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当

18.9万浏览    16999参与
凌乱呀、

[30题x1/2] 壹 在膝上入眠

和基友约着玩的三十题 ♬
共十五题,CP向大约为武华/少暗/萧楚,非常短小
不定时咕咕不定时写
本题为武华(甜饼风)

壹  在膝上入眠

汀心苑的周边栽了许多枫树。

正值十月,枫叶一片火红,秋风瑟瑟,枫叶飒飒作响。

最年老的一棵枫树下躺着两个人。看装束约莫是华山和武当下来的少侠。

那华山的少侠靠树靠的倒是不老实,左扭右扭得怎么待着都不舒服,索性直接躺倒在那白衣道长身上。

武当本在眯着眼小憩,即使昏昏欲睡,也被华山这一躺给弄得清醒了。一睁开眼瞧,那华山枕着他大腿倒也悠哉。

武当伸手拍拍他肩,想叫他起来。华山睁开眼悄悄瞄了他一眼,又迅速闭上。

武当失笑,把人身上落着的枫叶捡下来,...

和基友约着玩的三十题 ♬
共十五题,CP向大约为武华/少暗/萧楚,非常短小
不定时咕咕不定时写
本题为武华(甜饼风)

壹  在膝上入眠

汀心苑的周边栽了许多枫树。

正值十月,枫叶一片火红,秋风瑟瑟,枫叶飒飒作响。

最年老的一棵枫树下躺着两个人。看装束约莫是华山和武当下来的少侠。

那华山的少侠靠树靠的倒是不老实,左扭右扭得怎么待着都不舒服,索性直接躺倒在那白衣道长身上。

武当本在眯着眼小憩,即使昏昏欲睡,也被华山这一躺给弄得清醒了。一睁开眼瞧,那华山枕着他大腿倒也悠哉。

武当伸手拍拍他肩,想叫他起来。华山睁开眼悄悄瞄了他一眼,又迅速闭上。

武当失笑,把人身上落着的枫叶捡下来,又轻轻推了推:“起了,秋风凉,别生病。”

“我不。”华山心里偷笑嘴上耍赖,故意在人衣摆上蹭,直蹭出褶子。

武当默着,华山忍不住又睁眼看他,谁知武当竟扯走了衣摆。

华山心里一慌,想坐起来说点什么。

还没来得及他起身,却感到身上一暖。

武当脱下重阳的外袍,给华山裹了个严严实实。

“好了,你睡罢。”

华山一笑,摸到人的手黏黏糊糊地亲了两口。

其实我也没那么困啦。

暮色渐深,武当身旁堆了一小叠红叶。

华山裹着雪白的重阳外袍,正睡得香。

南廿

我说想摆拍  于是就去把自己摔残惹

我说困  于是就催我睡觉惹

说自己喜欢我这么久了却一直不敢表白  这只居

实力宠惹www

我说想摆拍  于是就去把自己摔残惹

我说困  于是就催我睡觉惹

说自己喜欢我这么久了却一直不敢表白  这只居

实力宠惹www

腿毛毛嗝儿
50fo发个存货嘿嘿嘿,感谢各...

50fo
发个存货嘿嘿嘿,感谢各位的关注~我会继续努力哒~

50fo
发个存货嘿嘿嘿,感谢各位的关注~我会继续努力哒~

咸鱼XXE

有生之年我还会画楚留香相关啊。

有生之年我还会画楚留香相关啊。

尔尔ovo

【华武华】师徒7天。小甜文★

(一)

清晨醒来慵懒地伸了个腰,迷糊着日常伸手去揽身边的小团子。

啊…今天的小团子也……嗯???不见了???

晚儿不见了。

作为第一次为人师表的我提着剑就冲了出去,连鸡窝都翻了个底朝天却连重阳衫一根毛都没找到。

正当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怪自己丢了宝贝徒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轻软的少年音。

“师父,晚儿知错了…”

回头一看,啊,是武当的道长,长得挺好看,不过为何要叫我师父。……

嗯???师父???

…………

晚儿长大了。

比平日里牵着的小手要大一些,少年的手更指节分明清秀些,瞅瞅身后支吾着的道长,揉揉比自己高一点的脑袋让人放宽心。

“晚儿永远是师父的晚儿。”

然后换来一个成...

