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汉康

77万浏览    3532参与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十二(完結)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NOW THE LORD IS THAT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LIBERTY."

II CORINTHIANS 3:17...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NOW THE LORD IS THAT SPIRIT
AND WHERE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THERE IS LIBERTY."

II CORINTHIANS 3:17

====================


莎莉⭕

<底特律:變人><漢康>指定行動、三

「我的名字是卡菈,來自加拿大溫莎分會的調查員。很高興認識您,安德森副隊長,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能看穿我們的身份,但請稱呼我為班西。」

金髮的女性自稱為卡菈,映她在身後牆壁的影子有些詭異的扭曲著,顯然對於被輕易喊破身分而感到警戒。

卡菈並不知道漢克的身份——這很正常。漢克身為已滅絕的紐芬蘭白狼極力避免與教會接觸以免被當成稀有物種監視,但同樣是警局副隊長的他仍避不開來自教會的一些協助要求,於是傑弗瑞對教會方會幫忙隱瞞漢克的身份。

所以漢克再怎麼不滿被當人普通人,也只能忍著想低吼的怒氣噴了鼻息。

而且,班西什麼意思?

「副隊長,班西是報喪女妖的愛爾蘭語,在美國報喪女妖指的是食屍鬼。」康納在漢克...

「我的名字是卡菈,來自加拿大溫莎分會的調查員。很高興認識您,安德森副隊長,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能看穿我們的身份,但請稱呼我為班西。」

金髮的女性自稱為卡菈,映她在身後牆壁的影子有些詭異的扭曲著,顯然對於被輕易喊破身分而感到警戒。

卡菈並不知道漢克的身份——這很正常。漢克身為已滅絕的紐芬蘭白狼極力避免與教會接觸以免被當成稀有物種監視,但同樣是警局副隊長的他仍避不開來自教會的一些協助要求,於是傑弗瑞對教會方會幫忙隱瞞漢克的身份。

所以漢克再怎麼不滿被當人普通人,也只能忍著想低吼的怒氣噴了鼻息。

而且,班西什麼意思?

「副隊長,班西是報喪女妖的愛爾蘭語,在美國報喪女妖指的是食屍鬼。」康納在漢克的耳邊輕聲解釋。

「在加拿大根本沒這種含意。」漢克小聲的抱怨。

「你好,卡菈,很抱歉驚嚇到你,為了方便行動我與副隊長共享我的魔眼。我是康納.施特恩,副隊長的搭檔。」

康納禮貌的向卡菈表達歉意並幫漢克圓了一個合理的謊,而如康納所想的,當卡菈聽到他的姓氏時果然略為吃驚。

「施特恩?噢,很高興見到你,新生代的伯爵吸血鬼。原來安德森副隊長有得你的魔眼幫助,我為我剛才的無禮感到抱歉。」

「所以,加拿大教會出了什麼狀況需要派人來底特律警局求助?跟這孩子有關?」

漢克看向那個女孩,似乎是感覺到陌生的視線,女孩回望向漢克,卻害怕的蜷縮進卡菈的懷裡。

女孩蠕動了嘴唇,顫顫的張開口,可康納從嘴型讀出了女孩想要說什麼。

康納沒有讓女孩說出口,琥珀色的眼珠漾起異樣的光澤,一抹紅光流轉而過直直望向女孩的眼裡,魔眼的暗示透過注視傳達進大腦。

一個剛剛覺醒的調換兒怎麼可能底擋得了?女孩幾乎是瞬間便失去意識昏睡在卡菈懷裡。

「康納!你幹了什麼!」

漢克立刻扳過康納的肩膀制止他繼續注視女孩,當他看著康納的雙眼時已經沒有魔眼異樣的光彩。

「那女孩的魔力很凌亂,再放任下去可能會失控。」

康納揣下漢克搭在他肩上的手,小小的術法藉由碰觸傳達到漢克腦中。

她識破了你的身份。

「那也不是你可以隨意使用魔眼的理由,康納。」傑弗瑞同樣指責康納的行為。「你該相信卡菈調查員敢帶著她走就有能力控制。」

「好的,我很抱歉,福勒隊長。」

替漢克隱瞞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康納從善如流的道歉,讓漢克有些過意不去的抿緊嘴唇,要不是他隱瞞身份,康納也不用施展能力挨罵。

「愛麗絲剛剛覺醒,還希望施特恩『伯爵』能原諒她。」

卡菈面色警惕的抱緊沈睡的女孩,語氣中壓重對康納的敬稱,像是礙於階級而無法抗議,只能選擇忍受著、用這樣的方式宣洩她的不滿。

康納縮了肩膀,尖牙咬了下唇滲出一點點血珠,垂頭喪氣的低喃:「……不,卡菈調查員,請不要那樣稱呼我。」

即使是傳說遠離生活的現代,種族高低與位階仍緊緊銬牢著大部分的非人物種們。

顯然,漢克注意到康納非常抗拒被奉為上位,這讓他感到虧欠,若不是為了幫他,康納根本不會被受這種氣。

雙方的氣氛僵滯不下,傑弗瑞咳了幾聲清掃空氣中的尷尬,開口說:「閒話等等你們外面繼續,卡菈調查員,你可以開始跟這兩個傢伙講解案情了。」

 

卡菈是個平易近人的女性,身為班西的她擁有感受他人的敏銳感官,當康納低下頭時她感受到他的情緒,善解人意的推測這個年輕的吸血鬼或許並不喜歡自己擁有的『伯爵』階級,於是收起原本的不滿與對方談話。

半年以來加拿大教會在追蹤一個特殊的毒品案,最初是非人的身分被普通人識破,原本只當作是被較為敏銳的人類看穿身分的個案,但隨著發生的次數異常升高,教會開始調查其中的關連性進而發現這些人類都有吸毒的傾向。

教會著手與警察系統合作追緝毒品來源,可當他們開始調查時,那些查獲有吸食過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暴斃在家,死因不明,而在他們的家中找不到任何毒品的蹤影,搜查陷入瓶頸時教會推斷這宗毒品案背後有巫師或者煉金術師的參與,只要他們的情報外洩,某種詛咒就會立刻生效咒殺買家。

一周前卡菈接受加拿大教會調派參與這宗案件,利用班西能夠預見死亡的天賦,順利找到詛咒尚未發作、生還的毒品買家,也就是愛麗絲的父親——陶德.威廉斯,一個剛剛才交易完緊張回家的普通人類。

教會聯合當地警局突擊陶德的住處並且很快逮捕他,搜查了整個屋子找不到任何像是毒品的蹤影,在與陶德抵死不說僵持下,卡菈找到並保護當時在閣樓的愛麗絲,隨著警方帶下樓打算在回警局後利用親情作為偵訊的手牌。

當警察帶著愛麗絲時陶德極力掙脫的衝向過去試圖將愛麗絲拉離,拉扯之中女孩手裡的布偶被撕裂開來,塞在裏頭的粉末全撒了出來,頓時屋內一片塵霧瀰漫。

眾人當下立刻摀住口鼻,可卡菈一接觸到粉末居然瞬間就現出真身,這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愛麗絲是個調換兒,碰到粉末便覺醒暴走得在哭喊中燒出大片火焰。

慌亂之中眾人終於闖出火海,而在外待命的教會成員也給卡菈以及愛麗絲應急處理,把暴走的魔力梳理整齊。

後續教會成功解除陶德身上的詛咒,並由警方偵訊出陶德並不是買家,而是接受一個名叫「Heaven」的幫派交易進行「運送」,簡單來說就是個搬運工,要將一整包的粉末送到底特律。

逮捕了陶德之後,教會再也沒有毒品甚至是幫派的情報,警方從瑣碎的線索中推斷幫派或許在教會追查時便開始往南撤離,雇用送貨員分散貨物就是最好的佐證。

這只是一個可能性,畢竟他們只有逮到陶德一個人,甚至連毒品證據也在火場中化成灰燼,或許幫派並沒有撤出加拿大,只是完全的隱蔽起來。

不論如何,加拿大教會不能放過一點可能性,神秘原則被打破的可能性已經造成非人的恐慌,連帶妖精領地的通道也完全關閉,這也讓接受指派前往底特律的卡菈除了要追查毒品案以外,也受託帶著愛麗絲到這邊來尋找還可用的通道,將她送回妖精的領地內。

畢竟一個覺醒成妖精的調換兒已經不可能在人類家庭中生活下去。

底特律本來就不是稱得上和平的城市,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讓這裡成為幫派結社的天堂,就連警局都無法完全掌握到底有多少幫派窩藏在這座城市的黑暗中,更別提要找一個小小的名叫「Heaven」的新興幫派。

「或者是你們近期有沒有逮捕任何的毒品相關份子?加拿大指派我來到底特律是極密指令,我們可以在Heaven察覺到以前偵訊出情報。」

卡菈的提議讓漢克想起半夜他們逮捕的搬運工,於是向傑弗瑞詢問:「半夜那個倒楣鬼轉移了沒?」

「於今天早晨七點轉移了,副隊長。」康納很快的替傑弗瑞回答道,隨後看向卡菈說:「就算申請緊急返送也要明天才能將嫌犯送回局裡,目前我們沒辦法有更多的情報能夠討論。」

 

