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江深

820浏览    26参与
安九鸢

这段可把我笑疯了,让白富代忍着,这谁顶的住啊!

这段可把我笑疯了,让白富代忍着,这谁顶的住啊!

安九鸢

我想rua小天鹅!!!非常想rua!!!
白富代:试试?(打一拳能进医院)
我就想想吧。(怂)

我想rua小天鹅!!!非常想rua!!!
白富代:试试?(打一拳能进医院)
我就想想吧。(怂)

百里馥
好在白瑾一对江深的感情,也终于...

好在白瑾一对江深的感情,也终于可以赤裸的坦白出来,甚至可以为了江深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我想,白瑾一肯定也没有想到江深会那么炽烈的跟他表白,说出对他的热爱,白瑾一当时肯定也特别激动,他从小护到大的小天鹅🦢有一天突然对自己说了喜欢,白瑾一心里肯定也是非常非常开心高兴的,第二天自家小天鹅就拉着自己出去玩,给自己采果子,十分享受的把自家小天鹅抱在怀里走路,到最后两人躺在花丛中,互相剖白,然后接吻,这TM是什么甜死人的剧情啊喂,我太喜欢这一对了,尤其是江深从小到大纯净透明的性格和灵魂,白瑾一把他保护的太好了,独占欲超强的攻啊,到后来两人在bed上腻来腻去,江深还是会红着脸尽量去配合白瑾一,从小学芭蕾,...

好在白瑾一对江深的感情,也终于可以赤裸的坦白出来,甚至可以为了江深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我想,白瑾一肯定也没有想到江深会那么炽烈的跟他表白,说出对他的热爱,白瑾一当时肯定也特别激动,他从小护到大的小天鹅🦢有一天突然对自己说了喜欢,白瑾一心里肯定也是非常非常开心高兴的,第二天自家小天鹅就拉着自己出去玩,给自己采果子,十分享受的把自家小天鹅抱在怀里走路,到最后两人躺在花丛中,互相剖白,然后接吻,这TM是什么甜死人的剧情啊喂,我太喜欢这一对了,尤其是江深从小到大纯净透明的性格和灵魂,白瑾一把他保护的太好了,独占欲超强的攻啊,到后来两人在bed上腻来腻去,江深还是会红着脸尽量去配合白瑾一,从小学芭蕾,练就了柔韧性非常好的身材,任由白瑾一为所欲为的摆成各种姿势方便cha入,最后两人一起gc,哇,我真是太喜欢他们了
 

百里馥
江深对于白瑾一的感情就跟他这个...

江深对于白瑾一的感情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干净透明,不掺加任何杂质,他甚至都想好了,最后白瑾一不喜欢自己也不要紧,只要他还是喜欢白瑾一就好,白瑾一快乐他就快乐,白瑾一幸福他就幸福,这是多么纯粹而又干净的喜欢,大概白瑾一也是这样看他的,估计,在第一次看到江深的时候,白瑾一就已经陷进了江深的干净和柔情中,从小开始就无法自拔,形成了那种对江深独有的保护欲,白瑾一可能比江深更早认识到这份感情,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表白,也是怕江深会多想,怕影响他的前途,但是没有想到,后来江深为他跳了【天鹅湖】,然后还进行了那么深情的表白,自己也是非常欢喜的,江深只能是白瑾一的。

江深对于白瑾一的感情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干净透明,不掺加任何杂质,他甚至都想好了,最后白瑾一不喜欢自己也不要紧,只要他还是喜欢白瑾一就好,白瑾一快乐他就快乐,白瑾一幸福他就幸福,这是多么纯粹而又干净的喜欢,大概白瑾一也是这样看他的,估计,在第一次看到江深的时候,白瑾一就已经陷进了江深的干净和柔情中,从小开始就无法自拔,形成了那种对江深独有的保护欲,白瑾一可能比江深更早认识到这份感情,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表白,也是怕江深会多想,怕影响他的前途,但是没有想到,后来江深为他跳了【天鹅湖】,然后还进行了那么深情的表白,自己也是非常欢喜的,江深只能是白瑾一的。

