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欧菲娜

284浏览    16参与
深渊
“你的祭品是什么?我可以帮你实...

“你的祭品是什么?我可以帮你实现。”

“你的祭品是什么?我可以帮你实现。”

安沫幻

我觉得黄衣和这个秋千好配啊,坐上去简直一盆栽,大家最喜欢哪个呢

我觉得黄衣和这个秋千好配啊,坐上去简直一盆栽,大家最喜欢哪个呢

阿果果个喵央

日常画大头2#

又肝了全员里的4个,坐久了腰疼呀。
我不大会人体的~请见谅~
感觉比前一天进步了?

哦~我的威廉大宝贝~吸溜(埋胸舔)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
秃头少女卑微的求个心心和赞哇~

日常画大头2#

又肝了全员里的4个,坐久了腰疼呀。
我不大会人体的~请见谅~
感觉比前一天进步了?

哦~我的威廉大宝贝~吸溜(埋胸舔)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
秃头少女卑微的求个心心和赞哇~

Payaso.
欧气来了?!单抽出奇迹

欧气来了?!单抽出奇迹

欧气来了?!单抽出奇迹

花里胡哨的小清瓜

我这种上色很菜的人,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零  @珞烛  @竹 嘴不想改了,对,任性啊哈哈

我这种上色很菜的人,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零  @珞烛  @竹 嘴不想改了,对,任性啊哈哈

山鬼
《一眼万年》听说了裘克与祭司在...

《一眼万年》听说了裘克与祭司在月亮河大战三百回合,然后就有了这篇脑洞


      游乐园孩童们珍贵的记忆,但有谁见过黄昏斜影下的游乐园呢?毕竟这可是一个到时间就要关闭的场所。

      那是一个有些荒芜已无人烟的游乐场,正门入眼是一辆周身为红色勾芡着黄边的过山车,不知有多少求生者曾通过这不起眼的小小过山车在监管者面前溜之大吉,只留下乘风潇洒离去的背影和一脸绝望的走地监管者。

      裘克一个因天生苦瓜脸而不得不在马戏团扮演哭泣的小丑,马戏团帐篷外的旋转木马咿呀的转动着旋律,这让他想起一...

《一眼万年》听说了裘克与祭司在月亮河大战三百回合,然后就有了这篇脑洞



      游乐园孩童们珍贵的记忆,但有谁见过黄昏斜影下的游乐园呢?毕竟这可是一个到时间就要关闭的场所。

      那是一个有些荒芜已无人烟的游乐场,正门入眼是一辆周身为红色勾芡着黄边的过山车,不知有多少求生者曾通过这不起眼的小小过山车在监管者面前溜之大吉,只留下乘风潇洒离去的背影和一脸绝望的走地监管者。

      裘克一个因天生苦瓜脸而不得不在马戏团扮演哭泣的小丑,马戏团帐篷外的旋转木马咿呀的转动着旋律,这让他想起一个人,当年无数猛兽蛰伏在她的软鞭下,包括他的心,可她却忽视了他的心,所以他来到这所庄园做上监管者。

      他想如果我卑微的爱不能被正视,那就像撕下微笑小丑的脸一样,撕下他爱情中这最后的卑微。

      他嘲讽的望着对面最后一个求生者,是个祭祀,好像叫做欧菲娜,曾被老头称为井盖娘,老头似乎对她无比痛恨,大概是因为和她经常通过井盖逃往河对岸摆脱追捕的缘故吧。

      “我说裘克先生,您在对面这样凝视着我也没有用,不如就让我过去跳下地窖吧,您已经赢了”

      “不,这远远不够,因为你还没有被我送回庄园”

      “看来您真的没有考虑过让我独自走回庄园”

      “杰克说让带有羸弱唯心的女士独自走回庄园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事情”

      “那您要不要去和杰克先生学会他的隔河雾刃再考虑抓捕我?”

