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汕头

17.1万浏览    44740参与
yzx613@126

https://mp.weixin.qq.com/s/Tb1RhvuF-IJrVDU8vpGnbg

https://mp.weixin.qq.com/s/Tb1RhvuF-IJrVDU8vpGnbg


莫离溟鱼

恨与愧

「序」


大好周末。


难得的。


最近这一段时间太过平静了,平静到方想这个胆小鬼的胆子从老鼠大小变为零,消失。也导致陈奈亚在怂孩子一惊一乍下怒气值一直在七八十边缘试探。


陈奈亚拿起手机,点开那个熟悉的论坛。


用的号是温蒂送给她的“礼物”——那把打开世界真面目的钥匙。


有人发了新贴子,贴子里有一张图片。


一个少女,躺着黑色的布上,面容安详,肌肤苍白的过分,双手交叠放在胸口,浓密的黑发四下散开,白色长裙上有着花朵,红色的,红到发黑。


少女的苍白的脸上被描绘了怪异的妆容。红色在少女脸上勾勒出诡异的笑,却又在少女的脸上勾出泪痕。


清一色的赞美。...

「序」


大好周末。


难得的。


最近这一段时间太过平静了,平静到方想这个胆小鬼的胆子从老鼠大小变为零,消失。也导致陈奈亚在怂孩子一惊一乍下怒气值一直在七八十边缘试探。


陈奈亚拿起手机,点开那个熟悉的论坛。


用的号是温蒂送给她的“礼物”——那把打开世界真面目的钥匙。


有人发了新贴子,贴子里有一张图片。


一个少女,躺着黑色的布上,面容安详,肌肤苍白的过分,双手交叠放在胸口,浓密的黑发四下散开,白色长裙上有着花朵,红色的,红到发黑。


少女的苍白的脸上被描绘了怪异的妆容。红色在少女脸上勾勒出诡异的笑,却又在少女的脸上勾出泪痕。


清一色的赞美。


他们的赞美让陈奈亚毛骨悚然。


“这位艺术品小姐手上的手链真美。”


手链?


陈奈亚疑惑,点开大图。


手机从陈奈亚的手里滑下,落在地板上。


那个声音,像极那天在狭小空间里,从高处落下的装着骨灰的罐子。


「恨」



人生是一张直直的长长的纸,脆弱易断,却坚韧的性质。


可往往是在那脆弱,懵懂的孩提,人力才能干涉命运的走向。



我的童年是美好的。


米黄色的墙壁筑成温馨的小屋,食物的香气在空中中巡视它的领地。


两个同样年幼的女孩,蜷缩在被窝里。


咯咯的笑着,用同样幼小的身躯推搡着对方,直到玩累了才离开被窝,生疏而又笨拙的给对方梳头。


那是最美好的时光。


是我愿意珍藏的美好记忆。


仅限于以前。



我羡慕那一对姐妹。


同一日降生,生活和身份缺跟阿斯努比的天平一样不平衡。


她们有优秀的父母,能穿上好看的衣服,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为生担忧。


而我的爸爸是一个吃老本还热衷赌博的男人,他破坏了我本会一直持续下去的美好童年!


是他害得我放弃了学业,让我只能在小饭馆偷偷打工,勤奋又辛苦的忙碌只能换来那微薄到可怜的薪水,还要承受到那些嘴碎者的嘲笑和耳语。


不过,庆幸的是,我还有一个爱我的母亲。


她会满足我的愿望,竭尽全力。


即使愿望实现后的幸福会被现实打个粉碎,她也不会在乎。


但,我不甘心,我想要拥有一个不会被现实打散的,结实的幸福。


心中那名为“恨”的兽降生了,却只能无力的,用稚嫩的嗓音朝命运发出咆哮,歇斯底里的控诉他的不公。



爸爸和妈妈开始争吵。


妈妈埋怨爸爸,爸爸回怼妈妈。


我讨厌爸爸,大言不惭的说下次一定会回本;要是他今天赢了,就有钱支撑起这个家。


他说的从未实现过:下次没有回本;每个今天永远都是输得比赢得多;偶尔走运赢了钱,也从未拿来支撑这个家,而是兴奋的,疯狂的再一次投入下一场赌博。


争吵越来越多,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我坐在家门口,平静的等待着他们的争吵结束。


“我早知道你会这样子!死性不改!”是妈妈的声音,“幸好当初陈家也生了女儿,如果我没有把咱们女儿与陈家的小女儿换了的话,那个孩子肯定跟我一起过着不幸的生活,拥有不幸的人生!”


