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横山裕

42.8万浏览    9167参与
YOUKOYOKOYAMA

【横雏】万里挑一(ABO)31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三十一章


对方摘下墨镜,露出惊讶的眼睛,虽然黑了点,不过的确是本人:“村上君!?”

村上信五也很惊讶,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到:“m……丸山先生。”

“我的天呐,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说着,丸山隆平上前一把抱住了村上信五。

“爸爸!你出轨了啊!!”...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三十一章


对方摘下墨镜,露出惊讶的眼睛,虽然黑了点,不过的确是本人:“村上君!?”

村上信五也很惊讶,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到:“m……丸山先生。”

“我的天呐,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说着,丸山隆平上前一把抱住了村上信五。

“爸爸!你出轨了啊!!”小孩儿还没有到区分第二性征的年纪,平时在家懵懂的看着两位父亲也是这样恩爱的抱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词,就这样的脱口而出,弄的村上信五哭笑不得,丸山隆平却是习以为常。

丸山隆平敲了自己儿子一脑袋:“乱说什么呢?”

“还不是你教的?”大仓忠义这时从外面进来,抱起小孩儿给做到一边。

“去你妈的。”丸山隆平骂了一嘴便不理那父子俩,转头就关切的找村上信五聊天去了。

“啊,村上君,原来你在这里,我以为这辈子不会见面了,你黑了一点。”丸山隆平感叹道。

村上信五给他倒了一杯茶说:“让您担心了,这肤色,海风吹的嘛。”

丸山隆平说:“都说了,对我不需要用敬语,更何况你我已经不是上下级了,是吧。还是叫我maru吧。”

“好。”村上信五点点头。

“这里面,过的怎么样?”丸山隆平有些担忧的问。

“我挺好的,在这里生活。没有什么压力,悠闲自在!很舒服。”村上信五摸了摸旁边千酱的毛说,“看,它都胖了不少呢。”

丸山隆平沉默了一会儿:“对不起,当时没能帮到你……”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不用内疚,我的事跟你没关系的。”在村上信五看来,就算丸山隆平当时出面帮他,结果都是一样的,“来,这杯饮料送你孩子喝,小一是吗?”

“嗯。”听到自己名字,小一跑了过来,丸山隆平一把把他抱上吧台,“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多大了?”村上信五好奇的问。

“2岁了。”丸山隆平没有多说……心里说不出的有些内疚,若不是那个时候突然怀孕自顾不暇,村上信五也被逼到这个样子,“对不起。”

“都说了,跟你没关系,总是道歉干什么。”村上信五说。

丸山隆平沉默了一会儿握拳,无奈的锤了一下村上信五肩膀,说:“你这里有什么推荐吗?我们三个还没吃饭呢。”说完招手让大仓忠义也来吧台坐着。

“好,等着我这就去做!”说着村上信五就进了厨房。

于是丸山隆平这一家三口就在村上信五这里吃了一顿饭,期间知道到他们一家子是来度假的,也是听说这里非常出名才来的,没想到就这么遇见了。

这一天丸山隆平特别念念碎的跟村上信五聊了好久,被抛下父子俩只能在海边玩沙子。

村上信五看着这幸福的一家三口心里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两个同样高契合度,更是相当的身世,门当户对的,这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回头想想自己那短短半年不到的恋情,只好感叹,各有各的命吧。

丸山隆平意识到要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个季节本就没有什么客人,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聊了一下午,大家都也很默契的没有提那三个字,仿佛成了一种禁忌,都不愿意揭开那个没法治愈伤疤,疼。

总说时间是治疗伤口最好的良药,如果说时间是良药,那梦境就是那让他无法痊愈的毒药,甚至会成瘾。虽说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梦境中还总是出现横山裕的身影,村上信五总是梦见他和横山裕还在一起,过着简单平凡的日子,有时候梦境中甚至能感受到相爱的感觉,两人恩恩爱爱的腻在一起,梦中接吻嘴唇的柔软度如此真实,赤诚相待时,对方制热的体温,进入他身体那充实的感觉、甚至摩擦中的快感,都如此真实。做了这样的梦之后,每每醒来他都需要自我排解一下。

内心渴望的东西得不到释放,村上信五甚至出现发情期时间混乱的,抑制剂难以有效控制他发情期的现象,这是他来到冲绳后一次突然到来的发情期发现的,那个时候距离他的正常发情期还有3个月的时间,那天半夜,体内的欲望突然袭来,没有任何发情期前的征兆,他根本没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躺在床上,结合热导致他难受的无法言喻,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发出难耐的声音,他没想到他会再次遭遇这样的事情。在被赶出东京前他甚至想着以后可以省去买抑制剂的费用,因为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事事难预料,那天清晨,被发情期折磨了一晚上的村上信五被这海之家的另外一位主人发现,那位Omega老爷爷发现他的时候,村上信五已经出现脱水的症状,意识也不太清楚了。

