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毛不易

26.7万浏览    4283参与
开某人
啊啊啊啊(无能狂怒)

啊啊啊啊(无能狂怒)

啊啊啊啊(无能狂怒)

是甜甜鸭

是近期的毛~
我太🉑以了!!!

是近期的毛~
我太🉑以了!!!

焚香炉652851165

停不下来的一江水

这两天解锁了一江水,停不下来超喜欢,毛毛的歌真的是需要慢慢听越听越喜欢,好期待二专哦(´-ω-`)

这两天解锁了一江水,停不下来超喜欢,毛毛的歌真的是需要慢慢听越听越喜欢,好期待二专哦(´-ω-`)


玛丽苏患者6号

【我们恋爱吧】


最新一期很让人触动,每个嘉宾的角色都非常动人,努力的真诚的南方,像极了在感情世界中跌跌撞撞的自己,年少时觉得真心最无畏,敢爱就要敢于拨开伤口,你不坦率,那么你就不真诚,你配不上我坦坦荡荡的爱。


感叹年少时傻的同时,又觉得很可爱,不久前过了我的二十三岁的生日,二十岁已经是三年前的时候了,我其实不是很避讳去谈到从前,回忆不代表难忘,而是我在不断地审视过去的自己,了解过去的自己。


希望自己不要磨灭本心,永远热情。


【我们恋爱吧】


最新一期很让人触动,每个嘉宾的角色都非常动人,努力的真诚的南方,像极了在感情世界中跌跌撞撞的自己,年少时觉得真心最无畏,敢爱就要敢于拨开伤口,你不坦率,那么你就不真诚,你配不上我坦坦荡荡的爱。


感叹年少时傻的同时,又觉得很可爱,不久前过了我的二十三岁的生日,二十岁已经是三年前的时候了,我其实不是很避讳去谈到从前,回忆不代表难忘,而是我在不断地审视过去的自己,了解过去的自己。


希望自己不要磨灭本心,永远热情。



是你的小可爱

惊魂六十天(三十六)

说来又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更新。

36

 

 

独白:

我要死了么?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处心积虑设了一个这么大的圈套,是真的么?六十天角逐出一个胜利者,这些天不断地有人被杀,我还能置身事外么?我不想看着任何人死在我眼前,我想去帮他们,哪怕能多活一秒。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灰蒙蒙的烟雾夹杂着刺鼻的硫磺味道在整片爆炸区域蔓延,让人看不清方向。

“这不会有毒吧,我们这样直接过去可能会有危险。”夏之光捂着嘴巴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翟潇闻盯着前方,轻轻托着眼镜框,似乎在按着什么。他看了一会之后,转身对夏之光说道:“没有毒,这是爆炸过...

说来又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更新。

36

 

 

独白:

我要死了么?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处心积虑设了一个这么大的圈套,是真的么?六十天角逐出一个胜利者,这些天不断地有人被杀,我还能置身事外么?我不想看着任何人死在我眼前,我想去帮他们,哪怕能多活一秒。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灰蒙蒙的烟雾夹杂着刺鼻的硫磺味道在整片爆炸区域蔓延,让人看不清方向。

“这不会有毒吧,我们这样直接过去可能会有危险。”夏之光捂着嘴巴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翟潇闻盯着前方,轻轻托着眼镜框,似乎在按着什么。他看了一会之后,转身对夏之光说道:“没有毒,这是爆炸过后产生的正常气体,周围不是密闭空间,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

呼,夏之光出了一口气。

“但是……”翟潇闻又皱了眉。

“我的眼镜可以进行热成像的跟踪,前面可能有人。”翟潇闻指着前面一片区域,有些担心。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要踏出这一步的时候,赵磊抽出了手中的琴弦,紧紧握住一端,转过头去对其他人说:“你们后退一点。”

彭楚粤、夏之光和翟潇闻都退了几步,只有焉栩嘉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左手边。

赵磊扬起左手,薄如蚕丝,轻如羽毛的琴弦“刷”的一下便飞了出去。眼前一片能见度不足十米的地方仿佛被掀开了一个口子。

“砰……”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琴弦似乎和某个东西撞在了一起,互相作用的力促使它开始反弹。

