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汉中

9929浏览    7532参与
今天是个白雪鹅

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每次都站错攻受,我天生反骨吗???我好难受

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每次都站错攻受,我天生反骨吗???我好难受


公子风情º

【原创同人】梦回前尘

第3章 梦醒莲花坞(中)

云梦多湖,驻镇此地的第一大仙门世家云梦江氏的仙府“莲花坞”,便是依湖而建的。

莲花坞不似别家仙府那般不食人间烟火,大门紧闭,方圆几里之内都不允许普通人涉足,大门前宽阔的码头上时常有卖莲蓬,菱角,各种面点的小贩蹲守,热闹得很。

自云深不知处归来已有半月,魏无羡这些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巳时作,丑时息,带着小四他们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无所不为,无所不作。

虽然隔三差五就要被虞夫人整治一番,但好歹这么多年来魏无羡都习惯了,口头训戒耳朵都能听出茧子,最多的,也不过是被罚跪上一整晚的祠堂,等到...

第3章 梦醒莲花坞(中)

 

云梦多湖,驻镇此地的第一大仙门世家云梦江氏的仙府“莲花坞”,便是依湖而建的。

  

莲花坞不似别家仙府那般不食人间烟火,大门紧闭,方圆几里之内都不允许普通人涉足,大门前宽阔的码头上时常有卖莲蓬,菱角,各种面点的小贩蹲守,热闹得很。

  

自云深不知处归来已有半月,魏无羡这些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巳时作,丑时息,带着小四他们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无所不为,无所不作。

  

虽然隔三差五就要被虞夫人整治一番,但好歹这么多年来魏无羡都习惯了,口头训戒耳朵都能听出茧子,最多的,也不过是被罚跪上一整晚的祠堂,等到第二天出来,还能喝到师姐亲手熬的莲藕排骨汤,简直美哉。

    

对此,魏无羡表示,我还能在跪一晚……

   

这日,闲来无事的魏无羡像往常那般,乘着天黑溜了出去,寻了个人少的地方找了棵顺眼的树,就窝了上去。

  

双臂枕在脑后,半边身子斜靠在树干上,一只脚晃在半空,一只脚半弯着在树杈上一点一点的,模样好不惬意,就是看着有点悬,叫人担心他会不会掉下来。

  

魏无羡躺在树上愣愣得看着远处漆黑的夜幕,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随手摘了草叶叼在嘴里,心里头空荡荡的,他最近总是特别容易想起一些陈年旧事,但更多时候,却像傻了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很烦,烦到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事都懒得想,可真要说,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憋屈个啥,魏无羡觉得自己可能是魔障了。

  

明明现在一切都很好,江叔叔还在,虞夫人也在,还有师姐,江澄,大家都很好,自己……也还是那个会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的魏无羡……

   

可……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一月,两月,还是……一年,两年?

  

魏无羡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自己真的回到了故事的最初,并非他的臆想,而是真真切切的回来了,不管是重生也好,时间线回溯也罢,或者,干脆那前尘的种种,真的就是自己的一场梦,可就算是梦,魏无羡也无比的清楚,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梦里的一切,早晚都会化作现实。

    

可他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要在走一次鬼道,在刨一次丹,最后,被仙门百家不容,万鬼反噬而死?

 

那未免也太惨了,魏无羡想的出神,便未曾注意到,那位紫衣少女是何时提着一站灯笼出现在树下的。

   

“阿羡。”

   

一声阿羡,彻底让魏无羡回魂,不需去看,魏无羡就知道来人是谁,“师姐……”

   

“羡羡,你快下来,都是大人了,怎的还喜欢往树上藏呢。”江厌离举着灯笼,此时,天色已晚,这树林子里,更是漆黑一片,想来,这个点还未曾休息,江厌离定的特地出来寻他的。

   

魏无羡静默片刻,翻身从树上跃下,是啊,他已经是大人了,在也不是那个会从树上掉下来摔伤腿,还要师姐背着才能回家的魏婴了。

   

