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庚纪

25976浏览    320参与
六月飞雪

5


武庚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八臂飞螈上了。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冷风,仿佛前几天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武庚确实想这么认为,但标记的痛苦和仍旧有些发软的双腿令他很难忽视这一切。


算幸运么?总算摆脱了那个吃屎王子。但疤面为了救他,终于再次见到太阳并倒下了。


武庚还未忘记赶来时的外公跟自己说要逃出去,不要辜负朋友。

外公已经去和鬼木李靖打起来了。武庚看着已经成了一滩血水的疤面,转身跑过去开动大门的机关,他要出去。


和姬巧打起来时,武庚是终于可以释放外公放他左手的咒文了。

之前因为发情期的缘故浑身无力,连起来都很难。

这次不用怕了。


就算被标记了又如何,照样打你。


门...

5


武庚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八臂飞螈上了。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冷风,仿佛前几天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武庚确实想这么认为,但标记的痛苦和仍旧有些发软的双腿令他很难忽视这一切。


算幸运么?总算摆脱了那个吃屎王子。但疤面为了救他,终于再次见到太阳并倒下了。


武庚还未忘记赶来时的外公跟自己说要逃出去,不要辜负朋友。

外公已经去和鬼木李靖打起来了。武庚看着已经成了一滩血水的疤面,转身跑过去开动大门的机关,他要出去。


和姬巧打起来时,武庚是终于可以释放外公放他左手的咒文了。

之前因为发情期的缘故浑身无力,连起来都很难。

这次不用怕了。


就算被标记了又如何,照样打你。


门外就是自由,谁也拦不住他。

见到阿岚时,武庚问过外公伏羲怎么办?阿岚回答你外公会自己摆脱的。然后就让阿狗快骑上马。

阿狗:我不会骑马。

人与神族的孩子容易夭折。武庚就算好不容长大了,但体质问题终身不能参与骑术那些。

至于借尸还魂成阿狗,奴隶最多只有牵马的份。

当那六部大神和伏羲阿岚他们打起来时,武庚回想起当年父王在朝歌城外和大神对战。

他记得当时先有三个大神和文王打,父王先挑了其中一个先打,“年轻人,就你了!”

武庚当时只觉得父王厉害,后来想起这一幕,挺好笑的。

才四年,他当然记得并认得出六部大神。此时,外公和阿岚岚在和他们打起来,而武庚就在刚才被十刑打到大石上去了。

痛是非常痛的。与这相比。姬巧那些根本什么都不算。


倒在地上后,武庚忍拿着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并努力要站起来时,他听到十刑的脚步声以及暗杀蝶与荒狼打起来的声音。

武庚感党到十刑应是对他的身份起了兴趣但他还未做出反应就听到鬼术叫十刑别在意,快过来一起打。


雷部大神同样听到了,随意望了一眼过去。

如果阿狗此时抬起头,或许二人的目光会刚好对上。但阿狗此时就算感觉到有人看自己,他也很难去理会。

浑身上下疼痛得历害,随之而来的是腹部也隐隐作痛了。

武庚疼得冷汗直冒。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不同。腹部不是没疼痛过,但现在成了隐隐作痛,仿佛就像是里面也有人疼到了似的。

最终在那六个大神以为外公和阿岚放大招但其实跑走时了。阿岚抓住了武庚,但察觉到了不对劲。

武庚此时浑身没那么疼痛了,只是腹部还在隐隐作痛。

“没事。”面对阿岚的询问,阿狗是否认的,以为疼痛过去就过去了。


武庚当然选择跟外公他们去神隐部。与其一辈子躲避神族,还不如学一技之长保护自己的身边人。

但在走之前,武庚。还要再做一件事。

“李哪吒!”

一把匕首就这么被扔出去,割断了捆住那人的绳子,李哪吒上一刻还在被吊着苦苦背诵武庚要他背的那些东西,下一刻就因为绳子断了摔地上,他抬起头看着月光下那条八臂飞螈,人不止武庚一个,但最先看到武庚。


武庚觉得自己真的很帅,再在月光这么站着,嗯真帅。旁边的阿岚对于他这种曲条腿妖娆的站姿,不说话。

哪吒是真心觉得帅。


“好帅啊。”


后来哪吒骑着大老虎阿花找到包子铺问白菜阿石是否知道武庚的下落时,包子铺里的武庚一点也不想出去。偏偏包子铺里的某个“包子”又哭了。





倩倩xuanmi
等更ing画法有学习慕慕七河大...

