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山

3446浏览    279参与
jizhq185

如梦令——一日三千里

如梦令——一日三千里


南北一日三处,

天地陆空飞渡。

华夏九神州,

任尔沧桑更数。

不负,

不负,

万里江山如固。


附:如梦令词谱


⊙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句)

⊙仄⊙平平仄(韵)

平仄(韵)平仄(叠)

⊙仄⊙平平仄(韵)


如梦令——一日三千里

 

南北一日三处,

天地陆空飞渡。

华夏九神州,

任尔沧桑更数。

不负,

不负,

万里江山如固。

 

附:如梦令词谱

 

⊙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句)

⊙仄⊙平平仄(韵)

平仄(韵)平仄(叠)

⊙仄⊙平平仄(韵)

 


玖醉不是酒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洋●
用的是殊[舒]宁老师的笔刷 水...

用的是殊[舒]宁老师的笔刷

水印是沫儿楼老师做的

图是我画的

用的是殊[舒]宁老师的笔刷

水印是沫儿楼老师做的

图是我画的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社长要搞社长!

◎江西超短篇速打贺文,江西szd!!!


◎拳击社长江山×文学社长杰西


◎请正主不要上升到写手谢谢


◎ooc预警+杰攻预警


“杰西杰西杰西杰西杰西!来给我画海报啦!”


杰西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拿起了闹钟。“嗯……已经五点了……”杰西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突然反应过来。


“江山你大早上不睡觉跑到我宿舍门口敲什么门!”杰西嘴里抱怨着,可还是迅速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宿舍。


今年的社团竞赛轮到了拳击社主办,江山作为社长,自然是第一个开忙的人。画海报,定礼服,看舞台,所有事都要亲自去看过了才放心。


“你肯定没吃早饭吧。”开门之后,杰西第一句话就是问...

◎江西超短篇速打贺文,江西szd!!!


◎拳击社长江山×文学社长杰西


◎请正主不要上升到写手谢谢


◎ooc预警+杰攻预警







“杰西杰西杰西杰西杰西!来给我画海报啦!”



杰西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拿起了闹钟。“嗯……已经五点了……”杰西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突然反应过来。



“江山你大早上不睡觉跑到我宿舍门口敲什么门!”杰西嘴里抱怨着,可还是迅速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宿舍。



今年的社团竞赛轮到了拳击社主办,江山作为社长,自然是第一个开忙的人。画海报,定礼服,看舞台,所有事都要亲自去看过了才放心。



“你肯定没吃早饭吧。”开门之后,杰西第一句话就是问江山有没有吃饭。



“吃了吃了,快和我画海报去吧。”江山点点头,拽着杰西就要跑。



“真吃了?”杰西露出疑惑的目光。



“啊,嗯,真吃了,快走吧。”江山明显弱下来的语气让杰西再一次跳脚。



“你这么早来找我就算了,还不吃饭!知不知道早餐很重要啊!”杰西揪着江山的耳朵就往餐厅走。



“诶诶诶诶疼!”



“知道疼就别撒谎骗人!”



“……”江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杰西好凶啊,将来找不到Omega给她做女朋友。



到了餐厅,杰西让江山找位子坐下,自己买了两份三明治和两杯牛奶,端着大餐盘放到江山面前。



“吃,吃上再走。”杰西拿起三明治就往江山嘴里塞。



“诶诶诶我自己会吃!”江山接过杰西手里的三明治,一口咬下一大块。



“哎呀!我说你不能吃慢一点吗!”杰西夺过江山手里的三明治,掰下一小块,“我喂你吃,看你那着急的样子,不知道细嚼慢咽怎么写吗!”



江山一脸苦闷地瞪着杰西,但又奈何不了她什么,于是就乖乖地让杰西喂她。



不过杰西真的好慢啊,一小块一小块的,那个三明治一下子变得像座山似的,怎么也不减少。又一块,江山张嘴时,绵软的舌头不小心和杰西的手指碰在了一起。



杰西的手突然僵在了半空中,江山也睁大了双眼望着杰西的手指。传言,文学社长杰西有洁癖。而且,江山也亲眼见过熙元因拿杰西杯子喝水而被胖揍的画面。据陈潇笙亲眼所见,杰西用了50ml的洗洁精疯狂刷杯子,刷完还给扔了。



“江江,你……”杰西欲言又止。



完了完了完了。江山内心暗暗祈祷,超越保佑,水逆退散。



“你……舌头好软……”杰西的脸色突然爆红,把手缩回来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啊???”江山懵逼地看着杰西,“你刚刚……说什么?”我舌头好软?难道杰西你的舌头很硬吗?



