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欲望

12.2万浏览    1609参与
酒荼

空房子

梧桐疏影,操場被零星的路燈切成碎片。一圈一圈的走,從陰暗的角落,走進亮光裡面,然後又被黑色吞沒,如此往復。從未覺得如此幸福。如果給時間一把鎖,把這個世界困在原地,困在這個初夏微涼的晚上,困在我最不想向前走的身影之後——我祈求如此。

然而離開之後都有了千百個日夜,所有的一切依然看不到盡頭。就像是那一個小小的酒吧,空空的房子,清甜的酒在深處慢慢苦澀,就停在那一個晚上,停在了這一年不能回來的鎖芯背後。荒誕如此,一處幫助別人揭開秘密空間的門口,卻是被轉彎處閃爍的路燈鎖在過去。“也許是你在向前走,卻又好像你是唯一靜止的那一個。”你說這一路的風景,何時才能與我一同前行,或是多一些溫存,陪我在一個完整的星...

梧桐疏影,操場被零星的路燈切成碎片。一圈一圈的走,從陰暗的角落,走進亮光裡面,然後又被黑色吞沒,如此往復。從未覺得如此幸福。如果給時間一把鎖,把這個世界困在原地,困在這個初夏微涼的晚上,困在我最不想向前走的身影之後——我祈求如此。

然而離開之後都有了千百個日夜,所有的一切依然看不到盡頭。就像是那一個小小的酒吧,空空的房子,清甜的酒在深處慢慢苦澀,就停在那一個晚上,停在了這一年不能回來的鎖芯背後。荒誕如此,一處幫助別人揭開秘密空間的門口,卻是被轉彎處閃爍的路燈鎖在過去。“也許是你在向前走,卻又好像你是唯一靜止的那一個。”你說這一路的風景,何時才能與我一同前行,或是多一些溫存,陪我在一個完整的星空之下駐留,背對著我所追求的一切而淚流滿面。

但我想要的,不過是最單純的東西。你眼神中的純粹,你所執著的,你那一瞬間流竄的火花,在我被衣衫遮擋的地方留下烙印,一筆一畫,灼傷在皮肉之下——可你問我為何眼中盈盈閃閃,我偏過頭去,說風有些大。我要怎麼向你誠實呢?當我無法停留,當你站在我不能觸及的地方說-帶我走,我要如何回應呢?我們終將錯過,我們終要接受隔著一江水,沒有盡頭的回憶。你在我身下留下槍傷,每到雨天,潮濕的空氣就在我的身體裡刻畫著你的樣子,慢慢的,淺淺的,你的表情溶解,你的身體是朦朧的輪廓,在我皮膚的紋理之間緩慢的消散。還剩下什麼?只有眼睛,只有那眼神的明亮才能抵抗失去的恐懼。

我的回憶因此而存在。你望向我的時候,我將無數次的被你擁有。就像是將要搬離的住所,荒頹了幾十年的房子,為你聳立,只是不知你將要離開。可就算知道,走後又將如何?漸漸的,那些與你相關的東西被帶走,你生命裡的煙火氣將在一個沒有我的地方重新燃燒。我開始變得空空蕩蕩,你的氣息緩慢地消散,我緊緊關上門窗,你卻仍然在逃離。我知道你別無選擇,你要走,一定要走。被拋棄的家具雜亂地擺放,捨棄的玩具留在房間的角落。你的目光最終停留在地毯上。深綠色的地毯,溫暖的柔暖的地毯——你要帶它走,去到一個我只能凝望的地方。我知道你心裡有一個部分為了它保留著溫存,所以就算是唯一擋風的衣裳,何妨。只是,把這一切的核心掏空給你之後,我的世界就只剩下寒風吹徹了。

帶不走我。但會有一個晚上,關於你的記憶會在夢隙重現,將我這寒冷的一世覆蓋。


nio
什么牌子的啤酒

什么牌子的啤酒

什么牌子的啤酒

总共一万句
低级的欲望,你只要放纵本能,立...

低级的欲望,你只要放纵本能,立马就能获得;

高级的欲望,你只要稍微自律,不久就能体会;

但顶级的欲望,过程则会十分煎熬。


低级的欲望,你只要放纵本能,立马就能获得;

高级的欲望,你只要稍微自律,不久就能体会;

但顶级的欲望,过程则会十分煎熬。


无用良品
来自豆瓣danyboy 《冬至...

来自豆瓣danyboy


《冬至》是管虎在2003年拍摄的作品,印象中,这部戏当年收视率还不错,但我那时在读大学,正处在装逼的高潮,对各类连续剧一概嗤之以鼻,并没有看。如今我已经工作多年,人日渐平庸,面对这样一部极尽揭露人心欲望的片子,才深深体味到其中的绝望。陈道明饰演男主角陈一平,陈瑾饰演其妻子戴嘉,这部片子的戏码主要就围绕他们夫妇展开。毫无疑问,这二位的演技是没的说的,那么,这部片子除了演员的演技,究竟是什么令我这么喜欢呢?

最主要的理由,是片子淋漓尽致的展示了两个普通的小市民,一步步释放自己的压力,释放内心的欲望,直到疯狂作案,直到自己无法承受自己的作案,最终人格轰然倒塌,人性彻底...