等更ing
画法有学习慕慕七河大大

等更ing
画法有学习慕慕七河大大

深巷人不知

我不是为了做奴隶而来到这世上的!

我不是为了做奴隶而来到这世上的!

玄机科技粉丝后援会

[美人鱼式玄米催更]后援会小哥哥倾情献声
特别感谢作者“薛定谔的的极乐”授权
有啥看啥的玄米:红叶
催更秦时的玄米:樱花
剪辑:风吟
策划、封面:明川

[美人鱼式玄米催更]后援会小哥哥倾情献声
特别感谢作者“薛定谔的的极乐”授权
有啥看啥的玄米:红叶
催更秦时的玄米:樱花
剪辑:风吟
策划、封面:明川

六月飞雪

睡多了喉咙疼

现代,同宿舍,周末不回家


早知道就别睡那么久了。

武庚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感觉喉咙疼,疼过之后就是不舒服。

追日在他对面床,正沉迷看书时却听到了那几声咳嗽,赶紧下床倒水给武庚喝。


“后悔,真的很后悔。”接过茶杯的武庚是这么说的,


昨天下午一放学,某人就带着追日跑回宿舍,立马打游戏。


开房间五对五,对面是姬巧为首,一定要把shi都打出来。


浪过之后,倒没有到十二点只是十点,追日放下手机第一件事就是,躺下。


“困了,不打了。”


“哎别啊。”武庚表示他还想浪,好不容易打赢了,多追他几次。


“明天还要打球,直接见面。”


“……行吧我也困了。”


身心...

现代,同宿舍,周末不回家


早知道就别睡那么久了。

武庚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感觉喉咙疼,疼过之后就是不舒服。

追日在他对面床,正沉迷看书时却听到了那几声咳嗽,赶紧下床倒水给武庚喝。


“后悔,真的很后悔。”接过茶杯的武庚是这么说的,


昨天下午一放学,某人就带着追日跑回宿舍,立马打游戏。


开房间五对五,对面是姬巧为首,一定要把shi都打出来。


浪过之后,倒没有到十二点只是十点,追日放下手机第一件事就是,躺下。


“困了,不打了。”


“哎别啊。”武庚表示他还想浪,好不容易打赢了,多追他几次。


“明天还要打球,直接见面。”


“……行吧我也困了。”


身心疲惫,追日回想白天是所学的又是想起打游戏的事情,还想着明天改复习哪一门功课……

然后他听到了武庚下床,又是刷牙又是洗脸,最后又是去洗澡,水声大得很。

这都不能打扰他睡觉。


因为留宿,又听见隔壁宿舍叫了,很大声,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叫。


追日睁开眼睛,转过头,看见武庚轻手轻脚地准备上床,“没事,我醒了。”


武庚吓了一跳,“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睡熟了。”


追日摇头,又坐起来指了指后面,“隔壁宿舍一直叫,睡不着。”然后拿起手机玩游戏。


“开黑吗?”


武庚本想答应的,但话到口中却成了:“哎算了,我困了,睡觉。”舒舒服服地躺床上,世间没有比这更爽的。


追日配合他的表演装作视而不见,直问:“你哪个号啊?”


“天启那个区。”


追日盘腿坐着,看了看躺床上玩手机的武庚。


躺着不能看书不然会近视,同样不能玩手机。

追日还能早起,武庚也可以,只是到了中午就死活都要睡觉了。


“后悔,就是非常后悔。”


六月飞雪

蚀灵

梗来自 @海鲜豆腐煲

孩子是谁的我也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交给我自由发挥了

是不是abo没想好,干脆一个体质特殊不就好了!(理直气壮.jpg)



武庚与天的那一战,他支撑到了最后一刻时,终于眼前一黑,眼睛一睁一闭,就这么睡过去了。

梦里,他也做了很多梦,但不是普通的梦中梦,有做梦小时候的,也有疑似亦真亦假的。

他以为自己醒了,其实没有。


等到他终于醒了,发现白菜守在他身边。

还好。


武庚刚松一口气,却发现白菜的样子更成熟了,而后者是惊喜他终于醒了。


“阿狗你终于醒啦,下次不要干那么危险的事情了,肚子里的宝宝可受不了。”


武庚有些懵了,回过神来看着白菜:“白菜,你有了...