“没事,快吃吧,吃完了去画海报。”杰西继续喂江山吃三明治。



寒陌和宇宇坐在不远处。她们两个这么早来吃饭纯粹就是想拍一些生活小花絮作为摄影社竞赛的视频。结果今天好巧不巧碰上正主了。



寒陌默默地拿起相机,“咔嚓咔嚓”对着杰西和江山就是一顿拍,一边拍一边在心里默念江西是真的。



#论cp粉头看到正主发糖后的做法#



宇宇拍了寒陌拿着相机全神贯注的样子,然后又拍了一张远处的杰西和江山,编辑好之后发在了校园贴吧上。宇宇关上了手机,继续喝果汁。



到了上午八点,斯蓝背着画箱来到了拳击社的专属办公室。额,准确的说是陈潇笙背着画箱,然后斯蓝背着陈潇笙。



“哦哟,一大早的这是干嘛呢。”江山瞥了一眼二人,酸溜溜地说道。



“笙笙扭到脚踝了,我就背着她过来了。”斯蓝小心翼翼地把陈潇笙放到沙发上,然后拎着画箱走到江山旁边。



“诶?你完稿了啊。”斯蓝惊讶的看着完美精致的海报,忍不住赞叹道,“画的这么好看,江山你功底可以啊!”



“什么呀,这都是杰西给我画的!”江山骄傲地给斯蓝指了指海报,“看看看,这个,还有那个,都是杰西画的,其他的字是我写的。等着你最后加一层水粉就挺好的。”



“哦哟,文学社长亲自出面,江江,你面子不小啊!”这回轮到斯蓝酸溜溜地说了。



不到半个小时,斯蓝就上好了色,往校园展板上一贴,瞬间引来了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围观。



社团竞赛正式开始了。



江山刚回到拳击社,就有人来踢榜了,扬言要把拳击社长踢下擂台第一。这一狂言的放出,引来了更多人的围观。杰西都把文学社撇下过来了。



“别人是看热闹,但我真怕那个人没了分寸把江江伤到。”杰西临走前匆匆地撇下一句话就走了,副社长熙元很是懵逼。



熙元:Excuse  me?是谁因为我喝了一口水就把杯子扔了来着???



到了拳击社,那个人已经和江山开始了竞赛。



“江山加油!!!”



“啊啊啊啊江老师最帅!”



“江社长我pick你!”



“江江我爱你啊!”



“……”



“江西是真的!”



“???”



寒陌突然一句大喊,所有人瞬间换上了黑人问号脸。宇宇嫌弃地白了她一眼,然后在寒陌再次大喊之前堵上了她的嘴巴。



用嘴堵的嘴。



挨着寒陌和宇宇的斯蓝登时就傻眼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逆天又违规的高端操作?!然后,斯蓝默默地捂住了陈潇笙的眼。这回是真的用手捂的。



零号站在寒陌和宇宇的另一边,她抿了抿嘴,随手拍了张照片发给熙元,并陪了文字:江西粉头被强吻。一秒钟后,熙元回复了一个狗头。



杰西赶到拳击社时,江山和小鹤(ps:江老师亲自取的名)正打的火热。



小鹤是男生,力气大,而且比江山高,不管从哪里看似乎都是小鹤占优势。但是江山的实战经验更丰富,这个初生牛犊全是蛮劲,没有技巧。于是二人持续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结束比赛。



小鹤在出拳时露了破绽,江山刚准备再一次进攻,不料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啊!”台下一群人惊叫起来。



还是出了麻烦啊。杰西心头一紧,快步走上擂台,“伤到哪里了?!”



“脚……脚踝……”江山疼得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



斯蓝狐疑地看着台上的江山,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陈潇笙,小声bb了一句:“怎么最近都流行扭脚踝呢……”



“喂!”小鹤双手叉腰,蛮横地叫嚣:“社长这算自动退赛了吧?所以新的擂台赛主就是我了吧!”



众人在台下议论纷纷。虽说江山是意外状况,但是严格按照赛制来的话,这就算是自动退出了。



“我替她。”杰西缓缓起身,语气坚定地说道。



于是,在众人的惊讶声中,杰西把小鹤击倒了,捍卫住了江山擂台赛主的名号。“文学社长为爱显露自己的超高武艺。”寒陌激动的把这一刻拍了下来,然后发了校园的贴吧上。江西果然是真的!!!



一场酣畅淋漓的攻擂赛结束后,众人再次的喊出江山的名字,其中还掺杂着好几声江西是真的。



深蓝



斯蓝背着陈潇笙准备回办公室休息。“我说,你和江山是约定好了要一起扭脚踝吗?”斯蓝认真的问道。



陈潇笙翻了个白眼,给斯蓝的后背来了一巴掌:“瞎说什么呢!谁愿意扭脚踝啊!”



