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段子

55265浏览    95846参与
爱吃油炸的猫

绝笔之七夕小段子(一)

首先申明!!!

此原文是个大长篇,基本是在贴吧里面有更(小说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名字与这里一致)

这个段子是原著向,说的是绝笔时间线以前的故事(所以会涉及一些原文里面还没有出现的人物和情节)。原因是由于七夕那天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谢谢观看!!

欢迎入坑!!!!!


(1)

那是齐战与如卿成亲后的第一个乞巧节。


那一天是民国二十六年的八月十二日,而在一个多月之前,也就是七月七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卢沟桥事变,狠狠地一把撕开了中日抗战的序幕。

那一直紧绷在中日关系之间的弦,终于在那一天,轰然断裂。...


首先申明!!!

此原文是个大长篇,基本是在贴吧里面有更(小说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名字与这里一致)

这个段子是原著向,说的是绝笔时间线以前的故事(所以会涉及一些原文里面还没有出现的人物和情节)。原因是由于七夕那天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谢谢观看!!

欢迎入坑!!!!!



(1)

那是齐战与如卿成亲后的第一个乞巧节。

 

那一天是民国二十六年的八月十二日,而在一个多月之前,也就是七月七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卢沟桥事变,狠狠地一把撕开了中日抗战的序幕。

那一直紧绷在中日关系之间的弦,终于在那一天,轰然断裂。

 

 

 

(2)

一直住在苏州木府的齐战自然也在当天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已经差不多有一年闲居在此了。自去年西安事变之后,张少帅一朝落势,他也因此遭到委员长的嫌隙,正是因为他妻子木如卿木家的一些特殊关系,他这才免于一死,被贬居于此地。而在此期间,一直未有复职的任何消息。

他都已经做好在这里安度余生的打算了,既然委员长对他不再器重,那他也就差不多死了那条当兵的心。如果国共合作能换来国内的和平,那他也是愿意的。

可卢沟桥事变却在他的心里宛如抛落下了巨石,那溅起的又岂是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简直就是惊涛骇浪。

他想,也许到他要出山的时候了。

 

但一个月都过去了,南京那边依旧是一点音讯也没有。就连他的老丈人都劝他,莫要再把心思放在这些烦心事上面了——他木家有一个军人就已经足够了。

与他同床共枕半年了,如卿又怎会不知他的心思。齐战他啊,做梦都想上战场,杀敌人——可这又是他能够决定的?

八月十日夜,如卿端着一盆水推门进去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只穿了一件单衣,盘着双腿,坐在窗边,望着月亮出神的齐战。

由于苏州的夏日尤为酷热,即便是木府建在护城河边上,可偶尔从窗户飘进来的几缕凉风根本无法缓解屋子里的热气,隔着十来步的距离,如卿都能看清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也不知道他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她进门这么大的响动也没有吵醒他,她不由轻笑出声。这下终于将那人惊醒,他猛地回头,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愕然,“你怎么……”

“我怎么了?”如卿一边进门,一边笑着将他的话截下,“瞧爷这话说的,我的房间,我还进不得吗?也不知道是谁看月亮看得那么入神,连我进来都不晓得。”说话间,如卿业已走到了齐战跟前,将手里的水盆放下。

齐战有些脸上挂不住,他轻咳一声以掩饰尴尬,“怎么今天是你打水——明淙呢?”

“明淙今日身子有些不舒服,我让她去歇着了。”清灵的嗓音好比是山间淙淙泉水,仿佛一道凉爽的微风划过心间。说实话,齐战一直觉得,如卿的声音,比那燥热的晚风,更解暑,也更能让人静下心来。

“哗啦啦”的水声在室内响起,如卿拧着毛巾,十指皓白如新剥开的青葱,然后递给他,“瞧你那一头大汗的,赶紧擦擦吧——话说你刚刚想什么那么入神呢?”

齐战一声不吭地接过毛巾,自顾自地擦着脸。

从如卿的那个角度看去,窗外的一轮弦月恰好位于窗子的正中央位置。月光如练,疏星倒悬,星月的芒华轻轻地洒落在平静的湖面上,倒映出皎洁的水光。再伴着若有若无的窸窣的蝈蝈鸣声,几乎与如卿脑海里十几年前的苏州城的夏日夜景别无二致。

如果忽视齐战手边上的印着黑字的白纸的话。

她想了想,“这是大哥寄给你的?”

齐战擦脸的手顿了顿,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爹他……”如卿在床的另一头坐下,一时间,她的目光不晓得停留在何处,“你是知道的,当初他晓得我大哥瞒着他参军的时候,他差点和我大哥断绝了关系。”她稍稍顿了顿,目光又渐渐移到齐战面上,只见他面色平静,手里攥着那块毛巾,垂在腰际。

齐战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出言打断她的意思。如卿当然清楚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更清楚,如果没有南京那边的命令,那他再这么下去,那也是自寻烦恼。

何不放下某些执念呢?