“快闪开……”赵磊眼眸一沉,大声喊道,几乎是一瞬间伸出了另一只手直接拍在焉栩嘉的肩上将他按倒在地上,琴弦回弹的速度惊人,几乎是同时,赵磊周围的几棵树全都被拦腰砍断,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焉栩嘉的头顶扇过一阵风,他清楚地知道,就在刚刚,如果不是赵磊一掌把他推到地上,现在被拦腰砍断的就不是那棵树,而是自己。

 

“什么东西?”肖战走了过来,警惕的问道。

“不清楚,似乎……”赵磊注视着前方,“似乎,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金属的东西反弹回来了。刚才一定有人在那边,不然这琴弦不会被弹回来。“

“那……我们还过去么?“焉栩嘉从地上起来,抓住了赵磊的衣袖,问道。

“去。“翟潇闻推了推眼镜走了过来,”越是这样越代表有问题,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死了倒不是最恐怖的了,活着才是煎熬。“

 

浓烟渐渐散去,漏出了被轰炸过后的地表。赵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

“怎么了?“焉栩嘉注意到赵磊的不寻常问道。

“没什么,“赵磊摇了摇头目光又收了回来说道:”你跟紧我嘉嘉,小心一点。“

彭楚粤和肖战走在最前面,中间是夏之光拉着翟潇闻,赵磊和焉栩嘉走在最后,似乎正在走向一条通往地狱的不归路。

“你们看这里。“翟潇闻忽然停住了脚步蹲了下去,”这块地分明是被翻新过,和周围的土不太一样,虽然之前发生了爆炸,但是这一块却很完整没有被炸到。“

“埋炸弹的人一定也不想损坏这里,他可能只是不想让人接近这。”肖战皱了皱眉也蹲了下来,“我们把这挖开看看,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

 

不对,是哪里不对。

赵磊拼命转动着脑子,到底是哪里不对,埋着的炸弹,不被损坏的一片地,地底下的秘密。忽然,他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等一下!别动!“他刚说出这一句话,就已经看到翟潇闻和夏之光挖开了这一片土地。

“这是……钟易轩的尸体吗?怎么没有手?“夏之光捂着鼻子盯着这个已经腐烂的尸体。

“滴……滴……滴……“放在这具尸体旁边的一个方盒子响起了滴滴滴的倒计时,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上面分明地写着5……4……3……

“不好!“千钧一发之际,彭楚粤用尽自己的力量推开了这几个人,抓起炸弹抱着就走,”快跑!“

“阿粤!“夏之光伸出手就要去抓彭楚粤却被肖战死死地抓住。几乎是分秒必争的时刻,肖战撑起了一道防御墙,却再也无法把彭楚粤拉进来。倒计时的声音响起最后一声时,他看到了彭楚粤闪着泪光的眼眶中漏出了笑容。

“保护好他们。“彭楚粤没有发出声音,肖战从他的嘴型中读懂了这句话。

“轰隆“一声,震落了周围的树叶,同时震碎的还有在场几人的心。一墙之隔,隔开了生与死,天空都仿佛裂开了一道缝,彭楚粤和这颗炸弹一起变成了粉末。

 

 

游戏进行三十三天,参与人数23人,死亡人数11人,剩余存活人数12人,游戏继续。

轰鸣声像是死神的触角一般敲击着几个人的大脑,瞬间的崩塌来的始料不及。

“都怪我!都怪我!我为什么非要来啊!“翟潇闻紧绷了这么多天的弦像是忽然松了下来,忽然泪水决堤,站起身来就要跑过去,可他却被夏之光抓住了手腕。

 

经历了这些变故的夏之光也似乎一瞬间长大了。

一个人究竟如何才能长大,可能只有失去一切庇护的时候才会意识到吧。

肖战看着眼前发生巨大改变的夏之光,眼中满是五味杂陈。

 

 