案件解說的會議足足開了兩小時,結束後康納讓卡菈留在隊長辦公室後推門出去,從自己的辦公桌拿著一個有點年紀的木盒子回來。

「妖精極其排斥交流,即使是底特律當地的教會也不一定能得到通道的使用許可。」

康納從木盒取出信紙以及鋼筆,快速的書寫一番後塞入信封內,彈了響指蠟條飄浮在空中點燃、滴落足夠的暗紅蠟液後熄火,一個火漆印快速的印壓上屬於施特恩家的家徽。

「我把詳情都寫在裡面的,交給駐紮在教會的施特恩管家,他會向你介紹與家族有往來的領地守衛。」

卡菈接過信封謹慎的收好,傑弗瑞也解除了辦公室的光影遮蔽恢復成原本的玻璃隔間。「卡菈調查員今天也才剛剛抵達底特律需要點時間安置自己,你們兩個可以繼續你們的休假,明天再進行偵訊。」

「老天,我該讚美你還有點人性嗎?」漢克伸展了自己僵硬的肩膀嘴裡不忘抱怨一把。

「難不成要留著你們臭著整天的臉把外頭的菜鳥通通嚇哭?拜託,我還想讓今天的警局有點作業能力!」

傑弗瑞故作不滿的回答,擺擺手把兩人趕出去,留卡菈下來辦理些協議手續。

 

從警局聽取完指派的調查後康納想直接倒在床上就這樣睡過去,但家教養成的習慣讓他堅持出門後必須清洗過才能爬上床,於是強打著精神把衣服脫光走進浴室裡沖澡。

漢克的作息並不像康納那樣容易因受到打擾而被影響,狼人已經適應在風險中生存而時時警戒,但高階的吸血鬼要能走在陽光下,必需倚賴足夠的進食以及睡眠。當他給Sumo處理完早飯、沖完澡走進臥房時康納已經窩在毯子裡像是已經熟睡。

漢克盡量放輕動作在床沿坐下,拿條毛巾胡亂擦拭濕淋淋的頭髮,突然感覺到一雙微涼的手負在他的手背上,便乾脆就讓身後沒睡著的小吸血鬼接手擦頭髮的工作。

「沒有呼呼大睡真讓我意外,小鳥。」

「我習慣跟著你一起入睡了。」

「確定不是習慣把我的尾巴當抱枕了?」

康納被漢克的調侃逗得輕笑出聲,手裡仔細的擦拭略微粗硬的頭髮以及厚實的狼耳朵,他的力道適中,即使漢克沒有多作稱讚,但身後不停搖擺的狼尾巴完全暴露他很享受這個過程。

直至終於躺回床上、漢克看著懷裡熟睡的康納時,才想起來忘記問他在警局裡被稱呼為伯爵時為什麼會因此而頹喪。

 

夜晚的月光照進百葉窗內時漢克驚醒了過來,一種野獸直覺般的危機感讓他瞬間清醒,這股不好的預感來自他的手機,漢克瞪著那台該死的機器,果然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聽那吵鬧的鈴聲就知道是傑弗瑞,並且帶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接受轉送並預定明日接受偵訊的搬運工,就在剛才慘死在轉移所內。

他們被搶先一步了。


=================

解說的篇章有點乏味,之後就會好了!
另外漢克在家喜歡放出狼耳朵跟尾巴,比較舒適。


逆向回溯

【汉康主】部分嗷嗷三洋妞文推荐

最近太忙了,汉康抱抱日就给大家推荐一些嗷嗷三上个人比较喜欢的文章把!

*英语不好不想看洋妞文?Chrome浏览器自带的网页翻译功能可以解决80%的文本翻译√有机会可能会有搞一期开车常用词汇vs谷歌灵魂译文对比……

都放的英文名,可以直接在网站上搜索

*基本都是汉康,不过可能有少许混邪倾向,会标好预警的√


【汉康】Missed Connections

长篇系列文,双人类AU,有甜有虐,HE

*康纳在少年时期离家出走,在酒馆跟年轻警官汉克打了个巨辣无比的炮之后偷偷溜走。而十年后的颓废警官汉接手了一个警局新人……

*有太太为这篇文章画了好多优质同人图!在文章靠后一些的章...

最近太忙了,汉康抱抱日就给大家推荐一些嗷嗷三上个人比较喜欢的文章把!

*英语不好不想看洋妞文?Chrome浏览器自带的网页翻译功能可以解决80%的文本翻译√有机会可能会有搞一期开车常用词汇vs谷歌灵魂译文对比……

都放的英文名,可以直接在网站上搜索

*基本都是汉康,不过可能有少许混邪倾向,会标好预警的√

 

【汉康】Missed Connections

长篇系列文,双人类AU,有甜有虐,HE

*康纳在少年时期离家出走,在酒馆跟年轻警官汉克打了个巨辣无比的炮之后偷偷溜走。而十年后的颓废警官汉接手了一个警局新人……

*有太太为这篇文章画了好多优质同人图!在文章靠后一些的章节里都有链接~

*预警:有一笔带过的两人相遇前的ONS,颓废老汉=离婚+丧子前提

 

【汉康】Knuckle, Buckle, Kneel

短剧情+喜闻乐见的大锅肉

*拳击教练汉克x帮工康纳

*预警:颓废老汉=离婚+丧子前提

 

【汉康】Permission

Plot? What plot! 汉康Dominant/Submission play

 

【汉康】Being Alive

反转AU,剧情向,强推!!

*超苏RK800汉克x警局优秀孤僻员工兼单身爸爸康纳,这个结局有一个情节真的赚掉我好多眼泪【虽然我本身泪点也低】

 

【汉康】18w

双人类AU,卡车司机汉克x离家出走康,长篇剧情向,有点像公路片~

*一个暴雨夜里,康纳鼻青脸肿地逃窜到一辆陌生的卡车上

*预警:由于离家出走所以靠咬人(suck dxxk)赚钱维生的康纳(遇到汉克前),失败的马康前情提及,汉克同样有失败的家庭经历

 

【汉康】spring a leak

原作背景,plot? What plot!

*半公开场合普雷

*预警:康纳穿的礼服比较女性化x算是有trans倾向?

 

【汉康】Private Eyes

原作背景,小心机安卓又上线啦

*汉克上班的时候查看了一下家里的监视摄像头……惊爆!三月安卓大白天居然在家里做这种事情!五旬老汉震惊了

 

【汉康】Watch Me, Watch You

半原作背景,剧情向,不露脸的Camboy仿生人康纳!!有好优质的同人图,在文章里有链接

*颓废老汉第一次用直播平台,关注了一个画风清奇的Camboy,接着警局给他派了一个仿生人搭档

*预警:在一个关键转折之后坑了……或者可以理解为Open ending. 

 

【警探夫夫】The Cruise Line Caper

汉康婚后蜜月邮轮旅行卷入仿生人案件,有很香的同人作品,剧情很棒

*预警:N次被打断的大和谐,最后一次终于完成的是康汉(发生在ch7,因为汉克打赌打输了),不吃逆的姑娘可以在前戏开始之后直接跳尾声

 

【汉康/强迫性盖康】Dirty Computer系列

混邪all康党的大强推!!!hurt/comfort,剧情很棒,汉康HE

碗中之鱼:有译文!后续:Thorns Always Sharp

*预警:强迫性盖康,后续有工作场合骚扰等,盖文是坏人担当

 

【主汉康】How to Be a Monster

血猎AU,剧情向,吃得下一点抹布前提的话非常推荐!!

*血猎汉克救下了一个被血族大公俘虏已久的年轻同行,在送他回家的过程中,危机四伏……

*预警:被俘虏时的路人/抹布+卡康警告

 

【主汉康】Déjà Vu

剧情为主,有点虐but还挺好吃

*由于康纳不知道科尔的名字,汉克在模控生命地下射击了错误的RK800,仿生人革命失败。几个月以后,有人报告伊甸园的特殊型号RK800可能蓄意杀人

*预警:被洗掉大部分记忆的康纳,伊甸园康纳,他人虐待提及,以及这个老汉犹豫了很久才相信伊甸园康……当时看着好虐好生气哦!!!虽然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啦x洋妞写正剧的时候好像很喜欢这种犹豫不决的颓废汉【悄咪咪】萝卜白菜各有所爱8

 

【主汉康】Buried Beneath the Snow

RK900取代康纳,仿生人失败前提

*盖文跟老汉展示了一张他在伊甸园使用RK800时留下的照片

*预警:这个盖文真的很过分!!!伊甸园康纳,被洗掉记忆的康纳,有虐待提及,老汉跟上面那篇一样犹犹豫豫= =

 

——————————————————

 

我之前没有打标签的习惯所以只整合出来这么多啦,希望小伙伴们吃粮愉快~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十一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Remembrance

====================


"To all my people:

"Tuesday next, November 11th, is the first...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Remembrance

====================



"To all my people:

"Tuesday next, November 11th, is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the armistice which stayed the world-wide carnage of the four preceding years, and marked the victory of right and freedom. I believe that my people in every part of the Empire fervently wish to perpetuate the memory of that great deliverance and of those who laid down their lives to achieve it.

