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南

36123浏览    9051参与
王全大水墨天地
秋水为神玉为骨

倾城恋

江南水乡映眼帘

宛若丹青墨染

雾中乌篷小船

岸上落英缤纷,灼灼其华

巷里摇曳持伞

雕梁画栋中

公子宛若玉谦美,月出尘

品一盏茶茗

泠泠筝音指尖

袅袅檀香扑面

广袖覆案,玉手提笔

抚一曲柔肠,写一首相思

寄予对岸伊人

闺房卧室中

小轩窗,对户妆

为悦己者容

肤胜雪,素手绾青丝

点绛唇,扫蛾眉,面花钿

恍若神女临世,美不似凡人

执一卷书,墨香传

亦轻歌曳曳晏晏

桃花树下,执子之手

愿与子偕老

十里红妆,锦绣满堂

神仙入席不回天

生同衾,死同穴

夫为妻绘颜

妻为夫磨砚

无言胜有言

情不在笑谈旧

江南水乡映眼帘

宛若丹青墨染

雾中乌篷小船

岸上落英缤纷,灼灼其华

巷里摇曳持伞

雕梁画栋中

公子宛若玉谦美,月出尘

品一盏茶茗

泠泠筝音指尖

袅袅檀香扑面

广袖覆案,玉手提笔

抚一曲柔肠,写一首相思

寄予对岸伊人

闺房卧室中

小轩窗,对户妆

为悦己者容

肤胜雪,素手绾青丝

点绛唇,扫蛾眉,面花钿

恍若神女临世,美不似凡人

执一卷书,墨香传

亦轻歌曳曳晏晏

桃花树下,执子之手

愿与子偕老

十里红妆,锦绣满堂

神仙入席不回天

生同衾,死同穴

夫为妻绘颜

妻为夫磨砚

无言胜有言

情不在笑谈旧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五黑框】风情万种(下)

*我每次写五黑框就是在发疯的边缘徘徊

*踏马的一段时间不更新我家校歌都没了???

*这篇文的结局就和我心中的五黑框一样,永远似是而非,纠缠不清

在这里


————


听到潘海天的话今何在的脸瞬间就黑了,他咬牙切齿:“我没那个功能。”


潘海天的目光往他脐下三寸的地方滑去,神情突然沉重起来,喃喃自语:“别吧,你这年纪轻轻的……”


今何在气得直哆嗦:“他没那个功能!”


潘海天松了口气,然后轻蔑的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他不是自诩美少女么。”


今何在捂住了额头。太难了……他到底为什么会落到这么难的地步……为什么他要把江南捡...




*我每次写五黑框就是在发疯的边缘徘徊

*踏马的一段时间不更新我家校歌都没了???

*这篇文的结局就和我心中的五黑框一样,永远似是而非,纠缠不清

在这里





————





听到潘海天的话今何在的脸瞬间就黑了,他咬牙切齿:“我没那个功能。”


潘海天的目光往他脐下三寸的地方滑去,神情突然沉重起来,喃喃自语:“别吧,你这年纪轻轻的……”


今何在气得直哆嗦:“他没那个功能!”


潘海天松了口气,然后轻蔑的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他不是自诩美少女么。”


今何在捂住了额头。太难了……他到底为什么会落到这么难的地步……为什么他要把江南捡回家,让江南冻死在上海街头难道不是一个好主意吗?


他不想再谈江南,只好转移话题:“……你怎么突然来上海也不说一声?”


潘海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会忘了吧?”


他的语气让今何在不自觉的挺直了背:“……啊?”


“科幻座谈会啊大哥!”潘海天无语,“我就不该指望你脑子里还能记住什么事儿。”


——今何在本来不该忘的,他昨天和老朋友吃饭还提到这事儿来着,但江南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和脑子。


“我……”今何在一时语塞,卫生间传来动静,他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那他也是来参加这个活动的?”


潘海天无语:“辱会了大哥。他敢把上海堡垒拿去参加,韩老师能端着碗连汤带面的泼他头上你信吗?”


