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白

45.9万浏览    1895参与
时常暖场的萌喵酱

最后的光

猜测结局

勿当真哦

看完第三季结局有感而发

有部分武白(?)

小青、大飞、武崧他们被白糖封住了,不能说话,因为白糖怕自己动摇。


白糖向黯走去

“你必定会死的,只要我有信念!”

“信念,最后还是会有人要死的,你们口口声声说的信念,不就是逼我死,逼同伴死吗?放弃吧,你们都放弃不了对方,还不如就此罢休。”

“修给我这样的力量不是让我遇到困难就罢休的,既然要死,那就让我去死好了!”

“你明明知道放弃对我们彼此都好,为什么还要献出生命!”

“为了信念!小青姐姐有她的母亲父亲,还有阿紫姐姐;大飞有他的奶奶;臭屁精有他的父亲!他们都不能放弃,而我没爹没娘,根本没有牵挂!”

此刻,大飞、小青、武崧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目...

猜测结局

勿当真哦

看完第三季结局有感而发

有部分武白(?)

小青、大飞、武崧他们被白糖封住了,不能说话,因为白糖怕自己动摇。






白糖向黯走去

“你必定会死的,只要我有信念!”

“信念,最后还是会有人要死的,你们口口声声说的信念,不就是逼我死,逼同伴死吗?放弃吧,你们都放弃不了对方,还不如就此罢休。”

“修给我这样的力量不是让我遇到困难就罢休的,既然要死,那就让我去死好了!”

“你明明知道放弃对我们彼此都好,为什么还要献出生命!”

“为了信念!小青姐姐有她的母亲父亲,还有阿紫姐姐;大飞有他的奶奶;臭屁精有他的父亲!他们都不能放弃,而我没爹没娘,根本没有牵挂!”

此刻,大飞、小青、武崧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目睹这一切,他们无法反抗。

“就是因为这个放弃生命?你好好想想,如果他们来做,最多只是韵力耗尽,而你不行,你会能力负荷而死!”

“我不能看着他们眼睁睁失去自己珍视的东西!”

“那不也是你自己珍视的东西吗?!”

“我做不到,看到他们伤心,我心里也会难过,所以我不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

白糖看了看脖子上的念珠,眼神坚定了起来,他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打败了黯,拯救了猫土。

最后,化为了金色的灰烬。

在那之前,他还用嘴摆了个口型:再见了,伙伴们!下辈子,我还要和你们闯荡,一起吃鱼丸。

以及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丸子!”“白糖!”“白糖!”

那是作为伙伴,最后的告别,最后一次的告别。

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些爱过他的人,就在他身边,他永远不是孤单的猫,他的同伴,就是他的牵挂。

“傻丸子,我下辈子可不要遇到你了,要是在这么胡来,就又要伤我的心了。”武崧在心里想着,他要把这份感情,寄托给下一辈子,“下一辈子的你,还会遇到我吗?”






2019年10月16日

“你好啊,我叫白糖!”

“什么啊,不就是个丸子吗?”

“什么?你怎么能叫我丸子呢,切,臭屁精!”

“你说谁臭屁精,丸子!”

“臭屁精!”

“丸子!”………













写完了?我终于更了…我就是个鸽子

咕咕咕


白参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很久之前画的动图将就看吧

寂水凛潭

水帖

想写车。。。。。。车车车。。。。。。

武白了解一下?算了,反正你们也不看。。。。。

想写车。。。。。。车车车。。。。。。

武白了解一下?算了,反正你们也不看。。。。。


大牛和阿瑶吖♡

【瞎想】『摔跤』〖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个啥〗

本文无逻辑

瞎想的

文笔渣

伪车???

瞎占tap

短篇,超短,毕竟太懒(划掉,明明是短小精悍,浓缩的都是精华←借口)


        一天,白糖和武崧在房间里摔跤(假的),没有关好门。

        正好小青和明月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小青问白糖两人在干嘛,白糖说在摔跤。然后,小青就信了。明月在一旁看破不说破,好像在深思什么。

        第二天,阿紫把白糖打了,还总是一边咬袖子一边一脸愤...

本文无逻辑

瞎想的

文笔渣

伪车???

瞎占tap

短篇,超短,毕竟太懒(划掉,明明是短小精悍,浓缩的都是精华←借口)



        一天,白糖和武崧在房间里摔跤(假的),没有关好门。

        正好小青和明月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小青问白糖两人在干嘛,白糖说在摔跤。然后,小青就信了。明月在一旁看破不说破,好像在深思什么。

        第二天,阿紫把白糖打了,还总是一边咬袖子一边一脸愤恨的盯着明月。

        明月则是一脸春风得意,整个人看起来开心极了。

        而白糖则是一天都没看到小青。

        并且,这一天,身宗小宫主换了无数件衣服,原因是水袖全被咬碎了。


Ruler

【武白】加冠(上)

好像又消失了很久的某人回来问一句,京剧猫怎么老是没有动静orz,不要凉啊,我才来了两个月,极度缺粮中。

因为怕凉凉就滚回来资格腿肉献礼一份了。

———————

共计上下两部分,暂时写了上。

———————

武白

当年拯救猫土大陆的英雄榜上,有几名不过十一二岁的小猫,而他们的事迹,也常常被大猫们用来教导小猫辟邪向善,做一只才貌双全、文质彬彬的小猫。

殊不知,在当年的小猫之一,现今的武家家主耳中听来,这是对小猫们最大的误导。

新生的武家后辈在他面前提到这些事的时候,这位武家家主总是会嘲笑一番,特别是要拎着其中一只猫的事例翻来覆去说上好几遍。

这也就导致了武家小猫除了对家主,便是对这只猫最为亲...

