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崧

57573浏览    1881参与
大牛和阿瑶吖♡

【虐文】『错误·结局』〖黯白,武白(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写,明明我不磕黯白)〗

瞎想的,和现实情节不符

大概就是想虐武崧?结果最后谁都虐了一遍:两死一疯。

        今日街上格外热闹,因为那个曾经消灭了黯的小英雄白糖要大婚了,而新郎就是曾给猫土带来灾难的那只猫。

        一个里里外外都被红色遮盖的房子里,星罗班除了白糖以外的所有人还有明月,阿紫等人都聚在一个屋里,围成一个圈,中间是用手捂着脸的武崧。

        屋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就这样过了很...

瞎想的,和现实情节不符

大概就是想虐武崧?结果最后谁都虐了一遍:两死一疯。

        今日街上格外热闹,因为那个曾经消灭了黯的小英雄白糖要大婚了,而新郎就是曾给猫土带来灾难的那只猫。

        一个里里外外都被红色遮盖的房子里,星罗班除了白糖以外的所有人还有明月,阿紫等人都聚在一个屋里,围成一个圈,中间是用手捂着脸的武崧。

        屋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就这样过了很久,不知是谁先起了头,大家的叹息声一个连着一个。最终还是大飞开了口:“武崧,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要是以前,看到你这个样子,白糖肯定……”“大飞!”小青打断了大飞。大飞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立刻闭了嘴。之后又是一片寂静。

        告别身宗之后,他们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很快就碰上了黯,他们和黯一番混战之后,很快就受了伤,保护一直冲在前面的白糖的武崧更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而此时黯又向武崧攻去,武崧已经来不及躲闪。当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时,白糖冲了出来,迎上了黯。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伙伴消失在黑雾中。大家都哭了起来,武崧更是向那团黑雾冲去,想要陪白糖一起死,但被大家拦住了。但大家没想到的是,白糖竟误打误撞地净化了黯,活了下来,只是失去了记忆。

        当大家以为尘埃落定,所有人都会幸福时,白糖醒了,大家很开心,却很快发现醒了的白糖和黯异常亲近,却和武崧越来越疏远。大家都是明眼人,以前白糖和武崧的互动都能看出这两个人是双向暗恋的,只不过两个当事人当局者迷而已。醒了的白糖和黯的情感极速升温,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大家的内心很复杂:白糖现在是幸福的,但武崧……

        “你们都在这干什么?”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到好,全都躲到这里来了!”白糖把头从外面伸了进来。武崧抬起头,看着白糖,那一身红刺痛了武崧的眼睛,像一把利剑,刺向武崧的心。武崧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没开口,白糖就推着大家向外面走去:“诶呀,走了走了,婚礼就要开始了。”

        明月走在最后,临出门前看了武崧一眼,最终说了句“当时的他绝对不会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好自为之。”就走了,还帮他把门关上。

        屋里一片昏暗,几缕光从窗户中射进来,照在武崧身上。不一会儿,武崧的身体颤抖起来,“呜呜”的哭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那又怎么样,回不去了,他于我,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许久,武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最终停在一个门上贴了张画着鱼丸的画的房间前。武崧记得那张画,那是他给白糖画的。

        在他们遇见黯的前一天,他们回了一趟家。路上白糖嚷嚷着要吃鱼丸,武崧烦不胜烦,就给他画了一个,没想到白糖回来后把它贴到了门上。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回来后白糖就搬到了黯隔壁的那个房间。武崧自嘲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房间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有人经常打扫,房间的样子和之前一模一样。武崧走到一张床前,躺了上去,贴着被子努力地闻了闻早已消散的熟悉的味道。

        武崧突然试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翻出来一看,是一个录音石。这个录音石是武崧家族的传家宝,一直都是武崧亲自保管,但回来那天白糖问武崧要去了,却不知道干什么。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忘却了。烦躁的武崧一下把录音石扔到地上。

       “臭屁精!”武崧听见熟悉的声音,惊喜的抬起头,环顾一周,眼前却什么也没有。他失望地低下头,声音却再次响起“嘿嘿,你是不是在找我啊!”

        武崧这次找到了发声源——那个录音石。武崧小心翼翼地捡起它捧在手心,然后按在胸口。胸前再次响起声音“臭屁精,当你听见这个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我早就计划好了,这次和黯的搏斗,必须有一个人牺牲。你们都是有家有血统的京剧猫,只有我是一个人。”武崧听到这,心里生出一种慌张的感觉,害怕听到接下来的话:“不,不,你还有我,你还有我,你不会是一个人的,不会的!”

         “明天,只会牺牲我一个。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毕竟我不想让你死。事到如今,我想对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

        后面的话武崧没有听清,因为他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我也喜欢你……”

        屋外,屋顶上,一个穿着婚服的白猫失声痛哭。

        第二天,大家乱成一团。白糖给黯留了一封只写了一句“对不起”的信就失踪了,武崧拿着录音石一遍又一遍地听白糖说的“我喜欢你”,神志不清。


































        许多年后,一个面容沧桑的老猫身边围了一群小猫,嚷嚷着要继续听昨天的故事。老猫脸上划过一丝悲戚:“好,我要讲了——那丸子……”讲完后,小猫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那丸子为什么对小黑那么亲近啊?”      “笨蛋,你没听见爷爷说小黑骗丸子说他是他喜欢的那个人吗?”       “就是就是。”       “那丸子为什么要躲着那个臭屁精啊?”        “爷爷也说了,是觉得熟悉,内心复杂,所以害怕。”     “哦。”     “所以说他们就这么错过了?好可惜啊。”         “没什么好可惜的,妈妈说所有不能如愿的对那些经历过的人来说都是错误。”

        是错误吗?白猫渐渐把眼闭上。是错误啊。

        “爷爷?爷爷?爷爷……”白猫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渐渐闭上了眼睛。

        “爷爷,你还没告诉我们他们的结局呢!”






