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水浒传

25万浏览    3554参与
殇殇(第五ID:殇殇要上二龙山)

【衍生—点梗】鲁林 • 归宿(下)

▼参考新水

▼性格有偏差

▼不喜勿喷


几番周折林冲才来了二龙山。

刚飞来就被那不知名的下手驱赶。

不是逃不开,只是纯白的羽翼边有些被烧灼的疼痛,能飞翔至此已经用了全部的气力。

“撮鸟东西,不好好操练,在做甚么!”鲁智深正是心情不快的时候,看那伙计又不知道在开什么差,气不打一出来,提起禅杖就赶了过来。

“报……报告大头领,有只会飞的畜牲在这捣乱……”喽啰被鲁智深吓的不轻,刚回答好就赶紧跑开。

“……甚么东西?”鲁智深顺着喽啰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正站在枝头的白色飞鸟。

且看那飞鸟的模样:

眼眸漆黑灵动,羽翼丰满洁白,尾下覆羽略焦黑却不影响其高挑身姿;尾羽与颏呈现青绿,有点缀...

▼参考新水

▼性格有偏差

▼不喜勿喷


几番周折林冲才来了二龙山。

刚飞来就被那不知名的下手驱赶。

不是逃不开,只是纯白的羽翼边有些被烧灼的疼痛,能飞翔至此已经用了全部的气力。

“撮鸟东西,不好好操练,在做甚么!”鲁智深正是心情不快的时候,看那伙计又不知道在开什么差,气不打一出来,提起禅杖就赶了过来。

“报……报告大头领,有只会飞的畜牲在这捣乱……”喽啰被鲁智深吓的不轻,刚回答好就赶紧跑开。

“……甚么东西?”鲁智深顺着喽啰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正站在枝头的白色飞鸟。

且看那飞鸟的模样:

眼眸漆黑灵动,羽翼丰满洁白,尾下覆羽略焦黑却不影响其高挑身姿;尾羽与颏呈现青绿,有点缀之效,更有清雅之美。

鸟儿不怕生,直直飞到鲁智深的肩上,稍许弯头,蹭了蹭其颈窝,也不做声,也赶不走。

鲁智深少有的静坐下来,将手伸出,那鸟便飞到他的手中。鲁智深看着这鸟,竟能联想到大相国寺与那青衣官人的初遇。

“哈……洒家是个粗人,手也不如女娃巧,在这儿恐怕要委屈你。”鲁智深也放轻了语气,怕吓着飞鸟。

林冲心里有些嗔怪,都站在你身边了,还问这尴尬话。可惜不能抒发心中所想,索性又飞回了鲁智深的肩头,不再买账。

鲁智深见这鸟竟还有些脾气,不觉得笑了出来,不忍心将鸟儿关在笼子中,干脆就任其飞去。

——

又值清早例会。

“报……报告大头领……仍然未找到(林教头)……”喽啰颤栗不止的将实情报告上去,看面前的人脸色越发铁青,唯恐大祸临头,拔腿就跑。

杨志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鲁智深,知晓他担心,便不打算说些什么了。

鲁智深回房,那鸟儿也不爱飞,刚见鲁智深来,就又飞到其肩头,不肯离开。

林冲实际上才听闻门口喽啰在谈论大头领不眠不休的要找到林教头的事情。

心中不失感动,但也担心他过于自责,自己又没办法与他说,只得安静的陪着他。

——

夜。

鲁智深端来酒坛,口中喃喃道:“这酒啊……真是让洒家又爱又恨。”

飞鸟没有熟睡,只是在旁边听着鲁智深说话。

“可若是没酒……又没有他……这日子恁的揠的过……”

兴许是喝的多了,越看那白鸟的眼睛,越觉得熟悉。

“鸟人,不回来陪洒家吗?”鲁智深端起酒壶一饮而尽。

“当然要陪,不然……林冲恁的放心?”

羽化衣,上前紧拥,不敢放开。

且说,那袭青衣终究是离不开檀香啊。

end.

武藏境千秋

我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大过年的来开车【危险发言

隐形车婴儿车自行车都有但是没有大卡车就对了

等等我好像还写了九妹和小乙的女装【被打

我谢罪我谢罪,但是我还是想发【看清楚了吗这就是真正的我?


好了今日份的自言自语结束了

没有更新😎

算了我还是再码篇温情向的吧,怂了怂了😶

或者大家来点梗都行

【今日许愿:九妹和小乙别来我梦里追着我打】


题目都没敢打老福特你别封我号别过来啊啊啊!

我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大过年的来开车【危险发言

隐形车婴儿车自行车都有但是没有大卡车就对了

等等我好像还写了九妹和小乙的女装【被打

我谢罪我谢罪,但是我还是想发【看清楚了吗这就是真正的我?


好了今日份的自言自语结束了

没有更新😎

算了我还是再码篇温情向的吧,怂了怂了😶

或者大家来点梗都行

【今日许愿:九妹和小乙别来我梦里追着我打】


题目都没敢打老福特你别封我号别过来啊啊啊!

водка

贼眉鼠眼【71—85】

71

由于时迁终于想起有任务在件事,白胜逃过了一劫。不过周通的话……你懂的。

72

“我真的不能不去吗?!!”

“不能。”

差点被迫穿女装的白胜是这样回答他的。

73

当周通进入茶话会的举办地点——×府后,白胜问时迁——

74

“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其实他并不用为我们干活?”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穿女装上瘾了吧。”

75

众所周知,女装只有0次和无数次。

76

让我们把镜头拉回被迫害对象哪里——

“呀!姐姐你的衣服料不错啊!哪买的?”

“当然是从东市区买的啊!说到东市区,我上次去的时候看见……”

“厉害啊!真没想到那个小潘居然……”

“是啊是啊...

