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欢笑

420浏览    81参与
无用良品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冷漠的性情,但悲伤背后总是悲伤。痛苦不像享乐,它不戴面具。

 —— 王尔德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冷漠的性情,但悲伤背后总是悲伤。痛苦不像享乐,它不戴面具。

 —— 王尔德

大头

好心疼我的小墨青,想哭,你怎么这容易被欺负,你反抗呀!

好心疼我的小墨青,想哭,你怎么这容易被欺负,你反抗呀!

大头

今天更完啦!


以后不该让他出现的人我会让他瞬间消失的


大家放心,这次我只想让他俩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携手一生,相伴到老


不经历风雨,也能见到彩虹


对于这部电视剧,我要弥补墨青对于我的遗憾


一切按照我的想法来走,平平淡淡,相守一生


喜欢的请关注我,爱你们

今天更完啦!


以后不该让他出现的人我会让他瞬间消失的


大家放心,这次我只想让他俩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携手一生,相伴到老


不经历风雨,也能见到彩虹


对于这部电视剧,我要弥补墨青对于我的遗憾


一切按照我的想法来走,平平淡淡,相守一生


喜欢的请关注我,爱你们

大头

墨青的艰苦岁月(10)

满眼望去尽是看不到边的山草树木,这里人烟稀少,门徒很少在周围活动,远处有一点点的油灯在微亮,那是墨青的住处


招摇看到此景心中一震,眼角的泪瞬间滴落,墨青怎么会住在这


招摇隐身来此,不想让墨青知道,她躲在暗处往山洞里一瞧,四处简陋,比当年的破庙还不如,木头床板,被褥一双而已,周围潮湿,墨青在看书,依靠在床上的石壁边,墨青看书的样子好好看。招摇就静静的在看着墨青看书,一时入迷,想入非非啦!她不时注视着他的唇


墨青熄了蜡烛,蜷缩在床板上睡去,睡觉时还伴有咳嗽。招摇心里揪紧了一样,这一定是他上没有好利索,再加上阴暗潮湿的环境。


招摇气急了


回到清波...








满眼望去尽是看不到边的山草树木,这里人烟稀少,门徒很少在周围活动,远处有一点点的油灯在微亮,那是墨青的住处



招摇看到此景心中一震,眼角的泪瞬间滴落,墨青怎么会住在这



招摇隐身来此,不想让墨青知道,她躲在暗处往山洞里一瞧,四处简陋,比当年的破庙还不如,木头床板,被褥一双而已,周围潮湿,墨青在看书,依靠在床上的石壁边,墨青看书的样子好好看。招摇就静静的在看着墨青看书,一时入迷,想入非非啦!她不时注视着他的唇



墨青熄了蜡烛,蜷缩在床板上睡去,睡觉时还伴有咳嗽。招摇心里揪紧了一样,这一定是他上没有好利索,再加上阴暗潮湿的环境。



招摇气急了



回到清波殿招摇在想自己究竟该如何?坦诚相待还是再等一等,等自己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究竟是什么



招摇选择再等一等,她想更确定一下,认真的对待小墨青,招摇并没有给墨青换住处,她害怕其他人为难他,万路门的门徒什么性子她在清楚不过,她依然每晚都会悄悄来看墨青,悄悄地守着他..



招摇依旧照常来看墨青,瞬行至石洞,墨青不在,摘要又开始寻找,招摇在一个大石头上发现墨青,她看见墨青在望着远处,好似无恶殿的方向,招摇心中欢喜的不得了,他一直都有她,即使他不在身边,他也依旧是自己的那个小墨青.



墨青痴痴望着无恶殿,招摇痴痴地望着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墨青一天天的照常看守山门,招摇一天天的来偷偷看小墨青



招摇的征程霸业没有停止



招摇攻打锦州城,欲破御魔阵,却不料中途遇见千尘阁秦千弦的后方阻隔,招摇来听说,秦阁主天下第一美人,招摇功法鼎盛,撸了秦千弦就走啦!他要好好瞧瞧这天下第一的美人,美在哪里!



