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内梨子

81256浏览    3415参与
炸肝

我可能,大概,也许,没准
咕了?
为了试素材草的无意义短漫..诶

我可能,大概,也许,没准
咕了?
为了试素材草的无意义短漫..诶

炸肝

瞎摸
这种的堆一块随便发就挺好。
现在突然很嫌弃

瞎摸
这种的堆一块随便发就挺好。
现在突然很嫌弃

一之濑川

pianist/曜梨

01


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是阴天,走到半途的时候却下起了小雨。

我扛着三脚架,匆忙窜到便利店的屋檐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接近七点,约定时间很快要到了。


最迟明早七点,我需要上交一篇采访天才钢琴家樱内梨子的文稿。这意味着今晚我必须完成对樱内小姐的采访,并在晚上整理出一份完整的材料。


采访不是麻烦事。但是作为一名记者,我必须得做的比别人出彩,挖掘出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信息。


樱内梨子是近几年突然出名的钢琴家,之所以被冠以天才的名号,是因为她超凡的记忆力。只用看一遍,就能记住繁杂的曲谱。听一遍,就能领略大自然各种各样的声音,并且由此推出自己想写的曲子。


据她自己所述,她并不是...


01


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是阴天,走到半途的时候却下起了小雨。

我扛着三脚架,匆忙窜到便利店的屋檐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接近七点,约定时间很快要到了。


最迟明早七点,我需要上交一篇采访天才钢琴家樱内梨子的文稿。这意味着今晚我必须完成对樱内小姐的采访,并在晚上整理出一份完整的材料。


采访不是麻烦事。但是作为一名记者,我必须得做的比别人出彩,挖掘出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信息。


樱内梨子是近几年突然出名的钢琴家,之所以被冠以天才的名号,是因为她超凡的记忆力。只用看一遍,就能记住繁杂的曲谱。听一遍,就能领略大自然各种各样的声音,并且由此推出自己想写的曲子。


据她自己所述,她并不是天生就拥有这样优秀的记忆力。几年前的一场车祸,虽然使她下肢瘫痪,但却让她获得了这种“天才”的本领。


但医学界把这种情况笼统的概括为一种病。


超忆症。


02


“打扰了。”

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我叩响了这位天才钢琴家的门。


尽管许多报导都写着这位“樱内桑”脾气很好,但是我一向不太相信这种业界的传闻,能客气的时候,还是应该客气一些。


“请进。”来者一头披肩的红色长发,水蓝色的瞳孔闪着灼灼的光华。几乎在一瞬间,温和的气场就包裹了我被寒风吹冷的身体。


我松了一口气。


樱内梨子驱动着她的电子轮椅移动到茶几边,为我端来了一杯已经泡好的热咖啡。

“刚刚身体抖了好几下,应该是被冻到了吧。

昨天的新闻播报说今天气温已经到-3度了哟。松桑应该多加点衣服呢。”


我暗自感叹眼前人强大的观察与记忆能力,不自觉地接过了樱内手里的咖啡。

虽然是天才,但似乎很好相处,这样想着,我架三脚架的速度不自觉地放缓了一些。


“我记得松桑家里是开船的呢?现在怎么会想到做记者这一行?”在这段静默的时间里,樱内梨子小姐贴心地为我找起了话题。


“家里开船是不错啦。但是很不好意思的,我有些晕船。”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方面的问题。调整相机参数的同时,我不由得想到老家那边飞翔的海鸥,还有扑面而来的海盐味。


“看松桑怀念的表情,像很久没回去了呢。”似乎是看到我仍在发抖,樱内从沙发边拿了一床毯子过来,上面印着一排排的蓝色小帆船,看上去很童趣。我把这点记到了心里,并在脑海里即兴编了一段“天才钢琴家心中长怀童趣”的稿子。


咖啡喝了一半,我才正式开始拍采访用的照片。


樱内梨子小姐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


咔嚓。


我恍惚间记起,大略三四年前,我似乎也给另外一个人拍过一张类似的照片。但可惜我没有樱内梨子小姐那么强的记忆能力,已经记不起那个人的名字。


03


考虑到樱内梨子这强大的记忆能力。虽然采访她的人不算多,我还是摒弃了那些缺乏新意的旧问题。例如最满意的作品、希望得到的成就之类。


“樱内小姐除了弹钢琴之外,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


“嗯?可能是做做手工,料理之类的。”樱内似乎思考了一下,得出了这样的答案。可惜这间大房子并没有烟火气息,桌子上的摆件也算不上多。下肢瘫痪似乎并不方便做一些繁杂的任务,这可能是之前的爱好,我在心里这样推测。


“料理?樱内桑有什么很喜欢吃的东西呢?”因为不想冒犯到对方,我不自觉地把话题往另一个方向转。


“没有特别喜欢呢,但是青椒是禁区。”


似乎是想到什么令人愉悦的东西,樱内梨子的眉梢染上一丝笑意。


“拥有了强大记忆能力之后,最庆幸的是什么呢?

感谢自己拥有很厉害的作曲本领?”


问到这个问题,有问即答的樱内难得停顿了一下,脸上透出了思索的表情。这种踌躇的模样,勾得我也不禁好奇起来。


到底是什么呢?


“是能够牢牢记住,已经留下的回忆吧。”

沉吟了好一会,樱内梨子告诉了我这样的答案。


“现在我能够记住总在七点三十二分报早鸟儿的模样,能够记得那条路的每一处褶皱,还有总是慢一两分的电车抵达时刻。因为想珍藏这些回忆,所以我再去看了一次,记住了这些东西。”


我盯着樱内梨子头发上别着的发卡,试图捕捉这些琐碎语句之下隐藏的信息。


“除了珍贵的回忆,还有能够记得重要的人。”


听到这句话,我明白,新闻的爆点来了。我很没出息地像樱内梨子发卡上的笑脸一样咧开了嘴。


“是什么样的人呢?”


空气突然沉默起来。


04


“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思索片刻,樱内吐露出一个笼统的概括词。


“很怕狗,但其实很善良,会克服恐惧去照顾它们。”


“喜欢弹琴,琴音也很棒。但总是对自己没自信。”


忧郁的钢琴家脸上挂起了笑容,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追忆。


很温柔的人啊。我在心里暗自叹息着。看樱内的表情,那个人似乎已经成了故人。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但我还是能感受到樱内言语间其中涌动的情绪。


记者的职业病促使我继续深入问下去,但是情感上,我似乎不该这样挖掘别人的痛处。

樱内梨子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境,再次给我添了杯咖啡。


虽然下半身瘫痪,但是她的行动似乎还是很灵活。


“不必太紧张。”那种熟悉的感觉又从心底升起。


“她已经过世了。”看样子是在回应我心底的探究。樱内梨子幽幽叹了口气。


“就是那场车祸去世的。”


05


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获得了博闻强记的能力,成为了天才的钢琴家。却失去了挚爱之人。


我在电脑上编辑这段文字,继续思考当时的情景。


那些悬挂在墙上的壁画,以及陈列的奖杯。全都是樱内梨子获得的荣耀。


但是我想表达一些别的东西,不仅仅是这些。


比如被封存在记忆里的,樱内梨子所挂念的人。仅仅从语句里就能感受到温柔。


相机里的照片已经被导入到电脑上。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语句,我试图先行挑选一些合适的配图。


最高等级的像素。樱内家被拍摄的每一个角落都很清晰。


黄金做的奖杯和奖牌,被放在玻璃做成的匣子里。我当时是让樱内举着“新锐钢琴家”的奖杯和它们合影。奖杯底部的金边上刻着樱内梨子的姓名。


但当我再次把这张照片反复放大。


我却看见,被悬挂的奖牌里,有一块用罗马音刻着。Watanabe You。


我蓦地想起,那位被我采访过的跳水运动员的名字了。渡边曜。


两者拥有相同的水蓝色瞳孔,可樱内梨子是红发,渡边的头发是灰色的短直发。


一种奇妙的猜想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又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

FIN.


Don❤︎Shepherd

【曜梨】这是梦吧?

