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檀正宗

13150浏览    143参与
冬至鸽鸽
不行我要在这也发一遍,不能让我...

不行我要在这也发一遍,不能让我一个人笑死,我们学校的一人才画的文化衫,用儿子当腰带的老爹是屑

不行我要在这也发一遍,不能让我一个人笑死,我们学校的一人才画的文化衫,用儿子当腰带的老爹是屑

安静啊啊

恰檀正宗社长,不要再屏蔽拉!

https://m.weibo.cn/6411503508/4434117863510136

恰檀正宗社长,不要再屏蔽拉!

https://m.weibo.cn/6411503508/4434117863510136

千鸟子夜★我太穷了请约我稿

【hp】没人规定来打不可当魔法师

★无cp向,大概正剧向

★hp世界观的架空向,吧

——————————————————

命运像什么?


当提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有的人可能会笑笑,而有的人可能会沉思,有的人则回答你命运可能就像是开门的瞬间被一辆急驰而过的电车撞到头一样令人充满惊喜。


或者惊讶。


当出身普通人家庭的十岁的宝生永梦第一次拿到霍格沃兹的录取书时,他感到有什么链接上了。


兴许是“命运”的齿轮吧。


霍格沃兹对于完全普通人出身的孩子有特别补助,当身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敲开了宝生家的门,男孩的父母才从喜悦中反应过来——新入学的小伙子得拥有他的学习套装。


宝生永梦就这样提前挥别了父母,霍格沃兹的录取通...

★无cp向,大概正剧向

★hp世界观的架空向,吧

——————————————————

命运像什么?


当提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有的人可能会笑笑,而有的人可能会沉思,有的人则回答你命运可能就像是开门的瞬间被一辆急驰而过的电车撞到头一样令人充满惊喜。


或者惊讶。


当出身普通人家庭的十岁的宝生永梦第一次拿到霍格沃兹的录取书时,他感到有什么链接上了。


兴许是“命运”的齿轮吧。


霍格沃兹对于完全普通人出身的孩子有特别补助,当身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敲开了宝生家的门,男孩的父母才从喜悦中反应过来——新入学的小伙子得拥有他的学习套装。


宝生永梦就这样提前挥别了父母,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来得比想象中晚,他们现在就得出发收拾东西。


“每个被霍格沃兹录取的普通人家的孩子都会有人带着他们购买学习用具吗?”


被问的男人思索了一番。

“不确定,我又不是霍格沃兹的教授,只是被拜托来带你而已。”


檀正宗淡淡的回应,随后在一家酒吧外停下。


男人牵着尚且未成年的孩子走进酒吧——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应该报警的场景——但并没有人感到奇怪,身着贵妇装饰的妇人优雅的打了个招呼:“中午好,檀先生,您的儿子正在巷口等您。”


檀正宗微微弯腰对妇人表示了感谢,带着永梦从人群中穿过。


酒吧的后面,一个被砖头堵住的巷口,宝生永梦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檀正宗,却见他不慌不忙的举起手杖,在砖头上有规律的敲打了几下。


没有一会,那些砖便转动着收缩起来,将背后热闹的巷口展示给二人。


“父亲!”

等待着的少年欣喜的扑过来,檀正宗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永梦。


“这是宝生永梦,接下来会和我们一起购买学习用具,霍格沃兹把他的补助金交给我了。”


少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么这么说,我们是同学了。”


永梦仍身处迷茫,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既新奇又陌生,檀正宗轻轻拍了拍他才反应过来与少年握手。

“檀黎斗,我的儿子,和你一样是今年霍格沃兹的新生,还有,你最好记住这里,对角巷,你以后购买什么巫师用具都得来这里。”


永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巫师们的道具稀奇古怪,时不时会有一些霍格沃兹的学长从他们身边经过,琳琅满目的商品照亮了少年们的眼睛,还得需要经历丰富的大人把他们喊回现实世界。


男人不紧不慢的推开门,清了清嗓子冲着仿佛无人的店内喊了一声:“奥利凡德先生?”


一位老人从堆满了魔杖的柜子后面探出头来,他的眼神并不离开那两位年轻的小伙子,良久,他开口道:“啊——檀先生,和这位新来的小先生……”


“宝生永梦。”永梦小声的开口。


“宝生先生,”奥利凡德立刻的补上,“我一直在想你们什么时候来呢。”


他自言自语般从货架上拿下一盒魔杖拆开递给檀黎斗。


“挥一挥试试。”


檀黎斗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小幅度的挥了挥魔杖,霎时从魔杖的顶端冲出一小股魔力将一边柜子上的魔杖打的乱七八糟。


男孩们都被吓到了,黎斗握着魔杖不敢再乱动。


“不不,没事的没事的。”

奥利凡德又抽出另一根。

“嗯……我想这根应该可行。”