今何在想了一下那个画面,甚至有点期待。


“不过会展楼下的确还有一个年度先锋作家签售,可能是那个吧。”潘海天撇嘴,对江南的不屑一顾溢于言表。不过在充分贬低了江南后,他还是正常的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你和他怎么回事儿?”


“……没事。”今何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


“……”潘海天略显愤怒,“你是不是当我傻?”说不准他比较愤怒的是今何在又一次和江南搞到一起了还是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今何在居然还妄图瞒着他。


今何在着实无奈:“我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昨晚突然在我家楼下,要是让他冻死我家楼下,我还要不要脸了?”


潘海天看了看卫生间的方向,又看了看今何在,感叹道:“行啊,千里送炮,礼轻意重。您这桃花不减当年,厉害了我的猴。”


今何在都不知道潘海天在损谁:“你积点口德吧。”


潘海天嘁了一声,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江南却走出来了,一脸着急的朝着今何在:“我衣服呢?来不及我要先走了。”


今何在四平八稳:“洗衣机里。”


江南呆住了:“我那件衣服只能手洗的……”


今何在被他气笑了:“还想让我给你手洗衣服,杨治你怎么不上天呢?”


他一叫杨治江南就怂了,抓过沙发上的外套火急火燎的往外走,今何在愣了一下没把他拦住,眼睁睁的眼看他冲了出去,防盗门合上的声音沉重而清晰。


今何在:“……”


潘海天一直作壁上观,现在才捧着保温杯淡淡开口:“他穿的是你的外套吧。”


今何在没说话。


“你不愿意帮他手洗,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要帮他洗衣服?”潘海天慈眉善目的问道。


今何在:“……”


江南到会场的时候助理已经等着他了,看见老板后亲切的问好,然后介绍起一会儿的活动流程。真正做到了“不问、不说”,哪怕昨晚老板一晚上没回酒店,哪怕今天早上老板赶来的时候穿着一件胸口印着小猴子的卫衣,仍然视若无睹。这就是做江南助理必备的心理素质,哪怕心里已经八卦了几百层楼,KTV开的热火朝天,外表也依然镇定自若。


江南坐下的时候身后还隐隐作痛,昨晚今何在是一点没留情,摁着他往死里干。江南没死在罂粟花们脱粉回踩的口诛笔伐下,却差点死在今何在身下,听起来也有点过于丢人了。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旁边的作者隐隐约约提到“今何在”三个字,下意识的转头:“你说什么?”


九州那点破事整个作者圈谁没听过一两句,每年打孩子的时候那盛况简直比中国文协交流会还精彩。有时候江南也会疑惑他和今何在这点儿事儿怎么就那么多人知道,还吃瓜吃的津津有味。


旁边是个男频作者,众所周知,男人嗑起CP比女人没底线多了。见江南一反常态的表现,又看了看他的衣服,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说今何在老师的新书啊,旁边是科幻座谈会,感兴趣?”


江南笑了笑,恨自己为什么就非要搭这个话茬。


潘海天和今何在到会场的时候,座谈会现场已经坐了不少观众,这两年科幻渐渐兴起,不管是一时跟风还是多年簇拥,满满当当看起来还是非常热闹。


潘海天没上台,坐在下面习惯性刷了会儿微博,唐缺在微信里疯狂轰炸他。


“他们俩怎么回事儿?????”


“太冒了太冒了!”


“大角现场情况怎么样!??打起来了吗?”


“需要我帮你远程召唤一个救护车吗!?”


潘海天慢吞吞的打字:“你怎么知道?”


唐缺:“你开玩笑!囡囡穿了身猴子卫衣,粉丝在我微博下疯了似的歌词接龙呢!”


潘海天顺便看了要江南的微博,得,也被KTV占领了。倒是没什么人去打扰今何在。


今何在没刷微博,他皱着眉,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潘海天戳了戳他:“怎么了?”


“我想去看看他。”今何在直白道,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发言会给潘海天带来多么大的心理阴影。


潘海天:“……怎么?你还真把他搞怀孕了,怕他流产啊?”


