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当

16.3万浏览    15486参与
一条狗带
儿童画.昨天晚上说的种豆芽菜小...

儿童画.
昨天晚上说的种豆芽菜小白菜(?

儿童画.
昨天晚上说的种豆芽菜小白菜(?

奚言

这几天放假,把之前囤的图发一下…

叶盛兰真的好给啊,拍照的时候一不留神就主动过来搂着我蛾子【小声bb】

这几天放假,把之前囤的图发一下…

叶盛兰真的好给啊,拍照的时候一不留神就主动过来搂着我蛾子【小声bb】

清以修身

【华武华】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
【第一章】
【二节】江湖人逢江湖,冤家客遇冤家
那人见华山侠客已经醒来,便退到床边,微微一拱手。
“在下姓江名月,武当入门弟子,昨日在林中发现阁下,于是将阁下背回客栈,敢问阁下姓甚名谁,又从何而来。”武当的弟子都是一副淡漠疏离的样子,那位小道长更是将这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抛出很多问题,却不让人觉得逾越半点。

华山看他一清醒就立刻起身后退,看他诚惶诚恐,看他云淡风轻。
明明睡着时可爱的紧。华山小声嘟囔。
顺道起身穿衣,一气呵成。

窗外小雀叫的叽叽喳喳,教人心烦,武当磕着眼在心里又念了半本清心经,睁眼时正好看见人好奇地打量自己。

对上那人略有不耐的目光,华山连忙道:“我叫李青云,华...

春江花月夜
【第一章】
【二节】江湖人逢江湖,冤家客遇冤家
那人见华山侠客已经醒来,便退到床边,微微一拱手。
“在下姓江名月,武当入门弟子,昨日在林中发现阁下,于是将阁下背回客栈,敢问阁下姓甚名谁,又从何而来。”武当的弟子都是一副淡漠疏离的样子,那位小道长更是将这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抛出很多问题,却不让人觉得逾越半点。

华山看他一清醒就立刻起身后退,看他诚惶诚恐,看他云淡风轻。
明明睡着时可爱的紧。华山小声嘟囔。
顺道起身穿衣,一气呵成。

窗外小雀叫的叽叽喳喳,教人心烦,武当磕着眼在心里又念了半本清心经,睁眼时正好看见人好奇地打量自己。

对上那人略有不耐的目光,华山连忙道:“我叫李青云,华山派的人。呃……道长不必多礼。”
末了那句套话是华山憋了半天才出来的一句。说罢就伸手去扶那武当人。心中还纳罕着,武当弟子一个个都文邹邹的,说话也不痛快。

“咳……”

李青云回过神时,两人已经快要贴在一起了,不知他刚才又想到什么武当趣事,这会儿在心里偷着乐。
可面上却还装着一副惊讶样子,煞有介事地松开禁锢道长的手。

江月不知小声委婉了多少次都不见人退开,又不能立刻翻脸,还会被人传成武当弟子态度清高自傲,瞧不起江湖人。
武当是江湖第一大派,名声在外,而江湖本就身不由己,站在风口浪尖的滋味也只有曾身居此处的才知道了。
他微微叹气,见那人松了手也不好再问些什么。
他心乱如麻,只想快速从李青云身边离开。这就准备告辞上路。
见人开始收拾行囊,李青云有些慌神。但侠客依旧故作镇定地抱着手里那柄破铁剑,站在道长身后。
不近不远,正好能看见人全部动作,又不会显得过于熟稔——毕竟才刚认识半天有余,不好太亲近。
“道长这是要准备走啊?”

剑客没能看见道子暗自撇了撇嘴。
明知故问。这时候知道照顾人感受啦?方才怎么不知道?哼。
道长心里想着。

也不知是触了哪里的逆鳞,江月竟罕见的发起脾气来——他一向都是门派里的温和道长。
只是觉得对方欠管教的样子理应如此,又觉得那人不会因为这个生气,进而不理自己,于是也就不再琢磨这剩下的一丝感觉究竟是何。

道长有意不给人好脸色看,只是生硬地回了个“嗯”字。
身后一阵痛呼,接着就是什么落地的清脆声音,江月连忙回头,只见剑客单膝跪地,一手扶住床板,一手捂在腹间。
那人的旧伤又复发了。

