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橘生淮南

38605浏览    244参与
意难平

音乐Memory黄竣琮

       剧版最好的我们,令我印象最深的无关耿耿余淮,而是快到结尾时,盛淮南洛枳回到振华拍婚纱照。在天台上,盛淮南拉开了那块红布,“盛淮南爱洛枳,全世界都知道”阳光正好,洛枳喜极而泣,背景音乐契合地响起。

      我没有意识到这首曲子和画面一起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慢慢地体会这首曲子,我体会到的,是悲壮。特别适合用在,例如,站在领奖台上,回想来时路上的坎坷。失望又希望,站起又摔倒。一种庆幸,感谢自己挺过了所有的难关,来到现在。节奏一起,一降,确实举步维艰,满路泥泞。

 ...

       剧版最好的我们,令我印象最深的无关耿耿余淮,而是快到结尾时,盛淮南洛枳回到振华拍婚纱照。在天台上,盛淮南拉开了那块红布,“盛淮南爱洛枳,全世界都知道”阳光正好,洛枳喜极而泣,背景音乐契合地响起。

      我没有意识到这首曲子和画面一起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慢慢地体会这首曲子,我体会到的,是悲壮。特别适合用在,例如,站在领奖台上,回想来时路上的坎坷。失望又希望,站起又摔倒。一种庆幸,感谢自己挺过了所有的难关,来到现在。节奏一起,一降,确实举步维艰,满路泥泞。

     洛枳爱盛淮南,爱得无声无息,无人知晓。被误会,被上一代的恩怨阻隔,度过了一段如梦般美好的日子被迫分离。故事的最后,他们还是跨越了万难在一起了。

      他们回到振华拍婚纱照,我想是洛枳的愿望吧。高中时代在盛淮南身边的本应是她啊。在操场看台,在教室自习,都是她错过的。

    “洛枳需要很长时间后才会懂得,跨过酸涩的成长,降服多年的心魔,需要的时间与宽容,需要温暖自身的力量而无关淮南淮北”

Kaleidoscope.ツ

如果说余周周是令人喜欢羡慕的女孩
耿耿和见夏则拥有青春岁月中最美好的馈赠

那么洛枳,应该是是大部分人最想成为的女生吧

她的振华岁月 并没有所谓的陪伴和相悦
但她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内心的小浪漫
喜欢他却依然留有自己的底线
有自己的立场,不会随波逐流,看到喜欢的男孩子也懂得分寸

很多的人对洛枳的暗恋是心疼
但我却想要去成为她那样优秀的女生

我眼里的洛枳,永远拥有岁月间最好的光芒

那不是某个男生带来的

而是她本身,就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她就是光芒本生

如果说余周周是令人喜欢羡慕的女孩
耿耿和见夏则拥有青春岁月中最美好的馈赠

那么洛枳,应该是是大部分人最想成为的女生吧

她的振华岁月 并没有所谓的陪伴和相悦
但她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内心的小浪漫
喜欢他却依然留有自己的底线
有自己的立场,不会随波逐流,看到喜欢的男孩子也懂得分寸

很多的人对洛枳的暗恋是心疼
但我却想要去成为她那样优秀的女生

我眼里的洛枳,永远拥有岁月间最好的光芒

那不是某个男生带来的

而是她本身,就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她就是光芒本生

颜梓薇呢
歌词真的就是在写洛枳本枳😭

歌词真的就是在写洛枳本枳😭

歌词真的就是在写洛枳本枳😭

风烟俱净

合集预告 橘生淮南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那些让你或是心疼到无以复加的悲情角色,或是让你咬牙切齿除了拖后腿啥也不会的花瓶(这种一般是为了剧情,尤其设定逆天结果塑造得特别辣鸡……噫)。当他们逃离了宇宙的恶意(作者的安排),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目前定下的角色包括:林诗音、林黛玉、井上织姬……先打个避雷指南:我的文里可能会出现跨作品拉郎配,正如标签所言→_→一切皆有可能。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那些让你或是心疼到无以复加的悲情角色,或是让你咬牙切齿除了拖后腿啥也不会的花瓶(这种一般是为了剧情,尤其设定逆天结果塑造得特别辣鸡……噫)。当他们逃离了宇宙的恶意(作者的安排),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目前定下的角色包括:林诗音、林黛玉、井上织姬……先打个避雷指南:我的文里可能会出现跨作品拉郎配,正如标签所言→_→一切皆有可能。
浅谈辄止

她当时对我说,我们只考虑着分开对彼此好,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在一起,对我们两个有多好。


——八月长安《橘生淮南》

她当时对我说,我们只考虑着分开对彼此好,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在一起,对我们两个有多好。


——八月长安《橘生淮南》


琴子

学长,我喜欢你(四)

KTV一别后 有一种感觉在我心中发芽生长

我知道那是好感那是在乎 却不知道那是喜欢

记得小时候 和闺蜜们夜话 总会问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们当时总是会说到 某某某男生很帅啊 因为他长得好学习好篮球打得好

那时我也以为对你的感觉和小时候对那些优秀的男生的感觉一样 是一种好感是一种向往


之后 我好像总能得到你的很多消息

不知道是因为缘分 还是因为我的留意 

渐渐 我觉得我虽然没有和你说超过十句话 但是我自觉我很了解你 因为我觉得你和我是很像的那种人

我们会喜欢在自己的社交朋友圈发一些小情绪 但不是直接的表达 会委婉的用一张图片 一段可能多年后回头看自己也看...

