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欧风

8372浏览    1047参与
御座ル
艾略特说歌德 顽皮哲人 靡菲斯...

艾略特说歌德 顽皮哲人 靡菲斯特 必点到

艾略特说歌德 顽皮哲人 靡菲斯特 必点到

御座ル

抖森母校的赛龙舟

http://m.sohu.com/a/253852046_100053415

男子戴花,好好看,看来古代都有男子戴花传统哇

http://m.sohu.com/a/253852046_100053415

男子戴花,好好看,看来古代都有男子戴花传统哇

不爱穿秋裤

一篇未完成的欧风文

八岁时父亲带我去王宫觐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肯特小王子。

那年肯特三岁。安德鲁老王陪着这个自己最小的儿子玩乐,没有避讳我们父子俩。

那个时候克雷尔王子还未出生,肯特是老王的心肝宝贝疙瘩。

那“疙瘩”一见着我,踉踉跄跄地走过来牵住了我的……小手指。然后仰起脸对着我笑。

真是第一次见面就败给他了。关于那个瞬间我印象很深,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顺着指尖的温度传达到心底,麻酥酥的。

不过我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镇静。父亲带我进王宫前曾找礼仪老师教过我宫廷礼,于是我从善如流地单膝下跪,反握住小王子的手,行了个吻手礼。

我很喜欢这个小王子。父亲那时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王子的身边应该有一个骑士...

八岁时父亲带我去王宫觐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肯特小王子。

那年肯特三岁。安德鲁老王陪着这个自己最小的儿子玩乐,没有避讳我们父子俩。

那个时候克雷尔王子还未出生,肯特是老王的心肝宝贝疙瘩。

那“疙瘩”一见着我,踉踉跄跄地走过来牵住了我的……小手指。然后仰起脸对着我笑。

真是第一次见面就败给他了。关于那个瞬间我印象很深,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顺着指尖的温度传达到心底,麻酥酥的。

不过我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镇静。父亲带我进王宫前曾找礼仪老师教过我宫廷礼,于是我从善如流地单膝下跪,反握住小王子的手,行了个吻手礼。

我很喜欢这个小王子。父亲那时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王子的身边应该有一个骑士。”

我要做肯特王子的骑士。

那时的肯特太小了,小到我一心一意地想做他的骑士保护他,但后来我明白了,肯特殿下不需要骑士的守护,他自己就是一个勇士。

这要从肯特十五岁时开始说起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跟着我的老师学习,努力去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而肯特也有专门引导他的老师教他各项技艺。我没有和肯特一起学习,我并没有见识过肯特的骑术、剑术等等一切的学习情况,我只是在每年几次入宫时看着他一年年地变得高大魁梧,于是我终于逐渐意识到了肯特可能并不需要我的保护。

不过肯特似乎挺喜欢我,他会亲切地叫我“亚尔哥哥”,这让我很受用。顺便一说,我的全名是亚尔维斯·威尔逊。

御座ル

#一个文学形象的溯源#

乱步写的二十面相的构想原来有一个滑翔机哇,应该就是怪盗基德的原型,正好柯南新加坡剧场版里出现了乱步本尊的照片!我超激动!柯南的新名字也有亚森罗宾的影子!

然后乱步说他是因为亚森罗宾写的,日本人真的是太爱亚森罗宾了,鲁邦三世也是这个。当然这些都是用公共版权经典角色的一两个设定,属致敬

再一查什么?度娘说罗宾的原型是:文学原型福尔摩斯、A·J·拉菲兹、伏脱冷???

福尔摩斯的话只能是莫里亚蒂了吧,拉菲兹是《业余神偷拉菲兹》,间谍007最早的原型,一本让柯南道尔勃然大怒却无可奈何的书,拉菲兹娶了柯南道尔的妹妹。第一本将窃贼作为主人公的推理小说。伏脱冷是巴尔扎克笔下一...