梗来自 @海鲜豆腐煲

孩子是谁的我也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交给我自由发挥了

是不是abo没想好,干脆一个体质特殊不就好了!(理直气壮.jpg)



武庚与天的那一战,他支撑到了最后一刻时,终于眼前一黑,眼睛一睁一闭,就这么睡过去了。

梦里,他也做了很多梦,但不是普通的梦中梦,有做梦小时候的,也有疑似亦真亦假的。

他以为自己醒了,其实没有。


等到他终于醒了,发现白菜守在他身边。

还好。


武庚刚松一口气,却发现白菜的样子更成熟了,而后者是惊喜他终于醒了。


“阿狗你终于醒啦,下次不要干那么危险的事情了,肚子里的宝宝可受不了。”


武庚有些懵了,回过神来看着白菜:“白菜,你有了?”


“嗯?”


白菜并没有回答武庚的问题,而是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喃喃着:“退烧了啊……”


武庚尚且还在反应,首先他是不可能有孩子的,白菜也不可能,他们都还没有成亲,况且……


“是你的宝宝啊。”


武庚睁大眼睛,愣了那么几秒,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愣愣地低下头看并碰了碰……


然后一拳就要打小腹,却被白菜截住。


他还是无法接受,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且不说天下哪有男人孕子之理,对于那种事他……记得自己没有做过啊。


还是无法接受。

“不行。”武庚摇头,匆匆擦掉汗水,却也无暇顾及那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可能因为情绪激动亦或者是身体的异样,白菜惊慌地抓住他的手又拿起手帕帮他擦汗试图让他冷静一些,却对上了武庚的眼神,很难说是无助还是难以相信,如果说两者都有,但又不完全是。


“白菜,”武庚顾不得其他了,对方是他信任的人,此时也值得他信任,反过来握着对方的手,好不容易把话说出,“不行。拿掉、必须拿掉!”


“武庚。”


那声音,对武庚来说有些陌生,但是最为亲切的。

他唯一的亲人。


“子羽叔叔!”


还是如同记忆里的模样,但武庚看着子羽拿着剑进到屋内,又听到外面有孩子的声音。

顾不得其他了,白菜一个人而已可能一时口误说错了,可子羽叔叔不会吧?


武庚想上前快走到子羽面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腹中一阵剧痛,以至于他本来要站起来却成了半跪着,虽然白菜扶着,但武庚还是抽出另一只手捂着腹部,疼得额头开始冒细汗。


子羽刚刚还在屋外教孩童练剑,听到屋内的动静就赶紧进屋看,却看到了这一幕。


白菜安慰狗哥努力平静下来又赶紧告诉子羽:“子羽叔叔,阿狗一醒就要打掉孩子,我怎么都拦不住!”


武庚疼得咬着下唇,听到这番话,还是惊愕地抬起头看白菜,他还是无法接受孩子的存在。


而白菜接下来的问题,令武庚觉得怀疑人生。


“你不是已经接受了他的存在了吗?”


“我没有啊。”武庚脱口而出。他什么时候要接受了,他要孩子但没想到会是自己来生。


腹部那里逐渐没有那里痛了,武庚深呼吸几下,看着过来也要扶自己的子羽,仍旧是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子羽叔叔,这太荒唐了……我怎么可能会怀孕,还接受这个孩子?”


子羽尚未回答,白菜就告诉武庚:“不对!你前两天还很期待这个孩子的。”


白菜不可能骗武庚,而武庚抬眼看子羽,子羽也不能骗他。


然而武庚还是要打自己的腹部。


这一次直接被子羽抓住手腕了。


“打不掉的。”


面对武庚难以相信的目光,子羽补充道:“这个孩子被不知名的咒术保护者。你,打不掉的。”


武庚愣住了,看着子羽的眼睛,只说:“我不就睡了一觉,怎么……”话没说完,他自己摸肚子,仍然是不敢相信。


半晌,武庚回过神,看了看白菜,再问子羽:“天,走了吗?”


白菜和子羽对视力一眼,还是白菜先说话:“你在说什么,天已经离开两年了。”


“不对,我刚和他打了一架,子羽叔叔你也在场的!”


“……如果是冥城保卫战,已经过去两年了。”


武庚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乱套了都。这个孩子……”如果是真的,那他怎么会不知道孩子怎么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












几经确认,子羽确定了侄子这两年的记忆丢失了。


武庚听着子羽告诫他在这里安心养胎不要乱跑,又听他说外面很乱。


听叔叔说话时,武庚发现自己的那些攻击技能一个也用不了了,只剩防御……

也就是还能挨打的。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这孩子。


然而武庚真的想不起孩子的父亲是谁。

随即他回过神,“我才是孩子他!爹!”


