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欺诈组

298.4万浏览    11602参与
憨憨阿䳚

【长篇/欺诈】为什么会爱上一个魔术师呢(1)

*严重ooc*私设杂货店员工克利切魔术师瑟维*评论区走链接是预告也是大概的剧情*祝食用愉快!至于结局甜不甜的不是我风格啊!

—————————————————————

(1)

  “克利切!这边的货你来清点一下,然后摆到货架上!”头儿温和的喊道,接着去忙着自己的事情。

  正在整理的克利切听到一阵欢呼。

  “哇塞!好帅啊!”“卧槽!这不是…”“啊啊啊我今天下午也要去看魔术表演!”

  “啧,有什么好叫唤的。”克利切咂咂嘴,拍了拍和他一起整理的朋友,“那人是谁啊?”

  “你怕是不知道!看你你天天出了店就回家——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魔术师瑟维!很厉害呢!听说还会...

*严重ooc*私设杂货店员工克利切魔术师瑟维*评论区走链接是预告也是大概的剧情*祝食用愉快!至于结局甜不甜的不是我风格啊!

—————————————————————

(1)

  “克利切!这边的货你来清点一下,然后摆到货架上!”头儿温和的喊道,接着去忙着自己的事情。

  正在整理的克利切听到一阵欢呼。

  “哇塞!好帅啊!”“卧槽!这不是…”“啊啊啊我今天下午也要去看魔术表演!”

  “啧,有什么好叫唤的。”克利切咂咂嘴,拍了拍和他一起整理的朋友,“那人是谁啊?”

  “你怕是不知道!看你你天天出了店就回家——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魔术师瑟维!很厉害呢!听说还会分身术!超酷!”

  “哈?你确定不是魔法师?克利切才不信。”克利切哼了一声,继续整理。

  瑟维结账时看到了不远处认真的克利切,他好像有什么不同。

  “能麻烦您把这张票递给那位先生吗?这张给你。”瑟维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女员工。

  “好!!好好好!”艾玛高兴的攥着票跑向克利切。

  “艾玛,艾玛找我有什么事吗?”克利切看着红扑扑脸的艾玛,有些诧异。

  “喏,我的票多了一张,给你吧!陪我一起去看,怎么样?”

  “啊?克利切才不稀罕这些东西。克利切没,时,间。”

  “就去一次!总不能天天在家当个宅男吧?”艾玛尽力劝说着。

  “行吧,克利切倒要看看怎么神奇了。”

  傍晚,克利切下班了。

  “走走走,就在那边的不远处!”艾玛蹦蹦跳跳,活脱脱一个幼稚可爱的少女。

  ——

  “欢迎大家来到大名鼎鼎的魔术师——瑟维!来到我们这里演出!”主持人高声说着,如果他不这样下面的议论声都快要盖过他了。——人真的很多,这两张票是后台票。呃…vlp?

  只见瑟维身着咖啡色的礼服,微微向大家鞠了一躬,便开始了一系列的表演。

  克利切见过的,没见过的…还有那场令人心动的压轴。

  瑟维拿出一根魔法棒——在克利切心中,那就是一根魔法棒。他把瑟维一分为二,因为太激动接近台上的克利切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牵了起来,——隐身的瑟维!

  慢慢的,隐身前的影子消失了。

  出现的是正在进行吻手礼的瑟维。

  克利切看着自己的手,脸突然红了起来。

  “你,你,你放开克利切!”说着。克利切不顾台下许多目光冲进了台后,很狼狈的逃回了家。

  表演结束后,瑟维看了看一旁呆滞的艾玛。

  “你知道他的家在哪里吗?”


mush@今天也還沒餓死

做著玩的立牌好啦

第一次喜歡一個CP到想自己做小東西🥰

做著玩的立牌好啦

第一次喜歡一個CP到想自己做小東西🥰

?

【欺诈组】【性】爱三十题

是一个系列的完结。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很多时候其实都想放弃了。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我又太亏了。

于是就写了下来。

感谢你们的一路陪伴。

我们下个系列再见。

链接走评论。

是一个系列的完结。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很多时候其实都想放弃了。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我又太亏了。

于是就写了下来。

感谢你们的一路陪伴。

我们下个系列再见。

链接走评论。


阿八

克利切~
?怎么了?
我喜欢你~
——哦 (⁄ ⁄•⁄ω⁄•⁄ ⁄)
hhh可能有些沙雕了hhh

克利切~
?怎么了?
我喜欢你~
——哦 (⁄ ⁄•⁄ω⁄•⁄ ⁄)
hhh可能有些沙雕了hhh

主教大人Zard

占tag致歉,这里宣群

(事先声明p1-p3单纯就是毫无意义的表情包)

这里是一个相当沙雕的披皮水聊群,无论是行为艺术(?)沙雕涂鸦(?)还是ghs(?)都是被允许的(前提是不被逮捕)

因为开学有点冷所以期待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来活跃气氛

p4群规p5许愿墙p6雷点墙p7直通车

顺便特别强调一件事:

给群里暴躁的锅盖头找一个管得住他的教授

(不然他就会把我们全鲨了炖汤?)

