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毒战

1858浏览    67参与
無聲迴響不能呼吸了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了……dbq明明嗚嗚嗚。

重新修了膚色,那天太困眼糊塗黑了……dbq明明嗚嗚嗚。

Lyric-Ys
也是以前做的。 车内

也是以前做的。

车内

也是以前做的。

车内

無聲迴響不能呼吸了

亂七八糟的摸魚和可愛的狐狸or貓貓明明等等。
黑白衣服其實是囚服?(實際上是因為明明衣服的顏色難搞我懶了。)
ooc但是可愛就完事~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二改。
多謝配合

亂七八糟的摸魚和可愛的狐狸or貓貓明明等等。
黑白衣服其實是囚服?(實際上是因為明明衣服的顏色難搞我懶了。)
ooc但是可愛就完事~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二改。
多謝配合

愛明明的三sir

《讓張隊教你如何捕獲一隻小狐狸》(上)
            ——首先你要有一塊草莓蛋糕
*臥底蔡添明注意,私設他喜歡草莓蛋糕
*cp張雷x蔡添明
和friend商量出來這對cp叫野狼disco
哈哈哈哈哈
*含一點🥩
*ooc預警

  
   
   誰也不會想到那個毒辣狡猾的毒梟此時正愉快地吃著一個粉紅色的草莓蛋糕的。張雷挑眉把蔡添明往懷裡摟了摟,蔡添明自顧自地舔掉嘴角的奶油,然後輕輕掙脫掉這個懷抱,把紙盒子和叉子放到張...

《讓張隊教你如何捕獲一隻小狐狸》(上)
            ——首先你要有一塊草莓蛋糕
*臥底蔡添明注意,私設他喜歡草莓蛋糕
*cp張雷x蔡添明
和friend商量出來這對cp叫野狼disco
哈哈哈哈哈
*含一點🥩
*ooc預警

  
   
   誰也不會想到那個毒辣狡猾的毒梟此時正愉快地吃著一個粉紅色的草莓蛋糕的。張雷挑眉把蔡添明往懷裡摟了摟,蔡添明自顧自地舔掉嘴角的奶油,然後輕輕掙脫掉這個懷抱,把紙盒子和叉子放到張雷手裡。
  “和你呆太久會被懷疑的,先走了。”
  蔡添明站起來拉拉外套,然後笑了一下,迎接張雷的吻。
  草莓奶油味的。
  張雷看著蔡添明舔舔唇,而對方瞇著眼睛對他笑。他覺得蔡添明像隻小動物一樣。
  結果這下分開就是好幾個月,張雷也沒敢給蔡添明發消息或是詢問,站在平常見面的地點也等不到人,他腦子裡就頓時冒出蔡添明是不是出了事的想法,插著兜盯著蔡添明總是慢悠悠晃著身影出現的方向,卻始終看不見熟悉的小動物探頭來了。
  “喵。”
  張雷的視線被一隻白色的貓咪吸引了,藍色眼睛,很漂亮,只是身上的毛有點灰,大抵是髒了。張雷歎口氣,蹲下來看了一會那隻貓,然後“咪咪咪”地喚它,貓咪湊上來,柔軟的毛蹭在張雷手上。張雷有點出神地想這該不會是蔡添明的貓吧——那傢伙會養貓?有點好笑。張雷無奈看看貓咪,拍拍它的小腦袋,去不遠處的商店買了火腿腸,回來貓咪又不見了身影。他悻悻地聳了聳肩,看看表沒時間了,把火腿腸往兜裡一揣。
  蔡添明是最近忙啊。忙著給七佬搭哈哈哥的線,還有其他的事兒要做,也就沒空給張雷發什麼消息匯報情況。雖然對於一個臥底來說這是常事。
  他真的好想草莓蛋糕——連帶著張雷。
  他倆很早就認識了,蔡添明跟了張雷一段時間,那會剛確認關係沒多久,結果蔡添明就被上頭派去臥底,去臥底前蔡添明被張雷摁在床(ΣΣΣ)上搞的要死要活的,蔡添明為此差點沒和張雷打——不過打不過,他就只能慫兮兮地縮縮脖子輕哼一聲了。
  這臥底一臥就是好幾年。
  兩人倒是依然時不時見個面,有時混著草莓奶油的味道就急匆匆洩(ΣΣΣ)火,但張雷次次搞得狠,蔡添明嗚咽著輕輕踹他,斷斷續續說:“你……你輕點……會很麻煩……啊……”張雷用力往裡邊操(ΣΣΣ)幾下咬他耳垂,悶哼一聲隨後放溫柔了動作。
  但這好幾個月沒見倒是頭一回。
  更沒想到見面的時候還是在醫院。
  張雷一下子就認出那是自家小動物,掏了警官證過去看看醫生就問:
  “怎麼回事?”
  “車禍撞的。”醫生看看他回應。
  張雷猶豫一下,想想這大抵是個機會,拎起蔡添明的手看見那傷皺皺眉,湊上去聞聞——du品原料的氣味。他也乘著這點時間,思考了下是否要搭蔡添明這條線,好解決掉問題。
  “又一個制du的,盯死他。”
  蔡添明看見張雷的時候愣在原地。
  好嘛,是這樣。
  於是他轉身就跑。
  張雷很成功地逮到了自家小動物,看他瑟瑟發抖地吐白霧,一面忍著不笑一面給他披了軍大衣,拷上他的爪子,借著位置湊他耳邊講:“聲音太大了,不行啊。”“還不是方便你找到。”蔡添明撇撇嘴小聲嘀咕了。
  張雷把嘴角抿成一條直線好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
  好久沒回警局的蔡添明真覺得渾身不自在,小心翼翼地左看下右看一下,眉頭擰的還真像那麼一回事。鼻子上的OK繃顯得有點可笑了。蔡添明在拘留室百般無聊地等著,抬手撥弄袖口的布料,又摸摸鼻子上的OK繃。
  腿上之前大抵是車禍受的傷,被人拉扯著有點一瘸一拐的到審問室,視線就飄到張雷身上去,眨眨眼,在許久沉默之後醞釀出台詞回答。兩人演的倒是好,好似真不認識,第一次見面那般。
  “張隊,沒時間了。我只想換個死緩。”
  蔡添明拋出一條線,張雷穩穩接住。
  出發之前張雷拎著蔡添明去警局的換衣間換了套衣服,畢竟原來那身都髒了,更何況薄薄一件襯衫出門也是冷的。張雷往蔡添明手裡把衣服塞過去。蔡添明挑眉,看看那些衣服幽幽開口:“好土。”張雷抱臂看他,挑眉:“有的換就不錯了。”“你要看著我換?”“又不是沒看過。更何況我這是看守犯人。”蔡添明悄悄給他甩了個白眼。
  “我看見了。”張雷幽幽冒出來一句。
  ……似乎不妙。蔡添明抿抿唇摸摸鼻子上的OK繃。
  張雷只是等蔡添明換完衣服,湊上去揪住他的領子扯到自己懷裡快速吻了一下唇。然後順勢轉了身子把人往門口推去,蔡添明沒緩過勁,踉蹌了一下,面上表情收斂好了,耳尖倒是紅了。張雷依然是冷著臉,心裡倒是完全相反,心情好著。張雷看著蔡添明在一堆衣服裡挑挑撿撿選著要用的衣物。蔡添明拎起幾件給張雷過目,他嚴重懷疑張雷是因為剛才被質疑了審美才故意搖搖頭的,並且給他指了另外幾件。蔡添明只敢心裡腓腹,手上還是乖乖擺好鞋子放好衣服了。
  蔡添明再一次被拷上手套,直到坐上了車,張雷撈過蔡添明的手,摸了摸他的手腕然後解開手銬收起來,一整金屬叮叮噹噹的聲音。蔡添明收手摩挲了下手腕,感受到對方殘留的一絲溫度,他眨眨眼抬頭和張雷沉默著對視,一路上沒說話,更何況情況也容不得他們多說什麼。只是各自想著些事情。
  夜色濃稠被絢爛燈光染的五光十色。
  車停下了。
  晚上似乎有點冷,蔡添明拉拉外套,抬頭看見張雷在等他,跟上去交換一個眼神,走到前面帶路,進入酒店眼角稍稍瞥向後邊,看張雷已經開始入戲,演的還挺像,就是面無表情看著有點傻啊?
  蔡添明想他演技這麼好怎麼不去當演員呢,這樣就省的做這種危險工作了。
  他抬手摸摸鼻子上的OK繃,把縮在袖子裡的手探出大半,摁下了電梯的按鈕。眨眨眼看著電梯數字變化。
  