源心星

经久



星星流淌过的岁月

镌刻于璀璨的未来


城市里的霓虹灯  流光溢彩

却不如他清澈眼眸

里面盛满了星光

轻易地拨动他心上的弦

乡村里的黑夜  繁星点点

天然装饰的舞台

演绎出了他那独一首天鹅湖

里面泛滥的爱意

清晰地映射出两颗跳动热恋的心


他的梦想  经久不衰

对他的爱  经久不熄


星星闪烁的瞬间

留在了经久



星星流淌过的岁月

镌刻于璀璨的未来


城市里的霓虹灯  流光溢彩

却不如他清澈眼眸

里面盛满了星光

轻易地拨动他心上的弦

乡村里的黑夜  繁星点点

天然装饰的舞台

演绎出了他那独一首天鹅湖

里面泛滥的爱意

清晰地映射出两颗跳动热恋的心


他的梦想  经久不衰

对他的爱  经久不熄


星星闪烁的瞬间

留在了经久


乖巧宝宝宝宝
嘤嘤嘤。真的好喜欢经久!!!

嘤嘤嘤。真的好喜欢经久!!!

嘤嘤嘤。真的好喜欢经久!!!

或许是陈黎语本人.
白谨一一定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男...

白谨一一定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男孩子吧?
愿意为了江深脱下拳套,为他穿上舞鞋,陪他走过他最美的年华。

@南南好难n 我也想陪你走过彼此最美的年华。

白谨一一定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男孩子吧?
愿意为了江深脱下拳套,为他穿上舞鞋,陪他走过他最美的年华。

@南南好难n 我也想陪你走过彼此最美的年华。

弓米弓鱼片粥

经久(临摹)
最近追的一部漫画
第一次画水彩(尝试新的画法)
颜色掌握不好啊啊啊
(我再也不画水彩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相机总是能自带磨皮。。。
不喜勿喷,谢谢!

经久(临摹)
最近追的一部漫画
第一次画水彩(尝试新的画法)
颜色掌握不好啊啊啊
(我再也不画水彩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相机总是能自带磨皮。。。
不喜勿喷,谢谢!

Te fuir.🖤

【经久【龚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看了经久

(先在kkmh上看的漫画然后又去看的文 


第一感觉就是好像好像龚7和方方嗷!!!

awsl!!!


超甜啊!!

跳舞小方x打拳龚7


完全一模一样啊啊啊啊啊!!


//狂推姐妹们去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看了经久

(先在kkmh上看的漫画然后又去看的文 


第一感觉就是好像好像龚7和方方嗷!!!

awsl!!!


超甜啊!!

跳舞小方x打拳龚7



完全一模一样啊啊啊啊啊!!


//狂推姐妹们去看

乖巧宝宝宝宝
被经久里面甜甜的爱情故事暖到了...

被经久里面甜甜的爱情故事暖到了。

小天鹅和白二代一定要好好的呀!


被经久里面甜甜的爱情故事暖到了。

小天鹅和白二代一定要好好的呀!


若盼君兮🍃断头安利吞海

【静水边立秋24h/22:00·经年之久】


 —我要用一场长久追逐
 —换星空浩荡和光芒万丈

有bug /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忽视一下,为了剧情√  
 #ooc预警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这下子可怎么办……”江深抱着怀里的一大束绣球花下巴轻轻点在花束上,有点愁。

  今天是刘星枝的生日,江深特地一大早回了趟家,为他采了一束新鲜的绣球花,用绣金的银丝带包扎的一丝不苟。一小簇一小簇的绣球堆叠在纯黑包装纸里,深浅不一的紫色里,翠绿的片叶还带着水汽,鲜亮到下一秒就要滴下水来。

  一大束,好看的紧。

  花是娇贵的生物,不管放在室内室外,如果没有给它足够妥善的照顾放上一天,花瓣就会变焉哒哒,...


 —我要用一场长久追逐
 —换星空浩荡和光芒万丈

有bug /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忽视一下,为了剧情√  
 #ooc预警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这下子可怎么办……”江深抱着怀里的一大束绣球花下巴轻轻点在花束上,有点愁。

  今天是刘星枝的生日,江深特地一大早回了趟家,为他采了一束新鲜的绣球花,用绣金的银丝带包扎的一丝不苟。一小簇一小簇的绣球堆叠在纯黑包装纸里,深浅不一的紫色里,翠绿的片叶还带着水汽,鲜亮到下一秒就要滴下水来。

  一大束,好看的紧。

  花是娇贵的生物,不管放在室内室外,如果没有给它足够妥善的照顾放上一天,花瓣就会变焉哒哒,失去鲜活和娇嫩。

  因此江深一回来就把花送到了一家花店里,拜托他们妥善照顾之后自己和白谨一就去准备其他的事情了,刘星枝这次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将生日宴办的格外隆重。