看着魏无羡从树上翻身下来,江厌离放下灯笼,轻移莲步走到魏无羡跟前,帮他理了理衣服上的皱褶,又瞧了眼他还叼在嘴里的半片草叶,轻笑了声,“阿羡,我过来,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讲。”

   

尽管魏无羡的脸皮已经厚如城墙,但被江厌离这么一瞧,却还是有些囧然,自觉抽出嘴里的草叶,随手扔掉,魏无羡道,“师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厌离道,“倒也没什么事,只是我近来看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可是有什么心事。”

   

至云深不知处归来,魏无羡就像个小赖皮一样,缠着江厌离,小心翼翼的同她道歉,对于自家弟弟的脾性,江厌离向来都是清楚的,心中虽有失落,却也清楚,魏无羡从来都不是会无故惹事打人的人,当日,肯定还发生了别的事,思及此,江厌离自不会怪他,然而,未想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他竟还在为此自责,江厌离只觉有些愁人。

    

ps:首发贴吧,想提前看文可以去那边搜索我ID看哦


再起不能
这里b服叶白纸虽然池子很失败但...

这里b服叶白纸
虽然池子很失败但总是能刷出资深和高资tag呐
没错我就是可恶的欧洲人(不

这里b服叶白纸
虽然池子很失败但总是能刷出资深和高资tag呐
没错我就是可恶的欧洲人(不

佳暖暖暖

漫画版花千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时间好长了,自己想的半妖神形态的小骨꒰⌗´͈ ᵕ ॣ`͈⌗꒱৩

漫画版花千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时间好长了,自己想的半妖神形态的小骨꒰⌗´͈ ᵕ ॣ`͈⌗꒱৩

月下宁人
“我讨厌中也的一切,欣赏的也只...

“我讨厌中也的一切,欣赏的也只有中也对鞋的品位了。”
――“真的?”
“当然是骗你的了。”
你看懂了吗?这是什么神仙爱情,今天也是磕双黑的一天呢

“我讨厌中也的一切,欣赏的也只有中也对鞋的品位了。”
――“真的?”
“当然是骗你的了。”
你看懂了吗?这是什么神仙爱情,今天也是磕双黑的一天呢

为了cp,冲鸭

求文~

关于漫威或DC的团宠文~

哪位大大知道呀~

求推荐~

求文~

关于漫威或DC的团宠文~

哪位大大知道呀~

求推荐~


春风渡

【忘羡】如果魏无羡死后成了一只狐狸(1)

原著叽×狐狸羡

持续沙雕,巨型ooc现场

原著向魔改

此文又名《求助!我一觉醒来多了一条尾巴怎么办?》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啧,死了还要听到这些。”魏无羡抬起了头,不对,我不是死了吗???哪来的头???勉强睁开眼一看,一切似乎变得那么高大,伸出手一看,毛茸茸的。“卧槽卧槽!”“啥玩意,我不是死了??”勉强撑起身子,抬起了前爪,刚迈向前一步,身后像有东西被拖着走,魏无羡回头一看,一句“卧槽!”响彻了整个乱葬岗。好了,我堂堂...

原著叽×狐狸羡

持续沙雕,巨型ooc现场

原著向魔改

此文又名《求助!我一觉醒来多了一条尾巴怎么办?》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啧,死了还要听到这些。”魏无羡抬起了头,不对,我不是死了吗???哪来的头???勉强睁开眼一看,一切似乎变得那么高大,伸出手一看,毛茸茸的。“卧槽卧槽!”“啥玩意,我不是死了??”勉强撑起身子,抬起了前爪,刚迈向前一步,身后像有东西被拖着走,魏无羡回头一看,一句“卧槽!”响彻了整个乱葬岗。好了,我堂堂夷陵老祖死了,死了就算了,还变成了狐狸,给人听去了估计会笑死,魏无羡悲愤地想。