好像又消失了很久的某人回来问一句,京剧猫怎么老是没有动静orz,不要凉啊,我才来了两个月,极度缺粮中。

因为怕凉凉就滚回来资格腿肉献礼一份了。

———————

共计上下两部分,暂时写了上。

———————

武白

 

当年拯救猫土大陆的英雄榜上,有几名不过十一二岁的小猫,而他们的事迹,也常常被大猫们用来教导小猫辟邪向善,做一只才貌双全、文质彬彬的小猫。

殊不知,在当年的小猫之一,现今的武家家主耳中听来,这是对小猫们最大的误导。

 

新生的武家后辈在他面前提到这些事的时候,这位武家家主总是会嘲笑一番,特别是要拎着其中一只猫的事例翻来覆去说上好几遍。

这也就导致了武家小猫除了对家主,便是对这只猫最为亲近。

 

偶尔,还能在初春的学堂上听见这么一个声音,每每在武家家主打开嘲讽的时候带着万分不满出声:“臭屁精你累不累?!这都第几遍了?”

这时武家家主便指着最后一排来蹭课的白猫说:“这便是常猫口中的文质彬彬?扰乱课堂、不敬师长,你们所向往的那些猫,不过是大猫的的臆想罢了。”

 

有一次,课堂上有只胆大的小猫举起手,高声说:“老师,娘亲说过,用手指着别人是不礼貌的。”

向来高傲的家主一噎,只听一阵哄堂大笑,这初春的新生,才算是开始了他们在武家的学习之路。

 

下课后,学生们将白糖的位置围得水泄不通,武家家主半是酸的半是意味不明地哼了声,转身离开了。

等大红人白糖脱离了学生的包围后,他翻墙进入了武家家主的书房,甫一落脚,便听见武家家主没好气地说他:“丸子不学好,梁上君子倒是做得熟练,是不是与哪家小姐夜半私会,我倒是要问问那红娘,知不知给她家小姐引来了一什么登徒子。”

 

白糖脑筋一转,便知道这位不识猫间风月的家主近来是在拜读西厢,便随口回答:“这崔莺莺与李千金怎么能相当,我若是那张生,勾来的必定是折花投怀的千金小姐。她必定是有眼光的。”

武崧一眯眼,回:“墙头马上?是你那位千金交予你的?”

 

“哪儿能啊!”白糖摊摊手,掸去身上的灰,“是小青姐,说是和阿紫姐姐一起看多了痴男怨女,总觉得精神不好,最近便在看元时四大喜。”

“要我说,”武崧长叹一口气,“这些情情爱爱的,就缠来纠缠去到最后还不是书生小姐?倒不若那赵氏孤儿忠肝义胆。”

 

白糖吐槽:“臭屁精你又来,哪里有那么多君主让你去忠?还有,你忘了自己是为什么要看这些痴男怨女的吗?”

 

武崧没回答了,摆摆手,“也没什么关系,今年招了不少外姓子弟,武家自是人丁稀少,可武家的武艺,定是要桃李满天下的。”

 

抛开了门第之见后,武崧倒是看开了许多,无论是昔年武家衰败的原因,还是未来武家武术的迷茫前路,他都没有年少时那么汲汲。

 

白糖没回答,大大咧咧地坐在高脚椅上吃着果盘里的果子,发出吧唧的声音,听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白糖这么多年了,也没改掉这个习惯,依然像是夹在乡野和庙堂之中的一只格格不入的猫,说是隐居修士也可,说是乡野村夫进城也可。

 

“你今年打算在外游历多久?做宗今年正式招生,上上下下必定有不少要忙的事情,你一个年轻人在外头晃悠,把事情丢给老前辈做,良心上过得去?”武崧挑眉问。

 

白糖咽下最后一口果肉,胡乱抹去嘴边上的紫色汁液,说话时白毛上还有一些黏搭在一起的紫色毛。

“我天才白糖怎么可能是那种尸位素食之辈呢?我当然是被委以重任,是来宣传我做宗的底蕴深厚,用我天才白糖的英明神武来为做宗广纳贤良的!诶,臭屁精,说起来,我现在就去外头招生?”说罢,抬脚便走,背后的武崧脑门青筋暴跳,怒不可遏地冒出一个字并三个感叹号:“滚!!!”