KTV一别后 有一种感觉在我心中发芽生长

我知道那是好感那是在乎 却不知道那是喜欢

记得小时候 和闺蜜们夜话 总会问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们当时总是会说到 某某某男生很帅啊 因为他长得好学习好篮球打得好

那时我也以为对你的感觉和小时候对那些优秀的男生的感觉一样 是一种好感是一种向往

 

之后 我好像总能得到你的很多消息

不知道是因为缘分 还是因为我的留意 

渐渐 我觉得我虽然没有和你说超过十句话 但是我自觉我很了解你 因为我觉得你和我是很像的那种人

我们会喜欢在自己的社交朋友圈发一些小情绪 但不是直接的表达 会委婉的用一张图片 一段可能多年后回头看自己也看不懂当下心情的一段话去描述 

委婉的文字不是想要显得自己多么与众不同 是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 他能看懂这段话看懂你

 

一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 平安夜就这样到来了

这个平安夜对我和我舍友们都是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平安夜了吧

可能是因为大一 第一次作为大人在大学这样一个自由的环境里参与这样一个节日

在大学里 大家会互相送苹果 送同学送舍友送学长学姐

那天 我计划中要送的人 有你却也没有你 

那天晚上 我准备了很多苹果 送完同学后我和舍友就一起出门打算去送给我们最想感谢的学长学姐

我们四个为什么要一起行动吗 只是因为大家都很八卦且怂 总觉得一起去才有勇气 

大一么 大家总有那么些重要的人

最有趣的是 在楼道里我们碰到了我们来查寝的辅导员 辅导员还取笑我们真是关系好 送苹果也要一起 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一个寝室(当时年少无知 我们寝室四个还是挺能闹腾的 在学院内以人人评论刷楼小寝让学院的同学们知晓了我们寝室的光荣事迹)

陪舍友们送完一圈苹果 大家每人手上正好还剩下一个苹果的时候 我和你偶遇了(虽然准备了送你的苹果 但是我没有敢约你 但我想或许我的内心在期待 觉得偶遇更浪漫吧)

远远的 我就认出了你 我舍友拉着我上前和你打招呼 她们有两个是学生会的所以与你比较熟悉 她们两都送了你苹果 我也想送 但是在犹豫以什么理由送的时候 一个学姐突然出现把你拉走了 

就是你和学姐走掉的那一瞬间 看着你的背影 我确认了 原来 这种感觉是喜欢 是真的的喜欢 原来真的是我喜欢你啊

可是我不敢追上去送你苹果 因为你们关系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更不敢和你多说话

那晚的平安夜 应该是我大学生涯最最意难平的一个平安夜了吧 所以后来每年的平安夜我都再也不想出去玩

那天晚上回到寝室 就和舍友们夜谈到了深夜 也第一次和舍友们承认我对你的这一份喜欢

 

那一天起 我知道了 什么是喜欢 

知道了 原来我也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 

知道了 一见钟情不是仅仅是因为外貌更多的是一种刚刚好的氛围 在那样一个时刻就是会对那样的一个人心动

 

就这样 我正式的开始了我对你的这一场暗·恋

Siamese

夜来非的突发奇想4

今天,不能吃辣的我碰到了超级辣的泡椒田鸡,但是我还是坚持吃掉了很多。


吃到不能吃的后果是上吐下泻,胃疼了一个晚上。

我记得大约是经济学里有的一个道理,叫做“及时止损”。


字面的意思,我却好像永远学不会。


害怕投入浪费的后果是越来越多的浪费,那些放不下的沉没成本,终于是让我撞了南墙也不想回头。


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像豪赌,不知结局,我多想问一问那些在生活中及时止损的人,他们是如何判断出之前付出的一切究竟是不是沉没成本呢。


在橘生淮南里,八月长安曾通过洛枳写下一句很棒的话“上帝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但凡人保有偏执的权利。”


这句话让我每一次听到,都有如当头一棒...