         没办法,活了就活了吧,现在当务之急是先下山,也不知道这么突出的的一只狐狸是怎么会在乱葬岗,魏无羡忍不住的想。没办法,这只狐狸确实不像寻常的野狐狸,火红色的皮毛没有一丝杂质,油光可鉴,除了微微粘上了的一点泥土,不得不说,真的很好看,即使是这个样子摆出去,也绝对能俘获一大堆少女的芳心,因为,实在是,太好看了啊。

         但魏无羡却没办法高兴起来,“啊啊啊啊,我是人,不是狐狸啊啊啊啊!”乱葬岗上哀嚎不绝。对了,阿苑呢?魏无羡脑袋灵光一闪,飞快地冲向了后山,却“咚”的一声撞上了人,这个人披麻戴孝,一身白衣在乱葬岗上异常显眼。蓝忘机??他怎么来了??魏无羡“嗷”的一声抱住了脑袋,真疼,魏无羡忍不住想。对方似乎愣了几秒,然后犹豫的将火红的狐狸抱起来,也不顾狐狸身上的泥巴弄脏了衣服。小古板这是转性了??他眼睛好像有点红,不对不对,他那只手抱着的是阿苑对吧,肯定是,但是他来乱葬岗干嘛,一个又一个的谜团绕在魏无羡心头,挥之不去。

     魏无羡呆呆的发着愣,蓝忘机却已御剑飞起。哎呀妈呀好高!以前做人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御剑这么高啊,不会掉下去吧。魏无羡“嗷”的一声,抱紧了蓝忘机,狐狸的那条大尾巴正因为风有些大,而在空中摇晃,这种坠着的感觉着实不好受,魏无羡忍不住动了动身子,却一把被蓝忘机摁住,“别动。”蓝忘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可恶可恶,以前本老祖明明和小古板差不多高,现在却一下子变这么小一团,想到这,魏无羡忍不住磨了磨牙,可恶。

      御剑果然要快不少,没过多久,就到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觉得不因该这么快,难道小古板的功力又涨了??值得注意的并不是这个,剑身轻晃,魏无羡刚好靠在了阿苑的头上,阿苑在发烧!魏无羡立马反应过来,难怪蓝湛这么着急回去。这时,云深不知处内走来了一个人,蓝湛略一点头,道。。。。。

————————分割线————————

emmm,会是谁呢,其实我也没想好,哈哈哈哈(´ฅω•ฅ`)チラッ

糯辰
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

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饕餮之徒wl

zio快完结了才在画的我,私心庄沃庄

zio快完结了才在画的我,私心庄沃庄

拾酒

大纲

【拾欢】      设计总裁叽×模特羡

俗气ABO

檀香×酒香          够独特,不俗气

一开始就结婚,设叽答应给羡钱救江家,羡得和他结婚,then,表面上是当模特给蓝家公司嗯

恋爱无脑剧

不认识,纯综艺认识(那个时候风光无限),但叽是在瓶颈期偶然

看见了羡的绘画直播,then,一下突破瓶颈期,并再也移不开眼了。

羡呢,纯属缺钱,私设江,虞二人因魏无羡出的主意圈了温家的钱而被温家忌惮 ,设计车祸成了植物人。然后羡被打压(什么泼脏水,...

大纲

【拾欢】      设计总裁叽×模特羡

俗气ABO

檀香×酒香          够独特,不俗气

一开始就结婚,设叽答应给羡钱救江家,羡得和他结婚,then,表面上是当模特给蓝家公司嗯

恋爱无脑剧

不认识,纯综艺认识(那个时候风光无限),但叽是在瓶颈期偶然

看见了羡的绘画直播,then,一下突破瓶颈期,并再也移不开眼了。

羡呢,纯属缺钱,私设江,虞二人因魏无羡出的主意圈了温家的钱而被温家忌惮 ,设计车祸成了植物人。然后羡被打压(什么泼脏水,被迫退圈之类的)在叽的帮助下从新举报温家杀出重围,嗯(⊙_⊙),以心机上位的故事

