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桃小丸子

56549浏览    837参与
筱奇呀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啦啦啦啦啦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啦啦啦啦啦

冰月雯

【丸野】離別+開學日



抱歉讓各位等了很久


很快又要說再見的時候,“小桃子呀!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哦!”大野媽媽不捨得她那麼快走,“我知道了,謝謝大野媽媽”


“大野你可不要想我哦~呵呵!”小丸子看向大野嘻笑的說,“誰會想你,要想也是我……啊”大野一不小心就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這樣啊!那我上車囉~”說完剛踏出一步,大野突然拉住她的手,她沒有注意一不小心就倒在他的懷裡,“?!”小丸子一臉問號


“小丸子,拜拜!”大野怎麼也沒想自己竟然這麼的沖動,一轉頭大野媽媽卻裝作什麼也沒看見去,其實心裡想著“唉呀!兒子竟然開竅了!”


但事實上大野不怎麼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小丸子已經被她抱住...



抱歉讓各位等了很久


很快又要說再見的時候,“小桃子呀!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哦!”大野媽媽不捨得她那麼快走,“我知道了,謝謝大野媽媽”


“大野你可不要想我哦~呵呵!”小丸子看向大野嘻笑的說,“誰會想你,要想也是我……啊”大野一不小心就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這樣啊!那我上車囉~”說完剛踏出一步,大野突然拉住她的手,她沒有注意一不小心就倒在他的懷裡,“?!”小丸子一臉問號


“小丸子,拜拜!”大野怎麼也沒想自己竟然這麼的沖動,一轉頭大野媽媽卻裝作什麼也沒看見去,其實心裡想著“唉呀!兒子竟然開竅了!”


但事實上大野不怎麼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小丸子已經被她抱住


“啊好!?”被這麼一抱,小丸子有些說不出要講什麼,“小桃子呀!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哦?”“好的,謝謝大野媽媽”大野放下了拉住她的手,退了一步,對著她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小丸子愣了愣,變馬上清醒,“我們還會在見面嗎?大野?”“一定會的”


      接著她坐上車,火車慢慢的移動


而大野看著她“櫻”,他們見狀笑笑的說“小桃子這女孩兒,真的是越看越喜歡,對吧?健一”只見他不自然的把頭轉向一邊,大野媽媽看到了自家兒子害羞,忍不住笑出聲


而大野臉上不知是害羞還是生氣,卻拿媽媽沒輒


回去的路程她滿腦子都在想那溫暖的懷抱和那陽光般的笑容,只不過是小丸子始終沒有懷疑那是否是個友誼的抱


回到家被小林堇訓了一頓,“怎麼可以這麼麻煩人家!”“唉唷,我又不是故意進去火車的,是失誤啦!”但是小林堇還是很生氣


----------------------------------


六年後


叮~叮!女孩鬧鐘響起,直到小林堇的聲音出現“小丸子!!”她的表情變得很恐怖,“開學第一天就要遲到是不是?還不快給我起來!!”


“什麼!媽~你幹嘛不早一點叫我啊?”“我叫過好幾次是你自己賴床啊!”她聽到開學兩個字就馬上從床上起來


穿上高中制服,快速的洗漱,便馬上出門了“小丸子,早餐不吃啊?”小林堇看了看用跑的小丸子不禁嘆了一口氣,“都多大了,還這麼讓人不放心”


“小玉,你怎麼還在這裡?在不走就要遲到了!”她緊張的說,生怕第一天就遲到多尷尬,“是小丸子呀!現在還很早,不會遲到!不過你今天真早”“不會又是我媽調了鬧鐘吧?”


“有可能呢?呵呵~”小玉一開始看到小丸子這麼早到,她是想直接說她變了!想不到是媽媽調的鬧鐘


“害得我現在肚子好餓呀!”她摸了摸肚子,而小玉苦惱的笑,心想“果然小丸子就是小丸子!”


_烂果子_
Noora
2019.11.26 把之前在...

2019.11.26

把之前在奶茶店拿到的宣传单收集起来

最近才有心思把素材剪下来贴成手账


2019.11.26

把之前在奶茶店拿到的宣传单收集起来

最近才有心思把素材剪下来贴成手账


爱分享的zZ

           今天又是可爱的情侣头像💑

人一旦上了年纪

别的紧不紧的都不要紧

但袜脖子一定要紧

           今天又是可爱的情侣头像💑

人一旦上了年纪

别的紧不紧的都不要紧

但袜脖子一定要紧

为吉行乙女献上腿肉!

【丸野】【四季】

(二)

遇见大野的当天晚上,樱桃子就给小玉打了电话。

“哎,大野君居然回来了啊!”

“只是来着住一个暑假啦,再过几天就是夏日祭了,干脆咱们叫上他俩,一起出来玩?”

