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步重华

12962浏览    822参与
叶言知秋

[纯pwp]葱花鱼片

他冠以太多头衔:杀人不眨眼的毒贩,监狱里被打得吐血还能靠一块玻璃反转局势的囚徒困兽,或者干脆利落的“画师”代号,让他在别人的眼里仿佛无坚不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19782


他冠以太多头衔:杀人不眨眼的毒贩,监狱里被打得吐血还能靠一块玻璃反转局势的囚徒困兽,或者干脆利落的“画师”代号,让他在别人的眼里仿佛无坚不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19782


铁锅炖小猪

【花牙停行鱼/日常向】月色正好

写了淮妞在作话里提到的无逻辑甜饼qwq

有行行的全家福 才是完整的全家福。

——————————————————

“晚上下班没跟人约饭吧?今天我请客,下班了你到隔壁街新开的33号,吃海鲜那家,206包厢,或者你报我名字就行。”电话那头传来吴雩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声音,“好久没见了,刚好这次你来津海,江停他们也在,给你介绍介绍我爱人啊,你还没见过呢。”

解行手上忙着整理案卷签字,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间,含笑听吴雩在那头少见兴奋地絮絮叨叨,听到吴雩说要介绍爱人给自己,激动得一哆嗦,手机差点没掉下来:“哦哟!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有对象的啊??合着停停严峫他们都认识就我不认识是吗?吴雩你过分了啊!!!...

写了淮妞在作话里提到的无逻辑甜饼qwq

有行行的全家福 才是完整的全家福。

——————————————————

“晚上下班没跟人约饭吧?今天我请客,下班了你到隔壁街新开的33号,吃海鲜那家,206包厢,或者你报我名字就行。”电话那头传来吴雩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声音,“好久没见了,刚好这次你来津海,江停他们也在,给你介绍介绍我爱人啊,你还没见过呢。”

解行手上忙着整理案卷签字,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间,含笑听吴雩在那头少见兴奋地絮絮叨叨,听到吴雩说要介绍爱人给自己,激动得一哆嗦,手机差点没掉下来:“哦哟!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有对象的啊??合着停停严峫他们都认识就我不认识是吗?吴雩你过分了啊!!!”

“嗐。”吴雩意味不明地一笑,“严峫他们先认识我爱人可不是我的错啊,我估计你见我爱人可能跟我爱人第一次见江停一个反应。”

解行嗤了一声没细想,偏头道:“行,那下班见啊,晚上你得好好跟我解释清楚怎么回事。不然反正你俩也还没结婚呢,一会我把嫂子泡走了你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电话那头吴雩突然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笑得解行一头雾水差点把电话挂了,才边笑边咳,郑重其事道:“别想了行行小宝贝儿,你……咳咳,你嫂子这种类型还真就不是你的菜,你泡不上的,啊。赶紧滚去忙完了早点下班来见我,挂了啊,拜拜。”

“行,那回头见。我要是下班晚了你们先吃别等我啊。”解行失笑。

晚风穿过津海宁静的城市夜色,缱绻过万家灯火,吹鼓起解行风衣一角。满天星空映在解行不自觉带了浅浅笑意的眼底,解行拢了拢衣领,低头快步走进酒店大门。

“您好,我表兄吴雩定的包间,说是在二楼。请问怎么走?”

前台美女随意一抬头,一张俊朗含笑的脸庞映入眼帘,发型干练整洁,估摸着三十来岁的样子,谈笑举止间却又带着飒爽活泼的少年感。美女霎时精神百倍,手心里小鹿乱撞,却又不敢在客人面前表露得太明显,低头偷偷照了眼镜子,迅速把头发撩到耳后,抬头挺胸露出一抹四月春风般明媚动人的微笑:“是的帅哥四位已经在楼上等候多时了呢,您跟我来。”

“哎好的,谢谢你啊。”解行心思全在一会要见嫂子好激动上,完全没注意到身侧美女前台的那点小心思,乐呵呵几步跟上,经过墙上反光的金属板还特意对着墙捋了捋翘起来的两根头发,试着露出一个标准的眉眼弯弯八颗牙微笑。

毕竟是第一次见嫂子,还是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虽然泡嫂子什么的都是骗吴雩好玩的,但是形象还是得注意一下不能给他丢脸啊。对了也好久没见到停停了,不知道严峫最近有没有把我停停养肥一点,停停真的太瘦了,这样不行的……

“就是这间了。”美女前台带着解行七拐八弯,期期艾艾地停在206包厢门口:“帅哥您看要不我……”

“谢谢谢谢!”解行又顺了顺头发,小心地按平衬衫上一丝不显眼的皱褶,眼睛望着包厢门闪闪发光:“麻烦你了哈美女!拜拜!”

