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樱花妖

29247浏览    779参与
阿鹰想要思明

樱花妖

是个不适合自己的画风

(有改,,,因为是朋友让画的  本身不玩阴阳师)

樱花妖

是个不适合自己的画风

(有改,,,因为是朋友让画的  本身不玩阴阳师)

小胃少女

"早春开放的寒绯樱随风飘舞,它是否也像树下的少女,在等待着什么人。”

樱花妖给我一种温柔又伤感的感觉,因此我设定的樱花妖,虽然错过了自己的心上人,但是却仍然把希望寄托于天下有情人,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就像孤独的神明,守护着所有樱花树下所有的承诺,牵挂与祈盼

(画了阴阳师典藏皮肤大赛——樱花妖的人物设定,有好好摸完就是了,可以给一个小手手么)

把比赛的连接放在下面啦~小可爱们来投个票吧~~(⋈◍>◡<◍)

站酷:https://my.zcool.com.cn/preview/work/ZNDExMzYwMjg=.html

微博:https://m.weibo.cn/5223236332...

"早春开放的寒绯樱随风飘舞,它是否也像树下的少女,在等待着什么人。”

樱花妖给我一种温柔又伤感的感觉,因此我设定的樱花妖,虽然错过了自己的心上人,但是却仍然把希望寄托于天下有情人,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就像孤独的神明,守护着所有樱花树下所有的承诺,牵挂与祈盼

(画了阴阳师典藏皮肤大赛——樱花妖的人物设定,有好好摸完就是了,可以给一个小手手么)

把比赛的连接放在下面啦~小可爱们来投个票吧~~(⋈◍>◡<◍)

站酷:https://my.zcool.com.cn/preview/work/ZNDExMzYwMjg=.html

微博:https://m.weibo.cn/5223236332/4444110415209004


鸡蛋π

我画了一半立绘得线稿,体验肝就是打死我再也不画面积超过A3那么大纸的手绘了,打死也不画了
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头秃了
颜色还没有上
可能赶不及

我画了一半立绘得线稿,体验肝就是打死我再也不画面积超过A3那么大纸的手绘了,打死也不画了
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头秃了
颜色还没有上
可能赶不及

@小帕

求文

占tag对不起


如题,我是来求文的,我记得有一个好像是阴阳寮里式神们受了什么诅咒(大概)然后山兔变懒,姑获鸟懒得照顾小孩子,樱花桃花关系变差,大天狗摸狐狸尾巴狐狸追打他,酒吞追着茨木跑。最后诅咒被主角解开。好像主角是一个女咒术师,叫“我妻小妹子”(pu)然后一整篇文章都是这个梗的。

应该够详细了吧?

貌似就是这样的。

我在此为大家道谢!(* ̄︶ ̄*)

占tag对不起


如题,我是来求文的,我记得有一个好像是阴阳寮里式神们受了什么诅咒(大概)然后山兔变懒,姑获鸟懒得照顾小孩子,樱花桃花关系变差,大天狗摸狐狸尾巴狐狸追打他,酒吞追着茨木跑。最后诅咒被主角解开。好像主角是一个女咒术师,叫“我妻小妹子”(pu)然后一整篇文章都是这个梗的。

应该够详细了吧?

貌似就是这样的。

我在此为大家道谢!(* ̄︶ ̄*)


鸡蛋π

关于百绘罗衣的樱花妖初稿

关于百绘罗衣的樱花妖初稿

卯月NU
摸鱼存货,是樱花妖。尝试了浮世...

摸鱼存货,是樱花妖。尝试了浮世绘感觉的画风但是好像不是很成功……

摸鱼存货,是樱花妖。尝试了浮世绘感觉的画风但是好像不是很成功……

白夜飛行
好似好久没上线(。 ́︿ ̀。...

好似好久没上线(。 ́︿ ̀。)

好似好久没上线(。 ́︿ ̀。)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二夜——樱与桃)

原名六星灯姐讲故事

李代桃僵,本来指的是李树代替桃树被虫子啃食,是用来劝告兄弟和睦的,后来变了意思。而樱与桃的关系可以类比成桃代樱僵。

樱和桃都是不爱纷争的妖怪,而阴阳师需要能治疗的妖怪成为他们的式神,所以她们也不可避免的上战场,而不是在樱花树下酿酒,制茶。

桃花妖因为出色的群奶奶量和独特复活机制成为非常受欢迎的奶妈,而樱花妖减疗和无火奶并不出众,一般被压仓库或送神龛。

而阿妈上一期换万年竹也面临了这个问题,虽然天天肝妖气,但是那期马上就要完了的时候,御礼还差了一点儿,阿妈走到樱和桃那边(3星以前式神都是幼年状态,抽出来是3,4星的就不是幼年状态),告诉她们自己还差100御礼,樱看了看3只桃花妖团子,...