“好好好我错了,我就是开个玩笑嘛。”斯蓝带着讨好语气哄陈潇笙。



斯蓝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陈潇笙其实是自己裤腿太长了,不小心踩到裤脚才扭到脚踝的。



寒宇



寒陌和宇宇一起走在校园的一条小路上,寒陌在翻自己拍过的照片,宇宇嫌弃地瞅着她。



“陌啊,你以后注意一下你的形象,以后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的。”宇宇一本正经。



“什么嘛,这是江西粉的基本素质,江西是真的!”寒陌很认真的给宇宇解释道。



“……算了,你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宇宇故作伤脑筋地摇了摇头。



零元



零号回到文学社,一脸兴奋地和熙元bb今天这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熙元默默地听着,脑子里全是怎么样往杰西的杯子里吐口水还不被她发现。



当零号说到杰西是跆拳道黑带时,瞬间打消了脑子里的邪恶念头。她怕被杰西打死。



“我今天好无聊啊,在文学社待了一天,连你也不来看看我。”熙元苦着脸,死死地盯着零号。



突然,零号把熙元摁在了沙发上,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那我现在就好好的看看你。”



熙元:“???!!!”



江西



现在,江山也光荣的上了杰西的后背。



“杰西,对不起噢,又给你添麻烦了。”江山一脸愧疚地伏在杰西肩头。



“嗯,你知道就好。”杰西的声音有点冷,江山怀疑杰西这次真的生气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杰西,你生气了吗……”



“你觉得呢?”杰西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嗯……”江山沉默了。



“傻子,”杰西突然笑了出来,“我可是要照顾你一辈子的,虽然有点生气,但更多的还是心疼你。”



“嗯?!”江山突然红了脸,趴在杰西肩头不敢动。



“江江,谢谢你光顾我的世界。”


yhy_cjlu

江山支教|以梦为马,于此扬鞭

                                              

                                              六年前的仲夏

                                              我们初遇江山

                                              今年季夏之初

                                    我们再次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7月7日,烟雨蒙蒙,中国计量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衢州支教团,再次启航。我们带着精心准备的材料,背着沉甸甸的热情和希望,再次到达衢州江山民声社区,迎接着社区小朋友的到来。



    家长带着孩子陆陆续续地到达,孩子们很自觉地坐到位子上打开暑假作业本。支教队员耐心地为家长解答了相关疑惑和注意事项。




    支教团队长带头,进行了团队概况介绍及自我介绍,队员们的幽默且不失风趣,赢得了孩子们的喜爱。



    第一日的破冰之行十分成功,队员与孩子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也为接下来两个星期的相处增进了了解。


                                        第六年的江山支教开始了

                                                在梦开始的地方

                                                 我们以梦为马

                                                     扬鞭前行

                                                     不负韶华


                                                

文案及排版:金可怡

摄影:朱俊玮 姚卓芸




零度兮止

关于小皮筋

先来说一说这个皮筋,长得挺好看,就是掉漆有点快 @江山 再宣一波lu总的群,群牌号:761869845

故事是从队长捡到Bucky的小皮筋开始的,此时的围观群众=盾冬女孩( ・᷄ὢ・᷅ ),不得不说nat一把神助攻,诶嘿嘿。

Bucky在文里一直有一点呆萌的感觉,小皮筋掉了都不知道,蠢蠢哒,超阔耐!

队长捡到皮筋之后一直没能还其实也表明了他爱着Bucky只是他自己还不明白而已。

这里一定要点一下nat!神一样的队友!(盾冬粉头子!)

那几个粉丝来跟Bucky说一定要照顾好队长的时候,姨母笑出了声,是咱的内心没错了。(你们一定要幸福啊啊啊啊啊,辣鸡漫威)

后来队长...

先来说一说这个皮筋,长得挺好看,就是掉漆有点快 @江山 再宣一波lu总的群,群牌号:761869845

故事是从队长捡到Bucky的小皮筋开始的,此时的围观群众=盾冬女孩( ・᷄ὢ・᷅ ),不得不说nat一把神助攻,诶嘿嘿。

Bucky在文里一直有一点呆萌的感觉,小皮筋掉了都不知道,蠢蠢哒,超阔耐!

队长捡到皮筋之后一直没能还其实也表明了他爱着Bucky只是他自己还不明白而已。

这里一定要点一下nat!神一样的队友!(盾冬粉头子!)

那几个粉丝来跟Bucky说一定要照顾好队长的时候,姨母笑出了声,是咱的内心没错了。(你们一定要幸福啊啊啊啊啊,辣鸡漫威)

后来队长自己去搜stucky的时候,ahhhhh公开处刑现场(突然联想到看美鲨上节目o(≧v≦)o)队长其实也是从这里开始点名他喜欢Bucky,他爱着Bucky(为下文做铺垫???)