         








        结局啊……


        不久,一直黑猫来到了白猫的墓前,说着什么“如果我不骗你我们之间会不会是另一副模样但我不后悔”“真好他疯了”之类的话,最后死在了白猫的墓前。
















我没哭,我真的没哭


时常暖场的萌喵酱

最后的光

猜测结局

勿当真哦

看完第三季结局有感而发

有部分武白(?)

小青、大飞、武崧他们被白糖封住了,不能说话,因为白糖怕自己动摇。


白糖向黯走去

“你必定会死的,只要我有信念!”

“信念,最后还是会有人要死的,你们口口声声说的信念,不就是逼我死,逼同伴死吗?放弃吧,你们都放弃不了对方,还不如就此罢休。”

“修给我这样的力量不是让我遇到困难就罢休的,既然要死,那就让我去死好了!”

“你明明知道放弃对我们彼此都好,为什么还要献出生命!”

“为了信念!小青姐姐有她的母亲父亲,还有阿紫姐姐;大飞有他的奶奶;臭屁精有他的父亲!他们都不能放弃,而我没爹没娘,根本没有牵挂!”

此刻,大飞、小青、武崧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目...

猜测结局

勿当真哦

看完第三季结局有感而发

有部分武白(?)

小青、大飞、武崧他们被白糖封住了,不能说话,因为白糖怕自己动摇。






白糖向黯走去

“你必定会死的,只要我有信念!”

“信念,最后还是会有人要死的,你们口口声声说的信念,不就是逼我死,逼同伴死吗?放弃吧,你们都放弃不了对方,还不如就此罢休。”

“修给我这样的力量不是让我遇到困难就罢休的,既然要死,那就让我去死好了!”

“你明明知道放弃对我们彼此都好,为什么还要献出生命!”

“为了信念!小青姐姐有她的母亲父亲,还有阿紫姐姐;大飞有他的奶奶;臭屁精有他的父亲!他们都不能放弃,而我没爹没娘,根本没有牵挂!”

此刻,大飞、小青、武崧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目睹这一切,他们无法反抗。

“就是因为这个放弃生命?你好好想想,如果他们来做,最多只是韵力耗尽,而你不行,你会能力负荷而死!”

“我不能看着他们眼睁睁失去自己珍视的东西!”

“那不也是你自己珍视的东西吗?!”

“我做不到,看到他们伤心,我心里也会难过,所以我不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

白糖看了看脖子上的念珠,眼神坚定了起来,他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打败了黯,拯救了猫土。

最后,化为了金色的灰烬。

在那之前,他还用嘴摆了个口型:再见了,伙伴们!下辈子,我还要和你们闯荡,一起吃鱼丸。

以及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丸子!”“白糖!”“白糖!”

那是作为伙伴,最后的告别,最后一次的告别。

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些爱过他的人,就在他身边,他永远不是孤单的猫,他的同伴,就是他的牵挂。

“傻丸子,我下辈子可不要遇到你了,要是在这么胡来,就又要伤我的心了。”武崧在心里想着,他要把这份感情,寄托给下一辈子,“下一辈子的你,还会遇到我吗?”






2019年10月16日

“你好啊,我叫白糖!”

“什么啊,不就是个丸子吗?”

“什么?你怎么能叫我丸子呢,切,臭屁精!”

“你说谁臭屁精,丸子!”

“臭屁精!”

“丸子!”………













写完了?我终于更了…我就是个鸽子

咕咕咕


烈炎雷欧

上一次是乔鲁诺版的白糖,而这一次是布加拉提版的武崧

上一次是乔鲁诺版的白糖,而这一次是布加拉提版的武崧

隐匿

要鱼还是熊掌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能写的cp都尽量写

#

白糖:武崧,我所欲也;鱼丸,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白糖:舍鱼丸而娶武崧也。

#

武崧:白糖,我所欲也;哨棒,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武崧:舍哨棒而娶白糖也。

(咔嚓,又一根哨棒逝世。)

#

明月:小青,我所欲也;弟弟,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明月:舍弟弟而娶小青也。

(天/海王星:???)

#

白糖:念珠,我所欲也;黯,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白糖:舍念珠而嫁黯也。

(白糖:念珠不能不要,就当是嫁妆。)

#

西门:自由,我所欲也;瞳瞳,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西门:舍自由而关瞳瞳也。

(当上宗主没有自由,为了瞳瞳安全将其关押。)

#

瞳瞳:身高,我所欲也;西门,...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能写的cp都尽量写

#

白糖:武崧,我所欲也;鱼丸,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白糖:舍鱼丸而娶武崧也。

#

武崧:白糖,我所欲也;哨棒,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武崧:舍哨棒而娶白糖也。

(咔嚓,又一根哨棒逝世。)

#

明月:小青,我所欲也;弟弟,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明月:舍弟弟而娶小青也。

(天/海王星:???)

#

白糖:念珠,我所欲也;黯,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白糖:舍念珠而嫁黯也。

(白糖:念珠不能不要,就当是嫁妆。)

#

西门:自由,我所欲也;瞳瞳,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西门:舍自由而关瞳瞳也。

(当上宗主没有自由,为了瞳瞳安全将其关押。)

#

瞳瞳:身高,我所欲也;西门,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瞳瞳:舍身高而揍西门也。

(解释也没用,今晚睡地板。)

#

忠:灵锡,我所欲也。

修:没别的?

忠:嗯

(真爱)

#

灵锡:宗主职位,我所欲也;忠,我所欲也。

修:二者……

灵锡:我选忠。

#

铁面:督宗,我所欲也;兄长,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铁面:叛督宗而念兄长也。

#

无情:……

修:你说啊

无情:……选铁面。

#

果儿:天才哥哥,我所欲也;韵力,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得兼。

果儿:弃韵力而守哥哥也。

(白糖哥哥,果子种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

烛龙:句芒,我所欲也;猫律,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烛龙:根据猫律一百三十六页二十六章第三百一十六所说……

修:二者可得兼。

(论政治的重要性)

#

句芒:老娘才不会那么无聊。

修:要谁?