(一)

清晨醒来慵懒地伸了个腰,迷糊着日常伸手去揽身边的小团子。

啊…今天的小团子也……嗯???不见了???

晚儿不见了。

作为第一次为人师表的我提着剑就冲了出去,连鸡窝都翻了个底朝天却连重阳衫一根毛都没找到。

正当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怪自己丢了宝贝徒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轻软的少年音。

“师父,晚儿知错了…”

回头一看,啊,是武当的道长,长得挺好看,不过为何要叫我师父。……

嗯???师父???

…………

晚儿长大了。

比平日里牵着的小手要大一些,少年的手更指节分明清秀些,瞅瞅身后支吾着的道长,揉揉比自己高一点的脑袋让人放宽心。

“晚儿永远是师父的晚儿。”

然后换来一个成男体型的抱抱还不错。

(二)

今天是晚儿偷吃移形丹长大的第二天。

即便长大了也还是会黏着自己,每夜讲武当奇观听,让搂着才能睡着。

清晨醒来,侧卧在床上看着人安详的睡颜,直到睫羽轻颤,趁人还睡眼惺忪亲口他脸儿。

今天去了他喜欢的芳菲林,趁我在树下拾柴,他将我按在树上闭眼亲了一口,结果自己脸红到了耳根,丢下一句“晚儿喜欢师父”就跑开了。

唉,小孩子家家。

(三)

薛家庄下雨了,他给我撑了把油纸伞,以他现在的体型,我也不用打坐了。

今天乞讨收入还算可观,自掏腰包给徒儿买了一串糖葫芦,给自己换了壶酒,坐在武当的飞檐上边饮酒边看着他练功。

徒儿总说要打败我,我便也乐呵着含糊相信他一下罢。

醉到微醺,就会有人偷偷来亲自己的感觉其实不错?

(四)

今天忙里偷闲,徒儿在河边钓鱼,我便用细树枝在河滩上画了几笔两个人在拜堂。

晚儿凑过来问我,师父画的是谁,我便笑笑指着那个头披红绸的人儿,“这是晚儿。”

“可是明明师父才该是凤冠霞帔的那个人啊。”他看着我笑地灿烂。

“小孩子家家,……咳。”

行走江湖以来,我竟然被自己的徒弟给撩拨了心弦。

“晚儿不小了,师父总说晚儿小。”

他撇了撇嘴一脸委屈。

徒儿以前也总爱把“要娶师父回武当”这种话挂在嘴边,就现在看,确实不能说晚儿小了。这话听了自己竟也有些当真了起来。

(五)

那晚,晚儿说是和其他孩子一起出去逛金陵的夜市,回来时却被几个华山师弟灌醉得走不稳路,头顶还冒着小酒泡。

“嘿嘿,晚儿永远喜欢师父。”

说罢一双柔软的唇瓣便贴了上来,带着些酒气。

我愣了一下,却没推开他。他青涩地吻了我,舌头纠缠在一起,舔过我的上颚带着占有的意味汲取着我口中津液。

我搂紧了他的腰,将他抱回了屋里,熄了灯。

(六)

第二天隐约被人断续的呜咽声吵醒,我披起床榻上的薄衫,手背温柔擦拭去他吧嗒往下掉的眼泪。

他似乎有些记不清昨夜发生的事儿了。

垂眸双指不自觉抚上脖子和锁骨上的殷红吻痕和齿印,竟也有几分脸红起来。

把晚儿哄好,他便乖巧去给我舀了一碗米粥。腰还有些酸痛,支起上半身接过碗,抬手揉揉那个因自责低下的脑袋。

“晚儿乖。”

唉,今天要怎么和师姐解释华山脱贫课迟到了呢。

(七)

不知不觉七天过去了,还剩几个时辰晚儿就要变回去了。一手轻拍腿上枕着头熟睡的人的背,一手执着武学枯燥无味地瞅着。

晚儿似乎是做了什么梦,人的手扒拉着自己的袖子不放,便放下书,垂眸手心与人十指相扣,给他掖好毡子。

“师父……”

“我在。”

也不知是半醒着还是说梦话,仍温声应了。

“喜欢……”

话还没说完,便又睡了过去。恢复后的幼体小脸看起来也可爱极了。

师父也心悦晚儿啊,我的好徒儿。

豆乳盒子不自闭

对武当和沧海日常的幻想,搓搓手

武当背后的图案我照着鹤舞衫是的画的 改了一丢丢

对武当和沧海日常的幻想,搓搓手

武当背后的图案我照着鹤舞衫是的画的 改了一丢丢

莫兮

一个弱鸡和大佬的故事

☞武华武
☞感谢供梗 @折柳付清涟-
☞太久不写文笔差了好多……等下,我有文笔?!


