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求作曲

61浏览    32参与
是阿聂吖

『晓薛同人曲』是非

『晓薛同人曲』是非

作词:阿聂

义城的白雾茫茫

恰似谁眼眸

眼中是血泪两行

痛斥谁的过往

满身罪

仍仰望星光

却片片破碎在身旁

几丈微光

错认成了太阳

濒临癫狂

白雾后

是风清月朗

星辰照世间万千

有谁怜

是嗜糖取命

断指虎牙少年

清风拂柳踏雪归

闻霜华悲鸣

胜负的定局已出

嗤笑谁的胆怯

遍体伤

断手握碎糖

却嘶吼守执念不放

几丈微光

错当成了星光

临死狂妄

白绸后

是满天星辰

汇聚成了梦一场

断指后

是撕心裂肺

叫嚣着是与非

是谁的清风

送来了谁的梦...

『晓薛同人曲』是非

作词:阿聂

义城的白雾茫茫

恰似谁眼眸

眼中是血泪两行

痛斥谁的过往

满身罪

仍仰望星光

却片片破碎在身旁

几丈微光

错认成了太阳

濒临癫狂

白雾后

是风清月朗

星辰照世间万千

有谁怜

是嗜糖取命

断指虎牙少年

清风拂柳踏雪归

闻霜华悲鸣

胜负的定局已出

嗤笑谁的胆怯

遍体伤

断手握碎糖

却嘶吼守执念不放

几丈微光

错当成了星光

临死狂妄

白绸后

是满天星辰

汇聚成了梦一场

断指后

是撕心裂肺

叫嚣着是与非

是谁的清风

送来了谁的梦

是谁的明月

照亮了睡得路

非执念不放

只因情愫暗生

非贪恋温存

只因梦境沉沦

是痛非悔

是醉非醉

是谁的笑

谁低声地叹

是谁在迷雾后

守望着谁醒来

谁低吟

笑容温暖

轻声地唤

阿洋

谁浅唱

泪水慢淌

哽咽失声

道长

阿洋莫怕

我会给你糖

只是没有

道长给的甜了

阿洋莫怕

我在你身旁

陪你去找

唤你的道长

不在乎是与非

不在乎错与对

不在乎流言

不在乎蜚语

清风送来了梦

明月照亮了路

愿你与道长

一起携手

一起前走

Blue Ink Krystal
好久没有写过这样的自己看着顺眼...

好久没有写过这样的自己看着顺眼的词了……
《你我》
词:胜木青汩
卸去伪装 穿上华丽衣裳
去赴宴 奔赴舞会现场
善意的微笑那么假 却被疯狂哄抢
我在一旁遭受冷场
画上浓妆 穿上朴素衣裳
去广场 听那人群喧嚷
真心的欢笑多美妙 却把我们隐藏
看不到彼此的目光

啊 长街尽头的戏 踏碎多少人惬意的梦境
不敢多期许 生怕要求太多 忽然惊醒
啊 天边最美的云 安躺无数的独行的旅人
请为他们打开一扇通往桃源的门

你与我都化作一缕云烟太过淡漠
不知所措 走了又停都看到些什么
笑与哭都化作一叶孤舟随意漂泊
假装沉默 竭力压抑住心中的烈火
我完美演绎 你巧妙配合
无视彼此的眼神 却惊慌失措
我刻意闪躲 你穷追不舍
我违背自己心意 含着泪逃脱

卸...

好久没有写过这样的自己看着顺眼的词了……
《你我》
词:胜木青汩
卸去伪装 穿上华丽衣裳
去赴宴 奔赴舞会现场
善意的微笑那么假 却被疯狂哄抢
我在一旁遭受冷场
画上浓妆 穿上朴素衣裳
去广场 听那人群喧嚷
真心的欢笑多美妙 却把我们隐藏
看不到彼此的目光

啊 长街尽头的戏 踏碎多少人惬意的梦境
不敢多期许 生怕要求太多 忽然惊醒
啊 天边最美的云 安躺无数的独行的旅人
请为他们打开一扇通往桃源的门

你与我都化作一缕云烟太过淡漠
不知所措 走了又停都看到些什么
笑与哭都化作一叶孤舟随意漂泊
假装沉默 竭力压抑住心中的烈火
我完美演绎 你巧妙配合
无视彼此的眼神 却惊慌失措
我刻意闪躲 你穷追不舍
我违背自己心意 含着泪逃脱

卸去伪装 穿上华丽衣裳
去赴宴 奔赴舞会现场
善意的微笑那么假 却被疯狂哄抢
我在一旁遭受冷场
画上浓妆 穿上朴素衣裳
去广场 听那人群喧嚷
真心的欢笑多美妙 却把我们隐藏
看不到彼此的目光

啊 长街尽头的戏 踏碎多少人惬意的梦境
不敢多期许 生怕要求太多 忽然惊醒
啊 天边最美的云 安躺无数的独行的旅人
请为他们打开一扇通往桃源的门

你与我都化作一缕云烟太过淡漠
不知所措 走了又停都看到些什么
笑与哭都化作一叶孤舟随意漂泊
假装沉默 竭力压抑住心中的烈火
我完美演绎 你巧妙配合
无视彼此的眼神 却惊慌失措
我刻意闪躲 你穷追不舍
我违背自己心意 含着泪逃脱

啊 有始无终 啊 多想与世无争
啊 善始善终
只因悲剧的结尾 不够美 不够朦胧
沦陷的梦 仿似竹影织就的囚笼
卑微的你我 可否来世再相逢

Blue Ink Krystal
《空白》詞:勝木青汩在我昨夜的...

《空白》
詞:勝木青汩
在我昨夜的夢中 一如既往的無人問候
寒暄也罷 至少能夠有最後的感動
在我昨夜的夢中 好戲散場人們都遠走
毫不留戀 哪怕給予一秒鐘的回眸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杏花微雨一場
秋千盪漾 夜風微涼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泛舟尋我的你
舟船搖晃 漣漪幾行

總有些塵埃 散了又來
總有些告白 難以坦白
竹影映入軒窗 畫卷上為你而留白
總有些偏愛 愈遠愈愛
總有些空白 依舊空白
月色溫柔輕吻 回憶中消逝的蒼白

在我昨夜的夢中 一如既往的無人問候
寒暄也罷 至少能夠有最後的感動
在我昨夜的夢中 好戲散場人們都遠走
毫不留戀 哪怕給予一秒鐘的回眸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杏花微雨一場
秋千盪漾 夜風微涼
忘了...

