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歪诗

227浏览    22参与
李定谔(˙ー˙

考前勿入系列:课本诗句打乱瞎凑如何串成故事

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原来在京城弹锦瑟的女子如何成为阵前令敌人闻琴丧胆的琴魔,然后过上隐居生活,接济天下寒士。

脑洞有点大……

【友情提示:如果正在背语文,请谨慎考虑是否阅读。考试真的串了概不负责!】

八月秋高风怒号,狐裘不暖锦衾薄。

单于猎火照狼山,风掣红旗冻不翻。

胡天八月即飞雪,布衾多年冷似铁。

瀚海栏杆百丈冰,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骑红尘妃子笑,昆山玉碎凤凰叫。

中军置酒饮归客,血色罗裙翻酒污。

自言本是京城女,名属教坊第一部。

妆成每被秋娘妒,老大嫁作商人妇。

晓镜但愁云鬓改,千呼万唤始出来。

弟走从军阿姨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垂死病中惊坐起,随风直到夜郎西...

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原来在京城弹锦瑟的女子如何成为阵前令敌人闻琴丧胆的琴魔,然后过上隐居生活,接济天下寒士。

脑洞有点大……

【友情提示:如果正在背语文,请谨慎考虑是否阅读。考试真的串了概不负责!】

八月秋高风怒号,狐裘不暖锦衾薄。

单于猎火照狼山,风掣红旗冻不翻。

胡天八月即飞雪,布衾多年冷似铁。

瀚海栏杆百丈冰,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骑红尘妃子笑,昆山玉碎凤凰叫。

中军置酒饮归客,血色罗裙翻酒污。

自言本是京城女,名属教坊第一部。

妆成每被秋娘妒,老大嫁作商人妇。

晓镜但愁云鬓改,千呼万唤始出来。

弟走从军阿姨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垂死病中惊坐起,随风直到夜郎西。

边庭飘飖那可度,去时雪满关山路。

一去紫台连朔漠,终岁不闻丝竹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低眉信手续续弹,不教胡马度阴山。【PS:这个琴魔功力太高深】

万里长征人未还,青鸟殷勤为探看。

沧海月明珠有泪,蜡炬成灰泪始干。

王师北定中原日,巴山夜雨涨秋池。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了却君王天下事,从此君王不早朝。

怨灵修之浩荡兮,余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少无适俗韵,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返自然。

问征夫以前路,乃瞻衡宇,悠然见南山。

方宅十余亩,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End】

jizhq185

七律——老来痴

七律——老来痴


昏昏不觉老来痴,甘苦辛酸唯自知。

虚度年华花甲岁,空怀壮志光阴迟。

一朝梦景随天暮,万卷流云逐日时。

剩得三分精气在,写山写水写歪诗。


七律——老来痴

 

昏昏不觉老来痴,甘苦辛酸唯自知。

虚度年华花甲岁,空怀壮志光阴迟。

一朝梦景随天暮,万卷流云逐日时。

剩得三分精气在,写山写水写歪诗。



 


Meursault
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潮湿的月亮应该去往何处呢?


如果我以为,

如果只是我以为,

月亮大概不会在天上。


它可以在水底,

在镜中,

在少女的眼里,

但唯独不在天上。


毕竟月光比星辉暖多了,

有着恣意寒气的夜空不适合它,

在太冷的天里,

它活不下去的。


那应该去哪里找月呢?


我不可能时时找水,

时时找镜,

时时去找那少女的眼睛。


天上没有月亮的时候,

我就去心脏的夹缝里找一朵润辉。


静悄悄的,谧谧盎然,

月生长在那片属于自己的,

温热而湿润的心里。


一次次鼓动的雷声催促它生长,

于是它...

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潮湿的月亮应该去往何处呢?


如果我以为,

如果只是我以为,

月亮大概不会在天上。


它可以在水底,

在镜中,

在少女的眼里,

但唯独不在天上。


毕竟月光比星辉暖多了,

有着恣意寒气的夜空不适合它,

在太冷的天里,

它活不下去的。


那应该去哪里找月呢?


