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永野芽郁

7358浏览    19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5 14:25
小董师哥早

【柊樱】拙劣模仿(老师和班长的爱情故事)

首先占这么多tag致歉,因为太冷了希望同好们能够在茫茫人海里看到我!班长组在这里!快点来!


刚刚看完3A第八集,柊樱真的完全是官配啊。特别是那个哭泣的时候,两位美人都是完全的仙,我觉得把这对cp命名为【哭泣夫妇】(危险发言)


一个无脑yy文,剧情沿用三A设定,摸鱼段子,希望大家喜欢(冷圈尊严)


拙劣模仿


       不管过了多久,学生叫自己“老师”的时候,茅野樱都还是会下意识的愣一下。

  ...

首先占这么多tag致歉,因为太冷了希望同好们能够在茫茫人海里看到我!班长组在这里!快点来!

 
 

刚刚看完3A第八集,柊樱真的完全是官配啊。特别是那个哭泣的时候,两位美人都是完全的仙,我觉得把这对cp命名为【哭泣夫妇】(危险发言)

 
 

一个无脑yy文,剧情沿用三A设定,摸鱼段子,希望大家喜欢(冷圈尊严)

 
 

拙劣模仿

 
 

       不管过了多久,学生叫自己“老师”的时候,茅野樱都还是会下意识的愣一下。

       因为她总是能想起那个人。

       时间过得真快啊,摁下手机开关键,看着闪烁着亮光的屏幕,上面的年份已经到了2029年。

        距离那段难以释怀的日子已经过去快十年了。

         很多时候,当她反应过来这个事实时,总会觉得有些失落,并感慨成年人的时光才是真的“转瞬即逝”。一眨眼,自己就已经大学毕业,已经在高中部做了好几年的教师——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下一届新生的班主任。

         就像当年的老师一样。

        “先生。”她轻轻的念,笑着打开了手机的收件箱,回复了A班十年后同学聚会的邀约。

         “虽然我真的很厌恶社交以及和人群相处,但是先生也很想知道,在他用生命教授过的班级里的学生们,都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了吧。”

        茅野樱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参加了这场同学聚会。

         虽然已经十年没有见面了,但是毕业前一起度过的难以忘怀的那段日子让大家之间还保持着一种默契感。没有几分钟隔阂就被打破,大家三三两两的交流、打闹,分享着自己这些年的幸福与苦涩。气氛也就这样慢慢活跃起来。

        茅野还是和高中时候一样,缩在一个角落,小口的喝着饮料,然后用那双小鹿眼滴溜溜的观察着大家:

        甲斐大学进入了舞蹈社,好像还拿了全国大奖;诹访真的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了模特,现在好像还演了什么电影正在上映呢;凉音和莲已经结婚了,好像还有了小宝宝……

        “大家都变成了成熟的大人了啊,真好。”茅野在心里开心的说,要是先生知道了一定会十分欣慰呐。

         美香看到在角落里暗自打量大家的茅野,不由分说的也把她拉进了人群里。

          “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能那么孤僻呢?你忘了小柊离开之前说了什么吗?”

          怎么可能忘记呢?先生总是那么温柔,直到生命结束前一刻都还在语重心长的教导大家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大人。

         真的好想让先生看到,现在的大家啊。

         聚会结束合照时,大家就像当年毕业那样,茅野作为班长站在第一排,而在她旁边空出来一个位置。没有任何的约定,大家就自然而然的认为,这是应该属于小柊老师的位置。

        没有任何人能代替。

        所以拍照的时候,茅野取下了自己的金丝镜框,放到了那个空位上。

        因为这是先生在那日讲完最后一课的时候,摘下来亲手带到她鼻子上的。

       她还记得老师当时温柔的嗓音,他说:

       “我们来玩信任游戏,我相信茅野同学一定会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不要哭哦。”

       “再也不要轻易掉眼泪了。”

       她还记得老师的手指很细长,掌心很柔软,摩挲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就像暖烘烘的太阳光照到自己的头上了一样。

        茅野就这样脑子里胡乱想了一大堆的拍完了照,和昔日好友一一告别,然后大家散场,包间变得空旷,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大家都长大了,成熟了,十年时间在大家身上用不同的方式雕刻出痕迹,大家就像一个点散出的光线,向不同角度发散出去,除了先生。

        先生就是那个,停留在十年前的,一动不动的点。

       光线无法返回到出发的点,所以无论茅野如何努力,她始终都再也无法回不到小柊老师的身边。

         即使她带上那副金丝眼镜框,穿同样的马甲和西装,当上了魁皇高中的美术老师,坐在那个教室里看《假面骑士》,认真解答学生们的疑问……一切都像小柊老师一样,她也无法再在推开美术教室的门时看到小飒老师猫着背认真进行创作,或者扶住因为病痛而摇摇欲坠的老师,给睡着的老师披上他的西装外套……