✔怎么认识

✔婚内写羡的潜移默化的喜欢(没感觉-在意-吃醋-确认心思-表白),开始认为叽不喜欢他

写三四件吧(可插入为什么埋没,为什么联姻)

✔表白(扳倒温家,重振江家)

✔甜


公子风情º

【原创同人】梦回前尘

第2章 梦醒莲花坞(上)
   
魏无羡有点头疼,脑子里闹哄哄的,尽是些鬼哭狼嚎之声,眼睛也不好使,黑漆麻乌的一片,啥也看不清,就觉得应该是有啥东西在眼面前晃来晃去,不耐烦的扭动了下身子,魏无羡半死不活的想到,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这多大仇多大怨啊,死了还不叫人安生,被晃得实在有些烦躁,张了张嘴,直接吼道,“死了还不让人安稳啊,在烦我,信不信本老祖让你灰飞烟灭。”
    
话一出口,魏无羡就觉得死命在眼前晃的东西似乎挪开了,心下正欣慰,就觉后脑勺一痛,耳边传来声响,“好你个魏无羡,想让我灰飞烟灭是吧,信不信我先让你骨断筋折...

第2章 梦醒莲花坞(上)
   
魏无羡有点头疼,脑子里闹哄哄的,尽是些鬼哭狼嚎之声,眼睛也不好使,黑漆麻乌的一片,啥也看不清,就觉得应该是有啥东西在眼面前晃来晃去,不耐烦的扭动了下身子,魏无羡半死不活的想到,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这多大仇多大怨啊,死了还不叫人安生,被晃得实在有些烦躁,张了张嘴,直接吼道,“死了还不让人安稳啊,在烦我,信不信本老祖让你灰飞烟灭。”
    
话一出口,魏无羡就觉得死命在眼前晃的东西似乎挪开了,心下正欣慰,就觉后脑勺一痛,耳边传来声响,“好你个魏无羡,想让我灰飞烟灭是吧,信不信我先让你骨断筋折。”
   
魏无羡被敲的有些发懵,这声音有点耳熟啊,抬手揉了揉眼睛,脑子里那烦人的鬼哭狼嚎之声渐渐消失,眼前景象也变的清明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少年人的脸,此人细眉杏目,相貌是一种锐利的俊美,眸光未敛,端的是少年人才有傲气张扬。
    
魏无羡脱口而出,“江,江澄。”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他没死?不对啊,魏无羡记得很清楚,他都被咬成了齑粉,怎么可能没死?
    
不等魏无羡多想,就听江澄出言讥讽道,“魏无羡,你可真行,跪着都能睡着,真出息。”
    
江澄还是那个江澄,模样也没有变,但魏无羡还是察觉出了不同,眼前的这个江澄,年轻,明媚,张扬,也傲气十足,不像后来的江宗主,傲气依旧傲气,却多了几分阴郁,少了几分明媚。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一个潇洒恣意的翩翩少年郎到一宗之主,这之间的改变还是很大的,魏无羡能一眼察觉出来,倒也不足为奇。
    
“我做了一个梦。”半晌,魏无羡说道,也不晓得现在是个啥情况,总之先把眼前这关糊弄过去在说,而且,魏无羡发现,自己居然是跪着的,他有些纳闷,感觉上腿都有些麻了,想来应该跪的有些时辰了。
    
闻言,江澄呵了一声,“那请问你现在梦醒了吗!”言语间,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魏无羡拨弄了下头发,懒懒的回道,“醒了。”是该醒了,如果那真的只是一场梦,这时间,未免太久太长也太累了。
    
听及此,江澄却是罕见的没在讽他,低头片刻,轻声道,“父亲来了。”
    
看着江澄的表情,再加上此情此景,魏无羡总算有了点印象,这不是,他揍了金子轩那厮,然后被罚跪的情景嘛,难怪,难怪从开始就觉得这般熟悉,他竟然,真的回到了最初的最初,既如此,“那师姐呢?”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江澄道,“你还指望阿姐来啊,来干什么?看你怎么给她丢脸吗?他要是来了,能不来陪你给你送药?”
    
