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汉克

43251浏览    3457参与
当我不在
盖文内心:哪怕是背了这个锅我也...

盖文内心:哪怕是背了这个锅我也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还是 @静静做一棵草 太太的那个汉←盖脑洞,单独发是因为我想在归档能看到方块块~是新尝试的画法,线图正片叠底然后再上色

盖文内心:哪怕是背了这个锅我也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还是 @静静做一棵草 太太的那个汉←盖脑洞,单独发是因为我想在归档能看到方块块~是新尝试的画法,线图正片叠底然后再上色

当我不在
汉克:你是个好人xxx 是 @...

汉克:你是个好人xxx

是 @静静做一棵草 太太的汉←盖脑洞,我试图发动一下群众的力量,真的好吃啊大家去催一催啊xxxx


汉克:你是个好人xxx

是 @静静做一棵草 太太的汉←盖脑洞,我试图发动一下群众的力量,真的好吃啊大家去催一催啊xxxx


艾柠

[汉康]异常仿生人观察日记(一)

路人视角的日记形式。
没错我就是那个路人ntm
题目和TBC先这么打着,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Day1
最近警局里的仿生人也出现了违抗命令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有个仿生人去喝咖啡,被盖文警探插了队还遭受了威胁。结果他当即入侵了咖啡机的程序让咖啡浇了盖文警探一身,把盖文警探气了个半死,动手回击还因为警用形机体过硬而受了伤。
我早就觉得总有一天人类需要与仿生人共存。异常仿生人已越来越多,我家里就早有一台。但他是个家政乖宝宝,即使觉醒依然跟我家人相处的很好。
我刚来警局没多久,任务也没出过几次,福勒队长就先给了我这份差事。我每天都得跟着几个仿生人,观察他们异常后的特点。队长说是上面需...

路人视角的日记形式。
没错我就是那个路人ntm
题目和TBC先这么打着,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Day1
最近警局里的仿生人也出现了违抗命令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有个仿生人去喝咖啡,被盖文警探插了队还遭受了威胁。结果他当即入侵了咖啡机的程序让咖啡浇了盖文警探一身,把盖文警探气了个半死,动手回击还因为警用形机体过硬而受了伤。
我早就觉得总有一天人类需要与仿生人共存。异常仿生人已越来越多,我家里就早有一台。但他是个家政乖宝宝,即使觉醒依然跟我家人相处的很好。
我刚来警局没多久,任务也没出过几次,福勒队长就先给了我这份差事。我每天都得跟着几个仿生人,观察他们异常后的特点。队长说是上面需要很多这种追踪资料,来协助制定以后对待仿生人的法律。
其中就有安德森副队长的搭档,任务完成度一直很高,在局里也算小有名气。
他叫康纳,刚觉醒没多久。他很少笑,偶尔笑起来才吓人,还不如不笑。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就是不太懂得表达。
我并不怕他,反而有点害怕安德森副队长,局里的前辈都说他脾气暴躁。也许是小学被班主任吼怕了,我特别害怕这种脾气不好的上司。
工作总是要做的。可康纳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和安德森副队长待在一起,除非副队长去上厕所,连独处都很少有。我每天都战战兢兢跟在两人身后,一边观察记录康纳的言行举止,一边提防安德森副队长看我的眼神有没有变可怕。
今天康纳突然把我拉到了一边。也许是照顾我是女生又比较矮,康纳的背压的很低,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他棕色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
“汉克其实想跟你处好关系。”康纳低声说,“他只是有点害羞。既然我们需要共事一段时间,处好关系便很重要。你试着主动和他交流,好吗?”
康纳的眼睛亮晶晶的,不知怎的我就从他的眼底看出了笑意。
我像中了魔咒一般,也没多想就抱着记录的小本朝他点头。他眼里的笑意就更深了,几乎要溢出来,带着嘴角也上扬了一些。
等他走后,我便低头在小本上写下了第一条:
①懂得体贴搭档。

Day2
我今天早上遇到了堵车,来的比较晚。到局里的时候发现咖啡房聚了一小堆人。
安德森副队长在我后面进门的。他看到那一小堆人时皱起了眉,然后大步走了过去,我赶紧跟上。
安德森副队长有身高优势,可我被黑压压的人头挡的严严实实。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安德森副队长已经把康纳护在身后,开始和盖文警探互飙脏话了。
康纳在低头整理领带,上面还沾了一点咖啡渍。我不知道盖文警探为什么每天都会与仿生人发生争执,基本还都是在咖啡厅。他招惹仿生人好歹换个地方,比如武器库,省的显得他欺负弱小。
安德森副队长脾气暴躁,吵到后面险些要动起手来。看热闹的人赶紧上前去把他和盖文警探分开,康纳安抚了一会副队长,便直起身来走到盖文警探的面前。
他的眼睛很大很亮,总会给人带来一种正看着无辜小鹿的感觉。盖文警探被不同肤色的几只手拦着,按康纳平时不轻易惹事的作风,我们都以为他要分析一顿后道歉了。
然而康纳把手抬了起来,结结实实朝盖文警探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熟门熟路的用右手比了一个中指。全套过程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做完后也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无辜。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谁学的我就不说了。
康纳转身走向另一边正笑得狂拍膝盖的副队长。我看到盖文警探脸都绿了,离得近点都能听到他把牙齿咬的咯咯响。
于是我有了新的一条:
②学习能力极强。
盖文警探后来拔出枪还想冲上去,这时候福勒队长终于肯从办公室里出来泡杯咖啡了。问到是谁的错时,在场的七八个仿生人像指挥交通一样同时指向了盖文警探。最终盖文警探因为在局里挑起事端被扣了一个月的奖金,还被罚三个月不准靠近局里的咖啡厅,这让他被迫喝了整整三个月自动贩卖机里甜腻的咖啡饮料。
盖文警探真是太可怜了。