 

白糖真不至于没礼貌到在人家打宗的宗门内干出这种撬墙角的事情,他今日前来,为的还是不日武崧的加冠礼。

 

前去拜谒武崧的长辈后,白糖暂时在武家住了下来,之后被武家侍卫紧紧盯着不让靠近家主以致耽误公务,只能委屈得天天去扰乱课堂。

课堂上的先生虽然烦他,但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谁让白糖自有拯救猫土地大英雄这一光辉在,提出的问题也是千奇百怪、角度刁钻,有的时候甚至能够启发到先生夫子,常常让他们惊叹不已。

而这一段时间,也不知是不是有只老虎在后头追,武崧完成公务的效率出奇地高,这让教他族中事务的夫子连连夸赞。

 

这样一来,武崧便有了时间亲自将那只大白猫从自家的学堂上提出来。

 

武家的新生们,那些来历不一、天资各异的小猫,总觉得家主和白前辈之间的感情好得让人艳羡。

有只小猫便喃喃自语到:“家主出身世家,却能与身为平民的白糖前辈相处如此愉快,这恐怕是武家武馆不限年龄资历的第一原因吧?”

 

这段时间,去找心理辅导猫的学生都格外少些。

 

一旬后,便是武崧的加冠礼,在这段时间里,散布于五湖四海的星罗班弟子都前来贺礼,等到加冠礼当日早上,当年的星罗班五小将已经在武家的较武场上走了一趟,到最后,白糖已经大笑着倒在较武场的地面上,酣畅淋漓地笑着。

等武家下人来叫武崧之时,白糖还没从地上起来,小青见了,过去推了推他,谁知猫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看着天空出神。

 

“小青,你看元宵如何?若是除夕在家中与自己的族人过了,待元宵俺们回星罗镇一聚如何?”

大飞说着,谁知小青没有回应,一抬头,小青也站在那边看着白糖。

 

他们几人过去,刚搭上小青的肩膀想问她怎么了,便看见小青举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众人顺着她的手指去看,已然睡着的白糖眼角淌着泪,湿了一条蓬松的白毛。

 

“这白糖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最是敏感不过。”

小青捂嘴笑,眼中的哀愁转瞬即逝。

 

“你们说,若是等你们垂垂老矣,会不会星罗镇?”

“这还用说,俺会一直陪着婆婆,婆婆在哪儿,俺的唱宗便在哪儿。”

“我……等师父仙逝,向来也会去寻你们的吧?”

“你真能放下云忧谷?”

 

明月沉默着未答。她与小青武崧大飞不一样,不是从小在星罗班或者星罗镇长大的。

于小青他们,身宗打宗唱宗便是心底无法抹消的执念,而星罗班,是他们风雨飘摇中唯一系住的根。

 

大飞把白糖背回了客房,白糖也睡了整整一下午,中间的时候武崧还来转了一趟,穿着武家长辈为他缝制的绣锦深衣,俨然一翩翩贵公子。

见到白糖昏睡的时候,武崧似乎还露出了点失望,被小青揪着好一顿说教,中心大意不过是武崧这爱炫耀的臭屁脾气一点也没改,浑然不像个稳重持承的家主。

武崧最后落荒而逃。

 

白糖醒来时,离加冠礼没有几刻,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还撞到了床顶,痛得哇哇叫了几声,然后与刚进来就愣在原地的小青面面相觑。

不出意外,小青再次批评了白糖这个冒失的家伙,将手中的衣帽放下,说:“这是武崧让我带给你的,你明年加冠,今年还是这样衣衫不整、冒冒失失,这不是诚心想在他的加冠礼上给他丢脸。”

“臭屁精原话?”

“不是,他原话是:‘若是那丸子还不肯好好穿衣服,诚心让天下猫都知道我堂堂武家家主竟与那些不入流的山村野猫相交,以后他便不用进这武家大门了。’”

 

白糖哑然,半晌,撇嘴道:“不进便不进,还当他武家是什么琳琅仙境不成?”说罢,将那衣服推倒了小青那边,愤然起身,嘀嘀咕咕地骂着臭屁精。

小青刚要急,便看见白糖一头扎进了衣柜里,在自己带来的一大包吃的里头翻出无数日常物件,到最后,如获至宝一般地从里头挑出来一套缂金丝素袍来,穿衣服时一只猫愣是演出了三四只猫的七手八脚。

小青无奈叹气,上前去教猫穿繁琐的衣服,说:“你这丸子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总让我觉得是养了个儿子。”

 

白糖回头看她,眨眨眼:“难道不是父女吗?”

 

“常人这时都说是夫妻,你俩倒好,”明月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门口,她也换了一身庄重的衣服,“我这边还有不少戏本,白糖若是要看看,学学也好,怎么也是风流倜傥的俊才了。”

“明月姐你为何总是向别人推销,我怎么不见你自己有看?”问话的是小青,只见明月摇摇头:“痴男怨女的故事总是那个套路,不过是猫心中一种美好的幻想而已。”

 

“须知戏本子里的爱情,总是对猫世不满引申来的,便说那西厢,且知元猫学子处境艰难,八娼九儒十丐,便只能在戏本子里找点慰藉。若是西厢的来源,便是唐猫元稹,他与那莺莺,不过是他诸多艳遇中的一段,只是身为诗人,格外善感而已。”

 

“那《墙头马上》?”