来自豆瓣danyboy


《冬至》是管虎在2003年拍摄的作品,印象中,这部戏当年收视率还不错,但我那时在读大学,正处在装逼的高潮,对各类连续剧一概嗤之以鼻,并没有看。如今我已经工作多年,人日渐平庸,面对这样一部极尽揭露人心欲望的片子,才深深体味到其中的绝望。陈道明饰演男主角陈一平,陈瑾饰演其妻子戴嘉,这部片子的戏码主要就围绕他们夫妇展开。毫无疑问,这二位的演技是没的说的,那么,这部片子除了演员的演技,究竟是什么令我这么喜欢呢?

最主要的理由,是片子淋漓尽致的展示了两个普通的小市民,一步步释放自己的压力,释放内心的欲望,直到疯狂作案,直到自己无法承受自己的作案,最终人格轰然倒塌,人性彻底崩溃的过程。这部片子貌似深刻,其实并不深刻,甚至恰恰相反,《冬至》十分浅白、甚至迫不及待的通过另一个男主角警察蒋寒的旁白,直接向观众进行道德和人性的说教。更不必说,从“冬至”这个片名,到陈一平常常去的废墟,到“史努比”等等这些过于直白的隐喻。因此,《冬至》的魅力在于陈一平夫妇一步步滑向死亡和疯癫的过程,这是一种艺术的、美学的、诗学的魅力,而非哲学的、史学的、理论的告白。

因此,几乎每一位观众都对这两个小市民的行为印象深刻。陈一平看似憨厚老实,他写日记,听莫扎特的歌剧《魔笛》,在单位被人欺侮而处之淡然,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但他其实是在主动的压抑自己,他只是没有机会和足够的胆量反戈一击或行凶作恶;戴嘉则贪恋蝇头小利,毫无远见,在庸常小事上貌似精明强干,却缺乏基本的是非观和大局观,具有城市小市民的典型的愚蠢。陈道明和陈瑾把这两个角色确实演活了,作为观众,我其实并不在意情节,我只关注这两位的行为,就像我在偷窥身边的某个同事、领导、同学、朋友,直至在某个时刻突然反躬自省,扪心自问,这种震撼可不是那种满足于讲故事的影片所能给予的。

我非常喜爱拉威尔的音乐作品《波莱罗舞曲》,这个曲子只有一个主要的旋律主题和答句,起初,这段旋律只由小提琴和大提琴以极低的音高演奏,逐渐的,更多的乐器加入进来,音乐强度越来越大,音色越来越丰富,到了后半段,那个旋律已经演变成恢弘的管弦乐。《冬至》的叙事与此十分相似,陈一平夫妇对银行款的盗取就是主要动机,钱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复杂,直到两口子走向末路。但是,其他的角色也没有置身事外,无论是柯振华、郁青青这对自作聪明的罪案分子,还是刘家善等自作聪明的银行职员,还是陈一平整日偷窥和打骚扰电话的邻居,甚至蒋寒、谢嘉华等警察,他们同样逐渐走向了癫狂,加入到在这个小镇寒冷冬季里的大合唱。到了片子的最后几集,观众不知不觉也加入了进来。等你看完全剧,关上电脑,回想起《冬至》的最初几集,你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荒诞,觉得这个片子是不是逻辑有问题,是不是充满了不可能的巧合。你开始觉得这个片子漏洞百出,根本不是一部合格的罪案和推理剧。

但是,如果真的这样想,那就错了。

与管虎多数作品一样,《冬至》也是那种披着现实主义外衣的艺术片。因此,用过多的逻辑推理来衡量本片,可能是走错了路。《冬至》揭示的是那种普通人——有欲望也有压抑欲望的理性,有作恶的动机也有行善的本能——在日渐压抑的社会中的处境。陈一平不是坏人,所谓的“坏人”,可以定义为做了坏事但良心上很坦然的人。陈一平是普通人,所以他在作恶之后才会良心上充满煎熬与痛苦,一件“坏事”足以让他从此再也无法安静的下一盘棋、听一次《魔笛》,最终走向疯癫。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也是普通人。陈一平走向疯癫的原因,是压抑的社会突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一个小小的,可以盗窃银行存款的口子,就足以让兢兢业业工作二十年的陈一平沦陷,反衬的是什么呢?难道是陈一平的脆弱?难道是编剧的夸大其词?当然不是,这反衬的恰恰是整个社会对普通人的压抑:金钱、情感、社会关系、家庭生活等各种方面的压抑。陈一平缺钱,被妻子的“淫威”束缚(他与杨婉妤的关系本质上是婚外恋),无力给女儿更好的生活,在单位升职失败,生活在邻居的偷窥中等等,诸种厄运虽然集中在陈一平身上,实则是社会上林林总总的个人烦恼的总和。就我个人的观察,自从工作之后,我身边所有的人总会有一两种陈一平的烦恼。而这些,就是我们这些被抛入社会的普通人的真实处境。