(XD是有点涩涩的曜梨文!)

“……”

 
 

“这是梦吧……?”

 
 
 

“我这是在做梦,对吧?”

 
 
 

尽管灰色发梢拂过脖颈所带来的瘙痒感已经能够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了,红发的少女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曜酱…太,太近了……”梨子把视线瞥向微微下陷的床单,羞涩的不敢去直视心上人蓝色的眼眸。

 
 
 

“嘘,不要说话。”灰发的女孩用修长的食指抵住梨子的嘴唇。

 
 
 

梨子嗅到曜指尖残留着...

(XD是有点涩涩的曜梨文!)

“……”

 
 

“这是梦吧……?”

 
 
 

“我这是在做梦,对吧?”

 
 
 

尽管灰色发梢拂过脖颈所带来的瘙痒感已经能够很好的回答这个问题了,红发的少女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曜酱…太,太近了……”梨子把视线瞥向微微下陷的床单,羞涩的不敢去直视心上人蓝色的眼眸。

 
 
 

“嘘,不要说话。”灰发的女孩用修长的食指抵住梨子的嘴唇。

 
 
 

梨子嗅到曜指尖残留着的淡淡的蜜柑味,很好闻。

 
 
 

“曜酱,坏心眼…”梨子小声嘟哝着,抬手搓弄起自己颈前的红发,柔软的娇躯不安的扭动着。

 
 
 

瞥见梨子胸前丰盈的山丘高低起伏,曜偷偷咽了口唾沫。

 
 
 

渡边的鼻息扑到樱内的脸上,弄得梨子脸颊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如果一颗热恋羞涩的心可以展现在脸上,那么现在樱内梨子的脸上就洋溢着暖暖的爱意。

 
 
 

“曜酱,今晚的话,可以哦。”梨子张开双臂搂住爱人的脖颈,情欲满溢出淡褐色的双眸。

 
 
 

那双眼睛具有冬天树林中静静湖水的柔软与光泽,仿佛两片褐色的树叶透过宁静的湖水闪闪发光。

 
 
 

曜闭上双眼,轻咬梨子的耳垂。

 
 
 

温热潮湿的气息钻入梨子的耳朵,耳垂处的痛感让她的眼睛蒙上一层薄泪。先是一声柔软湿润鼻音,紧接着的是决堤的呻吟和喘息。

 
 
 

无数学生崇拜的偶像,温文尔雅的樱内梨子小姐,此时正紧紧抱住心上人的腰肢,渴求并努力迎合着对方的侵犯。

 
 
 

“…曜酱……还不够………”少女的轻吟搅碎了话语,夹杂着零碎的词句冲调出声声哀求。

 
 
 

渡边的手指划过湿润的禁区………………

 
 
 

 

 
 
 

 

 
 
 

“呐,果南姐……梨子已经午睡了2个小时了…真的没问题吗…?”(千歌)

 
 
 

“脸颊通红呢,大概是梦到了什么好东西吧?”(果南)

 
 
 

“会是什么呢?”(千歌)

 
 
 

“肯定是海豚啦!”(果南)

 
 
 

“啊,难怪这么开心呢。”(千歌)

 
 

nicoacce
画师:kireha0731「溢...

画师:kireha0731
「溢れる幸せ」りこようとプレリュード😊
🌸⚓💕🐶

(细节:卡哇伊的小狗,梨梨的宠溺眼神)

画师:kireha0731
「溢れる幸せ」りこようとプレリュード😊
🌸⚓💕🐶

(细节:卡哇伊的小狗,梨梨的宠溺眼神)

Asa

【南梨】英文26字母

*這是2018年10月出的本子的後半部內容,沒有在tb賣過,也沒在樂乎說過本子資訊的樣子,忘記要公開了。

*總之是一種玩遊戲的概念

*事到如今才發現有錯字還加印了好幾次我對不起各位

*還有兩篇左右未公開,看情況再說


////////


  這是果南、梨子兩人自己在用英文單字詢問對方讓對方說出彼此間故事的內容,不過英文太麻煩所以文內全部用中文代替英文。


Adventure 冒險


  「那麼我要開始囉……第一個是冒險!」

  「唔,冒險啊,說了不可以生氣喔?」


  本遊戲從梨子開始,說到冒險,果南確實想到了一件事,但是她首先覺得說出來梨子的反應肯定沒有很...

*這是2018年10月出的本子的後半部內容,沒有在tb賣過,也沒在樂乎說過本子資訊的樣子,忘記要公開了。

*總之是一種玩遊戲的概念

*事到如今才發現有錯字還加印了好幾次我對不起各位

*還有兩篇左右未公開,看情況再說



////////



  這是果南、梨子兩人自己在用英文單字詢問對方讓對方說出彼此間故事的內容,不過英文太麻煩所以文內全部用中文代替英文。


Adventure 冒險


  「那麼我要開始囉……第一個是冒險!」

  「唔,冒險啊,說了不可以生氣喔?」


  本遊戲從梨子開始,說到冒險,果南確實想到了一件事,但是她首先覺得說出來梨子的反應肯定沒有很好,不過她也覺得梨子當初一定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態才是。


  「妳偷偷去做了什麼冒生命危險的事嗎?難道……沒氧氣的狀態下還潛到了深海?」


  梨子覺得會讓自己生氣的事情已經很少了,沒想到第一個單字就讓果南有如此發言,她光是想像,臉色就鐵青了起來。


  「不不不!再怎麼說我也不會做那種事的!我家可是潛水店耶,老闆的孫女怎麼可能做出最不該做的蠢事!」


  發覺梨子的臉色不對勁,真的沒做那種事的果南趕緊辯解,流下的冷汗有一半是因為明明說著這遊戲是彼此之間的故事,沒想到梨子忽略了這點。


  「不然是?」


  既然果南沒有冒生命危險,梨子的臉色就好多了,她歪著頭詢問果南。

  要回答的果南突然難為情了起來,她的頭別過一邊,伸出手指搔了搔自己的臉頰。

  「就是……跟梨子告白這件事,我覺得很冒險……」

  「欸?」


  雖然也是有了一定的把握才去告白,果南回想起當初的心情,所有的忐忑不安又再次湧上心頭,讓她的眉間皺了起來,嘴角卻是上揚的。


  「梨子也喜歡我真是太好了!」

  「唔……下一題!」


  沒有附和果南的話,事到如今講起當初的情況,梨子只想把自己的臉遮起來,所以趕緊將字典放到了果南腿上。


Begin 開始


  「欸……那,開始!」


  梨子沒有附和自己讓果南稍微失落了一下,她看著B開頭的單字清單,隨便挑了個簡單的單字。


  「我從第一次見到果南的時候就開始喜歡妳了!」

  「欸欸欸欸!?」

  「下一題!」


  就好像是被爆炸性地告白一樣,果南驚訝之餘臉也紅了起來,她手上的字典在反應不及的時候被梨子搶了回去。


Change 改變


  「改變!」


  像是要遮掩剛剛的羞澀一樣,梨子立刻喊出了下一個單字,讓果南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追問自己,換來了果南無奈的笑容。


  「本來想一直待在內浦的啊──為了梨子做出了改變呢,喜歡跟妳在一起,所以來東京了,也因為梨子幫我投履歷,做了我以前都不會想到要做的工作呢!」


  很爽朗地回答了這個題目,果南又一次讓梨子染上了紅暈,覺得話題怎麼都圍繞在這些事上後,才想起自己訂下的規則就是只能說關係到兩人的事情,梨子真想鑽個洞把自己埋了。

  但是會玩這個遊戲本來就是想加深彼此的感情,梨子默默地將字典又放到了果南的腿上,這次沒有回應她。


Destiny 命運


  「梨子在害羞嗎?是梨子說要玩的喔──下一個,我看看,命運好了!」


  ──這不是全部都圍繞在戀愛話題上了嗎!