乱步写的二十面相的构想原来有一个滑翔机哇,应该就是怪盗基德的原型,正好柯南新加坡剧场版里出现了乱步本尊的照片!我超激动!柯南的新名字也有亚森罗宾的影子!

然后乱步说他是因为亚森罗宾写的,日本人真的是太爱亚森罗宾了,鲁邦三世也是这个。当然这些都是用公共版权经典角色的一两个设定,属致敬

再一查什么?度娘说罗宾的原型是:文学原型福尔摩斯、A·J·拉菲兹、伏脱冷???

福尔摩斯的话只能是莫里亚蒂了吧,拉菲兹是《业余神偷拉菲兹》,间谍007最早的原型,一本让柯南道尔勃然大怒却无可奈何的书,拉菲兹娶了柯南道尔的妹妹。第一本将窃贼作为主人公的推理小说。伏脱冷是巴尔扎克笔下一个很王尔德式的热爱蛊惑美青年的大叔角色

御座ル
腰超细第二幅............

腰超细第二幅......................................

Frederick Hendrik Kaemmerer

腰超细第二幅......................................

Frederick Hendrik Kaemmerer

我是你的狂热粉丝

头疼

北欧性冷淡百合童话。

孤独症X预言家。

你的嘴被天大的秘密紧封

你没有哭笑也没有恼怒

之所以这样

是因为你不断地哭笑和恼怒着

——谷川俊太郎

  

  我又在梦里见到她了。

  一

  斑驳的树叶光影,蓝白调的房间背景,她坐在阴暗的角落赤着脚看书,她的神情算不上是专注,因为她拿的书是倒着的,她的眼神不安地晃动着,不像是看书,像是在等什么人。

  这里是七楼的图书馆,她在这里待了七天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叫娜娜。

  我故意把两条长长的马尾伸到她的书上,脸上扮着鬼脸,她的神情依然是踌躇不安的。我忘了,她看不到我,我是这座图书馆的地缚灵,人类看不到我,我没有名字,从我醒来的一...

北欧性冷淡百合童话。

孤独症X预言家。

你的嘴被天大的秘密紧封

你没有哭笑也没有恼怒

之所以这样

是因为你不断地哭笑和恼怒着

——谷川俊太郎

  

  我又在梦里见到她了。

  一

  斑驳的树叶光影,蓝白调的房间背景,她坐在阴暗的角落赤着脚看书,她的神情算不上是专注,因为她拿的书是倒着的,她的眼神不安地晃动着,不像是看书,像是在等什么人。

  这里是七楼的图书馆,她在这里待了七天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叫娜娜。

  我故意把两条长长的马尾伸到她的书上,脸上扮着鬼脸,她的神情依然是踌躇不安的。我忘了,她看不到我,我是这座图书馆的地缚灵,人类看不到我,我没有名字,从我醒来的一刻,我就在这里了。

  起风了。她的书上折了四张纸,纸上第一行第一个字,“西柚芙利”。

  她好像看到我了,她看着我的方向,开口说,“是你吗?西柚芙利。”是好听的不死鸟的声音。怎么可能呢,不可能有人看得到我,可能是念书页上的台词吧。

  她的眉眼缄默着,她一整天就待在图书馆里,好像不用上课,也不用回家。偶尔会有其他学生来图书馆里,但是她坐在阴暗的角落,没人看得到她。

  书架说,她患了孤独症。

  不知道孤独症是什么。

  西柚芙利是人名吗,我问。

  书架已经活了七百岁了,他知道很多古往今来的事,我是地缚灵也是他告诉我的,地缚灵不用投胎转世,但是会被一直困在生前死掉的地方。

  一个妇人站在图书馆门外,她手上拿着雨伞,窗外风雨交加,天色昏黑,“跟我回去。”妇人语气生硬地说,不由分说地攥着她的手腕。“不!我要见她!”她开始尖叫起来。

  “娜娜,她已经死了。”妇人叫她娜娜,无奈的语气吐出一个残忍的事实。她显然没有听进去妇人的话,“我要见她!我不走!”“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妇人打了她一巴掌,她的脸被打偏了过去,长发下看不清她的神情,“你是我玫瑰公爵夫人的女儿。”

