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殓佣

10.6万浏览    388参与
嗷嗷叫的哈士奇
试图囚禁奈布残疾奈,怕引起不适...

试图囚禁奈布
残疾奈,怕引起不适,小心观看

试图囚禁奈布
残疾奈,怕引起不适,小心观看

穆烟轻_紫陌香尘少
是这样的,有一次自定义对象摸了...

是这样的,有一次自定义对象摸了本小人书。小小只的感染,超可爱!

是这样的,有一次自定义对象摸了本小人书。小小只的感染,超可爱!

竺孭_ZhuMie

all佣前提
p2p3是大概称呼方式之类的。

p2all佣cp倾向理解:
麦克:天然黑,缺少同理心且有竞争心理,行为作风透露着病态。

诺顿:双标玩家,对于自己抱有的好感抱有一定纠结,对奈布抱有依赖,占有欲极强,对上面那位抱有一定敌意,紧惕着除奈布外的所有人。看似好相处其实有着不可见人的阴暗面。

伊莱:给人的感觉大概有点憨憨的。老好人。其实是那种考虑的很多的人。冷静且擅长心里博弈。能让人很容易的放松警惕。看不透。

伊索:因为奈布身上散发着独特的死气沉沉的气场而对其产生安全感。会一脸认真的提出奇怪的要求。对于自己产生的好感完全不自知。只是想着“如果能为他入殓就好了”的这种感觉。

p3为友情向...

all佣前提
p2p3是大概称呼方式之类的。

p2all佣cp倾向理解:
麦克:天然黑,缺少同理心且有竞争心理,行为作风透露着病态。

诺顿:双标玩家,对于自己抱有的好感抱有一定纠结,对奈布抱有依赖,占有欲极强,对上面那位抱有一定敌意,紧惕着除奈布外的所有人。看似好相处其实有着不可见人的阴暗面。

伊莱:给人的感觉大概有点憨憨的。老好人。其实是那种考虑的很多的人。冷静且擅长心里博弈。能让人很容易的放松警惕。看不透。

伊索:因为奈布身上散发着独特的死气沉沉的气场而对其产生安全感。会一脸认真的提出奇怪的要求。对于自己产生的好感完全不自知。只是想着“如果能为他入殓就好了”的这种感觉。

p3为友情向四人组:
小特:因为同是国家队一直在排位赛有在被照顾着的类似于妹妹的存在。因为会哭着直呼奈布的名字撒娇被上面四个人纳入警惕名单。

艾米丽:从奈布步入庄园就开始与其交涉。因为以前的事情对于自己的病人们格外看重,最近正为最近奈布出场次数过多而担心,不过因为有某些人护着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微妙的放心了下来。因为有着艾玛伍兹这位恋人所以并没有和小特一样被紧惕着。

威廉:钢铁直男,似乎会有亲密互动其实只是单纯的好兄弟。其实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害怕奈布,在接触之后马上就暴露的自来熟的属性。

玛尔塔:大姐头,虽然说年纪远比想象的年轻,但在实力与信号枪面前还是得叫一声姐。性格大大咧咧的女性。与其待在一起总有被保护的感觉,奈布少有的不会觉得有隔阂感的女性。
被纳入重点警惕名单。

尚有颓微♪

与钱大的脑洞产物www

狼和兔子真配wwww

与钱大的脑洞产物www

狼和兔子真配wwww

高频战士小布丁

其实是自己想爽爽的

jio克:看我的无敌反光技
             (😠😠😠)

约淑芬:滚,吃我一击40000000米长大刀,呸,长剑。
                 (😬😬😬😬)

       
卡·猛男·...