占tag致歉,这里宣群

(事先声明p1-p3单纯就是毫无意义的表情包)

这里是一个相当沙雕的披皮水聊群,无论是行为艺术(?)沙雕涂鸦(?)还是ghs(?)都是被允许的(前提是不被逮捕)

因为开学有点冷所以期待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来活跃气氛

p4群规p5许愿墙p6雷点墙p7直通车

顺便特别强调一件事:

给群里暴躁的锅盖头找一个管得住他的教授

(不然他就会把我们全鲨了炖汤?)

叶籽不是太太呐
我不允许我喜欢的cp没有这个梗...

我不允许我喜欢的cp没有这个梗!

素材图p2

我忘了(   :∇:)重发空间里了(没带脑子/)

我不允许我喜欢的cp没有这个梗!

素材图p2

我忘了(   :∇:)重发空间里了(没带脑子/)

炎羽萧雪[皮皮皇

【欺诈组】主播生活

我猜我ooc了。


麻烦给我留口气,别打死我谢谢(*°∀°)=3


之前的欺诈主播糖点文,有肉渣渣(一点点)


短篇文哦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克利切微笑着做了结束语,拉下界面关了直播。


“克利切……”棕眸男人从克利切身后抱住他,在耳边轻轻呼唤爱人的名字,亲了亲他的脖子,“辛苦了。”


克利切扭头过去,吻在爱人的脸颊上:“没事的,看到小粉丝们都很开心,我就满足了。”


“大家好,我是克利切,今天我将要和我的老搭档瑟维一起直播恐怖游戏《后悔旅店》,大家请期待哦。”瑟维在旁边,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是恋人……”


粉丝:!我们听到了...

我猜我ooc了。


麻烦给我留口气,别打死我谢谢(*°∀°)=3


之前的欺诈主播糖点文,有肉渣渣(一点点)


短篇文哦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克利切微笑着做了结束语,拉下界面关了直播。


“克利切……”棕眸男人从克利切身后抱住他,在耳边轻轻呼唤爱人的名字,亲了亲他的脖子,“辛苦了。”


克利切扭头过去,吻在爱人的脸颊上:“没事的,看到小粉丝们都很开心,我就满足了。”


“大家好,我是克利切,今天我将要和我的老搭档瑟维一起直播恐怖游戏《后悔旅店》,大家请期待哦。”瑟维在旁边,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是恋人……”


粉丝:!我们听到了什么!


“我们先探索一下大厅,我看看……啊啊啊啊啊啊瑟维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突然出现的鬼脸让克利切直接抱住了瑟维。小小的克利切缩在瑟维怀里,双手紧紧环住瑟维的脖子。


“没事的……不怕啊……”瑟维轻轻用鼻尖蹭了蹭克利切的头发,抚摸克利切的背,给小猫咪顺顺毛。


某粉丝:“主播没事吧?吓到了吗……”

“”没事没事,我们继续玩。”


“今天的游戏直播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克利切看着时针走向12点,长舒了口气,把界面关掉。


“克利切……”某瑟性男子横抱起我们的小主播,“已经一个月没有♂了,今天可不可以……”“不行,那么晚了。我去洗澡了,你先睡吧。”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瑟维的眼睛闪过一抹性奋的光。


“老神棍,我洗好了,你……唔……”


一个棕色的身影把只裹了条浴巾克利切扑倒在床上。


—(以下内容请自行脑补)—


第三天。


“为什么昨天主播没有直播吖,我等了好久……”一位小粉丝在弹幕里委屈地说。


“咳,因为一些私人事件,昨天在床上躺了一天,没事的。”


“那就好,主播注意身体啊。”


“谢谢小粉丝的关心。”


克利切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笑嘻嘻地伴侣,有点后怕地揉了揉腰。


下次要让他节制一点了,克利切在内心嘀咕。


嗑嗑克利切

[all社]改变二

啊~本来快些好的!结果被我点了放弃!

想死啊啊啊!

不好意思久等了

我错了!

这章含有佣慈,欺诈,前社,律社注意避雷。

不会弃坑!尽管更新很慢。

喜欢就赞赞!谢谢!当然我更喜欢评论嘻嘻

嗑嗑不会放弃的!