00

这是一个弱鸡和一个大佬的故事。

华山提笔写下这几个字,而后又狠狠地灌了一口一滴醉。

在他的桌上凌乱散着好几个空着的酒坛子。

喝太多酒了,酒劲上来了。华山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纸,意识有些模糊。

但和那人的往事却越发清晰地在脑海中闪过。

华山又开始难受起来了。

01

弱鸡是个初入江湖的华山弱鸡,对一切都很好奇。他看行走江湖的少侠们都是一对一对的,心生羡慕,便也想着找个伴。

这一找就找到了一个武当的大佬。

华山开心极了,他还在山上时就时常听师兄师姐们谈论武当的弟子。

说武当的弟子仙风道骨,仿...

☞武华武
☞感谢供梗 @折柳付清涟-
☞太久不写文笔差了好多……等下,我有文笔?!


00

这是一个弱鸡和一个大佬的故事。

华山提笔写下这几个字,而后又狠狠地灌了一口一滴醉。

在他的桌上凌乱散着好几个空着的酒坛子。

喝太多酒了,酒劲上来了。华山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纸,意识有些模糊。

但和那人的往事却越发清晰地在脑海中闪过。

华山又开始难受起来了。

01

弱鸡是个初入江湖的华山弱鸡,对一切都很好奇。他看行走江湖的少侠们都是一对一对的,心生羡慕,便也想着找个伴。

这一找就找到了一个武当的大佬。

华山开心极了,他还在山上时就时常听师兄师姐们谈论武当的弟子。

说武当的弟子仙风道骨,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说武当的弟子背的剑匣子里头装的全是金子,就连装饰用的都是珍贵的宝石,要是能扣下一块来,那就发财了;说武当的弟子生的极为好看,跟块白豆腐似的,可是打起架来力气却不小;说武当的弟子是极适合当伴侣的,倘若能走进武当弟子的心里,那享受的可是玉帝般的待遇。

武当弟子哪都好,除了催债时候的丑恶样子。师兄师姐们恶狠狠道。

虽然每个月都会有武当的弟子上山讨债,但华山还从未正面见过武当弟子。

要是我能找到一个武当弟子就好了。华山心想。

02

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

华山撑着头,看着对面安静喝茶的武当弟子笑得很开心。

师兄师姐们果然没骗他, 武当弟子的确很好。除了有点冷。

华山想。

武当会教导华山练武,会给华山买吃的,会给浴后的华山擦头发,会带着华山逛江南,遇到危险时还会护着华山。

可武当似乎很冷漠。

华山每天都在给武当讲一些江湖趣闻,可武当的反应很冷淡,几乎只有“嗯”这个回答。

华山自觉闭了嘴。

他也知道自己的话痨的确令人心烦。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我能把道长这块冰块捂热。

03

华山的轻功不算太好。

他作死地想飞上登剑阁附近的高山上,却不小心摔断了腿。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接到他消息过来给他接腿的武当皱了眉。

华山摸了摸鼻子,小声地回答:“不小心飞太高就掉下来了...”

武当叹了口气,将他打横抱起。

华山愣住了。随后,他用力地挣扎了起来,却被武当用力地往怀里按。

武当道:“别乱动,小心动到伤口。”