脑海里一个激灵猛地闪过,她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新奇的念头。

“爷……”

“如卿……”

他二人几乎同时开口,乍一听那软糯娇柔的低声呼唤,齐战差一些没反应过来,他极为诧异地看向如卿,而如卿也惊讶地看着他。

“你先说吧。”在相视了一会儿之后,齐战先打破宁静。

如卿微微垂着头,素净的面上是难得的赧然之色,“后天就是乞巧节了,苏州城一定有什么好玩的活动,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听着她宛如撒娇般的语气,齐战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厌烦。看着那一双灵动澄澈的眼眸,齐战猛然间想起,虽然她业已嫁他为妇,但说到底,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刚刚满二十年华的姑娘罢了。

说来,他俩人已经成亲半载有余,他好像,从没给过她什么。

此刻夜色渐浓,月光如水,温热的晚风带着几分河水的湿润,轻轻地拂过他的面容,他稍稍加深呼吸,那风里,好似绻着一股莫名的甜味。

心底那块最柔软的位置被蓦地击中,看着眼前最熟悉的那张面容,他几乎是想也没想,轻轻地应了一声。

然后,他便见着自己的颜色颇佳的姑娘,笑得眉眼弯弯,眼里好似落下万千明星,华彩煌煌,比那穹空上的皓月还要好看三分。

“那,就这么说定了。爷您可不能反悔!”

“对了!”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你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齐战看着她面上极为明媚的神色,嘴唇微微嗫嚅了几下,最终吐出二字,“无甚。”

 

 

 

(3)

次日,晨光熹微,遥远的天际泛着一层层的霞色,深浅不一,颇有韵味。

而齐战与如卿二人素来都起得很早。

“这书上讲,七夕那日,城里的姑娘们都要染指甲和树浆沐发。嘿,这听上去可稀奇得很!今日反正你我二人无事,不如你陪我去穹窿山上去找找染指甲和沐发的材料可好?”

齐战险些一句“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做就好”脱口而出,待看到那姑娘坐在他旁边,手执一卷古书,看得甚是认真的模样,那句话便被他毫不犹豫地吞回肚里。

他不忍拂她的上好心情,便问道:“需要什么东西吗?

如卿略带欣喜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将书上的话原原本本地念了下来。

“唐朝《秋日》诗云:‘洞箫一曲是谁家,何汉西流月半斜,俗染纤纤红指甲,金盆夜捣凤仙花。’

“《攸县志》:‘七月七日,妇女采柏叶、桃枝,煎汤沐发。’”

“凤仙花、柏叶、桃枝。”齐战将她话里最关键的字眼给挑了出来,“就只有这些吗?”

“应该是吧。”如卿放下书,然后笑眯眯地看向她,“我刚刚看了一遍书——明天就是乞巧节了,书上讲明日早晨的露水是牛郎与织女的眼泪,有让人眼明的功效。”

齐战拼命忍住自己想要抽嘴角的冲动,他一面心里想着这是谁想出来的无聊寓意,一面依旧笑对如卿,认真地听她继续说。

“接完露水洗完脸后,你就陪我染指甲和沐发吧,明淙那手艺我还是信得过的……”

“晚上城里面会举行香桥会,听说在乌鹊桥上可以两个人一同挂上香包,以求两人的姻缘长久美满,城里面还有各种活动,热闹得紧。说来我还从没见过那般盛大的场面哩!”

看着心上的姑娘满脸憧憬的样子,齐战也不禁微微弯了弯唇角,声音也不由地放柔了几分,“明晚你不就能见到了吗?”

如卿亦是笑得清丽动人,宛如夏日清晨荷塘里盛开的水莲,“有爷陪我,什么都好。”

齐战起身,看了眼手表,“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好。”如卿应道。



回不去的记忆,忘不掉的歌声

大概是些沙雕段子

私设御侍出没(叫上官笙),段子,很短,cp有(基本都是友情向大概)


沙雕


可能ooc


以上

——————————————————————————————


1.红酒牛排天天打架,这是餐馆每个人都知道的,但每次打完架就会被御侍上官笙叫上阁楼,然后就会听见两个人的惨叫


上官笙:我,能输出能奶能控,各种天赋总有一种可以宰你


2.冰场特别特别滑,然后冰场就有了新外号:【冰球场】

这里飨灵们经常开始冰球大赛,杆子就是自己武器,然后就会出现很奇葩的杆子,比如:燧发枪,红拳套,烟杆,扇子,(醋)茶杯等等等等

等下?法式蜗牛你壳呢?

