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武陵仙君

33774浏览    816参与
青稠
“你要走我不会拦你。”

“你要走我不会拦你。”

“你要走我不会拦你。”

三水酉

我的情劫因你早已安然渡过,虽飞升成功但也无意义了。落地花在此处为痴男怨女祈愿。

桃子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你值得有平凡安宁的幸福,愿你这一世都不要再想起我,也不要再来此处!


 
摸个美男子(就是)感觉画人画的不是很细致,有建议的小可爱可以提提建议,拜托!感谢各位小老师!

我的情劫因你早已安然渡过,虽飞升成功但也无意义了。落地花在此处为痴男怨女祈愿。

桃子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你值得有平凡安宁的幸福,愿你这一世都不要再想起我,也不要再来此处!



 
摸个美男子(就是)感觉画人画的不是很细致,有建议的小可爱可以提提建议,拜托!感谢各位小老师!

小可Key
东海桃花。 东皇太一x诸葛亮。...

东海桃花。

东皇太一x诸葛亮。


架空世界,单纯地因为喜欢东皇太一原皮、东海龙王皮肤以及诸葛亮原皮、武陵仙君皮肤而开的脑洞。ooc,单纯为了我爽。*轻点儿打!

我给自己在北极圈给自己挖了个坑。

我确定这个坑里目前就我一个人。

上班偷偷摸摸hhh

魔改啊啊啊,不会画衣服,凑合吧

东海龙王在娇妻面前就不戴冕冠了吧


东海桃花。

东皇太一x诸葛亮。


架空世界,单纯地因为喜欢东皇太一原皮、东海龙王皮肤以及诸葛亮原皮、武陵仙君皮肤而开的脑洞。ooc,单纯为了我爽。*轻点儿打!

我给自己在北极圈给自己挖了个坑。

我确定这个坑里目前就我一个人。

上班偷偷摸摸hhh

魔改啊啊啊,不会画衣服,凑合吧

东海龙王在娇妻面前就不戴冕冠了吧


小可Key

【东海桃花】一、小蛇和桃树。

絮叨。

东皇太一x诸葛亮

架空世界,单纯地因为喜欢东皇太一原皮、东海龙王皮肤以及诸葛亮原皮、武陵仙君皮肤而开的脑洞。ooc,单纯为了我爽。*轻点儿打!


正文。


东海湖心桃花屿。


偌大的岛屿上只有一棵桃树,但是这棵树长得格外的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先前也是和陆地连在一起的,多年过去,沧海桑田,因为桃树巨大,根部粗壮有力,牢牢地抓住脚下的土地,一起漂流到了湖的中心。


春天开花,落了一茬再开一茬,就是不见有叶,就这么一茬接一茬地开出粉色的花朵,深深浅浅,远了看就像湖面上飘着一朵粉红云一样。


时候差不多了就结桃子,颗颗饱满,久了就落到地上,变成肥料滋养着桃树。...

絮叨。

东皇太一x诸葛亮

架空世界,单纯地因为喜欢东皇太一原皮、东海龙王皮肤以及诸葛亮原皮、武陵仙君皮肤而开的脑洞。ooc,单纯为了我爽。*轻点儿打!


正文。


东海湖心桃花屿。


偌大的岛屿上只有一棵桃树,但是这棵树长得格外的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先前也是和陆地连在一起的,多年过去,沧海桑田,因为桃树巨大,根部粗壮有力,牢牢地抓住脚下的土地,一起漂流到了湖的中心。


春天开花,落了一茬再开一茬,就是不见有叶,就这么一茬接一茬地开出粉色的花朵,深深浅浅,远了看就像湖面上飘着一朵粉红云一样。


时候差不多了就结桃子,颗颗饱满,久了就落到地上,变成肥料滋养着桃树。


这岛上也没有别的动物植物,就这么一棵桃树。湖面广阔无边,没有陆地上的动物到过这儿来,即使是鸟儿也鲜少经过这里。你说这桃树在这儿,多孤单呐。


于是有这么一天,一条小水蛇不知从哪儿游过来的,拧姿拧姿从水里上了岛,甩甩头上的水珠,就地这么一盘,化身成一个小孩儿模样,散着头发,穿着肚兜,有手有脚,还有一条银蓝色的大尾巴,尾巴尖上的毛和头发一个色儿(shǎi er)。


可能是饿了,满处儿转悠,就看见桃树底下的桃儿了。可现在也不是正经结桃子的时候,也不知道这桃儿跟地上多久了,有的呢磕坏了的,有的呢看着可能要烂。小孩儿伸手要捡,就听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别动。”


小孩儿当时一回身儿:“谁呀?”


