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楚留香手游

1.5亿浏览    64598参与
是言九吖

我与师兄的日常【上】

▲双华   师兄×师妹
▲一个月前的屯粮,一直懒得发…
▲真的是小甜饼, 准备下篇开虐【怎么虐都想好了】
▲文笔渣的不行    
▲我爱谷师姐
▲华山的滤镜真的很棒

        那天,我初入华山,便被齐师兄一脚踹进了龙潭里,便离开了。只留我一人泡在冷水中,一脸懵逼…
这时,岸边出现了一个人影:“呦,新面孔,是新来的小师妹吧。”
        仔细一看,在华山自带的滤镜下,他……还有点好看…...

▲双华   师兄×师妹
▲一个月前的屯粮,一直懒得发…
▲真的是小甜饼, 准备下篇开虐【怎么虐都想好了】
▲文笔渣的不行    
▲我爱谷师姐
▲华山的滤镜真的很棒

        那天,我初入华山,便被齐师兄一脚踹进了龙潭里,便离开了。只留我一人泡在冷水中,一脸懵逼…
这时,岸边出现了一个人影:“呦,新面孔,是新来的小师妹吧。”
        仔细一看,在华山自带的滤镜下,他……还有点好看…
我盯着他的脸,出了神
        他继续说到:“喊声师兄,我就捞你出来,怎么样?”
捞???他把我当什么了?!
        我一气之下潜下水去,偷偷游到岸边,一把抓住了他的鞋,将他一并拉入水中。
        趁他在冷水里哆嗦,我偷爬上了岸。

         我入华山已经有几年了罢,这几年一直在鸣剑堂帮着谷师姐做事,每日都能见到师兄对谷师姐灰灰满是豁口的剑,然后被师姐踢出鸣剑堂…
        每次师兄下山,总会给我带一根糖葫芦回来,然而每次谷师姐都会突然钻出来:“师弟,哪来的钱啊?”
        至今都还记得师兄被谷师姐追着坎的样子…
“哎呀~咱们谷师姐这么不近人情的嘛~”寻声望去,是推着风师兄的云师兄(华山第一媒婆)“我看师弟师妹们这样挺好,哎呀,年轻真好~”
        谷师姐白了云师兄一眼,又一把夺走了师兄满是豁口的震岳剑,扔给了他一把木剑,让他以后拿着木剑行走江湖了…

        后来,师兄还是坚持来送糖葫芦,我叫他别送了,免得又被谷师姐骂,他却撒起娇道:“好师妹啊,还是不是亲师兄妹,让师兄来这里躲躲,你就忍心师兄被高师姐抓去练功啊!!!”
       师兄给我讲了许多江湖上的故事,什么少林大师把暗香的师弟错认成女子,什么武当热门作家萧居棠的签售会,什么小和尚云梦汤池玩潜水……
        直到他被高师姐抓回去之前,我还听得津津有味。

    【未完待续】

岫群

亲闺女,捣鼓了几张手机壁纸,超级可爱了QAQQQ想捏小肥脸,想戳嘟嘟嘴,md吹爆我闺女😍

亲闺女,捣鼓了几张手机壁纸,超级可爱了QAQQQ想捏小肥脸,想戳嘟嘟嘴,md吹爆我闺女😍

苍梧

【武华bg】呸切哼|章四

*事儿妈操碎心武x精打细算痞里痞气华
*越灵均x林泷
*慢更,应该写不长二十章左右完结

   
        却说林泷已然去了两封信,越灵均却一封也未回复。她把这事同笑料一般说与林北风听,直叫后者十分苦恼。
        “师姐,莫要胡闹了,那道长可不是好相与的,当心哪日人家找上门来。你功夫不算太好,打又打不过,又该怎么办?”
        对于师弟的担心,...

*事儿妈操碎心武x精打细算痞里痞气华
*越灵均x林泷
*慢更,应该写不长二十章左右完结

   
        却说林泷已然去了两封信,越灵均却一封也未回复。她把这事同笑料一般说与林北风听,直叫后者十分苦恼。
        “师姐,莫要胡闹了,那道长可不是好相与的,当心哪日人家找上门来。你功夫不算太好,打又打不过,又该怎么办?”
        对于师弟的担心,林泷表示自己没在怕的,抽出纸张提笔书就——
        “师弟且宽心,人家找上门来也是在我华山的地界,那群小崽子总不会让人在自家地盘欺负自家师姐罢?再说,我又没说甚过分的话,只阐述事实罢了,若他因此找上门来,岂不显得他自个儿小肚鸡肠?”
        林泷把信送了出去,又在思索越灵均为何还不回信,丝毫没觉着自己现在就是活脱脱一个等着情郎回信的姑娘家样。