  聽到這個單字,梨子首先在內心大喊,可是她們玩的就是這樣的遊戲,所以她才沒有直接說出來。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跟果南相遇就是我的命運吧……」


  頓時覺得說出這種話有點中二病,梨子扳著一張臉拿走了果南手中的字典。


  「我也是喔!」


  可是果南並不以為意,開心地露出笑臉並快速地吻了一下梨子的臉頰。


Enemy 敵人


  「下一個,敵人。」


  已經可以料到整個遊戲還會聽到各種甜言蜜語──其實只是不想要再次被挖出來的過去而已──梨子故作冷靜趕緊又找到了下一個單字。


  「欸──敵人?情敵?」

  「都通吧……」


  不過這次梨子還挺想知道果南的敵人會是什麼樣的,看起來就與世無爭,除了會和另外兩位好友吵架之外,梨子還真沒看過果南隨便生氣的模樣。


  「不能跳過嗎?」

  「欸?為什麼?」


  沒想到果南會說出這種話,梨子不禁感到訝異,而且又更想知道原因以及到底有沒有什麼「敵人」。


  「要說也不是不行……不想被梨子笑而已……」


  果南搔搔頭表示尷尬,因為不想對戀人說謊,可是能選擇不說的時候果南也想選擇不說,不過現在的情況好像不能。


  「說嘛──」

  「欸……好吧,就是……千歌跟曜?還有善子?不如說所有人……吧?」

  「欸欸!?」


  果南難為情地別過頭避開了梨子的視線,接著拿起沙發上的枕頭隔開了自己和梨子,她實在是完全不敢想像梨子的反應。

  得知答案以後,梨子愣了幾秒才笑出來,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的梨子溫柔地拿走果南的枕頭,然後抱住了對方。


  「哪有這麼多情敵的,她們才不是啦……」

  梨子把大家都當作關係很好的朋友而已,真正抱有特殊情愫的一直都只有果南一個人。

  果南當然知道這種事,所以現在說出來特別難為情。


  「快、快點到下一題吧!」


  總算換果南滿臉通紅,這次她沒有拿走字典,關於F開頭的單字,她早就已經想好了。


Friend 朋友


  「朋友嗎?朋友啊……立刻浮出來的果然是千歌醬跟曜醬呢。」


  還想著終於換到了跟戀愛沒關係的單字,可是梨子知道現在玩的可是所有單字都得扯到愛情的遊戲,她思考了一下。


  「果然有情敵的味道?」

  「才、才沒有呢!千歌醬跟曜醬可是……!」

  「可是?」


  彷彿上一個單字還沒結束一樣,可是梨子對於果南把自己的青梅竹馬當情敵感到有點吃驚和錯愕,趕緊揮揮手表示真的沒那回事。


  「在我喜歡果南的時候,她們兩個可是傾聽了我無數的煩惱!還幫我出主意,不過我們倒是沒料到先告白的是果南就是了……」


  梨子立刻幫兩人撇清關係,換來了果南的微愣,幾秒過後才笑了出來,再次抱住了梨子。


  「是這樣啊,難怪我覺得那時候千歌跟曜好像一直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原來是幫梨子煩惱嗎?真的是交到好朋友了呢,梨子。」

  「明明她們也是果南的朋友喔?」

  「嘛,不過聽我戀愛煩惱的是黛雅跟鞠莉就是了。」

  「欸?鞠莉醬?她居然完全沒有亂來?原來是很沉穩的啊……」

  「鞠莉在可靠的時候真的很可靠啦,哈哈哈,下一提!」


  講到朋友就幾乎是那幾個人,兩人下意識就聊了起來,不過果南還記得她們在玩遊戲。


Gift 禮物


  「我覺得梨子就是我這輩子收到最好的禮物了!」


  一聽到這個單字,果南想也沒想,就直接帶著笑容大聲回答了梨子並且將她抱得更緊。


  「欸?等等,我沒有把自己送給妳……」

  「欸──」


  梨子真的沒有這個印象,就連生日的時候有好幾次都想把自己綁上緞帶送給果南,但是她才沒這麼做,而且要說的話她覺得應該是把彼此送給彼此,她可沒有印象果南送給了自己。


  「應該要說我們得相遇就是這世界送給我最好的禮物了……之類的吧?」

  「梨子說話有時候真的很文藝耶。」

  「有嗎?」


  明明是果南要回答的問題,不知道最後為什麼變成了梨子回答,接著這題就這麼結束了。


Horror 恐怖


  明明對於看不見的東西膽小得要死的果南居然選了這個單字,讓梨子覺得很莫名其妙。

  ──她是想知道我怕什麼嗎?

  「什麼單字不挑挑這個?」

  「不然要直接H嗎?」

  「H還好答多了!」

  「梨子,認真?」

  「在這個遊戲的規則上,真的!」


  梨子臉不紅,果南倒是有點臉紅,梨子有時候這麼「上進」會嚇到她,應該可以說是一種恐怖了吧?

  於是梨子連回答都沒回答,果南就乾脆讓她跳到了下一題。


If 如果


  「欸欸?還帶這樣的?假設句?」

  「這單字明明就很好回答喔──」


  雖然知道這是單字沒錯,可是果南心裡總有這不是單字的感覺,而且有非常多選擇可以回答,這讓她遇到選擇障礙了。


  「我想想喔,如果……如果梨子不喜歡我的話──」


  果南放開了梨子,仰頭看著空白的天花板思考了一下,接著脫口而出的話讓梨子激動了起來。


  「明明有那麼多可以假設,為什麼偏偏選一個這麼消極的!」

  「別急,我還沒說完。」


  伸出食指壓住了梨子的雙唇,果南露出了今天最溫暖的笑容,讓梨子立刻鎮定下來並且突然感到害羞。


  「如果梨子不喜歡我的話,我大概還是會一直喜歡梨子吧?」

  「唔……」


  ──這種覺悟,我也有啊。

  果南的食指緩緩從梨子唇上滑落,這個觸感讓她不禁想接吻,所以偷偷送給了果南一個吻,至於心裡想的就沒有說了。


Joke 玩笑


  「玩笑嗎?我平常也不怎麼開玩笑呢……」


  一向認真的梨子回想了自己跟果南的相處,因為果南很容易就相信自己,所以她不太開玩笑,實在是想不起來兩人之間有開過什麼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嗯……梨子確實不太開玩笑呢,我應該也沒有開玩笑?」


  跟著梨子一起回想,果南也找不出什麼梨子開玩笑的記憶,當然也不覺得自己開過什麼玩笑。


  「那妳挑這個單字做什麼嘛……」

  「因為簡單?」


  兩人都努力想了不久,結果還是沒有想到,使得梨子輕輕垂了一下果南的肩膀。


  「就算不開玩笑,我們的感情也很好,這樣好了吧?」

  「真不愧是詩人梨子!」

  「這句話又沒有很文藝……」


  雖然下一秒不禁覺得這大概就是果南式的玩笑了吧?但是梨子沒有提出來,趕緊進入了下一題。


Knight 騎士


  「哇……這個難道不是應該反過來我問妳的嗎?」

  「妳想得到什麼樣的答案……?」

  沒想到提出這個單字之後,居然被果南這樣反問,梨子不禁感到無奈。

  ──難道反問之後想要我回答妳就是我的騎士啊……

  在腦裡想了一遍就覺得彆扭,梨子想聽到的台詞可不是這個,她想聽到的是純在於少女漫畫那般的台詞,畢竟她至少還是個同人漫畫家。


  「可是說別人或說我是騎士都覺得怪怪的……」

  「咳咳,妳都偷翻我的漫畫了,應該要知道要對我說什麼的。」

  「……梨子在開玩笑嘛?」

  「剛剛不是達成共識了嗎?」


  妳一句我一句,梨子就是要逼出果南說出會讓彼此害羞的話,這種事在自己的嗜好被發現以後可沒少做,不過隨著年紀的增長,果南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了。