今天,不能吃辣的我碰到了超级辣的泡椒田鸡,但是我还是坚持吃掉了很多。


吃到不能吃的后果是上吐下泻,胃疼了一个晚上。

我记得大约是经济学里有的一个道理,叫做“及时止损”。


字面的意思,我却好像永远学不会。


害怕投入浪费的后果是越来越多的浪费,那些放不下的沉没成本,终于是让我撞了南墙也不想回头。


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像豪赌,不知结局,我多想问一问那些在生活中及时止损的人,他们是如何判断出之前付出的一切究竟是不是沉没成本呢。


在橘生淮南里,八月长安曾通过洛枳写下一句很棒的话“上帝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但凡人保有偏执的权利。”


这句话让我每一次听到,都有如当头一棒,热血沸腾。


我总觉得我应该去偏执一点,偏执够不到的梦想,偏执仰望着的“盛淮南”…


可是,当我鼓起勇气奋战的时候,眼前林立的南墙仿佛张牙舞爪的怪物,可以轻而易举吞掉我的全部。


没有偏执的勇气,也没有止损的魄力,犹犹豫豫左顾右盼只期望自己能做一个对的决定。不再偏执错的,也不要放弃对的。


生活是很有意思的事吧,如果你有足够的智慧。


(小一点的时候,不是很喜欢洛枳,总觉得她太理性,理性的没有一点人情味。

如果喜欢的人在我面前表白,我只怕是奋不顾身的就扑了过去,可是她呢,她让对方冷静的想清楚。

那时候的我,总是觉得洛枳不够勇敢,太害怕受到伤害。可事到如今,我又是多么希望自己,有着像洛枳一样勇敢的偏执…和成熟的理性。

我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可是那又怎样,疼是真的呀。


北野q

年年有余 周周复始

你可能会遇见余淮,遇见盛淮南,

但你不可能遇见林杨,因为他太好了”

他们三个都很优秀 可是

余淮会懦弱自私没有担当

盛淮南会迟疑猜忌逃避

唯有林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余周周主义者

💖全世界最好的林杨💑

你可能会遇见余淮,遇见盛淮南,

但你不可能遇见林杨,因为他太好了”

他们三个都很优秀 可是

余淮会懦弱自私没有担当

盛淮南会迟疑猜忌逃避

唯有林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余周周主义者

💖全世界最好的林杨💑

おもひでぽろぽろ

我想讲讲《橘生淮南》和二熊。


我其实算不上一个老粉,我从去年年初才真真正正开始关注二熊这个人。此前,最先了解到的还是《最好的我们》网剧,是由于同学老师的推荐;之后是小说;最后才是二熊这个人。


在刚开始关注她的时候,我正处于充满着希望和绝望的初三。新年和同学出去刷夜,回家后瘫在沙发上一条一条地翻二熊的微博:有关于工作的、有关于她个人生活分享的、有对于生活的吐槽和抱怨的……随后了解到,二熊是06年哈尔滨高考文科状元,毕业于北大光华。

虽然“状元”一词,对于她这个年纪的人来讲,不能作为任何筹码,可是对于仍是学生的我,“状元”比任何词语都更有吸引力。我们整日埋头读书,一部分是为了更好的高...

我想讲讲《橘生淮南》和二熊。


我其实算不上一个老粉,我从去年年初才真真正正开始关注二熊这个人。此前,最先了解到的还是《最好的我们》网剧,是由于同学老师的推荐;之后是小说;最后才是二熊这个人。


在刚开始关注她的时候,我正处于充满着希望和绝望的初三。新年和同学出去刷夜,回家后瘫在沙发上一条一条地翻二熊的微博:有关于工作的、有关于她个人生活分享的、有对于生活的吐槽和抱怨的……随后了解到,二熊是06年哈尔滨高考文科状元,毕业于北大光华。

虽然“状元”一词,对于她这个年纪的人来讲,不能作为任何筹码,可是对于仍是学生的我,“状元”比任何词语都更有吸引力。我们整日埋头读书,一部分是为了更好的高中,另一部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为了在同学面前支撑起自己的形象。不聪明不漂亮,在人群中也没什么存在感,只能依靠学习成绩来博得别人的关注,或者说,敬而远之的态度。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词很吸引我:哈尔滨。


我的同学曾经给我发过知乎上一个问题:女生喜欢女老师是什么感受。

我觉得这谈不上“变态”,不是因为我对近期热门的LGBT有偏见,而是我的同学和我都一致认为,我们是由于得不到一些本该来自家人的爱与支持,才会非常敬仰我们的老师,妄图得到像妈妈或者姐姐般的鼓励。我们希望他们可以注意到我们,这才有一种被认可的快乐。

我们博得关注的方式是,努力学习,努力考到年级前十,努力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教学楼一层的每一张表彰榜上,让所有人一进门就能看见我们的名字。

我们做到了。


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我所希望能够关注我的对象,来自哈尔滨。

当然,在我年少无知的年纪里,她已经是我所遇见过的很优秀的人。我也必须承认,她其实几乎每一处人生的节点,都没有二熊那样好。

比如高中虽然是省重点,但不是三中;大学也是北京的985,但远远比不上北大……

但对于当时前途未卜的我,一个省重点里的理科前十名,哪怕大学不是C2,已经很让我崇敬。

其实这是件好事,我因为希望被关注,所以一直拼命往前走,在重点初中里挤破头挤到了年级前三,高中也考上了省重点。


但在看到二熊是“哈尔滨”文科状元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所喜欢的两个人,曾经在同一段时间内,处在同一处空间里,多么奇妙。