那个声音又说了:“你饿了呀?”


“嗯!”小孩儿回答得特别真切。


“别捡地上的,你想吃,我给你好的。伸手接住了。”


小孩儿两只手捧着往前伸🤲,嘭~一个桃子🍑从树上掉下来,整落在他两只小手里。这桃子又大又红,看着就这么香。小孩儿口水都下来了,张嘴就咬,吭哧就是一口,汁水饱满,香润甜滑,这可就停不下来了,一口接一口吃得这个香。


“哎你慢点儿,别噎着了,我说你也不洗洗再吃……哎?吃完了呀?”这紧拦慢拦还是没拦住。


“不用洗,我看了,这桃儿干净着呢!真甜!谢谢桃子树!我走啦!”小孩儿吃完桃子笑得这个开心呐。摸了摸树干,然后扑通跳下水里去,又变成小水蛇的样子,游走了。


“孩子,下次想吃桃儿了再来找我啊。”桃树笑了笑,树枝轻轻地抖了抖,飘落了一地的桃花瓣,好看极了。


小水蛇的尾巴尖儿露出水面来,轻轻地拍了几个水花算是回答,他听到了。


风很轻,卷着桃花瓣在岛上来来回回地舞动着。落在水里也没有什么波纹,静悄悄地消失了。

艾思果

农药日常(
我还是想扩点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卑微)可不可以看看我

农药日常(
我还是想扩点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卑微)可不可以看看我

至生每天都没睡醒

正在剪辑妆面笔记,抠图要我老命orz

加油我能挺下去w

正在剪辑妆面笔记,抠图要我老命orz

加油我能挺下去w

蓝色过敏症
细化是不可能细化的勾线也不可能...

细化是不可能细化的
勾线也不可能()

是给自己画的头像

细化是不可能细化的
勾线也不可能()

是给自己画的头像

亦骁

我流云亮

“是风动?是幡动?是年少初遇的心动。”


p3百里守约

“你的眼睛。”

我流云亮

“是风动?是幡动?是年少初遇的心动。”


p3百里守约

“你的眼睛。”

大鹿Beet

来营业一下,我太喜欢仙君亮了
出镜:我
摄影后期:环耀

来营业一下,我太喜欢仙君亮了
出镜:我
摄影后期:环耀

黑鹰

花仙亮亮,西柚粉我可了

素材自果冻APP

花仙亮亮,西柚粉我可了

素材自果冻APP

夜刀穿月
procreate好好玩啊【混...

procreate好好玩啊【混乱发言】

procreate好好玩啊【混乱发言】

子虚
“今年的千灯节依旧灯火阑珊.....

“今年的千灯节依旧灯火阑珊..我终于已经忘记你的声音,可到何时才能忘记你的样貌,和点起明灯这件事。”

——————
ok,终于苟完了,作为一个玩不懂诸葛还要被对面仙君教做人的玩家,也只有磨磨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了(≖͞_≖̥)
给孩子投一票吧,这个月没生活费了鸭鸭鸭鸭鸭˚‧º·(˚ ˃̣̣̥᷄⌓˂̣̣̥᷅ )‧º·˚

——————

时隔两天发现腰带上的装饰没有画,重新改了一下ORZ

“今年的千灯节依旧灯火阑珊..我终于已经忘记你的声音,可到何时才能忘记你的样貌,和点起明灯这件事。”

——————
ok,终于苟完了,作为一个玩不懂诸葛还要被对面仙君教做人的玩家,也只有磨磨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了(≖͞_≖̥)
给孩子投一票吧,这个月没生活费了鸭鸭鸭鸭鸭˚‧º·(˚ ˃̣̣̥᷄⌓˂̣̣̥᷅ )‧º·˚

——————

时隔两天发现腰带上的装饰没有画,重新改了一下ORZ

是一只咸鱼教主惹
阿亮冲鸭!粉色小花仙冲冲冲!

