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残次品

280.3万浏览    10947参与
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

俩陆林小段子。

ooc是我的

爱情是陆林的

——————————————————————————————

据湛卢透露。

图兰将军曾对于陆必行和林静恒的上下体位十分好奇。

某天开完会,图兰暗搓搓跑到陆必行身旁

悄咪咪问:“陆总,你和咱们林将军哪个是哪个呀?”

陆必行:“啊?”

巧了,林静恒刚好路过。

更巧的是,他还听见了。

湛卢:“图兰小姐,您脸上的表情真是非常精彩。”

——————————————————————————————

某天,陆总想看看林将军出了名的自制力。

林静恒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不出声。

陆总继续使劲。

林将军实在扛不住了,一把将陆必行的领带扯向自己,吻了上去。...

ooc是我的

爱情是陆林的

——————————————————————————————

据湛卢透露。

图兰将军曾对于陆必行和林静恒的上下体位十分好奇。

某天开完会,图兰暗搓搓跑到陆必行身旁

悄咪咪问:“陆总,你和咱们林将军哪个是哪个呀?”

陆必行:“啊?”

巧了,林静恒刚好路过。

更巧的是,他还听见了。

湛卢:“图兰小姐,您脸上的表情真是非常精彩。”

——————————————————————————————

某天,陆总想看看林将军出了名的自制力。

林静恒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不出声。

陆总继续使劲。

林将军实在扛不住了,一把将陆必行的领带扯向自己,吻了上去。

还是南瓜头,巧不巧。

陆总一下没受住。

缴货了。

——————————————————————————————

哎呀,怪尴尬的。

九分糖

残.次.品

是星系不是星际,写错了(ಥ_ಥ)对不起甜甜以后我一定好好背书(ಥ_ಥ)

残.次.品

是星系不是星际,写错了(ಥ_ಥ)对不起甜甜以后我一定好好背书(ಥ_ಥ)

叁益

今天上思政课,了解到康德的一句话,然后就想到了残次品

今天上思政课,了解到康德的一句话,然后就想到了残次品

阿夜XY
林静恒,你怎么能这样? 啊,社...

林静恒,你怎么能这样?

啊,社团的时候瞎画的... 最近疯狂在看韩国太太画的漫画(就是疯狂开车的那种)!感觉好像,腰画的很细,,,还行,,,酸菜鸡在线表演才艺

林静恒,你怎么能这样?

啊,社团的时候瞎画的... 最近疯狂在看韩国太太画的漫画(就是疯狂开车的那种)!感觉好像,腰画的很细,,,还行,,,酸菜鸡在线表演才艺

嚳琞.

备忘

未完:

  1. 小白杨88

  2. 残次品102

  3. 一觉醒来…结婚98

  4. 全职高手501

妈耶,我太难了,还有这么多文要赶

尤其是全高......

..........淦...........

我迟早要秃=凸=

未完:

  1. 小白杨88

  2. 残次品102

  3. 一觉醒来…结婚98

  4. 全职高手501

妈耶,我太难了,还有这么多文要赶

尤其是全高......

..........淦...........

我迟早要秃=凸=

桂子阶233
最喜欢这句话假期刷小欢喜的时候...

最喜欢这句话
假期刷小欢喜的时候看着英子在天文馆也想到这句话
(完了完了字真的残了😭)
字如其人是对的,真的写不来那种虬劲有力的大字,就跟我写不来气势磅礴的词一样……

最喜欢这句话
假期刷小欢喜的时候看着英子在天文馆也想到这句话
(完了完了字真的残了😭)
字如其人是对的,真的写不来那种虬劲有力的大字,就跟我写不来气势磅礴的词一样……

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
手肘那里给我摔了道口子,没办法...

手肘那里给我摔了道口子,没办法弯,所以写得有点奇怪,可能过几天删。

手肘那里给我摔了道口子,没办法弯,所以写得有点奇怪,可能过几天删。

攻主

看完一本耽美文前后的心理变化

看全球高考前:校园文?“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哇,在高考的时老师的警告声中接吻嘛?这么刺激?