句芒:话……烛龙。

#

墨紫:生命,我所欲也;舅父,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墨紫:舍生命而忠舅父也。

#

黯:白糖,我所欲也;无情,我所欲也。

修:二者不可兼得。

黯: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要。还有你,快跟我回家。

(实力派)


FogFlight

这次小青姐的水袖弄了透明!

这次小青姐的水袖弄了透明!

白参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不是月sir是月色儿

【宣歌】京剧猫同人曲《不负少年游》

打扰啦!月色君填词 七七演唱的国漫《京剧猫》角色主题曲已经正式网易云过审啦!

这里是歌曲传送门哦:http://music.163.com/song/1396982942/?userid=1295897268 

这首歌送去参加了网易云国漫填翻歌曲的比赛 想麻烦各位动动阔爱的小手手帮我投票票!这里是投票链接🔗 https://music.163.com/m/at/5d91b7e974cc99cc188a045d?userid=322840717  下拉至入围作品找到《不负少年游-京剧猫角色曲》投票!

每人每天10票~黑胶会员11票!你一票我一票,明天京剧猫就出道!

谢谢大家!!笔芯...

打扰啦!月色君填词 七七演唱的国漫《京剧猫》角色主题曲已经正式网易云过审啦!

这里是歌曲传送门哦:http://music.163.com/song/1396982942/?userid=1295897268 

这首歌送去参加了网易云国漫填翻歌曲的比赛 想麻烦各位动动阔爱的小手手帮我投票票!这里是投票链接🔗 https://music.163.com/m/at/5d91b7e974cc99cc188a045d?userid=322840717  下拉至入围作品找到《不负少年游-京剧猫角色曲》投票!

每人每天10票~黑胶会员11票!你一票我一票,明天京剧猫就出道!

谢谢大家!!笔芯芯💕💕啵啵啵!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这里有热血,有温情,它披着子供番的外衣,却描摹着国漫的传奇。

它是《京剧猫》,它从传统的文化与戏曲中来,带着国漫的希望走向世界的舞台。

它荣获戛纳电视节一等奖,让这些属于戏曲也属于生活、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的故事,被千万人传颂......


我就三晔
武崧超帅的啊啊啊啊啊啊! 滤镜...

武崧超帅的啊啊啊啊啊啊!

滤镜教我画画:-D

武崧超帅的啊啊啊啊啊啊!

滤镜教我画画:-D

大牛和阿瑶吖♡

【瞎想】『摔跤』〖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个啥〗

本文无逻辑

瞎想的

文笔渣

伪车???

瞎占tap

短篇,超短,毕竟太懒(划掉,明明是短小精悍,浓缩的都是精华←借口)


        一天,白糖和武崧在房间里摔跤(假的),没有关好门。

        正好小青和明月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小青问白糖两人在干嘛,白糖说在摔跤。然后,小青就信了。明月在一旁看破不说破,好像在深思什么。

        第二天,阿紫把白糖打了,还总是一边咬袖子一边一脸愤...

本文无逻辑

瞎想的

文笔渣

伪车???

瞎占tap

短篇,超短,毕竟太懒(划掉,明明是短小精悍,浓缩的都是精华←借口)



        一天,白糖和武崧在房间里摔跤(假的),没有关好门。

        正好小青和明月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小青问白糖两人在干嘛,白糖说在摔跤。然后,小青就信了。明月在一旁看破不说破,好像在深思什么。

        第二天,阿紫把白糖打了,还总是一边咬袖子一边一脸愤恨的盯着明月。

        明月则是一脸春风得意,整个人看起来开心极了。

        而白糖则是一天都没看到小青。

        并且,这一天,身宗小宫主换了无数件衣服,原因是水袖全被咬碎了。


JerryKlud

【平行宇宙对撞】三只小猫竟管白糖叫爸爸!

恍惚间,白糖吃力地睁开双眼,却见四周昏黑一片。参天的枯树如魔爪般伸向灰黑的天,繁密的枝杈结如乱网,投射下来的阴森与恐怖笼罩着一切。

他后脑勺一阵阵地疼,记忆也跟着断片。明明刚才还在步宗的沙漠里,怎么一下就来到这漆黑的森林?是有什么猫袭击了他们吗?

白糖环顾四周,果见武崧、大飞和海漂纷纷晕倒在地上,却不见了小青的踪影。

“喂……武崧!大飞!海漂!你们快醒醒!出事了!”

白糖猛晃着武崧成功把他唤醒,随后叫起的大飞和海漂,也迷迷糊糊地坐起了身。

武崧揉着脑袋还没缓过神来:“出什么事了……这是哪啊?”

“我们怎么……醒在森林里了啊?”大飞醒后也奇怪着。

“我也不知道,我完全不记得晕过去前...

恍惚间,白糖吃力地睁开双眼,却见四周昏黑一片。参天的枯树如魔爪般伸向灰黑的天,繁密的枝杈结如乱网,投射下来的阴森与恐怖笼罩着一切。

他后脑勺一阵阵地疼,记忆也跟着断片。明明刚才还在步宗的沙漠里,怎么一下就来到这漆黑的森林?是有什么猫袭击了他们吗?

白糖环顾四周,果见武崧、大飞和海漂纷纷晕倒在地上,却不见了小青的踪影。

“喂……武崧!大飞!海漂!你们快醒醒!出事了!”

白糖猛晃着武崧成功把他唤醒,随后叫起的大飞和海漂,也迷迷糊糊地坐起了身。

武崧揉着脑袋还没缓过神来:“出什么事了……这是哪啊?”

“我们怎么……醒在森林里了啊?”大飞醒后也奇怪着。

“我也不知道,我完全不记得晕过去前都发生了什么……还有,小青姐姐怎么不见了?”

武崧大飞环视一圈,果真不见小青的踪影。丢在这漆黑的荒郊野林,说不定潜藏着什么危险,事情不可谓之不大。

“是被打晕我们的猫带走了吗?可……为什么偏偏要带走小青?”武崧托腮正烦恼,焦急的白糖则已起身到处呼喊着小青的名字。

漆黑阴郁的森林,回音处处环荡,随之传来的窸窸窣窣,似乎夹杂着什么不好的声音。

武崧两耳一颤,立即警觉了起来。他打断白糖的呼喊,握紧手中的哨棒:“这森林,还有别的东西。”

武崧话音才刚落下,左前方的灌木丛便突然冲出个黑影,咆哮快闪,穿风而过,一瞬间就铲倒了在场的四猫。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啊?”