 

“大致是从这么一个故事中衍生而来的,女子被休弃归家,如早年时遇见夫君一般坐在墙头上,偷偷看思念已久的前夫。”

 

明月说完,房中久久未有下一个声音。


tbc.


墨翎翎翎

白武/武白的小甜饼~ 是根据我班上的男生(是同桌)之间的事改编来的!顺附一张小男孩们看起来的要拉手手的视觉差。_(:з」∠)_

白武/武白的小甜饼~ 是根据我班上的男生(是同桌)之间的事改编来的!顺附一张小男孩们看起来的要拉手手的视觉差。_(:з」∠)_

似月凝霜

【武白】此心安处(上)

当老夫老妻的武白穿回在刚认识那会儿

私设如山,不存在文笔

我打字愈发慢了十分绝望,来回改了很多遍都不太满意,最后还是放弃撒手不管了唉

隔空喊话蝌蚪老师催更啊!!!!老师更新了我再放完结!!【??】

——————————————————————————

1.

他们于一盏茶前碰到了这股浓雾。

“你说咱们不会迷路了吧?”白糖看着面前别无二致的竹林小径,绞尽脑汁回忆着年少时一度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条条路径,然而无论如何,脑海中仅模糊记得一张不知所云的地图了。

武崧皱眉打量四周,这股浓雾像是煨久的面汤,色呈乳白而稠密,能见度不过三四米,隐隐绰绰的青竹藏在雾中,恍若一个个细长的鬼影。他牵着白...

当老夫老妻的武白穿回在刚认识那会儿

私设如山,不存在文笔

我打字愈发慢了十分绝望,来回改了很多遍都不太满意,最后还是放弃撒手不管了唉

隔空喊话蝌蚪老师催更啊!!!!老师更新了我再放完结!!【??】

——————————————————————————

1.

他们于一盏茶前碰到了这股浓雾。

“你说咱们不会迷路了吧?”白糖看着面前别无二致的竹林小径,绞尽脑汁回忆着年少时一度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条条路径,然而无论如何,脑海中仅模糊记得一张不知所云的地图了。

武崧皱眉打量四周,这股浓雾像是煨久的面汤,色呈乳白而稠密,能见度不过三四米,隐隐绰绰的青竹藏在雾中,恍若一个个细长的鬼影。他牵着白糖的手,有时转过头却连身边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不清。

这片竹林他虽烂熟于心,奈何时间久远,一隔十几年,他也不确定了。

“不知道,反正咚锵镇也没多大,走着总能绕出去。”他道,颇有几分白糖“破罐破摔”的豁达。

退去宗主之位的武崧和白糖周游天下,至今已三年有余。他们二人在两年前的满树飒飒桃花下终于互通心意,陪伴彼此的岁月从此成了“遥遥无期”。旅途仍在继续,千帆阅尽后,似乎还有些累了,于是他们回到这座平凡却不平常的小镇,想要再看看这处承载了他们十载光阴的地方。

却不曾想,才走进这片竹林,便被迎面而来的白雾裹住了。

“要我说,你们当初把围楼建的那么隐蔽作甚?想我当年找得简直要绝望,就差以头抢地了。”许是触景生情,白糖这会儿已经感慨开了。

武崧“呵”了一声:“难道不是你这人从来没有方向感吗?我最是记得那些日子少不得要去林子里找你。”

白糖一哽:“还不是因为这些路长得一模一样,迷路是人之常情!”

武崧睨他一眼:“那在身宗那会儿呢?小青可都告诉我了。”

这尽揭人短处的姑奶奶!

白糖在心里嚎了一句,仍旧嘴硬:“我那时才读过几年书?听不懂提示迷路很正常啊。”

“成,你说什么都在理。”武崧无奈地勾了勾唇角,顺手把他一头杂毛揉得更乱了。

“哎哎干什么呢,别动手动脚的。”白糖拍开他的手,捂着脑袋后退几步瞪他,“好好的发型都被你弄乱了。”

武崧轻笑:“我对你动手动脚得还少吗?”

白发青年似是想到了什么,脸噌的红了。

他收了笑,正色下来:“行了,靠近点,别走散了。”就这么几步的功夫,他几乎看不到白糖了。白雾来得蹊跷,虽不见混沌,但也不是说就要放松警惕。

“好好好,都依你。”白糖嘟囔着几步跑到武崧身后,一把揽住他的脖子,头在对方颈窝蹭了几下,嘿嘿笑道,“怎么样,够近了吧?”

武崧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认命地半拖着他走。二人一路歪腻了又一盏茶,却看那白雾渐渐散了,四周的青竹清晰起来,他们听到有水声潺潺。

直到来到一片不大的空地,看到泠泠溪流,白糖“啊”了一声:“这条小溪!我想起来了,以前我......”

正在此时,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从侧面窜出,白糖下意识地推了武崧一把,被那白色的小家伙撞个满怀。

“啊!”“哎哟!”

一时间响起两声惊呼,白糖被撞的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顾不得自己,先看怀中的小家伙有没有受伤,然而这一看,骤然涌上的极度震惊把他定住了。

小家伙抬起脸,活脱脱就是白糖小时候的样子!