——————tbc——————
  

愛明明的三sir

all古統計。以及大部分鏈接我已補上,沒補請告知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上)(下)

峯古rps《粉紅色衛衣》

💦水仙區

雙藏(地藏自攻自受)《合二為一》

地藏x洪文剛 《藏紅花》(上)(下)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井進賢相關

程井《藥與溫柔》

葉井《貓與他》

董井《獵人與狼》

董井/d井《Contes de ma mère l'Oye》(1)(2)(3)(4)

🐟蘇建秋相關

all秋 馬昊天x蘇建秋➕張子偉x蘇建秋3p《無題》

大概算是上面那篇的後續。依然3p 《ALL》

抹布阿秋 《無題》

段坤x蘇建秋 《Sole》

💥邵志朗相關

藍博文x邵志朗《烙印》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少爺》

👍🏻其他的古受

林正風x地藏《無題》

遊子新x陸志廉/洪文剛,高晉x洪文剛。以及一點點劉保強x陸志廉。 《未破繭的蝶》

莊子維x關友博《Purple rosamultiflora》上下

抹布郭天民➕微量郭少聰x郭天民 《無題》

張禮信x陳偉樂 《禮物》

《逃出生天》劉青雲x古天樂  《再見》

高晉x洪文剛清水向。《無題》

感謝大家這麼長時間的陪伴!

一個小號

【第2.5版结局】张雷/蔡添明

一章完,大篇幅生子预警,注意避雷!

Summary:

蔡添明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五仔,以活命为第一生存法则。
自上次死里逃生,这个信念一再坚定。
他再次上演丢卒保车的戏码,牺牲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Notes:

由未播的第二版结局脑补的2.5版,私心想看坏坏添明仔做更恶人~

两人国粤台词看着可能出戏,所以添明仔用了粤语语法(?)的普通话。原片张雷提取不到更多信息,加了很多私设,十分ooc,不会抒情不会各种描写,各位海涵~



一章完,大篇幅生子预警,注意避雷!

Summary:

蔡添明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五仔,以活命为第一生存法则。
自上次死里逃生,这个信念一再坚定。
他再次上演丢卒保车的戏码,牺牲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Notes:

由未播的第二版结局脑补的2.5版,私心想看坏坏添明仔做更恶人~

两人国粤台词看着可能出戏,所以添明仔用了粤语语法(?)的普通话。原片张雷提取不到更多信息,加了很多私设,十分ooc,不会抒情不会各种描写,各位海涵~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完结)

(二十二)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没人打得晕洪荆,因为他的听力实在是太强了,你还没靠近他,就会被他抛出去。

没人敢打他,打坏了怎么办,李医生和男护士都是聪明人。

所以他们药倒了他,洪荆的余生都会恨透这顿食物。

等意识再慢慢回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张病床上,这次是被绑着的,没人想他去抓脸上的纱布,和左眼附近缝合的线条。

他拒绝蔡添明喂他食饭,大家就只好为他注射营养液。

“你不要再绝食了”,汤匙被抵在洪荆唇边,煲好的汤是他喜欢的味道,香气四溢。但他固执地偏头。

蔡添明放下勺子,把洪荆的脑袋板正,拿纸巾擦他的嘴角,却被咬住了手指。

“阿荆呐!”蔡添明像是...

