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民王

43750浏览    457参与
千岚

《民王》里get到了苏打的点,上部剧看的《问题餐厅》,一直在疑惑菅田将晖是怎么火起来的...之前知乎上总有粉丝贴照片,被刷屏的我不以为意。不过日本艺人真正一眼看上去就惊为天人的很少就是了,更强调在专业领域里闪闪发光。


高桥一生在《我的危险妻子》里出演年下小哥时就get到音色好听;这部剧很好地演出了高级秘书的感觉。


P6:姜智英,韩国妹子,不知道是不是国籍因素、上的剧不多;对有气势的长腿姐姐毫无抵抗力,很喜欢这种美丽又硬朗的女性形象。


依旧是高分剧,有让人会心一笑的部分,大体上属于轻松类型,个人感觉剧情走向还是不够扎实。不知道是不是日剧看多了,口味也变刁了。日剧虽然基本不会出现...

《民王》里get到了苏打的点,上部剧看的《问题餐厅》,一直在疑惑菅田将晖是怎么火起来的...之前知乎上总有粉丝贴照片,被刷屏的我不以为意。不过日本艺人真正一眼看上去就惊为天人的很少就是了,更强调在专业领域里闪闪发光。


高桥一生在《我的危险妻子》里出演年下小哥时就get到音色好听;这部剧很好地演出了高级秘书的感觉。


P6:姜智英,韩国妹子,不知道是不是国籍因素、上的剧不多;对有气势的长腿姐姐毫无抵抗力,很喜欢这种美丽又硬朗的女性形象。


依旧是高分剧,有让人会心一笑的部分,大体上属于轻松类型,个人感觉剧情走向还是不够扎实。不知道是不是日剧看多了,口味也变刁了。日剧虽然基本不会出现硬伤,但也存在剧情处理简单一代而过的情况。

这部剧里总理大臣的两句名言“所谓政治,就是义理人情”、“没有我武藤泰山越不过去的山”。—我觉得这是两句好台词,没什么问题。接触过一些颇有建树的人,出人意料的、他们的心里有一些世人谓之天真的东西。能白手起家走到高处绝非傻白甜,但他们都有一套自己说得通的逻辑体系,并且坚信着这套体系里的观念。

话虽如此,中二病不是不能拯救世界,可也不是靠扯着嗓子喊几句就能解决问题。这部剧对冲突的处理还是简单化了。

所谓会心一笑的部分,是日剧见长的细节处理。P5的小报,花边新闻作为攻击手段在西方国家倒是常见。记得看过纪录片,田中角荣的经济问题就是《文艺春秋》捅出来的。这部刊物战前刊载纯文学作品,复刊后主攻经济政治评论。其所属出版社发行的另一刊物更加大名鼎鼎——《周刊文春》。

牙磕年年年年
民王里的苏打也太可爱了8

民王里的苏打也太可爱了8

民王里的苏打也太可爱了8

Willa潇
#高桥一生水仙#我闻慎二x贝原...

#高桥一生水仙#

我闻慎二x贝原茂平


“敢渣我的话脸皮都给你扯歪”

“诶疼疼疼——怎么会呢,贝贝这么可爱,我最喜欢贝贝了——”

“闭嘴。”

#高桥一生水仙#

我闻慎二x贝原茂平


“敢渣我的话脸皮都给你扯歪”

“诶疼疼疼——怎么会呢,贝贝这么可爱,我最喜欢贝贝了——”

“闭嘴。”

道系尔鸩

刚才我居然发了两张一样的图,真是老了
这一对!我也!🉑

刚才我居然发了两张一样的图,真是老了
这一对!我也!🉑

道系尔鸩

我感觉苏打在民王里好费嗓子啊一直在嘶吼
这片子真的搞笑∠( ᐛ 」∠)_

我感觉苏打在民王里好费嗓子啊一直在嘶吼
这片子真的搞笑∠( ᐛ 」∠)_

Willa潇

高桥一生水仙


相河一辉x贝原茂平


把 @茂叽 前几天的脑洞给画出来了🙈


这对真的太可爱了!!入股不亏啊!!


请大家务必磕一磕啊啊啊😭

高桥一生水仙


相河一辉x贝原茂平


把 @茂叽 前几天的脑洞给画出来了🙈


这对真的太可爱了!!入股不亏啊!!