原名六星灯姐讲故事

李代桃僵,本来指的是李树代替桃树被虫子啃食,是用来劝告兄弟和睦的,后来变了意思。而樱与桃的关系可以类比成桃代樱僵。

樱和桃都是不爱纷争的妖怪,而阴阳师需要能治疗的妖怪成为他们的式神,所以她们也不可避免的上战场,而不是在樱花树下酿酒,制茶。

桃花妖因为出色的群奶奶量和独特复活机制成为非常受欢迎的奶妈,而樱花妖减疗和无火奶并不出众,一般被压仓库或送神龛。

而阿妈上一期换万年竹也面临了这个问题,虽然天天肝妖气,但是那期马上就要完了的时候,御礼还差了一点儿,阿妈走到樱和桃那边(3星以前式神都是幼年状态,抽出来是3,4星的就不是幼年状态),告诉她们自己还差100御礼,樱看了看3只桃花妖团子,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了神龛旁边,“桃,我过几天就回来了,把酒酿好哟。”

然后转向阿妈,语气依旧温婉,“阿妈,勾玉满一千就抽卡吧,我会回来哟。”

樱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金光闪烁,御礼齐了。

几天后,阿妈拿起了新买的一叠蓝符,樱如约而至,依旧典雅,温婉。“不怨恨吗?”“这不重要了,反正常常别人被抛下,当然,除了桃。所以你保护好桃就好。我嘛,不重要了。”阿妈咬了咬嘴唇,拿起一个蓝色的大吉达摩,把它加到了13级,将它塞到了樱的怀里。“你要是想保护桃的话,还是自己来最靠谱,不是吗?”阿妈摸了摸樱花妖,“快吃了吧,我和灯灯给你打材料去 ”

PS:远古时期养樱花妖是真的为爱发电,那时候桃花才是超受欢迎的那个;不像现在能上斗技的奶基本只剩樱花了(小白不算奶)。而且当时樱花是炒鸡难抽概率好像和SR里妖气式神一样。

PPS:阿妈挺喜欢墨明棋妙的《樱与桃》的。贴一下歌词叭。

明明面对着却为分离哭泣着

本已拥紧的竟放手了

一再渴求的却要让她远去了

没有你花再美又如何

清弄:

毅然的绽放决然的凋落

刹那的绚丽

幸被你深爱着

终不悔此生义无反顾的交错

下一世要你再来拥抱着我

合:

若能早些看透自己就好了

不会因此悔将春意错过

Momoko:

春尽处我会盛装将你守护着

合:

想要你只注视我

清弄:

毅然的绽放决然的凋落

刹那的绚丽

幸被你深爱着

终不悔此生义无反顾的交错

等来世要你再来拥抱着我

合:

初春明媚暮春炽烈的颜色

花虽凋零未将时光蹉跎

清弄:

离别之后

有她盛装守护着我

合:

等待着你再爱我

清弄:

若能早些看透自己就好了

不会因此悔将春意错过

Momoko:

春尽处我会盛装将你守护着

合:

想要你只注视我


浅情人不知

【萌新求助】

各位大佬们啊……萌新求问樱花妖和花鸟卷留哪一个好一些啊?还有这里跪求茨木的御魂搭配

各位大佬们啊……萌新求问樱花妖和花鸟卷留哪一个好一些啊?还有这里跪求茨木的御魂搭配


鸡蛋π
起了个线稿细节还没有想好上色还...