  作为他的师弟,江深最近可谓忙到脚不沾地,连白谨一都被拉过来做了苦力。

  等到下午五点事情都忙的差不多后,江深才终于有时间和白谨一一起过来拿花。他们谢过店主,抱着花刚刚走到门口,天就噼噼啪啪下起雨来。

  他们走的急,身上连手机都没带,又因为花店离刘星枝举办生日宴的大厅不远,他们来的时候干脆就让司机回去了,打算走路回去。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江深看了看眼前的雨幕叹了口气,有点无奈。“这下子可怎么办……”

  他们刚想去和花店老板借几把,不料转身就看见老板苦着脸出来。

  店里的伞因为昨天天气太热,都被拿去给运花的人了,这几天天气都还不错,老板也就没急着把伞要回来,不料就在今天下午突然下起了雨。

  “这雨应该很快就停了……”老板安慰了一下江深,“最多下半个小时。”

  江深看了看表,离刘星枝的生日宴开始还有二十分钟。他抬头看了眼天,喃喃道:“希望能快点停吧。”

  事已至此,两个人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站在原地等雨停。

  夏天的大雨总是来的突然,明明刚才也是晴朗的好天气,现在却突然来了倾盆大雨。

  白谨一看了眼江深,他的脸小,几乎要被花束埋在后面,眼睛里带着点焦急,眼底却还是一片温柔淡然的汪洋。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无言的站了十分钟,气氛却也不是很尴尬,静谧里透着无声的缱绻。

  白谨一突然伸出手揉了江深的头一把,江深一脸疑惑的从花里抬起头。

  “刚才有根头发翘起来了。”

  白谨一笑着指了指江深的头顶,回想起刚才柔顺的触感,忍不住搓了搓指尖。

  因为角度的原因,花店挂在檐下的那盏小灯正好在白谨一侧上方,光从铁质的花枝缝隙间探出,悄悄投到白谨一眼底,落下了一小片星光。

  江深看着他眼底的星光,不自觉红了脸,低下头再次把脸埋到花束里,讷讷道:“……啊。”心想那些星星一定是因为灯光刚好照下来。

  白谨一的眼底笑意更深了,他张开嘴,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江深突然从花里抬起头,看了眼表一拍脑袋:“坏了!只剩十分钟了!再不过去师兄的生日宴就要开始了!”

  白谨一看着他脸上未褪的红晕,只能将还未出口的话咽下,好笑道:“迟到就迟到,难不成他还能吃了你……”话音未落,他想到了刘星枝的暴脾气,自己都哽了一下。

  江深听了这话就冲了出去,还没等白谨一反应过来时又退回来了,这时候他的脸上也现了焦急:“花不能淋太多水!”

  白谨一看着外面的雨帘“啧”了一声,他自己对迟到刘星枝生日宴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但耐不住小天鹅焦急又担心。

  他没等江深反应过来,一把将外套脱下,盖在江深头上,拉着他就跑了起来。

  带着雨珠的风从两人耳边呼啸刮过,江深头上罩着白谨一的外套,手里的花又因为白谨一挡在一侧而没淋到多少雨。

  他紧紧的抓着白谨一的手,想要放缓脚步,焦急道:“你会感冒的!”

  白谨一手换了个姿势,与他十指相扣,温热的掌心相抵。他声音里带着笑意,因为散在风中零落了几个字,却依然清晰。

  “别说话,小天鹅。”

  他加快脚步,带着江深跳过一个个水洼,偶尔有几个因为速度太快而避不过去的就一脚踩下,溅起的水珠打湿了两人的裤脚。

  清浅的水洼被一脚踏过,下层的泥水浑浊了上层,脚尖滑过水面,在原本平静的水面上荡起圈圈涟漪。许久,水面不再晃动,泥沙也渐渐沉淀下去,恢复成原来清澈的小水洼,映着雨停后天边不知何时出现的彩虹。

  白谨一拉着江深飞掠过街边,衣摆随着过大的动作起伏飘扬,到最后几乎要带着江深飞起来。

  饶是江深体力不错,等停下的时候也有些气喘,他把白谨一的外套拿了下来,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对方的笑容晃花了眼。

  白谨一笑着看他,点了点他手上的表,拉着他走上台阶:“没有迟到吧?”

  “再说——”他语言一转,看着江深的目光无比温柔,“我皮糙肉厚淋淋没事,要是冻到我的小天鹅,我不是要心疼死?”