山门前,一身红衣似火的招摇扛着一白衣男子归来,脸上露出一抹奸笑



“这段时日辛苦你看家里了”招摇对墨青身边的老卫长说道



“门主,这是”



“啊!锦州城撸来的,说是天下第一美男”



墨青眼神不看招摇,暗自低下头



“喂,小丑八怪,过来帮忙,帮我把他抬到地牢”招摇对墨青吩咐



“是”



招摇回了清波殿,墨青抬着秦千弦来到地牢,地牢这个地方,对墨青来说可谓是记忆深刻



秦阁主转醒,安坐在地牢一边,墨青很是礼貌,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他看见了他的样貌,白衣男子,眉清目秀,慈眉善目,一看就是普渡众生的男子




墨青这一天都不开心,闷闷不乐的看守山门,看着自己的布满青痕的脸,墨青把自己对招摇的心思埋的更深,他更自卑



傍晚,招摇瞬行来到地牢,嘴啃青果,在秦千弦身边来回看,上下打量,给秦千弦看的东躲西躲..



“来人,送秦阁主回千尘阁”招摇下令



墨青看见秦千弦远去的背影,心中低落,招摇喜欢美的人,招摇不喜欢脸上有青痕,这张脸招摇看到一定会很害怕



招摇心中有墨青,那就不会再轻易放下任何人“人说秦千弦长的美,看了一晚上就烦了,哪有我的小墨青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入迷,他的唇一定很好吃”招摇心想.



招摇来到山门处,他这是在那次事件之后第二次看到招摇,窥心境,没有戴在招摇的脖子上,果然连自己的东西都不配戴在她的身上,更别提自己想要陪她



“来人,把那个丑八怪给我关到地牢,等我处置”招摇嘴角一斜,露出不明的笑容



墨青当时就想,招摇这是要处置他了,他很顺从就被带走了



随后招摇一记瞬行回到清波殿...



.*""*.*""*.*""*.*""*..*""*.*""*..*""*.*.*""*.*""*.*""*.*""*..*""*.*

暗🍬🍬🍬🍬🍬🍬但招摇真是心里有我们小墨青了

(11)是虐是甜我就不知道啦!(已经码一半啦)

答应的二更,我兑现啦!

明天老弟升学宴没有时间,停更一天!

😘


大头

墨青的艰苦岁月(9)

墨青在戏月峰后山被监视养伤期间,招摇在清波殿盘算着....


“来人,看山门的那个人伤好得怎样了”招摇看似清冷的问道“回门主,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下地活动了”门徒低头回道


“既然伤好了,那就让他正常去当值吧!告诉他万路门他好好呆着,这是他的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忘了就好”招摇及其冷静的对门徒吩咐道


“是,门主”


“好了,下去吧”


对墨青来说的清风明月,于招摇只不过是指尖清风,她终究还是选择遗忘


墨青听到了招摇的命令,心中如释重负,招摇没有处罚他,也没有赶走他,还告诉他万路门是他的家,让他把一切都忘记,那么刻骨铭心的记忆岂能说能...








墨青在戏月峰后山被监视养伤期间,招摇在清波殿盘算着....



“来人,看山门的那个人伤好得怎样了”招摇看似清冷的问道“回门主,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下地活动了”门徒低头回道



“既然伤好了,那就让他正常去当值吧!告诉他万路门他好好呆着,这是他的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忘了就好”招摇及其冷静的对门徒吩咐道



“是,门主”


“好了,下去吧”



对墨青来说的清风明月,于招摇只不过是指尖清风,她终究还是选择遗忘



墨青听到了招摇的命令,心中如释重负,招摇没有处罚他,也没有赶走他,还告诉他万路门是他的家,让他把一切都忘记,那么刻骨铭心的记忆岂能说能就忘,墨青低头不语,性子更比从前沉闷



墨青带着依然有伤的身子在上门当值,周围的门徒对墨青指指点点,都是说一些不中听的闲言碎语,墨青习惯了,墨青依旧守着他的山门,守着万阶之上的招摇,时不时的遭到门徒的刁难



突然一日,他听见了招摇的心声,那是窥心境,里面传来招摇的很多小心思,例如讨厌袁桀的唠叨,晚上的饭菜不合口,要去吃些什么,墨青每天多看不见招摇,但是这样他感觉很满足了



