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楷灿

31621浏览    1018参与
蒸煮巧克力

走不动道了  好可爱好可爱好喜欢好喜欢TT

走不动道了  好可爱好可爱好喜欢好喜欢TT

chocoball

东赫漂亮得我直想哭。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 柔软 天真 炽热 调皮 可爱 又有才气的人。
被惊艳到失语。
东赫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孩儿。

cr.见logo

东赫漂亮得我直想哭。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 柔软 天真 炽热 调皮 可爱 又有才气的人。
被惊艳到失语。
东赫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孩儿。

cr.见logo

大份椒盐脆皮鸡饭
Go on and kiss...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I'm in every raindrop, never will stop now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I'm in every raindrop, never will stop now
Go on and kiss the rain

大份椒盐脆皮鸡饭
“姐姐!我在这里哦~!”

“姐姐!我在这里哦~!”

“姐姐!我在这里哦~!”

Planet-然然
疯狂暗示→_→极圈跑车#泰一楷...

疯狂暗示→_→极圈跑车
#泰一楷灿# #日月#
        因为小家伙最近很乖,到了周末休息我决定带他去游乐场玩,大概孩子们都喜欢这种气氛,他很开心,牵着我的手吵着要买冰淇淋,然后又要去买气球,说是拿着明显又可爱的气球我就不会找不到他,实际上我们一直牵着手又怎么会走丢。
         看着他认真的吃着冰淇淋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虽然形容一个17岁的男孩子可爱有点不合适,但是他真的很可爱,有想要的就会带着鼻音撒娇,会对...

疯狂暗示→_→极圈跑车
#泰一楷灿# #日月#
        因为小家伙最近很乖,到了周末休息我决定带他去游乐场玩,大概孩子们都喜欢这种气氛,他很开心,牵着我的手吵着要买冰淇淋,然后又要去买气球,说是拿着明显又可爱的气球我就不会找不到他,实际上我们一直牵着手又怎么会走丢。
         看着他认真的吃着冰淇淋的样子真的是好可爱,虽然形容一个17岁的男孩子可爱有点不合适,但是他真的很可爱,有想要的就会带着鼻音撒娇,会对着可爱的小动物讲话,会牵着我手说:“泰一哥哥别走丢了”
        他看起来软软萌萌的,其实胆子大得很,我都不敢坐的过山车,他非要上去玩,我只能拿着他的气球在下面看着他玩,真的是带娃的命。
        因为真的玩不了大型机动游戏,他便体贴的陪我玩小游戏,比如射击,投标,我给他赢了1个1米2高的玩偶,让他开心的不行,抱着我直夸:“泰一哥哥好厉害”然后亲了我脸一下,嗯...我承认我心动了,对着这个小家伙,我觉得不能只把他当小孩子看待了。
        从游乐园出来,怎么回的家不知道,就只记得那晚做了一个梦,梦见小家伙爬上我的床,做了不可言喻的事情。
 
————————分界线————————
        文泰一什么时候才开窍啊?我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除了对你撒娇我对其他人可客气了。
        除了给你做吃的,我就没动过手下厨。
        我都跟你告白了,我是你的太阳,你是我的月亮,我们天生一对啊!书呆子竟然听不懂我的情话。
        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起床后看见你笑着对我说:“楷灿早啊!”
        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跟你一起讨论学习上的事情,因为这时候的你好自信。
        每天最难过的事情就是要跟你说晚安,明天见,即使我们房间就是两隔壁。
        难得你开窍会想带我去游乐园,很兴奋的穿上我最喜欢的蓝色牛仔小外套,还有被你夸过好看的白色发带。
        游乐场都是以情侣和家庭为单位的,我们应该也是这样对吧!
        暗戳戳的找了理由牵上果然很温暖的手,带你去玩可怕的鬼屋,看你吓到抱着我,就觉得来游乐场来对了,泰一哥哥真是可爱极了。
        没想到书呆子那么厉害,就好像锦鲤一样,投什么中什么,一直在中奖,看着隔壁的小情侣羡慕的眼神,我可自豪了,我的泰一哥哥最厉害了,乘机偷了吻,嗯,好像他也挺喜欢呢!是不是可以再进一步了。
        晚上悄悄去了他的房间一趟,就好像以前一样,睡着的样子也好好看,啊哦!被发现了,平时晚上不是睡得挺熟,亲他都不会醒,怎么今晚就醒了?
        不如我们讨论一下泰一哥哥梦里的不可言喻的事情? (看评论→_→)
 https://m.weibo.cn/3305274282/4418648892156608
————————分界线——————
        是不是别的家教来教你,你也会爱上他?
        肯定不会啊!我只拜托了英浩哥找你做我的家教,要是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为什么你只想我做你家教?明明你的成绩也不需要请家教的。
         因为喜欢你啊!英浩哥入学的时候,我去玩了,然后有见到你,你的入学演讲真的很精彩,然后哥哥你真的很好看。

[要是喜欢记得推荐噢!喜欢什么cp记得留言告诉我,我琢磨一下开不开坑]

Planet-然然
#泰一楷灿# #日月# 在爱里...