法式蜗牛:被当成冰球了(然后睡了)


3.上官...

私设御侍出没(叫上官笙),段子,很短,cp有(基本都是友情向大概)


沙雕


可能ooc


以上

——————————————————————————————


1.红酒牛排天天打架,这是餐馆每个人都知道的,但每次打完架就会被御侍上官笙叫上阁楼,然后就会听见两个人的惨叫


上官笙:我,能输出能奶能控,各种天赋总有一种可以宰你


2.冰场特别特别滑,然后冰场就有了新外号:【冰球场】

这里飨灵们经常开始冰球大赛,杆子就是自己武器,然后就会出现很奇葩的杆子,比如:燧发枪,红拳套,烟杆,扇子,(醋)茶杯等等等等

等下?法式蜗牛你壳呢?

法式蜗牛:被当成冰球了(然后睡了)


3.上官笙很奇怪,别人的红酒都是脆玻璃,怎么到自己这血条可以比上两个t(本人真事,我红酒血量3500+,t的血量最高1500+,等级还是同一级别)

然后就导致了别人的第一编队是奶+输出+t,上官笙的第一编队五个输出

上官笙:这群输出怕不是输出壳子t的心


4.上官笙的欧气基本不定式出现,具体表现为抽卡总是抽不到ur,别人六十多级最少五个ur自己才俩

但是皮肤池就反过来了,别人死抽不到的粽子皮,自己三发出了

还有刷奶皮的时候,别人刷了十几二十几次才出,这货十次没用完就出了

上官笙:我可以把抽皮肤的运气送你们一些,你们送我些卡池欧气吧


5.众所周知,院子里是养堕神的,然后因为上官笙总是懒得合成强化,就导致院子成了刷怪场

然后院子里就会啥都不剩了,寸草不生那种

然后刷堕神的几位就会被叫去和上官笙谈人生

今天的餐馆又有惨叫声呢~


6.啤酒,是御侍目前最高的飨灵,197的身高197的撞门框


7.汤圆,是御侍目前最矮的飨灵,120的身高120的看不到


8.御侍上官笙还给每个人分了房间,但是并不和平呢

比如和烤鸭一个房间的啤酒,每天进房间撞门框酒算了,还要忍受云雾缭绕

之后啤酒的麦子全枯了

再比如排酒组,天天打天天打,床每天都要塌,不是(消音)弄坏的,而是被这俩砍断了

事后御侍找人给他们换了钢板做的床

再比如乌云托月和汤圆,虽然这俩很和平,但是雷雨天气汤圆要顶着勺子才敢进房间

再比如布丁蛋包饭,目前果冻还没来,这两个相处很和谐,但御侍一旦不小心把果冻碎片掉在他们房间门口,就会导致这两个扭成一团,就为了这一个碎片

对,就为了果冻的碎片

最后就是鸡排和闪电泡芙,上官笙觉得,这辈子最大的错就是把两个中二病放一个房间


9.上官笙并不反对自家飨灵养宠物,不过要看好,尤其是被喂胖的宠物,稍微一个不小心就颈椎病肩周炎了,严重的都可以躺棺材了


10.每次有霸王餐的顾客,上官笙都会很善良的放过他们

因为他们已经被飨灵们打散架了


11.帕拉塔的天气真的很热,热到什么程度呢

牛排去送外卖回来就变全熟了

红酒去送外卖回来就变质了

巧克力去送外卖是被同在第三编队的乌云托月吸进乌云装回来的

咖啡去送外卖就开了

冰淇淋花筒走不出十步就化掉了

伏特加的大招都使不出来了


12..御侍上官笙和断刀经常会一起讨论武器问题,顺便去要个磨刀石

但是对于鬼厨特别不亲近

鬼厨:我也用刀为什么不找我讨论

御侍:你别bb,你有种不开免疫,有种让我打断成功


13.上官笙,身高172,职业御侍,人生最大疑问就是带着别的飨灵爬塔,好感动都会涨,但拿破仑蛋糕的好感度总是完美的停留在零

上官笙:我家有飨灵得了情感缺失症,还天天用敌意的眼神看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14.上官笙很喜欢安德烈,但安德烈一点也不喜欢上官笙,为什么呢?

伏特加:御侍,你再撸安德烈就秃了

——————————————————————————————

第一次写17段子,请多指教

一些是根据自己的真实想法和真实事件改编的,比如3和4

然后跪求大佬分我欧气


发条成

某城拟er:“成都先生,请问您对lofter上城拟作者‘发条成’恶意中伤抹黑您的形象一事,是如何看待的?”

成都:“安?”