自此之后,他需要定时去医院做检查,发情期需要通过验血通过体内的激素值来确定日子,同样在一次一次抑制剂的剂量增加,最近医生建议村上信五最好可以通过寻找Alpha来自然的度过发情期,虽然现在的抑制剂没有什么副总用,但是这是在正常剂量下的前提,村上信五这两年抑制剂的使用已经快超出正常范围了,这次检查下来的情况,医生的嘱咐是:“希望你能找个Alpha,你使用的抑制剂的量已经超出了正常剂量,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建议不打抑制剂。”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村上信五拿着配好的抑制剂回家,今天验血的结果告诉他,他的发情期又要来了,就在这两天吧,此时正值7月,旅游旺季的时候,这是他今年第二次了,他最多的时候一年会发情四次,医生也找不出到底什么原因,或许是出于内心深处本能真正渴望无法得到,所以甚至建议去看看心理科。

 

7月7日,乞巧节,这天晚上海滩上有好多游客,店里生意也格外红火,忙的停不下来呀,外面的竹子上挂满了人们美好的心愿,日文中文英文各国文字都有,外国人也很稀奇日本的节日。到点了,还有烟火晚会,来到这里后,村上信五还学到了好几个国家的常用语。

这一晚到了深夜才慢慢安静下来,村上信五终于可以收拾打样了,正在打扫店内卫生的时候,悠悠的带着海水味的海风中隐约出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一开始村上信五并不在意,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当这个味道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村上信五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他再熟悉不过了,那个让他身体发热、渴望的味道。村上信五僵在原地,背对门口,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

“村上!”直到听到声音他才本能的回头,虽然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人,可是当真正的对上视线的时候,村上信五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那张梦中百转千回的面孔,此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没有欣喜,带着可以说是愤怒的情绪,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直到把自己逼到墙上,无路可退。

“终于找到你了!”横山裕死死的盯着村上信五,村上信五却一直避开他的视线,那眼睛中满是无措和惶恐,这让横山裕愤怒又心疼,“为什么又不打一声招呼的消失?为什么?!你知道我这两年一直都在找你吗?”听到这句,村上信五身体一颤,视线慢慢看向对方。

横山裕借此机会,捏住村上信五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了对方的双唇,禁闭的双唇被强行撬开,舌头伸进去乞求着对方的回应,却只换来对方越来越疯狂的挣扎。

最终横山裕被村上信五强行用力推开两步之外,横山裕一个重心不稳坐倒在地上,村上信五一下泄了气顺着墙一下也坐到地上,大口喘气,面色潮红,刚刚横山裕在吻他的时候释放出不少的信息素,他吸了不少,此时体内那股本就已经难以控制的原始欲望正在蠢蠢欲动。

“滚!!”村上信五大吼出声,横山裕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还要来打扰他的生活,在梦中已经够折磨他的了,为什么现实还是不肯放过,他甚至这样想。矛盾的想不通自己究竟怎么了,之前总是幻想着他会不会一直在找他,会不会出现,可是真正出现的时候,他竟又十分的害怕?

横山裕一直都在找自己?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横山裕结婚的消息早就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了,他以为横山裕早就把他给忘记了,为什么结婚了还要来找他,还要做出这样诱惑他的举动?所以他选择逃避,他用尽全力吼出那个字,只希望横山裕能快点消失在自己面前,他现在身体越来越热,昨天刚打的抑制剂看来已经失效了,他感觉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如果横山裕再不走,他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理智在告诉他不能做出插足别人婚姻的事,所以情急之下只吼出那么一个字。

---------------------------------------

嗷嗷嗷终于见面啦!!!

🌸 お山の猫🐟
這次也是本間×神山...

這次也是本間×神山www不過神山變成兔子了wwww雖然以劇情來說這對應該是虐但是好想讓他們甜甜的談戀愛www

這次也是本間×神山www不過神山變成兔子了wwww雖然以劇情來說這對應該是虐但是好想讓他們甜甜的談戀愛www

缽缽雞👯
突发的十祭法被主题明信片1 横...

突发的十祭法被主题明信片
1 横山 • 独角兽 ​​​

突发的十祭法被主题明信片
1 横山 • 独角兽 ​​​

1/2清
→关杰尼八牌耳环 yasusu...

→关杰尼八牌耳环

"yasusu的耳扩真好啊"

→关杰尼八牌耳环

"yasusu的耳扩真好啊"

YOUKOYOKOYAMA

【横雏】万里挑一(ABO)30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三十章


冲绳,有着日本夏威夷美称的地方,在这个每年都有无数游客到访的小海岛上,两年多前来了一位默默无闻的陌生男人,他带着他的小猫这里的一个海之屋安顿了下来。

村上信五两年前来到了冲绳这,下了飞机,他是迷茫的,不知道要去哪里,事先没有任何准备就被无情的赶出了...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三十章


冲绳,有着日本夏威夷美称的地方,在这个每年都有无数游客到访的小海岛上,两年多前来了一位默默无闻的陌生男人,他带着他的小猫这里的一个海之屋安顿了下来。

村上信五两年前来到了冲绳这,下了飞机,他是迷茫的,不知道要去哪里,事先没有任何准备就被无情的赶出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海岛上吹来的风中带着海水的咸味,只用穿一件衬衫的凉爽天气,让人心情舒服了很多。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已深,但是他没有停下来的想法,耳边的海浪声越来越近,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走到了一片海滩附近,深夜的沙滩上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借着月光看到深远的大海。

海浪不断拍打堤岸的声音与深夜微凉的海风……看不到尽头的村上信五有那么一刻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就这么一了百了也挺好,反正世上不会再有惦记他的人了。