71

由于时迁终于想起有任务在件事,白胜逃过了一劫。不过周通的话……你懂的。

72

“我真的不能不去吗?!!”

“不能。”

差点被迫穿女装的白胜是这样回答他的。

73

当周通进入茶话会的举办地点——×府后,白胜问时迁——

74

“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其实他并不用为我们干活?”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穿女装上瘾了吧。”

75

众所周知,女装只有0次和无数次。

76

让我们把镜头拉回被迫害对象哪里——

“呀!姐姐你的衣服料不错啊!哪买的?”

“当然是从东市区买的啊!说到东市区,我上次去的时候看见……”

“厉害啊!真没想到那个小潘居然……”

“是啊是啊!她还……”

“唉!世风日下!你说是吧,小周?”

“啊?什么?”

77

差点睡着的周通被某个小姐姐突然飞来的一句话惊醒,然后看见了在房顶上睡得正香的白胜和时迁……

78

“【哔——】”

79

“小周,你是不是说了什么限制级的话呀?”

“没有。”

周·睁眼说瞎话·通已上线。

80

不过也多亏了这,周通终于想起来自己的任务。

81

“姐姐,你听说过梁山好汉吗?”

……

82

当周通走出院门时,被从屋顶上跳下来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然后他就开始数落两人——

“你们两个能不能认真一点???知不知道我在里面收集信息收集得多累??!梁山多少个人你们心里没数吗?!!你们……”

83

时迁:我记得周通以前没有怎么啰嗦啊!

白胜:可能被同化了吧……

84

虽然回去的路上伴随着周通的唠唠叨叨,但是任务还是很好地完成了。

……

“但是你个鬼啊!为什么周通这小子一回来就硬逼着我听八卦啊啊啊??!”

85

周通的大哥李忠如是说。

瞻月

【宋吴】片段

今天表演课读的Love and Information剧本里觉得有个小片段非常宋吴,所以忍不住翻译(真的只是翻译+旁白!)了一下嘿嘿。


—————


“公明哥哥,我昨晚做了个梦。”一个寻常的午后,吴用对宋江说,“我站在一个花园里,周遭是大片的黑莓,我在摘莓果。然后一只蝴蝶飞过,我清晰地看见这只黑橙相间的蝴蝶落在黄色的玫瑰花上。然后一切化成了一场舞蹈,我在看芭蕾。醒来后我给自己解梦——黑莓,蝴蝶,芭蕾,每一项都意喻不忠。所以我知道晁天王和别人有了关系。”

“所以你觉得,不必再忠于他了?”宋江不动声色地问。

“不了。”吴用淡淡地说,“有什么必要呢?“

宋江眸色深...

今天表演课读的Love and Information剧本里觉得有个小片段非常宋吴,所以忍不住翻译(真的只是翻译+旁白!)了一下嘿嘿。


—————


“公明哥哥,我昨晚做了个梦。”一个寻常的午后,吴用对宋江说,“我站在一个花园里,周遭是大片的黑莓,我在摘莓果。然后一只蝴蝶飞过,我清晰地看见这只黑橙相间的蝴蝶落在黄色的玫瑰花上。然后一切化成了一场舞蹈,我在看芭蕾。醒来后我给自己解梦——黑莓,蝴蝶,芭蕾,每一项都意喻不忠。所以我知道晁天王和别人有了关系。”

“所以你觉得,不必再忠于他了?”宋江不动声色地问。

“不了。”吴用淡淡地说,“有什么必要呢?“

宋江眸色深沉:“那我们就没有阻碍了?”

“不是吗?”

“除非重要的并不是他。”

“那是谁?”

“你。”他看着吴用,“你和我。”

吴用轻轻勾起了唇角:“那就意味着我们一定会走下去。”

宋江从桌案下握住了吴用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所以,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剧本原文:

I had this dream last night, I was in a garden and there were blackberries, big bushes of brambles, I was picking them, and a butterfly flew across and I could see this orange-and-black butterfly really clearly on a yellow rose, but then the whole thing was a dance because I was at the ballet. And I looked all those things up on a website about dreams, blackberry, butterfly, ballet, and every single one means infidelity. So now I know he's cheating.

So you don't feel you have to be faithful to him any more?

No, why should I?

So that leaves the way clear for us?

Don't you think?

Unless it's not about him.

Who then?

You. You and me.

That would mean we're definitely going to do it.

So either way.

Either way.


小仓鼠·本安苍
俺的林冲&陆谦和@靈魂畫師向尾...

俺的林冲&陆谦和@靈魂畫師向尾菌的林冲&陆谦一起踢俅

真巧呢我们的陆谦先森好像都算好孩子【。】

画风逐渐向尾化


俺的林冲&陆谦和@靈魂畫師向尾菌的林冲&陆谦一起踢俅

真巧呢我们的陆谦先森好像都算好孩子【。】

画风逐渐向尾化


杨桃Sara

P1幼年教头,岳父大人请把小林许配给我吧【失智发言】

P2小林把小杨脸上的青色胎记当成污渍于是疯狂擦擦擦,不愿透露姓名的杨某:“上一个这么做的人坟头草已经有三米高了。”

P1幼年教头,岳父大人请把小林许配给我吧【失智发言】

P2小林把小杨脸上的青色胎记当成污渍于是疯狂擦擦擦,不愿透露姓名的杨某:“上一个这么做的人坟头草已经有三米高了。”

a鸢 君
找宇夜白庸太太约的稿 是乙女啦...