(艾米丽设定彪悍老姐hhh)


────────────────────

    克利切解开心结才发现自己好几天没认真吃饭,原本就瘦的身躯变得更加皮包骨头,他决定今天大吃一场。


    刚到餐厅,便被一个有力的怀抱裹住,“前辈,”威廉咧着嘴笑道,“瑟维说你找到原因了,恭喜!”


    威廉经常运动,全身散发...

啊~本来快些好的!结果被我点了放弃!

想死啊啊啊!

不好意思久等了

我错了!

这章含有佣慈,欺诈,前社,律社注意避雷。

不会弃坑!尽管更新很慢。

喜欢就赞赞!谢谢!当然我更喜欢评论嘻嘻

嗑嗑不会放弃的!

(艾米丽设定彪悍老姐hhh)


────────────────────

    克利切解开心结才发现自己好几天没认真吃饭,原本就瘦的身躯变得更加皮包骨头,他决定今天大吃一场。


    刚到餐厅,便被一个有力的怀抱裹住,“前辈,”威廉咧着嘴笑道,“瑟维说你找到原因了,恭喜!”


    威廉经常运动,全身散发着阳光的气息一瞬间将克利切包围,急忙甩开,坐在了奈布旁边。


    “克,克利切还要谢谢老神棍,毕竟是,是他帮克利切的。”克利切道下意识地忘瑟维那里看了看,却意外的发现瑟维并没有看向自己,只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以往的瑟维总是那么欠揍,却又对他是那么关心,只要自己看向了他,也一定会对自己露出一个微笑。贱贱的,又很温暖。


    啊,不管他了!克利切挥了挥手,企图拍掉对瑟维的不悦。


    抓起一块面包往嘴里塞去,唇被面包的油浸的反光,一点屑粘在嘴角,竟有着几分诱惑。


    旁边的奈布咽下了口水。


    “皮尔森先生,”奈布道,“您的嘴角好像沾上了什么。”


    克利切伸出舌头田着,却反了方向。粉色的舌尖小心地在空气中颤着……舌尖似乎一点点地舔在了奈布的心上,奈布心头一热,凑近了克利切。


    低下头去为他舔走了油腻,甚至还“不小心”舔到了唇。“皮尔森先生,下次请注意一下嘴边。”奈布似意犹未尽地珉了珉嘴。


    萨贝达的表情仍是冷静的不带一丝波纹,只是眼底深处的狂热挥之不去,克利切却慌了神。“克,克利切会注意的,萨贝达先生,谢谢。”他避开奈布的眼睛,将一碗粥往肚子里面塞去。


    这一切自然是没逃过其他人的眼睛,浓郁的杀气在空中交战,“萨贝达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行。”弗雷迪推了推眼镜,“尽管他是个讨厌的下等人,也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如此。”克利切出奇的没有反驳。


    ……

    莱利一开始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下等人,乃至厌恶。


    不经常换洗的衣服随意地搭在身上,补丁懒洋洋的的话趴着,吃饭用手拿面包,恶劣的言语,挑衅的神情都触碰到了莱利的底线。


    “啧!恶心的下等人。”


    但在游戏中,他却一次次救了自己,尽管出言仍是那么不逊。


    “上等人真麻烦,跑步都那么慢!”“谁像你们一样不修边幅。下等人还说我。”“那下次不救你了,克利切才不想救你。”“切,不救就不救。”


    可无论怎样,克利切总是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帮助他,莱利也渐渐喜欢上了克利切身上的烟草味,喜欢他透出狂放的异色眸,喜欢上了他的一切。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什么都偷。就偏偏偷走了我的心。]

……

     萨贝达看了莱利一眼,用目光回刺向他人。他知道,在座的各位那个敢说没对克利切抱有歪心思,看的出来,瑟维已经动过手了,自己不先下手为强怎么行,皮尔森先生那么诱人,万一哪一天被吃了怎么办。


     突然寂静的餐厅让克利切有些不适应,急忙扯开话题,“那个,老神棍说我可以改变一下,你们能出点意见吗?”


    威廉先生打破了寂静,毕竟还是个大男孩,不懂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啊,前辈只要刮一下胡子就够了。”


    莱利不满意了,他希望自己爱的克利切能和自己一样,“下等人还是先把气质调好,整理干净再说吧。”


     “不用!前辈的气质痞痞的很适合他啊!”“啧!你懂什么!”“不是……”“作为一个律师,懒得跟你吵。”


    不一的意见吵得克利切头疼,下意识地看向瑟维,

因为以往,他每次都会给自己最有用的意见并打破僵局。


    只是今天,他没有。


    瑟维抿着嘴角,又抓起一杯红酒咽下。红酒他喝不醉,却偏偏有着苦涩。他把克利切当什么了啊!朋友?不可能!恋人?或许只是单恋罢了。自己喜欢他,怎么就咬定他也爱自己呢?所以,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他头脑一热,下了堵住,而克利切,是他唯一的筹码。


