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心白

190浏览    7参与
居老师的朱朱呀!

看龙哥的小电影,画质实在是太渣了(=_=)十分钟劝退,不过挡不住他的美颜,等找到了高清的资源我在去看(。・ω・。)ノ
图一是江心白,根据我十分钟的剧情,应该是一个身负仇恨一边想复仇一边控制不住喜欢上复仇对象的男人Σ(|||▽||| )
适合:黑化/囚禁/病娇

图二和三是靳非鱼,十分钟剧情是一个身怀绝技以一敌百(bushi)的热血军人,脑子里忍不住飘出和迟瑞的双军cp(/ω\)
同属于民国组的靳非鱼太容易be了

π_π
part1.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

part2.我爱你,但我更爱我的信仰

part3.国之不存,何以为家

part4.海清河晏已然在,故人为何不归家
π_π

我太难了Ծ‸Ծ

看龙哥的小电影,画质实在是太渣了(=_=)十分钟劝退,不过挡不住他的美颜,等找到了高清的资源我在去看(。・ω・。)ノ
图一是江心白,根据我十分钟的剧情,应该是一个身负仇恨一边想复仇一边控制不住喜欢上复仇对象的男人Σ(|||▽||| )
适合:黑化/囚禁/病娇

图二和三是靳非鱼,十分钟剧情是一个身怀绝技以一敌百(bushi)的热血军人,脑子里忍不住飘出和迟瑞的双军cp(/ω\)
同属于民国组的靳非鱼太容易be了

π_π
part1.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

part2.我爱你,但我更爱我的信仰

part3.国之不存,何以为家

part4.海清河晏已然在,故人为何不归家
π_π

我太难了Ծ‸Ծ

墨梓離水

【白面】影子人(一)

※江心白×面面

※腹黑变态偷窥狂攻×漂亮邪气鬼王受,暗黑风格


第一章  神秘的男人

海星这季节总是晴天多些的,今天也不例外。碧蓝的天空点缀着几丝云彩,骄阳毫不掩饰地释放着光与热。龙城大学的校门口总是有许多衣着不同的人进进出出的,肯定不止是学生。

一个晃神的功夫,空旷的教室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一身米色的西装,里头搭着深蓝色的衬衫,没系领带,扣子也是敞开的,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肌肤和形状姣好的锁骨。裤腿有些高,露出这人的脚踝。

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杖,在课桌上划过。皮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敲击,发出咚咚的脚步声。从容的步伐看起来更为这人添了几分魅力。

教室里没开灯,只有阳光从窗户...

※江心白×面面

※腹黑变态偷窥狂攻×漂亮邪气鬼王受,暗黑风格


第一章  神秘的男人

海星这季节总是晴天多些的,今天也不例外。碧蓝的天空点缀着几丝云彩,骄阳毫不掩饰地释放着光与热。龙城大学的校门口总是有许多衣着不同的人进进出出的,肯定不止是学生。

一个晃神的功夫,空旷的教室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一身米色的西装,里头搭着深蓝色的衬衫,没系领带,扣子也是敞开的,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肌肤和形状姣好的锁骨。裤腿有些高,露出这人的脚踝。

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杖,在课桌上划过。皮鞋在光滑的地板上敲击,发出咚咚的脚步声。从容的步伐看起来更为这人添了几分魅力。

教室里没开灯,只有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有的地方很亮堂,有的地方很阴暗。

男人终于停下了步子,在一个课桌上坐了下来,是歪着身子坐的,西装上衣往上滑,露出了被西裤包裹的紧实的丰满臀部。

阳光打在男人脸上,这时才看清了他的面容。眼角微微上挑,像是一个小钩子,勾着人的心。眸中似盛着万千星辉,让人不由自主地陷进去。嘴角那分似有若无的笑意使得他整张脸看着更加邪魅。

他戴着一副眼镜,镜片反射出阳光的光辉,投射在天花板上。

男人一直看着前面干净的黑板,末了还两手相碰,发出几声清脆的掌声。

空气中一直弥漫着一股烈酒的味道,相比于其他品种的酒,这味道更纯,也更烈。如果说常见的酒是经过加工之后的美味,这种味道则显得更原始,更为狂野。

说实话,这很奇怪,教室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一股酒味?

