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民谣

705.1万浏览    19147参与
天涯客

呼   唤

—余光中

就像小的时候
在屋后那一片菜花田里
一直玩到天黑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总似乎听见,远远
母亲喊我
吃晚饭的声音
可以想见晚年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五千年深的古屋里
就亮起一盏灯
就传来一声呼叫
比小时更安慰,动人
远远,喊我回家去

呼   唤

—余光中

就像小的时候
在屋后那一片菜花田里
一直玩到天黑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总似乎听见,远远
母亲喊我
吃晚饭的声音
可以想见晚年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五千年深的古屋里
就亮起一盏灯
就传来一声呼叫
比小时更安慰,动人
远远,喊我回家去

音乐随身听

【轻快节奏】Falling - Jamestown Story

Jamestown Story是美国Minneapolis(明尼苏达州)杜鲁斯的一支独立民谣乐队。乐队曲风轻快,配器简约,通常以吉他和钢琴为主奏。流畅爽利的旋律,充满诗意的歌词,让人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沉浸在时光的幽静中。

乐队成立于2003年。乐队成员: Dane Schmidt(Vocals&Guitar)/Brandyn Anderson(Piano)

《Falling》

I feel like I'm falling, seriously falling hard for you
oh forever's a...

【轻快节奏】Falling - Jamestown Story

Jamestown Story是美国Minneapolis(明尼苏达州)杜鲁斯的一支独立民谣乐队。乐队曲风轻快,配器简约,通常以吉他和钢琴为主奏。流畅爽利的旋律,充满诗意的歌词,让人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沉浸在时光的幽静中。

乐队成立于2003年。乐队成员: Dane Schmidt(Vocals&Guitar)/Brandyn Anderson(Piano)

《Falling》

I feel like I'm falling, seriously falling hard for you
oh forever's a long time but far from enough time to spend with you

I will always be there

So fall, I'll be behind you, I'll be there to guide you when you've lost your way
yeah forever's long time but far from enough time to spend with you

I will always be there

So go call your parents and tell them the good news
say you've fallen hard and there's someone that needs to meet you
We'll pick out a white dress and grab two golden bands
the world stared in jealously cause they don't understand like you and 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I feel like I've fallen, seriously fallen hard for you=

溪枝Xizhi.
爱花大爷!《出山》希望各位了解...

爱花大爷!《出山》希望各位了解一下!!

爱花大爷!《出山》希望各位了解一下!!

12种颜色

歌手:解忧邵帅的简介:自信并谦卑的为自己的音乐发声,唱作人。词曲唱为一体。网易云签约独家音乐人,致力于独立音乐发展,坚守阵地。
希望自己的音乐,能替你讲一段你或者我,或者他和他们的故事。

作曲 : 解忧邵帅
作词 : 解忧邵帅

夜阑人静一个人游走,飘飘荡荡了几个春秋。
也在 阳光下 寒风中 左手牵着右手。
扯碎我的流言总会有许多。
南柯一梦我也做过几个。
梦醒之后谁会记得 谁说过些什么。
风吹北巷南街伤 花落南国北亭凉
故事很多,未来能有多长。
道不尽世间的沧桑,诉不完人生的悲凉。
故事还长,你就别再失望。
就把秘密告诉风,带它飞过每一片草丛。
别让迷失的风沙吹乱了你的眼睛。
抬头仰望明暗的恒星,
哪一颗属于我们的梦...