黎斗接过这法杖,仅仅只是握着魔杖就咻的冲出一股魔力击碎了桌上的花瓶。


“啊……我知道了……”

奥利凡德不慌不忙,他转身从货架上拿下一盒法杖递给黎斗。


神奇的,黎斗感觉这根魔杖与他产生了共鸣。


奥利凡德微笑着点了点头。

“思维树,乌鸦毛的杖芯,有趣的是,这只魔杖的乌鸦与檀先生杖芯的乌鸦是母子鸟。”


“至于宝生先生……”

奥利凡德盯着永梦的眼睛看了一会,随后恍然大悟般的从身后的柜子里抽出一根魔杖。


永梦看着那根魔杖慢慢的被从盒子里拿出,感受到有什么与他的灵魂连接在了一起。


像是被牵动着,他的手握住了魔杖。


奥利凡德这会没有催着他挥动魔杖,他已看出魔杖的选择。


“黄檀木,独角兽毛的杖芯,代表着纯洁,坚硬的内心,像水晶一般的光芒。”


永梦不太记得奥利凡德的话,但有一句深深烙在他的脑海里。


“是魔杖选择了巫师,先生。”

——————————————————

思维树,是菩提树的别称,释迦牟尼曾在菩提树下修成佛陀,因此菩提也有开悟的意思,也是一种极具神性的树。

乌鸦,是智力极高的一种鸟类,但在古代也被视为不详,与此知名的还有乌鸦反哺。

虽然把看似不洁的乌鸦与神性的菩提放在一起看起来非常不搭调,但我个人觉得是没问题的。


横 竖

这两天初尝试画的皮套,逐渐熟练
(到时候搞个反派九图)(๑˙ー˙๑)

这两天初尝试画的皮套,逐渐熟练
(到时候搞个反派九图)(๑˙ー˙๑)

一般通过黑洞蜘蛛

【永檀】意外事故(下)

一辆好不容易开完的滴滴滴接龙小破车

Alpha宝生永梦x Omega檀正宗

预警:

①檀黎斗为檀正宗亲生(物理)

②隐晦受孕幻想暗示有(虽然实际并没有)

链接走评论

一辆好不容易开完的滴滴滴接龙小破车

Alpha宝生永梦x Omega檀正宗

预警:

①檀黎斗为檀正宗亲生(物理)

②隐晦受孕幻想暗示有(虽然实际并没有)

链接走评论

无井家家饮潮水

【永檀】意外事故(上)

我来给天雷拉郎cp添砖加瓦(靠北)

ABO设定,永梦是Alpha,信息素是软糖(好可爱)。老檀是omega,信息素是檀香。

(……总觉得哪里很不对又感觉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樱子的话,是beta。卡密是老檀亲生的(各种意义上)。

另外一点点可能根本没用上的设定……唔,bugster人间体只有男女两种性别,只有外观区别,都感受不到信息素。

看完求别打我(顶锅盖逃逸)

我来给天雷拉郎cp添砖加瓦(靠北)

ABO设定,永梦是Alpha,信息素是软糖(好可爱)。老檀是omega,信息素是檀香。

(……总觉得哪里很不对又感觉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樱子的话,是beta。卡密是老檀亲生的(各种意义上)。

另外一点点可能根本没用上的设定……唔,bugster人间体只有男女两种性别,只有外观区别,都感受不到信息素。

看完求别打我(顶锅盖逃逸)

呜啾中最靓的星

我的意中人会开着皮卡拉着小提琴迎娶我『五』

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本篇要 素 过 多

一说到偷东西,一海突然想起来了。那可不就是这十
里八乡出了名的毛贼,海东大树嘛!这海东大树是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光看其人并不能联想到海东大树这样一个豪壮的名字,因而得一个与他本名意象相反的芳名——山西小花。不明就里的人总以为这是个美女,所以平常大家都互相叮嘱:“锁好家门,免得花姑娘滴来了!”

可惜这时候王小明已经走远了,一海没来得及叫住他;而他又忙着去和咪碳结婚,什么小明小花的并不能使他上心。他陪着笑脸哄美空:“咪碳,你看……要不咱俩挑个好日子……”

美空小脸一红,嘤咛一声:“俺爹说了,找男人要经过他同意……”

猿渡一海神色一僵。那咖啡确实...

食用前请先阅读首页置顶

本篇要 素 过 多









一说到偷东西,一海突然想起来了。那可不就是这十
里八乡出了名的毛贼,海东大树嘛!这海东大树是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光看其人并不能联想到海东大树这样一个豪壮的名字,因而得一个与他本名意象相反的芳名——山西小花。不明就里的人总以为这是个美女,所以平常大家都互相叮嘱:“锁好家门,免得花姑娘滴来了!”