    当克利切红着脸推开他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赌错了。明明很饿,晚餐却食之无味。


    克利切到底喜欢谁?伍兹小姐?萨贝达?威廉?莱利?或是别人?瑟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既然自己赌错了,就做个朋友吧。


    克利切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因为羞涩的一推,推散了瑟维的心。


    饭桌上威廉和莱利正吵的欢,没人注意到瑟维的不正常。除了克利切。


    克利切有些心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又将瑟维视作什么?一直是朋友吧?只是今天的是让他明白,瑟维对他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自己对于他的感情,也不可能那么纯粹。


    “克利切!”一声喊将他拉回了现实,“别听他们两个直男的!”艾米丽将他拉了起来,推向餐厅中央,上下打量着他。克利切不讨厌她,尽管她是上等人,却从没有上等人的架子,反而……十分……十分彪悍?


    “黛儿小姐……”克利切别那么多人看着有些不自在,但面对着彪悍老姐却什么也不敢说。看着中多人炽热的目光,脸有些泛红。


    打量了一番,艾米丽突然一拍手,道:“皮尔森先生,您底子还不错啊,不如叫美智子小姐和瓦尔莱塔小姐帮您打扮吧!保证庄园主重用你!”


   克利切确实生得很好看,挺巧的鼻梁,薄如蝉翼的唇瓣带着点粉色,经常锻炼的他有这一层肌肉,却仍掩盖不住他的瘦弱,灰尘伤巴下奶白的皮肤带着微微的红,有些可爱。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完好的海蓝色的眸子泛着几分狡诈,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轻下搭着,盖住了眼中几分不易察觉的忧伤。左眼在他保护孩子们时被挖出,装上了金色的义眼,无时不提醒着他悲惨却惹人怜爱的过去。瞳孔细长,像是在排斥外人,眼底却有无尽的温柔。

   

    来自东方的美智子小姐审美是绝对顶尖的,瓦尔莱塔做衣服的技术也数一数二,将一个本就底子不差的男人打扮打扮还不简单。


    就这样,克利切还没来得及和瑟维道歉,就被艾米丽推倒了监管者宿舍门口。


────────────────────


有点短,抱歉!(之前写了好多手残点了放弃啊啊啊啊啊!)

赞赞是我写文的动力hhhh(疯狂暗示)

那么,食用愉快!

爱死克利切了~他的cp我全吃!


   

   


   

   


   


黛尔

(〃'▽'〃)瑟维:我养你

这里黛尔


是欺诈组,ooc,ooc,ooc,雷回避。


开始。


皮尔森先生,是一名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孩子们喜欢称他为【克利切先生】,同他一起的朋友喜欢说他是慈善家。皮尔森喜欢孩子,为了孩子他能做任何事,他经常去救助露宿街头的孩子,再送到自己的福利院。这种工作没有上等人看得起,同时克利切也经常回去偷一些金钱来喂养这些可怜的孩子,所以克利切在上等人里面口碑很烂,堪称是“最最肮脏的老鼠”。


“站住!小偷!把我皮夹还回来!”


这是克利切最常听到的,时间长了他这小偷小摸的坏毛病也改不过来。


这天克利切又去上等人的街道,躲在阴暗潮湿的小巷子,看着陆续经过的“钱包”,他手...

这里黛尔


是欺诈组,ooc,ooc,ooc,雷回避。


开始。



皮尔森先生,是一名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孩子们喜欢称他为【克利切先生】,同他一起的朋友喜欢说他是慈善家。皮尔森喜欢孩子,为了孩子他能做任何事,他经常去救助露宿街头的孩子,再送到自己的福利院。这种工作没有上等人看得起,同时克利切也经常回去偷一些金钱来喂养这些可怜的孩子,所以克利切在上等人里面口碑很烂,堪称是“最最肮脏的老鼠”。


“站住!小偷!把我皮夹还回来!”


这是克利切最常听到的,时间长了他这小偷小摸的坏毛病也改不过来。


这天克利切又去上等人的街道,躲在阴暗潮湿的小巷子,看着陆续经过的“钱包”,他手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出手。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下手会被当场抓住,要找到较为容易下手的才行。


“先生,您的帽子掉了”


“嗯?呃,谢谢您,这位先生”


克利切利用惯用的伎俩【帮忙戴帽子】轻车熟路的拿走这个戴眼镜的男子,他身上鼓鼓囊囊的钱包。可是没等他笑出来,旁边的一位带着咖啡褐色帽子的男人,就朝他们径直走来。这位男子优雅又绅士的缓缓摘下帽子,行了个礼


“先生您好,我是一名魔术师,想看我给您限时表演一个精彩的魔术吗?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当然,是免费的”