  “她没死,我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她在等我。”她一字一句有些认真地说,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合上的书上书名是西欧童话故事,她还是被她的母亲拉走了。我和书架的谈话被这场闹剧打断了,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西柚芙利是你曾经的名字啊。”那个时候,我听到了他的话,会怎样呢。

  二

  她再也没有出现在图书馆了,可能是被母亲关起来了吧。这几天接连下着雨,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制服,接近透明的肤色。我以前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

  “喂——小东西,你想出去吗?”谁?谁在说话?“我在你头顶上面。”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我抬头看,看到一张人皮面具。“是你在说话?”我疑惑地问,“我真的,能出去吗?”有些迟疑地拿起它。“戴上我,你就能出去玩了。”

  他有些蛊惑的声音响在我的耳畔。

  “别信他!”书架声色严厉地打断我们。“戴上我,乖孩子。”人皮面具的嘴巴一张一合。我迟疑着,拿着也不是,丟掉也不是。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欲望。”

  我出来时,撑着一把红色雨伞,脸上是过于苍白的肤色。从图书馆出来下楼后,是一座座多洛克式的中世纪建筑,这里是学校。中世纪遗留下来的风俗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白日阳光稀薄,走过的教室正在学西方文学史。黑猫窜上屋檐。

  我在学校里兜兜转转走了几天,有些困睡了过去。醒来后学校里流传着花子小姐的都市传说,“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孩子,苍白的肤色,打着红伞,向他们问路,她说,‘厕所怎么走?’指错了方向,她就会吃掉你。”“指对了呢?”“指对了,她就会一直跟着你。”

  “所以看到了也要装作看不到绕着她走。”三三五五个学生讲着这个传说。

  面具的笑声响了起来,他问,“你不想见见她吗?”“见谁?”“安室尤娜。”我摇了摇头,“不认识。”

  “幽灵吃什么,我有点饿了。”“喏,花,草,树木,或者人的灵魂。”我摘了一片花瓣放在口里,沿着河流走到了一座周围种满玫瑰的别墅,这里离学校已经很远了。我看到了安室尤娜,她打开窗户苍白地望着我。我们隔了一个世纪的凝望。我站在玫瑰花地里,她在二楼的窗前。“她的灵魂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不久后,我说。

  我撑着红伞跳到了二楼窗台上,我说。

  “喂,我可以吃了你吗?”

  三

  她伸手想要摸我,我抓住了她的胳膊咬了下去,很深很深的一个口印,鲜血溅了出来,她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咧开嘴笑了。“芙利!”她惊喜地尖叫道,“芙利芙利芙利芙利芙利芙利。”像不死鸟刺上荆棘后口里吟唱的歌谣。“你太吵了。我不是她。”我皱眉不悦地说。

  我来到了她的房里,房间里是奶油甜桃的少女色调,地上堆满了画纸,她赤着脚。画上画着同一个女孩子,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所有的画上都是她。墙壁上也是。我捡起一张问,“这是谁?”“是你啊,芙利。”她又想来抱我,我避开了她。

  “不会背叛芙利的,芙利是我唯一的朋友。”脑子里闪过这句话。“我们是朋友吗?”我僵硬地问。“不是。”安室尤娜无声地笑了,“我们是情人。”

  她执起我的手,在手背吻了一下。“天底下最般配的情人。”我收回手,“你认错人了。”不是吧,怎么可能。门开了,女仆站在门口对她说,“小姐,夫人叫您下去吃饭。”“我不去!我要和芙利在一起!”她尖叫。

  女仆愣了愣,“这里没有别人啊。”