《空白》
詞:勝木青汩
在我昨夜的夢中 一如既往的無人問候
寒暄也罷 至少能夠有最後的感動
在我昨夜的夢中 好戲散場人們都遠走
毫不留戀 哪怕給予一秒鐘的回眸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杏花微雨一場
秋千盪漾 夜風微涼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泛舟尋我的你
舟船搖晃 漣漪幾行

總有些塵埃 散了又來
總有些告白 難以坦白
竹影映入軒窗 畫卷上為你而留白
總有些偏愛 愈遠愈愛
總有些空白 依舊空白
月色溫柔輕吻 回憶中消逝的蒼白

在我昨夜的夢中 一如既往的無人問候
寒暄也罷 至少能夠有最後的感動
在我昨夜的夢中 好戲散場人們都遠走
毫不留戀 哪怕給予一秒鐘的回眸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杏花微雨一場
秋千盪漾 夜風微涼
忘了過往忘不了傷
忘不掉那年泛舟尋我的你
舟船搖晃 漣漪幾行

總有些塵埃 散了又來
總有些告白 難以坦白
竹影映入軒窗 畫卷上為你而留白
總有些偏愛 愈遠愈愛
總有些空白 依舊空白
月色溫柔輕吻 回憶中消逝的蒼白

所有的愛 都不能重來
或許也不曾留過空白
匆匆掠過 回憶早已被陌生面孔填滿
回頭再看 距離那麼遠
或許也不曾靠近一點
夢中充滿妄想的戲 自導自演
臺下無人好奇結局 早已離散

總有些塵埃 散了又來
總有些告白 難以坦白
竹影映入軒窗 畫卷上為你而留白
總有些偏愛 愈遠愈愛
總有些空白 依舊空白
月色溫柔輕吻 回憶中消逝的蒼白

如果有天 你若从夢中醒來
我會一直為你 保留我心頭那一片空白

Blue Ink Krystal
《备胎爱情故事》词:胜木青汩你...

《备胎爱情故事》
词:胜木青汩
你从我身边走过
从来不回头
你认真凝视的双眸
从未为我凝眸
你冰凉的指尖哪怕有温柔
从来也不属于我
七情六欲 太过单薄
我从你身边走过
静悄悄回头
我所有看过的小说
你都曾为之动容
我温润的指尖积攒了温柔
你却也不会接受
一厢情愿 心已残破

我知道我所想要
不过是相视一笑
可我 伤心太深 难以微笑
或是假笑
我知道你所想要
不过是越远越好
于是 心灰意冷 飞速逃跑
而你 不需要我 随手一抛

你从我身边走过
从来不回头
你认真凝视的双眸
从未为我凝眸
你冰凉的指尖哪怕有温柔
从来也不属于我
七情六欲 太过单薄
我从你身边走过
静悄悄回头
我所有看过的小说
你都曾为之动容
我温润的指尖积攒了温柔
你却也不会接受
一厢情愿 心已残破...

《备胎爱情故事》
词:胜木青汩
你从我身边走过
从来不回头
你认真凝视的双眸
从未为我凝眸
你冰凉的指尖哪怕有温柔
从来也不属于我
七情六欲 太过单薄
我从你身边走过
静悄悄回头
我所有看过的小说
你都曾为之动容
我温润的指尖积攒了温柔
你却也不会接受
一厢情愿 心已残破

我知道我所想要
不过是相视一笑
可我 伤心太深 难以微笑
或是假笑
我知道你所想要
不过是越远越好
于是 心灰意冷 飞速逃跑
而你 不需要我 随手一抛

你从我身边走过
从来不回头
你认真凝视的双眸
从未为我凝眸
你冰凉的指尖哪怕有温柔
从来也不属于我
七情六欲 太过单薄
我从你身边走过
静悄悄回头
我所有看过的小说
你都曾为之动容
我温润的指尖积攒了温柔
你却也不会接受
一厢情愿 心已残破

我知道我所想要
不过是相视一笑
可我 伤心太深 难以微笑
或是假笑
我知道你所想要
不过是越远越好
于是 心灰意冷 飞速逃跑
而你 不需要我 随手一抛

我就像是无名布偶
安躺在无名角落
你厌弃了就丢掉
想起了就再寻找
我就像是破旧衬衫
散落在抽屉里面
你嫌旧了就扔掉
可你想起那段回忆 又忽然想念
但为时已晚

你从我身边走过 却停步驻足
我从你身边走过 决不回头
你拉住我的手对我说你会倾注所有温柔
我挣开你温暖的手 却冷漠回眸
就像当时欺骗我的你 总令我落寞
所有爱恨情仇我会一一奉送


Blue Ink Krystal

◇首先,我写这首词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其次,短是没毛病的,但绝对不是因为懒或者是没得写。
♢还有,最近觉得需要静一静,于是就写了这么一首词,再加上咳嗽得厉害,没心情。
◇最后,或许我是在写自己的心声。

《白勺的》
词:胜木青汩
若要 远远的离去
可否 留一丝期许
如今穷途末路 只等一场日出
再将漫天繁星细细地数
让明天的谎言 难以成真
让薄情的江水 牵不走人
总是害怕离分 只因早已沉沦
爱你入骨 难舍难分
缘起本就是大梦一场
爱若认真便输在开场
缘随风飞去匆匆离场
爱本就是苍白的戏一场

我用今生错了一遍又一遍
蹉跎光年弥散在眼前
才流放经年
我用此生爱你一遍又一遍
勾销一笔爱恨的句点
也轻柔如线
爱若到达极...

◇首先,我写这首词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其次,短是没毛病的,但绝对不是因为懒或者是没得写。
♢还有,最近觉得需要静一静,于是就写了这么一首词,再加上咳嗽得厉害,没心情。
◇最后,或许我是在写自己的心声。

《白勺的》
词:胜木青汩
若要 远远的离去
可否 留一丝期许
如今穷途末路 只等一场日出
再将漫天繁星细细地数
让明天的谎言 难以成真
让薄情的江水 牵不走人
总是害怕离分 只因早已沉沦
爱你入骨 难舍难分
缘起本就是大梦一场
爱若认真便输在开场
缘随风飞去匆匆离场
爱本就是苍白的戏一场

我用今生错了一遍又一遍
蹉跎光年弥散在眼前
才流放经年
我用此生爱你一遍又一遍
勾销一笔爱恨的句点
也轻柔如线
爱若到达极点 是否也改头换面
沦落为疯癫

Blue Ink Krystal
《当春风吹落秋叶》词:胜木青汩...