今何在:“……”这梗是不是过不去了?他自暴自弃,“是,我怕他流产,你满意吗?”


他的确是有点担心江南,虽然他恨江南恨了这么多年,但骨子里关心他的习惯依然改不掉。


他们身后的女作者发出一声响亮的抽气。


潘海天:“……”


今何在:“……”


所以,八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场景安全。


最后今何在还是悄悄离场了,潘海天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孽缘啊。


会展很大,一共三层,科幻座谈会在二楼,签售会在三楼。今何在正往楼梯走的时候,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江南。


我这人生的路子也太窄了。今何在心想。


他转头就走,江南本来也想走的,但一看到今何在毫不犹豫的样子,一股恶气油然而生,站在原地叫住了他:“今何在,你跑什么跑?看到我心虚吗?”


今何在缓缓转过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江南硬着头皮:“看什么看!”


今何在扯了扯嘴角:“看我的衣服。”


江南比今何在高一些,而这叫猴子卫衣又是故意买大了一号,穿在江南身上尺寸正好。听到他这么说,江南立刻急了:“我衣服呢!”


今何在把手里的纸袋往他身上一扔:“拿去。”


江南憋屈的要命,他平时阴阳怪气习惯了,但一碰上今何在就容易失去理智。正犹豫着,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下意识拽着今何在躲进了一遍的杂物间。


今何在被江南拉着抵在门上,愤怒却依然压低了声音:“你干嘛呢!”


江南瞪他:“我现在就换,你把你衣服拿回去!”


“……”今何在恨得咬了三回牙才说出话来,“那你拖着我干嘛?你自己不能换完了让你助理交给我吗?难道还要我帮你换?!”


江南刚才也是条件反射,现在还真找不到解释的理由,只能一如既往地摆出那副“虽然我错了但我不会承认”的色厉内荏脸。


今何在被气得没脾气了,摆了摆手:“行,赶紧换,妈的我今儿真是倒了血霉。”


衣服是被烘干的,带着一股人造香料的味道,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穿好衣服的江南又恢复了人模狗样,感觉跟换了层皮一样,令今何在啧啧称奇。


有了“战衣”的江南也有了底气:“昨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今何在一愣,然后嗤笑一声。


说实话,他想得到江南的道歉,却也有点怕。他总觉得自己还是会忍不住原谅江南,就像大角说的那样,他对江南一向都是心软的。


不过幸好江南是那种死不认错的人,今何在也有理由继续恨他。


想到这儿他不屑的摆了摆手:“赶紧滚好吧,下次再来我这儿,我把腿给你打断。”


江南的脸气得一阵儿红一阵儿白。


当今何在提着袋子回来的时候,潘海天看了眼里面的猴子卫衣就什么都明白了。不由得摇头:“玩儿还是你们会玩儿。”


今何在笑骂:“特么的你心能不能别那么脏。”


潘海天故作无奈的耸肩。


江南的助理看到老板出去又回来就换了身衣服,心里八卦的翻江倒海,却面不改色。


江南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他问助理:“我有医保吗?”


助理:“?”尽管老板脑回路一阵儿一阵儿的,尽职尽责的好助理还是微笑回答:“有的呢。”


“那就好。”江南说完这句就不再开口了。


助理看着江南,总觉得自己老板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为我国医疗事业发展做出巨大的经济贡献。







FIN




A文韬
【原创】 《七绝-雪柿》 诗/...