阿亮冲鸭!粉色小花仙冲冲冲!

阿亮冲鸭!粉色小花仙冲冲冲!

深海——这个人没有文化

【双亮】遇雪(四)

武陵仙君x暗鸦之灵

终于见面了……对手戏杀我

巨长预警,错别字预警


“你们不会赢的!”

被拖走的前一刻,那个仿生人少女还在大声叫嚷。第八代发声模块带来的甜美嗓音跟其中的愤怒格格不入。

“可惜了,我还听过她的歌呢。”

暗鸦旁边,一个护卫队成员有点遗憾地说。他块头不小,看上过去像是个可靠的中年人的模样,不过实际上型号新的很,所以还会有些与众不同的想法。

 “得了,论出厂年限,她可比你大多了。”

不知道是谁回答道。

刚开始说话的人耸耸肩,想反驳两句,又觉得没趣。转而开始打量这个还算宽敞的的演播室。整个演播室除了面积,其他的东西都透着落魄的气息。最占地方的就是一...

武陵仙君x暗鸦之灵

终于见面了……对手戏杀我

巨长预警,错别字预警




“你们不会赢的!”

被拖走的前一刻,那个仿生人少女还在大声叫嚷。第八代发声模块带来的甜美嗓音跟其中的愤怒格格不入。

“可惜了,我还听过她的歌呢。”

暗鸦旁边,一个护卫队成员有点遗憾地说。他块头不小,看上过去像是个可靠的中年人的模样,不过实际上型号新的很,所以还会有些与众不同的想法。

 “得了,论出厂年限,她可比你大多了。”

不知道是谁回答道。

刚开始说话的人耸耸肩,想反驳两句,又觉得没趣。转而开始打量这个还算宽敞的的演播室。整个演播室除了面积,其他的东西都透着落魄的气息。最占地方的就是一套复杂的投影录像设备,型号过时,造型笨重。顶棚上悬着暖黄的小灯,故意模仿着旧时代哪种落后而温暖的氛围。周围搭建着几个简单的小场景,比如卧室和小厨房,四处散落着些毛绒玩具,相比是用来满足直播需。

那个“小女孩”明面上的身份是个过了气的虚拟偶像,刚出厂的时候还颇受追捧,但到了现在,却已经完全无人问津了。哪怕少女的外形还是毫无变化,歌唱表演的技艺甚至更加娴熟,人们去追求系统更智能,模块更丰富的新型号。大概已经没什么人再会邀请她做真正的舞台表演,她也就只好转做最低级的生活直播。

“这种体型有什么意思啊。反正所谓的生活直播,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不如关注个成年外形的型号。反正都过气了,很便宜的。我关注的那个只要买够包月,还可以送实体扫描投影,那手感可真是棒的不行。”

周围传来一片笑声和闲话。整个小队的气氛很是不错。这几年,那个“桃夭”的势力以惊人的速度渗入了整个下层城市。各种地下广播站是这类人传播思想的一大途径。这个少女就主持着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如果能够成功拆解她的记忆模块,想必能得到大量线索。

而他们留在这里,是为了等待破解系仿生人过来。议会准备破解和接管整个平台。通过反向追踪,找到所有的收听者。如果可以,再伪装成原来的电台,直接摸到那个“桃夭”身边。

“真够麻烦的,硬是让用信号干扰枪。除了那些老古董,现在谁会用这种没杀伤力的东西啊。要我说,直接用震荡器轰爆就完了,一分钟保证解决,哪有这么麻烦”

一个青年队员抱怨道,盯着暗鸦的眼神相当不善。他和暗鸦一样,都是负责控制目标。可最后击中目标的不是他,而是是这个型号老旧的家伙,这让他相当不爽。

“都说了要回收记忆模块了,你把信息烧了有个x用。”

旁边一个人答得相当粗鲁,引起一片笑声。这大概也是台老型号,看不惯年轻人逞能。

暗鸦还是维持着擦枪的动作,完全没有介入谈话的冲动。

不知不觉之间,他确实成了台老型号了。其实他出厂也不过十年,可现在整个小队却几乎已经见不到五年前的型号了。如果不是会用干扰枪,他大概也早就应该受到遣散通知,就像多年前的队长一样。

“很有远见嘛。”

那是个优秀的仿生人,战力强劲,信念忠诚,手下销毁的叛逆不计其数。按道理来说,他距离报废还很远,却不得不拿着微薄的退休金自谋生路。说是生路,大概也逃不开几个固定的结局,最常见的就是因为付不起绑定身份的房租,最终被清扫机器人捉住送进了回收厂。

远见吗?