《当春风吹落秋叶》
词:胜木青汩
如果偏要错过 也来不及回眸
春风吹落秋叶 冬又为谁守候
白色霜血红色泪 雪铺满无人门口
轻叩柴扉 枯瘦冰凉的手
抚摸着温热的心头
冰凌凋落 落地片刻粉碎了温柔
梦醒后发觉你不在左右
沉默中 仿佛有温柔花火 细碎地闪烁
落叶拂去轮回的夜与昼
又在青瓦上掳走春与秋
山盟海誓 在泡影里散落堆成一个个小沙丘

尘香散尽灯下一缕光 是醉意参不透的迷茫
偶然提笔凝墨中生香 笔底勾勒现实的悲凉
温柔尽头是冷冰冰的深秋
寒雪隆冬使得江水不再流
恍然间是你与我 泛那一叶孤舟

如果偏要错过 也来不及回眸
春风吹落秋叶 冬又为谁守候
白色霜血红色泪 雪铺满无人门口
轻叩柴扉 枯瘦冰凉的手
抚摸着温热的心头
冰凌凋落...

《当春风吹落秋叶》
词:胜木青汩
如果偏要错过 也来不及回眸
春风吹落秋叶 冬又为谁守候
白色霜血红色泪 雪铺满无人门口
轻叩柴扉 枯瘦冰凉的手
抚摸着温热的心头
冰凌凋落 落地片刻粉碎了温柔
梦醒后发觉你不在左右
沉默中 仿佛有温柔花火 细碎地闪烁
落叶拂去轮回的夜与昼
又在青瓦上掳走春与秋
山盟海誓 在泡影里散落堆成一个个小沙丘

尘香散尽灯下一缕光 是醉意参不透的迷茫
偶然提笔凝墨中生香 笔底勾勒现实的悲凉
温柔尽头是冷冰冰的深秋
寒雪隆冬使得江水不再流
恍然间是你与我 泛那一叶孤舟

如果偏要错过 也来不及回眸
春风吹落秋叶 冬又为谁守候
白色霜血红色泪 雪铺满无人门口
轻叩柴扉 枯瘦冰凉的手
抚摸着温热的心头
冰凌凋落 落地片刻粉碎了温柔
梦醒后发觉你不在左右
沉默中 仿佛有温柔花火 细碎地闪烁
落叶拂去轮回的夜与昼
又在青瓦上掳走春与秋
山盟海誓 在泡影里散落堆成一个个小沙丘

尘香散尽灯下一缕光 是醉意参不透的迷茫
偶然提笔凝墨中生香 笔底勾勒现实的悲凉
温柔尽头是冷冰冰的深秋
寒雪隆冬使得江水不再流
恍然间是你与我 泛一叶孤舟
恍然间是你与我 泛那一叶孤舟

必将错过 无暇回眸
春风吹落残叶 冬为谁守候
红色霜血红色泪 雪铺满无人街头
轻抚砖瓦 握住你冰凉的手
梦醒后发觉凋零的梦被拷上枷锁
仿佛有温柔花火 绚烂闪烁
拂去轮回的夜与昼 掳走虚幻的春与秋
山盟海誓 被风吹散 聚成几个沙丘

Blue Ink Krystal
《忘了我吧》词:胜木青汩A:世...

《忘了我吧》
词:胜木青汩
A:
世界之大 江山之广 需放眼去望
檐上烽火 池中杀伐 兵戈与乱象
B:
世界之小 江山至上 从来难权衡
檐下微雨 夤夜灯火 难眠时骤冷
A:
那一段时光 我曾有 你曾有
不曾有 战火与争斗(B:只需未雨绸缪)
仍记那时欲览明月执手且登楼
览明月 揽你入我怀中 暗香轻嗅
B:
览明月 望尽大江尽头 舟船东流

A:
风雨飘摇萧索几番
雨水冲淡血色顷刻蔓延
望辽阔江山忘却那人眉眼
情浓至深 进退两难
B:
江山社稷该是答案
此刻君不需再进退两难
舍十丈软红忘却灯影阑珊
应执长剑 杀伐决断
A:
千家灯火 万家锦绣 还不是玩笑一场
此生此世 守着什么 谁未尝迷茫
B:
千家灯火 万家锦绣 远胜于风花雪月一场
此生此世 守着天...

《忘了我吧》
词:胜木青汩
A:
世界之大 江山之广 需放眼去望
檐上烽火 池中杀伐 兵戈与乱象
B:
世界之小 江山至上 从来难权衡
檐下微雨 夤夜灯火 难眠时骤冷
A:
那一段时光 我曾有 你曾有
不曾有 战火与争斗(B:只需未雨绸缪)
仍记那时欲览明月执手且登楼
览明月 揽你入我怀中 暗香轻嗅
B:
览明月 望尽大江尽头 舟船东流

A:
风雨飘摇萧索几番
雨水冲淡血色顷刻蔓延
望辽阔江山忘却那人眉眼
情浓至深 进退两难
B:
江山社稷该是答案
此刻君不需再进退两难
舍十丈软红忘却灯影阑珊
应执长剑 杀伐决断
A:
千家灯火 万家锦绣 还不是玩笑一场
此生此世 守着什么 谁未尝迷茫
B:
千家灯火 万家锦绣 远胜于风花雪月一场
此生此世 守着天下 君洒热血于战场
忘了我 记得千年的邂逅 易逝易殇

A:
绸制锦帐 红纱摇晃 映你旧容颜
枝头化蝶 烛光摇曳 此生难再见
B:
翻云覆雨 与君欢好 那一段年月
今日永诀 两两相忘 此生难赴约
A:
这一段时光 难再有 不再有
却总有 战马的嘶吼(B:不需瞻前顾后)时至今日欲览明月孤身且登楼
览明月 揽住空气一抔 才得明眸
B:
览明月 看破红尘尽头 我为你守候