其实是自己想爽爽的

jio克:看我的无敌反光技
             (😠😠😠)

约淑芬:滚,吃我一击40000000米长大刀,呸,长剑。
                 (😬😬😬😬)

       
卡·猛男·尔:碎。    颅。   杀!!!!!!   
                        (😡😡😡😡😡)

高频战士小布丁

我~来~了~

来猜猜是那两位小可爱呀

有(wu)奖猜猜猜

我~来~了~


来猜猜是那两位小可爱呀


有(wu)奖猜猜猜

高频战士小布丁

可能今天

最迟明天

反正周一也有可能

总而言之

不可能超过国庆哒

可能今天

最迟明天

反正周一也有可能

总而言之

不可能超过国庆哒

半折不弯

失忆日记(摄/殓×佣 篇)

  [2月15日  佣兵日记]

    我开始失忆了。

    准确的说,是我的记忆在倒退。

    在艾米丽的建议下,我写下了这份日记交给艾米丽保管。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忘了所有人,病情还要等进一步的观察才能对症下药。

    今天只有一局游戏,我依旧是选择了自己的老搭档伊索·卡尔一同进行游戏。

    这局游戏在圣心医院,看到面前的摄像机,我果断躲到了旁边...

  [2月15日  佣兵日记]

    我开始失忆了。

    准确的说,是我的记忆在倒退。

    在艾米丽的建议下,我写下了这份日记交给艾米丽保管。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忘了所有人,病情还要等进一步的观察才能对症下药。

    今天只有一局游戏,我依旧是选择了自己的老搭档伊索·卡尔一同进行游戏。

    这局游戏在圣心医院,看到面前的摄像机,我果断躲到了旁边的雕像后面,等约瑟夫拍照。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我刚蹲下没多久,警戒心跳就“扑通扑通”的响起,并随着约瑟夫的接近而越来越响。

    我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所幸,他似乎没看到我,在我面前拍照进入镜像。

    约瑟夫一走我就迅速离开原地,在确定约瑟夫没打我镜像后就近找了台机开始修。

    因为这局我刷的位置距监管极近,所以另外三人都与我们极远,镜像过半了约瑟夫才找到了伊索的镜像打到并卡着镜像崩塌最后一秒挂上。

    随着镜像的崩塌,我辛辛苦苦修了一半的密码机瞬间退回一半,我的被电麻的手发出抗议,毕竟这触电的感觉像极了当年审讯室的电击。

    啊……怎么又想起了当年的黑历史,真烦。

    伊索没来得及起来,被约瑟夫找到了,不过灵柩放在了二楼,并不用我急着去救,硬着头皮继续破译密码机。

    磨磨唧唧的开完这台密码机,场上还有两台,伊索的遗产机也有人在补,约瑟夫第二次开启的镜像已经过半,伊索二挂,我快速赶往现场。

    极限卡丝,扛刀掩护伊索离开并顺手捞下镜像里的伊索,镜像崩塌,我开着护肘冲过去为伊索再扛一刀。

    约瑟夫现在并不会挂我,他是个稳妥的人,挂飞和一挂对游戏结局的影响他不会弄混。

    此时开了一局机的两个队友发出“压好密码机了”,伊索转头就撞上了约瑟夫的刀尖,同时,最后一台密码机点亮,大心脏起立,瞬间趁着约瑟夫擦刀的时间跑了十万八千里。

    我打开小门,另两个队友从另一个门离开。

    现在只要我离开,游戏就会判定求生胜利,多次与伊索的合作经验,我果断选择了出门,去另一个视角看后续。

    不出意外,伊索成功的在一刀下逃到了大门,但在门口时,他似乎停下来与约瑟夫说了些什么,才跑出了大门。

    不久,伊索被传送出来,游戏胜利的喜悦让我激动的抱起他转了几个圈,然后再在伊索惊恐的眼神里把他放下来。

    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

  [2月15日  摄影师日记]

