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模仿游戏

16685浏览    529参与
非十二

天才与原罪 ——艾伦 图灵之死与自由意志困境

我把最后一段重新修了,(不想承认上回写累了懒了不想捋hh

(我自己编程还是原始社会水平居然还在这里批判美丽新世界我真行

————————————


解谜大师


1954年6月7日,“人工智能之父”、解谜大师艾伦图灵结束了他短暂而传奇的一生,警方判定是自杀。无可置疑的氰化物中毒症状,死因一目了然,而背后的缘由却扑朔迷离。


此时距离他公然挑战世俗,以“行为粗俗猥亵”罪被审判已过去了两年,激素治疗也于一年前停止。他似乎已经度过了最难捱的时期,却毫无征兆,又似早有预谋般,让生命在这平平无奇的一天戛然而止。


床边有一个咬过一口的苹果,或许是他偏爱一点荒诞感的谢幕,将白雪公主的童话...

我把最后一段重新修了,(不想承认上回写累了懒了不想捋hh

(我自己编程还是原始社会水平居然还在这里批判美丽新世界我真行

————————————


解谜大师


1954年6月7日,“人工智能之父”、解谜大师艾伦图灵结束了他短暂而传奇的一生,警方判定是自杀。无可置疑的氰化物中毒症状,死因一目了然,而背后的缘由却扑朔迷离。


此时距离他公然挑战世俗,以“行为粗俗猥亵”罪被审判已过去了两年,激素治疗也于一年前停止。他似乎已经度过了最难捱的时期,却毫无征兆,又似早有预谋般,让生命在这平平无奇的一天戛然而止。


床边有一个咬过一口的苹果,或许是他偏爱一点荒诞感的谢幕,将白雪公主的童话改写作赤裸裸的残酷。或许是他想起了伊甸园的隐喻,智慧之树上的禁果,是人类血脉里的原罪。又或许是不惑之年仍未消磨的孩子气与英国式的黑色幽默作祟,这位闻名遐迩的解谜大师,给世界留下了最后一个永无答案的谜面。


有人因此控诉那个年代的狭隘与蒙昧,对性少数群体的偏见与迫害,但这似乎只是部分的原因,换句话说,是与这位天才相伴而生的种种原罪中的一项。图灵最让人感到威胁的,不是他同性恋的身份,而是神秘感,是无法控制的未知感。在战争时期,因为他对破译情报无可替代的作用,人们不得不容忍他的特殊性。而到了1954年,他的功绩还未为大众所知,英雄的殊荣先黯淡了,通用计算机即将迎来迅猛发展的前夕,他作为奠基者,却陷入了多余而尴尬的境地。“密码”、“情报”与“同性恋”交织在一起,触及了英美两国政府最敏感的神经。在怀疑盛行的年代,一切不完全纯洁的东西,都会被视为潜在的邪恶。


图灵的一生充斥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他有数学家的坦率与纯粹,却不得不做着一份建立在诡诈和机密之上的工作。他的兴趣不在人,而在事物与思想,但他却强烈地渴望人的陪伴。他探求自由意志的本质,却不得不承认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他所接受的教育与思想传统,不允许他将个人凌驾于国家与政治之上,因而选择效忠,选择服从,选择信守承诺,缄默地活着,喑哑地死去。



模仿游戏


从对抗德军“谜机”而研制的“炸弹机”到语音编码系统“黛丽拉”,从国家物理研究所的ACE再到为Manchester Mark 1型号储存程序式计算机研发软件,提出著名的“图灵测试”,他始终没有放弃“建造一个大脑”的梦想,甚至在ACE投入纯数学领域的计算应用后,大失所望,毅然离开了条件优渥的研究所,以拓荒者一般的信念,来到曼彻斯特,试图打破“无意识的机器”与“高等人类智能”之间的界线。