起了个线稿
细节还没有想好
上色还没有想好
完成时间为尽量
给樱花妖设计的皮肤我能画完吗
感觉有点困难

起了个线稿
细节还没有想好
上色还没有想好
完成时间为尽量
给樱花妖设计的皮肤我能画完吗
感觉有点困难

于沧海之夜

激情临摹……
所谓过程大概就是纸老虎吧……
那些白色都是修正带画的……

激情临摹……
所谓过程大概就是纸老虎吧……
那些白色都是修正带画的……

Echo_千本墨

——————cos正片——————

——————「阴阳师」—————— 

万鬼避

式神佑

威名远扬名候负

阵法做

符咒成

镇阴阳两界方守八方稳固

———————————————————


妖狐:泽城

雪童子:伯符

彼岸花:如影

桃花妖:白桑

樱花妖:喵囚

神乐:天空

白童子:雷亚

黑童子:九怿

以津真天:绵羊

辉夜姬:阮良

蝴蝶精:星光

山兔:白二

摄 影/调 色/排 版: 千本墨

后 期: 崎

后 勤:沫然、腰子、小一、插派、仓九、公瑾

——————cos正片——————

——————「阴阳师」—————— 

万鬼避

式神佑

威名远扬名候负

阵法做

符咒成

镇阴阳两界方守八方稳固

———————————————————


妖狐:泽城

雪童子:伯符

彼岸花:如影

桃花妖:白桑

樱花妖:喵囚

神乐:天空

白童子:雷亚

黑童子:九怿

以津真天:绵羊

辉夜姬:阮良

蝴蝶精:星光

山兔:白二

摄 影/调 色/排 版: 千本墨

后 期: 崎

后 勤:沫然、腰子、小一、插派、仓九、公瑾

茶欣酱
就是自己幻想她两同居的样子 坐...

就是自己幻想她两同居的样子


坐在庭院里的少女似乎没睡好,迷迷糊糊的


桃花妖:哈啊…樱,好了没啊


被叫的那位姑娘像是怕声音太大会吓到身前娇

小的少女,轻声答应着


樱花妖:嗯…快了,桃可真是一个小懒虫呢


阳光披在她们身上,蝴蝶在一旁安静地飞着

就是自己幻想她两同居的样子


坐在庭院里的少女似乎没睡好,迷迷糊糊的


桃花妖:哈啊…樱,好了没啊


被叫的那位姑娘像是怕声音太大会吓到身前娇

小的少女,轻声答应着


樱花妖:嗯…快了,桃可真是一个小懒虫呢


阳光披在她们身上,蝴蝶在一旁安静地飞着

想吃热干面没有碗

从自己空间搬来的可能画质被qq整得有点诡异……

从自己空间搬来的可能画质被qq整得有点诡异……

茶欣酱

果然还是自己画风画得舒服


有桃了,就是抽不到樱。。。

果然还是自己画风画得舒服


有桃了,就是抽不到樱。。。

不想☀牧羊人的羔羊不是好羔羊
【八岐大蛇 x 樱花妖】 ——...

【八岐大蛇 x 樱花妖】

——“夫君……夫君!你回来找樱了吗?”

——“……不,你……认错人了……”

********************

之前的一发脑洞了,因为蛇蛇觉醒和忠义长得好像。

私设蛇蛇被打落狭间后,接受了很多献祭后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力量,神识可以穿透阴阳狭间出去溜达一圈,所以随便附身了一个人类并且化身成自己的样子,但是化身期间会不记得自己是神,如果意外死亡就会回归本体。

然后在赏樱的时候想到花与人的短暂,但是在这短暂之中焕发的生机又是如此迷人(内里还是邪神,所以想法差不多),接着每年都会来看樱花,偶然窥见花林中的美人在月夜下翩翩起舞,于是一见钟情爱上了樱,接着和樱花约...

【八岐大蛇 x 樱花妖】

——“夫君……夫君!你回来找樱了吗?”

——“……不,你……认错人了……”

********************

之前的一发脑洞了,因为蛇蛇觉醒和忠义长得好像。

私设蛇蛇被打落狭间后,接受了很多献祭后已经恢复了大部分力量,神识可以穿透阴阳狭间出去溜达一圈,所以随便附身了一个人类并且化身成自己的样子,但是化身期间会不记得自己是神,如果意外死亡就会回归本体。

然后在赏樱的时候想到花与人的短暂,但是在这短暂之中焕发的生机又是如此迷人(内里还是邪神,所以想法差不多),接着每年都会来看樱花,偶然窥见花林中的美人在月夜下翩翩起舞,于是一见钟情爱上了樱,接着和樱花约定终身。

后来就是因为黑阿爸的锅,作为人类死掉后回到狭间,还是时常会想起自己那时肤浅爱上的小妖,一次冲动使用力量窥视了外界,在樱花林中却见不到樱,以为她可能也已经被黑阿爸害死了(实际上去白阿爸那做了式神),于是就将这段不愿承认而且想起来会微微心痛的感情藏了起来,张口闭口都是人类如樱花般短暂又脆弱。

最后突破狭间后,机缘巧合对白阿爸感兴趣,想要去庭院做一段时间的式神,仔细看看凡人的生活。因为是ssr加上心性高傲,所以平时从来不去sr的地方。但是某一次赏樱时,也说不出是睹物思人还是只是单纯地喜欢看这种花,在树下一待就是好久,等到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樱看到了。

可是蛇蛇硬是停下了想要拥抱的手,他现在也理不清自己的想法,作为人类爱慕着樱花的美丽脱俗,可是回归邪神的身份后究竟还能否找回这样的心情,而且也不想在和高天原的恩怨没算清之前扯上樱,所以宁可当做那个自己已经死掉了,现在的他只是邪神八岐大蛇,不是樱的夫君。

大概想画的就是这种感觉。

花琊

《花嫁》(桃花妖×樱花妖/阴阳师同人文/清水百合)

“那个笨蛋,现在怎么样了呢...”