“喵~喵~”千酱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见着主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堤岸边,它有些不安的扒拉着猫包,发出叫声。村上信五一下回过神来,想起来千酱有一天没吃东西了。他把千酱抱出来,给它喂了一点猫粮。

“对不起啊,千酱,把你忘了。”村上信五说着,撸了一把千酱的脑袋,小小的身体柔软的毛发,他还有千酱呢,怎么可以因为这点事情就有那样的想法,要这么一走,千酱以后该怎么办?就算是为了千酱,也要努力的活着。

夜越来越深,这海风吹上去也越来越凉了,只穿了一件衬衫的村上信五突觉的冷了,抱着千酱又往前走了一点,前面有一间木屋,是一家海之家,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附近乌漆麻黑的也找不到地方,只好先在这里避一会儿了,虽然是开放式的设计,但总比外面好。

村上信五坐在里面的椅子上,千酱在桌子上玩着他手里的逗猫棒,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喂,醒醒,小伙子,醒醒。”一个苍老且奇怪口音的声音叫醒了熟睡的村上信五,疑惑的睁开眼睛,千酱还趴在自己身上。他努力的坐起来,昨天晚上,睡在长椅上,睡的腰酸背疼的。

“小伙子,你是谁呀?”是一位老大爷,口音应该是冲绳本地话,听着有些听不懂。

“对……对不起,就接睡一晚,给您添麻烦了!”村上信五道歉道。

老人听着村上信五讲话,看看他身后的行李箱:“外地人?”

村上信五说:“是。”

老人问:“刚来吧,怎么睡这里了?”

村上信五不好意思道:“十分抱歉,各种原因就……”

老人上下打量着村上信五问:“来这里干嘛的?旅游?”

村上信五摇头,老人又问:“那,是工作?”

村上信五沉默良久,才说:“我也不知道……”是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将来要做什么,酒店行业是绝对没法再踏入了,本来自己文化水平就不行,一出来工作就是做酒店这一块,如果是这样,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村上信五很迷茫。

老人说:“小伙子,哪里来的?”

村上信五说:“东京。”

老人说:“小猫挺可爱的。”

村上信五说:“谢谢。”

“要不,就在这里吧。”老人说:“我这里正好缺人呢!”

村上信五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人:“什么?您确定吗?您都不知道我的来历就这么雇佣我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看着也不像个坏人,坏人会养猫么?哈哈哈哈”老人笑了,“我儿子成年后就上京了,现在家里就我跟我老伴儿,他体弱,没办法顾着这里,他说把这里卖了,我却有点不舍得,毕竟,这是我跟他一起开的一家店啊。”

村上信五还想开口拒绝,却被老人赶在前头:“店里有一间小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可以供你睡觉,洗澡的话,外面也有热水。”

村上信五看得出这位老人极其想留下他,问道:“大爷,我们只不过是刚见面的陌生人,你就这么信我吗?”

“就我刚刚跟你说的,我老伴儿他身体不好了,这家店我们再没经历经营,他说卖掉我舍不得,但我纽不过他,我们在一起30多年了,我从来都听他的,既然他要卖了,我也说不了什么,依习惯了。”村上信五静静地听着老人讲,内心不自觉的羡慕这一对的感情,“今天本来是来最后看它一眼就准备卖了,结果你出现了,我觉得这或许是神明的旨意不让我卖吧。”

村上信五虽然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不过回头一想,人家两口经营了这么久,卖掉的确挺可惜,再看自己这样,总比漫无目的流浪的好,虽说不是酒店管理,不过管理这种小店其实跟酒店管理有很多共同之处,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儿,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这位老人。

为自己丰富的经验活用在了这家店上,又有千酱这只可爱的小猫作为镇店吉祥物,此处竟又开始有模有样的经营了起来,村上信五与老人商量好了一切,不知不觉的一过就是两年。

这两年里,村上信五帮忙经营的这家店慢慢在附近小有名气起来,外地游客问起来哪里比较好,总会不由自主的介绍他这里。

哪里有一位长得特别帅气的小哥,店里养了一只特别萌的矮脚小猫咪,他们家特别好。

于是慕名而来的越来越多,看着这么帅气可爱并具的小哥,又养了一只猫总是免不了被追求这样的事情。

“老板,还单身吗?你喜欢什么样的Alpha?我这样的你喜欢吗?”

“老板,今晚有空?约一下如何?”

“老板,可以加个line 嘛?”

“老板,需要找个人陪你度过发情期吗?”

各种各样的人,村上信五这两年算是都见识过了,结果都是不出意料的拒绝了,对于这种其实也不奇怪,由于现在社会压力,在日本选择终生靠抑制剂度过的Omega已经越来越多,所以对于这一方面,日本政府也实行了各种优待政策,然而效果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大家唯一奇怪的一点是,这位小哥拒绝了一切拍照的邀请,甚至地方新闻过来拜访过也拒绝了出镜,对外村上信五总是谎称自己有镜头恐惧症,但这一切真正原因,只有村上信五自己清楚。