#泰一楷灿# #日月#
在爱里长大的孩子还会缺爱是什么样子的?看这个名叫楷灿的小家伙就知道了。他住着带花园泳池的豪华别墅里,父母是知名的财阀,应该是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而长大的小家伙,可是已经17岁了,仍然跟个刚进入青春叛逆期的小家伙一样顽皮。
如果不是同宿舍的好友徐英浩介绍的暑假家教兼职,或许我都不会因为想要赚取下学期的学费而接下这个包吃包住,2个月只在周中辅导小家伙高三课程的兼职。倒不是因为这个工作工资很高,而是因为他说这个小家伙暑假爸妈不在家,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只好请老师看着,所以我不是来兼职做家教的,我是来做奶妈的。
来了一周之后我就知道这个小家伙真的是需要照顾,不是因为他生活不能自理,有那...

#泰一楷灿# #日月#
在爱里长大的孩子还会缺爱是什么样子的?看这个名叫楷灿的小家伙就知道了。他住着带花园泳池的豪华别墅里,父母是知名的财阀,应该是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而长大的小家伙,可是已经17岁了,仍然跟个刚进入青春叛逆期的小家伙一样顽皮。
如果不是同宿舍的好友徐英浩介绍的暑假家教兼职,或许我都不会因为想要赚取下学期的学费而接下这个包吃包住,2个月只在周中辅导小家伙高三课程的兼职。倒不是因为这个工作工资很高,而是因为他说这个小家伙暑假爸妈不在家,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只好请老师看着,所以我不是来兼职做家教的,我是来做奶妈的。
来了一周之后我就知道这个小家伙真的是需要照顾,不是因为他生活不能自理,有那么大一个房子,单是佣人就有好几个,做饭的,搞卫生的,打理花园的,都数不清,我需要做的就是给这个小家伙上课,下课陪他玩,比如他第一次给我做了曲奇饼,很可爱的姜人饼的样子,一看就很美味,可是入嘴却是咸的发苦,我面不改色的说了句好吃,他从期待变成了沮丧和同情,我很奇怪他的表情转变,摸摸他蓬蓬的头发,问他这是怎么了?
“你是不是没有味觉啊?明明很咸才对,我放了那么多盐?”
这是恶作剧?那么幼稚而花心思的恶作剧?我突然觉得很好笑,这个小家伙怎么那么可爱?
“我说好吃是因为这是你用心做的,看这个样子就觉得你很厉害,就算咸也可能只是你失手了,但是没关系,我希望你对自己有信心。”
“你是第一个跟我说,失手也没关系的人”
小家伙眼里的泪水就跟开了水龙头一样,稀里哗啦的哭了很久,那时候的我不懂他这是怎么了?只是抱着他慢慢的安抚直到他哭停。
这个小家伙应该很缺爱吧?只是一点点关心就好像得到了很大的惊喜,抱着我说谢谢哥哥,对的,那天很咸很咸的姜饼人之后,他就问可以不叫老师,叫泰一哥哥吗?因为从来没有哥哥呢!
当然可以的,小家伙你是上帝啊!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来了差不多一个月了,我发现这个小家伙是个神童呢!就算我是以状元身份进入高等学府的,每年都拿奖学金,也觉得没有资格给他做教学的程度。他有一个两层楼高的书房,里面满是书籍,各种语言都有,他学习其实很好,好到完全不需要请家教,所以我来是真的带小孩的。
我曾问他,要来哥哥的学校读书吗?
他很臭屁的说,我明年高考的时候你都已经毕业了,去了没多大意义,还不如出国留学。
是啊!他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他身处的是无忧无虑的环境,以他的智商,随意去任何一个学校,毕业之后都可以直接继承父母的家产,跟我们这些仍在社会底层挣扎的人不同。跟我们这种总是有阴暗思想的人不同,他一直都很阳光,像冬天的暖阳,像夏天的烈日,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灿烂。
哥哥你是我的月亮呢!一直在我身边给我带来光亮,或许在黑夜里并不明显,但是只要你不在,黑夜会告诉我你的重要性。
我是你的月亮,你是我的太阳,我的楷灿。
(试试水,要是有喜欢这个极圈的再续着写)

Planet-然然

#诺灿# 脑内文5 #马东#

李楷灿回来已经一周了,虽然烧已经退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孱弱,就好像出道前还在青春期时候那样,总是生病,但是跟随他一起度过青春期的小伙伴们知道,他不是身体没好,是心里生病了,以前他就算演出前磕破了头,高烧吊完点滴就拍MV,在练习室摔断了腿,也都从来不露倦色,没让大家担心过,但是这次好像是丢了魂魄一样,只要是没有摄像机的时候,半点笑容都挤不出来,小伙伴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从来都坚强灿烂的楷灿变成这样。

“或许我们应该去找马克哥问问?”