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华山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就开始大喊。
“诶呦我肚子疼啊——”
“我的剑也碎了——”
“我仇家多一时半会儿没法用内力万一哪天死的不明不白在角落里发霉可怎么办啊——”
眼睛眯开一点缝,见道长已经心存不忍,心中大喜,又继续喊。
“诶呦武当道长们是活神仙下凡啊——”
“武当道长们心地善良啊——”
“等我哪天发达了就天天给道长们送香火还天天还钱绝不拖欠半点债务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华山弟子不动了,满怀期望地看着武当的道士。
“那就请阁下和我一起上路吧,两人还能有个照应。”
江月不愿意在悟道时被人打扰,可是师父曾经教导过自己要与人为善,就当是积德了。
华山答应的很快,生怕那人反悔。
“好呀好呀好呀。”

侠客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站起来了。

武当眉眼里有愠怒。
“你……你骗我!”




未完待续

大番茄w

一个武当的自述。
刀子接好了,我是魔鬼中的天使。p3是脑洞^_^

一个武当的自述。
刀子接好了,我是魔鬼中的天使。p3是脑洞^_^

瑟瑟发抖的K


你们不懂那种
见到全服武当第一云老板活人的那种激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噶哈哈


你们不懂那种
见到全服武当第一云老板活人的那种激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噶哈哈

黎醉云

【暗武暗】离开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现在先放一章短的,晚上再放一章长的【也许不会多长( ͡° ͜ʖ ͡°)✧】
主cp暗武暗,副cp也有,到后面会出现副cp哦

注意:文笔超烂。不定期更新,开学后也许一周一更。
废话不多说,放文。

    季云收拾了一下东西,向暗香唯一的出入渡口走去。此时已逼近正午,雾渐渐散了,一缕缕阳光洒向暗香,也洒在了季云身上。
    远远的便看见在船边等待的关展眉,手里还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想必那就是要给萧掌门带的贵重物品了。
    “阿云,切勿打开盒子,也不要让其他人看...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现在先放一章短的,晚上再放一章长的【也许不会多长( ͡° ͜ʖ ͡°)✧】
主cp暗武暗,副cp也有,到后面会出现副cp哦

注意:文笔超烂。不定期更新,开学后也许一周一更。
废话不多说,放文。



















    季云收拾了一下东西,向暗香唯一的出入渡口走去。此时已逼近正午,雾渐渐散了,一缕缕阳光洒向暗香,也洒在了季云身上。
    远远的便看见在船边等待的关展眉,手里还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想必那就是要给萧掌门带的贵重物品了。
    “阿云,切勿打开盒子,也不要让其他人看见。路上可能会有人袭击你,你要小心。”关展眉神情比平常还要严肃几分,眼神里还流露出一些担心。
    “你在门派和行当里不算特别突出,外面的人基本没几个知晓你,所以我才让你去。你虽很少用武,但你的本事,掌门和我都一清二楚。”
    “还有,拿着这个。”关展眉递过一个香囊,散发着兰花的清香。
    “师姐,这香囊是要拿去送给萧掌门的吗?”
    “不是,里面装的是我让楚衡做的改良的霹雳珠,不仅威力提升了,并且能产生迷雾效果。你可以趁此机会功击。若敌人太过强大,你也能逃跑。”
    季云接过香囊,放在包袱里。他又朝关展眉作揖,上了船,撑起了竹竿,渐渐离关展眉越来越远。
    关展眉直到再也看不见季云的身影,才离开渡口。
    “阿云,早去早回,可千万别出事。”








好了我去写后续了( ͡° ͜ʖ ͡°)✧晚上应该就能发了,【没意外的话】祝各位食用愉快

唯梦闲人不梦君

【武暗】逼受为攻

(假装这一篇开头没有废话。糙汉受,细皮嫩肉攻?)
杨笙(武当)×魏堂(暗香)
【是泥石流】【这对叫 升堂

【除舒易贺子规外其余提到人名都是楚留香里的NPC。】

1

魏堂是个暗香。

整个人从头到脚,攻到爆炸。

脸绝对算不上秀气,一道极深刀疤狰狞地从眉头蜿蜒至耳前。偏爱孤月冠,可能是为了借刘海档一下刀疤以免吓到孩子。身高得有一米八五,是脱衣没肉穿衣显壮的奇怪类型。刀耍的极为漂亮,修为又高,套路又骚。

一双极浅的棕色眼睛里像是塞了几缕阳光进去,总是一副温暖包容的样子。性格看上去比较糙,算得上好相与。

偏偏这么个弟子,是香榭的弟子。顾沈楼曾对此表示遗憾,但是也...