华山窝在武当的怀里,听着武当的声音就仿佛武当在他耳边说的一样。华山的脸有些红了。

武当将华山带回了他的家里。

这是华山第一次到武当家。

武当的家选在了晴川度,房子建成了南枝暖的样式。武当带着他去了二楼,二楼有个小房间,里面只放了一张床和一张矮桌。

武当将他放在了床上,而后端来一盆水,挽起袖子开始给他接腿。

武当没有戴发冠,只是简单地将长发扎在了脑后。

华山静静地看着武当的发旋,只觉得岁月静好。

04

华山就这么住在了武当的家里。

他有些得以地想着这么快就同居了,道长果然是爱我的。

然后拖着伤退去给武当做饭。

武当最近很忙,不,其实他一直都很忙,只不过华山和他同居后才知道他到底是有多忙。

早晨用过早饭后武当便出门了,直到日落西山才会回来,有时甚至三更半夜才回来。

华山不是没有问过武当在做什么,武当只是答道:“师门任务。”华山便不再多嘴。

05

养伤的日子很无聊。华山无聊地翻着话本,他觉得自己的伤只是小伤,没必要成天呆在床上,但武当坚持他要好好养,不能落下病根,他便听了武当的话。

不过,偷偷出去玩一下,武当是不会知道的吧?他那么忙。这样想着,华山有点失落。

最近,武当都没怎么好好陪过他。

华山身上没什么银子,武当也没有给他多余的银子,他便只带着剑就出门了。

今天的茶馆很热闹。

华山安静地坐在角落,看着一对江湖侠侣在秀恩爱。忽然,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位女侠。

那位女侠的周围还坐着好几个女侠,她们都在笑。那位女侠有点生气,大声地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让她们不要再管那么多。但周围的女侠都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

华山却听进去了。因为那位女侠说的她的心上人,正是华山的武当道长。

华山有点恍惚。也是,武当他比自己早好几年便闯荡江湖,现在早已闯出名气,有爱慕他的人很正常。

我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他呢....华山握着茶杯,有些失落。

等武当到家的时候,华山将中午听到的话说与武当听,并打趣武当有一堆迷妹,自己看不住了怎么办。

武当揉了揉华山的头:“没事,她叫于归,是我的朋友。”

朋友吗。华山看着武当疲惫的背影,有些不愿去想。你当她是朋友,可你知道她把你当成什么吗。

06

武当开了声演坊。

这是华山无意间得知的,武当没有和他说起过,是华山自己在找话本的时候看到武当的声演令文才知道的。

华山悄悄地顺着武当的声演令文上写的编号找到了武当的声演坊。

还未进去,武当那奶狗音便传到了华山的耳朵里。

没错,武当虽然看着很高冷,但他的声音却是实打实的奶狗音。曾经,华山被他的奶狗音萌的死去活来。

华山轻轻地推开了声演坊的大门,只看了一眼,便看到了一本正经坐在台上讲道德经的武当。

底下的人没一个在听的,全在喊着一个名字。

于归。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华山一边猫着身子找座位,一边想。

突然,有人特大声地朝武当喊了一句:“叫我一声夫君!”

这哪来的啊,不知道武当已经有主了吗,还喊夫君?信不信武当一个斩无极斩死你。华山不悦地想。

他以为武当会拒绝那个人,或者干脆不理,可他没想到,武当会停下讲经,用不大却能让声演坊里的每一个人听到的声音道:“夫君是我家于归的专属,我是不会这么叫你,我可是有家室的。”

华山终于找到座位了。他低着头坐在座位上,没再看武当。

他想起于归是谁了,是那天在茶馆遇到的表白武当的女侠。

07

声演坊结束后,华山走了。他没回武当的家里收拾东西,毕竟他也没什么东西能收拾。

华山坐在酒馆里,一坛一坛地灌着酒。明早,就回华山吧。

他有些想哭。

师兄师姐们说错了,武当弟子哪里都不好,不止是讨债的时候。

帷幕文和

【萧蔡】冷

努力写好小甜饼。。。。结果。。。甜饼翻车现场

以下正文

冷.....

好冷......

为什么师父还不来接自己

师父他........

.........

是不要他了吧

蔡居诚用稚嫩的双手抱紧自己,因为寒冷,他有些迷迷糊糊。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师父生气了,又或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让师父失望了,不然师父怎么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呢

好冷....

真的好冷.....

蔡居诚有些想哭,可师父教导他即使再委屈也不能哭,他红了眼眶,至始至终没流一滴泪

师父快点来接居诚吧,居诚保证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居诚】

远处传来脚步声,身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蔡居诚知道,是师父,师父来...

努力写好小甜饼。。。。结果。。。甜饼翻车现场

以下正文

冷.....

好冷......

为什么师父还不来接自己

师父他........

.........

是不要他了吧

蔡居诚用稚嫩的双手抱紧自己,因为寒冷,他有些迷迷糊糊。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师父生气了,又或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让师父失望了,不然师父怎么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呢

好冷....

真的好冷.....