赵天宇和孟子坤赶到现场时已是一片狼藉,甚至彭楚粤都没有一个全尸。二人对看了一眼,眼神中尽是凄凉。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这种时候语言显得过于苍白。

 

“张颜齐,毛不易,任豪,他们三个在哪?“焉栩嘉忽然站了起来,冷不丁冒出一句话,”他们几个今天从头到尾没出现过,炸弹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个装的。“

 

 

酒店内

“你想干什么!“咚的一声毛不易撞开了任豪的房门反手关上,抓着他的领子紧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那个炸弹是不是你搞得!“

任豪似乎并不意外,笑了笑说道:“怎么了,我这是为了帮你。“

“杀了他们是为了帮我?你别为自己的残忍找借口了!“毛不易丝毫没有松开任豪。而任豪似乎也并不抵抗,只是笑着看着毛不易。

“我只是模仿了你而已,别把自己择这么干净。“

毛不易的手停滞住了,“你跟踪我。”隔着眼镜片依然能看到他紧锁的目光。

“怎么能算是跟踪呢,我是保护你啊。我们怎么也算合作过的战友了。”任豪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挪开了毛不易的手。

“知道的越多,危险越大。我想你也不太想让他们发现更多东西吧,你不想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么?”任豪走到了窗边,看着远处说道,“我曾经也是只想帮洛洛报仇,可是后来我发现,你不动手,就会有别人动手,被动只能任人宰割。”

“我只是不想他们靠近轩轩,想让轩轩安静地睡着不再被打扰。”毛不易的目光黯淡了下来,“至于是谁杀了他,我自然会找到,但我也不想伤及过多人。”

任豪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了一声。

“可是你,”毛不易的语气忽然变得冷漠,“你不仅炸死了彭楚粤,你还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轩轩一起毁了!”毛不易说完眼中渐渐泛出泪光,也不等任豪再次回应,便甩门走了出去。

 

“毛毛!你没事吧,怎么了?”赵天宇看到走在过道的毛不易神色不佳,便走过来问候了几句,“我和坤刚从树林回来,刚刚……发生爆炸了,彭楚粤他……”

“我听到了。”毛不易的声音很低。

“他们在找你,你刚才去哪了,彭楚粤的事情对夏之光他们几个触动挺大的,你注意一下,不要惹他们,可能会怀疑你。”

“我刚起来,就听到外面的爆炸声了,还没来得及过去你们就回来了。”毛不易的语气依旧平静,“谢谢你们来告诉我。”

说完毛不易低垂的目光渐渐上移,却忽然看到了什么似的眼中充满了光,转瞬即逝的目光却还是被赵天宇捕捉到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毛不易立刻恢复了平静,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拍了拍赵天宇的肩膀就要回去。

“哎……”赵天宇还想继续问,却被孟子坤拉住了手臂。

“毛毛情绪不太高,他需要一个人待一会,你别问了。”孟子坤冲着赵天宇摇了摇头,顺势搭上了他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也回去吧,想想以后怎么办,时间不多了。”




TBC

下一篇将会有一个新的武器亮相

松果米饭
一场回忆 生生灭灭 了了心扉再...

一场回忆 生生灭灭 了了心扉
再回首 浅尝心酒余味。
                           ——《不染》

真的是很美的古风歌诶!

神仙背景感谢 @⚡️GENIUS ! !!

一场回忆 生生灭灭 了了心扉
再回首 浅尝心酒余味。
                           ——《不染》

真的是很美的古风歌诶!

神仙背景感谢 @⚡️GENIUS ! !!

Huī灰
你说一生 我也默认我们在这月光...