某城拟er:“就是——lofter,一个发表文章的app,然后城拟……城市拟人化,把一座城市虚构成一个人——”

成都:“听你意思是现在站你面前嘞我是个鬼?”

某城拟er:“……我可能没说清楚,但我想说,那个人,她自称是成都人,但她在写作过程中屡屡冒犯CDZF以及当地媒体的权威,甚至还对成都人整个群体出言不逊!她自己不也是‘成都人’么!”

成都:“CDZF和成都媒体跟我有啥关系?你说这些又跟我有啥关系?”

某城拟er:“……她还说她写的成都不ai国!”

成都:...

某城拟er:“成都先生,请问您对lofter上城拟作者‘发条成’恶意中伤抹黑您的形象一事,是如何看待的?”

成都:“安?”

某城拟er:“就是——lofter,一个发表文章的app,然后城拟……城市拟人化,把一座城市虚构成一个人——”

成都:“听你意思是现在站你面前嘞我是个鬼?”

某城拟er:“……我可能没说清楚,但我想说,那个人,她自称是成都人,但她在写作过程中屡屡冒犯CDZF以及当地媒体的权威,甚至还对成都人整个群体出言不逊!她自己不也是‘成都人’么!”

成都:“CDZF和成都媒体跟我有啥关系?你说这些又跟我有啥关系?”

某城拟er:“……她还说她写的成都不ai国!”

成都:“你都说是‘她写嘞’,那就更跟我莫得关系咯。”

某城拟er:“难道您不ai国ai D ai ZF吗?怎么能坐视不理?!”

成都:“我爱不ai国,ai不ai D,ai不ai ZF,这一切都跟你有啥关系?”

重庆:“哥,勒个哈堂客纯属没得话找话说,老子在旁边听她说老半天儿,硬是一个字都没球听懂。哥,我们走,莫理她!”

某城拟er:“那个发条成还写过重庆先生您的!她写您跟成都先生在谈恋爱!”

重庆:“真嘞迈?”

某城拟er:“千真万确!重庆先生,您听我讲——”

重庆:“哥!我们更要搞紧走老!回切看哈是不是屋头遭人安老针孔摄像头啥子嘞!——我日,勒个叫发条成嘞女娃儿还有点儿凶耶,没跟到我们住一起,还☀️🐎啥都晓得完老!”

成都:“……可能是我给她说嘞。”

某城拟er:“我艹。”


↑ 欢迎对号入座(滑稽

_纪无欢。♪

[医学]小段子 求婚

- 纯属娱乐

- 勿上升 

  
       求婚。

  

  毛不易(单膝跪地,深情):“薛老师,你愿意为了我,垫最厚的增高鞋垫吗。”

  薛之谦(冷冷):“……我们的爱情到这儿刚刚好。”

  

─────────────────

哈哈哈哈哈就是一个小段子啦!!

薛老师对不起,你跟毛毛的身高差这个梗太好玩了,我以后还会玩的。(知错不改。)

话说薛跟毛毛身高真的差很多哈哈哈哈。

- 纯属娱乐

- 勿上升 

  
       求婚。

  

  毛不易(单膝跪地,深情):“薛老师,你愿意为了我,垫最厚的增高鞋垫吗。”

  薛之谦(冷冷):“……我们的爱情到这儿刚刚好。”

  

─────────────────

哈哈哈哈哈就是一个小段子啦!!

薛老师对不起,你跟毛毛的身高差这个梗太好玩了,我以后还会玩的。(知错不改。)

话说薛跟毛毛身高真的差很多哈哈哈哈。

夏雪为仪

轮到苏万小天使作死了

/所谓激励/

学霸苏万在高考前送学渣黎簇一首打油七律:

反复检查文具盒,

正确填涂别蹉跎。

你看鸟儿都早起,

还能赖床时间多?

是是非非不用看,

考成啥样很难说。

不管成绩坏与否,

上学总令泪成河。

此诗饱含学子之艰辛及考场时需注意之事,更含激励之意。黎簇读罢热泪盈眶地将苏万拖至厕所暴打了一顿。

/所谓激励/

学霸苏万在高考前送学渣黎簇一首打油七律:

反复检查文具盒,

正确填涂别蹉跎。

你看鸟儿都早起,

还能赖床时间多?

是是非非不用看,

考成啥样很难说。

不管成绩坏与否,

上学总令泪成河。

此诗饱含学子之艰辛及考场时需注意之事,更含激励之意。黎簇读罢热泪盈眶地将苏万拖至厕所暴打了一顿。

夏雪为仪

生物学霸与物理学霸

/学霸苏万/

某日,吴邪因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卧床不起。沙海铝三角前来探望,吴邪越说越气,使劲锤床,喝道:“做攻做攻!我要做攻!!!”