蔡居诚有些想哭,可师父教导他即使再委屈也不能哭,他红了眼眶,至始至终没流一滴泪

师父快点来接居诚吧,居诚保证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居诚】

远处传来脚步声,身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蔡居诚知道,是师父,师父来接他了,师父没有丢下自己。

他向前方跑去,却因寒冷而僵硬了双腿,脚下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努力想站起来,可身体却没了力气,他暗自唾弃自己的没用,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一双手将自己轻柔地扶起,随即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几近将冰冷的自己灼伤,心里喜悦,泪却流得更凶,他紧紧抱着他的师父,哽咽【师父,不要再丢下居诚了,居诚好怕】

那人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不怕,为师带你回家】

不要...丢下我

师父

师...父

你...看看...我啊

萧..疏寒

——————————————————————————————

【掌门】

只见天际一人驾鹤而来,神色匆匆,着一身道袍,应是武当的弟子

【何事】

萧疏寒手持拂尘,立于大殿之前,神色淡淡,仿若仙人,万事勿挂于怀

这弟子,应是去打探居诚的下落,如今回来,想必是有了消息,也不知居诚这些时日过得可好

【那个叛徒....】

话音刚落,萧疏寒几不可见的皱起了眉,那弟子自知说错了话,便忙改口

【蔡居诚他....】

这弟子有些犹豫,顿了顿,继续道

【......】

【.....去了】

轻搭在拂尘上手陡然收紧,良久都未能松开

怎么就....去了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萧疏寒空了思绪,但那弟子还在继续说着

【他中了寒毒,又被点香阁苛待.....掌门,掌门这是去哪?】

萧疏寒纵身隐入云间,转眼不见了身影

【本尊去接他回家】



噶韭菜
在换脸的边缘试探

在换脸的边缘试探

在换脸的边缘试探

凤梨流苏

【邱蔡】花魁出嫁(中)

低沉清冷的男声唱着美好的词曲,琴弦的抖动彰显着弹琴人的爱恋、追逐和想念。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缱缱倦倦,悠远不绝。琴声伴着如火般的爱,交织在蔡居诚心尖。他心里的城墙开了个口子,渐渐裂开,把所有的伪装卸下,只剩个最为单纯,最为真实的蔡居诚。然后有个高大俊气的男人踏着琴声而来,牵起了被困在心底的本真。

蔡居诚看着认真弹着琴的师弟,眼泪不由得溢满眼眶。

曾经的他们是那么友好,一起练剑,一起读书,一起游玩。他的身后永远带着个跟屁虫,若是有谁敢欺负他,小跟屁虫就会和那人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一身伤地挡在他前...

低沉清冷的男声唱着美好的词曲,琴弦的抖动彰显着弹琴人的爱恋、追逐和想念。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缱缱倦倦,悠远不绝。琴声伴着如火般的爱,交织在蔡居诚心尖。他心里的城墙开了个口子,渐渐裂开,把所有的伪装卸下,只剩个最为单纯,最为真实的蔡居诚。然后有个高大俊气的男人踏着琴声而来,牵起了被困在心底的本真。

蔡居诚看着认真弹着琴的师弟,眼泪不由得溢满眼眶。

曾经的他们是那么友好,一起练剑,一起读书,一起游玩。他的身后永远带着个跟屁虫,若是有谁敢欺负他,小跟屁虫就会和那人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一身伤地挡在他前面,凶神恶煞的。

后来跟屁虫长大了,破蛹成蝶了,长成了又帅又高的青年,面上冷了,话也少了,可是心里的火从没灭过。而他呢,也成长了,面也傲了,语言也冲了,心里却是冷冰冰的,容不得一人。

他冷眼嘲讽,他故意伤害,他怨恨着对方为何抢走他的东西。可是他一直都知道,其实邱居新什么都没做,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一人的自我导演,自欺欺人。

然后他自食其果了,从武当最杰出的弟子变成了人人可花钱买的小倌,从其他人们的崇拜变成了周围人的亵渎。他本以为自己什么都没了,仅凭复仇的怒火维持着坚强。

可是现在,他发现,他一直都拥有着一个人,那个人他从未重视过,但仍旧始终不离不弃。

 

曲终。

台下的人看着花魁梨花带雨,越哭越凶,抖动着身子掩面哭泣,不少人都想走上去疼疼这位伤心的人儿。

邱居新亦是。

他飞身上台,越过底下急迫的人群,落到距离三米的地方,然后一步一步,郑重地走过来。他唤道:“师兄。”