找宇夜白庸太太约的稿

是乙女啦(坐标我人设右边武二哥❤️)

找宇夜白庸太太约的稿

是乙女啦(坐标我人设右边武二哥❤️)

小仓鼠·本安苍

直播笑死

因为lof莫名其妙在我把上一个和这个一起发的时候屏了所以试着分开发……

直播笑死

因为lof莫名其妙在我把上一个和这个一起发的时候屏了所以试着分开发……

小仓鼠·本安苍

新年快到了,本安苍在这里友善地呼吁大家尽量不要产刀,大过年的伤胃不好【……】

新年快到了,本安苍在这里友善地呼吁大家尽量不要产刀,大过年的伤胃不好【……】

佩弦清音

【俊顺】渺若星尘 章七

快过年了,更一下。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说明

灵感来自美剧《萤火虫》,伪科幻,文风很奇怪。
主俊顺,微穆横,水军头领全员出镜。我用脑洞能救活的都没死……HE是肯定的
OOC有!没完结,慎入!

章七


“小人名叫费保,不知几位是何来历?临危不惧,如此气概让人佩服。”说罢又介绍自己的同道倪云、卜青、狄成来见礼。

“在下李俊,这是与我结义的李立,童威、童猛弟兄两个,做过匪也做过兵,没什么来历,现在跑点小生意。”李俊抖落开绳索,余下三人也松了筋骨站起来。见费保言语之间甚是恭敬,心情也放松许多。

“可是揭阳混江龙?”费保眼前一亮,“早听人说江州星亦是豪杰辈出之地,除几位外还有穆家...

快过年了,更一下。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说明

灵感来自美剧《萤火虫》,伪科幻,文风很奇怪。
主俊顺,微穆横,水军头领全员出镜。我用脑洞能救活的都没死……HE是肯定的
OOC有!没完结,慎入!

章七

 

“小人名叫费保,不知几位是何来历?临危不惧,如此气概让人佩服。”说罢又介绍自己的同道倪云、卜青、狄成来见礼。

“在下李俊,这是与我结义的李立,童威、童猛弟兄两个,做过匪也做过兵,没什么来历,现在跑点小生意。”李俊抖落开绳索,余下三人也松了筋骨站起来。见费保言语之间甚是恭敬,心情也放松许多。

“可是揭阳混江龙?”费保眼前一亮,“早听人说江州星亦是豪杰辈出之地,除几位外还有穆家、张家兄弟,尤其是那浪里白条张顺……”

“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不过和几个弟兄四处讨生活而已。”李俊最想又最怕的就是忆起几乎已经成梦的浔阳旧事。

费保等虽对几人经历颇感兴趣,奈何刚刚把人绑了,纵然李俊并不介怀,但一时间也不好多问,遂先带他们安置妥当。一路上费保解释清楚原委,原来他们本是一支私人考察队,专做人类学社会学研究的,本来就常在边缘星球行走,加上独立军发动战争,难以在南方星系安心久居,一来二去也学了不少防身本领。

一年多前飞船出了故障,和李俊一行人一样被迫降落在这颗化外星球上,同原住民接触才知道,他们是旧地球暹罗人的后裔,在数百年前的星际迁移中,因为失联被迫漂流至此,同外界断了联络,所幸此处水土丰茂,因此便安心留下,重新过上祖先最为传统的耕织生活,方外之地,自得其乐。

费保道:“我们同当地人相处不错,飞船修好也有些时日,只是没有合适的燃料,无法进行长途飞行。不过这里物产丰富,若是能有好的设备,搞出燃料是不难。”

“这里……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李俊问道。

“姑且叫暹罗星吧,”费保说,“他们自认是暹罗后代。”此处水系丰富,八个人两艘小船划入湖心,天色灰蒙蒙的,将雨未雨,湖上也灰蒙蒙的,一切仿佛一场朦胧的隔世旧梦。

“这片湖泽连着大江,江流尽头是海。”费保等就住在湖上的一座小岛上。

童威童猛看见此情此景,禁不住唱起家乡的渔歌小调。

李俊轻轻和声,他的声音很沉,沉到最深处便生出一股沉静的忧郁,这份忧郁是与生俱来,亘古不变的,自天地在时便存在。如果说童家兄弟的声音是奔涌的河流,那李俊的声音就是河流尽头的大海。

湖泊连通河流,河流的尽头是海,海天相接,天的尽头又在何处呢?天没有尽头。那游鱼的归宿又在何处?李俊漫无边际地想着。

摇橹的速度慢下来,不一会儿小船驶进简陋的渔人码头。费保等先行上去准备停当。岛上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尽有,虽不能比几大联盟所辖的星球,但对久未靠岸的船客已经是极好的安身之所。

星尘号一行人将养几日,具恢复了精神。尤其是童家兄弟二人,更是闲不下来,时而帮当地人渔人捕鱼,时而去修飞船的李立处打岔嬉闹。李俊吼了几句,不许他们打扰李立工作,这才作罢了。

李俊同费保一队人接触数日,愈发投机,亦发觉彼此都是深有见地之人,因此比先时结交更为推心置腹,现如今以兄弟相称,闲暇时便聊起在自由军中的种种见闻。

原来,在李俊尚未到江州星时,宋江已经在其当地成了小有声望的名人。他有一定的眼光,惯会笼络人心,同时又坚持着自己那套做人的原则,识得他的人无不交口称赞,由此攒下了第一桶政治的黄金资本。几年过去,宋江早已今非昔比,联盟日渐腐朽,他同自由军创始人晁盖将军交情颇深,替自由军在北方星系的发展出了不少力,虽然明面上并没有加入其中,但暗地里的知情者早将他视作自由军的高层了。

他早就有心和宋江结交,龙困浅滩,可一时不可一世。李俊自忖有几分野心,也有足够与之相匹配的能力。恰好宋江落难,虽得朋友周济,但毕竟不在自己地盘上。他早打探到及时雨行经路线打定主意要结交,宋江也是老江湖,两人揭阳岭相逢相见恨晚,三两句话便称兄道弟,引为至交。自由军的势力尚未渗透到江州,李俊等是此地一霸,与之为善有益无害。