        那天聚会大家分离的时候,美香和茅野走了一小段路。美香花了很久时间想要说点什么,但每次都是欲言又止。那个时候其实茅野知道,她想说关于小柊老师的事情。

         果然在分开的岔路口,美香还是开口了:“茅野你不觉得你太怀念小柊老师了吗?我们大家也都怀念他,但是你知道的他本身就是癌症晚期,不是那件事他也不会有更多的时间……我不是说他不值得留念,我是想,你和他太像了:人生履历也好,穿衣打扮也好,就连说话方式你都在模仿他,我很……我们都很担心你……我们也很怀念小柊老师,但是,我们更希望你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已经过去十年了,他一定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听甲斐说,你一直没有恋爱,是因为小柊老师吗……对不起说这些,我也觉得自己语无伦次,但是……还是……我们都希望你也能向前看。”

         茅野没有反驳她,只是笑着点头,鞠躬告别,然后说:“我知道了,我会往前看的,再见啦。”她没有给出反驳,因为美香说的很对。

          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愿意直面小柊老师离开的事实,因为她总自我麻痹的认为老师还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传播着正义,而她要做的只有相信和等待。

         这就是信任游戏的全部。

         已经过去十年了,茅野樱现在可以毫不避讳的说自己喜欢,不,是爱,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的老师柊一飒,即使会被别人嘲笑或者可怜这毫无回应的单恋,也不想再欺瞒这个事实。

        如果自己早一点从自我欺骗里醒过来,在那个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心意,那么就可以传达给他了吧?即使会被温柔拒绝也好,她也想这么做。

          因为她现在实在是太痛苦了:爱人并不知道自己心意就已经离去,只剩自己一个人飘零的感觉,就好像在荒漠里求生。

         只有装扮成老师的样子,带上眼镜才会有安全感。

        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小柊老师还存在。无数的不眠之夜,她都要靠趴在小柊之前小憩过的桌子上才能睡着。那个画室才是她真正的家。

         并不是没有男生追求过茅野樱,只是她每次看到那些男孩子热切的眼光就会回忆起先生温柔的眼神,然后败下阵来。

         也不是没有想要摘下眼睛脱掉马甲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每次总坚持不到半天就觉得魂不守舍。

       失去了爱人,灵魂也变得残缺。

       她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了。

      在画室的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她就会回想起被扣留的第一天晚上,她听到痛苦的呻吟,然后悄猫猫的摸进画室,看到蜷缩在地上的表情痛苦难忍的老师。

       她扶起“杀人犯老师”,关切又焦急的询问对方发生了什么,自己能帮点什么,手忙脚乱的把他扶到椅子上坐好。而当对方戏谑的问她:“你不怕我杀掉你吗?”她认真的回答:

       “我相信柊老师。”

        然后她被吻住了,在这间漆黑的教室里,她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条件反射的想要逃离,但她从小柊老师的身上读到了绝望的气息。

        所以她张开了嘴唇,接受了这个富有侵略性的吻,接受了老师发泄的所有不满、悲伤、痛苦、无奈、扭曲、愤怒。

        她想回报爱。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柊老师。

        于是她成了同谋,在任何时候都坚定的站到小柊老师的身边。

        如今已过去十年,她再呆着这个美术室里,却没有了那个清瘦的身影。

        她无处宣泄的爱,要去哪找寻发泄口呢?

        茅野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溢出来,然后颤抖着声带,扶了扶镜框说:“let's…th… think”




 
 

啊怎么说也不能说be,就是觉得想搞一下这一对,单相思也是爱情嘛而且我明明写了双向暗恋,而且剧里明明白白就是双向暗恋啊!!!!我哭了,老师对班长怎么这么过分温柔哭,班长怎么这么相信老师,四舍五入就是结婚!

 
 

       

 

食渊士

【樱柊】佞春

  *非常想看A班全员Alpha的梗惹! 女A男O有没有人磕!
  *直到高三都深信自己是Beta的樱在毕业前十天里遭到绑架监禁,被已经摘掉omega腺体的小先生刺激得二次觉醒。

-----

   初潮期来临那会儿,她正迷迷糊糊地帮柊老师抬笔记本电脑,筋一阵一阵地抽,进了画室后更甚,整个空间被一股说不出的甘甜笼罩了。清透的木质焚香里携着柔和的乳香,可能还有点百合,茅野头脑昏沉地想着。

   香气朦朦胧胧的,仿佛下了场暖雨,毫无侵略自觉的幼兽被湿软的春意熏得神魂不省,浑身的血烧开似的,燥热感油然升起。

  ...