请大家务必磕一磕啊啊啊😭

Willa潇

【高桥一生|混剪】直至一月与你相遇(安利舔屏向)

前年的一月与你相遇,

去年的今天开始喜欢你。

剪了一个安利舔屏向视频,同时也为了纪念自己入坑一周年(:з」∠)_

BGM:ハートビート・フロムユー

在歌单翻了好久还是决定用这首歌,难以言状的情感都在这首歌里了,真的非常符合心境了qwq

新的一年也继续喜欢着gqys!!

【高桥一生|混剪】直至一月与你相遇(安利舔屏向)

前年的一月与你相遇,

去年的今天开始喜欢你。

剪了一个安利舔屏向视频,同时也为了纪念自己入坑一周年(:з」∠)_

BGM:ハートビート・フロムユー

在歌单翻了好久还是决定用这首歌,难以言状的情感都在这首歌里了,真的非常符合心境了qwq

新的一年也继续喜欢着gqys!!

tata今天也努力的浑水摸鱼
早上要喝牛奶哦民王里的苏打可爱...

早上要喝牛奶哦
民王里的苏打可爱到爆炸(*^ワ^*)

早上要喝牛奶哦
民王里的苏打可爱到爆炸(*^ワ^*)

Willa潇
#贝原茂平# 给贝贝小可爱补个...

#贝原茂平#
给贝贝小可爱补个生贺💖(我昨天到底在干什么?!!!
祝小秘书生日快乐呀请永远这么可爱💖
(私心加个料理长,高举清贝大旗x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贴网点还蛮有趣的啊…

#贝原茂平#
给贝贝小可爱补个生贺💖(我昨天到底在干什么?!!!
祝小秘书生日快乐呀请永远这么可爱💖
(私心加个料理长,高举清贝大旗x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贴网点还蛮有趣的啊…

阿澈_CHE

讓我照顧你 02

警告:

貝原X翔

人物OOC有

翔女裝有


″那就這麼決定了!武藤!你必須負責賠償這台機器!就從你的薪水扣除吧!″


″啊———怎麼這樣!這台機器五百萬耶!″


″嗯,你知道就好,現在請你好好認真工作來還債吧!″


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


課長的話不斷的在翔的耳裡縈繞,他在工作中操作失誤,讓一台進口農用灑水車完全的損壞,維修師檢查後說零件與面板已無法搶救,只能買一台新的,而罪魁禍首武藤翔便要承擔起賠償的責任。

五百萬啊………他賠不起這麼多錢,雖然課長說公司可以從每個月薪水裡面慢慢扣除,但這份工作薪資並不...

警告:

貝原X翔

人物OOC有

翔女裝有











″那就這麼決定了!武藤!你必須負責賠償這台機器!就從你的薪水扣除吧!″


″啊———怎麼這樣!這台機器五百萬耶!″


″嗯,你知道就好,現在請你好好認真工作來還債吧!″



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認真工作還債…………


課長的話不斷的在翔的耳裡縈繞,他在工作中操作失誤,讓一台進口農用灑水車完全的損壞,維修師檢查後說零件與面板已無法搶救,只能買一台新的,而罪魁禍首武藤翔便要承擔起賠償的責任。

五百萬啊………他賠不起這麼多錢,雖然課長說公司可以從每個月薪水裡面慢慢扣除,但這份工作薪資並不算高,扣除後他自己基本開銷就有點勉強……欸?你說翔的父親不是日本首相嗎?別傻了!翔就算餓死也不會跟家裡拿一毛錢的!當時他決心走上農業這條路可是做足心裡準備,他想要靠自身力量開拓一片天,我武藤翔才不靠首相爸爸呢————!欸剛剛我是不是用老爸的語氣說話了?回神回神!


「欸?打工的機會?……唉唷有點困難呢,你畢業後我們請了一個新的員工,現在已經不缺人手了,對不起呀!」


就連闇雲老闆娘這條活路都死了,翔掛電話後感到無限絕望,難不成要借錢嗎………不不不!!借錢的利息很高啊!!!不能挖東牆補西牆!!


此刻手機響起,翔看了來電顯示,是之前在闇雲做美甲的客人?