可巧宋江等去江州城路上,结识了张横张顺兄弟二人,张顺于宋江为人很是钦佩,张横反倒不以为然。及至江州又生出许多风波来:联盟近几年思想管制甚严,宋江酒后一时忘情,竟教行政官蔡九抓住把柄关进看守所候审。戴宗代为传讯自由军,反被发现,落了个通敌包庇的罪名,一并上了法庭。

李俊看到张顺发来的消息,知道宋江戴宗有难,立刻唤来手下人,并使二童给可靠的朋友传讯,一众人三艘大型运输舰并上十数只小型舰船出动接应。

没有歃血为盟,白龙庙自由军大小军官十数人,江州各方前来营救的义士领头者十数人,并宋江、李逵、戴宗等,借庙中清香一束,相约共赴大业,全为自由军效力,同联盟政府系统高层的败类斗争。

江州风声甚紧,侯健借职业之变打听到,策划刺杀宋江戴宗的原来是江州星总督手下的公务员黄文炳,他虽然人到中年,但于官场上并不得志。不过心思活络,极会钻营,联盟调蔡九来此处上任,倒把他用起来,做个智囊以对付自由军。

黄文炳这个联盟底层还没拿到编制的小小公务员,竟巧舌如簧,翻得如此风浪,是宋江不曾料到的。他对朋友下属向来宽和仁厚,在面对仇家时难得露出几分狠戾神色。教旁人觑见,自有那想要上位的抑或是死心塌地敬服的想方设法替他了结这桩买卖。

一众人救下宋江、戴宗冲杀出来,也带了不少伤。如今风头正紧,贸然离开,这么庞大的人流难免惹人注意。

原江州星一伙人早听得穆氏集团有意倾力资助自由军,且大家都同宋江有交情,在江州起义中出了力。所幸张家兄弟同李俊、二童并未在联盟政府面前暴露,张顺水性好,胆大心细,李俊人脉颇丰,老成沉稳,于是排出他二人暂领江州地下的一支自由义军队伍以便相互策应。

穆氏近来新开发一处别墅区,刚建起还没上房,穆太公一向大方,准允儿子将这处留给自由军使用。

两人这日正是去联系江州黑白两道各位朋友,替自由军筹措些物资。不日便要开拔,江州政府负责人并非庸碌无能之辈,他们不好大张旗鼓,只能暗中活动,扮做载客讨生活的出租舰驾驶员。

打通了粮草运输的关节,返程路比来时悠闲许多。李、张二人都对江州这片土地感情深厚,自由军对江州方面渗透的不够,他们不日也将撤离会梁山,因而放慢归去的脚步,

两人停了舰船,见迎面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来,直喊着让他们慢些,问是否载客。这是李俊的老买卖,看来人打扮体面,心想若能顺便探些消息也不坏。张顺同他一般想法,开口招徕道:“这位大哥要去哪儿。”

“上来再说。”李俊放下梯子,搭把手让乘客爬上来。

“先往黄家庄去,等我一个小时,然后去联盟首都。我赶时间,钱可以多给。”

张顺坐上驾驶座,示意客人绑好安全带,李俊则坐在驾驶座侧后方,和刚上车的男人闲聊:“黄家庄是片旧民居,只怕飞船不好停。那儿都是祖祖辈辈住着不愿搬迁的吧。”

客人一面心不在焉地应着,一面催促张顺:“最近才拆迁过。到了自然有地方停,开快些,租金我多付。”

“听说有个黄家是拆迁大户,原来也是富庶人家。”

“师傅打听这个做什么?”客人警觉起来。

张顺回过头笑得人畜无害:“我大哥不过随口一问,想着搬迁的人若是多,说不准哪位老板肯关照,讨点生意做做。”李俊顺着他的话点头称是。

客人松了口气似的:“我说话不中听,二位若想这单买卖,我看还是算了。我兄长人缘好,街坊四邻少不了帮手的人。”

“原来您是大善人黄文烨的兄弟,那可真是巧了。”李俊抚掌大笑。

“巧什么?”

“可巧我家哥哥有请先生。”

黄文炳心头登时警铃大作,问道:“你哥哥又是哪位?”

“及时雨宋江。”

黄文炳这才反应过来上了“贼船”,下意识转身欲逃。

临时找来的出租舰简陋,没装自动驾驶系统。俊顺多年下来积攒了不少默契,眼神交汇间已有计较。

张顺守住驾驶位一面加快航速,一面将舱门锁死。飞行高度不够,底下是滔滔浔阳江,倘若一时不察让黄文炳逃脱,那就得不偿失了。李俊陆上功夫是浔阳江上几人最高的,在张顺防备的当口先发制人,黄文炳文员出身,反应哪里比得上十几岁跑江湖刀尖上讨生活的李俊,还没动手先被他缴了枪,三两下便给制服。

一路压着黄文炳回到营地,往来的自由军将领见到尽是欢呼,宋江眼中笑意更深,黄文炳断送他前程,又对他极尽折辱,张顺李俊出一趟公差,不仅打点好物资的事,而且活捉黄文炳,解了这个心头大恨,当下决定摆酒庆祝。

席间觥筹交错,众人酣饮自不消说,唯有张横闷闷不乐:“这么好露脸的事,又有许多趣味,李大哥不捎上我,当真算不得好兄弟。”

张横虽没读过几天书,是个属狗脸的,却并非不明事理。他这两句话也非真心抱怨,怕不是想借此同他兄弟撒个娇,以平息张顺近日同宋江走得过近,心头泛起的酸意。李俊很能理解他这份感觉,因此张顺赧然瞅向他时,只示意无妨。