这话不错,只是魏无羡心头有点乱,自家人知自家事,上辈子他名声可真不算好,用天怒人怨来形容都不为过,虽说死的有些惨,但也没啥好抱怨的,就这样,重来一次这种事怎么也轮不着他吧,值得怀疑。
    
魏无羡叹了口气,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懒得多想,正所谓身前那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师姐要是来了就好了,对了,金子轩呢?”
    
听到魏无羡提到金子轩,江澄哼了一声,说道,“你说那只花孔雀?和你一样,跪着呢?”
    
魏无羡哈哈一笑,“那只花孔雀娇生惯养想来肯定没跪过,这次算他倒霉,看我跪不死他!”对金子轩的态度,魏无羡是有些复杂的,金子轩的死和他脱不了关系,虽说他从来就没喜欢过那只花孔雀,但怎么说他也是师姐喜欢的人,更何况后来两人还在一起了,他也就不那么讨厌他了,只是,想想当日金子轩说的那些混账话,魏无羡觉得,再来一次,他还得揍,不揍不长记性,得让他肉疼了才行。
    
江澄道,“快别笑了,瞧你那傻样,也不知道嘚瑟个啥,不过当时要不是被你推开了,金子轩的另一边脸也不能看了。”
     
“得了得了。”魏无羡挥挥手,“你不动手是对的,赶紧走吧,用不着陪我。万一蓝忘机又来了,你就被他抓住了。有空去围观一下金子轩那傻球罚跪的模样。”
    
江澄微微诧异:“蓝忘机?他来干什么?他还敢来见你?”
    
魏无羡道,“对啊,我也觉得他还敢来见我,真是勇气可嘉。大概是他叔父叫来看我跪好了没有的吧。”
    
江澄本能地预感不妙,“那你当时跪好了没?”
    
当初发生过的事情在脑子里闪过,魏无羡暗叹,咋就没发现,以前的自己在撩拨蓝湛的事情上这么有天赋呢,“我当时跪好了,不过等他走出一段路后,我就拿了个树枝低头在旁边的土里挖坑,就你脚边那堆,那儿有个蚂蚁洞,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等他回头的时候,看到我肩膀在耸动,肯定以为我哭了还是怎么样,就过来问我。”说到这,魏无羡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当时蓝忘机的表情实在值得令人回味,可见江澄半天没反应,魏无羡又道,“说真的,江澄,你真该看看他看见蚂蚁洞时的表情,太有意思了。”
    
江澄:“……”他看出来了,这就是个祸害,他就不该对他抱有希望,“你还是快滚回云梦去吧!我看他是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于是,当天晚上,魏无羡就收拾了东西,和江枫眠一起滚回云梦了。
    
ps:首发贴吧,想提前看文可以去那边搜索我ID看哦

簌今双至
自已人设(´゚ω゚...

自已人设(´゚ω゚`)懒得上色

自已人设(´゚ω゚`)懒得上色

簌今双至
T_T肝了一个耀哥高光乱涂…

T_T肝了一个耀哥
高光乱涂…

T_T肝了一个耀哥
高光乱涂…

人羽 已经秃了头的初三党

ALL金 飞禽走兽

  我是一名医校的学生,今天是我转正的第一天,我怀着紧张的心情,见到了我的第一位病人。

  他是一位金发的少年,蓝色的眼睛里充满好奇,嘴巴正惊讶的半张着。容貌配合表情简直可爱的一塌糊涂。

  “你好。”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被他盯得脸都有些通红。

  “哦,你好!我叫金。”那个少年回过神来,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盯着你看了这么久,我就是有些惊讶罢了。”

  我有些好奇,“为什么惊讶,我脸上有什么吗?”说完我摸了摸我的脸,什么都没有。

  “没啊,什么都没有啊。”那少年似乎被我的表情逗笑了,眼睛弯的像个月牙。

  “那你惊讶什么?”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了?我小声嘀咕。

  他好似听见我的嘀咕声似的噗的笑出声...