虽然他觉得这样偷听招摇的心事不好,招摇不喜欢别人揣测的她的想法,更别提她的小心思了。但是他总是不自觉的去听,他想她,心心念念都是她



傍晚墨青结束了一天的当值,正要回到戏月峰后山山洞时,门口的司马容铁青着脸看着他



“尘澜,你如今住在这种地方,为什么不和我说,我的西山那么大,我给你安排,为何在这种地方,再说招摇也没有难为你,她已经将此事翻篇了”司马容似是生气对墨青说道



“阿容,不必了,这挺好的,我早就习惯了,不麻烦你了,我一个守山的门徒,老是受你西山主的照顾,其他门徒会说闲话的”墨青宽慰司马容,其实他是不敢和司马容说明真相,怕他为难其他门徒,这样因为他引起轰动,招摇生气



“尘澜,你让我说你如何是好!为何如此执拗,招摇已经不难为你了,你为何不放过自己”



“阿容,此事不要让招摇知道,能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能在远处看着她,守着她,我这都不算什么的”墨青的心里都是满足,脸上挂出久违的甜笑



“尘澜,不早了,你先休息,我有事先走了”司马容着急说道,他想起看看她是怎么想的,操碎了心



“嗯”



清波殿中,招摇睡眼朦胧,手里还依然拿着酒瓶,嘴上痴痴的笑着.



“山上,火光缭绕,宾客高饮,众人欢庆,自己独自一人来到山下,寻找心中的寂寥,山门大红石头,身下少年被强强压制,轻轻撩开长袍外套,撕扯掉少年黑罩,轻轻触摸脸上的青痕,少年嘴唇微薄,口感极佳,甜甜一吻,沉醉其中,眼中星眸璀璨,令我沉迷至今,瞬间双手齐下,少年似是被撩拨情发,瞬间反客为主,唇齿交融,不断深入,且极其温柔,怕弄坏他心爱的人,两人云雨一番,少女沉沉睡去”



“这是梦,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和小丑八怪,在山门前....”招摇害羞捂脸,之前对于其他人说的,她不以为意,一朝酒醒,似大梦三生,让她彻底清醒,让她记住了那个守山门的少年-墨青



“招摇,你还在喝酒,你到底对尘澜是怎样的想法,尘澜对你可是看得比命还重要,你到底是如何想的”司马容对招摇开门见山说,他实在受不了尘澜在被折磨。问清招摇的想法,这样也好断了尘澜的想法,让他长痛不如短痛



“尘澜,谁是尘澜?”神经大条的招摇不解问道



“厉尘澜,脸上有墨痕的看守山门的那个少年,你们两人那个的,墨青呀!”司马容话说道一半不好意思继续说



“嗯,我知道了,没什么事,西山主你先休息去吧!天也不早了啊”招摇像打发瘟神一样把他打发走了,他还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哎,你们这一个两个的,愁人”司马容无奈叹气,转身出了清波殿回西山



清波殿内招摇躺在长椅上认真想着关于自己与墨青的问题,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到底是一时头脑发热,还是早已情根深种其实不自知



招摇想一探究竟,捻一记瞬行术,来到戏月峰墨青的住处,见门上有锁,且周围有很厚的一层灰,招摇瞬间心急,难道他走了,他..



一千种可能瞬间在招摇脑中汇集,她在紧张小丑八怪,捻一记瞬行术,她在着急找他,戏月峰没找到,山门亦没有,“他经常在山门的,怎么今天不在了,他在哪?”招摇有些哭腔



“司马容,司马容一定知道”招摇瞬间感觉像抓住一缕什么东西,瞬间来到西山



“司马容,墨青在哪!你快说,我找不见他了,他不在戏月峰的住处了”招摇心情急切略带哭腔说道



司马容一听招摇的语调,瞬间就觉得尘澜苦尽甘来了,假装说道“你什么时候关心一个看守山门的门徒了,这不像你平日的作风啊!”司马容调侃



招摇瞬间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在意。瞬间收了收“对哦,我干什么要在意一个看山门的,我不在意,那个我问你啊!他那个现在住在哪?”招摇言语躲闪



“尘澜,在戏月峰后山的石洞中,你去寻他便是”司马容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轻松说道



招摇一记瞬行来到此处


  ┅┉●○◎┅┉●○◎┅┉┅┉●○◎┅┉●○◎┅┉

我是亲妈,很疼小墨青

🍬已经安排上啦!你们什么能看到,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呦!已经码完啦!