冷静下来,武庚吃着白菜做的包子,分析这一切。

一、外面乱成什么鬼样子?

二、孩子另一个父亲是谁?

三、武庚身上发生了什么?

四、阿石孔雀他们去那里了?

五、子羽叔叔是否有所隐瞒?

六、武庚之前为什么会接受孩子?


六月飞雪

兄嘚,来玩鸭!




今天是七夕,有人约会有人宅家里有人拖延明天再做作业。

而有的人,还在打游戏。


要不是阿舞有事,大元帅他也不会留在家里玩游戏。

大元帅是外号,名字一般是家人叫的,比如哥哥嫂子。

还有未婚妻阿舞,对已经订婚了。


他就想要不要叫妹妹白菜过来问问,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菜?


吃鸡都不会!


看着弹幕不是刷吃糖好开心就是哈哈哈,大元帅突然觉得,他辛辛苦苦发育找装备杀对面干嘛?


自从知道了对面竟然是自家哥哥,武庚立马决定……


“追日,你带姜尚他们看家,我偷塔。”


随即追日就听到武庚一直试图跟大元帅聊家常。


中途对面五个人有一个终于撑不住这半个多小时,上厕所去了。...




今天是七夕,有人约会有人宅家里有人拖延明天再做作业。

而有的人,还在打游戏。


要不是阿舞有事,大元帅他也不会留在家里玩游戏。

大元帅是外号,名字一般是家人叫的,比如哥哥嫂子。

还有未婚妻阿舞,对已经订婚了。


他就想要不要叫妹妹白菜过来问问,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菜?


吃鸡都不会!


看着弹幕不是刷吃糖好开心就是哈哈哈,大元帅突然觉得,他辛辛苦苦发育找装备杀对面干嘛?


自从知道了对面竟然是自家哥哥,武庚立马决定……


“追日,你带姜尚他们看家,我偷塔。”


随即追日就听到武庚一直试图跟大元帅聊家常。


中途对面五个人有一个终于撑不住这半个多小时,上厕所去了。


然而四打五还是赢了。


换作平时肯定叫啊骂的,追日眼里的队友。但太累了,想的是终于打完了。


睡觉前武庚发消息给大元帅,约定玩吃鸡模式。


倒不是不会玩吃鸡就玩另一个游戏的吃鸡模式,大概是懒得。




首先说追日,一直在掉队。


游戏刚开局,武庚作为队长,说:“你们都点那个【跟随】跟紧我。”


大元帅点了,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结果队友没了。


追日在最北边,他们在最东边。他们好歹在圈里,追日距离圈有十万八千里。


“我没玩过。”


“你在哪里啊追日,我去找你。哪里啊你说啊。”


“看地图!还是右上角!”大元帅看了看模式,其实就算可以杀队友,他怎么可能杀队友呢?


“哥,你先过去吧。我去找追日啊。”


结果几局下来,有一两场是吃到鸡了,但令人气的是追日总是掉到很远。


别人是玩成大逃杀,武庚和追日玩成了找啊找队友终于找到你还好没放弃。

大元帅觉得这个单机游戏真好玩。


无非是一对九成了一对九九,没什么区别。


上一局五对五的三杀,如果对面那俩来了一定五杀。

队友真的不行。


六月飞雪

4

车,我以为石墨像乐乎,所以写完了我点了返回

然后车全没了,重写了一遍

没有当初的感觉又累

终于赶出来了

https://shimo.im/docs/pGWt8VW89KKxjHr9/ 《听 4》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4

车,我以为石墨像乐乎,所以写完了我点了返回

然后车全没了,重写了一遍

没有当初的感觉又累

终于赶出来了

https://shimo.im/docs/pGWt8VW89KKxjHr9/ 《听 4》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倩倩xuanmi

之前给毛毛老师画的生贺,太赶了画毁Σ_(꒪ཀ꒪」∠)改了之后还是不太顺眼,嘤( •᷄ὤ•᷅)

之前给毛毛老师画的生贺,太赶了画毁Σ_(꒪ཀ꒪」∠)改了之后还是不太顺眼,嘤( •᷄ὤ•᷅)

火神大奶

【子羽x十刑】这对cp可以是主美强但其实是可互攻的相信我!

因为一个是名震天下的冷面剑圣一个是疯狂热爱战斗的神。

其实都很强!(强的人我就想看他受)嘿嘿嘿嘿(=^▽^=)

其实哪个被压我都开心哈哈哈哈哈所以想想这对还是互攻比较好!最好是互攻比例3:7分!十刑7的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萌(没关系即使全世界只有我觉得萌也没关系!)