而这段感受,作为理科生的我,只能借用《橘生淮南》里的一段话来形容。“然而她此生的怦然心动,被确确实实的喜欢铺天盖地砸中的心动,永永远远地与路灯下倚着车微笑的少年连在一起。”


而《橘生淮南》,陪伴我度过了很艰难的一段时光。我曾经也是好不容易保持在年级前三的人,在初三一开始,名次却直线下降。与大部分女生不同的是,我那时候惨不忍睹的成绩,并不是因为刚刚接触的化学和突然增加难度的数学,反而是因为语文和英语。

最初细读《橘生淮南》,被洛枳那份自卑和骄傲所驱使的学习动力所吸引,幻想过无数次成为洛枳的可能——仅在成绩方面。她“传奇的梦想成真”在那个年纪丝毫没有触动我,彼时我只能浅薄地看见一张只在当下具有现实意义的成绩单。


再后来,我也看过二熊的很多采访、演讲。她回到北大为六周年《橘生淮南》做演讲时,有段话很触动我:“高中的时候我一直心里想知道的一件事儿就是,他到底认不认识我。我很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比较有名气一点:学习成绩啊,各个方面啊……总觉得说,这样子人家如果不认识我的话,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看到了洛枳,也看到了我自己。除了被欲望所驱使地读书,我承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希望自己被我正追逐、超越的人看到。

我读懂了高中时洛枳小心翼翼地跟着盛淮南身后,一篇一篇地背新概念四、平日里孜孜不倦的学习。

因为那正是我自己。

洛枳这样的“暗恋”,是最大程度的利己方式:即使多年之后这段感情不了了之,至少为自己的前途努力奋斗过,总比那些学生时代混日子的学生的未来要明亮许多。哪怕没有这份感情,曾经的所作所为也没有通通喂了狗,至少给自己带来不少的便利。


《橘生淮南》开播前一天,我坐在景山山顶上,看着四面八方架着三脚架拍日落的人群。周围是热闹纷繁的:游客们举着相机记录着西边帝都的日落、南边富丽堂皇的故宫、北边鼓楼前的车水马龙;小孩子踢翻了放在地上的矿泉水瓶,情侣们在夕阳的余晖下卿卿我我,游客们比着剪刀手来证明自己与北京的联系……而我独自坐在亭子的东侧,从三点到七点,享受着山顶的阵阵微风。周围的嘈杂与我无关,内心的宁静驱赶走生活中全部的难过。

长大到十几岁,来过景山两次。而山顶的微风,才让我明白洛枳和盛淮南坚守感情的不易。从前他们的每次拥抱只是情侣间表达爱意的方式,而盛淮南回来后,他们的每一次拥抱,都是在从对方身上汲取力量,分开也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郑文瑞觉得洛枳对不起盛淮南,可是这个清醒的女孩当然知道,比起满世界找盛淮南的下落,更重要的是读书、工作。她可以没有盛淮南,但是她不能丢掉自己。

二熊在北大演讲也说过:橘生淮南最后的结尾,它的主题已经不再是暗恋是不是会开花结果呀、我喜欢的人到底是真正的他还是我想象中的他,这种陈词滥调的跟暗恋有关的问题。最后其实变成了,爱情到底该怎么样去坚持。


洛枳和盛淮南的这对“学霸夫妇”,在我心中一直是振华三部曲里比较惨的一对儿。

林杨周周、耿耿余淮,其中林杨和耿耿的原生家庭至少没给他们什么思想负担,而只有洛枳和盛淮南,双方的家庭都几乎没有关心过小孩子是怎么长大的。不论家境如何,洛枳妈妈知道洛枳和盛淮南在婚礼上玩得开开心心,“一个耳光将洛枳抽翻在地”;盛淮南也是在“人前和和气气,背地里能把家里砸得稀烂”的父母和家庭中长大的。他们形成的那种沉默的性格,或多或少受到了不明媚的家庭的影响,这才是极为可悲的。

网剧里有一个新加的情节很是触动我。老师找洛枳妈妈询问洛枳是否确定学文,办公室里妈妈握住洛枳的手,说洛枳与她商量过。走出门后,在洛枳感激的表情还未褪去时,妈妈就甩开手,大步离开。

这个女孩子还要在妈妈与自己的心情中进行权衡,不能做出被妈妈看做“大逆不道”的事情。明明妈妈本该是最后的依靠,但是妈妈却对此并不满意。

这才是最悲哀的。爱情和友情不是生命里本该有的,但是亲情是。作为子女没有得到充足的爱,他们究竟是怎么长大的。

他们要花多少勇气跨过千山万水的阻隔去牵起手奔向未来,我没办法知道。只不过这样成熟的爱情依然动人。它不具备年轻人本该有的冲动和激情,而是在重重考虑之下选择牵起手共同面对命运的玩笑,这才是最令人羡慕的。


扯了这么多,其实我生命里不曾出现过盛淮南。但是《橘生淮南》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失意时的治愈和浮躁时的宁静,更多的我自己也没办法说清,也许它只是恰到好处地填满了我青春年少时光里的空虚寂寞。

我相信二熊和她笔下的洛枳盛淮南,改变了我的许多,而且都是向着更好的方向。

这就够了。

Melans
祝少年不老祝爱情和尊严两全祝所...