当年的那件事情,村上信五还记忆犹新,自己被威胁消失在当时对他来说最爱的人身边,甚至来不及反抗就被剥夺了一切,刚到这里的时候,安顿下来没多久,本以为可以安心的过生活了,没想到村上信五又接到了那个可怕的电话,电话里,横山裕的父亲,不,应该说打电话的已经不是他本人了,只是一个管家而已,既然已经被赶走了,对于他们家来说,这种后续的交代也不需要自己的亲自出场,毕竟这样的庶民蝼蚁,没有让他多费口舌的必要,都是在浪费时间罢了。

横山家对村上信五的打压是绝对的,甚至让他不能出现在任何镜头了,那些任何能得知他位置的事情方式被一概禁止,村上信五根本无力反抗,因为反抗的后果是很可怕的事情,他们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后来看着横山裕传出的一条条消息,村上信五的理智告诉他,离这个姓氏的人越远越好,不管是不是亲儿子,反抗的行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是一段可怕的回忆,或许一开始自己就不应该答应去看那场演唱会吧。本就两个世界的人,何必如此痴心妄想呢。

 

这一天,村上信五跟往常一样的悠闲的在店里,4月的天气还是很凉爽的,沙滩上的人也少,店里没有平时那么忙。他趴在吧台上,看着电视,千酱也跟着在旁边小憩,猫耳朵时不时的抖动一下,十分可爱。

背后想起脚步声,脚步轻而快,村上信五回头一看,是的小孩子,看着不大,头发十分柔软,脸白白嫩嫩肉嘟嘟的,穿着一身花衬衫配上破洞牛仔裤,看着十分小大人的感觉,这样的搭配,村上信五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叔叔,你这里有好吃的吗?”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话还有这说不清楚。

村上信五看着他,笑道:“有呀,你想吃什么呀?”

“唔……我也不知道,我肚子饿了!”

“你家大人呢?就你一个?”村上信五疑惑道。

“哦!他们俩在后面,马上来!放心我们有钱的!”小孩儿不光打扮十分小大人的样子,于是竟然也有这么几分感觉,不知道他的父母会是怎么样的两个人。

“小一,让你走慢点的!”

“爸爸!”小孩转身,看到大人,便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对方的大腿。

村上信五的视线跟随着小孩儿看过去,看到的却是一个熟悉的人。两人彼此都十分惊讶。

------------------------------------------

猜猜是谁23333

∞無限大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还能放 看看大...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
还能放

看看大白以前的样子
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差别

很久以前的蓝光碟
还能放

看看大白以前的样子
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差别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VGplus一本,全新无暇,40r,邮费非偏远8r。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TVGplus一本,全新无暇,40r,邮费非偏远8r。一般走咸鱼。

∞無限大

青春的两部分

早一点,是TVB统治的童年
晚一点,是杰尼斯治下的少女时代
审美那时候就定下来了

没办法特别钟意西方脸孔
甚至很容易对西方人脸盲
但东方脸孔就能记得住

或许还是因为不太感兴趣
就算看了很多美剧
也不是太感兴趣

这么一想
我还挺狭隘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继续脸盲也不影响生存

现实中有交集的西方人

肯定能记得住


PS.
大白上BARFOUT杂志了,有12页专访,肯定得买一本,漫长地等待又开始了


明天见

早一点,是TVB统治的童年
晚一点,是杰尼斯治下的少女时代
审美那时候就定下来了

没办法特别钟意西方脸孔
甚至很容易对西方人脸盲
但东方脸孔就能记得住

或许还是因为不太感兴趣
就算看了很多美剧
也不是太感兴趣

这么一想
我还挺狭隘的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继续脸盲也不影响生存

现实中有交集的西方人

肯定能记得住





PS.
大白上BARFOUT杂志了,有12页专访,肯定得买一本,漫长地等待又开始了


明天见

🌸 お山の猫🐟
本間狼×神山貓ww...

本間狼×神山貓wwwww這對真的好香好好嗑......

本間狼×神山貓wwwww這對真的好香好好嗑......

YOUKOYOKOYAMA

【横雏】万里挑一(ABO)29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二十九章


脑子终于清醒了很多,不在晕晕乎乎的难受,但是村上信五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眼前一片迷茫,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跟横山裕讲清楚这一切,之后两人或许真的就此别过,从此再无交集。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们两个交往时间甚至都没有满半年,就这样要结束了。村上信五突然觉...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二十九章


脑子终于清醒了很多,不在晕晕乎乎的难受,但是村上信五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眼前一片迷茫,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跟横山裕讲清楚这一切,之后两人或许真的就此别过,从此再无交集。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们两个交往时间甚至都没有满半年,就这样要结束了。村上信五突然觉得后悔,为什么不早几年认识他呢?或许早几年认识,恋爱久了感情就没有此刻这么热烈了,分手的时候,心也不会这么痛了。

 

横山裕那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公寓里后,反而无法冷静下来,第一次村上信五对他用那样的态度,他到底在那老不死的那里经历了什么。他觉得总是这样逃避不是办法,总要面对那个老不死的,不如早点面对说不定还有一丝转机。然而事实是他想的太乐观了。

横山裕的父亲并不意外横山裕会打电话给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按下接听键,就听对方说:“你想怎么样?”

“我并不想怎样,只要你乖乖回来,我不会动你家小宠物一根毫毛。”横山裕的父亲语气依旧冰冷。

他那么重视的人,居然在那人口中轻易的被说成小宠物,横山裕不能忍:“他不是宠物!”

横山裕父亲:“那是什么?你的爱人?Kimi你到底要幼稚到什么时候?”