却听苏万小学霸弱弱地道:“有力无距离,无功啊……”


这个需要一些知识才能看懂

/学霸苏万/

某日,吴邪因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卧床不起。沙海铝三角前来探望,吴邪越说越气,使劲锤床,喝道:“做攻做攻!我要做攻!!!”

却听苏万小学霸弱弱地道:“有力无距离,无功啊……”




这个需要一些知识才能看懂

夏雪为仪

传说中的🐷队友

/冬天的太阳/

黑花二人在上大学时,一个寒风刺骨的早上,花儿爷不想上课,就让黑瞎子随便找个理由帮忙请假。结果解语花中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冬天的太阳/

黑花二人在上大学时,一个寒风刺骨的早上,花儿爷不想上课,就让黑瞎子随便找个理由帮忙请假。结果解语花中暑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夏雪为仪

有时候,学习好还可以保命

/社会我瞎哥/

放学路上,阿瞎哥伸臂拦住了阿花弟的去路,邪魅一笑,语气轻佻:“知道什么是社会人吗?”

阿花弟挑眉:“不知道又如何?”

双掌轻拍,霎时间数十人将阿瞎哥团团围住。

阿瞎哥淡定道:“就知道你们不知道。今天我教你们个乖,社会人与自然人相对,在社会学中指具有自然和社会双重属性的完整意义的人。”


/社会我瞎哥/

放学路上,阿瞎哥伸臂拦住了阿花弟的去路,邪魅一笑,语气轻佻:“知道什么是社会人吗?”

阿花弟挑眉:“不知道又如何?”

双掌轻拍,霎时间数十人将阿瞎哥团团围住。

阿瞎哥淡定道:“就知道你们不知道。今天我教你们个乖,社会人与自然人相对,在社会学中指具有自然和社会双重属性的完整意义的人。”




竹本化-Victor
FEAR可以看做是 fuck...

FEAR可以看做是 fuck everything and run 的缩写。

FEAR可以看做是 fuck everything and run 的缩写。

竹本化-Victor
人的安全感应该来源于手机满格的...

人的安全感应该来源于手机满格的电量,过马路时路口亮起的绿灯,出门随身携带的身份证、手机、钥匙、还有足够的现金和银行卡,包包里常备的纸巾和卫生棉,按时做好的工作,下雨天提前收好的衣服被子,以及生病时还能撑着一个人去看病打针吃药的力气和理智。 

人的安全感应该来源于手机满格的电量,过马路时路口亮起的绿灯,出门随身携带的身份证、手机、钥匙、还有足够的现金和银行卡,包包里常备的纸巾和卫生棉,按时做好的工作,下雨天提前收好的衣服被子,以及生病时还能撑着一个人去看病打针吃药的力气和理智。 

K-iow

《枯萎》

  与任何人无关。

  她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但我每天都能从望远镜看到,那个受欢迎的女孩掐着脖子,逼迫自己吃下他人的肉。

  她对肉搞到厌恶吗?还是因为她吃的肉并不好吃呢?

  我找不到机会向那个女孩儿询问,我们总是没法见一次面。

  直到昨天,我的望远镜看到了一具枯萎的红蔷薇。


  肉块花园——《枯萎》

  与任何人无关。

  她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但我每天都能从望远镜看到,那个受欢迎的女孩掐着脖子,逼迫自己吃下他人的肉。

  她对肉搞到厌恶吗?还是因为她吃的肉并不好吃呢?

  我找不到机会向那个女孩儿询问,我们总是没法见一次面。

  直到昨天,我的望远镜看到了一具枯萎的红蔷薇。


  肉块花园——《枯萎》


K-iow

《香味》

  抬起头,快看看吧。

  那个人蹲下来,强行地掰起了受刑人的下巴。

  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

  被挖去双眼、掰起下巴的异种——抓狂了。

  血水滴落到面颊,流进鼻腔、流进两个被挖剩的眼窟。

  他是没有意识的猛兽吗?


  原来,那是以红蔷薇所制成的美味钓竿:肉块啊。




  肉块花园——《香味》

  抬起头,快看看吧。

  那个人蹲下来,强行地掰起了受刑人的下巴。

  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

  被挖去双眼、掰起下巴的异种——抓狂了。

  血水滴落到面颊,流进鼻腔、流进两个被挖剩的眼窟。

  他是没有意识的猛兽吗?


  原来,那是以红蔷薇所制成的美味钓竿:肉块啊。




  肉块花园——《香味》


K-iow

《变化》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我想吃肉。”

  “我的花期已经所剩无几了,被认可的时间太漫长,我认为我活不到获得契印的那一天。”

  “没人认可我,因为我是这里最诚实的欺诈师。”

  “也许很快,我也将成为异种。”

  “但是为什么?”