因此,考量《冬至》在罪案方面的逻辑自洽与否,意义并不大。作为银行从业者,可以说《冬至》对银行这一行业的演绎充满着谬误,但这与那类穿越、瞎编乱造等完全不同。因为这压根就是一部艺术片。管虎的很多作品都是如此,就拿他最负盛名的连续剧《民工》来对比,《民工》和《冬至》都频繁出现“工地”这个场景,这一十分“写实”的影像符号,恰恰透露出两部戏的“浪漫气息”。因为“工地”是一个变迁中的城市的绝佳象征,在压抑的城市中,工地充满着动荡不安,充满着不安全感,因此成为压抑的城市里的野性之地。

《冬至》的艺术细腻,还体现在许多镜头的考究上,例如第二集戴嘉听说丈夫的银行遭劫了,她从办公室跑出来,一路小跑,跑到大门,蹬自行车,第一次没蹬上,第二次蹬上了,自行车歪歪斜斜的骑出了巷子。这一系列动作是一个长跟镜头完成的,陈瑾也是一次性表演的,虽然这个镜头并不多难,但的确是很具冲击力的镜头。而片中此类长镜头,或用景深同时进行多个叙事等比比皆是,体现出导演的能力和用心。

《冬至》把小市民刻画的太妙,也正因此,把几个警察刻画的太简陋。蒋寒反复说,自己和陈一平如何如何相似,但全剧并没有表现出他与陈一平的相似处。他还是太伟光正、太高大上了。作为陈一平的同类反面,蒋寒可以做到用自己的理性、德行或知识来控制欲望,但在戏中,这些并没有被表现出来,蒋寒只是简单的出于本能——或者更直白的说出于编剧的设定——战胜了自己小市民的一面。因此,蒋寒的确是《冬至》的薄弱处,以至于会让我这个银行从业者抱屈:论起行业的监督管理和从业者的素质,中国的银行业可比公安系统要清白、自律、坦然的多。

无用良品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这样说,并非要我们永远都不要去努力克服焦虑,或不要努力去满足某种欲望。而是要求我们在努力追求的过程中要明白一个道理:
我们的任何一个目标向我们提供的一劳永逸的保证,按照目标本身的意思,是不可能实现的。

—— 阿兰·德波顿《身份的焦虑》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这样说,并非要我们永远都不要去努力克服焦虑,或不要努力去满足某种欲望。而是要求我们在努力追求的过程中要明白一个道理:
我们的任何一个目标向我们提供的一劳永逸的保证,按照目标本身的意思,是不可能实现的。

—— 阿兰·德波顿《身份的焦虑》

nio

这么喜欢被gan?

这么喜欢被gan?

昭钰

欲望

“王子殿下。”

“……”

“是。”

沉稳与帅气并存的管家,用着冷静的语气,接受着王子殿下的无情言语。

王子殿下,瘦弱又娇小,如果没有了这位管家可能就会……

“等等。”瘦弱又娇小的王子殿下叫住了管家先生。

“怎么了。”管家隐忍着,隐忍着他喜悦的心情,隐忍着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冲上去抱王子殿下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成年?”王子殿下盯着管家先生。

“今天就是。”管家先生被王子殿下盯的,快*起了,那种欲望,就像病毒一样,迅速感染着管家先生。

“噢。”娇小的王子殿下一直盯着管家先生。

“您是想?”管家先生看着瘦弱的王子殿下换了个姿势。王子殿下躺在了王位上。从王子殿下的裙摆下可以看见,他白...

“王子殿下。”



“……”



“是。”



沉稳与帅气并存的管家,用着冷静的语气,接受着王子殿下的无情言语。



王子殿下,瘦弱又娇小,如果没有了这位管家可能就会……



“等等。”瘦弱又娇小的王子殿下叫住了管家先生。



“怎么了。”管家隐忍着,隐忍着他喜悦的心情,隐忍着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冲上去抱王子殿下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成年?”王子殿下盯着管家先生。



“今天就是。”管家先生被王子殿下盯的,快*起了,那种欲望,就像病毒一样,迅速感染着管家先生。



“噢。”娇小的王子殿下一直盯着管家先生。



“您是想?”管家先生看着瘦弱的王子殿下换了个姿势。王子殿下躺在了王位上。从王子殿下的裙摆下可以看见,他白净的小腿,和有点肌肉的大腿。



“嗯……我昨天听邻国的女子们谈论起一个话题。”他仰望着天花板,不经意间的甩腿已经让裙子掉到了……咳。



“是……什么话题。”王子殿下看着管家先生,但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王子殿下的下半身。王子殿下望向了管家的下半身,果然已经……



管家先生的欲望,如同凶猛的野兽,即将冲破牢笼。



“她们啊,在谈论……”王子殿下就喜欢这样,勾着他的欲望。因为那样,当欲望冲破牢笼时,一定是非常猛烈的。王子殿下用手轻轻的拉着自己的裙子,没有内裤哦~白嫩的圆球,一览无遗。



“在谈论,我的屁股捏起来软吗。”



“过来。”王子殿下对管家下了令。但如果管家先生现在过去,就会被发现,发现他现在已经硬的很了的事实。但…谁让这是王子殿下的命令呢。



“是。”管家先生已经要爆了。



“我想知道,它软不软。”王子殿下翻了过去,把衣服撩上去。哇哦——王子殿下白净的小屁股再管家先生的目光中,更是色情。



“我今天没有穿内裤,为了你能更加真实的感受到它的模样。”王子殿下在不断的调戏管家先生。而管家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王子殿下看着管家先生。握住了他的手,放了上去。



