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毒液

277.1万浏览    12808参与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饭绘‖影子也需要...

【Venom】饭绘‖影子也需要关爱
对,他可以变成一个影子,藏在你真正的影子里。
End

【Venom】饭绘‖影子也需要关爱
对,他可以变成一个影子,藏在你真正的影子里。
End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饭绘‖可爱恶魔就...

【Venom】饭绘‖可爱恶魔
就是可爱能有什么办法
End

【Venom】饭绘‖可爱恶魔
就是可爱能有什么办法
End

Marumaru_o3o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章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章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饭绘‖一头身的毒液好可爱呀
是黑版糯米糍吗?快给我咬一口,就一口!不,他会痛的!
End

【Venom】饭绘‖一头身的毒液好可爱呀
是黑版糯米糍吗?快给我咬一口,就一口!不,他会痛的!
End

二九想吃鸡蛋饼

我真的好爱基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一款包包还出了毒液和小蜘蛛❤️
只要99,你值得拥有😜

我真的好爱基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一款包包还出了毒液和小蜘蛛❤️
只要99,你值得拥有😜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饭绘‖毒液拟人还...

【Venom】饭绘‖毒液拟人
还认得出来吗
头发画了很久……
我也不知道在画啥……
End

【Venom】饭绘‖毒液拟人
还认得出来吗
头发画了很久……
我也不知道在画啥……
End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毒液毒液HON...

【Venom】《毒液毒液HONG》
不能因为讨厌蜘蛛侠就到处咬啊!
未经允许禁转发!可存图,不喜勿喷
End

【Venom】《毒液毒液HONG》
不能因为讨厌蜘蛛侠就到处咬啊!
未经允许禁转发!可存图,不喜勿喷
End

翟郢
出眠狼太太的毒液Q版金属徽章与...

出眠狼太太的毒液Q版金属徽章与手链
手链50r两枚金属徽章20r
基本全新,盒子全在
来康康我吧!!!

出眠狼太太的毒液Q版金属徽章与手链
手链50r两枚金属徽章20r
基本全新,盒子全在
来康康我吧!!!

学渣牌谦味农糖

【Venom】饭绘‖好可爱的剪刀手!
大家好,欢迎来到一半美术室!这里一半刚刚好Half is Enough
特地给毒液画了眼睛,这样他能更容易表达自己
未经允许禁转发!可存图,不喜勿喷
End

【Venom】饭绘‖好可爱的剪刀手!
大家好,欢迎来到一半美术室!这里一半刚刚好Half is Enough
特地给毒液画了眼睛,这样他能更容易表达自己
未经允许禁转发!可存图,不喜勿喷
End

东方离昧

当众人遇上玛丽苏

ooc预警 沙雕脑洞预警


毒埃篇:


    今天埃迪有幸采访了全国最富有的千金大小姐梦蝶,虽然埃迪明确表示过他对这次的主角以及采访并不感兴趣,但为了生活(买巧克力球),他还是硬着头皮来赴约了。


    埃迪远远看见一个女生金光闪闪地来到他面前(其实就是裙子上的玻璃太多,反光)。


    女生坐下来,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缓缓开口道:“您好,埃迪先生,我就是梦·雪雅冰姿·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

ooc预警 沙雕脑洞预警



毒埃篇:


    今天埃迪有幸采访了全国最富有的千金大小姐梦蝶,虽然埃迪明确表示过他对这次的主角以及采访并不感兴趣,但为了生活(买巧克力球),他还是硬着头皮来赴约了。


    埃迪远远看见一个女生金光闪闪地来到他面前(其实就是裙子上的玻璃太多,反光)。


    女生坐下来,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缓缓开口道:“您好,埃迪先生,我就是梦·雪雅冰姿·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 蝶,您可以简称我为梦蝶。”


    埃迪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他本来就对这种人没有好感,现在直接是厌恶。相比之下,某位总裁貌似不那么讨厌了。(卡尔顿:???)


    埃迪从来都是直至矛头:“emmm,您好,梦蝶小姐。听说您的父亲涉嫌勒索员工,请问这个消息属实吗?”


    梦蝶脸色一变,站起来拍桌子大喊:“怎么可能!这纯属谣言!你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


    埃迪皱了皱眉:“小姐,我是一个记者,我有权让人们知道真相!”


    梦蝶怒极反笑:“哼,我知道你是暗恋我,只是用这种手段引起我的注意实在是太卑鄙了!我不喜欢你,死了这条心吧!”