图灵对计算机与人工智能的痴迷,或许也来源于他对社会规则的极端敏感,对那些别人无需思考而接受的东西进行前提性的反思。他曾经笃信,数学是基于理性的符号游戏,理性可以阐释一切,包括理性本身。那么通过给计算机编程序,创造一套规则,他可以构建一个独属于自己的世界。但机器完全可以被训练成认为空间是四维的,或二加二等于五,这完全是非理性的,而与人的理性相通的“智能”,图灵所追求的“自由意志”又将何处安放呢?你也许会说,这是由于机器被局限在某个空间(无论是物理的还是抽象的),感知不到这个世界的全貌。但这与奥威尔在《1984》中描绘的国度又何其相似,封闭、自洽、井然有序,却又无比荒诞,也恰是艾伦 图灵身处的环境的一个隐喻:被迫接受某种外来的规范约束,无论它名为“社会伦理”或“道德义务”,小心掩藏本性加入一场模仿游戏,每分每刻都是对自由意志的磨折。


另外,在“智能”的问题上,他轻描淡写地揭过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计算机与外部世界的交互。他设想的离散状态机,只靠电传打字机来与外界沟通,这反映了他自己的生活理想,孤独地关在封闭的房间里,仅靠思想和理论来应对外部的世界,这也正是他在布莱切利的工作状态,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他这里简化成了一场解谜竞赛、一盘棋局博弈、一个艰深却优雅的模型。与他在1936年对“可计算”的论述一脉相承,图灵机可以仅凭一张纸一支笔,独立地做到任何有明确规则的事情。他的事业生涯发端于一所最纯正的数学学校,那里明确地告诉他,数学就像一盘象棋游戏,完全不必考虑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他试图以同样的方式对待生活,遭到了无可避免的挫败,他全然接受,退守到了他那由数学、逻辑、程序指令和电子计算机构筑起来的坚不可摧的虚幻帝国中。而当世俗与政治合谋步步紧逼时,他选择了典型的图灵式的处理方式,“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自由幻象


自由意志构成一种原罪吗?


在过去的许多个时代,是的。


在西方的哲学传统中,自由意志是人的尊严与高贵性的根基所在,是使人免于跪拜在君王座前、匍匐在神明脚下的一切智慧与力量的源流。自由意志信仰真理与人的本性,因为即便是在《1984》颠倒错乱的世界里,这也是唯一恒久不变的东西。对图灵来说,数学与同性之爱,是他的自由意志所坚守的阵地。


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大多数人藉藉无名、碌碌无为,但总会涌现出一些超拔于自身所处时代的人,义无反顾地追随自由意志的指引,踏着谬误与失败,触及了真理女神的裙裾,我们称之为“天才“。他们有些获得万众景仰,披挂上英雄的荣光,更多的,或多或少都遭受过误解、漠视、嘲讽、攻击,乃至蒙冤和迫害。思想的惰性带来统治的稳固,无论这种统治是世俗权力,还是某一学术领域被奉为公理的思维范式,推翻统治意味着阵痛和混乱,这或许就是天才的原罪所在。


压抑、谎言、地下恋情、单方面定罪的审判与名为治疗的迫害,让人不由得联想起《1984》中的大洋国“英社“。奥威尔不知道,布莱切利庄园曾经充当了现实版的“真理部“,而作为它的核心人物,图灵最终找到了一个比温斯顿更为纯粹的尽头。但无论是奥威尔还是图灵,有一点是相通的,在他们脑中有那么几立方厘米,完整地属于自己,并要不惜一切代价,抵御外界的入侵。


这注定是一条不被理解、孤立无援、自我确证、自我驱动的征途。图灵所拥有的自由,是鲁滨逊式的自由,在社会规范留给他的最后一座荒岛上,自由地探索真理。他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存在主义者,哪怕他的工作被埋没被弃置,依旧孜孜不倦,哪怕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的局外人,甚至受害者,他依旧践行着对这个国家的承诺。


萨特说“自由是自由承担责任的绝对性质”。抛开“决断”、“责任”的“自由”,是肤浅而自相矛盾的,像一个不完备的群,他或许懂得,并通过承担责任、埋头工作来确证自己的存在与价值。