船火儿在拿捏他兄弟上颇有几分本事,得张顺说了许多好话,气顺了不少,也不再独个儿喝闷酒,寻人去猜拳玩乐起来。

“我哥哥性子直,哥哥你别放在心上。”张顺松了口气。

“兄弟,你这样反倒多心待我了。这么多年交情,他是什么人我难道不清楚?”李俊拍拍他肩膀,两人随口聊了几句该如何处置黄文炳的事,无论如何,还应由宋江定夺,他们插不上手。

“总算上了自由军这条大船,”李俊感慨,忽而玩笑道,“顺子,从今往后咱们可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咱们一直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打从那年我上了哥哥的运输舰就没变过。”

张顺饱含真诚的话让李俊整颗心涨得很满。他感受到一股难言的欢愉,这种欢愉与被人认可时的感觉不同,它更绵长,更隽永,如温柔的江水轻轻拍打在坚硬的磐石上。

 

tbc

 
_剑华弓月

立个flag

鼠年我要把目前我所有知道的圈子里的耗子都画一遍

立个flag

鼠年我要把目前我所有知道的圈子里的耗子都画一遍

殇殇(第五ID:殇殇要上二龙山)

【衍生—点梗】鲁林 • 归宿(上)

▼参考新水背景

▼点梗——“飞鸟症”

▼不喜勿喷(是哪位点的,冒泡丫♡)

林冲死了。

他死在了那场不近人情的烈火中。

在那个只能靠人力的时代,鲁智深也是在下手通报后才得知。

他吩咐喽啰退下,手中的油纸信被紧紧捏成了一团废纸。

非是痛心。

似是……痛到剜了心。

——

陆虞候的奸计得了逞。

除掉了林冲,方才得他的仕途。

被雪压垮的茅草屋,又添上了熊熊烈火。恐怕即便是真神降世,也要褪去三分仙骨。

可林冲不是神,他只是万千凡人中的一个。

——

“我还活着吗?”

这是林冲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继而又欲站起来观望四周,发现自己竟能离开地面!凑到一洼水塘边才知晓自己成了只飞鸟...

▼参考新水背景

▼点梗——“飞鸟症”

▼不喜勿喷(是哪位点的,冒泡丫♡)

林冲死了。

他死在了那场不近人情的烈火中。

在那个只能靠人力的时代,鲁智深也是在下手通报后才得知。

他吩咐喽啰退下,手中的油纸信被紧紧捏成了一团废纸。

非是痛心。

似是……痛到剜了心。

——

陆虞候的奸计得了逞。

除掉了林冲,方才得他的仕途。

被雪压垮的茅草屋,又添上了熊熊烈火。恐怕即便是真神降世,也要褪去三分仙骨。

可林冲不是神,他只是万千凡人中的一个。

——

“我还活着吗?”

这是林冲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继而又欲站起来观望四周,发现自己竟能离开地面!凑到一洼水塘边才知晓自己成了只飞鸟。

“我这般模样……是转世了么……”林冲自嘲道。他也未曾想到自己成了这样,自己却也不惊诧,只是在寻思着往后的落脚点。

自己不过是在一些西域书籍上曾看过人化鸟的故事,若是无人认出,恐怕是变不回来了。

“既然老天开眼让我能傲游天穹,我便是随处飞飞,免的在地上受这窝囊气。”

林冲努力的将自己脑海中碎片般的记忆拼凑在一起:娘子……陆虞候……鲁智深……

“师兄。”林冲在心中念叨着这个最能掀起他内心波澜的称呼。

大千世界,又能有几人能不顾前途来救一囚徒于水深火热之中?

林冲也只知道他。

“罢,便是能见他,远远望着也好。”

——

二龙山。

天微明,鲁智深又拎上禅杖到后园去练习。

杨志见他这般不把自己累到扶不住墙便不罢休的模样,免不了担心,随手拔出朴刀硬是让他停了下来。

二人都非莽夫,相视一眼对方便心知肚明。

鲁智深强扭过身,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只是推脱“寨中事物繁多”,欲大踏步离开。

“哥哥还要这般几时!?”杨志高声叫住鲁智深,“哥哥因未守得林娘子而愧疚至今,今又……”

“你懂个甚么!他于洒家来说……那里是寻常人。”话音未落,鲁智深便大踏步离开。

杨志望着他的背影,杵在原地,未动弹。

——tbc

一岛

【答卷】水浒相关85问

问卷来自削竹太太。

填完一看4000+字,我真的好能啰嗦……


1、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这部作品的?

五岁,拼音版武松打虎。


2、最喜欢的梁山好汉是哪位(些) ?

林教头十五年大本命,从小到大的白月光,即使六百年来书里书外尘嚣满身,依然是我心里的英雄。现阶段是李俊,算第二,第三是武松。


3、理由是?

林和武理由太多了,主要说一下大头领吧。他是我成年后喜欢上的角色,一个把事情做到实处,进退有度,当断则断,虽然懂得韬光养晦统筹铺路,但在命运面前仍不失浮萍之感的人。


4、心目中最强的梁山好汉是?

鲁智深。


5、理由是?

身正行直且有余力扶危济世,圆满...

问卷来自削竹太太。

填完一看4000+字,我真的好能啰嗦……



1、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这部作品的?

五岁,拼音版武松打虎。


2、最喜欢的梁山好汉是哪位(些) ?

林教头十五年大本命,从小到大的白月光,即使六百年来书里书外尘嚣满身,依然是我心里的英雄。现阶段是李俊,算第二,第三是武松。


3、理由是?

林和武理由太多了,主要说一下大头领吧。他是我成年后喜欢上的角色,一个把事情做到实处,进退有度,当断则断,虽然懂得韬光养晦统筹铺路,但在命运面前仍不失浮萍之感的人。


4、心目中最强的梁山好汉是?