可惜这时候王小明已经走远了,一海没来得及叫住他;而他又忙着去和咪碳结婚,什么小明小花的并不能使他上心。他陪着笑脸哄美空:“咪碳,你看……要不咱俩挑个好日子……”

美空小脸一红,嘤咛一声:“俺爹说了,找男人要经过他同意……”

猿渡一海神色一僵。那咖啡确实很有一点难喝,若是老丈人要与他举杯邀明月畅饮到天明该如何是好,怕是到不了洞房花烛夜他猿渡一海就得活活喝死在石动家!他开动起被拖拉机天天挤压驱动的脑袋,想到了一个办法:这村里就有一个是不怕那咖啡的——万丈龙我!

事不宜迟,当晚他就捉拿了正在嗦面的万丈龙我,威逼利诱他陪自己一起上咪碳家提亲。果然这未来老丈人面色不善,明显是嫌一海脑袋不够灵光。但是一海丝毫不畏惧。有万丈龙我在旁边衬托着,那可是谁看起来都聪明得跟个桐生战兔似的呢!

石动老头就泡了一茶缸的咖啡请大家喝。美空借口自己胃胀,把咖啡全推到一海面前。一海胸有成竹,丝毫不畏惧地拿起一杯接一杯的咖啡靠近嘴边,然后借着和万丈龙我说悄悄话的机会全给龙我灌下去了。

婚事谈成,万丈龙我灌了一肚子咖啡,一翻白眼撑死过去。一海歉疚地拍了拍龙我怀了小兔一般隆起的肚皮,吩咐三羽把他拖到玉米地里放平了好好醒一醒咖啡。

桐生战兔终于回家了。他看见家里黑灯瞎火的,正疑惑得慌。他“万丈、万丈”地唤了几声,不见人应,遂出门去寻人。走了几步却被一个小家伙扑进怀里,战兔打起手电筒一看:哦哟,好矮的一个小伙子!

这小伙大眼小嘴很是俊俏,一笑起来就露出大白牙。他说他叫常磐庄吾,一不小心和自己亲娘和姐姐走丢了。

“你年纪不小了,怎么会随随便便和家里人走丢呢?”战兔问。

庄吾挠了挠头:“不怪他们,怪我长得太矮。我爹娘和我姐都长得很高,他们平时一般都是看不见我的。”

战兔顿时心生怜惜。他太能理解了,这就仿佛自己很是聪明,平时一般都是感觉不到万丈有脑子的。他拍拍常磐庄吾的肩膀:“那么我们一起去找人吧。”

两人合用一支手电,在田埂上走了半天不见人影,却听见高声狗叫:“常磐庄吾哪里逃!”

“不得了啦,村头那个黑柴狗盖茨逮着我要咬!!”庄吾惊叫起来,往战兔身后躲。

战兔很以为这黑柴狗是一条恶犬,警觉地抬手往四周照了一圈。不想面前不远处却是一名面皮白皙、浓眉小眼的小青年,正穿着大裤衩子赤着脚要来逮常磐庄吾。

聪明的桐生战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把常磐庄吾往明光院盖茨怀里一推:“小年轻大半夜的不去暖被窝,闹了矛盾往外跑像什么样!”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就回头去找龙我,只听得黑夜里盖茨与庄吾狺狺狂吠的声音渐行渐远,再也听不清他俩露天交配的淫声浪语。

。盖茨和庄吾交配的声音被“庆贺吧”的欢呼取代,沃兹拎着三杯奶茶把他俩抓回家去了,还用《说好不哭》劝慰庄吾,也不知庄吾是因为被盖茨咬了痛还是被沃兹的痴情打动,反复唱着“你什么都没有,却还在为我的梦加油”,盖茨一听,眼泪也啪嗒啪嗒掉进奶茶里了,他们又哭又唱地往庄吾叔公的店走去,不声不响地就变成三阶时王了。

另一边,战兔的手电筒好死不死地没了电,他只能在玉米地里摸黑前行。忽然被醒咖啡醒的差不多却还爬不起来连连吃瘪的龙我绊了一跤,整个儿贴饼似的趴在了龙我身上,嘴巴和嘴巴贴在一起,不知怎么龙我的舌头就伸进来了,手还不老实地摸着战兔的背,他俩就干柴烈火金兔银龙地干起了那事,就连手电筒都当成了情趣用品。

石动老爹很是开心,跟一海谈妥,婚事必要大操大办,风风光光。他列出了婚礼的三个条件:一要诚心诚意地抬着有武田航平参加天祖神社祭典时抬过太平二丁目的那顶神轿那么大的花轿来接宝贝美空;二要有排场,要请几个体体面面的大人物来,什么空我大前辈、大修卡ceo、硬汉侦探、鸿上基金会会长、水果之神、天空寺神职人员、幻梦游戏公司社长、井上敏树、小林靖子、白仓伸一郎……三要整一套奢华的床上用品四件套——非得要县长夫人的羽毛做的不可!柔软绒毛做被芯枕芯、华丽尾羽织被面,床单要绣上大朵玫瑰花!石动老爹也不是存心刁难一海,而很是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有县长的待遇。谁知一海竟全部应了下来,更让老爹刮目相看了。