以上是沙雕发言,下面正经点。

从美队一到复联4,盾冬这一对一直都不得安宁,好不容易在瓦坎达能够安静的过几天日子却又碰见了灭霸,复联3Bucky消失的时候队长一定很伤心。

咳,lu总的小皮筋有点细水流长的味道,这种日常系的文风一直是我的偏爱,lu总的合集名,关于爱的故事,听起来就很温柔,不需要轰轰烈烈,这种以小皮筋为开端的故事就很吸引人。

故事的结尾没有点明Bucky和Steve的表白,却胜似表白,“只是你的。”真的揪心了,那么多年Bucky和Steve属于别人,终于有一次他们能属于彼此,希望以后Steve每一天都可以为Bucky绑小皮筋。


落_曦

血泪

血泪

古来征战成帝业,多少名将战成名。

万里江山尸与骨,天下民众血与泪。

血泪

古来征战成帝业,多少名将战成名。

万里江山尸与骨,天下民众血与泪。

晤歌如泱

粗糙的废品利用作品

《朕的江山》

粗糙的废品利用作品

《朕的江山》

河梁扶桑

知我归何处(番外二:关于如何做师父篇)

•主人公都是八荒剑秀,tag随便打了出场人物的一部分,因为戏份也都不算多

•和正文关系不算大,但这应该是个超甜的番外了!

•最开始写这篇是为了纪念我有师父啦,师父超好,然后发现这个主题真的挺有趣的hhhhhh

•又名:当那些年轻人都做了师父以后

八荒之中,不是每个师父都那么靠谱的。

有些师父尊崇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无上原则,比如唐青枫。

被天峰盟盟主收为亲传弟子的小家伙眼睛亮闪闪,心里乐开花,屁颠屁颠跟着唐青枫去“上课”,心里正美滋滋地想着可以一睹天峰盟盟主大人的风姿,结果唐青枫第一节课就神情严肃地教会了他这个。

小家伙简直目瞪口呆怀疑人生觉得自己可能是拜了个假师父。

路过的...

•主人公都是八荒剑秀,tag随便打了出场人物的一部分,因为戏份也都不算多

•和正文关系不算大,但这应该是个超甜的番外了!

•最开始写这篇是为了纪念我有师父啦,师父超好,然后发现这个主题真的挺有趣的hhhhhh

•又名:当那些年轻人都做了师父以后



八荒之中,不是每个师父都那么靠谱的。

有些师父尊崇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无上原则,比如唐青枫。

被天峰盟盟主收为亲传弟子的小家伙眼睛亮闪闪,心里乐开花,屁颠屁颠跟着唐青枫去“上课”,心里正美滋滋地想着可以一睹天峰盟盟主大人的风姿,结果唐青枫第一节课就神情严肃地教会了他这个。

小家伙简直目瞪口呆怀疑人生觉得自己可能是拜了个假师父。

路过的少侠蹲下身来,正跟怀疑人生的小家伙一样高。她把手放在小家伙头顶上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师父也就是说着玩玩而已,真到了必须的时候他冲得比谁都猛,粉身碎骨在所不辞的那种,不过。”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原则,却是你初入江湖必须知道的。因为当你遇到危险,我们不可能总是可以及时赶到你身边,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保护好你自己。”

“听见了么,你师叔说得有理。”唐青枫摇了摇扇子悠闲地说道 。

小家伙懵懵懂懂地点头,内心深植下了这个好看师叔比师父靠谱多了的错误印象。

然而,后来小家伙可以独当一面让唐青枫很是欣慰的时候。他发现他这位漂亮师叔正在被他的大师兄,也就是少侠的大弟子,催婚。

“师父,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成婚,师祖都要为你操心死啦!”少侠的大弟子双手叉腰一脸严肃地堵住她想拔腿开溜的脚步。

“去去去一边玩去,别以为出师了我师父又喜欢你我就收拾不了你。”少侠毫不示弱地瞪着已经比她还高的大徒弟,“你小子胆子肥了啊,连师父都要教训,再过两年你还要反了天了不成?”