(二十二)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没人打得晕洪荆,因为他的听力实在是太强了,你还没靠近他,就会被他抛出去。

没人敢打他,打坏了怎么办,李医生和男护士都是聪明人。

所以他们药倒了他,洪荆的余生都会恨透这顿食物。

等意识再慢慢回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张病床上,这次是被绑着的,没人想他去抓脸上的纱布,和左眼附近缝合的线条。

他拒绝蔡添明喂他食饭,大家就只好为他注射营养液。

“你不要再绝食了”,汤匙被抵在洪荆唇边,煲好的汤是他喜欢的味道,香气四溢。但他固执地偏头。

蔡添明放下勺子,把洪荆的脑袋板正,拿纸巾擦他的嘴角,却被咬住了手指。

“阿荆呐!”蔡添明像是在野外踩中了小刺猬,“你想点样啊?事情已经办了一半了,你坚持完剩下一半得不得啊?”

“你答应我,唔再要他的另一只眼了!”洪荆的舌尖呜呜啦啦地绕。

蔡添明也听得懂,“得了得了,听你的,阿荆你不要那么生气,小心感染啊。”

洪荆吐出手指。

汤勺又递过来。

“给他喝!!!”洪荆意指那个马仔。

“你喝一勺,我给他一锅。”蔡添明继续哄。

洪荆终于松了牙关,浓郁的汤汁下了胃。

“你仲不走?”

“他要好几锅喔。”

勺子又卑微地递了过来。

(二十三)

左眼的纱布去除以后,光又照进洪荆的生命里。

声音和图像终于叠合在一起。

依然没有色彩,形状也暂时残缺又模糊,这秒出现,下秒就可能消失,但这已足够令洪荆惊奇了。

李医生说,这是“意料之外”的成功,然后问他,愿不愿意去看看厅外的那个人,你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吧,其实很靓仔的。

一旁的护士拼命点头。

洪荆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虽然,自己可以勾勒出蔡添明的身高——曾垫脚把下巴放在他肩头;知道他肌肉的密度——曾被揽在他怀里吐了个七荤八素;知道他手指的骨节,他的腰,他的声音——平静的,或是发怒的。

洪荆推测得出他的年纪,体型,却从没推测他的面容,甚至都没有认真去摸过。

现在,玻璃门外那个模糊的黑影踌躇着走了进来,洪荆闭上眼,那就是他——

讨厌的蔡添明。

洪荆又说了一遍,“讨厌的蔡添明”,因为你足够讨厌,我却放不下你。

“阿荆……你睁眼看看我……”

“看你干什么?”

“你不想记得我吗?”

忘得掉吗,洪荆腹诽。

蔡添明的心情沉到了谷底,他想了一会儿,开口,“粤江的废场子我接手了,以后会在那块地皮上生产,手头的事很多,我会很快离开。这次,还是随你,你不愿意就不用跟着去了。”

“我不愿意”,洪荆睁开眼睛看着他——

果然很好看,只是憔悴又破碎。

他扯出一个笑容,露出了酒窝,那个瞬间,真的好似小孩子。

“你很胡闹”,洪荆的声音缓缓的,像是宣判。

时间静静流淌,蔡添明在斟酌什么,“我就是这样,我也一直这么做下去。洪荆。”他严肃地说。

洪荆不确定那里面是不是有敌意。

其实,是占有欲。

蔡添明后退两步,站在阴影里看洪荆,爱意和失落写满了他全身,他的心里落了一滴泪。

而在洪荆眼里,那个身形,只是退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便匆匆离开了……




(二十四)

“喂?洪荆,蔡老板在大陆收了三个徒弟喔,一个女人还有她两个哥哥,现在都在粤江的场子里做事呢。”

“不,洪荆,没有,我们也是听说,他话那是他老婆啊……大聋小聋叫人家师母,但隔了几个省,他俩又没亲眼见过‘夫妻俩’怎么样……是,是,你说的对,是不能让外人亲眼见着了……他在置气,你大人有大量……都未必是真哒。”

“你在新加坡也算站稳脚跟啦,恭喜啊,收了不少拳手吧。我都听说啦,比赛个顶个拿奖啊,拳馆的名声都镇到我这里来了。什么时候赏我这个医生一碗饭吃啊……您客气,客气啦,广东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半年场子被扫三次啊……添明仔?哦,最近他没跟我联系哦,大忙人,忙起来就顾不上了……没,没他消息,有了我话你知……不需要?哈哈哈不是吧,别怄气啦,你的恩人都不再怨他了。”

“洪荆呐,听说你家添……不是,听说添明仔性病都长到脸上了,哈哈哥说的……‘怎么会’?怎么不会哦,您看得严也不能担保他不出去沾花惹草是不是?……‘危险’?不不不,哪会有什么危险,最近添明给他拉了个大单哦,油水都足的,哈哈哥都要笑得岔过气去了。”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对不起啊,我也不想这样说。可这次蔡添明这小子把黑白两道得罪光了,枪声就没停过,我派出去的人都不肯去监视他……尸体?没有,警方的控告闪烁其词,他现在是头号危险分子,人心惶惶的,找不到就暂时按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公布啊……再找?好,风头过了,我继续加派人手……如果,我说如果啊,他福大命大,你就赶紧把他收走吧,求求你了。我们就是头破,血流,也要把他绑走交给你,这里盛不下他了,别给他机会再在境内流窜了。”

“啊啊啊——接应到他了!洪荆!……打断腿?不,不用打断了,他已经从桥上跳下来了,又中了枪伤……没事没事,他人没事,好顽强地爬进灌木丛里了……是,他就在我旁边……嗯,他听不了电话,刚动了手术,睡着了。你别说,他睡起来还挺乖的……瘦了啊,怎么可能没瘦,八年了,跑来跑去,咱们也不是没给他机会,他就是放不下……要我叫醒他吗?不需要?那好……趁他跑不了,赶紧送到新加坡?好,好的,我去安排私船……放心,掩人耳目我很在手的。”

END.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

(十九)

“Dr.Lee,你点做嘢嘅?你话洪荆会唔事的,佢宜家发高烧啊,你即刻返!!”

李医生被大吼一顿,风风火火地赶了回去。

“添明仔……”他嗫嚅着开口。

“讲啊!”蔡添明叉着腰,站在长沙发前,洪荆跟个小猫似的蜷在里面,痛苦地发着抖。

李医生指了指茶几上的小茶杯,“你动我茶叶了?你给他喝了?”