  我是一名医校的学生,今天是我转正的第一天,我怀着紧张的心情,见到了我的第一位病人。

  他是一位金发的少年,蓝色的眼睛里充满好奇,嘴巴正惊讶的半张着。容貌配合表情简直可爱的一塌糊涂。

  “你好。”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被他盯得脸都有些通红。

  “哦,你好!我叫金。”那个少年回过神来,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盯着你看了这么久,我就是有些惊讶罢了。”

  我有些好奇,“为什么惊讶,我脸上有什么吗?”说完我摸了摸我的脸,什么都没有。

  “没啊,什么都没有啊。”那少年似乎被我的表情逗笑了,眼睛弯的像个月牙。

  “那你惊讶什么?”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了?我小声嘀咕。

  他好似听见我的嘀咕声似的噗的笑出声来。

  “不,不是。只是头一次看见哈士奇一本正经的犯二。”说完,他继续大笑起来。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哪有哈士奇?”该不会我就是哈士奇吧?

  他回过神来,带着笑意开口道,“你就是哈士奇。”

  我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调成自拍模式,看见还是那张略带邪气的脸,松了口气。

  接着我又低头翻看着他的病历,看见上面的臆想才知道原因。

  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恶意,我身边没有哈士奇,你是我见到的第一只。说实话你刚进来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只狼,结果你关门的时候,我看见你的尾巴不停的在摇,我才发现你原来是只哈士奇。”

  我有些不确定的往后面瞅一瞅,完全没有看到尾巴。

  他似乎被我的动作逗笑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压下笑声。

  我:“这上面说你的病征是臆想,你是怎样臆想的?”

  他:“我能看到你们身上动物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这很有趣,“什么动物都有吗?”

  他点了点头,蓝色的眼睛转了转,想了想,说:“大型动物也有,小型动物也有。但是哈士奇我是头一次见。”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稀有物种,我寻思着要不要去申请一个稀有物种保护证,突然想起来我来这的主要目的。

  我脸色一正,“你可以给我讲讲吗?”

  他看着我,“我说完,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疯子?”

  我摇了摇头,如果你是疯子的话,那么外面那群威胁我的人算什么?疯子的加强版?

  “我的姐姐是只猫,是那种金华猫,他跟人打架的时候后背上的毛都立起来了,背着耳朵,但是我姐姐的毛特别好摸,是那种冰凉凉的丝绸一样的感觉。”

  “我的发小也是只猫,但是是那种波斯猫,行为举止都特别的高雅,战斗力爆表。”

  “雷狮是只豹子,黑豹,他是我见过的唯一一只大型猛兽类动物。他的毛特别有光泽,但是我不敢摸QAQ。”

  “帕洛斯是一只狐狸,一只应该来自北极的狐狸,我有些不喜欢帕洛斯,因为他骗了我好几次。”

  “卡米尔是只黑猫,我很喜欢卡米尔,他不仅让我摸,还带我吃好吃的东西。”

  听着他说了这么多人,我有些好奇他是什么动物,“那你呢?”

  他顿了顿,有些失望地说道,“我照过镜子,镜子中的我还是那个我,一点也没变。”

  我看着他这副神情,突然有些心疼,摸了摸他的头,表示不要伤心了。

  突然门从外面被打开,那人用冷冷的声音对我说道,“时间到了。”

  我了然,开始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那个金发少年突然开口,“你能答应我一个事情吗?”

  我抬起头,“什么事?”

  “让我摸一下你,就一下下。”我有些迟疑,少年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我,接着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开门的那个人脸色瞬间也阴沉了下来,瞬间抱住那个少年,面色不善的看着我。

  只见那个金发少年摸上开门的白发少年的头上时,诡异的,那名白发少年露出了舒服的眼神。

  这么神奇的吗?

