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欧拉亲子

23.3万浏览    845参与
叶清水_点图缓慢绘制中…

“如何向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


突然发现的一段语音,哋我金属制品啦!

“如何向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


突然发现的一段语音,哋我金属制品啦!

想吃肉

别的人不能带来也无法带走,只有你才能弥补的裂缝

别的人不能带来也无法带走,只有你才能弥补的裂缝

咖啡乃生命之源

记梗:海豚星球

半梦半醒之间脑完了这个奇怪的AU。一个有关星星、太空和欧拉父女的阿强故事。


  空条徐伦驾驶着飞船,准备在生日当天去半人马星座附近观看一颗白矮星爆炸的全程。半路上,她的飞船因为陨石雨而迫降,坠入了一颗不知名的星球。这颗星球上只有海水,除了海洋生物和岩石以外没有其他东西。


   她打开舱门后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阿强,男人的右眼有疤痕,肩上有星星的胎记。他不认得徐伦,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名字,只知道自己有记忆以来一直在这个星球上。他每天骑着海豚出行,在水下呼吸,在鲸鱼的背上入眠,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徐伦送给他一盒万宝路,阿强有点懵但还是很快...

半梦半醒之间脑完了这个奇怪的AU。一个有关星星、太空和欧拉父女的阿强故事。



  空条徐伦驾驶着飞船,准备在生日当天去半人马星座附近观看一颗白矮星爆炸的全程。半路上,她的飞船因为陨石雨而迫降,坠入了一颗不知名的星球。这颗星球上只有海水,除了海洋生物和岩石以外没有其他东西。


   她打开舱门后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阿强,男人的右眼有疤痕,肩上有星星的胎记。他不认得徐伦,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名字,只知道自己有记忆以来一直在这个星球上。他每天骑着海豚出行,在水下呼吸,在鲸鱼的背上入眠,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徐伦送给他一盒万宝路,阿强有点懵但还是很快乐,因为这个星球上只有他一个人类。他向徐伦展示他收集的贝壳,他在海底的岩石上雕刻出的人像【其实就是他潜意识里的各种回忆,徐徐起劲了,说要带他一起去看星星爆炸。她修复了飞船的部分引擎,发现三天后,一场太阳风暴的余波会到达这个星球,刚好可以推助飞船上天。她历经重重波折,终于带着阿强飞走了,可在离开星球的那一刹那,阿强突然陷入休克状态。徐徐只好把他送回去,这时太阳西沉,她的生日已经到了,剩下的时间完全来不及供她去人马座看星星。她万分沮丧。阿强在海水里醒过来,他看着抽泣的徐徐,对着海面吹起口哨。于是整个海豚群在夕阳下跃出水面,场面一度非常壮观,此时阿强向徐徐说生日快乐,并好奇地问她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徐徐流着眼泪没有回答。

  故事的结局是飞船里的徐徐连线场外的花花(对花花终于出场了,花花以过来人的视角总结了阿强“因为救自己女儿失去了所有记忆,然后被spw送到海豚星球上疗养,一旦离开就会死”的前史。徐伦说自己还以为可以努力一下带他出去走走,还以为阿强会记起她,然鹅并没有,他从头到尾都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过。

花花说啊我知道你爹年轻时抽烟酗酒混蛋得一匹,可是小徐伦,他有多混蛋,就有多爱你。

最后的画面定格于徐徐小时候被阿强抱着的合照背后,阿强遒劲有力的签名上———徐徐把照片留在了海豚星球,她驾驶飞船,向太空飞去。over。


啊我好喜欢这个故事啊。

   

春野悠一
🌟🦋👊🏻‼️ 给自己的...

🌟🦋👊🏻‼️


给自己的置顶,告诉自己要加油啦!uu

🌟🦋👊🏻‼️









给自己的置顶,告诉自己要加油啦!uu

留念

想带去cp25,有没有小伙伴想要qwq
印出来太好看了,没有色差!

想带去cp25,有没有小伙伴想要qwq
印出来太好看了,没有色差!