祝少年不老
祝爱情和尊严两全
祝所有相触碰却又缩回的手
最终都紧紧牵在一起

祝少年不老
祝爱情和尊严两全
祝所有相触碰却又缩回的手
最终都紧紧牵在一起

霍格沃兹年级第四

#橘生淮南

哎呀之前看完忘记写了

期待了很久了,但是原著党还是觉得不够满意,朱颜曼滋小姐姐真的是洛枳本枳了,最满意的就是女主~还有还原了很多小说的经典情节,真的很好~

哎呀之前看完忘记写了

期待了很久了,但是原著党还是觉得不够满意,朱颜曼滋小姐姐真的是洛枳本枳了,最满意的就是女主~还有还原了很多小说的经典情节,真的很好~


Ruaila

未竟之事

盛大神追妻火葬场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多少次,法导课上,他只能沉默地坐在她身旁,看着她和自己的室友亲密无间,看着她毫无戒备,露出温柔而又欢欣的神色。

“洛洛,今儿咱还去三食堂吃面包饼吗?”张明瑞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温柔而宠溺。

她点了点头,张明瑞咧嘴一笑,转而又来问坐在她身边的他。

“老四,和我们一块去呗。”张明瑞的语气中透出毫不掩饰的幸福,“作为你的瓷器,总看着你孤家寡人,这心里啊,”说着还做作地捂着心口,“真不是滋味儿。”果不其然,引来洛枳一声嗤笑。

他在那样的笑闹声里低下头,弯了弯唇角,涩意就这么覆了上来,铺天盖地,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盛淮南从没想过,有


盛大神追妻火葬场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多少次,法导课上,他只能沉默地坐在她身旁,看着她和自己的室友亲密无间,看着她毫无戒备,露出温柔而又欢欣的神色。

“洛洛,今儿咱还去三食堂吃面包饼吗?”张明瑞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温柔而宠溺。

她点了点头,张明瑞咧嘴一笑,转而又来问坐在她身边的他。

“老四,和我们一块去呗。”张明瑞的语气中透出毫不掩饰的幸福,“作为你的瓷器,总看着你孤家寡人,这心里啊,”说着还做作地捂着心口,“真不是滋味儿。”果不其然,引来洛枳一声嗤笑。

他在那样的笑闹声里低下头,弯了弯唇角,涩意就这么覆了上来,铺天盖地,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盛淮南从没想过,有一天她的好,也会给了旁人。

曾经,在他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她就深沉而热烈地爱过他。他记得她深意中难掩落寞的眼神,记得自己靠近时她不自觉的紧张,记得在天台上他悄悄伸出又收回的左手,记得圆明园的那一朵云,记得相拥时候她喜欢轻嗅自己衣襟上的碧浪香气。

可这一切究竟是镜花水月,又或是一厢情愿,已经难以分辨。

他只记得,那一日晨起,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他不知道究竟记忆是梦,还是现实为假。如果现在是梦,可过了这许多天,依然没有改变的踪迹。若记忆是假,那他算什么?暗地里觊觎着兄弟的女朋友吗?

盛淮南不能去想,至少现在,洛枳还和张明瑞在一起。

至少现在,他得当个沉默的旁观者。

“怎么着,去不去啊老四?”耳边又响起张明瑞的催促声,抬头望过去,见着他们一起关切地看着他,盛淮南笑了笑,然后点头。张明瑞便又忙着打电话回宿舍关怀老大去了。

一旁的洛枳,敏感地察觉到,这些日子的盛淮南,仿佛变了不少。

他会私下里悄悄用无法言说的眼神望着自己,会在她和张明瑞笑闹的时候欲言又止,也会自己默默地看着书本发很久的呆。盛淮南什么都没说,可她能感觉得到,他有心事,还是关于自己和张明瑞的。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也不愿去问。

“走吧,赶紧的,三食堂那人山人海,这个点儿又得排挺久的。”张明瑞率先拎起背包,洛枳收拾了一下课本,跟上他的步伐。盛淮南望着他们并肩同行,心里又沉了几分。离开的时候,看见洛枳的桌上落下了一本张伯伦,他赶忙替她拿起,像是抓住了什么爱物一般。

到三食堂的时候,果然已经人满为患。张明瑞一往直前地奔向了排面包饼的窗口。盛淮南拉住洛枳,对着转过头来满脸不解的她,微微笑了一笑。

“人这么多,你别去了,替我们占位子吧。”

洛枳了然,也对着他微笑。“那麻烦你了。”

就像是阴郁了许久的屋子终于窥见阳光,盛淮南的神色也温柔了不少,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发,洛枳却先他一步转过身跑开了。他的手顿在那里,良久才放了下去。

他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叹息。

原来滋味竟是如此。

从前她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也是这样沉重而酸涩吗?