(假装这一篇开头没有废话。糙汉受,细皮嫩肉攻?)
杨笙(武当)×魏堂(暗香)
【是泥石流】【这对叫 升堂





【除舒易贺子规外其余提到人名都是楚留香里的NPC。】




1

魏堂是个暗香。

整个人从头到脚,攻到爆炸。

脸绝对算不上秀气,一道极深刀疤狰狞地从眉头蜿蜒至耳前。偏爱孤月冠,可能是为了借刘海档一下刀疤以免吓到孩子。身高得有一米八五,是脱衣没肉穿衣显壮的奇怪类型。刀耍的极为漂亮,修为又高,套路又骚。

一双极浅的棕色眼睛里像是塞了几缕阳光进去,总是一副温暖包容的样子。性格看上去比较糙,算得上好相与。

偏偏这么个弟子,是香榭的弟子。顾沈楼曾对此表示遗憾,但是也没办法。人对香榭执着的很。

由于魏堂无论是用一口正宗的糙汉音在胭脂坊里卖胭脂或者用一米八五的个子混在师姐妹里制香料都太奇怪了,就被林曼薇派去采办和跑商了。

这也促就了他与同门相差较远的肤色,贴近小麦色,非常健康。

和暗香某位蒋姓师弟不同,魏堂虽然也剑走偏锋没当暗影,却是学着隔壁屋医阁的舒易师兄做了个义士。

所以就在柳如风那儿喝酒的时候碰上了杨笙。





2

杨笙是个武当。

细皮嫩肉,疑似刚过豆蔻的小姑娘。连名字都像。

小道长刚到一米八的样子,眸子黑比夜空,却又如有明月高悬,明亮干净。一身道袍干净的像是洁癖,却也是肯任劳任怨做倾城美人任务的人。白白净净,那肤色简直不知道是在山上捂了多久。眉间是朱砂点上的红痣,耳垂那儿还有个天生的黑痣,漂亮的紧。

小道长刚下山第一天,就遇上了魏堂。

被搭讪得猝不及防,连回话都磕磕巴巴,害羞的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

笑得腼腆,长得好看,声音清清脆脆,偏偏修为在他那个等级里还不算低,有主见,有想法,简直直戳魏堂心灵深处。

是个极好的养成对象。





3

聊骚聊了半个月,魏堂三言两语就把小道长坑的死心塌地,结果小道长开口一句话,把魏堂吓得拔腿就跑。

如今在芳菲林借酒消愁。

医阁的孙昊晨师弟接了个来江南的任务,正好碰见魏堂微醺地坐在石桌上,酒洒了一地。

试探的靠近,接着就被人搂住了脖子。孙昊晨吓得连忙把他手掰下来,道:“……师兄,你冷静一点!”

“师弟啊!”魏堂鬼哭狼嚎,一大个子挂在小师弟身上,那画面真是不忍直视,“我惨啊!”

“…师兄,你咋了?”

“我泡了半个月的小道长……”

“昂?”

魏堂对于孙昊晨这个一脸懵逼的态度有点不满意,也不是很想和他解释了,哇的一声把人抱住。“人生不易啊师弟!”

“师兄……”孙昊晨费劲力气把人从身上扒下来,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你不能丢咱们暗香的脸。就算道长送你绿宝石让你装头上,你也要硬气地摔回去!”

“……”魏堂冷静了一下,坐回到桌子上去。“这倒没有。他跟我说……他应该是个受。”

孙昊晨很匪夷所思地看过去,“不好吗?正配你啊。”

“配个屁!”魏堂拍桌而起,“两受相遇,只能成闺蜜你懂吗!”