💎

【授翻】
四部歐拉親子、老漢與杜王町DK

作者:ワタル ✨作品連結

自漢化,請勿轉出lof

【授翻】
四部歐拉親子、老漢與杜王町DK

作者:ワタル ✨作品連結

自漢化,請勿轉出lof

🐑

「你以為我沒有看過嗎。」徐倫看向空條承太郎說道。

「什麼?」

「disco。在我拿到的時候。」她重新坐到沙發上,注視著她的父親,「我看過你的disco…雖然這麽做不太對,但我看到了你做噩夢,離婚,為什麼要很多天不回家,包括你在做海星研究的時候搞丟了一隻襪子,你在埃及的經歷。我看到你做的噩夢是關於我和媽媽的,看見你被嚇醒了,我才知道你也是在意的。我也看到了你怎麽打敗那個大衛鮑伊臉的炸彈變態殺人魔。你年輕的時候挺帥的,這是不能否認的。」

「看見你在我過生日的時候叫典明叔叔給我送蛋糕,我才知道,原來你也是在意的。」

「你以為我沒有看過嗎。」徐倫看向空條承太郎說道。

「什麼?」

「disco。在我拿到的時候。」她重新坐到沙發上,注視著她的父親,「我看過你的disco…雖然這麽做不太對,但我看到了你做噩夢,離婚,為什麼要很多天不回家,包括你在做海星研究的時候搞丟了一隻襪子,你在埃及的經歷。我看到你做的噩夢是關於我和媽媽的,看見你被嚇醒了,我才知道你也是在意的。我也看到了你怎麽打敗那個大衛鮑伊臉的炸彈變態殺人魔。你年輕的時候挺帥的,這是不能否認的。」

「看見你在我過生日的時候叫典明叔叔給我送蛋糕,我才知道,原來你也是在意的。」


安日天/Camelia
上课摸鱼 超模父女十九岁的闺女...

上课摸鱼 超模父女
十九岁的闺女十七岁的爹

上课摸鱼 超模父女
十九岁的闺女十七岁的爹

无序

依然是jojo!
p1年龄操作,成年承×未成年花
p2杂鱼
p3一家三口,想看他们甜甜的日常!

依然是jojo!
p1年龄操作,成年承×未成年花
p2杂鱼
p3一家三口,想看他们甜甜的日常!

🐑

徐倫在喝椰汁的時候總喜歡避開門牙,用後面的牙槽咬吸管(我想在她門牙沒掉之前都是靠門牙的),玩夠了再自豪地宣佈「我喝完了」。…而在某些時刻她的確像個累贅,尤其是對戰「黃色節制」時,只能將她抱在懷裏乘坐纜車,在敵人詢問她的身份是誰,她也會相當自豪地喊我「daddy」,而「黃色節制」的表情也如同其他人一樣「意味深長」。…


所以當波魯那雷夫問道「承太郎,要是她真的是你女兒怎麽辦啊!」的時候,我總是感到非常頭疼,我怎麽會生出這麽黏人的小鬼,於是只能言簡意賅地回答「這怎麽可能。」在某些方面我總是希望她閉上她的嘴,「這非常吵。」我解釋,而徐倫總會眼淚汪汪,這意味著是我不得不先投降,只能拜託喬瑟夫.喬斯...

徐倫在喝椰汁的時候總喜歡避開門牙,用後面的牙槽咬吸管(我想在她門牙沒掉之前都是靠門牙的),玩夠了再自豪地宣佈「我喝完了」。…而在某些時刻她的確像個累贅,尤其是對戰「黃色節制」時,只能將她抱在懷裏乘坐纜車,在敵人詢問她的身份是誰,她也會相當自豪地喊我「daddy」,而「黃色節制」的表情也如同其他人一樣「意味深長」。…


所以當波魯那雷夫問道「承太郎,要是她真的是你女兒怎麽辦啊!」的時候,我總是感到非常頭疼,我怎麽會生出這麽黏人的小鬼,於是只能言簡意賅地回答「這怎麽可能。」在某些方面我總是希望她閉上她的嘴,「這非常吵。」我解釋,而徐倫總會眼淚汪汪,這意味著是我不得不先投降,只能拜託喬瑟夫.喬斯達和阿布德爾照顧她。


在我們前往印度的路上,徐倫只給我留下了一張紙條和她在飯店用圓珠筆歪歪扭扭畫的「未來的我」,穿衣品味還是不錯的。紙條上寫「Daddy再見」以及一隻不像米老師的米老鼠。


*天堂之眼if


🐑

Jolyne,第一步是不要喊我「Daddy」。這總是讓我覺得17歲還沒到這個年紀,你可以對著老頭喊,或者波魯那雷夫喊。…第二,不要鬧脾氣,我們在趕路,你的grandmother依舊在生病,如果你能滿足上面這兩點,我就帶上你。