看全球高考后:瑟瑟发抖,半夜不敢上厕所


二刷时:丝毫不慌,你们接着骚。


看天官赐福前:攻瞎了一只眼?不想看


看天官赐福后:花城好帅一男的,借法力太骚了。


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前:听着好像是个搞笑文。


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第一章:受不了,但听说后期大反转,坚持。


看完后:狗子太可怜了呜呜呜,晚宁天使啊。


看魔道祖师前:耽美是什么? 上网一查,俩男的??!


看魔道祖师后:woc忘羡神仙cp,同性恋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哼。


从此不再看言情。...

看全球高考前:校园文?“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哇,在高考的时老师的警告声中接吻嘛?这么刺激?


看全球高考后:瑟瑟发抖,半夜不敢上厕所


二刷时:丝毫不慌,你们接着骚。


看天官赐福前:攻瞎了一只眼?不想看


看天官赐福后:花城好帅一男的,借法力太骚了。


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前:听着好像是个搞笑文。


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第一章:受不了,但听说后期大反转,坚持。


看完后:狗子太可怜了呜呜呜,晚宁天使啊。


看魔道祖师前:耽美是什么? 上网一查,俩男的??!


看魔道祖师后:woc忘羡神仙cp,同性恋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哼。


从此不再看言情。


看默读前:P大的文都很不错,追!


看默读后:我可能是个智障。


二刷默读后:我可能依旧是个智障


三刷后,我终于看懂了。


看杀破狼前:聋瞎?病娇?呃,不是我的口味


看杀破狼后:wow!小甜心太甜了,义父好A一男的。


看残次品前:“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好美的句子。


看残次品后:林静恒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


看烈火浇愁前:古穿今,我喜欢。


看烈火浇愁后:盛灵渊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是受


看伪装学渣前:为什么要伪装学渣?


看伪装学渣后:我要学习!


看撒野前:“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wow,好浪漫


看撒野后:呜呜呜,太现实了


-&-
最虐的文? Hmm……我觉得哪...

最虐的文?

Hmm……我觉得哪篇都能把我看哭……

《残次品》分别十六年,笔芯再也不是以前的笔芯……但也好爱
《默读》嘟嘟……真让人心疼
《镇魂》小巍同志……其实我觉得他只是想要赵云澜的一句承诺而已,至于实践不实践,已经不重要了
《杀破狼》西北一枝花,我有点先帝,虽然他为了弥补十六对曾很好,但是他害顾家是事实,尽管受到了挑拨。不过他最后留下的解药…………我也不知道说啥,只能叹息一声
《有匪》真的好喜欢三公主,虽然知道是HE,但是尾声那块还是虐到我了……
《烈火浇愁》唉……相见不相识的感觉真是…………偏偏零元最后还要虐我们……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最虐的文?

Hmm……我觉得哪篇都能把我看哭……

《残次品》分别十六年,笔芯再也不是以前的笔芯……但也好爱
《默读》嘟嘟……真让人心疼
《镇魂》小巍同志……其实我觉得他只是想要赵云澜的一句承诺而已,至于实践不实践,已经不重要了
《杀破狼》西北一枝花,我有点先帝,虽然他为了弥补十六对曾很好,但是他害顾家是事实,尽管受到了挑拨。不过他最后留下的解药…………我也不知道说啥,只能叹息一声
《有匪》真的好喜欢三公主,虽然知道是HE,但是尾声那块还是虐到我了……
《烈火浇愁》唉……相见不相识的感觉真是…………偏偏零元最后还要虐我们……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Lynn-林落

【残次品阅读体】所谓公开处刑(39)

“您好,这里是0406号系统,”许久未听见过的系统音突然响在众人耳边,“林统帅?请吧。”


林静恒:“?”


众人回头一看,选择回避室的指针不知道什么时候稳稳的停在了林静恒的名字上。


林静恒:“……”我习惯了。


穆勒接过了书,继续往下读着。


【还有人扯着粗哑的嗓门,在喊“妈妈”。


    立体屏幕上的视频来自北京β星被轰炸时,一个正好能拍到导弹降落过程的路面监控,监控在南半球一个偏僻的海港附近,那片大陆人迹罕至。所以其实绝大多数的北京星人都和佩妮一样,并没有亲眼看见他们被地狱吞噬的过程,他们是在莫名其妙的回春里一声不响地消...