"To afford an opportunity for the universal expression of this feeling it is my desire and hope that at the hour when the armisitice came into force, the eleventh hour of the eleventh day of the eleventh month, there may be for the brief space of two minutes a complete suspension of all our normal activities. During that time, except in rare cases where this might be impracticable, all work, all sound and all locomotion should cease, so that in perfect stillness the thoughts of every one may be concentrated on reverent remembrance of the glorious dead.

"No elaborate organization appears to be necessary. At a given signal, which can be easily arranged to suit the circumstances of each locality, I believe that we shall all gladly interrupt our business and pleasure whatever it may be and unite in this simple service of silence and remembrance.

-George R.I."

九霄⭕️

【底特律】【警探组】猎人(上)

*人类 汉克 x 狼人 康纳 AU

*庆祝安卓双十一免费了~


“不!不行!汉克!”

在汉克.安德森将手伸向稻草堆里那只狼人幼崽时,杰弗瑞及时阻止了他,只用看一眼汉克那双蓝眼睛里柔和下来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好友想干什么。

“别的都可以,但这次不行,他是个狼人,汉克!而你是个怪物猎人!你不能留他一命!”

他冲汉克摇摇头,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在某些方面是有点特立独行,他们都是怪物猎人,靠着捕猎这些怪兽交给教会来换取赏金,但汉克却似乎并不讨厌这些怪物,或者说,他时常把他们当成是跟人类一样看待,他捕猎的标准并不是这只怪物的价值或者悬赏金额,更多的是它有没有伤害到人类。...

*人类 汉克 x 狼人 康纳 AU

*庆祝安卓双十一免费了~


“不!不行!汉克!”

在汉克.安德森将手伸向稻草堆里那只狼人幼崽时,杰弗瑞及时阻止了他,只用看一眼汉克那双蓝眼睛里柔和下来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好友想干什么。

“别的都可以,但这次不行,他是个狼人,汉克!而你是个怪物猎人!你不能留他一命!”

他冲汉克摇摇头,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在某些方面是有点特立独行,他们都是怪物猎人,靠着捕猎这些怪兽交给教会来换取赏金,但汉克却似乎并不讨厌这些怪物,或者说,他时常把他们当成是跟人类一样看待,他捕猎的标准并不是这只怪物的价值或者悬赏金额,更多的是它有没有伤害到人类。

“可他又有什么错呢?杰弗瑞,他才这么小……”

猎人低下头去看着干稻草中熟睡的幼崽,小狼人耳朵都还没长竖起来,像一小撮灰色绒毛软趴趴的伏在深棕色柔密的短发之间,他顶多才出生三天,此刻正吮吸这自己的手指头睡得香甜,丝毫不知道他正被两名高级怪物猎人盯着,而他的母亲,那只凶悍的母狼人已经在山洞外被斩去了头颅,汉克想这大概就是那只狼人无论怎样也不肯逃走的原因。

“汉克…”杰弗瑞皱了皱眉看向自己的老搭档,“冷静点,汉克,我知道柯尔的事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但你不能……”

“别跟我提柯尔!”

汉克吼了回去,是的,他唯一的孩子,才6岁的小柯尔三年前死了,这三年来汉克没有任何一天不想念着他,甚至恨不得随之而去,但这并不是他对这只小狼人手下留情的原因,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这隔小生命并没有什么过错,他连爪子都还没长起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他才刚出生,他有权利活下去。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我会…好好把他养大的。”

不再容好友劝阻,汉克弯腰从草堆里想要抱起那只刚被吵醒、揉着眼睛哼哼唧唧的小家伙,大概是感应到了猎人身上血腥的杀气,小狼崽子本能的挣扎起来,咿咿吖吖的手脚并用朝人类踢打着,甚至一口咬在汉克伸向他的手腕上,猎人吃痛的皱了皱眉,干脆一把拎起这小东西按在肩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相信杰弗瑞不会把这件事报告给教会,尽管他的好友看上去气得快炸了,但这点信任他还是有的。

他将小狼崽子抱回了家,幸好,他住得离镇子比较远,柯尔死后他的妻子也离开了他,他便一个人搬到了半山的木屋里,跟他的狗一起。

一路上小狼人都还算乖,过了最初那阵挣扎以后就不声不响趴在他肩上,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改变,直到半夜才因饥饿而哭闹起来。

“唉……我得去给你弄点吃的,小混蛋。”

汉克发愁的看着被窝里蹬着手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幼崽,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最后他叹了口气,将婴儿包好放在暖和的壁炉边,又拍了拍旁边小狗的脑袋:“照顾好他。”

圣伯纳犬摇了摇尾巴,用嘴拱了拱柔软的襁褓,在小崽子身边趴了下来,汉克这才取下了风灯穿上大衣走出门去。

快天亮的时候他带了些新鲜的羊奶回来,小家伙已经哭得脱力睡着了,直到汉克温好羊奶用小勺子喂在他嘴边,他才循着本能醒过来,开始贪婪的进食。

“慢点,你快把勺子吃进去了!”汉克一边笨拙的把羊奶喂给小狼人,一边看着那双琥珀一样的棕色眼睛自言自语,“我该叫你什么好呢?嗯…康纳?康纳这个名字怎么样?”

小婴儿不会说话,但他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吧,看起来你很喜欢,那你以后就叫康纳了。”

 

养育一个狼人小孩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尤其是汉克根本不敢让人发现。

好在现在是冬天,没多少人会上山来,杰弗瑞明里暗里的也在帮着他,而且康纳也很乖,根本不用他操太多心,但尽管如此,汉克还是警惕的将木屋周围撒上驱魔粉、装好机关,不止不能让人类发现,一只幼嫩的狼人小崽子,在怪兽们眼中看来也是这个缺粮季节的珍馐美味。

狼人不比得人类,他们生长得很快,小康纳很快就断了奶,他可以吃一些简单的燕麦粥和胡萝卜榨的汁,汉克尽量避免让他接触血食和生肉,他并不想激活小家伙体内那种狼人的天性,他希望最后孩子以后长成一个普通的人类,不用一生都在逃避教会和捕猎者的追杀。

所以,在康纳满一岁的时候,他带他去了伊利亚那里。

 

伊利亚住在很远的山里,他讨厌人类,但他欠汉克一个人情。

“你确定?你真的要隐去这孩子的尾巴和耳朵?”

有着一半人类血统的吸血鬼饶有兴趣的看着被汉克护在身后的小狼人,小家伙正在忍不住的用爪子挠自己的耳朵,他的耳朵才刚刚长到能竖起来,耳根总是痒痒的。

“我确定,这孩子我会把他养大,他并不是一只野兽,他是个人,他会拥有人类的灵魂。”

“那可不一定啊,这得看这孩子自己的意愿…过来,康纳。”

伊利亚向那孩子伸出手,汉克下意识的将康纳护在身后:“你干什么?”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他!”

吸血鬼朝汉克翻了个比较优雅的白眼,继续向小狼崽子勾了勾手指。

康纳抬头看了看汉克,看人类没有继续阻止的意图便走了过去,乖巧的任凭伊利亚捏着他的爪子翻来翻去的看了看,又揉了揉他头上尖尖的耳朵。

“真乖,康纳…这颗糖给你吃。”

不知道伊利亚从什么地方突然摸出来一颗“糖块”摊在手心里,暗红色的结晶体在吸血鬼的手掌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不!康纳!”

汉克怒吼道,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不是糖块,那是一块血晶,对任何嗜血的魔物都具有致命吸引力的血晶,它能让任何魔族的兽性瞬间提升到最强。

“别拿!康纳!”