  “格瑞,我想摸一下,可以吗?”那名金发少年开口撒娇道,白发少年迟疑的点了点头。

  金发少年从白发少年的怀里跑了出来,蹦蹦跳跳地跑到我的面前,我乖乖的低下头,他将手放在我的头上,我瞬间舒服的想叫出来。

  我突然不想走了,想着一毕业就去他家里当金发少年的私人医生吧。

  过了好一会儿,金发少年才恋恋不舍的将手放下。

  刚走出门外,金发扎着双马尾的少女迎了上来,“怎么样了?我家金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道,“很遗憾,您的弟弟这个样子我从来没在如何一本书上见过,如果可以,我想多观察几天,再做定论。”

  秋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我也加入了这鸡飞狗跳的一家。

  时间就这样流走。

     __END

 


流年若梦

个人猜想(算是个人视角的回忆)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我姓潇,名辞傒,亦名潇紫。

     初见洛萧尘,还是在鸣鸢阁里。他一身青蓝长袍,干净,简练,头发用黑色布条草草地束在一起。我虽然对这个乳臭未干的家伙没什么兴趣,但确实比起那些小人,他还是入眼多了。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尤若春水,烟波渺渺,扑朔迷离。

    干净。

    我本欲起身,奈何双脚麻木,绊了个踉跄,他慌慌张张地想要扶我,一个闪身,烛台的光丝毫不漏地挤进我的眼睛(我已经一百多年没见光了)。

   ...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我姓潇,名辞傒,亦名潇紫。

     初见洛萧尘,还是在鸣鸢阁里。他一身青蓝长袍,干净,简练,头发用黑色布条草草地束在一起。我虽然对这个乳臭未干的家伙没什么兴趣,但确实比起那些小人,他还是入眼多了。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尤若春水,烟波渺渺,扑朔迷离。

    干净。

    我本欲起身,奈何双脚麻木,绊了个踉跄,他慌慌张张地想要扶我,一个闪身,烛台的光丝毫不漏地挤进我的眼睛(我已经一百多年没见光了)。

    我当时就哭了。

    回避了那双想要扶我的手,我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抬头,我的眼瞳映出了天空的蓝。

    恍然想起,那个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我迈开步子跨过石阶,四下寂静,川流波光粼粼。

洛萧尘跟在我身后,抿着嘴,一声不吭。我转过身去,冷漠地打量着他,他觉察到我的目光,不安地低下了头。

“你为何要接近于我?”我的语气惯常的冷。

“潇主事还不自知吗?你我之间,还有一场婚事,按照约定,这日子也快到了。”他的语气十分坚定。

  “哼。”我撇过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真是个蠢蛋,连自知之明都没有。

   我讨厌这桩本不存在的婚约。

“你可以滚了,到成亲之日,我来便是。”我加快步伐,准备离开。

  他一把抓住了我,悄悄在我手心比划了两个字—— 监视。我扬了扬眉,算是明白了用意。他眼前一亮,又比划了两字—— 悔婚。我看着他,冷静了下来,看来他也不是个木头。

“嗯。”我应了一声,他松开了手。用唇形回答我:“多谢。”我笑了笑,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罢了,哪有什么感激之情。

   我叹了口气,只觉得麻烦,成婚没什么不好,毕竟他长得挺好看的。但我转念一想,又觉得刺激,如果我悔婚,那个人岂不是肯定要失望一阵了?

   有趣。

   成婚当日,我身着红袍,光彩照人,他牵着我的手,向着大堂走去。越进一步,那只手就越紧一步,直抓得我手疼。我意外的没有腹诽,因为我的心跳的很快?那个一向以冷静自持的我怎么了??