  我离开了。傍晚,我在街道上边走边哼着歌谣,踢了踢路上的石子,我走到了芙利的公寓外,“你是?”妇人看着我愣住了,“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公寓里住着四五个古怪的人,她同我讲起西柚芙利。

  “芙利小姐是个预言家。”

  四

  这是治愈不了的疾病,他们没有正常人的情感和认知。

  我想起来了一半,关于我的事。那天天空也是像这样昏黑,我跑去她的教室找安室尤娜,听到了她们的谈话。我是安室尤娜的模特,她找到我,让我给她做模特,我同意了。

  “你跟西柚芙利是朋友?”提到我的名字,我站在教室门口。“你们倒是挺配,都是异类。”她回答说,“不是朋友。”后面的我没有听,跑掉了。学校流传着一个传说,西柚芙利是拉拉,这是真的。

  我以为她也嫌弃我,蹲在顶楼哭了一夜,眼圈都哭红了。第二天,我预知到了我的死期。我全身被泼上了汽油,在业火里被烧死了。那天,她和我在图书馆里约定见一面,有什么要跟我说。

  我看到了她赶过来的身影。我头发被烧焦了,她又哭又笑。我预知到了我的死期,她让我在图书馆里等她,于是即使预知到了,我也还是去了。但是,她为什么什么都没说呢。我快要听不到了,我的耳朵被烧得失去了听觉。

  很热,我在慢慢死去。热得我要窒息而亡了,最后,我会被烧成灰吧。不知道她听不听得到,我扬起唇说了一句话,我知道我的模样肯定很可怖。

  上次在她的教室看到的女生拍了拍她的背。

  我经常跑去娜娜的房子里,那里四周种着鲜艳的玫瑰花,再走远一点就是森林了,有时候在她们家睡觉,她的妈妈,玫瑰公爵夫人会给我们讲童话故事,玫瑰的前缀是因为公爵夫人偏爱玫瑰,她和一个男人热恋时,那个男人每个星期都会在她的绿色邮箱里寄送一支玫瑰。

  娜娜会给我找来各种各样美丽的衣裙,让我试着穿。然后她为我画画。

  “接下来打算做什么?”面具问我。

  “我想去找她。”

  “报仇?”

  我摇了摇头,不,我想去保护她。但是,我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了,我不属于人间,也不应该留在她虚妄的念想里,记得我是日复一日的自虐。

  五

  “为什么不报仇?”“我喜欢她。”

  她被关在二楼的她的房间里,只有在吃饭的时候会开门。她的花瓶里插着玫瑰,她沾到了玫瑰上的刺,手里流出了血。“笨蛋。”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我挥挥手,她手上的伤口很快痊愈了。“是你吗?西柚芙利。”她对着空气中说。

  起风了。

  “我们别管她了,她待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的,我们去环游世界吧。”面具说。

  “好主意。坐轮船?”

  “随便啊,反正你是幽灵,坐船又不要钱。”

  我们决定环游世界。在离开之前,我想先去图书馆里和书架告别。

  安室尤娜回到了学校,她走在学校的小路上与我擦肩而过。“孤独症并不是没有救了,他们需要的是陪伴。”我想起公爵夫人对我说的话,跟书架告完别出来时,我见到了那天谋杀我的人。一个对我泼了汽油,一个对我放了一把火,还有一个在那里窃笑,她们看着我活生生被烧死。

  像是感受到了我强烈的恨意,“想报仇?”面具问我,“我可以帮你。”他又在蛊惑我了。“我有点冷。”我说。她们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她们谈到了安室尤娜。“把她喊到图书馆,让书架砸死她。”她们在议论着什么,在我眼里,她们跟魔鬼没什么区别。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可是有无缘无故的恶意。

  “她不是喜欢她吗?这样她们就死在一起了。还得感谢我们呢。”

  “同性恋真恶心。”

  “同性恋该死!”