  *非常想看A班全员Alpha的梗惹! 女A男O有没有人磕!
  *直到高三都深信自己是Beta的樱在毕业前十天里遭到绑架监禁,被已经摘掉omega腺体的小先生刺激得二次觉醒。

-----

   初潮期来临那会儿,她正迷迷糊糊地帮柊老师抬笔记本电脑,筋一阵一阵地抽,进了画室后更甚,整个空间被一股说不出的甘甜笼罩了。清透的木质焚香里携着柔和的乳香,可能还有点百合,茅野头脑昏沉地想着。

   香气朦朦胧胧的,仿佛下了场暖雨,毫无侵略自觉的幼兽被湿软的春意熏得神魂不省,浑身的血烧开似的,燥热感油然升起。

   "先生......这里好香啊......"

   "..... 嗯?"

   走在前面的柊一飒有点疑惑的蹙了下眉,他们之间隔了段距离,听不大真切,只当是女孩子小声的嗫喏,便没察觉到异常之处。

   "电脑放在那里就行,辛苦你了。"

   没有回应。

   身后传来愈发粗重的喘息,夹杂着几声含混不清的沉吟,刺过来的视线炙热得要人慌。柊这才后知后觉地捉摸出不对劲来,一个荒诞的想法浮上心头,教他生生惊出了冷汗。

   "茅野?"

   他猛地扭过身来,抱着种后怕的侥幸,却已太晚了。

   茅野樱近在咫尺的脸蛋几乎要贴上他的鼻尖,那个A班唯一的Beta,平日里乖巧听话,又有点笨手笨脚的姑娘,是什么时候离他这么近的?

   柊一飒几乎维持不住冷静的表相。

   明明已经把腺体摘除了,就算是Alpha也不该......

   "先生.......救我......."

   少女姣好的面容因为情潮渐渐扭曲起来,她牢牢钳住了男人瘦削的肩臂,眉间痛苦的皱着,双颊红得要沁血。唯有一对秀丽的眼眸亮得吓人。眼里精光隔了水雾凝过去,像只未及开化的兽,懵懵懂懂,忧怖又欣喜地觑着面前无措的猎物。

   也不知怎么搞的,就觉得先生是自己的了。

   "我该怎么办......"

   茅野伏在他的颈窝里呢喃,含着几声呜咽似的喘息,在静默的画室里湿润柔软地氤氲开来。柊一飒轻轻拍抚着少女颤抖的背脊,绝望地感受到抵上大腿的性征,几乎是悲悯又自嘲地抿起薄唇。

   真是......造化弄人。

   "先生,我能吻你吗。"

   仿佛天要定她一腔血气蓬勃,不得善终。

   难过得快要死掉了。

  
-----

  设定是摘除腺体的O只会吸引命定的配偶
  就是这么恶俗(叉腰
  

 

 

 

  

 

Ciel小魔女

【柊樱】我始终是相信你的

人设ooc.勿怪.    ---站北极圈cp的人总是要学会自己发粮呢

一篇短篇,不保证会不会有下一篇,如果某个梗有了灵感的话

这篇应该是符合—— @baby_jane 这位小伙伴提供的梗,谢谢啦撒花花~~~


“老师,你不去制止她们吗?”


“还是说,坪井老师就是凶手吗?”


“你到底知道多少啊?”


“你知道是谁把澪奈逼上绝路的吗?”


柊一飒本来只想与之前一般,通过这小小的屏幕,静静地看着这群孩子幼稚的小动作,奈何身后出现了好一会的人根本不给他这个...

人设ooc.勿怪.    ---站北极圈cp的人总是要学会自己发粮呢

一篇短篇,不保证会不会有下一篇,如果某个梗有了灵感的话

这篇应该是符合—— @baby_jane 这位小伙伴提供的梗,谢谢啦撒花花~~~

 

“老师,你不去制止她们吗?”

 

“还是说,坪井老师就是凶手吗?”

 

“你到底知道多少啊?”

 

“你知道是谁把澪奈逼上绝路的吗?”

 

柊一飒本来只想与之前一般,通过这小小的屏幕,静静地看着这群孩子幼稚的小动作,奈何身后出现了好一会的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

 

“问题太多了,我只回答你一个。”

 

仍沉浸于思考的他只能够有精力回答她一个问题。也是好笑,都这个时候了,她问出这些问题难道是真的觉得自己会好好回答吗。

 

茅野樱倒是不知道此时此时他的所想,倒是很实在地犹豫了一会,然后问道:“那......老师你的目的是为了逮捕犯人吗?”

 

背对着她,柊一飒的目光暗自凌冽起来,他知道她想听到的回答是肯定,他给不了,真实的想法,也没有办法与她说,所以就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

 

“我的目的,在那之后。”

 

“在那之后......”