鲁智深。


5、理由是?

身正行直且有余力扶危济世,圆满一桩算一桩,问心无愧,从不回头。能够完全无视人情和规则,真正罔顾世俗,太难了也太强了。


6、书中最喜欢的情节?

百二十回本九十三回,征田虎途中赏雪。萧让给众人科普雪花六出,乐和跑去檐下用袖子盛了几片雪,大家一起围上来细看,铁牛的鼻息把雪冲没了,众人皆笑,惊动了宋江,问他们笑什么。

有种命运罗盘向终点转动,但故事中人生机勃勃浑然未觉的反差感,泪目。

还有张顺斗李逵,两个纯性爽利人打出了很纯粹的江湖感。整本书世态炎凉多意气风发少,这里算是一处。


7、书中最感到震撼的情节?

吴用劝宋江投辽。这里思考了很多关于吴用的内心,第一次正视这个人。

还有陈达杨春丢下史进逃命,联想他们三个开头不敌史进与他相交,人性昭然。


8、书中最觉可爱的情节?

花荣射雁,少年心性又帅又可爱。


9、书中最令你发笑的情节?

没有。黄狗戏武松很滑稽但笑不出来。

偶尔会有让人噗嗤的细节,比如金铃吊挂那回俊顺吓唬宿太尉,宋江惯例不得如此,话音刚落他俩“早”就从命了。大概都猜到宋江的套路,日常操作配合演演戏,看着挺想笑的。


10、有很喜欢的台词片段吗?

六和寺武松向宋江辞别,宋江:“任从你心。”


11、最喜欢/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

潘金莲。


12、自为男子的话,最想与之结婚的女性角色?

林娘子。


13、对您而言最意义特别的角色?

林冲。


14、您最为感佩的角色?

张顺。


15、您认为最适合为人师/友的角色?

鲁智深,亦师亦友。


16、您最想结交/勾搭的角色?

柴进。愿为门下客,识王孙意气,结四海亲朋。


17、如果自己是书中前期(各方势力尚未统一至梁山时)的一个江湖游民,落草的话会选择哪个山头? (只考虑个人意愿)

新人喽啰去哪都一样……硬要选还是早期梁山吧。


18、理由是?

高层有发展计划。


19、认为日常生活最有趣的一个山头应该是?

二龙山。


20、认为日常生活最平和融洽的一个山头是?

梁山平和但不融洽,二龙山融洽但不平和。其他山头笔墨有点少,印象都不深。

硬要选还是梁山,人精多。


21、不落草的话,选个地方(孟州牢城营/蓟州/江州.....上班? (只考虑个人意愿)

江州。


22、理由是?

好山好水好地方,楼外青山雁两行。人生在世不称意,出门便是浔阳江。(喂

认真地说,总觉得水养人,有人杰地灵滤镜。白龙庙聚义宋江上山之后,梁山差不多成气候了,也算是个转折之地,有绝处逢生遇转机的意味。

而且而且,这不是李俊在江州嘛。


23、当过基层干部的头领中,感觉谁最接近“好上司”?

宋江,不开上帝视角的话宋江对大部分下属而言都是遇到贵人。


24、(一般意义上)最差劲的又是谁?

杨志……


25、如果自己是书中前期(各方势力尚未统一至梁山时)的一名普通士兵,可以选择的话最愿意跟随的军官是?

徐宁。


26、理由是?

人好,学门技术。


27、军官系中,觉得做谁的手下最有斗志?

关胜呼延灼吧,名门之后,专业的,涨士气。


28、最不愿意成为他部下的又是哪位?

没有最,就是粗鲁暴脾气会比较艰难,秦明杨志包括鲁达这类。


29、对自己来说,算得上“好相处”的梁山好汉有?

有不少吧,朱仝张顺燕青乐和郝思文,还有技术流,萧金安皇等等,讲理的都还行。


30、一看就觉得很难相处的又有?

张横,武松,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花荣也算。

这也要看哪种程度的相处,宋吴倒是经常笑脸相迎,但我也觉得难处。还有朱富大兄弟。


31、自己最想拜谁为师?

林教头,一来学本事,二来鞍前马后可以稍慰他寂寞,前提是他愿意收哈哈哈。


32、酒量的话,感觉哪位最好?

武松。


33、最差又是哪位?

不知。


34、您认为酒品最好的是?

林冲和张顺……我也不知道,就是迷之直觉。


35、最差的呢?

李逵?

小七和史进感觉是会闹腾的。


36、最想看谁喝醉的样子?

吴用,精明清醒凉薄的人喝醉不管什么展开都是反差,除非醉没醉一个样。不过我看吴老师不像这种隐藏王者,朱武倒是有内味儿(?

再就是徐宁,想看徐老师陪孩子玩,徐晟小爷骑阿爹脖子上。

还有马麟哥,满堂醺然,烛摇影斜,醉眼吹笛,别有风姿。

卢俊义,想看他酒后吐真言,郁极而不能藏,有一句没一句夹杂着年少时同在师门的史文恭。

想看三娘醉后小声呢喃哥哥,花荣无意听到,念及花小妹忽然明白她在喊亲哥扈成,悄悄知会清风山的兄弟送她回去。

还有林冲在六和寺最后一个冬夜,预感到大限将至,与武松大醉一场,不说生死说故人。当夜大雪如毡,恍惚能听见千里外东京的箫鼓。

其实我建议每人都应该醉一醉,人生忽到此,何人不堪醉,大家醉了都美味三分。


37、可以的话,最想让哪位角色带着自己闲玩一天?

时迁或者戴宗。


38、书中出现过的食物中,有没有特别想要尝一尝的?

张顺给宋江搞来的鱼,看着鲜死了呀。


39、如果您是柴进庄园的一名庄客,预备如何自处?

