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千丞

22.2万浏览    2297参与
Wuli若小姐.

这是我大耽美小说里头的名句!!不是乱用的!!

1真心也要真心来待,不然唯有死心 ——公子欢喜   纨绔


2他是奔跑在人间的第二个月亮 ——莲鹤夫人  逆转


3我心有所爱, 在云端, 在瀚海, 在心口。 ---唐酒卿  南禅


4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春三月 ——唐酒卿 将进酒


5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priest 默读


6然而没有什么。他的累,是我的就如,他的爱,是我的。他的累是我的他的心计是我的

他的天罗地网是我的

他的圈套和阴谋,是我的。统统是我的他是我的

--《昨天》风弄


7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提灯看刺刀》淮上...

1真心也要真心来待,不然唯有死心 ——公子欢喜   纨绔


2他是奔跑在人间的第二个月亮 ——莲鹤夫人  逆转


3我心有所爱, 在云端, 在瀚海, 在心口。 ---唐酒卿  南禅


4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春三月 ——唐酒卿 将进酒


5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priest 默读


6然而没有什么。他的累,是我的就如,他的爱,是我的。他的累是我的他的心计是我的

他的天罗地网是我的

他的圈套和阴谋,是我的。统统是我的他是我的

--《昨天》风弄


7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提灯看刺刀》淮上


8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戏装山河》


9人的一生有很多意外,有的意外是意料之中,有的意外是意料之外,而你,就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撒野》巫哲


10.“不求神佛,只求你。”


“我最爱的凤凰,哪怕在我弥留之际,请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让我消失的最后一刻,能看到你,诞生于人间。” ——《提灯映桃花》


11.“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碎玉投珠》北南


12“我宁愿忘了我自己,都不愿忘了你”

——《娘娘腔》水千丞


13. “在所有过去与未来,所有值得怀念值得期待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麒麟正传》桔子树


14“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

——西子绪《死亡万花筒》


夏椿梓

【简隋林】罪与罚③

生命一点点流失。

冰凉。

浴缸里的水是冰凉的,流出来的血是冰凉的。

原来人之将死,真的会有走马灯。

昏昏欲睡中,简隋林又回到了那年夏天,与哥哥简隋英相遇。

简隋英眼神锐利而不屑,桀骜的昂起头。自有一派风度。简隋英是天生的不羁公子。一行一立,举手投足,都是自信与傲然。

与简隋英不同,简隋林只是入侵者,不是原住民。他凭借着一丝一份的血脉之缘,才得以与简隋英相遇,成为他的亲弟弟。

即使这弟弟的名分连表弟也不如。

最深刻的一次,简隋英把他推入游泳池里。

游泳池很浅,到简隋英的脖颈,却足以没过简隋林的头顶。与地面相连的只有一根细细的绳。

水,一望无际的水。

不是江河湖海,只是水。...