美女前台:“……”

我家的猪终于拱了别人家的白菜,三十多年来第一次啊,为弟真是欣慰呢。解行成熟稳重地咽了口口水,信步上前推开包厢门。

解行:“……”

拱了别人家白菜的吴雩正小鸟依人地坐在另一个男人怀里,大腿翘二腿夹着一块鱼就往嘴里送,男人一手环着吴雩腰,皱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真没人跟你抢,吴雩你吃慢点行不行……”

“真的好吃啊领导,你尝尝?停停你尝尝?要不严哥你尝尝?”吴雩不明所以嚼着鱼,“行行又还没来,我偷吃两口他发现不了……”

哦哟。

原来是我家的猪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

解行登时五雷轰顶,早准备好的一段精彩绝伦开场白愣是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坐在严峫怀里慢悠悠吃花生的江停感觉到什么似的一抬头,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笑意:“行行来啦?”

“行行!!”吴雩吞了鱼肉兴奋地一回头,又扭头招呼步重华:“哎咱椅子往边上挪挪,给行行留个座。”

“嗯。”解行艰难地挤出一个五味杂陈的笑容,冲步重华一样下巴,“所以这位是……”

“步重华,津海南城分局刑侦支队长。”严峫一边给江停掰螃蟹一边笑道,“我亲表弟,兼吴雩现任男朋友。哎江停你别掰螃蟹了你掰什么掰这种事情就应该男人来做……”

“久仰。”步重华笑着一点头,起身握住解行的手,“步重华,尧舜禹汤的重华。吴雩那十几年能熬过来有你一半功劳,这么久以来麻烦你照顾他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他的。”

解行愣愣地看着步重华含笑的眉眼,机械地握着步重华的手,一时没转过弯来。

等等,所以吴雩是我表哥,这位姓步的现在是我表哥的爱人,步重华是严峫的表弟,严峫是停停的爱人,停停是我的好兄弟,所以我应该管步重华叫……叫……表哥的老公怎么称呼来着……

“行行别紧张嘛,你叫他阿花就行,我们都这么叫。”严峫饶有兴致地把一点螃蟹肉从爪子里剔出来抖进江停碗里。

“是的。”江停点头附和,顺手夹起一大筷子螃蟹肉放进吴雩碗里,“步大花也行,他很随和,不介意的。是吧大花?”

“……”步重华在心里咬牙切齿,脸上依然礼貌地挤出一个微笑:“是的行行,叫什么都没问题,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嘛。来坐坐坐……”

解行拉开椅子,一边浑身别扭地坐下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偷瞄一旁忙着给吴雩夹菜的步重华。吴雩眼光其实真不错,步重华这样浑身上下不忌惮散发光芒的男人不多见,肩宽腿长,面部线条流畅硬挺,琥珀色的眼眸不笑时透着一股清冷,一笑起来又给人一种形容不出的温暖感觉。解行在心里啧啧称赞,琢磨了老半天,终于恍然大悟这种莫名其妙的别扭感到底是从哪来的了:

原来只有我没对象。

靠。

酒过三巡,一桌子山珍海味全进了肚子,严峫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小吴品味不错啊,这家菜挺好的,改天我得把这厨师墙角给挖了送我家餐厅去。”

江停不动声色地把严峫面前的酒杯往远处挪了挪:“你可省省吧,咱家厨师多得都能从建宁排到津海了。少喝点啊,一会儿喝多了我可扛不动你,你自己打车回去。”

步重华没怎么喝酒,对比起对面喝得满面通红的严峫简直称得上精神饱满容光焕发:“哥你应该学学我,稍微控制一下你自己,男人不自律很容易在婚姻关系里失去吸引力的。”

吴雩今天打心里高兴,没控制也喝了不少,迷迷糊糊靠在步重华怀里懒散道:“严哥我可跟你不一样啊,我领导说了,我没保持住身材他也不嫌弃我。那停停嫌不嫌弃你可就不好说了。”