此时海东带着霓叽已走了二里地了,他们虽是孤儿寡母,却凭借长腿走得很快。霓叽忽然一回头,没看见庄吾。这也难怪,博美的小短腿儿怎能跟得上呢?她急哭了:“海东阿妈,我弟不见了!怕是遭了黑柴了!我得回去找他,不然他的小屁股又要红肿了!”

海东大树很为难:“这不好,若是遇上了帝骑怎办呢?我们一起去找,若是帝骑来缠,我好带你逃跑。这假情假意的帝骑!”

于是他们返回玉米地去找庄吾,因为就是在这儿他们把小庄吾给弄丢了的。然而霓叽忽然一声大叫,翻着白眼吓死过去。海东大树一看,原来是玉米地里龙我战兔正大战哩!霓叽没见过世面,不知道男人喜欢男人有什么好的,觉得非常恶心。一霎时很是寂静,而一海也从石动家出来了,走进玉米地里了……

一海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美空家走进玉米地,没有喝火星咖啡却胜似喝了火星咖啡,他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起和咪碳三年抱俩,孩子长大送给战兔辅导学习了哩!

不合时宜的呻吟引起一海的注意,他往玉米地一看,瞬间咖啡醒了大半,龙兔二人在玉米地滚做一团,一海尴尬的跑开了,一路上势不可挡的回到家,他突然明白过来,他似乎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条件。

大地主郁闷的薅着自家的博美,薅到博美掉毛成博癞,终于有了点头绪"轿子好说,去大天空寺,和那儿的小少爷发个请帖,再包他一个星期大白米饭,叫三个长工去抬就是了,至于那些体面人羽绒被什么的,等睡一觉明早去县里赶集再说"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海摸黑进了城,手里拿着他刚刚保释出来的长工给的消息,就往县里医院的停尸房去了,给了一点点钱给看门的,一海就进去了。

一开门,冷气袭来把一海冻的打哆嗦,他直奔最中间的县长和县长夫人,真是不知害臊啊,都张口闭眼了还一个坐在另外一个的胯上,一海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上手薅起了县长夫人的毛,一根一根又一根,就在他薅下最后一根凤凰毛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县长夫人变成了一团火,裹着县长冲上天,一下子映司和ankh都活过来了,两人在天空不停的用自己的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好不恩爱,一海欣慰的看着这一幕,放下请帖带着羽毛走了。

回村的路上,他决定再去拜访一下幻梦集团,那里老总人脉广,体面人一抓一个准,而且说到这幻梦集团的老总,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道德模范,时代楷模,幻梦是家族企业,父亲檀正宗和儿子檀黎斗是出了名的父慈子孝,为啥?他爹生日,檀黎斗硬是包了个月亮送给他爹,把方圆几里的父亲都给感动哭了,补胎的蛮野天十郎感触尤深。

想到这里,公交已经停到了幻梦集团门口,一海顺了顺自己头发,走了进去。

刚进那虾饺的房间,就见着一个僵尸骑着车。一海急急忙忙捂住脸:“真不知害臊哇!这还有个六岁小孩呐!搞什么呐!”

说来也是神奇,那车突然就变了人,一海惊呼:“嚯!威x天!”仔细一看,害,不是啊!是个人模人样的好小伙,就是矮了点!

“羽生冠军!你怎么在这!你不是也被抓进去了吗?要注意防晒了,你看你又黑了!”一海惊呼到。

六岁的小孩娇羞一笑,黝黑的脸庞上露出庄稼人朴实的笑容:“俺男人有钱,把俺保释出来了。你呢?我当时给你贵头搓一搓,搓到俺失去意识了,俺刚醒过来你就没人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俺是来叫你男人去俺婚礼的,俺丈人非叫俺请幻梦老总去咧!不然就给我灌火星咖啡呐!龙我可担不住啦!”大地主说得是声泪俱下,动人心肠。

车车想要握住檀黎斗神的手,给他说说,让他不要写程序了,好歹也是狱友一场。但是他还在保持蹲姿,一不小心就握住了神的几把。

一海感到气氛突然异样,这种感觉很熟悉,刚刚在苞米地里已经感受过了。怪那啥的!噫!

车车一边往外边推一边说:“我们去,我们去!你先回去就行了!”

一海可是慌啊!“刚才门口那粉不拉几的壮汉说是叫泼皮的,说我结婚那天可能太远,老总早晨还有会呢!赶不到啊!”