        说来也是,林泷一个姑娘家,拜入华山以后整日同师兄弟们称兄道弟,都快双十的年纪了还未谈及婚嫁。有同门听说泷师姐家里头都催得紧,逼着她今年过年一定要把人带回去看看,不然,她自个儿也别回来了。
        ——这都四月份了,就剩个大半年的功夫,泷师姐上哪找人陪她演一出戏啊。
        师兄弟们这么担心着,但没有一人出声说要为师姐分忧。说笑了,师姐这般豪放女子他们可消受不来,眼下越灵均成了她的“新乐子”,他们可是开心得很。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位越道长,但总算师姐没来捉弄他们了。
        “唉,真是无趣,才说了这么几句话就撑不住了。”林泷托着小脸,想着。她倒了一杯茶,决定不再想其他,转而安心看账本。
   
        窗外飞雪散落,桌前茶烟袅袅。林泷拿着朱笔,仔细的在账本上圈圈画画。
        这月有不少侠士带着相好的来华山赏雪,进一笔。
        暮云阁房顶破了,弟子厢房需要修葺,出两笔。
        武当这月没讨到债,算进一笔。
        ……
        人忙起来不理外事,待清理完账目,林泷往外一看,天竟已经黑了。
        “都这般时辰了啊。”
        她直起身敲了敲有些酸疼的肩颈,眼神一瞥,见桌上放着一封书信。她想了想,大约是送信的同门见她在忙,便没有出言打扰她,只把信留下人便走了罢。
        她拿起信,见封上留了自己姓名,便径自拆开读了。
        果然,是她心心念念的越灵均写的。
   
*

林泷姑娘:
        见字如晤。
        不知林姑娘可是对在下有什么误解,为何认为在下是那阻人姻缘之辈?若林姑娘持有这种想法,那在下恐要说声抱歉了,对于令师弟与我家南枝的事,在下未曾有过阻拦之举。倒是林姑娘,一口一个“棒打鸳鸯”,可把在下冤枉的不轻,这笔账,又该怎么算呢?
        我听闻黄乐师兄已然几月未曾收债了,门中长老似有不满,特命在下下月与师兄同去华山。不如趁此机会,当面与姑娘说清楚可好,以免连累南枝与令师弟之间生了罅隙。

                                 武当 越灵均

*

        “我去,真如师弟所说,被找上门来了!”
        林泷瞪大了那双如水杏眸,满脸不可置信。她是嘴巴欠了点没错,可没想到这次真被人找上门来了。她把信看完,不禁脑补越灵均咬牙切齿故作冷静把信写完,又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这人,怎么那么有趣呢……”

        –tbc–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十分的有趣,但师兄觉得师姐嘴欠长得又魁梧,师姐觉得师兄格外小肚鸡肠棒打鸳鸯还死不承认2333
大概还有两章就要见面啦

谢衔
对不起,我给武当丢人了华山可能...

对不起,我给武当丢人了
华山可能都比我富
喂,那个掏空了我钱袋的小华山麻烦等一下?

对不起,我给武当丢人了
华山可能都比我富
喂,那个掏空了我钱袋的小华山麻烦等一下?

是疯不是风
gay气十足的华山。 我永远...



gay气十足的华山。

我永远都爱华山!!!




gay气十足的华山。


我永远都爱华山!!!

_(:_」∠)_

华山门派课业整理(下)

说好的给 大佬 师兄师姐递酒。


  1. 千盅不醉(华山课业中杀伤力最大的一个)
    齐无悔:“好小子,知道给我带酒了。来来,这次醉倒了我不姓齐。”
    陪齐无悔不醉不归。痛饮(0/1)
    少侠:“师兄快别折腾小弟了,哪里喝的过您!”

  2. 杯酒释怀
    风无涯:“呵呵,好远就闻到酒香了。难得今天高兴,你陪师兄咪一盅。”
    陪风无涯喝一杯。小酌(0/1)
    少侠:“师兄少喝些,注意身体。”

  3. 酒后真言
    高亚男:“好酒,我干了。你随意。”
    和高亚男干杯。对饮(0/1)
    少侠:“师姐哪里话!干杯!”

  4. 换盏之交
    谷潇潇:“哟,今天想到给我带酒来了。[嘬一口]这酒尚可,花了多少铜钱?”
    听谷潇潇教你...

说好的给 大佬 师兄师姐递酒。


  1. 千盅不醉(华山课业中杀伤力最大的一个)
    齐无悔:“好小子,知道给我带酒了。来来,这次醉倒了我不姓齐。”
    陪齐无悔不醉不归。痛饮(0/1)
    少侠:“师兄快别折腾小弟了,哪里喝的过您!”

  2. 杯酒释怀
    风无涯:“呵呵,好远就闻到酒香了。难得今天高兴,你陪师兄咪一盅。”
    陪风无涯喝一杯。小酌(0/1)
    少侠:“师兄少喝些,注意身体。”

  3. 酒后真言
    高亚男:“好酒,我干了。你随意。”
    和高亚男干杯。对饮(0/1)
    少侠:“师姐哪里话!干杯!”