Day3
难得休假,康纳不让副队长周末宅在家里,于是一起出门散步的我见到了副队长家那只叫相扑的狗。
我很喜欢狗,但面前这只圣伯纳犬比我还壮,走过来时我感觉四周的地面都在抖。康纳换了一身便衣,平时冷冽的气质收敛了很多,穿着宽松的蓝色半袖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他一手抓着一脸不情愿的副队长,一手牵着比我手腕还粗一倍的狗绳。
康纳浑身都是优良部件,体重很轻,我真怀疑这狗要是跑起来会不会让他像风筝一样飞在半空。
他们两个人走路很快,我每次都得小跑着才能跟上。安德森副队长一路都跟我没话找话,说完后还总是要挠挠头。我每次都克制着内心的恐惧,抬起头回答他。几次下来,他在我眼里也没那么可怕了,甚至显得有些幽默亲切。我想康纳把我也约出来就是为了让我们两个再熟悉一些,他出门前肯定给副队长做了不少思想工作。
经过一家冰激凌店时我注意到康纳的脚步慢了下来。那眼神我很熟悉,就像我姑姑家的小猫咪看到桌上的小鱼干时渴望的眼神一样。他把狗绳交给汉克,快步走到店里。
进入初秋,天气已经没那么热了。只是康纳刚觉醒没多久,对什么都抱有一种憧憬好奇的心理。
副队长跟我说康纳平时总不让他吃这个那个,其实私下这个仿生人宝宝比谁都贪吃。有一次他撕开食品干燥剂就往嘴里倒,气的副队长差点扒了他裤子像教训孩子一般狠狠打他屁股。
每次散步到这里康纳总会忍不住往那家冰激凌店张望。这次副队长出门前专门把钱包给了他,承诺在路上随便他拿去买些什么。
不到一分钟康纳就出来了。他手里什么都没有,走过来时还低着头,我甚至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副队长平时总是教训康纳,其实心细的很。他躲开康纳想拿回狗绳的手,轻声询问他出了什么事。
康纳摇摇头,但我们都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仿生人才刚刚解放,很多人都还未真正接受他们,甚至仍在歧视他们。最近的新闻总是在报道这种待遇不公平的事。
副队长抢了我的话茬,问是不是店员态度恶劣还不卖给他。他不说还好,一说康纳的眼眶立刻红了一圈,就像遭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看得我都心疼。
副队长把狗绳塞给我,当即就冲进店里去了。透过玻璃我能看到他教训店员的背影,要不是隔音效果好我应该都能听见他骂人的咆哮声。他出来时拿着两个冰激凌,看颜色我知道是草莓味的。他把一个递给了康纳,另一个给了我。
康纳看着手里的冰激凌,分析一番后目光有些茫然。
“要舔着吃。”副队长提醒道。
康纳就小心翼翼的伸出他经常在犯罪现场就餐用的舌头。似乎是被冰了一下,他整个人微微的抖了抖。然后细细品尝了一下,一个惊喜的笑容就在他刚才还一片阴郁的脸上绽放。
看着这让人春心萌动的笑容,又想起他刚才委屈巴巴的神情,我默默在内心记下:
③感情极度敏感。
他后来破例让安德森副队长吃掉了剩下的一半,本来还在我手里的狗绳不知何时就跑到了两人交叉相握的两只手里。相扑夹在两个人中间,我小跑着跟在后面,远远就能看到两个人都有些发红的耳根。
或许这就是兄弟情吧。
TBC

[L1]

【漢康】《在無知與認知間》 Chapter2-02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Chapter2 你給我變成人吧-02


    漢克衝出隊長辦公室,逕直走向自己的位子。不敢置信。幹他媽的不敢置信。

    『漢克,你真的快要把我惹毛了!』負面情緒這東西已經是位老友,但論資歷,肯定比不過福勒,漢克現在卻連掐死對方的心都有了。他會動手的,如果不是他的懲戒單已經堆得「跟一本他媽的小說一樣厚了」的話。福勒那張嘴就愛把事情誇大。該死的王八。

    所以漢克...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Chapter2 你給我變成人吧-02

 

    漢克衝出隊長辦公室,逕直走向自己的位子。不敢置信。幹他媽的不敢置信。

    『漢克,你真的快要把我惹毛了!』負面情緒這東西已經是位老友,但論資歷,肯定比不過福勒,漢克現在卻連掐死對方的心都有了。他會動手的,如果不是他的懲戒單已經堆得「跟一本他媽的小說一樣厚了」的話。福勒那張嘴就愛把事情誇大。該死的王八。

    所以漢克就這麼卡在異常仿生人的調查裡了。那代表他得繼續跟那塊單調的塑料搭檔。搭你媽檔啦。漢克還寧願跟天殺的李德一起工作。至少從社會大眾的定義上來說,李德是個人類——不過漢克個人覺得這個男的鐵定跟囓齒類有某種血緣關係。