“我经常来这里打水......”白糖喃喃地补上方才那句话的下句。

武崧亦是愣在原地,看看小白糖,又看看白糖,一时无言。

他们自认历经过各种大风大浪,然而如此诡异的事情还是连想都不曾想。

林中突然响起清脆的少年音,带着满满的嫌弃:“丸子!你又跑到哪个山沟里偷懒去了?”声音来到拐角,转出一个棕发少年,看到他们,也是一愣。

“我少不得要去找你......”这回轮到武崧自言自语。

2.

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然而他们不得不接受现实。此刻,武崧和白糖正坐在熟悉又陌生的围楼里,面对过去的家人和自己的好奇的视线的洗礼。

“嘿,原来未来的我这么帅!”小白糖骄傲道,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小武崧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自己”,颇为勉强地点点头:“嗯,一般般吧。”

那一瞬间,武崧简直想暴起杀人,尤其是身边的白糖笑的几乎要岔过气去。

“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那时候你年纪轻轻傲得跟个什么一样......就差走路没鼻子朝天了......”他一边捂着肚子笑一边挨着武崧耳语,给人火上浇油。

小白糖好奇地看着他们,撇撇嘴:“你和臭屁精关系好像很好啊?”

白糖用手勾住武崧的脖子,朝他眨眨眼:“那是,好得很呢。”

小武崧哼了一声。

小白糖突然问道:“哎对了,你现在有没有成为京剧猫?”

未知的未来永远是少年们最为关心的,他这么一问,小星罗班像是打开了话闸子,一齐喋喋不休地发问:

“武家怎么样了?”

“‘我’找到妈妈了吗?”

“俺奶奶还好吗?”

“有没有打败黯?”

“修还在不在?”

二人一时半会儿招架不住,白糖忙摆摆手叫他们停下:“哎等等等等等!”

激动的少年们这才安静下来,眼睛亮亮的,期待着答案。

然而,这白发青年活了这么些年好似终于得尝了一会倚老卖老的感觉,端着个不疾不徐的架子道:“这些问题等等再说,不是要到了练功的时间吗?”

少年们便骤然丧了脸。

“你们还要拯救猫土,功夫不可废啊。”白糖语重心长笑的一脸狡黠。

打发走了小星罗班,白糖才舒了一口气,看向后方的三位长辈。武崧站起来,白糖收了玩世不恭和吊儿郎当,同他一起走过去,抱拳作揖。

“婆婆。”“师父。”“师兄。”

“哎呀,都是自家人,讲究那么多虚礼做什么。”金婆婆乐呵呵地道。

唐明抚须,自豪地笑了,看着面前的两位弟子,气宇轩昂不失深沉,举手投足间无不是内敛的气场,目光犀利而深邃,至于功力......一会儿试试便知,不过他这个糟老头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啦。

荣光倒有些手足无措,他前几日才“回家”,面对一众师弟师妹还没混熟,又冒出来两位大师弟。这种情况他在这是不合适的,于是他保持一贯的微笑向他们点点头,转身去泡茶。

武崧定定地看着唐明,越过层层时光,目光里带着淡淡的凄怆和遗憾。

白糖看着他,忽而一笑,对金婆婆轻声道:“婆婆,我好久没见您了,咱们一起说说话吧。”金婆婆了然,任由他扶着自己出去了。

一时间,不大的客厅里只剩下武崧和唐明。

“师父,我......”他艰难地开口,喉咙发涩,一时竟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有很多话想对唐明说,星罗班后来很好,他们一路相互扶持,克服了各种艰难险阻,都成为了很强大的京剧猫;婆婆身体很好,长命百岁,前几年去世了,走的时候很安详,是喜丧;小青找到了妈妈,丸子也有出息了,猫土一派和乐,河清海晏......

“对不起。”他深深地鞠了一礼,嘴唇颤抖着,最终还是吐出这三个字来。

“弟子那时太不成器,辜负了您的期望。”

他有些胆怯地抬起头,不敢想唐明是何反应,然而意料中严厉的目光没有到来,映入眼帘的是唐明微笑的面庞。

“长大啦。”唐明拍拍武崧的肩,温暖透过肩膀上厚实的力度传进心里,把他一颗晃晃悠悠的心拍回地面。

他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唐明的反应,还要再说:“我......”

唐明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他,只是轻笑着摇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师父为你骄傲。”

他的师父带着慈爱和看破红尘的淡然看着他:“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自责,师父早就看开了,这辈子能护你们一时周全,我这条老命也算死得其所。”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于他人避之不及的死生仿佛只是饭后家常。

武崧的抿抿唇,再没开口说话,只是微红了眼尾。

这曾一度是他的梦魇,噩梦一做就是十几年。梦到山峦崩坼,大雨倾盆,混沌无数次将他们团团包围,周围皆是鬼影重重。他们四人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看着师父为将他们救出身陷险境,身影湮没在混沌里。

他是那么弱小无力。

而此时,师父的笑容仿佛终于让他得了解脱,悔恨仍会有,但终于能随着时光渐淡,不至于在师父的坟前彻夜静坐,能平淡地敬一杯酒,说说伙伴们的近况了。

“看样子,你和白糖关系很不错。”唐明和他向外走,“我还担心你们以后会不会排挤他,不过现在看来我能放心了。”