  4. 换盏之交
    谷潇潇:“哟,今天想到给我带酒来了。[嘬一口]这酒尚可,花了多少铜钱?”
    听谷潇潇教你砍价。对话谷潇潇(0/1)
    谷潇潇:“你下回去买酒,记得同老板娘杀下价钱。口头承诺下帮她照顾生意,又愿意长期稳定光顾。多少可以打个七五折下来。”

  5. 酔剑乾坤(没打错字,就是这个“酔”)
    云飞卓:“好酒,吞下肚里,热气走四肢百骸,豪气顿生。来来,舞剑!”
    和云飞卓舞剑。酔剑(0/1)
    少侠:“醉里,挑灯,看剑!”

  6. 醉里泼墨
    燕无回:“热酒穿肠过,笔端墨淋漓。来来,喝一坛,甩几笔,吹出墨花千树!”
    陪燕无回作画。泼墨(0/1)
    少侠:“浓云泼墨半遮山……呼……”

  7. 酒有高品
    华真真:“酒色,酒香都不错。这酒器可以换换。配薄胎三足玉樽更妙。”
    华真真:“这酒初入口时有点绵,后劲很足,不小心喝多了有点上头。看不出来师弟喜欢这种口味?”



别的门派师兄师姐什么模样我不大清楚,七剑可以说个性很鲜明了。齐无悔地处严寒酒量又好,风无涯身体抱恙只能小酌,大师姐豪爽直率不让须眉,潇潇师姐精打细算斤斤计较,云燕二位师兄 喝完就撒酒疯 更风雅些(虽说云师兄日常 二了吧唧 看不出来,燕师兄倒是文艺青年本色),华真真出身富贵眼光极高。同在一个门派但人设这方面区别挺大的。
以及华山少侠真的很喜欢引用各种诗词 不愧是李白的粉

鸦白深景

华妹。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她一身霜雪,燕踏飞鸿,凌云之势搅动乾坤万物,飞雪如絮翩跹遮你眼目,眼前幻影未清她又如风刺你身旁,留下得意桀骜的笑,眼底是深海鲸,河中星。

擦肩浮影,水中浮萍,惊鸿一面之缘,山南水北,红尘俗世,理智顷刻间分崩离析,万籁俱寂,只恋她无边山河之中星碎武式。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销。”

她是骨子里的不羁飒爽,手起刀落是快意恩仇。生于绝迹荒野,江雪为友,寒泉为酒,三两仇,情不忧。

笑起来是不遮掩的稚气,姑娘家的婉约矜持荡然无存。爱她的干脆,爱她的偏执,她爱你亦如鲸向海。残阳血下,你冲她挥手,她像游子找到了归宿般的惊喜,朝你奔来,三千青丝...

华妹。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她一身霜雪,燕踏飞鸿,凌云之势搅动乾坤万物,飞雪如絮翩跹遮你眼目,眼前幻影未清她又如风刺你身旁,留下得意桀骜的笑,眼底是深海鲸,河中星。

擦肩浮影,水中浮萍,惊鸿一面之缘,山南水北,红尘俗世,理智顷刻间分崩离析,万籁俱寂,只恋她无边山河之中星碎武式。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销。”

她是骨子里的不羁飒爽,手起刀落是快意恩仇。生于绝迹荒野,江雪为友,寒泉为酒,三两仇,情不忧。

笑起来是不遮掩的稚气,姑娘家的婉约矜持荡然无存。爱她的干脆,爱她的偏执,她爱你亦如鲸向海。残阳血下,你冲她挥手,她像游子找到了归宿般的惊喜,朝你奔来,三千青丝摇摇晃晃扑洒在脑后。她眼中只有你。

任何失意都会消散,当她像孩子般紧搂住你脖颈的那一刻。

“龙吟剑底寒潭彻,剑在峡中作狂歌。”

她总是不经意间往你心间上一挑。

你对着低幼的把戏无奈地叹气,她见着恋人被捉弄地红红绿绿控制不住地窃窃笑起来。你佯装恼怒地揽过她的腰,低下头去抵住她的额头,始作俑者却在此时乖乖躺在你怀里,坏心眼地捧住你的脸。目光交接,你清醒的头脑就被她狂轰滥炸。

你颤抖的手覆上她的头,含住她的红唇。爱欲已被激起,她给予你岁月的温柔,羞人的耳鬓厮磨间,你拥抱的是你整个山河。

“生死命数交于你,我护你一世长安。”

(华妹是什么样的人间珍宝啊!我爱她!!

抹茶茶叶君

依然是来自张道长的怨念

我想a楚留香。

我已经找到一个旁友接手我的号。

我的武当小道长又漂亮又撩!送人真的心痛!

结果她玩了两天来找我,说不要了。

我???

她说你在游戏里认识的人也太多了吧,我金顶汤池都不敢去,全是和“张道长”打招呼的,甚至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比如“你腰还疼吗?”“能下床啦道士哈哈哈”“你家大和尚没吃了你?”

以及……“你个受。”

我……算了我不给你了qwq

————————————————

前情回顾是上一条文字qwq我委屈

我想a楚留香。

我已经找到一个旁友接手我的号。

我的武当小道长又漂亮又撩!送人真的心痛!