  他们说是没迟到,踏进门的时候其实也离迟到差不了多少。刘星枝系着他那头标志性的脏辫,穿着一套灰绿的礼服,长长的纱拖开了,看得出他不是很习惯这样的衣服,时不时就扯扯袖子。

  进门的时候他正满场寻找江深,眼角眉梢是压抑不住的喜气,用白谨一的话来说就是“一只大灰蛾子在扑棱翅膀”,后来白谨一把这句话告诉江深的时候,他因为这个形象的比喻笑弯了腰。

  刘星枝一看见江深就走了过来,他尽力扳直勾起的嘴角,轻斥道:“怎么来的这么迟?”

  江深疑惑的看了他两眼,小声嘟嚷了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就被刘星枝听见,眼一瞪:“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江深忙打哈哈糊弄过去,把自己手里的花束递给他,扬起笑看着他:“师兄,生日快乐。”

  刘星枝看着他的笑靥,接过花,看着他挺拔的身姿,有点恍惚道:“也长这么大了啊。”

  在人声喧闹间,江深没听清刘星枝说了什么,他又往刘星枝旁边凑了凑问:“师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刘星枝摆摆手,看着江深被不太高兴的白谨一拉开:“你们去吃东西吧,师兄还有点事。”

  “哦。”江深丝毫没有察觉其中的暗潮汹涌,他跟着白谨一走,朝刘星枝挥手:“那师兄先去忙吧,有事叫我。”

  “嗯。”刘星枝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前面。

  刘星枝生日宴办的是真隆重,吃食也十分精致,江深就接受了白谨一的投喂,吃遍了宴席上的小蛋糕小曲奇小泡芙司康饼马卡龙等小甜品。

  刘星枝走上台的时候,江深在吃小蛋糕。

  刘星枝感谢大家来参加他的生日宴时,江深在吃小曲奇。

  刘星枝说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时候,江深在吃小泡芙。

  刘星枝说他要和蒲先生结婚的时候,江深嘴里的司康饼掉了,摸向马卡龙的手顿住了。

  台上的刘星枝还在说话,他往日总吊着的眉毛放了下来,掩去桀骜与嘲讽,整个人看上去无比认真,说话分外有力量。

  他拉过站在一旁的蒲云,与他十指相扣:“他将会是我的爱人。”

  直到回家时江深也依旧没反应过来,他们还是走路回家——因为江深吃了太多甜品,肚子撑。

  他有点不解的问白谨一:“师兄为什么会和他结婚?”然后自己又回答了自己:“因为师兄对他有好感,他也喜欢师兄,所以他们在一起了。”

  江深豁然开朗,不再纠结这个,转而想到了其他奇怪的地方。

  “那……”他犹豫道:“蒲先生以后看师兄的表演还要给钱吗?”

  白谨一忍俊不禁:“蒲云的钱都是他的了。”

  “对哦,那师兄开心死了……”

  “那你呢?白谨一忽然问。

  “啊?”江深还有点茫然,“什么?”白谨一看着他,眼底有自己都没发现的不安。

  “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这时候已经走到了下坡,白谨一踢了踢路旁的石头,没来得及等江深的回答,突然翻身跳了下去。

  “下来,小天鹅,”白谨一看着江深笑,那片星空又出现在他眼底,“我接着你。”

  “你愿不愿意?”

  江深定定看着下面的白谨一,这次他不能给对方眼里的星空找理由了,这里连路灯都没有,除非是……月光落入他眼中。

  “白谨一,”江深慢慢走了过来,“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里有星星?”

  白谨一闻言愣了一下,那片星河愈发滚烫,他笑着回答道:“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

     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道,“然后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到了我眼里。”他抬起头,看着江深的眼睛,“我想把你藏进我的心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江深红了眼眶,他笑着道:“我愿意。”

  那只天鹅并着星,落入了他怀中,烫在了他心口。*

  

#原文44章——“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道,“然后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到了我怀里。”他抬起头,看着江深的眼睛,“我想把你藏进我的心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原文44章——于是那颗星正正好好落在了他的怀里,烫在了他的心口上。
   
   

  八月的太阳热烈了霞光。

  世界是你想要的模样。

  —end—

  

 

挽雨念秋

【静水边立秋24h/16:00】念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小迷糊。”江深听完红了脸,温驯的把头靠在白谨一的肩上撒娇:“我错了,我下次会注意的。”白谨一被江深这么一说给逗笑了,“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拼命练习,小骗子。”江深听完委屈的嘟起了嘴。气氛刚好,白谨一俯下身猛地亲了上去。