    今天第一局游戏就遇到了两个小孩子,真是令人开心的事。

    二十一二的青春少年阿,活力无限,想当年我也年轻过,可惜现在只能在镜像里看看自己年轻的样子咯。

    游戏开局就撞上了那个二十二岁的少年,躲在雕像底座后面小小的一团,哎哟,萌的老夫春心萌动,直想就地解决问题。

    但是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该去抓人了。

    你说好巧不巧,我第二个遇到的就是那个二十一岁的少年,这孩子今天似乎有点不在状态,傻愣愣的站在大马路中间还焉了吧唧的样子。

    这孩子整天戴个大口罩,一直和别人离的远远的,活脱脱一自闭症晚期少年啊,等下就搞他了。

    上椅崩镜像,好险好险,快乐的过去捡尸。

    这孩子上椅子后似乎想和我说些什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却又什么也没说就被棺材传去了二楼。

    迈着不属于老年人的轻快步伐,与刚从楼上下来的自闭少年来了个面对面。

    经过一番你预判我,我预判你的激烈角逐,最终他技不如人比往常早了十几秒倒地。

    刚把人挂上拍照,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那绿帽子少年就赶过来牵制了,但老当不益壮,我失误了,我鞭尸了,人被卡丝救走了,两人手牵手带着搏命跑了。

    好不容易等两个人都倒了,密码机亮了,趁着加速,两人影都快跑没了。

    不行了不行了,闪现刚用,技能CD好不了,只能试试能不能留下这口罩孩子了。

    其他人都走了,入殓师这孩子也到大门口了,放弃了放弃了,懒的追了,好累啊。

    我投降界面都点出来了,这口罩孩子却在门口停下了,当我以为他是想给我送分打算一刀把他拍出去时,他却问我:你有没有感觉忘了什么东西?

    诶?好像还真感觉记忆里有些东西被模糊掉了,可能是我真的上了年纪……吧。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这毛孩子走人连个再见都不说,真是没有礼貌。

  [2月15日  入殓师日记]

    今日起来的瞬间,我就发现我的记忆出现了空缺,记忆中有一个人的脸被彻底模糊,在一群生动形象的面容中格外明显。

    这么明显的针对性失忆,可能不止我一个出现了这种情况,我需要更多的信息。

    正好有人来找我,好巧不巧,根据对方的衣着,可以断定这人就是那个被模糊掉面容的人。

    他邀请我去参加游戏,为探究记忆的空缺,我同意了。

    期间我发现,只有在看着他时,才能看清那俊秀的容颜,但只要一转头,记忆又会模糊一片,如此反复。

    游戏开局,在身边刷出了摄像机,我选择去医院二楼放出我的灵柩,跑到半路约瑟夫拍照了,影响不大,密码机在楼上,放柩修机两不误。

    镜像上椅情理之中,不知道那个人看到反了一半的密码机会是什么样的抓狂表情,可惜现在我想不起他的任何表情。

    自愈到一半,那个目空一切的约瑟夫终于找到我,并把我挂到楼下不远的地方。

    期间我其实是想问他有没有也缺失一段或一些记忆的,但一看到他那冷漠高傲的样子,抱着监管可能不受影响的心理,没问出口。

    从灵柩出来,直接从洞口跳下,打算去找其他人问一下,却不料约瑟夫预知了我的走位,直接在楼下等我。

    要我强制溜鬼吗?我不是牵制位,只能凭本能反应拖时间,竟意外的与约瑟夫拖了不少时间,最后因为一个错误走位倒地。

    二次上椅也不急,队友补了我二楼的机,拉我一起的那个人还有搏命,机快压好了,卡个丝,扛刀跑。

    我与那个人的配合程度极高,不管是错身扛闪现,还是背后拉板,都像是做过千百遍一样的熟练。

    我能确定,我遗忘的肯定不止那个人的脸,估计还有许多与他相处的细节也一并被隐藏。

    细想,我之前溜鬼的步伐也与他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他教会我如何牵制,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根本不是普通的教与学的关系。

    这局游戏自始至终都未看见另外两个队友,所以最后门时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了对方一句,但我也知道对方不是会回答我问题的那种人,我也不会多等,直接离开。

    出来后那个人兴奋的把我举起来,身体本能的任对方抱住自己旋转,心底还有一丝丝羞耻的欣喜,让我更加想要知道自己以前与他的关系。

    看来还得找个时间问问其他人。

      [2月15日  日记抽查]

