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手

1129浏览    136参与
欲饮琵琶

考历史检查时的胡言乱语

我们在海上飞翔,

乘风破浪。

船上载着的,

是快乐的歌。


海鸥在头顶盘旋,

有时还落在船舷。

我们开口唱起,

那快乐的歌。


汹涌的暴风雨中,

我们齐心协作。

口中不忘唱着,

快乐的歌。


我们在海上飞翔,

做最自由的旅者。

我们口中唱的,

是最快乐的歌。

我们在海上飞翔,

乘风破浪。

船上载着的,

是快乐的歌。


海鸥在头顶盘旋,

有时还落在船舷。

我们开口唱起,

那快乐的歌。


汹涌的暴风雨中,

我们齐心协作。

口中不忘唱着,

快乐的歌。


我们在海上飞翔,

做最自由的旅者。

我们口中唱的,

是最快乐的歌。


纳米布沙漠wndnl

疲倦的时候
听见这首歌
还是能感到一点力量的

就这样
向大海前进吧

疲倦的时候
听见这首歌
还是能感到一点力量的

就这样
向大海前进吧

秦

#jk私影#

『止まないの雨が 夏空を鮮明に描いたって』
                               ——《雨き声残響》

摄影: @一只大猫
出镜:是我

#jk私影#

『止まないの雨が 夏空を鮮明に描いたって』
                               ——《雨き声残響》

摄影: @一只大猫
出镜:是我

可乐饼

特别喜欢这首歌,是我唯一能唱不跑调的歌(重点不是这个)…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听,里面的歌词也很棒!

特别喜欢这首歌,是我唯一能唱不跑调的歌(重点不是这个)…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听,里面的歌词也很棒!

满屋书香

年轻时代的歌伴我成长。

年轻时代的歌伴我成长。

二階堂亚瑟平井

夏日奋斗物语
第十二夜
自从警壹卫翻牌我生日那条微博,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后天就要离家回青岛上考研班,不舍但期望过出像警壹卫所说的精彩生活

夏日奋斗物语
第十二夜
自从警壹卫翻牌我生日那条微博,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后天就要离家回青岛上考研班,不舍但期望过出像警壹卫所说的精彩生活

水手四方 诗歌集

岁月流连(歌词)

岁月流连(歌词)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也难以潇洒地告别经年的眷恋

多少次迷离的彷徨回流在我心间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多少回沉睡的梦里看你温暖的笑脸

到如今只留下消散的云烟

多少里生命的旅程穿梭今天和明天

流金蒙尘的昨日却已无法重现


我一刻也不曾怀疑这古老而年轻的世界

常作成无言的忧郁静观超然

我不能告诉我自己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只好让此心任意流连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多少次彷徨回流心间

我不能告诉自己我心为何流连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岁月流连(歌词)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也难以潇洒地告别经年的眷恋

多少次迷离的彷徨回流在我心间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多少回沉睡的梦里看你温暖的笑脸

到如今只留下消散的云烟

多少里生命的旅程穿梭今天和明天

流金蒙尘的昨日却已无法重现


我一刻也不曾怀疑这古老而年轻的世界

常作成无言的忧郁静观超然

我不能告诉我自己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只好让此心任意流连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多少次彷徨回流心间