 

茅野樱低喃着,脑海中闪过各种猜测,却都无法站住脚,只是隐隐有什么直觉显露出轮廓。

 

她偷偷望向坐着的柊一飒,他似乎是熬得有些疲惫了,几声清脆的咯哒声,那总是显得他清秀的眼镜被取了下来,搁在桌上。

 

只见他一边起身走向窗口处,一边说着,“晚饭都快凉了,大家都等着呢。”

 

他没再敢多把视线留给她,因为他有些怕那清澈的双眸将他的心计击垮。

 

茅野樱有些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向这人的背影。

 

他正伸着双手放松身体,傍晚时分的余晖透过层层的玻璃,轻轻地披在他的身上,竟然显得气氛有些祥和与平静,这几天的兵荒马乱,都快让她忘了这两个词了。这样的背影总觉得似曾相识,她也不去计较在何时何地见过,只知此时的柊一飒,看起来似乎带着那么些落寞与劳累。

 

也不知道内心突然坚定了什么,还是脑子里的哪根筋搭错了地方,她就这么鼓起勇气,拿起那桌上放着的眼镜戴上了,她总觉得,有那么一句话,是她一直想告诉老师的。

 

听到细微声音的柊一飒用手指揉按着额头,侧过身子,一时间竟搞不懂这个丫头想做什么。

 

直到她转过身,看见自己的那副眼镜跑到了她那人畜无害的脸上,他手上的动作不禁一怔,近视带来的模糊让他微微聚焦了一下视线,然后垂下手来,等待她开口。

 

他也在想着,他有多久没有见到她这样坚定的眼神了,平时她软软糯糯的模样和炸教室的第一天晚上她那双湿哒哒的小鹿眼睛,总是容易激起他那一点想糟蹋的变态想法。

 

而如今这满打满装着信任的目光,随着她说出的一句,“我始终是相信老师你的。”一下子差点将他的伪装击碎,除了一些慌乱,他很是喜欢这句话所带来的心麻,仿佛告诉他,他的心还是有柔软的。

 

他就这样死死地盯着她,想要无限制地索取这样的目光,意料之中的,没过多久她就败下了阵,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茅野樱愣愣地摘下眼镜,然后有些狼狈地丢下一句“我先走了。”转身推着同学的晚餐走出美术室,到了门口,还不忘礼貌地半弓着身子说一句“打搅了。”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终是连背影也看不见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身体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人用铁锤猛打一般,难以忍受的痛苦使得他不得不撑着桌子才得以站着。

 

本就取下了眼镜,疼痛更让他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柊一飒最终还是选择闭上眼,然后慢慢沿着桌子往地上坐。

 

眩晕感开始涌上来了。

 

他想尽办法逼着自己保持清醒,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双熟悉的眼睛毫无防备地侵入脑海。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啊。

 

好像。

 

是他第一天来这所学校上班的时候吧。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傍晚。

 

那个时候的他好像是刚完成工作,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他记得他是要回教室拿落下的笔来着,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忘了把窗户关好了,他就走过去关好了,然后顺手伸展了一下身体,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旁的桌椅碰撞声。

 

转过头望去,就看见一个呆呆的女学生站在一处座位边,手里拿着一本课本。

 

她只知道傻傻地望着自己,当自己转过身正要开口问什么的时候,她倒是回过神来了。

 

“老师好,那个,宇佐美同学的书落在教室了,我回来帮她拿的。”

 

“啊......你是茅野......”他那个时候只是对这个人有点印象来着。

 

“是的,老师你,还没回去吗?”

 

“我回来拿笔。”

 

“原来如此,那,老师,我先走了。”眼前的小丫头鞠着身子说完话,就要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却突然转过身来。

 

“对了,今天是老师上班的第一天班呐,我们都觉得老师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以后就麻烦老师了。”说完,她还是又很正式地鞠了个躬。

 

就这个起身之后,他终是看见了人们一直所说的灿若夏花的笑容。

 

笑眼弯弯的模样,可能就是从那时起,被他下意识地深深掩藏在心里最深的那个角落,碰不得,却舍不下。

 

即使后来他知道,她所说的自己是个很温柔的人,也许只有她这么认为,她那天之所以那么难得开心,是因为她交到了朋友,她无意识的言语举止,或许本身是她温暖的性格使然,但是他无法否认,他已经有了私心。

 

开始的私心,只是贪恋那一点点的温度,后来他与相乐文香分手,他那一点点的私心,就像是深潜于内心的野兽,开始在无人知道的地方肆意长大。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控制到什么时候,尤其是如今在这有限的活动范围内,她还总是在无意之中撩拨他的情绪。

 

如果。

 

如果这次事情结束以后。

 

所有人都能安然无恙,一切事情都能够豁然开朗,他就不再隐藏了。

 

小樱,你再等等我吧。

 

-------------------------

两个多钟的结果,不是特别长,希望大家看着开心就好啦,谢谢为我提供建议的各个小伙伴,那些梗我都会根据自己的写文能力斟酌的,如果大家还有什么想提的也都可以告诉我的。

 

 

DaNiN_

p1 莫名像什么韩综,,,(


p1 莫名像什么韩综,,,(

 

小澴的仙人掌
3年A班总算是坎坷地毕了业呢(...