  那个世纪,人们刻薄地把同性恋归为精神病,现在也是。我静默地在天台上坐了一会儿,撑着红伞,晃荡着腿。“我不能陪你去环游世界了。”我轻轻说。“如果我说,你这次去会消失,你也会去?”“会的。”我要保护她,我在心底说。

  “戴上我,乖孩子。”这次我没有任何犹豫地戴上了腰间那张冶艳怪异的人皮面具。“是你们杀了她。”“怎么能这么说呢,把她叫去图书馆的可是你啊。你不喜欢她,她也不用遭这份罪了,都是你害的啊。”“闭嘴!我叫你闭嘴!”娜娜尖声叫道,情绪开始失控。她拿书砸向她们。“我们没有错,有错的是同性恋,同性恋是变态,是毒瘤。”

  她们推倒了书架,我眼疾手快抱着她移到了一旁。“芙利?”她的情绪稳定下来,看着戴着面具的我不确定地问。“那天,你约我到图书馆,想对我说什么?”我问出一直缠绕在心里的疑惑。她们拿着剑刺向安室尤娜,我用后背挡住了,是桃木剑。

  “想杀我的人,你们真是找死。”“我”转过身掏出了第一个人的心脏,掐断了第二个人的脖子,第三个说过同性恋该死的人,不住地后退,企求“我”别杀她。“够了。”书架说,“杀了人会下地狱的。”

  “我尊崇于欲望。”“我”杀掉了第三个人,手上染着鲜血,安室尤娜跑过来抱住了“我”,“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我不是她。”“我”勾了勾唇角,“小姐,我是欲望。”

  

  那时侯,我扬着唇对她说的那句话是。

  ——我从未后悔遇到过你。

  她在人潮汹涌的对岸,朝我伸出手,笑得寂静又美好,渐渐地,我消失了。

  六

  ——不是朋友。

  ——我们是情人。

  

  ——这位同学,你长得真好看啊。能不能做我的模特?我请你吃冰淇淋!

  ——好,好啊。

  

  这是个应该下地狱的美丽日子。

【完】

御座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尔维诺巨巨喜欢的作家😍 对奥斯丁emm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尔维诺巨巨喜欢的作家😍 对奥斯丁emm

御座ル
泛堕落天使类型影视小说随手记:...

泛堕落天使类型影视小说随手记:

文艺片死神的假期(非常像莱蒙托夫这个诗剧的情节)

BBC纪录片哥特艺术

大IP浮士德

大IP弥尔顿失乐园

画家居斯塔夫莫罗

画家德拉克洛瓦

拜伦两部诗剧

俄罗斯名作燃烧的天使

赫胥黎纪实文学卢丹的恶魔

文艺片魔鬼的美

美剧路西法

DC漫画路西法

ICON大卫鲍伊

动漫恶魔的新娘

动漫岩窟王

文艺片祖拉斯基

红与黑

**

不是,莱蒙托夫巨巨,为毛路西法的故事算东方故事~( ̄▽ ̄)~*大概因为剧情是看上格鲁吉亚姑娘,姑娘虽然被征服了但是结局TT

不是被丢弃的哦!是主动的哦!

后面:


 ...

泛堕落天使类型影视小说随手记:

文艺片死神的假期(非常像莱蒙托夫这个诗剧的情节)

BBC纪录片哥特艺术

大IP浮士德

大IP弥尔顿失乐园

画家居斯塔夫莫罗

画家德拉克洛瓦

拜伦两部诗剧

俄罗斯名作燃烧的天使

赫胥黎纪实文学卢丹的恶魔

文艺片魔鬼的美

美剧路西法

DC漫画路西法

ICON大卫鲍伊

动漫恶魔的新娘

动漫岩窟王

文艺片祖拉斯基

红与黑

**

不是,莱蒙托夫巨巨,为毛路西法的故事算东方故事~( ̄▽ ̄)~*大概因为剧情是看上格鲁吉亚姑娘,姑娘虽然被征服了但是结局TT

不是被丢弃的哦!是主动的哦!