生命一点点流失。



冰凉。



浴缸里的水是冰凉的,流出来的血是冰凉的。



原来人之将死,真的会有走马灯。



昏昏欲睡中,简隋林又回到了那年夏天,与哥哥简隋英相遇。



简隋英眼神锐利而不屑,桀骜的昂起头。自有一派风度。简隋英是天生的不羁公子。一行一立,举手投足,都是自信与傲然。



与简隋英不同,简隋林只是入侵者,不是原住民。他凭借着一丝一份的血脉之缘,才得以与简隋英相遇,成为他的亲弟弟。



即使这弟弟的名分连表弟也不如。



最深刻的一次,简隋英把他推入游泳池里。



游泳池很浅,到简隋英的脖颈,却足以没过简隋林的头顶。与地面相连的只有一根细细的绳。



水,一望无际的水。



不是江河湖海,只是水。



清澈是空空荡荡的虚无。



进入鼻腔,侵入肺叶,顺着口腔,灌满肠胃。



没有方向,也没有彼岸,这次,简隋林没有挣扎。





他试过挣扎。奋力向前,游出水面,迎面的是简隋英愤恨而鄙夷的目光,旁边是敢怒不敢言的母亲和渴望息事宁人的父亲。



在他们的注视下,他终于不再挣扎,陷入水底的无尽黑暗中。



他又看见了自己小时候。



小隋林坐在台阶上,缩成小小一团,婴儿肥的两颊滚下成线的泪珠。



他被哥哥骂作“杂种”,还被推到门外,锁到地下室里。哥哥的眼睛居高临下地斜睨着,眉头紧皱,拳头将落未落地挥着。



是厌恶,好像简隋林讨厌吃蘑菇一样,简隋英讨厌简隋林。是如骨附蛆,深入骨髓的厌恶。



幼时的简隋林天真地想,一定是我年纪太小,哥哥不愿意陪我玩,等我长大了,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吧。



被哥哥掐着手腕拎出去真的好疼,关门声震得简隋林无助又害怕。



一想到这里,简隋林忍不住嚎啕大哭。



哭给谁听呢?爸爸去公司上班了,妈妈去美容院做spa,哥哥紧锁房门也许早已经戴上了耳机,连打扫的吴阿姨熟视无睹地走开了。



哭给谁听呢?谁也不会安慰我。





简隋林,在泥泞的土壤里生长着。



黑暗的土壤里开出扭曲的花。







简隋林有些怨恨。



他常常想,

若自己是简隋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必然是兄友弟恭一派祥和场面。或是两人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相忘于江湖,这份无疾而终的执念是否能有另一个结局。







大错已铸,悔之晚矣。







所有人都有了美好结局,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公主,注定会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反派必须灰溜溜地夹尾巴逃走,或是被王子和骑士一剑刺穿心脏,一命呜呼。



与世界诀别的最后一眼,好像又看到了哥哥。



哥哥释然了吗?他原谅我了吗?



我还是他的弟弟吗?



只求你看我一眼啊。



















tbc






















夏椿梓

【原创渣攻x简隋林】罪与罚②

人生一遭,总要留些足迹。

简隋林这样想着,总不能拘泥于着三十五克的灵魂,二百五十克的心脏的情感。

山区支教,西区支边,他做起了公益志愿活动。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越来越清晰的,面目可憎的自己,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年半,他写了六封信给简隋英,也寄了一些特产。

简隋英太忙了,忙着事业有成,忙着浓情蜜意。根本不在意这个便宜弟弟。发生了先前一系列事,简隋英恨不得简隋林走的远远的,一辈子都见不到才好。

简东远死了,除了血缘,他们再也没有理由联系对方。

简隋林一直等着希望渺茫的回信,突然有天睡醒了后,直接匆匆结束志愿活动,去了心仪已久的冰岛。

漫天冰天雪地,每个人都包的严...

人生一遭,总要留些足迹。

简隋林这样想着,总不能拘泥于着三十五克的灵魂,二百五十克的心脏的情感。

山区支教,西区支边,他做起了公益志愿活动。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越来越清晰的,面目可憎的自己,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年半,他写了六封信给简隋英,也寄了一些特产。

简隋英太忙了,忙着事业有成,忙着浓情蜜意。根本不在意这个便宜弟弟。发生了先前一系列事,简隋英恨不得简隋林走的远远的,一辈子都见不到才好。

简东远死了,除了血缘,他们再也没有理由联系对方。

简隋林一直等着希望渺茫的回信,突然有天睡醒了后,直接匆匆结束志愿活动,去了心仪已久的冰岛。

漫天冰天雪地,每个人都包的严严实实。简隋林哼着歌,在冰面上打着转,盯着紫蓝的天空,等待极光。

没有极光,也没有许愿。

简隋林灰溜溜地回了家,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他打开了手机,没有几个未接来电,垃圾短信倒是不少。

他极郑重极郑重地给简隋英发了条消息:

“哥,明天下午六点有时间吗?