钟辰乐觉得既然是去美国之后回来就这样,那应该是在美国发生了什么,问李马克应该知道些什么。

“我不建议,你们没发现帝努最近也是生人勿近吗?”

罗渽民跟李帝努、...

李楷灿回来已经一周了,虽然烧已经退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很孱弱,就好像出道前还在青春期时候那样,总是生病,但是跟随他一起度过青春期的小伙伴们知道,他不是身体没好,是心里生病了,以前他就算演出前磕破了头,高烧吊完点滴就拍MV,在练习室摔断了腿,也都从来不露倦色,没让大家担心过,但是这次好像是丢了魂魄一样,只要是没有摄像机的时候,半点笑容都挤不出来,小伙伴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从来都坚强灿烂的楷灿变成这样。

“或许我们应该去找马克哥问问?”

钟辰乐觉得既然是去美国之后回来就这样,那应该是在美国发生了什么,问李马克应该知道些什么。

“我不建议,你们没发现帝努最近也是生人勿近吗?”

罗渽民跟李帝努、李楷灿是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谁都没他那么了解李帝努和李楷灿,即使2个小伙伴早就暗戳戳的在一起了,他也从来没直面问过,倒是在背后帮忙打掩护,因为他知道李帝努在这段感情里废了多少的心力才得偿所愿。

“他们吵架了吗?我们想想办法让他们和好吧!”

黄仁俊觉得团队氛围制作者现在丧的不行,连带大家的气氛都僵硬了很多,每天都很尴尬,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想尽快结束掉。

“我觉得我们还是别插手的好,让哥哥们自己解决。”

朴志晟小动物的警觉性在告诉自己,大人们的世界自己不懂,大人的事情让大人们自己解决就好。

“我受够了,他们谈个恋爱还要我们在这担惊受怕的。”

黄仁俊主张解决问题,因为李马克不在,自己就是最大的哥哥,需要担起管理成员的重担,虽然平时大家也没多听自己的。

“你们想怎么样?”

李帝努在大家背后幽幽的出现,大家立刻左顾右盼看,然后如鸟兽散,一下子全消失了。

李帝努知道最近李楷灿很不对劲,一开始只是以为生病的原因,后来晚上照顾发烧的他听的他低喃李马克的名字,我就知道他陷入了名叫李马克的陷阱,他挣扎着逃离却丢了自己的心。

   “楷灿,我给你拿了吃的,你起来吃点再睡吧!”

李帝努看着躺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人,脸色一沉,把托盘放在桌面,抿了抿嘴唇,深呼吸几次之后,收起了带满怒气的神色,扯了扯嘴角,展现他日常最经典的眯眼微笑。

“你不吃东西等会没力气爱我呢!”

“你就知道上床...”

李楷灿坐起身来,双眼红肿的厉害,瞳孔旁布满了血丝,这刻眼眶里又开始漫起水汽,李帝努看他竟然躲起来哭,心疼的不得了,怕又触到他脆弱的心,赶紧抱着轻轻的哄。

“楷灿妮误会我意思了呢!这个星期你都没有理我,我的直播,我的主持你都没看,我都没有跟你分享的机会,我想你了...”

再没有一句我想你了更能让李楷灿感到愉悦,被需要是楷灿一直追求的存在感,团队里太多漂亮的孩子,实力强还耀眼的孩子盖住了太多人,李楷灿就是在这里面一直挣扎着。           

论年纪不是最大不是最小,轮样貌比不过从小就是广告明星的李帝努,轮歌唱和创作实力比不过李马克,轮舞蹈能力比不过忙内朴志晟,就连性格都比不过自小就是撒娇精的罗渽民,长得好看的孩子还爱撒娇,自己是半点优势都没有,直到变声期彻底结束后,自己的嗓子可算给自己挣了气,主唱的位置是逃不掉了,临近出道却又空降了仁俊和辰乐2个主唱,那种天赐的高音嗓,让自己倍感压力,若不是坚持跟着马克去了127当背景板,真的不知道等到毕业,自己要被分到哪个队去。

“帝努你为什么喜欢我?”

“就是喜欢啊!”

“我没有渽民可爱,又没有仁俊漂亮,为什么你不是喜欢他们?”

“你很希望我喜欢他们吗?可我只喜欢你,从很久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就开始,我只看到你撒娇很可爱,只觉得你扮东淑的时候很漂亮,一直都是。”

李帝努眼里都是星星,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就好像每次握着楷灿手的时候一样,从来没有变过。

“对不起,我错了...”