我不可能时时找水,

时时找镜,

时时去找那少女的眼睛。


天上没有月亮的时候,

我就去心脏的夹缝里找一朵润辉。


静悄悄的,谧谧盎然,

月生长在那片属于自己的,

温热而湿润的心里。


一次次鼓动的雷声催促它生长,

于是它长啊,长啊,

蜿蜒上了间隙,

在白夜交接的时刻亮了。


只有一点点亮,

只要一点点亮,

一点点亮,

亮进所有的心壁。


于是胸腔里蓬勃的软红色器官成了月。


它真湿啊,

水淋淋的,

湿透了。


浸润它的是血吗?

但它嗅起来是那样的香。

是泪吗?

可它朗荡而清丽,不苦不浪。


我细细想了,

大概月就是这样的吧,

正是它的暖湿新净,

它才不会被放在天上。


大抵是天也爱它,

这才偷它放身旁。




 Meursault

2018.12.10.

绮怀

拼凑

王孙归不归,王孙自可留。又送王孙去,王孙游不归。

王孙归不归,王孙自可留。又送王孙去,王孙游不归。

Nowhere

用一分钟哭泣

用一小时思考为何哭泣

饥饿与饱腹模糊不清

昏沉的不知何时

醒来以饥饿感饱腹


用一分钟哭泣

用一小时思考为何哭泣

饥饿与饱腹模糊不清

昏沉的不知何时

醒来以饥饿感饱腹


不器

再温柔的谎话也不应该说。
再真诚的愚蠢也无益。
杯子没有窗户
影子没有戒指

再温柔的谎话也不应该说。
再真诚的愚蠢也无益。
杯子没有窗户
影子没有戒指

不器

该如何谅解
我的生活 万顷重量压在一粒麦芒之上
如此轻易地 整个撼摇
改变是 一大段令我望而却步的青黄不接
改变是正在被穿过的南墙

该如何谅解
我的生活 万顷重量压在一粒麦芒之上
如此轻易地 整个撼摇
改变是 一大段令我望而却步的青黄不接
改变是正在被穿过的南墙

不器

我的自己很少,我需要啃啮。

我的自己很少,我需要啃啮。

Story in Tribeca

吃瓜的日子又要再等一个轮回

夏日将尽

人也残缺了

寡淡诗情,了了画意

无趣便想狂欢,意兴又觉无劲

在余温里活成一片颓景

白日的火光沉入杯盏之间

如疏离而又温柔的眼

即将阖上

又在下一个无奇却倥偬的熹微中睁开

留下一片撩人的白和炫目温情的金

然后你要离我而去。

夏日将尽

人也残缺了

寡淡诗情,了了画意

无趣便想狂欢,意兴又觉无劲

在余温里活成一片颓景

白日的火光沉入杯盏之间

如疏离而又温柔的眼

即将阖上

又在下一个无奇却倥偬的熹微中睁开

留下一片撩人的白和炫目温情的金

然后你要离我而去。

十万度
是谁日了秋天,满面忧伤,一池落...

是谁日了秋天,满面忧伤,一池落红。

是谁日了秋天,满面忧伤,一池落红。


程怡开

岁末

半橱闲书走天涯
一世抱负犹覆纱
终岁天暖说旧雪
何时方能赏新花

所谓吃饱了撑的,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好比说,人家证明了负曲率闭Berward流形一定是负曲率流形,我就非要说在负常曲率黎曼流形上建一个平行向量场可以构造出非平凡的反例。然后再2b的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明明有很好的作品再前面,我非要去附庸风雅

不过,虽然做作,虽然牵强,确实是这一阵子的心情,希望以后看到时还能想起

这一年碌碌无为,一无所成,所谓马齿徒增不知道是不是形容我这种从20岁就没有进步的人。

年末虽然工作总结还没写,似乎不该为工作惆怅
去年今夜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个貌似是写在2013年年末了

半橱闲书走天涯
一世抱负犹覆纱
终岁天暖说旧雪
何时方能赏新花


所谓吃饱了撑的,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好比说,人家证明了负曲率闭Berward流形一定是负曲率流形,我就非要说在负常曲率黎曼流形上建一个平行向量场可以构造出非平凡的反例。然后再2b的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明明有很好的作品再前面,我非要去附庸风雅

不过,虽然做作,虽然牵强,确实是这一阵子的心情,希望以后看到时还能想起

这一年碌碌无为,一无所成,所谓马齿徒增不知道是不是形容我这种从20岁就没有进步的人。

年末虽然工作总结还没写,似乎不该为工作惆怅
去年今夜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个貌似是写在2013年年末了