  「唉……就這一次喔?」


  當初為了攻陷梨子的心房並且迎合對方的興趣,果南也是下了一點功夫,所以她當然知道要怎麼樣表演,於是嘆了口氣並從沙發蹲到地毯上。

  看著自己被牽起來的手,還有被果南的嘴唇貼住的手背,梨子不禁吞了口口水。


  「我願意成為梨子公主的騎士保護妳一生……唔……事到如今,太害羞了啦!」


  本來很認真地說完前面那句台詞,就連梨子本人都耳根發紅,不過果南很快就破功了,遮著臉坐回了沙發上。


  「嘿嘿……」


  開心得只剩下傻笑,梨子把字典放到了果南腿上。


Live 生活


  「真是的,我們為什麼要玩這個遊戲啊……」

  「為了幫我創造靈感。」

  「是這樣嗎?那好吧!」


  剛才的羞恥感還留在心裡,果南翻開了L開頭的單字表,本來想選擇謊言,但是她確信梨子絕對沒有欺騙自己,

  雖然「為了幫我創造靈感」這句就是騙人的。


  「生活……只用一句我很滿意跟果南在一起的生活就解決了不是嗎?」

  「這麼說也是可以啦,還是快點結束這個遊戲吧……」


  接下來還有一半的機率是自己得說出害羞的話,所以果南已經迫不及待遊戲的結束了,不過她因為記著梨子說的「創造靈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又有點罪惡感。


Mary Sue 女性大眾情人


  梨子和果南的想法一樣,接下來還有一半的機率自己得說出害羞的話,不過相比之下,聽對方描述更容易造成自己害羞,所以整個遊戲其實可以算是對自己的懲罰了,於是她決定整整果南。


  「我找到了一個很符合果南的單字喔。」

  「不過我得說彼此之間的故事吧?可能符合我卻答不出來喔?」


  ──答不出來也要妳答。

  梨子難得壞心眼了起來,所以趕緊說出了她找到的單字,換來了果南一臉尷尬。


  「這……」

  「活生生的大眾情人就在我旁邊呢。」

  梨子刻意調侃果南,原本只是想讓她感到難為情而不是要讓她難堪的,不過兩人之間沉默久了以後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難堪了起來。


  「就算有很多人喜歡我,我最喜歡的還是梨子喔?」

  「……!」


  尷尬之後,梨子被將了一軍,她當然也知道這個標準答案,不過聽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羞澀了起來。


  「雖然對那些人很抱歉,可是我的心只容得下梨子呢。」

  「……可惡。」

  「欸?」


  明明應該是會讓梨子更害羞的告白語句,梨子卻不是果難預料的表情,還說了個「可惡」讓她有點訝異,想著應該是被反擊所以覺得很可惡吧?果南就沒多想什麼了。

  雖然梨子想的是──為什麼果南會被那麼多人喜歡,自己卻沒有遇到其他人來跟自己告白過?

  不過最有人氣的那位喜歡的是櫻內梨子就是了。


Naughty 頑皮的


  女性大眾情人這個單字不了了之,果南接過梨子遞給她的字典,在N的地方猶豫了許久,最後挑出了一個她自己都覺得難的單字。


  「頑皮……頑皮?」


  重複了兩次頑皮,梨子只是在思考的同時嘴巴自己動了起來,頑皮的果南在她腦裡可多了。


  「為什麼老是偷偷跑來我電腦後面看我在畫什麼,然後學裡面的人物對待我?」


  不過梨子認為果南最頑皮的地方就在這裡,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很想被看,不然會下手困難,可是果南偏偏最愛做這種事,只好趁機問她。


  「梨子畫得很開心,裡面的內容也很開心,不是代表梨子很喜歡那樣嗎?」

  「這……!」

  「所以我才沒有頑皮呢。」

  「不、不管,就是偷看我工作又欺負我……」


  被說中事實,梨子想裝做若無其事,壓抑不下來的表情和臉頰顏色把她自己出賣了,但是果南當然覺得這樣很可愛。

  因為在梨子畫畫的時候那樣對她也是這副模樣,果南怎麼可能忍得住?


  「下一題!」


  決定不跟梨子承諾並無視那句抱怨,果南又把字典交還給梨子。


Option 選項


  「唔,雖然是很簡單的單字,感覺用在兩人之間好難啊……」


  聽到這個單字,果南稍微歪頭思考了一下,雖然可以回答,但她總不能說出什麼在梨子與其她事情做抉擇的情況吧?