    康納在他對面的辦公桌坐下。它手邊有那麼多事可幹,卻偏偏選擇要和他閒聊。漢克就算心情好時也沒喜歡過跟誰閒聊,而他現在的心情可跟好沾不上一點操蛋的邊。他忽略了對方講出來的每一個字。

    直到——

    「我喜歡狗。」

    我喜歡狗。啊不就好他媽的棒。

    「你的狗叫什麼名字?」

    「你知道了又能怎樣?」漢克毫不留情的甩出閉門羹,然後各位,看啊——那仿生人終於該死的會讀空氣了。它把視線默默移回面前的螢幕,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仿生人的臉上總是面無表情的——但漢克發誓,它看上去……

    很失望?受傷?靠。

    首先,漢克知道,漢克全身上下每一個疼痛疲勞的細胞都知道,仿生人沒有感覺。它不會失望。它不會感到受傷。但它看上去就像隻被狠踹一腳的小狗狗,而漢克忽略那個天殺的東西的決心,無預警地碎裂了。

    「相撲。我叫他相撲。」

    不過,在他把康納抓去撞牆、威脅要放把火燒了他之後,漢克就原諒了自己的失誤。『我並不是來等你心情好了才開工的。』那才不是頂嘴,這次絕對不是。那是冷冰冰的、麻木的,機械的邏輯思維。漢克在臨走前往福勒的辦公室怒瞪一眼。都是的錯。就是因為,漢克才必須忍受這台天殺的仿生人、還有他該死的任務。

    仿生人皮鞋敲出的喀達聲就跟在他後頭。漢克從沒對一個聲音感到如此厭惡過。

 

***

 

    那異常仿生人帶著小孩。一個他媽的小孩,它正把她舉起,準備穿越高速公路。現在是早晨,是尖峰時段,車輛掠過的速度令人不敢恭維。異常仿生人緊緊抓住孩子的手,隨時準備好要穿越馬路,漢克沒那個心腸可以眼睜睜看著一個孩子就這麼死在路上。

    面對鐵絲網,站在康納身旁,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別開頭,假裝這一切不會發生。

    但接著,她們順利上到高速中路中央的安全島了。那異常仿生人用鐵一般無法動搖的決心守護著那個孩子。

    漢克直覺性地按住正往鐵絲網上面跳的康納。「等等!你這是要幹嘛?」

    「我不能放她們逃走。」

    「她們逃不遠的!」但漢克無法抹滅他心中的希望。或許她們可以。「她們不可能過得去。」

    「我不能冒這個險。」

    他猛地抓住康納的手臂,把他拖回地面,心都快從嘴裡跳出來了。「嘿!你會害死自己!不准追上去,康納,這是個命令!」放她們走吧。就待在這兒,讓她們逃走吧,該死。

    漢克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看到有人支離破碎的倒在馬路上。血色或藍或紅,突然對他一點都不重要,也沒什麼區別了。

    康納全身都因為想要無視、想要繼續、想要追上去的慾望而抽搐。

    但他沒有動,就這麼看著嫌犯跑遠,眼中帶著類似沮喪的東西。異常仿生人帶著孩子安全的過到公路另一端。漢克終於找回了呼吸。

 

***

 

    「這位派卓……」

    這已經是幾秒鐘內康納問的第三個問題了。自己的午餐時間到底怎麼就被變成審訊了呢?漢克他媽的一點頭緒也沒有。康納看上去完全不被他處處挖苦的回應和明顯煩躁的語調動搖。

    一個固執的仿生人。模控生命創造出了一個操他媽固執的仿、生、人。

    漢克試圖把注意力放在漢堡上面。「你的餐點所含熱量足足有每日建議攝取量的一點四倍。你不該吃完它。」他張大嘴狠咬一口,表明自己的立場。康納不屈不撓地繼續說了下去。

    「關於我,你有任何想知道的事情嗎?」

    「見鬼了,才沒有。」但康納是那麼的真誠——靠,漢克甚至可以說他的語調裡充滿期望——他再次感覺到自己的決心崩落。「嗯,有啦……呃,他們為什麼把你搞成這副蠢樣,還給你這個奇怪的聲線?」

    而康納呢,就和他想的一樣,完全沒意識到其中包含的侮辱。漢克必須得靠意志力才能壓下即將迸發出來的笑容,看著跟廉價電視廣告沒兩樣的場景在眼前上演。「我的外表和聲音都是為了促進團隊間的功能整合而設計的。」

    老天啊。

    「好吧,他們搞砸了。」他們砸得也太用力了。漢克還記得,十多年前第一個通過圖靈測試的仿生人,他在新聞上看過,他當時根本沒法相信那女孩是個他媽的機器人,她不管看起來還是聽上去都太過像人。

    模控生命,漢克忍不住想著,他們在康納身上退步太多。看在耶穌基督的份兒上,他還目睹過對方舔血。康納,既僵硬又過度邏輯化,基本上就是台機器,再給他一百萬年也不可能過得了圖靈測試。

    但接著康納拋了媚眼。漢克感覺自己的三觀好像傾斜了一點點。他不確定是斜到哪裡去了。就好像身上很癢,卻找不到明確的位置可抓。

    「適應人類的不可預測性也是我其中的一項功能。」

    你他媽現在到底是要漢克怎麼辦啊?