“乐意之至呵,魔术师先生”


男子朝克利切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看的克利切头皮发麻,克利切不晓得这人想搞什么鬼。正要转身离开,男子又一把拉住克利切


“不好意思,麻烦您帮忙当一下住手。我想您应该也没什么急事要做吧,先生”


“当,当然”


一会儿功夫,克利切就发现自己被耍了,钱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这个魔术师手里面。克利切耐住性子,就要走,他可不想在这里多费时间,他得找下一个目标。因为福利院里面的孩子可都还饿着,需要钱买食物。


“小偷先生,您要去哪”


又是刚刚那个魔术师,克利切烦躁的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就朝身后扔去,想甩掉他。


“我看得出,您很需要钱”


“这与你们上等人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拿你钱,滚开”


“我想说的是,我可以给你,免费的”


克利切停住了,他真的需要钱,可是这来历不明的人要给自己钱,不会太诡异了点。克利切转身第一次上下仔细打量这个男的,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我是一名魔术师,您可以称呼我为瑟维先生,想必您一定也看过我的表演海报”


“魔术都是骗人的,你知道我偷了那个人的钱才故意装好人,真恶心”


面对克利切的讽刺,瑟维一点也不意外。其实瑟维已经盯着克利切很久了


“我知道您是一位慈善家,偷钱是为了那些孩子,没错吧”


“你想干什么”


提到孩子,克利切的心紧张的跳动起来,早有传闻上等人为了赚钱会去非法交易一些东西,其中就有孩子的内脏。克利切厌恶至极,他一分一秒都不想和瑟维在一起待着


“我想帮你,克利切,我觉得我们很像”


“我跟你可不一样,和我这么一个下等人混在一起,你不会觉得反胃?”


“我杀了人,我也不是一个上等人,如你所见我的魔术是骗人的。”


“你杀了人?”


克利切有些惊讶,但是他更惊讶的是为什么会想帮自己,他明明可以用虚假的魔法去骗钱过上富裕的上等生活。


“这样吧,我先帮你把孩子们照顾好,你再看看要不要和我做朋友”


“你刚刚可没有说要做朋友”


瑟维只是笑笑,他摘掉原本戴在手上的手套,伸到克利切面前。克利切知道他想握手,但是克利切不愿意


“握手就免了吧,我们下等人可不喜欢这样,看着很奇葩”


“好,听你的”


瑟维软绵绵的话从身后传来,克利切在前面走着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信得过这人话吗。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楼下,看着破旧不堪的楼层,地上脏兮兮的都是灰尘,墙角的蜘蛛大的吓人。克利切本以为旁边的瑟维会用嫌弃的目光扫视这地方,然后走开。恰恰相反,瑟维毫不犹豫走进去,进入大厅才发现里面还挺大


“克利切,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随你便”


“我打一下电话”


“做什么”


克利切警惕起来,他害怕孩子们的安全。瑟维把帽子摘下来,放在靠近的鞋柜子上面,好像丝毫不在乎灰尘会弄脏一样。还是刚刚温柔的声音


“叫一些仆人过来帮忙收拾一下,顺带做很多吃的给孩子们,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也能跟你们住在一起”


“你脑子没毛病吧,疯子”


克利切好不犹豫的说出来,他不明白上等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放着大豪宅不住偏要和自己挤在这个地方。


在等待人来的时间里,瑟维把整个福利院大楼都仔细检查一遍,发现这里除了克利切就只剩下这些孩子。孩子们看上去严重营养不良,而且黑眼圈很重。


“老爷,我们到了”


“麻烦你们了”


“老爷哪里的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仆人陆续走进大厅,按照瑟维的吩咐开始分工打扫,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全部整理完毕。门外的女仆们买来了新鲜食材走进厨房,做了丰富的大餐。克利切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似的。孩子们有一部分很兴奋围着仆人团团转,仆人也很乐意陪孩子们嬉闹;另一部分孩子很担心,躲在克利切身后,惶恐的盯着这些外来人;还有一些孩子主动走进厨房帮女仆做饭,看上去一点都不怕生。


“您就是克利切先生吧,我是管家,您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


“哦,谢谢”


即便自己再怎么瞧不起上等人,可是这么和蔼的老人,克利切怎么也没办法对他进行言语攻击。吃饭时候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克利切好久没看见孩子这么开心了


“克利切,吃肉”


“不用你管,我自己来”


克利切得承认自己现在也没有那么讨厌瑟维了。餐后女仆们各自帮孩子量尺寸,她们要为孩子设置一套衣服。这下那些本来很害怕的孩子们也逐渐靠拢,一个个亲切的喊着“女仆姐姐”。


“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看望孩子们,也会来这里住,克利切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得收房租”