哇~我只会哈了!

我真的是魔鬼!

不过大家也看出来了!我!最喜欢的还是十刑受。

因为你看这刚毅的面容!看这翘臀!看这奶子!(沃特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色情??)

因为我是成年人嘛~~

(真相是现实生活中的成年人都爱色情哈哈哈)

嗬╮(‵▽′)╭

哪个和十刑cp我都吃啊!!

美味啊!!!

武庚纪这么正经的剧我都看成这样了。没救了「(゚ペ)

但是我就...

因为一个是名震天下的冷面剑圣一个是疯狂热爱战斗的神。

其实都很强!(强的人我就想看他受)嘿嘿嘿嘿(=^▽^=)

其实哪个被压我都开心哈哈哈哈哈所以想想这对还是互攻比较好!最好是互攻比例3:7分!十刑7的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萌(没关系即使全世界只有我觉得萌也没关系!)

哇~我只会哈了!

我真的是魔鬼!

不过大家也看出来了!我!最喜欢的还是十刑受。

因为你看这刚毅的面容!看这翘臀!看这奶子!(沃特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色情??)

因为我是成年人嘛~~

(真相是现实生活中的成年人都爱色情哈哈哈)

嗬╮(‵▽′)╭

哪个和十刑cp我都吃啊!!

美味啊!!!

武庚纪这么正经的剧我都看成这样了。没救了「(゚ペ)

但是我就是那种喜欢强者的人。然而!越强越想日呢(一本正经脸)

听说以后还要青年版的十刑。

啊……有点期待。

——刚刚看到第二季18集的我的有感。


火神大奶

我觉得我要站cp了。武庚和这位大神。啊啊啊我发出尖叫。美强美强我在呐喊嗷嗷嗷哈哈哈哈你看看这群凡人一个个都说什么‘变态’‘抖m’什么的,明明超级可爱好吗。我疯狂想看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武庚快!干死他让他感受你嗷嗷。
大神说这句台词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这他妈谁受得住!】
有没有大大看武庚纪的!递笔递笔!这对cp可以说是超想看了!
随便推下武庚纪。超级好看啦!

我觉得我要站cp了。武庚和这位大神。啊啊啊我发出尖叫。美强美强我在呐喊嗷嗷嗷哈哈哈哈你看看这群凡人一个个都说什么‘变态’‘抖m’什么的,明明超级可爱好吗。我疯狂想看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武庚快!干死他让他感受你嗷嗷。
大神说这句台词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这他妈谁受得住!】
有没有大大看武庚纪的!递笔递笔!这对cp可以说是超想看了!
随便推下武庚纪。超级好看啦!

玄机科技粉丝后援会

漫展资讯‖广州萤火虫直播
暑假档第二站线下活动,玄米们准备好了嘛?
这次不仅有古风韵味的展台,美美的coser小姐姐,新颖的周边,还有两位主创大佬~
还有非卖款周边!!!这是只有线下才有的福利哟(⋈◍>◡<◍)

感谢@玄机官方商城 的赞助
制图:@authority-零

漫展资讯‖广州萤火虫直播
暑假档第二站线下活动,玄米们准备好了嘛?
这次不仅有古风韵味的展台,美美的coser小姐姐,新颖的周边,还有两位主创大佬~
还有非卖款周边!!!这是只有线下才有的福利哟(⋈◍>◡<◍)

感谢@玄机官方商城 的赞助
制图:@authority-零

萍水相逢
我都差点忘了这部动漫了,上次看...

我都差点忘了这部动漫了,上次看到动漫是哪年来着?……

十刑:曾经我也是个阳光,帅气,天真的少年……

我只想问,什么时候第三部上线?_(:з」∠)_

我都差点忘了这部动漫了,上次看到动漫是哪年来着?……

十刑:曾经我也是个阳光,帅气,天真的少年……

我只想问,什么时候第三部上线?_(:з」∠)_

六月飞雪

二(下)


武庚又做梦了,这次是梦到小时候,虽然等他醒来时已经忘记很多了。

四年过去了,看到那头紫毛时,武庚一眼就认出了姬巧。


他怎么会来这里……


总之,计划照样进行。武庚知道自己不能长留在这里了,虽然只要不暴露信息素一般没什么问题,但难免会有个万一。


李靖就是乾元,但他们这些奴隶一般不能靠得太近,那就好。

至于鬼木和姬巧,武庚不确定,但当他放姜尚他们不久就被姬巧叫住时,着实吓了他一跳。

不是因为是友人,而是担心对方是不是发现了。如果说一开始还可能感慨是曾经是友人,但得知他对奴隶的态度后,照样不留所谓情面。

况且还有总是欺负奴隶为乐的李哪吒。


结果只是问吃人怪的事,武庚在心...