  「要給妳提示嗎?」

  「還能有提示的?」


  看果南好像有點苦惱,梨子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詢問她,讓果南有點驚訝。


  「例如……我們找到這間公寓的時候?」

  「啊啊!」

  因為果南往一定要牽扯到梨子的方向去思考,所以她的選項裡只有梨子和另一種東西,完全沒有想到梨子給她的提示。


  「我們那時候為了要租哪個地區的公寓、還有房間規格而小小爭執了一下呢?」


  果南回想起當初還住在旅館一直找房子的時候,看租屋的宣傳很有趣,可是開始做選擇的時候就很讓人皺眉了。

  因為住是兩個人的事,在決定要同居以前,兩人分別住在不同的家裡十幾年了,總會有不適應的地方,所以為了房間彼此苦惱了許久。


  「現在知道我選的不錯了吧?」

  「欸──不是我選的嗎?」

  「……我說的算。」

  「是我們一起選的──」


  梨子偶爾想要任性一下的時候總是會被果南打敗,看來她還不足以成為一個妻管嚴。

  最後梨子鼓起臉頰將字典重重地放到果南腿上,小小地宣洩了一下自己的不滿。


Pride 自豪


  無視梨子的小脾氣,果南只是苦笑帶過,她趕緊隨便挑了一個單字好讓梨子開口。


  「擅自幫妳報名模特兒後來還這麼成功,還真是讓我自豪喔!」


  畢竟是自己挑起的遊戲,梨子還是會回答,只是語氣上就有點強勢了起來。


  「欸?這是要用這種語氣說出來的事情嗎?」

  「哼……」

  「嘛嘛嘛,梨子做的選擇全部都是對的,最喜歡妳了喔。」


  果南才不是對方要吵架就會跟著吵的類型,她立刻伸手擁抱可愛的戀人並試圖安撫她的心情,想著梨子確實是很會做選擇。


  「是喔。」


  被小小地誇一句就很開心,可是不想表現出來,梨子收回鼓起的臉頰任憑果南抱著。


Quiz 小考


  拿走了字典,梨子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突擊測驗!」

  「欸欸!?」


  看到這個單字就不禁真的想來個考試,梨子突然的大喊讓果南嚇得放開了抱住她的雙手。


  「我現在的體重多少!」

  「居然問這個?」


  梨子只是想知道果南有沒有好好看著自己的身體,如果她回答準確的話就想用一副懷疑的眼神盯著她說「變態」,答錯的話也可以藉此假裝生氣再次扳回一成。

  至於果南的體重,雖然身材本來就很好,梨子可是知道她為了模特兒這個職業很努力保持,所以不用去思考到底變重還是變輕了。


  「真拿妳沒辦法……」


  因為被梨子一直盯著,一副要逼自己說出答案的模樣,果南搖搖頭嘆了口氣再次將雙手伸向梨子。

  只是她這次伸過去的地方跟剛剛的擁抱有點不一樣。


  「哇啊!」


  突然就被果南從沙發上公主抱起,騰空的感覺讓梨子不禁叫了出來,她瞪大眼睛看著站起來的果南。


  「嘛,太瘦了,還要多吃點的程度吧?」

  「……唔……」


  雖然沒有被回答正確數字,但是這樣的對應連梨子都服了,她又一次敗下陣來。


Regret 後悔


  感覺是個很容易回答的單字,梨子就選了後悔,她自己也想過彼此之間可能有好多後悔的事情。

  例如好幾次的小爭吵,都是相當沒意義的,不過她也挺想聽到果南對一些吵架的道歉。


  「後悔嗎?要說的話現在到是有一個喔。」

  「現在?」


  看來是聽不到了,但梨子還是有點好奇。


  「後悔答應梨子玩這個遊戲了……」

  「其實我也是有點後悔,快點進到下一題吧……」


  不過梨子覺得幾乎都是她自己在害羞,所以不明白果南在後悔什麼就是了。




Symbol 象徵


  「這個應該很簡單吧?象徵!」

  「欸──?」


  要說各自的象徵的話是很簡單,但是如果要同時扯到兩個人就不簡單了,所以梨子發出了為難的聲音。


  「我說的是兩個人喔?」

  「欸欸……」


  自己在想的事情被果南看穿,梨子又一次發出了同樣的聲音,語調倒是表現了另一種態度。


  「是梨子想玩這種羞恥的遊戲的,說幾句羞恥的話也好啊?」

  「什麼意思啊……」


  果南拐彎抹角地提示梨子,而當事人確實完全沒有抓到重點,只是面露難色。

  不過彼此沉默了幾秒以後,梨子因為想到了答案而皺起眉頭。


  「我們象徵甜蜜的情侶?這樣就好了吧……」

  「梨子說得出口呀。」

  「那是當然的……」


  雖然反應讓果南失望了一下,其實只是假裝淡然而已,梨子趕緊搶過了字典。


Tender 溫柔


  起初看到這個單字,梨子是想要果南奮力誇獎她的溫柔的,所以毫無表情地提了出來。

  不過果南完全沒有反應,只是盯著梨子的臉,就在梨子要歪頭疑惑的時候,果南的表情突然變得柔和,伸手抵住了梨子的下巴。


  「唔……」


  毫無防備的梨子被果南的舌尖鑽入了雙唇之間,輕輕、慢悠悠地在她的口腔內打轉,另一手圈住了梨子的腰讓她無法掙脫。

  四個唇瓣互相服貼著,沒有人在裡面你爭我奪,只是緩緩地交纏在一起,在梨子要伸手扣住果南的後頸時,果南突然放開了她。


  「這樣有溫柔嗎?」

  「……」


  梨子突然很不爽,不打算讓果南對自己進行下一題,她開始翻起了字典。


  「欸欸?好吧,反正只是遊戲……」


  還沒料到會發生大事的果南完全不以為意,反正遊戲是梨子開始的,規則梨子要怎麼定她都無所謂。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 未解決情欲


  「……啥?」

  「所以說,未解決情慾。」


  完全沒有想到字典上居然有這種單字,果南突然就愣在沙發上。

  內心還忽然閃過真不愧是同人漫畫家梨子的字典嗎──之類的想法,果南覺得真是敗給她了。


  「所以剛剛的可以繼續嗎?」


  要說到未解決情慾,顧及彼此還在玩遊戲,果南剛剛才會停下來,但是既然有機會,她又緩緩靠近了梨子。

  「整天就只想著做那種事!?」


  梨子立刻夾緊雙腿,雙手壓住果南的肩膀要和她隔開距離,臉上泛著紅暈。


  「欸──梨子不想?」


  果南的一隻手貼上了梨子的臉頰,接著緩緩往下滑落,就這麼默默地碰上了梨子的大腿。


  「要……要也不是現在……!」


  趕緊拿起旁邊的字典往果南胸前推,看起來像是拒絕了果南,但是梨子可是連一個「不」都沒說到,讓果南開心地退了回去。

  ──所以這個未解決情慾,等遊戲結束就可以解決了吧?


Victory 勝利


  「那就來快點結束遊戲了喔?」

  「也要好回答的單字吧……」


  梨子還是夾著自己的雙腿,深怕一個不注意果南就又攻過來,雖然她不得不承認有點期待就是了。


  「勝利怎麼樣?」

  「欸──聽起來也不簡單吧?」

  「會嗎?」


  其實被果南點燃了慾火,梨子也想趕快解決遊戲,只是因為一心這麼想,反倒想不出有關勝利的回憶了。


  「如果梨子答不出來就當作我贏然後妳輸了吧!」

  「這遊戲哪有輸贏……就說我們和大家一起獲得了Lovelive!的優勝吧……」


  實在不想在兩人之間比輸贏,梨子覺得自己可能都會輸很慘,所以趕緊提了她們兩個有參與,但是是團體的過去。


  「好吧,就算梨子過吧!」

  「所以說沒有勝負的吧……」


  明明是自己訂的遊戲,不知道為什麼規則被果南搶走了,梨子無奈地接過字典,本來不是那種意思,她下意識又找了會陷害自己的單字。



Want 想要


  「這還用問嗎?我現在非常想要梨子啊。」


  刻意假裝單純,果南歪頭對著梨子表是她的疑惑,下一秒揚起的嘴角就背叛了她想裝出來的面具。


  「……請保持在口頭上,我們還剩三個單字。」


  梨子直接拿字典遮住果南的臉,口是心非地又稍微夾緊了大腿。


Xenophobia 排外主義


  「欸──X開頭的單字很少耶,梨子答得出來嗎?」


  看了下X開頭的清單,雖然說最簡單的單字是X光,可是果南覺得這個很難扯到兩人,所以最後選了自己也沒看過的單字。


  「只要努力就能掰出來了吧?」

  「妳怎麼突然變得很積極了?」

  「……一直都很積極!」

  未解決情慾一直在心頭燒,梨子當然急了起來,不過她也是頭一次聽到這個單字,所以瞇起眼睛深深皺眉思考了起來。


  「那些接近果南的模特兒我都不是很喜歡,算是排外主義了吧?」

  「欸!?原來是這樣嗎?他們人真的都很好的,我也沒有跟他們亂來,梨子不要討厭他們啊!」


  思考了很久要不要跟果南說實話,果然換來了果南的大反應,讓梨子有點不好意思地乾笑了一下。


  「我知道那些都是工作啦……」


  想到果南偶爾跟其他女性模特兒拍雙人組的時尚照,梨子就有點不悅;只是又想到果南的身體還是只有自己可以碰,她就稍微緩解了這份心情。


  「工作之外的接觸我會好好避開的!」


  果南指的當然只是字面上的「肢體接觸」,不過這句話就讓梨子稍為安心了,她接過果南溫柔遞給她的字典。


Yearn 嚮往


  「嘿嘿,剩下兩個了,梨子快點挑吧!」


  梨子有一種越往後面單字越少的感覺,但她還是盡力挑出了一個比較好回答的單字,而不是庭院什麼的。


  「嚮往嗎?欸──說好答是很好答,可是要關係到兩人就又有點難度了。」

  「果南確實在我身上一點都沒嚮往呢。」

  「等、等等?不是這個意思!」

  「我也沒有特別的意思……」

  梨子其實也沒有生氣,兩個人要比較的話,她確實對於果南有比較多的嚮往,例如身材。

  光是果南的身高和胸部就足以讓梨子自卑了,但是要想到果南是屬於自己的,她就不覺得怎麼樣了,反而還引以為豪。


  「那……我嚮往跟梨子住在我們『買』的公寓,而不是租的,就……真正擁有一個家?」


  確認梨子的表情似乎是真的不在意以後,果南仰頭思考了一下,隨後立即說出了嚮往的目標。


  「如果不是住在東京的話,我們可以回內浦買房子了吧?」


  稍微想了一下彼此的存款,梨子倒是很實際地附和了果南。


  「當然要住在東京啦!我要更努力賺錢了!」

  「我也會努力的……!」


  會再努力畫出更多本子的──梨子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本職還是個作曲家。


Zealous 熱心


  「終於來到最後一個了……」


  接過了字典,果南開始著急地看起Z的單字列表,又一次讓她困繞了起來。


  「這個怎麼樣?」


  和果南一起看著清單的梨子,一臉若無其事地用食指在字典上指著「熱心」這個單字,讓果南驚喜地抬頭。


  「梨子已經想好了嗎?那我就挑這個囉!」

  「我想好了呀,果南總是對於上床特別熱心呢。」

  「……」


  梨子毫無表情又快速地回答了果南,讓果南頓時啞口無言並且默默地闔上了字典。


  「難道不是嗎?」


  身體向前傾斜再回頭看著果南,梨子的嘴角緩緩上揚,兩人之間的氣氛忽然就改變了。


  「我可以認為梨子現在是正式在誘惑我了吧?」


  和梨子相視而笑,果南伸手扣住了梨子的腰,打算要將她壓在沙發上,梨子卻在下一刻站了起來。


  「所以我都這麼正式了,果南不去正式一點的地方嗎?」


  說完就要走向房間的時候,才聽見果南從沙發站起的聲音,梨子就又在下一秒叫了出來。

  果南不否認自己對於這種事確實很熱心,所以她最後抱起梨子直接抬進了臥室。

  好像玩了這個遊戲,真的增進了不少感情吧──完事後果南這麼想著。



-完-

糖浆_今天也是忠实的空松girl

有的东西搞着搞着就有九图了
菜就不用提醒了……真想买软头 害!