B:
谁用胭脂粉饰谗言
不必为你我的过往吊唁
望千百波澜忘却残破诗篇
情浓再深 难敌经年
A:
酒香入喉泪水飘散
此生长路已尽不再羁绊
舍十丈软红忘却唇红似焰
平天下乱 烟消云散
合:
消失不见 如梦似幻
A:
烟云缱绻 云卷云舒 不过是皓月出岫
此生此世 恋着什么 谁可曾清楚
B:
烟云缱绻 浮华半生 远不比与君互诉情浓
此生此世 念着天下 与君暂别于秋冬
记得我 如若千年后相逢 含泪轻拥

千家灯火 万家锦绣 远胜于风花雪月一场
忘了我 记得千年的邂逅 易逝易殇
忘了我 梦见千年后邂逅

故事背景:
皇帝养了一个男宠,以至于不近女色,一直未有子嗣,恰逢外族来犯,战败后有大臣合伙挑唆皇帝,说就是因为男宠让皇帝无心家国大事,皇帝起初不信,还责罚了这几个大臣,但后来他身边的太监被大臣们买通,陷害男宠给皇帝下了药,让皇帝神魂颠倒。皇帝没信,但是对男宠也不再那么信任。后来,太监故技重施,被前来面见的皇后抓了个正着。东窗事发,皇帝为了安抚人心,避免朝局动荡,只好狠心杀了男宠,赐男宠毒酒一杯,男宠临死前对皇帝说了一句话:“忘了我吧。”皇帝悲痛欲绝,郁郁寡欢,不久病逝。

Blue Ink Krystal
呃……好久没写,大概我现在的感...

呃……好久没写,大概我现在的感觉就像这首歌词吧…………
《霜满墙》
词:胜木青汩
何为依靠 是满地的霜 还是雪白的墙
都一如既往冰冰凉凉
目空一切 也包括过往 还有百孔千疮
都不知不觉浮现回荡
布满墙的霜 被淡忘 太孤傲
霜吞噬的墙 被隐藏 快疯掉
绑架我灵魂的人 会是你吗
把我的情感窃取的人 应该也是你吧
戏谑的笑容 闪着轻蔑的眼眸
不服帖的头发 水珠滴滴答答

谁都不愿在感情中太狼狈
相互映衬着彼此的虚伪
轻易流泪 却难以颓废
你不需要我这种人来辨你真伪
真情或假意在粉身碎骨面前全部都太卑微
我用力拽住的什么 是你的错 却要我颔首低眉
苦苦哀求着谁 求一个有名称谓
你声线 多刺耳尖锐

何为依靠 是满地的霜 还是雪白的墙
都一如...

呃……好久没写,大概我现在的感觉就像这首歌词吧…………
《霜满墙》
词:胜木青汩
何为依靠 是满地的霜 还是雪白的墙
都一如既往冰冰凉凉
目空一切 也包括过往 还有百孔千疮
都不知不觉浮现回荡
布满墙的霜 被淡忘 太孤傲
霜吞噬的墙 被隐藏 快疯掉
绑架我灵魂的人 会是你吗
把我的情感窃取的人 应该也是你吧
戏谑的笑容 闪着轻蔑的眼眸
不服帖的头发 水珠滴滴答答

谁都不愿在感情中太狼狈
相互映衬着彼此的虚伪
轻易流泪 却难以颓废
你不需要我这种人来辨你真伪
真情或假意在粉身碎骨面前全部都太卑微
我用力拽住的什么 是你的错 却要我颔首低眉
苦苦哀求着谁 求一个有名称谓
你声线 多刺耳尖锐

何为依靠 是满地的霜 还是雪白的墙
都一如既往冰冰凉凉
目空一切 也包括过往 还有百孔千疮
都不知不觉浮现回荡
布满墙的霜 被淡忘 太孤傲
霜吞噬的墙 被隐藏 快疯掉
爬满疤的墙 被轻描淡写 像一幅画
烤着火的霜 被煎炒烹炸 竭力挣扎
绑架我灵魂的人 会是你吗
把我的情感窃取的人 应该也是你吧
戏谑的笑容 闪着轻蔑的眼眸
不服帖的头发 水珠滴滴答答

谁都不愿在感情中太狼狈
相互映衬着彼此的虚伪
轻易流泪 却难以颓废
你不需要我这种人来辨你真伪
真情或假意在粉身碎骨面前全部都太卑微
我用力拽住的什么 是你的错 却要我颔首低眉
苦苦哀求着谁 求一个有名称谓
你声线 多刺耳尖锐

如果能够在世间轮回中忘掉你也好
乱石散落 漫天飞絮 初春又到
如果能够让时钟失去动力 忽然停摆
你或许会回眸 我在你身后 依旧有石阶青苔
黛瓦方砖 皎月又白
空幻假想 梦怎会重来

谁都不愿在感情中太狼狈
相互映衬着彼此虚伪
轻易流泪 却难以颓废
你不需要我这种人来辨你真伪
真情或假意在粉身碎骨面前全都太卑微
我用力拽住的什么 是你的错 要我颔首低眉
苦苦哀求着谁 求一个有名称谓
你声线 多刺耳尖锐
我声线 多懦弱低微

布满墙的霜 被淡忘 太孤傲
霜吞噬的墙 被隐藏 快疯掉
爬满疤的墙 被轻描淡写 像一幅画
烤着火的霜 被煎炒烹炸 竭力挣扎

风声萧瑟 枝头叶黄 秋末又到
你或许会温柔 我伸出双手 依旧有如玉温润
小城里外 几番擦肩旧人
醉后泪流 几多难舍难分

Blue Ink Krystal
回眸而望,便忘。《登楼远望》词...

回眸而望,便忘。
《登楼远望》
词:胜木青汩
悲欢离合 泪水决堤
不过都是逢场作戏
又用眼泪换了谁人怜惜
就算是 被世人鄙弃
久别重逢 却难相拥
不过只是眼眶微红
又用经年换了摩肩接踵
哪怕是 茫茫人潮中

我所有 都因你而有
若非今生怎能相守
繁花与锦绣 功名无尽头
借酒与愁思执手
你所有 皆为我所有
若非分别你怎会回眸
糠糟与好酒 凝眸望尽头
借扇掩眉眼如旧
却不知 有何欲何求
或许今世唯能苟活如蜉蝣
眺望且登楼 登楼莫回眸
只因那人仍在 烟花中隐没
情丝烟雨中隐没 青丝烟云中厮磨
烟雾缭绕点染星辰 相濡以沫

握手言和 藏匿心机
不过都是逢场作戏
又用假笑换了谁人厌弃
就算是 被尘沙隐匿
难得相逢 假意轻拥
不过只是无动于衷
又用假笑换了泪...