歌手:解忧邵帅的简介:自信并谦卑的为自己的音乐发声,唱作人。词曲唱为一体。网易云签约独家音乐人,致力于独立音乐发展,坚守阵地。
希望自己的音乐,能替你讲一段你或者我,或者他和他们的故事。

作曲 : 解忧邵帅
作词 : 解忧邵帅

夜阑人静一个人游走,飘飘荡荡了几个春秋。
也在 阳光下 寒风中 左手牵着右手。
扯碎我的流言总会有许多。
南柯一梦我也做过几个。
梦醒之后谁会记得 谁说过些什么。
风吹北巷南街伤 花落南国北亭凉
故事很多,未来能有多长。
道不尽世间的沧桑,诉不完人生的悲凉。
故事还长,你就别再失望。
就把秘密告诉风,带它飞过每一片草丛。
别让迷失的风沙吹乱了你的眼睛。
抬头仰望明暗的恒星,
哪一颗属于我们的梦,
而你的世界对我开始言不由衷。
人去堂空难见影,琴调弦高更伤情。
说不出,想紧紧把你留住。
送你一湖的月光,许我几滴眼泪的清凉
所以然,别打碎 我的幻想
风吹北巷南街伤 花落南国北亭凉
故事很多,未来能有多长。
道不尽世间的沧桑,诉不完人生的悲凉。
故事还长,你就别再失望
人去堂空难见影,琴调弦高更伤情。
说不出,想紧紧的把你抱住。
送你一湖的月光,许我几滴眼泪的清凉
所以然,别打碎 我的幻想
风吹北巷南街伤 花落南国北亭凉
故事很多,未来能有多长。
道不尽世间的沧桑,诉不完人生的悲凉。
故事还长,你就别再失望