3年A班总算是坎坷地毕了业呢(笑

3年A班总算是坎坷地毕了业呢(笑

醉醉葡萄啤酒

3a完结了呜呜 写一下关于柊樱的想法



柊让小樱不要责怪自己,拿生命来换小樱的敞开心扉 ,让她走出澪奈自杀的难过和自责。



前几集可能也是柊故意和小樱说做了一个在屋顶上跳楼自杀的梦,所以最后小樱才那么拼命要去楼顶上吧…。已经失去了澪奈,不能再失去老师了。所以最后紧紧的抓住了柊的手,一边哭一边说“求你活下去”



我觉得,就是柊救赎了小樱,真的是澪奈死后照进小樱心里的光吧。



“所以不要再自责了”


“都过去了”



🌸



“那十天的时间”


“对于我,就是整个青春”


3a完结了呜呜 写一下关于柊樱的想法




柊让小樱不要责怪自己,拿生命来换小樱的敞开心扉 ,让她走出澪奈自杀的难过和自责。




前几集可能也是柊故意和小樱说做了一个在屋顶上跳楼自杀的梦,所以最后小樱才那么拼命要去楼顶上吧…。已经失去了澪奈,不能再失去老师了。所以最后紧紧的抓住了柊的手,一边哭一边说“求你活下去”




我觉得,就是柊救赎了小樱,真的是澪奈死后照进小樱心里的光吧。




“所以不要再自责了”


“都过去了”




🌸




“那十天的时间”


“对于我,就是整个青春”


小董师哥早

红玫瑰(班长组还是爱情第二弹)

首先还是占tag致歉,这里是班长组,柊樱!!!!吃的姐妹们快看我!!!点进来看冷圈垃圾在线割腿肉

今日KTV唱了这首歌,觉得莫名很适合柊樱,想写一个不那么温柔的小柊老师(感觉一些镜头老师的黑化很带感)。当然只是同人脑洞,不上升真人。

纯粹yy

红玫瑰

        柊一飒从来都不是正义使者,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策划的这一切并不只是为了相乐文香复仇,他才不是那种为了所谓的“爱情”就冲昏头脑的人;也不...

首先还是占tag致歉,这里是班长组,柊樱!!!!吃的姐妹们快看我!!!点进来看冷圈垃圾在线割腿肉

今日KTV唱了这首歌,觉得莫名很适合柊樱,想写一个不那么温柔的小柊老师(感觉一些镜头老师的黑化很带感)。当然只是同人脑洞,不上升真人。

纯粹yy

红玫瑰

        柊一飒从来都不是正义使者,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策划的这一切并不只是为了相乐文香复仇,他才不是那种为了所谓的“爱情”就冲昏头脑的人;也不只为了景山零奈死得瞑目,这对于他这个边缘化班主任来说实在是有些自作多情——他对景山同学的死十分痛心,但并不至于为此大动干戈,以至于失去性命。

        真正的目的是扳倒前文化省大臣——教育部的毒瘤,还有给日本的这一代上一次深刻的网络直播课堂。

        他受够了这个鼓吹“个人自由为天”的去道德观时代,人们不再向往英雄,却自己在网络上造神。

        那他就让自己成为神。

        他要让这些人知道:所谓的道德观念仍有存在的价值,他要最后一次以老师的身份进行“德育”,度化众生。

         但不包括他本人。

         他看着网上那些人如计划一样对他掀起追捧的热潮,柊一飒勾起了嘴角,露出嘲讽的轻笑。

         要是这些人知道我对自己的可爱学生下手,他们会怎么想呢?

         是的,这个表面看起来善良、温柔、自我牺牲的老师,事实却并非是如此:柊一飒十分清楚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捕捉猎物,只是他不出手而已。

        优秀的猎人并不在意数量上的多少,他只在意质量的优劣。即使在他人生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仍然没有随意下手。

        宁缺毋滥是他的人生信条。

        于是他就这样潜伏着,即使他对相乐文香的感情早已消耗殆尽,两人和平分手,他也依然利用着曾经的关系说服她父亲为自己的计划提供便利。

        柊一飒觉得自己卑劣无耻,但他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正义使者。

         不是吗?

        所以,在看到茅野樱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

         “bingo,目标出现”

         这只是一场竞技游戏,并非爱情。而最先交付真心的人是输家。

         柊一飒信心满满的开始了这场游戏:将自己包装成瘦弱的、被欺负的班主任引起“小鹿斑比”的同情,然后再设技让她被班上人孤立让她对自己产生同类感来换取信任。拆散她和零奈的感情,让她饱尝得到又失去的痛苦;再撮合她和零奈让她们重归于好获取感激;自己以复仇者的光辉形象再次出现,让她对自己产生仰慕感;最后用病情激发对方的母性……

         当这些东西累加在一起,再用自己的温柔调和它们,不用柊一飒自己点火,茅野樱的爱情之火都会将她自己烤焦。

        果不其然,虽然中间某些步骤出现变动,但大体上所有要素都已齐全。而茅野的感情也一日更复一日的浓稠,盛得那双鹿眼亮晶晶的让人转不开眼。

        玩过就丢弃,这是柊一飒这场游戏的规则。茅野樱已经按计划先动了情,所以她必须出局。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