“殿…殿下。”管家先生喘着气。



“软吗?”这样说着。



“嗯…”管家先生手抖个不停,大口的喘息,下面的东西都快把裤子撑破了。



“在明天之前,我允许你…”



……



  然后他们做爱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边是可爱的阿达

欲望

“王子殿下。”

“……”

“是。”

沉稳与帅气并存的管家,用着冷静的语气,接受着王子殿下的无情言语。

王子殿下,瘦弱又娇小,如果没有了这位管家可能就会……

“等等。”瘦弱又娇小的王子殿下叫住了管家先生。

“怎么了。”管家隐忍着,隐忍着他喜悦的心情,隐忍着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冲上去抱王子殿下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成年?”王子殿下盯着管家先生。

“今天就是。”管家先生被王子殿下盯的,快*起了,那种欲望,就像病毒一样,迅速感染着管家先生。

“噢。”娇小的王子殿下一直盯着管家先生。

“您是想?”管家先生看着瘦弱的王子殿下换了个姿势。王子殿下躺在了王位上。从王子殿下的裙摆下可以看见,他白净的小腿,和有点肌肉的大腿。

“嗯……我昨...

“王子殿下。”

“……”

“是。”

沉稳与帅气并存的管家,用着冷静的语气,接受着王子殿下的无情言语。

王子殿下,瘦弱又娇小,如果没有了这位管家可能就会……

“等等。”瘦弱又娇小的王子殿下叫住了管家先生。

“怎么了。”管家隐忍着,隐忍着他喜悦的心情,隐忍着现在立刻马上想要冲上去抱王子殿下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成年?”王子殿下盯着管家先生。

“今天就是。”管家先生被王子殿下盯的,快*起了,那种欲望,就像病毒一样,迅速感染着管家先生。

“噢。”娇小的王子殿下一直盯着管家先生。

“您是想?”管家先生看着瘦弱的王子殿下换了个姿势。王子殿下躺在了王位上。从王子殿下的裙摆下可以看见,他白净的小腿,和有点肌肉的大腿。

“嗯……我昨天听邻国的女子们谈论起一个话题。”他仰望着天花板,不经意间的甩腿已经让裙子掉到了……咳。

“是……什么话题。”王子殿下看着管家先生,但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王子殿下的下半身。王子殿下望向了管家的下半身,果然已经……

管家先生的欲望,如同凶猛的野兽,即将冲破牢笼。

“她们啊,在谈论……”王子殿下就喜欢这样,勾着他的欲望。因为那样,当欲望冲破牢笼时,一定是非常猛烈的。王子殿下用手轻轻的拉着自己的裙子,没有内裤哦~白嫩的圆球,一览无遗。

“在谈论,我的屁股捏起来软吗。”

“过来。”王子殿下对管家下了令。但如果管家先生现在过去,就会被发现,发现他现在已经硬的很了的事实。但…谁让这是王子殿下的命令呢。

“是。”管家先生已经要爆了。

“我想知道,它软不软。”王子殿下翻了过去,把衣服撩上去。哇哦——王子殿下白净的小屁股再管家先生的目光中,更是色情。

“我今天没有穿内裤,为了你能更加真实的感受到它的模样。”王子殿下在不断的调戏管家先生。而管家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王子殿下看着管家先生。握住了他的手,放了上去。

“殿…殿下。”管家先生喘着气。

“软吗?”这样说着。

“嗯…”管家先生手抖个不停,大口的喘息,下面的东西都快把裤子撑破了。

“在明天之前,我允许你…”

……

  然后他们做爱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夏盈

我的本性,或許就是賤



第一章 小丑

你曾說過,喜歡你是浪費時間,但對我而言,卻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回憶。或許沒有你,我不會有這麼多傷痕,依舊期待著某一天白馬王子的出現。有人曾說過,十七歲的那一個人,一個不小心,就記了一輩子。而我一直在摸索,我心中你的位子,有時候認為你是渣男,這也不是沒有根據,你除了需要我的身體,才會找我,除此之外,我們幾乎沒有任何話題,你從不讓我了解你,你對其他人提起我的時候,使用的是朋友的身分,可是有人朋友做成這樣嗎?對於你的喜好,朋友問一句就行,而我卻要旁敲側擊,高中時期的我真的可以用軟柿子來形容,任你拿捏,毫不抵抗,甚至甘願奉獻自己。受了傷還不會跟你說,自己簡單包紮好後,轉身又是一副笑臉看著你。

這...



第一章 小丑

你曾說過,喜歡你是浪費時間,但對我而言,卻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回憶。或許沒有你,我不會有這麼多傷痕,依舊期待著某一天白馬王子的出現。有人曾說過,十七歲的那一個人,一個不小心,就記了一輩子。而我一直在摸索,我心中你的位子,有時候認為你是渣男,這也不是沒有根據,你除了需要我的身體,才會找我,除此之外,我們幾乎沒有任何話題,你從不讓我了解你,你對其他人提起我的時候,使用的是朋友的身分,可是有人朋友做成這樣嗎?對於你的喜好,朋友問一句就行,而我卻要旁敲側擊,高中時期的我真的可以用軟柿子來形容,任你拿捏,毫不抵抗,甚至甘願奉獻自己。受了傷還不會跟你說,自己簡單包紮好後,轉身又是一副笑臉看著你。

這一切,我是什麼時候看清的?