你说一生 
我也默认
我们在这月光下 
十指生根
         《芬芳一生》——毛不易

这个就是理想中的爱情吧!

ps:底图存自lof(但忘记是哪位太太了)侵删

你说一生 
我也默认
我们在这月光下 
十指生根
         《芬芳一生》——毛不易

这个就是理想中的爱情吧!

ps:底图存自lof(但忘记是哪位太太了)侵删

是你的小可爱

惊魂六十天(三十四)

从这一章开始,每一章的开头,会有一个人的内心独白,但是不会明说是谁哈,可洗猜猜。


——————————————————————————


34

 


 

独白:


夜色渐沉,我一个人走在黑暗中,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了何方。我经常会做噩梦,甚至有时候会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就在这飘渺之中不断挣扎,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放不下执念,但那又如何呢,在这样的环境下,谁没有想保护的人,谁的双手又没有沾染鲜血。


 


三天前


夜色悄悄开始降临了,毛不易又一次只身走出了酒店大门,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独自出来了,他比任何人都...

从这一章开始,每一章的开头,会有一个人的内心独白,但是不会明说是谁哈,可洗猜猜。


——————————————————————————


34

 


 

独白:


夜色渐沉,我一个人走在黑暗中,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了何方。我经常会做噩梦,甚至有时候会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就在这飘渺之中不断挣扎,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放不下执念,但那又如何呢,在这样的环境下,谁没有想保护的人,谁的双手又没有沾染鲜血。

 

 


 


三天前


夜色悄悄开始降临了,毛不易又一次只身走出了酒店大门,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独自出来了,他比任何人都想找到钟易轩的尸体,这么多天过去了,他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将酒店的周围分成了不同的区域,慢慢地在寻找着,每走过一处就回去画出来。


谁也不知道的是,毛不易的手中已经握住了酒店周围方圆几公里的地图。

 

“轩轩,你到底在哪呢。”

 

这已经是毛不易地图上最后一块未涉足的区域了。

 

无数个黑夜与白天,他独自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树林,没有同伴,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不知是靠着怎样的信念,他几度与死神擦肩而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画的这张地图有什么用,倘若钟易轩的尸体并不在这个范围该怎么办,倘若自己还没找到他就被杀掉了该怎么办。

可他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最好的兄弟死的不明不白甚至尸骨无存。

 

借助手电筒微弱的光芒,毛不易看到眼前的一颗参天大树似乎和周围不太一样,它的周围长满了摇曳的红花,这些花就像一个个伸长的触角在肆意扩散,这鲜血一般耀眼的红在微弱的月光和手电筒的灯光下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毛不易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手心微凉,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清楚地记得,之前上学的时候看到的一组图。红花石蒜,又名彼岸花。据说生长在生死交界处,但这一切都是传说。不过这种花靠血液供给养分存活,吸收了血液的花会异常鲜艳夺目,正如眼前这般。

 


这片彼岸花的下方,究竟埋着什么?

 


一阵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毛不易站在原地,他日夜苦寻的那个人可能就在眼前,但他却不敢上前,既害怕是他,又希望是他。这些天来,毛不易不断地安慰自己,或许钟易轩并没有死呢?又没有见到尸体,但是他又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多天的失踪,被砍下的手指,以及夺走的贴身眼镜这些意味着什么。


毛不易慢慢地走近了这片区域,像提线木偶一般蹲了下去,不顾指尖的疼痛,他奋力地用双手刨开地面,这块松散的土堆很明显是被翻新过得。


很快,借着月光,毛不易看到了已经认不清模样的一具腐烂的尸体,但是那身上的衣服却像铁证一般告诉毛不易,这就是钟易轩。眼泪簌地一下低落到了地上,毛不易紧紧攥住了鲜血淋漓的双手。


“轩轩,你告诉我,是谁?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毛不易吞咽着口水,拼命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所有情绪,他一点点的将土坑扒开,却发现,钟易轩缺失的并不只是那一只手指,而是整个一双手。整个尸体已经腐烂到无法辨认,但是那缺失的一双手却让毛不易坚信:


当时的钟易轩一定是掌握了什么东西,才让凶手不得已砍掉了他的手。至于切掉手指,也只不过想让人相信他已经死了就不再追究尸体究竟在何处了。


毛不易小心翼翼的把涂重新盖在了尸体上,轻轻地铺平了地面说道:“轩轩,我一定给你报仇。”

 


他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这块让人绝望的地方,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人来打扰你了,这些开在地狱的彼岸花,就让它们来守护你吧。再来打扰你的人,就陪你一起作伴吧。“

 


 

三天后


身边一起奋斗过的兄弟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让夏之光陷入了无限的自责之中,郭子凡因为不想牵连自己独自冒险,伍嘉成为了护住自己惨遭毒手,而自己却总是被保护的那一个,他想哭,可是眼泪似乎已经在那一刻流干。


“战战,我特别无能,只能给人拖后腿么?”夏之光十分平静,他坐在肖战对面,一双眼眸微微低沉,双手紧紧攥着肖战递过来的一杯水,“为什么总有人因为我而死?”