“是,我和白糖一起生活。”

唐明扭头诧异地看他,末了微微地摇了摇头,笑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过日子就好好过吧。”

武崧轻道:“我们会的。”

——TBC——

离飞

妈耶,再过来宣一个
老福特爸爸放过我!
宣个小群,里面人很少,空皮也很多。
别看它的名字其实是个京剧猫水聊群
开放物拟自设,快来加入咱「?」
群里靓仔单身的很多,喜欢可以拐回家「暗示」
占tag致歉

妈耶,再过来宣一个
老福特爸爸放过我!
宣个小群,里面人很少,空皮也很多。
别看它的名字其实是个京剧猫水聊群
开放物拟自设,快来加入咱「?」
群里靓仔单身的很多,喜欢可以拐回家「暗示」
占tag致歉

菳

【京剧猫/武白】情侣互换身份大挑战

*突然的脑洞,感觉这个梗很好玩

*武白已交往前提

*ooc和沙雕缠缠绵绵


不得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武崧感觉这句话真的太真实了,昨天白糖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一个情侣互换身份的大挑战,于是用美色(?)勾引(?)自家男票玩这个游戏,然后……

武崧看着那个霸占了他的桌子和他的书在那里看的很开心的丸子不知道该怎样笑不会让丸子想跟他分手。

一看那个丸子就看不懂那些书。

“丸子!别老是发呆!”

白糖发现武崧老是看他于是就很皮的吼出一声。

“???谁是丸子???你腰不想要了吗?”

武崧都快笑了。

“喂!我们现在交换位置了!”

“……”

看着白糖趾高气昂的蠢样子武崧终于忍不住笑出鬼畜的鹅叫。

“哈哈哈哈!”

“你你你!...

*突然的脑洞,感觉这个梗很好玩

*武白已交往前提

*ooc和沙雕缠缠绵绵


不得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武崧感觉这句话真的太真实了,昨天白糖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一个情侣互换身份的大挑战,于是用美色(?)勾引(?)自家男票玩这个游戏,然后……

武崧看着那个霸占了他的桌子和他的书在那里看的很开心的丸子不知道该怎样笑不会让丸子想跟他分手。

一看那个丸子就看不懂那些书。

“丸子!别老是发呆!”

白糖发现武崧老是看他于是就很皮的吼出一声。

“???谁是丸子???你腰不想要了吗?”

武崧都快笑了。

“喂!我们现在交换位置了!”

“……”

看着白糖趾高气昂的蠢样子武崧终于忍不住笑出鬼畜的鹅叫。

“哈哈哈哈!”

“你你你!你笑什么?!”

白糖不知道为啥就是很怂,明知道对方不会怎样他但是还是很怂。

“哈哈哈哈没什么噗!臭·屁·精~”

“……武崧你哨棒呢让我折折玩玩……”

“胡闹!”

白糖抓过武崧的哨棒就是一个用力。

“啊~折哨棒的确很爽啊~”

“……”

呵,武崧你就宠他吧。

————————

以前武崧和白糖出去逛街的时候白糖看到什么都会让武崧卖给他,倒不是因为他没钱,只是因为有一句话说的好啊:男票买的东西最香。

武崧现在也是深有体会。

他现在看到什么都让白糖卖给他,虽然最后他没吃几个都让白糖吃了,但是吃起来果然和平时的不一样。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知道你没对象。

————————

白糖胡闹了一整天,武崧也陪他玩了一整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天都黑了。

武崧看到门口正在脱鞋的丸子突然笑笑。

“丸子,还玩吗?”

“……玩!”

“那赶紧去做饭吧 ”

“……”

白糖好像赌气似的冲进厨房,接着厨房里就穿来噼噼啪啪的声音。

“……”

武崧突然后悔了。

最后还是出去吃了,顺便下楼丢了某些不明物体。

————————

晚上白糖洗完澡就兴奋的趴在床边等武崧洗完。

等到武崧出来的时候他猛的扑上去。

“嘿嘿……交换了位置那我……”

白糖垫着脚尖壁咚着武崧,晓得一脸纯良。

武崧笑了笑,反压住了白糖。

“反了你……”

————————

谁攻谁受,还得床上见分晓。

——END——

白糖先生~这次情侣互换身份玩得开心吗?

糖糖:开心个毛线啊!哪里换了?!