后面:

 
 

              

然而这位高傲的精灵,

        

对着自家上帝的造物,

        

投以不屑一顾的眼神,

        

而在他那高高的额角上,

        

看不出有一丝丝的表情。

        
    

 

说好了不是自家辣!自己当主子辣OTL

 
 

              

这位阴郁而无言的不速客,

        

辉耀着一种非人间的美色。

        
    

 

正所谓堕落对美貌没有任何影响,最多就是翅膀从白色变成黑色吧,头发还是金的吧。教会曾经雕了一版路西法+蛇,觉得太好看了,改了一版,还是好看OTL


魔魇

2019.10.29 欧风建筑
是建筑摸鱼哒!

2019.10.29 欧风建筑
是建筑摸鱼哒!

朽骨成碑。

零零碎碎的梗(4)毁灭意味。很久没有的更新。

27. 画像

和我一起活在画里,用辰砂,褐铁矿,黑曜石,明矾捣成的颜料,有毒的红色描绘你我的唇,蓝宝石一样的瞳色,还有我们身后的星空和花海,仿佛地球几千年来的矿物沉积,岩石变动和化学质变只是为了合成画出你我的这几种色彩一样。你听见了吗,你听不见的,你看见了吗,你的眼睛根本没有用处,除了在画中倒映出我们彼此的模样,你根本没有别的意义。画外的世界又有什么关系呢?活在这里,也死在画里,我要把你和我一起丢去火里。火舌把我们都吞噬了,把最后的灰烬也吹进今夜弥漫着火星的风里。

28. 花吐

我被玫瑰淹没了。

你知道那个传说中的病症、花吐?人们是这样称呼的吧。我想我现在一定是得了这个病。是的,并不存...

27. 画像

和我一起活在画里,用辰砂,褐铁矿,黑曜石,明矾捣成的颜料,有毒的红色描绘你我的唇,蓝宝石一样的瞳色,还有我们身后的星空和花海,仿佛地球几千年来的矿物沉积,岩石变动和化学质变只是为了合成画出你我的这几种色彩一样。你听见了吗,你听不见的,你看见了吗,你的眼睛根本没有用处,除了在画中倒映出我们彼此的模样,你根本没有别的意义。画外的世界又有什么关系呢?活在这里,也死在画里,我要把你和我一起丢去火里。火舌把我们都吞噬了,把最后的灰烬也吹进今夜弥漫着火星的风里。

28. 花吐

我被玫瑰淹没了。

你知道那个传说中的病症、花吐?人们是这样称呼的吧。我想我现在一定是得了这个病。是的,并不存在,但是人类的情感带来的疾病可以改变肉体的感知,你知道幻肢痛这种精神反应吧。明明失去了一部分肢体,但是一开始没有察觉的话,还会觉得那部分身体存在,并且疼痛不已。那,花吐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觉得我的胸膛,肺里,心脏里,溢满的都是玫瑰花的花瓣和荆棘,他们蔓延到了我的血管里,深深地扎下去,再破体而出,从眼角里,口腔里,使我不能言语,也不能哭泣。

如何解脱?吻我,只有传播这疾病的那个病原体能来把这朵盛开的玫瑰衔走了。

*最近开放了tx扩列,欢迎大家加我!有意向可以评论区见。
抱梗留评
转载注明
#不安#

御座ル

古典好比温润男四平八稳不出错;浪漫好比邪魅男躁动狂飙突进我有我做主不计代价的升腾<(`^´)>

再乱写浪漫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一般中二了,没准儿浪漫主义就是德意志之中二呢!我行我素之激情在好几个世纪前还是堕落的路西法即撒旦式的标准,现在已经是正常品质。

《失乐园》(和《浮士德》)真的可以吹一万遍!路西法可以吹五万遍!想想最初的论坛叫露西弗完全是对的深得浪漫精髓!因为居然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期刊就叫《光明使者路西法》!!