      裘克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组装着自己的小火箭。

      “或者您可以考虑向东方的谢必安先生学习如何抛掷镇魂伞,啊,听说他的弟弟可是个坏脾气,未必会把伞借给你,也未必肯教授你技能”

      裘克的旁边风声呼呼,他蹲守在地窖旁穿过河流望着那个不断挑衅的祭祀怒火中烧,该死的,再击中一次,就一次,她就该倒下了。

      “玛格丽莎的八音盒旋律和这旋转木马的旋律可真像,听说您是为她来到的这庄园?”

      “你墨迹了这么久,还不打算过来吗?”

      “如果我过去您不会用您高举的小火箭捶我的屁股的话”

      “看看你的伤口,女士你需要我送你回庄园”

      “不,如果您坚持要用小火箭捶我的屁股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我赌上我吉尔曼家族的尊严”

      “你这个疯子一般的女人”裘克骂骂咧咧的给小火箭装上推进器,风风火火突突突的假装离开再180°的掉头回来,很可惜欧菲娜已洞悉他的套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裘克先生您的小火箭在这里对我毫无用处哦,如果您继续在对岸这样深情的凝视着我,我想我会认为您爱上了我”

      “该死的,谁会爱上你这样的井盖娘?”

      “啊,既然如此,那您不妨按下投降,我便会立刻消失在您的视线中了不是吗?”

      “为什么要我先投降,你先投降”

      “我想杰克先生一定是忘了教您尊重女性”

      “恰恰相反,他告诉我绅士凡事要Ladies first”

      “杰克先生是个虚伪的绅士,您不要盲信他的话,那都是骗艾米丽的鬼话,作为您让我跳入地窖的条件,我愿意帮您给玛格丽莎带话,这项交易我一定会恪守保密”

      “滚出老子的月亮河”裘克嘶哑着嗓子粗声粗气下着驱逐令。

      “辱骂可不是绅士应该对女士做的呢,礼仪您还没有学到家呢”

      “滚,上帝啊,请护佑我不再遇到这个女人”

      裘克愤怒的按下投降宣告耗时长久的拉锯消耗战结束。

因凛

摄殓~终于熬到卡尔出来了〒▽〒

摄殓~终于熬到卡尔出来了〒▽〒

稚淮°

给辉酋画的快乐祭司!!!
QwQ不会上色,上色被我吃了

给辉酋画的快乐祭司!!!
QwQ不会上色,上色被我吃了

憨批退散

《另一面的自己》第三章

第三章

【恐惧】祭祀与某人

     你杀了我,是你失手杀了我,你活埋了我,都是你的错,我要你付出代价,付出代价”一个只有上半身脸色惨白的“她”死死掐住的脖子,我喘不上来气,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我挥起手中的门之钥

用力的砸了过去......

        依旧从这无休止的恶梦中惊醒,身上的睡衣早已被冷汗浸透,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我总是会梦到“她”睡着时的画面......

       我从小就同父母一同信仰着空间和时间之神犹格·...

第三章

【恐惧】祭祀与某人

     你杀了我,是你失手杀了我,你活埋了我,都是你的错,我要你付出代价,付出代价”一个只有上半身脸色惨白的“她”死死掐住的脖子,我喘不上来气,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我挥起手中的门之钥

用力的砸了过去......

        依旧从这无休止的恶梦中惊醒,身上的睡衣早已被冷汗浸透,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我总是会梦到“她”睡着时的画面......

       我从小就同父母一同信仰着空间和时间之神犹格·索托斯,他是一位至高无上,拥有无限权能的神每次秩序更迭都会从众多的信徒中挑选一位掌管门之钥的祭司,而神的恩泽就给予了那时还年幼且幸运的我,我从主事的长老的手中接过了那个金色圆环模样的门之钥,长老对我说只要我虔诚的信仰着神,神就会指引你打开穿梭空间的通道。