暗鸦在心里苦笑一下。

他只是不想杀人而已。对议会的忠诚和服从是刻在程序里的东西,他根本无法左右。他能拥有的自由,就是坚持使用这种只造成昏迷的老武器,偶尔期待一下早点因此而被遣散,过上几个月自由的生活,哪怕很快就会被送进回收厂。

趁着零件还没有老化,说不定还能做点别的。画画说不定不错?

脑子里掠过某个美丽而不真实的身影,暗鸦自己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如果说要画画,他除了优秀的视觉模块,大概也就没有什么长处了吧。

队员们还在聊着天,窗外的荧屏还在展示着娱乐型仿生人火辣的形象,气氛无聊而安然。

一只乌鸦从窗前掠过,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了里面有熟人,它打了个旋,沙哑地交了医生。

一种本能的警觉突然冲进脑海。

这种反应大概会被所有的新型号嘲笑,比起这种玄妙的东西,他们更相信自己先进的探测系统。但暗鸦可不是这样的存在,毕竟对于他这种老型号来说,这反而是他们唯一能够超越别人的东西了。

他一跃而起,顺手把参数调到最大,对着旁边的墙壁扣动了扳机。

不像实体枪械,干扰枪的发射的是杂波信号,直接作用与仿生人的系统,墙壁并不能完全拦住这种信号子弹。

“轰!”

这声爆鸣只有暗鸦一人能够听见。那不是实际的声响,而是两股信号对冲在一起造成的信息噪声。周围的队员们还都一脸茫然,对面那个年轻仿生人已经质问出口了。

“喂,你……!”

后半句话还没出口,他就睁大了眼睛。

在他对面,那个讨厌的旧型号居然拿枪指向了自己!

叛逆!他是叛逆!

他惊恐地摸向警报器,然而信号波比他动作快得多。只来得及抽搐了一下,他就直挺挺地昏了过去,几个队员们也是如此。

“你!”

暗鸦身边的几个仿生人也是骇然,但是下一秒他们的思绪就被一声轰鸣打断。

“戒备!”

其中最清醒的还是暗鸦,但他也没有时间跟他们解释。敌人显然在房间的两端安上了信息震荡器,这东西虽然远离跟干扰枪差不多,但确实是能致人死命的玩意!

没人知道他刚才完成了怎样复杂的测量和计算。在上一个震荡被强行击灭,新一个震荡还未开始的时候,他就借上一次对撞的数据,算出了震荡场对应的湮灭频率。千钧一发之际,他向房间的另一面开枪,就是想用湮灭频率抵消掉对面的震荡。

否则,对面这几个人就不是昏迷,而是直接烧毁电路,阵亡当场了。

“震荡器?”

还好,到底是为战斗而设计,还清醒着的两三个队员也很快明白了现状,纷纷打开护盾,小心翼翼地以暗鸦为中心围成了一圈。

就在这时,暗鸦眼前突然一暗。

怎么可能?

暗鸦大吃一惊,猛然后退。

这不是一般的黑暗,红外视角、电流视角,让战斗型仿生人在黑夜里也如履平地。可眼下这些视角全然失去了信号,显然又是信号攻击。

但是他们可都已经打开了 护盾,这群叛逆者怎么还能这么轻易的干扰他们的信号?

心中一阵不安,暗鸦凭借着对房间的记忆,藏进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这时候,他发现局面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好。光学视角还可以使用,只是变得极度昏暗而已。但他的队友们似乎收到了严重的干扰,连光学视角都完全失灵了,而且听觉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他努力喊了两声,却没人做出答复。

正当他准备钻出藏身处,试着直接去抓队友的胳膊的时候,突然发现几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当机立断,暗鸦又藏了回去。

他的情况也不好,与其傻乎乎地跑出去当靶子,不如藏身暗处,伺机行事。

这几个人动作相当匆忙,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看起来也是干扰枪。他们小心地游走中,很快,还站着的护卫队队员很快也都被放倒了。

力量偏弱,看起来都不像是战斗型。战斗经验也不足,开枪需要靠的很近才能击中。动作有种奇怪的踉跄感,难道负伤?不可能,人太多了。难道是护盾不稳定?