“我也没看到,但肯定是来者不善!”

大飞武崧立马行动起来,击起巨石,燃起烈火,层层环绕将四猫包裹在正中,欲阻止那黑影的袭击。

然而明火带来的光芒似让那黑影更加兴奋,冲破巨石,闯入烈火,快如疾风,应对不及,黑影很快便在四猫身上留下了多条伤痕。

白糖怒火上头,亮出了金色的韵纹:“想比速度是吧,我跟你奉陪到底!来吧!”

正义铃挥舞两下,动作都还没摆出来,那黑影却突然改变了方向,正面朝着白糖扑来。按倒下白糖还搓出去好远,定睛细看是一具猫形,但浑身是烂泥插树枝的,张牙舞爪的怪物。

“丸子!小心!”

武崧挥棒打去,怪物却灵巧闪避,同时还叼起了白糖的脖子,一跃就飞到了半空中!

白糖疼得哇哇直叫,那怪物似是要将白糖带走!

“站住别跑!”

武崧大飞配合着击起巨石,快步起跳,追击而去。

然而那怪物才刚刚腾空,林地间忽伸出两条水袖,精准就将怪物束缚在了半空中。四周跟着回荡起悠扬的笛声,声波似带有神秘的力量,吹起阵风,震慑住空中的怪物,松开了口中的白糖。

好机会!

大飞下扑接住了掉落的白糖,武崧则起跳燃火一棒,重重把那怪物砸在了地上。

受伤的怪物奋力挣扎,挣脱开水袖,闪避着攻击,仓皇逃窜要冲进前方的灌木丛,却不料和一只小猫撞了个正着。

那小猫也不是等闲之辈,似乎是早已预备站好,一掌推出个金光,直接将怪物打散,化为灰烬。

危机,这才完全解除。

“丸子!你还好吧?”武崧、海漂连忙跑到大飞的身边查看白糖的状况,好在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并无大碍。

白糖喘着粗气还没缓过来:“那是什么东西啊,没见过这样的魔物啊?!”

“不知道啊,但我们好像被什么猫给救了。”大飞说。

“刚刚抓住那怪物的是水袖,是小青吗?”

武崧朝着灌木丛看去,却见走出来三只小猫,从左到右,由高到矮,毛色分配都十分均匀。他们样貌相像,应是兄妹。老大一头白色的毛发,八九岁的样子,身绕金光,是做宗的韵纹;老二的毛发左白右黑,大概有七岁,挂着个哨子,拿着长笛,刚才的笛声应该来自于他;最小的妹妹黑色毛发,年龄甚至不超过六岁,但却会用水袖,有身宗的韵纹……竟然是这些孩子,消灭了刚刚的怪物!

一行猫深感不可思议,白糖也带着满肚子问题凑上前去:“孩子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刚才……”

白糖还没说完,最大的孩子嘴里蹦出这么句话,顿时就把白糖想说的都噎了回去:“老爸,您们怎么都变小了呀?”

……氛围仿佛在一刹那,凝结了起来。

最小的妹妹躲在二哥的身后,用着十分天真而娇柔的声音,补了个刀:“爸爸,还有大飞叔叔……怎么都没穿衣服啊?”

……白糖一行猫着实是听傻了。

“等会儿,小孩,你刚刚叫我什么?”

“叫……叫老爸呀。”

……

“白糖!你啥时候有仨孩子了啊???” 

“对啊!我啥时候有仨孩子了啊???”

武崧大飞惊叫着,白糖抓脸诧异着。

这是闹哪一出戏啊???

……

***********************************************

【平行宇宙对撞】混沌白糖

小青感到胸腔阵阵压迫,越发地难以呼吸……

左右晃身,动弹不得;睁眼一看,一片昏暗。

竟有大量的黑色藤蔓把自己缠在了一棵树上,层层上爬,越勒越紧,恶心吧啦地甚至快探进自己的嘴里!

“啊啊啊啊!这都是什么啊???”

受吓的小青亮出韵纹,聚集韵力,尝试着从中挣脱;黑藤似乎也起了反应,蟒蛇般地更加激进,死死勒住小青的脖子;反抗不能,愈发窒息……

正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两道紫光左右劈来,砍断了黑藤,释放了小青。紫烟旋风中冲出来一只黑猫,三下五除二,干净利落地除走了周边的黑藤;又音叉击地,顿顿声波,对不断蔓延的黑藤起到了很好的震慑效果。

回过气来的小青,视线清晰了起来。便见面前一只高大的黑猫,身着长袍,头戴冠帽,左手拿着个短刀般的音叉,来回不断地敲,大大放慢了黑藤袭来的速度。但是那音叉,似乎带着混沌的力量。

“你……你是谁?这都是怎么回事?”

黑猫用低沉而淡定的声音对小青说道:“别害怕,我不是坏猫。躲在我身后,还没打完呢。”

小青虽对这陌生的大猫心存疑戒,但见识过黑藤的厉害,也只得韵力变身,躲在黑猫的背后,准备迎战。

黑猫一副自信的模样,敲打着音叉准备出招。然而在他的脑海中,却响着两个不同的声音,似乎有另一个猫格,在与他对话。

“老婆大人小时候……脸还真是挺大的。”

“别分心,好好应战。”

……

黑猫敲打的音叉,在层层混沌的作用下,化为一把漆黑色的长剑。黑猫将剑直指长空,红色的眼眸紧锁住黑藤:“一招,解决你们!”