结果她玩了两天来找我,说不要了。

我???

她说你在游戏里认识的人也太多了吧,我金顶汤池都不敢去,全是和“张道长”打招呼的,甚至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比如“你腰还疼吗?”“能下床啦道士哈哈哈”“你家大和尚没吃了你?”

以及……“你个受。”

我……算了我不给你了qwq

————————————————

前情回顾是上一条文字qwq我委屈

最红不过二月红

捏了个gaygay的武当【滑稽】

捏了个gaygay的武当【滑稽】

我,暗香逆徒,欺师灭祖华雪夜,打钱

emmmm一言难尽的新捏脸系统
本来想给儿砸换个异色瞳,再修一下辣鸡发型
所以说这个捏脸数据版本过低是什么鬼……
还好退出来后儿砸依然乳齿(划掉)软妹(划掉)可爱
以及沧海小萝莉的卖家秀和买家秀
日常生气【1/1】

emmmm一言难尽的新捏脸系统
本来想给儿砸换个异色瞳,再修一下辣鸡发型
所以说这个捏脸数据版本过低是什么鬼……
还好退出来后儿砸依然乳齿(划掉)软妹(划掉)可爱
以及沧海小萝莉的卖家秀和买家秀
日常生气【1/1】

北徵

众生百态全开留念
最后两张是自己,清允许我自恋一会

众生百态全开留念
最后两张是自己,清允许我自恋一会

安以沫

这是我昨天没更新的翻车之作…

这是我昨天没更新的翻车之作…

铝色沉淀

【明侠】《噬不露齿》by铝色沉淀(方思明黑化向【8】

方思明X暗香

美人哥哥攻起来毫无压力


警告:黑化,囚+禁,R18,调+教

《噬不露齿》前文

【1】     【2】       【3】      【4】      【5】      【6】      【7】

强烈建议重看【1】了解...

方思明X暗香

美人哥哥攻起来毫无压力


警告:黑化,囚+禁,R18,调+教

《噬不露齿》前文

【1】     【2】       【3】      【4】      【5】      【6】      【7】

强烈建议重看【1】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


【8】------------------------------------------------------

  喜欢。

  喜欢暗香笑时微微勾起的嘴角。

  喜欢暗香唤他名字时上挑的语调。

  明明平时那张脸没什么表情,可只要一旦笑起来,便是燎原的细火。

  这算喜欢吗?

  方思明看着对方纤细的手腕上缠绕着的锁链,连带着脖颈上也束上手指粗细的镣铐,一直延伸到墙壁里。

  我们同处与黑暗之中,你却在俗世独守清明。

  你的岸芷汀兰,你的芳草序幕,到底算是什么?

  半指长的金属甲套虚画着青年的侧脸,朱文圭教了他很多东西,却唯独没有教他该如何喜欢一个人。在他看来,喜欢无所谓就是得到,然后独占。

  方思明所修功法本就激进,现在,他的心魔业障就站在他的面前,墨发血眸,面貌与他别无二致。魔苍白的手缓慢摩挲着暗香的侧脸,手指有意无意的扣进微张的唇瓣。

  “温暖的,怪不得我喜欢。”黑发的魔轻笑一声,血色的眸带着几分痴迷看着失去意识的青年,纤长的手指顺着淡色的唇瓣下滑到领口,在半探进衣领时被方思明打断。

  “住手。”方思明的神色晦涩难分,说服自己一般,“别碰他。”

  魔微微睁大了双眼,眸色赤艳宛如玛瑙,“你在开什么玩笑?”

  “你把他束缚在这儿,却不想完全得到他?”魔的声音带着嘲讽,恍然大悟一般笃定道:“还是说……你不敢。”

  “闭嘴。”

  “他说你是个温柔的人,你就当真自己是个好人了?”

  “你也感受到过吧?你杀那个小倌时你敢说想的不是他?”魔在方思明耳边低语,“嘴里说着脏,你不照旧幻想着把这个人也用红色的绳结绑在床上?”

  “在我亲吻他的时候,你也感受到了,对吧?”

  那次梦境,湿润柔软的触感,销魂蚀骨的滋味……

  对方低笑,“没有我,你甚至不敢碰他。”

  “你只敢在他背后处理那些琐事,只敢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替他挨鞭子。”苍白的手摁上方思明的手臂,未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魔咧着嘴角继续道,“你什么都不敢让他知道。”

  魔的语调拉的很长,一点点说出余下的话,“你这个懦夫。”

  昏迷的青年眉峰微皱着,发出了一声呓语,似乎在呢喃着一个名字。

  “青儿是谁?”魔被暗香的呓语打断时也没有半分不悦的意思,只是拿食指点着下唇,苍白的指尖称着唇色诡异的红,“女人?对他很重要?你为什么不反驳我?”

  在一片死寂中,魔歪了歪头,“无话可说?”