回眸而望,便忘。
《登楼远望》
词:胜木青汩
悲欢离合 泪水决堤
不过都是逢场作戏
又用眼泪换了谁人怜惜
就算是 被世人鄙弃
久别重逢 却难相拥
不过只是眼眶微红
又用经年换了摩肩接踵
哪怕是 茫茫人潮中

我所有 都因你而有
若非今生怎能相守
繁花与锦绣 功名无尽头
借酒与愁思执手
你所有 皆为我所有
若非分别你怎会回眸
糠糟与好酒 凝眸望尽头
借扇掩眉眼如旧
却不知 有何欲何求
或许今世唯能苟活如蜉蝣
眺望且登楼 登楼莫回眸
只因那人仍在 烟花中隐没
情丝烟雨中隐没 青丝烟云中厮磨
烟雾缭绕点染星辰 相濡以沫

握手言和 藏匿心机
不过都是逢场作戏
又用假笑换了谁人厌弃
就算是 被尘沙隐匿
难得相逢 假意轻拥
不过只是无动于衷
又用假笑换了泪眼朦胧
哪怕是 沧海波澜中

我所有 都因你没有
若非今生迷雾中回头
繁花与锦绣 奢靡是尽头
举杯与悲戚执手
你所有 皆非我所有
若非永别你怎会回眸
糠糟与好酒 烈酒祭尽头
借帐掩白衣如旧
我不知 你何欲何求
或许今世唯能苟活如蜉蝣
眺望且登楼 登楼且回眸
看清那人眉眼 烟花中隐没
情丝烟雨中覆没 青丝烟云中厮磨
沉醉风尘与红尘 再难相濡以沫

我不知 我何欲何求
为你我今世苟活如蜉蝣
眺望莫登楼 登楼须凝眸
仔细观览也望不尽 海平浪阔
只望见 云霞悠悠 水波依旧
微风掀动涟漪 我侧耳倾听
浪痕几抹 还不是一笔带过

Blue Ink Krystal
写了这么多词,还是对这首比较满...

写了这么多词,还是对这首比较满意,或许是因为通过这首词表达了自我吧。
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我自己最喜欢这几句: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一个梦如果断了,是很难继续的,当然可能只是对于我来说。有时候是被吵醒的,总觉得意犹未尽,有时候是因为到了某一个藕断丝难再连的点,不得不从梦境中抽离,随之而来的是惊醒,却总是不记得梦见了什么、梦中的人长什么样子,只记得我做了梦,做过梦。

写了这么多词,还是对这首比较满意,或许是因为通过这首词表达了自我吧。
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我自己最喜欢这几句: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一个梦如果断了,是很难继续的,当然可能只是对于我来说。有时候是被吵醒的,总觉得意犹未尽,有时候是因为到了某一个藕断丝难再连的点,不得不从梦境中抽离,随之而来的是惊醒,却总是不记得梦见了什么、梦中的人长什么样子,只记得我做了梦,做过梦。

Blue Ink Krystal

《梦里梦外》

《梦里梦外》
词:胜木青汩
梦里的人少一个 我在梦中迷茫
梦外的人安然无恙 继续折磨我直到我绝望
梦里的花凋零了 我在梦中沮丧
梦外的花美得张扬 继续煎熬着直到我失望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

《梦里梦外》
词:胜木青汩
梦里的人少一个 我在梦中迷茫
梦外的人安然无恙 继续折磨我直到我绝望
梦里的花凋零了 我在梦中沮丧
梦外的花美得张扬 继续煎熬着直到我失望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Blue Ink Krystal

今天心情不错,最近有点高产( '▿ ' )
比较怪异的一首词吧,最后,请不要抄袭谢谢……
《梦里梦外》
词:胜木青汩
梦里的人少一个 我在梦中迷茫
梦外的人安然无恙 继续折磨我直到我绝望
梦里的花凋零了 我在梦中沮丧
梦外的花美得张扬 继续煎熬着直到我失望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

今天心情不错,最近有点高产( '▿ ' )
比较怪异的一首词吧,最后,请不要抄袭谢谢……
《梦里梦外》
词:胜木青汩
梦里的人少一个 我在梦中迷茫
梦外的人安然无恙 继续折磨我直到我绝望
梦里的花凋零了 我在梦中沮丧
梦外的花美得张扬 继续煎熬着直到我失望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梦里的小丑 两只眼睛一样大
眨啊眨 笑嘻嘻 说不了几句话
梦外的小丑 一眼小 一眼大
不会眨眼 不会笑 却会说戏谑的话

我在这云巅之上
找寻仅存的一缕光
为所谓心之所向
漫无目的地四处流浪
好戏不过刚刚开场
主角尚未出场
后续情节值得推敲 耐得住思量
却总会被遗忘

梦里梦外的人 欲盖弥彰
悄悄地逃 逃不出这 光明的光亮
梦里梦外的花 冠冕堂皇
让人放空 空有一副 美丽的皮囊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忘了心头的伤 忘了旧曲的悲凉
琴瑟交织的苍凉 共叙往昔的沧桑
忘了心底的伤 忘了旧人的匆忙
弦断曲终的慌张 共忆繁花的盛放

Blue Ink Krystal

【原创歌词】

《手》
词:胜木青汩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记得我
虽然这世界看中结果
千丝万缕的纠缠不由我
这一双手扼住我的咽喉
不由分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看着我一步步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缝隙太大容下了我 同时还能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手》
词:胜木青汩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记得我
虽然这世界看中结果
千丝万缕的纠缠不由我
这一双手扼住我的咽喉
不由分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看着我一步步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缝隙太大容下了我 同时还能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下踩着荆棘 手中握着兵戈 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泪 吻别后就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在幽深谷底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不由分说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记得我
虽然这世界看中结果
千丝万缕的纠缠不由我
这一双手扼住我的咽喉
不由分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看着我一步步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缝隙太大容下了我 同时还能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下踩着荆棘 手中握着兵戈 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泪 吻别后就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在幽深谷底