“好啊好啊,人多总归热闹一点嘛。”

“嗯,那到时候再定时间啦,拜拜~”

放下电话,樱桃子心中满是对夏日祭的期待,浴衣、美食、捞金鱼还有烟花,仿佛已经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此时,姐姐刚好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

“该去洗澡了,小丸子。”

“知道啦,哦对了,姐姐你夏日祭和谁一起去呀?”

“我么?跟良子她们一起啊,小学时候最要好的那几个。”

“嘿嘿,我们差不多呢。”

“是吗,那看来会很热闹呀~”

“嗯!”...

(二)

遇见大野的当天晚上,樱桃子就给小玉打了电话。

“哎,大野君居然回来了啊!”

“只是来着住一个暑假啦,再过几天就是夏日祭了,干脆咱们叫上他俩,一起出来玩?”

“好啊好啊,人多总归热闹一点嘛。”

“嗯,那到时候再定时间啦,拜拜~”

放下电话,樱桃子心中满是对夏日祭的期待,浴衣、美食、捞金鱼还有烟花,仿佛已经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此时,姐姐刚好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

“该去洗澡了,小丸子。”

“知道啦,哦对了,姐姐你夏日祭和谁一起去呀?”

“我么?跟良子她们一起啊,小学时候最要好的那几个。”

“嘿嘿,我们差不多呢。”

“是吗,那看来会很热闹呀~”

“嗯!”

(夏日祭当晚)

“嗯,这样结就打好了。”

“谢谢奶奶!”

收拾完毕的樱桃子,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反复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女孩身穿浴衣,雪白的底子上,一条条鲜红的鱼儿仿佛在摆尾游动,鲜亮的配色衬得她那圆圆的脸庞愈发红润可人,耳边的黑发被小巧的金鱼发卡夹起,而少女特有的盈盈细腰上,裹着奶奶刚刚为她打好的红蝴蝶结,随着她的步伐一颤一颤,仿佛随时都能飞舞起来。

“感觉自己像一个装着金鱼的塑料袋呢。”

(旁白:没有女孩子会这样评价穿浴衣的自己)

“哈哈,这件浴衣很适合小丸子,真的很可爱啊。” “嗯,我也很喜欢!”

樱桃子说着,用手拨弄了几下额前的碎刘海,想让它看起来更加蓬松。

“那我就出门啦,奶奶再见!”

“路上小心呀。”

樱桃子穿过走廊,推开自家的大门,小玉已经在门前等着她了。

“抱歉啊小玉,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啦小丸子,我本来也早到了几分钟的。”

“那我们走吧,大野他们估计也在路上了。”

“嗯!”

小玉今天穿了件水色暗纹的浴衣,上面印着浅紫色的夕颜花,长长的黑发在脑后挽起一个发髻,斜插着浅蓝的花朵流苏,完全一副娴静的大家闺秀模样。

“小玉的浴衣真的好漂亮啊,看起来很温柔的感觉~” “小丸子的浴衣也很可爱呀,特别是那个金鱼的发卡!”

两个小姐妹一路上有说有笑,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庙会现场。

“喂!樱,穗波!”

庙会入口处,杉山挥着手朝两人打招呼,站在他旁边的,自然是樱桃子前些日子见到的大野,两个人穿的都是平日里的衬衫短裤。

看见昔日的黄金拍档,此刻重新并肩站在一起,樱桃子恍惚间像是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注视着两个人嘻笑打闹的日子。

“小丸子,小丸子?”

小玉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樱桃子赶紧拍了拍脸,拉着小玉走到二人面前。

“怎么了樱?一见到我们就开始发呆,难道说你连我也认不出来了吗?”

杉山看见樱桃子发呆的样子,忍不住调侃到。

“不是啦,只是好久没见你们站在一起了,感觉真的好怀念啊。”

“是呀是呀,好久不见了大野君…大野君?”

只见大野双眼发呆地直视着眼前的樱桃子,就像刚才的樱桃子一样。

“喂,大野?”

被杉山用胳膊肘一捅,大野也回过神来。

“啊,好久不见了,穗波。”

“怎么了这是,先是樱又是你,你们两个是发呆联盟的成员吗?”

“别开玩笑了!只不过,樱你今天穿了浴衣来啊…”

“你在说什么啊,穗波不也穿了浴衣吗?”

“怎么说呢…印象里樱都是跟着我们一起造基地啊寻宝之类的,突然换上这么一身,感觉——”

“啊总之你就是想说,像我这么没有女孩子样的人也会穿浴衣吧?”听了这话的樱桃子显然生气了,叉起腰瞪着大野。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

“真是的,不想和你说话,我们走,小玉。”

“啊,等等我小丸子!”