“好好好,我会给你房租的”


瑟维不在乎这点钱,他喜欢克利切,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克利切。其实瑟维和克利切年龄差不了多少,小时候的瑟维体型很瘦弱,经常被孩子欺负。这时候往往会跑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站在自己面前保护他,瑟维百分之百确定那就是克利切没错。从那个时候起,瑟维就特别崇拜克利切,不过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了好感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面,克利切发现孩子们越来越胖,不再像以前那样瘦瘦弱弱的,也越来越活泼。克利切在小提米的生日上,用自己偷来的彩球办了一个派对,这足足让孩子们兴奋一整夜。


“瑟维,瑟维你在吗”


“克利切,怎么了,我在开会”


“怎么办啊,提米,提米他好像有点不对劲,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快来”


电话那头是克利切的声音,听上去克利切好像很害怕,声音都在颤抖。本来还在参加魔术师表演会的瑟维,立刻离开会场,急匆匆赶来福利院


“老爷,孩子被我们送去医院了”


“情况怎么样”


“我以前当过医生,孩子好像是有点肺炎咳嗽症状,我给他喝了点药。对了,克利切先生跟着去了,其他孩子们都在这里”


“那就好,让孩子们乖乖等着,告诉他们会没事的”


瑟维坐上出租车,立马赶往医院。到了儿童病房,瑟维看见克利切的背影,他好像在哭。小提米还在睡觉,病情看上去已经好很多了,瑟维走过来摸摸克利切的头,表示已经没事了,孩子会好起来


“克利切,不要哭了,当着孩子面哭可不怎么好”


“可,可是他刚刚真的,就好像快要死掉一样,我真的不想看见他这样”


“没事的,小提米不会死掉的,我来了,我会让最好的医生来治疗”


克利切靠着瑟维慢慢睡着了,他也很累,瑟维见他抱起来放在旁边的病床上盖好被子。几周之后孩子出院,克利切带着小提米回到福利院,大家都站在门口等着


“克利切先生,克利切先生回来了”


“快看~提米”


“瑟维先生也来了”


提米开心的回到孩子们当中,克利切让孩子们回客厅,他有话要和瑟维说。克利切拉着瑟维走到旁边的路灯下,他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


“这是给你的,算是谢谢你”


“这是克利切房间的钥匙吗?”


“你别乱猜啊,我只是觉得让你睡那小卧室太挤了点... ...你要是不愿意,那还给我”


“当然愿意——谢谢你,克利切”


瑟维将钥匙放进口袋,总算没白费这几个月来的苦心,克利切终于愿意接受自己了。瑟维不自觉的抱住了克利切,克利切居然没有拒绝


“我喜欢你,克利切”


“喜欢我?我有什么好的,我又没钱”


“我有钱,我可以养你和那些孩子们”


 

“想这些还太早了,别做梦”


克利切转过身,瑟维发现克利切耳朵红了。这天晚上瑟维为了庆祝小提米出院,给孩子们表扬了魔术,现在他可是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老大”呢!


“今晚可以睡吗?”


“可以吧,说好啊,你可不可以乱动,老神棍”


“我保证”


瑟维晚上睡前想起来了,刚刚的表白克利切好像并没有拒绝,意思就是克利切同意了自己的告白。兴奋的这个大叔一整晚没睡着,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工作了。


“瑟维,你只是个魔术师不是吗”


“是的,克利切开始对我好奇了吗”


“我只是好奇你哪来那么多钱”


“克利切,因为剧情需要,剧情需要”


憨憨阿䳚

【长篇/欺诈】为什么会爱上一个魔术师呢?(预告求支持)

—是在杂货店打工的克利切和魔术师瑟维

—一个小小的预告!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前情提要)

  克利切是一位小小的杂货店员工,每天照料着杂货店的各种事情,说忙倒也有些时间,说不忙也不是很能抽出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克利切想要干什么呢?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同事们议论纷纷,原来刚才来买东西的是一位伟大的魔术师!

  这有什么?克利切不屑,他的同事给了他一张票让他去看一看,他莫名的对魔术心动了起来。

  之后那位魔术师的每一场魔术他都会去——他从未对某件事体现的这么有兴致!也许,克利切可以找他学魔术?

 ...

—是在杂货店打工的克利切和魔术师瑟维

—一个小小的预告!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前情提要)

  克利切是一位小小的杂货店员工,每天照料着杂货店的各种事情,说忙倒也有些时间,说不忙也不是很能抽出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克利切想要干什么呢?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同事们议论纷纷,原来刚才来买东西的是一位伟大的魔术师!

  这有什么?克利切不屑,他的同事给了他一张票让他去看一看,他莫名的对魔术心动了起来。

  之后那位魔术师的每一场魔术他都会去——他从未对某件事体现的这么有兴致!也许,克利切可以找他学魔术?