“光光,你知道么。其实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很羡慕你。”肖战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夏之光忽然抬起头,不解地看着肖战。


“你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赤诚最勇敢的一个,也是我们最想活成的样子。”肖战笑了笑走了过来,坐在夏之光的身边,“无论是子凡还是小伍,他们不仅仅是在保护你,也是在守护一颗赤诚的心,你从来没有做错什么,你也不需要自责,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会义无反顾的去保护他们不是么?”


夏之光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却又如鲠在喉。


“你忘了么?你也不顾自己的安慰去救过翟潇闻。这种事情没什么对错的。”

 

夏之光的心中似乎还有一个疑惑无法明白,这样全心全意为向着自己这一方,始终像一个家长一样护着自己的人,为什么赵磊会怀疑?


是肖战真的有什么问题还是赵磊在隐瞒什么?



“酒店内不用找了。“翟潇闻看了一眼身旁的彭楚粤,赵磊和焉栩嘉说道:”一具尸体如果在室内,这么多天不会不被发现的,早就臭了,他一定被埋在了外面。“


“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和阿粤一起,你们两个一起,这样应该快一些。“翟潇闻思索了一下说道。


“不用,我们四个一起。“赵磊接着说道,”分开行动会有危险,一起的话比较好互相照应。“


彭楚粤和焉栩嘉也点头赞同了赵磊的提议,就在几个人正准备出发的时候,翟潇闻忽然叫住了赵磊。


“磊哥“他看着赵磊的眼睛,伸出手来拉住了赵磊的右手闭上了眼睛。,赵磊似乎明白了翟潇闻的意思,抓紧了他的手同样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焉栩嘉和彭楚粤皱着眉,看着身旁紧闭着双眼的两个人默默地担心。


十几秒的时间宛如隔世,二人轻轻挣开了双眼。“赵磊,怎么回事?“焉栩嘉急切的抓过了赵磊问道。


“没事嘉嘉,“赵磊笑了笑转脸看着焉栩嘉,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边。“翟潇闻和赵磊对视一眼后指着西北的方向说道,”这个方向两公里以外最近有人去过。“

 

即使是白天,树林里依然笼罩着恐怖的氛围,四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在林间,是不是可以听到“吱呀“地树枝被踩碎的声响,彭楚粤没有武器,但是他的力量也可以徒手应对大部分的攻击,赵磊把从地下室找到的消音手枪交给了焉栩嘉,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缠绕着银光闪闪的电吉他琴弦,右手紧紧握住了焉栩嘉。


而翟潇闻,似乎什么也不怕,什么都没有带,只是那个金边眼镜这么多天来一直戴着。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只听到“咔“的一声,翟潇闻停住了脚步,三个人纷纷回头看着他,他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潇闻,你……怎么了?“焉栩嘉看着一动不动地翟潇闻,紧张地问道。


“我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翟潇闻咽了一口唾沫,双手颤抖着说道。

“别动!“就在翟潇闻准备低头的时候,赵磊一声喊住了他,”你脚下是一个水银控制的炸弹,没有计时器,是重力感应的,稍微动一下就会爆炸。“


翟潇闻愣住了,他叹了一口气,环顾了四周一圈,说道:“看来我想的是对的啊。“


“闻闻……“彭楚粤皱着眉。


“你们看前面,“翟潇闻用目光指引着几个人,鲜红的彼岸花即使在白天也一样散发着诡异的色彩,“这是地狱之花,看来就是有人不想让我们找到尸体。”