但是,晚了,小狼崽子的目光已经被那块“糖”吸引住了,他似乎根本都听不见汉克说了什么,手指颤巍巍的收拢抓住“糖块”拿起来,喉咙里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对此,伊利亚露出一抹微笑,但随即这抹微笑就凝滞在了脸上,因为小康纳只是抓住那块“糖”放在眼前好奇的看了看,甚至还嗅了一下,然后,他念念不舍的将“糖块”再次放回了吸血鬼的掌心。

“我不要你的糖。”

他转身扑过去抱住了猎人的大腿,闷闷的说。

 

大雪渐渐停止的时候,猎人单手抱着他的小狼崽子离开了吸血鬼的大宅。

他如愿拿到了药方,这种魔药能最大程度的隐藏起小家伙的耳朵、尾巴和他身上野兽的气息,这能让他“变成人类”。

方子上的药物不太好寻,但好在效果绝佳,所以当汉克再次出现在镇子里时,他抱着的是一个有着柔软棕色头发和琥珀般眼睛的漂亮小孩。

汉克只说是亲戚家的孩子,带他在镇上买了些日常用品便离开了,狼人在幼年时会长得极快,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到十来岁以后才会以少年的外形进入缓慢的发育期,在这之前,汉克绝不能让他被教会的人怀疑到。

幸好怪物猎人本来也就是个居无定所的职业,当康纳长到可以蹒跚着跟在他身后,汉克就带着他的狗和小男孩开始了四处流浪,他们不会在一个城镇里呆太久的时间,也十分警惕不靠近神职人员的居所。

就这样过去了八年,当杰弗瑞重新见到他的老友时,当年那个被汉克裹在披风里的狼人幼崽已经完全长成了一个安静腼腆的少年,他披着灰色斗篷站在汉克身边,乖巧的样子令杰弗瑞对于自己当年坚持要杀了他这种念头都感到愧疚。

汉克.安德森重新回到他的小屋住下来,这个脾气暴躁的老怪物猎人的归来,倒也没在镇上引起太大波澜,但是对于他身边那个年轻男孩康纳——据说是他的养子,镇上的人们可就感兴趣多了,原因无他,只因为康纳这孩子实在是太优秀了,聪明懂事,谦和有礼,而有着一副好心肠,他简直就是“别人家孩子”的代表,镇子上的人们无不对他有好感,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姑娘们,因为据说这孩子不仅是安德森的养子,也是他的接班人,老猎人把自己的一身本领都传授给了这孩子,一个年轻英俊的怪物猎人,如何能让人不心动呢?

不过啊,相对于康纳的乖巧懂事来说,汉克这个父亲做得就未免太不称职了些,镇上的人们可不止一次看见男孩冲进深夜的吉米酒吧去把他喝得烂醉的养父扶回家,也不止一次看见安德森冲那孩子发火“你再敢倒掉我的酒我就揍你”,而那孩子只是乖乖的点着头回答“Got it”。

老安德森怎么会教育得出这样乖的一个孩子来,这简直是个奇迹!人们纷纷摇头感叹,羡慕汉克的好运气……

其实这个问题,连汉克自己也纳闷,他根本不会带孩子,连他自己的儿子柯尔当初都是他前妻照顾得更多一些,这让他之后想起来总是很自责,而要说狼人的小崽子,他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养育了,对于狼人这种生物,他只了解打败它们的办法、它们的弱点、天敌,对于狼人小孩…他连该喂他吃什么都不知道,最初的时候,连康纳总是在满月时哭闹不休都叫他手足无措,也幸好康纳真的是个叫人省心的孩子,也许是跟随着汉克四处漂泊的生活让这孩子很早就懂事,至少很早就懂得了把醉得倒在地上的老猎人拖进浴室,在他们相依为命着流浪的那些日子里,甚至根本就是康纳照顾他更多一些。

不过,相对于康纳的懂事来说,让汉克更加不想不通的还是关于他“本性”的问题。

任何一种怪兽都有自己的天性,这是魔物们共有的特征,比如吸血鬼不喜欢阳光,比如无头鸟对年轻男孩的眼珠子情有独钟,这是天生的,藏在血液中传承下来的,无论怎样的教化都不能被改变的,但是康纳,作为一个狼人的康纳偏偏就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狼人的特点来。

首先从外形上来说他就不像个狼人,他长得太清秀了,身形甚至比那些粗犷的山民都更瘦弱,当然这让汉克挺自责的,他一直认为这是他在康纳小时候没获得足够多肉食的缘故,那时候他还担心肉食会激发出小家伙血液中的兽性,但事实上他的担心全是多余的,康纳从小就没表现出过任何一点野性来,他不喜欢血肉,拒绝任何生食,说话轻言细语,从不露出耳朵和尾巴,哪怕只有他跟汉克两人的时候也不会,相比狼人这种热爱在丛林裸奔的生物特性来说,康纳连一颗衬衣扣子歪了都要整理半天,他一丝狼人的气息都没有,完完全全,就像一个人类,而且是人类中出类拔萃的那一种,甚至教会的人见过他几次以后都旁敲侧击的打探汉克是否愿意将这养子送去给教廷培养。

汉克当然是拒绝了,开什么玩笑,难道要让教廷以后出现一位狼人主教吗?那实在太荒唐了!

“这孩子不行,他胆小又愚笨,怕生得很,顶多只能跟在我身边打个下手什么的。”

他满口胡言的打发走了教会的人,其实他当然知道,康纳既不胆小也不愚蠢,这孩子虽然以狼人的年龄来说还不算成年,但是已经是一个优秀的猎人了,他的种族基因赋予了他比一般人类更迅捷的行动力、更敏锐的听力和直觉,他能长时间在丛林中奔跑,轻轻松松就跃过山涧和悬崖,他甚至随便舔舔怪物的血迹或是体液就能分辨出它们的种类——当然,在汉克发现的情况下是不允许他到处乱舔的。

这些年来,他不只是汉克的养子,更是老猎人最得力的助手,不过也正是这一点,令汉克有些感觉怪怪的,他一直担心康纳会抵触自己“怪物猎人”这个身份,但实际上这孩子对此却表现得非常冷静,甚至太冷静了一些,这种冷静近乎于无情。

汉克还记得那年冬天,那只被他们合力擒住的狼人垂死挣扎着向小康纳爆吼:“你为什么要帮助人类?你明明也是狼人!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杀死自己的同胞?!”

但才七岁的小狼人却毫不犹豫的将银剑刺入了狼人的背脊,滚烫的兽血溅在稚气未脱的脸颊上,男孩至始至终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我是人类。”他说。

 

汉克觉得他有必要跟他的养子好好谈谈,他其实在康纳面前从不避讳康纳的身份问题,康纳是个狼人这没什么可羞耻的,隐藏起气息只是不想惹多余的麻烦,他教他“狩猎”的技巧,仅仅是为了让他以后能抵御危险,就像他也会教他识别人心的险恶,在汉克看来他并不在意康纳是什么种族,因为他知道这孩子有着比任何人都善良美好的灵魂,他甚至常常暗示康纳不用这么紧张,至少在自己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点,比如把尾巴和耳朵露出来也没事,但康纳总是一脸平和的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汉克,我没有尾巴。”

他从十四岁以后就总是喜欢对汉克直呼其名了,而不是像小时候那样抓着他的斗篷踉踉跄跄的一路小跑着、奶声奶气的叫着他“Daddy”求他抱。

汉克其实还挺怀念康纳小时候的,又软又听话,抱起来奶香奶香的,每次亲他都嫌他胡子扎人,而现在,对于孩子不知不觉就长到“叛逆期”而不肯叫爸爸这种事儿他也很无奈,但是没办法,狼人小崽子总是长太快,这一转眼,他的头发胡子都灰白了,小康纳也都快有他肩膀高了,开始敢藏起他的红酒扔掉他的汉堡了,而且,这孩子最近几个月来还叛逆得特别突出,典型表现是他跟汉克明显疏远了。

这种疏远倒不是说康纳不听话什么的,而是汉克发现他好像越来越不懂康纳了,这孩子常常一个人发呆,望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有时会像小时候一样找他讨一个奖励的吻,有时又会离他远远的对他爱答不理,还有时候甚至他随手搂着男孩揉揉脑袋康纳都会把他推开,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哈哈哈,正常,男孩子长大了嘛,也会有自己心事的。”杰弗瑞在酒吧拍着老友的肩宽慰他,“没准你家小崽子是看中哪位姑娘了呢~”

“你放屁!”汉克将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没好气的瞪了他老友一眼,“康纳才几岁啊!他根本不懂这些!”

“你怎么知道他不懂?”杰弗瑞挑了挑眉,又凑过去揽住汉克,压低了声音说:“别怪我没提醒你,狼人的交配期一般12到14岁就开始了,你家小崽子不会还没这方面的迹象吧?”

汉克愣住了,这些常识性问题作为猎人他当然知道的,但是康纳实在太像人类,又一直跟在他身边,他很难将康纳跟猎人手册里记载的狼人联系在一起,而且,小康纳也从来没表现出过任何一点关于“性成熟”的迹象…不过,经过杰弗瑞这么一提醒,再加上小家伙最近的反常举动,汉克觉得自己恐怕倒真得要关注一下自己“养子”的发育问题了,但是…

这种事儿要怎么关注?狼人的发qing期要注意什么?我该给他找个女伴儿还是带他逛一下窑子?…哦不!这种事他做不出来,难道要他直接去问“康纳你知道如何交配吗”…这让人怎么说得出口?!

养个孩子太麻烦了!当了十几年甩手老爹的汉克.安德森头一次感到这么棘手,好在这个问题暂时还不算迫在眉睫,他还能有时间想想该怎么跟康纳谈…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他还没想好该如何解决狼人的发qing期问题时,他就遇到了更尴尬的难题:他恐怕得先解决一下他自己的“某方面”问题了。


(TBC)

蝎九
枫糖(2/3) R1B Map...