「……對……沒錯我想找兼職……欸!????不我覺得還是算了……妳這麼說也沒錯………可是!……好吧……那我今天下班去看看……妳發地址給我,嗯,好,非常感謝」

一個嶄新世界就這麼在清純少年翔君的面前出現,他的美甲客人是脫衣舞演員,有認識的酒店正在找期間限定的偽娘脫衣舞者,即使翔對這個行業非常的陌生甚至害怕,但每晚工作的時薪和客人不斷塞來的小費加起來可以快十萬日圓,一想到可以快速還完機器的債務,翔也硬著頭皮答應了。


「你別擔心,脫衣舞又不是賣淫,只要跳完舞,客人塞完小費就可以離開了!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只要大叫,我們都會有人衝進去幫你!所以不要擔心哦,翔君!」


老闆娘耐心的解釋,他讓翔坐在化妝台前,開始為他打扮,她感覺得到,這男孩子的臉蛋和身材非常適合,扮起女孩來一定很美,只要訓練得宜必定能為她賺進大把鈔票!



就這樣,武藤翔的偽娘脫衣舞之路開啟了。



在經過前輩的魔鬼訓練後,來到他開始脫衣舞表演的第三周,翔很意外自己可以撐到現在,帶領他的前輩們熱心又善良,雖然嚴格,不過有了上次和爸爸腦波互換必須扮演首相的經驗後,跳女性的舞蹈反而讓他稍微感到自在,脫衣舞蹈在專業的前輩演繹下像是藝術般讓人驚艷,翔對脫衣舞工作者不禁佩服。


縱使每天下班後就要來這裡報到,表演結束回家都深夜了,隔日又得早起做正職工作非常疲累,不過這行確實如同前輩們說的賺錢非常快速,第一次登台那天就算表演稍微失誤,叔叔阿姨們依然出手大方,在胸口塞了近六萬的小費,還得到客人們的加油打氣,讓翔覺得自己下一場表演必須表現更優秀才不會愧對客人們給予自己的期待還有賞金!再說眼看著五百萬的債務在這幾周的努力下已經快還了一半,他又打起了精神告訴自己要繼續努力!


不過,也是會有像昨天那種失控的客人呢,一喝醉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手,以後還是少接這種客人,不過昨天那組客人是什麼來頭?舞臺下太暗其實看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努力跳完一場,領完小費,被摸一把後便急急忙忙被媽媽桑拖出去。


化好妝的翔在後臺對著鏡子審視自己,即使是公認的女子力爆棚,但也沒想過自己有天會扮成女人呢,這鏡子裡面的是誰?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完妝後自己的想法,性感、嫵媚。


「翔,二樓最後一間包廂有客人指名你哦!」

「欸?……好!來了!」


奇怪,這還是第一次有客人指名,他才跳沒多久就有熟客指定找他,該不會是他很有跳脫衣舞的天分吧!?天啊,他想也不敢想。


音樂開始響起,翔隨著前輩們指導的那樣擺動著身體,他走出布幕,這包廂竟然沒什麼客人,只有一個男人坐在暗處的沙發中央。


翔感到詭異,平常應該都是一群客人,今天難得只有個人獨享,真搞不懂這些有錢人的腦子想什麼,反正趕緊跳完趕緊下班才好。


翔穿著亮片短上衣與黑色蓬蓬紗裙,頭頂戴著金色鮑伯頭假髮,配合今晚歐美電音主題,他隨著音樂節奏肢體搖擺,舞臺聚光燈的強烈照射下讓他開始冒汗。


隨著歌曲進入重點副歌,他背對客席,手伸向衣服後方的拉鏈,慵懶的將衣服褪下,露出內衣背釦,手一甩將衣物拋向客席。


那個客人接住翔的上衣,不料,他卻忽然站起走向舞臺,從沒有客人在欣賞表演時衝上舞臺,翔頓時無法反應便停下舞步———此時他看清客人的臉,是他首相父親的得力住手,貝原茂平。