“害!”九条贵利矢摆了摆手,“这算什么大事,他开完会我就在外边等他,我一车下去,当场他就在你婚礼现场冒出来!”

一海安心了,再去找那大修卡CEO,就终于能和咪碳结婚啦!想到这,一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回到家里,第一时间抱起被薅成了博癞的博美,说是带它去吸血什么的,神神道道的。

哪知道就在这时,那大修卡CEO自己就跑了过来!

“儿子!”门矢士一把抢过博美,“儿子你怎么在这!你妈和你姐姐呢?”

小博美突然张嘴说了话,和那苞米地里的小男孩一个声音:“爸!我腿太短,赶不上妈和姐姐!被那个什么负活者黑柴追上了!”

“有人欺负我儿?”门矢士突然感到愤怒,抄起新买的腰带就要抽那坏狗狗。

"不是的不是的!”庄吾赶紧解释,“他很好,他是好狗狗,我和他已经交配了,我们还有个儿子,长得像爹也像俺。还比俺们都高!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是只蝗虫,但是没事,我们上户口给他上了黄柴,现在已经是那什么营销社的头啦!”

看着儿子摇着尾巴如此开心,年纪轻轻就有了外孙的门矢士非常高兴,又听说一海热情招待了他的小外孙,还精心养着他儿。当场就同意了到时候来参加婚礼。

“可是爹,你那天不是要去光照相馆找夏蜜柑姑姑悄咪咪骗妈回家吗?”庄吾歪头不解。

“不急,我一个结界盖过来,马上就到,方便得很!”

蝦餃的女人不認輸

【檀黎斗x你】神的恩赐


*终于到卡密了w,狗血注意⚠️

*时间线混乱x

*伤眼警告

*暗黑虾饺注意

*有强迫情节,不适者可无视x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E-Egocentric (自我中心的)


-


“这孩子是宝生清长的女儿,接受了不同的人体实验还能活下来,甚至还利用了崩源体病毒让自己的脑部开发到百分之九十五,她一定能为我们开发假面骑士编年史作出天大的帮助,黎斗啊,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利用你的才能和她的力量完成大业啊!”檀正宗指着泡在培养槽的你向他介绍你的身世。


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在培养槽的你。


待檀正宗走远后,他用着扭曲的笑容,把面贴...


*终于到卡密了w,狗血注意⚠️

*时间线混乱x

*伤眼警告

*暗黑虾饺注意

*有强迫情节,不适者可无视x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E-Egocentric (自我中心的)


-


“这孩子是宝生清长的女儿,接受了不同的人体实验还能活下来,甚至还利用了崩源体病毒让自己的脑部开发到百分之九十五,她一定能为我们开发假面骑士编年史作出天大的帮助,黎斗啊,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利用你的才能和她的力量完成大业啊!”檀正宗指着泡在培养槽的你向他介绍你的身世。


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在培养槽的你。


待檀正宗走远后,他用着扭曲的笑容,把面贴在培养槽,对着里面的你说,”没想到宝生家的两兄妹都被我玩弄在手上啊,我的才能真是令人恐惧啊!”


-

这天你被告知不用接受任何实验,也可以暂时离开培养槽,你暗自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手上不同大小的针孔和伤痕,你苦笑了一下。


负责照顾你的研究员,是一位温宛的女性,她拿着便当盒向你走来,对你说”永娜,上面的人准许你在研究所范围内走动,但你千万不要试图逃跑,你知道惩罚有多重的吧?”饿坏的你一路吃着便当,一路向她保证你会听话。她怜惜地摸了摸你的脸,便走了。


自十一年前,你被那恶魔抓走后,从没试过”自由”的感觉,你开始在研究所里到处乱逛,走到了某个房间,你依稀认到这里是办公室,好奇心促使你推门进去,你看到里面有人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你放轻脚步,走了过去,这是你第一次接触男生,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俊气的脸庞,你忍不住凑上前看着。


陌生的气息让他惊醒,把你吓到向后退,你及时扶了你一把,让你不至于跌倒。


“你是?”面前的青年疑惑地看着你。


“失礼了,我是宝生永娜,请问你是?”你尽力保持着冷静,不想吓怕对方。


“我是檀黎斗,这里的研究主任。”他诚恳地回答你的问题。


“你是那个实验体吧?大脑能开发到百分之九十五,还真是厉害呢,上面的人打算......”他抬头看见了你哭泣的样子,慌忙地走了过来把你抱着,不停对你说着抱歉的说话。你听着她的心跳声,你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在名为”爱情”的实验中,不能自拔。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都在研究所中找你,陪你聊天,告诉你外面的世界,发生的事,教你不同的知识。每次当你接受完实验,总会第一时间看见他,抱着痛苦的你轻声安慰。


