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殓摄

208.7万浏览    5007参与
让我去宣群!!

咱来群宣了,是个语c,也可以水聊开黑,磨新皮也行,看看这
这需要你
要暖宝宝,加急的,沙雕原料的
非常感谢
占tag致歉

咱来群宣了,是个语c,也可以水聊开黑,磨新皮也行,看看这
这需要你
要暖宝宝,加急的,沙雕原料的
非常感谢
占tag致歉

梦泪幻り

为什么我觉得我画Q版要好一点?
左手画画不好看我很抱歉。
再说一遍!克莉是我老婆!!!!!!!!我还是爱约约哒(´°̥̥̥̥̥̥̥̥ω°̥̥̥̥̥̥̥̥`)

为什么我觉得我画Q版要好一点?
左手画画不好看我很抱歉。
再说一遍!克莉是我老婆!!!!!!!!我还是爱约约哒(´°̥̥̥̥̥̥̥̥ω°̥̥̥̥̥̥̥̥`)

boom少年yong
生活不易只有搞cp让人快乐,卡...

生活不易只有搞cp让人快乐,卡尔有约约,而我啥也莫得_(:3」∠❀)_

生活不易只有搞cp让人快乐,卡尔有约约,而我啥也莫得_(:3」∠❀)_

Rocky罗琦
今日份的脑洞诸位写手,动笔吧我...

今日份的脑洞
诸位写手,动笔吧
我画渣又没文采
只有脑洞,基本没用
我这样算不算白嫖
或者说,耍流氓?

今日份的脑洞
诸位写手,动笔吧
我画渣又没文采
只有脑洞,基本没用
我这样算不算白嫖
或者说,耍流氓?

月无茗
今天是一只可爱的约瑟夫~

今天是一只可爱的约瑟夫~

今天是一只可爱的约瑟夫~

白羽

至上面那件事,我再也没有相信过人世皆为善良之人。圣经也再无翻动了。


“小约,最近见你不开心啊,是因为上次的事吗?上次是你先跑出去,才出了这个闹剧的。”(然后你就杀了那个法官这个意思吗?)

“嗯,哥哥,人间是善良的吗?”

“人间啊,既又良善之人,也有罪恶之人。”

“那么如果罪恶之人,的罪恶是别人加上去的呢?”

“那么,拥抱他的只有死亡了。算了,不讨论这个话题了。”

——————

那一天哥哥与我聊了许多,也许吧,我除了哥哥就没有人交流了吧。

只是可惜现实,总是会让一个心门紧闭的人,强行敞开。

————————民变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举起兵刃,为什么要杀了我们。

“小约,小心”

“哥哥!”

哥哥被兵刃刺穿的画面,依...

至上面那件事,我再也没有相信过人世皆为善良之人。圣经也再无翻动了。


“小约,最近见你不开心啊,是因为上次的事吗?上次是你先跑出去,才出了这个闹剧的。”(然后你就杀了那个法官这个意思吗?)

“嗯,哥哥,人间是善良的吗?”

“人间啊,既又良善之人,也有罪恶之人。”

“那么如果罪恶之人,的罪恶是别人加上去的呢?”

“那么,拥抱他的只有死亡了。算了,不讨论这个话题了。”

——————

那一天哥哥与我聊了许多,也许吧,我除了哥哥就没有人交流了吧。

只是可惜现实,总是会让一个心门紧闭的人,强行敞开。

————————民变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举起兵刃,为什么要杀了我们。

“小约,小心”

“哥哥!”

哥哥被兵刃刺穿的画面,依旧是那么的让人“难忘”

我不记得之后的事了,只知道家族带着我逃出了家园。

————————

哥哥的葬礼上我哭了,为什么老是丢下我?哥哥……哥

“他在天堂会好好的”

“可怜的孩子”

“愿上帝保佑”

——————之后我开始沉迷研究,并非灵魂学,而是一道阵法,以吾之身,换汝之力。一道被教庭,禁用的阵法。

——————


因为时间问题今天更的十分短小,见,见谅。


吸德三岁啦
我累了,伊索 ————————...