“问这干嘛,现在是讨论茶叶的时候吗?”

“那……那……是我摆在书房里的,那是……是……大……大力壮阳茶啊,还蛮珍贵的……”

“你——”

蔡添明气结,转身冲过去捧着洪荆的脸,“阿荆呐”,没有反应,两边的脸蛋红得像苹果。捏捏他身上,也是烫得吓人。

“这不会引起伤口感染吗,我都没敢碰他,...

(十九)

“Dr.Lee,你点做嘢嘅?你话洪荆会唔事的,佢宜家发高烧啊,你即刻返!!”

李医生被大吼一顿,风风火火地赶了回去。

“添明仔……”他嗫嚅着开口。

“讲啊!”蔡添明叉着腰,站在长沙发前,洪荆跟个小猫似的蜷在里面,痛苦地发着抖。

李医生指了指茶几上的小茶杯,“你动我茶叶了?你给他喝了?”

“问这干嘛,现在是讨论茶叶的时候吗?”

“那……那……是我摆在书房里的,那是……是……大……大力壮阳茶啊,还蛮珍贵的……”

“你——”

蔡添明气结,转身冲过去捧着洪荆的脸,“阿荆呐”,没有反应,两边的脸蛋红得像苹果。捏捏他身上,也是烫得吓人。

“这不会引起伤口感染吗,我都没敢碰他,这两天洗澡他都用浴缸,没用淋浴。你自己肾不好,为什么不把东西放远一点?你知道他喝下去会有多危险吗,你要把他送进鬼门关里去吗?”

“我——我这,这不是我的锅啊,那我现在打电话叫女仔,本来是我给自己留的……”

“你确定没事?阿荆哪像要一展雄风的样子啊,你看他烧的都神志不清了,呼吸也不顺畅,你没什么药剂先给他打一针吗?”

“治标不治本啊,添明仔,还是发泄出来,这个我有经验。话说,你这是给他喝了多少啊?”

“两杯。”

“我多叫几个”,李医生掏出手机。

“得了,快点!”

蔡添明暴躁地挥手,弯腰抱起洪荆就往床边走,一边走一边碎碎念,“你当洪荆是什么啊,叫那么多都未必领你的情。喂!找温柔一点的啊!”

“好好好”,李医生小鸡啄米式掉头。

二十分钟后,妹子们都给接来了,一字排开,各具风骚。

“这是你找来的人?”蔡添明拽着李医的肩头。

“是啊,都是我最中意的”,李医生眼睛都直了,“你们都会什么啊?”

妹子们自报家门,总之,负责什么的都有,简直一条龙服务。

蔡添明越听脸越沉,她们阅男无数,手法狠辣,一会儿指不定把他的小徒弟折腾成什么样。完事了说不定还要四处嚷嚷,怎么上了受伤的盲主顾。

线裂开了怎么办?阿荆中途清醒了发火怎么办?他要是做着做着想老婆了怎么办?愧疚了怎么办?自尊受损了怎么办?

只许别人把阿荆看个遍,阿荆什么也看不见,自己怎么办?

“不得!”

“什么?”李医生把手从一个女仔臀部上拿下来。

“差她们回去,或者你自己喝茶自己补,洪荆让他自己解决。”

“这……我是个有医德的医生,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刺激小了就是延长他的痛苦啊。”

“我替他缩短,行不行!滚!出去带上门!”

蔡添明撂着气话。

李医生见势不妙,搂着一群柳腰就飞速下了楼。

蔡添明在床边坐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718332


(二十)

今天一整天,洪荆都觉得蔡添明黏糊糊的,起床的时候拍了他的屁股,刷牙的时候揽住了他腰。

洪荆“咕噜咕噜”地吐了最后一口泡沫,把牙刷搁进杯子里,问他,“添明啊,你今天怎么了?”

“我想你——”

“你想我做什么,我不是一直在你旁边站着吗?”

“我想你该跟我去做个检查了。”

“乜检查啊?仲未到拆线的时候……”

“眼底检查,我要Dr.Lee给你换双睇得清的角膜,点样?开不开心?”蔡添明悠闲地拿起剃胡刀,对着镜子扬起下巴。

“我想他接近不到移植库?”洪荆的手指蹭着大理石桌面,希望的灰烬里又被搅出火星,“我的右眼是直接失明的,左眼是一点点看不到的,先失去色觉,受到重击后又丧失掉了光觉,滴眼药也维持不到了,监狱环境又很差……它感染过……所以,可能性不大的。”

洪荆的声音越讲越小,到最后蔡添明只看见镜子里的那张嘴巴动着。他喊起来,“阿荆!我会让他们尽全力的!如果检查结果是可行的呢,你唔要丧气,你跟在我身边一定会好彩的!”

洪荆有点感动,那就先迈出第一步吧。

(二十一)

黄昏。

洪荆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他在上楼梯。

蔡添明走上去,告诉他结果——有望恢复,可以移植。但只能重建光觉。

三分钟后,他们开始了争吵,因为李医生提供的角膜将会从目标活体上剥离,而那个家伙才刚刚出了ICU,得以跟亲人见面。杀手也有亲人,他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不是为了等你做好准备,他的命早保不住了!阿荆,你以为他老大的补偿和那单独一家医院的力量保得住他的命吗?他的头七现在都该过了!!”

“可是他活下来了!他有清晰的视界!蔡添明,你觉得拿一个完整的眼睛去换一点点光是值得的吗?!”

“值得!为什么不值得?”蔡添明掐住洪荆胳膊,激动地把他按在墙上。

“那把你的给我啊!”洪荆吼道,生气让他浑身发抖。

蔡添明愣住了。

洪荆一步步紧逼,“你的命和他的不一样是不是,你们都是人流出的血不是同一种颜色是不是,你救了他再杀了他,他却不可以碰你?你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他的角膜可以你的却不可以?”