弥尔顿的刻画也看得出就算不是亲儿子也至少是干儿子(ㆁᴗㆁ✿)下面这本好看但是太虐,还道出了夏娃与堕落后的路西法的相似!

(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这本比哈罗德布鲁姆说弥尔顿还透彻?!而且而且疯女人的来源就是《简爱》里面...

再乱写浪漫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一般中二了,没准儿浪漫主义就是德意志之中二呢!我行我素之激情在好几个世纪前还是堕落的路西法即撒旦式的标准,现在已经是正常品质。

《失乐园》(和《浮士德》)真的可以吹一万遍!路西法可以吹五万遍!想想最初的论坛叫露西弗完全是对的深得浪漫精髓!因为居然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期刊就叫《光明使者路西法》!!

弥尔顿的刻画也看得出就算不是亲儿子也至少是干儿子(ㆁᴗㆁ✿)下面这本好看但是太虐,还道出了夏娃与堕落后的路西法的相似!

(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阁楼上的疯女人:女性作家与19世纪文学想象(上)这本比哈罗德布鲁姆说弥尔顿还透彻?!而且而且疯女人的来源就是《简爱》里面,同样很路西法式的男主的前妻,觉得和简爱本人也是镜像对位。女性诉说女性的压抑与困境,比弗洛伊德更靠谱。

作者两位女性:

桑德拉·吉尔伯特(Sandra Gilbert)与苏珊·古芭(Susan Gubar)合著有《阁楼上的疯女人》(A Madwoman in the Attic)一书。该书获得了1979年“美国文学书评奖”提名,并荣获1980年普利策奖非小说领域的第二名。此后,两人继续合著了三部作品,包括《无人地带:二十世纪女作家的地位》(No Man’s Land: The Place of the Woman Writer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和《前线来信》(Letters from the Front)。他们还共同编辑了《莎士比亚的姐妹》(Shakespeare’s Sisters)。

安东东东东尼

【殓摄】Plague东罗马帝国篇:8合格的继承人



by:安东东东东尼

(这篇含糖量较高(͏ ˉ ꈊ ˉ)✧˖° 我爱艾米丽呜呜呜)

_


卡尔在书桌旁坐下,翻看起了上面厚厚的一沓书籍。


作为正统吸血鬼的后代,压力也是异常之大,他必须要赶上他与劳伦斯之间一百多年的实力差距。好在女管家莉迪亚似乎很看好他,因此他从不缺实用的书读。


“你会成为比你父亲更伟大的统治者。”她是这么说的。


会不会他不知道,但他的确迫切需要变得强大起来。


血统对于吸血鬼而言无疑是权利与身份的象征,若是血统不纯且弱小,就不会被任何人所承认,到头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卡尔从不相信宿命论,可现实总是残酷得吓人。


他...



by:安东东东东尼

(这篇含糖量较高(͏ ˉ ꈊ ˉ)✧˖° 我爱艾米丽呜呜呜)

_


卡尔在书桌旁坐下,翻看起了上面厚厚的一沓书籍。


作为正统吸血鬼的后代,压力也是异常之大,他必须要赶上他与劳伦斯之间一百多年的实力差距。好在女管家莉迪亚似乎很看好他,因此他从不缺实用的书读。


“你会成为比你父亲更伟大的统治者。”她是这么说的。


会不会他不知道,但他的确迫切需要变得强大起来。


血统对于吸血鬼而言无疑是权利与身份的象征,若是血统不纯且弱小,就不会被任何人所承认,到头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卡尔从不相信宿命论,可现实总是残酷得吓人。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拂上泛黄的纸张翻开了典籍的下一页。

_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房间厚重的锈金木门突然发出了一声沉吟。


卡尔警觉地站了起来。


门口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卡尔哥哥,我可以在跟你待一会儿吗?这里好黑啊。莉迪亚姐姐说你的房间就在隔壁,我就过来了。”


卡尔松了一口气,转瞬又眉心突突跳了起来。


莉迪亚居然把约瑟夫的房间安排在了自己隔壁...小东西还管莉迪亚这个老妖怪...叫姐姐...