小玉追着先行一步的樱桃子,杉山在后面苦笑着拍了拍大野,像是在说“真是败给你了”。

“其实…还挺好看的。” 望着樱桃子远去的背影,大野喃喃地说到。

“谁叫你一张嘴就把人惹生气了啊,赶紧跟上去吧,要不就走散了。”

“嗯。” 凭借着身高优势,两个人没几步就追上了前面的姑娘们,樱桃子走在前面看不清表情,平日里有一说一的大野,此时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摸着后脑勺不知该如何开口,杉山和小玉也只得无奈地继续往前走。

相比这四人间的尴尬氛围,此刻的夏日祭还是非常热闹的,各色摊贩前明亮的灯火,把整条街道照得像是不夜城一般,来来往往的男女穿着各种花色的浴衣,小贩的叫卖声和人群的嘻笑声络绎不绝,正是夏日祭该有的样子。

“那个,樱…”

“算了,反正我本来也就大大咧咧的,大野君会这么说也正常。”樱桃子头也不回地说到,这让大野内心更加愧疚了。

然而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樱桃子猛地转过身来,像刚才一样瞪着他:

“再者说,我好歹还有为了夏日祭的氛围好好穿了浴衣,穿着便服的大野君,根本没有资格说我嘛!” “呃…” 被樱桃子这么一瞪,大野更加说不出话了,然而樱桃子却像是终于扳回一局一样,突然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随之舒展开来。

这大概是,找了个理由,把自己给哄好了?

看准好友心情转变的时机,小玉赶紧说到:

“对了小丸子!那边有捞金鱼的,大家一起去看看吧?小丸子穿着这件浴衣,感觉可以捞到很多金鱼啊!”

“哎真的吗,那我也去试一试好啦!”樱桃子像是完全忘了刚才的事,开开心心地朝金鱼摊跑去。

望着二人的背影,两个男生在心中诚心诚意地感谢起小玉来。

四人来到金鱼摊子前,上一波客人刚好离开,樱桃子赶紧占领空地,并用响亮的声音喊到:

“老板,请给我鱼网和碗!”

“好嘞,100元一次!”

“小丸子,你这样好像在居酒屋里点菜一样…”

樱桃子干劲满满地撸起袖子,接过鱼网和碗,摆好架势准备大干一场,小玉刚才的心理暗示似乎点燃了她的斗志。

“樱桃子,参上!”

(旁白:这是什么半吊子的仪式感) 薄薄的纸网伸进水中,恰巧一条红色的金鱼朝这边游来,樱桃子眼前一亮,迅速将网伸到金鱼身下——

“来吧!”

鱼网出水的瞬间,只听见“啪”的一声,鱼儿的尾巴打在纸上,纸片瞬间破裂,鱼儿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只剩下一个坏掉的网和一个失望的樱桃子。

“啊啊,破掉了…”

“没关系啦小丸子,毕竟第一次就捞中的也没有多少人嘛。”

不服气的樱桃子,又拿出一百块递给老板,重新试了一次,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跑了鱼儿破了网。

“呜…” “因为你总是直直地捞,鱼网才会破掉啊。”

“哎?”

大野看着一脸沮丧的樱桃子,也跟老板买了鱼网,然后在她旁边蹲了下来:

“要想这样,斜斜地放进去——”

樱桃子屏气凝神,注视着大野的一举一动:

“等够到鱼儿后,轻轻地抬起来,然后,起!”

只见大野轻巧而迅速地一抬,金鱼一下子被网捞了出来,稳稳地落进另一只手的碗里。

“好厉害!”

“你也可以的,照我刚才做的试试看。”

说着,大野把自己的鱼网递给樱桃子,樱桃子嘴里喃喃念着刚才的“口诀”,再次将网伸进水中:

“斜斜地放进去…够到鱼儿…轻轻地抬起来…起!”

这一回,鱼网稳稳地将着鱼儿带出水面,“噗通”一声落入了碗里。

“成功了!谢谢你大野君!”

“一点小技巧而已,你学得也很快嘛。”

“不过好奇怪啊。”

“哈?哪里奇怪?”

“如果是以前的大野君,一定会说我笨手笨脚的,难道说,”樱桃子脸上浮现出看透一切的坏笑,“你是在因为刚才的事,良心不安吗?”

“别、别说傻话了!我哪有那么容易良心不安啊…”

话虽这么说,大野还是心虚地把头扭向一边,樱桃子也不回话,她早就习惯了大野这种口是心非的操作,得意地“哼”了一声。

杉山和小玉在一旁相视一笑,即使过去这么些年,两个人还是老样子。

或许是因为捞金鱼冲散了之前的不愉快,接下来的行程里,四个人也慢慢地聊开了,内容既有童年的回忆,也有现在的生活,气氛逐渐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东京的生活真是时髦啊,那边的女孩子肯定也很可爱吧?是不是和书里写的那样,站似芍药坐如牡丹,行走似——哎,似什么来着?”