  “也对,长此以往,他把你当成朋友,你要看着他接下那些暗杀的单子,游走在死亡边缘,或许他死在哪个角落里,你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闭嘴。”

  “不喜欢这个?那我们换一种。几年后他倦了,隐退江湖了,找了个女人,有了孩子。你再找他喝酒他会因为那个女人而推脱。只是因为那个女人觉得你不像个好人,于是你为了不让他为难只能不再找他。后来你们的联系就慢慢断了,他也从未对他的孩子提过有你这么一个人。”

  “这样的结局,好不好?”魔半眯着眼,眸中是将要溢出的猩红,“反正,他的未来没有你。”

 

  你的过去他不由分说参与了进来,他的未来却不分给你一分,凭什么?

 

  “你甘心么?”魔墨色的发一寸寸变得银白,声音骤然加大、语调近似失控的咆哮:“我不甘心!凭什么他这么轻易让我感受到温暖又随时有可能离开!凭什么在我只有他的时候、他还有那么多人相伴江湖!他应该有我,他应该只有我!!”

  白发的魔笑的癫狂,一双眼盯着方思明,“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要让他离不开我们才行。”

  “……我们?”沉寂了许久的方思明开口时的声音嘶哑。

  “当然是我们。”魔看着方思明,两人站在对面就像是在照镜子,魔的语调带着愉悦,“我就是你啊。”

  “我的、半身。”

 

  银发,血眸。

  我的心魔、我的因果业障,我们本为一体。

  昏迷在在狐裘上的暗香呼吸突然乱了一分,锁链被拉动些许是发出轻微的声响。

  方思明站在离床褥三步远的地方,眼前的青年即使在混沌时依旧保持着冷静的判断。金属的手爪轻轻抚上暗香裸露的胸口,隐隐离着一毫,若有若无的触碰让青年有几分不习惯的侧了侧头。

 

  他是我的。

 

  他只属于我。

 

  在对方反抗时向着关节反方向压折着暗香的手腕,将金属的甲套抵进微张的唇齿,看着青年唇上伤口溢出的血珠被淡色的唇纹抿开,他恶意的在暗香耳边质问对方,声音冷静又夹杂着癫狂:“你在他人面前,也是这幅样子,勾引别人的?”

  他听着暗香不可置信的叫出他的名字,疼痛下的声音甚至带着那么一丝的水音。

  “看着我。”

  心魔入体的人这么命令着,“只看着我。”

  语气温柔恍如对着深爱之人的甜蜜情话,“不然,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青年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舌抵着细长的甲套,口腔中弥漫着铁锈的味道。锁链被拉动发出窸窣的响动。细长的甲套从口中抽出时泛着淋漓的水光。眼罩被摘下来的一瞬暗香微微眯起了眼,眼前的黑影恍惚了几秒才显露出全貌。对方银发散落在半掩的衣袍中,左侧脸颊依旧戴着那暗金色的半面。

  他愣了愣,看着对方纯色睫毛下半掩的血色瞳孔。

  “思明兄,”他的长出了一口气,“你……走火入魔了。”

  眼中的血丝,猩红的瞳孔。无一不兆显着对方是心魔入侵。可偏偏面前的银发男人嘴角轻轻上勾着,冰凉的爪亲昵的抚过暗香的脸颊,似是不满金属表面阻碍了更细致的触感,方思明收回手,用牙咬着右手上的甲套往下一拉——紧贴皮肤的布料一点点被拉下,露出白玉似的肤色,五指纤长骨节分明,宛如用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与右手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五指上呈现墨玉色泽的指甲。漆黑如墨,修剪得当,嵌在莹白的手指上看起来妖异又诡秘。

  这是他第一次在青年清醒的时候摘下那副甲套。

  微凉的掌心再次覆上暗香的侧脸,毫无阻碍的肌肤相亲让方思明发出一声近似餍足的叹息,很快又像是不满足的孩子,俯身在暗香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近乎亲昵的磨蹭着对方裸露在外的那块肌肤。

  轻轻浅浅的,兰花的味道。

  所谓的午夜幽兰,既是尊贵,也应当只为他一个人盛开才对。

 

  湿热的呼吸就洒在锁骨处的位置,素来不喜欢与人亲密相处的暗香抬手想要推开对方,手腕一动却就是一阵钻心的痛。甚至连眼前都黑了几秒,他倒抽一口冷气。透过那几缕散落的银发,他看到了那副精致的锁链。

  “你疯了。”青年似是在喃喃自语。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可以用精致来形容的镣铐。手指粗细锁链,末端和墙面融为一体,贴合在手骨的位置大约两指宽,上面还有镂空的花纹。比手腕堪堪大了一圈,里面甚至还被细心的嵌入了动物的细软的皮毛,就像是在豢养什么珍贵的异兽一般。

  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的脖子上也被戴上了这么一条锁链,末端固定在视线看不见的后方。

  “喜欢吗?”抚着他脸颊的手轻缓的、暧昧的划过青年的眼眶,黑色的指甲和青年白净的皮肤形成一个怪异的对比色。方思明的声音冷静的不可思议,“我或许是疯了。”