话落……忽有紫色的闪电从天而降,轰隆巨响,强光疾电;击穿了土地,地动树摇;更有层层混沌烧起的蓝紫色烈火,将袭来的黑藤统统吞吃殆尽。

……

***********************************************

《万众狂欢》宇宙,是与京剧猫主宇宙,最为接近的平行宇宙。

那里的故事,发生在白糖与黯的“终焉一战”以后。

大战过后的白糖,消失了整整五年。

本以为自此恢复和平的猫土,却面临着西方势力的威胁。

随后展开的,便是西方【歌剧猫】与东方【京剧猫】、圣殿骑士与刺客兄弟会的一场明暗之争。

而白糖,也在“终焉一战”之后,获得了韵力混沌兼修的特殊体质,还形成了另一个代表着混沌力量的猫格——白韵默。

白韵默作战时,白糖黑发红瞳,运用混沌音叉与不义铃,发动着混沌音击的力量。

白糖作战时,白发金瞳,仍属做宗,有种子做成的音铃升华力量,使其无论混沌还是韵力都在猫土上成为不可小觑的存在。

《万众狂欢》宇宙的更多信息,详见合集中的《京剧猫之万众狂欢》1~8

 

【平行宇宙对撞】尴尬的相遇

“孩子,你看清楚点,我也是小孩啊,怎么可能是你们的爸爸啊?”

白糖仍感觉难以置信,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三只小猫。

最大的孩子满脸疑问,口口道来:“没……没错啊。是有什么力量把您们变小了,又让您们失忆了吗?您叫白糖,做宗京剧猫,是个天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韵力,成为了京剧猫。那边的是打宗的武崧叔叔、唱宗的大飞叔叔,还有海漂。我们没认错呀!”

这孩子说的一点没错,便更加重了白糖的疑惑。

小猫里的二哥戳了戳大哥,低声对他说:“爸爸也许不是失忆,而是我们回到了过去,这时候咱们还没出生呢。”

“啊?回到过去了?没听说过韵力和混沌还有穿越时空的功能啊。”

“但这么看来,我们好像确实是回到了过去。”

……

三只小猫围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武崧站在白糖的身边盯着这些小猫看,越看越觉得奇怪:“白糖……这三只小猫,怎么……”武崧顿住没继续说。

“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

……

武崧没说出口,一个猜想对他的冲击略微巨大。这时候大飞也凑到了武崧的身边,对着他的耳畔小声低语:“武崧啊,这三个孩子,怎么长得这么像小青啊?”

武崧惊讶地竖起了耳朵:“你也觉出来了是吗?”

“是啊,看眼睛就觉得特别的像啊。他们还管白糖叫爸爸……不会是……”

……

武崧大飞没继续想,纷纷站开面面相觑。

倒是白糖还傻乎乎一副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样子,上前继续询问小猫:“喂喂喂,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都管我叫爸爸了,那我老婆是谁呀?”

……武崧大飞打了个激灵。

大孩子听到白糖的问题,也没多想,转身就回答白糖的问题:“您说妈妈呀,妈妈她是雨……”

话未出口,不远处的天空忽亮起了紫光,顿时森林间回荡着奔雷的巨响,大地都在跟着摇晃。

白糖一行猫正惊异着,三个孩子却看出了所以然。

“哥哥,那是爸爸的混沌雷击!”

“哈?老爸也穿越时空了?那咱快去看看呀!”

三个孩子手拉着手,一溜烟就跑远了。

“喂!你们要去哪儿?”

白糖武崧他们一行猫,也只能是跟了上去。

……

见识到了黑猫的混沌雷击,小青倍感惊惧。这是种她从未见过的混沌力量,轻松就抹杀了周遭的一切。面前这黑猫虽自称不坏,但其沉郁的气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什么好猫。小青害怕了,担心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正琢磨着该怎么逃走……

远方的灌木林,却传来了小猫的声音:“老爸!!!老爸!!!”

……

黑猫马上就辨出那声音:“他们三个,果然也在啊。”“还好没出事。”

三只小猫兴高采烈地,很快就冲出了灌木丛。可令黑猫没想到的是,星锣班竟也紧随其后。

冲在最前面的,便是儿时的白糖,一眼就望见了混沌化身的自己。

“啊?是小青姐姐!那猫……是混沌!”白糖不假思索,抄起正义铃一个彗星就朝黑猫打了过去!

“老爸!别打老爸!!!”

嗯???

白糖惊了,黑猫也傻了……

只见最大的小猫也看见了小青,蹦蹦跳跳张着嘴,似乎“妈”字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黑猫吓得倒腿前冲,立马抱起小猫堵住了他的嘴:“白小雨!你要管谁叫妈呀?!”

小雨一愣,不明所以:“管……雨师清水呀。”

此时小白糖也凑到了黑猫的身边,一遍又一遍地打量他:“没搞错吧?我长大以后……这么黑的吗?”

“您还不会黑白切换吗?”刚管住了大儿子,小女儿却也说了起来,“爸爸他身兼韵力与混沌,是可以来回切换的!可厉害啦!”

“啊?真的假的啊?”小白糖半信半疑,扭头望向黑猫,却惊讶地发现,他的左半边脸,正慢慢变白!

“天啊!是真的啊!不愧是天才的我!长大以后这么厉害的吗?!”

……

大白糖心态已经崩了,没控制好两个猫格,半黑半白地露了馅。

武崧也压抑不住震惊的心情,高声呼喊了出来:“如果这些都是真的的话……那岂不是……”

“嘘嘘嘘嘘!武崧!别说!”大白糖连忙叫住了武崧,可事态已经不可收拾。

一脸懵的小青满头问号,询问着大伙儿发生何事。

傻不愣登的小白糖,竟还向小青吹嘘起自己半路捡的三个孩子。而大飞和武崧的脸色,已经明显不对了。

……

此时的大白糖满头大汗,急忙将孩子和小时候的自己分开,尝试着去控制局势:“雨·墨·青……你们仨过来,我问你们几句话。”

大白糖满面忧虑,拉着孩子们走到了一旁。可天真烂漫的三个孩子,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白糖严肃地对孩子们说道:“白小雨,你怎么管白糖叫爸爸了呀?”

小雨歪头仍没听懂:“那,不叫老爸,我叫啥呀?”