枫糖(2/3) R1B

Maple Syrup

他们就站在森林小道的中间,抱在一块。明明是四处落着太阳光斑空间宽敞的木栈小路和两个小小的人影,此时却像是这个世界的温度中心。

他不想警探被过去的灰暗再次束住手脚,哪怕只是片刻。……就算被认为是懵懂或者捣乱也罢。

Go on a Picnic

枫糖(2/3) R1B

Maple Syrup

他们就站在森林小道的中间,抱在一块。明明是四处落着太阳光斑空间宽敞的木栈小路和两个小小的人影,此时却像是这个世界的温度中心。

他不想警探被过去的灰暗再次束住手脚,哪怕只是片刻。……就算被认为是懵懂或者捣乱也罢。

Go on a Picnic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十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九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再屏不補。

====================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再屏不補。

====================


Lovw

【汉康】《盘石》第五章、酱肉(2)

  汉克振翅急煞,前方那一触即发的箭在弦上──然后凝住不动。接着,神父手上的满月逐渐化回半月,自汉克的眼中落下。

  「──你速度太快了。」康纳缓慢眨了眨因长时间过度专注而干涩的双眸,眉头松开神情缓和下来,神父流露着一股无辜的气质为方才举动做出解释:「我没看清楚是你回来了。」

  「……康纳。」汉克边走近边收起所有具攻击性的恶魔外貌,最终站定在神父面前伸出双手时,他已经是对方最熟悉的外貌:一个发须灰白,眼皮下垂,还稍微有点肚子的高大中年男人。

  「你还好吗?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汉克振翅急煞,前方那一触即发的箭在弦上──然后凝住不动。接着,神父手上的满月逐渐化回半月,自汉克的眼中落下。

  「──你速度太快了。」康纳缓慢眨了眨因长时间过度专注而干涩的双眸,眉头松开神情缓和下来,神父流露着一股无辜的气质为方才举动做出解释:「我没看清楚是你回来了。」

  「……康纳。」汉克边走近边收起所有具攻击性的恶魔外貌,最终站定在神父面前伸出双手时,他已经是对方最熟悉的外貌:一个发须灰白,眼皮下垂,还稍微有点肚子的高大中年男人。

  「你还好吗?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佑季⭕️大檸檬

最後一次的茶會😳!蜜月了

最後一次的茶會😳!蜜月了

布鲁布鲁布

【底特律】回溯(Chapter20)

*我写到哪了来着x

*60不幸被迫中止快乐的主线划水。

——————————


汉克让康纳进一步分析那个信号。


“有点像友军的信号……是伪装的吗?而且虽然信号强烈,其源头似乎只是一台仿生人。”


汉克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让康纳与其建立通讯。


那边很快接通,之后频道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一个女声响起。


“哎呀,居然有模控生命的小家伙主动和我连线呢~”


那边是铁血精英?康纳脸色一变。汉克为什么要让他建立通讯!


“好啦诺丝,别玩过火把他吓着了。”一个男声响起,语气比刚才那个女声柔和许多,“马库斯,这可是你们的频道,你和他通话吧。”


“马库斯忙着确...

*我写到哪了来着x

*60不幸被迫中止快乐的主线划水。

——————————


汉克让康纳进一步分析那个信号。


“有点像友军的信号……是伪装的吗?而且虽然信号强烈,其源头似乎只是一台仿生人。”


汉克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让康纳与其建立通讯。


那边很快接通,之后频道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一个女声响起。


“哎呀,居然有模控生命的小家伙主动和我连线呢~”


那边是铁血精英?康纳脸色一变。汉克为什么要让他建立通讯!


“好啦诺丝,别玩过火把他吓着了。”一个男声响起,语气比刚才那个女声柔和许多,“马库斯,这可是你们的频道,你和他通话吧。”


“马库斯忙着确认频道的安全度,而且我们难得能调动他的模块,当然要多玩一会!”女声反驳了一下。


“你们是不是忘了在二级平层里无论声音压得多低对通讯双方都是毫无意义的……”第二个男声出现。


另一头的音频波动了几下,接着通讯屏展开,那边的四个战术人形进入到屏幕内,从制服上看都是模控生命的仿生人。这边的汉克和康纳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心情复杂地一同对着面前的屏幕。


还好是友军……但也太热闹了吧?


“你好,这边是耶利哥小队的队长马库斯。”靠近屏幕的人望向他们,说道,“那些是我的队员,他们在我处理工作时帮我接收了你们的通讯,没有恶意。”


耶利哥?康纳半张着嘴再次看向汉克,后者小声回了他一句“巧合而已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你说像友军我就让你接通了”。


“你们是驻守在中心区的小队吗?”RK800正色看回屏幕,问道。


“我们不是驻守队,目前在中心区执行任务,仅此而已。”


“你们也在回溯行动当中?”


“不,我们只是恰好来到这而已。你们突然请求通讯是有什么事吗?”


背景里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音说着“马库斯你别装正经了我快不认识你了”,字音间夹杂了不少笑意。


汉克见康纳不知如何往下说,自己凑了上去:“我们从RK800-60那边得知了你们的存在,想必你们手中有我们进行回溯行动的有利情报。”


那边终于连语气也严肃了起来:“那我们现在就是合作关系了。至于情报提供,我首先需要康纳向我们答应一件事。”


被点名的仿生人愣了一下,靠上前来:“不涉及规则之外的事皆可。”


“为我们证明在回溯行动中的贡献。”


“没有问题,还有吗?”


那头突然传来的一阵爆笑差点没把这头的人类吓成聋子。


“康纳都答应作证了还怕卡姆斯基赖账吗!”


“我也早想换套装备了。”


“和他提出升级性能的要求也绰绰有余!”


……


汉克眼神迷离地看着背景里欢呼到八成要软体失控的三个仿生人,心里怀疑卡姆斯基的这支秘密小队究竟靠不靠谱。他侧身一看,康纳的想法估计和他一样,那圈加速转动的蓝都有点转黄的倾向了。


马库斯把后面三个软体失控的队员喊回来,继续和这边的汉康对话。


“我们可以交换情报了……”


汉克内心里表示他就信了卡姆斯基吧,就这一次。


“我们在S72中心区内调查该辖区的铁血势力情况。”说话时,他身后的队员们都恢复了正常的表情,“这里的铁血分布异常复杂,防御规模堪比它们的长期据点。”


“如果是一次袭击突入S72区,外部兵力向内输送,有可能导致现在的形势吗?”


“不可能。那次袭击发生时我们也在场进行过调查,铁血虽派了大量兵力,但目的明确为攻击占领各个S72小分区。况且,中心区周围出现了木星炮、歌利亚这类重火力单位,袭击发生时均未被我方友军侦查到。我怀疑它们早已暗中占领着中心区,并且将其建设成为了一个重要据点。”


“说起这个,”汉克顿了一下,突然想到,“这里的铁血信号很强烈,康纳建议我不要建立通讯……我们的频道是安全的吗?”


“我是电子战机型,这类问题就不用你操心了,而且我刚才改了下线路重连过。”


康纳才发现他们用的是RK的内部频道。


“方便发送坐标吗?我认为我们最好一起行动。”


背景音传来一声“噗嗤”,汉克寻思这要求哪里好笑了明明很合理好吗!


“事实上已经有个木星炮盯上我们了,前不久才向我们轰炸过一次,你们过来搞不好也要被正面炸一回,除非把它关停。算是一个请求,如果你们能把那个木星炮关停,我就把坐标给你们,附上我们探查的一部分中心区地图。”


“没问题。事成之后再与你们联系。”汉克欣然接受,然而他没注意到康纳扯了几下他的衣袖。


马库斯把木星炮的坐标发给了他们:“我们小队会在原地等候。再会。”完后主动断了通讯。


这时汉克才感觉到康纳在拉他外套,还伴随着为难的表情。然后他听了一大段康纳解释木星炮的运作原理,说那是一种老式自主炮台,作战时完全自律,无法进行远程控制。总而言之,要对其进行入侵修改,首先得要到达炮台身边与其直接接触。他们和目标距离不远,潜伏过去不是问题,问题是……


“我不熟悉木星炮。”


“呃……给你充足时间摸索?”


“在敌方系统内停留过久可能会触发它们的防御壁垒……”


“不用说了我知道结果。”


汉克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下他无意间夸下海口了。木星炮他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为了任务他还指挥过格里芬的队伍强拆几座木星炮,但那队伍拆完炮后立刻退回机场紧急维修差点全队没保住。就目前他和康纳的火力过去,跟给木星炮送靶子校准精度差不多。


“60,能听见吗?”


