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求互粉 求关注

610.1万浏览    4884参与
叉子酱

突然出现更新壁纸!

在漫漫上连载的漫画《淳与爱丽丝》希望来关注一下~

⭐壁纸在qq群里都有!快来一起玩耍嗷!⭐

突然出现更新壁纸!

在漫漫上连载的漫画《淳与爱丽丝》希望来关注一下~

⭐壁纸在qq群里都有!快来一起玩耍嗷!⭐

礼服疯子

天火临世

  洛特伽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她作为万物之母,孕育了无数个部落与神明。在这其中,莫萨只是最底层的小部落。比起那些动辄千人,数百萨满的大部落,莫萨渺小的微不足道。


  乌梓是莫萨唯一的萨满。虽然莫萨是一个很小的部落,但他们每一任萨满都很骄傲。一切都是因为穆恩。祂是莫萨人唯一信仰。


  穆恩是一位特殊的神明,按乌梓前辈的说法,祂已经有几代人的时间没有显现过神迹。但乌梓依然从各处残缺的话语中了解到了穆恩。


  祂是牧神,新月与生命之神,祝福与礼赞之神,真实与未来之神。最为特殊的,祂是众生殿堂的放逐者与被放逐者,火焰与毁灭之神,大地的净化者。...

  洛特伽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她作为万物之母,孕育了无数个部落与神明。在这其中,莫萨只是最底层的小部落。比起那些动辄千人,数百萨满的大部落,莫萨渺小的微不足道。


  乌梓是莫萨唯一的萨满。虽然莫萨是一个很小的部落,但他们每一任萨满都很骄傲。一切都是因为穆恩。祂是莫萨人唯一信仰。


  穆恩是一位特殊的神明,按乌梓前辈的说法,祂已经有几代人的时间没有显现过神迹。但乌梓依然从各处残缺的话语中了解到了穆恩。


  祂是牧神,新月与生命之神,祝福与礼赞之神,真实与未来之神。最为特殊的,祂是众生殿堂的放逐者与被放逐者,火焰与毁灭之神,大地的净化者。


  乌梓本以为自己会像所有前辈一样,在期待神明的降临与迷茫中死去。但乌梓赶赌上自己所有的生命来保证,他绝没有想象过穆恩会降下神启。


  在一年最漫长的夜晚之后的第一个清晨,在梦境与现实交织的一刻,乌梓看到了穆恩。月白色的长袍将祂包裹,长袍之上是不知名的野兽与稻穗构成的金边。在祂的额头的地方,有一个酷似眼睛的诡异图案。扭曲且无序的火焰从长袍底部缓缓向上蔓延,交织着的黑色空洞让人感到恐惧。


  穆恩就那样站在一片寂静的虚无中。祂开口了,也许没开口。乌梓也不知道,但他确实听见声音在自己脑海中响起。


  “洛特伽的罪恶将被降临于世的天火洗净。汝等为信仰虔诚者,给予汝等机遇。曜日升起之处,新月悬挂之所,将有新的土地等待着汝等。”

  

  乌梓还想问什么,一阵冷冽的风已经吹来。当他再次睁开眼时,身边为了一圈族民。他挣扎着爬起身子跑到外面,看着高悬的新月,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两个字来:“迁徙!”


  当乌梓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时,莫萨人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分歧终归还是会到来。一部分人选择和乌梓走,他们相信穆恩。而且一但到了新的土地,他们将成为大部落的一员。另一部分则选择留下。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一个几代人都没有见过神迹的神明,他们更害怕会成为邪神的祭品。


  乌梓看着留下的人,长叹了一口气。给他们留下了足够撑到绿草再次长出的物资。这是他最后能为他们做的。


  莫萨人的迁徙之旅并不顺利。任何一个比他们强大的部落都会想打劫他们。他们除了尽可能绕开所有部落的领地之外别无选择。


  同时,乌梓的内心隐藏着深深的恐惧。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莫萨人不会害怕死亡,乌梓自然也一样。但他害怕自己无法见证新的土地,无法带领部族踏上那里。


  也许是穆恩听到了他的祈祷,又或者是神明的善心。在莫萨人出发之后新月第六次升起的时刻,穆恩展现了他的仁慈。


  “视汝坚定,赐汝嘉奖。在汝之部族一人踏上新的土地之时,天火将悬挂于空,汝将不会死去。此为神明之仁慈,新月之礼赞。”