雨太大遍地肃杀 辨不清真与假
风在刮手中的沙 不奢靡却浮夸
雨太大遍地肃杀 辨不清真与假
风在刮手中的沙 不奢靡却浮夸

我知道你就站在那里
看着我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禁区太大容下了我 也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个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个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一个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踏荆棘 手握兵戈 赴一场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眼泪 吻别后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于幽深谷底

Blue Ink Krystal

前情提要:
这个长度词一发出来肯定会被吐槽,加上这古怪的风格……但至于我为什么要写,大概是出于对自己刚刚晋升为一个灵活的“胖子”的调侃?吧。咳咳……这是开玩笑的,就是表达自我吧……嗯就这样……对了!不要抄袭……谢谢……

《手》
词:胜木青汩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

前情提要:
这个长度词一发出来肯定会被吐槽,加上这古怪的风格……但至于我为什么要写,大概是出于对自己刚刚晋升为一个灵活的“胖子”的调侃?吧。咳咳……这是开玩笑的,就是表达自我吧……嗯就这样……对了!不要抄袭……谢谢……

《手》
词:胜木青汩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记得我
虽然这世界看中结果
千丝万缕的纠缠不由我
这一双手扼住我的咽喉
不由分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看着我一步步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缝隙太大容下了我 同时还能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下踩着荆棘 手中握着兵戈 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泪 吻别后就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在幽深谷底

悬崖上的我瑟瑟发抖不敢退后一步
身后是淅淅沥沥的万丈瀑布
我的脚腕被一双枯槁的手拉住
它在存亡的边缘 找寻一条出路
不畏惧血水和淤泥沾污了双目
不惜损毁掉另一个生灵
还没断气就将它活埋进坟墓
他为苟活情愿百孔千疮 无惧身陷囹圄
可我与他只一面之缘 何苦要一命呜呼
路过的过来观景的路人请你救救我
虽然这世界都太冷漠
五花八门的感情被囊括
时光会消磨掉我的轮廓
不由分说
旁观的过来嘲讽的看客请你记得我
虽然这世界看中结果
千丝万缕的纠缠不由我
这一双手扼住我的咽喉
不由分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看着我一步步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缝隙太大容下了我 同时还能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下踩着荆棘 手中握着兵戈 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泪 吻别后就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在幽深谷底

雨太大遍地肃杀 辨不清真与假
风在刮手中的沙 不奢靡却浮夸
雨太大遍地肃杀 辨不清真与假
风在刮手中的沙 不奢靡却浮夸

我知道你就站在那里
看着我掉向死亡的缝隙
这禁区太大容下了我 也容下一个你
只我一个人的剧情还不够让人痴迷
一个人独往的过程太过安静
哪怕是拌嘴争吵 也还有一个人和我一起
拖着血迹斑斑的躯体 向前爬行
脚踏荆棘 手握兵戈 赴一场远行
铁鞭蘸着沸腾的眼泪 吻别后离去
皮开肉绽 鲜血淋漓 倒影沉入于幽深谷底

Blue Ink Krystal

禁止抄袭谢谢……
《黑与灰》
词:胜木青汩
天已放晴 释放出霞云
黑色面孔 消失不见的人
天已放晴 游弋的霞云
黑色双眸 隐在雾中的人
可否为君期 明日
可还有明日 未尽
天终于放晴 放逐出远去的消息
四散传播 至天涯海角 无人不知

这是被 阴森的黑 眷顾的我
想说什么 却只字不说
黑夜里 天冷寂至冰点 含情脉脉
它曾说要不离不弃 如今誓言成雨 落

阴云密布 藏匿了霞云
灰色面孔 人间蒸发的人
阴云密布 浑浊的霞云
灰色双眸 站在雨中的人
可否为君祭 往昔
可没有往昔 未去
任阴云密布 逃窜不出一粒雨滴
铁链禁锢 要严刑拷打 鲜血淋漓

这是被 悲哀的灰 留住的我
想说什么 却只字不说
阴云里 天柔情又犹疑 唯唯诺诺
它曾说要地老...

禁止抄袭谢谢……
《黑与灰》
词:胜木青汩
天已放晴 释放出霞云
黑色面孔 消失不见的人
天已放晴 游弋的霞云
黑色双眸 隐在雾中的人
可否为君期 明日
可还有明日 未尽
天终于放晴 放逐出远去的消息
四散传播 至天涯海角 无人不知

这是被 阴森的黑 眷顾的我
想说什么 却只字不说
黑夜里 天冷寂至冰点 含情脉脉
它曾说要不离不弃 如今誓言成雨 落

阴云密布 藏匿了霞云
灰色面孔 人间蒸发的人
阴云密布 浑浊的霞云
灰色双眸 站在雨中的人
可否为君祭 往昔
可没有往昔 未去
任阴云密布 逃窜不出一粒雨滴
铁链禁锢 要严刑拷打 鲜血淋漓

这是被 悲哀的灰 留住的我
想说什么 却只字不说
阴云里 天柔情又犹疑 唯唯诺诺
它曾说要地老天荒 如今滴血成雨 落

Blue Ink Krystal

禁止抄袭谢谢……
《暮春夜》
词:胜木青汩
往事如风不可追 此地唯余暗香盈袖
寒窗十载 幽微烛火 多难出岫
一步步地求苟活 何时再现花月满楼
秋风祭我 度此夤夜 为阶下囚

独温独斟独饮一杯酒 让往事随波逐流
大江东去尽天涯 携骸骨会将相王侯
笑看笑说笑论君臣斗 为何事未雨绸缪
故人西去留青冢 至暮春闻燕雀啁啾
醉叹醉观醉赏一曲箜篌 驻足回首凝眸
情丝暗涌 山回路转 一切如旧

今宵 莫放手归去
明朝 尚不知烟雾云霞可安息
赴云雨 共度朝夕
左手边 右手中 暮春时节凋落的花瓣 沉寂

往事如风不可追 此地唯余暗香盈袖
寒窗十载 幽微烛火 多难出岫
一步步地求苟活 何时再现花月满楼
秋风祭我 度此夤夜 为阶下囚

独温独斟独饮...