           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

           也磨平激动。】

        于是他毫不避讳的让她看到自己抽屉里相乐文香的照片;在看到她打开相乐文香录像时佯怒的合上电脑,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假装熟睡等茅野来给自己披上西装外套的时候拉住对方的手却喊出“文香”……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

        柊一飒享受着这个过程,他一边输送爱,一边又摧毁爱。他以看到那脆弱的亮晶晶眼睛一点点明亮而又再次慢慢的空洞下去为乐,他仗着茅野对他的感情肆意妄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

        柊一飒以为一直都会这样下去:茅野已经被他玩腻丢弃,而她则会怀着对自己的复杂感情痛苦难耐。

        他们之间只是也只有猎物和猎人的关系。

        但当他不小心看到茅野小心翼翼的帮甲斐包扎伤口时认真的侧脸,同其他男生嘻笑打闹时愉快的模样。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

        再无动于衷。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那重新亮起来的眼睛让他醋意翻滚,怒火中烧。

         是我的。

         这是我标记过的领地。

         于是柊一飒再次装出病痛的模样,在她面前倒下,让她为自己揪心,然后不放心的悄悄在深夜溜过来查看自己情况的时候,继续假装以骗取她的怀抱和温柔。

        他以为一切都只是出于猎人本能的占有欲。这一切自始至终都是控制之中的猫鼠游戏,直到他看着相乐文香的照片,脑海里却浮现那个微微蜷缩的背影和亮晶晶眼睛时,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但是却没有办法回头了。

        因为警察已经摸清他的最后一张底牌。等防爆组冲进来时,他再做反应已经为时太晚:

         对方早有准备,子弹毫不留情的射离枪体。柊一飒以为自己就要这样结束这段闹剧时,那个熟悉的身影冲到了自己面前来,挡住了这本该属于自己的结局。

         “不要…伤…伤害…柊老师…”

         不要再说话了,伤口会牵动啊笨蛋。

         柊一飒冲到她的身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太晚了。

          茅野樱出局,游戏结束。

         【玫瑰的红伤口绽放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再落空。 】

       

    (怎么说,主要就是表达:这开始就是黑化老师的爱情游戏,但是后面发现是真的爱上茅野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老师没有出轨,他一开始就已经不喜欢文香了,只是用她来刺激茅野而已。

         就是想表达对茅野那种复杂的感觉,表面上已经从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但其实只是自我欺骗而已,已经真的爱上了,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至于老师的黑化大概是对大众的去道德化的失望和消极反击,想用自己来报复这种错误思想,没想到断送了自己的爱。)

         (最后【】里是这一段与《红玫瑰》歌词对应的地方,嘤为啥我老是写be,明天我要摸甜文)

         

Lemon

腹黑老师×二次元少女,这对颜好好吃鸭,两个人的性格都好可爱,虽然老师有恋人了,但这并不妨碍cp既视感。(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常年居住在北极地区的爱斯基摩人😭)

腹黑老师×二次元少女,这对颜好好吃鸭,两个人的性格都好可爱,虽然老师有恋人了,但这并不妨碍cp既视感。(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常年居住在北极地区的爱斯基摩人😭)

暖呼呼的温柔

【柊樱】装病

  ooc属于我,都是披着羊皮的狼系列

  
        医院的一切都是洁白的,衬得床上的男子也是那么的苍白,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好像渡了一层金光一般,仿佛一触即逝。

        学生们一个个面露沉色,有的甚至哭了起来。

        茅野也不例外,像每一个好学生一样尊敬的对待自己师长,为老师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所打击...

  ooc属于我,都是披着羊皮的狼系列

  
        医院的一切都是洁白的,衬得床上的男子也是那么的苍白,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好像渡了一层金光一般,仿佛一触即逝。

        学生们一个个面露沉色,有的甚至哭了起来。

        茅野也不例外,像每一个好学生一样尊敬的对待自己师长,为老师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所打击到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拼命想要抿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床上的男人温柔的笑着,眼眶也有些湿润,“都别哭了,恭喜你们马上就要顺利毕业了。”

    “老师,我们永远会记住您给我们上的这一课”“老师,我们不会成为充满恶意的刀”“老师,谢谢您”学生们都哽咽的说着。

     “我相信你们,嘶”柊一飒本来温柔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像是在极度忍耐巨大的疼痛一般。

       “我们不要打扰老师休息了,大家都先回去吧”茅野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小鹿眼,神色担忧,着急的对着同学们说,仿佛吓坏了一样。