  银发的男人伸舌缓慢舔舐过暗香下唇已经凝固的血块,在对方想要挣动之前单手固定住了青年想要侧头的举动,还戴着甲套的左手带着警告的意味扣在了暗香的脖侧的脉搏。轻轻撕咬拉扯着对方的下唇,宛如进食的兽,优雅高贵,噬不露齿。

  冰凉的金属被青年的体温同化的温热,方思明似是在问他,又像是要亲手挑破对方那可笑的妄想,“这一切和我疯没疯可没有半点干系。”

  手掌从青年的衣领探进去,伸进大半个手臂一直摸到对方精瘦的腰线,动作中低垂着眼看着暗香散落大半的衣衫,嘴角诡异的上扬着:“这一切我为你准备了多久,嗯?”

 

  恰到好处的镣铐,密不透风的暗室。岂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筑完成的。

 

  “方思明!”青年极少连名带姓的叫对方,动作拉扯的脚踝上的镣铐哗啦作响,“你现在只是心魔入体,等你清醒了你会后悔的!”

  万圣阁的少阁主听了居然吃吃的笑出来,锋利的甲套轻易撕开了外衫,隔着里衣扣在青年另一只完好的手腕处,眼中宛如燃着九幽下的顽冥业火,“我不过,把我一直想做的,真正做了。”

  “仅此而已。”

 

  你先招惹的我。

  就别想逃。

-----------------------------------------------------------------


番1:

暗香:方思明和他那个心魔这个对话,什么意思?

某人【翻原文】:你不感觉,墨发血眸的方思明想象一下贼帅?

暗香:……

某人:加上以后出现入梦剧情的时候,三个人可以一起玩的啊。

暗香:……

某人:而且你对那个捆绑怎么看我没什么经验……哥,有话好好说别拔刀!

暗香:……

在妹妹死了以后,他哪天过的这么憋屈过……

某人【拍手】:其实这是个心理变化的过程,毕竟游戏里方思明是个挺温柔的傲娇,黑成这样也得一步步来。内个,继续求回复。

方思明:呵。

 

番2?

某心魔:方思明我告诉你!喜欢他就关起来!反抗就上了他!碰都不敢碰他你凭什么说喜欢!

方思明:……

某心魔:再而且,说什么灵魂伴侣,你对他灵魂契合度这么高又对他身体不感兴趣,是不是对他不太尊重?

方思明:……

暗香:……

 --------------

校园网断网还坚持用手机热点连电脑更新,翘掉了兼职的我真是个天使【闭嘴】

【我们的目标是是什么!】

【艹哭他!】


#在下今天也依旧是个暗香叛徒#

看了重新捏脸的楚留香,在滤镜下看一下暗香的人设……
眼尾纹身的具体位置,当然,鼻梁那块是没有的,但是没办法消掉【好想换成蝎子啊】

【  暗香的脸侧纹着浓艷的花纹,从眼尾一直漫到鬓角。不过是散发的原因被掩盖的毫无痕迹。只要把那散落的发撩起,那张面貌便骤然带上几分邪气。——《噬不露齿》3】

第一个是露出来的样式,第二个是散发半掩的样子。不要在意瞳色,全是黑瞳。




君辞。

新捏脸系统游戏场景实测——(´๑•ω•๑`)

如果有人想要数据的话十分抱歉( ´•̥̥̥ω•̥̥̥` )不过可以自己仿来试试

新捏脸系统游戏场景实测——(´๑•ω•๑`)

如果有人想要数据的话十分抱歉( ´•̥̥̥ω•̥̥̥` )不过可以自己仿来试试

AD奶盖

出新门派和新的捏脸系统啦!
于是非常开心地回坑_(:з」∠)_

捏脸界面看着那么可爱进了游戏怎么肥四!像个鬼娃娃emmm…(超小声

悄咪咪想扩列_(:з」∠)_

出新门派和新的捏脸系统啦!
于是非常开心地回坑_(:з」∠)_

捏脸界面看着那么可爱进了游戏怎么肥四!像个鬼娃娃emmm…(超小声

悄咪咪想扩列_(:з」∠)_

loneliest

刚刚开始玩,修为巨低+手残式捏脸,在画堂春-空山新雨,欢迎小哥哥小姐姐来找我玩~☆

刚刚开始玩,修为巨低+手残式捏脸,在画堂春-空山新雨,欢迎小哥哥小姐姐来找我玩~☆

村里有个姑娘叫幽言

【楚留香乙女】沉沦

写着写着好像写歪了???

因为对最后两个人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我会改的!!!

ooc预警,欢迎捉虫欢迎勾搭热烈欢迎提意见

就酱,祝食用愉快

————分割线————

Ver. 楚留香

世人皆谓楚香帅轻功精湛,白衣翻飞间来去无踪,唯有亲近之人方能捕捉到他的踪迹,而你,便是亲近人中的一员,或许你更幸运一点,是与他互通情意的恋人。

很多人都问过你最喜欢香帅哪个身体部位,虽然不知道他们期待的回答是什么,但你的答案却从来没变过。

“我喜欢香帅的手啊。”

二八年华的少女言笑晏晏,穿着同楚留香相同布料的白色衣裙,你们两人站在一起,倒是登对。

其实楚留香也...