    康納收到一則通報,他閃爍不止的LED讓漢克愣住了。這是個仿生人,那亮著光芒的東西如此宣告。這是台機器。

    「我就不打擾你用餐了。如果有任何事,我人就在車上。」康納邁步走離桌邊,步伐充滿自信,雙腳打出完美的節奏。他的臀部以小得不能再小的弧度搖擺著,漢克認為那動作根本不該出現在這世上。模控生命給他加上這種東西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

    漢克硬是在回車上前在外面多待了幾分鐘的時間。他的漢堡跟汽水都只吃了一半。去看看那個疑似是異常仿生人的通報也無傷大雅,畢竟福勒已經非常清楚的命令過了,漢克也不能再繼續用這麼驚人的速度拿下第二支懲戒。

    他一邊說服自己,一邊坐進駕駛座,而康納就在身旁。

 

***

 

    這就是漢克決定要好好工作的下場,被他媽的推下樓。他一直以為自己最後肯定是死於酒精中毒。這死法對他來說也太積極了點,他有些諷刺地想著,同時發力要攀住樓邊突出的支撐點。

    魯伯特,那個仿生狗屎,竟然在漢克絆倒時抓緊時機跑了。他希望康納把那個混蛋給抓起來打,如果能打斷個什麼東西最好。比如脖子,這樣漢克就不用費功夫親自動手。

    他知道自己有點反應過度了。他有個不錯的支撐點,而且儘管局裡大部分的人都不這麼覺得,但他並沒有真的讓酒精跟漢堡把自己搞得跟看上去一樣糟糕。漢克能把自己拉上去的。

    但他已經沒了自救的必要。康納的手就在那裡,突如其來的強勁力道把他護送回安全的地面。

    魯伯特此時早已不見蹤影。康納本可以抓到他的,漢克還沒笨到無法理解這一點。他看得一清二楚——康納是怎麼衝過植物園、翻過一個又一個屋頂、跳上一列該死的火車;他是多麼的專注,一心一意地朝著目標而去。

    『你還等什麼,追上去啊!』

    然後,,他追上去了。漢克從沒有在電視螢幕以外的地方看過那種追逐戰。他壓根就跟不上他的動作。或許他根本就不該跟上來的。如果不是他,康納早就順利抓到魯伯特了。

    瞧見康納臉上的表情,漢克的這個認知只是變得更加明確。困惑。挫敗。康納的臉上明明白白寫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幫了他。但他的確伸出了援手,而漢克不在乎那背後的理由或什麼的,他幫了他,這才是重點。

    「嘿,康納……」

    康納正向遠方張望,似乎是在搜尋魯伯特的蹤跡,希望能繼續進行追捕。他轉過身的動作生硬而機械化,LED流轉著亮黃。這是台機器,那燈用著每一次計算與運行的閃動不斷提醒漢克,只是台機器。

    「沒什麼。」

    但漢克發誓,在他們步行回到車上的途中,康納顯得很不高興——甚至是他媽的悶悶不樂。他至少還是可以捏捏對方的肩膀安慰一下;畢竟某人的確救了他的命。

    康納的LED因此回轉藍光。

    一台機器,漢克必須得不斷提醒自己。只是台機器。

 

 



終日電波
康纳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康纳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康纳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榎家小生

【漢康】固定行程的不確定性

※七夕小短篇賀文(遲到again)

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日常中感情線不明顯的相處,有機會寫出來覺得開心


康納每一天的行程大多都是這樣,幾乎沒有例外,自從耶利哥事件結束,康納再次與漢克搭擋後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

他們會在一天的開始進到警局,值得慶祝的是底特律的副隊長在異常仿生人RK800的督促下終於能準時進到警局,這段日子總能看見漢克滿臉菜色的待在位置上。

康納就和往常一樣坐在漢克對面,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座位多了些小東西,像是小女孩的狐貍玩偶、民眾的感謝小卡、警局送給他的榮譽警徽。

康納的座位保持著仿生人特有的整齊感,但在之下多了些仿生人從未有的人情味。

漢克對此只...

※七夕小短篇賀文(遲到again)

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日常中感情線不明顯的相處,有機會寫出來覺得開心



康納每一天的行程大多都是這樣,幾乎沒有例外,自從耶利哥事件結束,康納再次與漢克搭擋後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

他們會在一天的開始進到警局,值得慶祝的是底特律的副隊長在異常仿生人RK800的督促下終於能準時進到警局,這段日子總能看見漢克滿臉菜色的待在位置上。

康納就和往常一樣坐在漢克對面,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座位多了些小東西,像是小女孩的狐貍玩偶、民眾的感謝小卡、警局送給他的榮譽警徽。

康納的座位保持著仿生人特有的整齊感,但在之下多了些仿生人從未有的人情味。

漢克對此只是撇個嘴,如果康納能別一天到晚督促他的日常生活,少點囉嗦,漢克大概會對此感到一種看著孩子長大的欣慰感。

任務的執行是必要的,偶爾他們仍會走出警局去案發現場探查,每當他們出任務時漢克都會帶上康納,也許是這段時間的習慣,也是他不自覺逐漸將康納劃進保護圈。

屍體、液體、足跡。

犯案現場總是少不了這些,耶力哥確實成功轉化了人類對仿生人的看法,可異常仿生人的案件還是存在於日常生活中,並不是每個仿生人都能夠在仇恨之後再次接納人類,即便他們的設定是為了成全人類更完整便利的生活,可在異常之後——誰也說不定。