~-~-~-~-~-~-~-~-~-~-~-~-~-~-~-~-~

    我不鸽了,来吧!宝贝们

    拖了一个多月的东西,终于让它出来透透气了。

    补一个国庆节快乐~

高频战士小布丁

所以说

卡尔才是最强"监管者"嘛

卖棺材

一块钱

四个

嘿嘿~

所以说


卡尔才是最强"监管者"嘛


卖棺材

一块钱

四个

嘿嘿~

尚有颓微♪

感冒的爆肝。

我太难了。

手酸字也丑


感冒的爆肝。

我太难了。

手酸字也丑


布方想吃Chocolates

殓佣殓安排了(ღ˘⌣˘ღ)

殓佣殓安排了(ღ˘⌣˘ღ)

清茶

[ALL佣]妖4

约瑟夫的舌头在奈布口腔里不停的扫荡着,即使奈布使劲了力气去挣扎也无济于事,反倒是因为挣扎让约瑟夫不满而握着他的手腕的手更紧了惹得他吃痛,好长一会,约瑟夫才松口,但紧握着奈布手腕的手却怎么也不想松开,两人口中扯出的银丝有点暧昧,“嘿!约瑟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奈布对于这个见面不到五分钟就亲吻自己的行为着实承受不了,从小到大,亲吻他嘴巴的到目前为止只有范无咎和谢必安,现在可倒好多了一个约瑟夫,虽说约瑟夫看样子不是人类但至少不算个妖,奈布脸色羞红,当然不单单是这个还有害羞,他还是个孩子,没成年,“妖也会害羞么?”约瑟夫舔抵了一下嘴唇眼睛紧紧的看着现在被他圈在怀里的奈布,“哦?你可以感觉到我是妖?”...

约瑟夫的舌头在奈布口腔里不停的扫荡着,即使奈布使劲了力气去挣扎也无济于事,反倒是因为挣扎让约瑟夫不满而握着他的手腕的手更紧了惹得他吃痛,好长一会,约瑟夫才松口,但紧握着奈布手腕的手却怎么也不想松开,两人口中扯出的银丝有点暧昧,“嘿!约瑟夫!你这是什么意思?!”奈布对于这个见面不到五分钟就亲吻自己的行为着实承受不了,从小到大,亲吻他嘴巴的到目前为止只有范无咎和谢必安,现在可倒好多了一个约瑟夫,虽说约瑟夫看样子不是人类但至少不算个妖,奈布脸色羞红,当然不单单是这个还有害羞,他还是个孩子,没成年,“妖也会害羞么?”约瑟夫舔抵了一下嘴唇眼睛紧紧的看着现在被他圈在怀里的奈布,“哦?你可以感觉到我是妖?”奈布明明记得自己把气息藏的很好,现在他是怎么察觉的?“你身上,有着妖的味道,你也知道我不是正常人”“当然知道,在此,请先松开我的手腕”约瑟夫恋恋不舍的松开然后又小孩子气似得牵着奈布的小拇指,又委屈巴巴的崛起了嘴巴,模样甚是可爱,“噗”奈布看着约瑟夫一脸委屈可爱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想请您拍张照,可以么?”约瑟夫也不介意奈布笑自己,但是奈布的回答还没有就是一个声音直接插了进来“不可以!他要跟我们走!”是一缕蓝色的烟化成的范无咎,“奈布,一会我哥就来了,我们得赶紧走”“我还没有玩够,不要!”“奈布,别闹了,人界和妖界的隔离罩已经在加紧修复了,一会晚了只怕出不去!”谢必安出现在后面直接抱起了奈布,把约瑟夫弄在一边,“奈布不愿意回去就不回去,你们管......”

“嘁!你说的轻松!他是我们妖的......”“无咎!我们直接走!”谢必安搂紧奈布的腰,任由奈布挣扎也不放手,约瑟夫呢,倒是想去追回来,可惜他只负责掌管时间啊..........