严峫哼了一声,扭头目光炯炯充满期待地看着江停:“媳妇你嫌……”

“嫌弃。”江停言简意赅,“你再喝吐了今晚就睡车里去,别爬我床上,我怕刚换的被子给你吐脏了。”

严峫伤心欲绝,委屈巴巴地低着头闷声啃龙虾:“媳妇你不爱我了……”

“……哥屋恩滚。”

解行解决完了最后半碗海鲜粥,一边笑着听他们斗嘴半晌,酝酿半天终于举着酒杯起身:“行,那趁严哥还没喝吐,我先敬大家一圈跟大家说两句啊。都得喝!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行行行,”江停无奈起身笑道,“好不容易聚一次,都顺着你,啊。”

“第一杯敬严哥和步哥啊。”解行举起酒杯,红酒摇摇晃晃闪着细碎光芒,映着解行眼底的笑意,“能拱到我辛辛苦苦养的两头猪不容易,往后还麻烦你们照顾他们了。”

“哪的话。”步重华搂着吴雩笑,“都是一家人了,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幸亏有你看着,要不你江哥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寻思着就得被别的美女骗走了,哪轮得上我来拱这宝贝大白菜啊。媳妇你说是吧?”严峫醉醺醺地笑着,一个劲就要把又好气又好笑的江停往怀里拉,“我哄他还来不及呢,不麻烦,真不麻烦,啊。”

“哎呀喝!反正先喝再说!”解行一笑,仰头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来,第二杯,敬我们小鱼。咱这一路走来不容易,都是出生入死过一遭的人了,你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解行拿过酒瓶又斟了小半杯,“这一杯我敬你,敬咱们狗屁不如的十三年,敬你和我步哥长长久久百年好合,也敬光明和自由。喝!”

“喝!”吴雩笑着跟解行碰了个杯,丁零当啷的清脆玻璃声荡漾在笑声里一圈圈晕开。

“来第三杯啊,敬我们德高望重的江老师。”解行脸颊泛上淡淡红晕,醉意上头也掩不住满心满眼的欢喜,“当年全系前三名上篮超级帅的停停我琢磨着现在估计是上不动篮了。没事,有我严哥宠着,咱停停安安稳稳中年发福了我觉得也挺好。我俩公大上下铺一辈子交情,喝!”

“一辈子啊!”江停也浅浅斟了点酒,笑着举杯示意:“我可等着你八十岁了约我去公园打太极拳。”

“好嘞!”解行晕晕乎乎地笑着,伸手一边一个把吴雩和江停往自己怀里揽,“兄弟们多喝点啊,反正一会就算喝多了你俩也有老公哄着抱回家……哎对了。”

解行突然松开环抱着兄弟的手,庄严地又为自己斟上半杯酒,清清嗓子,神情肃穆地举杯:

“最后一杯,敬在座唯一一个还没有对象的解行同志。让我们祝他早日脱单,不用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旁边这四位眉来眼去你侬我侬。相信小解同志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能够早日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喝!”

众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真好啊,吴雩想。

多年前和解行两个人躺在罂粟园的夜空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晚风缠绵着青草和泥土的清香拂过鼻尖的时候,幻想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这样有彼此,有朋友,有爱人的,终于可以直面着光明无所畏惧的,自由的生活。

吴雩在桌下隐蔽地牵住步重华的手,与爱人十指紧扣。步重华不明所以,只把吴雩的手在掌心里攥得更紧,笑着叹了口气,扭了扭身让吴雩靠得更舒服一点。

烈焰中燃烧的罂粟花终于化成齑粉,穿过十余年的战火纷飞,化作满天星辰,倒映在此刻每个人噙着笑意的眼底。

要是能永远这样就好了。

包厢窗帘缝隙间透出清朗的笑声和晃动的人影,与更远处千家万户的光芒融为一体,晃晃悠悠汇聚成一座城市温暖的灯海,于夜色中映出无边的昏黄暖意。

月色正好。

滴滴快车

#吞海#你拿出来了吗!R

AO3


           吴雩:“老板…”

        “没事你别动就行了,你没胖还是和以前一样,下个月津贴和这个月一样多五百,明天就带你去买鱼,明天不能上班我给你请假,请假了也给你开后门有全勤,”步重华打断这人未尽的话,“还有别的事吗?”