“似百合啦小丸子。”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再者说我又不关心这些。” “也难怪你没有女朋友了,连女孩子的外表都不在意。”

“噗,大野君对感情方面真的很迟钝啊,将来估计会被妈妈催婚的吧。”

“哈哈哈,同感。”

大野丢给杉山一个白眼,反过来问樱桃子:

“要说迟钝,樱你也差不多吧?”

“嘛按我妈妈的话说就是,像我这种懒丫头根本就不会有人娶的。”

“小丸子…”

“再者说,恋爱这种东西太麻烦了,有约会的时间,还不如自己在家里吃零食看漫画呢。”樱桃子说完,咬了一口手里的棉花糖,她的左手上托着一盒章鱼小丸子,手腕上挂着捞到的金鱼,就在刚才,她还吃了一整个巧克力香蕉。

“你还真能吃啊,就数你买的多。”

“难得的节日庆典,不好好享受可不行啊,我可是饿着肚子出来的,一定要吃到尽兴而归!”

大野站在樱桃子旁边,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刚好能看到樱桃子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噗,看起来就和仓鼠一样。

即使不懂女孩心如大野,也知道姑娘家一般都不会说自己吃的多,樱桃子却像是天生就没有这个开关,该吃就吃该笑就笑,心思简单得像是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

如果不是这样,她当年也不可能和不跟女生来往的自己打成一片吧。

“我说,我们要不要放个河灯?”

樱桃子突然开口提议,四人此时恰巧走到巴川河畔,一盏盏河灯在水中漂流,微黄朦胧的灯火会聚成光海,同天上的银河交相辉映。

“好啊好啊!写上愿望再放进水里,很有节日氛围嘛!”

“不错啊,一起去买河灯吧,大野?”

也许是被节日的气氛感染,一向没有浪漫情怀的大野,也不由自主地答应了这个提议,于是大家就一起去旁边的小摊上买了河灯,借了小玉随身带的圆珠笔,开始轮流书写自己的愿望。

然而,当轮到樱桃子的时候,圆珠笔的水却用刚好用光了。

“唉,结果还是要去摊子那里排队写愿望吗。” “抱歉啊小丸子,我们在这儿等你一起放吧?”

“不用啦,你们先放没关系的,那我去摊子那边借笔了啊。”

说完,樱桃子抱着河灯朝摊子走去。

“那我和杉山先去放了,穗波你还要等樱吗?”

“嗯,你们先去吧。”

于是大野和杉山走到河边,弯下身子,将承载着二人梦想的河灯放入水中,目送它们渐渐漂远。

正当二人在心中为自己的梦想祈祷时,一颗石子突然飞向平静的水面,落在水里“噗通”一声溅起水花。

大野刚想看看这到底是哪个毁气氛的家伙,但很快第二发石子又飞了过来,只听“啪”地一声,那石子不偏不倚地打在他和杉山的河灯上,本就微小的光亮一下子沉入水中,很快便看不见踪影了。

“啊!河灯!” “混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大野和杉山气愤地向河边看去,只见一个小男孩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成果”,轮圆了胳膊还想再扔第三颗,满腔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了来,二话不说朝着那个小男孩跑去。

“你这个臭小鬼!” 然而小男孩的反应很快,见到大野二人冲了过来,赶紧朝他俩丢出剩下的石子,趁着他俩躲避的功夫,一溜烟跑出去好远。

“可恶!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正当大野要继续追上去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再追了,大野君!”

大野回头看去,只见樱桃子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身后是急匆匆地往这边赶来的小玉。她的脸因为奔跑变得红扑扑的,手却一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不肯松开。

“樱…”

一旁的杉山也跟着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樱桃子。 “就、就算你追上他,河灯,也已经,掉进水里了啊!”

小而柔软的手,紧紧扣在大野的手腕上,手掌传来的体温和脉搏,渐渐地令大野平静了下来。

原来她刚才,一直都在追着自己吗。

“你…刚才都看见了?”

“那、那个孩子,已经跑远了,所以说,不要再让自己,更生气了啊…”

“唉…我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下,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这家伙,体能还是和以前一样差… 樱桃子原地站了一会儿,呼吸逐渐地回复了平静。

“好点儿了吗小丸子?”

“嗯,没什么大事啦,就是跑的太急。”

“那,可以松开我了吗?”