横山裕听到自己名字从那人口中说出就一阵恶寒:“不要这么叫我,让我觉得恶心!”

横山裕父亲:“你如果不想他有什么事的话,我劝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

横山裕:“你想怎么做?”

横山裕父亲:“回来结婚,这是作为横山家族所必须履行的义务。”

横山裕:“我如果不呢?”

横山裕父亲:“那就别怪我做出些什么。”

“……”横山裕气的发抖,以前他没有软肋握在对方手里,所以可以死磕,可是偏偏这种时候,村上信五却成了他最大的软肋,而这个致命的弱点,真被他父亲捏的死死的。让他背叛,他做不到。

“你现在根本就没有筹码跟我谈条件,乖乖的听话,都会相安无事的。”

“我不!我绝对不会与你妥协的!”一个不能保护自己Omega的Alpha算什么真正的Alpha!横山裕这么想,“去他妈的狗屁家族,我横山裕誓死都不会为你这样的人留下一滴血脉!”说完啪的一声,手机又被他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事实证明,冲动只是一时爽,但是背后的后果却是可怕的。

后来横山裕想起这件事时非常后悔,如果当时没有给他父亲打电话,或许他和村上信五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坎坷了。

因为这一通电话激怒了横山裕的父亲,横山裕这一次冲动所承担的后果,横山裕的父亲全部发泄在了村上信五的身上,亦或者是间接性的惩罚了横山裕。

本来横山裕那天之后是想去找村上信五的,可是赶巧不巧的想起来有一个需要自己去海外拍摄外景的工作,时间是一个星期,这个工作不好推脱,要是违约了,违约金非常巨大,Ali估计会杀了他,无奈之下,丸山隆平偏偏在这个时候打不通电话,他只能拜托安田章大帮他照顾一下村上信五。

然而出了国的横山裕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他父亲所策划,安田章大也被他自己的父亲给拦住关在家中不让他搅是非,说:“我们虽然与横山家是世交,但毕竟他们家的事,你还是少掺和比较好。”

当他一个礼拜回来后,一切都物是人非。

 

出院后的第二天村上信五照常上班,但是当他踏入酒店的时候,周围的同事都不敢再看他,纷纷回避,不想与他过多接触,村上信五纳闷这是怎么了?直到后来,村上信五的刚坐进办公室,就被内线电话的上属领导给叫走了。总公司离酒店并不远,村上信五匆匆赶到时,周围的人都是十分好奇的看着他,有那么几个还在窃窃私语。

“是他?”

“对,就是他!”

“啧啧啧,太不要脸了。”

“是啊,外表看着一本正经。”

村上信五来到领导办公室,那是他的前任门店经理,是他一手栽培的村上信五,可是看到村上信五进来,满脸写着失望:“村上君,你自己看吧。哎……”

村上信五不好的预感袭来,当播放键点开时,他从自己领导的电脑里看到了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视频,不同的时,这次的视频里,横山裕被打了马赛格,反而自己的脸被看的一清二楚。

就这样被曝光了,他没有一丝心理准备,但是过度惊恐反而让他现在变得异常冷静,一个人往往到达一个情绪的临界点后作出的反应都是异常的。村上信五很冷静的问他的领导:“怎么来的?”

领导:“昨天半夜有人往公司内部邮箱群发的,你没有收到?”

村上信五这才想起查看手机,果然里面有一个新的右键,是他这个视频的。他没有看,这两天他拒绝看一切信息,为的就是让自己好好冷静的思考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可是横山裕的父亲似乎并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做的很决绝,这就是横山裕那个可怕的父亲才会想出来的招数。

村上信五看着邮件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会辞职的。对不起。”或者对着领导跪下,深深的做了一个土下座后,没有再多停留,出门走了。

没有会公司,现在也没有脸回去了,回去干什么看人笑话自己吗?村上信五没有这么傻,他直接回了家,关上门,直径走到千酱的猫窝门前,千酱此时正在猫窝里躺着,太阳直直的照射进屋内,暖洋洋的,千酱正舒服的很。看到自己主人回来了,便顺口的喵了一下。村上信五蹲在千酱面前,摸了几把,千酱舒服的咕噜咕噜叫。

“千酱,我们或许过几天就要搬家了哦。”村上信五说。

“喵~”

“千酱……我该怎么办呢。”

 

嗡嗡嗡、嗡嗡嗡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这是这几天的第一个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村上信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你好?”

“是我。”那标志性冰冷的声音,只有一个人——横山裕的父亲,“想必你都已经看到了。”

“不是我想赶尽杀绝,只是你们年轻人做事都太冲动了,不给点教训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限你一礼拜之内离开东京都,至于去哪里我不关心,只要你一辈子别在我儿子面前出现就可以。不要想着临走前再看他一眼了,他已经被我支开去了国外,没有一个礼拜是回不来的,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并不打算给村上信五再开口的机会,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对面只剩下嘟——嘟——嘟——的盲音,村上信五的手无力的垂下,低下头看着猫窝里依旧睡的舒服的千酱说:“千酱,或许不用过几天啦,有人等不及的赶我们走,我们今晚就收拾好不好?”