“谢必安!我要回去!放我下来!”奈布挣扎着,闪了谢必安两巴掌,但是谢必安就是不松手,范无咎在前面快一点看人界防护罩修复的进度,忽的面色有些焦急:“哥!情况看来不那么好!”“怎么?”谢必安问着,奈布听到不那么乐观也乖乖的不再挣扎,他再怎么调皮也不会把一个妖族给害了,也得为妖族着想,“修复已经快要完成了,最多把奈布送进去,我们,可能,进不去”“那就送奈布进去,我用妖力尽量再开个口,你们两个都回去”谢必安加快速度移动“那你呢”“我就留在人界,没关系的,你们不必担心”“好”范无咎和谢必安站在防护的缺口处,谢必安用妖力开大缺口,成功把奈布和范无咎扔进去后,自己也累的不行,扶住一个灰色衣服的少年站着,“谢必安!你给我过来!”奈布隔着防护罩大喊着,“奈布,快走!”范无咎扛起奈布就是跑,他看见人界保卫队来了,不能让他们看见奈布,绝对不能........


裘克带队到的时候只看见谢必安手搭在一个被吓的双手颤抖的灰衣少年身上,裘克命令身边人去别处查看,自己悄悄用能力开了一个小口:“喂!姓谢的!老子让你赶紧带着这个小妖滚回你家呢”谢必安被猝不及防叫了一声哼开眼睛抿抿唇:“多谢”“记得改天让奈布来见见我”“我会转达的”谢必安松开放在灰衣少年身上的手准备孤身走时,却被裘克啪一下扔的灰衣少年砸晕,“靠!这么不经砸?!别出事啊!等等!自己妖不带走我这是好心的吧?!”裘克巴拉巴拉自己说自己一堆,最后还是得出了结论——自己没错,奈布不会讨厌自己,(谢必安:我太难了我,裘克:这个灰衣更难!)裘克念叨完装作什么也没有的样子,哼着小曲又带队走开了,希望奈布可以找到吧,裘克想着........


摸鱼怪

@寂旧 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

@寂旧 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

布方想吃Chocolates
殓佣殓真的是巨冷ಥ_ಥ被迫产粮

殓佣殓真的是巨冷ಥ_ಥ
被迫产粮

殓佣殓真的是巨冷ಥ_ಥ
被迫产粮

菜鸡互啄!

自我满足产物。ooc属于我。

自我满足产物。ooc属于我。

寂旧

【all佣】奈布家飞来了只猫头鹰(三十九)

“学长,我们这样被宿管发现的话可是要写检讨的。”

深夜,一只诺顿趴在床底下,手里还拿着个不锈钢加厚平底锅,他旁边趴着手持锅铲的凯文。

诺顿有些嫌弃地瞥了眼凯文,“还有,学长我想和你趴同一张床底。”

“嘘。”奈布和卡尔趴在床底,一个手握咸鱼一个手持美工刀,“我就好奇想看看是哪个好心鬼帮我写的作业,好奇。”

“我们为什么要拿着这个?”凯文举起奈布硬塞给他的锅铲嘴角微微抽搐,“还德国304不锈钢不粘锅锅铲,你该不会想给人家物理超度吧?”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诺顿恍然大悟,“学长的意思是如果对方想要对我们不利我们又打不过对方的话,就可以用美工刀切咸鱼煮给他吃对吧!看似好心送鱼实...

“学长,我们这样被宿管发现的话可是要写检讨的。”

深夜,一只诺顿趴在床底下,手里还拿着个不锈钢加厚平底锅,他旁边趴着手持锅铲的凯文。

诺顿有些嫌弃地瞥了眼凯文,“还有,学长我想和你趴同一张床底。”

“嘘。”奈布和卡尔趴在床底,一个手握咸鱼一个手持美工刀,“我就好奇想看看是哪个好心鬼帮我写的作业,好奇。”

“我们为什么要拿着这个?”凯文举起奈布硬塞给他的锅铲嘴角微微抽搐,“还德国304不锈钢不粘锅锅铲,你该不会想给人家物理超度吧?”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诺顿恍然大悟,“学长的意思是如果对方想要对我们不利我们又打不过对方的话,就可以用美工刀切咸鱼煮给他吃对吧!看似好心送鱼实际往鱼里面下毒……”

“不你什么都没有明白!”