蔡居诚泪眼婆娑地抬头,大眼睛里映着月华般的人走进。

“师兄,我心悦你。我知道可能做的不好,但是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语气诚恳,道出一颗真心。

蔡居诚看了他好久,久到邱居新认为他想拒绝时,一个软软黏黏的声音应道:“嗯。”

红袖下的手被牵起,腰间被揽住,扑到对方怀里。投怀送抱的姿势让蔡居诚有点脸红,然而接下来的一个轻吻更加臊得慌。

梁妈妈见缝插针:“哟,我家居诚选的公子您呐,好福气,可是居诚欠的银子……”

邱居新无言,从怀里拿出一个上等宝玉,递给了双眼放光的梁妈妈。

“你别给她!我欠的银子哪有那么多!”

“师兄,不光是要赎你,我还要拿走你的卖身契。而且,我不拿点东西,如何能让台下人心服口服呢。”

邱居新不愿花费口舌和梁妈妈对嘴,他也不愿意看着刚追到手的师兄浪费大好时光跟个老女人纠缠。反正他一个月来回奔波,做江湖任务就赚了不少,现在手头很富裕。

“等等……你们不是在点香阁成婚吗?”台下的人不由得嚷嚷,哪怕是看到婚礼,吃个宴席,也总比花了钱看了人儿立马就走的好。

邱居新想了想,道:“不了,我俩并非寻常夫妻,只是结为道侣,一同修道罢了。婚礼会在七日后举行,在武当山。”

说完,还不等蔡居诚咋呼,人儿就被抱上了顶屋,安置在床上了。

“死崽子,谁跟你一同修道!”蔡居诚佯怒道。

“师兄,不过是我们结婚的借口。”

“你小子居然还会找借口了?是不是过几天,你就把我卖了啊?”蔡居诚故意道。

邱居新知对方是故意气自己,不怒也不恼。对付傲娇的师兄,言语是起不到作用的,不如身体力行,亲身上阵。

等蔡居诚反应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路上了。

“什么!这不是回武当的路吗!”

“嗯,我们回武当,结婚。”

 

萧居棠的下巴有点合不上。

“什……什么??冰块师兄有道侣了?七日后就婚礼??”他敢说,他现在的嘴可以放下一个鸡蛋。

邱居新结婚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父亲的白毛黑回来,宋居亦是个女的一样让人难以接受。

只是,邱居新的结婚对象是谁呢?萧居棠百思不得其解,这几天没看到邱师兄和哪个女孩子走得很近啊。

若是结合邱师兄这些天往金陵去的次数……难不成他的小说成真了??!!

他欢天喜地的来回跑,又是折腾红布红衣衫,又是折腾红灯笼红窗花,好一阵忙活。

他都想好了,之后他一定要再写一个小本子,就是关于武当某两位知名弟子的恩恩爱爱,哀哀怨怨的故事。

 

七日后。

武当台阶两侧站满了人,有的酸酸溜溜的,有的是真心祝贺。

他们大部分是点香阁的那些姑娘和顾客。

今儿花魁大喜,梁妈妈颇有一种自家闺女嫁人的悲凉感,愣是哭得昏天黑地,一个手绢都不够使的。

蔡居诚把脑袋藏在红盖头里,表情非常丰富。他不知是哭还是笑,想着一会儿见到武当弟子,然后还要在萧疏寒面前拜天地他就一阵尴尬。

谁都知道他是武当叛徒。心术不正,居心不良。

然而邱居新名字起的就专治居心不良者。他蔡居诚栽到邱居新身上也算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他被邱居新牵着,一步一台阶地往上走。邱居新的手掌温和地包裹着他的手,像是暖阳,不会刺眼,不会灼伤。蔡居诚坎坷的内心平稳不少。

然而,身旁人的一句“师父”顿时让他紧张起来。

 

 

 


秦镌_【小秦道长】

小秦道长日常。
为了保住号,土味情话算什么……

小秦道长日常。
为了保住号,土味情话算什么……

尔尔ovo

武当讨债弟子竟被华山…(?)


“还钱!”