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我的耳朵却听不到。


“我现在的生活……这不幸的生活……是被换过的?”我呆滞的伸出手,扯了扯身上发黄的长裙的裙摆。


陈奈亚。


那个儿时与我躺在一起睡觉的少女,那个儿时与我互相梳发的女生,抢走我的人生,顶着我的名字,享受那本该属于我的生活。


就连那个一心为我好的“妈妈”也是因为她,为替那个抢走我人生的“陈奈亚”赎罪才对我这么好的吗?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小兽开始生长,霸道的占据了我的身体。


小小的乳牙开始生长,锋利又狰狞的獠牙很快取代了乳牙。


白色的瞳孔爬上血色。


早已失去理智。



我将那个男人杀了。


可心中那名为恨的兽还在嘶吼,还在咆哮,它想要杀了那个抢走我的一切的,本该以“叶穗”这个身份活下去的“陈奈亚”。


或者说,想要杀了她的人是我,是那本该成为“陈奈亚”的“叶穗”。


但是,“陈奈亚”在西雅图,与我真正的家人一起。


我没办法去杀了她,叫了十几年的“妈妈”,死死的盯着我,看着我,努力捍卫她的真正的女儿所拥有的虚假的幸福和她的生命安全。


巨兽发出失望的呜咽,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睛。


睡吧,睡吧,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睡吧,睡吧,总能杀了她的。


我安慰着自己,在恨意中祈求。



陈家要回国了。


这个消息就像春天到来的信号,让冬眠了许久的熊苏醒。


巨兽的身形比睡前更大了,也更凶残了。


我的身体再次被巨兽占据。


那个女人的视线跟得更紧了。


我需要练习。巨兽的目光落在路过的少女身上。


接近她!


然后杀了她!


在那个女人面前!


「愧」



我的幸福就像一张纸。


包裹着存放着黑色的被三面结实的木头包住的真相的盒子。


那层又薄又韧的纸迟早会被打破。


我会被涌出来的黑色真相吞没。



小时候我与姐姐经常发生争吵。


她哭着说我是大骗子,哭着说我不是她的妹妹。


我也哭着说她是老妖婆,她才不是我姐姐。


不甘示弱。


我对姐姐的讨厌,也只是浮于表面,就如鸡汤上的厚厚的油脂,努力掩饰自己的面目。


毕竟我们是两个极端。


她是天生的女皇,而对比优秀又完美的姐姐,我就是一个只能仰望女皇的平民少女。


即使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如影随行。



我很羡慕那些互相关心彼此,在意彼此的双胞胎们。


或许他们有过争执,或许他们不是一样优秀,当他们会本能的依赖对方,能感知对方的生死,能与对方分辨喜怒哀乐。


这是我和陈奈亚所无法达到的。


即使我们是异卵同胞的姐妹。


给彼此的只是争锋相对。


陈时亚从未给我留下好的,任何值得珍藏的记忆。



陈时亚在那条小巷死亡后,我频频在梦中见到她。


准确来说,是以前的她。是被我遗忘的,她给我留下的好的回忆。


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从我逃跑的那天起,陈时亚的死亡,只能由我一人来背负。


我想找到那凶手,将他从他藏匿的带着血的黑暗中揪出来,将他置身于阳光下,让他在朱蒂提亚的审判下,结束他的罪恶。


但,我数日的努力,只找到了一条只有一丝关联的线索,或者是另一个受害者,一个会成为我的同学和朋友的少女的失踪。


或许还有更多的女生,与陈时亚一起躺在某条同样黑暗无人的小巷深处,失去生气的脸上还残留着死前对生的企盼。


如果我当天没有立即逃离而是躲在巷口,悄悄的注视,并且立即报警是不是结果会不一样?