異常仿生人的案子還是他們負責,底特律的冬日比想像中漫長可也不是沒有結束的那一天,而當康納意識到時這裡已經過了好幾個季節。

他和往常一樣照著制定好的流程走,手上的案件報告按下送出,習慣性的將一整天的記憶上傳到雲端。結束完底特律警局的工作接著和漢克去吃晚餐。

他原本只負責『陪伴』漢克,一開始漢克對此會感到彆扭,老傢伙吃飯的畫面被一個仿生人死死的盯著,天知道康納在看著他的時候又在分析哪些鬼東西——於是在漢克強烈的抗議下,康納和耶利哥共同製作了仿生人的味蕾系統,雖然能吃下肚的東西有著限制(仿生人的消化系統不像人類的內臟可以進行多方面的進食),可他終於能和漢克共同吃一餐。

吃完簡單的晚餐後回到家,目前康納借住在漢克的房子裡,底特律警局並不是不能收納康納,不過在漢克看了他好幾次都待在冷冰冰的警局後,內心裡仍是把康納當作自己乾兒子的警探爹地最終受不了就將台原型機帶回他家。

客廳的沙發、他的狗、一條毯子,這些就足夠RK800在漢克家有個美好的夜晚。

康納和相撲的感情意外的好,漢克並不是沒有注意到康納有些怕狗,在摸相撲的時候總帶著一絲不自知的小心翼翼,漢克覺得好笑,自信又精明的仿生人也會有害怕的東西(康納要是聽到就會反駁這是系統的不確定性)。

球賽開播的時間剛好是在他們吃完晚餐後,漢克洗完澡就坐在沙發上,他的仿生人則是替他準備了幾罐啤酒和零嘴。康納在垃圾食物終究是退了一步,妥協地挑選了比較有品牌保障的東西給漢克食用。

漢克喜歡嗎?

廢話。

多虧了康納有了味覺,仿生人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好吃、什麼叫做狗屎。

替漢克準備好後,就換康納去洗澡,仿生人洗澡不是必要的,他們有自己一套清潔系統,可漢克總是堅持康納必須去好好的洗乾淨自己,而康納對此也樂於去學習。

警探型仿生人的學習比起一般的仿生人要來得強多了,康納洗完澡連帶的是乾淨的浴室、整齊的洗衣空間、還有漢克脫下的內褲全都好好的清洗完畢。

康納回到客廳,相撲自動的趴到他身旁。這時漢克已經喝得差不多了,通紅了臉映著電視反射出來的光,康納縮進沙發裡靠著漢克,仿生人剛洗完澡的清爽味道蓋過了老警探身上的酒味。

「康納你換了洗澡的?」漢克含糊的問,「怎麼聞起來特別香。」

「沒有,這是你在用的,我們用的是同一種。」

「是嗎?但在你身上感覺味道不同——」漢克湊近了點聞,「噢,感覺和相撲的洗澡劑有點像。」

康納眨了眨眼,他可以確定自己沒有拿錯沐浴的用品,不過當漢克的頭湊過來他仍是下意識的聞了下,漢克的頭髮蹭過仿生人的下巴。

「漢克——」

『——啊!我們的前鋒衝進球門前啦!』

電視傳出激動的播報聲,漢克立刻轉過頭看球賽。他沒有繼續困惑康納身上的氣味,見支持的球隊進球他發出了一聲醉醺醺的歡呼。

康納讓相撲跳上沙發半個身體搭在他的腿上,手不時的順過相撲的長毛,輕柔地替聖伯納犬梳開打結的部分。

球賽進行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當漢克酒有些醒時他身旁的仿生人已經進入了待機,額頭邊的光圈時不時的閃爍兩下。

最後一局結束後,播報人員採訪了勝利隊伍的MVP,那個穿著底特律球隊的大青年帶著勝者的笑,對著鏡頭說著:「將勝利送給我親愛的艾蜜莉,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

漢克挑起一邊的眉,接著又看了眼靠在他肩膀上睡著的仿生人。

相撲打了個哈欠,蜷縮在沙發的一端發出慢調的呼吸聲。

漢克側過身子,輕輕喊了聲康納的名字,待機的仿生人聽見了自己的名字很快就睜開眼睛,在部分軟體還未全數甦醒時,他的視網元件就見漢克低下頭來遮住了電視發出的光線。

那是一抹很輕的吻。

康納愣在原地,漢克對他笑了笑,也許是因為酒還沒全醒,所以這個脾氣古怪的老警探難得地說出了一句應景肉麻的話。

「情人節快樂,康納。」漢克撫著康納的臉頰。

只是一句最簡單的慶祝話,再加上一個親吻。

漢克的仿生人便高興地露出了一抹柔和又軟綿的微笑。


「你也是,情人節快樂。」





康納每一天的行程大多都是這樣的。


辦案

看球賽

看著漢克吃飯

回家照顧相撲

結束


仿生人異常後的生活與往常一樣沒有什麼太多的變動。


辦案

看球賽

看著漢克吃飯

回家照顧相撲

>情人節親吻

結束


只不過漢克帶給他的不確定性,更多了。



阿花花

【预售通知】

《警用仿生人的正确/错误使用方式》

预售今晚20:00开始,截止至9月9日。

预售地址→戳这里

详细信息请看图片。


抱歉这个本拖了好久……

(P2有部分内页预览。安全起见,只截了一小块的那种)

如有疑问请在评论区留言。


【预售通知】

《警用仿生人的正确/错误使用方式》

预售今晚20:00开始,截止至9月9日。

预售地址→戳这里

详细信息请看图片。


抱歉这个本拖了好久……

(P2有部分内页预览。安全起见,只截了一小块的那种)