那一刻李楷灿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他很难过,很委屈,很痛苦...若不是自己在2个人之间犹豫不决,又怎么会辜负李帝努一片深情,现在跟李马克断了也好,心痛难受不过是一段时间而已,李马克接下来半年都会跑公司新组团体的行程和活动,应该就没多少能见面的机会,时间能冲淡很多问题的。

“你没错,是我不好,我没早点跟你告白,应该在你受伤之前,甚至更早之前...”要是那时候阻止了你去127,或许你跟他相处的时间没有那么多,就不会陷入的那么深。

李帝努抱着李楷灿安慰了很久,直到他哭累了睡着了,他决定约已经回来的李马克见一面,与其要楷灿痛苦做决定,不如一次性解决李马克的纠缠,只要李马克不动摇楷灿的心,他对自己有信心。

李马克在公司的练习室,因为临近新团队的回归,大家留在练习室的时间都比平时多,其他前辈哥哥们都因为时间太晚而回去了,李马克找了借口还要再写一下新歌的RAP歌词,就没有一起回去。

李帝努打开练习室的门,看到李马克坐在角落闭着眼睛,听到声响随即就睁开眼,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李帝努,李马克站起来问了句:“东赫还好吗?”

“你没资格问他。”

李帝努进门之前还深呼吸了一下,在心里跟自己说,劝他离开楷灿,不能激起他的逆反心理,可是一看到他心里立刻怒火就上来了,一点都控制不了自己。

“所以你以他什么身份来找我?男友吗?”

李马克不怕他,即使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弟弟现在已经成长成比自己还强壮的男人,那又怎么样,有些时候实力不止是用肌肉体现的。

“你一个第三者,没有质问我的资格。”

李帝努被撩拨的怒火冲天,自己费劲心力护着的人,转身被拐走就算了,现在还被挖墙脚的嘲讽,大家一起从练习生到出道,相处了7年,明知道自己和楷灿已经在一起,结果还是挖兄弟墙角。

他冲上去对着马克就是一拳,他还顾着打人不打脸的“优良传统”,只是对着李马克的肚子打,李马克也不是吃素的,平时让着小伙伴是因为自己不在乎,现在扯到李楷灿简直不可容忍,李马克一手撑着李帝努,一手掐着李帝努的脖子。

“难道你有资格吗?趁我忙着日本巡演就去楷灿家里蹲守,如果不是我不在他身边,能轮到你追求他。”

“那又怎么样,是你不珍惜他,难道还不允许他自己选择。”

想到李楷灿在宿舍哭的眼睛都肿了,李帝努被怒火烧了脑子,推开李马克,没有什么技巧就是蛮横直冲,拳拳都使尽全力,最近去健身房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李马克被打的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了位,一个侧身把李帝努撞倒,被疼痛刺激到了的李马克顾不得什么只想反击,坐在李帝努身上对着脸就是一拳,掐着脖子固定他怒吼道:“所以你就逼他在我们之间选择你?他有多难过你知道吗?”

李帝努腰身一转把李马克撂倒在一旁,他欺身压着李马克,抓住他的手一拳打到他胸前,怒吼一声:“他现在因为你在宿舍哭了好几天,你又知道吗?”

“他现在怎么样了?”李马克顾不得痛的不行的身体,也顾不得反击,只听到李楷灿哭的不行就心痛不已。李楷灿是谁,大家的小太阳,从来不会疲倦的小精灵,从来就不会轻易哭的人,竟然躲在宿舍哭,真的难以想象。

“都是因为你,他爱你的时候你不屑一顾,他跟我在一起你就后悔要抢夺,你有顾虑过他的感受吗?你从来都只顾你自己,你个自私自大的人。”

两人跟街边吵架的泼妇一样,在地板上翻滚着撕扯对方,他们就是在泄怒,后悔、懊恼、心酸,各种负面情绪在侵蚀着理智。

“狗崽子你们在干嘛?”

一声震怒喊停了两人,经纪人看到两人一身凌乱,身上满是脚印,脸上还挂彩了,愤怒的不行,过去就给两人一脚。

“到给我跪着,都反了天是不是,现在敢打架了?”

经纪人给梦队的经纪人还有李泰容打了电话,李泰容就在公司里录歌,听到2个弟弟因为打架被经纪人抓到了,立刻赶了过来,看到2个人跪在墙边,低垂着头高举双手,就算看不到脸也知道打的多厉害。

“哥,这是怎么回事?”李泰容有些紧张,因为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已经退出梦队的李马克还会跟李帝努有争执,自从李马克毕业离队之后,所有资源都给李帝努了,这程度的力捧还有什么可争执的。

“你问问这两个家伙,我来了之后就没听他们说过话,既然不开口就跪着,什么时候交代了就什么时候起来。”

经纪人真的是对2人恨铁不成钢,都是团队的ACE,不好好团结一致还内讧。

李泰容先哄着经纪人出去跟赶来的梦队经纪人商量,自己留下来跟2人谈话,但是这2人已经莫名的达成了协议,他们想保护李楷灿,不想因为自己打架而牵扯到无辜的人,说多错多干脆不讲话。

李泰容哄了半天没得到半句话,大概猜是不是道英曾经提过马克跟楷灿的事情,这情况确实不方便明着说,李泰容就出去外面看经纪人怎么处理2人。

“我跟你道歉,但是我想知道楷灿现在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李马克回来之后就联系不上李楷灿,加上还是惦记李楷灿哭的事情,就跟李帝努低了头。