胡思乱想着,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我拍了拍脸,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


我不想让爸爸妈妈接受残酷的现实。



我见到了叶穗和她的妈妈。


叶穗与以前那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年幼的她不一样了。


她精致的五官带着与年纪完全不符的沧桑;本该白皙的皮肤暗黄粗糙;乱蓬蓬的头发披在身后。


即使她变成这个样子,但她依旧在展示属于她的美丽。就像一朵逐渐枯萎的白玫瑰,依旧在绽放她的美丽。


大概是因为那场变故吧。


叶阿姨虽然对我还是那么温柔,但对叶穗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同于记忆中的温柔,反而很粗暴的对待她。


我无暇去细想其中原委,我现在唯一想做的,是找到更多的,有关于那个杀了陈时亚的凶手的线索。


那位本该高高在上的女皇,不应该像那被抛弃在垃圾堆里的美丽的怒放的玫瑰一样,躺在那肮脏污浊的死巷深处。



我也希望陈时亚如叶穗所说的那样,可陈时亚是确确实实的死了。


我按照那个胆小鬼的指示,找到了陈时亚嘴里的“读书会”。


真正的。


我挂掉电话,再一次翻窗离开,像执行任务的军犬,尾随着陈时亚留下的痕迹,去寻找她死亡的真相。


站在殡仪馆门口,我有点想退缩了,但我恐惧那群诡异论坛的人会对肆意的对无辜者下手,但我更恐惧自己永远成为那抛弃姐姐的胆小鬼。


方想给我带来了其他的案列。外貌上的相似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方想说哪些失踪的女孩有点像。


相似的发型,相近的年龄,以及那个母亲说的话,莫名的生出寒意。


方想告诉我,姐姐没有死,她就是那天的雨衣怪人。


这不可能!



姐姐真的死了吗?

那天,在那条死巷口,我朝里面看过去,鲜亮的黄色在黑暗中太过于亮眼了,像是捧着她的脸强迫她看着那件黄色的雨衣和那白色的面具一般。


我想要离开了,我跟叶穗说完,叶穗便大叫起来。


我失去了平衡,眼前天旋地转,全身都在朝开始模糊的意识叫嚣着他们的痛楚。


终于停下来了。


我趴在地上,有黏糊糊的带着温暖的的液体从额头流下,血腥味在狭小的空间里飘荡。


叶穗从楼梯上慢慢的走下来,我听见她的脚步声。


她好像很快乐。


她拖着我往前走的时候,我甚至听见她哼起了歌。



惨白的灯光亮起。我的眼睛刚从黑暗中脱离还未适应,我只好眯上眼睛。


视力恢复后,我看到一张脸。


苍白的脸上,绝望和恐惧在那张本该在阳光下巧笑倩兮的脸上绽放。


是那个失踪的女生。


我尖叫着远离尸体,这才能观察自己的环境。


我看到了叶穗和叶穗的妈妈。


她被绑了起来,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头发被鲜血黏住,大概头部受到的打击很重吧,双眼紧闭,但那微微颤动的睫毛是她还活着的证明。


我扶住一个架子想要站起来,却意外碰到一个罐子。


瓦片在地上飞溅,罐子里的白色粉末在房间里飞扬。


我数了数陶罐,数目与失踪的女生的数目相同。


我忽然明白那些失踪的少女的下落了。


她们,就像《红楼梦》里被黛玉小姐埋葬在泥土里的落花一样。


被叶穗,埋葬在瓦罐里。


“她们都是你的代替品。”


我听见叶穗带着笑说。




叶穗和陈时亚长得一模一样。


她说我和陈时亚根本就不是什么异卵双胞胎,她和陈时亚才是真正的同卵双胞胎。


“我喊了好多年‘妈妈’的女人,在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把我们调换了,然后利用职务之便更改了资料”


叶穗“呵呵”的笑了起来,表情狰狞又疯狂。


叶穗还在说,诉说着她的恨。


而我,只能呆呆的看着她,努力的去理解,却接受她所揭露的“真相”。



一切都结束了。


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叶穗”。


用“愧”吗?


毕竟我抢走了她的一切,心安理得了数十年那属于真正的“陈奈亚”的生活。


用“恨”吗?


恨她什么呢?恨她因为怨恨而去肆意杀害那些无辜的少女吗?


那我又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去恨她呢?