少侠一生只收了三位徒弟,她消失的时候小弟子还没有出师。大弟子是最干练的那一个,为少侠分忧不少,唯一让她头疼的,便是这大徒弟跟师门派来的眼线一样,比师尊还操心她的终身大事。

“师父!您能不能成熟一点儿啊!”大徒弟皱眉。

这是唐青枫的徒弟经常看到的一幕,大师兄追着师叔要她完成师叔师门的叮嘱。然而许是师叔授业的时候留了手,每次都是轻功脚点地跑得飞快。

唐青枫的徒弟回头看了看自己摇着扇子喝茶的师父,不禁扶额。

少侠还有个二徒弟,是个怯生生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少侠在秦川游荡的时候捡来的,她当时裹着单薄的衣服在雪堆里发呆,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唯有目光是很有精神的。少侠心生怜悯便把她带走了,然而日后发现这姑娘是个练剑的好苗子,只是生性太腼腆,又太佛。初时武功太弱,出门在外被欺负了也不肯吭声,也不和师兄弟们玩在一起。

后来终于有一天少侠堵住了小姑娘自己在屋里换带血的绷带。

“我说过了,谁再欺负你,你打不过你就跟我说。”少侠看不过去地过去抢了绷带给小姑娘包扎,一边轻手轻脚地包一边埋怨道。

“算了,师父,打得过我就打,打不过我就跑,跑不掉多不过也是受点皮外伤。”小姑娘吃痛,皱着眉道。

“……”少侠生平难得的无语。

我怕是收了个假徒弟。少侠心想。

“要报仇啊!我替你收拾他们。”少侠痛心疾首。

“师父你一代大侠,去欺负那些半吊子,传出去声名是不是不太好?”小姑娘一针见血道。

“不怕,那是他们活该,谁叫他们欺负到我徒弟头上。”少侠撇嘴。

“可我还是觉得有碍师父声名。”小姑娘小声嘀咕道。

她平常不与别人玩作一处,自己在江湖上也没个朋友,唯有当着少侠的面,话才会稍微多些。

在这之后,小姑娘逃脱的本领越来越高,很少有被按着打的时候了。到少侠消失的时候也只有她练就了一身和少侠差不多的漂亮轻功。

但是谁知道这都是挨打跑路跑出来的呢?

小徒弟是个天分极高的人,少侠稍微点拨两句就悟通了当年少侠自己都悟了好几天的数路。所以少侠也不怎么操心他。收小徒弟的时候大徒弟都已经成亲生子,少侠本想着从延州城回来就把自己那点压箱底的厉害招数通通传给小徒弟,谁成想竟是一去不返。

相比起来,苏小白这个做师父的就要靠谱多了。

除了教养自己的义子苏扶桑,苏小白还在移花弟子中选了两个天赋极高之人亲自教习。教习之法连明少卿看了都赞叹不已。要说非挑毛病,倒也不是挑不出来,唯有一个毛病,就是这教法怎么看怎么像当年苏霜华教苏小白。

苏霜华教苏小白的时间不长,苏小白基本都是被星月将军——的大炮筒带大的。

偏生苏小白教起人来就那么像苏霜华。

你说这不是命么,那为何当年苏霜华偏偏抱回来的是苏小白?

苏小白端坐着,给稚龄的两个孩童讲解移花武学的基本路数,末了又试了他们的基本功。

“你的内息不错,但是招式尚不连贯,你则是内息略有不足。”他看过之后一一点拨。

因为苏小白很靠谱,所以苏小白的弟子们对他都很尊敬。

所以后来他们去江湖上行走,看到唐青枫和少侠的徒弟和他们连打带闹的相处方式,双双目瞪口呆。

不过等他们尽数看了这两位师叔的做派之后,忽然觉得师兄弟姐妹们如此,似乎不是没有道理的。

延州一战后,唯一回来还能教习的也只有苏小白,唐青枫一身武艺废了大半,少侠干脆是无影无踪。

后来到了唐青枫的弟子该为他催婚的时候,唐青枫意味深长地跟他说了一些话。

“你记得你师叔么,长得好看的那一个。”唐青枫神秘兮兮地说。

唐青枫的弟子茫然,这成亲和记不记得师叔有什么关系?

“当年你师叔被她的大弟子催婚,她跟她大弟子说了一些话,哎,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师父,别瞎想,我知道你从小就觉得师叔说的有理。”

“你师叔她说啊……”

少侠一脸无奈地瞪着又来催自己的大弟子。

“成,你小子到底是谁的徒弟啊,跟师叔师伯比师父还亲,没完了是吧。”

“我跟你说,”少侠忽然换了一幅表情,一本正经,“这人啊一生有很多事情必须要做,成亲这件事儿,没你想的那么重要。”

“你知道太白的公孙师伯和独孤师伯?当年青龙会找大悲赋找到了秦川,种种之下你公孙师伯的心上人江婉儿……倘若她还活着你也得叫师伯。自刎而死。你看然后呢?你公孙师伯还不是洒脱了这么多年,还成了太白掌门,跟你独孤师伯两个,在江湖里成了响当当的人物。”