“您好,这里是0406号系统,”许久未听见过的系统音突然响在众人耳边,“林统帅?请吧。”


林静恒:“?”


众人回头一看,选择回避室的指针不知道什么时候稳稳的停在了林静恒的名字上。


林静恒:“……”我习惯了。


穆勒接过了书,继续往下读着。


【还有人扯着粗哑的嗓门,在喊“妈妈”。


    立体屏幕上的视频来自北京β星被轰炸时,一个正好能拍到导弹降落过程的路面监控,监控在南半球一个偏僻的海港附近,那片大陆人迹罕至。所以其实绝大多数的北京星人都和佩妮一样,并没有亲眼看见他们被地狱吞噬的过程,他们是在莫名其妙的回春里一声不响地消失的,死亡迅捷而平静,像登出了一个不甚有趣的全息游戏而已。


    这可怕的末日图景,都便宜给了巴掌大的小小基地。】


“……陆,陆总还带着这个监控吗……”


“呜……”陆果难受的钻进了她老陆怀里,她是还小,可还小不代表不懂事。


“……这就是末日。”


“在末日来临的一刻,难道我们也会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吗……毫不知情的……”


【“第三,请诸位补一课近代史,”陆必行环视人群一周,那些面孔无论男女老少,统一的特点就是丑,涕泪齐下、愚昧无知,“凯莱亲王卫队当年被联盟军赶出第八星系,就是因为他们忽略了地下航道,阿瑞斯冯是个疯子,不是傻子,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彻底占领八星系后,一定会对星系内外的地下航道来一次彻底清理,诸位‘武装分子’,你们被发现的那天不远了。”】


“没有人会在同一个坑里面摔两次的……”


“要是不武装的话,下一次末日图景就不是全息影像了吧……”


【陆必行抹去水汽,看见水晶瓶里装着一些灰白的碎屑。他一愣,连忙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放回原位,对着水晶瓶打了个招呼:“伯母好——兄弟,你怎么称呼?”


……

    放假抽抽搭搭地一抹眼泪:“我不是妈宝,我就是……嗝……就是突然想她了。我妈以前在域外跑货,赚了好多钱……嗝……被海盗打劫。她当时开着一艘机甲伪装的商船,把我放在救生舱里运回基地,自己……呜……我连她一块骨头都没有,这里面装的是她养的兔子……”


    刚认了个兔伯母的陆必行无言以对片刻,自行消化了这个惊悚的辈分。】


“……噗。”


“哈哈哈哈哈哈老陆你哈哈哈哈哈哈”陆果在他爹怀里不客气的笑出声,被敲了头。


“我对你太好了是吧,敢笑话我了?”陆必行看着怀里泪汪汪的笑东西,到底没崩住刻意抿起来的唇角。


【“家里惹了仇家,被人追杀,我爸说,我是从她肚子里剖出来的。”陆必行说,“据说她死后,仍然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肚子,我……”


    他这句话没说完,不远处突然传来独眼鹰的咆哮:“陆必行!你个兔崽子!”


    陆必行心说“不好”,用“放错片”这种借口只能糊弄基地这帮文盲,他那卖军火的老爸知道芯片的底细。


    然而还不等他回头,陆必行整个人被扯着后脖颈子拎了起来,衣领狠狠地夹住他脖子,林静恒的脸色雪白,连嘴唇也一并褪了颜色,一巴掌已经扬了起来。


    陆必行听见他手指骨节“咔咔”作响,本想抱头鼠窜,躲一半,又想起自己现在是铜皮铁骨状态,反正打不坏,于是把胳膊一缩,十分努力地冲林静恒眨眨眼:“那什么……”】


“将军是真的气到了叭……”


“……整个人被拎着后领子拎起来……这是多大的劲……”


“……我打赌这巴掌打不下去,请参照隔壁赵处长使用阴兵斩后他们家那位的反应。”


其他人:“赵处长是谁??”


【    独眼鹰刚才还骂他是“兔崽子”,见了此情此景,立刻调转炮口:“姓林的你干什么?你敢!”