天天虐心,我需要人疼,你们的喜欢就是我最大的🍬

喜欢请关注我,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大头

个人情感

当你心心念念想要找一个男朋友的时候

并不是多么需要他陪在你身边

而是受外界因素影响

你觉你应该有一个

无论他怎样

只要他在

你便会觉得满足

你有了男朋友


当你心心念念想要找一个男朋友的时候

并不是多么需要他陪在你身边

而是受外界因素影响

你觉你应该有一个

无论他怎样

只要他在

你便会觉得满足

你有了男朋友


-酥肉肉肉肉

【年成】初遇-绝对不是看错

章一-绝对不是看错



  顾念喜欢看雪。似白色的柳絮从高空上一片片坠落,在地面上堆积。听大人们说,今年比去年又冷了,冷了多少?小小少年并不在意,只知道自己穿的比去年更后,雪下的比去年更大。下雪了,年也快了。顾念喜欢年,雪牵扯着年,年又带来所祈愿的福瑞。


   每年年前,爸爸妈妈都会带他出去,去醉年街。现在,顾妈妈给顾念穿上一层厚厚的袍子后开始整理自己。顾念站在窗前看着未点亮的路灯。老实说,他从未见到过路灯的杆子,那盏灯就像长在枝头上,静静照着明。夜幕还未降临,路灯也还不会亮。“路灯亮了,灯笼才会亮”顾念嘀...








章一-绝对不是看错


    


  顾念喜欢看雪。似白色的柳絮从高空上一片片坠落,在地面上堆积。听大人们说,今年比去年又冷了,冷了多少?小小少年并不在意,只知道自己穿的比去年更后,雪下的比去年更大。下雪了,年也快了。顾念喜欢年,雪牵扯着年,年又带来所祈愿的福瑞。


   每年年前,爸爸妈妈都会带他出去,去醉年街。现在,顾妈妈给顾念穿上一层厚厚的袍子后开始整理自己。顾念站在窗前看着未点亮的路灯。老实说,他从未见到过路灯的杆子,那盏灯就像长在枝头上,静静照着明。夜幕还未降临,路灯也还不会亮。“路灯亮了,灯笼才会亮”顾念嘀咕着转头看向墙上的钟,过了会才回头继续望着灯。他也摸不准什么时候灯才亮,大人们说路灯到了年前这几天总会不定时的亮,连物业也解释不清楚,其实也没怎么干扰生活,人们便当是电路故障,由的去了。


    他等待着,注意力集中地放在了灯上。这是一场猜测的比赛。


    雪也还是那样下着,纷纷的雪没有搅乱他的视线,就是,视觉和自然光线有点儿模糊起来,顾念却不敢揉眼睛,他不想错过灯亮起的时间。


    恍惚间,他见着一个小小的影子,像飞蛾那么大,不,不是飞蛾,是红色的一小团,长条的,像举着什么亮黄光的东西,轻飘飘的一跳跳飞近了路灯。奇怪的东西停靠在灯沿的一层雪上,将亮黄光的物件往灯里一扫


    “叮铃~”


    路灯亮了


    “哇!”顾念轻轻叫出了声,眼睛却没移开,他的眼神跟着红色的一团移动,它收回了什么似的,灯亮了,它举着的亮光消失了!那一团转过身又腾空飞了起来,只是在返程途中,顾念清楚地感觉到了它的视线,听见了一声轻笑,而那抹红色迅速地没进了树丛。


    “妈,妈,妈妈!”顾念怔怔地松开扶着窗沿的手,转过了头


    “嗯?怎么了?”顾妈妈正系着靴子的带子,并没有抬头


    “我,我,我看见,路灯亮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说不清楚


    “亮了?有什么不对的?那就亮了吧”顾妈妈系好了鞋带站起身,拎过包,“走吧,爸爸在楼下等我们”


     “可是,我,那个东西”他有些语无伦次


     “什么东西什么我我我的,你怕是看错了,看电视看多了当然会看错东西,走吧,去醉年街,有你想要的,快过年了,妈妈会买给你”顾妈妈已经打开了门


     “噢,好吧”顾念只好走下楼梯,但他并不认为是看错了,那样鲜的红色还有清晰的铃铛声


走了几步,小孩子又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向妈妈:“妈妈,我觉得这些和我看动画片没有关系啊”