她的確很乖,除了被黃色節制嚇到之外沒有像是個拖油瓶,睡前故事由花京院、阿布德爾、波魯那雷夫、老頭輪流進行,週六是該我抱著她睡,於是她用缺著門牙的嘴望著我笑∶Jolyne希望天天都是週六!…這還真是沒辦法,就當破例吧。


*天堂之眼if

Jolyne,第一步是不要喊我「Daddy」。這總是讓我覺得17歲還沒到這個年紀,你可以對著老頭喊,或者波魯那雷夫喊。…第二,不要鬧脾氣,我們在趕路,你的grandmother依舊在生病,如果你能滿足上面這兩點,我就帶上你。


她的確很乖,除了被黃色節制嚇到之外沒有像是個拖油瓶,睡前故事由花京院、阿布德爾、波魯那雷夫、老頭輪流進行,週六是該我抱著她睡,於是她用缺著門牙的嘴望著我笑∶Jolyne希望天天都是週六!…這還真是沒辦法,就當破例吧。


*天堂之眼if


宥山

原梗p5

请不要把剃须刀放在孩子能够到的地方

原梗p5

请不要把剃须刀放在孩子能够到的地方

买买民

【欧拉亲子】重回1987⑦



“徐伦!徐伦!”

“嗯?是谁在叫我?”

“快点,快帮我把这个人的尸体抬进后备箱!”

“罗密欧,你要做什么?我们不是该报警吗?”

“报警就完了!我们这辈子都会搭进去的!”

是哦,人被撞死了…

…不对…明明是你开车撞死的,怎么就牵扯上我了……

徐伦困惑地发现刚才还与自己亲密无间的男友刹那间变得那样陌生,倒是他提到的尸体……正散发出一种难以捉摸的气息牵引着她的视线,她忍不住低头去看……

!!!

花京院叔叔?

地上躺着的尸体无疑就是花京院典明了!胸腹间的伤口已经凝结成了一个紫黑色的黑洞。

不…

不…

徐伦揉了揉眼睛。

再低头看去。

变了!

这红色的袈裟…念珠…...



“徐伦!徐伦!”

“嗯?是谁在叫我?”

“快点,快帮我把这个人的尸体抬进后备箱!”

“罗密欧,你要做什么?我们不是该报警吗?”

“报警就完了!我们这辈子都会搭进去的!”

是哦,人被撞死了…

…不对…明明是你开车撞死的,怎么就牵扯上我了……

徐伦困惑地发现刚才还与自己亲密无间的男友刹那间变得那样陌生,倒是他提到的尸体……正散发出一种难以捉摸的气息牵引着她的视线,她忍不住低头去看……

!!!

花京院叔叔?

地上躺着的尸体无疑就是花京院典明了!胸腹间的伤口已经凝结成了一个紫黑色的黑洞。

不…

不…

徐伦揉了揉眼睛。

再低头看去。

变了!

这红色的袈裟…念珠…

阿布德尔叔叔!只剩一对双臂了!

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什么…颤抖的双手刚触及亡者的头发,转眼间幻象就扭曲成了一对黑白相间的犬耳……

连伊奇都……

爸爸!

爸爸!


“救……”命还未喊出,徐伦一身冷汗地睁开双眼,入眼的天花板惨白一片,隐隐还渗出大片血红色的残影。

“你做噩梦了。”

旁边还有人!

徐伦拉下被子猛得坐起身,床边站着的男人脸上还凝聚着一种震惊之余自我平复后的复杂。

“呜……”徐伦飞快地掀开被子,光着脚跌跌撞撞地奔向方才她撕心裂肺呼喊了千万遍的人,抛开了一切寻找他的怀抱,“Daddy!”

似乎是这段时间刚养成的坏习惯吧,每当害怕恐惧的时候,率先想到的都是这个被唤作“老爸”的人。

“你刚才也一直在叫 爸爸。”空条承太郎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如何都要安慰怀里哭得乱七八糟的女孩儿,但是,“我不是你爸爸。”

“我知道。”

奇怪的是,每当自己矢口否认的时候都能得到她坚定不移的肯定,就好像她比自己还确信一样。正因为如此,他反倒开始怀疑起来了。

这个神秘的少女……到底……

从这一个以噩梦为开端的早晨开始,冥冥之中徐伦意识到可能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多了,也许十天后,也许五天后,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她不知道。

梦里的死亡场景也如警铃一般迫使徐伦开始正视一个叫做“DIO”的男人。也许在抵达埃及之前的那段冒险里,她一直扮演着跟随“大人们”东奔西走的“无知者”,没有目的,没有信念。但随着她逐渐走上战斗的舞台,“大人们”所坚持的那些东西仿佛她也能理解一些了……

梦是一种预知吗?