  “我不是最纯洁的白蔷薇吗?”

  ……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录音机看不见蜷缩在角落的骨骸,一遍又一遍地欢唱着。


  肉块花园——《变化》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我想吃肉。”

  “我的花期已经所剩无几了,被认可的时间太漫长,我认为我活不到获得契印的那一天。”

  “没人认可我,因为我是这里最诚实的欺诈师。”

  “也许很快,我也将成为异种。”

  “但是为什么?”

  “我不是最纯洁的白蔷薇吗?”

  ……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录音机看不见蜷缩在角落的骨骸,一遍又一遍地欢唱着。


  肉块花园——《变化》


江鹤不吃糖

【阴阳师】萤草x彼岸花 校园生活部的日常

☆虚假段子手。不定期更新。

☆想法来源于平安京的萤草返校季的皮肤语音

1.学习成果该怎么检查

学生会长彼岸花处理完一天的事务后,还要担当萤草同学的实战教官 。

草爹:对于我的学习成果 我还是很有信心哒~

彼岸花:现在,我来检验你的实战成果。不可以使用回血技能,听到了吗?

草爹:(   :∇:)萌虎落泪。

在经过一番考察之后

“叮~”草爹日常挥舞着四百公斤的蒲公英(?)给自己回血。

“不可以老是想着给自己回血啊!!!这是实战!!”彼岸花被气的拿起试卷就往萤草头上砸

“呜呜呜没有啦……”草爹委委屈屈的说道,然后再次给自己丢了个加血技能。

彼岸花:(...

☆虚假段子手。不定期更新。

☆想法来源于平安京的萤草返校季的皮肤语音

1.学习成果该怎么检查

学生会长彼岸花处理完一天的事务后,还要担当萤草同学的实战教官 。

草爹:对于我的学习成果 我还是很有信心哒~

彼岸花:现在,我来检验你的实战成果。不可以使用回血技能,听到了吗?

草爹:(   :∇:)萌虎落泪。

在经过一番考察之后

“叮~”草爹日常挥舞着四百公斤的蒲公英(?)给自己回血。

“不可以老是想着给自己回血啊!!!这是实战!!”彼岸花被气的拿起试卷就往萤草头上砸

“呜呜呜没有啦……”草爹委委屈屈的说道,然后再次给自己丢了个加血技能。

彼岸花:( '-' )ノ)`-' )【暴打萤草·试卷攻击】

萤草:总有一天我会像学姐一样厉害的呜呜呜(*꒦ິ⌓꒦ີ)

青雀白鹄。

《花色》

/榷清渡


  ·春

  他着一袭素色薄衫,斜斜倚在竹篾编成的躺椅上,衣衫盘扣系到了最上头一颗,端的是一副正经模样,只是腰臀曲起的弧度透出几分暧昧意味。如玉的五指捏着柄折扇,将开未开地掩住半面,露出的那双眼,黑瞳水润润地漾着惑人的光,像是将全身上下被束缚起来的媚意都汇聚在其中,只消他眼尾一挑勾勾手指,魂魄也要被吸走。他忽而收起折扇,不吝将白玉般的脸颊露出,近乎透明的指尖捻起粉红桃花瓣,递进艳色双唇间,犬齿轻磨,花汁染红贝齿。他探出舌尖,猩红唇角勾起一个引诱而甜蜜的弧度,

  “甜的,你要尝尝吗?”

  

  ·夏

  炙热的吐息洒在耳畔,低喘钻进耳道,汗水迷花了眼。他躺在...

/榷清渡


  ·春

  他着一袭素色薄衫,斜斜倚在竹篾编成的躺椅上,衣衫盘扣系到了最上头一颗,端的是一副正经模样,只是腰臀曲起的弧度透出几分暧昧意味。如玉的五指捏着柄折扇,将开未开地掩住半面,露出的那双眼,黑瞳水润润地漾着惑人的光,像是将全身上下被束缚起来的媚意都汇聚在其中,只消他眼尾一挑勾勾手指,魂魄也要被吸走。他忽而收起折扇,不吝将白玉般的脸颊露出,近乎透明的指尖捻起粉红桃花瓣,递进艳色双唇间,犬齿轻磨,花汁染红贝齿。他探出舌尖,猩红唇角勾起一个引诱而甜蜜的弧度,

  “甜的,你要尝尝吗?”