坐在课桌上的男人没坐多久,就直接这么消失了,被一团黑色的雾气包裹着,再散开时,已不见踪影。

就在男人刚刚消失的那一刻,从阴暗处走出来另外一个男人。

同样也是一身西装,不过是浅灰色的西装搭配着白色的衬衫,还有一条粉色的领带。男人身材高大,身形挺拔。因着他并未从黑暗的角落里完全走出来,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他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却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说刚刚那个男人的眼眸似有万千星辉,这个男人的眼睛就像一点光亮都没有的黑夜,一片暗沉,像深渊一样,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汹涌的波涛。一般人都不敢靠近,大抵害怕会被那里面蕴藏的东西给吞噬。

暴露在阳光下的那只手骨节分明,皮肤是小麦色的,另一只手应当是揣在了裤兜里。

紧接着,这个男人也消失了。

空旷的教室里依旧没人,墙上的钟表还在走,外面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了课桌上,光又反射到白色的天花板上。

最近天黑的不算早,但现在已经黑完了。黑沉的夜,只有一轮惨白的弯月悬在空中,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给人一种凄惨的感觉。

龙城最近戒备很严,出了一些乱子,上面下达了命令,晚上巡逻的人手也添了不少。

特调处这时候也萦绕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汪徵和桑赞刚刚把海星鉴的人给绑了起来,赵云澜在里面的办公室里面。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皮鞋底扣在地板上发出一阵有节奏而又连续的声音。

应声看去,汪徵和桑赞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沈教授,你终于来了。”

迎面走来的男人分明是不久前出现在龙城大学的那个男人,一步一步朝着这边靠近,每走一步,裤腿就会往上走,露出里面纤细的脚踝,不过套了灰色的长袜,看不到皮肤。

那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斥着一股邪气,蛊惑人心,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男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人,看着汪徵和桑赞露出了一抹邪笑,说出了第一句话。

“挟持恐吓海星鉴的人,你们胆子够大的啊。”

就连这声音都像是浸了酒,让人听着就醉了。毫无疑问,这声音是十分好听的,听一遍就绝对忘不了。

接着,男人在地上蹲了下来,手搭上了地上那人的肩,轻声说了一句。

“辛苦你了。”

地上那人的头突然偏了过去,就像死人一样。男人见此也只是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着倒真像一个披着天使皮囊的魔鬼。

男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看着汪徵和桑赞。

“我的小云澜在里面吗?”

低沉的嗓音配上这副温柔的又带着邪气的语气,让这句话也变得不平凡起来,直击人心。毫不夸张的说,没有谁能抵挡住这诱惑。若是他肯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只怕是命都愿意给出去了。

可就在这句话出口的那一瞬间,隐在暗处的男人面色一变,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骨节那处的皮肤已经泛白了。

我的小云澜……

男人在心里默默地咀嚼着这几个字。

这一瞬间,站在那里的人又闻到了那股烈酒的味道,纯而烈。男人的眉头有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但不明显。

汪徵点了点头,男人没再纠结那股酒味,而是微微抬了抬下巴,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是一如既往的精光,像是在算计人的狐狸。

他迈着步子从原地走了,方向是赵云澜的办公室。

在他走后,汪徵才像回过神来一样,对着旁边的桑赞不解地问了句:“沈教授今天怎么怪怪的?”

但是桑赞没有回答她,汪徵自己也想不明白。

没有谁看到,阴暗处一个男人跟着刚刚的男人进了里面,或许应该说那男人的伪装技巧很高超,他仿佛天生就跟黑暗融为一体。

没有人会注意到阴影,就像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桑赞朝着办公桌走了过去,他去查看绑着的人的情况,却发现这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此时,汪徵和桑赞均是吃了一惊,他们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以及严重性。

刚刚那人……


云玩

远大前程2

        星历8890年4月,追龙星区九号救援舰四舱。

        “诶,那个小子还有绰号?”肖子韩八岁大,人嫌狗憎,讨厌得让密宗实验员直接把他丢给救援队好争取时间带实验记录撤走,这会儿对着薛自牧嘀咕两句,还算是乖的时候了。

        “阮应的绰号是白菜,因为他被救那天上面穿的绿色,下面是白裙子,整个人就像一颗大白菜。”周玉白搭话回了他,...