二(下)


武庚又做梦了,这次是梦到小时候,虽然等他醒来时已经忘记很多了。

四年过去了,看到那头紫毛时,武庚一眼就认出了姬巧。


他怎么会来这里……


总之,计划照样进行。武庚知道自己不能长留在这里了,虽然只要不暴露信息素一般没什么问题,但难免会有个万一。


李靖就是乾元,但他们这些奴隶一般不能靠得太近,那就好。

至于鬼木和姬巧,武庚不确定,但当他放姜尚他们不久就被姬巧叫住时,着实吓了他一跳。

不是因为是友人,而是担心对方是不是发现了。如果说一开始还可能感慨是曾经是友人,但得知他对奴隶的态度后,照样不留所谓情面。

况且还有总是欺负奴隶为乐的李哪吒。


结果只是问吃人怪的事,武庚在心里松了口气。



姬巧并不是没有见过美貌的奴隶,那些奴隶一般都被他的兄弟姐妹拿去享用,无论是中庸还是坤泽,都是用完了就弃了。

就像一朵花提前盛放,也提前衰落。


那个奴隶容貌生得倒是不错,做事也可以。姬巧恍然想起,幼时他和武庚出去玩,听到两位老人评价这两个孩子生得都好,大意便是长大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其中一个永远停留在了八岁。


况且姬巧认为自己确实应该走出去,这么形容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不说,谁知道他到现在都还想着武庚。


但也不能想太多了,还有很多事要去做。


姬巧总觉得最近有些烦躁,不光是心理,还有生理上的。

义父是中庸,问了没用。李靖是老师,但姬巧不想告诉他。

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有。


纵然姬巧自身也是乾元,但坤泽毕竟不多,每次有坤泽总是分配那几个比较突出的兄弟姐妹。更不用说身为中庸的兄弟姐妹了,更没份。


是得不到,但不代表不会引起生理反应,毕竟这是本能。

只可惜,那是别人的。


眼下则是,姬巧思考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立马想到了叫阿狗那个奴隶,似乎是跟他接触过才有的这种感觉。但听李靖说阿狗和他的伙伴都是还没分化的。


也可能是这几天的事?


但眼下追查吃人怪的事要紧。

然后被那么一大桶臭东西给伺候了。


他原本以为是什么危险的东西,结果确实这玩意。好不容易追上去就要砍,结果回过神是阿狗被刺伤捂着伤口倒在地。


姬巧心情不佳,外加现在一身味,就算武庚此时不小心泄漏那么一点信息素,姬巧也闻不到。

是闻不到,但烦躁还是有的。


他洗干净后,又叫人换了水,这才是真正坐浴桶里。


那股烦躁感还是存在,甚至愈演愈烈。姬巧不耐烦地闭上眼睛,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去,把阿狗叫来。”


翎
高燃 国风 游戏国漫女神混剪...

高燃 国风 游戏国漫女神混剪

https://b23.tv/av56754909

AV56754909

新剪的视频,求三连呀

高燃 国风 游戏国漫女神混剪

https://b23.tv/av56754909

AV56754909

新剪的视频,求三连呀

糖罐

【短篇/刑明】明月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地,让原本就诡异的荒城更加恐怖,一轮圆月在阴云中若隐若现,散发着柔和的月光。

     荒城的鬼火燃烧着,几个意识不清的鬼兵在街上游荡,主城的阁楼上,十刑望着那轮明月。

    血红色的光芒在眼底若隐若现,最终归于虚无,嘴角上扬,扯出一抹夸张的笑容。

   “哈哈哈……”

     月圆之日,亡者之印爆发之时。

    亡者之印...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地,让原本就诡异的荒城更加恐怖,一轮圆月在阴云中若隐若现,散发着柔和的月光。

     荒城的鬼火燃烧着,几个意识不清的鬼兵在街上游荡,主城的阁楼上,十刑望着那轮明月。

    血红色的光芒在眼底若隐若现,最终归于虚无,嘴角上扬,扯出一抹夸张的笑容。

   “哈哈哈……”

     月圆之日,亡者之印爆发之时。

    亡者之印抑制住了他最后的感情,心中只剩下痛苦和破坏的欲望。他跳下屋顶,凌冽的气势散发出来,周围的鬼兵不是一个不剩,全部遁去身形,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神力扩张,房屋轰塌,十刑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一抹黑影,他一个闪身过去,瞬间轰出一拳。

    破坏!破坏!