  

  ·夏

  炙热的吐息洒在耳畔,低喘钻进耳道,汗水迷花了眼。他躺在凉亭中,大红衣衫尽散,雪白胸膛露在天光下。修长白皙的腿盘在身上人腰间,挺起腰迎合,身线折出一个惑人的弧度,如月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漾着满腔欲望。他半阖着眼,眉间结起繁复的花纹,似享受又似不满。湖面有些高,满池深红翠绿的荷。清新可人的荷香混着满亭靡靡之气几乎要将人醉倒。他眯着眼,伸出雪白手腕,探进湖里折了枝开得最艳的,捞起来放在黑发细碎的鬓边。被突如其来顶得狠了,他低低喘笑一声,另一手捏起金丝镶玉的烟杆吸了口,馥郁腻人的白烟从鲜红唇间吐向身上的人,隔着烟,他眼神朦胧又湿润,眼尾飞着红却还似笑非笑道:

  “我和花,都是你的。”

  


*深夜偷跑擦边球。

**半小时产物想哪写哪,秋冬还没想到。


夏雪为仪

晓星尘和他的猫

59


宋岚捂着鼻子跑了。


薛洋迷迷糊糊间有点开心,晓星尘则是一边更加坚定地认为是宋岚伤了薛洋,一边对宋子琛畏罪潜逃的行为表示不满,顺便刷新了一下对宋岚的印象。


当然薛洋并没有开心多久,他晕过去了,原因就是失血过多。


这一睡,梦到些不得了的东西。


梦中薛洋没有流鼻血,且不是猫。


是个人!还是他本人!!


薛洋感极而泣。



60


梦境中的环境是他所熟悉的,义城义庄;里面的人也是熟悉的,是晓星尘——且没有宋岚那个讨厌鬼。


晓星尘正在自己房中,隔着衣架上薄薄的衣裳,能够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正在洗澡。


鬼使神差地,薛洋想...

59


宋岚捂着鼻子跑了。


薛洋迷迷糊糊间有点开心,晓星尘则是一边更加坚定地认为是宋岚伤了薛洋,一边对宋子琛畏罪潜逃的行为表示不满,顺便刷新了一下对宋岚的印象。


当然薛洋并没有开心多久,他晕过去了,原因就是失血过多。


这一睡,梦到些不得了的东西。


梦中薛洋没有流鼻血,且不是猫。


是个人!还是他本人!!


薛洋感极而泣。




60


梦境中的环境是他所熟悉的,义城义庄;里面的人也是熟悉的,是晓星尘——且没有宋岚那个讨厌鬼。


晓星尘正在自己房中,隔着衣架上薄薄的衣裳,能够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正在洗澡。


鬼使神差地,薛洋想去看看。


房中水汽氤氲,晓星尘蒙眼的白布放在一旁,露出一张完整的清秀的脸。




从30多节的时候我就喊着要开车了,如今,薛洋梦境牌小破车正式——

开始建造

开🚗我不在行,只是想让洋洋趁这次梦境赶紧明白他对🌟🌟的心意……

不然现实中开车找不到理由啊啊啊

夏雪为仪

晓星尘和他的猫

57


晓星尘不明真相地走向宋子琛,问道:“子琛,阿洋他怎么了。”


宋岚模模糊糊地说:“没事呀。”


晓星尘奇怪道:“子琛,你这里有血腥气。你和阿洋打起来了吗?”


宋岚缩地更厉害了:“没有啊。”


薛洋两只爪子捂着鼻子道:“宋岚!你走开!走开!闭着眼睛走开!!!”



58


晓星尘愈加坚定的认为是宋岚打了薛洋,然后心虚躲进角落,只是薛洋出了血,他沾上了薛洋的血,抵赖不得,便在角落等自己发话。


晓星尘自认为今天这番话是非说不可了,于是长叹一声,沉重地开口:“子琛,阿洋他伤得这样厉害,你怎么……怎么还将他伤出血来!唉……子琛,你看看阿洋的伤吧,我来给他...

57


晓星尘不明真相地走向宋子琛,问道:“子琛,阿洋他怎么了。”


宋岚模模糊糊地说:“没事呀。”


晓星尘奇怪道:“子琛,你这里有血腥气。你和阿洋打起来了吗?”


宋岚缩地更厉害了:“没有啊。”


薛洋两只爪子捂着鼻子道:“宋岚!你走开!走开!闭着眼睛走开!!!”




58


晓星尘愈加坚定的认为是宋岚打了薛洋,然后心虚躲进角落,只是薛洋出了血,他沾上了薛洋的血,抵赖不得,便在角落等自己发话。


晓星尘自认为今天这番话是非说不可了,于是长叹一声,沉重地开口:“子琛,阿洋他伤得这样厉害,你怎么……怎么还将他伤出血来!唉……子琛,你看看阿洋的伤吧,我来给他包扎。”


宋子琛默然。


薛洋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是失血过多了吗?