      我拿着门之钥开心的和与我一起共同信仰神的女信徒艾蕾亚分享,我和她都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先祖巨石前,用门之钥开一条通往巨石另一端的通道,我拿着门之钥对着巨石虔诚的祈祷着,巨石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圆形的入口,仿佛此时神就在门口缓慢的转动着自己的身体指引着我们穿过入口到达彼端,为了保证入口的位置以及它的安全性由我先行通过入口外的彼端,我小心翼翼的穿过了泛着柔和光芒的未知入口,到达了巨石的彼端,大喊着让艾蕾亚与我一起观仰神的恩赐,艾蕾亚没有应答,我只能听见了短暂且急促的脚步声,她应该是在奔跑,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我看着她即将穿过入口到达巨石彼端时,入口的浮影突然关闭,她只有半个身子通过了巨石,而她身体的另一半应该是被死死的卡进了巨石里,艾蕾亚仅剩的一半身体栽倒在了地上,她的身体开始喷涌鲜血,她身上所有的器官都被切割成了两半,到处都被血染红了,像是深秋的落叶一样。

                那时年少的我被这种场景吓的呆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办法,我看着艾蕾亚流干了血液的半个身体,看着手中象征着神的至高无上能力的门之钥,不知为何,我好像获得了莫名的勇气,镇定的相信我不能为了她一个人毁了我自己的声望或侮辱至神的威望,我不能,我不能

!欧菲娜你要镇定,艾蕾亚的死一定是神的旨意,你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安葬她,虔诚的为她祈祷指引她前往神的盛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拖拽着把她丢进了之前发现的不远处的废弃的偷猎者陷阱洞窟里,扯掉了我身上染血的外衣,又静悄悄的溜到了护林员小屋外偷来了一把铁锹,经过整整一天的努力,我终于将那个陷阱洞穴死死的掩埋住,又在上面扑了一层断树枝,看着那个“毫无破绽”的坟墓,轻轻的叹了口气。

       休息片刻,我沿着回去的那条路慢慢的摸索着走回“信仰之地”但是我很快就在森林里失去了方向,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摸索着走进了一片阴阴郁郁的森林里,这树林里简直感受不到一点生机,只有乌鸦不断的在我头顶盘旋飞过,不断的凄厉的叫喊着,森林的深处还不断隐隐约约的能听见诡异又令人战栗的惨叫声,四处满是攒动的人影,那时的我根本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即使是神在心中也无法克服此时我心中的恐惧,本能反应引领着我的身体飞奔,再进一步深入一点的时候,这片诡异的森林里又开始变的像相片里的树木一样没有任何的色彩,我一时惊慌了神,恐惧又开始试图侵占我的内心,我无法忍受这种折磨,开始惊声尖叫着往反方向逃窜,但是等我回头时却发现我早已被人从背后扼住了咽喉,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温柔又恐怖的声音—“你很适合当做相片的模特呢~”

完。


怪.是条咸鱼.兽

认真画画乐!【你够】
是我喜欢的祭司小姐姐!
玩祭司就是要极限救人强行翻盘!开洞开到监管怀疑人生!
行吧……我指绘上色还是没什么进步
是两张送给b站辉酋的图!
玩祭司上殿堂的天秀up
辉酋不仅收下了我小粉丝的礼物还拿来当封面了
我开心一会【躺地】

认真画画乐!【你够】
是我喜欢的祭司小姐姐!
玩祭司就是要极限救人强行翻盘!开洞开到监管怀疑人生!
行吧……我指绘上色还是没什么进步
是两张送给b站辉酋的图!
玩祭司上殿堂的天秀up
辉酋不仅收下了我小粉丝的礼物还拿来当封面了
我开心一会【躺地】

陳川

《心光》 黄衣之主x祭司

第一次写文,真的是第一次!!!请多多指教!
神明x教徒
cp是黄衣之主和祭司!
严重ooc!文笔很烂!小学生水平!
很多私设和讲不明白的地方!还请谨慎食用😭

清澈的天空,平日里看不见的麻雀盘旋在空中。
明朗的天气为所有人的心情画上了对号,从各地奔波来到这里的人,此时此刻都聚集在庄园的餐厅中。

“诶诶,听说了吗?刚刚新来了一位监管者!”
明亮的清晨,艾玛一声打破了餐桌上的宁静。
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家都不约而同转过身来,视线聚集向她。
“哈斯塔…据说……”
艾玛神神秘秘地压低了音量,故作玄虚低着头对我们私语:“是一位神明!”

神明!大家的视线从艾玛转移到了欧菲娜身上——
要知道,这位随身携带着信物,每日来到教堂...