“哎呀,不是叫什么的问题呀!咱们现在好像是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了!”

“对……我刚刚,也发现了……”二儿子低声说道。

“那白允墨,你咋不拦着点你哥呀?”

墨墨低头,搓着脚丫:“我……我哥说话那么快,我也得拦得住啊。”

“哎呀……”大白糖抓头,不知所措。

小女儿却在一旁,直勾勾地盯着小青看,还特别开心地对大白糖说:“爸爸,爸爸!妈妈她好年轻啊,特别,好年轻,好漂亮呀!”

大白糖都快喘不过气了:“白澜青,别在这儿叫他们爸妈,看见了也别叫啊!”

“为啥呀?”小女儿瞪圆了金色的大眼睛,眼眸中充满了疑问。

大白糖无奈地不知该从何说起:“孩子们,咱们这可能是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了。真要是这样的话,咱们未来猫,是不能干涉过去的事情的!雨师清水可不是生下来就注定是你们的妈!你们这提前告诉人家了,让未来该怎么发展呀?”

大儿子依然听不明白:“可,我们三个生下来,就注定是一家的兄妹呀。您跟妈妈,不也是一家的吗?我们最开始以为是什么力量把您们都变小了,所以……才……”

“我……这不一样啊!”真不能指望七八岁大的孩子去理解时空穿越的事,但眼下的事态已经没办法圆了。

大白糖直坐地发愁抓头发:“肯定是他搞的鬼,那个玩没够的家伙!只能希望他有消除猫记忆的能力了……”

墨墨听后,走上前来向大白糖问道:“爸爸,您说的他,是那个长得和您一模一样的怪叔叔吗?”

……

***********************************************

大白糖他们,并非是穿越了时空。

而是受到第九平行宇宙——旅行者宇宙的白糖干涉,使得主宇宙与万众狂欢宇宙,对撞到了一起。

旅行者宇宙,是一个空白的宇宙。

里面只生活着一只白糖,全知全能,长生不老,他近乎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旅行者白糖性格古怪,疯疯癫癫,但能力高强,可以任意化形成另外8个平行宇宙的任何一只白糖,并使用他们的力量。

他更可以随意地穿梭各大平行宇宙,一手遮天,胡乱干涉,创造他自己想要的游戏。

毕竟,“永恒太久远,不找点乐子,怎么行呢?”

……

此时此刻,他也正在异度空间,看着两宇宙相撞上演的这场闹剧,心底里一个劲儿地乐呵。

“两个如此相近的宇宙对撞在一起,还真是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啊!”说罢,他扭头望向一边的复选框,一个电子纵横,一个齿轮交错,“那么,如果让赛博和蒸汽两大朋克世界对峙起来,会是怎样一番结果呢?”

伴随着他的一阵坏笑,赛博朋克与蒸汽朋克的平行世界,被他轻轻一划,融合到了一起。

……

 

至此,第九平行宇宙——旅行者宇宙,塑造完毕。

已完成的宇宙:万众狂欢、赛博朋克、蒸汽朋克、永恒梦魇、旅行者。

还差:精灵魔法、末世废土、镜之边缘。

 

剩下的三个宇宙,我就有时间再写了。

酸琪酱
是幼崧!~( ̄▽ ̄~)~

是幼崧!~( ̄▽ ̄~)~

是幼崧!~( ̄▽ ̄~)~

墨翎翎翎

白武/武白的小甜饼~ 是根据我班上的男生(是同桌)之间的事改编来的!顺附一张小男孩们看起来的要拉手手的视觉差。_(:з」∠)_

白武/武白的小甜饼~ 是根据我班上的男生(是同桌)之间的事改编来的!顺附一张小男孩们看起来的要拉手手的视觉差。_(:з」∠)_

赤松子

前几天看了第二遍京剧猫,武崧好可爱啊😍描了一个小武崧😋
只是画着很开心用的。

前几天看了第二遍京剧猫,武崧好可爱啊😍描了一个小武崧😋
只是画着很开心用的。

似月凝霜

【武白】此心安处(上)

当老夫老妻的武白穿回在刚认识那会儿

私设如山,不存在文笔

我打字愈发慢了十分绝望,来回改了很多遍都不太满意,最后还是放弃撒手不管了唉

隔空喊话蝌蚪老师催更啊!!!!老师更新了我再放完结!!【??】

——————————————————————————

1.

他们于一盏茶前碰到了这股浓雾。

“你说咱们不会迷路了吧?”白糖看着面前别无二致的竹林小径,绞尽脑汁回忆着年少时一度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条条路径,然而无论如何,脑海中仅模糊记得一张不知所云的地图了。

武崧皱眉打量四周,这股浓雾像是煨久的面汤,色呈乳白而稠密,能见度不过三四米,隐隐绰绰的青竹藏在雾中,恍若一个个细长的鬼影。他牵着白...

当老夫老妻的武白穿回在刚认识那会儿

私设如山,不存在文笔

我打字愈发慢了十分绝望,来回改了很多遍都不太满意,最后还是放弃撒手不管了唉

隔空喊话蝌蚪老师催更啊!!!!老师更新了我再放完结!!【??】

——————————————————————————

1.

他们于一盏茶前碰到了这股浓雾。

“你说咱们不会迷路了吧?”白糖看着面前别无二致的竹林小径,绞尽脑汁回忆着年少时一度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条条路径,然而无论如何,脑海中仅模糊记得一张不知所云的地图了。

武崧皱眉打量四周,这股浓雾像是煨久的面汤,色呈乳白而稠密,能见度不过三四米,隐隐绰绰的青竹藏在雾中,恍若一个个细长的鬼影。他牵着白糖的手,有时转过头却连身边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不清。

这片竹林他虽烂熟于心,奈何时间久远,一隔十几年,他也不确定了。

“不知道,反正咚锵镇也没多大,走着总能绕出去。”他道,颇有几分白糖“破罐破摔”的豁达。

退去宗主之位的武崧和白糖周游天下,至今已三年有余。他们二人在两年前的满树飒飒桃花下终于互通心意,陪伴彼此的岁月从此成了“遥遥无期”。旅途仍在继续,千帆阅尽后,似乎还有些累了,于是他们回到这座平凡却不平常的小镇,想要再看看这处承载了他们十载光阴的地方。

却不曾想,才走进这片竹林,便被迎面而来的白雾裹住了。

“要我说,你们当初把围楼建的那么隐蔽作甚?想我当年找得简直要绝望,就差以头抢地了。”许是触景生情,白糖这会儿已经感慨开了。

武崧“呵”了一声:“难道不是你这人从来没有方向感吗?我最是记得那些日子少不得要去林子里找你。”

白糖一哽:“还不是因为这些路长得一模一样,迷路是人之常情!”