        吴雩转过头真诚的看了一眼自己老板:“没事。”

        步重华抬着这人下巴贴上去轻轻吻了一口,迷倒一片的眼睛里再深地冰都化成一汪春水。...

AO3


           吴雩:“老板…”

        “没事你别动就行了,你没胖还是和以前一样,下个月津贴和这个月一样多五百,明天就带你去买鱼,明天不能上班我给你请假,请假了也给你开后门有全勤,”步重华打断这人未尽的话,“还有别的事吗?”

        吴雩转过头真诚的看了一眼自己老板:“没事。”

        步重华抬着这人下巴贴上去轻轻吻了一口,迷倒一片的眼睛里再深地冰都化成一汪春水。

        戒指都送了,难道还能离?


AO3

 

避雨的技巧

[吞海] 少年步重华

给花补上的少年时代。写得不好,随便看看。

“你问风为什么托着侯鸟飞翔却也吹得让他慌张。”


链接。


给花补上的少年时代。写得不好,随便看看。

“你问风为什么托着侯鸟飞翔却也吹得让他慌张。”


链接。



冰绡
津海南城分局 限时寻访中!!★...

津海南城分局 限时寻访中!!★★★★★★

津海南城分局 限时寻访中!!★★★★★★

活玖见

论双十一时盐姜葱花鱼会买些什么

*沙雕

*葱花很是ooc

严峫:亮橘色大皮鞋!鳄鱼头裤腰带!祖母绿呢子大衣!基佬紫蓝斑精致小领带!大红色加shi黄色厚围巾!(表弟表妹们:!!!你不要过来啊!)


江停:保温杯,老同兴;保温杯,老同兴;保温杯,老同兴……(严峫:媳妇儿使劲买!小媳妇茶我还是供得起的!)


吴雩:巧克力、果冻、棒棒糖、曲奇饼干、薯片、话梅、奶黄包……(步重华:……不能这么吃。吴雩:那吃什么?总不能像你一样天天吃健身餐……哎呦卧槽!你买了个啥?!)


步重华:……byt……润 滑液……按 摩棒……皮 鞭手 铐小蜡烛……口 球眼罩牵 引绳……(吴雩:卒。步重华:妹想到吧哎嘿嘿嘿~)

*沙雕

*葱花很是ooc

严峫:亮橘色大皮鞋!鳄鱼头裤腰带!祖母绿呢子大衣!基佬紫蓝斑精致小领带!大红色加shi黄色厚围巾!(表弟表妹们:!!!你不要过来啊!)


江停:保温杯,老同兴;保温杯,老同兴;保温杯,老同兴……(严峫:媳妇儿使劲买!小媳妇茶我还是供得起的!)


吴雩:巧克力、果冻、棒棒糖、曲奇饼干、薯片、话梅、奶黄包……(步重华:……不能这么吃。吴雩:那吃什么?总不能像你一样天天吃健身餐……哎呦卧槽!你买了个啥?!)


步重华:……byt……润 滑液……按 摩棒……皮 鞭手 铐小蜡烛……口 球眼罩牵 引绳……(吴雩:卒。步重华:妹想到吧哎嘿嘿嘿~)


闵谢也是点

【葱花鱼】结局

“今天开心吗?”

“开心,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相逢的人不一定能重逢

所以希望万难后重逢的人都得到难得的好结局。


 


晚饭后两个人一靠一缩在沙发上消食。

吴雩缩在步重华怀里抓着遥控器连调了好几个频道也没发现投自己喜好的。


 

“想去看电影吗?”步重华率先开口,低头问着坚持跟电视抗争的人。

“嗯?”吴雩停下动作抬头,“好啊。那你今天不上楼健身了吗?看完回来可能很晚了。”

“没事,走去影院吧,全当运动了。”步重华思量片刻给出了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步重华把手机给了吴雩让他选影片,吴雩从小到大没看过几次,也没有特别中意的类型。...

“今天开心吗?”