第一次写文,真的是第一次!!!请多多指教!
神明x教徒
cp是黄衣之主和祭司!
严重ooc!文笔很烂!小学生水平!
很多私设和讲不明白的地方!还请谨慎食用😭

清澈的天空,平日里看不见的麻雀盘旋在空中。
明朗的天气为所有人的心情画上了对号,从各地奔波来到这里的人,此时此刻都聚集在庄园的餐厅中。

“诶诶,听说了吗?刚刚新来了一位监管者!”
明亮的清晨,艾玛一声打破了餐桌上的宁静。
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家都不约而同转过身来,视线聚集向她。
“哈斯塔…据说……”
艾玛神神秘秘地压低了音量,故作玄虚低着头对我们私语:“是一位神明!”

神明!大家的视线从艾玛转移到了欧菲娜身上——
要知道,这位随身携带着信物,每日来到教堂祈祷的女人,也同样是被一位神明指示,来到了这个庄园。

听到这个消息的她稍作迟钝,缓缓放下手中的刀叉。
“我要去见他。”
她的语气非常坚定,似乎每日的祈祷都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

“所谓的神明也好,恶魔也罢。”
唰唰的声音,弗雷迪将手中的书本翻了一页
“来到这个庄园,大家的目的也不过都是金钱。如果求的是你口中无所不知神通广大的那位神明,我想你找错人了。”

一番言论并没有使欧菲娜动摇。
大家为什么来到这个庄园,她能不知道吗?
只是,她较与众不同。
或者说,她只是不愿错过每一丝机会。
穿过众人身旁,欧菲娜推开了餐厅的大门。

“游戏规则都了解了,如果没有问题,我想您下午就可以正式向他们打个招呼了。”
会客室飘来茶香,两位高大的身影穿过餐桌
“咔吱——”
会客室的门被推开,瘦弱的身影扶着墙喘着粗气。
“欧菲娜?!”
杰克被眼前这位不速之客惊了一跳,随之而来的又是冰冷冷的话语。
“欧菲娜,我现在正在接待新的监管者,希望你能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神明大人……”
她话音刚落,杰克便不再说话。欧菲娜一步作两步,冲到另一位——也就是他们嘴中所谓的神明前。

“你是……”
哈斯塔转过身来,欧菲娜看清了他的模样:身材庞大,厚重的黄袍底下藏着一头白发,红色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位无礼又莽撞的小姐。

他的模样并不常见,在众人里或算是稀奇,看起来稳重成熟,然而本质还是一头撞进庄园的野兽。欧菲娜明白,不久后就会在游戏中见到这位新朋友。
但她毫不胆怯。

“她叫欧菲娜,一位祭司。”
一声叹息打破了二人尴尬的四目相对
“也是前段时间来到庄园的求生者,如此鲁莽的见面方式还请哈斯塔先生不要介意。毕竟这家伙会出现在这,也是我的预料之外。”
杰克扶着额头无奈地盯着欧菲娜:
“这位是哈斯塔,刚刚才来的新监管者……欧菲娜…我希望你能注意点……”

左看看右看看,欧菲娜对眼前这位新客人充满了好奇。杰克的一番话让她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不过已经没关系了。
她想要的答案,全都在心中了。

“神明大人!您一定是神明大人!”
欧菲娜上前几步,握爪哈斯塔的手,兴奋的话语随着泪水一齐从她脸上流下。

哈斯塔愣住了,心中似乎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但那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今天天气不错。”
哗的一声,餐厅厚重的窗布被哈斯塔拉上。窗外少有的阳光一瞬间侵蚀着房中黑暗,暖洋洋的气息让众人情不自禁伸起了懒腰。
“是的!晴空万里乌云明媚清澈小鸟轻啼——”
欧菲娜抱着门之匙,在阳光下转了几圈,定足在哈斯塔面笑了笑
“哈斯塔大人,非常适合去祈祷呢!”