  看着半轮挂起的新月,乌梓深深的跪了下去,跪倒没有一丝光芒可以投过他的影子。等他再一次抬起头颅之时,新月早已不见踪影,无数颗火红色的星光悬挂在空中,不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红黑的身影。


  乌梓认出了他们,那是斑格人,洛特伽上最强大的部落。在看见他们的第一眼,乌梓就明白了。留守者背叛了他们,可悲的混蛋们将穆恩的秘密告诉了斑格的萨满。他们用无耻的手段窃取了穆恩的生意。


  乌梓在绝望中转过头,他在万物衰亡之季看见了一片新绿。他刹那间就明白,那是新的土地,除了他们莫萨人之外无人能踏上的土地。


  斑格人已经冲入了莫萨人的阵地。他们的士兵在追击者莫萨人,他们的萨满在尽自己的里阻止这莫萨人。乌梓在痛苦中闭上了双眼,他不想看见自己的族人被屠杀。


  乌梓用尽自己的力量对抗着斑格人的萨满。出去对长者和萨满的尊敬,他们的士兵没有对乌梓出手。趁着这点机会,乌梓从斑格萨满的手中撕开了一个缺口。然后,一切在忽然间停止。


  一名莫萨少年的脚掌已经踏上了新土地。愤怒嘶吼着的斑格人也无法阻止他们。乌梓满意的闭上了双眼。他看见了嘶吼的斑格人,他看见了恐惧的背叛者,他看见了天空之中火红色的群星落下。


  那是,天火临世

礼服疯子

一条命的猫

  咱,是只猫,九条命的那种。不过说起来……咱的母上给咱讲过一个故事,咱只记下了一句话。


  “每只猫都有九条命,每只猫都是最后一条命。”


  母上说,每只猫会在出生前死四次,出生后死四次。每死一次,都能学会些东西。像跳跃,觅食之类的,都是咱死过一次才学会的。不过吧,咱有点不一样。


  咱学会了听人话!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咱就是学会了。咱在那些怪家伙身边知道了,他们叫人,咱叫猫。他们还讲了一个大城市,很美很厉害的大城市。


  咱决定去大城市!


  大城市真的很大,大到看不到边。当然也...

  咱,是只猫,九条命的那种。不过说起来……咱的母上给咱讲过一个故事,咱只记下了一句话。


  “每只猫都有九条命,每只猫都是最后一条命。”


  母上说,每只猫会在出生前死四次,出生后死四次。每死一次,都能学会些东西。像跳跃,觅食之类的,都是咱死过一次才学会的。不过吧,咱有点不一样。


  咱学会了听人话!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咱就是学会了。咱在那些怪家伙身边知道了,他们叫人,咱叫猫。他们还讲了一个大城市,很美很厉害的大城市。


  咱决定去大城市!


  大城市真的很大,大到看不到边。当然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他们用一个叫“电视”和一个叫“镜子”的东西来关咱的同类。不过电视里还有的像咱这样的,能听懂人话的,叫妖。所以,没错……


  唔姆,咱是猫妖!


  大城市真的很精彩。咱学会了很多,尤其是叫自己咱。咱真的很喜欢这么叫。当然,还有很多有趣的人,尤其是一个小丫头。咱当时几天没找见吃的,饿得头晕眼花的就进了她家。咱一下看见她肯定很害怕嘛,就“嗷呜”一声喊了出来,可咱没想到……


  她居然不害怕!!!


  她突然冲上来,把咱一把抓住。那个脸当时就在咱的身上蹭啊。咱想跑来着,可她问咱想不想吃鱼罐头。咱一下不怕了,那可是只有电视上看见过的美味啊。咱就等着她把鱼罐头拿出来,摆在咱面前。咱咽了咽口水,咱可是猫妖,区区鱼罐头,咱怎么能被诱惑。所以咱的选择当然是……


  鱼罐头真好吃喵!


  之后,她就成了咱的饲主。小丫头对咱挺好的,但就是平时不怎么开心。咱也没看见过她的爹妈几次。不过话说回来,好是好,但咱的肚腩可不是事啊。于是乎。


  咱逃跑了喵哈哈哈!!!


  感受着风吹过身边,咱咱是那样舒服。咱一路跑回了自己的小家,那可是一个咱拖了好远的小纸箱啊。等等,这这这——


  这只臭野猫是哪来的!