“你先别说了,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焉栩嘉急忙打断翟潇闻的话,又看向赵磊,“赵磊……”


“磊哥,”翟潇闻转过头看着蹲在地上的赵磊,“你把我的眼镜拿下来,这一点点重量这个炸弹感应不到的。这是我的武器,这个眼镜可以定位追踪,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本来以为我可以有命一直用它的,给你吧。“


赵磊没有起来,他蹲在地上看着这个炸弹,转头又看向了焉栩嘉和彭楚粤。


“嘉嘉,阿粤,你们先走,跑的越快越好。“


焉栩嘉在和赵磊对视的瞬间便明白了,赵磊让自己和彭楚粤先跑,准备留下救翟潇闻。


“赵磊,不行!你说过的,以后什么事都让我跟着你!我不走。“焉栩嘉抓住了赵磊的手,力道大到把他的手腕抓的通红。


“嘉嘉,听话。“赵磊看着焉栩嘉焦急的样子,想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容却又笑不出来,”你忘了么?我跑得很快,我能安全带走闻闻。“说罢,他转头看向了彭楚粤。


“嘉嘉……我们走吧,你要相信磊磊。“彭楚粤深知这里的危险,但是他更愿意相信赵磊可以做到,他走了过来,一把抓住焉栩嘉带走了他。

 


等到焉栩嘉被彭楚粤带走了一百多米之后,赵磊出了一口气,慢慢站了起来。


“磊哥……“‘翟潇闻看着赵磊,”你还是走吧,拿上这个眼镜。“


“你一会抓住我。“赵磊没有理会翟潇闻,兀自说道,”我带你走,炸弹爆炸的时候我们能走得开。“


翟潇闻嘴巴张了张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到树叶“沙沙……沙沙……“地发出了一阵很有规律的声响。


“谁?“




TBC


冰镇屁桃

太好看了555
我爱中心站

太好看了555
我爱中心站

未想到

伤害是否分为有意还是无心?

高中时 一哥们暗恋一梳着两个马尾辫的女生 女生一直不喜欢这个男生 就连着大家的玩笑都不喜欢 态度明确

班级晚会上 两人一组 比动作猜词语

我和那哥们一组  暗恋 

我就想那个坏老师是不是故意坑我的

我比划 哥们猜词

台上的我 就差手脚并用了 那哥们也不得要领

那时年少 在乎对错 在乎输赢 

也可能是 自己在台上太久 下面有五十几双眼睛盯的自己太不自在 

脑筋一抽 比了个马尾辫出来 哥们说瞬间了然 

暗恋

紧接着 台下哄堂大笑 

马尾辫的女生 离去

从此 那个女生和我 就是远远的 没...

伤害是否分为有意还是无心?

高中时 一哥们暗恋一梳着两个马尾辫的女生 女生一直不喜欢这个男生 就连着大家的玩笑都不喜欢 态度明确

班级晚会上 两人一组 比动作猜词语

我和那哥们一组  暗恋 

我就想那个坏老师是不是故意坑我的

我比划 哥们猜词

台上的我 就差手脚并用了 那哥们也不得要领

那时年少 在乎对错 在乎输赢 

也可能是 自己在台上太久 下面有五十几双眼睛盯的自己太不自在 

脑筋一抽 比了个马尾辫出来 哥们说瞬间了然 

暗恋

紧接着 台下哄堂大笑 

马尾辫的女生 离去

从此 那个女生和我 就是远远的 没再进过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 对不起

一直到现在

前几天 同学拉了一个群 有那个女生 我想试着加为好友 最终还是放弃了

其实 那天回到座位 我的脸也特别红 也特别难过

一直耿耿于怀

后来,很多年 

自己也碰到了各种各样的

会难过 但是也会选择遗忘或者是释然

更多的时候 会告诉自己 不是有意的 不要难过 今天我也这样告诉自己 她无恶意 只是八卦而已

和某人因为一件事起了争执 争执了许久 某人说 算了 这个事过了 只是不想再伤害到你

某人总觉得 我会被别人欺负 

他不知道 曾年少时 我也曾伤害别人 至今不能疏解


槐序其则

业余选手第一次的板绘...
涂的很烂但还是想发
快乐就完事...(狗头
(嗯这就是一周没有出文的原因...)