正如周围人始终与他微妙地保持距离一般,他似乎也与自己的内心刻意保持着距离,以至于他的死讯震惊了所有认识他的人。这究竟是一次临时起意的了断,还是酝酿已久的告别,这个问题恐怕会难住他本人,因为这涉及到自由意志的本质,决定论与不可知性的分野。


图灵并不在乎思维与记忆的物理载体,是细胞、神经元、大脑皮层,还是磁鼓、电子管、水银延迟线,他关心的是内蕴的逻辑结构。这似乎有些怪异,如果一切思维活动都能够用方程来描述和预测,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指出,人类内心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目前是未知的,所以说它是自由的。图灵由此引申,“所谓思考,就是指那些未知的内心过程。”好在,当时作为新兴学科的量子力学,巧妙地解决了这个矛盾,既有严谨的数学形式,又从本质上宣告了决定论的终结。


著名的“薛定谔的猫”,用量子力学的语言来讲述,故事是这样的,触发装置中粒子的量子态决定了猫的生死,而粒子状态又不可避免地与环境、及包含其中的观测者的状态进行耦合,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基于事实,只存在“自旋向上、猫死亡、观测者知道猫死亡”与自旋向下、猫活着、观测者知道猫活着”两种本征态,(实际上由于退相干时间过短,这两种状态的叠加态几乎不存在),因此我们不可能“观测”到一只“方生方死”的猫,有点类似于“未知的内心过程”,观测结果的未知性,在形而上的意义上,似乎给了自由意志足够的生存空间。


图灵年轻时曾探究过量子力学与智能的关系,时至今日,这依旧是个悬而未决、带点唯心主义色彩的命题。或许他会赞同古典自由主义者的观点。即便是在他脑中从无人涉足的那几立方厘米中,他拥有自由,但自由的本质依旧如同幻象一般不可捉摸。


图灵的一生,恰如他的计算机,在方格中前后移动,忠实地执行他被赋予的使命,但不是每一步都有结果,而最后的最后,他却选择让一切终结于不可知的谜中。


这位解谜大师,最终败给了自己内心的谜。他的真知灼见,他的离经易道,他的天才与原罪,是他背负一生的十字架。图灵的故事画上了句点,计算机的故事却还远没有结束,他们都将成为惠特曼所说的“未来的历史”。



————————————

PS. 1952年图灵被捕后曾写下一个著名的三段论


Turing believes machines think

Turing lies with men

Therefore machines do not think


(第二句一语双关不要太妙,与诸君共赏

南风逐西州

哭的眼睛肿成熊猫。

迟来的赦免又有什么用。

哭的眼睛肿成熊猫。

迟来的赦免又有什么用。

仿佛若有光

一个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的雪夜,我看完了《模仿游戏》。

一个不善交际的数学天才,完全扎在自己的理想里不问世事,受到了上司和同事的排挤;一个从小就被别人当做怪胎,被人欺负的男孩,因为一点点的善意与温柔,就将一份未说出口的少年情意延续了一生。不管他被那个时代安排上多少标签,天才也好,数学家也好,爱国也好,叛徒也好,还是同性恋,都没法改变他是个传奇的事实。这一点毋庸置疑。

其实,我觉得艾伦·图灵更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呆了太久太久,久到错过了所谓正常人应该有过的成长阶段。他不善与人沟通合作,也不知道怎么通过说服别人来证明自己,即便他是对的,可他用来自证的手段永远稚嫩的像个...

一个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的雪夜,我看完了《模仿游戏》。

一个不善交际的数学天才,完全扎在自己的理想里不问世事,受到了上司和同事的排挤;一个从小就被别人当做怪胎,被人欺负的男孩,因为一点点的善意与温柔,就将一份未说出口的少年情意延续了一生。不管他被那个时代安排上多少标签,天才也好,数学家也好,爱国也好,叛徒也好,还是同性恋,都没法改变他是个传奇的事实。这一点毋庸置疑。