“不愧是学长!果然考虑的比我们周到多了!!”

“我不是……”

“学长nb!”

杰克:……我都听到了哦。

“怎么可能要害她啊!帮忙写作业的肯定是个好鬼!”奈布说着还自信地撩了一波自己的秀发,“说不定是哪个幽灵女孩看上我了呢?”

杰克:您就没想过万一对方是个瓜子帅哥呢?!

“艾玛不好吗?”凯文一副看渣男的神情,“好端端的人类美女不要反而去逍想幽灵?”

“你们也知道我是怎么和艾玛认识的。”奈布苦笑,“我一直都是把艾玛当同生共死的兄弟看的,我怎么可能对自己兄弟下手。”

“先不说这个了,奈布,你这个办法……真的会有效吗?”卡尔指着放在宿舍正中间的折叠小桌子,上面还摆好了他们洁白如明月的作业。

“应,应该吧……?”奈布哑然,其实他自己也只是好奇来试试的,“你们如果想要休息的话可以回去的,我自己等就好了。”

卡尔在自从艾玛出现后就很少有可以和奈布接触那么近的机会,他自然不打算离开。诺顿是一直支持奈布的一切想法的。其他三人都这样了,凯文不可能独自离开,只好留了下来。

过了一会。

“卡尔,卡尔。”奈布戳了戳旁边有点昏昏欲睡的卡尔,“你还有口罩吗?”

“有!”卡尔一下子来了精神,他从旁边的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大打各式各样的口罩,“奈布喜欢什么款式的随便挑,如果不够的话我行李箱里面还有。”

“……”奈布沉默,槽点太多了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

“奈布,你要口罩做什么?”凯文问道。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趴在这里,再来个口罩,就会有种刺客埋伏好准备刺杀目标的感觉?!”奈布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名为中二病的光。

别在意,这个年纪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中二病,长大了就好了。

“学长。”诺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打磁铁 “你要磁铁吗?可以当暗器砸人的!”

“不,不用了……”

……

杰克很无奈。

这帮家伙在床底趴了一个小时,全都睡着了。

杰克幻化成人形蹲下来,戳了戳奈布睡得正香的脸,“这样就睡着了?只有这点毅力的话,一辈子也找不到我哦……”

奈布睡得很死,杰克的话他全部都没有听见。

杰克小心翼翼地把奈布从床底抱出来,尽力不把奈布吵醒,毕竟在床底下睡一晚上可是回着凉的。

杰克把奈布抱到床上,细心地替他盖上被子。然后杰克转身看了一眼桌上的作业,无奈地叹了口气。

至于床底下的另外三个人?杰克和他们无恩无怨,于是选择了无视他们。

“奈——!布——!”

第二天大清早,宿舍就传来了凯文的怒吼,“你居然背着我们自己上床去睡了!是不是兄弟?!是不是兄弟?!”

“凯文,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跑到床上去!我昨晚睡着之前都一直是趴在床底的!”奈布欲哭无泪,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鬼才信啊!”

“可是艾玛学姐不是说我们宿舍闹鬼了吗?”诺顿说道。

加上奈布上次莫名其妙自己完成的作业。噢!对!作业!

奈布打开桌上到作业,上面已经写得满满当当,连字迹,做题方式都和奈布如出一辙。

“四个人的作业,为什么只写了你的,这鬼也太偏心了吧!”凯文表示不满。

嗯,就是偏心。杰克笑了笑。

“可能是鬼觉得我更帅一点看上我了?”奈布恍然大悟,“果然我才是宿舍最帅!”