4

哦,没错,魏堂是个坚定的0位。无数试图内销的师兄弟都被稳稳妥妥地拒绝了。

原因是,正常人看魏堂,一般以为他是个攻。但是——“老子他妈的真的是个受啊。”

身高体型秉性修为都放在那了,但是就是不想在上面。理由是,累。

“为什么要做攻?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到最后还没有受爽。”

医阁的舒易师兄默默地为他点了个赞。对他的观点表示深刻的赞同。




5

但是杨笙当时真的觉得自己没啥攻的前途。身高体型就不说了,肤色白的像姑娘,简直和在暗香捂了半辈子一样。性格又比较随和,不喜欢和人发生冲突,会尽量谦让。才艺是吹箫。

……真的是吹箫!吹真的萧!

我怎么知道我一个武当为什么要被师兄逼着学吹箫!贺子规发疯,还要连累我。

除了吹箫,也就只会织个围巾了。

别问我为什么会织围巾……

我现在只想和我师兄聊聊人生理想。

关于为什么给嫂子同门送的围巾,要我来织这个问题。

还有把低修师弟扔下山独自历练这种事情,也要好好聊一聊。





6

一场大醉,醒来不知身处何处,头晕乎乎的。忽然觉得小道长也没什么意思,没回去找人,也就再也没见过他。

杨笙就这么淡出了魏堂的视线。

渐渐地魏堂也快忘了杨笙这个人了,小道长又出现在了他面前。

哦,现在不该说是小道长了。

毕竟现在人家除了身高,已经没有比自己低的东西了。

杨笙看见魏堂同他打招呼,还愣了愣,接着朝他微微颔首,便走了。

说实话其实魏堂有点懵。这个态度他觉得有点冷漠了。

小道长,修为高了的你就不是你了。当年的花前月下你都忘了。

转念一想,其实也对,都好几年了。人家还记得他就算好的了。而且他俩哪有什么花前月下,也就自己喊喊玩玩。

想通了之后安心跑商。

结果在钱香香那儿等价格叫人劫了镖。

“艹?”魏堂气的很,开着隐身到处遛人,“劫爸爸的镖,胆子不小。来来来咱慢慢耗。隔修打人我不行,隐身逃跑我还算得上自信。”

“师兄,你可真会挑。”

杨笙平静的声音就在空空荡荡的密闭空间里清楚得要命。

“嗯?”

“这是嫂子朋友。”

“……”

魏堂还没反应过来呢,劫镖的队就退了。

魏堂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哪有什么朋友嫁了个男人,还是个道长。

……等等,舒易???啧……居然沾了师兄的光。抽空回去得跟他告状。你的垃圾情缘居然来劫镖。

不过……小道长声音有点好听啊。






7

有时候魏堂都挺想感谢一下柳如风的。

简直就是翻版红娘。

他又在酒馆里碰上了杨笙。

道长白衣道袍蹲在乞丐旁边,笑得很是和善,那笑容看着像郑居和亲传。真的要命。

杨笙问完消息才站起来看到门口愣着的魏堂,笑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眉眼弯弯地看了他一眼。

……暴击五万。

魏堂感觉自己血条快空了。道长嘴角的笑淡了下来,规规矩矩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擦着肩出去了,魏堂连他衣角都没能碰到。

……

刚刚还暴击五万呢。现在连我血条都冻结了。头疼。

魏堂从掌柜那儿拿了点酒,往酒桌上一挤,和几位大哥聊起来。

问完消息随口问了问刚刚出去的那位。

“那个白衣服?还行,看着没什么意思,喝起酒来倒是爽快。就是说话有点文绉绉的,其他的都还行。”

魏堂胡乱点了点头应付了一下,就出酒馆做任务去了。

醉醺醺地在任务点碰上了杨笙。

感叹了一句自己这个运气。缘分这东西来了,挡也挡不住。

道长看起来一点也没醉,还谎称什么醉酒状态。自己仔细一看,人身上还带着罪恶值,仔细瞧瞧,还是个罪恶滔天。

“来了?”

“?”魏堂歪了歪头,这人好像故意在等他一样。

“在等一个义士清罪恶。我装备脱了,来打我。”

魏堂此时看着醉醺醺,手里还拿着小壶酒,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他说的话,笑眯眯地凑过去。

“小道长……你是随便哪个义士也可以吗?”