如有疑问请在评论区留言。


原装凯皮

做了警探组的手书...!!是八爷的lemon!但还未完成xx图片是视频截图!!

av号:av29617481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1748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DA8EA32-3C71-4B15-83D9-88668167117726051infoc&ts=1534565843961

做了警探组的手书...!!是八爷的lemon!但还未完成xx图片是视频截图!!

av号:av29617481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1748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DA8EA32-3C71-4B15-83D9-88668167117726051infoc&ts=1534565843961

墨汁

【警探组】(AO3文授翻)午夜幽灵/A Ghost by Midnight by:fantastic

原文地址:AO3

作者:fantastic

翻译:我

由于里面有可能被和谐的内容所以授权和翻译正文走外链:SY【需要账号,没有账号的朋友们注册一个就行

正文后续The Approximate Distance Between Two:AO3【连载中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欢迎大家去原作给作者留kudos和评论!

原文地址:AO3

作者:fantastic

翻译:我

由于里面有可能被和谐的内容所以授权和翻译正文走外链:SY【需要账号,没有账号的朋友们注册一个就行

正文后续The Approximate Distance Between Two:AO3【连载中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篇文!欢迎大家去原作给作者留kudos和评论!

文矣先生

来自汤不热的spkunei太太,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她的画。给大家分享。
有授权。我总忘记说这点。

来自汤不热的spkunei太太,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她的画。给大家分享。
有授权。我总忘记说这点。

文矣先生

来自汤不热spkunei太太。
授权见空间

来自汤不热spkunei太太。
授权见空间

节操熊熊熊熊
七夕节摸刀子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了...

七夕节摸刀子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了吧
游戏主线通关

七夕节摸刀子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了吧
游戏主线通关

NiNE-九山

请选择你的副队长!

画师:カルシウム

连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3729756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请选择你的副队长!

画师:カルシウム

连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3729756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NiNE-九山

“你穿一件湿透的衣服来我家。”

“对不起,副队长。”

之后,他在下雨天都要把伞打起来。

画师:蟒蛇@3日目-ヒ52b

连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098491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你穿一件湿透的衣服来我家。”

“对不起,副队长。”

之后,他在下雨天都要把伞打起来。

画师:蟒蛇@3日目-ヒ52b

连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098491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折原🍩

【警探組】蜜蜜

*警探組 :人類!漢克x人類!康納

*秘蜜系列:   秘蜜 、那夜  (順序無差))>祕密

*PWP!!!我寫這篇文就是為了搞他們!!!!不要阻止我!!!!


*私設:康納:大學生,在學校跟柯爾是好朋友
    漢克:底特律警局副隊長,兒子柯爾    

幫60跟900帶入自己私設的名字,看久了也覺得人類應該要有個名字((?)    

RK800-60 (馬修)、RK900 (莫里斯) ...

*警探組 :人類!漢克x人類!康納

*秘蜜系列:   秘蜜 、那夜  (順序無差))>祕密

*PWP!!!我寫這篇文就是為了搞他們!!!!不要阻止我!!!!


*私設:康納:大學生,在學校跟柯爾是好朋友
    漢克:底特律警局副隊長,兒子柯爾    

幫60跟900帶入自己私設的名字,看久了也覺得人類應該要有個名字((?)    

RK800-60 (馬修)、RK900 (莫里斯)  >  

------------------------------------------------------

當然走外連,少不了車的


本來想要在情人節發的(AO3)

可是我下班情人節就結束了(圖)


還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想看他們甜甜蜜蜜的膩在一起啦嗚嗚嗚(哭泣哭泣)

我現在去睡了 掰掰(每次都夜間發文)

還是感謝大家的愛心小手(?)評論 ,看到錯字用力批評我嗚

空识迦蓝

〈底特律:我欲成人〉ConnorHank亲子向 救赎

你就是爱本身。
                                             —— 题记。

汉克•安德森曾在一段时间内变得十分堕落。...

你就是爱本身。
                                             —— 题记。

汉克•安德森曾在一段时间内变得十分堕落。他的儿子惨遭车祸不幸死亡,生活与工作上的压力让他不得不每天杀死一点点。本在低谷,却神不知鬼不觉出现了一个工作搭档。

“你好副队长。我是模控生命派来专门侦查异常仿生人的康纳。”

第一次见面,汉克自然不喜欢这个叫康纳的仿生人。因为他最挚爱的儿子——柯尔•安德森就是因为原主治医生因吸食红冰而无人为柯尔做手术,派去仿生人而导致了儿子的死亡。因此汉克对“仿生人”这些东西没什么感觉。对于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他连自己的手机都不知道该去如何调理了。

可是渐渐的发生了变故。

“你很幸运,副队长。下一枪就会杀了你。”

“如果你有些私人问题,可以来问我。”

汉克•安德森像是着了魔一般,觉得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远么一些亲切感。第一次见面是的生硬仿佛都被化解了。

kakyoulan
太秀了,取消你们的年假。

太秀了,取消你们的年假。

太秀了,取消你们的年假。

弦鱼

【警探组】Photograph

小甜饼,略带私设

一个直球康和一个纠结老汉。


  “我想知道你是否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什、什么?”汉克被这发直球吓得一时没反应过来。

  面前的仿生人认真地看着他。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康纳的脸上(真是难得的晴天),焦糖色的眼睛里充斥着他的倒影。康纳看起来很平静,但他正不自觉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这暴露了他的紧张。

  噢,这可是一个相当类人的举动。汉克想。但他这时候没有心情对此感到惊奇或喜悦,因为他的心跳正因为刚刚那句话大声得如擂鼓。

  “我是问,你是否想和我结婚?”小仿生人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现在提这个?”汉克一时竟真的想不到该如何回...