其实,我觉得艾伦·图灵更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呆了太久太久,久到错过了所谓正常人应该有过的成长阶段。他不善与人沟通合作,也不知道怎么通过说服别人来证明自己,即便他是对的,可他用来自证的手段永远稚嫩的像个孩童。他不懂察言观色,不知审时度势,对着这个世界永远只有最直接的回馈——像任何一道数学题那样,不讲人情,只谈逻辑。

他不过是个太过聪明的孩子,不懂自保,对着复杂险恶的政治斗争不过一副纯真。失去保护的图灵只能寸步难行,可偏偏他自己不知道这一点。

说到他的爱情,其实我觉得他不该被评判为同性恋,只不过最初对他伸出援手并在日后成为知己的克里斯托弗恰恰好是个男孩罢了。他把倾注了毕生心血的机器命名为“克里斯托弗”,当他把这个名字兴高采烈地告诉琼的时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女孩愣了一秒,他便惶恐,犹疑,“你,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这哪里是那个教授,明明是当年男校里那个脆弱苍白的男孩从掩护自己的皮囊里探头出来的发问。

艾伦·图灵,一个令人崇敬与感怀的天才,他的成功源于他的天才,悲剧恰恰也源于此。波诡云谲的人间不应让这样的赤子存在,只有天堂才是他的归宿。

他会在那里见到自己早逝的爱人吧。

老阿姨胡言乱语,寄永远的图灵。

 

ps.最后吹一波我家本尼的演技,其实也根本用不着我吹,嘻嘻。

 

朕是小坏蛋

给予胜利,赐之跪寇 ——《模仿游戏》小小评

给予胜利,赐之跪寇

——《模仿游戏》小小评

         这是一个一生都不被认可图灵,从幼时到成年,世界一直在用各种形式的暴力表达这种排斥。直至他顽强抵抗向世界证明了自己,世界仍不肯就此放过他,以正义合法的方式终于将他排除在人间之外。

       以他的皮囊为界,外面,是他挽救来的和平,里面,是他无法自拔的苦寂。人们,在彼此拥抱,而救世主呢,连一台机器都无法守护。所以当人们在欢呼雀跃或者国泰民安之时,他只能把自己折的小小的,把所有的心事塞进那个黑暗屋子里的...

给予胜利,赐之跪寇

——《模仿游戏》小小评

         这是一个一生都不被认可图灵,从幼时到成年,世界一直在用各种形式的暴力表达这种排斥。直至他顽强抵抗向世界证明了自己,世界仍不肯就此放过他,以正义合法的方式终于将他排除在人间之外。

       以他的皮囊为界,外面,是他挽救来的和平,里面,是他无法自拔的苦寂。人们,在彼此拥抱,而救世主呢,连一台机器都无法守护。所以当人们在欢呼雀跃或者国泰民安之时,他只能把自己折的小小的,把所有的心事塞进那个黑暗屋子里的Enigma,然后一起销声匿迹。

        直至未来的人们认可了图灵,他的名字和计算机才名满天下,可是那个人,那个一生的世界里都不曾拥有过认可的人,已经远去。我们所谓的认可,也无非是对第无数个图灵出现的鼓励吧。这份认可,或许并不属于图灵,只属于人们自己。

     尼采在《与孤独为伍》中写道:“特立独行的人总是令人反感,因为他们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使周围的人感到自卑。” 我们用自私与浅薄定义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莫奈、梵高甚至哥白尼,当那些人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时候,或许他们早已不在乎这个世界了,也不在乎身后的认可与否了,他们关心的,也许只是他们的杰作本身了。所以他们离开的时候,本就幸福。

       并非去批判,也绝非讽刺,相信如若每个人生在那个时代,都会给予白眼和嘲讽。但,正是如此,那些一个又一个的反差给你我一记又一记耳光告诉我们这些故作高尚的人类,每个人本就卑微,或许多一点宽容与耐心,承认一点特立独行的伟大,或许才是真正的高尚。

    Sometimes it is the very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no one can imagines.

Pay my respects to Alan Mathison Turing.


执夷.

《模仿游戏》

----------------------------------------------------------------


机器不会做选择

也不会死

🍎.