     他的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近乎毁灭性的轰炸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十刑渐渐安定下来。

     周围一片断垣残壁,鬼火也被打散了不少,几点火星飘荡在空中,见十刑平静下来,鬼兵渐渐浮现身影,游荡在街上。

    十刑收敛起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这是亡者之印发作后难得的理智时刻,这时候,他总能想起什么。

     慢慢地,他抬起头,仰望着空中明月,恍惚间,他无意识的呼唤:“明月……”

    他安静的坐在唯一完好的屋顶之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似乎在透过月亮,看一些其他的东西,“明月,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让人和神过上平等的日子!”蓦然,十刑的脑海回荡起这句话。

    头痛欲裂,十刑却面不改色,眼底红光闪烁,亡者之印再次发作,将这段记忆埋藏在最深处,再一次,他什么也记不得了。

    他是阎部大神十刑,仅此而已。

    再次扯出夸张的笑容,跨步走出荒城。

   “出去猎食了!”

    荒城深处,一身幽幽的叹息传出

   “我等你……”

——————————————————————

啊啊啊啊啊明天将迎来极其重要的日子,好焦虑,唯有码字可以平复心情,日渐焦虑的罐子

六月飞雪

二(上)

第二性别分化主要是在八岁到十五岁。

武庚其实不太记得自己八岁分化成坤泽的那一天了。

觉得天都塌了,那还不至于,

他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大不了以后娶一个女乾元坐王妃。

但日子长了,也就逐渐能够感受到了。父王娘亲并不介意,毕竟这种事完全靠运气。

但身后那些人的指指点点,武庚是知道的。

他可是大商国的王子都要遭受这些更不用说那些下贱的奴隶。

可是奴隶那些垃圾关他什么事?

当那个中庸奴隶打了武庚又说是他坤泽时,武庚自然是气,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上去。

那个奴隶据说瞎了一只眼睛,武庚也因为此事被父王毒打了一顿。

比起因为自己是坤泽,武庚更气愤父王竟然为了奴隶打他。

他可是...

二(上)

第二性别分化主要是在八岁到十五岁。

武庚其实不太记得自己八岁分化成坤泽的那一天了。

觉得天都塌了,那还不至于,

他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大不了以后娶一个女乾元坐王妃。

但日子长了,也就逐渐能够感受到了。父王娘亲并不介意,毕竟这种事完全靠运气。

但身后那些人的指指点点,武庚是知道的。

他可是大商国的王子都要遭受这些更不用说那些下贱的奴隶。

可是奴隶那些垃圾关他什么事?

当那个中庸奴隶打了武庚又说是他坤泽时,武庚自然是气,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上去。

那个奴隶据说瞎了一只眼睛,武庚也因为此事被父王毒打了一顿。

比起因为自己是坤泽,武庚更气愤父王竟然为了奴隶打他。

他可是大商国的王子,而那只是垃圾寄生虫奴隶!

如果姬巧在就好了。武庚不指望姬巧帮忙背这个锅,但姬巧会站到他这里。

当父王在朝歌城与那些大神打起来时,武庚也与娘亲说了这番话。

如果是父王,肯定又要打他一顿。但娘亲是温柔的,只是严肃地告诉他,“武庚,众生是平等的。”

武庚当时本就激动,想都没想又接着说:“那乾元坤泽就平等吗?”

“乾元可以往上爬,中庸最不济也不会比坤泽差到哪里。可坤泽呢?这对坤泽就很公平吗?平等吗?”

这世间本就不公平,不平等。

然而,因果报应会有的。

最起码,还有你遭受。

好不容易找到一具合适的身体活过来了,武庚迅速回过神往后退,以免掉进井里。

对这身体的不适应,以及口渴。他连滚带爬地到旁边一个盆子那先喝了好几口水,才看到水里自己的模样。

武庚这才意识到,他的右眼什么都看不见了。

然而这是他遭成的。

为什么他一个王子是坤泽,而这下贱的奴隶是中庸还能说他?