我累了,伊索

————————

先前的灵柩+约约:http://xide5750.lofter.com/post/1fa01e85_12d0be93e

(被群里的某喵 @睡不醒的阿喵 压榨的一滴都不剩(不(的吸德

我累了,伊索

————————

先前的灵柩+约约:http://xide5750.lofter.com/post/1fa01e85_12d0be93e

(被群里的某喵 @睡不醒的阿喵 压榨的一滴都不剩(不(的吸德

让我去宣群!!

咱来宣群了,是个语c,也可下皮水聊,可对戏,嘴炮,开che
因为开学有点冷希望有暖群宝进来
进来看看吧,非常感谢
占tag致歉

咱来宣群了,是个语c,也可下皮水聊,可对戏,嘴炮,开che
因为开学有点冷希望有暖群宝进来
进来看看吧,非常感谢
占tag致歉

梦泪幻り

克莉我老婆!!!!我爱死她了!(´°̥̥̥̥̥̥̥̥ω°̥̥̥̥̥̥̥̥`)
约约的嘴巴我画毁了我的锅
左手画画不好看我很抱歉。!

克莉我老婆!!!!我爱死她了!(´°̥̥̥̥̥̥̥̥ω°̥̥̥̥̥̥̥̥`)
约约的嘴巴我画毁了我的锅
左手画画不好看我很抱歉。!

卡尔的约受
94混更一下鸭qwq我画不出约...

94混更一下鸭qwq
我画不出约美人万分之一的美貌qwq
谢谢_(:з」∠)_

94混更一下鸭qwq
我画不出约美人万分之一的美貌qwq
谢谢_(:з」∠)_

卡尔的约受

第一次写模仿的推演日记qwq
文笔渣渣qwq
我好菜qwq
注意!!是模仿推演日记的!!
私心殓摄_(:з」∠)_
谢谢(☍w⁰)

第一次写模仿的推演日记qwq
文笔渣渣qwq
我好菜qwq
注意!!是模仿推演日记的!!
私心殓摄_(:з」∠)_
谢谢(☍w⁰)

Verditer
今天也在用第五谈恋爱

今天也在用第五谈恋爱

今天也在用第五谈恋爱

盆栽君

大概是只百局不遇约瑟夫的卡尔,没能画出「入殓师 -张望」这个动作万分之一的潇洒。

目前应该还没有能辨认屠夫是约瑟夫的方法,所以这个照片辨认是我编的,希望约约快点出拜访><

大概是只百局不遇约瑟夫的卡尔,没能画出「入殓师 -张望」这个动作万分之一的潇洒。

目前应该还没有能辨认屠夫是约瑟夫的方法,所以这个照片辨认是我编的,希望约约快点出拜访><

鸢者

依旧没有标题〈3〉

渣渣文笔,真的渣,超级渣


更晚了抱歉呐


随着门吱呀一响,一位身着黑衣拥有俊朗容颜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是的没错,他就是约瑟夫最不想见到的那位。

“伊索?你来了啊。迟到了一会儿呢。”美智子察觉到有人进入屋内后没有过多反应,只是端起茶喝了一小口,对于伊索迟到这件事情也不是很在意,准确的说,她能把注意力从海伦娜身上移开那么一点点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抱歉,出了点事情耽搁了。”伊索将目光从美智子身上转移到了约瑟夫身上。那位美人正以略带愤怒之意的眼神望着他,不过……果然美人就是美人,怎么样都好看。

“哦?多大的事能让你迟到?”美智子也就一点点好奇什么事能让伊索这人迟到。

“没什么事。”这事是伊索说不出...