闲敲灯花落棋子

无题

女人用手指的温度
轰塌冰封的城墙
撒娇的国王,在曾经万物生长的遗址上
用左耳,听时间流血的声音

女人用手指的温度
轰塌冰封的城墙
撒娇的国王,在曾经万物生长的遗址上
用左耳,听时间流血的声音

蓺

天广草茫  牛羊似棉点  人似一星米屑

风斜雨横  枯黄如蝶英  人如一网丝空

 
 

我脚踩流水  裤接飞雨  面迎西风

我眼闭青阳  手喂蚊虫  耳过车龙

 
 

你看我从从容容

你道我歪理不休

你瞧我命若春红

 
 

把什么祝东风

把什么付东流

 
 

我一饮千钟  一过千帆

死后化风尘  迷...

天广草茫  牛羊似棉点  人似一星米屑

风斜雨横  枯黄如蝶英  人如一网丝空

 
 

我脚踩流水  裤接飞雨  面迎西风

我眼闭青阳  手喂蚊虫  耳过车龙

 
 

你看我从从容容

你道我歪理不休

你瞧我命若春红

 
 

把什么祝东风

把什么付东流

 
 

我一饮千钟  一过千帆

死后化风尘  迷人眼

今后作风云  斗天地

 

闲敲灯花落棋子

一泊两食(固安)

在边城的码头停靠
在空巷中走路

在暴雨中行车

在阳光缺席的上午

遇见荒芜中盛开的黄金

牙齿已经宣布了城池招领
嘴唇却让它成了秘密

在边城的码头停靠
在空巷中走路

在暴雨中行车

在阳光缺席的上午

遇见荒芜中盛开的黄金

牙齿已经宣布了城池招领
嘴唇却让它成了秘密

暮色以北·星轨之下

四月雪









枝缀重樱冷,风舞冰絮多。

鸟影掠初日,返景入云河。

浅草染顽阶,喃喃喻春意。

青石惜迟雪,不使化花泥。

玉屑天上来,繁华不暇给。

依依抛形魄,潺潺成涓溪。

溪流东入川,奔腾越关山。

川入大西洋,再不离人间。

欲问窗外枝,可期春意闹?

欲问暮春雪,可恼形痕销?

欲问春溪水,何以断细流?

欲问波浩瀚,何日过扬州?

花岂伤开谢,朝潮暮成汐。

万物自有时,庸人多曲意。

去国千万里,共沐一轮辉,

情深无起处,缘来莫问归。

——他年茫茫应不悔,曾逢人间四月天。


后记:这东西从一条随手乱写的状态变成了不通的一堆句子,大家凑合知道我是想...









枝缀重樱冷,风舞冰絮多。

鸟影掠初日,返景入云河。

浅草染顽阶,喃喃喻春意。

青石惜迟雪,不使化花泥。

玉屑天上来,繁华不暇给。

依依抛形魄,潺潺成涓溪。

溪流东入川,奔腾越关山。

川入大西洋,再不离人间。

欲问窗外枝,可期春意闹?

欲问暮春雪,可恼形痕销?

欲问春溪水,何以断细流?

欲问波浩瀚,何日过扬州?

花岂伤开谢,朝潮暮成汐。

万物自有时,庸人多曲意。

去国千万里,共沐一轮辉,

情深无起处,缘来莫问归。

——他年茫茫应不悔,曾逢人间四月天。



后记:这东西从一条随手乱写的状态变成了不通的一堆句子,大家凑合知道我是想说,“四月份的天气是坑爹么突然热得能穿裙子接着狂下大雪昨晚暴风雪我还专拣那时候从图书馆回家差点把爹吹成狗啊”就行了【并不是【大雾【作死

其实这个本来还有点悲春伤秋的意思,后来就变成了大彻大悟似的心灵鸡蛋汤(。 其实我当时最想写的,是“浅草染顽阶”和“青石惜迟雪,不使化花泥”那两句,写到最后,倒是最想说,“应不悔曾逢人间四月天”。不仅仅是自我开解,更多的是最近心情的一种写照:吾心似菩提,它想发芽长大,我是管不了它的,但那旅人是否会发现这一株绿荫或前来遮日避雨,这株植物也是管不了的,所能做的,不过是随风土节气生长,等待时间再让它死去、回归本原而已。