禁止抄袭谢谢……
《暮春夜》
词:胜木青汩
往事如风不可追 此地唯余暗香盈袖
寒窗十载 幽微烛火 多难出岫
一步步地求苟活 何时再现花月满楼
秋风祭我 度此夤夜 为阶下囚

独温独斟独饮一杯酒 让往事随波逐流
大江东去尽天涯 携骸骨会将相王侯
笑看笑说笑论君臣斗 为何事未雨绸缪
故人西去留青冢 至暮春闻燕雀啁啾
醉叹醉观醉赏一曲箜篌 驻足回首凝眸
情丝暗涌 山回路转 一切如旧

今宵 莫放手归去
明朝 尚不知烟雾云霞可安息
赴云雨 共度朝夕
左手边 右手中 暮春时节凋落的花瓣 沉寂

往事如风不可追 此地唯余暗香盈袖
寒窗十载 幽微烛火 多难出岫
一步步地求苟活 何时再现花月满楼
秋风祭我 度此夤夜 为阶下囚

独温独斟独饮一杯酒 让往事随波逐流
大江东去尽天涯 携骸骨会将相王侯
笑看笑说笑论君臣斗 为何事未雨绸缪
故人西去留青冢 至暮春闻燕雀啁啾
醉叹醉观醉赏一曲箜篌 驻足回首凝眸
情丝暗涌 山回路转 一切如旧

今宵 莫醉后退隐
明朝 尚有那尔虞我诈未散尽
赴戎机 金戈铁骑 
右手边 左手中 暮春时节飘飞的花瓣 沉寂

今宵 莫放手归去
明朝 尚不知烟雾云霞可安息
赴云雨 共度朝夕
左手边 右手中 暮春时节凋落的花瓣 沉寂
今宵 莫醉后退隐
明朝 尚有那尔虞我诈未散尽
赴戎机 金戈铁骑
右手边 左手中 暮春时节飘飞的花瓣 沉寂
脑海里 思虑中 让我魂牵梦绕的人 是你

Blue Ink Krystal

禁止抄袭谢谢……
《血玫瑰》
词:胜木青汩
当夜空被夜莺叫醒
沉睡入湖底
稳重的大提琴
弦音 灼心
杏花一树 梨花一枝
都不比这血玫瑰 妖娆动人
湖对岸口哨声 略微凄迷
俊朗的男儿 柔和低婉的哨音
我的心绪 随着风儿飘去 远去
错过男儿的肩膀 藏进他心里

花儿的颜色 血一般的鲜红 沉默
就如我 与那俊朗男儿 擦身而过
他眼眸中 透露着灰色的哀愁 黑色无情的幽默
他眼中倒映着 澄澈湖水的轮廓

当夜空被夜莺叫醒
沉睡入湖底
稳重大提琴
弦音 灼心
这血玫瑰 妖娆动人
那湖对岸口哨声 凄迷 入心
俊朗男儿 低婉的哨音 清逸的嗓音
心绪 随着风儿飘去 远去 飞去

花儿的颜色 血一般的鲜红
沉默 一句话都不说
就如我 与那俊朗男儿 擦身而过...

禁止抄袭谢谢……
《血玫瑰》
词:胜木青汩
当夜空被夜莺叫醒
沉睡入湖底
稳重的大提琴
弦音 灼心
杏花一树 梨花一枝
都不比这血玫瑰 妖娆动人
湖对岸口哨声 略微凄迷
俊朗的男儿 柔和低婉的哨音
我的心绪 随着风儿飘去 远去
错过男儿的肩膀 藏进他心里

花儿的颜色 血一般的鲜红 沉默
就如我 与那俊朗男儿 擦身而过
他眼眸中 透露着灰色的哀愁 黑色无情的幽默
他眼中倒映着 澄澈湖水的轮廓

当夜空被夜莺叫醒
沉睡入湖底
稳重大提琴
弦音 灼心
这血玫瑰 妖娆动人
那湖对岸口哨声 凄迷 入心
俊朗男儿 低婉的哨音 清逸的嗓音
心绪 随着风儿飘去 远去 飞去

花儿的颜色 血一般的鲜红
沉默 一句话都不说
就如我 与那俊朗男儿 擦身而过 不打招呼
他眼眸中 透露着灰色的哀愁 黑色的无情的幽默
他眼中倒映着 澄澈湖水的轮廓

Blue Ink Krystal
写给自己……禁止抄袭谢谢……《...

写给自己……禁止抄袭谢谢……
《平等歧视》
词:胜木青汩
战战兢兢的假面怪物
最后的尊严被嘲讽征服
蜚语流言打破最底层伪装 却不服输
(不服输)
唯唯诺诺的可悲姓名
废物的头衔被强制冠名
碎语闲言揭露最不堪模样 却装平静
(oh不平静)
什么叫做登对我被驱逐出派对
别人存心插队我强装排队
被忽视的我享受被歧视的滋味

逞强倔强告诉自己歧视源于平等
所谓我的尊严一戳就破是纤薄一层
拉紧禁锢绳索把垃圾丢向我
无自由的我的感情被碾为粉末
我是好是坏要凭别人说
我是无理智无思想无尊严的animal

rap:
hey,这场游戏玩没玩够
hey,难道出丑还不够多
hey,兄弟别再垂死挣扎
不过是个玩偶被车轮碾压
而现在我改变主意属于我的我都要拥有...

写给自己……禁止抄袭谢谢……
《平等歧视》
词:胜木青汩
战战兢兢的假面怪物
最后的尊严被嘲讽征服
蜚语流言打破最底层伪装 却不服输
(不服输)
唯唯诺诺的可悲姓名
废物的头衔被强制冠名
碎语闲言揭露最不堪模样 却装平静
(oh不平静)
什么叫做登对我被驱逐出派对
别人存心插队我强装排队
被忽视的我享受被歧视的滋味

逞强倔强告诉自己歧视源于平等
所谓我的尊严一戳就破是纤薄一层
拉紧禁锢绳索把垃圾丢向我
无自由的我的感情被碾为粉末
我是好是坏要凭别人说
我是无理智无思想无尊严的animal

rap:
hey,这场游戏玩没玩够
hey,难道出丑还不够多
hey,兄弟别再垂死挣扎
不过是个玩偶被车轮碾压
而现在我改变主意属于我的我都要拥有
游戏轮盘在我手中你们命运由我掌控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告诉我
Say hello要什么凭证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说服我
尝试自由要什么理由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强制我
让我漫无目的地存活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阻止我
夺过游戏主动权后捉弄我

战战兢兢的假面怪物
最后的尊严被嘲讽征服
蜚语流言打破最底层伪装 却不服输
(不服输)
唯唯诺诺的可悲姓名
废物的头衔被强制冠名
碎语闲言揭露最不堪模样 却装平静
(oh不平静)
什么叫做登对我被驱逐出派对
别人存心插队我强装排队
被忽视的我享受被歧视的滋味