渣渣文笔,真的渣,超级渣


更晚了抱歉呐


随着门吱呀一响,一位身着黑衣拥有俊朗容颜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是的没错,他就是约瑟夫最不想见到的那位。

“伊索?你来了啊。迟到了一会儿呢。”美智子察觉到有人进入屋内后没有过多反应,只是端起茶喝了一小口,对于伊索迟到这件事情也不是很在意,准确的说,她能把注意力从海伦娜身上移开那么一点点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抱歉,出了点事情耽搁了。”伊索将目光从美智子身上转移到了约瑟夫身上。那位美人正以略带愤怒之意的眼神望着他,不过……果然美人就是美人,怎么样都好看。

“哦?多大的事能让你迟到?”美智子也就一点点好奇什么事能让伊索这人迟到。

“没什么事。”这事是伊索说不出口的,好在美智子也没有问下去,要是美智子特别想知道一件事,什么都干的出来,总之这事你就是守不住。

“啧。”约瑟夫默默翻了个白眼。

是,真没什么事。


约瑟夫找美智子前的确是去找过伊索的。


“啊……果然在这啊伊索。”约瑟夫望着湖边小亭子里的伊索,之前美智子带来的烦恼烟消云散。

“约瑟夫。”伊索转身看了看,此时的约瑟夫离他只不过几步距离,这张完美的脸使伊索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喂,伊索,怎么了?”约瑟夫见伊索一直盯着自己总感觉怪怪的,浑身上下不舒服。

“抱歉。”伊索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了约瑟夫将近三分钟。若是平常女子应该早已面红耳赤,但约瑟夫的反应也不是他的作风啊,这次竟然让伊索就这么白白看了三分钟。

“所……”约瑟夫向前走去,不料被台阶拌了那么一下,丢人丢到家了,直直向伊索扑去,伊索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约瑟夫便狠狠撞在一旁的护栏上,要不是伊索突然反应过来抓住了约瑟夫的衣领,连掉到湖里的可能都有,虽然是以衣服破了一些为代价,但好歹比浑身湿透的好。

“这前两天修了个台阶……”伊索原想提醒一下约瑟夫,可还没开口约瑟夫便已经被拌了,这能怨谁。

“那你不知道接我一下吗,嘶,有点疼。”约瑟夫揉着撞到的地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手里拿着破碎衣服布料的伊索,“两个大男人意外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话音刚落,伊索便凑了上来,就在约瑟夫还懵着的时候,伊索已经将外套披在了约瑟夫身上,但手却滑到了约瑟夫的腰处,脸凑到约瑟夫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对啊,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见约瑟夫还是没有反应便得寸进尺的在人脖子处咬了一口,留下一个印子。

轻微的痛感使约瑟夫清醒过来,反手就给了伊索一巴掌,好在力度不大,要不然伊索脸上就会多上一个醒目的巴掌印子。

“犯什么病!”约瑟夫望了望周围确定没有人看见后冲伊索吼道。

此时的伊索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件多荒唐的事,也没有作过多解释,反正事实就是这样,解释有什么用,现在只能说上一句

“抱歉。”

约瑟夫扭头就走,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伊索的外衣还在自己身上披着,又不能现在脱下来,自己的衣服上还破着个洞呢。

“该死的,还得回去换衣服。”


约瑟夫一见伊索便想起当时的情景,这也就是他不想看见伊索的原因,换谁都得尴尬的要死。

“行吧行吧,你的私事也与我们无关。”美智子无意瞟到了约瑟夫,看约瑟夫在伊索进来后的神情便知道他俩绝对有事情,至于什么事情,美智子没敢再想下去,要是继续想指不定想到什么少儿不宜的。

“所以现在可以谈论正事了吗?”海伦娜即便看不到他们此时的表情,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只得赶紧结束这个话题,避免搞得都很尴尬。

“嗯。”伊索松了口气,不知该如何感谢海伦娜岔开了话题。


“是这样的……”


墨点铅理

感觉不是很高清啊……………需要翻译嘛?

感觉不是很高清啊……………需要翻译嘛?