“他病了一周,晚上发烧病糊涂了还念叨你名字,我知道他放不下,可是我心痛他这样被你辜负。”

李帝努从小就护着李楷灿,这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羁绊,李马克听到李楷灿原来还是惦记自己,心里就软的一塌糊涂,李楷灿也是自己自小护着长大的孩子,只是自己的骄傲不允许自己主动接受,总是觉得东赫会一直跟着自己,直到他有新的选择之后,自己才醒悟过来。

“我不想放弃他,你应该知道他的心结,我们合作吧,为了东赫。”

李马克的建议还没有得到李帝努的回复,李泰容和2个经纪人进来了,最终决定由李泰容把李马克领回去,梦队的经纪人把李帝努领回去,关禁闭一周不准外出,取消未来5个个人行程,再闹事就直接退队。

“泰容哥让我去梦队宿舍吧!我不打架了,你让我去一下我就回去。”

李马克被李泰容架着回去,他不甘心就这样被关禁闭,李帝努回去还会得到李楷灿心痛的安慰,自己连面都见不到,只会让误会会更大,他不想失去这次的机会,挣扎着求饶,再一次在心里怒斥毕业制,把自己和楷灿分开到2个团队。

“不可以,你再是这样违抗命令,就算是在新团队也不讨好。”

李泰容架着李马克走心里很是焦虑,这都痛到无力自己走路了,还想着去见楷灿,先带回去看看伤势怎么样先,等2个人都冷静一下。

卷斯特洛夫斯基
下午写不下去了顺手给童工灿做了...

下午写不下去了顺手给童工灿做了一张宣传图,这边也发一下吧?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真的好像嗨灿啊!

娃妈不是我哈哈哈,我就是觉得之前娃妈的宣传图太直男审美了……

下午写不下去了顺手给童工灿做了一张宣传图,这边也发一下吧?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真的好像嗨灿啊!

娃妈不是我哈哈哈,我就是觉得之前娃妈的宣传图太直男审美了……

Planet-然然

NCT之我的两个灵魂 21

#马东#

#楷灿还在试探期#

#仁俊真的很通透#


“东赫,你说为什么在玹哥和Lucas都那么喜欢廷祐哥?”

马克有不理解的事情都会找楷灿聊,他们从15岁进公司之后就认识到现在,相互了解彼此,虽然性格和很多方面都很不一样的2个人,却是一直以来作为对方依靠的存在。

“那为什么泰一哥和悠太哥也那么喜欢WINWIN哥?”

楷灿反问马克,本来拿着手机刷最近的新闻,看了都是期待新专辑回归的消息,没什么特别的就放下手机,对着马克问:“你是不是觉得理所当然?”

“好像也是,虽然廷祐哥也很讨人喜欢,但是不一样的是,我觉得Lucas是真的喜欢廷祐,男女之间的那种,不是...

#马东#

#楷灿还在试探期#

#仁俊真的很通透#

 

 

“东赫,你说为什么在玹哥和Lucas都那么喜欢廷祐哥?”

马克有不理解的事情都会找楷灿聊,他们从15岁进公司之后就认识到现在,相互了解彼此,虽然性格和很多方面都很不一样的2个人,却是一直以来作为对方依靠的存在。

“那为什么泰一哥和悠太哥也那么喜欢WINWIN哥?”

楷灿反问马克,本来拿着手机刷最近的新闻,看了都是期待新专辑回归的消息,没什么特别的就放下手机,对着马克问:“你是不是觉得理所当然?”

“好像也是,虽然廷祐哥也很讨人喜欢,但是不一样的是,我觉得Lucas是真的喜欢廷祐,男女之间的那种,不是像泰一哥和悠太哥喜欢WINWIN哥那种,虽然有时候觉得他们也会很夸张,但是不会打架,刚刚我都觉得Lucas要揍在玹哥的了。”

马克确实不理解那种强烈的感情起伏,也不理解为什么会喜欢到超越现实关系。

“你怎么知道没打起来过?分明我就闻到过泰一哥身上有药酒味的时候。”

楷灿虽然在哥哥组是忙内,但是对哥哥们观察的多了就什么都知道。

“真的吗?难道哥哥们都是gay,怎么都喜欢男生?”

马克想想好像大家都已经不是在营业了,真的都入迷了。

“你很讨厌gay?”

楷灿难得认真,那种严肃的神情让马克觉得这个问题有可能是送命题。

“没有讨厌,只是不理解,我没有歧视的意思,我支持恋爱自由啦!”

“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表象,就好像哥哥们自己也没想清楚,自己是只喜欢男生还是喜欢的人刚好是男生,说不定等我们以后解禁以后可以交女朋友了,马上就发现自己喜欢的还是女生。”

楷灿是年纪小,但是也18岁了,不是幼稚的小孩,长期在这种氛围里也会被潜移默化。

“这样说也对,有的选择和没的选择不一样,性取向如果不是生来就是同性恋,在异性恋的基础上,改变成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也是正常的现象,不过你觉得廷祐哥是喜欢男生的吗?”