【原创】 《七绝-雪柿》

诗/孙庆
雪霁天寒柿正红,银饰玉傲霜空;
朱颜赢得西风醉,绕树缠绵诉婉衷。

【原创】 《七绝-雪柿》

诗/孙庆
雪霁天寒柿正红,银饰玉傲霜空;
朱颜赢得西风醉,绕树缠绵诉婉衷。

E


3岁


家乡下了一场大雪,虽然不太记得清,但那是可以把南方的水也冻上的大雪,爸爸就抱着我跑到靠近岸边冰面上,我们蹲着把边缘的冰块掰下来,飞出去,小小的碎冰可以在冰面上滑行很远很远。当时我被冻得晕晕乎乎的,又高兴的很,在冰面上跑着跳着差点掉下水,被爸爸揪住领子拽住了。


7岁


堂哥来我们家玩了,他比我大13个月,总是有很多好玩的点子。这天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哥哥来后我们打算去划船。那是好破的一艘船啊,是两块巨大的白色泡沫塑料板,被一块薄木板钉起来,勉强成了一艘船,我爷爷每天划这艘船收网。我们还没上船就被妈妈抓住了,她抓我们回去午睡,自己在隔壁房间里看书。宁静。我们悄悄地...









3岁


家乡下了一场大雪,虽然不太记得清,但那是可以把南方的水也冻上的大雪,爸爸就抱着我跑到靠近岸边冰面上,我们蹲着把边缘的冰块掰下来,飞出去,小小的碎冰可以在冰面上滑行很远很远。当时我被冻得晕晕乎乎的,又高兴的很,在冰面上跑着跳着差点掉下水,被爸爸揪住领子拽住了。


7岁


堂哥来我们家玩了,他比我大13个月,总是有很多好玩的点子。这天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哥哥来后我们打算去划船。那是好破的一艘船啊,是两块巨大的白色泡沫塑料板,被一块薄木板钉起来,勉强成了一艘船,我爷爷每天划这艘船收网。我们还没上船就被妈妈抓住了,她抓我们回去午睡,自己在隔壁房间里看书。宁静。我们悄悄地起身,悄悄悄悄地跑走了。哥哥先跑去水栈解绳索,等我跑出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发现了,哥哥连忙把浆一撑就划了出去,我在水栈旁远远一跳,一只脚都入水了,老哥拉了我一把,我才摔到船上。原来我可以跳这么远啊。妈妈跑得慢,等她到水栈旁叫我们的时候,哥哥一划桨我们就拐了弯,换了一条水道。


我们在船上放声大笑,我们采没熟的菱角吃,我们把鼓囊囊的水葫芦掐瘪,我们去拉别人家的网,看里面有没有鱼。划到对岸,这里有一颗好高好高的大树,大树上有老远就能看见的老鸦窝,我哥一直想掏的。我们就决定去爬树。可是这边的岸有大概1米高,有没有缓坡,我看哥哥轻轻松松找了个地方一蹬就上去了,轮到我的时候却一脚就踩进了淤泥里,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后仰,哥哥又拉住了我才好幸没掉进水里,可是半个小腿却裹满了淤泥了。我哥一边嘲笑我一边松开我跑远了,我赶忙就追。我们到底是没能爬上那棵树,它太高了。不过我们在树下发现了神奇的花,一根枝上的花有两种颜色,有的是黄澄澄的,有的是白灿灿的,哥哥说那就是金银花。


8岁


是一个冬天。我中午吃完饭,哥哥没来找我玩,冬天景色萧条,我都没地方撒野。我在灶前找了一根棍子蹲到河边去戳那薄薄的一层冰。一边戳一边发呆,不一会就把岸边的冰都戳完了,于是就戳更远的冰。不想一个不留神竟是一下入了水,虽然我很快爬起来,还是被冻得不清。不过那时我已经是个机灵人了,在妈妈发现之前换掉了湿衣服,又跑去灶前烧火。


9岁


其实我和哥哥有一个妹妹,比我小几个月的,血缘是跟我们一样亲的,不过她住在市里,人又娇气,我们就玩不到一块。住在最里面的老太太家后面有两颗大树,长得很近,一棵五六月份会开紫色的小花,我猜是丁香,另一棵是我们这里叫做“琵琶子树”的,树上会结琵琶籽,可以打枪的。