我不能告诉自己我心为何流连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冥樣

水手柄#正片#

罗维诺:冥樣

photo:微博@不见了什么的不见猫

之前因为暴雨才重拍,这次又下雨,外景咋老下雨😭😭😭😭

水手柄#正片#

罗维诺:冥樣

photo:微博@不见了什么的不见猫

之前因为暴雨才重拍,这次又下雨,外景咋老下雨😭😭😭😭

水手四方 诗歌集

回归主场的情商

回归主场的情商


你的每一个回应

都如此亲切友善

 兄弟

 你指间的智慧

 你幽默的表达

 淋漓地洋溢在我的赞仰里


你的每一个表情

都那么恰到好处

 姐妹

 你得体的笑容

 你温馨的语音

 艺术地融化在我的期许中


牧童吹着回家的短笛

在孩提的时光隧道里

与你穿越相遇

隔邻的沼泽地不断沦陷于

无限跌落的泥潭

而这边的小山岭

阳光正好


携五百年独上高楼的修炼回归主场

满场的呐喊和

向隅而泣的彷徨

都已与你无关

正手腐朽反手神奇

一切收放皆于无形


灯火阑珊处

心潮逐浪高


回归主场的情商



你的每一个回应

都如此亲切友善

 兄弟

 你指间的智慧

 你幽默的表达

 淋漓地洋溢在我的赞仰里


你的每一个表情

都那么恰到好处

 姐妹

 你得体的笑容

 你温馨的语音

 艺术地融化在我的期许中


牧童吹着回家的短笛

在孩提的时光隧道里

与你穿越相遇

隔邻的沼泽地不断沦陷于

无限跌落的泥潭

而这边的小山岭

阳光正好


携五百年独上高楼的修炼回归主场

满场的呐喊和

向隅而泣的彷徨

都已与你无关

正手腐朽反手神奇

一切收放皆于无形


灯火阑珊处

心潮逐浪高


水手四方 诗歌集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母亲节

我用贸易战的硝烟

熏了一只北京烤鸭

坐在初夏的门槛上

拨打顺丰的总机电话


总机很忙

我转向APP

一会儿单落定

等待快递哥

前来揽件


可一想,这只特朗普下料的鸭子

并不能代表我

于是撤单

将自己打包

上传到唱吧的云端


远方故乡

年迈的母亲白发如霜

无论任何方式

无法反哺的荆冠

都会把悲哀生命之独我

终身囚禁


噢妈妈

我只有将

陪伴您呼吸的空气

每一次形成的抖音

将您慈祥目光

每一次扫描小河炊烟明月

生成的二维码

刻上永远的标识——


那就是我

就是我


那就是我



母亲节

我用贸易战的硝烟

熏了一只北京烤鸭

坐在初夏的门槛上

拨打顺丰的总机电话


总机很忙

我转向APP

一会儿单落定

等待快递哥

前来揽件


可一想,这只特朗普下料的鸭子

并不能代表我

于是撤单

将自己打包

上传到唱吧的云端


远方故乡

年迈的母亲白发如霜

无论任何方式

无法反哺的荆冠

都会把悲哀生命之独我

终身囚禁


噢妈妈

我只有将

陪伴您呼吸的空气

每一次形成的抖音

将您慈祥目光

每一次扫描小河炊烟明月

生成的二维码

刻上永远的标识——


那就是我

就是我


水手四方 诗歌集

四月激流(分行版)

四月激流(组诗12首,分行版)


——献给惊险而又缠绵的江南雨季 


现代诗艺


而今我无法把自己分行排列

秩序井然地摆在你面前

请原谅请你原谅

理智的标点纵然是坚强的礁石

也有被春潮淹没的时候

此刻我正在其中正在洪道线下

痛苦地窒息自己

而我想听到我的呼吸和吼叫

想让我的歌唱迅疾穿越一切进入

你的视听

让我甩掉身上的镣铐冲出来吧

我是一只矫健的海豚

我要驾驭紧密汹涌的波浪

涌向你

 涌向你

   涌 向  你


黎亚涛


静坐和凝思中你突然

把拳头漂亮地一挥

我感觉有一道意志的弧线坚定地

在你的呼息中成型

你不说我也...

四月激流(组诗12首,分行版)