“啊抱歉!”樱桃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收回,脸一下子又红了,大野也难为情地把头扭到一边。

见到二人这样,杉山赶紧开口: “真是没办法啊,再去买一个吧,正好这次大家可以一起放。”

“说、说的也是,赶紧去吧。”

于是两个人重新去买了趟摊子,四个人总算整整齐齐地放了一回河灯:

“放个河灯真是不容易啊。”望着漂远的河灯,樱桃子感慨到。

“就当是好事多磨吧,”大野无奈地笑笑,“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说的也是…呜!” 樱桃子刚往前迈了一步,突然身体一歪,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小丸子!你的脚!” 只见樱桃子的脚上,和木屐带子摩擦的部分变得又红又肿,虽说不是大伤,走路肯定是不方便了。

“啊哈哈,果然不经常穿木屐就会这样呢…”

“很痛吧?这样就没法走路了啊…”

看着皱眉的樱桃子,大野心里满是愧疚感,木屐本来就不适合奔跑,如果不是为了追自己,她也不会受伤了…

“樱。”

“嗯?怎么了大野君?”

“我背你回去吧。”

“…哎?”

“哎什么啊,我一个男孩子,怎么可能让女生一瘸一拐走回去啊。”

“唔…那就拜托你了。”

樱桃子一改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趴到大野身上,仿佛背着自己的不是大野,而且一尊玻璃雕像。

“你也太小心了吧,我又不会把你摔下去…”

“不是啦…我是在想,自己会不会太重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轻得不得了,背着根本就不累。”

“嘿嘿,是嘛。”

大野君的背好温暖啊。

又宽又厚实,让人感觉很安心。

这么想着的樱桃子,渐渐放松了下来,放心地把自己的重量交给大野。

“…樱。”

“嗯?”

“抱歉,害你脚受伤了…”

“这不是大野君的错啦,毕竟发生了那种事,冷静不下来也是正常的。”

“我也是脑子一热就跟上去了,因为觉得大野君难得回来一次,更要多留下些开心的回忆啊。”

“……”

“不过,现在我的视野还真是开阔呀!感觉就像小时候逛夏日祭一样!”

“小时候一样?”

“嗯!因为爸爸会把我扛在肩上啊,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还挺怀念的,我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你啊,别把我说得和你老爸一样…”嘴上这么说着,大野的嘴角还是不自觉地上扬了。

“啊,是烟花!”

伴随着一声巨响,无数的烟花从空中升起,绚烂多彩的光芒宛如昙花一般瞬间绽放,漆黑的夜晚被照得像是白天那样明亮,连星星都为之黯然失色。

“真漂亮啊。”

“是啊,真漂亮。”

“有人背着看烟花,还挺方便的嘛。”

“不要把我说得和坐骑一样啊…”

“嘿嘿~”

小个子狼

女子。

我上瘾了√
最近喜欢把画的画给剪下来嘿嘿嘿💩

女子。

我上瘾了√
最近喜欢把画的画给剪下来嘿嘿嘿💩

爱分享的zZ

今日元气满满樱桃小丸子

遗憾这种东西 要不就努力生活


在未来把它拾起


要不就在失望的时候


悄悄地将它丢掉🍀


今日元气满满樱桃小丸子

遗憾这种东西 要不就努力生活


在未来把它拾起


要不就在失望的时候


悄悄地将它丢掉🍀


mypossible
我们这代人记忆里面,都有一个小...

我们这代人记忆里面,都有一个小丸子……多年后,都想知道当年的同学怎么样了……
最美好的记忆,最简单的关系,当你长大后,再遇见不了简单的人和简单的事,时间过了也就过了,任何的美好都有保质期。
我是一个过了期的少女,看着变了质的容颜,走了样的身材,人多少都会对逐渐凋零的人生感到丝丝无奈……

我们这代人记忆里面,都有一个小丸子……多年后,都想知道当年的同学怎么样了……
最美好的记忆,最简单的关系,当你长大后,再遇见不了简单的人和简单的事,时间过了也就过了,任何的美好都有保质期。
我是一个过了期的少女,看着变了质的容颜,走了样的身材,人多少都会对逐渐凋零的人生感到丝丝无奈……

为吉行乙女献上腿肉!

【丸野bg向】【四季】

【夏】
(一)
七月的天气,仿佛是关不上火的蒸笼,湿热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小城,让人打不起精神来。

樱桃子躺在榻榻米上,屋外的蝉鸣就像和风扇声比赛一样,一声比一声长,一声比一声响,仿佛在无限延长这闷热的夏日。

好想吃盐水冰棒啊。

“小丸子,家里没有芥末了,你去商店买一管回来。” 妈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樱桃子却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个身:

“妈妈,人家好歹也也是预备高三生了,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小丸子了啊?叫人家桃子啦,桃子。”

“少在那里讨价还价!不知道是谁唠叨着说想吃凉面,知道自己是大姑娘了还不勤快点儿,这么懒惰将来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娶你——”

“啊我知道啦知道啦!我去...