  咱的小家被一只不知道哪来的野猫占了。又脏又臭,咱可不认识她。于是咱冲了上去,要和她决一死战。咱可是猫妖,结果当然是……


  外面的世界好危险,咱再也不离家出走了喵啊啊啊!


  咱回到家紧紧缩在小丫头怀里,感受着她的温度。不过咱发现,小丫头是父母好像在她房间外面吵架。说着什么……“臭丫头,还不如不要了”之类的话。咱悄悄收回了因为紧张伸出的爪子,在小丫头怀里拱了拱身子。


  记住,咱是冷了。才不是想让小丫头抱得舒服点呢!


  那天之后不久,小丫头的爹妈居然要带她出去玩,还把咱缩在了家里。咱当然有办法溜出去,果断跟在了他们后面。


  咱是想要出去玩了,才不是关心她。


  咱看着她们把迷迷糊糊的小丫头留在了路边,转身就要走。咱突然明白了。什么带小丫头出来玩,他们就是不想要小丫头了。咱可气急了,上去就扒住了那两个混蛋。


  啧,混蛋打猫可真疼……


  咱愣是拽着他们,直到路过的小哥注意到了这边。幸好小哥也不笨,还能明白这是两个混蛋!那两个混蛋当时可慌了哈哈哈。咳咳……疯了一样想把咱甩下去,咳咳……不过啊,怎么可能。


  咱到底是猫妖啊喵哈哈……


  总之,咱撑着最后一口气,看见小哥拦下了他们,看见小丫头被一群不认识的人带走。他们身上有令人安心的味道啊。咱当时想,咱终于可以休息了,小丫头真不让人省心啊……


  你问咱为什么要救小丫头?咱也不知道喵。不过……也许是小丫头身上有令人喜欢的味道,也许是小丫头让人忍不住去照顾她,也许咱干脆就喜欢小丫头吧。唉,咱真想在听听母上讲的故事……


  “每一只猫,都有九条命。但每一只猫都是最后一条命。他们为了自己付出了八条命,把最后一条命留给了所爱之人。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把那条命留下,直到遇见所爱之人为止。”

  

礼服疯子

剑灵志

  我叫“云诀”,通俗的说,是个剑灵。


  其实剑灵和凡间故事里的根本就不一样。我们是剑外化生,凝而不散。我们可以自在云游,只要本体不坏,就没有限制。


  作为剑灵,我们同类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勾践不时回忆着当年,感慨自己也算跟了一个雄主,又说自己本体天天在博物馆里被人看,看的发毛。


  天问老是抱着一壶酒跟我们一起骂始皇帝。骂他没有大略,骂他识人不明,骂他祸害天下。每次都是他骂的最狠。但勾践悄悄和我们说,天问这是想他了。


  最奇葩的还是七星。她说曹老板抱着她本体把自己埋了,还不知道埋哪了。每天晚上她都梦见自己在死人旁边...

  我叫“云诀”,通俗的说,是个剑灵。


  其实剑灵和凡间故事里的根本就不一样。我们是剑外化生,凝而不散。我们可以自在云游,只要本体不坏,就没有限制。


  作为剑灵,我们同类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勾践不时回忆着当年,感慨自己也算跟了一个雄主,又说自己本体天天在博物馆里被人看,看的发毛。


  天问老是抱着一壶酒跟我们一起骂始皇帝。骂他没有大略,骂他识人不明,骂他祸害天下。每次都是他骂的最狠。但勾践悄悄和我们说,天问这是想他了。


  最奇葩的还是七星。她说曹老板抱着她本体把自己埋了,还不知道埋哪了。每天晚上她都梦见自己在死人旁边躺着,所以她只能选择到处去盗墓,都该有百来年了。


  我们里也不是没有不知来路的人。有把西洋长剑天天抱着自己看星星,有对无名双剑整日凑在一起秀恩爱。还有老大!她总是白衣飘飘,来去潇洒。但她很少说话。不过户起酒来比天问还疯。她从没给我们展示过本体,但七星说老大背着两把剑,一把布满裂痕,一把是断剑重铸。


  老大真的很厉害。我们这些剑灵住的地方都是她找的。她说这是炎黄遗产,遗世而独立。总之,在这里就没人找得到我们。


  不过说起来,没人知道老大到底是哪一把剑。七星说她在刘大耳身边见过老大,天问说他在扶苏身边见过老大,勾践说他在孔圣人身边见过老大。但是吧……他们都说不上老大是谁。


  勾践尝尝会跑来抱着我哭。他有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他喜欢老大。但他告诉我,老大的眼神是伤过心的眼神。