  我也说不过来。

  我恍了一阵,那只手忽然松了松。

  时机到了。

  我瞬间抽出匕首,对着洛萧尘刺了一剑,鲜血喷涌间,他扑倒在一边,我也将匕首抵上了心口。我甚至非常自豪,一百多年了,我这一身功力到是没变。

  周围的人都大惊失色,慌乱地叫了起来,我满意地看着主位上的人变了脸色,看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放肆!!”青帝站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威压让看客们纷纷倒了下去。但这对我没用。

  “直说了吧,我不想成亲。”我一脸漠然。“他配不上我,也没人配的上我。”

  “我儿如何配不上你?”青帝掩了掩怒气。

  “在我看来,青帝你守据鶴地,这妖族还不归你管,我虽在鸣鸢阁待了一百多年,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洛萧尘是您的小儿子,与您到有几分相像,反倒是你心心念念的几个大儿子,都不配入我的眼。虽然我不排斥洛萧尘,但是,我也并非一直受制于人,况且,难道你就觉得妖族已经沦落到事事要听从一个人类了的地步吗??!”我的语气越来越强硬。

   “你是在辜负你母亲的好意!”那只蚊子又叫了起来。

   “我娘她早死了,我还轮不到你管。”我抵了抵剑,感受着刀尖刺进皮肤的痛感。“若青帝真有什么打算,那我就退一步吧,让他做我的侍从,直到我死为止。”

   周围都陷入了沉默。

  “反了你了!”那只蚊子猝不及防的扑了过来,我一手持刀,一手用存了一百多年的气力将他轰出了几米远,反噬逼得我吐了口血。

  我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不敢死吗?我若死了,你们谁也别想好过!”说着,我用力将剑刺了进去,在伤及要害前,青帝抓住了匕首。

  “我同意。”

   之后洛萧尘便以侍从的身份呆在我身边,名义上是要保护我,
   拍桌,他不就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孩子吗??!!!
  潇紫不开心,潇紫很生气。

  我摇摇头,也罢。

  于是一个月后,洛萧尘死缠烂打地要我去见他娘,我看着一摊子公文,气不打一处来:“你有完没完?”
  “没。”他收敛了一点,委屈地说:“娘想见你。”
  好吧,我妥协了。

  换了衣服,我拿出我的夜明珠,放进荷包。洛萧尘显得很开心,他伸出手,道:“走吧。”
   我顿了顿,觉得十分不自在,半晌后,道:“好。”

 

  

  

  

甜的白开水

假如你穿越到了阴阳师的世界

白开水又来开新坑了~


大家有没有想我啊?


(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ω^)


正文: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日本风格的建筑,白开水心想:这是哪……等等!WTF!!!难道我来到了阴阳师的世界!?


我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不停的自我安慰道: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  这时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晴明!你站着干嘛呢?”我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威猛红不拉几的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博雅,对吧?”博雅懵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晴明,你没事吧……”“没……没事!!!”我急忙回到。“对了,你不是说要去打魂一副本吗?”这时一头头的草泥马从我心...

白开水又来开新坑了~


大家有没有想我啊?


(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ω^)


正文: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日本风格的建筑,白开水心想:这是哪……等等!WTF!!!难道我来到了阴阳师的世界!?


我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不停的自我安慰道: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  这时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晴明!你站着干嘛呢?”我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威猛红不拉几的人,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博雅,对吧?”博雅懵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晴明,你没事吧……”“没……没事!!!”我急忙回到。“对了,你不是说要去打魂一副本吗?”这时一头头的草泥马从我心中跑过…… “草!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好的,战斗我们跳过~


我心想:哇……玩游戏的时候都没那么难……雾草!式神们战斗那么累,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雪女儿~你们累不累?”“emmm……大人,你叫我什么?”“女儿啊?不能这么叫吗……”“没有没有,当然可以!”一直想让晴明变亲近的雪女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那你们以后就叫我阿爸吧!”


这几天庭院里讨论的都是【咱们一向不苟言笑的阿爸大人怎么突然变亲近了】【大人居然去给我们买衣服了】之类的,不过大家也都接受了。过了几天,我发现天气热了,要买新衣服了,但是,这等于给自己立了个FLAG啊!就是那种出门非死即伤的FLAG!




雾草,这孩子我怎么抱回来了……


一个小时前……


我口中念道“买衣服...买衣服...买……WTF……这什么……”我低头看着一个孩子,“等等,这孩子好像八岐大蛇……马萨卡!”


拜拜~白开水来冒个泡,走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