武崧睨他一眼:“那在身宗那会儿呢?小青可都告诉我了。”

这尽揭人短处的姑奶奶!

白糖在心里嚎了一句,仍旧嘴硬:“我那时才读过几年书?听不懂提示迷路很正常啊。”

“成,你说什么都在理。”武崧无奈地勾了勾唇角,顺手把他一头杂毛揉得更乱了。

“哎哎干什么呢,别动手动脚的。”白糖拍开他的手,捂着脑袋后退几步瞪他,“好好的发型都被你弄乱了。”

武崧轻笑:“我对你动手动脚得还少吗?”

白发青年似是想到了什么,脸噌的红了。

他收了笑,正色下来:“行了,靠近点,别走散了。”就这么几步的功夫,他几乎看不到白糖了。白雾来得蹊跷,虽不见混沌,但也不是说就要放松警惕。

“好好好,都依你。”白糖嘟囔着几步跑到武崧身后,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头在对方颈窝蹭了几下,嘿嘿笑道,“怎么样,够近了吧?”

武崧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认命地半拖着他走。二人一路歪腻了又一盏茶,却看那白雾渐渐散了,四周的青竹清晰起来,他们听到有水声潺潺。

直到来到一片不大的空地,看到泠泠溪流,白糖“啊”了一声:“这条小溪!我想起来了,以前我......”

正在此时,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从侧面窜出,白糖下意识地推了武崧一把,被那白色的小家伙撞个满怀。

“啊!”“哎哟!”

一时间响起两声惊呼,白糖被撞的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顾不得自己,先看怀中的小家伙有没有受伤,然而这一看,骤然涌上的极度震惊把他定住了。

小家伙抬起脸,活脱脱就是白糖小时候的样子!

“我经常来这里打水......”白糖喃喃地补上方才那句话的下句。

武崧亦是愣在原地,看看小白糖,又看看白糖,一时无言。

他们自认历经过各种大风大浪,然而如此诡异的事情还是连想都不曾想。

林中突然响起清脆的少年音,带着满满的嫌弃:“丸子!你又跑到哪个山沟里偷懒去了?”声音来到拐角,转出一个棕发少年,看到他们,也是一愣。

“我少不得要去找你......”这回轮到武崧自言自语。

2.

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然而他们不得不接受现实。此刻,武崧和白糖正坐在熟悉又陌生的围楼里,面对过去的家人和自己的好奇的视线的洗礼。

“嘿,原来未来的我这么帅!”小白糖骄傲道,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小武崧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自己”,颇为勉强地点点头:“嗯,一般般吧。”

那一瞬间,武崧简直想暴起杀人,尤其是身边的白糖笑的几乎要岔过气去。

“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那时候你年纪轻轻傲得跟个什么一样......就差走路没鼻子朝天了......”他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挨着武崧耳语,给人火上浇油。

小白糖好奇地看着他们,撇撇嘴:“你和臭屁精关系好像很好啊?”

白糖用手勾住武崧的脖子,朝他眨眨眼:“那是,好得很呢。”

小武崧哼了一声。

小白糖突然问道:“哎对了,你现在有没有成为京剧猫?”

未知的未来永远是少年们最为关心的,他这么一问,小星罗班像是打开了话闸子,一齐喋喋不休地发问:

“武家怎么样了?”

“‘我’找到妈妈了吗?”

“俺奶奶还好吗?”

“有没有打败黯?”

“修还在不在?”

二人一时半会儿招架不住,白糖忙摆摆手叫他们停下:“哎等等等等等!”

激动的少年们这才安静下来,眼睛亮亮的,期待着答案。

然而,这白发青年活了这么些年好似终于得尝了一会倚老卖老的感觉,端着个不疾不徐的架子道:“这些问题等等再说,不是要到了练功的时间吗?”

少年们便骤然丧了脸。

“你们还要拯救猫土,功夫不可废啊。”白糖语重心长笑的一脸狡黠。

打发走了小星罗班,白糖才舒了一口气,看向后方的三位长辈。武崧站起来,白糖收了玩世不恭和吊儿郎当,同他一起走过去,抱拳作揖。

“婆婆。”“师父。”“师兄。”

“哎呀,都是自家人,讲究那么多虚礼做什么。”金婆婆乐呵呵地道。

唐明抚须,自豪地笑了,看着面前的两位弟子,气宇轩昂不失深沉,举手投足间无不是内敛的气场,目光犀利而深邃,至于功力......一会儿试试便知,不过他这个糟老头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啦。

荣光倒有些手足无措,他前几日才“回家”,面对一众师弟师妹还没混熟,又冒出来两位大师弟。这种情况他在这是不合适的,于是他保持一贯的微笑向他们点点头,转身去泡茶。

武崧定定地看着唐明,越过层层时光,目光里带着淡淡的凄怆和遗憾。

白糖看着他,忽而一笑,对金婆婆轻声道:“婆婆,我好久没见您了,咱们一起说说话吧。”金婆婆了然,任由他扶着自己出去了。

一时间,不大的客厅里只剩下武崧和唐明。

“师父,我......”他艰难地开口,喉咙发涩,一时竟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有很多话想对唐明说,星罗班后来很好,他们一路相互扶持,克服了各种艰难险阻,都成为了很强大的京剧猫;婆婆身体很好,长命百岁,前几年去世了,走的时候很安详,是喜丧;小青找到了妈妈,丸子也有出息了,猫土一派和乐,河清海晏......