到了高三,我們在補習班的課不在一樣,不過每次我都願意提早到那哩,陪你一起度過下課或是午餐。即便是看你不到半小時,我依舊每個星期準時報到。

“嘿!我昨天看到在補習班外面又有市集,要不要一起去看啊?”或許是我得寸進尺了,以為你之前肯陪我去那兒逛逛,這次肯定能成功。

“那個市集是在賣什麼?”這是可以的意思囉?我興奮的開始講解。

隔天中午,那天我興高采烈的,像第一次參加戶外教學的小學生一樣蹦蹦跳跳的到了補習班的樓下,等他中間下課一起去逛。

“你下課了嗎?我已經到囉!”我興奮的純訊息給他。

“你到了要幹嗎?”

“我昨天不是說有市集嗎?一起去看啊!"當時的我天真的以為他只是記憶力不好,所以提醒他。

“我有跟你我說要去嗎?”突如其來的冷漠訊息像一盆冰水扣在我的頭上,澆熄了我一整個早上歡樂的心情。

“阿你不是問我那裏在賣什麼,我以為你要去!”我忿忿不平地打著訊息。

“所以呢?”如果說剛才的是一盆冰水,那這個就是一桶冰塊,被塞進我的胸口中。又冷,又痛。

突然之間我好像懂了,並不是他記憶力不好........而是他從未在乎過,理所當然他根本沒有必要記得細節啊。之前的一切,仔細回想,要不是你拉著他,他會勉強跟著你嗎?每一口的毒品都是你跟他央求的,你有資格怪這個人什麼要販毒給你?這件事的本身並不是重點,也不是我想太多,而是突然間我意識到,我就像一隻小丑,在台上耍盡各種手段逗觀眾笑,而當他往台下看去時卻發現,台下沒有一個觀眾,甚至連掌聲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

那天我呆呆地站在樓下,任憑一波又一波的酸澀感撞擊著我的心,我該去哪裡?我不想在待在這裡了,好想回家,即便沒人能聽我訴苦,說給抱枕聽也不錯啊!只可惜我不能,渾渾噩噩的我當下只想找一個地方躲起來,隨即我想到之前去過的一個地方,這時我彷彿在海中飄盪的人抓到最後一塊救命浮板,我深吸一口氣,壓下眼中的淚水走到最高樓層的廁所。關上門的那個剎那,我的淚水就再也止不住了,或許是因為在一個只有我的環境,第一次,我哭得如此狼狽,捲筒式衛生紙一圈又一圈的轉動著,我死死的捂著胸口,感受他帶來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時而哭時而笑,前一秒傻笑著細數之前做的蠢事,下一秒狠狠地敲著水泥牆,就這樣像個瘋子一般在那裏待了兩個多小時。看著眼前堆積如山一般的衛生紙,我苦笑著,掃地的阿姨都來這裡兩次了,希望他不會介意掃這麼多垃圾。

在洗手台的鏡子哩,我看到一個雙眼紅腫、頭髮亂糟糟的女孩,鼻子因為剛剛擤太多次而發紅。

「恩……只差一套衣服了」我喃喃自語著。


Cathy

桃花瓣指甲

我写的原创故事。中英双语。

献给一些男人。


    你和我身处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白得像消过毒。那个房间没有门,很宽阔,天花板很高。我们身旁没有影子,不知光源在哪。

    你躺着,穿着朴素的深色衣服,双膝稍曲,两臂自然垂在你两侧。你的脸比你年轻有三分之二,那时美体现于你的存在,更适合我的那个年龄。但你的头奇怪地扭向我,就像你扭到了你的脖子。深红色的血从你张开的双唇缓缓出。你的双眼睁大,就像什么惊奇的事情在发生。你的双足赤裸,露出圆润的脚跟和光滑、温暖的双踝。...


我写的原创故事。中英双语。

献给一些男人。


    你和我身处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白得像消过毒。那个房间没有门,很宽阔,天花板很高。我们身旁没有影子,不知光源在哪。

    你躺着,穿着朴素的深色衣服,双膝稍曲,两臂自然垂在你两侧。你的脸比你年轻有三分之二,那时美体现于你的存在,更适合我的那个年龄。但你的头奇怪地扭向我,就像你扭到了你的脖子。深红色的血从你张开的双唇缓缓出。你的双眼睁大,就像什么惊奇的事情在发生。你的双足赤裸,露出圆润的脚跟和光滑、温暖的双踝。