有的东西搞着搞着就有九图了
菜就不用提醒了……真想买软头 害!

炸肝

画了一个小时..
线稿直接等于懒字

画了一个小时..
线稿直接等于懒字

一只小伊

圣诞礼物篇 上
UR松浦果南
SSR高海千歌
SR小原鞠莉
SR国木田花丸
SR樱内梨子

圣诞礼物篇 上
UR松浦果南
SSR高海千歌
SR小原鞠莉
SR国木田花丸
SR樱内梨子

炸肝

...我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就当是...表情包??

...我也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就当是...表情包??

plin2290@虹1st LV兩日參戰

Hug You Hug Me

原文作者:鎌鼬 (id=138444)

原文出處:Hug You Hug Me (id=7291427)

已知會原作者取得授權

若喜歡本作品,也請順手到原作網站去按個喜歡

有任何批評指教,都歡迎提出


(以下廢話)


鎌鼬桑的作品。CP曜梨+南黛。


這篇就更早了(原始發表日期應該是在一期11話之後),算一算居然也三年了……


本篇分為《Hug You?》和《Hug Me!》兩篇,前篇為曜視角,後篇為果南視角。

部分對話後面( )是為了說明發話者是誰,或是說明視角轉換


(以上廢話)


Hug You Hug Me


Hug...

原文作者:鎌鼬 (id=138444)

原文出處:Hug You Hug Me (id=7291427)

已知會原作者取得授權

若喜歡本作品,也請順手到原作網站去按個喜歡

有任何批評指教,都歡迎提出





(以下廢話)


鎌鼬桑的作品。CP曜梨+南黛。


這篇就更早了(原始發表日期應該是在一期11話之後),算一算居然也三年了……


本篇分為《Hug You?》和《Hug Me!》兩篇,前篇為曜視角,後篇為果南視角。

部分對話後面( )是為了說明發話者是誰,或是說明視角轉換


(以上廢話)



Hug You Hug Me


Hug You?


「想要讓梨子撒嬌?」

「哇──!?等、等下果南妳聲音太大了啦!?」


我連忙遮住她的聲音。啊,抱歉,果南的眼睛眨巴眨巴地跟對我道了歉。四下張望一圈,確認並沒有被任何人聽見後,我呼的喘了口氣。

真是的,不要做對心臟不好的事情啦吼唷。

現在是練習結束,大家在走回社辦的途中。我悄悄叫住果南,跟她說有事情想跟她討論。


「但為什麼,想要讓梨子撒嬌呢?」


還有,為什麼找我?


果南微微歪著頭,露出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

嘛,她那個反應是挺可愛的啦。不過,果南問我這種問題,讓我開始呆愣地覺得,她還是要多有一點自覺會比較好。


「這個嘛。最近,我有時候會覺得,梨子好像有點累啊。」


出席鋼琴比賽之後,好像變得暢快許多的梨子,最近狀態非常好。

大家都那麼說,我也是那麼想的。

不過也會覺得,偶爾她實在是衝過頭了。是不是因為興致很高,所以步調的分配跟著亂掉了呢,我也有這麼想過。

好比說眼睛下面用遮瑕膏遮住的黑眼圈;或者在跳舞的途中,一瞬間亂掉的舞步;或者她在休息時間時發呆的樣子。

也就是說,因為有那些違和感,所以讓我渡邊曜在意起來了。


「原來如此呢。就是梨子自己沒有注意到狀態不好的地方那種感覺是嗎?」

「嗯。所以我才會這樣想,雖然可能會是多管閒事,但還是擔心,想讓她撒個嬌,之類的」


果南的話,平常總是有鞠莉,或者黛雅。

妳能夠讓那兩個逞強硬撐的人撒嬌。妳是怎麼做到的呢。


「欸欸……就算妳那麼問。但鞠莉與其說是我,她比較像是擅自過來撒嬌的感覺。啊啊,不過黛雅嘛」


就像這樣,在沒有精神的時候,總之就給她抱一下。不過她會因為害羞而抵抗就是了。

繼續抱下去的話,她就會乖了。還有就是要順著氣勢。


「所以,總之就先給梨子來個抱抱吧?」


之後就船到橋頭自然直了,她嘿嘿笑著對我說了這些話。這個人,是只有這個選項嗎?

她大概是因為從小時候開始關係就很好所以才能那樣。但我跟梨子,意思有點不一樣吧。

嗯,感覺好像是我找錯人了!?

說到底果南根本就不是那種會深思熟慮的類型,事到如今我才想起來。

她是像靠直覺和本能優先行動,的那種人。

她一定不是想要讓那兩人撒嬌才去做那些事情的。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我那麼說著結束了話題,就聽見她「嗯嗯嗯?總覺得曜的回覆很平淡啊,妳是把我當笨蛋了嗎?」的回答。


「只要肌膚相親,只是這樣就會有療癒的效果,這可是有科學根據證明的喔?」


鞠莉是那麼說的。大概。一定有。所以我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叫人抱抱的喔?


果南一臉認真的說明著,說起來她說的那些事情,我好像也有看過吧。

只要接觸就會有什麼賀爾蒙之類的。

這麼一想之後,果南所說的話也算是有道理的吧?

確實,被果南抱抱的時候會很有平靜的感覺,我也想起來了。


「曜妳啊,看上去是體育系的,不過卻常常先經過大腦思考再行動呢。偶爾呢,就不要想太多,試試順著身體行動也不錯吧?」


嘛,妳就加油吧──。她隔著我的帽子輕拍我的頭。讓我只能嘟著一張嘴。


◆□◆


「曜,有話要說是指什麼事情?」


從果南那裡得到建議之後幾天,我終於下了決心。

放學後,我成功把梨子叫到空無一人的教室來。

會花了幾天,是因為要抱梨子,我還是會覺得害羞。

對朋友做那種事情是要鬧哪樣啊?我一直莫名在煩惱著。

並不是因為或許會被她排斥討厭感到不安。不是那樣的喔!?

都是女孩子,抱一個之類的,只不過那樣輕度的肌膚相親而已。實際上果南也常常在做。

我在心裡面翻覆念著不知道是在對誰說的藉口。輕輕深呼吸。

沒事的,沒事的。不是那麼奇怪的事情。


「梨、梨子!」

「嗯?」


算了。這種時候就是要順著氣勢,果南也是這麼說的!一鼓作氣,全速前進 yosoro!

不知道是不是半自暴自棄了。我緊緊地把梨子抱了個滿懷。

呃,哇,好瘦,她肉都長到哪裡去了啊?

欸?這樣沒問題嗎?不會折斷嗎?腦海中最先冒出來地,是那樣的感想。

害臊之類的事情,全部都飛走了。


「欸,欸欸!?怎、怎麼了,曜?」


梨子慌張了起來,想要掙脫。我繼續緊緊抱著她。

要是她真的不喜歡的話,那我就會停下來。……她應該不是,認真不喜歡吧?

我一邊感到不安,一邊繼續緊抱著她。她抵抗力道漸漸變小了。

於此同時,其他的情報也開始一點點地進入了腦海中。


比如,我抱著的身體的熱度。

就算纖細到好像要折斷了,卻相當柔軟。

甘甜的香味輕輕搔著我的鼻子,或許那不只是洗髮精的味道。應該也有梨子自己本身的味道吧。

啊,該怎麼辦。不知為何又心動起來了。明明想冷靜卻冷靜不下來。

話說,抱得這麼緊,心跳聲不會被發現嗎?