蔡添明一步步地后退,他难以置信的摇头,睁大了眼睛,不停地喃喃,“……在你心里我怎么会跟他一样……洪荆……怎么会一样……”

最高一阶台梯的边缘就这样到了蔡添明脚下,两个失控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

“啊——”

蔡添明后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地毯很厚,可他摔得不轻。

洪荆的掌下突然就没了人,吓得他扶着墙几乎是一路溜下去的,“你不要夸张啊”,他摸着呻吟的蔡添明,并没有检查出来潮湿的血迹。

“你想要我的眼睛”,蔡添明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心更痛一点,还是脚腕更痛一点。

他扣住洪荆的后颈,觉察到自己不知何时变得对他束手无策。

洪荆摸到了他脱臼的关节,命令他不要再装模作样,狼吼鬼叫。然后,“咔嚓”一声帮他复了位。

蔡添明只敢发出闷哼跟悲鸣。

洪荆说,“你想要我的命。”

没有,蔡添明悲愤地摇着头,忽然想起来对方看不见,他便委屈地出声,“阿荆,我没有……”

“不要再提了。”

不是你提的吗,蔡添明在抽噎的间隙,缓缓打出黑人问号。可他没底气,他也不敢说。动也动不了,打也打不过。

“总之,我不要他的眼睛,你也不能动他的命。”洪荆伸手过来,温柔地摩挲了蔡添明的脸庞,站起身走了。

李医生们缓缓赶来,“哎呀添明仔!你怎么坐在这里,刚才的声响怎么回事啊?我们扶你,你配合一下啊……不要再看洪荆的背影了,他都要走进屋门了,起身啊,大佬,莫玩啦!”

“一定给他换上!想尽一切办法!”

“你们吵架啦?多大点事儿啊,你是不是没说清啊,恢复光觉是最保守估计嘛,还要看最终的效果,接收人像都是可能的。你干嘛怕他失望啊,要我话,小的希望都好过大的失望的。用强,他醒来跟你翻脸你怎么办?”

“那就先换一只!”蔡添明气呼呼地说。

于是,李医生又成了那个无辜被波及的对象。



TBC.

limpidbright



Part2.
古古谈明明,“为了生存什么也可以做出来的……真的很毒的。”

普通话还是很可爱昂,有点小结巴,不过意思表达得超清楚,一针见血hhhhh




Part2.
古古谈明明,“为了生存什么也可以做出来的……真的很毒的。”

普通话还是很可爱昂,有点小结巴,不过意思表达得超清楚,一针见血hhhhh

limpidbright



古古的普通话采访,Part1.

图放不下了,还有两句话——

“现在那个结局是他(杜琪峰)后来想出来的,他觉得一个毒贩一定要受到死刑吧。因为没可能你贩完毒,害了那么多人,还不死的。”



古古的普通话采访,Part1.

图放不下了,还有两句话——

“现在那个结局是他(杜琪峰)后来想出来的,他觉得一个毒贩一定要受到死刑吧。因为没可能你贩完毒,害了那么多人,还不死的。”

愛明明的三sir

財明《Mistletoe》

*Mistletoe:-槲寄生


*cp王小財x蔡添明


*家和萬事驚x毒戰

含🥩,走評論


——————————————————


“傳說在槲寄生下親吻的情侶,會廝守到永遠。”


“常青的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豐饒。”


 


——————————————————

*Mistletoe:-槲寄生


*cp王小財x蔡添明


*家和萬事驚x毒戰

含🥩,走評論


——————————————————


“傳說在槲寄生下親吻的情侶,會廝守到永遠。”


“常青的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豐饒。”


 


——————————————————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

(十六)

“醒了?”

洪荆想动动肩膀的时候,有人按住了他。

是蔡添明的掌心。

洪荆躺了回去,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蔡添明注视着他。

“蔡老板救了你呢,道声谢啦小子”,李医生从善如流地开口,试图打破平静。

“有人……”

“有人开枪打中了我”,他的手轻轻覆上蔡添明的手背。

“然后呢?”蔡添明扣住他的手指,像很多次那样。

“然后……沙盘的路线是没有记错的,排风口有点高了”,洪荆扯起一个笑容,并不好看。

“还有吗?”

“不,没有了”,洪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把眼睛闭上,尽管对他而言没有差别。

“我会补偿你的,洪荆。”

蔡添明主动亮了底,这句话,几乎可以算得上道歉了。

有些时候,“近似”约等于“相等”,甚至还要夸张一些...


(十六)

“醒了?”

洪荆想动动肩膀的时候,有人按住了他。

是蔡添明的掌心。

洪荆躺了回去,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蔡添明注视着他。

“蔡老板救了你呢,道声谢啦小子”,李医生从善如流地开口,试图打破平静。

“有人……”

“有人开枪打中了我”,他的手轻轻覆上蔡添明的手背。

“然后呢?”蔡添明扣住他的手指,像很多次那样。

“然后……沙盘的路线是没有记错的,排风口有点高了”,洪荆扯起一个笑容,并不好看。

“还有吗?”

“不,没有了”,洪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把眼睛闭上,尽管对他而言没有差别。

“我会补偿你的,洪荆。”

蔡添明主动亮了底,这句话,几乎可以算得上道歉了。

有些时候,“近似”约等于“相等”,甚至还要夸张一些。

蔡添明显然夸张得过了头。


(十七)

交朋友是一件很快乐,很单纯的事情。

但跟有的人做朋友很简单,跟有的人就很难。

如果跟蔡老板这样的人做朋友,那每个人都会变成李医生。

Dr.Lee 站在透明病房的外面,第五次被惊掉下巴,他抹了把汗,第六次确认——

“你认真的?!!!角膜???添明仔,莫搞了!洪荆现在用的假ID,没可能走正常的医疗申请程序,我上哪儿给你抓一个主刀过来?还有,还有,活体和死尸这年头都不好得,怎么,我给你现造一个啊?”