汉克一回神看见康纳开了个通讯。


“听得见。”60披着大衣打了个哈欠,回答时还拖长了一点尾音。


“S72中心区外有座木星炮我无法处理,需要你的帮助。”说话时,坐标被传输过去。


那边安静了一会。


“我不是特化的电子战机型,康纳。”


“但你处理过木星炮。”


“……”60脱下大衣叠好,摸起桌上的手枪,“八分钟后到,记得给我打掩护。”


“我和安德森指挥官会替你注意。”


“报酬呢?”


康纳沉默几秒。


“任务结束后我去S73-α区帮你清扫周围的猎鸥。”


“成交。”60自己断了通讯。


汉克看着康纳原本无助的神情消散开来,转过头和他说他们要去帮60观察木星炮周围的情况。


指挥官默默感叹,有个能和各路精英通讯的频道,就是那么方便。


————


半小时后,康纳从瞄准镜内看到木星炮停止运作,炮台下的小小身影也收回了手。


“嘿康纳那是你干的吗!”


RK频道内突然冒出盖文的声音。


“我昨天才被追炸得够呛,87刚刚说那木星炮被关掉了,肯定是电子战机型出的手!然后他说检测到了你的信号。”


康纳一边接收了60发来的一个东西,一边回应盖文:“是60,他对付这些比较有经验。”


“那个家伙啊。”那边低低地“切”了一声,“艾伦知道这些不得高兴死,他的60乖宝宝不仅不再是废物还是秒秒钟手撕木星炮的存在……卧槽那木星炮怎么又亮了他靠不靠谱啊!”


这时频道内加入了一段新的频率。


“康纳,你接收到那个文件了吗?”60的声音响起。


康纳予以肯定回答:“这是什么?”


“木星炮的操作权限。”


听到这话的汉克都傻了一下,赶紧靠近了电子屏,抢在康纳开口前说:“我们的请求好像只是关闭它吧!?”


“你该感谢康纳开的大筹码,安德森指挥官。”60把眼前的屏幕一关,“我先回指挥塔了。”


同时,康纳在瞄准镜的视角看到60摔了一下,一脸扑进雪堆里。


“这附近铁血兵很密集,不要回去。”他有些不安,抓住了即将退出频道的那段频率。关闭木星炮和修改权限所消耗的精力根本就是两码事,说现在的60反抗能力为零毫不夸张。


“专心你的任务别管那么多。我开伪装信号回去。”


“你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维持伪装信号了。”


“我还能关闭自己的信号。别怀疑手枪人形的潜伏能力。”


“铁血兵几乎封锁了你的退路,不开伪装信号你以为你能逃过它们的眼线?”


汉克注意到康纳的神情变为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近乎于命令。自他和康纳搭档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康纳能用着这么具有威慑力的表情说出毫无谈判余地的话语。


“搞清楚状况,”60极不情愿地开了屏幕,满脸不耐烦,“我接下来想往哪走是我的自由,论地位你根本没资格命令我。”


“你现在回去就是送死。哪怕你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只想回你的花园陪他……就当是为了艾伦指挥官,你也不该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少拿艾伦指挥官来威胁我!”那一句是喊出来的,“他死后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算把战争结束了他也不会来带我回底特律……”


声音渐低,汉克看到屏幕那一侧的60慢慢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屏内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他想说点什么,无奈他不会安慰人,更别提是安慰仿生人。


康纳歪过头,面向自己的指挥官:“安德森指挥官,能麻烦你和我一起去护送60回S73-α区指挥塔吗?”


“小意思。只要他别主动招惹铁血,就这些敌军的量我们遇上了也能解决,而且在它们展开攻势前潜伏依然是条好方案。”终于能说上话的汉克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频道里一个一直安静的频率开始波动。


“我都看不下去了!康纳你们继续任务,护送60的工作交给我和87。”盖文旁观大戏多时,已经坐不太住了,“这任务最适合我们俩了,防止60突然跳起来把你们打晕自己跑去送死,而87能按住他。对吧87?”


频道内整整安静了好几秒。盖文内心吐槽自己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居然指望87回应他,想太多。不过是60打破了沉默:“我去和你们会合,休息一会能帮你们打打电子战。”


盖文表示那好办多了,他过会就和87把60护送到这边来。康纳想了一阵,另给60发了份东西,接收者反问文件内容。


“你刚刚给的木星炮操作权限,你更需要这个,必要时用来防身。”


60没有回答,盖文反而叫起来了:“夺权限了?难怪康纳要叨叨那么多话,是我也要……”


“87,我的软体情况很遭,是盖文导致的。”60平静地说,换来另一头盖文的惨叫。


目睹这一幕的汉克瞬间退开几步,虽不知道意义何在但总觉得接近这些RK很可怕。敢情87那条指令还能这么用?


闹够了,全频道回归正题。盖文明确会把60护送进入中心区与康纳他们会合,他需要一个集合点的坐标;汉克在处理木星炮以前提出过与耶利哥小队碰面,现在条件达成,他们应该先和那边联系得到一个坐标再发给盖文。


然而频道内亮出了第四条频率,新的通讯接入后紧接着共享了一个坐标信息。


“这样没问题吗,马库斯……”第四频率的背景音在坐标信息后出现。主音量在其后发言:“既然都是冲着铁血来的,不如我们集中一下力量?”


——————————


有句话我想说好久了,别把RK200不当RK。



最后多说点废话:按照进度往后没几篇了,我希望在本月之内完结。下个月就是考试月,届时人直接失踪。

这几天心情不太好希望不会影响更新质量,毕竟自己写东西的时候蛮开心的,应该不会受状态影响,不然会选择干脆不写。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八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Lovw

【汉康】《盘石》第五章、酱肉(1)

  汉克不常飞得那么高,不过他知道不管地面的气候再怎么刮风下雪,只要突破云层就能迎接强烈的阳光,所以他这么做了。体表凝结的冰晶在接触到热量后迅速溶解化开,炙烤着恶魔的艳阳让他的毛发变得干燥。

  这里没有风,很安静,他看着云卷涌流飞了很长一段距离,日夜不休连续五天,直到云层逐渐疏开,能看见底下大地的景色为止,他才找了个大城市降落。

  按惯例以外地人的身分在下榻旅店问了几句,他就大约知道自己到达了什么地方,这里已经是南方地界,即便冬天也不会降雪。汉克估算了一下,掏出货币先是叫了满桌料理饱餐一顿,又去采购了足够路上吃喝的食物及饮水。

  还有段路程呢。往南出了城,靠双腿穿过一片草原和树林,...

  汉克不常飞得那么高,不过他知道不管地面的气候再怎么刮风下雪,只要突破云层就能迎接强烈的阳光,所以他这么做了。体表凝结的冰晶在接触到热量后迅速溶解化开,炙烤着恶魔的艳阳让他的毛发变得干燥。

  这里没有风,很安静,他看着云卷涌流飞了很长一段距离,日夜不休连续五天,直到云层逐渐疏开,能看见底下大地的景色为止,他才找了个大城市降落。

  按惯例以外地人的身分在下榻旅店问了几句,他就大约知道自己到达了什么地方,这里已经是南方地界,即便冬天也不会降雪。汉克估算了一下,掏出货币先是叫了满桌料理饱餐一顿,又去采购了足够路上吃喝的食物及饮水。

  还有段路程呢。往南出了城,靠双腿穿过一片草原和树林,他在夜半时分现出原形,开始下一轮的长途飞行


莎莉⭕

<底特律:變人><漢康>Trick or Treat

萬聖節安價,整理過的好讀版,玩了一個禮拜終於END了!

消失了這麼久就是在玩這個安價絕對不是拖更!

接著專心更目前兩坑

預計這兩篇結束要來開原作向長篇,希望進度一切順利(合掌

見評論

萬聖節安價,整理過的好讀版,玩了一個禮拜終於END了!

消失了這麼久就是在玩這個安價絕對不是拖更!

接著專心更目前兩坑

預計這兩篇結束要來開原作向長篇,希望進度一切順利(合掌

見評論

鞘繼

祕境探險AU, 漢克是尋寶獵人,康納是高科技古文明殺人機器XD

祕境探險AU, 漢克是尋寶獵人,康納是高科技古文明殺人機器XD

挪威洋流特快車

反向操作_章七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標題:The Other Way Around
作者:Meodu(蜂蜜酒)
配對:Hank(HK800) x Connor(正文)
   Han (HK900) x Connor(獨立番外)
分級:正文PG-13、番外NC-17
摘要:反轉AU。
警告:私設注意。OOC注意。
   僅番外三涉及Han (HK900) x Connor。

====================

全文已完結。正文共十二章。
楔子、尾聲、番外一及番外二不公開。
完售感謝。

====================



九霄⭕️

【底特律】【警探组】坏孩子

双人类AU/1.1w字/

换一种方式,依旧是一个关于救赎的相遇

预警:既往x//经历提及/轻微病态康纳


汉克对于他的前妻芙蕾雅已经实在是没多少印象了,他们在九年前结婚,尽管那时候的他们都已经不是冲动的年纪了,但他们还是在认识不到10周的时候就结了婚,然后结婚还不到十个月协议离婚了。

婚后那些争吵、芙蕾雅对他的抱怨、女人深夜回来时身上的酒味…他都记不真切了,她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那件红色小羊皮外套汉克倒是印象挺深的。

在这十年间,他们只联系过一次,在某个冬天开始的季节,依旧风姿卓越的女人将2岁的柯尔送到了汉克身边,因为“带着他我根本别想跟埃里克森去流浪”,对于她这样的选择汉克倒是很...