半晌,宋子琛总算靠默背清心咒止住了鼻血,回过头来。


薛洋逐渐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又蹦出了两道鲜红。

黄粱

【瓶邪】吴邪的练车笔记(1)(驾校教练老司机老张×新手司机小吴)

食用说明:①沙雕段子系列,不定期更新。

②作为苦逼的新手练车族,某天突然萌生了想看老张和小吴边学驾照边谈恋爱的故事(bushi),于是就有了这个段子系列。

ps:科三真的太难了,哭爆(つд⊂)

我,吴邪,25岁,都市小白领一个,有房没车。

啥,你问我为什么没车,因为我不会开!笨。

我一个小工薪阶层,今天996明天669的,不加班就已经拜天拜地拜祖宗了,哪还有时间学开车。

你管我每天挤地铁赶公交的累不累,老子乐意!

“别告诉我你还没学会开车?”这一天,我又受到了来自发小解雨臣发自灵魂的质问。

“干啥?哥觉得坐个地铁公交就挺好,环保省钱,多符合现在绿色健康的主题。”

“不是我说你...

食用说明:①沙雕段子系列,不定期更新。

②作为苦逼的新手练车族,某天突然萌生了想看老张和小吴边学驾照边谈恋爱的故事(bushi),于是就有了这个段子系列。

ps:科三真的太难了,哭爆(つд⊂)



我,吴邪,25岁,都市小白领一个,有房没车。

啥,你问我为什么没车,因为我不会开!笨。

我一个小工薪阶层,今天996明天669的,不加班就已经拜天拜地拜祖宗了,哪还有时间学开车。

你管我每天挤地铁赶公交的累不累,老子乐意!


“别告诉我你还没学会开车?”这一天,我又受到了来自发小解雨臣发自灵魂的质问。

“干啥?哥觉得坐个地铁公交就挺好,环保省钱,多符合现在绿色健康的主题。”

“不是我说你,”果不其然,解雨臣皱了皱眉头,“这是为你好,难道以后你有了女朋友,你要坐地铁跟她去约会?”

“哥这叫简朴,你懂什么。”

“结婚的时候呢?你坐公交去接新娘?”

“那还省了我租车的钱呢。”

“婚后有了孩子呢?你坐地铁送孩子去上学?”

“节俭就应该从小抓起,这老吴家的传统。”

“……”

“吴邪”

“又干啥?”

“25年了,”解雨臣带着一种同情和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吗?”

“……”

解雨臣你行,你就气我吧,你气死我得了。

tbc.

江鹤不吃糖

【杀戮天使】 扎克x瑞吉尔 婚后小日常

应该是两篇。

补昨天和今天的233。

感谢推荐和喜欢。

1.八音盒

「呐……扎克。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八音盒。」瑞吉尔突然开口,她把手里缝好的小熊放下,托着腮问在旁边沙发躺着的扎克。

「……哈?」盯。「那个东西有啥用……」

「那个啊..算作一个纪念吧。」

「纪念一下把你八音盒弄坏的医生么。」扎克挑眉。

「……」(笑)……居然吃醋了。真是罕见。

2.南瓜

「扎克。换绷带了。」瑞吉尔手里拿着一卷新的绷带,说道。

「啊啊...。等一下要出去么。」扎克扭过头,问。

「唔……去看一下埃迪。」瑞吉尔想了想,道。

「?喂喂。这就是你连续几天给我做南瓜的理由吗?」

「如果你跟我一起去...

应该是两篇。

补昨天和今天的233。

感谢推荐和喜欢。

1.八音盒

「呐……扎克。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八音盒。」瑞吉尔突然开口,她把手里缝好的小熊放下,托着腮问在旁边沙发躺着的扎克。

「……哈?」盯。「那个东西有啥用……」

「那个啊..算作一个纪念吧。」

「纪念一下把你八音盒弄坏的医生么。」扎克挑眉。

「……」(笑)……居然吃醋了。真是罕见。

2.南瓜

「扎克。换绷带了。」瑞吉尔手里拿着一卷新的绷带,说道。

「啊啊...。等一下要出去么。」扎克扭过头,问。

「唔……去看一下埃迪。」瑞吉尔想了想,道。

「?喂喂。这就是你连续几天给我做南瓜的理由吗?」

「如果你跟我一起去我会考虑明天开始换口味。」

啊……这该死的南瓜头。

句号。

我有个毛病,如果发现朋友圈发的比较频繁。说明最近有喜欢的人。想发给他看的。突然不发就是因为感觉反正无欲无求别瞎几把发了。

我有个毛病,如果发现朋友圈发的比较频繁。说明最近有喜欢的人。想发给他看的。突然不发就是因为感觉反正无欲无求别瞎几把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