蔡添明要送一双眼球给洪荆作礼物,当然,不会是自己的,也不是李医生的,不是大聋小聋,也不会是捉弄过洪荆的阿豪阿景——显然,他俩在候补名单上,但还轮不到他们。

他们都是蔡老板如日中天时的生意伙伴,在合作黄之前,蔡添明不打他们的主意。

找双角膜而已,蔡添明真是想不通,有什么好推辞的。

酝酿已久的善良被朋友这么阻拦了一下,蔡添明心里真的很不爽。

他的不爽写在脸上,李医生的不爽只敢埋在心里。

弱小,可怜,无助。

隔行如隔山,只管下指令的朋友总是叫人头秃。

但李医生还是马不停蹄地差人去打点了。

火拼过后,酒店血泊里的马仔还没凉透,重症监护室的那些也快随着去了。

新鲜的眼角膜,是需要在人死后的6小时内放入冷藏库,24小时内进行移植的。李医生权衡一下,放弃了找尸体的想法,转而选择将最合适的活体目标纳入监控之下,并暗暗滋养其生命的维系。

绿眼睛的英国医生,脚刚一踏上异国的土地,就被“请”了过去,战战兢兢地答谢招待。

视神经是否全部受损,还有待检查。视神经的损伤是不可逆的,即使摘除整颗眼球换上新的,病人还是看不到。如果视神经功能的一部分保留了下来,那就有望通过移植来恢复光明,但术后出现排斥反应的风险也不低。李医生搞到了洪荆从前的病例,挑着小夜灯苦苦研究——

情况不容乐观,但场面活总要先做个样子。

新的器材和人员在一楼来来往往,脚步声每天都不同。

“他们做什么?”

“改建。”

蔡添明往洪荆嘴里塞了颗葡萄。


(十八)

清晨,二楼阳台上,蔡添明心猿意马地拎着个水壶。

他的眼睛望着路面,并没有留意到身后的洪荆。

洪荆的手指叩叩门板,“可以进来吗?”

“进”,又没有别人,蔡添明觉得痊愈后的小徒弟怪怪的。

他放下花洒,手在衣服上抹了抹,去取了一瓶眼药水,然后走到洪荆身边。

“别乱动啊”,蔡添明居高临下地固定住洪荆的脑袋。

“干什么啊?”洪荆一头雾水。

蔡添明的爪子扒开洪荆的眼皮,晶莹的药液一大滴砸了下去。

洪荆眯着眼睛,生理泪水就那么滑了下来。

蔡添明呆住。

洪荆抓过他手里的药瓶,娴熟地把右眼也点了。

“我都好久不滴了,没有用的。废掉了,碎玻璃扎进去,取不出来了。”

“维护一下啊!坏就坏掉了,再烂下去就不好了,给你补充点营养。”

“不用了”

灰色的眼睛里盛了一汪水,蔡添明抬袖子去擦,却被洪荆挡开了。

“不舒服啊?”

“……”

有种疏离像极了怄气。

总让人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但事情就是怪怪的,敏感的人的心里就会很不舒服。

蔡添明就是个敏感的人。

而且,如果他愿意,他还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

“洪荆”,蔡添明沉下表情,淡淡开口,“那是很危急的情况,枪口对准我的头啊。我没有想那么多,我需要拉人来挡枪。”

“而我离你最近?”

“而你恰好走过来了!”

洪荆垂着头,一手按着手杖,一手轻轻拉开自己的领口。

衬衣下面的伤疤还是深红色的,线还没拆,蜈蚣似的爬在胸腔上。

“添……明……”

这名字在洪荆舌尖转了好几圈才吐出来,

“你知道弹孔再往下一寸是什么”

洪荆艰难地陈述,这并不是个问句。

蔡添明目光下移,盯着前不久还外翻的血肉,认真地开口,

“对不住。”

“你下次还会拉着我垫背?”

“洪荆,你是排在最后一位的——”

“永远!”蔡添明又补了一句,语气很坚定。

或许听到的人会觉得很好笑,但洪荆知道,添明仔是认真的。

洪荆侧过头,轻轻点了一下,开始往外走。

“李医生话——你唔需再住返病房咗。”

“好……知道了……”

“那你今晚,上来睡”,蔡添明抓住导盲杖。

“嗯”,洪荆轻轻应了声。

“还有!二楼房源是告急的!”蔡添明不依不饶。

“嗯?”

“所以你挤我旁边!”

“……还有吗?”

“还有——”,蔡添明拉过洪荆的胳膊,让它们环绕住自己的腰,“这样舒服点,莫再给我冷面吃了~”

“那加热的你食不食啊?”

蔡添明大笑,长长的手臂圈着洪荆的肩膀,脖颈紧紧贴住洪荆的。

“我食嘅~”


TBC.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

(十五)

奔命了一天,蔡添明陷进床垫里时,只想睡个好觉。有些思绪盘桓在他心里,他却只想把它们赶出脑海。

洪荆今晚应该就能脱离危险,火拼的事情黑警会处理好,过两日事情就会回到正轨。

楼下的一间房里,灯静静地亮着,洪荆躺在病床上。

他恍惚间想到这是医院。

其实这里不是,这里只是一间摆满规式病床的厅子罢了。四壁是玻璃,从外面看进来,透明得一展无遗。

吗啡的药效过了,但洪荆并不是疼醒的。

漫无天日的黑暗,自己的气味,狭窄的通道,洪荆的大脑还没从那个情境里逃离出来。所以,他还在爬,肺里吸进每一立方的空气,他弯肘曲腿,像条残破的虫子,匍匐挣扎。

路过最后一节平行的接口时,他散进所有的力气,垂直地滑落,然后,落入那个仓...


(十五)

奔命了一天,蔡添明陷进床垫里时,只想睡个好觉。有些思绪盘桓在他心里,他却只想把它们赶出脑海。

洪荆今晚应该就能脱离危险,火拼的事情黑警会处理好,过两日事情就会回到正轨。

楼下的一间房里,灯静静地亮着,洪荆躺在病床上。

他恍惚间想到这是医院。

其实这里不是,这里只是一间摆满规式病床的厅子罢了。四壁是玻璃,从外面看进来,透明得一展无遗。

吗啡的药效过了,但洪荆并不是疼醒的。

漫无天日的黑暗,自己的气味,狭窄的通道,洪荆的大脑还没从那个情境里逃离出来。所以,他还在爬,肺里吸进每一立方的空气,他弯肘曲腿,像条残破的虫子,匍匐挣扎。

路过最后一节平行的接口时,他散进所有的力气,垂直地滑落,然后,落入那个仓促的怀抱。

蔡添明,洪荆最不想的,就是去猜测蔡添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洪荆有过各式各样的雇主,杀人在三时就绝不会留人到五时。即使是已成定局,无可挽回的败仗,他们也要威胁洪荆执行最后杀戮的步骤,只为了报复。

洪荆为了老婆的命去杀人,蔡添明为了自己的命去杀人。

洪荆会罩上可怜人质的头,会问小女孩斩左手还是有右手,但这宽容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不会留下他们将被夺去的东西。

蔡添明根本就不会去问,他直接扣响扳机。

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用许多生命去补上一个生命的缺口,因为在意。

因为在意,所以别人的命就变得微不足道,

任他们予取予求。

洪荆已经不想做这样的人了,却又在蔡添明身上栽了跟头。


TBC.


limpidbright


今天我看到了这张图,都好适合做——合!影!照!