  呃……好吧,其实吧……我也喜欢老大。毕竟剑灵里女子本来就少,还是那些西洋剑为主。而那些西洋剑……要么脑子缺根筋,要么干脆就是暴力女。至于七星?说实话,我把她当哥们的。


  我一直觉得,想我们这些剑灵凑一块,每天打打游戏宅在家的生活也是很不错的。但……剑也是有寿命的。无尽时间之后,剑也会断裂,剑灵自然也会死去。就算重铸,就算再一次诞生了剑灵,也会失去一切记忆。


  老大向我们发来了葬礼的邀请。


  勾践低着头,一言不发。青莲低声哼着悲伤的小调,听的令人心烦。七星难得回来,但她也收齐了平日的嬉笑。天问还是抱着壶酒,但他这次一口也没喝。


  我翻了许久,找出来一身破烂的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大时穿的。


  老大那不大的小院里此时挤满了人。大家沉寂着,看着紧闭的房门,等待着老大。


  “吱呀!”小院的门缓缓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位身穿红色嫁衣的美人。等等……嫁衣!?我似乎受到雷击一般,怔怔的看着她。“怎么回事,老大要嫁人!嫁给谁?!”我相信那是我们所有人那一刻的想法。


  看着眼前一片呆滞,老大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居然笑了!连勾践也强打起精神,开了个玩笑。“老大,你要是在不想单身着死,要不考虑下我?”


  老大酝酿半天,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严厉的话。她干脆一转身,从屋里拿出两把剑来。


  她把一把扔给了我,另一把自己拿在手中。我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剑。剑刃上的痕迹可以明显看出它经过了重铸,剑身上刻着花鸟鱼虫。我缓缓看向剑柄,一面是“夏禹”,另一面是“云诀”。


  等等,云诀!我感觉自己的大脑霎时间一片空白。云诀……夏禹,怎么会是一把剑,我怎么会是夏禹!


  老大扬起了她手中的剑,剑柄上俨然刻着“轩辕”二字,剑身上是璀璨无比的日月星辰。那明晃晃的轩辕二字令人头晕,嘈杂的小院突然就安静了下了。


  老大就那样抚摸着手中长剑,过了半晌终于开口。


  “云诀……或者说夏禹。我知道你早已忘却,但……我还记得你啊。我们曾经相恋,你答应带我看遍人世繁华。可是……轩辕夏禹,夏禹轩辕。夏禹终究是副剑。在我们追随黄帝之时,你为我硬抗蚩尤,终于还是折断。”


  “你可曾想过,我们本就是恋人。就如干将莫邪,雌雄双股一般。你可能理解,我看你之时的心痛。在黄帝将你重铸之后,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我等待千年,终于等回了你。云诀,云下诀别。明明你告诉我要快乐,但没你我怎么可能就那样活下去!”


  轩辕的语气愈发激动,眼中已经附上一层水雾。大家就这样静静听完了轩辕的故事。没人想到原来老大就是传说中的轩辕,没人想到轩辕内心的痛苦,更没人想到轩辕会为了等待千年。


  我呆呆的望着轩辕剑身上的裂痕,无法想象这千年她经历了什么。我想劝她,想安慰她,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突然,我感到两片温软附上我的嘴唇。我下意识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只是想让她多留片刻。这一吻,不知道到底持续了多久。大家就那样看着我们,看着沐浴在微光下的我们。


  我感到了怀中佳人的缓缓消散,用尽力气想要留下她。但……生死是无法逆转的。终于,怀中佳人化为了星光,只在我耳边留下一句话。


  “对不起,本来应该瞒你一辈子的。原谅我的贪心,夏禹。”


  之后吧,剑灵里又多了一个疯子。有个叫七星的打家劫舍,挖坟盗墓,金铁之物凡是见到就拿个干净。有个叫云诀的,窝在山里天天打铁,也不知道在造什么。


  有人去问过勾践和天问,但他俩也不说。勾践总是幽幽的看向云诀的方向,最后轻轻叹一口气。天问则是喝一大口酒,然后发出带着几分心酸的笑声。


  他们说,剑总是固执的,认定的人,认定的事,一辈子也不会放弃。

洋矽
2019.11.29. 我来了...

2019.11.29.

我来了

抽空细化了之前画的立绘作业

2019.11.29.