“喵~”

 

一个礼拜的奔波,公司没有让他做交接手续,没有让他写辞呈,简单的走了一个离职手续,一切都显的十分匆忙,明眼人都看着的出来这是催着他赶紧离开,没有开除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

匆匆收拾完行李,交了房门钥匙,这算是彻底与自己住了10年的房子说拜拜了,心中万分感慨,这里以后再也不是他的家了,不知道下一任住客会是谁呢?

村上信五想自己又要开始一段无依无靠的生活了,不,不对,他这次不是无依无靠,至少他还有千酱陪着他。接下来目的地是哪里他也不知道,决定去了机场看一眼最近的航班是哪一个,就去哪一个地方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重新开始。这次他决定死死的锁上自己的心门,不为任何人打开,因为打开后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他受不起第二次的伤害。

叫来出租车去了机场,他看了一眼电子屏,看着那最近的那一个航班,是去冲绳的飞机,也许上帝还是怜悯他的,至少给他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地方,离东京够远,地方够偏,临走时,横山裕的父亲给他邮寄了一个快递,里面是一个假身份,横山裕的父亲希望他能走的一点痕迹也没有,再也不会被发现。茫茫人海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是一个刻意被影藏的人呢?

从此,村上信五从东京消失,去往了横山裕不知道的地方,再也没有出现过,横山裕回来后也因此第一次跑回来他父亲家中与他父亲大打出手,然而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父亲的对手的。那次回去后,他再也没有出来过。

不久后关于横山裕的新闻接二连三的出现:震惊娱乐圈,横山裕突然隐退!?

……

横山裕隐退回归家族继承家业。

……

横山集团大公子横山侯隆与小林集团的小林彻公子订婚,预计明年二月在夏威夷举行婚礼。

 

 ----------------------------------------------------

 我:分手快乐,祝你快乐(x

横山裕:谁说分手的啊?!

我:dbq!(溜了

人間敗犬

之前画的圣诞贺图和新年贺图
会作为CP25的无料 放在鼠老师摊子上派

这以后不搞∞了 可以取fo

之前画的圣诞贺图和新年贺图
会作为CP25的无料 放在鼠老师摊子上派

这以后不搞∞了 可以取fo

虫子收藏箱
#关八30天挑战! 出题人 @...

#关八30天挑战!

出题人 @✌✌


Day1:你最喜欢的门把

——是yoko🖤


画了看着要喊出“大哥你哪位”的疑惑的yoko……

30题我可能要画半年(你tm

#关八30天挑战!

出题人 @✌✌


Day1:你最喜欢的门把

——是yoko🖤



画了看着要喊出“大哥你哪位”的疑惑的yoko……

30题我可能要画半年(你tm

Xxxx肖恩

【全员/微仓安】面包丁其实也不太爱吃西餐

超超超短小段子,全员面包丁设定


“我再也不想吃西餐了!”大仓忠义一脚踹翻了桌子上的意面。

“啊啊啊,意面明明这么好吃你怎么都给踹了!”村上信五赶紧蹲下收拾起来地面的一片狼藉。

“再好吃也不能吃一个月吧。”横山裕也装不出来平时上电视说“好吃”的那个表情,厌恶地推开了面前的盘子,“maru也别吃了。”他伸手拦住还在努力塞面条的丸山隆平。

“不吃的话staff会伤心吧。”安田章大虽然嘴上真的说,但是根本没动过叉子一下。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面包丁就一定要爱吃西餐啊。”大仓把脸埋进安田的肩膀,阻隔了空气中浓郁的肉酱味。

“staff也是好意,毕竟他们也想不到西餐里面包丁爱吃和食吧。...

超超超短小段子,全员面包丁设定


“我再也不想吃西餐了!”大仓忠义一脚踹翻了桌子上的意面。

“啊啊啊,意面明明这么好吃你怎么都给踹了!”村上信五赶紧蹲下收拾起来地面的一片狼藉。

“再好吃也不能吃一个月吧。”横山裕也装不出来平时上电视说“好吃”的那个表情,厌恶地推开了面前的盘子,“maru也别吃了。”他伸手拦住还在努力塞面条的丸山隆平。

“不吃的话staff会伤心吧。”安田章大虽然嘴上真的说,但是根本没动过叉子一下。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面包丁就一定要爱吃西餐啊。”大仓把脸埋进安田的肩膀,阻隔了空气中浓郁的肉酱味。

“staff也是好意,毕竟他们也想不到西餐里面包丁爱吃和食吧。”村上吃完了最后一根面条,优雅地擦擦嘴。

虽然看上去关8是个普通的超火偶像团体,其实是面包丁人间分部的主要成员。不是每粒面包丁都拥有灵魂,所以生产出的面包丁大多数都变成了食物,而他们五个是幸运的那部分面包丁,平时作为偶像团体活动,休假的时候回到面包丁国度泡个舒服的牛奶浴。

关8全员的身份,业内大多有所耳闻,所以这一次遇到的工作人员推测着面包丁们的喜好,连续准备了一周的西餐,这才导致了全员的发怒。

大仓抱着安田,小声地商量着今天要不要泡个牛奶浴。

“草莓味的浴盐买了么?”安田喜欢泡草莓牛奶,身上也总有香甜的草莓味。可能是天天和安田亲近在一起,补充了太多糖分,大仓讨厌极了甜食。

“今天不和哥哥泡牛奶么呜呜呜……”丸山跑过来想抱抱安田,却大仓被一脚踢开,“Yasusu只和我泡草莓牛奶的!”