    林静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还知道……”

……


    是他自己决定让上一辈的事烂在湛卢的数据库里,不向那个人透露一点的。


    林静恒缓缓放下手,任由飞奔过来的独眼鹰一把拽开他。


    有那么一瞬间,陆必行看见他的手在抖。他心里“咯噔”一下,在自己反应过来以前,已经动手去拉了林静恒。


    林静恒一侧身闪开了,没看他,冲跟上来的湛卢一点头。】


“……”穆勒合上书,轻轻叹了口气。她已经不想回忆当时的场面到底有多么凶险,那注定是她永恒的噩梦。


陆信接过了她合上的书,难得没有犯皮,替她往下读,而系统当了个睁眼瞎。


“呃、啧。”独眼鹰喷出一口不存在的烟,他完全没注意林静恒的手在不在抖,在想什么,全然注意力都在林静恒居然要打陆信的儿子身上了。


    【湛卢认认真真地说:“作为机甲核的人工智能,我的人身使用的是可变形的特殊材料,每一克造价六百万第一星系联盟币。”


    陆必行连忙举起双手,一动不敢动,连气也不敢使劲喘了,唯恐控制不住力量,喷坏了湛卢哪根汗毛。】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贵,了不起。”


【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天已经过去了,基地短短三个月的倒计时又往前走了一格。


    陆必行爬起来一探头,看见独眼鹰在外面客厅里守着,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还打呼噜,他轻手轻脚地关了卧室门,从窗户里爬了出去,去找林静恒——打算让林把那没落下的一巴掌补回来,不然他做梦老梦见那只发抖的手。


    然而林静恒已经连夜编制好重三的修复方案,启动了自动修复进程,自己带着湛卢走了。


    他要尽快绘制地下航道的军用地图。】


“补回来……”


“……!总感觉将军这次出去要出事……”


“气,气跑了?”


【可是除了四个交了白卷、臊眉耷眼的学生,他一个人也没等到。


    距离基地完蛋还有八十九天,而人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这个基地已经完了。】


“八十九天……妈呀每章章节底下的倒计时好吓人……”


“看看现在的启明星,一定,会有改变的!”


tbc

我死了,数学单元测一道题不会(……)

日常吸花的双
DAY3 认为最虐的那篇文 《...

DAY3  认为最虐的那篇文

《残次品》吧

那种爱人死去的痛苦……这么一说觉得烈火浇愁好像也很虐,emmm还是残次品吧,尤其是笔芯自我保护的把所有伤心事排除在外,那种假装上将只是重伤在外联系不上的状态,太戳人了

DAY3  认为最虐的那篇文

《残次品》吧

那种爱人死去的痛苦……这么一说觉得烈火浇愁好像也很虐,emmm还是残次品吧,尤其是笔芯自我保护的把所有伤心事排除在外,那种假装上将只是重伤在外联系不上的状态,太戳人了

请林上将穿着军靴从我脸上踩过去
看了@冬咚锵 冬太发的残次品猫...

看了@冬咚锵 冬太发的残次品猫头鹰化
其实马来雕鸮不仅有萌萌哒金色
还有A成一道光的黑褐色
就当是16年之后黑化的陆总长吧
(爪子里那只猴子就是可耻的叛军)

看了@冬咚锵 冬太发的残次品猫头鹰化
其实马来雕鸮不仅有萌萌哒金色
还有A成一道光的黑褐色
就当是16年之后黑化的陆总长吧
(爪子里那只猴子就是可耻的叛军)

躺着都累

一个用芯片把脸变成林静恒的笔芯

一个用芯片把脸变成林静恒的笔芯

沫研会作诗

《小剧场》爆笑

  由默读,破云,吞海,全球高考,死亡万花筒,影帝,不死者,提灯看刺刀,空降热搜,当年万里觅封侯,等剧组友情出席的小剧场。
  
 
  

  【关于耳钉】
  
 
        主持人和颜悦色:“我听说有两个剧组出现过耳钉。”
  
        林秋石:“嗯,我在过第十二扇门的时候 ,在门里第一次进门,遇到了南烛,是他给我敲上耳钉,并且在第十二扇门里找到了我,然后我们开启了在第十二扇门里再重新过一次门。”
  
     ...