——献给惊险而又缠绵的江南雨季 



现代诗艺


而今我无法把自己分行排列

秩序井然地摆在你面前

请原谅请你原谅

理智的标点纵然是坚强的礁石

也有被春潮淹没的时候

此刻我正在其中正在洪道线下

痛苦地窒息自己

而我想听到我的呼吸和吼叫

想让我的歌唱迅疾穿越一切进入

你的视听

让我甩掉身上的镣铐冲出来吧

我是一只矫健的海豚

我要驾驭紧密汹涌的波浪

涌向你

 涌向你

   涌 向  你



黎亚涛


静坐和凝思中你突然

把拳头漂亮地一挥

我感觉有一道意志的弧线坚定地

在你的呼息中成型

你不说我也知道

从前你曾走过很多路跌过很多跤

说过很多小外甥驼驼那样的梦话

头发尖的热点曾经很低

雪白的墙壁曾经伏在你的肩上流泪

那时你认为就成了舒婷的橡树

没想到其实只不过是一条

北岛的烂鱼

今天你也要削光脑袋通过广场吗

那么我规劝你的皮鞋不要在

这个月发疯

你一定也在想

要从沉沉积聚的无言中

析 出 金 子

那才是真正真正的

来劲不是吗

此刻我从你收回拳头的线路中侦探了

你的秘密

你抿紧了嘴唇深深吸了一息

眼光渐渐渐渐地

进入了五月



爱因斯坦


在追求你和失去你的时候

我才写得出爱情诗来

而在我们相爱的日子我却

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一贫如洗

艺术的完美就是遗憾和残缺

打着饱嗝的时候

你已经摄入了过多的无聊

结果只不过是过程和过程

之间的站牌

它的本身并无意义

因此我不再去考察

维纳斯的手臂

其实这两只手臂已经长成为

你的思想

或者干脆长在你

肩的同一个部位

干脆就是你现在的

两只手你觉得吗



度:第五维


你就是这样在原罪之中说着

信誓旦旦的呓语

进入他人的梦乡

接近接近再去接近

这就造成了多么遥远的过程

距离标志着维系的存在

它生出的光焰燃烧起运动的美学

才知道我们犯了一个最为严重的错误

不应该从相向的角度去

研究对方鞋子的方向

一切将要回复弹性

该远的将远

该近的还将重新过来

第五维这个伟大的导师

从前你

躲在哪里



我喜欢雨季


让雨滴亲密地积满洼地

你忧心忡忡的伤感多么迷人

我真蠢

为什么我要做救世主去

解放你的愁容

这是你全部的财富全部的美丽呵

漫漫漫漫的长途

我仍将在另一个世界追赶太阳

却又总愿让悔愧的邓林举起我的过错

甩成一个缠绵的雨季

哭泣 哭泣吧

你娇柔的创伤永被我的眼光抚摩

我要让你深不可测的忧郁

成熟为一片丰韵的海洋



判 决


静静等候的是那一声

致命的爆炸

枪口对准自己的胸膛

或是敌人的咽喉

这一个不堪将来回首的日子

是一艘船尴尬地搁浅

在四月的峡谷

或进或退

只要能从此谷出发

结果都应该十分潇洒

难道你真是那个被

一滴香水醉死的男人

你深信不疑

谎言也能涂甜幸福的奶酪

凡人都只能死一次

而你这三天必死三次

对你第四天早上

面包的口味

法官们正在填写

最佳死亡代价的

回执



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你肯不肯从繁忙中暂时伸出一只手来接受我的祝福

亲密的雨声围绕你就如围绕那个波浪盛开的夏季

千里之外你窗台上的郁金香是否如约开放

她醉人的芬芳是否在夜晚忠诚陪伴你孤寂的心曲


千里之外你曾否因这个长长的雨季感到窒息

那属于我们的回忆会捧着你抽动的双肩将你轻轻安抚

千里之外我还有万里万里的遥远浪游呵

纵然我是终身流放的无期囚徒

  也要做一只矫健的海豚

  永远在你的心波里游出游进



西红柿之恋


在这个亘古辉煌的主题下面

你只有语无伦次支支吾吾

期期艾艾吞吞吐吐地

搪塞出几片内心

空虚的叶子

春天的阳光正适合

灿烂上你的红靥

绽开于你长满茸毛的

嫩芽里

可是你稀里糊涂任意抛洒着

你的花期

将那笔永远赤字

的财产错误成

预付资本并且

在你的胸脯上栽满

第三个季节的毒果

于是我决心

做一位英雄少年壮烈地

走向山冈 品尝

面临滚下坡来的冒险

呵那痛苦的激励

多么苦涩

而又甜蜜



喷泉即将上升


这样就构成了一种完全的涡状

为等待而设计的迷宫旋至底部

再也无法继续下去

救护中心的白大褂亮着

忙来忙去的无影灯

你的痛苦也最多只能化为麻木而

不能够消灭或被转移

等待的本身就是一种漂亮的结果

指望彭立珊在城市中心

把你高高举起后摔将下来 摔成

七彩缤纷的碎末

昨晚弗先生说

一切都不堪成为

梦的解释

今晨涌向迷宫的尘嚣又撇开阳光

残 酷 地

把你惊醒

今晨你该相信谁

相信谁呢



轨:环


在一颗流星仓促划过