“面包饼来咯~”盛淮南和张明瑞一起端着餐盘走来,看着张明瑞兴冲冲地在洛枳身边坐下,献宝似的炫耀自己抢到了最后三个面包饼。洛枳只是微微笑着,眼神温柔地落在张明瑞身上。

盛淮南拿起一个面包饼,思绪难以控制地滑向不知真假的记忆里。

“喏,你上次不是让我圆满一下人生吗,”洛枳笑眯眯地看着盛淮南,“之前我给好多人推荐这个面包饼,可惜没有一个人懂得欣赏。”她把刚出锅的面包饼递给他,“好像之前某人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做那个跟我心有灵犀的人,”洛枳忍着笑,狡黠地看看盛淮南和面包饼,“试试吧。”

盛淮南哭笑不得,在她的注视下咬了一口。

“是真的很好吃啊。”盛淮南在洛枳和张明瑞的面前喃喃说道。

因为是你喜欢的东西,我怎么能不甘之如饴。

“老四?怎么啦,”张明瑞嗤嗤地笑了起来,“一个面包饼就能让你像个傻子似的,你也太次了啊!”

“还说呢,”洛枳也兴致勃勃地插话,“到现在我也只碰到你们两个跟我一样爱吃面包饼的,这叫英雄所见略同。”“亲爱的,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个儿啊,”张明瑞故作生气,“我怎么感觉你是暗戳戳在夸我们老四呢?”洛枳无奈地锤了一下张明瑞,“能不犯浑吗?”

吃完饭,老大一个电话把张明瑞叫回了寝室,留下被嘱托的盛淮南送洛枳回寝室。

盛淮南却并不跟洛枳并肩同行,选择跟在她背后亦步亦趋。

在记忆里,每次送她回寝室的那段路并不长,可他总希望这段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这样,他就能一直牵住她的手不放开。

盛淮南看着前行的洛枳,看着熟悉的女生寝室楼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唤了她的名字。

洛枳回过头,看见的是眼眶微红的盛淮南。她迟疑地迈步过去,正想关心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整个人却一把被拉进了他怀里。

她甚至还听见了盛淮南的心跳声,还有细不可闻的,他的哽咽。

“对不起…”盛淮南低声说道,“洛洛…你说的没错,我是个混蛋。”

洛枳僵在那里,几乎没法作出反应,她竟然下意识地觉得盛淮南的怀抱十分熟悉。

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淮南仿佛下定了决心,他把洛枳抱得更紧了一点,鼻间嗅到她的发香,终于微微叹息。

 

……

 

“盛淮南?盛淮南?”

“…这又是梦吗?”

盛淮南愣愣地看着身穿家居服的洛枳,这样喃喃地问道。洛枳叹了口气,轻轻拨开他额间潮湿的碎发,“病糊涂了?”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时间,将将五点。

“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吧。”洛枳为盛淮南掖了掖被角,“我去看看厨房里…哎…盛淮南…”

当两个人的唇齿相依,他的手再一次揽上她纤细的腰,抚上她长发的时候,盛淮南才终于觉得,是她,是他的洛洛,是全世界都知道,盛淮南爱着的那个洛枳。

如果这是黄粱一梦,那他也愿意穷尽一切代价,永不醒来。

 

 

后来,洛枳辗转从张明瑞口中听闻盛淮南做的那个离奇的梦,伏在他怀里乐不可支。

“哎哟洛枳,你可不知道,那天老四揪着我打了一天游戏,丫的压根是报复我!”

“我寻思着这小子,我也没招惹他呀。”

盛淮南憋红了脸,看着笑意盈盈的洛枳,落荒而逃。

仿佛在他头上,也从天而降了一个大柿子。

温蒂酱

一个有关暗恋的故事【张明瑞同人】

      这个真实的暗恋故事发生在我的高中时代。高中的学生会有着严格的年级划分,高一部员、高二部长、高三主席团。我们上一届的外联部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没有从现有部员中选部长,所以在竞选中胜出的我就和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一起坐在了会议室,等待着第一次例会的召开。

      彼时我的注意力全都被学校的风云人物、宣传部部长赵洋吸引,而张明瑞不过作为赵洋的好友捎带着进入了我的视野。我对张明瑞的最初印象是他那不停晃动着的爆炸头——对,他在上大学之前一直没有打理过自己的恶性自来卷。

  ...