    埃迪:???what?



   现在情况十分复杂,埃迪也是实力懵逼。他认为这位梦蝶小姐貌似……哦,不是,应该说一定是,误会他的意思了。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毕竟他体内那蠢蠢欲动的家伙可不是闹着玩的——


   “梦蝶小姐,”埃迪看着周围五大三粗的男人(保镖),擦了擦汗,“我觉得您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喜欢你。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了。虽然严格来说它不是个人。”但是最终埃迪还是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因为总感觉怪怪的。


   “呵,不诚实的家伙,把他抓起来!”梦蝶趾高气昂地命令这保镖。


    “好吧好吧,不过你们会后悔的。”埃迪摇了摇头。“Venom !”


   话音刚落,一股黑色流体迅速覆盖了埃迪的全身。


    “这……这是什么?”梦蝶惊恐地叫到。


    “这是寄生虫。”埃迪随意附和。


    “埃迪,道歉!”venom 吼道。


    “别这样亲爱的,我是在开玩笑!”


    “道歉!埃迪!”venom 炸毛


    “Ok,venom, I'm sorry .”


    “还要有巧克力和炸薯球!”


    “Of course,no problem.”


     


     梦蝶表示她好像知道了埃迪喜欢的人是谁了,虽然这样可能表达可能不准确,因为毒液这种生物连类人都不算……


     “原来物种不同也可以谈恋爱的吗?”梦蝶心里想着,但是没敢说出来……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涩✘

【毒埃】Casual(上)

本文属于合集 Wahre Romantik

chapter 1

夕阳下的黄昏总是如此美丽,浪漫优雅又夹杂着一丝寂寞与无奈。可以和家人在黄昏下共进晚餐,也可以与情人映着残阳告白求婚,但是,当失去自己心里期望之人,望着这绝望的光明,头也不回的离去时,只会思念成疾,悲痛不已。

这光稀稀落落的射进酒吧的窗户,照在一位失魂落魄的中年男子脸上,只见他带着兜帽,憔悴不堪,眼袋沉重,嘴唇干裂,脸颊上还带有几丝泪水拭过的痕迹,尤为难过。

此时还没有到酒吧生意兴隆的时候,这位男子却早已喝的不省人事,胳膊边的酒瓶已经积成了一座小山,脚下却还有堆不下而散落的空瓶子。他就像没有感情的野兽,毫不犹豫的一瓶接一瓶灌...

本文属于合集 Wahre Romantik

chapter 1

夕阳下的黄昏总是如此美丽,浪漫优雅又夹杂着一丝寂寞与无奈。可以和家人在黄昏下共进晚餐,也可以与情人映着残阳告白求婚,但是,当失去自己心里期望之人,望着这绝望的光明,头也不回的离去时,只会思念成疾,悲痛不已。

这光稀稀落落的射进酒吧的窗户,照在一位失魂落魄的中年男子脸上,只见他带着兜帽,憔悴不堪,眼袋沉重,嘴唇干裂,脸颊上还带有几丝泪水拭过的痕迹,尤为难过。

此时还没有到酒吧生意兴隆的时候,这位男子却早已喝的不省人事,胳膊边的酒瓶已经积成了一座小山,脚下却还有堆不下而散落的空瓶子。他就像没有感情的野兽,毫不犹豫的一瓶接一瓶灌入喉咙,嘴里同时还在嘟囔着什么,像是某个人的名字...... 从下巴流下来的酒水打湿了衣襟,若隐若现的胸肌上下起伏着,这样性感的荷尔蒙气味不断的刺激着周围人的神经,而坐在他后面的几个男子早就盯上了这只“猫咪”,随时准备下手。

“嘿!Eddie,别喝了,你都快晕了。”Chris看不下去了,只好提醒他。

Chris是这酒管的主人,也是Eddie的好兄弟,最近天天都能看到他哥们来这里喝的醉醺醺的,挺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便询问到:“你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可是Eddie并没有回答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往嘴里灌酒,自言自语,眼泪汪汪的就滴了下来。

 

 

「呵!有谁知道这位名为Eddie Block的实地考察记者在几个星期前失去了他的情郎呢,一只名为Venom的外星共生体。虽说有些奇怪,但是他们之间发生的一系列琐事都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之所以能成为历史,看来他们已经足够相爱吧,可是因为某些原因,Eddie失去了Venom,才导致现在的Eddie浑浑噩噩,食不咽,寝不眠。只要Eddie回想起Venom消失的那一刻,便会难以接受现实,只能用酒精缓解自己的痛苦,脑海中的Venom的死却不断像针扎似的冲击着Eddie,让他惭愧不已。」

 

 

 

Chris见Eddie没有理他,顿时恼羞成怒骂起来:“给我出去!你这个酒鬼!”