 夜的圆寂的时候

 你我乘坐来自岛国的

两列火车嘎然相遇

在魔鬼三角的平台

不是四季中都有浪花

五瓣腊梅她该等待童话世界

的六角雪花

只因为七夕的银汉太璀璨

 你灼人的消息才野火般焚烧

我视听的八音盒

骄阳会垂泪于九霄吗

在胸前的十字架叮当响

的坠落中

我回身发现

预言家颈上的项圈

是一个永远无法穿透的



阿里巴巴


在命运的咒语中

我生命的门轰然为你洞开

这是一笔无与伦比的财富

你滞涩的眼睛因此明亮

你混沌的心地因此通灵

你的寂寞因此而美丽

你的忧郁因此而迷人

我是一方永远的输家

我的生命就是那个

亘古燃烧的太阳

我的活力永远搏动在

海拔和经纬的时空

纵使你准备永如长夜

星星也会闪耀我的眼睛

纵使你的冰山千年不化

我的辐射也会使你

每年溶流一次

激动的泪水

我是一方永远的输家

我生命的热力蓬勃燃烧

永不枯竭



雨中将军


不停不停的雨你到底还有多少库存

就尽数倾将出来

我要抛洒这个五马分尸的四月

精 当 郎 光

让自己

彻底贫穷一次

将军在痛失坐骑的日子里

你低着的头沉起整个世界的分量

我将怎样安慰

安慰你宝刀上潋滟的的悲痛

新的战事今天傍晚就会来临

亲切的嘶鸣不会再叩响

你的铠甲

但是你转身的轮廓多么刚毅

我穿过你重新抖擞的双肩

就进入了

雄关漫漫的高原

将军呵将军


水手四方 诗歌集

临盆之秋

临盆之秋


既然这个日子没风

朋友

为何你的音讯

又偏偏迟疑在路上


下午注定是沉闷的时辰

从狭窄的窗口

为何总望见

我出色的忧郁像黄叶

挂在树梢

却晃来晃去

总不坠地


莫名的情绪如潮蔓延

我的心刹车般地紧缩

一阵 一阵


临盆之秋



既然这个日子没风

朋友

为何你的音讯

又偏偏迟疑在路上


下午注定是沉闷的时辰

从狭窄的窗口

为何总望见

我出色的忧郁像黄叶

挂在树梢

却晃来晃去

总不坠地


莫名的情绪如潮蔓延

我的心刹车般地紧缩

一阵 一阵


尹子๑
📱屏绘瞎了我的眼www

📱屏绘
瞎了我的眼
www

📱屏绘
瞎了我的眼
www

请回答,一玖玖八

水手日常 之 初见

“呃......请问,这里是求生者休息室吗......”我从门口探出一个脑袋,试探地问。

“嗯,是的呢。”一个戴帽子的小姐姐手上摆弄着花,回头看了一眼我,回了个浅笑。

“那......请问,我可以坐下吗......”我用手指了指她身旁空出的小板凳。第一次看到这么纯洁干净的笑,有点不知所措。

“好呀。”她往旁边挪了挪,轻轻拍了一下凳子。周围的求生者也冲我笑了笑。

于是,我就坐过去了。

好像也没什么难的嘛,大家挺好相处的啊。

“这位‘请问’小弟弟,你叫啥呀?”又是一个可爱的小姐姐,又是一个恬淡的笑。我有些受宠若惊。

很久了,很久没有这样的姐姐对我笑了。

“卢瑟·罗曼德...

“呃......请问,这里是求生者休息室吗......”我从门口探出一个脑袋,试探地问。

“嗯,是的呢。”一个戴帽子的小姐姐手上摆弄着花,回头看了一眼我,回了个浅笑。

“那......请问,我可以坐下吗......”我用手指了指她身旁空出的小板凳。第一次看到这么纯洁干净的笑,有点不知所措。

“好呀。”她往旁边挪了挪,轻轻拍了一下凳子。周围的求生者也冲我笑了笑。

于是,我就坐过去了。

好像也没什么难的嘛,大家挺好相处的啊。

“这位‘请问’小弟弟,你叫啥呀?”又是一个可爱的小姐姐,又是一个恬淡的笑。我有些受宠若惊。

很久了,很久没有这样的姐姐对我笑了。

“卢瑟·罗曼德。”我耸了耸肩道。

“啊......罗曼德啊......”

“你来着干什么的呀......”

“......来找一个,很重要的人。”这个问题有些突然,我沉默了许久。

话题好像变得有点凝重,戴帽子的小姐姐摸了摸我的头,抬眼望了望卧在云霞里的夕阳。夕阳的光芒温馨却又暗淡,她仿佛是一个孤独的姐姐,在眺望远方,在等一个人。她将整个人窝成一团,只散发出星点光辉。



过了几天,和大家熟了,也就没那么拘束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内向的男孩儿。

“卢瑟,”艾玛姐姐抬头望了望我,问道,“你为什么想当一个水手啊?”

“就,那么当上了呗。”我抓了抓脖子,也不知道是哪只讨厌的蚊子在叮人。“当水手多自在啊,天天和船长下海捕鱼、找宝藏。蔚蓝的海衬着旷远的天,多美啊!我特喜欢倚在栏杆上看远处的地平线,就好像海水将天一点点蘸蓝,润色。”

库特很赞同我的描述,在旁边把头点的像......呃......老鸡啄米(⊙o⊙)......抱歉,不太会比喻......

“喏,你看,”我自豪的指了指挂在腰间的漂流瓶,“这就是我找到的宝藏!”