“开心,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相逢的人不一定能重逢

所以希望万难后重逢的人都得到难得的好结局。


 


晚饭后两个人一靠一缩在沙发上消食。

吴雩缩在步重华怀里抓着遥控器连调了好几个频道也没发现投自己喜好的。


 

“想去看电影吗?”步重华率先开口,低头问着坚持跟电视抗争的人。

“嗯?”吴雩停下动作抬头,“好啊。那你今天不上楼健身了吗?看完回来可能很晚了。”

“没事,走去影院吧,全当运动了。”步重华思量片刻给出了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步重华把手机给了吴雩让他选影片,吴雩从小到大没看过几次,也没有特别中意的类型。


“我先上楼换身衣服,你要吗?”步重华站了起来扭头问。

吴雩看了眼今日自己穿搭觉得没什么好换的,摇了摇头。

步重华上楼后自己就瘫在沙发里研究起来,最后挣扎着选了一部封面、名字和简介看起来还不错的。


 


步重华接过手机低头轻轻一笑

爱情、剧情


选了就近的影院和场次,拉着吴雩出门。


 

到了人多的地方吴雩总会觉得别扭会悄悄松开旁边人紧握的手,每次都会被步重华发现然后索性搂在怀里走,在被给予的温柔中慢慢放松。

忽略路人的目光,一切都可以变得坚不可摧。


 


步重华估摸着走了一路吴雩的晚饭差不多也消化干净了,靠着收银台看着东张西望的爱人,“想吃爆米花还是薯片?”

吴雩犹豫了一下陷入艰难选择,最后在开场前一分钟抱着爆米花和薯片被拿着两杯饮料的领导拎去检票。


 


两个人刚找到了位子,灯光一灭整个厅子都暗了下去。

座位不难找,步重华选的是最后一排,因为做什么都不会影响后面的观众。


银幕上散出的微光细细临摹着周围事物的轮廓,对吴雩来说不那么熟悉的开场音乐和龙标。


 

吴雩安静地盯着前方抓着一颗爆米花塞进嘴里,步重华则把饮料放进旁边的凹槽里,凑过去目光灼灼看着吴雩,“知道为什么要带你来看电影吗?”

后者扭过头疑惑地睁大眼睛坦白:“不知道。”



吴雩看着步重华的脸在自己的眼睛里慢慢放大,最后一双温和柔软的嘴唇附上自己的,灵活的在口中肆意妄为带走了一些来自爆米花的奶香味。


“现在知道了吗?”


 


在放映快结束时,步重华靠在吴雩耳边悄悄问道:

“今天开心吗?”


对上了炽热的目光,两双眼睛里只剩温柔和清澈,一点点微光也可以映出不明来意的期待,过滤掉了血性。在紧握中过上了向往已久的安定日子,一丝一毫也要收入眼中刻进心里。

安定,也需要另一个必不可少的人的来一同维持。


“开心,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末尾影厅一黑,银幕上给全部变为黑色,观众在下面交头接耳,故事最后已经结尾,在一次错过中带着遗憾离开,再次相遇时工作上的针锋相对,哪怕收敛了自己的凛若冰霜也没有再让爱人离开。


一串白字却撇去黑暗出现在屏幕上。


 


相逢的人不一定能重逢

所以希望重逢的人都得到难得的好结局。


迟江
是大花小花的睡衣play我寻思...

是大花小花的睡衣play
我寻思着第三卷结束啦第四卷该发发葱花鱼甜糖了吧呜呜呜
这个程度应该不会河蟹吧(´͈ꄃ `͈预祝吞海姐妹们快乐乐乐

是大花小花的睡衣play
我寻思着第三卷结束啦第四卷该发发葱花鱼甜糖了吧呜呜呜
这个程度应该不会河蟹吧(´͈ꄃ `͈预祝吞海姐妹们快乐乐乐

lalapetiti
“不能碰哪里?” “还有多少东...

“不能碰哪里?”

“还有多少东西是不让碰的?”

“不能碰哪里?”

“还有多少东西是不让碰的?”

爱吃饭团的米粒

可能我脑抽了,但是好希望是真的!!

可能我脑抽了,但是好希望是真的!!

活玖见
【沙雕 吴雩和玛银在吊桥上生死...