“我们的一生太短啦,投到这时间漫漫长河就像一颗连水花都激不起的石子。一辈子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都还来不及做。”少侠望着远方叹了口气,“哪有时间做这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天色晚了,你看那灯燃起,夜色下一片烟火人间,桃花一年开一次,我们江湖行走,所有人都是一期一会,从不回头,太过聪明,太过糊涂,无牵无挂,最为潇洒。像离盟主和你莹莹师伯又有什么好……知己二三,有心可醉里论道,醒时折花才最是难得。哎,人老了就废话多,我跟你说这么些有什么用啊。”少侠目不斜视地绕过被她说得发愣的大弟子,“走了,我要去找你唐师伯喝酒去。”

“后来啊你师叔的大徒弟每次被她喂招的时候都被打得特别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蓄意报复。”唐青枫似笑非笑,“反正两个人轮番打完以后老二总是没什么事,老大总是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疼好几天。”

唐青枫拿了少侠当挡箭牌,苏小白那边更省事,他的弟子根本不敢催他。苏小白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样子深入两个弟子之心。不过这不代表他们不敢私下里讨论这个问题。

扎个马步什么的是他们每天都要做的基本功。于是有一天扎马步的时候俩人就研究起来。

“哎。”其中一个压低了嗓子对另一个说,“你说将来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咱师父?”

另一个想摇头,奈何头上顶着东西不能动:“我也不知道,咱师父天人之姿,不是一般女子能配的,不过我觉得咱师父和唐师叔他们两个关系是真的不错,也许……”

“看来你们两个不怎么累啊。”

苏小白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两个弟子内心哀嚎。

“那再多扎一炷香的吧,扎完了来找我考核。”苏小白转身从房檐上消失不见。

不过最后也没有那多的一炷香,苏小白就过来考核了。

所以其实苏小白的弟子都知道他们师父刀子嘴豆腐心。

虽然那天的最后他们两个还是被苏小白揍得挺惨的。苏小白还美其名曰你们总要长长见识。

两个弟子觉得,师父这一定是跟着唐师叔学坏了。

论师父严厉,大概没人能比得上丐帮的这群小弟子有发言权了。

江山是什么人,那可是当年自己从整个执法堂手下还能全身而退的人,一个执法堂去抓他连他根头发丝儿都没碰到就给他溜了。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假如练功不认真的话,他们可能会被师父师母——也就是江山和秦岭混合双打的!

秦岭虽然手上功夫不及江山,揍起人来那可是毫不含糊,丐帮大弟子就有幸体会过秦岭的过肩摔,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已经被落到要害的拳头打得晕头转向。

更别说逢年过节师父带他们回伏龙谷又要被沈龙首考核武功了。

指点还挺舒服的,可是这考核,丐帮的弟子说起来满眼都是泪。

沈孤鸿那可是当年一掌拍死了公子羽的人,就算使上三成功力,应付不好也是要腰酸背痛地躺上几天的。

能躺上几天倒也还好,问题是师父给不给他们躺几天的机会啊?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不提唐青枫的话,唐青容也收了门内几个天分颇高的弟子打算将来把掌门之位传给他们中的一个。在收徒的第一天唐青容就明摆着告知了他们这件事儿,但是想坐上掌门之位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光明正大地打赢唐青容。

果然,唐门掌门的靠谱气息,就比移花宫那位靠谱得不止一点半点。

于是唐门这几个小弟子,整天带着傀儡哒哒哒这里练练那里学学,看着也挺热闹的。

毕竟三个人看着就像六个人,四个人看着就像十多个人了,那如何不热闹呢?

五毒祭师百里研阳是个和苏小白一般不可多得的好师父。

“昨天教的东西可都记住了没有?”百里研阳坐在院子里捧着书随意地翻翻,“以后自己制药的时候切不可用错了东西。基本功都练了没有?”

弟子乖巧点头。

他很温和,所以极少同弟子动怒,他不光传授弟子武学,更传授他们药理与中原的文化,结果百里研阳带出来的徒弟一个个都文质彬彬,博学多才,相比之下蓝铮可就随意多了。

蓝铮收的弟子其实很怕看见自己师父笑。

因为老觉得师父一笑就没什么好事儿。不是要坑徒弟就是要坑徒弟。

上次师父笑眯眯地指着一片草丛让自己去里面摘草药,结果害得还没有分辨能力的自己中毒上吐下泻了好几天,罪魁祸首显然毫无自己是罪魁祸首的自觉。

不过蓝铮的弟子承认,这招真的挺管用的,以后他就永远记住了那种毒草的样子。

就怕师父哪天心血来潮指着什么毒得无药可救的东西叫自己去试了。

小伙子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

太白这一代培养的依旧是双秀。公孙剑和独孤若虚有时候会互相换徒弟带。

不过他们的徒弟可一点都不喜欢那种时候,因为那种时候往往伴随着他们被自己的亲师伯/叔揍得鼻青脸肿。

“独孤,你徒弟不行啊。”公孙剑又一次把小伙子打趴在地上之后似笑非笑地说。

独孤若虚闻言随即干脆利落地也把公孙剑的徒弟一摔:“年轻人嘛,总得给他们成长的时间,嫌不过瘾,我们两个打一场?”