他们真的会死吗?

那个DIO真的可怕到能轻易夺去那些怀着她无可比拟之精神气概的而又大难不死的人们吗。

为什么要把预言家这么残酷的身份安在我的身上?

该怎么办……

这是否也是一种引导……

引导被某种命运派来的“我”去做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

“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吧。”

房间里的窗帘依旧是紧闭着的,被拦截住的阳光心怀不满地为空条承太郎描摹出一个漆黑的身影

“怎么突然这样说?”徐伦呼吸一滞,僵硬地拉扯出一个 开什么玩笑啊你 的表情。

“老头后来调查过,空条家暂未出生过叫做 徐伦 的女孩。”

“我…我...”不是骗子啊。

“况且,你对这个时代的东西很陌生,还记得吗,那天花京院提到游戏机,你随口问了几句之后很是不屑,似乎嘀咕了一句 你们这个年代的游戏还真是老土啊 对吧。”

怎么办,要暴露了吗,难道是时候让她吐露真相了吗。可是,也许就算是她也不知道真正的真相到底该是什么。徐伦仓皇间张了嘴,却不知该从何处说起,又惊恐地闭上。

似乎时候不早了,楼下波鲁那雷夫已经催促着接连喊了好几声,空条承太郎压住帽檐从她身边走过,一手搭在她左肩拍了拍,“你不必告诉我们。”

“如果不信任你的话,我们早该分别了。”说完他走出了门。

空条徐伦一时头昏脑涨,匆忙间只能飞快得反应道:“那今天!今天我们会与那个叫DIO的男人对战吗!”

“今天养精蓄锐,你好好休息吧。”他的声音与他的背影一同变得模糊而渺远。


“唰——”

空条徐伦拉开窗帘,阳光拥抱着成千上万的粒子扑面而来,瞬间给脸庞打上了一层柔柔的散粉。

她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你好好休息吧。”


不对。

徐伦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

紧接着,徐伦顾不上蓬头垢面夺门而出。她先后跑过空条承太郎的房间,波鲁那雷夫的,乔瑟夫的……

空的,没有人。服务员甚至都开始进门打扫了。

去前台!

“您好,您所说的那些先生今早都已经退房了,但您不用担心,乔瑟夫先生嘱托过了,一切费用由SPW财团承担,您可以住到您想离开的时候。”

他们去哪了?

这般把她一人抛下的情况是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昨天他们已经确定了DIO的老巢,最后的决战即将拉开帷幕。

伊奇鲜血淋漓的断手在瞬间扯痛了全员的神经,这是伊奇的牺牲也是他们的牺牲,比起肉体损伤更是一种精神创伤。伤亡是不可逆的,他们将要面对比他们曾经遭遇过的要可怕得多得多的终极敌人,他们会死,同时也会见证同伴的死,甚至……全军覆没。

与其说空条承太郎是来质疑空条徐伦的真实身份的不如说是代表众人来向她道别的。倘若他们有去无回,也衷心希望作为“异乡人”的她能平安健康地回到未来,与亲人团聚,开启新的生活。

他们认可并且珍视与空条徐伦的相逢,他们也深谙未来的神圣——未来不该干涉过去,同样,过去不该贪恋未来。他们是一群气血方刚、意气风发的男人,为了亲手斩断自己与DIO的孽缘而勇往直前。可以说,他们不屑于自己的未来,他们看重的只有脚下的土地和头顶的情义。


“你好好休息吧。”


我们走了,徐伦。

——“这种事情……我绝不允许———!”


我空条徐伦才不管什么狗屁时空理论,不是老爸他们走向我,而是我要走向他们,这是我一个人的选择,而我意已决。

此时此刻——

去吧空条徐伦,do the next right things[*],让他们活下去!


另一边。

“DIO大人,乔斯达家族的人到门口了。”

“哦?来了几个?”

“五个。”

“少了谁?”

“一直和他们同行的少女没来。似乎是叫徐伦的,至今属下也未查找到有关她的信息。”

“……无妨。等到晚上我吸食了那老东西的血,与乔纳森完全融合之后,我就无人能敌了!”