「表演的不錯,要不要下來聊聊天,我知道你們舞者很辛苦,過來位置吃一點東西吧」


貝原面無表情,但是語氣很溫柔,翔從來沒看過這樣的貝原先生,他當下第一時間想逃走,卻被貝原抓住手腕。


「我可是包了你三個小時,你哪裡都不准去」


「……我、不……」


翔勉強提高自己的嗓音以防被貝原認出,不過妝這麼濃,連自己都認不出何況是貝原,愈逃跑只會把場面弄得更難看,翔只好跟著貝原來到沙發上,盡量不與對方對視。


「你是大學生嗎?」貝原貼心的幫他倒一杯酒,開啟了話題。


「…是…是的…」翔努力的看向地毯,仿佛把地毯看穿一個洞他就能獲救了。


「為什麼來這邊工作呢?賺學費?」

「不是……」


「那就是缺錢囉?」貝原繼續逼問,身體更往翔的方向貼近。


「呃……算是吧…」翔心虛的回答,短時間需要一筆錢他也是不得已才下海的啊(?)


「哦……你爸爸不是民政黨的武藤泰山嗎?家裡應該是不缺錢的吧」


「————!!」


翔站起身準備逃跑,第一秘書貝原茂平的反應更為快速,大手一撈將翔推進沙發裡,貝原跨坐在翔的身上,雙手被年長他十歲的男人牢牢桎梏,翔甚至還沒穿回上衣,內衣肩帶滑落在上手臂,這畫面仿佛就像他要被貝原先生給——


「大叫出聲我就跟你父親說,他肯定不會想要知道你在這裡兼差」


「這位先生您喝醉了…不懂您在說什麼…」翔使出絕招,裝傻。


「你騙得過其他人但騙不過我,你就是武藤翔,今天早上去你家時,我在你身上聞到跟現在一樣的香水味……」


貝原壓下身體,鼻子湊在翔的脖子間仔細聞了聞,沒錯,就是這個味道,不會錯的!

「貝原先生………」翔總算示弱,他知道有可能被熟人發現,但不知道是這名行事作風像惡鬼一樣的貝原茂平啊!!

「貝原先生可以先放開我嗎?」翔確實在他身上聞到一點酒氣,行為失控也不足為奇。


「啊,失禮了……」他扶著翔坐起,順手拿了外套給他蓋上。


「翔君……你怎麼在這裡,如果缺錢怎麼不跟首相說」翔的老毛病依然沒改過來,聽到首相這詞慣性的抬手,貝原嘆口氣。

「我……我把公司的機器搞壞了,需要賠償五百萬日元……我沒這麼多錢啊!以前在闇雲認識的朋友才介紹這份工作給我...」翔抱膝窩在沙發上,出現的哭腔讓貝原更肯定他沒認錯人了,這就是武藤泰山的傻兒子,武藤翔。


「五百萬……不是小數目啊……」貝原說道。


「是啊……其實我也想過跟爸媽先借錢…但這樣只會更證明我是個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蠢兒子,我不想那樣啊……」翔哭了起來,一邊拔下假睫毛。


「那這樣吧,翔君,你還缺多少,我先幫你補剩下的錢———」貝原說著就要掏出皮夾,卻被翔給阻止。


「別這樣!貝原先生,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賺錢!在脫衣舞很好賺的!一週所得比我在農業公司一個月的薪水還高!」他壓下貝原準備拿錢的手。


「這工作沒有你想得這麼容易,你可能會遇到危險,比如痴漢客人或是酒後鬧事?」貝原深呼吸一口氣警告天真的翔,脫衣舞就是色情產業的一環啊,談何安全?


「我知道啦…我會注意安全!賺到足夠的錢我就離開……但貝原先生務必幫我保密哦………」翔眼光泛淚的看著貝原,即使只有在靈魂互換那段時間和貝原先生較有密切往來,翔依然認為貝原先生是值得信賴的好人。


「嗯,也沒辦法了,但我會常常來找你的——」

「欸!?貝原先生不用這樣啊!」

「總得有個大人知道你的狀況啊,如果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影響武藤首相的形象或國民支持率就不好了」



咦………也是……果然還是為了工作嗎……

我還以為貝原先生是真的擔心我才這麼說的,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哈哈……


TBC

----


啊啊有誰也吃這對的嗎請出來喊個聲TT

雖然知道大家都出坑了好寂寞TT


女裝出自海月姬


茂叽

#诚贝#《后遗症》【第一章】

【后遗症】

CP——诚贝

BY——关白

【正文】

【1】

东京市下了一整天的雨,盘旋在上空三天之久的低气压终于快要结束了,然而藤堂诚还是觉得头脑有些眩晕得不清楚。

“贝原,我想休息会儿,半个小时以后再叫我吧。”摁了摁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藤堂一边向办公室走去一边说道。