“你这是看不起我凯傲天……卡尔你怎么已经开抄了等等我!”

桝邕
啥也不想写,画的又不好看,咸鱼...

啥也不想写,画的又不好看,咸鱼不翻身了……

(我这算是搞黄色?)

啥也不想写,画的又不好看,咸鱼不翻身了……

(我这算是搞黄色?)

奶口子

【all佣】从前有个少年(中)

*来了来了, |・ω・`)


*我好开心,我终于用攒的碎片买到了弹/簧QAQ


*奶包在这里呀,来找我玩呐


4*


      “你是占卜师?”奈布看着眼前这个鬼鬼祟祟跟在他身后的人,他的眼睛被一张眼罩遮住,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是的,”伊莱向他笑了笑,尽管奈布只能看到他的嘴角上勾,“我是一位占卜师。”


      “那好吧,”奈布松开了逮着伊莱衣袖的手,气哼哼,“那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呢?”


 ...

*来了来了, |・ω・`)


*我好开心,我终于用攒的碎片买到了弹/簧QAQ


*奶包在这里呀,来找我玩呐



4*


      “你是占卜师?”奈布看着眼前这个鬼鬼祟祟跟在他身后的人,他的眼睛被一张眼罩遮住,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是的,”伊莱向他笑了笑,尽管奈布只能看到他的嘴角上勾,“我是一位占卜师。”


      “那好吧,”奈布松开了逮着伊莱衣袖的手,气哼哼,“那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呢?”


      “啊……这个的话……”伊莱拉起他的双手,肩上的役鸟亲昵的蹭了蹭奈布。


      “因为您是我的命定之人啊。”


      “命定什么?”


      “命定之人。”


      ……果然还是离这个人远一点好了,被伊莱死死拉住的奈布这样想着。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小帐篷里的沙发上,柔软的沙发瞬间凹了一块下去。“是要我来观赏您的〈表演〉技巧吗?”奈布看着伊莱搬了一张桌子,随后又抬了一个椅子坐下。


      这个人究竟是干嘛的?


      “还请您在这里好好坐着,很快的。”


      “……啧,”奈布不爽的皱了皱眉,“别叫我〈您〉了,我叫奈布·萨贝达。”


      伊莱愣了愣。


      “好的,奈布。”


      “没有跟你那么熟啊!”


      吵着吵着,帐篷帘被人拉开——一个面色饥黄的男人走了进来。


      “您好,欢迎光顾。”


      男人扯了扯嗓子,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您是……传说中的……那位占卜师大人……吗?”


      这个人,活不久了。奈布叹了一口气。


      “是的。”


      “那、那……你可以算算我还有多久……不!是我还可以活多久!”


      伊莱抿笑着,看着男人希冀的目光——“对不起哦,您的时光已经快消失殆尽了。”


      男人瞬间颓废了下去,“……那您,可以告诉我还有多长吗?”


      伊莱点了点头,役鸟从他的肩上飞起,在男人周围飞了一圈。


      “三个月。”


      “为什么不欺骗他说,你还可以活很久呢?据我所知,刚刚那个人是这个镇子的镇长吧?”奈布拉过伊莱,与他直视。


      伊莱摇了摇头,“我只是在尽我所能而已,撒谎什么的……可是会让吾主受辱的。”他的手轻轻抚上奈布的脸颊,眼罩下的眼神贪婪的看着他。


      啊啊……果然是好诱人的一个人呢,真想尝一尝这个〈禁果〉是什么滋味呢?



5*


      在伊莱再一次挽留后,奈布还是拒绝了,理由——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伊莱宠溺的笑了笑,不愧是你。



      卡尔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房门对面——那是一个新邻居,对面这里终于有人来住了吗?