听得见,能听得见。顺着石之自由的牵引,空条徐伦也来到了DIO寄身的宅邸。

但到此为止,空条承太郎、乔瑟夫、花京院的声音已经追踪不到了,就像电话线突然被切断了一般,信号全无。

而伊奇、波鲁那雷夫、阿布德尔的声音不断从府邸深处传来。

毫不迟疑地,空条徐伦迈步走了进去。

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潮湿,冰冷,妖异,这是阴影中的生物给徐伦最直观的感受。她之前些许从太公那里听说过有关“吸血鬼”的传闻——所谓古老的,以血液为食的不死怪物。

“你就是那个女人吧。怎么,这么想死在你伙伴们前面吗。”说话间,瓦尼拉·艾斯露出了他的青面獠牙。

“你不是DIO。”徐伦紧绷着身躯,随时可以进入战斗。

“笑话,DIO大人岂能容你们叨扰。DIO大人不惜赐予我他高贵的血液,我定会将你们的尸体奉送给大人,不辱大人对我的期许。”

此时徐伦背在身后的手已经飞速翻起了花,一张漂亮的线网在两掌间悄然出现。

她飞快举起双手,掌心间的线网瞬间无限扩大,箭一般地射向四周。

“区区一张束缚网罢了。”吸血鬼轻蔑地扯起头顶的线网,不以为然。

“石之自由!”徐伦一边高声喊道一边麻利地闪到一边。

好险。

刚才停留的地方已经被“挖去”了。只要是“黑洞”侵袭的地方,通通都会“消失”。这就是敌人的替身。

而刚刚罩住敌人的线网却在几秒内收紧,每一根线都在黑暗中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极细,极硬,胜过剑尖刀刃。借助收紧之力,致密的网猝不及防地将敌人切割成碎片。

一切都在几秒间内发生,不容反应。

“你!你竟敢……!”

徐伦心惊胆战地瞪着地上散落的肉块儿,喘着气,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这个招式,因而消耗了大量替身能量。虽然狠,但也是建立在敌人能够中招之上。这次所幸是敌人大意轻敌了,才没能立刻躲开她的攻击。而所谓替身,未知的才是最强的,一旦被敌人识破替身的真实面目,攻击就可能被轻易化解。

此刻也不容徐伦多加唏嘘,她想到既然是不死之身,那么零碎的肉块儿复原也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她快速地环顾四周,该死,这是一个暗室,一个窗户都没有。

而从另一边赶来的波鲁那雷夫等人入眼便是这样一幅画面:少女瘫坐在地上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而她面前的这摊血肉模糊之物也正以一种诡异的节奏在微弱地搏动着。

“徐伦!”


→To be continued


[*]台词指导:《冰雪奇缘2》

惊哉
【JOJO】千万不要相信你亲戚...

【JOJO】千万不要相信你亲戚说的鬼话

我小时候也被这样玩过,就我姥姥家的人说我是我妈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我还傻乎乎信了好久……虽然一开始想着这样画的时候挺乐的,但填词的时候突然鼻子一酸

总之食用愉快啦XD

【JOJO】千万不要相信你亲戚说的鬼话

我小时候也被这样玩过,就我姥姥家的人说我是我妈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我还傻乎乎信了好久……虽然一开始想着这样画的时候挺乐的,但填词的时候突然鼻子一酸

总之食用愉快啦XD

拾壹月初六

·是时停的正确用法
·有些人表面上是个面瘫的酷guy,背地里却是会用白金之星疯狂偷拍女儿的傻爸爸
·白金之星:啊——我女儿真可爱【(◍ ´꒳` ◍)ノ

·石之海补完了…被虐的无法呼吸。只能靠涂涂沙雕小甜饼这样子苟活

·是时停的正确用法
·有些人表面上是个面瘫的酷guy,背地里却是会用白金之星疯狂偷拍女儿的傻爸爸
·白金之星:啊——我女儿真可爱【(◍ ´꒳` ◍)ノ

·石之海补完了…被虐的无法呼吸。只能靠涂涂沙雕小甜饼这样子苟活

逗笨

我终于把石之海看完了呜呜呜

徐伦A爆了

我终于把石之海看完了呜呜呜

徐伦A爆了

拾壹月初六

·摸一张父女
·jo太郎:是看安娜苏的核善眼神
·补漫画的时候笑的我头掉
·乔斯达家祖辈相传的女儿控之魂

·摸一张父女
·jo太郎:是看安娜苏的核善眼神
·补漫画的时候笑的我头掉
·乔斯达家祖辈相传的女儿控之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