        星历8890年4月,追龙星区九号救援舰四舱。

        “诶,那个小子还有绰号?”肖子韩八岁大,人嫌狗憎,讨厌得让密宗实验员直接把他丢给救援队好争取时间带实验记录撤走,这会儿对着薛自牧嘀咕两句,还算是乖的时候了。

        “阮应的绰号是白菜,因为他被救那天上面穿的绿色,下面是白裙子,整个人就像一颗大白菜。”周玉白搭话回了他,“都是被救援的孩子,你有什么话可以自己问阮应。”

        肖子韩张了下嘴又合上,薛自牧说:“我其实不觉得之前过得有多差呀,怎么我们就要别人救援了呢?”

        上官云峰说:“那是你觉得。定期抽血,测量体征,注射药剂......”

        沈放打断他:“普通孩子也和我们一班,都是这样长的。”

        叶藏气冲冲说:“一个班那才几个人?你怎么知道没有其他的基因实验组的呢?”

        何天瑜把右手举起来:“我们班唐青风应该也是实验来的。”

        肖依然把他的手打下来:“别乱讲!”

        洛怀风摇着小扇子:“我们都这个长相,所以不用讲也知道了。”

        叶凡说:“我们有区别!你别摇扇子了!”

        余一鸿说:“摇!摇了多少凉快点!”

        麦禾说:“之前我有个耐受度实验,有要看能够忍受的最高温和最低温的。”

        吴旭东挨着麦禾:“我也有。但是我们不如他惨。”讲完看着角落里面一个猴儿似的孩子。

        大家都露出同情的神色。这个“毛猴”实验组给他贴的标签是野人,现在搞得真成野人了一样,话都不会讲。

        江心白说:“阮应人呢?谁看到他了?”这时大家才发现,他们从休眠舱出来聚在一起讲话了,阮应却不知道什么时间离开了这个空间。

        谭帏走到四舱休眠室板口,回头眼睛亮晶晶:“开着的。”

        靳非鱼站起来,看着跃跃欲试的样子,说:“我们出去看看?”

        蒙少晖说:“你们先只去几个就可以了。”

        “去的举手。”靳非鱼把手举起来。

        “第一批,我去。”肖子韩也兴奋了。

        “我们是第二批,阮应是急先锋。”江心白纠正。

        薛自牧说:“加上我,先四个人够了。”


        居一龙握住怀里小娃娃伸向他手腕上表带的手,“小白菜。这个不可以碰。”山圣种的白菜成了精,趁着神明不注意溜下了昆仑山。宗门弟子发现个三四岁的娃娃,认不得他又不好探问,恰巧时间之神好像是认得这个孩子,于是娃娃就到了居一龙这里。

        “他叫白菜吗?”阮应半个身子藏在墙壁,还带着他那绿色连帽衫的帽子,问。

        居一龙看到他,停了一下,回答说:“是呀,你要来看看他吗?”

        阮应咬着嘴巴,本来像是期待的模样,却突然掉头跑了。

云玩

远大前程1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不是密宗忘了,漏掉的?《绅士大盗 》吴旭东,这个孩子姓吴呐,上个月我们梅城孤儿院接受的一个孩子也是姓吴,叫什么来着?哦哦,吴凡!《猎野人 》的野人?这孩子剃毛了没?诶?又一个姓吴的?吴邪? 《盗墓笔记·重启》的?名字有意思,天真无邪嘛!《再生缘》阮应,这个“白菜”是他的绰号吗?《血色深宅》薛自牧,不是我说,看看这些资料,你以后有得忙咯!《错嫁》沈放,本家呀?是不是我们家养?《刺妃 》叶凡,这个也是仿古实验的吧,《深闺疑云》何天瑜,我老同学何家盛有个集团,他妥了。《杀机四伏 》谭帏,这个丢给谭宗明没跑儿了!还有两个:《朵儿的战争》麦禾,《偷窥者》江心白,我想想啊,想想。”

         时间雕刻师居一龙看着按摩头部的沈焕勤,这些孩子其实和沈局长没有关系。开始他还想着都送到孤儿院对于这些孩子的利弊,但是一个不相干的政府工作者都为这些孩子绞尽脑汁,他和他们同源,不该做得更多吗?

        “不用收那么多。”

         “嗯?”沈焕勤抬头看着这个将要接手记忆资料的神秘来客。密宗的人和他们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会联络老九门吴家,请他们收下吴旭东和吴邪,梅城上个月接收的吴凡也一起吧。”

        “梅城孤儿院可以......”