  由默读,破云,吞海,全球高考,死亡万花筒,影帝,不死者,提灯看刺刀,空降热搜,当年万里觅封侯,等剧组友情出席的小剧场。
  
 
  

  【关于耳钉】
  
 
        主持人和颜悦色:“我听说有两个剧组出现过耳钉。”
  
        林秋石:“嗯,我在过第十二扇门的时候 ,在门里第一次进门,遇到了南烛,是他给我敲上耳钉,并且在第十二扇门里找到了我,然后我们开启了在第十二扇门里再重新过一次门。”
  
        阮南烛:“我就是他的第十二扇门。”
  
        主持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门中门啊,唉,你不是人 吗?为什么是门?让我缓缓…”
  
  
  
  
  游惑:“说完了吗?”
  
  主持人惊悚:“说 …说完了…您说…”
  
  游惑指了指秦究:“耳钉是这人送我的。”
  
  秦究:“亲爱的,我当时想的是:我把自己放在你耳边,你会听到吧。愿我们在硝烟尽散的世界里重逢。”
  
  主持人一口老血
  
 
  
  
  
   【关于耳麦】
  
  
  主持人:我还听说有两个剧组因为耳麦“大打出手”。
  
  严峫:“没有没有,江停没有用手,是用嘴,就那次我潜入三春花树亲自卧底,差点栽在两孙子手里,谁他妈知道他们还搜身。“
  
  江停:“…那是我单方面的见义勇为,还有贵支队的行动部署真的很粗糙。”
  
  严峫:“我当时还以为…以为你吞进去了…然后…拉出来…还…我的…”
  
  江停:“????你说什么?”
  
  主持人:“这个这个…下一组!”
  
  
  
  颜豪:“到我了,我们去总部的路上需要飞机,然后需要联络!基佬紫耳麦分给我和司南,但是周戎居然和我抢!”
  
  周戎:“凭什么你和司小南戴情侣耳麦!”
  
  司南:“…”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好尬啊,别打!诶别打架啊!住手啊…”
  
  
  
  
  
  
  【关于宠物】
  
  主持人:“有两个剧组在家里养宠物了吧。”
  
  湛卢:“不是陆校长和先生养的,是我养的。”
  
  主持人:“您养的啥?”
  
  湛卢:“一条大蟒蛇和一只变色龙。”
  
  主持人:“…您是人工智能吧…”
  
  陆必行:“是的,湛卢是十大名剑之首,林的战甲。”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看看下一组。”
  
  骆闻舟:“养了只猫。”
  
  费渡:“它叫骆一锅,喜欢抓东西。”
  
  严峫:“江停也喜欢抓东西!!!”
  
  主持人:“江停为什么喜欢抓东西?”
  
  严峫:“因为他在被我◎的时候,手不自觉的会抓东西啊。”
  
  主持人:“…”
  
  江停:“搓衣板。”
  
  严峫:“媳妇我错了。”
  
  
  
  
  
  【关于公安】
  
  主持人:“我采访一下光荣的人民警察,对于警察这个行业,有什么见解?“
  
  严峫:“让我认识了媳妇。”
  有句话叫少壮不努力,老大警队做兄弟。
  
  步重华:“让我认识了吴雩。”
  
  骆闻舟:“让我认识了费渡。”
  
  吴雩:“让我认识了步队。”
  
  江停:“让我认识了严峫。”
  
  主持人:“…哦,对…这问题有bug。”
  
  
  
  
  【关于死而复生】
  
  主持人:“关于死而复生,当然不是真的死…请问各位经历过生死的大佬们,如何看待。”
  
  陆必行:“当时我被麻醉剂放倒了,这家伙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十六年。”
  
  林静恒:“十六年后,是我自己拆开太空监狱,从地底下挣出来,爬也要爬回来见你。”
    
  陆必行:“你真是…把全世界的感情掰开揉碎了喂给你,都怕你不张嘴。”
  
  主持人:“打住!下一组!”
  
  
  
  
  严峫:“江停进icu过好多次,最长一次躺了三年,全怪黑桃K那个沙雕。”
  
  主持人:“闻韶…不是被你毙了吗?”
  
  严峫:“错!是被我媳妇毙了!我媳妇在眼睛失明的情况下结果了他!”
  
  闻韶灵魂:“我依旧爱江停。”
  
  严峫:“你算个什么鬼??”
  
  主持人:“艹!见鬼了!抓起来超度!”
  