“当然。”魏堂凑的近,几乎要碰到他鼻尖,杨笙面不改色。

“那我还真是沾了光了,白送我的名气。”说完扔了酒壶抬手来了个三分明月。

“咳咳……”杨笙咳了几口血,倒是笑出来了,“你下手还真是狠。”

魏堂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让我打的啊。”

杨笙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临死之前听见魏堂跟他说。

“小道长,监狱外面等你。”

呵……挺开窍。不枉我打死了两个抓我的义士来等你。







8

其实杨笙对魏堂的印象还蛮深的。

自己下山第一天碰上的暗香,略带暧昧带了自己小半月忽然销声匿迹了。

当时自己好像还对他这种不告而别有点难过来着。

如果他人为江湖过客,那魏堂那小半个月,已经把好感刷到了相逢一笑。

偏生杨笙这个人偏执,他还找了魏堂好一段时间,那好感蹭蹭蹭长到心有灵犀,才开始慢慢往下掉。

杨笙再见到他的时候,其实不是在魏堂跑商的时候,而是在中原的一个酒家。

住在杨笙隔壁的,是他的暗杀对象。

他半夜听到声音起来,正巧碰见人慢慢地抹着刀刃的血,月光下那人的瞳色宛如琥珀,没收一卷星河在内,倒是含了一缕月光,冷清起来。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就从窗上一跃而下,身影消失在暗夜里。

就忆起从前来了。

忽然觉得还挺像个事儿。

好像还蛮喜欢他的。







9

杨笙看了看自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视线在特赦令上停留一会,干脆就地打坐,看着他们一群红名在当前聊天了。

“你怎么进来了?”

“在汤池红名开群奶来着。”

“在家作死,他们摸我。”

“神秘剑客那个垃圾。还有那个不长眼的义士。我带着这点罪恶混了这么多年了头回被抓。”

“撞华山下面那堆阿猫阿狗玩?”

“???”

“就没有杀人进来的吗?”

杨笙看了会觉得没意思,干脆闭目养神了,过会一个小萝莉在他旁边放风筝。

……

没忍住,过去跟小萝莉一起放风筝玩了。

魏堂开了个小号进来,蹲在角落看得自己一阵眼抽。

其实小道长还是那个小道长。

修为高了人长高了声音苏了也不能证明什么。

感叹完了之后魏堂在角落放了个驴。

骑驴也是种快乐。

顺手扔下了俩风车。

果不其然过会小道长就过来了。

……其实还挺可爱的。




10

杨笙从监狱里出去的时候魏堂就在外面等着他。

还叼了支花。

朝他抛媚眼。

……

杨笙过去拍掉了他的花。

“你还真是闲。”

魏堂笑嘻嘻的,没说什么。

“请你顿饭?”

魏堂实在人,道:“不用不用,带我一条吧。”

“……”

这一带就带了好多年。






可能还有吧

应该是没有了。

栗子呀

我发现在心情巨不爽的时候打特技有奇效
╮(╯▽╰)╭
ps师父新整的脸真的好看(ฅ>ω<*ฅ)

我发现在心情巨不爽的时候打特技有奇效
╮(╯▽╰)╭
ps师父新整的脸真的好看(ฅ>ω<*ฅ)

与君离别意

《正气帮派沙雕日常》①

为什么这水上墓碑里拥有如此多丧心病狂的嘲笑声。

没错,又是我们帮的无礼师兄开始搞事了。

他叫我们帮他实验一下新型遇到暗影解救(pi)的方法。

然后帮派里唯一的一个暗影站了出来,我帮他赚外快就悬赏了师兄_(:з」∠)_

随后,就是这幅场面。

(水下浪外加水上墓碑2333333笑傻)

《正气帮派沙雕日常》①

为什么这水上墓碑里拥有如此多丧心病狂的嘲笑声。

没错,又是我们帮的无礼师兄开始搞事了。

他叫我们帮他实验一下新型遇到暗影解救(pi)的方法。

然后帮派里唯一的一个暗影站了出来,我帮他赚外快就悬赏了师兄_(:з」∠)_

随后,就是这幅场面。

(水下浪外加水上墓碑2333333笑傻)

顾柏舟。
“深夜武当为何突然变成大香蕉,...