不过说起来,毕竟已经是暮春了,今天阳光灿烂,估计雪很快就会真的化为春溪了。加上今天不舒服,索性不想出门(虽然我某位伊朗同学在我昨天花了三个小时差点把统计的假设检验给她重新讲了一遍之后仍然写邮件问我今天在不在图书馆——估计还是没懂——可我真的不想去图书馆地下室了……)估计也没啥好拍——嘛,在另外一边没放照片因为模板不合适,在这儿放一下去年拍的雪景凑数吧(其实我记得我放过了?算了再放一次吧(。



憂鬱暴動館 NO.2

和偶像做愛

在炎熱的禮拜三下午和偶像做愛

在皮革的沙發上和偶像做愛

在沒有打開空調的客廳和偶像做愛

甚至來不及拉上窗簾

妙不可言的飢渴侵蝕汗流浹背的身體

撞擊的頻率高於溫度帶來的煩惱

你對於此番場景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是偶像的下體 熟悉的是你早已演練過上萬次此番場景

你喜不自勝 但你寡言少語 

你和偶像有共同的偶像

你和偶像聽著偶像的唱片做愛

你和偶像看著偶像的MV做愛

你和偶像以迷幻的方式和你們共同的偶像做愛

你和偶像有著同一種不言而喻的快感 

你和偶像在廚房做愛

你和偶像一邊餵食彼此一邊做愛

你和偶像對於這種創新而又激進的方式倍感滿...

在炎熱的禮拜三下午和偶像做愛

在皮革的沙發上和偶像做愛

在沒有打開空調的客廳和偶像做愛

甚至來不及拉上窗簾

妙不可言的飢渴侵蝕汗流浹背的身體

撞擊的頻率高於溫度帶來的煩惱

你對於此番場景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是偶像的下體 熟悉的是你早已演練過上萬次此番場景

你喜不自勝 但你寡言少語 

你和偶像有共同的偶像

你和偶像聽著偶像的唱片做愛

你和偶像看著偶像的MV做愛

你和偶像以迷幻的方式和你們共同的偶像做愛

你和偶像有著同一種不言而喻的快感 

你和偶像在廚房做愛

你和偶像一邊餵食彼此一邊做愛

你和偶像對於這種創新而又激進的方式倍感滿意 

你和偶像在陽台做愛

你和偶像一邊做愛一邊和鄰居 Say Hi

你和偶像對於這種區域共享的方式倍感真誠大方

偶像在浴室射精 

你遺憾又愉悅的嘆一口氣

偶像清理他的下體和你的身體

你和偶像坐在浴室的地板上隨著氤氳的霧氣喘息

偶像不想接吻

你不想接吻

你們只是呆坐著聽著蓮蓬頭的水聲嘶嘶作響

你和偶像臉上都有潮紅

但你和偶像都不知道這潮紅究竟是浴室的霧氣還是你們的身體反應所致

但你們對此大致滿意



毛三

环 境

环 境


(张红亚)


我被漫天浆糊包裹在中原

透过模糊的空气

看到东海边一望无际的浒苔

灰白的浓霾镶织着翠绿的花边

往北一点

蔚蓝的渤海湾漂游一缕优美的油带

岸边燃起熊熊篝火

那是最大的石油企业在举行最大规模的庆祝

发达的南方

世界顶级服装品牌向那里的江河排放毒物

日以继夜地加速着动物当然包括人的生殖退化

所有的街衢道路爬满各类车辆

勤劳如搬家的蚂蚁

拼命向着一个目标前进

终点


2011-7-18

环 境

 

(张红亚)

 

我被漫天浆糊包裹在中原

透过模糊的空气

看到东海边一望无际的浒苔

灰白的浓霾镶织着翠绿的花边

往北一点

蔚蓝的渤海湾漂游一缕优美的油带

岸边燃起熊熊篝火

那是最大的石油企业在举行最大规模的庆祝

发达的南方

世界顶级服装品牌向那里的江河排放毒物

日以继夜地加速着动物当然包括人的生殖退化

所有的街衢道路爬满各类车辆

勤劳如搬家的蚂蚁

拼命向着一个目标前进

终点

 

 

2011-7-1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