那些死去的无辜少女是“陈奈亚”的代替品。


她们是被动的,承受着“叶穗”对“陈奈亚”的恨而死去的。


如果,“叶穗”与“陈奈亚”的人生没有被替换,那么这段悲剧是不会发生的。


不会有姐妹分离。


不会有无辜少女成为代替品而因此死去。


不会有一个母亲一直维护自己那对真相一无所知的女儿,宁愿母女不相认,为了让女儿活下去而义无反顾的奔向死亡的母亲,不会有一个心甘情愿用自己的生命再次为女儿撑起残破又虚假的幸福的母亲。


「尾」


人生被调换的两位少女,接受着本该属于对方的人生。


“叶穗”的人生是不幸的,从头到尾。


她所在意,所重视的,那位假的母亲,从来都只是为了保护那不知道真相的亲生女儿。


而“陈奈亚”一直生活在那由谎言所编织的乐园里,像那被豢养的鸟儿,待在干净的乐园生活。


直到陈时亚失踪。


鸟儿才惊慌的接近乐园的边缘。


直到在乐园的对面见到巨大的,名为“恨”的兽。


乐园崩塌了。“恨”与鸟儿母亲在火海里纠缠。


真相就像雨前的空气,沉闷到让鸟儿蜷缩起来哭泣。


那为什么,受伤的鸟儿会在黑红色的迷雾中,在无色的咸咸的泪水中展开双翼呢?


那是它在挣扎。


可又为什么,受伤的鸟儿的伤口开始愈合了呢?


那是它在进行蜕变,


可鸟儿是白色的鸽子啊,不是传说中的不死鸟。


鸟儿可是白色的鸽子啊,可不是接受上帝圣光沐浴后,会变成天使的干净的灵魂啊。


一定会有伤疤留下的吧!一定会在日后,在它飞翔的时候牵动,再次开裂!


它会从天空坠下,然后绝望的看着蓝天,砸入大地!


是这样的吗?


陈奈亚捡起手机,深吸一口气。


只是一条相同的手链而已,没关系的。


陈奈亚的手指在评论中寻找着每一个ID,背后的操纵者的会是谁?陈时亚会躲在哪一个ID后面?


她不会放弃,她一定要找到陈时亚。


你会害怕吗?陈奈亚问自己。


当然不会。陈奈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直面黑暗和未知,会有人与我一同面对。


重瞳戏子.

我再玩游戏我就是傻逼艹

我再玩游戏我就是傻逼艹


宋迟.

oooh这个云也太好看了吧!

oooh这个云也太好看了吧!

locuang·untitle
城市难得一见的白鹭群

城市难得一见的白鹭群

城市难得一见的白鹭群

芝士酱很好吃

他和Boss有一腿(5)

W一博怕黑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唯一把这当件事上心的,只有X战一个人。

审讯室为了营造那种审犯人该有的气氛,里面的装饰布置都特意弄成了陈旧的样子。

比如说狭小的房间,昏暗的灯光,还有老式的那种灯泡电线。

虽然看起来安全,但还是存在隐患的,比如说电线一碰水就短路。

X战一踏进审讯室的门,便被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W一博给牢牢抱住。

“X战,停电了……”

少年的身子颤抖着,埋首于X战脖颈间的呼吸也带着轻微的不安,隐忍哭腔的声音沙哑且听得人难受。

他的狗崽崽怕黑。

X战抿唇,黑暗中眉色一片冷凝,眼底却隐有暖色流淌。

“没事了。”

X战安抚道,轻拍少年的脊背,触手一片冷湿。

“我告诉你物资的下落,你让他们把灯打开。”

W一博闷声说道...

W一博怕黑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唯一把这当件事上心的,只有X战一个人。

审讯室为了营造那种审犯人该有的气氛,里面的装饰布置都特意弄成了陈旧的样子。

比如说狭小的房间,昏暗的灯光,还有老式的那种灯泡电线。

虽然看起来安全,但还是存在隐患的,比如说电线一碰水就短路。

X战一踏进审讯室的门,便被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W一博给牢牢抱住。

“X战,停电了……”

少年的身子颤抖着,埋首于X战脖颈间的呼吸也带着轻微的不安,隐忍哭腔的声音沙哑且听得人难受。

他的狗崽崽怕黑。

X战抿唇,黑暗中眉色一片冷凝,眼底却隐有暖色流淌。

“没事了。”

X战安抚道,轻拍少年的脊背,触手一片冷湿。

“我告诉你物资的下落,你让他们把灯打开。”

W一博闷声说道,明明害怕,却强做淡定地和X战打着商量。

X战安抚W一博的手顿时僵住。

……

审讯室的那个少年终于说出了物资的下落,本该是一件令人轻松的事情,但是众人敏锐地察觉到,他们的Boss心情似乎更不好了。

“唉,一杯水就能解决的事,竟然耗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早知道就应该先关那小子小黑屋一会。”

审讯室有人感叹道,话音还没有落下,身边的人就用手肘捅了他一下,眼含警告,

“不想活了?这么多嘴?”