    我跪到你身旁,看见你的指甲变得错位,它们的边缘是干涸的血痂。我举起你的左手,拉了下你食指上的那片,它就被连根拔出,像一瓣白粉的桃花,鲜红的血液在我们的手上绽放。你的手抽搐了一下,口中发出汩汩声,但你没有力气去为你的痛苦挣扎更多或叫出声。我一个接一个把它们拔出,造出更多的花儿。每拔出一片我就轻轻吮吸那缓慢溢出的小洼,想象过去这根精密的手指是如何握一支笔,拨动琴弦或在键盘上飞舞,留下应存于深空的美和真实。你用越来越虚弱的颤抖告别它们每一个,而你的嘴不曾发出那充满音韵的声音。

    我躺到你身边,一手穿过你修剪整齐的短发,一手拂过你下凹的脸颊,吻你,感到完整的白齿。你口中空荡荡,舌头被整根割下,没留下一丝肌肉,以免你窒息。我饮下你的血,它鲜美、苦涩、但比任何糖都甘甜。你双眸凝视着我,但我明白那更是因为你无法阖上它们,甚至眨眼。

    我把你的身体抱紧,让我们浸在你的红池中。我双手拂过你,你笔直的脖子、你的后背、你纤细的腰、你的腹部、你平坦的胸脯。你的心跳动得愈加缓慢且微弱,但无法停止。你的血液也不曾干枯。我紧紧抱着你,把我年轻而柔软的身体贴上你的,亲吻你的脸和颈,没脱下我们的衣服,哭着。 


        You and I are in a sterile white room, empty except the two of us. The ceiling istall, and the room is wide. There was no door. Neither of us cast a shadow andthere’s no knowing the source of light.

        You lay there, dressed in plain darkclothes, legs slightly bent, arms laying casually at your sides. Your faceyounger than it has been for more than two thirds of your life, turned back tothe time when beauty is embodied in your being, an age more suitable for mine.But your head is turned towards me oddly, as if you sprained you neck. Deep redblood slowly pours through your parted lips. Your eyes opened wide, as ifsomething amusing is happening. Your feet are bare, showing rounded heals andsmooth, warm ankles.

        I kneel to your side and saw your nails aremisplace, their rims circled with dried blood. I lift your left hand and pullon the one on your forefinger and it came out with its root, like a white-pinkpetal of peach blossom. Clear, bright blood bloom on our hands. Your hand curlsa bit and twitches, your mouth makes a slight gurgling sound, but you’re tooweak to put in more struggle for your pain or to cry out. I pull out all of them,one by one, creating more rich blossoms. For each one I lick and suck thesmall, overflowing pool, ever so gently, thinking how these delicate fingersused to hold a pen, strum the strings of a guitar or dance on keyboards, leavingbeauty and truth sent from the deep heavens. You part each with twitches thatgrew the weaker, but your eyes are unwilling to shed a tear, and not on of yourresonated voice came from your mouth.

        I lay down with you side by side,running one hand through your short, neatly trimmed hair, the other on youhollowed cheek, and kiss, feeling full, white teeth. Your mouth is empty, yourtongue cleanly cut off, not leaving a muscle, keeping you from chocking. Idrink in your blood, savory, bitter, yet sweeter than any sugar. Your eyesstare into me, but I wager it’s more because you cannot close them or blink.

        I hug myself close to your body, soakingus in your red pool. I run my hands over you, your straight neck, your back,your slender waist, your stomach, your even chest. Your heart beating fainterand slower by the minute, but never seems to stop. Nor does your blood seem todry. I hold you tightly, pressing my young, soft body to yours, kiss your faceand neck, not undressing you or me, and cried without a snivel.




Minimalist

双十一过了,我分享这一首歌给大家。

每一样你想要的东西,究竟能不能给你真正的幸福?


《Every little thing》

Every little thing, you think that you need

Every little thing, you think that you need

Every little thing that’s just feeding your greed

Oh,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ve gotta have

Every little...

双十一过了,我分享这一首歌给大家。

每一样你想要的东西,究竟能不能给你真正的幸福?


《Every little thing》

Every little thing, you think that you need

Every little thing, you think that you need

Every little thing that’s just feeding your greed

Oh,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ve gotta have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ve gotta have

That you’ve got to reach for and you’ve got to grab

Oh,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So tear your eyes away, oh tear your eyes away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sparkles and shines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sparkles and shines

It’s driving you sweetly out of your mind

But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So tear your eyes away, oh tear your eyes away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re lusting for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you’re lusting for

How did you ever get along before

Oh, I bet that you were fine without it

So tear your eyes away, oh tear your eyes away

Before you’re tripping over junk that’s lying scattered on your floor

The dusty and discarded toys that don’t shine any more

Every one you had to have, every one you swore

Would satisfy your greedy heart for now and evermore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catches your eye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catches your eye

Gets under your skin and it won’t be denied

Oh,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Oh, I bet that you’d be fine without it


来自爱尔兰独立音乐人Peter Doran,这首歌也是theMinimalists.com的播客的主题曲。

不好意思,我未经授权,做了一次搬运工。

夏盈

我的本性,或許就是賤

第九章 停不下的罪惡

「這是我第一次進男生的家裡呢!」將鞋子規規矩矩地擺放在客廳,我抱著興奮的心情隨著他的身影走進了一間房間。

「挖喔,你床好大好軟喔。」我說完便撲到他的床上,滾到最裡面。

『呵,你看,做作的女主角又出現了。明明就是想做那件事卻要像個蠢蛋一樣扯東扯西。笑死我了』

「诶?!這是我上次的送你的生日禮物吧,你真的放在床上阿。」我躺在床上開始玩他床上的玩偶。

『可是若不這樣很尷尬阿,總不能直接親上去吧?』

『你到底要扯到什麼時候,不就是想要嗎?反正在他眼中你應該就是這種功能的,還裝什麼清純,哼』

正當我要繼續裝傻的時候,一個溫熱的身軀突然湊上來,兩隻大手開始在我手上遊移。

『你當真以為是來他家旅遊喔,...