炫光炫光炫光炫光

【殓摄】又是一个脑洞

我文笔好渣(哭)

写了也没人看 写这种脑洞就是比较爽

自己开心哈哈哈哈哈


————————————————————


【约瑟夫出身于名豪世家,却不料被另一强大家族盯上。失去双亲和哥哥的他只得四处逃窜,遇上了一普通家族出身的入殓师×隐藏杀手卡尔,互相爱恋并和他一起对付劲敌。】



他提着长剑,面对眼前来势汹汹的蒙面人 。他丝毫不怕。从伊索·卡尔受伤被迫逃走后,他的心已经冷了。手背上长长的一道口子,约瑟夫仿佛没有痛觉,直到血顺着纤长的手指流下来,滴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把约瑟夫的心神拉回来一些。


他垂下眼帘,不急不躁的抬起那被血染的更加惨白更加骨节分明的...

我文笔好渣(哭)

写了也没人看 写这种脑洞就是比较爽

自己开心哈哈哈哈哈


————————————————————


【约瑟夫出身于名豪世家,却不料被另一强大家族盯上。失去双亲和哥哥的他只得四处逃窜,遇上了一普通家族出身的入殓师×隐藏杀手卡尔,互相爱恋并和他一起对付劲敌。】




他提着长剑,面对眼前来势汹汹的蒙面人 。他丝毫不怕。从伊索·卡尔受伤被迫逃走后,他的心已经冷了。手背上长长的一道口子,约瑟夫仿佛没有痛觉,直到血顺着纤长的手指流下来,滴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把约瑟夫的心神拉回来一些。


他垂下眼帘,不急不躁的抬起那被血染的更加惨白更加骨节分明的手。在黑暗中,约瑟夫的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抖,他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血红一片的伤口,随后提刀的另一只手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转动手腕,旋转后飞出去的刀刃将他背后的蒙面人人头分家 。


举剑,下砍,转身前踢。


一系列的动作完美的诠释了他的能力。


突然身后一声枪响。


约瑟夫没想到来人手握有枪,来不及反应,猛的被子弹射中后心。嗡的一声,约瑟夫眼前事物模糊不清,一阵天旋地转,发誓用它保护心上人的那把长剑,锵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紧随着,约瑟夫也终于撑不住伤痕累累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


除了血,就是满地的尸体。约瑟夫也在其中。夜幕降临,在死人堆里终于有了一丝生气。约瑟夫缓缓睁开眼睛,轻轻挣动了一下,却疼的发抖,连呼吸…都是痛的……约瑟夫半睁着眼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奶白色细软的头发铺了一地,与身上早已干涸的血迹鲜明对比 。


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


约瑟夫这样想着,强行撑开眼皮爬起来,却不知道牵动了哪一块伤口,疼痛顿时蔓延全身 。


好像……有人从后面过来了。


约瑟夫感受到了身后的危机,却因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而没有力气反抗,来人似乎十分着急。


这么着急杀了我啊?


约瑟夫想着,身后的人却没有像想象的那样一剑了结了自己。当约瑟夫感受到一个温柔的拥抱时,他才反应过来,是卡尔。


“伊…伊索,我疼。”


约瑟夫有气无力,湛蓝的一双大眼睛被一层水雾蒙上,在眨动眼睛时,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下。


约瑟夫在名门望族中是剑法最好的,被一些每天闲来无事的人称为执剑杀手。这称号一听几乎可以达到闻风丧胆的效果,但是其实,约瑟夫是一个极其怕疼的人,他疼时会哭 会叫。但是只会在亲人和卡尔面前。现在他已经没有亲人了,只有卡尔能接住他的眼泪 。


“没事,你不会有事的。我,我马上去找大夫,你在忍忍,好吗?”卡尔是哽咽着说话,仿佛自己心上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人狠狠掐了一下。卡尔一只手托住约瑟夫,另一只手伸进他的膝弯,稍一使劲,就把约瑟夫整个抱了起来,虽不沉,但却像抱了整个世界。约瑟夫就是他的全部。


“约,我带你回家。”


光阴似箭,一个月过去了。


约瑟夫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卡尔今天比了好几场赛,回家的路上头十分晕,浑身发热,也不知道怎么了。到了家门口,想着约瑟夫应该睡了,便轻手轻脚的掏出钥匙,钥匙还未送入钥孔门已经开了。约瑟夫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与奶白色长发相衬。他有些睡意的站着门口,应该是等了自己好久吧。卡尔有些站不稳,扶了扶头说道:“……你,…怎么不睡,一直等我呢?”