那天不小心倒水的人从Boss带着那少年出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大家不说,可心底都明白的很。

“哎,那小子什么来头?Boss这么紧张?”

先开口感叹的人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身边同事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开口,

“你来的晚,不知道。”

“你知道?”

“嗯。”

同事停下动作,左右探了两眼,神秘兮兮地开口,

“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听别人提起说基地有位小少爷,是Boss的弟弟,很得Boss喜欢。”

“亲弟弟?难怪,好像是有点像。”

“不是亲的,捡的。”

“捡的?捡的还这么紧张?”

“那又怎样,从小养到大,是个宠物也该有感情了。”

“也是,后来呢?”

“后来?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位小少爷和Boss闹翻了,离家出走了。”

同事说道,停了一会,又用更低的声音补充道,

“不过也有人说那位小少爷是叛逃了。”

“叛逃?”

“嗯,好像是因为那位少爷犯了基地的禁,连Boss都没劝动。”

另一人恍然大悟地点头,此时门外忽然走进来了一大堆人,二人也就没有再说话了。

……

而此刻的W一博,正歪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穿过落地窗的阳光落在了他柔软的发上,呈现温暖的颜色。

阳光下少年肤色冷白,眉眼若星,凝万千光芒,偶尔瞟到某个地方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而让他产生不耐的来源,就是不远处办公桌后边的男人。

那男人端的一副稳重如松的姿态,鼻梁上垂挂着金丝眼镜,金色细小的链条从脸颊两边垂下,荡出好看的弧度。

膝盖上摆了一份白色文件,随着男人阅读的速度时不时被翻走一页。

空荡安静的办公室,只能听见纸张摩挲的声音。

这声音在一次想起,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少年终于忍不住了。

“X战!”

他出声打断阅读文件的人,后者轻飘飘地移了一个温凉的眼神给他。

这安静平和的眼神莫名让W一博一滞,原本想怒气而出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有事?”

X战问道,漫不经心地合上手中的资料,将注意力全放在了W一博的身上。

W一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挺了挺胸口,又咽了一下喉咙,这才朗声开口,

“我都已经告诉你物资的消息了,你还想怎样?什么时候让我走?”

X战没回答他,气的W一博咬了一下后槽牙,内心暗自吐槽着。

这时有人进来请示X战,后者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起身离开。

经过W一博身边的时候,凝了一个眼神给他,

“在这等我回来。”

“X战,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听你的。”

X战:“那你不听试试。”

W一博:“……”

X战去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期间W一博倒真乖乖地在那等着。

消息传到X战的耳中,后者抿了抿唇,嘴角弧度有片刻的松懈,却让整个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他低语朝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两声,那人诧异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声是。

没过多久,无聊的W一博便收到了一副头盔乐高。

据送乐高的人回话,当时W一博收到这件礼物的时候很开心,眼睛放光,二话不说就捧着坐在了一边的角落里自娱自乐,完全无视了送东西的人说的话。

“少爷好像没听见是你送的。”

回来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没事。”

X战并没有在意,想到W一博此刻的样子,定然是如同一个孩子一样,他不由低头抿唇轻笑了一下。

X战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看见W一博,只看见了散落满地的乐高片。

他愣了愣神,眼前的这场景好像和刚刚他收到的回话有些不一样。

目光转了一圈,总算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见了背对着他的W一博。

少年背影清瘦,白色的T恤贴在他的身上,能够清楚地看见因瘦弱凸起的脊骨。

柔软的发在阳光下散出金色的光,少年的侧颜安静而美好,淡粉色的唇抿起不愉的弧度,落寞的眼神亦是泄漏少年此刻心境。

X战的脚步就这样在门口停住。


板凳先生
森林里照进阳光生活的小确幸 @...

森林里照进阳光
生活的小确幸
@兜兜和Jony

森林里照进阳光
生活的小确幸
@兜兜和Jony

yzx613@126
五绝。一枝梅 清光惟自许,玉蕊...

五绝。一枝梅

清光惟自许,玉蕊蓄香姿。捧与琼瑶屑,妆为傲骨诗。

五绝。一枝梅

清光惟自许,玉蕊蓄香姿。捧与琼瑶屑,妆为傲骨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