的坟冢,喁喁细语,唇齿开合,便甘心沉沦于此生最后的温柔乡。

 

然而,杀人偿命是江湖道义。无论面对的人如何,错就是错。

 

少林执杖,对枯梅郑重地行了一礼。枯梅淡漠地点了点头,一如华山弟子初见她时。

 

“枯梅大师,得罪了——”

 

既然非战不可,何不快意恩仇!

 

金刚怒目,明王伏魔。剑气隐为鹤,真气化万物。有鬼魅跗骨,潜声匿行,做十面埋伏;痴人说梦呵!梦化蝶蝶作庄生,春风拂面,杂着寒风剔骨象。有快剑碎云破空,急雨潇潇,细碎剑光烁目,剑气凛然,倏忽快雪时晴,震岳嗡鸣,两剑相撞,浩荡真气猛然撞进华山虎口。枯梅内劲何其刚猛,只一式对拼便已震裂华山执剑臂上经脉,好悬伤至内腑。

 

云梦忙将内力打入华山后心助他化解体内剑意,少林慎之又慎,伏魔杖化去枯梅攻势,堪堪护住周身三路要害,武当唤剑一指御八荒,调天地灵气,吐纳间凝神压腕,眸光如泉洗寒星,剑斩无极。

 

说时迟那时快——

 

三分明月寒鸦啼,冷意着匕刃,杀意自暗中来,到冰处去,有幽香入魂,抹一点落红进眸底。刹那间月隐云雾,枯梅剑风虽快,然藏风流云见得云开雾散时,人却不见,徒留具红粉骷髅,香绝骨。

 

暗香浮动,昙花五现,落得一地软红。枯梅后心受创,浑身气势一变,冷得割人。少林猛劈其天灵,生死菩提却不定死生。她终究是华山多年的掌门,剑意观遍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有云梦忽觉体内真气滞涩,细探时大惊失色,这剑意竟是能冻住她们的皮肉!

 

莫要慌!

 

云梦的大师姐大吼一声,她半边脸上都已经结了冰霜。几个真气滞涩的云梦像是忽然找到了主心骨,纷纷挣着拥到师姐身边。大师姐勉强举起灯,为自己抹平了腰间的剑伤,她高呼此冰有异,勿要急着破开,恐有后招——

 

话音未落,她们就被封在了冰里。少林双眼赤红,齿关紧合,半守半退,一步步挪到云梦所在处。枯梅忽地将剑高高举起,全身真气灌入其中,剑身低鸣,威势极强,顷刻间磅礴剑气奔涌而出,瞬间重创了躲闪不及的众人!

 

少林猛地咳出一口血,腹间的鲜血自指缝间淌着,如何也止不住。身上妙法衫彻底成了血衣,掌间鲜血太过黏腻,就是想要紧握巨蟒吞口的修罗杖也是难如登天。他吃力的拧过身去,浑身是血的华山以剑尖支地,另只手死死撑着面如金纸的道长。道长身上那件破阵子亦是泅了大片的血,他整个人靠在华山的身上,手指微颤,自怀中摸出了枚金色的丹药。华山眼见他掏出那丹药来,不知哪来的力气,死命锁着他不欲让他吃下。你不要命了吗——!他低吼一声,硬是拽着道长滚到了冰后。云梦师妹扯着暗香师姐的手,她方才站在冰后,发觉这冰竟不受剑气所伤!

 

快!快躲到冰后来!

 

暗香一把扯下发带抹去碍眼的血,箭步冲过去就要把少林拖回来。少林却是油尽灯枯,动也动不得。他深吸一口气,用尽气力支撑着起身,反手将暗香推回了冰后。

 

少林弟子,当庇佑苍生……

 

他默默低语,听不见暗香嘶哑的大吼,眼前唯有枯梅冰冷的目光,同她高举起的剑。

 

齿间丹药滑下,枯竭的丹田瞬间充盈几乎爆裂。少林双掌合十,身后现庄严宝相。往生咒响彻静庵,佛光普照,是立地成佛者一苇渡江。狂暴剑气再伤不到他分毫,宝相又换罗汉金身,悟禅之时,八叶莲华猛攻力竭的枯梅,干干脆脆破去了她的护体真气!

 

荼蘼乱舞!

 

碎冰飞溅,云梦重归自由,轻身提气,几人同时使出江月流芳,极美艳,也极畅快。华山扣下道长的丹药,匆匆往怀里一塞,一势惊鸿照影,当即加入战局。道长又气又笑,不知该作何表态,干脆布下九宫八卦阵,心无旁骛,力求生机。

 

掌门啊,您……

 

又何苦。

 

这话师妹还是没能说出口。

 

当武当的短剑抵在她喉前时,枯梅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波动。就好像为蝙蝠公子而死已是她余生的所有意义,在这永夜里,什么华山什么善恶都不该拿出来清算,枯梅死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任慕思,也只能是任慕思。

 

若是早点认识他,她任慕思的一生是否会有些不同?

 

没人能回答,就好像被滚油浸过的手指再也不能使剑一样。

 

华山闭上了眼睛。听见一声轻响,那是剑刺进皮肉的声音。

 

半晌师妹抽泣出了声,华山眨去眼底的湿热,弯下身从任慕思手中取出了那柄镇岳剑。剑柄上的刻字清晰可辩,剑穗虽精致但极破旧,显然是佩带多年。

 

“华山枯梅”。

 

这是要立在掌门衣冠冢上的剑碑。


走马游侠儿

我的大女儿华山和小女儿云萝,以及一些沙雕图。

我的大女儿华山和小女儿云萝,以及一些沙雕图。

对方正在输入…
大晚上打雪绝红了一身真的全红,...

大晚上打雪绝红了一身真的全红,这些是我修过后才记起截的,被封交易真难受,辣鸡wy……辛苦大佬们了(泪目)😭前前后后就老三打了十几遍,真的很有开荒feel(手动微笑)被一点红的落剑搞出阴影,我发誓w8之前绝对不会再去了😷(所以我可能汽油都不会再去了毕竟可能上不了w8……)(没有真香)(其实打到中途跪那么多次我都不好意思拖后腿的……但是看大佬们都那么努力我怎么可以放弃!)

大晚上打雪绝红了一身真的全红,这些是我修过后才记起截的,被封交易真难受,辣鸡wy……辛苦大佬们了(泪目)😭前前后后就老三打了十几遍,真的很有开荒feel(手动微笑)被一点红的落剑搞出阴影,我发誓w8之前绝对不会再去了😷(所以我可能汽油都不会再去了毕竟可能上不了w8……)(没有真香)(其实打到中途跪那么多次我都不好意思拖后腿的……但是看大佬们都那么努力我怎么可以放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