我有话想对你说。”

简隋英正开着例会,百无聊赖地和李玉撩骚,就突然接到他三年未见的便宜弟弟的短信。

“有什么事短信上说。我没时间。”

简隋英一点也不想和他见面。

“我想和你说迟到了三年的道歉”简隋林一个字一个字的揣摩着,删删改改后发送了。

“道歉我接受了,没必要见面了吧。”简隋英回。

“明天下午六点,我家,你一定要来。我会给你们一个答案。”

简隋英看到简隋林的回复脊背发凉。

简隋林又打了几个电话,收拾了一下房间,给浴缸放了水,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睁着眼等着第二天。

阳光一点点地探进房间,逐渐放肆地拉长增亮,亮的简隋林眼睛发疼。

中午,有人敲门了,是三个陌生男人,他们简单交涉了一下,付清了款项,开始了他们的“工作”。

这项工作持续了四个半小时,门没有锁,微微留出了一道缝,简隋林用毛巾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来。

工作结束了。简隋林又跌跌撞撞地走进浴缸里。

热水已经凉了。

他吞下一把药,拿出他的老朋友,刮胡刀片,竖着划开了自己的血管。

与平时小打小闹的浅浅伤痕不同,他似乎要把刀片嵌进去一样,在小臂上划上生命的破折号。

血流的很快,简隋林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考虑是不是也在右臂划上一道。

这就是我的答案。

你该原谅我了吧。

从此你的生命再也没有污点了。

夏椿梓

【原创渣攻x简隋林】罪与罚①

*三观不正,立入禁止

*无骨科,站原著cp

*天冷了,给隋林发一个绝世渣攻暖暖心吧

*不洗白

是极速行驶的车,似乎刹车失灵了,疯狂鸣笛示警。中央站着两个人,他们忘我地拥吻着。

好不意外,失控的车撞上了他们。

又是漫天的血。

简隋林跌跌撞撞地过去查看,发现简隋英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撞得畸形的车下来了肇事司机,司机颤抖着跪下抱住简隋英,嚎啕大哭。

突然,司机抬起了头。

司机是我。

视角疯狂转换着,有时怀里都是血,有时只是无助旁观。

凶手是我。

周围没有一个人,地下停车场的灯故障地闪烁着,像是照相机的闪光灯。

死的不应该是他。

是我。

意识...

*三观不正,立入禁止

*无骨科,站原著cp

*天冷了,给隋林发一个绝世渣攻暖暖心吧

*不洗白



是极速行驶的车,似乎刹车失灵了,疯狂鸣笛示警。中央站着两个人,他们忘我地拥吻着。

好不意外,失控的车撞上了他们。

又是漫天的血。

简隋林跌跌撞撞地过去查看,发现简隋英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撞得畸形的车下来了肇事司机,司机颤抖着跪下抱住简隋英,嚎啕大哭。

突然,司机抬起了头。

司机是我。

视角疯狂转换着,有时怀里都是血,有时只是无助旁观。

凶手是我。

周围没有一个人,地下停车场的灯故障地闪烁着,像是照相机的闪光灯。

死的不应该是他。

是我。

意识陡失,空旷停车场只有简隋林倒在血泊里。

简隋林从梦中惊醒。

又是噩梦,服了安眠药后坐着日复一日的噩梦,不服安眠药就又会失眠,回忆起不堪从前。

丛丛尖针依次扎入血肉,细密血珠涌出来,淋淋漓漓的一片潮湿血腥。刮胡刀片是最好的解药,它会用阵阵疼痛提醒他,何处是现实,何处是梦境。

这是清醒后的自我治疗,简隋林打开花洒冲去血污,随意擦拭后,套上米色毛衣,牛仔长裤,仔细围上纯白围巾。

今天的他又是一个乖孩子呢。

痛苦马上就要结束了,他这样想,在日历上又画了个鲜红的叉。

他快步走到公交站等车——他已经不敢再开车了。

初冬的北京泛着料峭寒意,冷风一刮,便让行人微微地打个寒颤。简隋林穿的很少,但他也不觉得冷,只是一下一下的吸着鼻子。

车上人很多,挤得像是黏在一起的汤圆,每个人穿的圆滚滚的,热乎乎的挤成一团。简隋林莫名感到安心,也泡在汤圆中,随着车开开停停而摇摇晃晃着。

目的地是一个墓地,他在门口买了三束花。

给简东远,赵妍和简隋英的妈妈。

简隋林在墓前跪了很久,寒意从牛仔裤爬上他的膝盖,又悄悄钻进他的心里。天太冷了,把眼睛也冻上了,他哭不出来。

简隋林又搭车到了教堂,模模糊糊地向神父做忏悔。

神父说:“上帝会原谅你的罪行。”