这一次我爸爸请我妹妹一家过来吃饭,我就给妹妹表演我的本领。我领她绕到屋后,在树墩子上一蹬就往上窜了一米半,接下来的一段几乎是水平的,我扶着旁边的枝干站起来后就跑过了,妹妹在下面惊叫,而我几乎已爬到别人屋顶上了。我在上面得意的晃腿。突然妹妹开始尖叫,是看见虫子了,她可害怕了,大声哭闹,吓得我赶紧就要下去看,不想一个没稳竟直直在那水平枝干上摔了下去,妹妹的尖叫戛然而止,而我差点顺着破滚下河,幸好老太太这里已经装了栏杆了。我自己没摔出什么问题,倒是妹妹吓得不清,抽抽噎噎向她妈妈告状,于是亲戚们都知道我的丰功伟绩了。哥哥过几天还特意来嘲笑我了。


10岁


今天是跟哥哥和妈妈一起的。从我们家往后一直到河边都是我们家的地,旁边就是别人家的地。不过大家都是一个姓氏,彼此都沾亲带故,我们也经常喜欢去别人家的地里玩。最东面的阿伯家后面没有种满,到了秋天后面就是一片金灿灿的软草,现在想想那大概是菟丝子。本来我们是要捡干柴的,看见这金灿灿的一片就迈不动脚了。我们把干柴一堆,老哥戴上帽子一躺,自斜坡往下一滚,滚到我们身边时身上有好几根黄灿灿的草,于是我也来意了。我们在一片金黄色的秋天里滚来滚去。


滚到没有力气了,我在妈妈身边躺着,妈妈已经编了一根很长很长的金色草绳。头顶是暖洋洋的太阳,耳畔是隐隐的虫鸣和水声,我很快就睡了过去。


13岁


小的时候没有地理概念,学到“江南好”的时候还眼巴巴跟妈妈说我要去江南玩,妈妈笑着说我们这里就是江南。但第一次真正认识到江南“水乡”,还是我一次迷路。我已经在市里念初中了,爸爸妈妈也在市里买了房子。这次回老家吃喜酒,我家里人都要去帮忙,到县里车站的时候就没找人来接我。虽然县里到村子还有不远一段距离,我也从没走过,不过看我爸爸开过那么多次。我想沿着大道一直向南走,经过我哥家再拐弯往东走就是最近的。不想我似乎记错了路,我沿着大道走了许久都没经过我哥家,我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路旁渐渐没了喧嚣,人家都是闭门的,然后我走到了路的尽头。当时真的是傻眼,谁知道这么大的路怎么突然就断了,眼前横过一条河。我远眺,似乎看见了隔壁市的山。我于是拐弯向东,还没走出十米又被水道拦了路,我只好转向北,希望找到桥之类的,好不容易过桥之后又是河。我真真是深刻认识到了江南水乡。当时虽然没带表,可我也知道我已经走了很久,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很担心。还有就是我其实挺累的,我真的走了很远。我没办法,又向东又向北的,不知道这里的人家为什么都关窗关门。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开着大门晒被子的,我壮着胆子就进去了。男主人很好心,女人和老人看着我笑,我不好意思地交代了迷路的情况,伯伯借了电话给我,我却是拼尽全力才打通了我爸爸。我说我是从车站出来顺着大路一直走的,然后左拐右拐走了不远,总归是能通到大路的。爸爸很快表示要来接我,好心的伯伯送我到了路口,当日很高兴地吃完了喜酒。

王全大水墨天地

王全大在法国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让浪漫之国品赏传统水墨新的韵味

作者:王全大水墨天地
书画家王全大,于2019年9月2日至8日在法国里尔文化中心,展出他的水墨画作品。为表彰王全大在致力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中法文化交流上所做出的的卓越贡献,市长Rudy向王全大授予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 。

来自江南水乡的书画家、摄影家王全大,于2019年9月2日至8日,在法国里尔文化中心举行展览,展出他的数十幅水墨画力作。王全大的此次法兰西之行,是受法国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和政府有关部门的邀请,展出时间持续一周,市长Rudy(鲁迪)先生及众多政府官员、社会贤达、文化文艺界人士出席开幕式。为表彰王全大在致力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中法文化交流上所做出的的卓越贡献,以及在艺术领域的杰出成就,市长Rudy向王全大授予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