【沙雕 吴雩和玛银在吊桥上生死搏斗时 假如步重华来晚了会如何】
*过时小段子 (因为最近太虐而生出的脑洞)
*顺便搞 搞       请勿当真
玛银(满脸堆笑):“我的阿归,你一定是被他们迷惑了头脑。快回来吧,本小姐一定好好待你……”
雩雩(一腿将玛银踹下吊桥):“滚你*的!你算哪头小马崽儿?快给👴爬!淦你*……”(凶凶巴巴、骂骂咧咧)
步重华(匆匆赶到):“怎么了?刚刚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啊这不重要,你没事儿吧?快过来!”
雩雩(立马变脸成委屈巴巴状):“嘤嘤嘤领导你可算来了!(手指向桥下)有人要欺负我!噫呜呜噫……”
步重华(一把将其拥入怀中)...

【沙雕 吴雩和玛银在吊桥上生死搏斗时 假如步重华来晚了会如何】
*过时小段子 (因为最近太虐而生出的脑洞)
*顺便搞 搞       请勿当真
玛银(满脸堆笑):“我的阿归,你一定是被他们迷惑了头脑。快回来吧,本小姐一定好好待你……”
雩雩(一腿将玛银踹下吊桥):“滚你*的!你算哪头小马崽儿?快给👴爬!淦你*……”(凶凶巴巴、骂骂咧咧)
步重华(匆匆赶到):“怎么了?刚刚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啊这不重要,你没事儿吧?快过来!”
雩雩(立马变脸成委屈巴巴状):“嘤嘤嘤领导你可算来了!(手指向桥下)有人要欺负我!噫呜呜噫……”
步重华(一把将其拥入怀中):“没事了啊吴雩,没事了……来,跟我回家。”
于是 两人快快乐乐 卿卿我我 搂搂抱抱地回家了
升了天的玛银:“???”

司泠

我又双叒叕食言了

说好的粉丝福利……但是我的吞海同人歌真的还没做完……

来给我点梗叭……我还是写文发福利吧……同人歌真的还出不来

说好的粉丝福利……但是我的吞海同人歌真的还没做完……

来给我点梗叭……我还是写文发福利吧……同人歌真的还出不来


阿年

小花和小鱼

☆小皮套


☆随便摸的   仅供娱乐   不喜勿喷


步重华很喜欢看吴雩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总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感情


步重华喜欢吴雩看书时的眼睛


金丝眼镜后的眼睛盯着手中的专业书,眼里亮晶晶的,眼底里泛出了崇敬和欢喜


步重华走上前去,按下吴雩手里的专业书,抬起他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在吴雩疑惑的眼神中轻叹一口气后转身离去


半晌,拿着一根淡粉色的皮筋回来了


天冷了,吴雩也犯起了懒,一回家就窝在沙发里看书,头发长了也不剪,这不,都遮眼睛了


步重华看不下去了,这才找来上次同事家的小女儿来玩落下的皮筋,要帮吴雩把...

☆小皮套


☆随便摸的   仅供娱乐   不喜勿喷


步重华很喜欢看吴雩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总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其中的感情


步重华喜欢吴雩看书时的眼睛


金丝眼镜后的眼睛盯着手中的专业书,眼里亮晶晶的,眼底里泛出了崇敬和欢喜


步重华走上前去,按下吴雩手里的专业书,抬起他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在吴雩疑惑的眼神中轻叹一口气后转身离去


半晌,拿着一根淡粉色的皮筋回来了


天冷了,吴雩也犯起了懒,一回家就窝在沙发里看书,头发长了也不剪,这不,都遮眼睛了


步重华看不下去了,这才找来上次同事家的小女儿来玩落下的皮筋,要帮吴雩把前面挡眼睛的头发扎起来,不然眼睛就该坏了


绕到单人沙发后面,捋起吴雩额前遮眼睛,小心翼翼地扎了一个小揪揪


第一次扎的并不成功,松松垮垮的,吴雩轻轻一动就歪掉了,学院派领导很不满意,重新扎了几次,终于看得过去了


吴雩看书看的认真,没觉着有啥特别的,到是步重华,捧着他的脸,甜甜的笑了一下,在他侧脸上印下了一吻:“真可爱~”


颠颠地跑去做鱼了


吴雩:???


过了一会,吴雩去洗手才从镜子里发现那个小揪揪:“噗呲,领导真可爱”


吴雩倚靠着厨房的门框,看着浑身往外冒粉色花瓣的自家领导:“领导,要不我给你买个小皮套吧”


步重华转过身看向他:“.........啊?”