ღ.一揽月明钟

“爱人呐”——这样呼唤你
轻轻地 不再多言一语

“爱人呐”——这样呼唤你
轻轻地 不再多言一语

juicy

中午吃饭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什么是成熟呢


大概就是从热衷于表达


变成了学会倾听

中午吃饭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什么是成熟呢


大概就是从热衷于表达


变成了学会倾听

ღ.一揽月明钟

男:难得夜

这样的深

难得炉火这般的温

难得无言的相对

一对寂寞的灵魂


女:还剩下一杯烈酒的温

还剩下一盏烛灯的昏

还剩下一无所知的明天

和沉默的眼神

男:难得夜

这样的深

难得炉火这般的温

难得无言的相对

一对寂寞的灵魂


女:还剩下一杯烈酒的温

还剩下一盏烛灯的昏

还剩下一无所知的明天

和沉默的眼神

ღ.一揽月明钟

你是火车经过的风光

我是有点疲惫的青阳

我们在一样的时空里

却还不认识对方

你等一场等你的远方

我等你走进我的围墙

偶尔靠一朵花吸引

招几只蝴蝶闻香


所以来吧

别让爱

错失掉最好的时光

给我赶走孤独的手掌

用眼睛问好

因为看的懂

彼此内心的想象


所以来吧

我已经向往

甚至有点渴望

一起唱歌也好

喝醉也好

像疯子一样

在青春将逝时

来一点伤

来一点勇敢

来一点荡漾

来一点一点一点爱吧


你是画风一般的脸庞

我不需要你有多漂亮

我愿把我的怀抱空着

等冬天为你发光

你是火车经过的风光

我是有点疲惫的青阳

我们在一样的时空里

却还不认识对方

你等一场等你的远方

我等你走进我的围墙

偶尔靠一朵花吸引

招几只蝴蝶闻香


所以来吧

别让爱

错失掉最好的时光

给我赶走孤独的手掌

用眼睛问好

因为看的懂

彼此内心的想象


所以来吧

我已经向往

甚至有点渴望

一起唱歌也好

喝醉也好

像疯子一样

在青春将逝时

来一点伤

来一点勇敢

来一点荡漾

来一点一点一点爱吧


你是画风一般的脸庞

我不需要你有多漂亮

我愿把我的怀抱空着

等冬天为你发光

ღ.一揽月明钟

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流浪

不是因为我厌倦了家乡

不是难忍这里冬天太长

而是我终于得知了你的方向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感伤

不是因为我突然的成长

不是有天有人向我递一颗糖

而是我终于走到了你的身旁


我从前相信

这世上有一个温暖的人

只为我悲喜

为我阻挡着人间的锋利

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流浪

不是因为我厌倦了家乡

不是难忍这里冬天太长

而是我终于得知了你的方向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感伤

不是因为我突然的成长

不是有天有人向我递一颗糖

而是我终于走到了你的身旁


我从前相信

这世上有一个温暖的人

只为我悲喜

为我阻挡着人间的锋利

ღ.一揽月明钟

你说世界很大

没必要总分真假

可是秦淮河水

故事里的人不睡

你说芸芸众生

哪里都会是围城

就在江南路边

总有人说着离别


你说时间匆匆

却假装那么从容

可是龙蟠路上

遗忘隧道的时光

你说地久天长

却不甘平凡虚妄

就在百家湖畔

总有人说着晚安


纸上跨山岳

梦里写诗几行

写乌衣巷的夕阳西

唯独不敢写你

吉他弹理想

醉心唱歌几行

唱铁心桥《断章》取义

唯独不敢唱你

你说世界很大

没必要总分真假

可是秦淮河水

故事里的人不睡

你说芸芸众生

哪里都会是围城

就在江南路边

总有人说着离别


你说时间匆匆

却假装那么从容

可是龙蟠路上

遗忘隧道的时光

你说地久天长

却不甘平凡虚妄

就在百家湖畔

总有人说着晚安


纸上跨山岳

梦里写诗几行

写乌衣巷的夕阳西

唯独不敢写你

吉他弹理想

醉心唱歌几行

唱铁心桥《断章》取义

唯独不敢唱你

ღ.一揽月明钟

落叶秋,风隐忧

吹散蝉儿吱吱不休

望天空,云依旧

我深知你从未停留

梦离去,身已秋

我再不敢与你相拥

淡淡心,浅浅秋

只剩往事不堪回首


时间碾过夏末,风起云涌

一晃时光已入秋

你已不再是我,梦寐以求

该是另一种拥有

该是我另一种拥有


昏老树,旧梧桐

不胜轻柔一缕小风

断木琴,格子裙

并随往事藏入了心

黄桷树,樟子松

忽而旋落招引秋虫

旧藤席,起鼾声

一场秋雨搁置了梦


一幅秋色又将,往事拉拢

全都与你相隔已久


闻花落,而知秋

一梢瘦叶飘零雨后

云很淡,风很轻

梦回已不见你身影

落叶秋,风隐忧

吹散蝉儿吱吱不休

望天空,云依旧

我深知你从未停留

梦离去,身已秋

我再不敢与你相拥

淡淡心,浅浅秋

只剩往事不堪回首


时间碾过夏末,风起云涌

一晃时光已入秋

你已不再是我,梦寐以求

该是另一种拥有

该是我另一种拥有


昏老树,旧梧桐

不胜轻柔一缕小风

断木琴,格子裙

并随往事藏入了心

黄桷树,樟子松

忽而旋落招引秋虫

旧藤席,起鼾声

一场秋雨搁置了梦


一幅秋色又将,往事拉拢

全都与你相隔已久


闻花落,而知秋

一梢瘦叶飘零雨后

云很淡,风很轻

梦回已不见你身影

ღ.一揽月明钟

夜深人语寂

离别常伴梦里 梦醒是你

春风不见桃花雨

落花满地

留一身清淡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连绵不绝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见过 最好世间


三两云雨隙

湖漪恍然映你 枉自欢喜

将寒夜折信邮递

霜落满鬓 盼至大雪而临


驿寄桃花落成雨 偏不沾衣

浸润秋水全是你 却不作语

纸鸢踱步谁门前 留恋绵绵

我怕是错过了你 这美好世间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春树...