………

“嗯?”一袭粉衣的华山子弟正侧卧在平坦的石壁上眺望这华山皑皑雪树和纷飞的白色雪花,被一个令人无奈又可笑的声音叫住,回过神红色的眸子暗了暗,俯视着下面的人儿。

是一只道长啊。

索性一跃而下,抱臂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弱不少的人儿,突然有种想要戏弄的念头,勾起嘴角不慌不忙稳步走过去,

“道长,我可没钱。”

“没钱也要还…!”

………

呵,还钱?就连那些厉害点的角色来要钱也不曾见自己给过一个蹦儿,难不成还怕这个小道长?向华山弟子要钱,简直可笑。

“无量天尊难道没有教过你们独自上山讨债很危险么?” 林诀突然将凌泫抄起横抱,将人抵在华山的寒得渗骨的石壁上,看他冷...


“还钱!”

………

“嗯?”一袭粉衣的华山子弟正侧卧在平坦的石壁上眺望这华山皑皑雪树和纷飞的白色雪花,被一个令人无奈又可笑的声音叫住,回过神红色的眸子暗了暗,俯视着下面的人儿。

是一只道长啊。

索性一跃而下,抱臂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弱不少的人儿,突然有种想要戏弄的念头,勾起嘴角不慌不忙稳步走过去,

“道长,我可没钱。”

“没钱也要还…!”

………

呵,还钱?就连那些厉害点的角色来要钱也不曾见自己给过一个蹦儿,难不成还怕这个小道长?向华山弟子要钱,简直可笑。

“无量天尊难道没有教过你们独自上山讨债很危险么?” 林诀突然将凌泫抄起横抱,将人抵在华山的寒得渗骨的石壁上,看他冷得打了个哆嗦,带着些嘲讽的意味,

“武当的弟子都是这么不经受冻?”

“你…!放开我!可恶,竟敢对你的债主下手!”
“若是我不放呢?”

林诀无视了人的挣扎和气愤的眼神,欺身压得更紧,趁人张嘴唇瓣堵了上去,伸舌撬开人的唇齿裹住人舌头搅拌,舌尖肆虐扫过上颚舔舐,直到眼前的人儿被吻到快窒息脸有些发红。

指尖解开人锦衣扣子,有些蛮横扒开人的上衫看人有些冷得轻颤,手掌贴上人胸膛抚摸。习武之人的手,带着些粗糙却又炙热,顺着人漂亮的白皙脖颈到肩膀,再到胸口。

“道长,还要不要钱了?”

看着眼前未经人事的小道长愣住,轻笑了一声在人耳边压低嗓音,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指腹摁到人胸口因寒冷微微凸起的红樱捏住轻搓,再看人脸红的青涩模样倒是十分有趣。

“林诀,给我住手…!”凌泫眼中带着些气愤伸脚踹了过去却被林诀一把抓住脚踝,将小腿拽过扣在腰间。

“凌泫道长,有胆量来问我讨债,现在却没胆量正视林某了?”

将人的下巴捏住强行掰过让人直视自己,红眸有些似笑非笑,将人上身衣服全部扒光扔在雪地里,对人一脸气炸的表情毫不理会,解开人腰封下身衣物便散落下来。

“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

…………………………
(为了不引起道长不适,省略)

华山皑皑,雪花纷飞。

Leon

尝试了两次,终于登上金顶

尝试了两次,终于登上金顶

_Daxian

和自家骚气的道长
道长说自己是受
说那样他就可以舒服躺着了不用太累?
(咳咳虽然我确实器大活好)

和自家骚气的道长
道长说自己是受
说那样他就可以舒服躺着了不用太累?
(咳咳虽然我确实器大活好)

齐济
我死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我死
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脑子疼

我死
小毛球好顺手……大的画不完……
脑子疼

_苏默然_

上次帮个跑翻车的源源解脱之后顺便摆拍了一下,吐槽死的位置不好
今天源源偏要重新摆拍,武当直男只好勉为其难的让他在自家掌门面前自己安排一下(……

上次帮个跑翻车的源源解脱之后顺便摆拍了一下,吐槽死的位置不好
今天源源偏要重新摆拍,武当直男只好勉为其难的让他在自家掌门面前自己安排一下(……

楽贤明

发一些没有变小之前武当靓仔的英俊截图:D

最后一张是啾咪闻师叔٩( ᐛ )و

发一些没有变小之前武当靓仔的英俊截图:D

最后一张是啾咪闻师叔٩( ᐛ )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