看着江深逐渐红透的脸,心情大好。又摸了摸江深的头,笑着说:“我去叫医生,你等我。”

江深呆呆地看着白谨一离开的背影,捂住了脸,悄悄甜甜的笑了。





之后的半个月江深都在医院里休养,医生说他只是劳累过度,烧已经退了,没什么大问题。但腿还需要静养。这半个月好好调养就可以了。白谨一谢过医生,做到江深身边陪他聊天。

正是深冬,过了这几天,天气才开始回暖。

江深靠在白谨一怀里,白谨一身上独特的香水味冲淡了刺鼻的消毒水味,好闻极了。

窗外飘着雪,大概是冬天最后一场小雪了。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无言,却温馨。


“白谨一,”江深突然转过头,打破了沉默,认真的对他说,“我爱你。”

白谨一只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少年灿烂的笑颜,不由得心痒。

他靠近,温热的呼吸交织。缠绵地吻。

窗外,飞雪。





小天鹅的养病之旅从这个缠绵地吻开始拉开了帷幕。


半个月不能大幅度跳舞,只能压单腿。热爱舞蹈的小天鹅郁闷无比。天天嘟囔个嘴。

不过好在白谨一最近都没有比赛,有足够的时间陪着他,想到这里,江深就开心了一点点。白谨一经常在进病房时看到江深听着音乐,做着手部动作。江深真的很喜欢跳舞,所以当江深在田野中舞蹈,对他说“我更热爱你”时,他无比动容。

从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深爱着江深。



他们靠在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谈爱好,谈职业。他们拥吻与温存。平日忙碌的两人终于有了谈恋爱的时间。他们享受着。虽然天不时地不利,但仗着人和,遍也还算甜蜜。

那是江深最清闲的深冬,也是最温暖的深冬。






记得某天白谨一问他,你为什么会跳芭蕾,江深思考了半天说是因为喜欢。想不出更多答案,白谨一没强求,江深却仔仔细细思考了。


江深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芭蕾?一直以来一直懵懵懂懂,凭借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热爱,努力着。他热爱舞蹈,他清楚的知道。

这段时间,他倒是清闲,有事没事琢磨琢磨倒也想出了这个答案。


每个人都喜欢美,他也不例外。所以他爱上了很美的芭蕾。很简单,但是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舞蹈是有灵魂的,他相信舞蹈和舞者可以产生共鸣,可以完美契合。就是如此。

闲来无事想想自己人生度过的前二十几年,江深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他算是天赋异禀,少年天生就属于舞蹈。纤细的身形,柔软的筋骨,出彩的表现。于是他进了艺术团,遇见了白谨一,进了来仪。但不仅仅是运气,他所有的成就,都是因为那份爱背后的努力。别人六个小时,他就练八个小时时。别人练八个小时,他就练十二个小时。

他每天每天都泡在舞房里,感受脚尖随着音乐跳动的美好,感受足尖于地面旋转的优雅。

他爱的不止是舞台,更是背后的一点点付出与热爱。是背后基本功的苦。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只希望更好。他记得第一次撕胯的疼痛,也记得开腰的痛苦。第二天醒来全身肌肉都是酸痛的。芭蕾舞演员的脚尖大多都是是畸形的,他也不例外。常年穿着足尖鞋,脚上磨出大大小小的茧和泡,可他还是坚持着。很多人都说江深的脚背很漂亮,但其实他每天都会在练功房里压几十分钟。他记得他第一次练转,硬是把自己练到头晕目眩倒在垃圾桶旁边吐的天昏地暗。到现在所谓“挥鞭转小王子”,他失败了无数次。江深身上的伤其实不比白谨一少。经常一身淤青,肌肉酸软。


他为了舞蹈,流血,流汗,受伤,但他从未流过泪。


这就是江深。

和他热爱的舞蹈。




至于白谨一。

他爱白谨一,毋庸置疑。

他爱他打拳时凶狠的模样,也爱他私下对他一片柔情,爱他在生人面前的气场,更爱他在床上挺起脖子的发泄。他爱白谨一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处。他爱的人,每一处都是性感的,让他欲罢不能。

