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欺诈组

315万浏览    11528参与
仙女紫然

毛病啊SB
你不要脸我也不要脸了,还骂我,SB吧 @Eu te amo

毛病啊SB
你不要脸我也不要脸了,还骂我,SB吧 @Eu te amo

一只皮皮鳝

想建个关于欺诈时代的群和战队_(:::з」∠)_
有人来嘛,
进群时要备注名称、皮肤、ABO
如:吃的吃的(天青石b)
没人来叭(இдஇ; )
因该会有的(´;︵;`)
(一定次欺诈哦)?

想建个关于欺诈时代的群和战队_(:::з」∠)_
有人来嘛,
进群时要备注名称、皮肤、ABO
如:吃的吃的(天青石b)
没人来叭(இдஇ; )
因该会有的(´;︵;`)
(一定次欺诈哦)?

只要我脑力激荡!

【欺诈】金钱恋人(5)


  克利切提前踩好了点,在十六号当日便来到了雨果大剧院的后门,在路边漫不经心地路过,左瞄瞄,右瞅瞅,便小身子一闪,溜进了后门。
  后门是直通后台的,此刻临近演出时分,各个部门忙的井井有条,并没有闲人会多注意其他地方。克利切稍微小心点,便成功来到瑟维所说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偌大的水箱道具。
  水箱旁还挂着数米长的粗毫铁链。
  克利切抬手扒拉两下,便看到了那精致小锁,一根铁丝拿出,稍花了点时间撬开,再把瑟维给的那个挂上,锁好,转身又顺着原路返回。
  这一切对他来说真的没有任何难度,那一千块拿的也是轻松至极。
  只不过当路过那最为...


  克利切提前踩好了点,在十六号当日便来到了雨果大剧院的后门,在路边漫不经心地路过,左瞄瞄,右瞅瞅,便小身子一闪,溜进了后门。
  后门是直通后台的,此刻临近演出时分,各个部门忙的井井有条,并没有闲人会多注意其他地方。克利切稍微小心点,便成功来到瑟维所说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偌大的水箱道具。
  水箱旁还挂着数米长的粗毫铁链。
  克利切抬手扒拉两下,便看到了那精致小锁,一根铁丝拿出,稍花了点时间撬开,再把瑟维给的那个挂上,锁好,转身又顺着原路返回。
  这一切对他来说真的没有任何难度,那一千块拿的也是轻松至极。
  只不过当路过那最为喧嚣的地方时,克利切还是脚步微顿,遥遥的看了那舞台一眼。
  他清楚,这背后的一切,注定没有这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他卖的,终究是自己的命。
  或者说他身上除了命,真的没其他的值钱了。

  悠哉哉地走出后门,迎面倒是撞见一个人,衣着不凡,一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族气息的那种上等人。
  那人见克利切,略皱眉,看克利切衣着普通,就明显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语气严厉地像看管自家后院的保镖直接来了一句,
  “小偷小摸的,这里是你能进的?!”
  克利切斜了他一眼,不是他的金主爸爸,他对上等人这种嚣张跋扈的群体可没什么好印象,直接丢过去一句,
  “老子爱去哪去哪,关你屁事,神经病!”
  说罢,甩过去一个后脑勺,骂完人转身就跑。
  那人在原地僵了一下,张张嘴,似乎想骂回去,可极好的教养还是让滚在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心下烦乱,也只能全当走路踩了狗屎。
  克利切心里这个暗爽啊。
  瞧瞧瞧瞧,上等人,教——养!这时候还不是一个屁说不出来,不能张嘴骂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第二日,一则轰炸性的消息在报纸上扩散。
  “魔术界首席大师约翰于自己成名绝技水箱逃脱之术中失势,身死道消!”
  出名人物的去世影响是巨大的,巨大到一夕间便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没人会觉得把死人挂在嘴边有何不妥,反而各般思量,无一不少,真正死因也是被推敲地千奇百怪,就算瑟维亲自来听也只会是一脸问号。
  世人不明其中具体缘由,可对于极为清楚其中关系的魔术界诸多权贵来说,免不了的一番震荡之后便是各有各的数,各个心中明了。
  想想约翰死后那直接的受益者是谁,还不了然么?
  不惊讶,不震撼,顶多惋惜,顶多感叹,
  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罢了。
  没人会把这件事情直接明言,利益为尊,谁一谁二,于这帮看客真的关系不大。
  唯一将之看重,甚至为之暴怒不已的,只有那克利切从后台出来之时撞见的人——威廉·艾利斯。