“好的,议员。”贝原收了雨伞,然后插进了门口的雨伞桶里,“那么我通知青叶市那边推迟今天下午的剪彩活动。”

“青叶市?”藤堂回过头来问道。

“是的。”贝原垂下眼,他知道这位议员出身青叶市,然而他在青叶市之前的经历,贝原却一无所知,因此他一时还无法猜透藤堂这句疑问的含义,只能先附和着。

“青叶市最近因为政变闹得很凶吧...

【后遗症】

CP——诚贝

BY——关白

【正文】

【1】

东京市下了一整天的雨,盘旋在上空三天之久的低气压终于快要结束了,然而藤堂诚还是觉得头脑有些眩晕得不清楚。

“贝原,我想休息会儿,半个小时以后再叫我吧。”摁了摁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藤堂一边向办公室走去一边说道。

“好的,议员。”贝原收了雨伞,然后插进了门口的雨伞桶里,“那么我通知青叶市那边推迟今天下午的剪彩活动。”

“青叶市?”藤堂回过头来问道。

“是的。”贝原垂下眼,他知道这位议员出身青叶市,然而他在青叶市之前的经历,贝原却一无所知,因此他一时还无法猜透藤堂这句疑问的含义,只能先附和着。

“青叶市最近因为政变闹得很凶吧?”藤堂突然问道。

“因为佐藤市长强行否决垃圾处理场建设的议案,所以……”贝原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话头,他瞟了一眼藤堂,接着面无表情地说到,“大部分市民都在街头公开反对市长。”

看了一眼贝原,藤堂点点头,说道:“知道了。”

无从揣度藤堂的想法,毕竟贝原跟着藤堂还不到一个月,况且即使自己费劲查询所有有关藤堂的资料,却都止步于藤堂家的势力之下。好在藤堂对自己照顾有加,不但放在身边当作亲信任用,还将日常所有行程安排都交给贝原打理,这二者之间的矛盾居然就这样神奇地调和在了一起。

“那么下午一点半,我会来叫您的。”贝原欠了欠身子说道。

“嗯。”藤堂将手表放在办公桌上,一边松开领带一边说道,“你也去休息吧。”

离开的时候贝原带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打开平板搜索着有关青叶市的新闻。

佐藤市长,贝原盯着她的照片陷入沉思。利益平衡点,倒戈,民众,藤堂,新港口建设,垃圾处理场……这些关键词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大致描绘出了青叶市背后利益链条与情况的轮廓,而藤堂诚之所以能够走到国会中,除过藤堂家当然的支持外,想必也和处理掉某个“牵绊”的因素密不可分——藤堂家从来不需要无能之辈。

在这种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政治世家的次子……贝原捏了捏眉心,闭上了眼,接着他关掉了平板,叹了口气。

倚靠在沙发上眯眼休息了一会儿,手机上的闹钟按时响起,贝原看了一眼时间,起身整理了一番,敲响了藤堂办公室的门。

出乎所料的是,藤堂并没有在休息,他背对着贝原看向窗外,尽管没有看到正面,贝原却从这个背影中看到了一丝悲伤。

他总是那么悲伤的么?

垂下眼睛双手交叠在身前,贝原微微欠身说道:“议员,时间到了。”

“嗯。”藤堂转过身来看了贝原一眼。

贝原将车开到门口,藤堂坐上副驾驶,系上安全带,然后就在贝原打算挂挡的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了贝原的脸颊。

“冰咖啡。”藤堂说道。

“谢谢。”脸红着接过罐子,贝原这才发现藤堂已经贴心地将罐子打开了,小口啜饮着咖啡,甜丝丝的味道和牛奶的香气混着咖啡的酸苦一起在嘴里蔓延开,贝原只觉得舌根一酸,他偷偷看了一眼藤堂,对方只是喝着自己那罐,没有任何反应。

快速解决了剩下的部分,贝原刚放下手,藤堂便微微侧过身从贝原手里接过了空罐。

明明自己身为秘书,却没有议员想的周到,贝原脸颊似乎还因为刚刚的凉意而烧的火热,他稳了稳心神,慢慢松开离合,将车子缓缓驶出民政党大楼。

去往青叶市的高速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藤堂将车窗开了条缝隙,车子行驶在道路上的摩擦声和风刮过窗户的声音震得人耳膜发疼,贝原仔细看着倒车镜中的情况,接着建议道:“议员您要不要现在休息一下?”