我来了

抽空细化了之前画的立绘作业

礼服疯子

守护神

  某座咖啡馆中,一位女士正冲着电话那头骂骂咧咧的,引来无数人怒目而视。而她本人毫不自知,仍在兴奋的说着。


  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风吹过,轻轻叩响了大门。门外多了一位老人,他穿着传统且古朴的礼服,手上拿着一把老旧的手杖,从眉眼间可以看出无尽的时间。


  他的身形并不如何挺拔,但脸上始终带着几分淡淡的微笑。他带着几分让人无法辨别的神色走向了那位女士。


  “您好,小姐,打扰一下。”他很自然的坐在了女士对面:“我想请您听一个故事。”


  不知为何,女士下意识挂断了电话,呆呆的望着他:“啊……好,请说。”...


  某座咖啡馆中,一位女士正冲着电话那头骂骂咧咧的,引来无数人怒目而视。而她本人毫不自知,仍在兴奋的说着。


  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风吹过,轻轻叩响了大门。门外多了一位老人,他穿着传统且古朴的礼服,手上拿着一把老旧的手杖,从眉眼间可以看出无尽的时间。


  他的身形并不如何挺拔,但脸上始终带着几分淡淡的微笑。他带着几分让人无法辨别的神色走向了那位女士。


  “您好,小姐,打扰一下。”他很自然的坐在了女士对面:“我想请您听一个故事。”


  不知为何,女士下意识挂断了电话,呆呆的望着他:“啊……好,请说。”


  老人呵呵笑了几声,令她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幸好老人接下来的话语打断了沉寂。


  “谢谢您,我的女士。”老人顿了顿继续说到:“这是一个不算很久的故事,它只是源于人类诞生之前而已。”


  “其实,这个世界对人类并不是那么友好。当你们的先祖登上陆地之时,他们发现包围他们的是无尽的恶意。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就像思维一样永恒追随着他们。”


  “当然,这个世界也并不是那么糟糕。有些更为神奇的存在,祂们与你们的先祖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他们的守护神。守护神于人类而已就想灯塔于远洋者,祂们驱散了恶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就像你脑海中的耶稣,来源于黄金土地的伊芙利特,乃至古老东方的神秘巨龙,祂们都是守护神,时刻注视着自己所守护的人。”


  “祂们是仁慈的。祂们为人类驱散了恶意的包围。但祂们也是生命,也会愤怒。当你行善时,他们获得力量;当你做出令祂们不满的事时,祂们也会愤怒。”


  “神的仁慈不是无限的。当祂们对所守护者感到不耐,厌烦时,祂们会选择离开。而失去守护神的人类,将会被等待已久的恶意再次包围。”


  “被恶意围住,那么前路只剩下了死亡。”


  当这并不算长的故事结束后,老人眨了一下眼。他的双眼中似乎闪现着无尽的风。


  对面的女士盯着老人不敢说话,但内心中的恐惧让她选择相信直觉。她像飞一样冲出了咖啡馆。


  当然,慌张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当她离开时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看着女士离开的方向,老人摇了摇头。祂打了一个响指,一阵风吹过,一切继续开始运行。只是没有人看到祂嘴角勾起的诡异弧度。


  突然,众人发现老人和女士似乎都已经离开。他们还处在恍惚之中。只是有人指向了窗外,脸上的表情充斥着惊恐。


  方才的女士瘫倒在地上。她的身上还压着一辆汽车。鲜血从她胸口的凹陷和嘴角不断流出,在地面上凝聚成一个诡异的图案。


  那个图案畸形且可怖。只是不知为何,令人一看就可以辨认出,它代表着风。在那无数诡异旋转的中心,隐约有几个难以辨析的字迹。


  “守护神注视着你”

礼服疯子

  第一次看见浔,是在江南。南仓匪寨一百二十七人劫杀我,却被路过的少女用一颗石子杀了三十一个。浔本不回出手的,但领头的那个居然想调戏她。他的尸体……就像被泼出的染料。

 

  看着她,我做了一个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决定:“请收我为徒!”她拿着伞歪头看我半晌,蹦出两个字来:“好……啊?”

  

  那天之后,我把这事传回了家。听送话的下人说,爹很生气,差一点就要拿剑来追我了。没办法,让天下人知道归剑山少山主和个不知来路的女人跑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浔总是在发呆。她每次发呆都望着天上望的出...