Eddie拿起剩下的半瓶酒,只好起身准备离开,但是丝毫没有止住泪水和自语,朝着门口病殃殃走去。

见Eddie离开酒吧往隔壁的小巷走去后,那几位早已盯上Eddie的男子便行动了起来,跟随着Eddie随时准备对他下手。

天色已慢慢暗沉,月亮显现出它原本的样子,皎洁的月光打在Eddie手里的酒瓶上,闪出璀璨的光芒。此时他已经走进小巷的深处,而紧跟着他的几名男子已经离Eddie只有几米远的距离了。

走在最前面的那位男子终于禁不住诱惑了,一把就扑向这只“性感猫咪”。其他几位紧随其后,也都纷纷的冲向Eddie。

因为酒精的推动下,Eddie反应迟钝,一下子便被扑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手中的酒瓶“啪!”的一声便掉在地上摔个粉碎。这几名男子虽说也是精壮,但是没有Eddie强壮,但凭几个人的力气加上酒气的围绕,很轻松的就制服了他。

Eddie无法集中精力,只好像那待宰割的羔羊,任由其摆布。

“哈哈,被我逮着了吧!早就想对你动手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就让爷们尝尝!”说话的男子一边抿着嘴唇,一边扯着Eddie的外套,用力的撕下。

正当他们的手伸进Eddie的衬衫和内裤时,酒精的刺痛和紧张感顿时让Eddie昏厥了过去,这一举动让那几名男子受到惊吓,害怕出了人命,连忙放手逃跑。

这时的Eddie半露着腹部倒在了无人的小道里,没有人来救助他,只有那冷冰冰的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和那碎成一地晶莹透剔的碎玻璃渣上,格外刺眼.....

                                                   to be continued ......

Ps:啊啊啊不能鸽了,赶紧回归lofter,最近要出cp合集,请多多支持!对这文还有期待的大佬们请期待下篇Back,谢谢观看!

抖抖抖森wifey

包裹.3

Carlton被安排住进了警局,连带着不放心的Eddie一起。

Eddie去找上层对质过,在现如今毫无针对Carlton的证据前,有什么理由将Carlton滞留在警局?上层的态度并没有Eddie想象中的那么强硬,只是冷静而又缓和地陈述了理由,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说明Carlton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每起案件都是针对Carlton发生的,先入为主的将Carlton安排在警署,可能会获取一些有用信息,而且也不必担心Carlton的人身安全。

圆润毫无瑕疵的理由,Eddie听了也只能是在心里憋着一口气,反倒是Carlton这个当事人反过来安慰着Eddie。

身份特殊的Carlton,自然不...

Carlton被安排住进了警局,连带着不放心的Eddie一起。

Eddie去找上层对质过,在现如今毫无针对Carlton的证据前,有什么理由将Carlton滞留在警局?上层的态度并没有Eddie想象中的那么强硬,只是冷静而又缓和地陈述了理由,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说明Carlton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每起案件都是针对Carlton发生的,先入为主的将Carlton安排在警署,可能会获取一些有用信息,而且也不必担心Carlton的人身安全。

圆润毫无瑕疵的理由,Eddie听了也只能是在心里憋着一口气,反倒是Carlton这个当事人反过来安慰着Eddie。

身份特殊的Carlton,自然不会被安排到普通的警员宿舍。于是在Eddie的建议下,警局将一个存库较少的档案室改造成了温馨的卧室,有现成的移动摄像头,而且位置比较偏,人流较少,不会引起其他人员的怀疑。房间内安排得当,甚至贴心地在窗台处安放了两盆小花,Eddie点点头表示满意——如果那个摄像头不存在的话。

Eddie是真正过上了“上班不用担心迟到的生活”,Carlton在心情低沉之后也一步步接回生活的正轨,每天合理作息,也不乱甩下跟踪警员自己乱跑了。

难得平稳的几天过去了。Carlton房门前没有收到包裹。

城市里几个普通住户收到了包裹。

是的,不止一个。

新的几起案件,显然把警局原来的思路方向完全打乱了。

第一,包裹的数量增加到了三个。

第二,死者的躯体都被发现在户外的同一个地方。

第三,在户外发现的死者躯体,无一例外都被掏去了肝脏。

是警方的判断错误,还是根本就是被凶手牵着鼻子走?