写着写着好像写歪了???

因为对最后两个人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我会改的!!!

ooc预警,欢迎捉虫欢迎勾搭热烈欢迎提意见

就酱,祝食用愉快

————分割线————

Ver. 楚留香

世人皆谓楚香帅轻功精湛,白衣翻飞间来去无踪,唯有亲近之人方能捕捉到他的踪迹,而你,便是亲近人中的一员,或许你更幸运一点,是与他互通情意的恋人。

很多人都问过你最喜欢香帅哪个身体部位,虽然不知道他们期待的回答是什么,但你的答案却从来没变过。

“我喜欢香帅的手啊。”

二八年华的少女言笑晏晏,穿着同楚留香相同布料的白色衣裙,你们两人站在一起,倒是登对。

其实楚留香也很好奇你为什么独独喜欢他的手,问了你几次,你也只是眯眼笑着,故意吊他胃口。

“嘿嘿,想知道就自己猜呀。”

“小友学坏了。”

“才没有,女孩子家家的小心思,哪能随便告诉你。”

他只以为你是害羞找的借口,笑着揉揉你的头,便转而商讨下次的出行。

其实,你并未有说谎,所谓不能随便说的女孩子家家的心思,也确实是存在的。

你并不记得自己是何时喜欢上他的,初入江湖只是仰慕,有幸结识甚是欣喜,每每闭眼,脑中便会想起他执扇轻摇的手。

手指修长,骨节明显却并不突兀,指甲圆润,显然是修剪得极好,手背白皙隐约可见皮肤下的青筋,你一向自诩会夸人,却在见到他时用尽了平生所学也找不出合适他的词汇,许是,一见钟情。

那双手,从水中将你牵起,带着你入了这纷扰江湖,在你受伤无助时救你于水火,将你牢牢护于他怀里的一方天地,在你失意难受时搁在你的发顶轻柔安慰,调戏你时捏过你的脸,情动之际也抚过你的身。

你喜欢他的手,更喜欢他这个人。

 

Ver. 方思明

除了少数见过他全貌的人之外,无人知道方思明右眼之下有颗小小的泪痣。

本是温润的样貌,因着那颗痣的存在,便是多了几分妖娆。

你是在一次不经意间发现的,每每亲吻之时你便闹着要取下他的面具,嚷着说这金色的东西太凉破坏气氛,方思明无奈,每次俯身问你之前便会摘下面具握在手中,等一吻结束,再重新戴好。

你是个不怎么安分的人,素日生活里便是,接吻时也不例外,但如若不是那次你故意睁开眼想看看他接吻的样子,也不会意外发现他那处的泪痣。

“明明!你这里有颗泪痣诶!”

宛如发现了新大陆般,你忽略了他眼底因被打断而生出的一丝无奈,捧着他的脸凑近了看。

“怎么?”

其实方思明是不太喜欢这颗痣的,在他少年时便常有人说他省的一副好样貌,却因这痣而添了几分女子味道,旁人言语如何他现在已经不在意,除了你。

心下凭空生出几分紧张,他不知道你会有什么言语,是褒或是贬。

却没料,你小心翼翼的凑近,在他眼角下的那个泪痣上,落了一吻。

脸上传来的触觉柔且轻,痒痒的,扰乱了一池心水。

方思明有些疑惑,不知你这举措究竟有什么意思,却在听完你下句之后,耳根陡然攀上一抹嫣红。

“我好喜欢泪痣的,很好看啊,我家明明最好看了。”

 

Ver. 蔡居诚

你是不知道蔡居诚为什么每天都能那么毒舌,他对别人的态度你是不了解的,反正对你,也就一个字,怼。

不过你单方面把这个字理解为把对方放心上,那就说明蔡居诚其实是对你有点意思的,这么看来,他说的那些话也没那么不好听了。

蔡居诚看着你只盯着他笑,心里有点发毛,偏面上还不能显现出来,只能皱着眉头问你:“你干嘛呢,发呆的样子都这么蠢。”

本来还沉浸在幻想中的你听此极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边想着果然还是好气呀他对你一向温柔不起来,视线边在他面上逡巡,“蔡居诚啊,你唇形那么好看,接吻肯定好。”

意料之中,你话音刚落,那人面上一红,咬牙切齿道:“一个姑娘家这么不知羞!”