  第一次看见浔,是在江南。南仓匪寨一百二十七人劫杀我,却被路过的少女用一颗石子杀了三十一个。浔本不回出手的,但领头的那个居然想调戏她。他的尸体……就像被泼出的染料。

 

  看着她,我做了一个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决定:“请收我为徒!”她拿着伞歪头看我半晌,蹦出两个字来:“好……啊?”

  

  那天之后,我把这事传回了家。听送话的下人说,爹很生气,差一点就要拿剑来追我了。没办法,让天下人知道归剑山少山主和个不知来路的女人跑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浔总是在发呆。她每次发呆都望着天上望的出神。浔很少说话,也不理人。她为数不多的几句话,无非是和我说清楚她叫浔,还让我没事别多嘴。

 

  浔很喜欢白衣。我陪她走了三月有余,她永远是那一身白衣。一袭白裙,裙角上缀满星点。她手中总拿着一把普普通通的油纸伞,只是伞柄上挂着个星星。我借来看了许久也没看出是什么雕的。

 

  浔的功夫很怪。她让我若是无事也可唤她摘星。她的功夫颇似那凡俗间流传的控鹤擒龙,又带着几分少林寺摔碑手的味道。普普通通的一颗石子在她手中几可断金碎玉,一里之内无人可近。她说这门功夫就叫摘星,她这才小成。若真想祖师爷那样练到了化境,便可手摘星辰。

 

  浔总是笑着。她说她一生最爱三件事:“观星,发呆和笑。”只是又是她着实不怎么靠谱。她说带我去剿匪。三十六路大匪我们招惹了三十五路。最后被三百多人追了半里。这倒还好,只是她跑一半突然发了呆,我一个人那把剑硬撑了半个时辰。

 

  等她醒来,看着都成了个血人的我,她突然笑了。看着她,我也笑了。然后我就晕了过去。我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这世间再无三十六路大匪。

 

  说来可笑,若是无最后那桩事,就算我和浔走的再就,怕也是不知道她的师门。每当我问起时,她只是笑着摇摇头,也不说话。

 

  也许……我和浔本不该相遇。那些所谓“名门正派”顺着我找上了她。还是在江南,我们被围在不知名的小镇里。

 

  我在围住我们的人群里看见很多熟人。我看见爹,归剑山山主陆天行;我看见北方无极,北胜北齐天;我还看见我和浔曾救下的小和尚,为了救他浔差点落入匪寨的陷阱。

 

  他们指着浔,说浔是摘星楼楼主。说摘星楼是邪教。说浔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教教主。

 

  浔笑了,我第一次见她冷笑。浔没有理他们,只是转头问我:“信我吗?”

 

  我沉默了,只能向外望去。我看见了一脸自信的爹;看见了低首不语的小和尚;看见了水中灰头土脸的自己。最后,我看见浔闪亮的眸子。

 

  我还是没有说话。但浔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她拿出那把油纸伞来,伞柄一转,抽出一把剑来。一手执伞,一手握剑。白衣少女就那么站着。

 

  不知他们打了多久。爹的剑折了,北齐天的棍断了,小和尚的头颅早不知飞去哪里。那些“名门正派”死的死,跑的跑,倒是一个不剩。

 

  浔倒在我怀里,她第一次如此失态。她最喜欢的油纸伞断了,她的白衣第一次染上尘土,她第一次同我说那么多话。

 

  她教会了我摘星手,她给我讲了摘星楼的故事,她让我喊她阿浔。我陪她看满天星子一颗颗熄灭,伴随着她眸子里的光。

 

  我听着浔逐渐微弱的声音,想起了很多。江南初识,也许是我心动,但她又何尝未曾心动。面对正派之围,我心底藏的那些,又何尝不知。

 

  浔合上了眼,一如江南初识,那美人一般。看着她伞上的挂坠,我想起了几日之前。也许是早已算到这个结局,她和我说了她的些许故事。

 

  她说她做过坏人,她说她只想看天下无乱。她说她摘星一生,她说她想摘星辰。她说她四方行走,她说她只想看梨花遍山。

 

  她说,她一生只爱一人。始于江南,不知何处而止。


  那之后,归剑山少山主陆子期之名,传遍天下。他一人斩了摘星邪楼楼主,改归剑山为星熄阁,在归剑山上种满梨花,镇守天下。

 

后来,星熄阁阁主非白衣不穿,外出更是必带一把油纸伞。最为奇异的,他腰间永远有两个看不出材质的星星挂着。

 