艾玛扯了扯艾米丽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八卦道:“哈斯塔莫不真是她找的那个神?
都快一两个月了,自从他来了后,业余的活动时间内,我就没见他两分开过。”
“你要明白,欧菲娜口中的神明,善良或冷漠,存在或虚构。那都不过是她的一位心灵支撑。”

艾米丽轻轻嘬了一口红茶,看向二人
“而他来了,心灵支架有了依靠,在这个让人毫无安全感的庄园,即使他不是欧菲娜心中的神明,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者,又别无选择。”

哈斯塔的到来,在别人眼中似乎只是多了一位似有非有的新人。而在那个女孩的眼中,是信仰,是追求,甚至是她活下去的目标。
业余时间,集合出门,特殊活动,二人似乎从来没有被分开过。欧菲娜像是一只不会疲倦的小鸟,没日没夜地跟在哈斯塔的身旁,叫着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红教堂集合去看电影呢!咱们一起吧!”
“嗯。”

“神明大人!我在庭园收到了园丁小姐送给我的百合花!你看漂亮吗!”
“和你一样漂亮。”

“神明大人!我今天辅助的是不是很好!”
“神明大人!我们一起去做祈祷吧!”
“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
无数遍听到同一句话的哈斯塔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我在,神明大人在这里。”

即使在游戏中被抓了,欧菲娜也只是在地上对着他傻笑,哈斯塔看着熟悉的脸庞,究是下不去手。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她抱到了地窖。

欧菲娜始终没有发现,自己一直认为在被拖累着的神明大人,内心也是无比孤独的。

傍晚,湖景村热热闹闹,大家聚集在一起有说有笑。
一边讨论着琐事,一边把彩旗高高挂起。
欧利蒂丝庄园在这里举办了烟火大会。

哈斯塔赶到时已是天黑,而他在人群中也搜索到了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
“神明大人!这边这边!”
欧菲娜在船的二楼,蹦蹦跳跳的她向这里招了招手,示意让他上来。

“你可真是挑了个好地方……”
“嘻嘻——我的审美不会有错!”
大船的二楼果然在现在空无一人——因为这个偏僻的地方没有灯光,不过不必担心,因为烟火,即将点亮整个湖边。
欧菲娜手中的门之匙发着很好看的光芒。

二人平日中无话不谈的气氛在这里却悄然无声,你不看我,我不看你,内心却都想让烟花结束这场尴尬。

“欧菲娜。”
听到呼唤,欧菲娜迅速转过头,看着他红色的眸子。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神明?”

“神明大人……你……”
哈斯塔抬起头看着她,眼中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欧菲娜看到了无助与孤独,如同大海一般的深渊。

“从我记事那天起,我就被镇子的人说是灾害,是不详的东西。
小孩们欺负我,老人们让我滚出去,我越是反抗,越是有更多的人来欺压我。
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魔鬼…被锁在笼子里,做他们所谓的净化,献祭…”
哈斯塔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扬起头,看着眼前的星空,眨了眨眼睛。
“我逃了出来,成为了真正的怪物,终于可以肆意的伤害别人。
可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神明啊”

“彭——”
一声巨响让二人抬起头来,绽放在眼前的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即使是刚刚漆黑一片的夜空,也因此时的烟花而变的绚丽多彩。

“我知道,你是神明
但是不是指引我来到这里的那位
我不知道。”
欧菲娜站起身,向着前方伸出双手,又攥成一团。
“但啊,哈斯塔才不是什么灾害
至少你在我心里,是我的追求,是我的信仰

是只属于我我的神明”

说完,欧菲娜转过身对他笑了笑
“就像刚刚的烟花
虽然天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漆黑一片,没有光明
和我的心一样,没有支撑物,没有安全感。”

欧菲娜又重新看回天空,凝视着深渊

“但自从哈斯塔大人来了,我漆黑一片的心里就有了光
就像刚刚那一刹那的烟花
即使你不是神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怪物
但在我心里,也是我的全部
那一束光永远会照耀着我的心

我会追随你,永生永世
我的神明大人。”

哈斯塔缓缓站起身,从背后抱住了欧菲娜
“我会庇护着你,永生永世
我心爱的教徒”

徘是猛男猫猫
先放个头证明我没有因为补课而偷...

先放个头证明我没有因为补课而偷懒更新

先放个头证明我没有因为补课而偷懒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