墨翎翎翎

当他们拿到自己cp的缩小版时,,😏( ´͈ ⌵ `͈ )
别问为什么大飞不见了,就是懒还没画_(:з」∠)_

当他们拿到自己cp的缩小版时,,😏( ´͈ ⌵ `͈ )
别问为什么大飞不见了,就是懒还没画_(:з」∠)_

食用氯化钠

拖延了两年的手书终于做好了......给这几年来最喜欢的俩国漫疯狂打call!!!算是纪念物?( ・´ω`・ )本来是想画全员的,结果战线越拉越长,后面就变成想到啥画啥了orz,大家凑合着看看吧|ू・ω・` )。
参考视频《那什么的万恶之源》AV2131606
BGM:刘智航 -- 鸽子叫、 小西克幸 -- ピューと吹く!ジャガー、  棒球大饭桶 OP

拖延了两年的手书终于做好了......给这几年来最喜欢的俩国漫疯狂打call!!!算是纪念物?( ・´ω`・ )本来是想画全员的,结果战线越拉越长,后面就变成想到啥画啥了orz,大家凑合着看看吧|ू・ω・` )。
参考视频《那什么的万恶之源》AV2131606
BGM:刘智航 -- 鸽子叫、 小西克幸 -- ピューと吹く!ジャガー、  棒球大饭桶 OP

羽灵亦西颜(沙雕本雕)

       自己又做了一堆沙雕图(๑´∀`๑)
因为原图是从另一位太太那里拿的,所以有水印。
        不喜勿喷。
        希望有小红心小蓝手。

       自己又做了一堆沙雕图(๑´∀`๑)
因为原图是从另一位太太那里拿的,所以有水印。
        不喜勿喷。
        希望有小红心小蓝手。

大牛和阿瑶吖♡

【小甜饼】『爬山』〖由今天出去玩遇到的小情侣有感(酸死我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啥(文笔是真渣)

        昨天,白糖突发奇想,硬要拉着武崧去爬山。武崧拗不过白糖,只好答应。

        这不,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呢,白糖就把武崧叫醒(这只是白糖认为,武崧绝不承认因为今天要和白糖去爬山而激动得一晚上没睡觉),拉着武崧就走。

        到山脚下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旁边一家卖鱼丸的商铺正好开业,白糖买了好多。

  ...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啥(文笔是真渣)

        昨天,白糖突发奇想,硬要拉着武崧去爬山。武崧拗不过白糖,只好答应。

        这不,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呢,白糖就把武崧叫醒(这只是白糖认为,武崧绝不承认因为今天要和白糖去爬山而激动得一晚上没睡觉),拉着武崧就走。

        到山脚下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旁边一家卖鱼丸的商铺正好开业,白糖买了好多。

        不过山是真高,天都快亮了,离山顶却还有一段距离,白糖急的头上都冒了一层汗,正义铃“咣当咣当”的响。武崧察觉出白糖的异样,侧过头问白糖怎么了。白糖的目光下意识的躲闪,谎称自己太累了。武崧信以为真,本来和白糖并列的他快步走到前面,蹲下身来,让白糖上来,他背着白糖上去。

        白糖扭扭捏捏地不肯上:“我很重的,臭屁精,你可别逞能,压坏了我可不负责。”其实白糖挺想压坏然后他负责的,但他怕武崧受伤。

        “你这丸子,让你上你就上,怎么那么多废话。不上,我们就别走了。”哼,压坏了我就赖上你。

        “不行!”白糖这才肯上。

        “你这丸子 ,但凡平时多用点功,也不会连爬山都那么费事!”

        “诶呀,臭屁精你快点吧。”

        “知道了知道了。”

        “臭屁精你可别我扔下去。”

        “你要在说话我立马就扔。”我怎么舍得。

        “别呀。”

        “臭屁精?”

        “嗯,我在。”


        “臭屁精?”


        “嗯,我在。”


        “臭屁精?”


        “嗯,我在。”


        “臭屁精?”


        “嗯,我在。”



        “臭屁精?”


        “到底什么事!”

        “没有什么啦。”就是我喜欢你啊。


        “你这丸子……”


        白糖和武崧刚到山顶,太阳就升起来了。白糖激动的拉起武松的手:“臭屁精,你看!”武崧红着脸,将和白糖握着的手握的紧了一点,又和白糖一起看向东方:“嗯……”

        ……………………………………

        下山时,白糖卡在了一个陡坡上:“臭屁精,我不敢下。”

        “那你怎么敢上去?跳下来,我接着你!”

        白糖小声嘟囔:“那不是着急和你去看日出嘛。”

        “你说什么?”

        “没,你可要接住了!”

        “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不接住你,毕竟,我喜欢你啊!你摔倒了,我会心疼啊。


「白糖的日记」
昨天小青姐姐一边拉着明月姐的手,一边无视正在咬袖子的阿紫姐姐投来的幽怨的目光,对我说她今天要和明月姐姐一起去看日出,让我和武崧加把劲。嘻嘻,我今天也和武崧一起去了。开心!(听说因为阿紫姐姐的缘故,小青姐姐原本计划的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没想到小青姐姐也有今天)

♡♡♡♡♡

      因为和你有关,所以我不害怕。♡







啊啊啊啊啊啊,改了那么多遍,也改变不了我文笔渣的事实

那对小情侣正好和我同路,吃了一路狗粮 →_→

又熬夜了,诶

晚安

菳

来嘛姐妹?