不过这倒也方便了保护他,无可厚非...但一下子改变独来独往的习惯还真是让人适应不了啊。


“进来吧。”


约瑟夫拖着长长的湖蓝色睡袍小心翼翼地挪了进来,上面绣着金色的橄榄枝,交错蜿蜒,竟然意外的适合他。


有一说一,老妖怪的审美真是不错。


卡尔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在约瑟夫身上停留了太久,赶紧收回目光,不由得老脸一红。


约瑟夫竟然抱着枕头自顾自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床上,无聊得玩起了手指。


卡尔眉心又一次突突跳了起来,他简直怀疑自己带了一个大麻烦回来:“床头有书,你可以看起来。”


“可我...我我不识字诶。”约瑟夫小心翼翼地看想他。


无可厚非,无可厚非,毕竟还是个孩子。


卡尔扶额,他已经预想到以后愉快的带孩子生活了。 “明天叫莉迪亚教你识字去。”

好吧,毕竟是母亲之托,还能怎么办呢。


(爱养成警告( ̄y▽ ̄)~*)


三学一体!丁丁是也!

一个关于双向暗恋的,反抗时代的爱情故事。

        想写年轻的小管家和中年的男爵谈恋爱的故事。

        背景是架空的欧洲。

        男爵来自一个功勋贵族,他的父亲是子爵。男爵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但年轻时受家族的压力与一个贵族女人结婚,并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因病去世,男爵没有再娶。

        两年前,家族的老管家让自己的儿子代...

        想写年轻的小管家和中年的男爵谈恋爱的故事。

        背景是架空的欧洲。

        男爵来自一个功勋贵族,他的父亲是子爵。男爵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但年轻时受家族的压力与一个贵族女人结婚,并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因病去世,男爵没有再娶。

        两年前,家族的老管家让自己的儿子代替自己的职位。年轻的小管家迷恋上了男爵。男爵也爱上的小管家。

        但小管家认为男爵有过妻子,而且这么多年未娶是出于对亡妻的忠诚。并且因为世俗的观念,认为自己的感情是肮脏且不堪的,所以从未向男爵表露心意。

        男爵则因为家族的压力,世俗的观念,加上本人性格的原因,从未表达过爱意。

         一次,男爵邀请管家一起喝酒,两人醉酒,上了床,小管家向男爵表露爱意,男爵却因为醉酒意识不清,没有回应,导致这个心思敏感的小男孩开始胡思乱想。

        双向暗恋,甜甜的,可能有点虐。

        背景架空,时代混乱,文笔渣渣,可能有时候会稍微有点罗曼蒂克?

        诶(˶˚  ᗨ ˚˶)想看吗|˛˙꒳​˙)♡

御座ル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实和华兹华斯并列的呢

还没研究过认不认识是不是朋友呢

柯尔律治谢谢!

不过柯尔律治确实和华兹华斯并列的呢

还没研究过认不认识是不是朋友呢

是老恭不是老恭恭
送给小可爱的图!是小恶魔德里拉...

送给小可爱的图!是小恶魔德里拉!他太可爱了呜呜

送给小可爱的图!是小恶魔德里拉!他太可爱了呜呜

御座ル

爱德华夫人 这么好看的花痴片+达利的秀梦境华彩 实实在在的嗲MAX 

男女主都苏破天际哒 希区柯克最偶像剧的一部哒

爱德华夫人 这么好看的花痴片+达利的秀梦境华彩 实实在在的嗲MAX 

男女主都苏破天际哒 希区柯克最偶像剧的一部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