        “不用,上个城市我只送出了金铁心和宫铁心,梅城接收的孩子最好别超过五个。”

         “安全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们能够,”沈焕勤苦笑一下,“好吧。”

        “叶藏和叶凡我送到叶家去,阮应去阮星竹那里,阮晓珠和阮紫迩有个哥哥保护也不错。”居一龙也想了些人,“周玉白托给周明,上官云峰托给上官婉儿,剩下的五个,交给梅城了。”

        “你已经想好了,那梅城就只收麦禾,江心白,肖依然,沈放,余一鸿。资料给你。”

        “再会。”简短告别后,居一龙迅速离开,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周刊少女林林奈

【江心白×迟瑞】刹车练习

   “为什么偏偏是你……”迟瑞半椅在台阶上,酒杯从他手里滑出去,清脆的一声磕在地板上,却没有碎掉,骨碌碌的滚到了江心白脚边。

     “怎么,为什么当年你派出去的人没能杀的了我?我福大命大,回来报复你了。”江心白从黑暗里走出,拉扯着迟瑞站起来,进了身后的多年空着,却时时有人打扫的房间里。

      “我没有……我找了你很多年,我一在找你,小龙……你就算骗我也无所谓,你骗我到最后行吗?别再离开我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微醺的迟瑞站不稳就算了嘴上也没多少把门的,把江心白小时候的...

   “为什么偏偏是你……”迟瑞半椅在台阶上,酒杯从他手里滑出去,清脆的一声磕在地板上,却没有碎掉,骨碌碌的滚到了江心白脚边。

     “怎么,为什么当年你派出去的人没能杀的了我?我福大命大,回来报复你了。”江心白从黑暗里走出,拉扯着迟瑞站起来,进了身后的多年空着,却时时有人打扫的房间里。

      “我没有……我找了你很多年,我一在找你,小龙……你就算骗我也无所谓,你骗我到最后行吗?别再离开我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微醺的迟瑞站不稳就算了嘴上也没多少把门的,把江心白小时候的乳名随口了喊出来不说,越说越委屈说的自己眼睛都湿了,被摔到床上后躺着静静的流眼泪,试探着伸伸手却终于不敢去拥抱。

     “迟瑞,你别想我会对你同情,当年我父亲死于工厂的火灾的时候你就该想的到这一天,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没死在那场大火里就是为了报复你。”深情错付,江心白觉得他的少爷还是跟一样傻,他怎么能去爱迟瑞呢,他怎么能回报这份深情呢,那不是让他父亲死都不能瞑目。

     但江心白确实对迟瑞有情,不仅如此,他从小就喜欢迟瑞。江心白看着迟瑞接管整个迟家,看着迟瑞娶沈凌雪,他永远都是那个捧着一颗滚烫的心的局外人,现在终于自己也入局内。

     但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难道一切变故都是因为他江心白父亲的死,以及自己侥幸逃生却被打着少爷旗号的人推下悬崖吗。

      “曾经是我辜负你,我已经悔恨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是想,你别再走了。”迟瑞发现他们之间有误会,但现在说我没派人去杀你,在气头上的江心白能信吗?算了,先等他冷静一点,再解释这一切吧。

      “我当然不会走的,你知道吗?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手段不是让他死,是让他好好活着看着自己一无所有。我的少爷,您可得长命百岁啊,好好的看着,我怎么一步一步的毁掉你的一切的。”江心白贴在迟瑞耳边低低的说,说到最后轻轻的吻了一下耳廓,看着迟瑞从耳朵红到全身。

      “好,那你现在可以抱抱我吗?”迟瑞一双眼睛哭的发红,江心白的每个吻下来都让他浑身一抖,带出来一串的眼泪。

      “当然可以。”怎么拒绝的了,他怎么拒绝的了迟瑞啊,江心白心想我爱了你那么多年,这场复仇,到最后我会陪你一起走的。

    你放心,不会让你孤单了。

     迟瑞自己不怎么清醒衣服都解不开,烦躁的扯也扯不动,江心白吻了吻他乱动的手让他放开,极尽温柔的解开他的衣服,吻随之落在他的脖颈上。迟瑞又痒又觉得身子发麻,滚烫的在江心白身下几乎整个人要融化掉,如果能在这一刻死掉也无所谓,那还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情意正浓,所有感官的触感都被放到最大,怎么接触都让空气更加焦灼之时——





















     喝醉的迟瑞突然吐了,吐的自己跟江心白身上都是,别说什么复仇什么情欲,一下全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