他回答:“我只想要那个人原谅我。”

神父看着眼前的孩子,语气柔和“那你应当对你犯下的错误负责,对那人做出补偿和道歉。”

“我会的,但我只是没有勇气。”

“上帝与你同在。”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请你给我的罪,禁忌的,丑恶的,判下最重的刑罚。

酃徵舣

【188早安吻】宋居寒x何故

何故昨晚赶项目,在电脑前熬到很晚才睡。宋居寒窝在他身边的软垫里为新歌谱曲,郁闷的神情简直像只闷闷不乐的大黑猫。宋居寒终于在凌晨两点强行终止何故的工作,并且抱着他上床盖被强制进入睡眠状态。

何故今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铺洒整个卧室,甚至将两人身上的薄被晒透,后背暖洋洋的。

甫一睁眼,便与宋居寒近在咫尺,呼吸相闻。何故轻轻动了一下,发现腰被宋居寒紧紧收在小臂间,于是不再动弹,怕惊醒了睡懒觉的宋居寒。

时间好像静止了,为何故提供了一个放心大胆端详宋居寒的机会。

经年波折,他还是能一眼就为宋居寒的光芒而怦然心动。

忽然宋居寒鸦睫一颤,连带着眼下投射出的一小片阴影也轻微的一闪。

何故放浅呼吸,...

何故昨晚赶项目,在电脑前熬到很晚才睡。宋居寒窝在他身边的软垫里为新歌谱曲,郁闷的神情简直像只闷闷不乐的大黑猫。宋居寒终于在凌晨两点强行终止何故的工作,并且抱着他上床盖被强制进入睡眠状态。

何故今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铺洒整个卧室,甚至将两人身上的薄被晒透,后背暖洋洋的。

甫一睁眼,便与宋居寒近在咫尺,呼吸相闻。何故轻轻动了一下,发现腰被宋居寒紧紧收在小臂间,于是不再动弹,怕惊醒了睡懒觉的宋居寒。

时间好像静止了,为何故提供了一个放心大胆端详宋居寒的机会。

经年波折,他还是能一眼就为宋居寒的光芒而怦然心动。

忽然宋居寒鸦睫一颤,连带着眼下投射出的一小片阴影也轻微的一闪。

何故放浅呼吸,有种偷窥被捉的羞赧感。

宋居寒睁眼,正看见慌乱闭眼的何故。他轻笑,嗓音因一夜的沉默而低沉沙哑,他小声道,“偷看我....被我发现了。”

何故慢慢睁眼同他对视,慢慢凑上前去在宋居寒唇角落下虔诚一吻。

“早安。”

宋居寒抬手摁住何故后脑勺,手指在他柔软发间穿梭过,指尖摩挲着何故的后颈,上前启唇含住他下唇瓣细细吻蹭,伸舌撬开牙关试探着亲吻。

起初吻意微苦而干涩。宋居寒不断挑逗着何故的舌尖同自己勾缠,逐渐津液甜蜜起来且润湿了两人唇瓣,在唇齿短暂分开的喘息间扯出银丝挂在唇角。

宋居寒翻身,两小臂撑在何故颈侧,压低了身子凑近加深吻意,将他禁锢在自己圈出的狭窄一方柔软之中肆意攫取。何故搂着他脖颈迎合热情亲吻,顺手将宋居寒散下来的额前卷发捋上去,露出他漂亮的面容。

一吻毕,宋居寒露出大猫般餍足的神情,重新隔着被子把何故揽在怀里。

“早安,阿故。”

要变强
李简太好瞌了太好瞌了我飞了我飞...

李简太好瞌了太好瞌了我飞了我飞了哈哈我飞了太好瞌了(神志不清)

李简太好瞌了太好瞌了我飞了我飞了哈哈我飞了太好瞌了(神志不清)

解阎卿.