“对不起。”他深深地鞠了一礼,嘴唇颤抖着,最终还是吐出这三个字来。

“弟子那时太不成器,辜负了您的期望。”

他有些胆怯地抬起头,不敢想唐明是何反应,然而意料中严厉的目光没有到来,映入眼帘的是唐明微笑的面庞。

“长大啦。”唐明拍拍武崧的肩,温暖透过肩膀上厚实的力度传进心里,把他一颗晃晃悠悠的心拍回地面。

他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唐明的反应,还要再说:“我......”

唐明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他,只是轻笑着摇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师父为你骄傲。”

他的师父带着慈爱和看破红尘的淡然看着他:“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自责,师父早就看开了,这辈子能护你们一时周全,我这条老命也算死得其所。”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于他人避之不及的死生仿佛只是饭后家常。

武崧的抿抿唇,再没开口说话,只是微红了眼尾。

这曾一度是他的梦魇,噩梦一做就是十几年。梦到山峦崩坼,大雨倾盆,混沌无数次将他们团团包围,周围皆是鬼影重重。他们四人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看着师父为将他们救出身陷险境,身影湮没在混沌里。

他是那么弱小无力。

而此时,师父的笑容仿佛终于让他得了解脱,悔恨仍会有,但终于能随着时光渐淡,不至于在师父的坟前彻夜静坐,能平淡地敬一杯酒,说说伙伴们的近况了。

“看样子,你和白糖关系很不错。”唐明和他向外走,“我还担心你们以后会不会排挤他,不过现在看来我能放心了。”

“是,我和白糖一起生活。”

唐明扭头诧异地看他,末了微微地摇了摇头,笑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过日子就好好过吧。”

武崧轻道:“我们会的。”

——TBC——

酸琪酱

【白武】☆国王游戏

  星罗班几人开始玩国王游戏了,是白糖开的头,原因是太无聊了,确实是无聊,其他几人也都同意玩。

  “那我们开始抽牌。”白糖首先拿了一张牌,看了一眼后若无其事的扣在桌面上。

  剩下几人也都抽好了牌。

  “谁是国王?”小青问了一句。

  ……………………一片寂静。

  “奥奥我是。”小青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睛,努力掩饰脸上的尴尬。

  “咳咳,”小青清了清嗓子,“嘿嘿,1号抱2号转两圈。”

  “小青姐姐,小心自己坑自己哦~”白糖脸上浮现出欠揍的表情。

  “应该没有这么巧吧。”小青不确定的说。

  武崧亮出了牌:1号。

  大飞也亮出了牌:2号。

  “呕吼!公主抱公主抱...

  星罗班几人开始玩国王游戏了,是白糖开的头,原因是太无聊了,确实是无聊,其他几人也都同意玩。

  “那我们开始抽牌。”白糖首先拿了一张牌,看了一眼后若无其事的扣在桌面上。

  剩下几人也都抽好了牌。

  “谁是国王?”小青问了一句。

  ……………………一片寂静。

  “奥奥我是。”小青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睛,努力掩饰脸上的尴尬。

  “咳咳,”小青清了清嗓子,“嘿嘿,1号抱2号转两圈。”

  “小青姐姐,小心自己坑自己哦~”白糖脸上浮现出欠揍的表情。

  “应该没有这么巧吧。”小青不确定的说。

  武崧亮出了牌:1号。

  大飞也亮出了牌:2号。

  “呕吼!公主抱公主抱!”白糖不要命的起哄。

  武崧咽了口唾沫,尽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自然一些。

  “要不还是俺来抱武崧吧。”大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用。”武崧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真的不用吗?”

  “来吧。”

  武崧刚刚抱了没一会儿就重心不稳向前倒去。

  脸还好,倒在大飞软软的肚子上,胳膊就不好受了,武崧此时的胳膊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

  武崧觉得自己的胳膊要断了。

  大飞连忙起身,把武崧拎起来。

  “武崧你没事吧,俺就说我来嘛,小青,可以吗?”大飞拍了拍武崧身上的土。

  “当然可以。”小青叹了口气,要是坚持武崧抱大飞的话这游戏可能进行不下去了。

  大飞很快就抱着武崧转了两圈,很轻松的样子。

  “好啦好啦,继续继续。”白糖把牌重新打乱,放好。

  继续抽牌。

  “我是国王!”白糖把牌亮了出来。

  “说吧。”

  “那就……2号亲4号脸颊。”白糖本想说接吻着,不过这个游戏可能坑到自己,所以白糖就没太过。

  武崧看着自己手里的2号牌,愣在原地像木头一般。

  【怎么可能啊】

  等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武崧无奈亮出自己的牌:2号。

  “哈哈哈,臭屁精你这运气简直了!”

  “那4号呢?”白糖闻声停下了大笑,看着小青和大飞摇摇头亮出自己的牌:1号和3号。

  【那……我就是……】

  白糖猛地上前翻开了属于国王的那张牌,毫无疑问的,是4号。

  白糖眼神变得有些复杂,有些期待,也有些小心翼翼。

  “武崧?”白糖把左脸颊伸向武崧,尽量让自己自然些,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对武崧的称呼变了。

  武崧俯身探了下来,鼻息暖暖得喷到了白糖的脸上,然后是两片薄薄的唇缓缓靠近。

  白糖突然转了一下脑袋,武崧正好吻到了白糖的嘴。

  武崧刚起身,就看到白糖那坏坏的笑,脸颊开始泛红。

  “亲错地方了哦,武崧~”

  “你……!”武崧的视线对上白糖的视线。

  “国王的命令不可以违抗哦~”

  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武崧说不过他,只好再亲了下白糖的脸颊,速度快到连白糖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太快了唉,能再来一次吗?”白糖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

  “不,不能,不可以。”答案是否定的。

  “好——吧——”

  “那继续。”小青无情的戳破了他们中间的粉色泡泡,她是来玩游戏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游戏继续进行着,但白糖和武崧之间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