终于,他在某个夜里,向你表露了他的爱意,并向你求婚,你接受了他,他抱着你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他亲吻了的额头,并向你承诺会爱护你一生一世。


你的名字改成了檀永娜,沉浸在幸福的你,连实验的痛苦你也毫不在意,只想完结后能快点看见他。


好景不长,这晚他約你到手术室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你满心欢喜地在约定的时间走到了手术室,你看见了坐在手术台上的他,跑到他身旁,怎料他突然捏着你的脖子,把你按在手术台,用着你从没看过的笑容对着你说”我的天使喔,你的纯洁令我疯狂,为什么你还能这样的环境下保持著無瑕的性格?就让我的才能令你堕落吧,我要把你破坏,完全成为我的棋子吧!哈哈哈哈哈!”你不停挣扎,长期虚弱的你根本挣脱不了他的拑制。


他把你按在手术台上,初次的结合让你疼痛不已。你的精神随着他的举动崩坏,眼中的光芒一点点地破裂。


这夜,你把它锁在记忆的深处,不愿再回想起你有多肮脏。


他再次把你锁在培养槽,加重的实验令你痛苦万分,你搞不清楚自那日到底过了多久,当你因小腹的疼痛痛醒时,你隐若听到外面的研究员的对话。”少爷的孩子还不到低贱的实验体孕育。”说罢,他便向维持你生命的管子打了一剂药物,你的意识再次被痛楚占据,下意识想保护那无辜的小生命,却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无能为力。


又过了一段时日,你再次从冰冷的手术台上醒来,看到了他和你的照顾者,他对你说”我的天使啊,再次为我的才能牺牲吧”他离开了手术室,你只能无力地看着研究员把大量的崩源体病毒打进你的体内,你痛苦万分。


突然,从你体内跑出了一道红蓝交错的数据,变成了人的样子,她一言不发地看着你,你知道她是你的崩源体,从你的绝望中诞生的怪物。心意相通的你们,她察觉了你的恐惧,又再次回到你的身体,试图给予你一点安慰。



这时,卫生省的检察官从外面冲了进来,看着他们把所有研究员拘捕后,你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你在病房里醒了过来,床边的男人自称自己是卫生省的日向恭太郎,是卫生省的大臣官房审议官。可惜你脑袋一片混乱,他的说话你根本听不入耳,体力不支的你,手里紧握着他给予你的”Dangerous Angle”卡带,再次陷入沉睡。


在卫生省的协助下,你单方面和他离婚了,再次成为了宝生永娜,不再是他的妻子和附属品。


-

接受了卫生省安排的你,成为了圣都大学附属医院救急救命センター的医生,并在日向审议官的安排下加入了CR,作协助处理游戏病的百科全书。


这天你来到CR中心,打算去Poppy他们解释一下你刚找到关于黑色EX-AID的事情,自动门一打开,从脑海深处一涌而上的恐惧使你的报吿书掉到地上。


你见到了这辈子再也不愿再接触的人,幻梦集团年轻的社长——-檀黎斗。


你保持着冷静,把报告书捡了起来,走到了九条贵利矢的身后,敏锐的法医察觉了你的不安,把你护在身后。


你试图装作不认识他,但他却叫了你的名字,在CR众人不解的眼神下,他抱着了你,手摸到了你放在白大挂口袋里的卡带,在你耳边说”我的天使,这就是神给予你的恩赐。”摆出了一款情深款款的样子,拿着他的皮箱离开了CR。


你跑出了CR,体内的崩源体慌忙地跑了出来,安慰着不停发抖的你。你哭着对她说”Pandora ,怎么办?他来找我了。”崩源体没有回答你,只是紧紧地抱着你,一言不发。


天使一旦堕入了地狱,就会被邪恶引诱,变成贪婪的魔鬼。”檀正宗在狱中捧着圣经说。”我所创造的七宗罪终于要觉醒了,我的好儿子和帕拉徳,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命运的时钟再次运行,时间的审判将会落下。


END.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鬼w把卡密写得很坏( ̥́ ˍ ̀ू )

我没有驾照,开不了车w(喂

最近爱上了Geiz x 庄吾w多么美好的爱情x

令和新骑士01好好看喔,皮套我叕真香了w

承包小秘书的美颜❤️希望东映养猪场不要再把女主养胖了www(。・ω・。)ノ


以上٩(˃̶͈̀௰˂̶͈́)و

幻夢會社草莓紅茶bot

玩塑料小人的特摄女人可以无聊到什么地步嗷。

突然想起来发一下,辛苦被我摧残的檀爹辽。

玩塑料小人的特摄女人可以无聊到什么地步嗷。
 
 
突然想起来发一下,辛苦被我摧残的檀爹辽。

阿夜
是老檀裙摆花纹太难画了,所以就...