逞强倔强告诉自己歧视源于平等
所谓我的尊严一戳就破是纤薄一层
拉紧禁锢绳索把垃圾丢向我
无自由的我的感情被碾为粉末
我是好是坏要凭别人说
我是无理智无思想无尊严的animal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告诉我
Say hello要什么凭证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说服我
尝试自由要什么理由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强制我
让我漫无目的地存活
Please shut up
或者你阻止我
夺过游戏主动权后捉弄我

Blue Ink Krystal

禁止抄袭谢谢……
《逡巡》
词:胜木青汩
至若韶光反 长歌相答 千里致远极
吾将把骄纵 换尔芳华 仿似往昔
江上孤船儿 惹碧波荡涟漪
乃悠载旦夕
闻猿啸汩渔调意
见 竹篙牵吞淤泥 踌躇前行
乃忧载旦夕

佳月昧爽窆恢弘
好问前夜月一何朦胧
惟望朝晖绕转 阴缺纠葛 涧碥四时回环几重
寒雨梦还红灯笼
劝君莫留寻离人影踪
但期年尽水通 万木轩邈 你我相守过渡春冬
来年花绯红树郁葱
安忍诉相思再度奏箜篌
烟雨中掩映楼台谈侘傺何来喧讻
孱浜边霏雨瀌瀌或畀昪忧辩怔忪

至若韶光反 长歌相答 千里致远极
吾将把骄纵 换尔芳华 仿似往昔
江上孤船儿 惹碧波荡涟漪
乃悠载旦夕
闻猿啸汩渔调意
见 竹篙牵吞淤泥 踌躇前行
乃忧载旦夕

佳月昧爽窆恢弘
好问前夜...

禁止抄袭谢谢……
《逡巡》
词:胜木青汩
至若韶光反 长歌相答 千里致远极
吾将把骄纵 换尔芳华 仿似往昔
江上孤船儿 惹碧波荡涟漪
乃悠载旦夕
闻猿啸汩渔调意
见 竹篙牵吞淤泥 踌躇前行
乃忧载旦夕

佳月昧爽窆恢弘
好问前夜月一何朦胧
惟望朝晖绕转 阴缺纠葛 涧碥四时回环几重
寒雨梦还红灯笼
劝君莫留寻离人影踪
但期年尽水通 万木轩邈 你我相守过渡春冬
来年花绯红树郁葱
安忍诉相思再度奏箜篌
烟雨中掩映楼台谈侘傺何来喧讻
孱浜边霏雨瀌瀌或畀昪忧辩怔忪

至若韶光反 长歌相答 千里致远极
吾将把骄纵 换尔芳华 仿似往昔
江上孤船儿 惹碧波荡涟漪
乃悠载旦夕
闻猿啸汩渔调意
见 竹篙牵吞淤泥 踌躇前行
乃忧载旦夕

佳月昧爽窆恢弘
好问前夜月一何朦胧
惟望朝晖绕转 阴缺纠葛 涧碥四时回环几重
寒雨梦还红灯笼
劝君莫留寻离人影踪
但期年尽水通 万木轩邈 你我相守过渡春冬
来年花绯红树郁葱
安忍诉相思再度奏箜篌
烟雨中掩映楼台谈侘傺何来喧讻
孱浜边霏雨瀌瀌或畀昪忧辩怔忪

纷飞燕语春回顾
积怨皓月于一抔黄土
静览林鸟啼歌 裙袂袅娜 一曲翻覆几岁思慕
和琴轻舞伴诗赋
愿君莫追思旧人之苦
晨清甘霖衔枝 泠雨扑簌 缠绵道来何尝仓促
眼眸中寥落万星论故远怎寄家书
字里间陨落万星尝世间冷暖情愫

Blue Ink Krystal

禁止抄袭谢谢……
《雁南归》
词:胜木青汩
孤雁出没烟云风波里
拂袖而去留浓墨重彩的一笔
展翅翱翔穿梭南北 屡次至我故地
而我被囚笼枷锁困这里
月圆月缺轻纱半遮面 厚重屺山上明
余晖矫揉造作于嵚崟山后隐
笛声惨白了双鬓
琴声覆灭了静谧
空洞的情韵不值一提

离群孤雁独自北归携我思念回
只愿相思如流水
微风飘过涟漪缠绕 江水向东流
些许时日至故地落思旧泪
清风怀抱明月
一夜夜憔悴
枯叶已落 枯枝已败 雁南归

孤雁出没烟云风波里
拂袖而去留浓墨重彩的一笔
展翅翱翔穿梭南北 屡次至我故地
而我被囚笼枷锁困这里
月圆月缺轻纱半遮面 厚重屺山上明
余晖矫揉造作于嵚崟山后隐
笛声惨白了双鬓
琴声覆灭了静谧
空洞的情韵不值一提

离群孤雁独自北归携我思...

禁止抄袭谢谢……
《雁南归》
词:胜木青汩
孤雁出没烟云风波里
拂袖而去留浓墨重彩的一笔
展翅翱翔穿梭南北 屡次至我故地
而我被囚笼枷锁困这里
月圆月缺轻纱半遮面 厚重屺山上明
余晖矫揉造作于嵚崟山后隐
笛声惨白了双鬓
琴声覆灭了静谧
空洞的情韵不值一提

离群孤雁独自北归携我思念回
只愿相思如流水
微风飘过涟漪缠绕 江水向东流
些许时日至故地落思旧泪
清风怀抱明月
一夜夜憔悴
枯叶已落 枯枝已败 雁南归

孤雁出没烟云风波里
拂袖而去留浓墨重彩的一笔
展翅翱翔穿梭南北 屡次至我故地
而我被囚笼枷锁困这里
月圆月缺轻纱半遮面 厚重屺山上明
余晖矫揉造作于嵚崟山后隐
笛声惨白了双鬓
琴声覆灭了静谧
空洞的情韵不值一提

离群孤雁独自北归携我思念回
只愿相思如流水
微风飘过涟漪缠绕 江水向东流
些许时日至故地落思旧泪
清风怀抱明月
一夜夜憔悴
枯叶已落 枯枝已败 雁南归
旧花已谢 旧事已忘 何有罪
枯叶已落 枯枝已败 雁南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