      他银灰色眼睛晦暗不明,用不了多久……这个人也会搬走吧——在听说自己的职业后。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离开了。


      丝毫未注意到正在门后面观察着他的一个棕发少年。


      傍晚,在他再一次回到自己的房门前时,他听见了一声开门声——那是从对面传出来的。


      卡尔警觉的转过头去,却在一片蓝色中沉溺了,那是一个少年,细胳膊细腿的,皮肤看起来是健康的小麦色。


      但卡尔觉得少年最为独特的就是他的眼睛和……他身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一个人是有多惨才会在身上留下这么多伤疤啊?


      那个少年也注意到他了,抬头注视他银灰色的眸子,然后——歪头轻轻笑了笑。


      伊索·卡尔:!!!


      心跳骤停,只是因为这个棕发少年。那么温柔、那么光亮、那么……令人痴迷的微笑,卡尔看呆了。


      “嗯……你好?”少年轻灵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卡尔。


      他立马将自己藏在了衣领里,口罩下的脸红彤彤的,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


      卡尔第一次为奈布住在他对门而开心。


      “说起来,卡尔你是做什么的啊?”奈布嘴里含着颗棒棒糖,疑惑的看了看他。“咱们也快认识半年了,我却一直都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卡尔的身子一顿,面露紧张的神色,冷汗不断从他的额间留下。


      看着他这样,奈布也急了起来——“诶诶诶,冷静冷静,你可以不说的。”


      “……入殓师。”


      “诶?”


      奈布突然扑向卡尔,两眼冒着星星:“是能为人重现生前美丽的那个吗?!”


      “是,是的……”


      “欸~真令人羡慕呢,令人重现美丽什么的,很好啊。”


      “……你,你不厌恶?”


      奈布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厌恶?这也是一种生存方式啊,如果人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那还有什么意思可讲呢?”


      “……”


      卡尔死死的抱住奈布,将脸凑向他的脖颈。


      奈布、奈布、奈布……


      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6*


      约瑟夫最近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就连他的舍友也有些奇怪:“你没事干嘛老想着出去玩啊?以前不是最讨厌出门了吗?”


      “哼,以前那是以前。”约瑟夫笑了笑,举起手中的一张相片——那是一个棕发少年。


      “现在可不一样咯。”


      当约瑟夫赶到公园的时候,奈布就已经穿着长棉袄坐在凳子上等他了,“啊,约约!这里哦!”


      约瑟夫以前是奈布在战地上遇见的摄影师,因为他救过他一命,所以约瑟夫就开始对他上心了。


      当然,“约约”是约瑟夫在战地里曾用过的代号,现在仍是。


      “你在这里等很久了吗?”看着他冻红的小手,约瑟夫一阵心疼,忙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包住奈布的手。


      “也不是,我刚到。”奈布对约瑟夫笑了笑。


      看着他冻红的小鼻头,约瑟夫苦苦的笑了笑——小骗子。


      天上的雪花缓缓往下飘着,奈布就这样站在雪地中间,约瑟夫拿出相机,对着他的笑颜就是一张。


      “嗯?约约我还没准备好呢。”


      “没事,只是试试效果而已。”看着照片里缓缓浮现奈布傻傻的神情,约瑟夫心头一动。


      “那么,准备咯?”


      “咔嚓!”


      “哇塞,约约你的摄影技术越来越好了!”奈布看着约瑟夫手里的一顿照片,“只是……你拍了这么多张啊?”


      面对奈布吃惊的神情,约瑟夫快速的按下快门——这张也要好好保存。


      “选一张你喜欢的吧,剩下的我帮你留着。”


      “嗯。”


      “但是奈布,你为什么突然想要跑到C市来找我拍照了呢?”


      “这个嘛……不告诉你嘿。”


      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细发,约瑟夫宠溺的笑了,“你也真是的。”


      一次又一次闯进我的心里。



7*


     “嗯……离目的地还有好远呢……”奈布看着手中的信封,这是一个匿名人寄给他的。


      “哎……”他收起信,摇了摇头,却突然看见远方一片灯火。


      “咦?那里好热闹,是有谁在表演吗?”




@猫奴AwA 来啦(◍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