他比起深爱的舞蹈,更爱白谨一。

儿时的,懵懂的爱恋,到长大后情愫的萌芽。他们陪伴彼此走过漫长岁月。

他的灵魂,属于他爱的人。

有人评论江深的舞蹈,是有情感的,情感是热烈的,深厚的,却又是独立的。他不与舞伴共情,却将那一份炽热真诚藏于心底留给最爱的人。



同样,白谨一也是如此。

他爱每一个江深。

舞台上熠熠发光的他,舞房里认真拼命的他,私底下乖巧可爱的他,床上听话柔声的他。

换作他选择,也会在拳击和江深中选择后者。


他们深爱彼此。





出院后,寒冬已过,正是初春。梅花已经谢了,不过家门口的桃花,已经有花苞的影子了。

天气渐渐转暖,一切都好了起来。

不久后,江深要参演一场芭蕾舞剧。很经典的剧目。小天鹅又启动了他的“拼命三郎”模式。没日没夜地呆在练功房里,将舞蹈复习一遍又一遍。江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关在舞蹈房里。不过这次,除了热爱更多一份坚定。对自己的,对舞蹈的,对白谨一的。




十天后,演出当天,江深休息室。

白谨一从背后搂住江深,亲吻他的唇。即刻分离,小天鹅眨眨眼,向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准备穿鞋。

白谨一单膝跪地,拿起一旁的舞鞋。

不知什么时候,江深的舞鞋都是白谨一帮着穿的了。这是一种仪式,对彼此爱的仪式。



他低头亲吻着江深的脚尖。

虔诚地,温柔地。

芭蕾舞者的脚尖是有灵魂的。

刀尖上的舞蹈,残忍的美。

绷直的脚背,跳动的青筋,脚底的厚茧,和磨砺的伤痕。

那是他的挚爱。



“去吧。”穿好鞋,他说。

小天鹅站起来,踮脚在白谨一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向后退一步,俯腰行礼。他转身,踮着脚向台上走去。

小天鹅红了眼眶,被他看见了。



江深,在台上站定,深吸一口气。

他久别的,热爱着的舞台。

他看着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他站在舞台中央。

他感受着舞台的力量与美好,

感受着台下观众的情绪,

感受着自己的内心。

他的前方,是无数爱着他的舞迷,

他的背后,是他的挚爱。


他爱艺术,爱舞蹈,爱芭蕾。

也爱着白谨一。


呼出一口气。

音乐响起。

小天鹅于中央翩翩起舞。


幕布后,白谨一看到了。

他的小王子在聚光灯下熠熠发光。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舞台,而江深正是。

他是上帝的宠儿。



舞毕,全场掌声响起。

白谨一看着弯腰谢幕的少年,轻轻一笑。


他的小王子属于芭蕾,

也属于他。


鸣珂镪煜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小天鹅啊啊啊啊!我翻遍了家里的所有,只找到了一个绿色头发的芭蕾舞男孩,但真的!笑的好甜!好有小天鹅的感觉!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等我哪天买到了有🥊元素的,我就弄他俩的手帐)


又是爱梗梗的一天!写的文都好温柔好舒服!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小天鹅啊啊啊啊!我翻遍了家里的所有,只找到了一个绿色头发的芭蕾舞男孩,但真的!笑的好甜!好有小天鹅的感觉!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等我哪天买到了有🥊元素的,我就弄他俩的手帐)


又是爱梗梗的一天!写的文都好温柔好舒服!


渊赟丶
说实话,《经久》看下来还是觉得...

说实话,《经久》看下来还是觉得初舞深深和小刘师兄跳席力图(我应该没打错?)最动人
这直接导致我一动笔就是....
嘛。
这图隔了老久了,前几天草草涂完。
考完试会细化背景,然后扫描。

说实话,《经久》看下来还是觉得初舞深深和小刘师兄跳席力图(我应该没打错?)最动人
这直接导致我一动笔就是....
嘛。
这图隔了老久了,前几天草草涂完。
考完试会细化背景,然后扫描。

墨宁远
祝你此生 梦想光芒 野蛮生长...

祝你此生 梦想光芒 野蛮生长 永不彷徨

                                 ——静水边<经久>

祝你此生 梦想光芒 野蛮生长 永不彷徨

                                 ——静水边<经久>

怨四熊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喜欢他们这个隔空祝福,心都化了🙊🙊🙊

江深

你越是费劲心思的去取悦一个人,那个人就越有可能让你痛彻心扉。期待,是所有心痛的根源,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这是幼稚,生活会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把你打醒,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

——网页

你越是费劲心思的去取悦一个人,那个人就越有可能让你痛彻心扉。期待,是所有心痛的根源,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这是幼稚,生活会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把你打醒,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

——网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