我像這樣子只在意著自己的事情。因此。


「曜,到底是怎麼了……?」


耳朵聽見了擔心的聲音。我抬起頭,看著梨子的臉。

她垂著眉毛,一臉困惑,看起來很不安。

發生什麼事了?聽見她問我,一邊感覺到她的手在我的背上輕拍著安慰我。


「如果我可以的話,說給我聽聽吧……?」

「欸,啊,啊啊抱歉!不是那樣的」


啊啊,不行啊。這下絕對是被誤會了吧。這樣下去,不是讓她撒嬌,反而變成她讓我撒嬌了啊,我這個笨蛋。


「不是我發生什麼事情了。應該是我問妳發生什麼事情了?才對的,呃」

「……曜?」

「那、那個。梨子妳,最近很累嗎?我擔心妳是不是逞強。都有黑眼圈了,也越來越會發呆了」

「……沒那、回事」

「……梨子,不要隱瞞。我都有好好在看的」


對。有在看。之前跟千歌處得不太順利的時候。她打過電話過來。

明明連千歌都沒有注意到,梨子卻注意到了。

梨子她,有好好在看著我,我那個時候才第一次發現。覺得非常高興。

所以我也想要好好去面對梨子。


「有在注視著妳之後,就注意到了。總覺得和平常的步調好像不一樣。覺得妳好像有點焦燥」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希望妳可以稍微喘口氣。

能撒個嬌、可以的話能夠依靠一下別人。

如果抱抱妳的話,說不定能夠讓妳放鬆一點,我是呃,那麼,想的,嗯,而已。


「……抱歉。反而讓妳擔心了」(曜)


果然,突然間抱過去,是很不自然的吧。

會白白多給梨子帶來負擔的吧。

我這麼想著,正打算要放開的時候,背上的衣服布料就傳來的被緊緊抓住的觸感。

應該要稍微拉開點距離的身體,又被緊緊拉在了一起。

梨子把臉,靠近嚇了一跳的我的耳邊。


「抱歉,謝謝妳」(梨)


總覺得最近,有很多的音樂在腦海中浮出。總覺得能夠寫出很棒的曲子。

所以就一頭栽了進去。熬夜敖得很晚,或許並沒有好好重視身體狀況吧。

明明連我都沒有注意到,曜卻看得很仔細呢。妳有好好地在看著我,謝謝妳。


低喃一般的甜美聲音,讓我的耳朵溫熱起來。


「吶,曜。妳這樣做,讓我很放鬆。所以可以,就這樣再一下下嗎?」


對她這句話,我拚盡全力也只能點點頭了。她輕輕把身體更加蹭上來。讓我心跳加速得更快了。

話語下意識從嘴裡溜了出來。


「……啊啊真是的。梨子,妳好狡猾」

「那些話,我原原本本地還給曜」


感覺,梨子在我的肩膀附近,輕輕笑著。


##


Hug Me!


「想要讓梨子撒嬌?」


曜一臉認真跑來跟我討論,說出來的就是那種事情。

下意識把她的話學了一遍,她就紅著一張臉放大聲慌張起來。

這樣的曜是很少見的,很稀有。我不禁微笑起來。


「但為什麼,想要讓梨子撒嬌呢?還有,為什麼找我?」


就算想問怎麼讓別人撒嬌,也是有其他人選的吧。

好比說,對啊。好比說黛雅。她老是在寵著露比,那邊不能當作參考嗎?

在我想著那種事情的時候,就看見她一臉非常呆的表情。

欸,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嗎?不過在我問出那些話之前,她就嘆口氣。換了一張表情。


「這個嘛。最近,我有時候會覺得,梨子好像有點累啊。」


根據曜所說,最近的梨子,好像反而自己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疲勞的樣子。

她覺得說不定是步調亂掉了。


「嗯。所以我才會這樣想,雖然可能會是多管閒事,但還是擔心,想讓她撒個嬌,之類的」


果南的話,平常總是有鞠莉,或者黛雅。

妳能夠讓那兩個逞強硬撐的人撒嬌。妳是怎麼做到的呢。


被她這麼一說,啊啊,原來如此。所以找我商量也是有所道理的呢,總算是有了個底。

欸欸,可是曜是那麼看我的嗎?我自己並沒有那種意思的啊。

鞠莉是會一聲不吭地擅自貼上來蹭。

啊啊,不過確實。


「黛雅的話就像這樣,在沒有精神的時候,總之就給她抱個一下。不過她會因為害羞而抵抗就是了。」


果南,大庭廣眾的!我想起來在我懷裡掙扎、耳根通紅的黛雅。

不過她也不是認真在抵抗,我很清楚。

只是會害羞而已,所以只要繼續抱下去的話,她就會乖了。

之後就是要順著氣氛,有過繼續緊抱著她一段時間。

會輕輕地拍她的頭,摸著她的背。

會乾脆把她橫抱起來,讓她睡個覺。


「所以,總之就先給梨子來個抱抱吧?之後就船到橋頭自然直了」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


嗯嗯嗯?剛才,好像有個莫名長的沉默啊?話說,不要用那麼冷淡的眼睛瞪我啊。很傷人耶。

是說,總覺得曜的回覆很平淡啊,是把我當笨蛋了嗎?喂!?

感覺她是無言地在想著『這傢伙只有抱抱這個選項嗎』啊!?


「我說啊,我可不是什麼都沒想就叫妳去抱的喔?」


這姑且也是有根據的。只要肌膚相親,只是這樣就會有療癒的效果。

這可是有科學根據證明的喔,鞠莉以前說過的。確實。大概。一定有。

所以我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叫人抱抱的喔?真的啦。


「嗯──,嘛確實啦。那些事情我好像也是有聽過……」


我拼命地說服她,曜好像也就重新考慮過了的樣子。

這下就得趁著曜還在思考的時候,把她的疑惑給吹散比較好。


「曜妳啊,看上去是體育系的,不過卻常常先經過大腦思考再行動呢。」


不過那點,跟我和千歌不一樣,是曜的優點就是了。

但我覺得偶爾順著氣勢行動也是很重要的喔。特別是對意外晚熟的曜來說。

嘛,妳就加油吧──。我隔著帽子摸著她的頭,轉身走回社辦了。


◆□◆


「……然後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哎呀,嘛。就是氣氛嘛,順順的就這樣了」

「完全聽不懂妳什麼意思」


隔天的午休。學生會辦公室。我坐在椅子上,黛雅坐在我的身上。

我從後面像包覆住一樣把她抱在懷裡。她好像很不舒服似的,偶爾會扭動身體。

嘛,也不用多做說明啦。這種狀態下,會不舒服也是理所當然的。


「妳這人真是的。突然就跑到學生會來說什麼『黛雅,來抱抱吧?』」


然後就這樣盧下去,等我回過神就已經變成這樣了。我也差不多該生氣了喔?


我撇過頭,瞪著我的那雙翡翠,本來就已經是吊睄眼了,還越瞪越尖。

這樣下去的話她說不定會認真揍人的,我就乖乖放開了雙手。


「沒有啦,其實昨天啊,曜來找我商量事情」


然後我就把昨天的事情說明了一遍。不知為何黛雅的表情變得很複雜。

她很誇張地大大吐了口氣。我說妳啊,為什麼會這麼地,粗神經啊。她說道。


「欸?我有說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妳把那些事情對我說這件事本身,就是不行了」


曜真是可憐呢。但就算黛雅那麼說。

我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嗎?我還在想,「夠了」黛雅就一臉慍怒的說道。


「然後呢,那些事情為什麼會跟妳抱我有關呢?」

「欸?妳看嘛,因為所以啊。曜不是說,想要讓梨子撒嬌嗎?」

「那我知道」

「聽了那些之後啊,就啊,呃,我也想要讓黛雅撒個嬌啊──之類的」


就有了,那樣的心情。呃……嗯對。

所以,哦。黛雅妳可以不要露出那副『嗚哇啊……』的表情嗎!?很傷人的耶!?