手脚麻利点,管好我自己,学点武艺防防身。


40、更愿意当柴府还是卢府的仆役?(注意是仆役)

还是区别不大……卢府吧,人没那么杂。


41、如果您生活在书中,最有可能/希望是什么身份?

走南闯北小本生意人,卖卖祖传手艺。


42、又最有可能因为什么而身败名裂?

无功名,无身败名裂可言。要说境地堪忧的话,当然是私通贼寇啦。


43、这种情况下最有可能/您最希望成为您恩人的是?

宋江,谢谢。


44、最想听哪位好汉说他的家乡话?

李俊,大头领say两句合肥话听听。


45、最想听燕青说哪里的方言? (可附内容)

吴侬软语,或者潮汕话。


46、除了燕青之外,认为哪位好汉唱歌可能还不错?

书里盖章乐和。水军的渔歌唱的也不错吧。


47、无论唱得如何,最想听他唱歌的是?

史进,大郎在我心里一直是十八九面若银盘年轻气盛的少年,他可做所有酣畅淋漓的快事。


48、最想要看哪两位/几位好汉的日常互动?

宋吴,不带cp意味的。一边想看众兄弟不在时他俩什么相处模式,一边又觉得可能跟平时没差甚至更精简,很多话都不必说出口,还觉得吴用可能有自己的小心计。总之就是好奇。

还有徐林叙旧东京往事,卢林谈及师门往事什么的,命途多舛之人谈话间总比旁人多一些对人生的俯瞰,我爱那种痛苦过境后呼吸间的沉绵感。


49、最想要看哪两位/几位好汉口角起来?

李俊和张顺,想看他俩因为观点选择不同而冲突。最好这冲突能尖锐到刺破李俊深沉的心绪和张顺浑然天成的好性情。

再就是鲁林吧……总觉得明明不是一路人却长久相安无事的组合都欠这么一把火(你够了

认真地说,林冲这人也挺能藏的,被大师喝破心思就很有趣。

还想看小七喝醉随便吵吵,感觉他和谁吵吵都是可可爱爱爽文名场面(?


50、最想要看哪两位/几位好汉切磋比试?

我上来就说吴用会不会被打……太想看吴老师好好使一回铜链了,打(拴)谁都行!

武松和石秀,他们俩又警又狠的性格以及作用到搏斗路数上应该有相似之处,会很精彩吧。

五虎回合制切磋也想看,神仙打架。


51、哪两位/几位好汉发生激烈冲突的话会令您觉得“太不妙了”?

朱仝和李逵,朱富和李云,吴用和杨志,以及一切有构陷夺路之恨的组合。

未必会冲突起来,也未必没有解决办法,但本质矛盾太残忍深烈不可调和了,爆发的一瞬我会好像自己接受拷问一样如坐针毡。


52、您对招安有什么看法吗?

唯一出路,也是梁山上绝大多数人共同的心愿。


53、不招安的话,试试为梁山想一条可能的出路?

养精蓄锐,再苟几年,辽金南下后尽忠报国,不求声名,可以免遭奸臣杀害,民间也许会有一二流传。

不过这是开了上帝视角,而且这好像也不能算出路,同样是为国捐躯,宋廷一凉连一笔殁于王事都不能留下。所以招安还是唯一的出路。


54、三大寇和辽国,四股势力里您认为最强的是?

方腊。


55、最弱的又是?

王庆。


56、但最毒瘤的是?

不知道指哪方面,半斤八两吧。


57、不算公孙胜和罗真人,全书最强法师您认为是?

乔道清。


58、田虎/王庆/辽国势力下的角色中,有喜欢/欣赏/印象深刻的吗? (归降的不计)

兀颜延寿,小将军不停变换阵法跟宋江叫阵口嗨还挺可爱的,包括后来被呼延灼活捉也莽呼呼的,我的少年症短暂发作了一下!


59、方腊势力下有喜欢/欣赏/印象深刻的角色吗?

石宝,好强。


60、征讨田虎/王庆/辽国时的战役,最印象深刻的是?

辽国最终战,东南西北太阳太阴属性克制那一场。可能因为色彩描绘很多所以画面感很强,看的时候脑子里都有分镜……扈三娘擒答里孛公主也好帅好美。

而且这好像是出征以来第一次108全员出动,虽然计谋方面是玄女娘娘直接送挂真的很水,但全是大场面确实好燃啊!


61、征讨方腊时的战役,最印象深刻的是?

涌金门,除了顺子便当宋江那个吊唁印象也很深刻。每次我感觉宋老师你没有心的时候,他就突然疯狂走心(。


62、田虎/王庆/辽国势力下的将领中,您认为综合能力最可观的是?硬碰硬最强的是?

杜壆吧,毕竟是能硬刚卢俊义五十回合的男人。


63、方腊势力下的将领中,您认为综合能力最可观的是?硬碰硬最强的是?

石宝。


64、征方腊时,哪位/些梁山好汉的死亡最令您印象深刻?

郝思文,太惨了……

阮小二,主要是没想到他会自刎。

郑天寿和刘唐,有点冤。


65、结束征讨后,哪位梁山好汉的死亡最令您印象深刻?

林冲。他一个面对仇人高俅和招安完全不动声色的人,一个征讨时宋江话没说完就抢出来立功的人,可见还是很想回归清白身家过安稳日子的。结果衣锦还乡的路上瘫了,死在星散之末,一生都吐不出一口浊气。

更要命的是他瘫痪之后,直接被当成死人报上去了,看的心拔凉拔凉的。


66、如果可以选择一位梁山好汉改写其命运,您会选择?

扈三娘。


67、您会如何改写这位好汉的命运?