是老檀
裙摆花纹太难画了,所以就不画了(›´ω`‹ )
(姿势有参考)

是老檀
裙摆花纹太难画了,所以就不画了(›´ω`‹ )
(姿势有参考)

六道云豆

檀家今日份的修罗场 (无cp短篇)

檀正宗→(?)poppy←檀黎斗

偏不存在的亲情向

是檀家男人霸道的爱(?)

时王里虾饺对老檀的称呼有可爱到我。

这是poppy作为bugster诞生后最灰暗的一天。

睁开眼睛是空旷的只有三把椅子的屋子,旁边倒着的两个男性更是眼熟的不得了。

老檀同学和小檀同学…呢★

真是最最糟糕的玩笑了。

两个人不愧是父子,醒过来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檀黎斗同学迷茫的睁开了眼,按理说bugster不需要休息,这明显不正常。看到那张看了三十多年的脸他下意识的护住坐在旁边的poppy。

嗯,很好,爸爸还没对poppy做什么。

檀正宗同学一睁眼就是自己的倒霉儿子护着自己夫人的bugster。...

檀正宗→(?)poppy←檀黎斗

偏不存在的亲情向

是檀家男人霸道的爱(?)

时王里虾饺对老檀的称呼有可爱到我。

这是poppy作为bugster诞生后最灰暗的一天。

睁开眼睛是空旷的只有三把椅子的屋子,旁边倒着的两个男性更是眼熟的不得了。

老檀同学和小檀同学…呢★

真是最最糟糕的玩笑了。

两个人不愧是父子,醒过来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檀黎斗同学迷茫的睁开了眼,按理说bugster不需要休息,这明显不正常。看到那张看了三十多年的脸他下意识的护住坐在旁边的poppy。

嗯,很好,爸爸还没对poppy做什么。

檀正宗同学一睁眼就是自己的倒霉儿子护着自己夫人的bugster。

嗯,很好,倒霉儿子。

就在他们打的难舍难分之际准确的说是假面骑士cronus按着假面骑士genm暴揍假面骑士poppy插手不能之时,poppy醒了。

奇怪,bugster也会做梦吗?







幻夢會社草莓紅茶bot


皮套学步车。

好孩子不可以冲爸爸嗷🚫。


皮套学步车。
 
 
好孩子不可以冲爸爸嗷🚫。

红心_非标准拆房小队

【E檀】绽放

又是一篇4000+(吐魂)

啥也不说了我去挖煤了

以及,产出不多,一向随缘更新

戳我试试看

又是一篇4000+(吐魂)

啥也不说了我去挖煤了

以及,产出不多,一向随缘更新

戳我试试看

三里梦†

【见闻录五、别问,问就是最爱好和平的E总】


 #我会写完这个系列的!!!#
 #dbq鸽太久了T T致歉(鞠躬)#


 ============================================================


「嗯……关于会长和校长关系很差这件事啊,怎么说呢,也算是他们的家事吧……自从五年前檀樱子小姐逝世以后,他们父子二人的关系就越来越糟糕……」左翔太郎盖上了茶壶盖。


「樱子小姐?」


「嗯,檀黎斗的母亲,死于核辐射导致的绝症。」


「核辐射……?」怎么会和这个东西扯上关系?宝生永梦不明白了。...


 #我会写完这个系列的!!!#
 #dbq鸽太久了T T致歉(鞠躬)#


 ============================================================

 

 

「嗯……关于会长和校长关系很差这件事啊,怎么说呢,也算是他们的家事吧……自从五年前檀樱子小姐逝世以后,他们父子二人的关系就越来越糟糕……」左翔太郎盖上了茶壶盖。

 

「樱子小姐?」

 

「嗯,檀黎斗的母亲,死于核辐射导致的绝症。」

 

「核辐射……?」怎么会和这个东西扯上关系?宝生永梦不明白了。

 

「啊,我私底下查过。檀正宗校长那时候带着檀樱子小姐出国旅游,据说飞机航线出了差错,途径了一个两国交战的小村庄,不得不紧急迫降……」顿了顿,左翔太郎接着道:「虽然最后安全着陆,但是很不幸的降落到了战场中心,檀樱子仍然受到了辐射影响……」

 

所以无法原谅没保护好母亲的父亲吗?宝生永梦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咳……」翔太郎打破了有点凝重的气氛,「咱们换一个话题吧,我继续跟你讲学校里的事。刚刚说到檀正宗校长想让檀黎斗读物理系对吧?但是这里有一个疑问点,那就是,檀校长本身是经济系的,为什么不让自己儿子跟着他学经济呢?」

 

「诶?所以……?」宝生永梦稍稍回过神来。

 

「我就去调查了啊,结果发现……其实学校一直在重点培育物理系!」

 

「怎么……」宝生永梦疑惑地看着翔太郎,等他的理由。

 

「因为物理系的所有设备都比其他系投资大,学校甚至每年都要砸钱让物理系学生搞实验创作发明……我想,除了因为物理这一门学科本身的重要性外,应该还和名誉校长有关。」

 

说着翔太郎停下来喝了口茶,接着道:「因为名誉校长石动惣一是国际知名慈善家,曾对物理行业的反战领域投入过大量资金。」

 

石动惣一?宝生永梦闻言皱了皱眉。不就是那个极力担保龙我的人吗?