蔡添明:阿荆,看!这是朕为自己打下的江山!

洪荆:care唔到,饮水水


今天我看到了这张图,都好适合做——合!影!照!

蔡添明:阿荆,看!这是朕为自己打下的江山!

洪荆:care唔到,饮水水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

(十四)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真理,有关蔡添明的,也有很多。

再给他一百次机会,他还是会拉洪荆挡枪,他还是会靠在墙根数上十五秒,多一秒都不会停留。

这是蔡添明。

但如果你让他再回到香港落雨的那天,回到那场与他不相干的争斗里,他还是会出手。

出手时他远没有想这么多,没有想到今天,没有想到生命的危机关头洪荆可以怎样被利用。

他只是想救人,相安无事很好,用来抵命也很好,蔡添明做出选择时,并不知道未来的路会通向哪一条。

现在,他一边开车,一边把手指上的血蹭在裤子上,好拨开滑屏。

“喂!风业,我蔡添明,订单给你们了,派人帮我引开警察。”

“喂,Dr.Lee,就近据点,准备一台手术,左胸,贯穿伤,我五分钟后到。”

蔡添明发...


(十四)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真理,有关蔡添明的,也有很多。

再给他一百次机会,他还是会拉洪荆挡枪,他还是会靠在墙根数上十五秒,多一秒都不会停留。

这是蔡添明。

但如果你让他再回到香港落雨的那天,回到那场与他不相干的争斗里,他还是会出手。

出手时他远没有想这么多,没有想到今天,没有想到生命的危机关头洪荆可以怎样被利用。

他只是想救人,相安无事很好,用来抵命也很好,蔡添明做出选择时,并不知道未来的路会通向哪一条。

现在,他一边开车,一边把手指上的血蹭在裤子上,好拨开滑屏。

“喂!风业,我蔡添明,订单给你们了,派人帮我引开警察。”

“喂,Dr.Lee,就近据点,准备一台手术,左胸,贯穿伤,我五分钟后到。”

蔡添明发送了位置。

李医生不是什么正经医生,不干不净,黑医,救的命未必多过取的命。

他跟蔡添明之间有条牢固的资金链,地下的黑诊所也是遍布广州各要道,两个心狠手辣的人,又都带着点善良,走到一起,共同语言也就多起来。

蔡添明抱着怀里的洪荆踢开花园后面隐侧的小铁门时,李医生笑着迎了出来。

“怎么让您亲自动手,体力活还是我来,我来——”

蔡添明避开他,抱着怀里湿淋淋的人,径直往别墅里走。

洪荆的胳膊垂下来,血液顺着他的指尖淌下来。

“人,给我留住”,蔡添明把洪荆平展在手术台上,扭头对李医说。

李医小跑着做了消毒,带上手套,推着小车小车上的器材来了这边。

他从容地剪开洪荆的格子衫,那衣服早已黏糊糊地贴在伤口上了。

伤口很狰狞,洪荆浑身都是汗。

“他怎么跟在水里洗过似的”,李医生絮絮叨叨地问,手下的动作也没停。

“钻管道了,又在车座下面颠了一阵”,蔡添明向输液管里推进吗啡。

李医生留意到洪荆的眼睛,“这个真系命大,添明仔,捡到宝了哦”,李医识趣地赞赏着。

蔡添明没顾上回答,他低着头在抹洪荆头上的汗,手上的血渍本来已经凝结了,现在又被如数抹回洪荆脸上。

“撑住。”

洪荆听见了,胸膛剧烈地起伏,呼吸又深又急促。

李医看了一眼蔡添明,思忖再三,将其请了出去。

原因,影响伤员情绪,干扰治疗治疗效果。

“我要推麻醉剂了,添明仔,去二楼洗洗。这小子命大,不会有大碍。”

“得,睇好佢”,蔡添明抚了下洪荆的头发,转身走出手术室。


TBC.





唉(╥﹏╥)更到这里的时候,我好心痛


limpidbright



心机明,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不简单,笑容逐渐变态
你总不可能一直装作开始时的惊恐小鹿状

最后配两张大妈眼中的狼心狗肺荆




心机明,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不简单,笑容逐渐变态
你总不可能一直装作开始时的惊恐小鹿状

最后配两张大妈眼中的狼心狗肺荆

limpidbright

【明荆】瞎子徒弟

(十)

“在……哪儿……”

“我们到了……哈哈哈哈”,阿豪笑得像朵花,涎水流下来,滴在卡车方向盘上。

阿景向外打开车门,连滚带爬地滚下副驾驶座。

洪荆他们开始装货。

这两个磕嗨的家伙靠在保险杠上胡言乱语。

“新人?”

“还是个瞎子。”

“那……既哑又聋,还看不见,嗝,明哥这手下都挺奇葩哈……”

阿豪扮了个猪猪的鬼脸,佝偻着腰,横在洪荆面前。

洪荆怀里的箱子撞了上去。

阿豪发出憨笑,口水淅淅沥沥地滑下更多。

洪荆转弯避开他。

他却忽闪着手掌靠近,“诶?”

再躲,再堵。

这不是个游戏,他却乐此不疲。

阿景像是在看老鹰捉小鸡,前俯后仰喘不上气,大鼻涕要快冻成冰棍。

“行开”,洪荆冷冷道。

“会说话的”,阿豪海豹式鼓掌。

阿景也凑过来...