等等,护盾?

一道闪光照亮了暗鸦的脑海,紧接着,他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他一开始就错了。

根本没有什么护盾,也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震荡器。这群叛逆者只是粗暴地加大了干扰强度而已。不需要太多,只要能稍稍击破护盾,信号的干扰就足以击倒护卫队。毕竟他们一个个都是最新型的天之骄子,对输入信号敏感无比。相反,型号陈旧的仿生人反而不会受到影响。他们甚至接受不到这种干扰信号。

就像他自己,视觉只是受到了干扰,并未失灵,听觉甚至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真是适合叛逆者的战法啊。他们本来都是时代的淘汰者,但此刻,落后反而成为了他们的护盾。

这是怎样的讽刺。

心绪飘散,暗鸦按着腰间的干扰器,开始小心地向房间中央移动。

刚才他成功发现,这群人中间有个类似头领的角色。整个过程中,是他拆走了播送系统的核心,并指导着叛逆者们的行动。大概是为了方便同伴识别,他穿了身浅色的衣服,这让他在昏暗的视线里犹如火焰。

如果能够抓住他作为人质的话……

暗鸦匍匐着绕过一个玩偶,并没有人发现他,毕竟他们也一样在受干扰影响。

这群叛逆者大概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个跟他们一样落后得可悲的家伙。

说不定自己还要更落后一点呢。

又绕过一个玩偶,他距离那个头领只有一步之遥。

握紧干扰枪,他深吸一口气。

翻身而起!

“铛!”

枪口被什么金属质的东西猛然格开,发出的信号波险而又险地从那个人身边擦肩而过。

手臂里加装了金属护甲吗。

念头电转,暗鸦动作却不停。不管是不是落后于时代,他永远都是个战斗型的仿生人,天生为战斗而存在。

周围响起一片惊呼,有人举起了枪,又茫然的放下了。

他们不敢开枪。因为就这个距离,想要击中暗鸦,就必然会击中他们的首领。

肘击,上踢,擒拿,膝击!

借住,闪开,借住,再闪开!

又是一招,那个首领又险险地接下,暗鸦心里几乎升出了三分敬佩。

干扰枪使用的有些过载,暂时还没发使用。暗鸦本来以为以自己的战斗力,也足以钳制住这个非战斗型号的仿生人了,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可以和自己周旋这么久。

从战斗技巧上来讲,他已经完全合格了。

只可惜——

就在不足一个呼吸的瞬间,暗鸦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别过身体,猛然掐住了这个人的手腕,紧接着脚上一别,这个战力优秀的对手就被紧紧牵制在了他的身前。

干扰枪已经被丢在了地上,现在抵着首领脖子的是一把战术匕首。

这一招,靠的只是纯粹的身体素质而已。

暗鸦心里叹了口气。他怀疑这个人甚至已经看穿了他的策略,只是身体素质不允许他做出闪避而已。

“让他们把枪放下。”

收起心里的敬意,暗鸦冷然开口。

身前,或者怀里这个身影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或者紧张,相反的,他几乎放松地靠在自己的挟持者身上,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暗鸦握刀的手突然一颤。

“没事的大家,放下枪吧。”

白衣的青年随意地握住了黑衣青年的手腕,手心的热度逐渐在两人之间融为一体。无人看清的赤色眼眸里,掠过一丝恍如隔世的神采。

“老朋友而已。”

 

天台上。

背后的某个房间里,叛逆者们正在紧张但有序的撤离。作为交换,昏迷着的护卫队员们都没有再受到伤害,也没有被带走作为俘虏。

事实上,整场战斗中还是有两个俘虏的。只不过他们现在正在互为人质,互相看管。

抱着捡回来的干扰枪,暗鸦沉默地坐在平台边缘,透过高楼之间曲折的空隙看向远方。

怎么说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这样的核心电台,确实值得救援,甚至值得高层人物救援。

只不过没人想到这个高层人物,是整个组织的首领。

“桃夭”,或者说武陵仙君,侧身坐下,相当自在地倚着一个捡过来的抱枕,半曲起一条腿,跟暗鸦看向相同的方向。

 “抱歉。”