*武白婴儿车,很辣鸡

*链接见评论

*ooc了请注意

*武白婴儿车,很辣鸡

*链接见评论

*ooc了请注意


菳

【京剧猫/all白糖】可能我真的不适合做菜

*盯——————

*是京剧猫同人,没看完还在看我好喜欢白糖啊啊啊1555555

*all白糖向,洁癖慎入(也不是全部,我还没看完)有

*超短

*ooc了,万分抱歉


作为一名京剧猫,还是经过星罗班厨房试炼的猫,白糖感觉自己在不好好秀一下他让当年豆腐汤圆吃的赞不绝口的厨艺自己在星罗班里屹立不倒川流不息的高达磅礴(???)人设就不保了。

于是某位拯救了咚锵镇的大英雄就在厨房里面捣鼓了半天。

于是端出了一盘看不出来的团状物体。

武崧正好路过厨房,看到那只一脸傻样的丸子端着一盘……

“你这是打算靠生化武器去打败黯吗?”

武崧假装很震惊的说到。

“求你闭嘴!臭屁精你就不能不怼我吗!”

提起生化武器打败黯,白糖就想到……

“...

*盯——————

*是京剧猫同人,没看完还在看我好喜欢白糖啊啊啊1555555

*all白糖向,洁癖慎入(也不是全部,我还没看完)有

*超短

*ooc了,万分抱歉


作为一名京剧猫,还是经过星罗班厨房试炼的猫,白糖感觉自己在不好好秀一下他让当年豆腐汤圆吃的赞不绝口的厨艺自己在星罗班里屹立不倒川流不息的高达磅礴(???)人设就不保了。

于是某位拯救了咚锵镇的大英雄就在厨房里面捣鼓了半天。

于是端出了一盘看不出来的团状物体。

武崧正好路过厨房,看到那只一脸傻样的丸子端着一盘……

“你这是打算靠生化武器去打败黯吗?”

武崧假装很震惊的说到。

“求你闭嘴!臭屁精你就不能不怼我吗!”

提起生化武器打败黯,白糖就想到……

“上次你好像是靠屁臭才打败黯的吧?这次打算靠这个不明物体吗?”

“臭屁精!”

“到底谁的屁臭啊!哈哈哈哈!”

明月这时正好带着天王星和海王星路过。

“你们这是小学生过年?”

明月毫不留情的点评到。

“……”

“……”

“两个幼稚鬼。”

天王星补刀道。

“明月姐!你评评理啊!”

白糖翘起兰花指阴阳怪气的泪奔向明月,明月也条件反射的敞开怀抱抱住白糖。

“明月姐!我今天想做菜给你和小青姐天王星还有大飞和班主婆婆他们,但是武松居然嘲笑我做的是什么生化武器嘤嘤嘤~明玉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说完就窝在明月怀里面梨花带雨了起来。

(´-ι_-`)(≖_≖ )(o'ω'o)?

(¬_¬) (-ι_ -/// )Σ(゚∀゚ノ)ノ

明月你居然…………

“在哪里?”

“啥?”

“你做的食物。”

“哦哦!”

白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盘……

“嘿嘿,我一直藏在肉肉的夹缝里面,连型都没变,嘿;-)完美,?明……玉姐?”

“……天王星,上去试……尝尝。”

“???你还是我亲姐吗?!”

“又吃不死。”

“……不,看起来真的会死猫。”

“……你们没必要这样吧?QAQ”

“有必要……”

小青不知道啥时候崩了出来。

“小青姐……连你也……”

眼看白糖快哭出来了,某护妻狂魔深呼吸一口气。

“哼,我来。”

在众人看勇士的眼神下武崧一口捡起个……扔向口中。

表情十分惨烈。

于是一群人就照顾了食物中毒的武崧一个月。

爱情啊~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END——

大飞:还好我出去买菜








白风羽落

哟哟!米娜桑国庆节快乐!🇨🇳
🇨🇳祝我们美丽的祖国70周年快乐!🇨🇳
出现圈:刀剑乱舞,京剧猫
——出现人物——
刀剑乱舞:审神者,大和守安定,烛台切光忠,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山姥切长义,膝丸,明石国行,小狐丸,鹤丸国永
京剧猫:白糖,武崧
其他:白风羽落,云清,凌空
——cp整理——
刀剑乱舞:安清『本次清光不在』、兼堀,本被『本次被被不在』、髭膝『本次髭切走丢了』、明莹『本次萤丸不在』、双狐『本次鸣狐不在』、三日鹤『本次三日月没有发言』
京剧猫:武白
其他:凌竹『本次阿竹不在』
——留言——
哟,想看留言吗?不给你看哟~

哟哟!米娜桑国庆节快乐!🇨🇳
🇨🇳祝我们美丽的祖国70周年快乐!🇨🇳
出现圈:刀剑乱舞,京剧猫
——出现人物——
刀剑乱舞:审神者,大和守安定,烛台切光忠,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山姥切长义,膝丸,明石国行,小狐丸,鹤丸国永
京剧猫:白糖,武崧
其他:白风羽落,云清,凌空
——cp整理——
刀剑乱舞:安清『本次清光不在』、兼堀,本被『本次被被不在』、髭膝『本次髭切走丢了』、明莹『本次萤丸不在』、双狐『本次鸣狐不在』、三日鹤『本次三日月没有发言』
京剧猫:武白
其他:凌竹『本次阿竹不在』
——留言——
哟,想看留言吗?不给你看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