 


 


 


(一)


樱花和忠义的婚礼就在今天下午举行。


“呐呐,桃花,你快看我的嫁衣!”


樱花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一改平时恬静含蓄的模样,穿上一袭白纱的她在桃花面前转了好几个圈,波浪似的裙摆像鱼尾雀跃于水面一般。


她笑着,笑得像个小孩子一般天真灿烂。


“好啦,我的小娘子,您快些消停罢。”


桃花一手挽着樱花的胳膊,一手托起她那厚重的裙摆,小心翼翼地将她引到梳妆台前,并吩咐她坐在椅子上。


桃花是一个一年四季都习惯穿着和式嫁衣的女孩子。此刻与镜子里一身白纱的樱花格格不入。...

“那个笨蛋,现在怎么样了呢...”


 


 


 


(一)


樱花和忠义的婚礼就在今天下午举行。


“呐呐,桃花,你快看我的嫁衣!”


樱花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一改平时恬静含蓄的模样,穿上一袭白纱的她在桃花面前转了好几个圈,波浪似的裙摆像鱼尾雀跃于水面一般。


她笑着,笑得像个小孩子一般天真灿烂。


“好啦,我的小娘子,您快些消停罢。”


桃花一手挽着樱花的胳膊,一手托起她那厚重的裙摆,小心翼翼地将她引到梳妆台前,并吩咐她坐在椅子上。


桃花是一个一年四季都习惯穿着和式嫁衣的女孩子。此刻与镜子里一身白纱的樱花格格不入。


樱花有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总是静静地搭在肩上。服帖整齐的及肩长发,令人很容易察觉到她文静伶然的气质。


波澜不惊,十年二十年,亦是如此。怕百年千百年,仍是这样。


直到此刻,终于有人将它拨弄。一双细嫩的手温柔地将它托起,高高地盘在头顶,像座瑰丽的小山丘。


长发盘成发髻之后,一片死寂的黑在光线的点缀下有了不一样的色泽和深浅。像是樱花平铺直叙的人生,终是迎来了精彩的转折。


原先耳边弥留的鬓发也被拾掇起来,显露出小巧的下巴和耳边优美的线条。这样的樱花,在瞟向镜子里的自己的一霎,也被惊得脸颊上泛起一层红晕。


桃花的双手微微一颤。


也就只有那么一瞬吧,桃花的瞳孔里闪烁着光。是欢喜,是欣慰,是释然。是对重视之人从此获得幸福的由衷的感谢。


樱花不知道,也考虑不到,面前这个相伴多年的人此时此刻的心情。使那光芒稍纵即逝的,立刻便暗淡的,是怎样一种复杂而难以言说的情感。


“这一头长发不知会被那个男人摆弄过几回。”桃花心里暗自苦笑着:“起码这一次,是由我来...”


 


 


 


 


 


(二)


一直以来,桃花都喜欢留着长长的指甲,颜色是春天随处可见的粉,还点缀着细嫩的小花瓣在上边。


她是第一次用这双手抚弄樱花的头发。


指尖缓缓地划过发尾。用指腹轻捏着,将一簇簇发辫编织在一起。


每根发束精细地结合在一起,像极了丰收时精致饱满的穗子。


一股又一股编织好的骨辫缠绕在了发髻上。


桃花端详了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笑了。后知后觉的樱花只是十分可爱地愣了一下。


只见桃花拂袖一挥,樱花被突如其来的光芒晃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顷刻间,一朵朵娇俏的小花便在樱花的头顶上凛然绽放。


“这是桃花!”樱花的眼睛里充满着喜悦。一直紧抿的双唇微微张开,在“咯咯”的笑声里弯成了好看的月牙。一对甜甜的酒窝浅浅地印上脸颊。


桃花看着樱花笑,目光落在樱花一张一合的唇齿间。朱红色的唇妆明艳动人,细嫩的唇珠微微颤动着。


桃花看得入了迷,心里头一阵发痒。


“谢谢你,桃花。”樱花回头看着桃花,笑着说:“这将是最幸福的婚礼。”