【夏】
(一)
七月的天气,仿佛是关不上火的蒸笼,湿热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小城,让人打不起精神来。

樱桃子躺在榻榻米上,屋外的蝉鸣就像和风扇声比赛一样,一声比一声长,一声比一声响,仿佛在无限延长这闷热的夏日。

好想吃盐水冰棒啊。

“小丸子,家里没有芥末了,你去商店买一管回来。” 妈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樱桃子却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个身:

“妈妈,人家好歹也也是预备高三生了,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小丸子了啊?叫人家桃子啦,桃子。”

“少在那里讨价还价!不知道是谁唠叨着说想吃凉面,知道自己是大姑娘了还不勤快点儿,这么懒惰将来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娶你——”

“啊我知道啦知道啦!我去就是了!” 看来比起酷暑,还是自家妈妈的唠叨更可怕。

“把脸洗一洗,换身利索的衣服再出门,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收拾收拾自己。”

“是——” 胡乱洗了把脸后,樱桃子从衣柜里拿出前些日子买的短袖,上面印着一朵大大的向日葵,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情大好。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打开大门,迎面而来的热浪差点将樱桃子推回屋里,她瞬间后悔了。

算了算了,为了凉面,偶尔也坚持一下吧。

一路上,樱桃子都尽量躲着太阳走,仿佛只要一碰到太阳,自己就像吸血鬼一样瞬间灰飞烟灭。

倒是有点儿像小时候玩的躲太阳游戏,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傻里傻气的。

终于到了杂货铺,樱桃子三步并两步冲过去,站在阴凉的屋檐下,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赶紧去买芥末,回家就可以吹着风扇等着吃解暑的凉面啦,樱桃子一边想着,一边朝放调料的货柜走去。 “芥末,芥末,你在哪里…啊,找到了。” 就在樱桃子伸手去拿芥末时,一只手朝她这边伸过来,和她的手一下子碰了正着。

“啊。”

场面有些尴尬。

“那个,不好意思…”樱桃子扭过头去想要道歉,只见对方也转过头来,嘴里同样说着“不好意思”。

然而下一秒,看见对方的脸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樱?”

“…大野君?”

在确定了对方身份后,樱桃子发出了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尖叫:

“哎?!!!!!你你你,真的是大野君吗?!你们不家是在东京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唉,我说你啊,头一个问题真的有问的必要吗?”

“啊哈哈不好意思,就是想确认一下嘛。”

说真的,即使过了这么些年,除了身高,大野的外表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就连修剪利索的短发也和当年一模一样,不然自己也不至于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不过这骨架子一长开,真是彻底长成令少女们春心萌动的英俊少年了。

“大野君除了身高真的没怎么变呢,现在肯定更受女生欢迎了吧?是不是课桌里每天都塞满了情书呀~”

“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开始八卦啊…不过这么说起来,樱你也没怎么变啊。”

“哎嘿嘿,如你所见,我还是那个脸圆圆的小丸子。” 虽然嘴上这么说,女孩子的体型变化还是很明显的,生长中的腰肢开始有了女性柔和的曲线,长开的五官也比原来清秀了不少,即使举止随意如樱桃子,也让大野感觉她开始有女孩子的样子了。

但把这话说出来,肯定会被当成变态吧。

“是啊,连个子都是一如既往的小。”

“真失礼啊!你是说我这几年都没长高吗?好歹我也是有长到一米五的!”

虽说也刚刚够到一米五的临界点就是了。

“啊抱歉抱歉!一米五已经很不错了,嗯,对樱你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大野君…我觉得“对你来说”,并不是适合安慰人的话…”

糟了,这丫头以前就大大咧咧的所以没留心,果然长到这个年龄都会变得在意外表吗…

“那,我请你吃盐水冰棒?”

“盐水冰棒?!好耶!”

嗯,是她,连一根神经都没带变的。

(回家路上)

“哎,大野君的爷爷奶奶要搬回来住了啊?”

“是啊,从去年就开始唠叨着要回来,结果到前两天我爸才腾出空,我也跟着回来帮忙,顺便就在这里过暑假了。”

“果然老人都是恋旧的呀,那你和杉山君见过面了?” “那是当然的啊,好久没和那家伙比试球技了,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哈哈,你们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热血,那有空大家出来玩啊,我叫上小玉一起。”

然而大野并没有回应,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樱桃子。 “大、大野君?”

“啊,抱歉,刚才在想事情。”

“嗯?什么事啊?”

“其实,来清水之前我就在想,都那么多年没有见过了,除了杉山,就算是老同学,大概也没有之前那么熟络了吧。”

“虽然我也不介意这种事,但是刚才看到你,还和小时候一样自然地和我说话,感觉就像回到了以前一样。”

“樱还是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那是因为,大野君也一点没变啊。”

“我吗?”