双人类AU/1.1w字/

换一种方式,依旧是一个关于救赎的相遇

预警:既往x//经历提及/轻微病态康纳


汉克对于他的前妻芙蕾雅已经实在是没多少印象了,他们在九年前结婚,尽管那时候的他们都已经不是冲动的年纪了,但他们还是在认识不到10周的时候就结了婚,然后结婚还不到十个月协议离婚了。

婚后那些争吵、芙蕾雅对他的抱怨、女人深夜回来时身上的酒味…他都记不真切了,她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那件红色小羊皮外套汉克倒是印象挺深的。

在这十年间,他们只联系过一次,在某个冬天开始的季节,依旧风姿卓越的女人将2岁的柯尔送到了汉克身边,因为“带着他我根本别想跟埃里克森去流浪”,对于她这样的选择汉克倒是很理解,他比较意外的是芙蕾雅居然会选择生下柯尔,这个他当年根本不知其存在的孩子,如果他知道的话,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签那纸离婚协议的。

不过对于他而言,柯尔简直是一个天降的礼物,他戒了烟酒和球赛,从一个恨不得24小时泡在警局的工作狂变成了一个新手爸爸,他精心的把他的小天使养到了6岁,但柯尔还是在那场车祸中离开了他。

而现在,他的前妻却故技重施,想要再次将另一个孩子塞到了他的生活中来。

“抱歉我骗了你,汉克。”

她躺在病床上,曾经让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容颜枯槁衰败,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失去了颜色,汉克望着她深陷的眼眶和稀疏的头发不禁有些唏嘘,他还记得起当年芙蕾雅那头浓密的金棕色头发枕在他臂弯里的感觉。

“没关系。”

他说,反正他知道她也不是第一次骗他了。

“认识你之前我结过婚…康纳才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她苍白的目光看向旁边坐着的那孩子,安安静静的一个男孩,他乖巧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的看着手里的书,仿佛世界与他无关,只在他母亲看向他时给了一个不悲不喜的眼神当做回应。

“克拉夫…”她说到她现任丈夫的名字,这是她的第三任、或者第四任丈夫?汉克不清楚,但他明显从她虚弱的语气中听出了深深的怨恨,她说:“他被判了枪决,大概下个月就要执行了。”

命运真他妈的是个混球,谁能想得到呢,曾经警察的妻子最后居然嫁给了一个毒贩,汉克望着她干瘦的手臂,那上面还有些淤青和针眼的痕迹,他打过她,一定的,而且还让她染上了毒瘾,那些红冰夺去了她脸上的光华,现在还将夺走她的生命。

枯树枝一样的手向着汉克伸出来,汉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指。

“没事的,芙蕾雅,我在。”

他安慰性的拍了拍女人的手背,他曾经的女神、他的小野猫呜咽着哭了起来。

“汉克、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有你了,我只想到你……”她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在干枯的发梢之间,“帮我照顾他,求你了,我欠这孩子的,我不能再丢下他了…”

“我会、我会的。”

不管那种悲恸和内疚是真心的,还是女人最后的演技,汉克最终都接受了她的请求,有时候他真的很不能理解芙蕾雅,她对她的每一任丈夫都不忠,完全不愿意尽到“妻子”的任何职责,她连自己才两岁的孩子都可以像丢一只小猫小狗一样扔给他就不再过问,现在却对这个十来岁以后才回到她身边的男孩这样在意,甚至不惜来相求于他这个前夫。

但不管怎么说,他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所以当汉克.安德森离开医院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他身后跟着那个18岁大的男孩,说是十八岁,但那孩子看上去瘦弱得像是未成年。

对于自己和芙蕾雅就这样单方面决定了这个叫“康纳”的男孩今后的归宿,汉克心里其实是有一点过意不去的,在他们讨论整件事的全部过程中,这孩子都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安静得像个不会发声的机器。

关于这一点,芙蕾雅倒也没有对他隐瞒,她说这孩子曾经受过些伤害,有一些轻微自闭和一些不不太好的习惯,汉克相信她对于“轻微”这个程度的描述是不够客观的,不过幸好,康纳对于以后将跟着汉克一起生活这件事至少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对,甚至在跟着汉克离开病房的时候,他连看都没有再看自己的生母一眼。

“你有什么行李要收拾吗?我可以陪你回去拿。”

在停车场的时候,汉克转头问他,这算是他单独跟康纳交谈的第一句话,年过五旬的警局副队长面对一个瘦弱的孩子居然有一些紧张。

相比之下康纳却显得镇静多了,男孩用那双跟他母亲一样的蜜棕色眼睛安静的看向汉克,他说:“没有,Daddy。”

 

该如何与一个刚成年的陌生男孩一起生活?

这件事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汉克想了很多,但没想出个头绪来,柯尔死后他一直只跟他的狗一起生活,如果那也算生活的话。

他已经忘记了生活中还有其他人存在是什么感觉,更别说是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孩,一个开口叫他“Daddy”的人。

平心而论康纳这孩子看起来就很乖,但汉克知道这种乖是病态的,他坐在副驾上的时候始终一言不发,没去问他们去哪儿,没去问关于以后,汉克买给他汉堡他就吃,给他汽水他就喝,他似乎一点也不关心、不好奇他以后的生活,甚至一点交流的欲望都没有。

他完全就不像个正常人类……

汉克暗暗的想着,随即又责怪自己不该这样去看待康纳,这孩子虽然的确有些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既然答应了芙蕾雅,以后他就会好好待这个孩子。

总会找到办法的…我可以先试着了解他……

他这样想着,把车停进了车库。

 

不过了解什么的,这种事放在以后也有大把的机会,当前来说他们应该先休息,毕竟折腾了一番已经很晚了。

“今晚你先睡我的屋子,明天我们一起收拾一下另一间房…那里有点乱……”

康纳洗完澡穿着汉克回去路上带他新买的睡衣时,汉克刚刚把自己的床单被套换了干净的,圣伯纳犬他脚边打转,不时讨好的对着新家庭成员摇尾巴,家里很乱,他在柯尔过世以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酒吧或者别处,这屋子他很少打理,幸好暖气还足,不至于太冷。

“我睡沙发,有什么事你叫我。”

他抱着枕头和被子走出去,在窄小的门口康纳的身体跟他擦过,那孩子的体温有些凉。

“好的,Daddy。”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句乖巧顺从的答语。

汉克没说什么就走去了沙发。


(余下情节走评论)

Lovw

【汉康】《盘石》第四章、盐碱地(完)

  思考再三后,大恶魔最后还是揉着脑袋提笔给康纳到了个歉:


  抱歉,我没想那么多就做了,因为不起草我觉得自己写不好,我会好好用这些草稿纸的。

  我对于圣水的论述实在是没什么兴趣,毕竟对我来说算是会造成不舒服的物质,不过关于「信仰」这部分那天听到时我很吃惊,这可千万别再和别人说,不然我怕传出去教廷会派人来拆了你这座不存在信仰之心的教堂,哈哈。

  还有一件事我很感兴趣──你记日期为什么用新月历?人类大部分用满月历的吧?


  思考再三后,大恶魔最后还是揉着脑袋提笔给康纳到了个歉:

 

  抱歉,我没想那么多就做了,因为不起草我觉得自己写不好,我会好好用这些草稿纸的。

  我对于圣水的论述实在是没什么兴趣,毕竟对我来说算是会造成不舒服的物质,不过关于「信仰」这部分那天听到时我很吃惊,这可千万别再和别人说,不然我怕传出去教廷会派人来拆了你这座不存在信仰之心的教堂,哈哈。

  还有一件事我很感兴趣──你记日期为什么用新月历?人类大部分用满月历的吧?


玻璃刀.

底特律养老群群宣

占TAG抱歉!

低下限混乱杂食群。致力于收养晚入坑/未出坑的底特律杂食游民。入群前请确认雷点较高。

随拆随逆。允许任何CP。上路没有限速。

少人,以学生为主要成员的静养学术群。鼓励讨论其他欧美作品,和不懂写的作业。

评论区走群号。

占TAG抱歉!

低下限混乱杂食群。致力于收养晚入坑/未出坑的底特律杂食游民。入群前请确认雷点较高。

随拆随逆。允许任何CP。上路没有限速。

少人,以学生为主要成员的静养学术群。鼓励讨论其他欧美作品,和不懂写的作业。

评论区走群号。

逆向回溯

万圣节的冒险大挑战

Summary:看到那个老房子了吗?据说里面住着一个吃小孩的怪老头。他头发花白、眼神可怖、身材魁梧得像头熊、身上还有一打猎枪留下的伤痕……嘿,万圣节到了,你敢去向他要糖果吗?