((ง •̀_•́)ง借名借设改身份!→一开始打草稿的时候是很想用官设尽量还原 但官设没法很好融入切切的存在 所以还是进行一定的修改昂)

  威廉也是当代魔术界一个后生天才,虽单论天赋并不如瑟维,但就受众程度而言,还是比瑟维更好的。
  他出身艾利斯家族,家族本身就于约翰交好,常有来往,所以真的是自幼便认识约翰,而且关系还很是亲密,一口一个叔叔。
  约翰也很是喜欢这个小家伙,小时候便亲手教过他一些简单的魔术,长大后学起魔术也很是常有来往,按理来说,威廉成为约翰的徒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可就是这样的理所当然,却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绝顶天才——瑟维给抢了去。
  这样的关系,让哪怕没见过面的俩人都从一开始就结下了梁子,必然要干上一架,争个胜负你我的梁子。

  昨日,是威廉随家族出国,正好回来的日子。
  因为路上凑巧有了些异域魔术表演的所见所闻,便急于跟约翰分享一二,这是俩人仿若叔侄的相处方式。
  即约翰在表演,他本着平日便常常来往,熟知剧院那里有个后门,便打算直接上后台等着。
  在霉运一般撞见一个人之后,又看到台上的约翰于水箱表演之中超过寻常时间而无法挣脱,便意识到有异,及时上去解救,可最终也只救下来一具没了气的尸体。
  想起那个下等人,威廉便知,定于他有关系。
  他记得他的长相,想找到那个人并不难。问题是,这背后是否是那个人在作祟?
  那个明明抢了他最为奢望的徒弟之位,却不但没有好好珍惜,反而还杀了他自幼敬仰的长辈的人……

  白沙街孤儿院,又有客来。
  威廉很是不满的看着这个冲撞过自己的货。
  都隔了数日了,衣着也不变,个下等人,无非如此。
  克利切认出了威廉,他记性还是不错的,起码怼人怼的爽了,记得他吃瘪的样子。
  不过既然能来到这里,他也只能没皮没脸的装一个不认识,堆笑殷切地询问威廉有何贵干。
  威廉算是勉勉强强接受了他的态度,丢了一小袋金币过去。
  克利切立刻欣喜若狂,低三下四恨不得卑躬屈膝的样子等着其发号施令。
  威廉心中稍稍舒适,便直言问他前几日是否有人来寻他做事,可知那人名甚。
  克利切很是诚恳的答着,说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形容了其的大概长相。不认识约翰是谁,只是给了几枚金币,他便去做事换锁,有何影响也完全不晓得的态度。
  威廉颔首相信,告诉他,因为他换掉了锁,而害死了魔术界第一魔术大师,有钱有名的那种,是会背上刑事责任被判死刑的。
  克利切立刻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威廉又不紧不慢地说,但如果他去法庭上指认指使他做事的真凶,那么将功补过,不知者无罪,便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
  克利切连连应是,唯唯若若,十分后怕的把一脸满意的威廉送出了门。
  待其消失在视野内,那弓着的小身板立刻一挺,以一种白眼恨不得翻到肛门的姿态十分嫌弃的颠着那轻飘飘的一袋金币。
  “啧,真够抠的,要上法庭的玩意,才给这么点!就这股小气劲还敢跟那个老狐狸作对?也不怕被玩死!”
  克利切是心知肚明的,约翰的死讯一出来他就知道瑟维的计划还有自己的用途了,就是为了这种情况下的以防万一。
  其实,如果威廉敢把他看重一点,别轻视,多给点,他或许还真的会反将一军,说不定自己白捞钱还免一死呢,只可惜……这货不但钱少,小气,还很是不对他的口。
  相比起跟瑟维py交易的整整两年,威廉的这丁点看起来丰厚的赏赐,简直是微不足道。