马克想起廷祐平时对大家虽然亲近,但是不会让人感觉不适,没有欲念,也没有私心。

“他说了喜欢的人刚好是男生,我想如果对方不喜欢他的话,他可能会放弃,说不定有适合的女孩子出现,廷祐哥还会变回异性恋。”

楷灿觉得这样也很好,人生没有被性取向捆绑,还是有很多的可能性。

“难道他真的喜欢在玹哥?我觉得还是Lucas比较适合廷祐哥,我总觉得在玹哥很难以了解,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想参与他们的三角恋关系,马克哥你与其担心廷祐哥,还不如想想孩子们吧!渽民回来了,仁俊和JENO的营业会很突兀的,再说渽民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到时候闹别扭收不了场。”

楷灿突然觉得这种用营业来体现团队友爱的方式有时候真的很鸡肋,现在渽民回来了,竹马lin的营业要重新来过,指不定到时候粉丝要怎么吵。

“渽民和JENO一直都是竹马lin,他们有基础在那,不怕粉丝嘲,我怕渽民那么久没有回归不适应,你多花些时间陪陪他,等他适应一下,我也担心他会跟仁俊抢JENO。”

马克觉得有点心累,这种模式有时候确实很吸粉,但是在某种情况下也很蠢,好像CP就应该在一起,跟别人一起玩就跟出轨一样。

“其实把角色换一下就好了,渽民和JENO宠仁俊,就跟泰一哥和悠太哥宠WINWIN哥,泰容哥和道英哥宠在玹哥,不就没有矛盾了吗?”

说起来团队内关系好乱,不过很多时候都是粉丝们分配的,大家相互一起玩,同样是抱抱,有些成员长相上没有CP感就是普通抱一下,要是有CP感那就是粉色浪漫泡泡里面的爱的抱抱。

“那也要看渽民和仁俊的感情够不够深。”

马克皱着眉,抿了抿嘴唇,楷灿看到他这个样子觉得很可爱就去抱抱,用玩闹来让他别想那么多。楷灿看着他皱着眉苦恼别人的感情问题心里很无奈,这个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开窍知道自己的心意?从进公司到现在一直都是自己追逐和跟随,有时候真的会感到疲倦,怕自己的心意到头来是个笑话,只能用玩闹掩盖真心,等一个契机,出现了就告白。

 

廷祐晚上去DREAM宿舍的时候,大家都挺惊讶,想着是不是哥哥们吵架了,怎么廷祐被赶出来了?

因为住宿舍的只有JENO、仁俊、渽民和志晟,辰乐平时住家里,只是偶尔回来住,所以宿舍也是跟预备组差不多大,也是3个房间的。渽民回来之前,仁俊、JENO和志晟一人一个房间,渽民回来之后就选择和志晟一个房间,现在就仁俊和JENO房间有空位可以住。

“廷祐哥今晚住我房间吧?我这边还有之前留给辰乐的新床单可以用。”仁俊想弥补一下之前没有照顾好廷祐的失误,想今晚跟他好好聊聊,他猜想廷祐肯定是被欺负了才不回宿舍的。

“好的,打扰你们了,今晚都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集合练舞。”

廷祐觉得小朋友的宿舍就是可爱,到处都是玩偶、玩具、衣服还有游戏机。

“好的,廷祐哥你先穿JENO的衣服?我的你可能穿不上。”

“谢谢你帮我借了JENO的衣服,那么晚来打扰你们真的很抱歉呢!”

“不会,你有空常来玩。”

仁俊有点不好意思,他知道廷祐平时很爱干净和整洁,自己房间最近也没收拾,想让他赶紧去洗澡,然后收拾一下。

“不用特地收拾床,我想跟你一起睡,聊聊天。”

洗完澡廷祐穿着JENO的无袖上衣和短裤坐在仁俊的床上,抱着仁俊的玩偶姆明,刚刚过来的渽民和JENO都被仁俊赶了回去。

“很少有哥哥来住,大家都有点兴奋。”

仁俊心里吐槽这些喜欢凑热闹的家伙,明知道廷祐哥肯定是吵架了才过来住的,还在那瞎打听。

“他们只是想知道我跟谁吵架了而已。”

“左右不过是Lucas,反正你也不可能跟TEN哥和锟哥吵架的,你那么喜欢他们,呃...当然,虽然你也很喜欢Lucas,但是你最近躲着他太明显了。”

仁俊一副我多了解你们的表情,廷祐被他那么认真的样子可爱到了。

“他有时候真的会让人有负担感。”

廷祐叹了口气,感觉Lucas就好像狗狗一样,需要得到关注,随时粘着人,摇着尾巴求抱抱。

“那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你啊!以前旭熙哥被人追求的时候,直接拒绝的,冷酷的很,可不像跟你玩的时候那么可爱。”

仁俊躺在床上,抱着被子缩成一团滚来滚去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他练习生时期就有女孩子追啦?”

果然是看脸的世界,自己在公司也有好几年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呢!