----------------------------------------------------------------



机器不会做选择

也不会死

🍎.

縌亂
我来象征性的发一下子, 为了证...

我来象征性的发一下子,

为了证明我不白嫖(白嫖快乐你我他)

至于我上不上色就不好说了,这算是激情创作??

我来象征性的发一下子,

为了证明我不白嫖(白嫖快乐你我他)

至于我上不上色就不好说了,这算是激情创作??

斯莱特林女级长_云冷

有时候正是那些无人看好的人,能取得无人能及的成就
模仿游戏我哭到昏厥!!!quqqqqqqqq

占tag抱歉!!

有时候正是那些无人看好的人,能取得无人能及的成就
模仿游戏我哭到昏厥!!!quqqqqqqqq

占tag抱歉!!

菠萝-Viarol

    素材:模仿游戏 x 云图 x 断背山   x  丹麦女孩    BGM:  If I die young


“仍然在各自宇宙错过了春天”

    素材:模仿游戏 x 云图 x 断背山   x  丹麦女孩    BGM:  If I die young


“仍然在各自宇宙错过了春天”

🌟🌟

《模仿游戏》



The Imitation Game



Do you know why people like violence? It’s because it feels good. Humans find violence deeply satisfying. But remove the satisfaction, and the act becomes hollow.



Sometimes it’s the very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no one can...

《模仿游戏》




The Imitation Game




Do you know why people like violence? It’s because it feels good. Humans find violence deeply satisfying. But remove the satisfaction, and the act becomes hollow.




Sometimes it’s the very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no one can imagine.




I’m not alone. Never have been.

A ·M ·T

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敬佩Turing

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敬佩Turing

一个圆
图灵对克拉克小姐坦白:“I’m...

图灵对克拉克小姐坦白:“I’m homosexual ”

对方更坦然:“那又怎样呢,我们跟其他人不一样,我们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我们可以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在一起,你不会是很完美的丈夫,实话说我也没想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我不会天天等你回家,我要工作,你也要工作,我们彼此相互陪伴,互诉衷肠,这比大多数婚姻都要好得多,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对彼此而言比其他人更了解对方。”

这是克拉克小姐对图灵的感情,抑或是她对homosexual 的态度——

我们所求的是高度的精神之爱,正如你把铜丝圈成戒指套在我指上时想的不是与我肌肤之欢,我想留在你身边或把你留在我身边也不是为了让你我变成世俗眼中的模...

图灵对克拉克小姐坦白:“I’m homosexual ”

对方更坦然:“那又怎样呢,我们跟其他人不一样,我们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我们可以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在一起,你不会是很完美的丈夫,实话说我也没想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我不会天天等你回家,我要工作,你也要工作,我们彼此相互陪伴,互诉衷肠,这比大多数婚姻都要好得多,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对彼此而言比其他人更了解对方。”

这是克拉克小姐对图灵的感情,抑或是她对homosexual 的态度——

我们所求的是高度的精神之爱,正如你把铜丝圈成戒指套在我指上时想的不是与我肌肤之欢,我想留在你身边或把你留在我身边也不是为了让你我变成世俗眼中的模范夫妻,是因为我们发现了彼此的闪光点,看到了对方的好,而这一份好恰恰是自己所欣赏和在乎的。你对我说,“那些不被看好的人往往能做到无人能及的事” ,是你给了我勇气去变成更好的人,这份情感超越爱情,是关于生命的尊严和价值。那我现在站在你面前,爱着你,爱的也不是眼前这具躯体,是你的生命。

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如此简单而赤诚的话从一位异性口中说出,反而让人觉得性别之分不那么明显和重要了。

所以最后克拉克小姐去看望因同性恋被政府强制激素治疗的图灵时,我相信她依然爱着这位落魄的天才。她没有嘲讽他宁愿忍受化学阉割也要和他的机器待在一起,而是告诉他,要好好活着,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他。

关怀和善意是你与世界背道而驰时我为你举起的火炬,我用你拯救我的方式拯救你。

这不就是年少时图灵和克里斯托的感情?