大概是颜王的一个火葬场前夕片段

文字和图片都吞…我只好贴链接了,看评论

文字和图片都吞…我只好贴链接了,看评论

螺丝
考前草纸上摸了个简大(的草稿→...

考前草纸上摸了个简大(的草稿→_→)
对不起太糊了……(ಥ_ಥ)
我知道一点都不像……

考前草纸上摸了个简大(的草稿→_→)
对不起太糊了……(ಥ_ಥ)
我知道一点都不像……

云深不知处
第六卷第七章,最近会正常更新的

第六卷第七章,最近会正常更新的

第六卷第七章,最近会正常更新的

無魚有乔

请问有搞188男团的文手太太和卑微的我联一个

“ABO系列 188家主孕期十题”吗

(小火还没完结先不带他俩玩儿)


截稿时间在1120洛羿生日之前👍

请问有搞188男团的文手太太和卑微的我联一个

“ABO系列 188家主孕期十题”吗

(小火还没完结先不带他俩玩儿)


截稿时间在1120洛羿生日之前👍


言诺城

群秀小片段



  “媳妇儿,饭好了吗?”邵群在大厅陪正正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走进厨房看李程秀煮饭。

  “还没好,你饿了吗?汤好了,我给你盛碗汤填一下肚子先吧。”李程秀围着围裙,转身去碗柜拿了一汤碗出来,拿勺子准备给邵群盛汤。

  邵群从李程秀手中拿过碗,弯腰在李程秀嘴唇上亲了亲,“谢谢媳妇儿,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就自己拿过勺子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端出去了。

  没一会儿又走到李程秀身后,环住他的腰,下巴抵在李程秀肩上问道:“媳妇儿,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厨房一股油味,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李程秀往后推了下,示意邵群出去。

  邵群抱了一会儿李程秀,“好吧,有需要叫我,正正看动画太吵了,十万个为什么呼得我脑壳...



  “媳妇儿,饭好了吗?”邵群在大厅陪正正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走进厨房看李程秀煮饭。

  “还没好,你饿了吗?汤好了,我给你盛碗汤填一下肚子先吧。”李程秀围着围裙,转身去碗柜拿了一汤碗出来,拿勺子准备给邵群盛汤。

  邵群从李程秀手中拿过碗,弯腰在李程秀嘴唇上亲了亲,“谢谢媳妇儿,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就自己拿过勺子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端出去了。

  没一会儿又走到李程秀身后,环住他的腰,下巴抵在李程秀肩上问道:“媳妇儿,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厨房一股油味,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李程秀往后推了下,示意邵群出去。

  邵群抱了一会儿李程秀,“好吧,有需要叫我,正正看动画太吵了,十万个为什么呼得我脑壳疼。”

  李程秀见邵群满口答应却还是粘着自己,他红着脸在邵群脸上亲了一口,“邵群……你先出去,正正一个人在大厅,我不放心。”

  邵群得到一吻,欢喜得不行,环抱着李程秀就是不愿意走,在李程秀的再三催促下,邵群提出要李程秀来个舌吻才出去陪正正的条件下,最后还是满足的走出厨房去陪正正了。


言诺城

看看屏蔽不

  

  简隋英第一次坐公交车,此刻站在里面的他内心有点凌乱。

  “艹!能别他妈挤了吗?没看到没地方挤了么?”简隋英抬手抓着掉环冲往他身上挤的男男女女吼,“真他妈膈应,这位大姐,能他妈别往我身上挤吗?艹!”

  被简隋英一脸凶相吼得纷纷退散的男女们,虽有不满,但是看在养眼帅哥的份儿上,刚刚占的小便宜也算满足了一下下。

  简隋英看着外面还在陆续往里面挤的人山人海,他有种一脚把这些人全部踹出去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他忍住了……毕竟这样好办事儿。

  简隋英拼命往后面挤,他看着越来越靠近的那位少年,他内心的甜越来越浓,笑容都展现在了脸上。

  那位塞着耳机低着头玩手机的少年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瞥了一眼简隋英...