  某一天的比赛结束后,那位魔术师找到了克利切。

  “那一天后的每场表演,你都会在。我叫瑟维,幸识——”瑟维摘下帽子放在怀里笑着行了个礼。

  克利切突然说不出话来。

  啊?爱情就这么来了嘛~


                        ——明天更新,尽情关注。这只是部分内容,后面的剧情还没有写,总不能剧透这么多吧嘤。


九鸪&九蛊
摸鱼请叫我九·不...

摸鱼
请叫我
九·不要脸·鸪
想要小心心

摸鱼
请叫我
九·不要脸·鸪
想要小心心

佛某要追番,咕咕咕

开学……

为什么你们开学都开这么早,就连闭关姐也快开学了,唉,就我一个孤单的佛某孤守手机,最近p5我看完了,所以我又来写作了,明天早上,你篇新文与你们相见,qwq

问我什么时候开学?别问,问就是九月多吧,我记得不太清楚,是我伯伯告诉我的!

真棒

为什么你们开学都开这么早,就连闭关姐也快开学了,唉,就我一个孤单的佛某孤守手机,最近p5我看完了,所以我又来写作了,明天早上,你篇新文与你们相见,qwq

问我什么时候开学?别问,问就是九月多吧,我记得不太清楚,是我伯伯告诉我的!

真棒


菜鸟Rodot

第五人格 人格默事录 第一部分

嗯?嗯?就怎么开始了吗!哇好紧张啊,第一次写文章不喜勿喷,也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小学生文笔✔

逻辑错误✔

文章情节全处幻想✔

只接受喜欢和吹D5✔

撕B互喷✘

那么.....游戏开始!


第一部分


  拔开树叶,穿过迷宫,一群人急急匆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被什么追踪着。接着又一屋又一层的迷宫,再次寻找又再次陷入无尽的循环,他们迷茫着委页废着,每当看见希望之时,希望总会变为无尽的黑暗。最后他们像发了疯似的互相猜疑着永远迷失在莫比乌斯之环中.....


  一个头顶破旧平檐帽,留着似野草一般乱长的连鬓胡的男人,从一间阴暗的小厂房缓缓地走出,手捂着另一只正被纱布绑着的并还流...

嗯?嗯?就怎么开始了吗!哇好紧张啊,第一次写文章不喜勿喷,也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小学生文笔✔

逻辑错误✔

文章情节全处幻想✔

只接受喜欢和吹D5✔

撕B互喷✘

那么.....游戏开始!


第一部分


  拔开树叶,穿过迷宫,一群人急急匆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被什么追踪着。接着又一屋又一层的迷宫,再次寻找又再次陷入无尽的循环,他们迷茫着委页废着,每当看见希望之时,希望总会变为无尽的黑暗。最后他们像发了疯似的互相猜疑着永远迷失在莫比乌斯之环中.....


  一个头顶破旧平檐帽,留着似野草一般乱长的连鬓胡的男人,从一间阴暗的小厂房缓缓地走出,手捂着另一只正被纱布绑着的并还流着鲜血的手臂,一拐一拐地走着。衣服和脸上也有明晃被大火烧过的痕迹。左顾右盼且带着怀疑眼神的他看上去就并非善类


  “那家伙吱吱咕咕地说些啥子呢,而且看上去也不像个好东西”一个年轻的女声轻轻地说着


  “嘘~”接着一个较沉稳的中年男声打断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玛格丽莎,安静一些。你应该清楚‘游戏’获胜的条件,他对我们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听我的指挥女士,钱你可以尽数拿走,而我只想要那个秘方。”


  “呵,一个来自比利时的老神棍,我怎能信的过?”


  “您可以不相信我,但如果你想嬴的话听我的指挥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应该还有一名求生者对吧”那位男人冷静的分析着。

  “月亮门那边我们还没检查过....或许他就在那里....玛格丽莎找到他后我们在中间会合。沿着大厂房走应该不会被屠夫发现。总之拜托了”


  玛格丽莎轻盈地翻过一块子,期间竟然没有一点声音,接着,她压着脚步小心翼翼地向月亮门走去。


  与此同时那个行指齿层龊的家伙也压着脚步,好像也在寻找着什么


  克利切.皮尔森在他的一生中他只佩服两种人;只把钱当钱的人,和不把钱当钱的人,而他两种都不是--能从别人口袋里拿钱的时候,他永远不会打开自己的口袋。就比如他前面那个发出“㗳哒哒”声的大家伙


  “这铁东西上的零件应该可以换一笔钱,嘎嘎嘎嘎!”克利切暗暗自喜


  可是克利切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那个东西发生了爆炸,火花四溅的同时产生电流和巨大的爆炸声,克利切被电倒在地,刚好的伤口再次血流不止。克利切咬着牙恶狠狠地踹了它一脚。