小甜饼,略带私设

一个直球康和一个纠结老汉。



  “我想知道你是否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什、什么?”汉克被这发直球吓得一时没反应过来。

  面前的仿生人认真地看着他。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康纳的脸上(真是难得的晴天),焦糖色的眼睛里充斥着他的倒影。康纳看起来很平静,但他正不自觉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这暴露了他的紧张。

  噢,这可是一个相当类人的举动。汉克想。但他这时候没有心情对此感到惊奇或喜悦,因为他的心跳正因为刚刚那句话大声得如擂鼓。

  “我是问,你是否想和我结婚?”小仿生人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现在提这个?”汉克一时竟真的想不到该如何回答他。

  康纳抿了抿唇,目光开始有些游移着看向了窗外:“因为今天的天气很好,而你总是在好天气时心情愉悦。我认为选择这个时候向你提出建议的成功几率会大一些。”

  汉克眨了眨眼睛,还是没说出话来。

  “你在担心法律的问题吗?关于人类与仿生人结婚的合法化问题已经提上议程了。现在群众的舆论支持呼声较高,提案被通过的可能性很大。所以这不应该值得担心。”

  “不是因为这个……”汉克有些头痛了。

  康纳疑惑地皱起了眉:“那是因为什么?”他看着汉克欲言又止的脸,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噢。是因为我是个仿生人?”

  “不!”汉克下意识地否认。

  但康纳其实猜对了。他想不到对方居然真的猜得到。

  这并不是说他不爱康纳。老天,他爱那个小仿生人甚过自己的生命。可以说,没有什么是他不能为他做的。如果康纳想,叫他套上蟹老板的卡通人偶服去给孤儿院里的孩子们跳舞都可以。

  但结婚?这真的有点困难了。

  他的意思是,他是个相当老派的男人。他的骨子里刻着传统和恋旧。他不肯接受最新的尖端科技,他不肯丢掉家里的陈旧物件,他仍在使用世纪初流行的电子产品,他甚至不会摆弄自己的手机。

  因此,跟仿生人一起办案?可以。爱上了一个塑料小混蛋?他能接受。跟他的仿生人男友同居?这是他目前的极限。

  康纳叹了一口气,垂下了眼睫:“是我太冒失了。如果造成了任何不愉快,我向您道歉,副队长。”

  该死,他又叫他“副队长”了。他要么很生气,要么很难过。也许两者都有。

  “就……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好吗?”汉克急了,头更加疼了起来。他开始痛恨让康纳失落的自己。

  康纳只是点了点头。他转身出门,说道:“是时候去上班了,副队长。我在您的车里等您。”

  操。

  汉克骂道。他搞砸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汉克都心不在焉,脑子里着了魔般地回放着康纳早晨的表情。

  其实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加上那个不断闪烁的黄圈,汉克就知道他的小仿生人非常失落。事实上,就算没有那个led灯,他也知道康纳在想什么。得益于仿生人强大的表情管理系统,一般人猜不出RK800的真实想法。但汉克就是知道。他已经是康纳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了,如果仿生人会有蛔虫的话。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桌子上贴着的照片发呆,这已经是短短一小时内的第三次了。

  那是一张两个人的合照,是康纳要求拍的。照片上的康纳贴着汉克站着,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眉眼温温柔柔。

  拍摄者就是他自己。在他的左轮被没收后,他失去了玩俄罗斯转盘的“乐趣”。无所事事的他在康纳的建议下开始学起了摄影。用那个小仿生人的话说,就是“他是时候掌握点健康的兴趣爱好了”。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嘲讽道:“哦,这种娘炮的爱好肯定很适合我。”

  但他后来还真的喜欢上摄影了,虽然他并不专业,连业余都算不上。他逐渐爱上了可以记录下生活中的一切的感觉。当这些照片洗出来的时候,他仿佛感到自己的生活真的被记录下来了,不会再随着酒精和宿醉慢慢流失。

  “嘿!”他突然被人轻轻地推了一把。他回头,看到了警员安迪。

  “你发什么呆呢?一整天了。”安迪凑近,顶着一副八卦兮兮的表情,压着声音:“说真的,别是哪个姑娘让你魂不守舍了吧?康纳会伤心的。”

  “去你的,别瞎扯。”汉克挥了挥手。

  他悄悄望向对面,康纳对着电脑认真地查着什么东西,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仿佛没听见他们的对话。但他知道康纳其实听得见,他就是不想对此有任何表示。

  汉克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的小仿生人真的生气了。


  两人之间胶着的气氛让今天无比难熬。除了必要的交谈,康纳没有跟他搭过话,与平日那个一有空就要没话找话说的RK800有着天壤之别。

  总算捱到了下班时间,汉克猛地站起来,抓起自己的车钥匙往外走。

  走了几步,他发现自己的小男友并没有跟上来。他皱起眉,回头看了看,发现康纳仍在坐在位置上,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着什么。

  该死,他都在那位置上坐了一天了。

  他走回去,挠了挠后颈:“呃……下班了,走吧。”

  “我今天要加班,副队长。有几份报告仍未完成。”康纳头都没抬:“您可以先回家。我稍后就到。”