  这篇是摘星(就是阿浔) @摘星 的故事啊(所以每一个人的都在努力了)

礼服疯子

失梦

  我发现自己最近失去了梦境。我可以确信,不是没有做梦,不是无法记忆,而是切切实实失去了梦境。


  这令我十分害怕。我记忆中家乡的古老传说一直影响着我:“只有死人和将死之人,才会失去梦境”于是乎,我觉得去寻找我的梦境。


  我找到了在梦境中最常出现的小路。它无数次出现在我们梦中,现在我对梦境失去前最后的记忆也是它。


  这条小路今天一反常态的十分寂静,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明明很短的小路却似乎在我的脚下无限延伸,直到地平线的那头。


  我注意到,小路的尽头似乎有什么在蠕动着。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一步一步向...

  我发现自己最近失去了梦境。我可以确信,不是没有做梦,不是无法记忆,而是切切实实失去了梦境。

  这令我十分害怕。我记忆中家乡的古老传说一直影响着我:“只有死人和将死之人,才会失去梦境”于是乎,我觉得去寻找我的梦境。

  我找到了在梦境中最常出现的小路。它无数次出现在我们梦中,现在我对梦境失去前最后的记忆也是它。

  这条小路今天一反常态的十分寂静,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明明很短的小路却似乎在我的脚下无限延伸,直到地平线的那头。

  我注意到,小路的尽头似乎有什么在蠕动着。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云层之上,有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惧挥舞着触手,遮蔽了阳光。

  几分钟就可以走完的小路已经被我走了将近一刻钟。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坚持。突然,我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蠕动的声音。一个转头,那里已经多出来一个小巷。

  我的恐惧几近爆发。祂不应该在那里,但祂应该在那里。不止为何,我一步步迈进了小巷里。

  小巷里只有一丝微弱的光芒,在我视线不可及的地方似乎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在活动着。路的尽头是一片黑暗,什么也无法触及。也许是我的错觉,小巷的地面在不断的颤抖。

  慢慢的,黑暗临近。蓦地,我感觉到了什么。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诡异涌上了我的心头。我转身想跑,却发现自己在此刻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我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步迈进了黑暗中。那根本不是因为无光,那黑暗本就是光!黑暗的中心是一块奇异的石头。我认出了它,那是报纸上登记过的偏方八面体水晶。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拿起了它。然后,小巷的两头突然封闭。天空中那不可名状的恐惧似乎将祂的触手伸出。我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无形的存在拖拽上了天空,看着他哭喊。却无能为力。

  突然,就像电影的卡顿。一切猛然停止,然后开始疯狂倒退,一直退至我刚出门的画面。那一刻,我感觉到了,还有很多个“我”和我一样。他们也在注视着这个画面,他们也在恐惧和绝望中陪我注视。他们和我一样无能为力……

  我从未失去梦境……只是……永远迷失在了梦境里……

 

赤凛

【COS试妆】弹丸论破——江之岛盾子

“绝对的绝望是不会被战胜的”

【COS试妆】弹丸论破——江之岛盾子

“绝对的绝望是不会被战胜的”

礼服疯子

算死

  老头是个算命的,他给人算了一辈子的命。这小地方的人不知道他打哪来,起初还挺欢迎他的。


  但不久,据说是老头给自己算了一卦,接着就立了个规矩:算死不算生。这一下,老头落了个百家嫌。


  若老头安安稳稳倒也没事,但他总是上门算命。进门就是一句:“你死的不安生。”试问,谁会不讨厌他。


  日子长了,也没人在意老头到底会不会算命。老头算的再准,他们也只会当机缘巧合,甚至是老头自己干的。


  说起来,老头一生也没什么爱好,唯独这一个酒喝了半辈子。镇上有个酒庄,老板有个小女儿。她看老头可怜,也就给老头送...

  老头是个算命的,他给人算了一辈子的命。这小地方的人不知道他打哪来,起初还挺欢迎他的。


  但不久,据说是老头给自己算了一卦,接着就立了个规矩:算死不算生。这一下,老头落了个百家嫌。

  

  若老头安安稳稳倒也没事,但他总是上门算命。进门就是一句:“你死的不安生。”试问,谁会不讨厌他。


  日子长了,也没人在意老头到底会不会算命。老头算的再准,他们也只会当机缘巧合,甚至是老头自己干的。


  说起来,老头一生也没什么爱好,唯独这一个酒喝了半辈子。镇上有个酒庄,老板有个小女儿。她看老头可怜,也就给老头送了瓶酒。


  老头抱着那瓶酒喝了一天,那姑娘也陪老头坐了一天。老头看着不远的夕阳,突然开口:“丫头,我给你算一卦吧。”


  姑娘愣了一下,嫣然一笑:“好啊。”老头拿起她的手盯了半天,声音颤抖着开口:“女娃娃,你……你后半生过的可好咯!”