桃花无言。


此刻镜子里的樱花,眼睛里喜悦的光芒丝毫没有削减。她抚弄着发间那些欲滴的花瓣,把它们调整到更为适合的位置。最后心满意足地微笑着。


“桃花,果然是最漂亮的花呢。”樱花轻声的说。


 


 


 


 


(三)


当婚礼进行曲的乐章早已奏响过半,桃花才姗姗来迟赶到了教堂。


“砰”地一声落地,教堂的侧门敞开了,明亮的光倾洒下来,包裹着桃花娇小的身躯。


众人哗然,一齐吃惊地望向这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在桃花的正对面,也就是教堂大门前,红毯的出发点,身穿一袭白纱的樱花与晴明肩并肩站着。樱花前倾着身子,目光绕过晴明,与桃花正对上了。


樱花的眼里岑满了泪水。她看着桃花微微一笑,泪光纵横划过了脸颊。颗颗滴落在厚重的红地毯上的声音仿佛清晰地能听得见。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桃花也禁不住啜泣着。视线完全被泪水朦胧了。


“人已经到齐了哦,新娘子现在可以走红毯了吧?”源博雅坏笑着,向远处的晴明和樱花使了个眼色。


晴明微微低头看着身旁的樱花,相视一笑。


晴明挽住了樱花戴着白纱手套的手,将手掌向上端着给樱花借力。


樱花显然并不擅长穿这种婚礼使用的高跟鞋,因此走的有些吃力。晴明贴心地放慢步伐配合樱花的步速。


尽管如此,樱花还是坚持着,十分卖力地,在这条长长的红毯上踏着端庄的步伐。走出她最优雅的样子,走向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她总是这样...一直一直...时刻不停地努力着......”


桃花自言自语地说着,在红毯之下跟随着樱花移动着步伐。


因为是奔跑着过来的缘故,桃花已经汗流浃背,脸上湿漉漉的,模糊着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的痕迹。清晰可见的是,桃花脸上不比樱花相差的幸福的面容。


“这家伙,明明是个笨蛋...”


桃花依然自顾自地说着,在不稳定的气息中吐露出来的话语却都是模糊着听不真切的。


樱花却好像是神奇地能够听见似的,暂停了前进的步伐。


桃花看不见,在樱花直直望着前方的眼神里,波光流转。嘴角始终温柔地上扬着。


“明明...呜...自己的事情...总是想不明白。”


桃花没有发觉,走到了樱花的前面。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与樱花温柔的双眸,正对上了。


一瞬间,许多片段和过场在桃花的脑子里倒带了。


 


 


 


 


 


(四)


“樱花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和樱花一起在七夕里看烟花,和樱花一起在草地上追逐嬉闹,和樱花一起捉弄赏花的观光客,和樱花――


有着太多太多桃花和樱花度过的美好的时光了。这些甜蜜的间隙,却是此时此刻扎进桃花心里的无数碎片。


还有,初次见面时候的――


“让我来看看那个说是长的很像我的孩子吧。哼,老是被人认错成那个叫樱花的家伙。”


“诶诶、你好?”


两个人的眼眶同时张大,露出惊讶的神色。绯红的彩墨在瓷白的脸颊上渲染开来...


 


――“好漂亮的女孩子。”“好美的妖怪。”


 


“不。樱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樱花你,要成为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桃花想要说话,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当痛苦和幸福的感情交融,无处宣泄的情感变成不尽的泪水喷涌而出...桃花像个无力的孩子,轻轻地哭出了声。


“果然,还是好不甘心啊...”


那是,小时候一起在荷塘旁的大柳树下乘凉时许下的约定。


 


“樱花,以后我们还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桃花,那天真可爱的面容还历历在目,一对懵懂的眼睛里,好像就倒映着整个世界。樱花闭上了眼睛。


她好似要回应那时桃花的诉求一样,张开,又合上了唇。


桃花忍下了不住的啜泣,用衣袖暴力地擦去脸上的泪水。没有继续跟着樱花前进,停留在了原地。看着面前人的背影,渐渐远去。


此时樱花正努力着,拼尽一切努力着。头也不回地向前去了,目光直指着前方,前方是那个她爱着的男人,是她要倾尽一切的未来。


 


 


 


“对不起,没办法一直在一起了,桃花。”


“ 谢谢,我真的很幸福,桃花。”


“我爱你,桃花。”


 


 


 


cn花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