当天才还不是天才,他也在暗淡无光的日子里忍受煎熬,有人陪伴他,鼓励他,发现他的天赋,让他有勇气和信心做自己。

“那些不被看好的人,往往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

这是克里斯托对图灵说的话。


意难平什么呢?是不被看好的不止尊严和价值,连同那份朦朦胧胧微不足道的爱都要为人诟病。

所以那时在校长办公室,听闻克里斯托的死讯,图灵咬紧牙关说一句:我和他不熟。

天才都是所谓异类,而当个异类的代价多么深刻。

他发明了最伟大的机器,破解了最复杂的密码,可终其一生,也绕不过年少时那句再无人破解的我爱你。





我知道只用情爱去看一个伟大的人物多少狭隘,但正是这细枝末节折射出那神一般功绩背后隐藏的人性的隐秘与光辉,这一丝遗憾与美丽让人动容,引人共鸣。



Icelance

愿他的灵魂在天堂,低头俯视时能看见大英帝国的一片辉煌,看见他的名字和他的精神产物没有消散在布莱切利园的火焰中,看见他曾渴求的幸福如今行走在世界各地,没有人再因此被判罪,阳光落在他们身上不再冰冷。

被模仿游戏虐到了

愿他的灵魂在天堂,低头俯视时能看见大英帝国的一片辉煌,看见他的名字和他的精神产物没有消散在布莱切利园的火焰中,看见他曾渴求的幸福如今行走在世界各地,没有人再因此被判罪,阳光落在他们身上不再冰冷。

被模仿游戏虐到了

日边(高三长弧)

Illuminate (《模仿游戏》同人,训诫)

训诫预警!!!

SP预警!!!

(以下废话。可忽略。)

没错。这是一篇《模仿游戏》的同人。

前两天在写要投稿给校刊的文章。我写了《模仿游戏》的观后感,写着写着自己克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唉。我好自作多情一女的。

而illuminate是我一个人在夜里肝作业,抄名著题时偶然浮现的脑洞。我觉得它对我来说是很private的一篇文章。

说到底。我这次是想写虐,而不是拍。虽然拍也有。

码字的时候我在循环萌德的When you're ready。很温柔的一首歌,表达了少年人爱情乍现时的青涩。

同时也让我不住地去想电影里的那个眼里有光的少年。

Well.在正文开始前的一些题外话。

我想...

训诫预警!!!

SP预警!!!

(以下废话。可忽略。)

没错。这是一篇《模仿游戏》的同人。

前两天在写要投稿给校刊的文章。我写了《模仿游戏》的观后感,写着写着自己克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唉。我好自作多情一女的。

而illuminate是我一个人在夜里肝作业,抄名著题时偶然浮现的脑洞。我觉得它对我来说是很private的一篇文章。

说到底。我这次是想写虐,而不是拍。虽然拍也有。

码字的时候我在循环萌德的When you're ready。很温柔的一首歌,表达了少年人爱情乍现时的青涩。

同时也让我不住地去想电影里的那个眼里有光的少年。

Well.在正文开始前的一些题外话。

我想表达的是自己即将长弧一段时间。285天。

在那之后,我再来慢慢更imperfect child,还有其它的。

因为我即将面临的是高考。Now I'm standing and where do I go.

It's up to me.这操之在我。

I got a vision,to make a difference,and I start it today.

I know there's sunshine behind the rain.

现在我坐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2019年8月29日。现在我把我的一切爱好,都放到285天之后。

好了......不该再占用版面说废话了。

Here we go!x




Illuminate(照亮)


“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最初失去的那个人。”

                                         ———卡勒德·胡塞尼

Part1

化学实验室的门被砰地一脚踢开。

“Turing?!You must be hiding here.”

“Hey.Come out!Don't be so timid!”