藤堂摇摇头,说道:“没关系。”

一开始以为藤堂与自己接触到的那些议员没有什么区别,然而在他身边待着这么久,贝原逐渐感觉到藤堂的孤独。不管去哪里都是一个人,私生活完全是个谜,能不参加的会议和活动就不参加,然而在具体事务上却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向自己要的资料也都多的吓人,而自己将资料递上去之后,就是藤堂一个人孤独地看到傍晚。包括这次事务性的活动也是,身边只带了自己这一个秘书,好像也只有自己这个秘书跟着他。

独特而唯一的。

思及此,贝原嘴角忍不住翘了一下,但很快又收敛起来,这并不是值得开心的事,他警醒着自己,不能逾矩,贝原。

转过头,藤堂似乎已经睡着了,贝原提了些速度,看了眼时间,将车子驶离了高速。

下午的剪彩活动冗长而无聊,贝原站在一旁望向藤堂,周围都是女性,她们看着藤堂,正如同自己看着他,不,不对,不应该这么说,又逾矩了,贝原。

垂下眼睛,贝原准备好湿毛巾和水,等藤堂一回来便接到了贝原手中降温的东西。

“谢谢。”藤堂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您该……”贝原看向藤堂侧脸。

“去‘青叶乐园’。”藤堂将水瓶和毛巾递给贝原说道。

出乎贝原意料的是,藤堂这次直接坐到了驾驶位置,贝原系着安全带,局促地想要再次张口,却被藤堂同样的理由堵了回去:“那个地方比较偏,我熟悉路况。”于是贝原只能作罢。

这还是贝原第一次来到新港口,触目都是半开工的荒地和大片的海滩,藤堂带着他走到渔村里,然后敲响了第一户的门。不期然吃了一个闭门羹,贝原看到藤堂脸上略带了些失落,接着他们走向了下一家。

接待他们的有一脸期待地询问港口开发情况的,也有对他们嗤之以鼻的,还有说了些难听话的,然而藤堂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一副礼节性的淡淡的笑容。

等到走完整个村子,路也到了尽头,藤堂和贝原却沿着曲折的山路继续向上爬,没走几步,便看到了开阔的海面,还有不远处的青叶市。

“如果是你的话,怎么看?”藤堂看向贝原问道。

在心里盘算着藤堂的意图,贝原看了一眼山下的渔村和远处的青叶市,摇了摇头。

他记得父亲曾告诫过他,秘书是可以左右政治的重要存在,然而这次却调转过来,藤堂给予了他大量的实地资料,然后希望他能够帮助藤堂分析这件事情。

就算是有想法,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的身份。

所以贝原只得摇头,然后默然以对。

藤堂从衣兜里掏出已经磨破边角的地图,望着远处的海洋,突然说道:“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是经营一家上不得台面的公司的,虽然上不得台面,却让小镇因为这个产业而富裕了起来,原本以种地为生的民众,用上了高档的牌子,过上了舒适的生活,然而又没有给当地的环境带来多大的破坏。”

“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藤堂最后评价道。

贝原思索片刻,突然问道:“那么青叶乐园只不过是一个能够开工的幌子,即使建设好了,也只是倾倒废物的垃圾处理场而已么?”

“嗯。”

“那,如果建设成对垃圾加工之类的……”

“那要很多预算的,”藤堂笑了笑,突然他话锋一转,说道,“仅凭青叶市本地的财政根本不可能负担得起这笔庞大的支出,即使拼尽全力,能够想到的办法也是有限的,然而国会那些议员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小城市的死活,虽然说天天嘴上都挂着国民,眼睛却只能瞧见东京市,不,甚至只有千代田区的国民而已。想要依靠他们来施舍这些预算,无异于白日做梦。”

刚刚说完这句话,藤堂突然就转过身往回走,贝原立即跟上前去,一路小跑着下了山。

“走快些,贝原!”藤堂语气轻快地对身后的秘书喊道,“再不快些,就要回不去啦!”