  克利切想找到瑟维家的住址,或者说约翰家的住址,一点都不难,比他们俩找他轻松多了,钱都不用花。
  郊外独立的一栋豪华别墅外,克利切在街边蹲了两天,便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瑟维。
  笑么呵地就凑过去将其拦下。
  “有事?”
  对克利切的出现,瑟维有些意外,但又似乎不意外,只是淡淡地问着。
  克利切不说正事,反而先看向那豪华大别墅,一脸艳羡,
  “这家可真够大的,我还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呢!诶这是你师父的,还是你的啊?”
  那面上满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畜无害,可话里头哪那么简单。
  瑟维就淡淡地看着他,他爱装,爱做戏,爱明里暗里讽刺人,他看出来了,嘴头上也不客气,
  “我家确实挺大的,而且,正好还有狗窝空着,让你在死之前住一住,可以。”
  克利切眉开眼笑,
  “那说好了,过两天我就搬进来了哈~”
  瑟维淡而默认。
  反正,他本来就打算有机会直接把克利切扣在自己身边,一个挡箭牌,怎么能让他自己在外面乱蹦哒呢?
  瞅瞅瞅瞅,这才叫大方!
  克利切美滋滋着,三言两语有了额外收获,终于说起了正事,
  “之前我去大剧院的时候,出来正好撞见一个人,那个人前两天来找我,给了点钱,让我上法庭上作证,指证某人的罪行……”
  瑟维双眸略眯,
  艾利斯……
  那日威廉的意外到来他后来是知道的,但那是不可控的,也就是所谓的意外。
  而他准备的后手,不就是留给这般意外的么?威廉倒是正好一脚踏了进来,会有点麻烦,但威胁不大。
  “我嘛……收钱了~”
  克利切嘿嘿笑着,脸盘直接凑了上来。
  瑟维只是不轻不浅的将他推开。
  如果克利切真的想帮威廉,那么必然不会来找他,反而会躲着他。他来了,那只能说是他收了钱,却要倒打一耙。
  “他给的钱,很少?”
  克利切小鸡啄米般点头,“很少!非常非常少!”
  瑟维玩味似的瞅着他,
  “如果他多给你点,你还会来么?”
  “这个嘛……”克利切小眼睛往天上一撇,
  “谁知道呢~毕竟只要给钱,我什么都干啊~”
  瑟维冷淡地笑着。
  这是一条野狗,钱都拴不住的野狗,看来还真得让他住自己家里,好好看着,以防万一……
  一张千元钞票拿出,直接递了过去,
  “那,我就期待你在法庭上的表演。”
  “诶诶诶没问题!爷爷您就瞧好了吧!!”
  克利切接过钱,又一次,乐开了花。

((›´ω`‹ )切切的话 并不是有原则或者看上瑟维什么的才来找他的 钱他要 但并不完全是那种一毛钱都要摔断手的(x)比起表面的金钱他也会考虑一下更多的利益……这样的设定昂)

橙子君

找一个战队~【占tag致歉】

本人橙子君,三阶三人类,三阶五屠夫,希望找到一个比较稳的战队,且不需要改名,最好有qq群。【本人雷mxtx所以最好战队里没有这类粉或者理智粉♥】

本人橙子君,三阶三人类,三阶五屠夫,希望找到一个比较稳的战队,且不需要改名,最好有qq群。【本人雷mxtx所以最好战队里没有这类粉或者理智粉♥】


湛藍海風

【魔慈/傑傭/蝶盲/醫園】pocky game

性格偏差注意

閃光注意

+

+

+

+

+

+

莊園主今日增加一個遊戲比賽活動項目:

光棍節,想和你愛的人一起進行感情增溫的互動嗎?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只要以最快速度吃完一整根pocky(第一名),你和愛人就能一起得到1000000000金幣!


瑟維、傑克、美智子、艾米麗看到公告之後,馬上報名:


「...為什麼要克利切和老神棍你參加這種無趣的比賽?!」


「克利切,比賽第一名的贏家可以得到非常多金幣,你會很喜歡的。」


「金幣?!」克利切聽到金幣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是什麼怪比賽......」奈布皺起了眉頭看著心情很好、哼著小調的傑克。


「偶爾參加活動也不是一件壞事。」


「看...