又是他们。他们又追过来了。Alan能意料得到他们不会放过自己。

然后Alan被他们中的一个男孩从一张实验桌低下拽出,然后被使劲地推搡了一把。

他一个趔趄,差点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而那几个男孩趁机哄笑了起来。

“Is it hell enough!!”Alan实在忍无可忍,也挥起拳头打他。

拳头砸在那男孩的身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也使他往后退了几步。

Alan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狠狠的一脚就从身后踹了过来。正中腰臀交接处。

他控制不住地发出“啊”的惨叫,然后腿一软,身子猛地向前冲去。

“啪。”“哗啦。”

他不偏不倚地撞上了一个没有柜门的木柜。里面原本放着的烧瓶、锥形瓶、集气瓶,瞬间变为了这一地的玻璃渣。

这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皮鞋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这么大的动静已成功地引来了实验老师。

“Turing,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啦!”

那几个男孩匆匆地从窗户里逃出了实验室。留下Alan一人和满地的玻璃渣。

实验老师走进来时,Alan强迫自己抬头看着它。

“Turing同学,这是你干的,right?”

“No,sir.”

“Then who?这里只有你!手别插在口袋里!现在,不用狡辩,马上跟我到办公室来。”

“Sir,I swear god,it's none of my business......”Alan确信自己的声音比刚才抬高了八度。

“Shut up!Hurry.”他直接伸手拉他。

进了办公室,实验老师转身关上门。

“Turing同学,由于损坏公物和撒谎”,他从书柜顶上取下一根藤条,用眼镜布反复擦拭,“我将打你六下。Hands on the chair.Bend down.”

Alan很慢很慢地走上前去,照做了。

“腰塌下去,屁股撅高一点。I won't lie to you,Turing.这比你想象的还要疼。”

他感受地到藤条在自己身后比划着。

摆出这个动作时,Alan刚才被踢到的那儿,竟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不可忍 受地疼。

“啪。”分外清脆的声响。

一秒钟之后,钻心的疼痛袭来了。

“啪。”短暂的间隔后是第二下。

这真的太疼了。他死死咬着嘴唇才得以把痛呼压进嗓子里。

“啪。”

心里是一阵阵的委屈、愤懑和痛苦,鼻子一阵阵发酸。Alan却闭上眼———他不想让老师看到自己哭。

“啪。”藤条着肉的声响依旧脆得吓人。

他觉得自己的感官近乎麻木,觉不出下一下了。

“啪。”

但这种判断错了。第五下抽上来时,仍是撕裂的疼。

“啪。”

Alan在心里默数着。这时,他知道自己终于熬过来了。

“好了。”

他慢慢地直起身子让自己缓过来,用余光看见老师帮自己开好了门。他没有再回头,用手捂住身后,一小步一小步地挪了出去。

走出实验楼时,Alan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他一个人站在运动场较为隐蔽的一角拼命哭着。

“Alan?”哭到头疼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回过头,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刚好对上Christopher温暖带笑的眼神。

“跟我说说吧,Alan。”Christopher掏出手帕替他擦眼泪。

Alan说了。用的时间比自己所预计的长了一些,因为几次被自己的抽泣所打断。

“All right.All right.Don't put it on mind.”这个比Alan大一岁的少年语气很温柔,“我那边有消肿的药。来,我给你涂上些。”

他拉住Alan的手。两人一起向宿舍走去。

从运动场到宿舍,这三分钟左右的路途———尽管身后仍是火辣辣的疼,但Alan感到一切似乎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人。

当时,擅长数学和化学的天才少年纵使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种感情。

“Alan,你把裤子脱了趴床上就行。”Christopher从床头柜里找出一个药瓶,微笑着拍拍他,“别不好意思啊。”

Alan抬手褪下裤子,趴在了床上。

“Godness......我知道你一定很疼......”

他使劲侧过身,看见了自己臀上鲜红的打痕。

Christopher指尖蘸上淡绿色的药膏,然后小心翼翼地涂在这些打痕上。一股植物的清凉气味在空气中漾开了。

Alan感受得到他的动作已尽可能地放得很轻柔。但仍是疼。疼得撕心裂肺。他咬着牙,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床单。

察觉到这一点的Christopher安抚地拍拍他的背,“Alan,疼就喊出来。没事的。”

这时他注意到了Alan腰臀交接处的一块淤青。“这里是怎么了呀?”他的手指轻轻按上它。

“唔......轻点...”Alan眼前一黑。真的疼到无法忍受。“他们其中的一个踢了我一脚......”