你耸耸肩,道:“说个实话而已。”

诚然,蔡居诚是菱形唇,传闻中最合适接吻的唇形,唇色偏淡,让人不禁去想吻后染上一抹水光会不会更性感。

你摇摇头,腹诽着你又不是色女为什么要想这些,但方才的画面却一直挥之不去,你的视线仍是不自觉移到他的唇上。

蔡居诚许是发现了你的异常,嗤笑一声走至你身边坐下,自顾自倒了杯茶喝下润嗓。

茶水沾上唇瓣,你没料到上一秒还在想象中的画面这一刻竟以另一种方式展现在自己面前,登下有些不自在起来,然诚如你所想的,水光映照之下,你只想在他唇上咬一口试试口感。

心思一动,下一秒,你单手撑在桌上,探过身子吻住了他。

这是你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Ver. 萧疏寒

众人皆说武当掌门是冷心冷情之人,只有你知晓他其实对一个人温柔的时候,那份感觉能让人沉沦其中不愿醒来,一如朋友问你最喜欢他身上哪处,你虽知他身上药香独特,却还是最为喜欢他那头银白长发。

你也不知萧疏寒为什么每次睡觉之后都会把头发弄得乱糟糟,不过一头乱毛的武当掌门却褪了素日的几分冷淡,多了点人情味。

而你,垂涎于那头长发的手感,自告奋勇担起给他梳头的责任。虽然看上去凌乱,但发丝并不会打结在一起,一梳能梳到发尾,银白的发自木梳梳齿间滑落,你突然想起曾听到师兄们说的山下人家成亲时会说的话。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虽然是说给新嫁娘听的,但你却也是希望着自己能陪他到老的。

虽为掌门,萧疏寒却并不会带很繁复的发饰,日常便是带着简易的玉冠,任由未束的长发垂在身后,这自然也方便了你平日的把玩。

他喜欢让你面对面靠在他怀里,你也顺其自然地把下巴搁在他肩头,手指挑了一缕头发把玩。手指绕着圈让长发缠绕在指尖,远看上去,像极了一尾银白的戒。

萧疏寒一向纵容你,对你的一切行为都是极其包容的,所以这种小动作他自然也不放在心上,却不想你松了手指,再度挑起一绺,在发尾落了一吻,而后,难得直呼他姓名。

“萧疏寒,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Ver. 南无生

你知晓他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却从不会主动过问,朋友有时会说,看南无生对你并不像寻常男子对心爱之人的表现,你只笑笑,道:“因为他不是寻常人啊。”

其实,你自己也有怀疑过,当初仓促告白,不曾抱着他会答应的幻想,却得了个全然不同的结局,彼时夜晚,月光不算明朗,他仍是撑着伞,但伞下却多了个你,他说:“好。”

“唉……”不知叹了多少声气,你总算鼓足勇气去找他商谈,但屋里屋外都找遍了也不见人影,最后却是在宅子附近的小湖边上发现了他。

“南无生?”

你试探性叫了他一声,男人转过身来,背对月光,面上神情不辩,对你说话的声音依旧温和。

“夜里风大,你怎么出来了?”

你拉紧外衫,三两步跑过去跳上那块石头同他并立。

“睡不着,想找找你。”

许是月色太柔,你觉得身边人的气息也难得柔和下来。

南无生抬手揉了揉你的发,问道:“有什么事吗?”

你转过身抬头直视他,却在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忘却了所有准备好的词句。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啊。

月光衬得他瞳色越发深沉,却并不妨碍你能看到此刻印在他眼底的你,那还未收藏起的缠绵情意,似乎是要将你整个人席卷吞噬,只有当黑暗吞没一切,你才会发现这个人眼底的光有多么明亮。

你怎么会怀疑他不喜欢你呢?

他只是怕将你牵扯进那些纷扰之中罢了。

自那以后,但凡再有人问你他有何值得你喜欢的时候,你的答案再也没变过。

“我喜欢他那双眼睛啊。”

那双,只有你能读懂其中意味的眼睛。

 

Ver. 原随云

起初,你是有点怕他的。

大名鼎鼎的“蝙蝠公子”,和众多江湖大事都有所牵连,有人说他心狠手辣,也有人说他其实性格多变,捉摸不定。

你觉得他们说的通通不对,自从确定关系之后,你便见到了一个与外界传言全然不一样的原随云。

他也会有小脾气也需要人哄着,因着眼睛不好便整日用绫布覆着眼,而这也让你很容易把注意放到其他上面去,想着先前闺蜜拉着你担忧他会不会对你不好,问你喜欢原随云哪里的时候,你思索了半晌说出的答案,惊掉了闺蜜的下巴。诚然,不比其他人说的手控声控或是五官精致,你更偏爱你家公子的喉结。

其实也算不得偏爱,只是长时间以来养成的习惯罢了。你一直觉得原随云是一个很傲气的人,也是真的喜欢他那般意气风发的自信模样,但在一起久了,原随云也有时会搂着你,问你会不会嫌弃他目不能明,你一遍又一遍说着不会,却还是能从蛛丝马迹中感受到他内心的不确定,于是不知从何时起你喜欢上了去咬他喉结,那里是发声的地方,你只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告知他,你所说的话,由此说出,掺杂着满腔对他的喜欢。

既然语言不足以表达,那么便用更亲密的方式,来诉说对你的缱绻情深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