       学生们看到老师不适的样子,也只好先回去了。霎时间,拥挤的屋子里变得冷冷清清。

      在这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房间里,被一声突兀的声音打破。

     “装病好玩吗,老师”清冷的语气就像冬天的风一样,充斥在两人之间。

     “果然,还是被茅野同学发现了啊”柊一飒的脸上一扫之前的病痛,笑容满面的不像一个病人该有的样子,简直就是精神十足。

       “为了女朋友做到这种地步,您也真是用心良苦啊,我这颗棋子还好用吗,老师”茅野讽刺的说道,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知哪里去了,冷若冰霜的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啊,啊,面无表情的茅野还是第一次见呢,没关系吗,不用继续装好学生的样子了吗?”金丝眼睛遮住了眼神,嘴角却还是微微翘起,显得有些斯文败类。

     “是啊,老师也不装为学生们着想的好老师了,我也就没必要再继续装老师喜欢的好学生了。”茅野冷漠又疏离的看着这个披着羊皮的男人。

     “如果....如果我说我是为了你做到这种地步的,你信么?”柊一飒眼神专注的看着茅野,认真的样子让人难以怀疑。

     “什么?老师,我想我已经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不必再装了”话题转的太快,茅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没有”

     “?”没有,没有什么,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呵,果然又是骗人的。

     “没有装”柊一飒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啊,既然这样......”茅野突然跨在老师的腿上,拽住他的领口,距离近到两人呼吸彼此交缠,暧昧的气氛迷漫在空气之中。

    “你说不是为了你的女朋友,而是为了我的话,那用行动来证明吧。”茅野心里有些退缩,只是被老师认真的样子刺激到了,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身体却已经行动了。

       可是下一秒,天旋地转,茅野被老师包裹在怀里,紧紧的禁锢在身下“这可是茅野同学自己说的,老师可没逼你”柊一飒慢慢摘下眼睛,露出那双令人呼吸一窒的眼睛,很好看的笑着。

     “老师”茅野像是被迷惑了一般的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

       “嗯,我在。”温柔的声音仿佛是恶魔在低语。

        骨骼分明的手掌慢慢伸进茅野的衣服里,细细磨着腰部敏感的肌肤,激起一阵阵颤抖,手掌接着往上的同时吻住了那樱花一般的嘴唇,拉起淫靡的银丝,一阵阵得喘息声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清晰,也让人的感官格外的敏锐。

        柊一飒轻咬着茅野的耳朵,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为了你,我心甘情愿。”

       本来想写一篇大肉,但是写着写着我就害羞了。

       总之,谢谢各位的观看啦(*°∀°)=3

灵感来源:“我所做的都是为了我的一名学生”
                   “我所做的不过是为了我自己”

看完喜欢的话别忘了给一颗小心心或者大拇指哦这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感谢观看!(❁´ω`❁)

纽扣与肋骨

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美好的时间交织在一起,柊一飒成为了茅野的老师。
“我不后悔那十天,也会一直记得你的教导。”

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美好的时间交织在一起,柊一飒成为了茅野的老师。
“我不后悔那十天,也会一直记得你的教导。”

暖呼呼的温柔

【柊樱】樱花果冻🌸

       茅野喜欢老师,这是一个秘密,一个藏在心中无法言说的秘密。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也许是当他的目光不经意从自己身上扫过而瞬间僵硬的身体,也许是不敢注视他的目光开始,也许...是自己得到救赎的那一天开始。

   “不要,不,不要”茅野又梦到了那个真实的不得不当真的梦,梦里的她拼命地抓着老师的手,而不管她多么使劲的想要抓住,却无法阻止那慢慢滑落的手掌。

     ...

       茅野喜欢老师,这是一个秘密,一个藏在心中无法言说的秘密。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也许是当他的目光不经意从自己身上扫过而瞬间僵硬的身体,也许是不敢注视他的目光开始,也许...是自己得到救赎的那一天开始。

   “不要,不,不要”茅野又梦到了那个真实的不得不当真的梦,梦里的她拼命地抓着老师的手,而不管她多么使劲的想要抓住,却无法阻止那慢慢滑落的手掌。

     “我的课就上到这里,茅野,你帮我把电脑拿到办公室里来”柊一飒说完这句话就走出了教室。

      老师的声音一瞬间把茅野也拉回了现实,她显得有些魂不附体,呆呆地看着老师的背影,半响,才反应过来老师说了什么,赶忙抱起桌上的电脑走进了办公室。

     “电脑放在那就行了”柊一飒看着监视器头也不抬的指了指桌上。

    “呐,老师,这件事结束后老师打算怎么办”茅野不安的拽着已经被揉皱的的裙角,指尖用力的有些泛白。

       空气开始凝固,过了一会,“我今天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一切结束后我从楼顶跳了下去”柊一飒认真的语气好像这并不是一个梦,而是真的等到这一切结束后连带着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也一起结束。

      熟悉的场景让茅野睁大了眼睛,那个逼真的梦境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现实和梦境开始交错,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当中。

     果然自己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挽救老师,就像看着澪奈的生命一点点从自己的掌心离开,然后凋谢,自己的好朋友拯救不了,喜欢的人也会离她而去。

      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圆圆的鹿眼里闪着水光。

       啪嗒,啪嗒....