“好啊,来战!”公孙剑瞬间来了兴致。

是的,太白双秀对对方的徒弟,从来都是毫不手软绝不留情的。他们之间的切磋已成了他们生命里不可分割的部分,这种切磋相较显然也延续到了收徒这件事儿上,而且打着打着有时候他们两个自己会打到一起,剩已经怀疑人生的两个徒弟抱团看着师父们切磋瑟瑟发抖。

“所以师伯方才跟我打的时候根本就是把我当成师父吧?”独孤若虚的徒弟揉着屁股从雪地里爬起来。

“应该还留了力的吧,不然我觉得现在我们就起不来了。”公孙剑的徒弟和独孤若虚的徒弟做着一样的动作从雪地里爬起来。

“要不我们来打吧?”独孤若虚的徒弟提议。

“好啊。”公孙剑的徒弟抖了抖剑身上落的雪。

真武这一批徒弟和五毒那边差不多。

本来真武的弟子都很稳重老成,忽略个别和稳重老成并不搭边的例外的话。但是别忘了真武有个师父叫笑道人。

他带出来的徒弟都和他一样,平日里不太正经,关键时刻却也散发着一股子靠谱气息。

“笑师兄。”少侠有次跟他说。

“你带的徒弟,干脆以后叫笑小一笑小二得了,跟你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那如此说来,我还得提防着他们与我抢无忆喽?”笑道人倒是毫不在乎笑小一笑小二这种鬼名字。

笑小一笑小二乃至于笑十八们都很不开心。

幽谷七梅又有了新一代了。

第三代幽谷七梅仍是七个人,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代里出了一个,风格很像是当年天香五秀中的沈采薇,如今江湖上叫轩辕十四。男女莫辨,英气十足。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个英气十足的弟子不是柳扶风带的,是和天元星林弃霜与其妹林挽阳常年待在一起的,说是她教出来的都没什么问题。

其他师姐妹带出来的就很中规中矩了。像乱红弦白鹭洲带出来的师妹通晓音律,七弦一动连林间走兽都为之附耳驻足,飞灵伞唐青铃带的师妹也习得了她的那些唐门武学,花会上与真正的唐门弟子切磋甚欢。

果然只有她们最是和谐。

神威的弟子,刚开始一直认错师父。

这不怪他们,韩思思和韩莹莹本就是孪生姊妹,再加上韩莹莹有心捉弄,故作深沉,开始韩莹莹的徒弟永远把韩思思认成自己师父,韩思思的徒弟只好压根不知道哪个是自己师父。

猜都不敢猜,连想法都没有。

又是一个不靠谱的。

不过少侠有一年到神威,给了这些小孩子们很好的启发。

少侠那年带着徒儿到神威去拜访,进了神威堡之后就和一群小弟子们站在一起发呆,因为。

“少侠,你来了。”两个眉眼一模一样的女人都这样说道。

少侠怀疑人生地眨了眨眼睛。

“思思师姐,莹莹师姐,你们这是?”

少侠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

身后一群神威堡的小徒弟也跟着她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

不得不说,韩莹莹扮演韩思思,还是很像的。

最后少侠放弃了:“莹莹师姐别装啦,你再装我就要出奇招啦。”

两个女人一起看着她似笑非笑。

“哎?好久不见啊离盟主你怎么来了?”少侠忽然朝着她俩背后使劲儿挥了挥手。

然后两个人中的一个飞快地回过头去,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莹莹师姐。”少侠看着她长出了一口气,“你扮演思思师姐真厉害,要不是因为还有离盟主这一招,连我都看不出来,你们这是在欺负徒弟吗哈哈哈哈哈哈。”

“真有你的啊少侠,居然耍我。”韩莹莹笑着走上前去拍了少侠一巴掌,“你近来可好?”

“好得不能再好了!师姐你们都还好吧?离盟主也好?”

“他呀,他能有什么不好的,等会儿我叫他来见你,咱们几个再加上姐姐,好好聚上一聚。”韩莹莹说。

“莹莹师姐,我什么时候能抱上你家娃娃啊?”少侠故意逗她。

然后一排神威堡弟子有幸见识了自家师父闹了个大红脸。

少侠的徒弟就和神威堡小弟子们站在一起看热闹。

反正她已经习惯自家师父走到哪都能开师伯师叔的玩笑了。

她身后一排神威堡的小弟子们互相递了递眼色。

以后认不出哪个是师父师伯/叔,就喊离盟主,准没错。

韩思思只是看着这一切微笑不语。

神刀堂的弟子们可就随意多了。

为什么?因为掌门就随意啊。

神刀堂的弟子们学到什么奇奇怪怪东西的都有,有跟冷冷学了些铸刀技术的,有的跟阿暖一样驯鹰驯得很厉害,更有甚者,跟路掌门学了花生的种植技术。

反正刀法在他们眼里,随便学学就好咯。

毕竟神刀堂每个人的刀法都不太一样,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不然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学成叶开傅红雪啊?