「我已經聽夠多了。妳很礙事,趕快給我回教室去」

「說人礙事很過分耶!?」


再說了為什麼要找我啊。妳去找鞠莉撒嬌,她會很歡迎的吧。

她不滿地噘起了嘴唇。把頭撇向了另一邊。

不過,這就是所謂的功虧一簣吧。她通紅的耳朵並沒有藏起來。

我明白了她只是在害羞而已。之後就像沒有心再去在意黛雅會不會介意一般,我開始蹭著她撒嬌。


「才不要鞠莉,今天就想要找黛雅──」

「什麼跟什麼啊」

「好嘛好嘛,就陪陪我,好嗎?」


我蹭著臉頰,對著她漂亮的頭髮輕吻,低聲說著。妳這些招數,從哪裡學來的啊。黛雅說道。

嗯──,與其說從哪裡學的,就是順著『想要』的慾望而已。

真是隨便,黛雅呆愣地這麼說道。不過她好像已經不會排斥了的樣子,丟給我隨我高興。


「嗯……」


我重新把她抱好。伸出一隻手,悄悄摸上她還依然通紅的耳朵。

她柔軟的耳垂有些冰涼,摸起來很舒服。

我就順勢像在按摩一樣,用手指把玩著她的耳朵。


『耳朵呢,有神經聚集。想要放鬆的話,按這裡最好喔?』


這件事情也是在鞠莉一臉得意告訴我抱抱有療癒效果的時候一起聽來的。

按摩耳朵的話,會有很好的效果。

所以要緩緩地、充分地,去摸。就像在摸狗狗一樣。


我用指尖描繪著耳廓。指甲輕輕地搔著。手只在入口附近打轉。

已經夠紅了的耳朵,不知不覺間就帶上了些微的熱度。

不知道是不是在緊張,她的身體僵硬,呼吸有些變快變淺。


「果、南……為什麼、耳朵」

「嗯──。沒啦,就有聽說耳朵有可以放鬆的穴道啊?」


難道跟放鬆差遠了?我該不會是被鞠莉給騙了吧?

不過,問她會不會不舒服,黛雅也是小小搖搖頭,讓我繼續動作。

嗯──。不過呢──。果然還是很僵硬啊──。

所以,就得這樣。我沒想太多,就自己動手了,希望她能原諒。


「──呀啊!?」

「喔,聲音好聽」

「什、妳……在摸,哪邊……」


不不,我只是單純的在摸側腹而已,她好像就很癢似的。

因為很癢,雖然一瞬間繃緊了身體,但一下就洩了氣。

這樣子正好,我想著。抱住她的手繞到腰部,一邊撫摸,另一隻手一邊撥弄著耳朵。


「……哈、啊」

「乖,放輕鬆,放輕鬆」


不過──每次抱抱的時候我都有在想──黛雅,真的是很瘦啊。

瘦到偶爾會擔心她到底是有沒有好好吃飯。

雖說並不是完全沒有長肉。但是往薄薄的皮膚輕輕給她按下去,感覺就好像要融化了似的。

她滑滑的肌膚摸起來很舒服我很喜歡,但感覺稍微用點力就會壞掉似的。

所以要慎重、像是在探尋一般。小心謹慎地撫摸。


「……呼、……啊」


我稍微放鬆了擁抱的力量,讓她把體重靠在我的身上。

黛雅的身體偶爾會抽動一下。哈哈的喘息聲就在我的耳邊。

……呃,怎麼說呢。總覺、覺得,這樣子。


「……我說,黛雅。呃,那個。……好像,有點色啊?」

「──~!?」

「哇痛!?」


她狠狠地擰了我的手臂。好痛,超痛的。話說不可以用指甲啊!


「妳、以為是誰的錯……!」

「好痛好痛好痛黛雅對不起啦,我錯了,對不起嘛!」


我拼命地叫著,她終於放鬆了力氣。呼,我還以為要掉一塊肉了。

雖然錯的人或許是我啦。但也不用不著要擰人吧。

我有權利稍微抱怨幾句不滿吧,我把頭抬起來打算說個幾句。


「……」


不禁,吞了口口水。


她的臉紅得像隻煮熟的章魚。翡翠色的吊睄眼睛很濕潤,眼淚好像要滴出來了。

彷彿是要說什麼,她顫抖的嘴唇一開一閉的。能隱約看見身上的一點點紅、一點點白。

她在生氣。我知道她在生氣,不過,嗯。


「妳、妳這個人真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嗯嗯!?」


啊,不可以。我的腦袋發出了指令。但很可惜,那是在我咬上眼前的東西之後的事情了。

啃上了她薄薄的嘴唇。舒服的熱度傳了過來,讓我有些暈眩。

啊──,糟糕了。這下,又要被她罵了吧。自己某塊冷靜的部分,大大嘆了口氣。

不過,看見剛才的表情之後我也沒辦法啊?自己的另一部分,開始找藉口抱怨著。

是說,做了都做了。反正都會被罵,那就得好好享受一下。

身體最後好像是那麼判斷的樣子。我一口含住了她的下嘴唇。輕輕咀嚼嚐著味道。

輕輕吸允著,用舌尖輕戳著。像戲弄一般輕啄著。

我充分享受過之後,才悄悄分開來,查看她的臉色。


「……啊──,呃。……黛雅?」

「……」


怎麼辦,她完全僵住了。

呃呃,那個──,喂喂──。黛雅?黛雅,沒事吧?還活著嗎?喂喂──?

彷彿要冒出來煙了的黛雅,暫時呆掉了一段時間。經過了整整十秒以上之後。


「…………笨蛋」


她只發出了像蚊子叫的聲音。摀著嘴唇,很害羞地把頭撇向一邊。


……啊──,抱歉黛雅。那樣不行。不可以啊。真的。

我自己是為了不知道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事情而生氣。但是黛雅,也根本就不明白。

我會迷失自我,大概都是因為黛雅的錯喔?


一點一點地,像在邀請似的。能看見她通紅的耳朵。

不可以。快道歉。會被罵。不行做。這裡是學校。

明明應該有各式各樣的警告在響的。但當我回過神來,我已經用上了牙齒。


「啊……!果……南、……嗯嗯,不行……!」

「抱歉,不可能」


用手指像玩弄般遊走著耳朵。用嘴唇和牙齒反覆輕啃著。

舌尖描繪著耳廓。用牙尖搔著癢。伸出舌頭往入口的內側探去。

她緊緊用手摀住的嘴巴,呼、呼的,能聽見炙熱的吐息漏了出來。

想要,更多。煞車失靈的手,悄悄潛到制服的下方,這時。


叮──咚──哐──咚。


「……啊」


鈴聲響了。這是午休結束的預備鈴的音樂。

沸騰的腦海,一下子冷卻下來的瞬間。

兩人份的喘息聲。黛雅在我的腿上,還使不上力氣。


「……呃,黛雅。抱歉」


我用還依然乾燥的喉嚨,只能夠說出那樣的話來。

她沒有回應。也沒有要移動的意思。怎麼辦,她這說不定是真的生氣了。

該怎麼道歉呢。話話要是真的做了什麼的話她會原諒我嗎,這樣?

我的內心像是要考隨堂測驗之前一樣亂糟糟的。腦袋煩惱著該怎麼辦怎麼辦。


「……果、南」

「呃,啊,在」

「……都是果南的錯,我,狀態感覺不太好」

「唔、就說抱歉了……」


那些對我刺過來的話語,難勘到讓我忍受不了,明明想要現在逃跑卻沒有辦法。

會怎麼樣背說教呢,我做好了覺悟等待審判。

但是,黛雅卻緩緩地往我這邊轉過頭。


「……黛雅?」


搖曳翡翠的深處所能見到的熱度,並不是憤怒。安安靜靜的,但是越來越熱、越燒越旺。

我不禁,吞了口氣。


「真的都是因為妳。……所以,嗯」


……今天,妳會寵著我的,對吧?


靠過來的臉。不知不覺之間摸上我的臉頰的手掌。

我還沒想到翹課該用什麼藉口,嘴唇就碰上了。然後──


(完)


題外話:

沒辦法課到井,大概只能課個AtoZ禮包意思意思一下,希望可以把果林接回家。


以上。如有錯誤歡迎糾正。謝謝你的支持與閱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