      泪水滴在了老师的手上,柊一飒终于抬起了头,茅野正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眼中好像盛满了星星,细碎的星光从脸上滑落,也撞进了他的心里。

       下一秒,茅野扑进了老师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不会,不会让你去死的,我会紧紧抓住老师的手的”茅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就好像这样才能抓住什么一样。

      柊一飒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环抱她,语气温柔又像喃喃自语一般“好,那你可一定要抓紧了啊。”目光轻柔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学生。

      茅野从他的怀中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疑惑的看着笑起来很好看的老师,像一只单纯的小鹿一般懵懵懂懂“老师?....”

      “唔”柊一飒把她拉了过来,手指扣在她的头上,慢慢的啃噬着她的唇,接着不满足的撬开她的牙关,扫过她的每一个角落,邀请着她一起与之共舞,柔软的舌头让他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像樱花果冻一样令他沉迷。

      怎么办,他好像有些不想死了呢。

看完喜欢的话别忘了给一颗小心心或者大拇指哦这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感谢观看!(❁´ω`❁)

     

纽扣与肋骨

咩酱太可爱了吧!班长真是温柔又坚定的女孩子,想看老师和班长这条线发展下去

咩酱太可爱了吧!班长真是温柔又坚定的女孩子,想看老师和班长这条线发展下去

阿玄玄
好喜欢你们两个吖~~~ (ノД...

好喜欢你们两个吖~~~


(ノД`)

到底有没有你们俩的cp组织可以嗑嗷!


这只眼镜苏打也太好看了叭!!!!太喜欢!!!!!


咩酱这发型真是一言难尽

请造型师做个人吧(´ฅωฅ´)


好喜欢你们两个吖~~~


(ノД`)

到底有没有你们俩的cp组织可以嗑嗷!


这只眼镜苏打也太好看了叭!!!!太喜欢!!!!!


咩酱这发型真是一言难尽

请造型师做个人吧(´ฅωฅ´)


纽扣与肋骨

“我相信老师,但是我不能看着你走向深渊”
这两个人都能懂得对方的心情吧,拼命挽留却一次次被推开的班长,宁可放弃自己也不想学生带着污名的老师,最后一面也是带着笑的告别。

“我相信老师,但是我不能看着你走向深渊”
这两个人都能懂得对方的心情吧,拼命挽留却一次次被推开的班长,宁可放弃自己也不想学生带着污名的老师,最后一面也是带着笑的告别。

果野啤

【剧透】慎入

目前看到第7集

第一集真是全员恶人的即视感

平时温柔沉默的老师忽然把学校炸了把学生当人质

不良学生拿出刀具企图反抗

但这是老师筹备许久的计划 怎么可能让学生轻易得逞

班上发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别的班都没有发生过的——一个学生的自杀

这就是老师把大家关起来的原因

每天提出一个问题 每天晚上八点给出答案 答错就会有人死掉

一开始学生都不以为然 但当第一天晚上亲眼见到老师杀死一个学生后 他们开始崩溃 开始恐慌

对于他们的冷漠 软弱 推脱自保 老师愤怒 “你们一个一个都是人渣啊”“然后 你们将会改变 变得不会用充满恶意的匕首 刺向充满污垢的弱者”

随着谜底一步步揭开...

【剧透】慎入

目前看到第7集

第一集真是全员恶人的即视感

平时温柔沉默的老师忽然把学校炸了把学生当人质

不良学生拿出刀具企图反抗

但这是老师筹备许久的计划 怎么可能让学生轻易得逞

班上发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别的班都没有发生过的——一个学生的自杀

这就是老师把大家关起来的原因

每天提出一个问题 每天晚上八点给出答案 答错就会有人死掉

一开始学生都不以为然 但当第一天晚上亲眼见到老师杀死一个学生后 他们开始崩溃 开始恐慌

对于他们的冷漠 软弱 推脱自保 老师愤怒 “你们一个一个都是人渣啊”“然后 你们将会改变 变得不会用充满恶意的匕首 刺向充满污垢的弱者”

随着谜底一步步揭开,所有参与 间接导致了那个女生自杀的学生都开始忏悔

他们开始按照老师期待的那样 蜕变 成长


其实这些学生的就是现代青年们问题的凝聚

因为还不够成熟 所以会嫉妒 会不甘 会太过看重自己的自尊以至畸形

会因为我那么想和你做朋友你却不在乎而报复

会因为你活得太过灿烂 太过坚定 能为理想而努力 自己却身在泥潭而厌恶

所以老师才说“每个人都有见不得人的地方,这样很好,这样最好,反复感受这种耻辱,才能变得强大”


没必要为难自己,没必要为自己身上的阴暗丑陋而怯懦抱歉,你该勇敢一点,去过一种热烈的生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