等到下了山入了江湖,神刀堂的诸弟子们,刀法就一天比一天厉害起来。在那之前,全都是散养的。

“我看这样效果还挺好的。”少侠纳闷儿地看着这些下山来行走的神刀堂徒弟说。

“要不明儿个我也散养了你们俩?”少侠回头问自己的徒弟们。

不出意外地收获了自家徒弟的白眼两枚哦不,四枚。

所以你看,八荒之中,真的不是每个师父,都那么靠谱的。

晤歌如泱

大好河山
终于完成惹!

一下子少了四瓶胶水的我……

大好河山
终于完成惹!

一下子少了四瓶胶水的我……

subblogfic-liyongyim52

江山的颜色


此图采自网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太阳天上为王,彩虹王旗昭告七色

太阳下的黄土红壤、蓝田绿野、白山黑水

若非拷贝绚烂图案,便是勾兑明丽七色

在大地画板上的匠意与创新


美如彩虹的大地自古却是强人为王

强人不是太阳,却被百姓颂为太阳

不少强人也真拿自己做太阳

他们从彩虹色库提取颜色涂染自己的旗帜

以为无论白黑绿赤黄,都获得太阳的神圣基因

他们选择旗帜颜色对应神秘的阴阳五行

以为依序金水木火土,就把握宇宙的演变玄机

他们在太阳下歃血祭旗,举旗剑指江山

以为插遍东西南北中,便如太阳君临天...


此图采自网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太阳天上为王,彩虹王旗昭告七色

太阳下的黄土红壤、蓝田绿野、白山黑水

若非拷贝绚烂图案,便是勾兑明丽七色

在大地画板上的匠意与创新

 

美如彩虹的大地自古却是强人为王

强人不是太阳,却被百姓颂为太阳

不少强人也真拿自己做太阳

他们从彩虹色库提取颜色涂染自己的旗帜

以为无论白黑绿赤黄,都获得太阳的神圣基因

他们选择旗帜颜色对应神秘的阴阳五行

以为依序金水木火土,就把握宇宙的演变玄机

他们在太阳下歃血祭旗,举旗剑指江山

以为插遍东西南北中,便如太阳君临天下

 

强人也都明白,正如天上无双日

江山不容二王,世上却强人之外还有强人

强人争抢江山,如拿自己的脑袋掷骰子

但赢家通吃江山,无人能拒如此诱惑

全都铁心要将生死豪赌进行到底

 

占地利者守半壁金瓯而窥中原

挟天时者号令天下而欲统九州

承祖祚者一心要基业万世

起江湖者总企盼世代鼎革

都笃信运承天命,都执意践行使命

使命天命碰撞,旗色覆盖旗色

是为层出不穷的颜色革命

 

胜者得意成王,败者不甘为寇

克敌制胜的终极手段只有杀人

越能狠心杀人越成伟大功业

越是善于杀人越称卓越技艺

各色王旗席卷下的无限江山

尸身横陈荒野,腐为黄尘滋养绿草

骸骨堆作山丘,粉成白雪幽闪蓝磷

碧血流成江河,板结黑土烧成红砖

砌墙筑城,色染红楼、朱门、雕梁画栋

美人胭脂口红、和满朝达官的红顶

九重皇都城楼上的王旗换如走马

万里江山千古不变的底色总是血色

 

我们以最直白的美感观照颜色

不能不说,红色的确美得迷人

但一座江山只见红色未免单调

而这红色来自人血则更是残忍

 

我们设想以后的江山应是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既关乎美学,还关乎人性

尤其关乎是重复历史还是开创历史

亦即是否真能做到所谓与时俱进

 

其实太阳彩虹对此已经暗藏答案

太阳光热恩泽大地,大地生命才如此光彩

所有生命色彩加入江山的颜色报答太阳

既是天赋权利,又是契约责任,更是生命

实现自身完美的纯然自主和绝对自由

 

 

我们仍按七色光谱和五行轨迹,却创意排列

形于四季花叶草树果实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白

但确定姹紫嫣红虽仍最炫眼,已不是血色

即便看上去貌似血红,也再不可能是人血

见证这些进步,则是我们人人都有的黑色眼珠

这无数眼珠的黑色,才最应成为江山的底色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八日


回忆过去.记录现实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