得到消息的Eddie,在第一时间确定Carlton还安全地待在学校后,才动身参与了解剖过程。

饶是经验丰富定力如山的法医,在看到一具具没了头颅还被破肚开膛的残躯都忍不住闭上眼睛深呼吸。更何况还是参与了几次解剖的Eddie呢,在洗手盆边干呕了几分钟便强忍着恶心再次参与。

死者一号和死者二号是兄弟关系。而且都在胃部发现了大量安眠药的残留,而死者三号胃部内并没有发现安眠药,却发现了少量可卡因。而且在三名死者身上均有打斗之后留下来的伤痕。原本以为这次的三具尸体,脖子上的伤痕会不一样,结果却都是不同于第一起案件尸体的参差不齐的伤口,和第二例案件尸体的一致。

之前的两起案件都只有一名死者,而且凶手还不一样,这起案件有三名,又怎么会只有一名凶手作案呢?

为什么死者一号和死者二号胃内会有安眠药呢?

难道是凶手为了将这些死者弄出监狱而下的吗?

那为什么死者三号没有被下呢?

而且在死者三号的胃内还发现了可卡因这种毒品?

还有第一次在死者身上发现的伤痕,一旁化验部门的同事已经将伤口上面的血迹以及皮肤组织拿去化验,希望结果出来之后能有线索。

解剖完后,Eddie逃也似地第一个离开了解剖室,大口大口地呼吸完新鲜空气之后,便马上回工作室看其他同事从案发现场拍回来的照片。

三具尸体被发现在一个荒废了的汽车库内,是一个早晨晨跑的热心市民在闻到浓重血腥味后报案的。

三具尸体分布不一,一具瘫倒在地上,手指还直挺挺地指向另一具侧躺在汽油桶旁的尸体,这是死者一号和死者三号。而死者二号,一动不动地挂在房顶的梁柱上。

所以,死者二号腰上的红痕应该是被梁柱顶出来的。

整个现场诡异无比,死者一号指着死者三号的手代表着什么?而死者二号死在梁柱上,是凶手刻意摆放,还是真的直接被凶手一个甩手上去的?

从解剖室回来到办公室,已经有无数问题在脑海中乍现了,一个一个都在Eddie脑中不断地来回碰撞。Eddie头疼地放下照片,揉了揉太阳穴。

“Eddie警长,老探长打电话过来请你过去监狱里调查。”一旁放下电话的女警对Eddie喊道。

老探长?不是已经被警局安排去别国调查跨国毒品走私案了吗?难道已经回来了?

Eddie将照片放下,马上驱车赶往监狱。

跨过明黄黑边的警戒线,正寻找着老探长身影的Eddie肩部一沉,原来是老探长,他标志性的花白的八字胡此刻随着爽朗的笑声一颤一颤的,放下了嘴边叼着的烟斗,大力拍着Eddie的肩膀:“你小子,还是那么精神!”

老探长Jonh是警局里的权威,资历和经验都是最高的,平和亲近的态度和爽朗的笑声让警局里的其他同事都十分喜欢这位大前辈。

“最近几起案件十分的棘手啊,那起走私案都还没侦破呢警局就把我调回来了。”看都不看Eddie疑问的神情,老探长很是自然地解释了回来的原因。

接着,老探长拉着Eddie到了警戒线内的一个狱房,用手杖敲了敲里面地板上几个明显的洞,“呐,你看看这几个洞。”

然后又检查了另外两个狱房,均有发现大小不一的洞坑,尤其是第二个狱房,原本是床安放的位置下面,有一个近直径一米半的大坑,深不见底。

“在第二个狱房有发现铁铲。”老探长的手杖指了指一旁已经被证物袋装起的铁铲说。

“在先前的案件中,狱房里也有洞坑对吧。”老探长已然仔细看过先前案件的卷宗了。

“老探长!”在Eddie思考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冲了过来。

是Andy,此时的Andy十分狼狈,好像刚从泥坑里出来一样,不仅是衣服上满是泥土,就连头发和脸上都有泥污。

“老探长,这个泥坑是通往监狱后面的竹林里的一个哨岗处的。”Andy确实是从泥坑里出来的,他兴奋地和老探长说着自己的发现。

“E...Eddie?!你怎么在这?”在视线触及到一旁的Eddie时,Andy的脸色由兴奋变至震惊,最后变至成Eddie十分不理解的嫉妒。

Andy嫉妒Eddie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大学时你追我赶的同学到现如今工作上的竞争对手,Eddie永远的领先让Andy滋生出了异样的嫉妒。

警局特地将老探长调回,让这位鼎鼎有名的大前辈来指教自己,在警局即将到来的整改期前,Andy自然把握住一切机会,殷勤地在老探长面前刷好感,而现在,Eddie过来干什么?