“深夜武当为何突然变成大香蕉,是人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深夜武当为何突然变成大香蕉,是人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不学会画画不改昵称
平图流辣鸡选手接受了你的吐槽并...

平图流辣鸡选手接受了你的吐槽并希望被一只野生的上色大佬指点一二qwq
是姬友和他家华山√
话说武当是不是真的一门派人妖呀(笑哭)

平图流辣鸡选手接受了你的吐槽并希望被一只野生的上色大佬指点一二qwq
是姬友和他家华山√
话说武当是不是真的一门派人妖呀(笑哭)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烟火

论怎么解除少林的佛系模式

*少暗
*华武/武华 反正现在华山单箭头,武当钢铁直男,双倍的快乐。
*十分沙雕。
1.
少林佛了,并非是成佛,而是变得比以前更安稳了,单方面的,说得清楚明白些,大概就是单方面冷战。
原因是暗香出任务夜不归宿,回来包扎手臂的时候正好被少林撞到了,于是少林单方面地开启了没关系都行都可以的拒人千里之外模式。
“少林,你有什么想买的吗?”
“都可以。”
“少林,你觉得这个还是这个装备好一些?”
“挺好的。”
“少林,我今天要出一次任务,可能会晚些回来。”
“...好的。”
“少林。”
“嗯。”
“嗯?”
“怎么了?”
“.......没。”
2.
“你要去理解一下他,去哄他,你还记得你怎么逗得师姐笑的吗,就是那种感觉。”妇女之友......

*少暗
*华武/武华 反正现在华山单箭头,武当钢铁直男,双倍的快乐。
*十分沙雕。
1.
少林佛了,并非是成佛,而是变得比以前更安稳了,单方面的,说得清楚明白些,大概就是单方面冷战。
原因是暗香出任务夜不归宿,回来包扎手臂的时候正好被少林撞到了,于是少林单方面地开启了没关系都行都可以的拒人千里之外模式。
“少林,你有什么想买的吗?”
“都可以。”
“少林,你觉得这个还是这个装备好一些?”
“挺好的。”
“少林,我今天要出一次任务,可能会晚些回来。”
“...好的。”
“少林。”
“嗯。”
“嗯?”
“怎么了?”
“.......没。”
2.
“你要去理解一下他,去哄他,你还记得你怎么逗得师姐笑的吗,就是那种感觉。”妇女之友...暗香的表面兄弟华山对于这种事情其实一点兴趣都没有,作为一个单身狗谁会愿意梳理感情啊,除非遇到一个像暗香这种在凌晨三点把你家窗户撬了翻进来坐在你床边看着你的表面兄弟。
“...给他梳头?”暗香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迟疑地开口道。
“.......”华山用手指敲了敲自己胀痛的太阳穴,认真地开口,“单身吧,暗哥。”

3.
武当坐在茶桌前,面对着庭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果不是一个暗香坐在一旁盯着自己猛看,一个华山假意看风景的话就更好了。

暗香的眼神并没有显示出他很热切,只是十分平静地看着武当眉间的剑纹,但一个人这样看着你一个时辰,武当晓是正门之人大气端庄受过多人敬仰也完全不想去理解这位暗影的眼神。而华山在专注喝茶,或者说假装专注,等武当一移开视线就学着暗香,但不是盯剑纹而是看眼睛,然后又在武当瞥过来的时候专注喝茶。

“......”武当觉得自己不应当把这两位不知什么时候认识的除了打架完全不靠谱的朋友带进家喝茶。不就是客套着随口说了句“要留下来喝茶吗?”诶...福生无量天尊。

武当和暗香都是话少之人,尴尬中带着礼貌,沉闷中带着迷茫,华山在专注喝茶许久之后,终于开了口,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对着暗香开口道:“别看了,爱他没结果。”

“......”武当觉得解围也不是这样说的,他抬手按住了暗香的肩膀,因为他看上去准备起身一套茶糜乱舞送走这个华山朋友了,然后暗香也抬手搭在了武当的肩上,因为他看上去似乎要一套斩无极送走自家表面兄弟了。