落_曦

相随

相随  
忆昔伊人语欢颜,  
恋伊偕手话笑颜。  
语意悦然去流年,  
而今沧桑已暮年。

相随  
忆昔伊人语欢颜,  
恋伊偕手话笑颜。  
语意悦然去流年,  
而今沧桑已暮年。

沧海雄风de原创

没有发出的信

XX你好!真高兴能在这春暖花開的季节里收到你的信,想不到,已分别几年之久的你我竞能在此时再得相通。看到你清秀的字体,续着那如音乐美妙的内容,我的心在澎湃,我的血在沸腾。你可爱的笑容刹那间充满脑海,眼前映出你美丽的倩姿,耳旁响起你“咯咯”的笑声,我仿佛浸入迷雾,忘记了自已,忘记了这是在班中,忘记了老师在讲课。。。。。。

漫漫长夜,无时不想起你,梦中的相聚,此刻就要成为现实。我的心如同这花的季节,愿把无限的温馨送入你的心房。我的温暖,我的热情,我的关心,是任何人不能给予你的幸福,我的好姑娘,就让咱们一起飞翔,在蓝天的抚慰下,尽情歌唱。

记得吗?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细雨霏霏,一个多情的男孩轻轻敲开...

XX你好!真高兴能在这春暖花開的季节里收到你的信,想不到,已分别几年之久的你我竞能在此时再得相通。看到你清秀的字体,续着那如音乐美妙的内容,我的心在澎湃,我的血在沸腾。你可爱的笑容刹那间充满脑海,眼前映出你美丽的倩姿,耳旁响起你“咯咯”的笑声,我仿佛浸入迷雾,忘记了自已,忘记了这是在班中,忘记了老师在讲课。。。。。。

漫漫长夜,无时不想起你,梦中的相聚,此刻就要成为现实。我的心如同这花的季节,愿把无限的温馨送入你的心房。我的温暖,我的热情,我的关心,是任何人不能给予你的幸福,我的好姑娘,就让咱们一起飞翔,在蓝天的抚慰下,尽情歌唱。

记得吗?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细雨霏霏,一个多情的男孩轻轻敲开了你的小屋,当时看到你又惊又喜的面庞,确实招人喜爱,假如那时我带着相机去,一定把她拍下来,放到枕边。可惜那时没有,但我却把这一幕深深地印到心中,伴我生生世世。(待续)

——沧海雄风(原创)

落_曦

遥指

遥指  
寒窗同窗话课堂,  
欢声笑颜喜乐见。  
窗外北道伊人形,  
默默凝视从不语。

遥指  
寒窗同窗话课堂,  
欢声笑颜喜乐见。  
窗外北道伊人形,  
默默凝视从不语。

落_曦

隐秘

隐秘  

分了、也散了、各有出路,天涯海角。曾经的我们多么无话不谈,多么的欢笑,有事无事都会话语笑谈,而如今的我们已经华夏遍地。往事如风,该散则散,不散则留。逝者如斯,不舍昼夜,逝去的已不可挽回,我们不必介怀。留着联系方式的彼此,淡漠隐身,无可厚非,因为你们只是我人生的一段记忆,人要向前走我不会常留于此,留着你们的记忆只是记录我人生的片段。天涯海角的我们,已经各走人生路,隐身是不想干涉彼此,我们也很少可能经常重逢,晚断和不在分开的这段时间以隐身来结束,有可能不会相逢的我们?隐身,是我要开始新的一段人生,莫再扰我。

隐秘  

分了、也散了、各有出路,天涯海角。曾经的我们多么无话不谈,多么的欢笑,有事无事都会话语笑谈,而如今的我们已经华夏遍地。往事如风,该散则散,不散则留。逝者如斯,不舍昼夜,逝去的已不可挽回,我们不必介怀。留着联系方式的彼此,淡漠隐身,无可厚非,因为你们只是我人生的一段记忆,人要向前走我不会常留于此,留着你们的记忆只是记录我人生的片段。天涯海角的我们,已经各走人生路,隐身是不想干涉彼此,我们也很少可能经常重逢,晚断和不在分开的这段时间以隐身来结束,有可能不会相逢的我们?隐身,是我要开始新的一段人生,莫再扰我。

乐园主义
左右

萌猫
生活里应该
有阳光
有花
有欢笑

萌猫
生活里应该
有阳光
有花
有欢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