业余选手第一次的板绘...
涂的很烂但还是想发
快乐就完事...(狗头
(嗯这就是一周没有出文的原因...)

夜梦烟花

不要脸的宣个群

929290140QQ新群没人,打扰到了很抱歉

929290140QQ新群没人,打扰到了很抱歉

春风送到我怀里

〈我在想peach系列7〉——《我要当昏君》全明星后宫,女尊权谋狗血第二人称避雷!

    春风送暖,燕飞归来,日头照得很高了,把檐上的琉璃瓦照得熠熠生辉。

    “陛下~”薛之谦笑嘻嘻地带着毛不易就往里闯,外面的守卫哭丧着脸,他们不是挡不住,是不敢挡,就薛之谦那架势,谁敢争锋。

    毛不易确实是没被薛之谦染上某些习性,是个既懂礼貌又可爱的小孩,跟着师父进了殿内就行礼道:“见过陛下。”

    正被靳东泡的茶所陶醉的你差点喷了出来,见是薛之谦,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问道:“薛国师今日怎的有闲心来朕这污秽之所了。”

 ...

    春风送暖,燕飞归来,日头照得很高了,把檐上的琉璃瓦照得熠熠生辉。

    “陛下~”薛之谦笑嘻嘻地带着毛不易就往里闯,外面的守卫哭丧着脸,他们不是挡不住,是不敢挡,就薛之谦那架势,谁敢争锋。

    毛不易确实是没被薛之谦染上某些习性,是个既懂礼貌又可爱的小孩,跟着师父进了殿内就行礼道:“见过陛下。”

    正被靳东泡的茶所陶醉的你差点喷了出来,见是薛之谦,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问道:“薛国师今日怎的有闲心来朕这污秽之所了。”

    薛之谦十分自觉,拉着毛不易坐下,翘着二郎腿道:“陛下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如若不是有些是将发生,本国师怎会离了我处仙苑。”

    毛不易沉默了一会,道:“陛下,师父的意思是,将有大事发生。”

    你被这师徒俩噎了个半死,好一会才缓过来,道:“敢问国师将发生什么?”

    薛之谦摆摆手,嫌弃道:“这我怎么知道,只是前些日子观星象时发现我朝所表之星晦暗不明,回房后我又算了一卦,但毫无所得,所以,局势将变。”

    你正色起来,心中忍不住暗暗思量,忍不住就联想到了黄晓明和蔡徐坤一干人等,暗自觉得要让张云雷加快进度。

    靳东笑笑,问道:“国师可还有其他要事?”

    薛之谦站起来,拍拍袖子好像要打去什么脏东西似的,敷衍地作揖道:“并无,既如此,谦告退。”薛之谦对着靳东微微一笑,带着毛不易又走出去了。

    靳东敛了眉眼,给陷入沉思的你斟了一杯茶,站起来作揖道:“臣先回宫了,陛下莫要过多操劳,多注意龙体才是要紧事。”

    你这才回过神来笑笑,道:“好,你下去吧。”

    靳东点点头,走了出去,留你一个人默默思索薛之谦刚刚的话。

    靳东一出门,果然就看见薛之谦披了一个狐裘,就和毛不易默默地站在拐角,似乎正在看着外面已有芬芳之意的花苞。

    靳东走上前作揖道:“薛国师。”

    薛之谦点点头,毛不易还礼道:“靳公子。”

    靳东乍一听这个久违的称呼,忍不住有点恍惚,半晌才稳住了心神。

    薛之谦连看都不看靳东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靳公子需警醒你手下那群人,和胡歌,王凯几人的关系还是要多加掩密,琅琊阁与我天星本属一脉,也是名噪一时的人物,怎的现在都这么鲁莽,真当这所有的局中之人都眼瞎?张若昀已经联手邓伦开始查此事了,两人怎么说也都附属凤族,穿了一条裤子没什么值得惊异的,倒是你,要不是我帮你掩饰,你的脑袋现在还不一定在脖子上。”