他刺瞎了那个奴隶的眼睛。现在他好不容易趁天亮前找到合适的身体活过来,却瞎了一只眼。

比死了好,活着才是最好的。










在北山矿场他经历了很多,害怕也不是没有的。

他害怕白菜的死亡。

他害怕白菜被他害死。

幸运的是外公最终出现救了白菜。

如果让武庚看到四年前的自己,他肯定先会把那种熊孩子打一顿。

从曾经不理解父王娘亲,到如今的最起码懂了个大概。

只是武庚现在还做不到那么大的事。这个矿场除了他们,也有其他想出去的人。

至于像老蔡那种不愿出去的,该干嘛干嘛。

众生是平等的。这是娘亲告诉他的。

而如今,武庚则是认为,奴隶也是人,也该获得自由。

不可以自己看不起自己,不然那样还会有谁能看得起自己。

花了四年,总算和姜尚他们把这通道挖好了。

当借吃人怪的名义放走那些人时,一个人对武庚说。

他曾经以为阿狗是李靖的一条恶狗,原来不是。

原话不太记得,意思是如此。武庚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功劳并不只是他武庚自己的,况且那也要看他们想不想离开。

再送一些人,就可以走了。自从来到了北山矿场,武庚一直用石头刻痕迹。

过去多久了。

四年了。

是啊,得出去了。

趁第二性别分化前出去。不过四人里也就武庚先分化了,中庸嘛,这身体。

但他不能保证其他人的运气如何。

倒是姜尚这种时候分化成了乾元,可以的。

而女子到了一定的年纪会被收过去当李靖他们的婢女。

武庚不想白菜也遭受这些。

送白菜他们走的前一晚,武庚半夜醒来,觉得身体哪里不对。

倒也不是不舒服,是觉得奇怪。

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来,他立马掀开被子。

北山矿场没有阳光照进来,更不用说月光。此时的武庚也是什么都看不见。

他至闻到一股淡淡的白菜味。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希望这是梦,想躺下继续睡。

脑子想睡,意识却清醒了。

就像八岁那年分化的前一天。他也是半夜醒来的。

不应该的,这具身体不是中庸么?

武庚下意识地摸腰间,但那袋枸杞被他放在针头旁边。

不对,那不是枸杞。

这玩意救过白菜,但也只是像枸杞,不是枸杞。

“狗哥。”

跟白菜和阿石谈话完了,武庚被姜尚拉到一边。

姜尚还未放开抓武庚手腕的那只手,并再靠近他一些,方便接下来小声说话对方能听到。

“你是坤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武庚昨晚下半夜几乎没怎么睡过,“我现在把信息素收好了,还能闻到吗?”

原来的身体是坤泽,而这具身体明明是中庸,到头来竟也成了坤泽。仿佛已经刻到了灵魂里,摆脱不了了。

武庚没有其他精力像当年那般想为什么成坤泽,现在送白菜他们走最要紧。

包括姜尚。

姜尚确实闻过,但他不放心,“这矿场的奴隶基本是中庸,就算有其他乾元也会因为顾着干活没注意。你的信息素很淡。李靖是乾元,他应该不会轻易察觉,哪吒也还没分化……”

“这不就好了?”

“哪里好了!”

武庚是宫里长大后来又矿场,不像姜尚从小就在底层。

姜尚见过,坤泽遭受的那些待遇。

他不愿意武庚就这么留下,太危险了。而武庚抓着姜尚抓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改由他拉着姜尚的手,“你想想,如果我们四个一起不见了,我们能走多久?”

“我毕竟是千夫长。”

“那也不能就留你一个人。”姜尚好不容易控制音量没有过大,再继续靠近武庚,“我陪你留下。”

看着对方坚定的目光,以及几乎鼻子碰鼻子,武庚退后跟这位乾元拉开距离,他这时候就已经想和乾元保持距离了。

“姜尚,我交给你个任务。”

任务是照顾好白菜,承诺是他会很快出去。

至于如何见面,武庚则是告诉白菜,在那颗大树下。

说起那颗大树时,武庚突然想起了姬巧,但那也是一瞬间的事了。

他们临走前,姜尚回过神看他,武庚看着姜尚,笑了笑。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口型,会出去的。










说起那颗大树时,武庚想起姬巧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了。而当他看到鬼木和姬巧时,看到鬼木,他下意识地躲起来,才反应过来那个紫毛。

第一反应姬巧,但武庚希望不是。

曾经一起觉得奴隶下贱,再是如今立场不同。

武庚已经是奴隶也要被尊重,那么姬巧呢?

闻到那股枸杞信息素事,武庚回想起他曾经以为外公给的那袋救命的是枸杞,但那也只是像枸杞。

不能当真。

而姬巧,无论是人还是话,同样不能当真与信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