第九章 停不下的罪惡

「這是我第一次進男生的家裡呢!」將鞋子規規矩矩地擺放在客廳,我抱著興奮的心情隨著他的身影走進了一間房間。

「挖喔,你床好大好軟喔。」我說完便撲到他的床上,滾到最裡面。

『呵,你看,做作的女主角又出現了。明明就是想做那件事卻要像個蠢蛋一樣扯東扯西。笑死我了』

「诶?!這是我上次的送你的生日禮物吧,你真的放在床上阿。」我躺在床上開始玩他床上的玩偶。

『可是若不這樣很尷尬阿,總不能直接親上去吧?』

『你到底要扯到什麼時候,不就是想要嗎?反正在他眼中你應該就是這種功能的,還裝什麼清純,哼』

正當我要繼續裝傻的時候,一個溫熱的身軀突然湊上來,兩隻大手開始在我手上遊移。

『你當真以為是來他家旅遊喔,我的小公主,可以清醒一點嗎?』這是我最後聽到一句。

心中的兩個我吵架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接者我只記得房間裡充斥著自己的喘息聲,以及最後被按在床上,那種接近窒息的歡愉。


當我們一起躺在他家的浴缸裡時,我突然想到。

「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床上欸!值得紀念」我拍開他不安分的手,轉過頭去看他。

「轉過去啦!躺好!」他把我按回他的懷裡,繼續他手中的動作。空氣安靜到蓮蓬頭的水滴下來我都聽的見。

『看吧!他只是想要你的身體,跟你這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別白費力氣了』

『可是你看,我剛剛幫他吹頭髮的時候他把臉埋在我的肚子上哩,不覺得這動作很親….』

『親個毛?你也未免太天真了吧,他又不是第一次這樣,之前捷運上就兩次,還有一次在捷運手扶梯上你站在他前面,他還把頭埋在你胸口上哩,哇當時我都不忍看旁邊大嬸的表情了,你很開心?我都為你感到羞恥。』我彷彿看到心中的小人拿著一疊罪狀一張一張的翻閱著,而我們之間的事都紀錄在那上面。

就趁他出門買食物得時候,我又躺回他的床上,嗅著他身上的味道,幾乎令我舒服到想睡覺,這時我突然看到床邊的一個角落塞著著一隻玩偶。

「呵,是專門為我收起來的嗎?依稀記得這是她送你的生日禮物吧,不也罷,那我就繼續裝作不知道好了。」默默地將那隻小火龍擺回原本的角落。我回到客廳繼續看電視,只不過這次心情就比較沉重一點。

晚上睡覺前,我抱著『不小心』帶錯的外套,偷偷想像著他就躺在我身邊。

「我想,我應該等的起。」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抓緊手中的外套。

幾個月後的某一天

學校K書中心的頂樓,有兩個身影靠在牆邊。

「你覺得這是什麼意思?」少女心不在焉的晃著手中的項鍊。

「什麼意思?不就一個項鍊嗎?」

「是『他』給的」少女淡定的撇了一眼身旁。

「真假啊!他送你戒指?」一旁的友人驚呼。

「恩,而且你仔細看,這我記得沒跟他提過幾次。」少女把手中的項鍊放在手上放平,仔細一看,是一枚戒指,上面印著一個動漫的角色名。

「難道他是叫你……..等他?不然他為什麼買明顯戴不下的戒指,給你機會串成項鍊?」她摸著下吧思考著。

「欸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掛成項鍊,他的諧音只會讓你陷的更深。」儘管友人苦口婆心的勸著,不過少女依舊把戒指掛回脖子上,塞進衣服裡。

若這個洞有底,我早就碰到了,不用再更深了。

不過即便如此,我墜落的速度依舊停不下來。


湾湾的青乌林

没 有 性 欲 会 死 吗

没有「性欲」会死吗

 微信公众号:吃书妄想

我写故我在我

什么是性欲?

对于性的欲望。


性怎么产生?

通过抚摸,通过冲撞,通过亲吻,通过舔舐。


怎么获得性?

借助另一个人的身体部位,借助另一个物件的部位,借助某一个部位。


为什么会有性欲?

因为要骗女人生孩子。

 

耶鲁心理学家。。。称,

一段关系有三个因素,缺一不可:

intimacy 亲密

passion  激情

commitment 承诺

 

亲密是,你跟我分享秘密。

激情是,你会让我产生性欲,你对我有性吸引。

承诺是,你说你跟我在一起,我说好的。...

没有「性欲」会死吗

 微信公众号:吃书妄想

我写故我在我

什么是性欲?

对于性的欲望。


性怎么产生?