“去换衣服吧Andy,如果可以的话也洗个澡吧,室内我就不多享受泥土翻新过的清香了。”大探长笑吟吟地打着哈哈。

看着Andy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Eddie思考的神情,老探长吐出一口浓雾,Andy这孩子不错,争强好胜有点他年轻时候的模样,这点他毫不吝啬地和Andy讲过,可是太急于求成,又心胸狭窄,就得好好改改了。

原本以为还有什么大情报的Eddie就被大探长打发走了。不过也好,他的大脑已经受限了。

要怎么寻找疑问的答案?又要怎么将现有线索串成一线?

不过现在的Eddie已经没有心思再继续损耗脑细胞了,他现在只想向上级申请回家。

这起案件没有再围绕Carlton展开,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的上层们在讨论之后便同意了Eddie的申请,不过要求Eddie必须在房门口以及窗户等位置安上摄像头。一次例外并不代表永远例外。

Eddie开开心心地收拾好行李回到阔别几日的家中,打了个电话通知快放学的Carlton。

去菜市场买了几条鲜鱼回来的Eddie面色有些苍白,鱼贩对鱼开膛破肚的行为让他联想到了今天某个很不美好的场景。以至于晚饭时动都没动餐桌上的鲜美鱼汤。

桌上放着一本侦探小说,洗完澡的Eddie擦拭着头上滴落的水,伸手随意地翻了翻那本小说。Carlton什么时候看侦探小说了?

“别再心里说我幼稚,那本小说是我同学的,不小心给带回来了。”正窝在沙发上看书的Carlton及时堵住了Eddie将要出口的吐槽。

Eddie失笑,正打算合上书时,页面上的标题让他浑身一震。

——惊险的越狱。



          

            下章暴躁老哥Eddie和优雅老痞子Venom的见面,安排!






Ella
好想知道这张图有没有配的情侣头...

好想知道这张图有没有配的情侣头像QwQ

知道的能不能发我一下下呀

好想知道这张图有没有配的情侣头像QwQ

知道的能不能发我一下下呀

抖抖抖森wifey

细数自己挖的坑

 唯一 完结了的一个中短篇:

《迷失》(ABO,失忆,下药,有小破车)


 短篇:

《史莱姆》(你以为装成史莱姆我就不得你了嘛)、

《巧克力味的你》(暴总不喜欢巧克力但是他老婆和崽子喜欢)

《啥是七夕》(吃醋后的套路,都是共生体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连载中:

《俘虏》(共生体的繁殖危机,美丽卡卡被暴王强虏进宫)

《他是龙》(他是龙AU,龙卡卡)

《Beauties and beasts》(美女与野兽AU)

《地球霸总和他的外星小娇妻》(身份互换,呆萌共生体卡卡和埃埃)

《包裹》(为什么我的房门前老是会有一个装着人头的包裹啊...

 唯一 完结了的一个中短篇:

《迷失》(ABO,失忆,下药,有小破车)


 短篇:

《史莱姆》(你以为装成史莱姆我就不得你了嘛)、

《巧克力味的你》(暴总不喜欢巧克力但是他老婆和崽子喜欢)

《啥是七夕》(吃醋后的套路,都是共生体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连载中:

《俘虏》(共生体的繁殖危机,美丽卡卡被暴王强虏进宫)

《他是龙》(他是龙AU,龙卡卡)

《Beauties and beasts》(美女与野兽AU)

《地球霸总和他的外星小娇妻》(身份互换,呆萌共生体卡卡和埃埃)

《包裹》(为什么我的房门前老是会有一个装着人头的包裹啊喂!)



      目前正在连载的就是《俘虏》和《包裹》,

      至于其他的坑我以后慢慢填,总之不会弃坑,

      详情见我的合集呀~





 

 

薄荷酥糖
毒液好久没动过针管笔了再来一次...

毒液
好久没动过针管笔了
再来一次吧

毒液
好久没动过针管笔了
再来一次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