已是深夜,约瑟夫看起来比自己还累 。带着些鼻音应了一声。


卡尔呆呆的望着约瑟夫,心里莫名浮起一个强烈的想法——“想操。”


卡尔慢慢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误食了什么。想起今天艾米丽小姐递给他的那杯水,他预感到了什么……而此时艾米丽和艾玛正在房间里边偷笑边期待明天约瑟夫的样子。


约瑟夫伤差不多好了,自己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


卡尔这样想着,心里那个猥琐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终于憋不住了,一把抱起约瑟夫就往卧室走去,把某个还没有搞清的人扔到床上,一个飞扑猛扑过去,十分小心机的慢慢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当满房间都是属于卡尔的气息时,约瑟夫才反应过来,不过……已经晚了。


……


你以为我会写车?不可能的(滑稽)




白羽

殓摄谢谢!摄殓左上角慢走不送。入坑一年多才更一篇文。emm

祝各位看官看的愉快。

——————

痛,我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我是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王国的皇室法师,伯爵出身。

也许在别人看来我的人生是多么光鲜,却不知光鲜背后深藏的绝望与心魔。

我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

大约是在我刚会笑的时候,儿童天生的单纯让我总在抱怨为什么我没有朋友?父亲回答我说我与别的孩子们不一样,我的身份很特殊。

特殊?为什么会特殊?我不一样是人类吗?与他们一样的手脚,一样的身体,为什么会特殊?

————————

为了证明我是能交到朋友的,我偷偷的溜出了家,来到了闹市,这里的人很多很拥挤...

殓摄谢谢!摄殓左上角慢走不送。入坑一年多才更一篇文。emm

祝各位看官看的愉快。

——————

痛,我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我是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王国的皇室法师,伯爵出身。

也许在别人看来我的人生是多么光鲜,却不知光鲜背后深藏的绝望与心魔。

我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

大约是在我刚会笑的时候,儿童天生的单纯让我总在抱怨为什么我没有朋友?父亲回答我说我与别的孩子们不一样,我的身份很特殊。

特殊?为什么会特殊?我不一样是人类吗?与他们一样的手脚,一样的身体,为什么会特殊?

————————

为了证明我是能交到朋友的,我偷偷的溜出了家,来到了闹市,这里的人很多很拥挤,在闹市的一条巷子里我躲了起来,一因为在人群中我看到群孩子,但因为我没有交朋经验,所以只能躲在一旁偷偷看着他们。

一个孩子看到了我露出了笑容,对我大声喊到“小男孩要一起玩吗?”要!

我跑上前去,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与朋友玩的感受!当然要!

——————

结果我刚上去,就被一抹鲜红所覆盖了,人们慌忙跳窜。那个孩子死了。闹市人们太过拥挤,所以没有人看到是谁杀了这个孩子,于是他们要找到个代替凶手的人,所以我被告上了法庭——理由是我杀了那个孩子。

————————

听着人群中人们的喧闹声,有的人在哀悼有的人在辱骂,法官判我于火刑,却被我的家族制止,在法官得知我是德拉索恩斯家族小少年时,他便满脸笑容的道歉并夸赞我,太虚假了不是吗?

——————我被罚了禁闭

但我也得好好想想了,神父大人说人间是美好的那么为什么会有人杀人呢,也许我不该出去吧。

————————

之后那位孩子的尸体被清理干净了,法院找了下一个替罪羊,人性是虚伪的。

我以意识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