不知道是不是藤堂的先见之明真的起到了作用,当他们回到车子旁边的时候,却发现轮胎下面的那一大滩油渍正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这下好像麻烦了。”藤堂弯下腰检查了一下油箱,不知道是谁将他们的汽油弄了个干净。

回过头看到贝原面色不渝地看着油箱的位置,正在掏出手机叫紧急救援的车辆,藤堂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说道:“等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很快就天黑了,我们还没有落脚点,不如先去青叶市,现在应该还能搭上去市里的班车。”

虽然藤堂判断没有失误,然而当藤堂和贝原气喘吁吁到达站牌的时候,正好看到汽车尾气冒出的烟雾。

苦笑了一下,藤堂坐在站牌旁的椅子上休息,贝原掏出手机打算叫车过来,却发现手机没了信号。

“我的手机也没有信号,”藤堂站起来拍了一把贝原肩膀,然后问道,“咱们走过去吧,你还坚持得住么?”

愣了一下,贝原点点头,接着很用力地回答:“没问题的,议员!”

被贝原正经的模样逗笑,藤堂舔了舔嘴唇,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下午贝原放进去的水,抿了一口,然后递给贝原。

“那就出发吧!”拧紧瓶盖,藤堂看向前方说道。

 

 

-TBC-

Willa潇

渣剪辑 #高桥一生#  #清贝# 水仙向
【清沢晴树x貝原茂平】我的官邸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傻白甜向)
清贝可以说是益生菌的水仙CP里最喜欢的一对了 !!
感谢太太们的文让我有粮磕XD尤其是今晚和白白太太讨论之后,更加坚定了对这俩真的是怎么爱也爱不完qwqqq
磨了将近一星期终于磨出个傻白甜向的视频,这大概是贝贝刚刚意识到自己喜欢料理长的那会儿的事情吧_(:з」∠)_我心目中他俩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甜腻腻的又有点小心翼翼。可惜我技术能力有限脑内想的完全剪不粗来QAQ
他们真好啊呜呜呜呜qwqqq下次大概会剪一个剧情向的清贝视频ww
矫情的自制了个民王片...

渣剪辑 #高桥一生#  #清贝# 水仙向
【清沢晴树x貝原茂平】我的官邸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傻白甜向)
清贝可以说是益生菌的水仙CP里最喜欢的一对了 !!
感谢太太们的文让我有粮磕XD尤其是今晚和白白太太讨论之后,更加坚定了对这俩真的是怎么爱也爱不完qwqqq
磨了将近一星期终于磨出个傻白甜向的视频,这大概是贝贝刚刚意识到自己喜欢料理长的那会儿的事情吧_(:з」∠)_我心目中他俩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甜腻腻的又有点小心翼翼。可惜我技术能力有限脑内想的完全剪不粗来QAQ
他们真好啊呜呜呜呜qwqqq下次大概会剪一个剧情向的清贝视频ww
矫情的自制了个民王片头风的山寨海报23333
这对真的超好磕啊啊啊啊啊我爱他们qwqqq

Willa潇

#高桥一生#
画了几对喜欢的水仙(:з」∠)_
这几对真是太戳萌点啦XD
旁友们水仙了解一下√

#高桥一生#
画了几对喜欢的水仙(:з」∠)_
这几对真是太戳萌点啦XD
旁友们水仙了解一下√

oli

若叶时代和民王里这是同一棵大树吗?若叶1996年上映,民王2015年。20年长成这样也是合理的吧。这个角度看实在太像了。

若叶时代和民王里这是同一棵大树吗?若叶1996年上映,民王2015年。20年长成这样也是合理的吧。这个角度看实在太像了。

高桥鲑鱼子
收拾东西找到的小纸片还是贝原变...

收拾东西找到的小纸片
还是贝原变小的梗

收拾东西找到的小纸片
还是贝原变小的梗

面炖小鸡

新年快乐!给大家拜年啦!po主还活着,surprise!(要脸)

新年快乐!给大家拜年啦!po主还活着,surprise!(要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