性格偏差注意

閃光注意

+

+

+

+

+

+

莊園主今日增加一個遊戲比賽活動項目:

光棍節,想和你愛的人一起進行感情增溫的互動嗎?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只要以最快速度吃完一整根pocky(第一名),你和愛人就能一起得到1000000000金幣!


瑟維、傑克、美智子、艾米麗看到公告之後,馬上報名:


「...為什麼要克利切和老神棍你參加這種無趣的比賽?!」


「克利切,比賽第一名的贏家可以得到非常多金幣,你會很喜歡的。」


「金幣?!」克利切聽到金幣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是什麼怪比賽......」奈布皺起了眉頭看著心情很好、哼著小調的傑克。


「偶爾參加活動也不是一件壞事。」


「看在錢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奈布聳了聳肩,「不過得要速戰速決才行。」


「艾瑪,活動貌似很有趣呢。」艾米麗笑著對艾瑪說。


「只要和天使在一起,我就很幸福了。」


「... 比賽嗎,不過我看不見巧克力棒,不要緊嗎?」


「不要緊,我會咬掉巧克力棒,讓海倫娜不會感到吃力。」

_____


比賽開始了,


所有的左位參賽者都否則了全力,


瘋狂地咬著巧克力棒,縮短與右位參賽者的距離。


比賽結果如下


瑟維&克利切 10秒


傑克&奈布 15秒


艾米麗&艾瑪 20秒


美智子&海倫娜 30秒


「哇!好多金幣!」克利切打開了大型手提箱,裡面滿是閃亮亮的金幣,笑得合不攏嘴的。


「有了這些錢,我們可以去環遊世界,或是幫你開一間孤兒院?」


「那是當然!」克利切燦爛的笑著說,「還有...瑟維,謝謝你!」


夹心饼干只想摸鱼

两耳不闻讲课声 一心只摸眼前鱼

心烦意乱。

两耳不闻讲课声 一心只摸眼前鱼

心烦意乱。

aLIEz企鹅菌(厌倦期

黑暗病

【玫瑰症】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画完了我画完了完结了啊啊啊啊!!(இдஇ; )

•欺诈注意
•我流腹黑心机老瑟维x傲娇哭包克利切

恭喜艾米丽获得[病症因(草稿)]x1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企鹅

喜欢的话求小红心小蓝手大关注(❁´◡`❁)*✲゚*谢谢!!

黑暗病

【玫瑰症】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画完了我画完了完结了啊啊啊啊!!(இдஇ; )

•欺诈注意
•我流腹黑心机老瑟维x傲娇哭包克利切

恭喜艾米丽获得[病症因(草稿)]x1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企鹅

喜欢的话求小红心小蓝手大关注(❁´◡`❁)*✲゚*谢谢!!

梦罗梦罗梦梦罗

寻画😭😭

没错我这个憨批又来寻文(画)了jpg

之前看过但找不到了1551


想找个欺诈组飞鸟症的梗的画,

记得情节大概是瑟维死惹然后变鸟,一直陪在克利切身边。

最后一点时间里克利切去喝酒,然后瑟维给他带醒酒药,最后克利切认出鸟是瑟维了


求各位天使帮帮我😭

没错我这个憨批又来寻文(画)了jpg

之前看过但找不到了1551


想找个欺诈组飞鸟症的梗的画,

记得情节大概是瑟维死惹然后变鸟,一直陪在克利切身边。

最后一点时间里克利切去喝酒,然后瑟维给他带醒酒药,最后克利切认出鸟是瑟维了


求各位天使帮帮我😭


星月牙签
欺诈情头~/想上色怕毁了QAQ...

欺诈情头~/想上色怕毁了QAQ
用4888快乐石换了领头羊~✧٩(ˊωˋ*)و✧手感很好感觉

欺诈情头~/想上色怕毁了QAQ
用4888快乐石换了领头羊~✧٩(ˊωˋ*)و✧手感很好感觉

TOYI银

p1隐晦社园刀。

p2欺诈组,婴儿车。

p3~8 裘杰无脑甜饼x。

p1隐晦社园刀。

p2欺诈组,婴儿车。

p3~8 裘杰无脑甜饼x。

又开始了
万圣节的时候我还在和老葛做斗争

万圣节的时候我还在和老葛做斗争

万圣节的时候我还在和老葛做斗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