  
  
  
  主持人:“那个,刚才抓了个鬼,来大佬们我们继续赶进度,下一组。”
  
  楚慈:“我得了胃癌,晚期,我自己放弃的治疗。”
  
  主持人:“为什么?”
  
  楚慈:“杀了太多人,仇也报了…我也不用继续活着…就是觉得挺对不起韩越…”
  
  韩越:“别说了,你已经是个正常人了,楚慈,我们还要很长时间要一起度过。”
  
  楚慈:“韩越…你不恨我?”
  
  韩越:“恨不起来,一见到你,我就喜欢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主持人:“…好的,我饱了。”
  
  
  
  
  
  【关于PTSD】
  
 
  
  主持人:“好像有两组大佬有强烈的ptsd?”
  
  周戎:“就罗缪尔那个傻/叉,让我家司小南自己按电击器。”
  
  主持人:“他不是死了吗?”
  
  周戎:“我后悔在他活着的时候没有电他个死去活来。”
  
  司南:“周戎!我要吃糖!”
  
  周戎:“好!我这就给司小南同志找糖!”
  
  阮南烛:“给秋石也带一颗,他也喜欢吃。”
  
  主持人:“…那你们慢慢吃,我去问下一个剧组。”
  
  
  
  步重华:“吴雩看见尸体会不适。”
  
  吴雩:“现在好多了,没事的。”
  
  步重华:”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吴雩:“…”
  
  主持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关于骚】
  
  主持人:“上一次我采访过祁醉and贺朝,这次,轮到你们两个了。”
  
  严峫:“我骚吗?”
  
  江停:“别闹。”
  
  严峫:“让我顶顶。”
  
  主持人:“现场不能开/车,下一组。”
  
  
  
  叶澜:“腰挺细的,小屁/G还挺翘。”
  
  江池脸红:“您…喜欢就好…”
  
  主持人彻底崩溃
  
  
  
  林思笔画:等一下,钟宛在房间里叫郁小王爷哥哥,叫了不止一声,还有一句好哥哥。
  
  钟宛:“闭嘴!”
  
  主持人:“他本来就闭着嘴…”
  
  郁子宥:浪荡…
  
  
  
  
  
  
  
  【关于NPC的那些事】
  
  主持人:“不得不说,我们有两个剧组特别的厉害,进门刷boss和进系统刷boss的各位大佬们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林秋石:“我记得在门里第一次见到阮南烛的时候,他是女装,还抄家伙威胁NPC。”
  
  阮南烛:“低级门不用这么认真。”
  
  主持人:“…那个什么,下一组。
  
  
  
  秦究:“我当考官,游惑做考生的时候,他搞死了题目【NPC】,那次我就贴身监考了。”
  
  游惑:“英语那次,他烧了考场。”
  
  秦究:“在那之前,他塞住了女npc的嘴,用手机录下第二遍题目。”
  
  922:“他们还成功让题目和系统打起来了。”
  
  系统:“我当初应该把这两人弄成NPC。”
  
  主持人:“你发现的太晚了。”
  
  154:“最后,我助他们炸了系统。”
  
  主持人:“你可真是任性啊…”
  
  
  
  
  
  
  
  【关于影帝签约自己老婆】
  
  主持人:“叶影帝为什么要签江池?”
  
  夜澜:“因为我在追江池,老板做什么员工都要无条件服从,不能拒绝。”
  
  江池:“…嗯…”
  
  主持人:“骚…是真的…咳咳,让我来看看陆影帝怎么说?”
  
  
  
  
  陆以尧:“签冉林是因为他演技好,性格好,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个非常不错的对象。”
  
  主持人:“陆影帝都要把冉林夸上天了。”
  
  陆以尧:“用实力说话,我和一起演过《落花一剑》,从这里证明了他的演技,从真人秀,证明了他的人品。”
  
  冉林:“你演的比我好。”
  
  陆以尧:“今晚再去看一遍我们两演的电影吧。”
  
     冉林:“好。”
  
  主持人:“…二位晚安…!
  
  
  
上一篇,由《镇魂》《伪装学渣》《杀破狼》《魔道祖师》《天官赐福》《AWM》《撒野》《六爻》《渣反》等剧组为大家带来的节目!!

 
留言说出你看过的原/耽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