丸山和大仓是一对双胞胎面包丁,从机器出生的时候就连在一起。但是兄弟间总是相爱相杀,小时候争一个牛奶杯,长大争一个安田,但是丸山总是输给狡猾的弟弟。

弟弟们在一旁吵吵闹闹,哥哥们却安安静静地喝着饭后牛奶。

“横山先生你不能再这样只喝原味牛奶了。”村上把自己手里的珍珠奶茶换给他。横山裕作为面包丁赶上了牛奶味面包丁流行的年代,加了太多奶粉的他不但白嫩的过分还总有股奶香味。

横山嘬了一口村上咬过的吸管,觉得自己像是要烧开了,“巧克力味,我也喜欢的。”村上就是巧克力味面包丁,虽然肤色偏深,却像丝绸一样光滑,横山总是忍不住想亲亲他。

比起横山害羞了十多年都不敢亲亲脸颊,大仓和安田早就滚一团,相互以口喂着牛奶,丸山气的直跺脚,只好跑到哥哥这边撒娇,结果却被村上一个pia头打开。

“想要就去抢呀,跟我撒娇算什么本事?”可是看到橙子味面包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村上又心软了,“晚上去吃烤肉好不好?超高级那种?”

“烤肉,那我也要去!”

“我也要!”

“我、我也去!”

“pia!pia!pia!pia!”

屋里又响起一片哀嚎。

你看,其实面包丁也不太爱吃西餐的,下次不如准备拉面吧。

YOUKOYOKOYAMA

【横雏】万里挑一(ABO)28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二十八章


村上信五放在大腿上的手不自觉的紧握,强压镇定下问:“为什么?”

横山裕的父亲不说话,旁边的管家从手里扔出一叠照片,都是自己与横山裕平时亲密的生活照,这样的角度,都是偷拍的。巨大的压力下,这些照片看的村上信五头皮发麻,与横山裕交往的这几个月里,在不为人...

国民偶像A横山裕(29)
一般男性O村上信五(28)
ABO大型狗血剧情 有私设 略OOC
高契合度 标记 生子 虐 HE
一切万恶源于我做的一个狗血大梦


雷点x


----------------------------------------------------


第二十八章


村上信五放在大腿上的手不自觉的紧握,强压镇定下问:“为什么?”

横山裕的父亲不说话,旁边的管家从手里扔出一叠照片,都是自己与横山裕平时亲密的生活照,这样的角度,都是偷拍的。巨大的压力下,这些照片看的村上信五头皮发麻,与横山裕交往的这几个月里,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一直都有人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接着,管家又打开了桌上早已放好的笔记本电脑,播放了里面一段影片,那是一个从上往下拍的角度,正对着一张熟悉的床,床上有两个赤裸的身体相拥在一起,那是他的房间,床上的就是他和横山裕。村上信五全身发抖的明显,那是从内心深处而来的恐惧,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可怕的怪物。他已经害怕的说不出一句话,此刻仿佛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偶,随意玩捏随意蹂躏。

“年轻人,学聪明点,不然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横山裕的父亲说出这句话,毫无任何感情,“我们横山家族不需要你们这些蝼蚁的基因。”字字都是一把冰冷无情的刀,深深且牢固的扎进村上信五的身体里。

“他马上30了,我希望他能安定下来,结婚生子继承家业,而并不是在那下九流的圈子里自我满足,这让我感到丢人,希望你能明白我一个做父亲的想法。”在横山裕父亲的眼里,横山裕的成就根本一文不值。

“该说的,我都说了,送客吧。”说着横山裕的父亲站起来,离开了客厅。村上信五呆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发抖,无法从这些信息里出来。他是被两位黑衣男子抬出去的,一路送到自己的公寓楼下,剩下的只是靠身体的自我意识走到了家里,家门口开着,里面有灯光。屋内听到外面的动静快步走来,迎面撞上的是横山裕。

横山裕今天总是心神不宁的,心燥的很,最近他不敢回家,因为他Alpha警觉发现他那位变态的父亲在跟踪他,甚至做出了更过分的事,为了避开他们,他甚至跟他们打起了游击战,今天异常的没有人跟踪,横山裕总觉得不对劲,他深夜回家村上信五却没有回来,打电话不接,横山裕预感到了不对,正当他要出去找的时候,村上信五却回来了。

横山裕一下把村上信五拥入怀中,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味让村上信五终于稍稍缓过神来,本来应该沉溺其中,却在下一秒,村上信五毫不犹豫的推开了对方,仿佛躲避一个怪物一样,惊恐的不敢看横山裕。

“请……请你离开。”村上信五艰难的说出了这么久之后对横山裕说的第一句话。

“什么?”横山裕很诧异。

村上信五:“请你离开,这个月的房租也不需要你支付了,请你今晚就离开。”

横山裕看到这样的村上信五,就知道他爸还是出手了:“那老不死的跟你说了什么?!”

一听到横山裕的父亲,村上信五就不自觉的发抖,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可怕的控制不住音量,吼了出来:“拜托你离开这里!”

横山裕按住村上信五的肩膀:“hina!控制一下自己!”