      这个真实的暗恋故事发生在我的高中时代。高中的学生会有着严格的年级划分,高一部员、高二部长、高三主席团。我们上一届的外联部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没有从现有部员中选部长,所以在竞选中胜出的我就和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们一起坐在了会议室,等待着第一次例会的召开。

      彼时我的注意力全都被学校的风云人物、宣传部部长赵洋吸引,而张明瑞不过作为赵洋的好友捎带着进入了我的视野。我对张明瑞的最初印象是他那不停晃动着的爆炸头——对,他在上大学之前一直没有打理过自己的恶性自来卷。

      会上,主席对我这个接手了令全学生会头疼的烂摊子的高一学妹表示了额外关心,特意委派工作能力强又十分热心的赵洋带带我,一时间学姐们投来的艳羡目光弄得我有点儿手足无措,看着赵洋带着笑意的帅气面庞我略带害羞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那就麻烦学长了。”

      但是其实我跟赵洋的交际并不多,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跑去找时任副主席的王倩倩学姐请教,学姐太忙的时候我才会去麻烦赵洋。饶是如此,流言蜚语还是像蝗虫过境一样迅速传播开来,甚至我从赵洋对我的态度来看他自己好像也信了这些@传言。

      幼稚。他的幼稚消磨掉了我对他的最后一丝好感。

      我喜欢上张明瑞是在高中的第一个圣诞节。作为后勤保障部毫无威信的部长,放学前张明瑞一个人捧着巨大的纸箱挨班发平安果。那天正巧是我值日,我刚从后门出去准备打水,迎面就撞上探头探脑的张明瑞。他见了我先是贱兮兮地打了个招呼,伸手就从箱里掏出一个苹果,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做贼似的递给我:“学妹这段时间辛苦了,多给你一个苹果。赶紧收好!别让别人看见了!要不财务部那边儿又要说我贪污了。”

      为了保住他清廉的名声,也因为实在不熟,我拒绝了他的好意。谁知这家伙立马换上一副苦瓜脸:“学妹救救我吧……我苹果买多了……你就行行好多吃一个吧……”那一脑袋小卷儿随着他大幅度的鞠躬动作一颤一颤的,看得我心痒痒。内心斗争良久,我提出了这个我至今都觉得很荒唐的请求:

     “学长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

      他的表情是震惊中透露着为难,为难中夹杂着好笑。“摸了就吃苹果?”

     “嗯。”我回答得很坚定。

      他把箱子放在地上,弯下腰到我刚好能摸到的高度。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原来爆炸头硕大的体积是杂乱的发丝加上空气,用力摁下去之后还能弹起来。我心里充斥着【这好像一个巨型钢丝球那张明瑞就是钢丝球成精这个钢丝球还挺帅气的】一类胡言乱语,过了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他一米八的身高一直迁就着我是不是挺累的。

      我松开手,到了谢,抓了两个苹果塞进校服宽大的口袋就跑去打水了,我不切实际地企图通过用流水冲刷双手来给发热的大脑降温,水里本该是我自己的倒影却变成了张明瑞那双带着无奈却温柔到不行的眼睛。

      我去找赵洋的次数增加了,但是醉翁之意显然不在酒。我这个人其实没有过暗恋的经历,我的感情从来都是直白且浓烈的。但唯独对于张明瑞,不知道是因为他总开我和赵洋的玩笑还是他表面上的吊儿郎当给我带来的不安,我选择把喜欢埋在心底。比如在请教赵洋问题的时候一脸正经完全不理会他在旁边的插科打诨;比如虽然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却从不敢发短信询问今天为什么没来上学;比如一群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唯独不敢看他——就因为这事儿他还取笑我是不是嫌他长得丑。

      喜欢这种东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的。

      不过不在他面前的时候我就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喜欢了。作为摄影爱好者,班上有什么重大活动的时候我都会带相机,死党们从我偶尔的镜头指向立刻就推断出我的喜好。他们嘲笑平常伶牙俐齿的我怎么只是在操场上远远瞟一眼张明瑞就开始舌头打结,我本想嘲讽回去,可仍在视野里的张明瑞限制了我的发挥。他们还起哄让我说段儿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绕口令,我的第六感自作多情地觉得张明瑞撇了我一眼,于是整个人直接从舌头打结进化成彻底失声。

      高中生活主要还是在卷子满天飞的日常中和损友打打闹闹、再发展点儿自己对音乐的业余爱好中度过的。我在学校乐团结识了大我一届的于正元,张明瑞的同班同学。其实我俩认识是因为他成天有事儿没事儿就跟我聊天,一来二去熟了之后才成了哥们。相熟不久,我就摊牌我的心思,然后光明正大地打探起张明瑞的事情。生活不是言情偶像剧,既不会所有的剧情都围绕着感情展开,也没有老天爷安排诸如外联和后勤联谊、出去玩偶然碰上、我姨妈的朋友的同事是张明瑞的二大爷这类能增进感情的剧情。他生物好,我就努力学习蝉联生物年级第一,但并没有什么考第一的两个人可以一起升旗这种事发生;他回家晚,我就值日的时候磨蹭一会儿,然后就被校门口等着接我的老爸教训了一顿;打听到了他上补习班的时间地点,但恰好和我琴课冲突,我只好怀着悲伤的心情继续拉琴,老师还夸我今天乐曲感情表达得很到位。