三娘也算是随遇而安之人,逃出梁山转投他处去吧,早点无疾而终下辈子生在21世纪。


68、在尘埃落定后功成身退的角色中,认为谁最可能对这段历史无法释怀?

阮小七。

围绕其他人的都是功名,恩仇,理想这些虚妄之物;小七不求功名,快意恩仇,无大理想,是个“真人”,梁山这一程结束,却实打实带走了他的两个兄长和结义兄弟,是巨大的切肤之痛。


69、相对来说最不介怀的又最有可能是谁?

燕青,浪子是有些真无情在身上的。


70、后世作品中多有对梁山二代的描写演绎,这些英雄后裔中有您喜欢的吗?

都看了,没有。


71、简单说说理由吧?

二代看着总会想起故人,我无法做到不带任何情怀寄托地欣赏他们,这种前提下的喜欢也不能算是真的喜欢吧。

比如徐晟和花逢春本身也好感,但因为他们爹而更喜欢,归根结底还是喜欢爹们。


72、最喜欢的组合是?

张横张顺,对我而言张顺死后操作太升华了,神来之笔,燃,浪漫,悲伤。


73、对他们随意free talk几句?

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原诗意蕴不是这个,给原作者磕头了)


74、最喜欢的CP是?

鲁林,白月光,CP和CB都可以。

影视剧加工了很多,更像是原著感情线上的平行世界。但其实我最磕的是原著两个人的人设,佛性x人性。


75、对他们随意free talk几句?

引用一下薜荔老师的歌词吧,“雨声月色和同坐,遥迢不畏千程坎坷。双照肝胆皆冰雪,更与何人说。”


76、有没有感觉上“还不错”的“邪教CP”

俊顺算不算邪教?不算的话宋俊一定算了(喂

其实108个序号随便抽一个跟我墙头放一起我都能试着舞一舞,甚至无关我墙头的两个人我也可呷摸呷摸……


77、自己喜欢的角色里最冷门的是?

徐宁?我知道他其实也不算冷。

但是我圈热冷门角色就是北极圈和北极点的区别,喷泪。


78、自己喜欢的CP里最冷门的是?

晁宋,甚至最近在研究晁宋能不能合一(滚


79、最感兴趣其过去的角色是?

李俊,虽然成为帝王有偶然性,但还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能磨炼出一方老大乃至国君的心性和质格。

也是很想看李俊和二张的少年相识,比如可以来个第一回,穷家子误宿揭阳岭,双生郎夜闹浔阳江……(嗨醒醒


80、最“酷”的角色是?

武松,他很多酷的瞬间都细思极痛,但还是挡不住很酷。


81、认为最适合现代生活/最想看他过现代生活的角色有?

全体女性角色,我书的女性笔墨不多但下笔很深,每个人都几乎被封建秩序和水浒世界法则双重绞杀,但依旧能活下去,死去的也曾经生机勃勃,放到现代过的不输红楼十二钗。


82、生活中有可以一起聊水浒的人吗?

无。


83、有的话,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交流经历可以分享一下?

无。


84、对《水浒》说点什么吧?

一个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为了水浒从一个小杠精变成了能包容看待所有观点同时不为它们所轻易撼动的人,也算一段善缘,永远喜欢水浒。


85、这份问卷就到此结束了,最后说说感想?

神清气爽很幸福,出题辛苦了。


водка
记得,有人想看白胜女装来着……...

记得,有人想看白胜女装来着……

(没有周通是因为我还没想好他的人设……)

感觉我这辈子画画都不会好看了……

记得,有人想看白胜女装来着……

(没有周通是因为我还没想好他的人设……)

感觉我这辈子画画都不会好看了……

η
草草。占tag歉。不干嘛。又屏...

草草。占tag歉。不干嘛。又屏蔽我。

不就俩大老爷们儿同床共枕盖被窝掐架吗。草。


院长吃好、、。

下山记得戴口罩,路过武汉别呼吸(不)


大家也减少出门a。武汉加油。


草草。占tag歉。不干嘛。又屏蔽我。

不就俩大老爷们儿同床共枕盖被窝掐架吗。草。


院长吃好、、。

下山记得戴口罩,路过武汉别呼吸(不)


大家也减少出门a。武汉加油。



武藏境千秋
更新了哦~ 🤫除夕晚上十二点...

更新了哦~

🤫除夕晚上十二点左右还会有惊喜的嘿嘿嘿【审核时间可能不会让我整十二点发出来但是肯定是在那天晚上有更新😘】

唉看着别的圈纷纷搞什么新年24h的活动我好酸啊咱们水浒圈什么时候也能整一个!【好吧我知道我在想peach

更新了哦~

🤫除夕晚上十二点左右还会有惊喜的嘿嘿嘿【审核时间可能不会让我整十二点发出来但是肯定是在那天晚上有更新😘】

唉看着别的圈纷纷搞什么新年24h的活动我好酸啊咱们水浒圈什么时候也能整一个!【好吧我知道我在想peach

_剑华弓月

试图安利。

假装吃到了粮

水浒真tm冷。

(话说冲哥刚出场时手里也是一把西川折迭纸扇子,还有菌丝的手中羽扇动天关……

试图安利。

假装吃到了粮

水浒真tm冷。

(话说冲哥刚出场时手里也是一把西川折迭纸扇子,还有菌丝的手中羽扇动天关……

_剑华弓月

听完小曲儿的英雄祭后火速摸的72哥。

英雄祭是什么宝藏歌同时满足了我这个隋唐女孩和水浒女孩啊啊啊!@武藏境千秋你那次的统计落了一首

听完小曲儿的英雄祭后火速摸的72哥。

英雄祭是什么宝藏歌同时满足了我这个隋唐女孩和水浒女孩啊啊啊!@武藏境千秋你那次的统计落了一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