村上信五挣开对方,跑进屋内,反锁大门,把横山裕拒之门外,任凭横山裕怎么敲门,怎么呼喊都没有用。考虑到再这样下去会招来管理或是警察,横山裕放弃了,今晚先回自己的房子吧,那个冰冷的地方。

打开手机,想给村上信五发个line解释安慰的,却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算了今晚还是大家都冷静一下吧。无意间瞥见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最近因为被这些事情闹得,连这个日子都不记得了,自嘲道:“真他妈会赶时间,这估计是老子过的最差劲的一次生日了。”

 

村上信五关上房门后,瘫软在玄关处,他不知道横山裕的呼喊声是从什么时候停下来的,蜷曲的身子,尽量把自己缩的很小。

“喵~”千酱来了,他听到了他主人的声音,等待了好久却不见他进来,就自己跑过来查看,发现蜷在门口的村上信五,动物的直觉告诉他村上信五很伤心,于是它跑过去,蹭蹭村上信五的大腿,柔软温暖的毛发加上萌软的喵叫声,它终于看到主人抬头了,眼睛里亮亮的闪着光,村上信五把他抱起来,短短的小腿努力够到了主人的脸庞留下来的泪珠上,轻轻摸了两下,擦掉了泪水。

村上信五被千酱这样的举动所触动,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今晚的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一个Omega天生无法反抗Alpha,他只能任人摆布,他痛恨自己是个Omega,即使到了现代这样的社会里,也无法消除这个世界从古至今对Omega的偏见与歧视,他们从始至终只是一个生育工具而已。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晚上村上信五就在玄关上睡着了,他不赶再进那个熟悉温暖的卧室了,里面有着可怕的监视器。第二天,手机闹钟声响,他挣开酸涩的眼睛,头疼欲裂,奈何还要上班,不能因为私人感情影响到工作。简单收拾了一下,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公司,同事们都发现了他不正常的状态,一个个面露担忧的表情,村上信五却安慰着他们说自己没事。

刚进办公室没多久,门就被敲响了,进来的是哪个beta女孩儿,她小心翼翼的问:“经理你没事吧?”

村上信五揉了揉太阳穴说:“我没事,有什么事吗?”

beta女孩儿:“啊,是这样的经理,我今天想请假早点走,去过生日。”

村上信五:“是吗?今天是你生日?可以,去吧,生日快乐啊!”

beta女孩儿摆摆手说:“不是我啦,是我家横山裕,今天生日,我们一群粉丝去聚会过个生日啦!”

听到这三个字,村上信五仿佛被电击一般,僵直身体无法动弹,女孩儿担心的问:“经理,你真的没事吗?”

“……”村上信五强压住颤抖的声音说:“没事……假准了,稍后请假单给你们主管就行,出去吧。”

虽然准了假很开心,但是女孩儿还是很担心,毕竟村上信五平时对他们不错,他们也很喜欢这位没有任何架子的上司,于是又关切的问了一遍:“经理,要是不舒服就回家歇息吧,我看你满头汗的,脸色这么苍白。大家都很担心你。”

村上信五:“……好,谢谢,我会保重自己的。”

等女孩儿终于离开,村上信五终于忍不住再次留下眼泪,他现在内心十分矛盾、混乱,一会儿责怪横山裕闯进他的生活,搅乱他的生活节奏,一会儿责怪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最基本的生日都不记得,一会儿又责怪自己明明知道两个人并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却还是经不住诱惑。

身体好热,头好晕,思考好混乱……

叮铃铃,办公室内线电话响了,村上信五接起电话:“喂?”

“经理,这里有份快递文件,需要您来签个字。”

“好,我马上过去。”村上信五的声音已经十分沙哑了,喉咙也隐隐作疼。他支撑着身体刚一站起来,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下一刻眼前一黑,便没有知觉了。

 

陌生的白色天花板,左手传来熟悉的冰冰凉的感觉,鼻子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村上信五已经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医院。

“你醒啦?”刚巧来隔壁床换点滴的小护士看到了村上信五醒了,顺便上前查看了一下,“你也真是的,发烧到40度还坚持上班,真不知道像你这这样的人都怎么想的,身体累垮了都不知道。”

“……”

“我看看温度。”说着小护士拿起村上信五嘴里的温度计,“38.4度,退了很多了。”

“请问,我睡了多久?”村上信五刚开口,喉咙就疼的厉害,说话十分艰难。

小护士:“睡了一天了,现在4、5月份气温变化大,是病毒感冒的高发期,一定要注意保暖,知道嘛?”

村上信五:“对不起,请问是谁送我来的?”

小护士:“他说是你的同事,跟你差不多高带着黑圆框眼镜的。”

村上信五心里想着跟自己差不多高,带着眼镜的同事,是有那么几个,等好了就去问问得感谢人家才行。

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晚上吃了医院准备的营养餐,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旁边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爷爷,面容慈祥,村上信五心想同样是这个年纪的人,在不同的环境造就下差别就太大了。现在想到横山裕的父亲依旧觉得很恐怖,一个地位强大到可以忽视一切事物只为达到自己目的的人。

村上信五突然明白那次电话里,安田章大跟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的确有时候不知道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有些事往往知道了背后的真想,那一切美好的梦就会就此破碎,从此坠入无边的黑暗,比如现在的自己。


--------------------------------------------------

开虐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