“嗯,连不懂女孩心思这点也是一点儿———都没变。” “你就算记仇也不用拖这么长的声音吧…再说我都买冰棒给你做赔礼了。”

“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心胸就是这么狭…啊,是向日葵!”

果然,这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哇,前两天看到的时候还是花骨朵,没想到今天就开了啊!”

只见一户人家的围墙里,金灿灿的向日葵正朝着太阳,精神百倍地绽放,金黄的花瓣像是太阳光的化身一般,在夏日湛蓝的天空里显得格外耀眼。

“现在已经是七月了,向日葵会开也是正常的吧。”

“大野君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幸好今天穿了这件衣服,站在它们旁边,感觉自己也变成了一朵向日葵呢!”

不会有这么矮的向日葵的,大野差点就这么说出来,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是不是因为我今天穿了这件衣服,它们才会开放的呢~”

看着垫脚欣赏向日葵的樱桃子,大野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以前——

那时候他家里刚准备搬到东京去,杉山为此和他冷战了好久,当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和杉山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说话了。

是这个女孩,在微风拂过的草地上,看着他轻轻地说出那句话:

“老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哦。”

“对吧?”

即使后来,自己和许多朋友都没了联系,这句话还是一直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樱。”

“嗯?怎么了?”

“你还记得我去东京之前,和杉山冷战的事吗?”

“肯定记得啊!当时可把我急坏了,还担心你俩一辈子都不会再说话了。”

“那个时候你对我说,老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

“我啊,一直想再跟你说一句谢谢,如果不是樱你一直劝我和杉山和好,也许真的就和你说的一样,到现在我们都不会再有联系了。”

樱桃子愣住了,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谢搞得有些慌张,伸出手挠了挠后脑勺:

“哎呀,你突然这么说,我还真是不好意思呢…不过我后来觉得,就算我不说那些话,大野君一定也会和杉山君和好的,因为,你们本来就是最好的朋友啊。”

“那、那可不好说,就那家伙那副臭脸,说不定我就打算再也不联系他了!”

“哼哼,骗人,就算我不说,你最后也一定会一边泪流满面一边跑到杉山君面前,说些“我们永远都是最佳拍档!”之类的话。”

“才不会!谁会说这种肉麻的话啊!”

“脸红了脸红了,果然是心虚了吧~”

“那是因为你说了奇怪的话!换谁都谁脸红的吧…”

“嘿嘿,大野君真是不坦率啊。”

“都说了不是那回事啊!”

夏日的小巷里,回荡着两个人的吵闹声,伴随着高亢的蝉鸣,高中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就这样热热闹闹地拉开了序幕。

———————————

碎碎念时间:

又是一个坑…然而为了爱与腿肉还是开了…

本想一次性搞完,结果又要搞连载,总之能更一篇是一篇吧(扶腰)

迦梨罩我去战斗

花子的同学会

    其实她并没有多丑,而且她学习优异,家境优渥,孝顺父母。可是她小时候太霸道,她喜欢的衣服别人就不许穿,她喜欢的警句别人就不说,她喜欢的男孩别的女孩就不许喜欢。但那件红色的衣服城琦穿着更好看,那个警句野口说出来更有味道,而那个男孩也似乎喜欢樱桃子多一点。事实上她也没有理由阻止别人和她穿一样的衣服,说一样的警句,更不能靠强迫得到男孩的喜欢。

    所以她的霸道被放大,她的眼镜被放大,甚至她的鼻孔都被所有的人放大了。小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讨人厌,不过她从来就不在乎。反正时光会冲刷一切,就像她小时候喜欢花轮,长大后却觉得花轮娘炮。前段时...

    其实她并没有多丑,而且她学习优异,家境优渥,孝顺父母。可是她小时候太霸道,她喜欢的衣服别人就不许穿,她喜欢的警句别人就不说,她喜欢的男孩别的女孩就不许喜欢。但那件红色的衣服城琦穿着更好看,那个警句野口说出来更有味道,而那个男孩也似乎喜欢樱桃子多一点。事实上她也没有理由阻止别人和她穿一样的衣服,说一样的警句,更不能靠强迫得到男孩的喜欢。

    所以她的霸道被放大,她的眼镜被放大,甚至她的鼻孔都被所有的人放大了。小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讨人厌,不过她从来就不在乎。反正时光会冲刷一切,就像她小时候喜欢花轮,长大后却觉得花轮娘炮。前段时间,她和花轮见了一次,花轮还和小时候一样,臭屁的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和她说:“嗨,宝贝儿”。