  老头颤颤巍巍的起身,向着落日走去。不知怎的,那姑娘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你真的给自己算了一卦吗?”


  老头笑了,笑得很凄凉:“小老儿的当年就不该算。这天命本就不该算死。算了就妄图改命,可这命……改不得哟……”说着说着,老头流下了两行浊泪,哽咽的说不下去。


  有人悄悄问老头到底算出了什么,老头说有大蛇要成妖,要么他死要么这镇上人死。他们都不信,都说这是老头往自己脸上贴金。


  第二天,老头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身道袍,一把木剑。提着个空酒罐子就上了山。三里路不到,老头走了整整一天。他们都说老头这是喝醉了。


  那天晚上,镇上又是打雷又是刮风。老头住过的房子被劈了个稀巴烂,他们都说这是报应。


  第二天,老头死了。打猎的在山道上看见了老头,那时老头还有半口气。他旁边躺着一条大蛇。说也奇怪,那木剑竟直直插进了大蛇的头盖骨里。


  老头本不该死的。但也许是鬼迷心窍,镇上的人说大蛇是要成龙的,是老头阻了大蛇的道。他们把老头活生生打死在山道上,把大蛇拖回了村。


  老头一死,骂他的人更多了。没有人还记得老头说自己算的那一卦。到最后,也没人在意老头到底会不会算卦,他们只是在骂老头而已。


  渐渐的,骂着骂着,老头也就被遗忘了。没有人还记得他,或者也许会有,但睡会在意呢……


  之后不久,也就三年。那个村子变成了荒村。据说是有大妖出没,屠了全村。除了酒庄老板一家恰好外出,无一幸免。

礼服疯子

江湖

  山道中,剑客和刀客相遇了。


  剑客没有说话,微微俯身,一只手早已搭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剑。


  刀客也不准备说话。弓起身子,双手已然握紧刀把,下一刻就可斩出。


  一阵轻风吹过,掀起几片落叶,月光突然那样晃眼。刀客惊觉,那是剑芒。


  他一个闪身,堪堪躲过这一剑。接着手中刀锋一转,猛地向上抬起。凌空的剑客心一横,向刀客身子冲去。躲过环刀,挥剑看向刀客。


  刀客向后退一步,剑客还是斩空了。两人就那样站在两边对峙。


  刀客突然抬起环刀,摆了个奇怪的架势。环刀逆锋提起,与额头...

  山道中,剑客和刀客相遇了。


  剑客没有说话,微微俯身,一只手早已搭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剑。


  刀客也不准备说话。弓起身子,双手已然握紧刀把,下一刻就可斩出。


  一阵轻风吹过,掀起几片落叶,月光突然那样晃眼。刀客惊觉,那是剑芒。


  他一个闪身,堪堪躲过这一剑。接着手中刀锋一转,猛地向上抬起。凌空的剑客心一横,向刀客身子冲去。躲过环刀,挥剑看向刀客。


  刀客向后退一步,剑客还是斩空了。两人就那样站在两边对峙。


  刀客突然抬起环刀,摆了个奇怪的架势。环刀逆锋提起,与额头平行。


  剑客也凝重起来,长剑在身旁挑出无数剑花。蓦然一停,长剑在半空嗡嗡不止。


  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招。


  刀客向前冲去,铁环撞击声交响不断。剑客俯身前斩,在夜色中留下剑鸣不断。


  金铁交击之声响起,一朵血花在半空中绽放。剑客瘫倒在地,刀客拄着环刀勉强站立。


  不知过了多久,刀客的身子倒下。剑客长出了一口气,撑起身子拿了刀客的钱袋,晃晃悠悠的向山外走去。


  剑客不是个坏人,刀客也不是个坏人。剑客不是个好人,刀客也不是个好人。剑客不认识刀客,刀客也不认识剑客。


  剑客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刀客。也许是刀剑交击让他起了杀心。又或者……


  这便是江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