(十)

“在……哪儿……”

“我们到了……哈哈哈哈”,阿豪笑得像朵花,涎水流下来,滴在卡车方向盘上。

阿景向外打开车门,连滚带爬地滚下副驾驶座。

洪荆他们开始装货。

这两个磕嗨的家伙靠在保险杠上胡言乱语。

“新人?”

“还是个瞎子。”

“那……既哑又聋,还看不见,嗝,明哥这手下都挺奇葩哈……”

阿豪扮了个猪猪的鬼脸,佝偻着腰,横在洪荆面前。

洪荆怀里的箱子撞了上去。

阿豪发出憨笑,口水淅淅沥沥地滑下更多。

洪荆转弯避开他。

他却忽闪着手掌靠近,“诶?”

再躲,再堵。

这不是个游戏,他却乐此不疲。

阿景像是在看老鹰捉小鸡,前俯后仰喘不上气,大鼻涕要快冻成冰棍。

“行开”,洪荆冷冷道。

“会说话的”,阿豪海豹式鼓掌。

阿景也凑过来,扳过洪荆的右肩,“怎么,听得懂我们讲话嘛?知道什么意思嘛?”

他冲着洪荆的耳朵吼,一爪子呼噜上人家的头毛。

洪荆仿佛处在两只熊猫的夹击之下,只是他们一点也不可爱。

非但不可爱,还气味刺鼻。

洪荆的手臂稳稳箍住货,一个扫堂腿,外加一个提膝,身轻如燕,瞬间放倒两个七荤八素的家伙。

然后,踩着他们的身体,走过去。

阿豪捂着肚皮,发出呻吟,不知是哭是笑。

阿景在地上躺尸,并朝着那个清瘦的背影,投去崇拜的目光。

蔡添明恰好远远看到了这一幕,高高抬起了眉毛。

他们走的时候,蔡添明不加掩饰地欣赏着他们的眼球,他们在这打量下受宠若惊,同时又心里发毛。

清醒了一大半,阿豪一脚油门踩下去,飞快载着小伙伴消失在大雾中了。


(十一)

“你想留在这儿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蔡添明问洪荆。

屋外黑漆漆的,洪荆靠窗坐着的时候,可以听到雪花簌簌地落下。他推开窗,想用掌心接片雪花,可寒风也裹着冰片“呼”地一声灌进来。他终于知道,这场雪下得并不温柔。

蔡添明又把脑袋往棉被里缩了缩,“这里的雪一下就下很厚,埋着你的脚,要‘咯吱’一声才拔得出来。你唔需羡慕,明早就可以试下。”

“你会留在这儿吗?”洪荆收回手,把风暴声隔绝在屋外。

蔡添明把洪荆冻僵的手抓过来,塞进被窝里,用自己的手扣着。

寒气化成湿漉漉的雪水,浸进两人交缠的指间。

“大雪封路,行的不便。不出问题,半月后雪化咗,我要去粤江收块地皮,新器材要去日本去睇,原料要跑趟东南亚……”

洪荆侧躺着,沉默了一会儿,把脑袋凑过去。

“我跟住方唔方便?”

“方便嘅”,蔡添明伸了个懒腰,把暖热的手放回洪荆胸口。

“不留也得,都不系非甘不可。你同他们交流也有障碍啦……”

蔡添明大大咧咧地摆着手,空气轻轻地颤动。

洪荆又觉得落雪是很可爱的了。

“那到时我们一起出发?”

“好啊”,蔡添明往里面挤了挤,“乜鬼天气,乜碳火……噼里啪啦的都升温唔到。”

洪荆贴着墙根,温柔地笑了。

他有一种想揉揉蔡添明耳朵的冲动。


(十二)

他们在一个雾蒙蒙的清晨出发,辗转多地,也在多个酒店下榻。

不似挤在工厂里,蔡添明总算有了些大老板的气概。

开房也是你一间,我一间。

搞得洪荆一度以为他要睡女人。

可别的屋里闹翻了天,叫床声都能叫人硬起来,蔡添明的房间还是安静如昨。

蔡添明很严肃地清点收支,对比资料,电话打听器材的数据。

洪荆就在自己的套间学习迅速适应环境,扣着耳机,打打拳击。

他熟悉了每一处的走廊方向,安全出口,备行路线,通风管道。

蔡添明总会查到路线图,泡温泉的时候,就要来一个沙盘,跟洪荆一起趴在边沿研究。

洪荆手指上沾满沙子。

蔡添明也好不到那里去,蒸汽遮住了视线,他的下巴都要砸进沙子里去了,最后也是被动习得了盲画技能。

洪荆的肩胛骨,小狗似的潮湿的发,还有专注的表情……

不知怎的,就让蔡添明想女人了,想找一个,要火辣一点的……

到曼谷的时候,蔡添明终于如愿以偿了。

阳光,海滩,椰子树。

撑开的大伞下,并排放着两个人的沙滩椅。

蔡添明不忘洪荆,所以,精油推拿也替他预定了一份。

蔡添明不是个纵欲的人,也不主动索取什么,他只是来者不拒罢了。

哈哈哥的老婆自己送上门来,他都敢搞。

所以,今天,美女坐上他的后腰,一边推拿,一边把饱满的胸部贴上他的后背的时候,他也没拒绝。

只是……

蔡添明动了动身体,感知到对方不同的构造……

他的心里忽然膈应起来,嘴角也挂上了端庄的笑容,给了钱,礼貌地请人离开。

蔡添明觉得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忙生意就好了啊,想什么女人。

自己本是个寡淡的男人,拥有着很强的事业心,立志要把版图扩展到全世界。

声色犬马,实在不该在他的脑瓜里出现,失误啊。

他自顾自地摇头,叹了口小小的气。

“同我讲讲这里的风景?”

尴尬的气氛中,洪荆突然开头口,不知几时已经坐起,黑色的T恤也已经穿在身上。

蔡添明愣了下,慢慢地靠向自己的坐背,他望着海天一色,沉沉的开口,像是拂面而来的海风,平稳有力……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