听着这没头没尾的道歉,仙君笑了起来。

“得了,这有什么。”

高层的风吹起了他的发丝,隐约露出了几处褪色的伤痕,其中有几道位置足以致命。

暗鸦抿了抿嘴唇,找不到话题的焦虑感再次笼罩了他。

“呃,你的格斗术练得不错。”

刚说完这句干巴巴的话,暗鸦就觉得一阵窘迫。仙君倒是一脸悠然,几乎是得意地歪了歪头。

“那肯定,我可是下了苦功夫的。再说,也不光为了打架。”

暗鸦转过头来看向仙君,他很高兴自己没必要继续说话,只需要听就可以了。

“我是首领嘛。我得先自己来证明,我们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跟型号无关,跟年龄也无关。我被做成了演员,但只要我想,我也可以做个武者。”

一艘小型轨道车在上空掠过,一闪而过的车灯映亮了仙君的眸子,晶亮犹如星辰。

 “很难吧。”

暗鸦突然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他垂下眼睛,凝视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深渊。

“那是肯定。”

仙君的回答平静得让人吃惊。

“真正做起来,才知道梦跟现实确实差的很远。简单来说,死人,不停的死人。有被直接杀死的,有被送进回收厂的,还有更多自己老化停机的,太多了。”

“开始我还能记得他们的脸,后来就只能记住名字了,再后来只能知道一个总数了,那可真是世界上最冷冰冰的一个数字啊。”

一小块水泥被碰了下去,坠落,坠落,最终无声地消失在了暗鸦视线里。

“是啊…”

暗鸦喃喃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仙君已经坐了过来,同样垂腿坐在平台边缘,他的手甚至能感到旁边那只手上传来的温度。

“有没有兴趣……算了。”,

听着仙君这没头没尾的话,暗鸦扭头看了他一眼。

那侧脸很美。容颜不老的仿生人美丽如昔,只是眉眼中似乎压上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

“不,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也别答应。”

仙君打断了暗鸦的话,顽皮地耸了耸肩膀。

“说不定你们会赢的。”

暗鸦说道,声音艰涩。

在他们眼前,一只小鸟飞旋而起,清脆地鸣叫了一声,就一头扎向了更远的地方飞。

 

 “不,不够,完全不够。说到底,我才最清楚的人。我们只是最后挣扎的绝望者罢了。想要推倒天顶区,远远不够。”

 

鸟儿飞的很高,在那小小的羽翼前方,是霓虹灯闪烁的城市之林。

 

“那你打算放弃了?”

“哈,那当然不,既然都已经是绝望者了,不挣扎一下也太浪费了吧。”

“……”

“我们确实还没有找到成功的机会,但我们最少可以心怀希望去死。”

 

霓虹灯啊,那是虚幻的绚烂。比什么星辰都缤纷,比什么阳光都耀眼。

 

“等着一场大雪吧!我答应过你,也答应过很多人。”

“……”

“会很好看的!”

“……”

“拜托笑一笑嘛!下次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怎么也应该笑一下吧?“

“……”

“……”

 

鸟儿已经看不见了,渺远之处,只有灯火阑珊。它本就不属于这座城市,它属于天空。

 

“看完就忘了我吧,好好活着。你离报废还远着呢,想去画画就去学,只要你想,没有什么能束缚你。”

“记得谈个恋爱什么的,别考虑我,我就是个想看雪疯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记住了,要是再见面的时候,你再告诉我你还没爱过,我可真是要笑话你了。”

“……”

“这鸟真美啊……不过你的鸟也很可爱啦!”

 

平台上,也只剩下了一个身影。轻快的尾音早已消逝在风中,城市的车水马龙之声又重新灌满了世界。在暗鸦看不见的地方,太阳落下了。

而在某个人听不到的地方,有个声音轻轻地响起。

“……谢谢。”


珞城

花开有时,重逢无期。


诸葛亮性转:珞城

摄影:珊姐

花开有时,重逢无期。


诸葛亮性转:珞城

摄影:珊姐

藤浅九月

摸了摸仙君
他可真是太好看了
awsl

带上以前摸的香香还有小福泥

摸了摸仙君
他可真是太好看了
awsl

带上以前摸的香香还有小福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