通过抚摸,通过冲撞,通过亲吻,通过舔舐。


怎么获得性?

借助另一个人的身体部位,借助另一个物件的部位,借助某一个部位。


为什么会有性欲?

因为要骗女人生孩子。

 

耶鲁心理学家。。。称,

一段关系有三个因素,缺一不可:

intimacy 亲密

passion  激情

commitment 承诺

 

亲密是,你跟我分享秘密。

激情是,你会让我产生性欲,你对我有性吸引。

承诺是,你说你跟我在一起,我说好的。

 

如果只有承诺没有亲密和激情,那是包办婚姻,那是爱情的坟墓。所以上一代人的婚姻不会死——它们产生于死亡,由死亡走向新生。

 

如果只有亲密和承诺,那是挚友情谊,也是亲情。

 

激情不是必须的。很多人都过着没有激情的一生。

 

现代社会的人很幸运,各种让你娱乐至死的发明可以支撑一个人独自过一生——你可以刷抖音,看快手,去电影院,用自慰棒飞机杯,去健身房——你只需要努力工作挣钱,用钱买激情产品。

 

人不可以被买卖。

人是现代社会唯一一个没被资本主义商业社会殖民的动物。

我希望是这样。

但其实他们已经是了。

 

那性欲来了怎么办?

不要自慰。不要看黄片。去找爱人。

不要发陌陌,不要发朋友圈,不要刷抖音。

去写作。

 

去做那件让你独一无二的事情。


只有做那件让你独一无二的事,你才能在资本主义的逻辑下真正“升值”,否则,你只是一个更有效率的机器。

 

弗洛伊德把一切身体器官的快感称为“力比多”libido。

把力比多挥洒在那件独一无二的事情上,那一个人很难不成为“自己”。


当然,我不否认更有效率的机器是这个工业社会需要的。我只是,很难逼迫自己喜欢一台机器。

 

没有性欲会死吗?

当然不会。

没有力比多会死吗?

那不如死了吧。



欢迎支持湾湾自我养活计划


 Keep in touch 


单身女人与洋娃娃的房间

那时候,城市有酒 | 小说

到雪地里,捡起我

自由人生指南

两只动物

阅读|思考|写作|疯狂


湾湾同学

一个把写字当作自由的傻子

请用实际行动来表达您的❤️意

夏盈

我的本性,或許就是賤

第八章 字裡行間,都是你

常常有很多話,很多關心想跟你說,但不能,我永遠能藏在你背後的影子裡,見不得光。對此我曾怨恨過,但怪不了他人,是我自己選擇了這條充滿荊棘的獨木橋,就算是死,也要咬著牙,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在學校中,我不能像正常同學一樣跟你交談,因為照理來說,我們是沒交集的。只在補習班中,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冒著被同校的或認識的看到的風險,一次又一次的待在你身邊,一個自己編織出的謊言裡。

最近透過動態,我看到你說某一天,你夢見了跟那任的複合,讓我不禁想著……..我是否曾經出現在你的夢中?而我的角色又是什麼?又或是連在夢中,我依舊是一個路人?這個默默在路上觀察,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而且心悅你…...

第八章 字裡行間,都是你

常常有很多話,很多關心想跟你說,但不能,我永遠能藏在你背後的影子裡,見不得光。對此我曾怨恨過,但怪不了他人,是我自己選擇了這條充滿荊棘的獨木橋,就算是死,也要咬著牙,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在學校中,我不能像正常同學一樣跟你交談,因為照理來說,我們是沒交集的。只在補習班中,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冒著被同校的或認識的看到的風險,一次又一次的待在你身邊,一個自己編織出的謊言裡。

最近透過動態,我看到你說某一天,你夢見了跟那任的複合,讓我不禁想著……..我是否曾經出現在你的夢中?而我的角色又是什麼?又或是連在夢中,我依舊是一個路人?這個默默在路上觀察,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而且心悅你…..的人。

2017年的11月中下旬,距離聖誕節還有將近一個月,我曾想過,我若是完成不了那圍巾,那每天寫一條紙條給他,應該不難吧?就樣一天寫一到張,在那一個月,我把好多好多想說的話都說化做文字,一封又一封,隨著聖誕節月來越近,盒子裡面的信也越來越多,直到最後還塞不太下去。後來他跟我說,他有看到哭,但是他不跟我說,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好奇是哪一張。

或許是這句話和那個戒指,讓我本該放棄的心又激起了那麼一點火,現在想想,真是不應該。


胆♂小鬼👻
众神!灾厄的胚胎!人性的体现!

众神!灾厄的胚胎!人性的体现!

众神!灾厄的胚胎!人性的体现!

苏离

自己做的梦都是假的

吃惯了甜的人心里都是苦的,

你说你沉醉在你自己编的网里,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有意思吗?

一直在混沌的生活,从来没看懂过。

嗐,甭说了,且快乐吧。

下辈子的承诺都是说给这辈子听的,你得受着辛酸苦辣。


吃惯了甜的人心里都是苦的,

你说你沉醉在你自己编的网里,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有意思吗?

一直在混沌的生活,从来没看懂过。

嗐,甭说了,且快乐吧。

下辈子的承诺都是说给这辈子听的,你得受着辛酸苦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