      寒来暑往,两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那在外人看来明晃晃的喜欢依然不曾对故事的男主人公揭开他的面纱。我的高中在每年高考前都有一个欢送高三的红毯仪式,红毯从教学楼的出口一直铺到校门口,全校师生都站在红毯两侧为离校的高三同学送上祝福。那天是周日,我换上校服,早早来到学校,站在欢送人群的尾巴静静地等。我送别了很多人,不认识的只道一句加油,认识的点名道姓地高喊一声好好考。我翘着脚往教学楼那边看了好久,也没看到钢丝球成精的张明瑞的身影。我有些失望地回过头,他却正从我的眼前溜走,我慌了,空白一片的大脑只够指挥嘴巴喊出一句:“高考加油。”

      没有指明没有道姓,他头也不回地举手比了个大拇指说了声:“好,谢谢。”

      在他即将走出我视野的瞬间,我忽然回过神来,逆着拥挤的人潮追着他的背影。手机在剧烈的晃动中艰难地固定下最后的回忆,我停下脚步翻着相册,竟然没有一张是清晰的。

     “干嘛呢?”于正元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我回过头,说没什么,把准备好的毕业礼物塞给他。

    “你说我们还会再见面吗?”我也不知道我在问谁。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高中毕业可能真的就是很多人的最后一面了。”他答道。

      我给了他一个拥抱,再抬头却是止不住的泪水:“呜呜呜呜呜你看我对你多好……我……我送张明瑞的时候都没哭呜呜呜呜呜……啊啊啊……我好难过呜呜呜呜……”

      原来这就是我跟张明瑞的最后一面,原来这就是我跟唯一一段暗恋的永别。

      一年之后,我决定把爱好发展成事业,毅然决然地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大一的寒假,我跟于正元约了一顿饭,吃的是高中附近新开业的海底捞。

     “前两天我们高中同学聚餐,”他企图通过讲故事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捞走锅里的最后一只虾滑,“张明瑞还提起你了。”

    “提起我?”我对感情从来是来的热烈去的洒脱,所以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放弃对虾滑的追逐,“说什么了?”

    “就是听说你们这届有个学习很好但是最后学艺术去了的人,问是不是你。”他没有吃到虾滑,撂下筷子,定睛看着我。

    “嗨,就这点儿事儿。”我被虾滑之战的胜利冲昏头脑,得意忘形间刚到手的虾滑一个没夹住直接高台跳水掉进了碗里,碗里的麻酱溅了我一身。

    “他说他一直觉得你挺可爱的,热情、大方、性格特别好。”他忽然笑了起来,“最好笑的是,他居然一直以为你喜欢赵洋。”

    “那你们跟他说我喜欢的是他了吗?”我还没有自作多情到他夸我两句就觉得他对我有意思。

     “那当然没有啊。”他又拾起筷子,把最后一盘羊肉下了进去,“其实我当初也挺喜欢你的。”

    “啥?”这个消息比上一个消息更让我吃惊。

    “对呀,我看你第一眼就很喜欢你,”他耸了耸肩,“要不谁天天找你聊天。”

      认识这么久我对他的禀性还是有所了解的:“嗨,你这花心大萝卜纯属见一个喜欢一个。”

“你对不喜欢的人也完全不给机会呀,‘我对你没想法’这几个字都快刻在脑门上了。”他调侃道,“我不得立刻调整目标吗,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这就对了!”我敬了他一杯可乐,“喜欢这种东西哪有友谊来的长久!”

       一杯可乐下去,我觉得我醉了:“张明瑞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还没。咋,没死心?”

      我摆摆手,自认为十分潇洒地说:“那都过去了。”

      我拿起可乐,又给自己满上,看着杯中欢腾的气泡自言自语:“一定要找一个第一眼就觉得你好的人呀。”

Ruaila

n刷橘生淮南 总能看见弹幕说希望洛枳和张明瑞在一起 心想要不来一发盛淮南追妻火葬场?

(有点坏但是又搓手手

n刷橘生淮南 总能看见弹幕说希望洛枳和张明瑞在一起 心想要不来一发盛淮南追妻火葬场?

(有点坏但是又搓手手


南檣以南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邶风·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邶风·击鼓》

饭否
上帝明目张胆地不公平,但凡人保...

上帝明目张胆地不公平,但凡人保留偏执的权力一一八月长安

上帝明目张胆地不公平,但凡人保留偏执的权力一一八月长安

无期
相比你众叛亲离,和我相依为命,...

相比你众叛亲离,和我相依为命,我更希望你得天独厚应有尽有,哪怕彼此相忘于江湖。

相比你众叛亲离,和我相依为命,我更希望你得天独厚应有尽有,哪怕彼此相忘于江湖。

prince fox
今天也做甜甜的洛洛! [悄咪咪...

今天也做甜甜的洛洛!

[悄咪咪想继续开坑]

今天也做甜甜的洛洛!

[悄咪咪想继续开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