  

  简隋英第一次坐公交车,此刻站在里面的他内心有点凌乱。

  “艹!能别他妈挤了吗?没看到没地方挤了么?”简隋英抬手抓着掉环冲往他身上挤的男男女女吼,“真他妈膈应,这位大姐,能他妈别往我身上挤吗?艹!”

  被简隋英一脸凶相吼得纷纷退散的男女们,虽有不满,但是看在养眼帅哥的份儿上,刚刚占的小便宜也算满足了一下下。

  简隋英看着外面还在陆续往里面挤的人山人海,他有种一脚把这些人全部踹出去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他忍住了……毕竟这样好办事儿。

  简隋英拼命往后面挤,他看着越来越靠近的那位少年,他内心的甜越来越浓,笑容都展现在了脸上。

  那位塞着耳机低着头玩手机的少年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瞥了一眼简隋英,又低下头继续玩手机,完全没有把简隋英这样一位大帅哥放在眼里。

  简隋英也不生气,回想他今天在等红绿灯,少年抬脚走上公交车,留给他冷酷又清爽的侧脸,看一眼简隋英就喜欢上了,他在后面追着公交车开了一站,等公交车停了他就丢下车跑上来了,只是这公交车挤得……真的有点受不了。

  简隋英无法理解自己身旁的这位少年,怎么能在这挤得连体婴儿似的空间里还悠哉悠哉气定神闲的玩手机?一尘不染的感觉,是简隋英喜欢的类型。

  这个时候车里已经塞不下人了,关上车门摇晃着一路向×学区开去,简隋英没有坐过公交车,自然不知道车开的时候摇晃得多严重,惯性让简隋英没反应过来直接往少年身上扑。

  李玉看着扑到自己身上的男人,扑鼻而来的成熟男性带有的淡淡烟草味让他厌恶的推了一下,“麻烦站好。”

  简隋英心想:“艹,这公交车太懂了。”

  简隋英鼻子在对方干净的脖子处嗅着,清爽的味道退散了车里浓烈的闷热,简隋英舍不得从对方身上离开,他抬手在对方腰上抱了一下,最后还是不舍地站直了。

  李玉被对方抱那么一下不是没感觉,起初他以为是对方无意的,后来感觉对方手在自己身后游走得越来越放肆,一会儿摸后背,一会儿摸腰,一会儿摸下屁股,他终于怒了。

  李玉抓着对方的手,下狠劲的攥着,让简隋英手腕疼,又挣脱不开的力度。

  他狠戾瞪着简隋英,在他耳边低声警告,“别他妈惹我!小心让你后悔一辈子。”

  简隋英手腕被对方抓着实在疼,但是他又不能怂,他痞痞冲李玉一笑,一副“我就喜欢调戏你,你在车里能拿我咋滴?”的眼神嘲李玉。

  这个时候车转了个弯,这次简隋英直接扑对方身上不起来了,还用下身蹭了蹭对方,看到对方脸绿得像菜叶子色,简隋英得逞一笑。

  李玉下身处被对方那处蹭着,让他一阵恶心,他愤怒到不行,奈何人多又不好发作,他狠狠推了简隋英一把,但是车上人真的多,李玉没有使多大力,所以简隋英还是挨着李玉,胸口贴着胸口,下身蹭着下身,简隋英的手还在肆意妄为,若是让李玄看到这样的场景,别提多气愤。

  简隋英还在想着各种法子蹂躏李玉,李玉内心则想着下一站下车,他实在受不了对方这种大胆的撩拨,前后左右都是人,对方哪儿来的脸来调戏他?还是个男的!对他还怀着那种龌龊的想法,一想到这些,李玉就恨不能现在把对方拖下车暴揍一顿的心,哪儿来的社会败类变态!

  简隋英看着对方奈何不了自己,还一脸吃瘪的样儿就觉得爽,看对方一脸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他就想各种蹂躏玷污,让对方沾上他的味道,这么想着,简隋英两只手抓着李玉两边屁股往自己下身靠,靠得密不透风,看对方一脸不敢置信看过来的目光,简隋英再次得意,耍流氓,他看上的,都跑不掉。

  李玉强忍着,他努力克制着,握成拳的两只手在颤抖着,他掐着时间,再忍耐一会儿,他就让对方后悔此刻干的事儿,他要让他……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一生都后悔……今天对他干出来的龌龊事儿。

  

  


齐悦明晨
小程秀讲故事时间开始啦!群群是...