    靳东通体生寒,只能作揖道:“既如此,靳东谢过薛国师相助之恩。”

    薛之谦懒洋洋的挥挥手,带着毛不易就要走道:“劝你好自为之。”

    靳东快走几步拦在了薛之谦两人面前,道:“只是靳东愚笨,有一事不明。”

    薛之谦不耐烦地抬了抬眼皮,道:“赶紧说,我还急着和毛毛回去用午膳。”

    靳东眼神沉静,问道:“敢问国师已是陛下的人,又高居楼台,超凡脱俗,乃局外之人,此时又何必趟这趟浑水?难道真的只因琅琊与天星曾属一脉,为这浅薄之情,师叔愿出手相助?”

    薛之谦撇了撇嘴,道:“我们不熟,所以你我也不必师叔师侄地叫了,我确实不可能因为这种哪怕实在民间在利益面前也毫无用处的同门之情而出手。你可知,我们两脉最终分离的原因是什么?”

    靳东回答道:“据说是因为师祖与令尊祖意见不合。”

    薛之谦又问:“那你可知是何意见?”

    靳东犹豫道:“时隔多年,恐难说辨。”

    薛之谦冷笑一声,撞开靳东,拉着毛不易长扬而去,边走边道:“你琅琊只知搜寻现今情报,而我天星,则为推测天理,顺应天理之人,我助你只因天意如此,乃为我自己。”

    靳东沉默着,僵立不动,好一会才扯扯嘴角,转身离开。

    另一边,白宇正和朱一龙对弈,气场焦灼。

    朱一龙落下一子,问道:“前几日你与靳东之局,你有放水之嫌。”

    白宇笑嘻嘻地把棋子往下一撂,笑道:“对待那种人,不必尽心尽力,反正只是游戏罢了。”

    朱一龙挑挑眉,黑子缓缓围了白子。

    白宇专注地看着朱一龙,笑道:“倒是陛下,她是真不会下棋?”

   

    朱一龙无奈地笑笑,道:“你且快些落子,别是为了逃避输局,便转移话题。”

    白宇露出一个与平常大相径庭,显得有点凉薄的笑,直接弃了那颗棋,转而在朱一龙身边布局,笑道:“怎么会,那棋子你若喜欢,送你就是了,你若喜欢这局,我便输于你,又有何妨?但求你告知与我陛下的棋艺。”

    朱一龙没有办法,只能笑道:“陛下棋艺在我之上。”

    白宇把身体往后一仰,懒洋洋地道:“啧,又骗我。”

    朱一龙笑着,手下倒是毫不留情,一子直接抄了白宇的后路,白宇见了急忙叫了起来,道:“元若,你卑鄙!”

    朱一龙喝了口茶,无奈道:“是你不注意。这局,我所布已久,你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白宇气呼呼地吃了个糕点,含糊不清道:“我看这几日花似是就要开了,你前几日要办的那个赏花会,也该准备起来了。”

    朱一龙点点头,看着白宇似是还有再吃一块的意思,干脆道:“你若喜欢,且拿些去,我那还有一盒。”

    白宇点点头,来者不拒,笑道:“那就谢过皇后娘娘了。”

    朱一龙看着白宇又吃了一块,身体前倾逼近白宇,露出一个笑容,温声道:“吃了我的东西,那这次赏花会可要拜托修仪多多帮忙了。”

    “朱一龙!你又坑我?!”

   

绿筱媚清涟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催着我成长,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催着我成长,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漠羽

万圣快乐~今天是护士毛。

冒着被小毛扎针的风险记录下了戳脸脸这个珍贵瞬间^  ^。我拿糖哄哄他。

trick or treat!!!

万圣快乐~今天是护士毛。

冒着被小毛扎针的风险记录下了戳脸脸这个珍贵瞬间^  ^。我拿糖哄哄他。

trick or trea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