薇拉抱着瓶子瞅了半天,先是凑近了看,再是摆远了看,再是把鼻子抵在瓶子上向瓶子里看。“你这瓶子有股奇怪的味道啊,”她有点嫌弃地把瓶子还给我,“有股海盐味。”

库特一脸看智障儿童的表情瞥了一眼她,“人家就是从海里捞出来的,不然你以为每个瓶子的味道都和你那香水瓶一样,散发令人窒息的熏香?”

帕缇夏表示很好奇,因为她感觉这瓶子有点与众不同。于是,她就打开了它。

打开......WTF?!打开!!

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制止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动作,一阵咸雨就下下来了。

呃(⊙o⊙)…...打扰了......

在众人还在迷瞪中时,我抢先一步躲入了灌木丛。

没错,你没有听错,我躲了起来。

“露西弟弟,你找我出来干什么?”娇媚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没错,你依旧没有听错,我就是那个叫露西的......小弟弟。

“露西弟弟,”她从瓶中探出一半的身子,有瞬间变大,从瓶中跃了出来。“几天不见,怎么,不敢见我了?”

而这位瑟西不分的弟控姐姐就是我漂流瓶中的,美,人,鱼。

我曾经几度想教她音标,但她坚持自己独特的读法,甚至还自诩是人鱼界的外交官。

我去她XX的外交官。

她没有名字,我也有过给她起名字的想法,但她每一次都拒绝了。

就比如,我说:“人鱼姐姐,我给你想了个名字——蓝玥,你觉得可还行?”

她头也不抬地、坚决地回绝了我:“不要,总感觉有股味儿......”

诶(ÒωÓױ)?有什么味儿?

emmmmmmm......

好像某品牌洗厕灵也是这个名字。

我吧,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那不如,南笙,怎么样?”

“不要,人家是女生,而且,我不想要名字,我对自己的种族名很满意。”

好吧。我认你狠。



再次,转回现实。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方圆五里是一片水泽。而我的新交的朋友们,正如同落汤鸡一般颓在水中。

我表示我不在我怎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能不能别玩水啦?”我站起身来,换了个姿势看她。我比她高出半个头,莫名生出有优越感。

于是她表现出一副“人家也不想嘛”的表情,她皱了皱鼻子,鱼尾闪着鳞光。

帕缇夏站在水中,一阵不知所措,一阵愁眉莫展。自己的符咒全湿了,头上也全是水。要知道,像她这种脏辫类型的小辫子,编起来,挺费时间的。

“啊,抱歉呐大家,”我硬生生把人鱼姐姐摁回瓶子,并且警告她下次不许再胡闹后,十分对不住大家的赔礼,“人鱼姐姐比较贪玩,大家多多海涵啊......”


嗯,真的只是“比较”贪玩啊......(这要是真的贪玩,庄园还不得被淹了啊......来自作者的牢骚......)


习惯性抖腿

《作家、水手、士兵、间谍:欧内斯特·海明威的秘密历险记,1935-1961》文字版_pdf下载

书名:作家、水手、士兵、间谍

作者:[美]尼古拉斯·雷诺兹(Nicholas Reynolds)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副标题:欧内斯特·海明威的秘密历险记,1935-1961

原作名:Writer, Sailor, Soldier, Spy:Ernest Hemingway's Secret Adventures, 1935-1961

译者:马睿 

出版年:2018-9-3

页数:520

类别:文学书籍

格式:pdf

ISBN:9787520132091

作者简介:

尼古拉斯.雷诺兹(Nicholas Reynolds...

书名:作家、水手、士兵、间谍

作者:[美]尼古拉斯·雷诺兹(Nicholas Reynolds)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副标题:欧内斯特·海明威的秘密历险记,1935-1961

原作名:Writer, Sailor, Soldier, Spy:Ernest Hemingway's Secret Adventures, 1935-1961

译者:马睿 

出版年:2018-9-3

页数:520

类别:文学书籍

格式:pdf

ISBN:9787520132091

作者简介:

尼古拉斯.雷诺兹(Nicholas Reynolds)毕业于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陆军军官和历史学家。近些年,他又作为中情局博物馆的历史学家,负责制定博物馆的战略计划,帮助人们把那些非凡的人工制品变成精彩的故事。他目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担 任副教授,并和妻子贝琪一起照顾救援巴哥犬。

内容简介:

《作家、水手、士兵、间谍》是一部由[美]尼古拉斯·雷诺兹所著书籍,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

《作家、水手、士兵、间谍》是一本有趣的书,美国著名小说家欧内斯特·海明威曾经有过一段身为苏联间谍的惊心动魄的秘密生活。前中情局官员尼古拉斯·雷诺兹在《作家、水手、士兵、间谍》中揭示了这一惊人真相的诸多细节。


https://u20165117.ctfile.com/fs/20165117-37295305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