    这不代表什么,对花轮这个人她还是知道的,小时候花轮是小丸子之友,18岁生日会花轮庄重的宣布自己成为“大和抚子之友”,现在花轮已经升自己为“世界妇女之友”。

    她当时无奈地耸耸肩,边走边说:“又来了”。18岁那年,她从花轮的生日会出来后哭了一上,然后跟自己说,以后在也不会为花轮停留。

  前田组织了一场同学会,只邀请了她和樱桃子,穗波。她其实不太喜欢樱桃子和穗波,但她才得了件新衣服正缺机会展示,而且前田还是她闺蜜。所以她痛痛快快答应了。

      约会的地方在一个小酒吧,地方是樱桃子选的。她们一见面樱桃子就叫嚣要不醉吧

不归,还说自己酒量家传的好。穗波还和小时候一样恬静,当时穗波有点尴尬。前田风风火火拉她们座下,见气氛有点微妙,前田说起了城琦,

   “城琦和永泽第三次分手了”  前田

    樱桃子叹了口气说:“他两到底搞什么,每一次都是这样,分开和好,分开和好。每一次都是永泽挽回。”

   穗波说:“也许永泽说话太直接,伤了城琦的心吧”。

   唉,樱桃子和穗波还和小时候一样善良。她心里想着,自顾自喝了一杯,然后说:“你们太单纯了。城琦那么美丽,追求者那么多。初恋却是自己追的永泽,好的时候当然蜜里调油,不好的时候肯定觉得亏了”。

    “这样啊。可是男女之间事事计较就没办法生活了呢。而且永泽对她很好啊!” 穗波结婚了,说话有一定道理。

  “我们日本女人就是对男人太宽容”前田义愤填膺,她,樱桃子跟穗波吓一条。前田不久前离婚了,那个男人支付巨额补偿费也要离婚,原因是前田性格太强势,太工作狂。

   前田继续说“男人算什么东西,海天佑希说恋爱不如健身。我们日本国已经有健全的养老机制,为什么还要进入婚姻的圈套,把自己拉下痛苦的深渊”。说完前田猛喝了一大杯。

    她从未想过失败的婚姻会让前田变成这个样子。她偷偷看了一眼穗波,穗波笑的很尴尬,满天黑线的样子。樱桃子表情也很尴尬,她看的出来樱桃子想安慰前田,可前田话说太狠了伤着穗波了。穗波的婚姻生活是非常美满的,她总是那么幸运。

   樱桃子尬笑了几下说:“也没有那么绝对啦,前田你不要对婚姻失去信心。你事业那么成功,一定有男人欣赏崇拜你的。”

    “可不是所有人都像穗波那么幸运。对不起穗波,我太冲动了”。前田一脸歉意,穗波摆手说:“没事啦,你不要那样想啦。其实一个人也很好啊。我很羡慕海天佑希呢”

   “就是”樱桃子眼睛瞬间亮起来,她高举酒杯说“一个人多自由,让不守信用的意大利男人走开吧”。

   她们一起碰了杯,前田才反应过来“花子,你过几天要整容,今天喝酒可以吗”。她忽然又被雷劈的感觉,只好磕磕巴巴的说:“好……可……”,穗波见她这样说:“整容没什么的吗,如果可以让自己更美丽更自信,为什么不整呢。我带孩子没时间,有时间的话我早去整了”。

     “对啊,对啊。为什么不呢,能让自己更自信哪里错了嘛”樱桃子附和道。

    她忽然想哭,想到那深藏于内心的自卑,又因为自卑而表现出来的霸道强横——一切毫无意义。

   “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她啜泣着问

   “是啊”前田穗波,樱桃子异口同声。后来她们喝了很多,穗波要照顾孩子就先回家了。

   她们三个喝到断片,据来接樱桃子回家的樱友藏回忆,当时她们三人勾肩搭背,七扭八歪的走在大街上,嘴里还唱着:“男人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才好。日本多可笑,结婚最无聊,没有绅士送我回家最好”

   

Roku酱

这一段我也就循环了十几遍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别拦我!我要嗑樱花cp!!!

这一段我也就循环了十几遍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别拦我!我要嗑樱花cp!!!

静止在两点半
画了个樱桃小丸子,第一次画嘿嘿

画了个樱桃小丸子,第一次画嘿嘿

画了个樱桃小丸子,第一次画嘿嘿

王不乐y362488
樱桃小丸子 手机壳 iPhon...

樱桃小丸子 手机壳 iPhone

樱桃小丸子 手机壳 iPhone

MAYOAN

是描的,发现是情头w
这集夫妻两的故事真的很罗曼蒂克
枯了😭

是描的,发现是情头w
这集夫妻两的故事真的很罗曼蒂克
枯了😭

小希与阿树

你的童年有小丸子的陪伴吗❤

你的童年有小丸子的陪伴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