Alan侧过脸看见Christopher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他还听到他用拉丁语说了一句骂人的话。

“真的越来越过分了。Alan。我一定会帮你教训他们。”

不知为何,Alan觉得自己身后的疼已不是不可忍受了。

Part2

这是一个平静无奇的下午。Alan像往常一样拿着一本书坐在客厅角落的安乐椅里,脸上木无表情,一头栗色头发凌乱不堪。长期的食不下咽导致他的衬衫领口和脖子间宽出了两指的距离。

他靠着椅背,听着窗外风儿吹拂树枝的沙沙声。

突然间,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Alan呆住了。他突然想———突然需要———抓住椅子的扶手,抓住衣架,什么东西都可以,只要能够让他依靠。他害怕他所看见的只是一个幻象。

Alan闭上眼又睁开。Christopher还在那里。

Christopher还是Christopher,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一样。但他却长大了。Christopher还会认识他吗?

“Dear Alan?”少年嘴角上扬。有阳光落在他清秀的脸庞上。

Alan突然为自己衰老的面容、因药物治疗而颤抖的双手感到羞愧。他希望刚才自己能有机会把身上的灯芯绒长袍换成一件西服,哪怕是能梳理一下头发也好。

但他还是向前跑去,抱紧了他。

Christopher也紧紧回抱了他。

他们在树下倾心长谈、他让他了解解密学、他在他挨打后为他上药这些事全都在Alan的脑海里浮现。

二十五年过去了。

但是,在和Christopher相拥的这一刹那,Alan觉得这些年什么都没发生。成为剑桥教授、二战、轰炸、与Joan的订婚又分离、被定罪、道德谴责、甚至他受到的药物治疗,所有的这些恍如一场大梦,隔开了他写下密码情书的那个下午和现在的这一刻。

然后Christopher的脸色变了,变得很沉重。

Alan认得这副表情。很多年前,Christopher为他上药的时候,指尖触上他被欺负他的男孩踢伤的部位时,脸上挂着的也正是这副表情。

这时他伸出一只手,握住了Alan颤抖不住的手臂。

“他们居然这样对你。”他冷冷地说。

Alan猛地惊醒,他忽然坐直了,继而身体向前扑去。

他站了起来,把书放在安乐椅里,走到了窗边。外面,太阳的光线已经偏移了一些。一阵风吹过,树木的枝叶沙沙作响,几只鸟儿飞起,然后降落在不远处的屋顶上。

二十五年。Alan在心里默念。已经二十五年过去了。

在这些日日夜夜里,他曾无数次地在微风拂面的日子里,在广袤的原野上独自向远方不停奔跑。尽管远方向来格外渺茫。

他也曾无数次地孤枕独眠,等待着他所想要的明天的到来。尽管明天从来不知下落。

“Goodbye,Christopher.”

Alan转过身,浑然不觉自己已泪流满面。

他走到那间被当成实验室的房间门口。目光停留在那台机器上。

就在这时,Alan忽而明白,Christopher就在这里。他存在。他必须存在。他一直存在———并通过Alan的手,通过冰冷的齿轮、电线,发出隆隆声响。

现在Christopher变得更聪明了。

而且,Alan从他的存在中看到了某种东西———一种情怀,或者说是一种信念。它经历了时间湍流的冲刷,却未曾瓦解。

到头来,这种东西将会成全他的解脱和Christopher的重生。

Alan关上灯,徐步走进房间。

然后他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End.)

莎士米娅

“有时候,正是那些无人看好之人,成就了无人能及的成就。”



——《模仿游戏》

“有时候,正是那些无人看好之人,成就了无人能及的成就。”




——《模仿游戏》

蒋承欢

n刷依旧看哭。
应永远的,向伟人致敬。

n刷依旧看哭。
应永远的,向伟人致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