小程秀讲故事时间开始啦!
群群是第一个坐好的!

小程秀讲故事时间开始啦!
群群是第一个坐好的!

言诺城

群群锅锅和小甜辛的日常≧ω≦

  赵锦辛推开浴室的门,悄悄探出一颗小脑袋往里面看了下,看到邵群正闭着眼睛站在喷喷头下清洗着头发,他又悄悄把门关上。

  没过多久,赵锦辛手里拿着一水枪再次打开了邵群的浴室门,他用水枪怼着邵群腿间的唧唧就是一顿喷。

  邵群被喷了个激灵,“艹”了一声,抹掉脸上的泡沫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指着门口捂嘴吃吃笑着的赵锦辛,“赵锦辛你完了,今天老子不把你打一顿我不信邵!”

  赵锦辛再次拿水往邵群脸上喷,喷完转身拿着水枪就跑,灵魂得像只小老鼠。

  邵群怀着一颗“揍定赵锦辛”的心,最后赵锦辛还是让他逮到了,很惨,被邵群一手提着领子吊了起来。

  “啊!!!!哥!你放开辛辛!哥!坏哥!你放开辛辛!辛辛要告诉大...

  赵锦辛推开浴室的门,悄悄探出一颗小脑袋往里面看了下,看到邵群正闭着眼睛站在喷喷头下清洗着头发,他又悄悄把门关上。

  没过多久,赵锦辛手里拿着一水枪再次打开了邵群的浴室门,他用水枪怼着邵群腿间的唧唧就是一顿喷。

  邵群被喷了个激灵,“艹”了一声,抹掉脸上的泡沫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小弟弟,指着门口捂嘴吃吃笑着的赵锦辛,“赵锦辛你完了,今天老子不把你打一顿我不信邵!”

  赵锦辛再次拿水往邵群脸上喷,喷完转身拿着水枪就跑,灵魂得像只小老鼠。

  邵群怀着一颗“揍定赵锦辛”的心,最后赵锦辛还是让他逮到了,很惨,被邵群一手提着领子吊了起来。

  “啊!!!!哥!你放开辛辛!哥!坏哥!你放开辛辛!辛辛要告诉大姊姊去!!!!”赵锦辛被邵群提得张牙舞爪,水枪在手上喷得到处都是。

  邵群平日里被调皮的赵锦辛整得够呛,这次不打一顿还真的挺憋的。

  邵群把赵锦辛手上的水枪拿走丢到了一旁,一巴掌拍在了赵锦辛屁股后面,赵锦辛开始还真的挺怕邵群真出手打他,但是感觉到邵群拍在自己屁屁后面的巴掌并没有用力后,就特别不给面子的甩着短腿短手喊:“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

  把邵群气得哟,又不能真下狠手揍,最后邵群看了看被自己丢在一旁的水枪,勾起嘴角嘲讽一笑,他把赵锦辛放下来,一手脱下他的小裤子,拿着水枪对着他的小弟弟就喷,所谓礼尚往来。

  赵锦辛一手捂着自己的小鸡鸡,另外一只手想挣脱邵群的铁爪,挣脱不了就哭了,呜呜流着眼泪,邵群第一次把赵锦辛欺负哭了,觉得挺解气的,他恶霸一样笑着,问赵锦辛:“亲爱的小辛辛,还敢不敢喷哥哥?还敢不敢放肆?还敢不敢告诉大姐?让你牛逼!让你笑嘻嘻!”

  

  

  

  

  


螺丝
突然入了188男团的坑,瞬间看...

突然入了188男团的坑,瞬间看完谁把谁当真和针锋对决两本,现在正在看简大现场撩小孩→_→
勾了个鲤鱼草稿……(๑˙ー˙๑)

突然入了188男团的坑,瞬间看完谁把谁当真和针锋对决两本,现在正在看简大现场撩小孩→_→
勾了个鲤鱼草稿……(๑˙ー˙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