 

「石动校长也被学生们亲切称为E总,平时基本上见不到他的。不过他真的超级厉害,早些年是一位出色的物理学家,凭着一些发明得过不少和平奖……」

 

「……可是后来在物理实验中,一场严重的意外事故导致E总再也无法继续做实验……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消息被机关秘密封锁了。」

 

「唯一知道的是,E总没有放弃,他之后开始利用以前的奖金做慈善,并且在世界各地分散建有反战基金会,直到现在,是个国际上影响力很大的和平主义者。」打心底里,翔太郎还是很佩服石动惣一的。

 

「……!!!真的好厉害!!!」这样的身份难怪可以让龙我返校暂读。

 

「可是……既然E总这么强,为什么他会愿意来圣都大学做名誉校长呢?」宝生永梦摸了摸脑袋。

 

虽然圣都大学在京都是一所名气很高的学府,但是对于E总这种彪悍的人而言,还是渺小了点吧……

 

「问得好!这也是一开始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但是我是谁……」左翔太郎扶了扶帽檐,做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表情。「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宝生永梦看着他耍宝,坐等答案。

 

「那就是——」

 

「E总!!是!!!檀校长拜把子的好兄弟啊哈哈哈哈!!!」

 

「……」宝生永梦考虑要不要配合他干笑两声,可是他并没有发现笑点在哪里。

 

笑累了的翔太郎发现尬笑的永梦,清了清嗓子,「喂喂……不要那副表情嘛。这可是我很得意的光辉历史诶。大一那个暑假,我在家扒到了五年前学校论坛上的老帖,有人偷偷发过老檀和E总小时候的照片,是合照哦……」

 

「仅凭这一点……怎么知道照片是真是假……」小时候的照片?童年照?那怎么认得出来。

 

「你听我说嘛。我开始也不信的,结果后来有一个帖子写檀校长和E总从小一起长大,是邻居,关系很不错的那种,但是这个帖子被删了……然而!」

 

「嗯?」宝生永梦看着双眼放光的翔太郎。

 

删帖这种小事能阻挡我们圣情局局长吗?

 

「我那个暑假几乎没休息过,学了整整两个月的黑客技术,终于把帖子复原了!真实度有参照,可信度极高。唯一遗憾的就是,后面还有部分文字没能复原成功。」

 

「诶?结果翔太郎还是半吊子啊。」宝生永梦调侃道。其实他觉得翔太郎能潜入论坛,挖一堆不为人知的事已经很厉害了。

 

「喂……!」什么半吊子啊!
 翔太郎撇了撇嘴,「算了算了,接着来说E总。话说你认识石动美空吗?」

 

「诶……不认识……」

 

「我记得她人气在主播中挺高的啊?嘛,不认识也没什么,反正你只要知道她是E总亲生女儿就行了,就在大二读音乐系,可以算是学校很多男生的偶像人物了吧。」

 

「哇,看来E总和檀校长关系真的挺好的诶,把自己女儿都送到圣都大学来……」以E总的背景,完全可以给石动美空找个更加厉害的学府吧。

 

「嗯,是啊,还有E总的养子不也在圣都大学吗。」

 

「养子?」宝生永梦的重点却在这里。

 

「?我以为你知道了……」左翔太郎看着宝生永梦惊讶的表情,喝了口茶。「嘛……不过这个确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只是看你们关系不错……所以以为他告诉你了。」

 

接着翔太郎瞟了一眼永梦放在桌上的银行卡,「不过……看在你这么大力支持我们情报局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其实就是你的舍友万丈龙我——」

 

「?!」

 

「——的好兄弟,桐生战兔。」

 

「?!?!?!」这好像比上一个更震惊啊?

 

========================================
 其实很想写欢脱文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容易正经起来T T可能看着就会很别扭……

 

然后E总和店长这里,偷偷自设一下,总之后期有用吧(……

 

 

以及……
 帕帕再不出来我要急死了啊啊啊(喂
 剧情推动好慢,顺带一提,后期看这个剧情我觉得不能带脑子的,逻辑混乱,剧情狗血,憨憨脑洞T T
 总之我会加油的155551

 

最后!三次事有点多T T鸽子真的很抱歉了!!!!我也想快点搞完cp啊(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