“嗐,我从网上看的,”吴雩有点不好意思,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女孩给她男朋友套上她的小皮套,就是她的人了”


步重华走上前去:“好,等下吃完饭就去买,一人一个”


吴雩走向洗碗机:“好”


两人散步的时候进到一家饰品店,吴雩被各种各样的小皮套花了眼睛,在被彻底绕晕之前选中了两个


自己的是个上面有朵粉色小花的淡蓝色皮套


步重华的是个粉色皮套带了个蓝色的小鱼


步重华盯着给自己套上小皮套的吴雩,看着他上扬的的嘴角和亮晶晶的眼睛,心底里泛出的温柔化成了一汪水


牵过吴雩套着小皮套的手,牵着回家之前,拍了张照片


第二天,上班


两人皆是一身黑白,手腕上突兀的颜色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鱼和花


众人被塞了一把狗粮:得,你们是领导,咱也不敢说啥


几天后,队里来了几个女实习生


步重华向来不喜欢这些娇里娇气的女实习生,自然对她们没有好脸


吴雩看着那些被步重华吓得不轻的小姑娘,微笑着,心里暗暗说了句:真好


正在他庆幸这群小姑娘不会去缠着自家领导的时候,却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小姑娘们对着他犯花痴,长得好看,人又温和,破案能力强,谁都喜欢


吴雩对付不来,有意无意地把左手上的小皮套露出来


这群小姑娘权当没看到,不管不顾的


一天中午,阳光正好,吴雩正在工位上小憩,头顶着步重华给他扎的小揪揪,孟昭给的毛毯盖住了半张脸,阳光洒下来,安静,温暖,可爱


孟姐拍了张照片发给步重华


小姑娘们路过时看到这样的吴雩差点尖叫出声,正要拍照的时候,步重华一个闪现挡住了吴雩


俯下身将人抱起,吴雩微睁了下眼,看到自家领导又闭上了,双手攀上领导的脖子,亲了下自己领导的侧脸,埋头低嗅了一下:“怎么这么大一股醋味”


步重华冷哼了一声,在那群小姑娘们被雷劈了的表情中,把吴雩抱向了休息室


                           ————————CYSN


沙雕穷猫在线拖更
屯文的妹子们————快——逃—...

屯文的妹子们————
快——逃——!!!!!!!!!!!!!!!!!!!

屯文的妹子们————
快——逃——!!!!!!!!!!!!!!!!!!!

步步

少年江停这个章节名真的戳到我的雷点了

个人看法而已,只代表我自己。少年吴雩和少年江停两个章节名一上一下,让我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点进去看。


原本在第二卷刚出时,hs说有严江客串,我还挺雀跃的,想着赶紧出现,应该很有意思;

中途突然地下线,还让我觉得有点点突然。

到了第三卷现在,打辅助,这的过了啊,破云1里写了儿童时期的江停,尽管我很期待他的少年时期,但不应该出现在吞海正文。出联动番外我会吃的很开心。


可能很多人会说了,但是虽然章节名是少年江停,其实都是在铺垫解行,阿归,江停甚至是张博明的计划,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取这个章节名;作话还透露了第四卷还有江停……


今天下班后去微博逛了一圈,发现淮上说晚点更,后来说更不了,我...

个人看法而已,只代表我自己。少年吴雩和少年江停两个章节名一上一下,让我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点进去看。


原本在第二卷刚出时,hs说有严江客串,我还挺雀跃的,想着赶紧出现,应该很有意思;

中途突然地下线,还让我觉得有点点突然。

到了第三卷现在,打辅助,这的过了啊,破云1里写了儿童时期的江停,尽管我很期待他的少年时期,但不应该出现在吞海正文。出联动番外我会吃的很开心。


可能很多人会说了,但是虽然章节名是少年江停,其实都是在铺垫解行,阿归,江停甚至是张博明的计划,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取这个章节名;作话还透露了第四卷还有江停……


今天下班后去微博逛了一圈,发现淮上说晚点更,后来说更不了,我竟然也没有抓心挠肺的着急,第三卷这礼拜也要完结了,我也需要停一段时间,看看是否要继续。吞海的开局直到第二卷我真的十分喜欢,步重华和吴雩也很好,南城支队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呐,第三卷暂时保留看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