夜深人语寂

离别常伴梦里 梦醒是你

春风不见桃花雨

落花满地

留一身清淡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连绵不绝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见过 最好世间


三两云雨隙

湖漪恍然映你 枉自欢喜

将寒夜折信邮递

霜落满鬓 盼至大雪而临


驿寄桃花落成雨 偏不沾衣

浸润秋水全是你 却不作语

纸鸢踱步谁门前 留恋绵绵

我怕是错过了你 这美好世间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春树暮云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有过 最好世间

而我错过 最好世间

ღ.一揽月明钟

闭上眼

你就是我的远方

是我魂牵梦绕的天堂

我是那么向往也充满无尽的幻想

你就在这不远地方的遥远地方


我多想躺在那河畔的草地上

享受那晒在身上的阳光

我会忘记方向

忘记我活着的悲伤

请别叫醒我

我怕这一切飞散


那是第一次看见你

仿佛隔着一帘幕幔

像是另一个世界遥不可盼

闭上眼

你就是我的远方

是我魂牵梦绕的天堂

我是那么向往也充满无尽的幻想

你就在这不远地方的遥远地方


我多想躺在那河畔的草地上

享受那晒在身上的阳光

我会忘记方向

忘记我活着的悲伤

请别叫醒我

我怕这一切飞散


那是第一次看见你

仿佛隔着一帘幕幔

像是另一个世界遥不可盼

ღ.一揽月明钟

花开了

你走了

山坡上

绿草小花

密麻麻

那晚霞

又远了

小河畔


暮色挥洒

云西下

湫水等微风

我在等你啊

一叠叠长信

写满春和夏

梦落在远方

你却没留下

孤单的老树

新绿满枝丫

啦啦~啦啦~


花开了

你走了

旅途中

细雨微露

伴朝霞

那斜阳

又远了

田野里

萤火飘摇

漫天涯

花开了

你走了

山坡上

绿草小花

密麻麻

那晚霞

又远了

小河畔


暮色挥洒

云西下

湫水等微风

我在等你啊

一叠叠长信

写满春和夏

梦落在远方

你却没留下

孤单的老树

新绿满枝丫

啦啦~啦啦~


花开了

你走了

旅途中

细雨微露

伴朝霞

那斜阳

又远了

田野里

萤火飘摇

漫天涯

ღ.一揽月明钟

昨夜雪忽来🗻

满山满树银花开

像是你踏雪而来

眼神温热却满身斑白


犹记你钟爱

吟山咏水 欢颜开

今宵却写尽无奈

书信纸笺已满是尘埃


花开💐人见欢 

花落🍃人无奈

今夕何夕故人不来

迟暮连山黛🌆

人老相会难 任时光荏苒

冬去春来月盈日衰

过往已残败

昨夜雪忽来🗻

满山满树银花开

像是你踏雪而来

眼神温热却满身斑白


犹记你钟爱

吟山咏水 欢颜开

今宵却写尽无奈

书信纸笺已满是尘埃


花开💐人见欢 

花落🍃人无奈

今夕何夕故人不来

迟暮连山黛🌆

人老相会难 任时光荏苒

冬去春来月盈日衰

过往已残败

ღ.一揽月明钟

往事成空

皆散于晨雾中

迷失在竹林中


潮落潮涨惹惆怅

念别妄想解捆绑

哀往笑藏心还滚烫

不速之客已来访


对风叫嚷也无妨

对水歌唱人自赏

胜握在掌神魂摇荡

故事几章梦一场

往事成空

皆散于晨雾中

迷失在竹林中


潮落潮涨惹惆怅

念别妄想解捆绑

哀往笑藏心还滚烫

不速之客已来访


对风叫嚷也无妨

对水歌唱人自赏

胜握在掌神魂摇荡

故事几章梦一场

ღ.一揽月明钟

我听见雨滴落下的声音

一点一滴敲打我的心

我听见午夜时分的清醒

没有一条路👣通向你的心


我听见一只盲目的蜻蜓

爱上一个空心玻璃瓶

我听见冰雪❄融化的声音

却听不见你风中的回音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在最北的山顶🗻

我听见了你的回应

在最深的海底