  汉克眨了眨眼睛:“哦……哦。”


  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呆在家里开始让他有点不习惯了。

  以往这个时候康纳已经开始着手做晚餐了(是的,他不再让汉克吃外卖了)。晚饭过后,他们会一起带着相扑出门散散步。这简直是一天中最让人放松的时光。

  他本来打算在那时候跟康纳谈谈他的小梦想。他知道康纳对婚姻关系的渴望。每当他们在街上看见一对夫妻时,康纳总会多看看他们的婚戒与牵在一起的手。

  也许是因为他从未表白过自己的内心,让康纳失去了本该有的安全感。也许成为异常仿生人让他不再那么确信自己的分析与数据,而是更多地让感性的情绪影响他的思维与行动,才会这么急于结婚。

  汉克确实在意康纳的仿生人身份,但并不是因为他歧视仿生人。

  他只是害怕。他担心自己,也担心康纳。

  他已年过半百,而对方还是一副年轻的模样,并且永远会是那个模样。仿生人不会生老病死,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康纳总有一天要送他离开。到那个时候他怎么办?

  他知道康纳有多爱他,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此惧怕婚姻给他带来的满足和死亡给他带来的痛苦。

  汉克陷进沙发里,感到无力和烦躁。

  相扑对于今晚康纳的缺席也有些不适应。它趴在地上,一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他没个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伙计。”汉克叹了口气:“我倒是可以把他的相片给你看看。”

  说着,他翻出了自己的相册。

  相册里的照片有小部分是康纳拍的他,有小部分是他俩拍的相扑,而大部分都是康纳。

  第一张是正在陪相扑玩球的康纳。他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相扑的球,脸上是纯粹的放松与愉悦。康纳说他喜欢狗,他是真的喜欢,而不是程序给他强加的设定。

  第二张是正在为他做早餐的康纳。拍照那天的天气并不好,但阴沉沉的天仍然盖不住围着围裙,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拿着锅铲的康纳的温和。几乎是看着这张照片,他就能回忆起那天自己心底突然泛起的酸胀与无限温柔。

  第三张是睡着的康纳,或者说待机的康纳。他其实没必要躺在床上,做出如此类人的睡觉的姿态。但是汉克希望他更像人一点,所以他这么做了。他总是会做汉克希望的。

  第四张是夜晚的路灯下,听到汉克叫他的名字而回头的康纳。那夜他们去遛狗,突然下了雪。两人都没有带伞,飘扬的雪花一点点打湿了他们的头发,而小仿生人仍然穿着他单薄的制服。即使他再三重申仿生人可以关掉感知模块,汉克硬是把自己的围巾塞给了他。厚厚的围巾遮住了康纳的小半张脸,而他清澈的眼神显得他稚嫩得像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小警员。汉克是故意的,因为他知道这时候的康纳会有多好看。他只是需要一个时机来把这一刻记录下来。而在这之后,自己拉下了康纳的围巾,吻了他。

  汉克仍记得那天晚上康纳先是惊讶,后是快乐的表情。一直到回家,小仿生人的眼角都带着笑意。

  直到这时,汉克才惊觉康纳已经深深地给他的生活刻上了烙印。他不得不再次认真思考起康纳的愿望。

  他一直叫对方勇敢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不要总是听从那些冰冷的程序和数据计算,不管他的愿望是否离谱。

  康纳像一簇小火苗贸然闯进了他的生活,把他冰冷的过去都烧了个干净。现在那团小火苗赌上了自己的未来,打算在这儿安家,打算为自己打上名为安德森的印记。

  他尚且如此勇敢,畏畏缩缩、一直逃避的自己又算什么?

  康纳的仿生人身份肯定会给他们的婚姻带来问题。但那也许不重要了,汉克想。他们总会有办法的,他知道。无论康纳最后做出什么选择,他都会支持他。

  他应该勇敢一次,他不能辜负康纳的勇气与爱意。

  汉克放下相册,找出自己的手机。是时候给他的恋人道个歉了。

  他刚刚按出号码,就收到了康纳的来电。

  “很抱歉我仍有工作未完成,副队长。回家的时间会推迟一些。”康纳平静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所以今晚我无法为您准备晚餐了。冰箱里还有一些蔬菜和培根,面包在厨房的柜子里,您可以做一些三明治。我十分希望您不要点外卖……”

  康纳居然还记着不要让他吃外卖。汉克又感觉到了胸口的那股酸胀。

  “嘿康纳,听着。”汉克打断了小仿生人的叮嘱:“早上是我混蛋了,对不起。我考虑过你说的了,感觉……其实还不错。”

  “什么?”

  这小混蛋还给他装蒜了。绝对是在报复。

  “你可别装了……好吧,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康纳终于笑了:“当然,汉克,你知道的。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我以为你要考虑一辈子呢。”

  “你少贫了。我是说,你真的想好了?”

  “是的。我想要这个。我确定。”康纳坚定地答道。

  汉克哼笑了一声:“你可捡到大便宜。没几个人想和我这种中年男人结婚的。”

  康纳认真地说道:“我从不在意你的年龄。吸引我的是你的人格。或者也许你比较喜欢有诗意一点的说法——你的灵魂。”

  “行了,虽然我从来不说,但我爱你,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康纳的声音带上了温柔的笑意。

  “所以现在……”

  “现在等我回家,汉克。等我回家。”


  END


-----------------------------------

其实你们应该看出来了

我是个起名废(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