  伤口撕裂的疼痛感使他痛苦万分,心跳加速的越来越快,快到下一秒就会跳出身体。克利切手捂伤囗喘着粗气,接着心跳比之前更快,似乎一个可怕的巨兽将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果不其然,暗中观察的男人发现了异样,他大声地喊着“快逃!”话音刚落,克利切也感受到了背后的寒意,猛的一回头。一个巨型且有着鹿头的怪物出现在他的背后。那个怪物怒吼着用力踩碎了前面的一块板子,接着挥舞着自己手上的铁链,重重地往克利切脑门砸去,幸好克利切一个急转身躲过了那次攻击。那个怪物见势又掏出了一把匕首向克利切砍去,可又被克利切躲了去过,还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克利切穿过那个洞来到了墙的另一边,可在那过程中不小心扭伤了自己的脚踝。克利切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恐惧蒙上了他的双眼,他倒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无形中一双手把他拉向了生机,克利切被拉进了一个铁柜里。


  可又因为失血过多,克利切晕了过去


  ◎过了许久◎


  当克利切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小木屋中,旁边坐着一位头带礼帽,身着大风衣,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


  礼帽男很礼的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瑟维.勒.罗伊,伦敦最伟大的魔术师!”


  而一旁的克利切低着头也没说什么,看来是被刚才的情累吓坏了。


  瑟维看了眼门口站着的玛格丽莎说着“有什么发现吗?”


  玛格丽莎拿着一本格列佛游记说着“中年男子,以被处决,现场只留下了这个”


  “辛苦了”瑟维让玛格丽莎先坐下,自己接过手上的书,开始研究起来,又说了句“看来就咱们了”


  “嗯”克利切终于开口了,但接着就没更多的话了。

  “还有两台解码机里的密报没被破译。玛格丽莎你去引开屠夫,我和这位先生去破译。我们会在三分钟内完成所有的解码工作”


  接着瑟维带着克利切来到第一台解码机前“那么,我们开始吧”


  可解码机总是发生爆炸


  “什么鬼!上帝啊,你不会连最基本的解码都不会吧!等一下”


  瑟维陷入了思考“不对,二层空间只有上层死亡者才能进入的,但是被屠夫处决后会恢复部分记忆,其中就包括解码方面的记忆.....除非........”


  瑟维的神情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除非你.....未被处决死亡....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我....”克利切捂着头,突然恢复的记忆使他十分痛苦


  “克...克利切.皮....尔森,艾玛.伍兹,艾米丽.黛儿,弗雷迪.莱利”克利切大口喘气,不停地遥着头。

  “那么,你的名字是....”瑟维不慌不忙地说着


  克利切站了起来以七十五度角仰望灰蒙的天空,过了一会儿又扭过头来看着瑟维,那个一直被帽子的阴影遮住而无法看清的侧脸,现在清晰可见,那个空洞洞的左眼总能让人感到不安。


  克利切冷笑了一下后把自己的右手伸向瑟维。


  “克利切.皮尔森”


  “在时间的流逝中,没有任何秘密是永远缄默的。我说的对吧‘魔术师’先先”


第一部分END——

By--Rodot


我好累啊

点我就看欺诈组骚气卖窝窝头

❗有JOJO和自己人设的杂图注意!!

点我就看欺诈组骚气卖窝窝头

❗有JOJO和自己人设的杂图注意!!

能不能把裤子穿好
这个水印太草了还有我瑟维的魔术...

这个水印太草了
还有我瑟维的魔术棒忘记画了,看着贼中二
为什么我要发,因为我在水

这个水印太草了
还有我瑟维的魔术棒忘记画了,看着贼中二
为什么我要发,因为我在水

夹心饼干不好吃
克利切到底喜欢什么呢 是金币还...

克利切到底喜欢什么呢

是金币还是瑟维呢

克利切到底喜欢什么呢

是金币还是瑟维呢

言鹄hú@ 头像是本体🐾

瑟维假装一本正经地研究。(面不改色)
瑟维:假装不下去了..(面露难色)?

草稿来自夜铭 @无脸先生

瑟维假装一本正经地研究。(面不改色)
瑟维:假装不下去了..(面露难色)?

草稿来自夜铭 @无脸先生

无脸先生

p1鹄鹄给的草稿 @言鹄hú@ 头像是本体🐾
p2画到腚疼的夜铭我画的【?】

算互绘吧。
假象大师x无色之黥,走你

p1鹄鹄给的草稿 @言鹄hú@ 头像是本体🐾
p2画到腚疼的夜铭我画的【?】

算互绘吧。
假象大师x无色之黥,走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