我听见了你的哭泣

在层层海浪里🌊

我听见了你的决定

在飞鸟🐦的梦里


我听见乌云在弹奏风琴

像封没了音讯的书信📝

我听见黎明钟声🔔在靠近

却没有人能带着我逃离


我听见一只搁浅的蓝鲸🐬

炸裂发出巨大的声音

我听见木炭燃烧🔥的声音

在火焰中留不灭的烙印

我听见雨滴落下的声音

一点一滴敲打我的心

我听见午夜时分的清醒

没有一条路👣通向你的心


我听见一只盲目的蜻蜓

爱上一个空心玻璃瓶

我听见冰雪❄融化的声音

却听不见你风中的回音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在最北的山顶🗻

我听见了你的回应

在最深的海底

我听见了你的哭泣

在层层海浪里🌊

我听见了你的决定

在飞鸟🐦的梦里


我听见乌云在弹奏风琴

像封没了音讯的书信📝

我听见黎明钟声🔔在靠近

却没有人能带着我逃离


我听见一只搁浅的蓝鲸🐬

炸裂发出巨大的声音

我听见木炭燃烧🔥的声音

在火焰中留不灭的烙印

ღ.一揽月明钟

夏夜 纸伞

白色的帆

湖面上波光闪

暖风隔岸

这是我能

想到的景

还有些期盼

和当时烂漫


冬日的小山

和耐寒的兰

江水边渔夫返

白鹭离滩

这是我很

想念的景

阳台上呆看

一天已过半


离别时只道是当时习惯

一切都很平淡不觉出彩

雨落时才想起那种心安

欢声和笑语还在我耳畔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期盼

毕竟一生很短少有圆满


春末 傍晚

云层渐远

屋檐下燕归来

人面花开

那是我还

记得的景

眼看春又来

却意兴阑珊


立秋的画卷

平铺简单

橘色的暖阳升

雾气消散

那是我常

梦到的景

醒来时思断

剩寒意盘...

夏夜 纸伞

白色的帆

湖面上波光闪

暖风隔岸

这是我能

想到的景

还有些期盼

和当时烂漫


冬日的小山

和耐寒的兰

江水边渔夫返

白鹭离滩

这是我很

想念的景

阳台上呆看

一天已过半


离别时只道是当时习惯

一切都很平淡不觉出彩

雨落时才想起那种心安

欢声和笑语还在我耳畔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期盼

毕竟一生很短少有圆满


春末 傍晚

云层渐远

屋檐下燕归来

人面花开

那是我还

记得的景

眼看春又来

却意兴阑珊


立秋的画卷

平铺简单

橘色的暖阳升

雾气消散

那是我常

梦到的景

醒来时思断

剩寒意盘旋

ღ.一揽月明钟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星空辽阔

银河不清不浊

不知何以摆脱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丛山万座

呼声不烈不弱

梦门何故紧锁


谁引我入明火

谁推我入筐箩

谁圈我以绳索

谁耻笑我执着

谁把岁月蹉跎

谁碾碎了泡沫

谁心已成魔


撕破 我从崖边跌落

为何 是梦还是解脱


谁低头只沉默

谁迟疑难定夺

谁把美梦捕捉

谁将画卷涂抹

谁结束这折磨

谁轻柔的抚摸

谁纵身入湖泊

换温暖魂魄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星空辽阔

银河不清不浊

不知何以摆脱


我从崖边跌落

落入丛山万座

呼声不烈不弱

梦门何故紧锁


谁引我入明火

谁推我入筐箩

谁圈我以绳索

谁耻笑我执着

谁把岁月蹉跎

谁碾碎了泡沫

谁心已成魔


撕破 我从崖边跌落

为何 是梦还是解脱


谁低头只沉默

谁迟疑难定夺

谁把美梦捕捉

谁将画卷涂抹

谁结束这折磨

谁轻柔的抚摸

谁纵身入湖泊

换温暖魂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