“谁说一定是女生的,男生也有啊!特别漂亮的男生,声音也好听,是很可爱的男孩子,因为跟旭熙告白被严厉拒绝之后,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后来就被劝退了。”

仁俊觉得多少也有些可惜,不过这种冲动的行为自然还是不提倡的。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旭熙了吧?有些事情放到台面是不可行的,想好好的当偶像就要有所牺牲。”

廷祐在想什么时候Lucas懂自己的苦心,才是真正获得心灵自由的时候。

“其实营业本来就很容易出问题的,公司又不是不知道,要我们喜欢成员又不准我们真的喜欢。”

仁俊其实刚开始也很排斥这种做法,但是跟成员们在一起时间久了,也就没太把这些当回事,日常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本来也不可能凡是随自己心意。

“其实公司不在乎你们是不是真的喜欢对方,只是在意你们不要暴露真实的样子就好。”

所谓营业,所谓人设,不过是一种工作模式,等掌握了粉丝的心,还不是一样可以放弃,做回自己,说到底还是要红,用实力去讲话。

“廷祐哥,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

为了他把旭熙拒之门外,大概真的很喜欢。

“你不是猜了吗?”

这些孩子都是人精,看什么都通透。

“其实我觉得你是喜欢旭熙的,从以前到现在你都很照顾他,他总是闹你也不见你生气。楷灿觉得是泰容哥,因为你很崇拜他,总是喜欢粘着他,可我觉得你对大家都一样的。”

仁俊不懂哥哥们的想法,他们不像DREAM的孩子们那样直来直往,14年开始以SMRookies练习生身份开始出现在大众眼前开始,就一直被严格管理,在未知的出道路前走了2年,才开始陆陆续续的出道,那种惶惶而终的心,即使在出道后也未能安定下来,哥哥们都是敏感而小心的人,不像DREAM的孩子是单独组队开始训练的,被保护的孩子和坚强生存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说起来我最喜欢还是自己呢!没有想要为了谁而放弃自己的任何东西,想想可能真的没有那么爱。”

其实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嘴里说着我爱你,其实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妈妈说如果爱一个人爱到需要放弃自己的尊严和生命,那是不值得的,所以先爱自己是对的,喜欢一个人是要从他身上吸收好的精神,吸收让自己变的更优秀的能力,才是真正的喜欢呢!”

仁俊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即使是独生子也从未养成自私自我的性格,反倒因为独自长大,更是珍惜身边跟自己一同成长的朋友。

“爱需要牺牲和保护,喜欢只需要独自付出和期望”

Planet-然然

#诺灿# 脑内文4 [配合前文脑内文123更能理解哦!]

脑内文1.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afc5f

脑内文2. 这是视频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fc131    这是文字https://m.weibo.cn/3305274282/4418647617464610

脑内文3.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c12f3

“不要回去好不好?跟经纪人说,你身体不舒服...

脑内文1.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afc5f

脑内文2. 这是视频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fc131    这是文字https://m.weibo.cn/3305274282/4418647617464610

脑内文3. http://planet-nct.lofter.com/post/30aa90ff_1c69c12f3

“不要回去好不好?跟经纪人说,你身体不舒服,美国的行程就不去了。”李帝努难得对楷灿这般撒娇,抱着他就不放,像小狗狗一样求安慰,脑袋在楷灿怀里蹭来蹭去。

“不行的,都安排好了,你乖乖的,我去2天就回来。”李楷灿摸摸李帝努的头发,这次回归染成金黄色,褪色褪了很多次,发质没有之前的好了。

“我不想你去,你不在我睡不着。”

“我去巡演的时候,你不是跟仁俊睡吗?”不说这些,李帝努就不会放他走,每次都要用吵架结束无赖的撒娇。

“我最爱你的,你知道的,我们只是闹着玩的,我没碰他。”跟以往不一样的是李帝努没有要吵架的意思,睁着无辜的眼睛,低垂着头,撅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楷灿。

“好了,我走了,我会准时回来的。”李楷灿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退让的,给了李帝努一个深吻,就果断离开了,怕多呆一刻,自己也忍不住答应他不走了。

美国 NCT127住的酒店里,李马克顺利跟李楷灿分到了一个房间,大家向来都顺着两个忙内,看马克这般强烈要跟楷灿一起住,想着肯定是因为楷灿去DREAM活动,离开的久了想他了,自从楷灿腿受伤回来之后,马克和楷灿基本都粘在一起,大家是见怪不怪了。

“马克哥,你轻点。”李楷灿躺在床上被李马克压的动弹不得,腰上那双有力的双手在给他按摩,轻柔的在背上的穴道上按着,虽然生疏但是看的出来常做。

“你这段时间受累了,回去跟孩子们相处还好吧?”

自从楷灿搬回dream的宿舍跟孩子们一起赶行程,马克心里就很不舒服,如果不是自己毕业了,现在还能跟着楷灿一起在梦队活动,也不至于这段时间那么煎熬。

“没什么不好的。”

李楷灿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他话语里的试探,想起早上李帝努舍不得的深情,还有他最后抱着自己问的那句话:“你的心不会又不回来吧?”