然后两个不善言辞的人对视一笑,都看懂了对方。

华山莫名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他侧头看了看院子,阳光正好啊。

4.
“解释清楚吧,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少林看到你的伤之后会生气,但先去说明白或许会更好。”武当抿了一口茶,缓缓开口道。

暗香确实是找了个情商不是很高的朋友,武当从来就清心寡欲沉迷修行,完全不了解,但还好智商没问题,换位思考用得还行。

“若我以后有了妻儿,看到他们中任何一人受伤,我想或许我也会感到有些生气罢。”

暗香想了一下少林受伤的模样,眯了眯眼睛隐去了一瞬的情绪,是因为少林不好争斗而且本身较强所以忽略了吗...暗香将茶杯放下道了谢便离开了。

华山倒是难得没有说些什么,他把茶一饮而尽,武当的妻子啊...自然会温柔贤良。他又倒了一杯茶再次一饮而尽,看着武当看过来的目光偏头笑了笑,话语一如既往:“武当你有妻之后可注意别喜当爹啊。”

武当看了看华山的喝法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按下了自己的手。看着他一杯又一杯喝下了这种很贵且难买的西域的购买限量的茶。

待到华山也告辞后,武当整理茶具时看到暗香放下的杯子底部已有裂痕,微微叹了一口气,再次按住了自己已经捏好法诀的手。

福生无量天尊。

5.
暗香回到他和少林同住的房前时竟踌躇了一下不敢进去,梳头肯定是不可能的,武当说的话很有道理,但这若要实际表达出来却并不容易。

有那么一瞬间暗香想跑去金陵买了花再来,他与少林从未用花表示过情义,毕竟一位是念经诵佛之人,一位是杀人送葬之人,哪个都不合适。

暗香站在外面看着亮着灯的房子犹豫着进不进去,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但是碰到了怎么说话就完全不知道了。

暗香从来没遇到过少林这种的人,生气的时候也不骂人也不打人最多就是不动明王圈着人听他念,但偏偏就是这种生气起来什么也不做的人最让人不知如何对待,讨骂是不会被骂的,哄骗也是骗不到的,除了笑还是笑还有就是都行可以没关系。

啊....完了。暗香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脑子里全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女色是不近的,冷漠点的话肯定会冷场的,说不定流氓一些还可以混过去啊...流氓...什么是流氓的样子来着...姑娘...不对...妞儿...喂喂喂好羞耻啊而且很过分啊...

“暗香,你在这里蹲着干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暗香吓得战斗的警戒模式都快表现出来了,情急之下暗香一抬头对上少林的眼睛,不切实际的想法真正于现实中脱口而出:“没什么啊妞儿。”

“......”

“......”

6.
“不是。”暗香从地上弹跳而起,看着少林急切地开口道。“不是,我刚刚...”

说什么,说自己打算装流氓蒙混过去吗,暗香卡了一下,有太多想说反而一句都无法解释。

少林反应倒是十分和缓,他愣了之后只是笑了一下:“没关系。”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暗香急得身法都使用了,几乎一瞬就冲到了少林面前。

有些事的失误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冲得太急了,暗香许久未遇到需要全力的对手,已不了解自己的全速,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少林,甚至连眼睛都睫毛都可看得清清楚楚,肯定会撞到的,少林没开金身时体术于暗香几乎无差,暗香一咬牙硬生生改了方向,房门么...反正死不了,暗香眯了眯眼睛觉得看着木板撞过去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了, 侧头闭上眼睛,真是失策...简直愚蠢...

而想象中的剧烈疼痛却没有到来,暗香撞上了相对于木板要柔软得多的胸膛,熟悉的经书卷轴味道混合着安神香,喂...少林啊。

“哐!”

厚重的木门随着撞击应声而开,暗香和少林跌进房里,“嘶...”暗香连忙从少林身上移到一旁,顾不上自己大概是被撞得不怎么清醒的头,侧头去查看少林的状况,“少林,少林。”暗香叫了两声未听少林应答,抬手拍了拍人脸,准备去试探脉搏时被人抓住了手,“呼...没关系。”少林半睁开眼睛,看着暗香急切的表情,多久没见到这样的表情了,不...基本没见到过吧,无论受多少次伤都还是一个人坐着啊,少林遮掩了情绪,师父常说人生来自由,若要求别人为自己改变活法未免太自私了,罪过。

正这么想着少林却被暗香提起了领子,暗香没敢用太大的力,硬生生把自己的眼眶憋红了:“没关系没关系...你是傻的吗!自己跑过来挡!少林!你倒是更多更多的!去在乎自己啊!”