“呃……伙、伙计们,我真的必须要去么?”

亚历山大看着眼前破旧阴暗的老房子,不安地错了措手。他身上套的星球大战黑武士装束显然在夜里不大够保暖,甚至由于是去年买来的而显得格外的紧绷。不算精致的布料紧紧贴在肌肤上,而寒夜里的冷风更是吹得小男孩心里忍不住地打颤。

他后悔了。纵使十来岁的小男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可想象力也是十足地丰富,连夜晚路灯旁边的蝙蝠都能让他们心如擂鼓地幻想出一场恶魔入侵人间的奇幻史诗,更别提此刻他...

Summary:看到那个老房子了吗?据说里面住着一个吃小孩的怪老头。他头发花白、眼神可怖、身材魁梧得像头熊、身上还有一打猎枪留下的伤痕……嘿,万圣节到了,你敢去向他要糖果吗?


“呃……伙、伙计们,我真的必须要去么?”

亚历山大看着眼前破旧阴暗的老房子,不安地错了措手。他身上套的星球大战黑武士装束显然在夜里不大够保暖,甚至由于是去年买来的而显得格外的紧绷。不算精致的布料紧紧贴在肌肤上,而寒夜里的冷风更是吹得小男孩心里忍不住地打颤。

他后悔了。纵使十来岁的小男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可想象力也是十足地丰富,连夜晚路灯旁边的蝙蝠都能让他们心如擂鼓地幻想出一场恶魔入侵人间的奇幻史诗,更别提此刻他可是站在彼此口耳相传的“小孩杀手”门外、还由于游戏输了一筹而被迫要去敲响那个阴森的大门,朝那个看起来就暴躁得不行的强壮老头要糖呢。

亚历山大向小伙伴们投去了祈求的目光:拜托!这也太恐怖啦!天知道他会不会被一把抓紧房间丢进锅里煮了,那个老家伙高大健壮的样子像极了电视里狼人变身前的模样,他该不会是真的狼人吧?!

“当然,亚历克斯!你难道是害怕了?”孩子中的小头目得意洋洋地扬起金色的小脑袋瓜,他披着一袭血红的斗篷,还央求着妈妈煞有介事地在嘴巴里装了一堆尖尖的假牙,看起来活像一只从游戏里走出来的小吸血鬼,“这个赌注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哈,你这个胆小鬼!”

“胆小鬼亚历克斯!”孩子们小小地哄笑起来,亚历克斯愤怒地红了脸蛋。

“我才不是胆小鬼!”他愤怒地扬了扬手里的激光剑,用大声的吼叫冲淡了些许心中的忐忑,“我这就去把老安德森家的糖讨来给你们看!哼!到时候你们才是胆小鬼!”

他转身面向那个院子的入口,像出征前的骑士一样整了整背后的黑披风,颤抖着做了个深呼吸,才握着他宝贵的光剑,向前毅然决然地迈开步伐。


他站在那扇古朴的大门前吞了口唾沫。门外很应节地挂上了好几团棉絮似的蜘蛛网,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挂着黑黄相间的彩球做成的蜘蛛,还有几个面目狰狞的南瓜灯。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家人挂出万圣节的装饰,不过……在他们心里,甚至不需要这些万圣节风味十足的装饰,单单是那个眼神凶狠的老头子就够吓人啦!

亚历山大深吸一口气,颤巍巍地伸出白胖胖的手指头,踮起脚尖准备去够那个门铃——

然而,还没等他按下去,大门就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一个巨大的身影把他笼罩在了一片阴影中。

“小子,你找我?”是那个声音!低沉、沙哑、不怀好意……而发出声音的主人看起来就更不好惹了!老安德森的鹰钩鼻上挂着一方骷髅头的眼罩,遮住了一只眼睛,却让剩下的那一只看起来愈发的深沉可怖。猩红和黑褐交织的礼服套在那个高大的身躯上,像是干涸的鲜血。亚历山大不敢对视那个直勾勾盯着他的蓝色独眼,眼神忐忑地到处乱飘,却在看到安德森老头撑着门框的另一只手的时候凝固住了。

——啊呀,那竟然是一个光秃秃血糊糊的手腕,和一个闪着寒光的铁钩!

即使打心底里明白那一定是化装技巧,可面前的安德森先生向来就是孩子们口中的古怪老头,现在他全身武装得活像是幽灵船里走出来的海盗船长,那逼人的压迫感就更大了——亚历山大支支吾吾地僵在原地,手里装糖果用的南瓜灯一个劲地打着颤。虽然知道只要开口讨糖就能结束这个可怕的冒险,他的嘴唇却像是被吓傻了一样,怎么都说不出那句早几年就说得滚瓜烂熟的“Trick or Treat”。

“我……呃……Tttttrrick...”

“嗯哼?你是来捣蛋的吗,小鬼?”海盗船长微微俯下身子,把面前栗色头发的小鬼吓得直往后缩:“不不不不不是!”

谁敢来捣你的乱!他在心里尖叫着。老安德森脾气古怪,性格暴躁,偶尔见到他的时候身上不是酒味就是烟味,据说还有人看到有警车开到他家去过!太可怕了,关于老安德森身份的谜团是孩子们近来讨论得最欢的话题之一:也许他是一个被监视的危险分子?或者一个被上司扫地出门的FBI?或者在黑手党潜伏的间谍?但是谁也不敢去跟他打招呼。

“那你大半夜的敲我家门干嘛?”老安德森语气凶巴巴的,威胁一般地用那支断手上的钩子敲了敲门框,“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仿佛是应和他的话语一般,他身后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声狗吠,令亚历山大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了无数有关地狱三头犬的可怕景象。

还是放弃吧!小男孩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你看,你至少亲眼见到了老安德森,你还见到他穿万圣节装扮了!甚至还听到他家有一只狗……天哪,那声犬吠是那么大声,一定是一只无比巨大的凶猛猎犬!你已经比你的朋友们大胆多了!

不过,正在他下定决心准备开溜的时候,亚历山大听到老安德森身后传来了一个柔和亲切的声音。

“汉克,你要把他吓跑了。”一只画着精致彩绘的手从屋里伸出来,把一个盛满糖果的铁盘子挂在了老安德森的铁钩手上。亚历山大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从屋里走出来的人——原因无他,只是那个人的化装实在是太……太特别了!

那好像是个年轻男性,头发似乎是近乎沉木的棕褐色,而身上、手上、脸上全都是精美绝伦的夜光彩绘,脸上是有墨西哥亡灵元素的骷髅头,本来或许会让年龄尚小的亚历山大有些害怕,可点缀在颧骨和鼻梁间的荧蓝色线条却让这个人看起来多了一丝神秘酷炫的感觉。噢,他身上还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水手服,上面除了好多个大洞以外还印了好几个拖拽的血手印,裸露在外的大腿上甚至还画着极其逼真的补丁和血痕。


“嗨,晚上好,小黑武士。”这个人从老安德森的腋下钻出来,让老头儿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晃荡着手里的糖果盘,发出一阵悦耳动听的碰撞声。他对亚历山大笑了笑,“我吓到你了吗?”

“没有……”小亚历山大窘迫地收回了一直盯着他的视线,但还是忍不住地一个劲儿偷瞄那个人身上蔓延的漂亮荧光蓝彩绘:天啊,那真的很酷!

“没有吓坏你就好,”年轻人说,“那么,你这么晚来到这里,一定是有什么想做的事,对不对?”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老安德森手里的糖果盘,满意地看到小亚历山大又害怕又期待地对他点了点头。

“是的。”他看着这个打扮酷炫的年轻人,突然感觉老安德森的家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于是那句咒语好像突然就很顺畅地从他的嘴唇里跳了出来。

“万圣节快乐,先生们……Trick or Treat?”

“好孩子,”年轻人高兴地点头,转身从老安德森的盘子里抓了一大把糖果放到亚历山大的小南瓜提灯里,“万圣节快乐!”



“嗯……汉克,我很惊讶你在邻居孩子们的眼中居然如此可怕。”小男孩一溜烟地窜出院子跟小伙伴们会和了,康纳若有所思地看了汉克一眼。

“哼,这个年纪的小破孩都是魔头,我可不稀罕跟他们打交道。”汉克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但康纳没有错过他眼中闪过的一丝落寞。这让出厂仅一年多的仿生人心中突然柔软地疼痛了一小下,于是他捧着汉克的脸轻柔地啄了一下。

“你很温柔,汉克。如果给他们多一些机会了解你,他们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算了吧,康纳。”汉克不置可否地接着关门的机会搂住了康纳的腰,“我有你就够了。”


康纳还想说什么,却被汉克的吻堵住了嘴唇。

“接下来……还是继续一下我们被这群熊孩子打断的万圣节吧。”独眼的老船长低哑地在他的幽灵大副耳边轻声说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