“东赫,再熬几个月,毕业了就好了,毕业了就回到我身边了。”

李东赫趴着没有看到李马克眼里的深沉,但是他听出来了,反手推开他,就坐了起来。

“哥,我们结束吧!”

李楷灿直直的看着李马克的眼睛,没有任何的不舍和心痛,有的只有冷漠和坚定。

“什么?李东赫你疯了吗?”

李马克快疯了,说好回去只是赶行程,说好会好好的回来,结果还是被李帝努抢走了。

“我是疯了,明明知道你不爱我,我还要一头栽进去。”

回忆起李马克成年之后的冷酷,心里就难过的无法跳动,明明自己是那么爱他,他眼里就是没有自己,是李帝努一直在背后保护自己,照顾自己,每次回去梦队都是最开心的时候。

“我爱你,我现在很爱你,以前是我不对,是我没开窍,你就原谅我吧!”李马克一把抱住他,就好像以前一样,抱着哄哄,再吻到他晕晕的,想不起来刚刚说了什么。

“没用了,马克哥,即使很快就毕业也好,我要跟JENO一起,他下半年就合流我们了,我不想伤他心。”李楷灿知道自己需要作出抉择,不能到头来伤了2个人的心。
     “我不会让他进来的,我会跟公司说,有他没我,我看公司会选谁。”

李马克咬着牙,说出冷酷威胁的话,李楷灿气的直发抖,还是这样,每次都这样,只会霸道的任性的做自己想做的,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李马克你是不是忘了?李帝努才是我的男人,你不过是一个掠夺者。”

“是啊!我原以为你只会是我的,只喜欢我,没想到你腿受伤在家,李帝努就把你抢走了。”李马克懊恼啊!以为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东赫,最后成了李帝努的人,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东赫回到我身边,最后还是我的。

“李马克,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不是你的宠物,想起来的时候摸一下,想不起来就丢一边,我们结束吧,我受够了。”李楷灿歇斯底里的大喊,眼泪止不住的在脸颊上流淌。

“不,东赫我错了,我不该这样的,你原谅我好不好,跟以前一样,我们不是很好吗?”李马克慌了,不止是因为楷灿那止不住的眼泪,还有楷灿眼里的绝望,不像以前即使吵的再凶,他眼睛里的都只是生气和委屈,还有期待,期待自己哄他,期待自己退让,这一刻李马克觉得自己真的要失去他了。

“我后悔了,为什么要在跟JENO在一起之后,还忍不住答应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心的。”李楷灿在忏悔,在懊恼,因为自己的舍不得,因为自己在这一刻还会犹豫。他挣扎着离开李马克的怀抱,他不想被李马克拥抱的温度感化,不想再被李马克的体香而诱惑,他怕自己在这一刻硬不下心肠来。

“东赫别离开我,我不阻止你,你跟JENO在一起就在一起,我就想你在我身边陪着我就好。”李马克快步走过去,把离开的李楷灿抱了回来,他试图用退让挽留他,试图吻他,像以前一样。

“我已经不是那个会被你轻易影响的东赫了,我爱JENO,我不能再伤他的心了。”

李楷灿推开了李马克,纠缠了半年的关系,总要有个人去结束的。

“不,你明明也爱我,你说过的。”

李马克的眼里全是难以置信,就算这半年李楷灿回去梦队跟大家准备专辑,也从来没有这样过,明明也见了李帝努,为什么这次突然就要跟自己分手。

“我爱你,也不爱你了,说到底我最爱我自己。”

“东赫,我抢了你和帝努的爱情,但是你也是爱我的不是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李马克跪在床上,抚摸着那低垂默默落泪的人,这一刻就好像心被撕裂了,窒息的痛楚几乎让他难以呼吸,即使从前再怎么吵架也从不曾像这次这般惶恐。李马克忍不住吻了李楷灿,抱着他轻轻的、带着绝望的温柔,好像最后一次爱着他那样,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被爱的毫无理智,只剩下迎合和疯狂,这晚他们疯狂的爱着对方,就跟末日的狂欢一样,流着泪撕咬着对方,在欲海里挣扎狂欢。

李楷灿放弃了,就当是最后的狂欢,让自己也死了心,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说放手就放手的,李马克在团队的影响力不亚于队长李泰容,如果他坚持阻止李帝努合流队伍,只会影响李帝努的前途,不能因为自己而害了他。

狂欢之后的李楷灿病了,拖着低烧的身体艰难的跑完行程就被经纪人赶紧打包送回了国,考虑到李楷灿负荷不了2个队伍的行程,经纪人决定还是让他专心在梦队呆着,127的行程都不安排他,李马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被带走,好似灵魂被抽离,再也无法归位。

Planet-然然

楷灿真的是粘人的小妖精,哪个哥哥拒绝的了这种撒娇卖萌

楷灿真的是粘人的小妖精,哪个哥哥拒绝的了这种撒娇卖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