...佛祖啊。少林缓缓坐起身,看着暗香几乎没有波动的脸上出现的表情,眼中映着一旁烛火的光,亮得刺眼。杀戒已破,破于伤暗香者。少林拉过暗香圈入怀里,不同于往常的拥抱,他的双臂用力地拥住暗香,像是要把人揉进自己体内的力度。二戒已破,太过贪心,贪于人之爱。暗香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心脏里涌出的情绪让他感觉甚至有些许缺氧,却又如此贪恋少林的拥抱。三戒已破,破在妄念,妄于完全拥有。他放开少林的领子,抬手回抱着人,暗香眯了眯眼却不再是为了隐去情绪,他不再顾忌,只是很简单的,喜欢到快要溢出来,仅此而已。四戒已破,未心口如一,未把一切告与我爱的人,我是如此想接近他。

八戒破了四戒,一切因果,皆有归期,佛祖,弟子有罪过。

且不回头。

7.
“哦哟你两好了啊。”华山看到少林暗香一起出现在武当的茶桌旁便知道了。

“......”武当第一次如此想骂自己的不善言辞,完全不知道如何拒绝堪称厚颜无耻的华山以及不说话但看上去就超执着的暗香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跟来的老实人少林。

“多谢。”暗香点了点头,而少林配合着笑了笑。

“哦我还以为你大晚上翻窗子来我床边被少林知道会出事啊,看来是解释清楚了...啊。”暗香表情凶得华山杯子差点没拿稳,于是武当又看着他把那杯一口没喝的新买的波斯的茶倒在了桌上。

福生无量天尊。

武当这次不准备去按住暗香的茶糜乱舞。

“...哦这样啊,没关系。”少林笑了笑,反手一个不动明王圈住了华山。


the end
抱歉隔了这么久回来,因为中考和绘画的问题拖延了许久,然后就只会写沙雕文了(。)实在对不起。接下来会加油的

窦令川

角度脸型有参考素材


↑↑↑武当渣男沈枫道长。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别来烦我。”
请沈道长看到这条之后不要打我谢谢!!!

角度脸型有参考素材


↑↑↑武当渣男沈枫道长。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别来烦我。”
请沈道长看到这条之后不要打我谢谢!!!

黑羽螭

跟我媳妇在金顶开了辆小破车
结果因为一个字。。车翻了。。
突然变成射门。。。然后突然世界杯赶脚
我:???[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
我家香:哈哈哈笑死我了写不下去了哈哈哈

不知道看不看的清图,如果看不清我再另想办法
人名太多懒得遮了,如有不妥请找我

跟我媳妇在金顶开了辆小破车
结果因为一个字。。车翻了。。
突然变成射门。。。然后突然世界杯赶脚
我:???[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
我家香:哈哈哈笑死我了写不下去了哈哈哈

不知道看不看的清图,如果看不清我再另想办法
人名太多懒得遮了,如有不妥请找我

云归

儿子总是有那么一两天蜜汁好看
……可能是发型的问题?
(金风那套的斜刘海真美😓)

儿子总是有那么一两天蜜汁好看
……可能是发型的问题?
(金风那套的斜刘海真美😓)

栖风

随缘创了个新号小道长!!
他真可爱!
每天日常一吹!

随缘创了个新号小道长!!
他真可爱!
每天日常一吹!

贰鱼
ennnn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有...

ennnn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有撸了 ,开学就不能拿手机了,伤心,一个受气的小当当,咳,头发是自己设定的,衣服是校服

ennnn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有撸了 ,开学就不能拿手机了,伤心,一个受气的小当当,咳,头发是自己设定的,衣服是校服

斩无叽了解一下?

沙雕产物2333
沧海不要打我www!
虽然tag有华武但是私心喜欢武华bg√

沙雕产物2333
沧海不要打我www!
虽然tag有华武但是私心喜欢武华b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